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同人甜饼

43浏览    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28 21:44
亚德里恩之歌。

《谨言》同人——情人节。

终于到了给我最爱的cp过情人节的时候啦!!!文笔一般但是有在很努力的写!!就当是补上情人节的番外哈哈哈哈哈!所以就愉快的开始吧!!!


民国20年,还没出正月,过年的喜庆不减。

这天也是特别,2月14日,情人节,正巧二人都闲来无事。


虽说那时候还没什么人过这洋节,但像是出过国的人都略知一二,当然楼逍也知道。

新青年对于这个倒是感兴趣,不出意外关北百货超市应该是人员爆满。


李谨言之前忙着谈生意顾不得这些,等闲下来才想起来有这么个节。他仰在沙发上,任由双目放空,前一世的记忆对他来说越来越模糊,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有没有过过情人节。...


终于到了给我最爱的cp过情人节的时候啦!!!文笔一般但是有在很努力的写!!就当是补上情人节的番外哈哈哈哈哈!所以就愉快的开始吧!!!



民国20年,还没出正月,过年的喜庆不减。

这天也是特别,2月14日,情人节,正巧二人都闲来无事。

 

虽说那时候还没什么人过这洋节,但像是出过国的人都略知一二,当然楼逍也知道。

新青年对于这个倒是感兴趣,不出意外关北百货超市应该是人员爆满。

 

李谨言之前忙着谈生意顾不得这些,等闲下来才想起来有这么个节。他仰在沙发上,任由双目放空,前一世的记忆对他来说越来越模糊,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有没有过过情人节。

 

想了一会儿,突然直起身子。不管怎么样,这次机会一定要拿到,必须得过一把情人节的瘾。李三少难得在没有谈钱的时候双眼放光,碰巧还在楼少帅进来的时候被一览无余。

“少帅。”

“嗯?”

“……又看见了?”

“嗯。”

李谨言摸摸鼻子,虽然有些尴尬,但是都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被撞见也不是一次两次,干脆豁出去,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把抱住楼逍。

他搂过楼逍的颈项,踮起脚伏在耳边。

“少帅,今天情人节。”

“……”

李谨言还沾沾自喜以为撩了楼逍,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抱住扔到床上。

“少、少帅……”

自知撩了虎须就没有反悔的机会,看着人墨色深潭一般的瞳起了波澜。不过好在李三少趁脑子还清醒,在人欺身上来前双手抵住楼少帅的肩膀。

 

“少帅,这个不急。今天你得陪我出去。”

“……”

 

李三少只感觉周身气温骤降,没有五度也有三度。这十几年好歹能了解了些楼逍的性子,李三少只觉明天又要“罢工”一整天了。

楼逍将军装纽扣一颗一颗扣好,一直盯着李谨言亮晶晶的眼睛,倒是笑了。

李谨言只觉得耳根子发烫,头顶要冒出一团热气。这不能怪自己不争气,只怪楼少帅实在是太过好看了,哪怕是同床共枕十几年,也仍然会面红耳赤。

 

待李谨言“冷静”下来,楼逍已经利落穿好了军装披上了大氅,黑色的貂裘领子,红色的内里,依旧是坚毅的神色,不同的是被岁月染上一丝温柔的眉目。

 

李三少又看呆了。

他忙得拍拍脸颊回过神来,抬起手。楼少帅愣了愣,随即伸出了白手套包裹的手,接住了他的手。

 

李三少想过一个不同寻常的情人节,三十多岁早就步入了沉稳的年纪,对年轻人的逛来逛去又没兴趣。想着想着目光又瞟到楼少帅身上,看着他手中的皮鞭,突然灵光一现。

 

“少帅,不如我们去打猎吧。”

“正有此意。”

 

关北还没怎么回春,倒不如说是春寒料峭,嫩绿的新芽冒着寒探出了头,野草顶着未融的雪见了绿。

 

两匹高头大马,乌黑发亮不见一根杂毛,枣红满身额间鬓毛颜色较浅,并着行在林间。

李谨言悠哉悠哉,丝毫没有端起猎枪的想法。楼逍在他身旁,倒也不紧不慢,只是眼睛从未离开李谨言。

 

这是二人第二次一起打猎。自从小山豹长成半大山豹后,一般都是兄弟俩一起,再加上李谨言事业上的忙碌,二人同行机会少之又有。

 

第一次李谨言骑马还犯怵,哪敢“策马奔腾”。虽说这次胆子大了些,仍是不敢像楼少帅一样。

 

“少……”

话还没出口,楼少帅便将修长食指竖在唇前。

李谨言便不作声,握紧了缰绳,顺着楼逍猎枪的指向盯住了雪丛中的灰白色的野兔。

 

霎时子弹飞出,那小东西便没了行动。李谨言有些看呆了,即使他知道少帅的枪法远不至于此。

“一发入魂”是这么说的?那李三少是妥妥的“描边”?

 

好在李谨言也发现了猎物,但这时候他已经坐到了黑马上了,嗯,在楼逍怀里。

他刚把枪架起来,感觉到手被一双温热的大手托住。楼逍握住李谨言扣着扳机的手,温热的气息拂过李谨言的耳际,低沉的声音传到耳中。

 

“盯住,射击。”

 

机枪的后坐力让李谨言向后仰了仰,靠在了坚实的胸膛上。不得不说,扣子有点搁人。

 

果然,楼少帅出手不凡,四舍五入也算是李谨言猎到一只。

李三少搓了搓手,嗯,比起上一次,收获颇丰。

 

二人在林间消磨了一整个下午,不知算不算天公作美,天上飘起了小雨,落在了军帽上,二人的领间。天地间都像是罩上了一层薄纱,朦朦胧胧恍如水墨画一般。

李谨言的墨发稍稍被打湿,几缕粘在了脸颊边。楼逍捧起他的脸,好像有些失神,但很快便定了神,俯首吻住了有些凉的唇。

 

怀中人的手搂住了他颈项,加深了这个吻。

 

不曾想,雨渐渐变大,毛领失去了蓬松感黏连在一起。

 

被淋得头发全湿的李谨言,楼逍尽管戴着军帽,却也没好到哪儿去。

 

“少帅,回去吧?”

……

楼逍看着正弯眸笑着的李谨言,雨水沾湿了他的睫毛,对面马上的人影有些朦胧,显得有些不真实,却又真真实实地存在着。

到人身边,在雨中拥吻了半晌。

 

“好。”

 

便是相视一笑。

 

终于在晚饭前回到了大帅府,先去了楼大帅那里将猎到的览一览。不曾想,二人刚踏进屋就是楼夫人劈头盖脸一顿“骂”。

楼夫人年纪增长,火气也窜了一窜。

 

“都多大的人了,下着雨还出去胡闹?”

“逍儿,你看看你和言儿淋的。”

“言儿,你就这么纵着他胡闹。”

 

两个人低着头,衣服还不停滴答着水。

 

楼夫人终于发话了,放了二人一马。

“快点去换洗,别冻感冒了!过会儿再好好教育你们!”

“是,母亲。”

“是,娘。”

 

楼夫人不是真的生气,她想,两个人还存着些孩子气倒也不错。

 

真不巧,两个人出了门被楼睿给撞见了。两个人落汤鸡一般,不对,只有李谨言像是落汤鸡,楼少帅依旧是腰板挺直板板正正。

 

“大哥,言哥,你们……”

没等楼睿问完二人便“逃”走了。

 

两个人能出现在晚饭桌上楼夫人是意外的,倒是李谨言受了凉,打了几个喷嚏。李三少本以为能躲得过楼夫人的眼睛,没想到后来还是被“汤药伺候”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暖黄的灯光倒是平添了温暖。

 

楼大帅拿出北六省出产的好酒,楼少帅抢先一步给他老子斟上酒,顺便也给自己和李谨言整了一杯。李谨言给楼夫人倒上厂子里新出产的青梅酒,养颜养身,楼夫人尝着也不错。

楼睿就不那么幸运了,面前的杯中是果汁。

 

楼大帅看着两个长得越来越像的儿子,摸了摸光头。嘶,好像有些反光?

 

李谨言喝了几杯,晕乎乎的,却没醉,只是面颊和耳尖都开始泛红。楼少帅则是面色不改。楼大帅和楼夫人当真是有些醉,一口一个“老伴”互相叫着。楼睿一边看,一边嗦果汁,不忘往自己爹娘和大哥言哥那边瞧。

 

楼少帅噌一下站起来,拉起李谨言。

 

“爹,娘,我们先回去了。”

 

其余三人先是一愣,半晌楼大帅哈哈一笑,连楼夫人也笑着直怪楼少帅。

 

“这浑小子,还是和当年一样猴急!”

 

 

“少帅,我没醉,你放我下来我能走。”

“……”

李谨言见人默不作声,便也没再开口,任由人抱着,甚至自己还动了动舒舒服服地被人抱着。都十几年了,脸皮怎么也得厚一点吧?

 

几个丫头见着,识相地退了出去。

 

“少帅?”

“嗯。”


 果不其然,紧随着李谨言被扔在床上,楼少帅就开始解扣子,皮带金属扣碰到地板发出闷响。李谨言起身一把扯开楼逍的衬衣领,纽扣掉落到了地板上。拉紧的床帐,布帛的撕裂声,探入里衣的手,指腹和虎口的枪茧,不由自主的战栗。


喘息声被堵在嘴角,变得支离破碎。温热的唇游走在身间,烙下属于楼逍的印记。李谨言紧紧抓住床单的骨节泛白的手,被楼逍握住,二人十指相扣。耳边传来了令人沉沦的低沉的、带着些许沙哑哑的声音,和让人不能自已的灼热的呼吸。


拧起眉,仰起头,白皙的颈项送进了对方的口中。指尖探入黑发,双腿盘在腰间,额间渗出的汗水打湿鬓发。指尖用力地发白,也只在强健的脊背上留下几道浅浅的抓痕。


暗环境中,剩下重重的呼吸,模糊的视线,不曾停歇。


情迷意乱之中楼逍耳边的那句“Ich liebe dich”,这次换李谨言来说,“我爱你”。

 

一直折腾到大半夜,翻来覆去被折腾好几次的李三少终于被“放过”,楼少帅亲自给李谨言清理好,终于准备开始名词的“睡觉”了。

李谨言躺在人的臂弯里,温热平缓的气息从头顶拂过。他握住楼逍的手,彼此温热的触感,弥足珍贵。

抬头往上躺了躺,和楼逍漆黑的眸子对视,吻住了他的唇。

 

“楼逍,楼长风,我爱你……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清行,我是你的。”

楼逍勾了勾嘴角,轻吻人的额头。

 

“我爱你,永远。”

 

 

文/藜朗[White dove]

亚德里恩之歌。

吴磊×刘昊然同人文《我的喜欢不要钱》

第三章来了——时隔半年的更新(?有脸说)

依旧是奶狗校霸刘昊然和狼狗学霸吴磊。

那么就开始吧!


chapter3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秋天,于是随之到来的是期中考试。


高三学生的考试是接连不断的,期中考试几乎与平常考试无异,只不过考题统一,加上监考严了些。这可苦了刘昊然,事实上能稳固住自己倒二的位置,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倒一是个完全不会学习的男生,好歹刘昊然还能够听一些,再加上自己的“小技巧”,以至于倒二这个“不错”的成绩。


这次的成绩总体来说和平常差不多,只不过吴磊这匹黑马冲上了年纪前十,班里第一。原来第一个女生有些不甘心,突然被顶下去的失落感是没人能体会的,...

第三章来了——时隔半年的更新(?有脸说)

依旧是奶狗校霸刘昊然和狼狗学霸吴磊。

那么就开始吧!


chapter3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到了秋天,于是随之到来的是期中考试。


高三学生的考试是接连不断的,期中考试几乎与平常考试无异,只不过考题统一,加上监考严了些。这可苦了刘昊然,事实上能稳固住自己倒二的位置,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倒一是个完全不会学习的男生,好歹刘昊然还能够听一些,再加上自己的“小技巧”,以至于倒二这个“不错”的成绩。


这次的成绩总体来说和平常差不多,只不过吴磊这匹黑马冲上了年纪前十,班里第一。原来第一个女生有些不甘心,突然被顶下去的失落感是没人能体会的,毕竟她之前处在顶端。

吴磊对此倒是觉得无所谓,正常发挥而已。难得有了吴磊这个同桌,刘昊然能得到的好处表现在方方面面。

充当吴磊的采购员,“高价”的小费;吴磊的进口零食,刘昊然往往能够分一杯羹,当然不是五五,几乎是一九,大部分进了刘昊然口里。此时,吴磊的好成绩又被刘昊然捕捉到,于是,他自然而然成为了刘昊然的辅导老师。


“吴磊啊,这次成绩不错,老师呢是打算把你调到第一排的,在那里你会更加进步的。”王老师正在笑眯眯地和吴磊说话,简直都要笑成一朵花了,巴不得吴磊冲上年级第一给她长脸。

吴磊一想起来刘昊然和他说的“王母夜叉子”,就忍不住想笑,在自己表现出来笑意时好歹忍住了,委婉地拒绝了王老师。

“老师不用麻烦您了,我在那个位置挺好的。老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终于走出了办公室,心里一阵轻松。

他突然想到刘昊然打篮球应该挺渴的,便到楼下自动售货机买了两瓶汽水,打算给他悄悄放在座位上。


然而他刚回到位置上,便发现刘昊然桌子上的一束玫瑰花。

那不是,吴磊送的。


作者:White dove

亚德里恩之歌。

吴磊×刘昊然 同人文 《我的喜欢不要钱》

Chapter 2

五月初夏,日日都是阳光。

刚上完体育课,人人满头大汗,虚脱一样趴在桌子上。

吴磊,刘昊然的同桌,沉默寡言,帅气多金,但其实…闷骚至极。

刘昊然揩揩脸上的汗,忽然把手搭在了吴磊肩上。
吴磊一躲,刘昊然的手“咣”一声砸在桌子上。
“汗别往我身上抹,脏不脏?”吴磊皱着眉,嘲讽道。
刘昊然这才注意到吴磊的校服衣领还是立着的。“我靠,大热天的你不热?快没热死老子。”
“要,你,管。”吴磊翻着白眼回答。

“算了算了,我今天不和你扯皮,我买冰水喝去。”刘昊然起身。
“哎等等!”吴磊说,顺便从书包里掏出十块钱,“帮我带瓶,我要常温的。”
“没零钱?”
“买水剩下的你拿着就行。”...

Chapter 2

五月初夏,日日都是阳光。

刚上完体育课,人人满头大汗,虚脱一样趴在桌子上。

吴磊,刘昊然的同桌,沉默寡言,帅气多金,但其实…闷骚至极。

刘昊然揩揩脸上的汗,忽然把手搭在了吴磊肩上。
吴磊一躲,刘昊然的手“咣”一声砸在桌子上。
“汗别往我身上抹,脏不脏?”吴磊皱着眉,嘲讽道。
刘昊然这才注意到吴磊的校服衣领还是立着的。“我靠,大热天的你不热?快没热死老子。”
“要,你,管。”吴磊翻着白眼回答。

“算了算了,我今天不和你扯皮,我买冰水喝去。”刘昊然起身。
“哎等等!”吴磊说,顺便从书包里掏出十块钱,“帮我带瓶,我要常温的。”
“没零钱?”
“买水剩下的你拿着就行。”
“这买卖你亏了。”
“那么多事,不要给我。”
“要要要,我去买水了。”吴磊笑了,看着刘昊然傻不愣登的背影,笑的好看极了,露出了他两颗小虎牙。

“大哥,买水吗?”刘昊然趴在桌子上偏头看着吴磊,自从那次赚翻了的买卖,刘昊然就盯上了他的金主爸爸吴磊。
吴磊白了他一眼,“不买。”
“靠,你不买水留着钱干什么去?”
“买花。”吴磊头也不抬看着手中的书。
刘昊然拍着吴磊的背,说道:“你一大老爷们买花干嘛?难不成你喜欢花?”
吴磊啪一声把刘昊然的手打落,看着捂着手挤眉弄眼的刘昊然说道:“咋,大老爷们喜欢花不行?你一大老爷们还喜欢小动物呢。”
刘昊然一笑,露出了虎牙,“咋的,你不喜欢呗?喂狗的火腿肠还你买的呢。”
“得得得,快闭上你的嘴。”吴磊不再看笑的又好看又痞里痞气的刘昊然,而是把目光转向了手中的书。
“你学啥习啊,家里有钱,直接回去继承家产得了。”刘昊然叼着一根棒棒糖自顾自地说道。
“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整天吊儿郎当。”
“那我长得好看,学习不好也有饭吃……”
吴磊转过头来,盯着刘昊然的脸看。
“你你你看我干嘛,我脸怎么了?”刘昊然棒棒糖也顾不得吃了,把棒握在手里。
吴磊盯了好一会儿,才说:“没事,是挺好看的。”
刘昊然的脸“噌”一下红了,红到了耳朵尖。
“我就说说……你说啥啊……”刘昊然把脸埋在臂弯里,声音唔唔的。
“好看。”吴磊笑道。

文/藜朗(白鸮)

连载中。

亚德里恩之歌。

吴磊×刘昊然 原创同人文 《我的喜欢不要钱》

Chapter 1

刘昊然脑门子上又多了一个创可贴。
“嘶……”他照着镜子,轻轻地把创可贴贴在额头上,位置不算正,大概在眉角那里,“真他妈疼。”昨天又和邻班小逼崽子打架了。“幸亏把他打趴下了,那人劲还挺大。”刘昊然傲气级了,曾经发誓过不把他讨厌的人打趴下他就不叫刘昊然。
他从桌上拿起一个面包,咬在嘴里,背上了书包,不小心把钥匙扫到了地上,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响。“昊然你怎么才走?也不看看几点了?”刘昊然母亲的声音在她房间响起,“今晚加班,你自己弄点东西吃,啊?听见没有!”
“我今晚不回来了!”刘昊然捡起钥匙,摔门走了,“唠唠叨叨的烦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夏天快要来临,但是早春的冷气还没有...

Chapter 1

刘昊然脑门子上又多了一个创可贴。
“嘶……”他照着镜子,轻轻地把创可贴贴在额头上,位置不算正,大概在眉角那里,“真他妈疼。”昨天又和邻班小逼崽子打架了。“幸亏把他打趴下了,那人劲还挺大。”刘昊然傲气级了,曾经发誓过不把他讨厌的人打趴下他就不叫刘昊然。
他从桌上拿起一个面包,咬在嘴里,背上了书包,不小心把钥匙扫到了地上,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响。“昊然你怎么才走?也不看看几点了?”刘昊然母亲的声音在她房间响起,“今晚加班,你自己弄点东西吃,啊?听见没有!”
“我今晚不回来了!”刘昊然捡起钥匙,摔门走了,“唠唠叨叨的烦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夏天快要来临,但是早春的冷气还没有散尽,刚出门就扑面一阵冷风,“阿嚏!”刘昊然打了个喷嚏,他揉揉发红的鼻尖,看见面前有一只小狗。

“小东西长的挺可爱的,喏,分你点。”他把自己的面包掰下一半,放在了小狗的面前。

还没到学校,远远就望见校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车头上的小金人闪闪发亮。“妈的,这谁啊,这么张扬?”他向前走着。
“哎呦,这不是高三八班的刘昊然吗?又迟到了?啊,忘了你留级了,高二。”看门大爷看着刘昊然,玩味的笑着,“哟,脸上又添彩了?”
“叨叨啥叨叨,这人谁啊?”刘昊然盯着那辆车看。“你不知道啊?咱学校转过来一个富二代,家里挺有钱的。”大爷柠檬了,他愤懑地说,“听说分你们班啊。”
“我靠,我们班的?他敢混吗?”刘昊然笑了,露出了他的小虎牙。“不说了,老头子我回班了,再不走母夜叉又要叨叨我了。”刘昊然摆摆手,跑进了教学楼。
“小兔崽子说谁老头子呢!下回再迟到不让你进了!”

刚到了班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西服的男孩儿站在讲台上,旁边站着他的班主任,王“母夜叉子”。
“刘昊然,又迟到?别进来了,站门口吧。”母夜叉对着刘昊然摆摆手,也没正眼瞧他。
“我偏不。”刘昊然笑着走到了他的位置上,不要脸地坐下了。班主任瞅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新同学,名字叫吴磊,今天刚转过来。”班主任一脸笑眯眯,介绍着讲台上的男孩。
“大家好,我叫吴磊。”他恭敬地鞠了个躬。刘昊然看着吴磊,细细地打量着他。他皮肤白皙,眉眼英俊又有些稚气,鼻梁高挺,嘴唇薄薄的,透着粉红色,中分头发微卷,刘海挡住了额头,身高嘛……一米八左右吧。
刘昊然摸摸自己的碎发,没啥造型。“嘁,细皮嫩肉的,真娇惯,长得还没我高呢。”刘昊然小声逼逼着。
班里哗然,都在叽叽喳喳不知在议论什么,倒是班里女同学一个个面如桃花,眉眼弯弯,窃窃私语,笑容满面……

吴磊好像听到了刘昊然讲话一般,向刘昊然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刘昊然感觉到被看了一眼他也看了吴磊一眼。吴磊突然对着刘昊然翻了个白眼。

刘昊然一惊:“我靠这小子怎么这么牛,白我?”他对着台上的吴磊又是竖中指又是挤眉弄眼的,像个傻子。然而吴磊却不管不问,眼神像看一个傻子。

“吴磊同学,开始也没有给你安排合适的位子,你看刘昊然同学旁边还空着,你先过去坐下吧,等以后老师再给你仔细斟酌。”班主任带着吴磊走向刘昊然旁边,“这校服下午老师会给你送过来,咱们学校非正式场合是不允许穿西装的。”
“好的,谢谢老师。”吴磊应道。
班主任缓缓俯下身子,凑到刘昊然耳边说:“刘昊然你小兔崽子老实点,别惹麻烦。”说完又起身向吴磊笑说道:“要和刘昊然同学好好相处,同学情深意厚的。”

“好的老师,我会的。”吴磊的应试微笑屡试不爽,老师便心满意足地走了

“切。”刘昊然便趴下睡觉了。

文/藜朗(白鸮)

文字版在这儿。

连载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