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同尘

1108浏览    10参与
千眼狐狸

大羽之无语术

李叔同×庆尘(注意避雷)

磕着磕着想到了一个搞笑梗

庆尘知道大羽是李叔同儿子之后陷入了沉思。

他盯着李叔同看了很久,李叔同被盯的有些发麻,凑到庆尘跟前,委屈巴巴的问:“怎么了,一直盯着为师,为师有这么帅吗?”

庆尘不说话,伸手要把李叔同的脸推开,李叔同顺势把庆尘的手抓住,亲了一口手背,轻笑一声:“想什么呢这么认真?”庆尘想把手抽回去,但是被李叔同紧握在手上,无可奈何的任由他搓揉。

“我在想,大羽能不能叫我一声爹。”


另一边的大羽,打了一个喷嚏,他拉紧了披在身上的大衣抱怨道:“最近怎么天气转凉了?”

一旁的Zard乐呵呵的说:“肯定有人骂你了老板,不过我觉得这挺正常...

李叔同×庆尘(注意避雷)

磕着磕着想到了一个搞笑梗

庆尘知道大羽是李叔同儿子之后陷入了沉思。

他盯着李叔同看了很久,李叔同被盯的有些发麻,凑到庆尘跟前,委屈巴巴的问:“怎么了,一直盯着为师,为师有这么帅吗?”

庆尘不说话,伸手要把李叔同的脸推开,李叔同顺势把庆尘的手抓住,亲了一口手背,轻笑一声:“想什么呢这么认真?”庆尘想把手抽回去,但是被李叔同紧握在手上,无可奈何的任由他搓揉。

“我在想,大羽能不能叫我一声爹。”


另一边的大羽,打了一个喷嚏,他拉紧了披在身上的大衣抱怨道:“最近怎么天气转凉了?”

一旁的Zard乐呵呵的说:“肯定有人骂你了老板,不过我觉得这挺正常的。”

大羽斜眼盯着Zard:“你几个意思啊?”

“没什么没什么老板!我就是说你太强了肯定会被人讲闲话的!”Zard连忙摆摆手,飞快的溜走了。

千眼狐狸

静心之时

给大家带点小糖来啦

李叔同×庆尘

是庆尘从北方回来后李叔同带着庆尘去隐蔽的山庄修养(注:与原文无关)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庆尘,阴暗的气息也随之扑面而来,周围环境的低气压直让人喘不过气。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包裹更是使得庆尘感受到严重的压迫感。

“没关系的。”

脑海中回荡着,这是庆尘所说过的话,那两位庆氏成员又一字不差的还给了他。话语进入庆尘的脑海,不停的重复,导致心口绞痛,头疼欲裂。

太难受了......

呼吸变得逐渐沉重,眼前明明已经是一片黑暗,如今却又忽然像是头受到重击一般,意识忽然断开,如同沉入深海之中,窒息感强烈。

“啊!......”

夜深之时,安静的小屋内...

给大家带点小糖来啦

李叔同×庆尘

是庆尘从北方回来后李叔同带着庆尘去隐蔽的山庄修养(注:与原文无关)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庆尘,阴暗的气息也随之扑面而来,周围环境的低气压直让人喘不过气。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包裹更是使得庆尘感受到严重的压迫感。

“没关系的。”

脑海中回荡着,这是庆尘所说过的话,那两位庆氏成员又一字不差的还给了他。话语进入庆尘的脑海,不停的重复,导致心口绞痛,头疼欲裂。

太难受了......

呼吸变得逐渐沉重,眼前明明已经是一片黑暗,如今却又忽然像是头受到重击一般,意识忽然断开,如同沉入深海之中,窒息感强烈。

“啊!......”

夜深之时,安静的小屋内忽然传来一声低呼,正是人从噩梦中惊醒的声音。庆尘恢复意识后,便猛然掀开压在面部的被子,浑身冷汗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的喘息着新鲜的空气,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又是这种梦......庆尘平复好心情,想要恢复正常心态,可是刚刚梦中熟悉的感觉真的很让人难忘,使得他此刻回忆起那种种更是无法接受。这几日和李叔同在这山庄休息,他都一直尽量不去表现出有什么异样,极力的想要忘记和克服精神上所得到的创伤,却没想到如今依然如此严重。

庆尘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意外的很快将自己方才做的噩梦抛到脑后,接着转头看了身边一眼——确定床另一侧的李叔同仍是熟睡的状态,他才缓缓松了口气。或许是担心自己有什么过激反应,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这几日师傅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休息,和自己一起入眠。而虽然庆尘一直解释着自己没事,但李叔同仍然坚持,他便也妥协了。他方才想起这事后,害怕刚刚动作太大把对方吵醒,解释起来又是一番费事,如今看看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庆尘又重新躺了回去,想要继续休息。只是翻来覆去,明明有着困意,但一旦安静下来,却总是想到那不好的回忆,心理也会变得更慌乱,导致他半天都没有入睡。最后庆尘又翻了个身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和师傅的距离离得很近了。李叔同的面容在转过身后近在咫尺,使得庆尘对上时微微一怔——那熟悉成熟的脸在此刻显得格外安静,只是浅浅的呼吸着,没有平日里额外的动作,却总是那么让人安心。

庆尘犹豫了一下,确认对方没有醒后,最终还是下意识向前面凑的更近了些。他向下钻了钻又低了些头,大概到了李叔同脖颈与胸膛之间的位置,常年训练出来的听力时的他已经可以隐隐听到对方的心跳,这种在极安静环境下有力的节奏声,让他终于慢慢冷静了下来,困意也渐渐来袭。快要入睡、意识迷蒙之际,庆尘下意识把手臂搭在了对方的腰上,如同小动物天性会寻找温暖处一样,他将头深深的埋在对方的颈窝处,不知脸颊还是鼻尖轻轻蹭了蹭对方——只是他自己都不自知这些动作罢了。

找到安全感后,噩梦的感觉终于慢慢消散,庆尘也再一次沉沉睡去。只是在他已经入睡之后,面前方才本来还一副睡熟模样的李叔同忽然睁开了双眼,低眸瞧了瞧面前的少年,有些精神的模样,可以证明他已经醒了好久了。李叔同沉默了一会儿,继而动作很轻的抬起手,将少年面前的被子压了压,又给对方盖好了被子,而后将其揽入怀中,安抚式的顺了顺后背,颇有些无奈的无声叹了口气,在心中想到这孩子真是不让人安心,明明知道自己刚刚就是被被子闷到才做了噩梦,如今却又是这么不小心。

一夜无梦。

庆尘第二天醒来时,睁开眼睛向窗外看去,便被稍有些刺眼的阳光闪到——太阳此时已经完全升了起来了。虽是一时间不知道时辰,但庆尘也明白此刻绝不会是清晨时分。李叔同早已经不在身边。

庆尘揉了揉眼睛,虽是还有些初醒的困倦,但他依然按照习惯没有赖床,立刻穿衣起身。他在这里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干,便推开卧房的门,向山庄中部的院子走去,想要去找找师傅的踪迹,。结果方才出门,庆尘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

只见一个人影如同飞剑一般“嗖”的跑了过去,而庆尘之所以没有去追赶,是因为他明明看清了那是师傅的身影。可是在这山庄之内休息,又有什么事用得着用如此快的速度?他想到这里,不由的心下一紧,立刻也推开半掩的院门冲了出去。这便终于看到了中庭的场景——只见李叔同追赶着两只肥硕的山鸡,眉头紧紧的锁着,明明跟的很紧,一点也不比那鸡的速度差,甚至角度和距离都把握的分毫不差,但他几番想要下手,却都又把手收了回去,看样子对那鸡非常无奈的样子。

庆尘直接愣在了原地。李叔同显然早就已经感知到了对方醒来的事情,在庆尘来到自己身边后,他仍然是头也不回,只是开口向少年交代了一句,“我瞧着这山庄散养的山鸡养的倒是肥美,正考虑着给你抓一只熬鸡汤补补呢。”两个人其实都知道,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鸡汤这种东西根本补不到哪里去,修行者一类的人,很多内伤完全靠自己修炼治愈,更不用说是庆尘这样精神状态不佳的了。

李叔同的话里明显带着玩笑的意味,庆尘却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向对方问道,“你为什么不直接用秋叶刀呢?可以很快一击毙命的吧。”“我要带你来体验体验普通人的生活。”说到这里后,本来还一直紧跟着那两只此时已经吓得要死的山鸡的李叔同,忽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过身去看向后面一动也不动,唯有面部眉心带着小小的沟壑的庆尘,一本正经的说道。庆尘眼皮轻跳,嘴巴也紧紧的抿上了。他没有再去回答李叔同的话,这也代表着他也没有答应。

李叔同见状脸上边又带了一抹笑容,有几分故意的意味问道庆尘,“怎么了?你不想尝尝我的手艺吗?话说起来真是许久时间未下过厨房去了。”庆尘在李叔同说完这些话后,与其对上眸光,但不过几秒便把脸别了过去,最终不知小声嘀咕了句什么话,便匆匆离开,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顺带把院门从里面给锁上了。

李叔同笑着看少年最后的背影,想想最后少年耳朵尖有些泛红的模样,倒是可爱的紧。庆尘其实挺享受在这里的生活,至少和前面一段时间相比,简直不要太好。可他的心中一边受着前段时间在神代的影响,时不时精神状态就不太好,再加之考虑这时间再美好也只是一段时光,后面的日子他必须快点调整好自己,好回去继续“工作”——这一系列想法都导致他的精神状态更不稳定,他明白自己这样的原因所在,却又无可奈和。

即使是回到屋内之后,庆尘也只是静静的坐在桌案前,脑袋中想着这些东西,心静不下来,身体却没有任何动作。很难想象他曾经在闲暇时刻会做些什么,如今却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样的生活,只要李叔同不和自己交流,他就在这里无事可做。而人一旦闲下来,就很容易胡思乱想。

“在想什么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庆尘被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他一愣神,转过身来,便看到李叔同端着一碗散发香鲜气息的鸡汤走来,继而放在他的面前。在这里能做到无声无息靠近他而不被他发现的,也只有李叔同了。

尚未从方才的情绪中挣扎出来,庆尘皱皱眉,不是很想去动面前那碗鸡汤。李叔同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便在庆尘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在庆尘颇为惊讶的目光下端起那碗鸡汤,用瓷白的勺子轻轻的搅拌了下,瓷勺碰到杯壁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而后,李叔同舀起一勺汤,竟是笑盈盈的送到了庆尘嘴边。

“......多大个人了,怎么还这样对我?”庆尘瞧着李叔同这番动作皱了皱眉,脸上却是不易察觉的挂上了些许红晕。他稍微有些不自在,动作极快的接过了李叔同手中的碗和勺子,而后在李叔同满意的目光下,自己喝了起来。

本来是很没胃口的,但是这鸡汤味道确实还不错。庆尘虽然依照如今的实力,并不需要吃什么东西,但毕竟这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真的送到嘴边后,才发现好像确实有点饿。那鸡肉炖的也很嫩,山鸡的紧致口感与鲜香味道被展现的淋漓尽致,也不知道李叔同放了些什么调料,又或者用了什么方法,总之味道和其他地方的不太一样。

李叔同倒是满意,本身他也没打算一口一口往少年嘴里灌,只是依照他对其的了解程度,就能猜测出来,如果自己这样做,庆尘是一定会感到羞耻,而后自己乖乖喝的。

......晚间时分,这一天随意过去,便又到了就寝的时间。

而往往到了这个时候,山庄内便会出现两人几乎每天都会出现的一幕——庆尘这几日晚上都向李叔同表达自己完全可以自己睡,但李叔同却坚决以担心他的情况而和他一起就寝,而且偏偏李叔同还总是带着笑,语气也温柔的不得了,庆尘即使想发作也不好办,只能无奈的紧。

“我是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的。”两人皆已经洗漱完毕,躺在了床榻上,灯也已经熄灭,唯有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折射进来,给黑暗的环境带来一丝丝悠悠的光照。庆尘对着墙躺在那里,不愿去看李叔同,但一旦这样,他就想起阴暗潮湿的猪圈,以及两位庆氏成员冰冷的尸体,反而有些窒息。

犹豫之际李叔同却意外的忽然开了口。庆尘方才闭上的眼睛又缓缓睁开来,睫毛轻颤,而后他翻了个身子去对着李叔同,想听听对方说些什么。李叔同并没有躺下,而是坐在床的另一侧,头微微偏向窗外,顺着他的目光,庆尘可以看到夜空中繁星闪烁。

正是此时,李叔同又接着说道,“你现在心中每天都很慌张,根本没办法静下来——这不是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我需要让你休息的并非身体,而是心灵。”

庆尘听了这话没有回声,半晌之后才闷声答了句,“嗯,我知道。”他知道,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做。

“你应该忙起来的,该训练就去训练,这样心中才会不放那么多事。”说到这里时,李叔同转过了头看向身边的庆尘,将带着薄茧的手掌缓缓的放在了少年的头上,动作轻柔的顺着他的发丝,也有几分抚摸的意味,这样的动作让庆尘心中也安静了不少,“我知道你的性子,在这里也没办法好好休息吧?——你不用担心我们什么时候会离开这里,我的时间很充足,而且只要你想,你的时间也可以有很多空余,只要你想不去参加那些集团的事情,只要你想,即使是在这里待上几年,也都无所谓。”

庆尘听过这番话后颇为触动——李叔同说的这些虽然都是他目前无法实现的,毕竟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李叔同的安慰使得他很快心中就安稳踏实了不少。虽是口头只回了句“我明白了。”,可状态确实比刚才不知好了多少。

就这样在李叔同没有停止意味的轻抚下,庆尘这几晚里最早一次安心的去入睡了。李叔同在确定少年呼吸平稳,已经进入熟睡状态后,才将手缓缓移开,也躺了下去。面对面前极近距离内安静睡颜的少年,李叔同静静的看了许久,鬼使神差的,他忽然上前去轻贴了一下庆尘的嘴角,而后如这几日内的夜晚一样,将少年揽入怀中。真是让人担心啊。

李叔同颇有些感慨。

......真是有些心疼啊。

爱做梦的凯洛

夜的命名术同人梗,各位太太自取。

夜的命名术同人梗,各位太太自取。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大纲文】雾里看花,花萼相辉

[图片]庆尘在与这位对自己极其疼爱的老师的相处中慢慢爱上了对方。

暗恋是痛苦的,对于早熟的乖小孩来说像是一把匕首插入心脏般。庆尘不会去表露心意,并不是因为这会让两人的关系疏离,而是因为李叔同本就不可能属于他,李叔同身上背负着的是要他拿命去尝试的,世俗情爱会耽误他。

爱已化作疾病,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一次洗浴,庆尘发现了自己尾骨处形似栀子花的花纹。

庆尘不知道那是什么,再确认没什么影响后也没再管,接着去海棠拳馆打拳。

衣摆之下的栀子花蠢蠢欲动。

今天要打的第一位是陆地巡航级的拳手,庆尘在发现观众席中没有李叔同之后有些兴致缺缺,心中闪过一丝苦涩,自己已经好久没和李书同见面了。

本想...

庆尘在与这位对自己极其疼爱的老师的相处中慢慢爱上了对方。

暗恋是痛苦的,对于早熟的乖小孩来说像是一把匕首插入心脏般。庆尘不会去表露心意,并不是因为这会让两人的关系疏离,而是因为李叔同本就不可能属于他,李叔同身上背负着的是要他拿命去尝试的,世俗情爱会耽误他。

爱已化作疾病,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一次洗浴,庆尘发现了自己尾骨处形似栀子花的花纹。

庆尘不知道那是什么,再确认没什么影响后也没再管,接着去海棠拳馆打拳。

衣摆之下的栀子花蠢蠢欲动。

今天要打的第一位是陆地巡航级的拳手,庆尘在发现观众席中没有李叔同之后有些兴致缺缺,心中闪过一丝苦涩,自己已经好久没和李书同见面了。

本想速战速决打完今晚的三场比赛,结果就在进攻对手时后背传来一阵强烈的烧灼感,使他身子一软拳头打歪,被对手按在了地上。

“长一张这样的脸出来打黑拳太浪费了,我也想留你一命让你跟了我,但是我老板交代我,今天要把你活生生打死在这里,给江小棠一个下马威。”

后背依旧传来蚀骨的疼痛感,庆尘感觉当初练习攀登时身上受的伤都不足为奇了。男人看他不反抗,想在打死他之前占点便宜,就上手去摸他的脸,结果这个动作冒犯到了庆尘,庆尘直接起来淦翻了这个拳手。

后面两场的对手直接弃权。

庆尘浑浑噩噩的起来,抹掉了脸上的血迹。刚起身,就听见热闹的观众席中传来一道道女人的声音。

“小土纹纹身了啊!”

“好Sex啊,还是从尾骨向上延伸的栀子花呢!”

“好好看啊,小土今天也辛苦了!”

庆尘摸了摸后背,他记得今天看见那花纹的时候,还只有小小的一片在尾骨处。

他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一双属于李叔同的眼睛。

李叔同在,一直都在,只是他故意隐藏起了自己。当一位半神不愿意让你发现他时,整个世界都会遗忘他的存在。

庆尘心情大好,回到休息室去和李叔同汇合。

回到休息室,庆尘先换衣服,李叔同正好进来,入眼就是庆尘后背向上生长的栀子花花纹。

李叔同眯眯眼,走过去触碰庆尘的后背,激的庆尘发抖。

李叔同:“栀子花啊…”

庆尘:“应该是吧。”

李叔同沉吟:“嗯…很漂亮嘛。”

庆尘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师傅,你知道些什么吗?”

“你师傅无所不知,但是不想告诉你。”李叔同笑了笑,手离开了庆尘的后背。“我有事,先走。”

庆尘点点头,目送对方离开。

江小棠没过一会儿就走了过来,红唇清扬,饶有兴致的问:“你怎么还纹了个身啊?怪好看的。”

“就是心血来潮。”

江小棠突然道:“他最喜欢的就是栀子花了。”

“谁?”

对方只是笑笑,没再说话。对于庆小土名义上那位父亲是李叔同的事情,她还是没有揭穿。

后来庆尘找不到办法去掉纹身,也只能任由它疯长。皮肤上的那些栀子花花纹,仿佛是真的一般,要从皮肤之下绽开,发出阵阵幽香。

这种症状还带回了表世界。

望着镜子中脖子上的花纹,庆尘有些苦恼。大夏天的,他犯不着穿高领衣服或者带围巾等着晚上江雪阿姨回来借点遮暇试试。

学校里,南庚辰刚坐下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那股香味。“尘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喷的香水?”

庆尘摇摇头,“沐浴露的味道太大而已。”

“那你这还挺好闻的呀。”

庆尘刚想回他两句就发现帽子被人撩开。他扭头就看见秧秧那张带着古怪笑容的脸。

“这是什么啊。”

“你不用管!”

对方笑了笑,看见时间还早,自说自话的讲了起来。“你这满身的花纹,让我想到自己之前看过的小说。其中一方因为暗恋太过刻骨,便患上了一种名为花纹症的疾病…”

庆尘一下子全明白,明白了李叔同和江小棠的异样。

一向以冷静自持的他脸色都开始发红。

这算不算舞到正主面前?

但是又想到李叔同当时的样子,又感觉一桶冰水自上而下的浇到了他的全身。

李叔同会不会真的疏远他?

毕竟对方经常说他天赋异禀还学的快,不用教。说不定就借着这个借口离开他了。

回到里世界,庆尘翻身下床,打算去找李叔同。结果一打开房门,就发现对方就站在门口。

脸上带着悠然自得的笑,低着头看着他。

庆尘联想到李叔同对他的隐瞒,心里有些怨怒,怀疑对方是不是只想看自己的笑话?

李叔同的手贴在他的脸颊上,抚平了他心中的不忿。“为师确实喜欢栀子花,可爱又漂亮……”

对方的手离开脸颊,去勾他垂在身侧的手。

“但是像这种开遍全身的,还是算了吧?”

宽大温暖的手掌与庆尘的掌心相贴,两只手最终缠在了一起。


我知道ooc了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omega

再次自产自销


这事儿说来是荒唐的,事先李叔同也没想到。


庆尘是个OMEGA。


那少年身上身上没有什么味道,李叔同看上了他的才华,先入为主认为对方是alpha。


然后事情就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过去了。


庆尘打完拳后,身体就不太舒服,他和李叔同说身体热,李叔同回他:


“男人嘛,正常,这就是热血啊。”


庆尘只得无奈的低下头。


……


庆尘是知道自己是个omega的,不过他当时分化出了点问题,导致fq期总是不准确,而且时间短,有的时候甚至两个月才来一次。


他去看医生,医生检查后说他本来分化是偏向a、b的,但是中间出了点问题,转化成了omega...

再次自产自销



这事儿说来是荒唐的,事先李叔同也没想到。


庆尘是个OMEGA。


那少年身上身上没有什么味道,李叔同看上了他的才华,先入为主认为对方是alpha。


然后事情就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过去了。


庆尘打完拳后,身体就不太舒服,他和李叔同说身体热,李叔同回他:


“男人嘛,正常,这就是热血啊。”


庆尘只得无奈的低下头。


……


庆尘是知道自己是个omega的,不过他当时分化出了点问题,导致fq期总是不准确,而且时间短,有的时候甚至两个月才来一次。


他去看医生,医生检查后说他本来分化是偏向a、b的,但是中间出了点问题,转化成了omega。身体omega激素偏少,所以会这样。


简而言之:分化未完全。


庆尘倒是无所谓,这样还省了一大笔抑制剂的开销。毕竟他可是个穷的叮当响的高中生。


他一直以为分化会一直这样未完全下去,但是没想到,在里世界穿越的过程中,因为一次又一次心惊肉跳的经历,它的分化竟然慢慢完全了。


……

看微博吧,八次了,一天了,我妥协了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小段子】目光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李叔同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轻轻推了一下少年的后背。“去吧。”


庆尘点点头,迈出一步。


对方两腿发抖,抽起手枪安装子弹。满地的鲜血,仿佛早已注定服了他的结局。


李叔同靠在树上看着,手里上下抛着从秦以以那里赢来的苹果。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留给学生的教材和学生战斗的场面。


他仿佛看不到子弹擦着肩膀而过的场景,视线落在了少年裸露的皮肤上。


那里已经开始有了肌肉的雏形,十分有力的双臂卡住‘教材’的脖子一声咔嚓声响后,那人的头耷拉了下来。瞪大了眼珠子看向昏暗的天空。


他咬了一口苹果,满意的笑了笑。庆尘将人扔在地上,扯起衣服下摆擦了擦脸上的脏污。...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李叔同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轻轻推了一下少年的后背。“去吧。”


庆尘点点头,迈出一步。


对方两腿发抖,抽起手枪安装子弹。满地的鲜血,仿佛早已注定服了他的结局。


李叔同靠在树上看着,手里上下抛着从秦以以那里赢来的苹果。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留给学生的教材和学生战斗的场面。


他仿佛看不到子弹擦着肩膀而过的场景,视线落在了少年裸露的皮肤上。


那里已经开始有了肌肉的雏形,十分有力的双臂卡住‘教材’的脖子一声咔嚓声响后,那人的头耷拉了下来。瞪大了眼珠子看向昏暗的天空。


他咬了一口苹果,满意的笑了笑。庆尘将人扔在地上,扯起衣服下摆擦了擦脸上的脏污。


李叔同嚼苹果的动作一顿,眸子暗了暗。心里回想起了在树林里换衣服时,秦以以偷看庆尘的事。


他云淡风轻的继续咬着苹果,招手让少年过来。“干的不错,你的力量运用的越来越好了。”


“感觉和掰冰棒一样……”庆尘垂眼吐槽了下。


李叔同哈哈大笑几声,让庆尘走在前面。“好比喻!”


他自上而下的盯着对方出了一层细汗的脖颈,纤长而白皙,脆弱又美丽。


怪不得总有女性赞叹他的外貌。


庆尘突然打了个机灵,回过头看了眼李叔同。李叔同只是对他笑了笑,用拿着苹果的手摆了摆。庆尘一阵无语,摸了摸后脖颈,扭过头去。


‘咔嚓——’


果肉带着甘甜的汁水流入口中,最终被李叔同狠狠咬碎,咽下去去。他舔了舔流下的汁水,视线从脖子上移开……



-_-

问身高就是p2p3

他两真的好磕

尘同尘无差不香吗

还有我是渣

问身高就是p2p3

他两真的好磕

尘同尘无差不香吗

还有我是渣

yu禾火

边画边笑。

我笑得像个傻子,邻居来我家纳闷我家啥时候搬走让个精神病的住进来了。

染哥加入了蟹公司,得知他身高后的众人,我好沙雕。(鬼知道这脑洞怎么想出来的)

P1沙雕改图

P2、P3同尘回合

P4邪哥回合

P5彩哥回合

P6尤尤回合


边画边笑。

我笑得像个傻子,邻居来我家纳闷我家啥时候搬走让个精神病的住进来了。

染哥加入了蟹公司,得知他身高后的众人,我好沙雕。(鬼知道这脑洞怎么想出来的)

P1沙雕改图

P2、P3同尘回合

P4邪哥回合

P5彩哥回合

P6尤尤回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