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名柯

23014浏览    964参与
二十一世纪的狄仁杰

突发奇想的脑洞

我突然有了个脑洞(其实也不是什么新想法,是在知乎上看的)

就是如果小兰放心不下新一,在新一跑去看伏特加和那个老板交易的时候悄悄地跟上去结果和新一一块被琴酒放翻喂药。

然后小兰和新一便回到了小时候,两人被迫结伴互助逃出警察叔叔的追捕,然后就回工藤宅找阿笠博士……

然后帝丹小学转来了一个推理天才小男生和空手道高手小女生?少侦直接开局五个人,然后我还没想好小哀怎么搞,大概就是新兰哀三人组(CP洁癖的别打我)?

就是苦了毛利大叔(?)然后有希子怕不是日常折腾娃娃亲(我承认我有毒)

我突然有了个脑洞(其实也不是什么新想法,是在知乎上看的)

就是如果小兰放心不下新一,在新一跑去看伏特加和那个老板交易的时候悄悄地跟上去结果和新一一块被琴酒放翻喂药。

然后小兰和新一便回到了小时候,两人被迫结伴互助逃出警察叔叔的追捕,然后就回工藤宅找阿笠博士……

然后帝丹小学转来了一个推理天才小男生和空手道高手小女生?少侦直接开局五个人,然后我还没想好小哀怎么搞,大概就是新兰哀三人组(CP洁癖的别打我)?

就是苦了毛利大叔(?)然后有希子怕不是日常折腾娃娃亲(我承认我有毒)

二十一世纪的狄仁杰

穿越到名柯:现代的狄仁杰(33)

第三十三话:一年前的旧事·最后的王牌

“可以说,没找到的凶器正是凶手“最后的王牌”。只要知道凶手是用什么杀害了死者,那这个案子就破了。”橘文经一边看着正在议论纷纷的那四个嫌疑人一边说道。

“可是,长官,你也看到了,两位警官搜查了这几个人的行李,也没找到凶器啊?难不成凶器藏在凶手自己的身上?”佩雷恩疑惑地说道。“你可能说对了,佩雷恩,我也在猜凶器藏在凶手自己的身上。”橘文经喃喃地说道。

果不其然,新一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于是他请求目暮警官对这几个人再次进行搜查,而且这次增加了贴身搜查以找到可能被凶手藏在身上的凶器。

这一决定果然引起轩然大波,几个嫌疑人得知再进行一次搜查极为震...

第三十三话:一年前的旧事·最后的王牌

“可以说,没找到的凶器正是凶手“最后的王牌”。只要知道凶手是用什么杀害了死者,那这个案子就破了。”橘文经一边看着正在议论纷纷的那四个嫌疑人一边说道。

“可是,长官,你也看到了,两位警官搜查了这几个人的行李,也没找到凶器啊?难不成凶器藏在凶手自己的身上?”佩雷恩疑惑地说道。“你可能说对了,佩雷恩,我也在猜凶器藏在凶手自己的身上。”橘文经喃喃地说道。

果不其然,新一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于是他请求目暮警官对这几个人再次进行搜查,而且这次增加了贴身搜查以找到可能被凶手藏在身上的凶器。

这一决定果然引起轩然大波,几个嫌疑人得知再进行一次搜查极为震惊。而橘文经和佩雷恩两人则默默地看着这几个人的反应,企图找出这些人中不自然的反应。

当然,其中已经有人质疑起为什么让新一加入查案的过程,但被目暮警官给掩饰过去了。

随着搜查的进行,一些“有趣的”事情被发现了。在那个摄影师鹭沼的行李里面发现了一份底片,上面的内容是美国参议员迪克森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根据死者同行的朋友的说法,这和死者大鹰炫耀的那份底片是一样的。

“原来死者炫耀的那份底片是这个,难怪,这确实是爆炸性新闻,如果凶手想抢夺这份底片的话,确实会不惜杀害死者。”佩雷恩喃喃地说道,但橘文经则只是托腮思考。


现在,经历了两次搜身之后,这几位嫌疑人都为此愤愤不平。

尽管如此,还有一个地方没被搜查,那就是死者的行李。不过令人郁闷的是,并没有在死者的行李里面搜查到像凶器的东西。

这下子有点麻烦了,那个摄影师鹭沼甚至开始怀疑起新一的作证了。很快,这几个人又开始因为鹭沼在案发的时候是否待在座位上吵了起来。而最为诡异的是乘务员也不能确定那个时候鹭沼是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睡觉。这下子有点麻烦了。

这时,新一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然后他向小兰求证。似乎新一问了什么敏感的问题,小兰直接脸红了,但还是答复了新一。

“长官,我看新一那个孩子似乎胸有成竹了,难道他真的弄明白了这一切?”佩雷恩问道,“啊,我猜是吧。”橘文经看着胸有成竹的工藤新一不由得微笑起来。


然后新一开始大显身手,他推理出的真相让即使是佩雷恩这个多年特工也为之震惊。

事实上,杀害死者的凶手和在死者手上寻找底片的并不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凶手作案动机并非底片。

那个寻找底片的人其实是那个外国人爱德华·克洛,原来克洛是收迪克森参议员之托向死者高价买回底片,但因为死者进了洗手间很长时间不出来他很奇怪,便进入洗手间一探究竟。结果发现死者已经横尸洗手间,当时他极为惊慌,但没办法,只得在死者手上寻找底片,这也是为什么死者的口袋是湿的,就是因为沾上了克洛手上的古龙水。

而当时在自己位置上睡觉的鹭沼则被凶手戴上毛线帽罩上眼罩伪装成正在睡觉的死者已混淆视听来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对,凶手就是坐在死者身边的天野继美。

至于她怎么行凶的,则是趁大家睡着之后伪称有事要和死者商谈,然后将死者引到厕所将其迷昏杀害。然后将死者的底片剪碎冲走伪造死者是因为底片被人杀害的假象,然后利用被伪装成正在睡觉的死者的鹭沼为自己做不在场证明。

而最神奇的是凶器,一直下落不明的凶器,它确实被凶手携带在身上——因为那是女性胸罩的钢圈!尽管听起来极为不可思议,但将钢圈的一头磨尖的话,确实能够杀人!

天野的杀人方案确实几乎做到了天衣无缝,但可惜成也钢圈、败也钢圈,因为钢圈的尖端刺到了她的皮肤使得在将死者行李从行李架上取下来的时候她临时换了手拿行李,使得新一注意到了这一点,最终导致败露。

至于杀人动机则是死者之前为了拍摄火灾现场而在天野继美哥哥的家纵火,害死了她哥哥。


案子告一段落,大家开始寒暄起来。

“目暮老哥,我忘了问你一件事,你怎么会在这列航班上?还带着高木老弟,这是有什么任务吗?”橘文经问道,“啊,橘老弟,我们这是要去引渡犯人,你这是?”目暮警官回答道。

“啊,我要去纽约联合国总部开会。新一,我猜你是带着小兰去你在洛杉矶的父母家玩吧?”橘文经笑着问起了工藤新一。

“啊,是啊,橘爷爷。”工藤新一轻松地笑道,“那到时候代我向优作先生和有希子女士问好,到时候我回程到洛杉矶的时候会来坐坐的。”橘文经笑笑道。


现在,回忆结束了,时间也回到现在。

“不过橘爷爷啊,新一他真的是个大笨蛋!”小兰愤愤不平的说道,“嗯?”橘文经又喝了口咖啡。

“虽然新一是因为破案的需要问我,但你见过直接跟女孩问:“你的胸罩能借我看一下吗?有装钢圈在里面吗?”,你听说过这种人吗?!”小兰脸带羞红但仍然愤愤不平的说道。

“啊?当时新一是这么跟你说的吗?!你没给他一个耳光就算是你脾气好了。”橘文经震惊的说道然后还略带不满的看了一眼坐在小兰身旁的江户川柯南。果不其然,小小的江户川柯南先生又是一顿冷汗直冒。

“不过啊,没想到橘爷爷和我们那么有缘啊,没想到之后又在纽约碰面了。”小兰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说道,“啊,是啊,我没想到有希子女士会专程把你们带到纽约看歌剧。”橘文经说道。

“不过,之后的事就没那么简单了……小兰,你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回想起来当时你看到了什么……”橘文经心里想着。

蓼鸢Ly

【黑虐新】year ago(八)

*这章很虐,非常虐

*新殿“黑化”并开始“杀人”的开端

*为什么我看到这里莫名兴奋

*那就……开始吧

————————————————————

第七章


 “杀了他,秘密也不会泄漏,一了百了。”工藤冰冷地说


 Gin和黑羽快斗愣了一下,他们都没想到,曾经的工藤,那个充满了正义的东部高中生侦探,如今会如此的冷血,无情


 “工藤,为什么!”


 工藤拿起了刀,朝黑羽快斗走去。Gin在一边乐见其成,抽起了烟。


 工藤没有理会黑羽快斗的喊声。一副要把黑羽快斗凌迟处死的架势


 “啊!!!”黑羽快斗发出痛...

*这章很虐,非常虐

*新殿“黑化”并开始“杀人”的开端

*为什么我看到这里莫名兴奋

*那就……开始吧

————————————————————

第七章


 “杀了他,秘密也不会泄漏,一了百了。”工藤冰冷地说


 Gin和黑羽快斗愣了一下,他们都没想到,曾经的工藤,那个充满了正义的东部高中生侦探,如今会如此的冷血,无情


 “工藤,为什么!”


 工藤拿起了刀,朝黑羽快斗走去。Gin在一边乐见其成,抽起了烟。


 工藤没有理会黑羽快斗的喊声。一副要把黑羽快斗凌迟处死的架势


 “啊!!!”黑羽快斗发出痛苦的喊声


 因为刀插在了他的心口,血,一滴,一滴,落在了地上,开出了一朵朵血色的曼珠沙华。


 他把刀从他的心口拔了出来,疯了似的舔了舔上面的血液


 “新鲜的心头血………”工藤在黑羽耳边轻轻说


 可黑羽快斗没有听见,他已经昏死了过去


 “Gin,他死了……”工藤说,并把带着新鲜的血的刀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他死了!是我杀的………如你所愿,这下,我有资格加入你们了吧!”工藤新一疯了似的拿着刀指着Gin 


 Gin愣了愣,毕竟,他熟悉的工藤新一………和他眼前的人,简直和那个工藤新一…判若两人。


 像一个疯子


 不过,Gin无所谓,因为他也是一个疯子,为了报仇的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只是,他已经习惯了那个总想着铲除组织的工藤新一,眼前的这个人……Gin真的不太习惯。不过也好,日本警察少了这样一个侦探,真是悲剧。


 工藤走出了刑室,回到了刚刚那个休息室,望着窗外,恶心的感觉再也压抑不住,甜腥温热的液体涌上口腔,从嘴里流了出来。


 处理完了血迹,工藤不自觉地朝窗外看了一眼,熟悉的景象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米花町。”工藤不自觉地说了出来。真没想到,黑暗组织其中的根据地竟然离自己这么近……造化弄人。工藤冷笑了一声,暗暗的想


 不过,他可没有时间就这样耗下去,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去做。


 (第七章完)

—————————————————

额……没什么好说的,这章就这样,拜拜啦

跌倒了就躺一会

【新兰永恒】我真的爱了她好多年

“先生,您又来为您妻子买花啦?”


工藤新一踱步进了这家花店


“您对您妻子可真好,每个月您都来买花,您妻子可真幸运”


工藤新一勾了下嘴角,“我倒觉得幸运的是我,可以娶到她这么好的妻子”


毕竟这是他从四岁起就放在心尖上拼命守护的女孩


这可是他的梦想

毛利兰是工藤新一的梦想


他的女孩,在情爱这种事上真是开窍开的好晚,他对她一见钟情,在迟钝的她身边做了十多年的男闺蜜,她才因一次纽约之行爱上自己

他的女孩,单纯对人也不设防,她大概不会知道,樱花班里和蔼的班主任竟然想要拐走她。不过没关系,所有的丑恶留给他就好,他希望他的女孩永远活在童话里

他的女孩,勇敢善良又极富...

“先生,您又来为您妻子买花啦?”


工藤新一踱步进了这家花店


“您对您妻子可真好,每个月您都来买花,您妻子可真幸运”


工藤新一勾了下嘴角,“我倒觉得幸运的是我,可以娶到她这么好的妻子”


毕竟这是他从四岁起就放在心尖上拼命守护的女孩


这可是他的梦想

毛利兰是工藤新一的梦想


他的女孩,在情爱这种事上真是开窍开的好晚,他对她一见钟情,在迟钝的她身边做了十多年的男闺蜜,她才因一次纽约之行爱上自己

他的女孩,单纯对人也不设防,她大概不会知道,樱花班里和蔼的班主任竟然想要拐走她。不过没关系,所有的丑恶留给他就好,他希望他的女孩永远活在童话里

他的女孩,勇敢善良又极富正义感,她总是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她是最见不得别人受罪的个性,有时还会大哭特哭一番

他的女孩,坚强独立,在长达十年的父母分局生活中,她既要读书学习练空手道,还要照顾父亲,打理家务。在她七岁的年纪,就要买菜做饭,而他能做的,就是陪着她,从国小到高中


……


他的女孩,好处太多了,不不不,在他眼里,他的女孩是最完美的,一丁点毛病也挑不出来的


他在心里描摹着她的模样

——他又想她了


“先生,您的花已经包好了”



工藤新一怀抱着一捧开的热烈的向日葵,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墓园”



兰,我又来看你了






向日葵的花语:入目无他人,四下皆是你,有你时,你是太阳,我目不转睛,无你时,我低头谁也不见



槐傀
Por Una Cabeza...

Por Una Cabeza 

(有一个重大人体错误……对不起

Por Una Cabeza 

(有一个重大人体错误……对不起

雾弥

赤琴小短文(一)补文

       原本赤琴小短文(一)被屏蔽了,链接在下面

       https://m.weibo.cn/6132189579/4524471844910764

       原本赤琴小短文(一)被屏蔽了,链接在下面

       https://m.weibo.cn/6132189579/4524471844910764

蓼鸢Ly

【虐新】死亡游戏(二)

*没错又双叒叕是我这个活泼的小鸢吖~

*茱蒂老师要死了呢

*黑鸡要疯了呢

*这章还可以,下章非常虐

*话不多说,开始

———————————————————

       “服部!你清醒一点!”柯南对着服部喊。


       “你要我怎么清醒,和叶死了!她现在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我要去陪她!”


       “快来帮我啊!他要自杀了!”柯南说...


*没错又双叒叕是我这个活泼的小鸢吖~

*茱蒂老师要死了呢

*黑鸡要疯了呢

*这章还可以,下章非常虐

*话不多说,开始

———————————————————

       “服部!你清醒一点!”柯南对着服部喊。


       “你要我怎么清醒,和叶死了!她现在一个人…孤苦无依的…我要去陪她!”


       “快来帮我啊!他要自杀了!”柯南说


       茱蒂跑了过去,用绳子把服部绑了起来。


       “看来…我们还是要小心,不能让一点负面的情绪影响…要立即压抑。情感的无限度放大,加大了这场解谜的难度。”赤井秀一说


       “赤井先生,看来这场游戏才刚刚拉开帷幕……”安室透说


       瘆人的钟声再一次响起……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啊——”


       “茱蒂老师,没事吧!”


      “没事,就是那小子拿刀割伤了我的胳膊…cool guy你们先去解开这场充满秘密的游戏…真正的意义吧”

       ………


       毛利小五郎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大家既然都在这里,那就由我毛利小五郎来解开这起案件的真相吧!”


       “首先…是众人收到的奇怪的邀请函…在这样一个时间邀请,肯定是一场阴谋”


       【喂喂,这都死了一个人了……不是阴谋是什么】柯南想


       “之后…又在第一位死者远山和叶的邀请函上发现了一串类似手机号码一样的数

字。”

       “20235142025-6152118”


       “twenty-four”


      【不过…这样的数字只有一串,在其他的邀请函上没有找到…所以-我知道了!】柯南想到了什么,跑了出去


       “喂!小鬼,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啊!不过…什么时候人都走光了啊!”


       【不好…下一个是…茱蒂老师!】


       【要赶快找到她才行!】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走廊尽头传来女人的喊声。


       “啊———”


       柯南跑了过去……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茱蒂……和拿着刀惊慌失措的平次


       “服部!你在干什么!”


       “不!不是我!不是我干的!”平次扔掉了刀,跪在了地上


       茱蒂突然睁开了眼睛,扯了扯柯南的衣角,还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趁着平次愣住的时候,再一次把他绑了起来


      “茱蒂老师,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不要告诉……”茱蒂指了指闻声前来的群众中的某人


       “茱蒂,你没事吧。”赤井说

       “没事的,我不是好好的吗!”


       ………………

       “赤井…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scotch是你杀的吗……”


       “没错。”


       “可是为什么!”


      “卧底不除……组织永不得安宁……”赤井依旧违心地撒下了这个谎


      “说实话!!”安室透拿枪指着赤井的头部


      “啊————”

      “茱蒂老师!”


      茱蒂躺在地上…身后插着一支箭,血液从伤口中汩汩流出…

      这次是真的


      柯南摸了摸她的颈动脉

      “她死了。”


      钟声再次不合时宜的响起…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

———————————————————

@林欲辞。 

@之夜酱 

今天就这样~

拜拜啦

落月

求文!名柯的观影体!

我只想要官配!谢谢(*°∀°)=3

说真的有的事候我真的很烦腐女,因为他们把我最向往的爱情说分了就分了!组什么柯基的!我已经要疯了!毛利兰是工藤新一柯南用命守护的女孩呀!我求你们放过名柯吧!也放过新兰吧!难道官配就不香吗?基德也有他爱的女孩!你们不要在把他们组一起了!是腐女就应该在耽美圈呆着,不要在别的圈子里瞎组cp好不好!求你们瞎组CP的让别的圈子干净一点吧!你们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瞎组CP让我们这些官配粉怎么办?那是我们的白月光!白月光!你们难道没有白月光吗?你们的白月光被毁了,你们乐意吗?求你们放过他们吧!谢谢!

我只想要官配!谢谢(*°∀°)=3

说真的有的事候我真的很烦腐女,因为他们把我最向往的爱情说分了就分了!组什么柯基的!我已经要疯了!毛利兰是工藤新一柯南用命守护的女孩呀!我求你们放过名柯吧!也放过新兰吧!难道官配就不香吗?基德也有他爱的女孩!你们不要在把他们组一起了!是腐女就应该在耽美圈呆着,不要在别的圈子里瞎组cp好不好!求你们瞎组CP的让别的圈子干净一点吧!你们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瞎组CP让我们这些官配粉怎么办?那是我们的白月光!白月光!你们难道没有白月光吗?你们的白月光被毁了,你们乐意吗?求你们放过他们吧!谢谢!

跌倒了就躺一会

今天是日本的七夕节,所以那些该遇见的人应该已经遇见了吧

新愁次第相抛舍

兰芷弄月独往悲

永夜逢来君已远

恒念万水终相会
[图片]
[图片]

新愁次第相抛舍

兰芷弄月独往悲

永夜逢来君已远

恒念万水终相会

蓼鸢Ly

【虐新】快新番外

*以黑羽快斗视角的快新番外

*刀子依旧好磕呢

*梦境……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

“真的……是他呢……”


 手中的冰淇淋在不经意间掉落……在某一种巧合下,它们的目光交集了


 突然有种想追上去的冲动


 【不可能的吧……他已经死了……】


 不经意露出一丝微笑……


 包含深意的笑


 看着他进了那家咖啡厅,点了一杯热可可。


 对啊,怎么可能是他呢


 或许只是长得比较像吧……就像曾经的他们一样


 明明是亲眼看着他离开的…却还...

*以黑羽快斗视角的快新番外

*刀子依旧好磕呢

*梦境……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

“真的……是他呢……”


 手中的冰淇淋在不经意间掉落……在某一种巧合下,它们的目光交集了


 突然有种想追上去的冲动


 【不可能的吧……他已经死了……】


 不经意露出一丝微笑……


 包含深意的笑


 看着他进了那家咖啡厅,点了一杯热可可。


 对啊,怎么可能是他呢


 或许只是长得比较像吧……就像曾经的他们一样


 明明是亲眼看着他离开的…却还抱有一丝幻想


 这样的感觉…明知道不可能,却一次次追寻,一次次破灭


 真的很不好


 众人皆知的,是那个怪盗…可没有人知道…那张扑克脸下面,究竟是怎样的


 他真的腻了


 一次次把他的心揪起,又踩的细碎


 他也是会痛的


 却还是因此而乐而不疲


 因为一旦看到那张脸…就会勾起他的心…勾起那些往事


 抹掉了脸颊上的水珠…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抿进了一口热可可的人皱了一下眉头


 不到一秒


 他却精准的捕捉到了


 他的心颤了一下


 不过很快平静了下来


 【不可能的,死而复生……也许只存在于童话中吧】


 他不禁说了出来


 【谁知道呢】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想起


 这一次,他真的愣住了


 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面前


 【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他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我叫工藤新一,请多指教】


 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他从梦境中醒来


 看着眼前的合照


 果然,还是一场梦吗……


 —————the end

——————————————————————

ps:一篇简短的小番外,祝食用愉快吖~

蓼鸢Ly

【虐新】死亡游戏(一)

*死亡游戏……顾名思义就是要死人嘛

*但是非常爽

*前期设定是恐怖但是越写越沙雕

*好了……要死第一个人了……

—————————————————————


 “你……你是谁!”毛利小五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游戏…开始了…


 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游戏的胜者……可以得到永生,输家则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可是我们不是过来查案的吗?”


 想必…大家都有仔细看过邀请函吧……找到这个古堡中隐藏的秘密…规则就隐藏在邀请函当中…一旦触发…便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


 好了...

*死亡游戏……顾名思义就是要死人嘛

*但是非常爽

*前期设定是恐怖但是越写越沙雕

*好了……要死第一个人了……

—————————————————————


 “你……你是谁!”毛利小五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游戏…开始了…


 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游戏的胜者……可以得到永生,输家则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可是我们不是过来查案的吗?”


 想必…大家都有仔细看过邀请函吧……找到这个古堡中隐藏的秘密…规则就隐藏在邀请函当中…一旦触发…便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


 好了…时间到了,侦探们,good luck……


 第一声钟声响起,瘆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古堡上空


 “现在的时间是5月3日0:00整。”白马探看着手表说


 “服部,之前的邀请函还在吗。”


 “喏,在这里,工藤,你来之前没看吗?”


 “先不说这么多,服部,你看这邀请函,每个人的是一样的吗。”


 “对了,和叶的在我这里。”


 柯南看了一眼邀请函


 “和叶在哪里!”柯南说


 “她刚刚说要去逛逛……难道说…工藤!”服部平次说


 “没错……她是第一个…不快点找到她的话,她会有危险!”柯南说完便跑了出去


 “等一下!柯南!”兰朝着柯南跑出去的方向喊,可是柯南已经跑了出去


 “和叶!你在哪里!和叶!”


 幽静的走廊里回荡着服部平次的喊声和呼呼的风声,唯独没有那个人的回应


 “啊————”


 一道细长的女声划破了凌晨夜的宁静


 “在二楼!”柯南喊


      “怎么了!”毛利小五郎和众人也听到了喊声,朝声音的发源地跑去


       咚……咚……瘆人的钟声响起……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二楼)


       “和叶!”服部平次发现了浑身是血的远山和叶,冲上去抱住了她


        “平……次……我可能…要死了吧……”和叶虚弱地说


        “不…不会的…傻瓜,你不会死的!”平次颤抖地说


       “让我看看”灰原说


       仔细地检查过和叶的伤势


      “怎么样,灰原。”


       “子弹从后方射入胸腔,造成大出血和呼吸道堵塞,最多40分钟,她就会因窒息或失血过多而死。”


       “和叶……”小兰的眼眶蒙上了一层水雾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她,你不是科学家吗!”服部平次朝着灰原喊


      “服部!!”柯南喊了出来,用眼神暗示他不要泄露秘密


      “小哀…是科学家?”兰说


      “小兰姐姐…我……”


      “侦……柯南!邀请函上的秘密…你已经知道了吗。”黑羽快斗扮成了工藤新一出现在大家眼前


      “为什么要问他一个小鬼啊?”毛利小五郎不屑地说


      “爸爸,现在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和叶她受伤了啊!”


       “在十点钟方向,有被人安装过剑弩的痕迹……”安室说


       “果然如此……在这个地方,我们的感官和情感都会无限的被放大……”


       “服部……你要干什么!”白马探朝着服部的方向喊。


       “茱蒂老师,没事吧!”柯南跑了过去


       “我没事,cool guy……只是一点皮外伤。”


       茱蒂指了指平次的方向“只是…”


       果然情感会被放大吗……


       “和叶!!!!”


      “没有救了,已经断气了!”灰原摸了摸和叶的颈部说


      “现在的时间是……2:00整…”白马探看了看手表说


       咚……咚……瘆人的钟声再一次响起


       侦探们…好好享受这次充满趣味的游戏吧……


       下一个…是谁呢…………

———————————————————————

写的时候我竟然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

那就拜拜啦

蓼鸢Ly

【虐新】最后的礼物(四)

*潘多拉虐心梗

*有那么一点点新兰

*其余为快新

*虐,很虐,非常虐

~开始

—————————————————————

4


 “工藤老弟,你醒了。”目暮警官说


 “新一……”兰颤抖的说“太好了……”


 工藤回想了刚才自己走过的回忆,既然,兰已经将他对她的情感撕碎,连渣都不剩,那么,也没有必要和她继续耗下去了


 他要用自己所剩无几的余生,送基德一份“最后的礼物”虽然他知道,他可能并不希望他这样做……


 其实不只是送他,还有……他要还这个国家一个安稳,还周围的人一份清净


 想了想兰做过的事...

*潘多拉虐心梗

*有那么一点点新兰

*其余为快新

*虐,很虐,非常虐

~开始

—————————————————————

4


 “工藤老弟,你醒了。”目暮警官说


 “新一……”兰颤抖的说“太好了……”


 工藤回想了刚才自己走过的回忆,既然,兰已经将他对她的情感撕碎,连渣都不剩,那么,也没有必要和她继续耗下去了


 他要用自己所剩无几的余生,送基德一份“最后的礼物”虽然他知道,他可能并不希望他这样做……


 其实不只是送他,还有……他要还这个国家一个安稳,还周围的人一份清净


 想了想兰做过的事,狠了狠心,虽然,他还是不忍心


 that’s show time……


 “新一,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离婚了。”兰说“我知道,你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


 “兰………”


 “我们……还能回去吗……”


 工藤冷笑了一声


 “回不去了……“


 兰的眼泪喷涌而出


 “但是,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工藤把兰揽入怀中


 【对不起,兰,这是我第一次利用你,但……也是最后一次】


 在隔壁高楼的屋顶上,一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或许……怪盗和侦探…真的不是同类人吧……】


 基德紧握着蓝玫瑰,不在乎玫瑰花的刺已经深深地刺到了手掌上


 血液流在了玫瑰上,蓝色的玫瑰花瓣渐渐的被染红……


 他把玫瑰悄悄放到了窗台上,消失在浓稠的夜色中


 兰离开了


 工藤拿起了那束玫瑰花,看着上面未干的血迹,心,不知道为什么微微颤了一下……


 【真的,要伤透他的心吗……可是我真的不忍心…就算是为了他好,当我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时……】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没有落在玫瑰花上一滴……一滴也没有…即便离得这样近


 【我工藤新一从不信天…可这次…或许真的是天意吧……】


 【原谅我…】

————————————————


我很纠结,这到底应该是篇什么文啊新兰,快新我该打哪个

那就

拜拜啦(^^)/

蓼鸢Ly

【黑虐新】year ago(七)

我是那个比较活泼写文总写偏的小鸢啊~

*本章快新高虐预警

*真的很虐相信我

*下一章有一个内心篇番外

*那就开始吧~

———————————————————

第六章

 工藤昏了过去


 ………………


 在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没有预想中的酷刑,没有阴冷潮湿的刑室,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更像是一个休息室。


 “银色子弹,看来,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贝尔摩德说“带着警察捣毁了整个东京地带的组织,真不愧是我看中的Silver Bullet。”


 “可惜的是,你还是被他抓住了。”贝尔摩德吸了一口烟说...


我是那个比较活泼写文总写偏的小鸢啊~

*本章快新高虐预警

*真的很虐相信我

*下一章有一个内心篇番外

*那就开始吧~

———————————————————

第六章

 工藤昏了过去


 ………………


 在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没有预想中的酷刑,没有阴冷潮湿的刑室,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更像是一个休息室。


 “银色子弹,看来,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贝尔摩德说“带着警察捣毁了整个东京地带的组织,真不愧是我看中的Silver Bullet。”


 “可惜的是,你还是被他抓住了。”贝尔摩德吸了一口烟说


 “但是,为什么……他没有杀我。”


 “加入组织,你没有别的选择。”贝尔摩德没有直接回答他


 “这是你唯一可以活下去的机会。”


 “放心,这里很安全,哦,对了,和你一起来的那位黑羽快斗,也就是怪盗基德先生,他在你原本该在的地方。”


 “我……原本该在的地方……”

“刑室!”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贝尔摩德掐灭了烟,走了出去。


 “做好决定就去找他吧,Silver Bullet。”“但你要快些,他可能已经在那了。”


 “Gin……”工藤颤抖的强迫自己说出了这个不愿提到的代号


 “good luck………”走廊里传出了回音


 工藤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工藤表面轻松地,实则背负使命地走了出去


 “不能让那位小偷先生等太久。”他想“否则,他会伤心的。”


 ………………


 “我决定加入组织。”工藤出现在了Gin的身边,轻松的看着刑架上的黑羽快斗。


 “名侦探,你可别忘了你是一个名侦探啊!你是原来那个正义的化身啊!”黑羽快斗喘息着说“你不用为了我,你还和我说过天空和大海的蓝不是一样的啊!你都忘了吗!”


 工藤愣了一下,说“加入组织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这一个怪盗有什么关系,不,你只是一个可耻的小偷罢了。”


 “况且你看,他们既没有威逼利诱我,也没有严刑拷打我,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工藤说的很轻松,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Gin,放了他吧,他对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放了他倒是可以,不过,你要亲手给他注射这种药物,万一你要是反悔了,我们还可以随时………”


 “杀了他”工藤说


 “侦探……”


 (第六章完)

本章新殿开始“黑化”吖~

拜拜啦

蓼鸢Ly

【黑虐新】year ago(六)

*真的是新兰(好吧我承认某一章不是.咳咳)

*虐新,非常虐(但好像不是现在)

*前期文风不好见谅

*那么,开始吧

————————分割线—————————

第五章


 “新一你真的不用再住院观察了吗,你可是吐血了唉!”兰缠着新一问


 “跟你说过没事就是没事了,傻瓜。”工藤说


 宫野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想:没事,怎么可能没事。他可是为了你把命都给搭了进去,可能……他只是想多看看这个世界,和……你。


 (学校)


 “今天,又来了一名同学。”老师说


 “又来?!”


 “我叫黑羽快...

*真的是新兰(好吧我承认某一章不是.咳咳)

*虐新,非常虐(但好像不是现在)

*前期文风不好见谅

*那么,开始吧

————————分割线—————————

第五章


 “新一你真的不用再住院观察了吗,你可是吐血了唉!”兰缠着新一问


 “跟你说过没事就是没事了,傻瓜。”工藤说


 宫野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想:没事,怎么可能没事。他可是为了你把命都给搭了进去,可能……他只是想多看看这个世界,和……你。


 (学校)


 “今天,又来了一名同学。”老师说


 “又来?!”


 “我叫黑羽快斗。”黑羽说完便变出了一朵玫瑰花,送给了兰。

 ………


 班级里的人都愣住了


 因为他和新一,真的是太像了。


 “侦探,好久不见。”黑羽对工藤说


 “你来干嘛?”


 “上次,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叫你去,他也不会………”


 “道歉的话放学再说,你难道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怪盗基德吗?快斗”


 “话说,你不去陪青子,来我们学校干嘛?不会只是为了来道个歉吧。”工藤说


 “不,这只是原因之一,青子那边,我已经交代完了,你不用担心……既然我已经被卷了进来,就不能连累青子…更何况,我还没有找到我父亲………”


 ……………

 (10天后,学校)


 “工藤新一,我来履行承诺了…”


 (2小时前)


 “工藤,你和兰………怎么样了?”宫野问道

 “……宫野,你说什么啊?”


 “没事……”


 对不起,工藤,我……宫野想


 (2小时后)


 “Silver Bullet……哦,不对,你现在是工藤新一。”


 “Gin,上次为什么要救我……”


 “哦,对了,我记得她和你说过……two weeks……”


 “是那时候!”


 “宫野,为什么!”工藤说


 “因为……我喜欢你”宫野平和的说


 “好了,雪莉,快过来。”Gin边说边掏出了手枪


 几个学生说“工藤,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宫野,你!”


 “对,我叫雪莉,是组织的人。”


 Gin没有理会


 “Gin,你要找的人是我,不要伤害他们!”


 工藤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


 “对了,还有一个人”Gin那枪指向了黑羽

 “黑羽快斗,不,应该叫你———怪盗基德。”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就请便吧。”黑羽快斗说


 “黑羽同学,你真的是怪盗基德吗!我可是你的粉丝啊!”一个女同学喊


 Gin没有一丝犹豫,杀了她。


 “那么,工藤新一,黑羽快斗,两位,跟我走吧。


 “新一不要!”兰哭着喊


 “快走!不然,我杀了她!”Gin拿枪指着兰。


 “兰………对不起……”工藤说。


 “新一!!!”


 (第五章完)

———————————————————

提前预警一下

后面的某一篇会有快新接吻

啊啊啊我为毛又偏了啊

啊这…………

那拜拜啦(^^)/

蓼鸢Ly

【虐新】最后的礼物(三)

*潘多拉虐心梗

*新殿死的比较草率

*不掺和柯哀新兰,静静磕快新

*那就,开始吧

————————————(分割线)

3

 这里……是哪?


 工藤突然发现,这不是他的回忆


 是怪盗基德的


 身处异处的他,打量着四周,貌似是一所地下室


 进来了一个少年


 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他是基德


 不过,现在他应该还不知道他就是那名大名鼎鼎的怪盗基德吧


 果不其然,他发现了基德服和唱片,听了他父亲留给他的话


 继续在基德的回忆里穿梭,大部分都是他知道的...


*潘多拉虐心梗

*新殿死的比较草率

*不掺和柯哀新兰,静静磕快新

*那就,开始吧

————————————(分割线)

3

 这里……是哪?


 工藤突然发现,这不是他的回忆


 是怪盗基德的


 身处异处的他,打量着四周,貌似是一所地下室


 进来了一个少年


 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他是基德


 不过,现在他应该还不知道他就是那名大名鼎鼎的怪盗基德吧


 果不其然,他发现了基德服和唱片,听了他父亲留给他的话


 继续在基德的回忆里穿梭,大部分都是他知道的


 只有一点,他不知道


 潘多拉


 这……应该就是基德隐瞒身份并一直追逐的目标吧


 一颗一万年接近地球一次的彗星,当彗星接近地球时,将潘多拉之石对准满月,就会流下一滴眼泪。只要吞下这滴眼泪,就能长生不老………


 他忽然想到,sliverbullet,都是能让人长生的东西


 唯一不同的,就是在sliverbullet的基础上研制出的aptx4869,是能够杀人的毒药……


 他想打碎它,可是,他不知道


 想打碎潘多拉,就会要了他的命


 工藤的那颗炽热的心脏,潘多拉就在其中,打碎潘多拉,工藤必死无疑


 这大概就是他被迫服下aptx4869还能奇迹生还的原因吧


 工藤突然想到……那颗子弹


 是另一个恐怖组织


 要告诉他吗……他可能会杀了自己的,不告诉他,那伙恐怖组织会马上找到自己,并杀掉自己,夺取潘多拉。


 绝对……不能让这种东西落入他们手中。


 本来,自己也是要死的人了……不如就让他杀了他吧


 可是,黑羽快斗并不知道这则消息


 而且,他一旦就这样死亡,潘多拉失去了工藤新一这个载体,被找到的几率将翻几十倍………


 他必须活着…即使痛苦…也一定要活下去


 而且……要让黑羽快斗亲手…杀了他


 不能告诉他事情的原委……否则…他死也不会杀了他,拿取潘多拉


 工藤看着面前那个惊讶的黑羽快斗,冷笑了一声


 又是一个人保守秘密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很孤独


 他还是要隐瞒……可能…这是他最后一次帮黑羽快斗了


 要让黑羽快斗恨他……恨到骨子里的那种…………

————————————————

(以下为一张莫名其妙的草稿

内个…………基德脸崩了,于是我贴心的打了马赛克

(啊啊啊基德sama我对不起你)

这好像并不能作为我拖更的理由

那么……拜拜啦(^^)/

安房与山寻

《不问归期》·此去不留[名柯]

对不起@无尘可可 ,我有点鸽…

文不对题系列


----------------------------------------------------------------------------------------------------------

1.

一周前,那是黑泽阵最不想,也不愿回忆的事情。

那天,"那位先生"突然给他打电话,要求他去杀一个人,那语气波澜不惊,平淡,仿佛他说的不是让他去杀人而是吃饭一样。


他甚至拒绝不了。

"先生,对于您的收养之恩我们很感激,但是,杀人,我做不到。"

"呵,那我...

对不起@无尘可可 ,我有点鸽…

文不对题系列


----------------------------------------------------------------------------------------------------------

1.

一周前,那是黑泽阵最不想,也不愿回忆的事情。

那天,"那位先生"突然给他打电话,要求他去杀一个人,那语气波澜不惊,平淡,仿佛他说的不是让他去杀人而是吃饭一样。


他甚至拒绝不了。

"先生,对于您的收养之恩我们很感激,但是,杀人,我做不到。"

"呵,那我收养你们岂不是无用吗?"


"……"

"算了,如果你不愿去的话,我只能对你亲爱的弟弟妹妹们下手喽……"


"……我去。"

"这就对了,泽。"

他握紧拳头,指尖发白。



2.

"那位先生"让他暗杀的目标是一个背叛组织的研究员。

或许是因为他才高中生的年龄,目标对他没有什么警惕性。他就那样,颤抖的把小刀刺入他的腹中。


后续处理则交给组织人员。

但那不敢致信,怜悯,解脱相交错的眼神,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一闭眼就想起它。仿佛缠身的恶鬼。


对不起。

他曾多次在心里念叨。

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妹妹,志保阿零他们,必须这样做。

多年后举枪自杀的那一刻,已经冷酷无情的他,早以无法回忆年少时自己的感受。



3.

他和莎郎已经商量好了,后天就送阿零和明美离开,已经准备就绪了。

志保被组织看中,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至少能让阿零和明美远离组织。


只愿那天能不出披露。



4.

送阿零和明美走的时候,是心惊胆战的一刻,也是让他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让他热泪盈眶的时候。




----------------------------------------------------------------------------------------------------------


太短了……但是以后决对会长!(每次这样说就没行动过)


再次踹脚@无尘可可 

琴爷是叫黑阵泽还是黑泽阵来着??


岚炀ly

偶尔也画画画。

这个是名柯中的人物,大概两百集的样子。

一对双胞胎女仆。

p1~4是画画过程,p5是成图,p6是原图截屏

偶尔也画画画。

这个是名柯中的人物,大概两百集的样子。

一对双胞胎女仆。

p1~4是画画过程,p5是成图,p6是原图截屏

安房与山寻

名柯观影体·(1.天空的遇难船)且闻听之《逆向行光》

@江澄的夫人 @小摩托 @柯学酱 @lona_安 @残傷记憶 @寂静无声 @邻雨宁☕ @蜂蜜柚子 @白雪渐变 @凌寒 @莜菡奈玖 

-----------------------------------------------------------------------------------------------------

【名侦探柯南:天空的遇难船】

空间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名侦探?柯南?"

"怎么说名侦探也该是我毛利小五郎吧!"...

@江澄的夫人 @小摩托 @柯学酱 @lona_安 @残傷记憶 @寂静无声 @邻雨宁☕ @蜂蜜柚子 @白雪渐变 @凌寒 @莜菡奈玖 

-----------------------------------------------------------------------------------------------------

【名侦探柯南:天空的遇难船】

空间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名侦探?柯南?"

"怎么说名侦探也该是我毛利小五郎吧!"

遇难船…是指那次吗……柯南和基德若有所思

名侦探,柯南,这个孩子果然不简单啊……安室透看了看柯南

冲矢昂眯眯眼,拿起一杯波本喝了口(空间给的)


【实验实里监控器拍摄到的画面:一群戴着面罩,手上持枪的人把枪口对准研究员的头,慢慢向前走,在门前停下了,他用手颤抖的输入密码。他看眼身后的人,按下指纹。写着BSL4的大门打开了。其中一个把研究员打昏,跟着其它人进入闪着红光的大门内,大门随机关上,红光转换成蓝色,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成堆的有绿色液体的玻璃瓶。下一秒,刻有BSL4的大门轰然炸开,整栋楼随之爆炸。】


"这是!!我想起来了!是红星逻猫那次,真的好险啊!"园子道  "园子,你没有受伤吧?"京极真关心的问。"放心啦阿真,没事了!"

"看来这次我不会暴露呢。"基德对柯南说。柯南则回了他一个半月眼。


第二空间,


"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多人?在看电影吗?"伊达三连问。下一秒他看到了坐在前排的安室透。"降谷?"

听到伊达的话松田他们也过来看,"他们都在看电影吗?"

〖这里是"位面核心",把大家送来这里,只是为了让大家看看最前面一排的真相〗

三观早在刚到空间时摔掉的几位问:"真相?"

〖你们看看就知道了,现在是关于一个高中生侦探与怪盗基德的真相〗


第三空间,

库拉索完全没看电影,一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少年侦探团和她的雪莉。


第四空间,


【伊森本堂】实现值:52%


【麻生成实】实现值:31%


【宫野明美】实现值:19%


【娜达莉·来间】实现值:64%


第一空间,


【"今天21点50分过后,西多摩市的国立东京微生物研究所,突然遭到7人武装集团的袭击,该武装集团制服两名保全人员,胁迫值班研究员,侵入高度安全实验实里面,几分钟后,引爆装置于室内的塑料炸弹,随后逃亡。"话音刚落,许多人举起手来。"参事官,想请教一下,参事官…" "遭到炸毁实验室里面,保管了某种非常危险的细菌,目前推测,已经遭到犯罪集团带走了。""危险细菌?""如果感染这种细菌,至死率高达80%,目前为止还没能找出能够完全治疗的方法。""爆炸有没有可能会导致细菌外泄呢?""并没有那样的可能,由于爆炸威力强大,就算有细菌残留,也应该早就全部燃烧殆尽了,这一点已经向研究所所长取得证实。""犯罪集团的目的是什么?""目前还无法得知,但是也不排除是生化恐怖攻击的可能性,因此想请求各位协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报道内容请局限为爆炸事件,请不要触及有可能是细菌与生化恐怖行动的议题。""怎么会这样…""意思是要暂时封锁消息是吗?""怎么了?喂 喂 喂…""部长!听说犯罪集团已经在网络上面发着犯罪声名了!而且还是由那个恐怖组织,自称是  红暹罗猫  ""我们的红暹罗猫已经袭击国立东京微生物研究所,成功取得了杀人细菌,7天之内将会下一次行动,请拭目以待。""细菌真的是被带走啊。""但是红暹罗猫早在10年以前就被歼灭了不是么?""这样就不用封锁消息了对吧?""那没有办法了""走吧,动作快,快走,快点。"】


"这样看来还是红暹罗猫行动比较快呀!"世良道

"我记得那次并没有人员伤亡。""那次是…"服部被打断了

〖请勿剧透〗

"飞行船…红暹罗猫…我记得你那次铃木次郎吉伯伯向你发出挑战,对吧基德?"柯南对基德说道。"是啊,那次可是真险啊!"基德回应柯南。


【"我们今天请到专门研究细菌的太田千秋教授来为大家解说。""一但受到这种细菌的感染,身体某些地方会先发庠…" "哇,还真的发生很惊人的事件耶。"服部平次坐在电视机前打电话"从早上开始每家都在报这个。""是啊…"】


"这个是服部吧。""是在给柯南打电话吗?"


【"感染途径主要是飞沫传染,幼小的孩子特别容易受感染,特征是立刻就会出现症状…""好了,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呢?变成小孩子的柯南弟弟~"服部调侃到】


"为什么要说变成小孩子啊?"空间里有点智商的都开始疑惑起来。

柯南狠狠瞪了服部一眼,后者心虚的转过头。


【"你少啰嗦,先不提这个了,服部,关于这个…""更让我在意的是,犯案集团为什么要炸掉实验室?""如果目的是要拿走细菌,应该没有必要引爆炸弹才对。""也是啦,不过话说回来,我问你啊,你有没有听说过红暹罗猫这个组织?""没有,我只知道他们在十几年前对大财团不断进行恐怖攻击。""因为我们当时都还是小鬼头啊!"】


"柯南好聪明唉,但是对大哥哥说话要有礼貌。"

疑点越来越重了…安室透皱了皱眉。


【啊,抱歉抱歉,柯南弟弟现在也还是小鬼头喔~""你很烦耶。""对了,工藤,你之前提过说,你要去搭飞行船对不对?从东京飞到大阪来的那个。""是啊。"】


"为什么要叫柯南工藤啊?""我说的是啰嗦,啰嗦,哈哈…"服部汗颜。

拜托,你这理由谁会信啊!!柯南半月眼抓狂。


【因为那个老先生总是学不会教训,又对基德下了战贴啊,听说那家伙也回复说OK。"这样一来,那位老先生现在八成:可恶呀!那群死红猫贼,居然两三天就把我一手主导到完成的世界第一飞行船的新闻头版抢走了!"铃木次郎吉怒到"我对我那宿敌怪盗基德所下的战贴风头全都被抢光了!不是吗?!"柯南半月眼想到"既然你要过来,工藤,到时候就来我家住好啦!"】


"又叫工藤了!""是因为他推理堪比工藤,所以干脆这么叫了。"服部挠挠头,看向柯南,表示"喊习惯了,不怪我。"

柯南回敬到"你等着!"


【我带你去吃之前答应过你的大阪烧。""好,我知道了,再见啰。"】


"你们两聊的挺欢嘛。"基德一脸我吃醋了的表情。




下一幕让柯南心里凉嗖嗖的。


【我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某次和青梅竹马的同学毛利兰一同去游乐园玩的时候,目击了黑衣男子的可疑交易现场,当时只顾偷看交易,却忽略了从背后接近的另一名同伙。我被那名男子灌下了毒药。当我醒来时,身体居然缩小了!】


空间里沉寂了。

"这是……柯南!"

毛利兰捂住嘴,眼眶湿润。

她早有所怀疑柯南就是新一,可是,可是他们同时出现过啊!

直到这个空间让真相大白时,她才知道,柯南真的就是新一。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柯南去掉眼镜,用变声器说:"对不起,小兰,我是新一,我只是…"

他知道,从进入空间那一刻,看见小兰他们那一刻,他就知道,瞒不过去了。

"我只是…不想你们被牵扯进来…"

不想自己身边的人被牵扯进来。

但从进入空间那一刻,他们就已经被牵扯进来了。


【如果让那些家伙知道工藤新一还活着的话,不仅性命难保,还会危及身边的人。在阿笠博士的建议下,我决定隐瞒身份,在被小兰问及名字时,我化名江户川柯南,为了搜集那些家伙的情报,我借住在父亲以侦探为业的小兰家中。】


看见自己孩子为了保证自己身边的人,受了这么多苦。有希子和优作自责起来。他们没有保护好这个孩子。

他才17岁,17岁,一个本应该在努力学习的年龄,他已经抗起了保护日本的使命,在死亡边缘奔跑。

命运,就是这么荒唐。

柯南自嘲到。

基德把柯南抱到腿上,"名侦探,还有我呢。"

是啊,还好有你。

还好有你,陪着我


灰原看着柯南和基德。

他可以被原谅,那,她呢?

她做了这么多坏事。



第二空间,

"恻,好狗血…"

"呜呜呜,太感人了,你们都这样看着我干嘛,不感人吗?"景光痛哭流涕。

"…………"


第一空间,

小兰破泣为笑,说:"好啦!新一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不过…你给我等着…"小兰满脸阴气。

柯南:背后凉嗖嗖的…

空间又恢复了热闹。(呵呵马上就不热闹了)

安室透没想到是这样,有了一个工藤新一,那,有没有可能……安室透看向沉默的灰原。

步美有些失望,"原来柯南是新一哥哥…但是,祝新一哥哥和基德哥哥幸福!"

……少年你get到了什么奇怪的知识点??




----------------------------------------------------------------------------------------------------------

以后不会踹人啦!


有点短,我写不下去了


话说要不要让小哀下章掉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