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后代

698浏览    62参与
Dingzhou
陈之诺

何来亏欠,十二

“晓道长,想问什么吗?”薛冥抬起头看向晓星尘。

“我……我,阿冥。你恨我吗?”晓星尘不知如何问起。

“不恨。”

“不恨?!我…我对阿洋……”

“不知全貌。”薛冥打断晓星尘的话。

“其实你们两个的事我也知道,我没觉得你有什么错,立场不同罢了。明天我就会离开这个地方。晓道长,我替我阿爹带一句话。对不起。”薛冥此刻眼中深沉看不出喜怒。

“你要走,你可知常萍现在想置你于死地。”晓星尘不敢回忆。

“晓道长,阿念是一个干净的人,他没接触过鬼道。我一直留在他身边只能将你们的悲剧重演。我也想留下的,但我现在这样早晚会因反噬而死。我……”

“阿冥,你就不愿叫我一声父亲吗?”晓星尘开口到。

“晓...

“晓道长,想问什么吗?”薛冥抬起头看向晓星尘。

“我……我,阿冥。你恨我吗?”晓星尘不知如何问起。

“不恨。”

“不恨?!我…我对阿洋……”

“不知全貌。”薛冥打断晓星尘的话。

“其实你们两个的事我也知道,我没觉得你有什么错,立场不同罢了。明天我就会离开这个地方。晓道长,我替我阿爹带一句话。对不起。”薛冥此刻眼中深沉看不出喜怒。

“你要走,你可知常萍现在想置你于死地。”晓星尘不敢回忆。

“晓道长,阿念是一个干净的人,他没接触过鬼道。我一直留在他身边只能将你们的悲剧重演。我也想留下的,但我现在这样早晚会因反噬而死。我……”

“阿冥,你就不愿叫我一声父亲吗?”晓星尘开口到。

“晓道长,在下薛冥,字慕尘。家父薛洋。阿爹说过不愿再让你身陷是非。难道你认了夷陵老祖做你的儿子仙门百家会认可嘛?”薛冥笑了,笑的看不出情绪可一定不会是愉悦。

晓星尘无言,仙门百家怎么会认可呢,当年他们不会可怜薛洋,不会接受魏无羡。现在他们也不会认可薛冥,不会留下魏念。蓝家可以成为魏念的避风港,他身体里的蓝氏血脉可以护住他。可自己又能给薛冥什么?薛冥和薛洋一样失去亲人,堕入鬼道,失去小指,今生他也没护住薛冥。

“其实,这次我是要去干些大事,要是这次我能让师父回来,能为阿爹聚灵,能活着回来我叫你一声父亲又有什么。可这几件事怎么可能都做到。”薛冥此刻不知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晓星尘听的。

“阿冥,我和阿洋从来不是一厢情愿。我没护住他你大可怪我,但我不能再让你涉险了。降灾还能拔出应该不是认你做主人了而是他认我。主人未死灵剑不会封剑,它认我我就可以掌控它。你没了降灾,真的可以吗?”

薛冥笑了不愧是晓星尘,一切都搞得清清楚楚。阿爹这个人你是怎么骗过的啊。

“晓道长,你想怎样?”

“让我帮你。”晓星尘抓住薛冥的手臂尽力拉近距离。

“好吧,晓道长。那个……”薛冥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怎么?伤口疼了?!”晓星尘握住薛冥的手轻了一分力。

“没事,我…我想吃糖……”

晓星尘听了笑笑,把随身携带的糖袋拿出从中取出颗塞在薛冥嘴里。

糖果的甜让薛冥忘机了身上的疼。阿爹说的对这个人的糖很特别,这时候的薛冥才真正想一个爱吃糖的孩子,不管明天的血雨腥风。在感情中何来亏欠?

一个禅师

行之道(六)

安静


在法国西南部我所居住的梅村禅修中心,我们行走时不说话。这样可以帮助我们百分百去享受行走。如果你话很多,那么就很难深入地去体验你的脚步,你也就很难去享受它们。你喝茶时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聚精会神,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那杯茶上,那么它就会变成极大的快乐。正念和专心会带来愉悦和洞悉。


为祖先和后代行走


我们所有的祖先和将来的后代时时刻刻都存在于我们身上。幸福不是一个人的事。只要我们身上的祖先们还在承受痛苦,那么我们就无法快乐,同时也将继续把痛苦传递给我们的子女以及他们的子女。当我们行走时,我们可以替我们的祖先和后代去行走。或许他们需要带着悲伤行走;或许他们被迫长征或迁徙。...

安静


在法国西南部我所居住的梅村禅修中心,我们行走时不说话。这样可以帮助我们百分百去享受行走。如果你话很多,那么就很难深入地去体验你的脚步,你也就很难去享受它们。你喝茶时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聚精会神,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那杯茶上,那么它就会变成极大的快乐。正念和专心会带来愉悦和洞悉。



为祖先和后代行走


我们所有的祖先和将来的后代时时刻刻都存在于我们身上。幸福不是一个人的事。只要我们身上的祖先们还在承受痛苦,那么我们就无法快乐,同时也将继续把痛苦传递给我们的子女以及他们的子女。当我们行走时,我们可以替我们的祖先和后代去行走。或许他们需要带着悲伤行走;或许他们被迫长征或迁徙。当我们能自由地去行走,我们便是为他们在行走。如果我们能自在地、开心地迈出一步,带着正念去触碰大地,那么我们就能像这样迈出一百步。我们是为了自己以及所有的祖先、后代这样去做。我们同时抵达,一起找寻到平静和幸福。



生命的地址


当你正念行走时,只管去享受行走本身。修行的技巧在于走路的同时时刻保持处于你所在的地方,即使在移动中也是如此。你真正的目的地就是当下,因为生命只存在于此时此地。所有生灵的地址都是“此时此地”。和平和光明的地址亦是“此时此地”。你知道要去向哪里。每一次吸气和呼气,每一个你迈出的脚步,都应该将你带回那个地址。




(译自释一行《 How To Walk 》)


陈之诺

何来亏欠,十

【喂,薛洋。你确定阿冥找得到这张符咒吗?】


【那小子一天到晚就会画符咒,说不定哪天就找到了。】


“呵。”薛冥笑了,他阿爹还真是了解他啊,这符咒还真真是这么找到的。


【好,阿冥听好了。我和你阿爹会…你也知道毁掉阴虎符会被反噬,结果如何不用多说了。但这时你也阻止不了了。】(魏无羡笑了,笑得无奈)


【你对阿念怕是动了心思吧,没关系的,只要你们别错过。就不会有遗憾。】


【魏无羡!平时怎么不见你废话这么多啊!我来说,喂小子!听我说,我死后你去一趟义城,就你以前呆过一两天的那个地方,把我留下的阵法开启,干什么的你就别管了。你护好魏念那小子,记住给我好好活着。】(画面中的薛洋依...

【喂,薛洋。你确定阿冥找得到这张符咒吗?】


【那小子一天到晚就会画符咒,说不定哪天就找到了。】


“呵。”薛冥笑了,他阿爹还真是了解他啊,这符咒还真真是这么找到的。


【好,阿冥听好了。我和你阿爹会…你也知道毁掉阴虎符会被反噬,结果如何不用多说了。但这时你也阻止不了了。】(魏无羡笑了,笑得无奈)


【你对阿念怕是动了心思吧,没关系的,只要你们别错过。就不会有遗憾。】


【魏无羡!平时怎么不见你废话这么多啊!我来说,喂小子!听我说,我死后你去一趟义城,就你以前呆过一两天的那个地方,把我留下的阵法开启,干什么的你就别管了。你护好魏念那小子,记住给我好好活着。】(画面中的薛洋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随着薛洋的话语画面就此中断)


“阵法!?我就知道是他,我就知道…”晓星尘喃喃到。


蓝忘机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那人还是怕错过吗,为何宁愿错过也不愿与他共担呢。


薛冥缓缓闭上眼睛,手中还紧握着另一张符咒。


“含光君,蓝宗主,你们也看到了他们是有苦衷的。师父离开是为了毁掉阴虎符。他创了鬼道便不愿连累你们了,他知道会死就不想死在爱人的面前。这画面只不过是我想让你们再见他一面罢了。”是非,对错,薛冥不想再提。


“他,这些年好吗?”蓝忘机问到,不好是自然的但他还是希望…


“呵,修行鬼道者,病不能医,死不能葬;善恶报应,因果轮回。何谈好过。含光君请回吧。你想知道的真相就是师父是因反噬死的,与旁人无关。”薛冥声音沉稳。


“忘机,我们先回去吧。阿念还在。”蓝曦臣拉着已经慌神的蓝忘机慢慢移出门去。


“薛公子,晓道长。我们先告辞了。”蓝曦臣看向屋内二人,唉谁善谁恶,谁因谁果啊。


屋内一时间只剩下晓星尘和薛冥两个人,薛冥手中还紧握着一张褶皱的符咒……


陈之诺

何来亏欠,九

降灾,降妖除魔的降。这才是薛洋的初心吗?我当时为何不信呢。晓星尘握着降灾的手又紧了紧,生生握出鲜血,血顺着剑身滴下。


薛冥没想到这句在他看来并无不得体的话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他慌忙起身不顾左手伤口撕裂一把握住降灾。两人同握一剑,血液交融;降灾悲鸣,剑气将两人分开。晓星尘只是向后退了几步而薛冥此刻重伤在身,跌倒在地左手鲜血醒目。


“哈哈哈,果真如此,果真如此!”薛冥自言自语。


“如此什么?”三人看着狼狈的薛冥,心中更加困惑。


“十恶不赦终是玷污了明月清风。”薛冥没理头的一句话竟让人无言。


薛冥缓缓打开符咒用左手上的血将符咒重新描画,符咒缓缓升起,在几人头上形成一团云...

降灾,降妖除魔的降。这才是薛洋的初心吗?我当时为何不信呢。晓星尘握着降灾的手又紧了紧,生生握出鲜血,血顺着剑身滴下。


薛冥没想到这句在他看来并无不得体的话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他慌忙起身不顾左手伤口撕裂一把握住降灾。两人同握一剑,血液交融;降灾悲鸣,剑气将两人分开。晓星尘只是向后退了几步而薛冥此刻重伤在身,跌倒在地左手鲜血醒目。


“哈哈哈,果真如此,果真如此!”薛冥自言自语。


“如此什么?”三人看着狼狈的薛冥,心中更加困惑。


“十恶不赦终是玷污了明月清风。”薛冥没理头的一句话竟让人无言。


薛冥缓缓打开符咒用左手上的血将符咒重新描画,符咒缓缓升起,在几人头上形成一团云雾,云雾渐渐消失有画面呈现在四人上方。


【那个,这个…喂!小流氓!你这东西到底行不行!】


【老子说行就行!少废话!快说!】


语气熟悉,不用质疑。魏无羡和薛洋出现在画面中。


“魏婴。”


“阿洋…”


不得不说虽已知道薛洋断臂,亲眼看到还是心痛不已。晓星尘还是想看见那个无名少年。


陈之诺

何来亏欠,八

薛冥看这三人半天没有动作,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盯着我做什么。不想知道真相啊。”

“阿冥这指套…”晓星尘犹豫再三还是开口。

“阿爹的遗物…”有些事不想多说但今日之后秘密便不是秘密了。

“我先讲个故事吧。”看出了晓星尘的不适,薛冥缓缓到来。

“故事的上半部分我不了解,我只知那几年的事。从前有个小孩他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就像他阿爹一样。他阿爹是个怪人,每天都要蒙上眼睛才肯出门。他不懂为什么;有一天他被送到了一个叫金麟台的地方,他在那生活了很久直到……直到……”哽咽声响起,太难了,对一个孩子来说太难了。

晓星尘不知发生了什么,能让薛冥留下眼泪的人怕是……他也心慌起来……

“直到他阿爹半死...

薛冥看这三人半天没有动作,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盯着我做什么。不想知道真相啊。”

“阿冥这指套…”晓星尘犹豫再三还是开口。

“阿爹的遗物…”有些事不想多说但今日之后秘密便不是秘密了。

“我先讲个故事吧。”看出了晓星尘的不适,薛冥缓缓到来。

“故事的上半部分我不了解,我只知那几年的事。从前有个小孩他很喜欢吃甜的东西就像他阿爹一样。他阿爹是个怪人,每天都要蒙上眼睛才肯出门。他不懂为什么;有一天他被送到了一个叫金麟台的地方,他在那生活了很久直到……直到……”哽咽声响起,太难了,对一个孩子来说太难了。

晓星尘不知发生了什么,能让薛冥留下眼泪的人怕是……他也心慌起来……

“直到他阿爹半死不活的出现在他面前,他阿爹断了一臂。难以支撑。见了他却还是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的。问他想不想离开。想他当然想。”

“后来他们碰到了一个人,那人也是为了些不得已的事离开了仙门。他们一起去了乱葬岗,才知那人怀有身孕。一年后那个孩子有了一个弟弟,本应该就这样生活下去但仙门人士喊打喊杀。,不得安生。之后……”薛冥停住了,他不知该如何描述下去。

“阿冥……”晓星尘担忧道。

“晓道长,我无事。给你们看个东西。你能帮我拿一下降灾吗?”薛冥把一张符咒放在手上。

“可…可以,等等降灾!你说它叫降灾!”晓星尘喊到。

“怎么,你们认识我阿爹这么久连他的剑都不认得吗?对啊,降灾怎么了,降妖除魔的降。剑身上不是刻着名字嘛。”薛冥不知,他这句话让屋内三人皆是一愣。

陈之诺

何来亏欠,七

薛冥醒来时,天已黑透。当意识从模糊状态中脱离,在他眼前的便是晓星尘担忧的神情。

“晓…晓道长这么晚还没睡呀!”薛冥可不想现在上演什么感人肺腑的情节。

“你还疼吗?”晓星尘毫不在意薛冥的生疏感。他不是不想睡,只是怕他这一睡眼前的少年便会消失。

“什么啊?不对!我…我的小指!”薛冥抬起自己的左手看了又看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恨,是啊。这时候怎能不恨。

“还好,十指连心。要是碾碎的一定疼得要死。”薛冥自言自语道,像是在自我安慰,又像是说给晓星尘听的。

“阿冥,你可知我是谁。”晓星尘看出薛冥话中有话。是啊,十指连心断指很疼,真的很疼。一定比自己的心还疼。

“晓道长,晚辈累了。以后再说...

薛冥醒来时,天已黑透。当意识从模糊状态中脱离,在他眼前的便是晓星尘担忧的神情。

“晓…晓道长这么晚还没睡呀!”薛冥可不想现在上演什么感人肺腑的情节。

“你还疼吗?”晓星尘毫不在意薛冥的生疏感。他不是不想睡,只是怕他这一睡眼前的少年便会消失。

“什么啊?不对!我…我的小指!”薛冥抬起自己的左手看了又看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恨,是啊。这时候怎能不恨。

“还好,十指连心。要是碾碎的一定疼得要死。”薛冥自言自语道,像是在自我安慰,又像是说给晓星尘听的。

“阿冥,你可知我是谁。”晓星尘看出薛冥话中有话。是啊,十指连心断指很疼,真的很疼。一定比自己的心还疼。

“晓道长,晚辈累了。以后再说吧。阿念还好吧。”

“好,含光君说他下了结界。明天一早就会解除,明天你们就能相见。”

“明天!不行,晓道长请你快去请含光君和泽芜君。我有他们要的真相,这事不能让阿念知道。”薛冥不是想隐瞒魏念但……但这种事不知道还是好的。

晓星尘看出了薛冥的心慌,只能照做。

晓星尘出去后,薛冥颓废的躺在床上。终于要说了吗;“阿爹,师父。对不起,你们也不想他们遗憾一生吧。”薛冥笑了,他仿佛看见了当年的夷陵老祖和十恶不赦。他们也在笑,好像下一秒就能出现在他面前……

“阿爹,你说。你们之间到底是谁欠谁啊?”他不懂,亏欠二字为何如此复杂。

当晓星尘带着蓝氏双壁进入时,入眼的是另一幅景象。

薛冥此刻在糖袋中摸索,一个黑色的指套正套在他的断指上。他拿出两张褶皱的符咒,又看向了来人。

“开始吧。”他笑了,仿佛刚刚重伤的不是自己。

一时间,三人皆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少年,他到底是如何走过来的。

陈之诺

何来亏欠,六

蓝氏这边,魏念躺在静室的木床上。蓝忘机在一旁轻弹忘机琴。魏念睡得很不安稳;琴声响,他便缓。琴声停,他便闹。来来回回几次才让他安稳睡去。


静室的门缓缓打开,蓝忘机看见了门口的蓝曦臣,眼神示意他出去说,便缓缓起身。他看了眼魏念,将随便轻轻放在床头便走出门去。


“兄长,可有事?”


“忘机,你还是这样;这小魏公子的到来已可证明,他对你有情。”


“兄长,为什么。”

“什么?”蓝曦臣没想到他竟看不懂此刻的蓝忘机。


“魏念,是念还是想忘了呢。”

蓝曦臣这才明白,魏念,未念。是啊他偏偏姓魏,一个让蓝忘机永世不忘的姓氏。


蓝曦臣还没想好怎么安慰自家弟弟思绪就被打断,

“泽芜君,不好...

蓝氏这边,魏念躺在静室的木床上。蓝忘机在一旁轻弹忘机琴。魏念睡得很不安稳;琴声响,他便缓。琴声停,他便闹。来来回回几次才让他安稳睡去。


静室的门缓缓打开,蓝忘机看见了门口的蓝曦臣,眼神示意他出去说,便缓缓起身。他看了眼魏念,将随便轻轻放在床头便走出门去。


“兄长,可有事?”


“忘机,你还是这样;这小魏公子的到来已可证明,他对你有情。”


“兄长,为什么。”

“什么?”蓝曦臣没想到他竟看不懂此刻的蓝忘机。


“魏念,是念还是想忘了呢。”

蓝曦臣这才明白,魏念,未念。是啊他偏偏姓魏,一个让蓝忘机永世不忘的姓氏。


蓝曦臣还没想好怎么安慰自家弟弟思绪就被打断,

“泽芜君,不好了!晓…晓道长他…他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闯入云深不知处了,我们拦不住啊!”一位门生慌慌张张地跑到蓝曦臣面前,言语中的慌乱难以掩饰。


“忘机,出事了。你我还是先去看看。晓道长的心结或许同你一般。”


蓝忘机没有做声,右手轻轻一挥便在静室外设下结界。他当然明白晓星尘的心结,但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如果是薛冥,难道要让后辈们重蹈覆辙。只能先这样了,至少魏念看不到。如果不成,能瞒一会是一会。


晓星尘此刻内心慌乱,他不在失去了,不能了。他脑中不断浮现薛冥的意气风发,与多年前的虎牙少年

神采飞扬的样子不断重合。他一心只想救背上的少年与刚得到消息出来的蓝曦臣撞了个满怀,他用身体护住背上那毫无生气的少年嘴里喊着“救救他,救救他……”


云深不知处一时间乱做一团……


陈之诺

何来亏欠,五

乱葬岗上,恶灵嘶吼。薛冥此刻安稳地倚在一棵枯木旁。若不是嘴角的血污,谁又会看出异样。

一人身着红衣在薛冥前方微笑着看着这一切。

晓星尘一路斩杀凶尸,当年的明月清风如今白衣染血,跌跌撞撞。刚找到薛冥入目的便是这样的景象。他持剑向红衣人刺去,剑却被眼前人握住。“呦,霜华呀!晓道长,好久不见。”

“你为何人!”晓星尘看着眼前这陌生的面孔,语气显露出愤怒。

“是,你没见过我。但常萍这名字不陌生吧?”那人问道。

“你,夺舍!阿冥他……你到底想做什么!”晓星尘一剑刺去,常萍却从并未躲闪,硬生生接住了这逼近胸口的一剑。

“唉,晓道长您来的这么是时候,我还能做什么。”常萍笑得诡异。这笑让晓星尘心慌...

乱葬岗上,恶灵嘶吼。薛冥此刻安稳地倚在一棵枯木旁。若不是嘴角的血污,谁又会看出异样。

一人身着红衣在薛冥前方微笑着看着这一切。

晓星尘一路斩杀凶尸,当年的明月清风如今白衣染血,跌跌撞撞。刚找到薛冥入目的便是这样的景象。他持剑向红衣人刺去,剑却被眼前人握住。“呦,霜华呀!晓道长,好久不见。”

“你为何人!”晓星尘看着眼前这陌生的面孔,语气显露出愤怒。

“是,你没见过我。但常萍这名字不陌生吧?”那人问道。

“你,夺舍!阿冥他……你到底想做什么!”晓星尘一剑刺去,常萍却从并未躲闪,硬生生接住了这逼近胸口的一剑。

“唉,晓道长您来的这么是时候,我还能做什么。”常萍笑得诡异。这笑让晓星尘心慌。

“额…不过嘛,这小子和薛洋那家伙长得还真是挺像的。不如,我让他更像些。”常萍说完便拿出匕首砍向自己的小指。

“啊!疼……”晓星尘向喊声方向看去,薛冥此刻左手小指已断,而常萍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晓星尘忙向薛冥跑去,他发现薛冥心口处有一道剑伤,正是霜华所伤。

“怎么样?好不好玩,我先走了。晓道长别再想伤我了,不然真不知道是谁先死。”常萍说完便消失在原地。

晓星尘把薛冥背起,轻轻地抚摸着他的断指。之前意气风发的少年此刻睡得安稳,像是要做一个很长的梦。这样的薛冥让晓星尘心慌,即使少年现在在他背上喊疼,喊得撕心裂肺也好过这样,没有回应。

“阿洋……对不起。”他明白了当年薛洋的绝望,他伤了薛洋也没护住薛冥。

“阿冥,你挺住,求你了……”他,哭了…眼泪滴在薛冥的断指上,背上的少年微微皱眉,用似有似无的声音说到“薛洋…有心,对…对你有情。”

晓星尘心中一震,不等他说什么,背上的少年便又没了反应。

陈之诺

何来亏欠,四

“这是,降灾!传送符!”晓星尘知道这孩子无疑是薛洋的孩子。“阿洋,你难道有心悦之人了吗?”自己好像从未对薛洋…这孩子…阿洋……


“薛冥,薛冥!薛慕尘!你回来!”魏念此刻眼眶泛红。蓝忘机紧紧盯着魏念,这便是魏婴留给他的念想吗。蓝曦臣没再说什么,执念太深了。


“对了,蓝宗主,含…含光君,晓道长。魏念求你们了,让我去乱葬岗!让我去乱葬岗…”哽咽声在静室响起。


这模样让蓝曦臣想起了那时的蓝忘机,又是乱葬岗,执念,孽缘啊。


“父…父亲。我愿意回蓝家,求你救救阿冥哥哥吧!”小时候阿爹说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自己也满心期待的把‘父亲’练习了好久,来之前还在想怎么开口。没想到……...

“这是,降灾!传送符!”晓星尘知道这孩子无疑是薛洋的孩子。“阿洋,你难道有心悦之人了吗?”自己好像从未对薛洋…这孩子…阿洋……


“薛冥,薛冥!薛慕尘!你回来!”魏念此刻眼眶泛红。蓝忘机紧紧盯着魏念,这便是魏婴留给他的念想吗。蓝曦臣没再说什么,执念太深了。


“对了,蓝宗主,含…含光君,晓道长。魏念求你们了,让我去乱葬岗!让我去乱葬岗…”哽咽声在静室响起。


这模样让蓝曦臣想起了那时的蓝忘机,又是乱葬岗,执念,孽缘啊。


“父…父亲。我愿意回蓝家,求你救救阿冥哥哥吧!”小时候阿爹说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自己也满心期待的把‘父亲’练习了好久,来之前还在想怎么开口。没想到……


蓝忘机被这句父亲惊住了“阿念,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慢慢说。”蓝忘机的眼中又有了光。


“来不及了!我要去。额……”魏念说完感觉脖子一痛,失去了意识。


蓝忘机看向魏念身后的晓星尘,把魏念搂入怀中安抚。


“我去。”晓星尘轻声说到。“晓道长,这……”蓝曦臣还想说些什么。“那是阿洋的儿子,不能出事。”晓星尘回答。是啊,护不住他,难道连他的骨肉也……


“晓道长,刚刚阿念叫那个少年薛慕尘,慕是思慕,尘……”蓝忘机不好多说,凡事点到为止。


“慕尘吗,在下告辞!”晓星尘冲出门去,如果真是这样,那义城那天薛洋发烧,他喂他吃药,却被对方拉着喝米酒。他为了哄薛洋好像喝了不少,好巧不巧薛洋那天烧得厉害应该无力反抗。那孩子好像二十出头吧……薛冥,慕尘;冥冥之中,思慕尘。阿冥…我要真相,你千万别像阿洋那样犯傻啊!突然,晓星尘看见乱葬岗方向怨念深重,糟糕,来晚了!


陈之诺

何来亏欠,人物介绍

薛冥:字慕尘;晓星尘,薛洋之子。幼年时被怨灵所伤无法修剑道,鬼道奇才,长相随薛洋。魏无羡徒弟,第二任夷陵老祖。嗜糖如命。

性格:沉稳,用轻狂伪装自己。

武器:降灾,厌世,清月(笛子)

执念:魏念(相互喜欢,最后结成道侣)

名言:天不渡我,我便渡天!

魏念:字思湛;蓝忘机,魏无羡之子。与薛冥一起长大。一直听薛冥告诫,未沾染邪术,修行剑道。长相随蓝忘机,酒量…额…也随蓝忘机……对薛冥有依赖感。

性格:开朗,乖巧。

武器:随便,忘尘,解忧琴

执念:薛冥(相互喜欢,最后结成道侣)

名言:天天不行,那我们就暮暮朝朝,岁岁年年。

薛冥:字慕尘;晓星尘,薛洋之子。幼年时被怨灵所伤无法修剑道,鬼道奇才,长相随薛洋。魏无羡徒弟,第二任夷陵老祖。嗜糖如命。

性格:沉稳,用轻狂伪装自己。

武器:降灾,厌世,清月(笛子)

执念:魏念(相互喜欢,最后结成道侣)

名言:天不渡我,我便渡天!

魏念:字思湛;蓝忘机,魏无羡之子。与薛冥一起长大。一直听薛冥告诫,未沾染邪术,修行剑道。长相随蓝忘机,酒量…额…也随蓝忘机……对薛冥有依赖感。

性格:开朗,乖巧。

武器:随便,忘尘,解忧琴

执念:薛冥(相互喜欢,最后结成道侣)

名言:天天不行,那我们就暮暮朝朝,岁岁年年。

陈之诺

何来亏欠,三

“我做事什么时候要旁人管教。”黑衣少年不懈。

“你还有命回来嘛!阿爹和洋叔叔走后就没再回来了!薛冥,你今天别想出去!”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的眼中竟比任何人都坚定,可谁又看出他眼中的恐惧,不能再失去了……

“你,姓薛?!”晓星尘在刚刚的对话中得到了一些信息,“洋叔叔…,姓薛…”

下一秒黑衣少年眼中红光闪过,一把通体漆黑的佩剑冲进门来,带动门前的沙石,冲开了随便的阻碍后回到薛冥手中,尘雾中一摸蓝光一闪而过;雾散尽,室内再无那位被唤作薛冥的少年。

“我做事什么时候要旁人管教。”黑衣少年不懈。

“你还有命回来嘛!阿爹和洋叔叔走后就没再回来了!薛冥,你今天别想出去!”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的眼中竟比任何人都坚定,可谁又看出他眼中的恐惧,不能再失去了……

“你,姓薛?!”晓星尘在刚刚的对话中得到了一些信息,“洋叔叔…,姓薛…”

下一秒黑衣少年眼中红光闪过,一把通体漆黑的佩剑冲进门来,带动门前的沙石,冲开了随便的阻碍后回到薛冥手中,尘雾中一摸蓝光一闪而过;雾散尽,室内再无那位被唤作薛冥的少年。

陈之诺

何来亏欠,二

“身份。”许久未开口的蓝忘机此刻目光坚定,仿佛要把少年看穿。“夷陵老祖,哪来的。”提问被硬生生说出成质问,蓝忘机说完之后愣了一下,眼中的光暗了几分。


“我是魏无羡的徒弟,他允许的。我和阿爹当年被师父所救。”少年的口气变得认真,他可以有所隐瞒,但说出便是事实。


“公子姓甚,名谁,字什么?”晓星尘忍不住想了解这个少年。


“这个嘛……”他不能说谎,阿爹说过有些人是骗不得的。但他那名字,信息太多…


“阿冥哥哥,你好了吗?”一个清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引起了门中人的注意“门外之人,请进吧。”蓝曦臣看出了少年的慌张,但有些事是必须搞清楚的。室门缓缓打开,来人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蓝...

“身份。”许久未开口的蓝忘机此刻目光坚定,仿佛要把少年看穿。“夷陵老祖,哪来的。”提问被硬生生说出成质问,蓝忘机说完之后愣了一下,眼中的光暗了几分。


“我是魏无羡的徒弟,他允许的。我和阿爹当年被师父所救。”少年的口气变得认真,他可以有所隐瞒,但说出便是事实。


“公子姓甚,名谁,字什么?”晓星尘忍不住想了解这个少年。


“这个嘛……”他不能说谎,阿爹说过有些人是骗不得的。但他那名字,信息太多…


“阿冥哥哥,你好了吗?”一个清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引起了门中人的注意“门外之人,请进吧。”蓝曦臣看出了少年的慌张,但有些事是必须搞清楚的。室门缓缓打开,来人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蓝曦臣眼中闪过一丝惊愕;这少年像极了蓝忘机但性格好像更活泼些,他又看向蓝忘机,发现自从少年进来蓝忘机的目光便在少年腰部停住,那是,随便!魏无羡的佩剑随便!


“含光君,我来是想把这孩子交给你,这是家弟。他叫魏念,字思湛;是……是我师父的儿子,他叫师父阿爹,至于他的父亲,我想不用多说。”黑衣少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缓缓道来。


“随便他拔得出,探一下灵力便可证身份,今日便到这里吧。各位告辞。”少年说要便走向门口。


魏念回过神来,随便出鞘挡住了那人的去路。“我不是小孩子了,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阿冥哥哥,你我之间还要我多说嘛!”


陈之诺

何来亏欠.一

蓝氏这边,蓝曦臣与少年交谈,蓝忘机坐在一旁神情冷漠,自从魏无羡再次身死,他就不在是那个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了。世人的嘴角他不想再看。室内还有十三年前不知因何复活的晓星尘。他们三人都是那少年点名要见的人,其他人都在云深不知处外,不得入内。

那少年身穿黑袍,脸上的笑容让他看上去人畜无害,配上如繁星般的眼眸和依稀可见的虎牙,让晓星尘慌了神,像太像了。像那个找他要糖的少年,可薛洋已身死,如今知晓心意,太迟了……那个扰乱他心神的少年不在了……

他抬头对上眼前这黑衣少年的眼睛,“阿洋……”这声呼唤终是没了回应。

“在下夷陵老祖,身居乱葬岗;今日前来是送家弟来蓝氏听学。”少年回避了那炽热的目光。

“这位...

蓝氏这边,蓝曦臣与少年交谈,蓝忘机坐在一旁神情冷漠,自从魏无羡再次身死,他就不在是那个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了。世人的嘴角他不想再看。室内还有十三年前不知因何复活的晓星尘。他们三人都是那少年点名要见的人,其他人都在云深不知处外,不得入内。

那少年身穿黑袍,脸上的笑容让他看上去人畜无害,配上如繁星般的眼眸和依稀可见的虎牙,让晓星尘慌了神,像太像了。像那个找他要糖的少年,可薛洋已身死,如今知晓心意,太迟了……那个扰乱他心神的少年不在了……

他抬头对上眼前这黑衣少年的眼睛,“阿洋……”这声呼唤终是没了回应。

“在下夷陵老祖,身居乱葬岗;今日前来是送家弟来蓝氏听学。”少年回避了那炽热的目光。

“这位公子,想必今日来不只是听学,公子有什么想法?”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和晓星尘一言不发,各怀心事。;只能开口提问。

“蓝宗主又有什么想法?”少年微微一笑,拿出一只糖袋,从中拿出一颗放入口中道:“各位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陈之诺

何来亏欠

十五年前魏无羡不知因何背叛仙门,六年前再次身死。可夷陵老祖的称号却后继有人,他不杀人反救人有不错的名声,但鬼道不被接受他只能居于乱葬岗,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二十出头。

今日仙门百家聚集在了姑苏蓝氏,原因就是那个不问世事的老祖今日要送一个人去蓝氏……

十五年前魏无羡不知因何背叛仙门,六年前再次身死。可夷陵老祖的称号却后继有人,他不杀人反救人有不错的名声,但鬼道不被接受他只能居于乱葬岗,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二十出头。

今日仙门百家聚集在了姑苏蓝氏,原因就是那个不问世事的老祖今日要送一个人去蓝氏……

沈阳家教网

后代:你在哪里?

 前面我们讲了和珅之死。现在,我们来看看和珅的后代。

  和珅的儿女,历史上有记载的有三个:两子一女。和珅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对于他的这些子女都是一样的宠爱。和珅宠爱他的子女的原因很多。

  原因之一是受儒家正统思想的影响。

  在漫漫数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儒家思想占据统治地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封建社会中,人丁兴旺,传宗接代乃第一要务,和珅幼蒙私塾先生教诲,少入官学习得儒家伦理道德,当然更注重后代的发展了。而且,和珅潜心经营数十年的权力、财富众多,他不愿自己驾鹤西去之时,所有的繁华富贵瞬间化为乌有,他希望世世代代保持自己的地位,“和氏江山万代传”。

  原因之二是受自己家庭的影...

 前面我们讲了和珅之死。现在,我们来看看和珅的后代。

  和珅的儿女,历史上有记载的有三个:两子一女。和珅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对于他的这些子女都是一样的宠爱。和珅宠爱他的子女的原因很多。

  原因之一是受儒家正统思想的影响。

  在漫漫数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儒家思想占据统治地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封建社会中,人丁兴旺,传宗接代乃第一要务,和珅幼蒙私塾先生教诲,少入官学习得儒家伦理道德,当然更注重后代的发展了。而且,和珅潜心经营数十年的权力、财富众多,他不愿自己驾鹤西去之时,所有的繁华富贵瞬间化为乌有,他希望世世代代保持自己的地位,“和氏江山万代传”。

  原因之二是受自己家庭的影响。

  和珅幼年父母早亡。由于自己幼年缺乏关爱,尝尽了人间一切酸甜苦辣,所以,他不希望让自己的孩子吃苦,重蹈自己的少年时代的覆辙,故百般宠爱之。而且,自己辛辛苦苦通过各种手段挣下来的家业也要有人继承不是?

  原因之三是受自己私利(追求权利的欲望)的影响。

  和珅疼爱自己的子女,还因为他总是想把自己的子女与皇室联姻。以便尽早地把“爱新觉罗”氏的大清朝通过血缘关系的改造逐渐变为“爱新觉罗”氏与“钮祜禄”氏两家共同的大清朝。

  当然,这并不能证明和珅有利用武力推翻大清朝的想法,而且和珅也确实没有利用武力推翻大清朝的想法。

  后来的嘉庆皇帝在处死和珅以后,也曾经就和珅是否有利用武力推翻大清朝的想法问过手下的大臣直隶布政使吴熊光。吴熊光也认为和珅确实没有利用武力推翻大清朝的想法。

  和珅的长子叫丰绅殷德。丰绅殷德的一生可以以其父和珅被杀为标志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他过着非常幸福的时光,享尽了荣华富贵;后一个时期他过的是极为不幸的日子,充分体验到了世态的炎凉。


一个禅师

食之道(二)

食不思


通常我们吃东西时,脑袋一直在思考。如果我们能在进食时去练习不去思考,那么我们能享受更多饮食带来的愉悦。我们可以只观照食物本身。有时候我们在吃东西,但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吃。我们的脑袋游离在外。当我们的头脑不在当下时,我们就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吃了食物但是不知道它的味道。这是一种不经心的状态,缺乏正念观照。要实现真正地活在当下,我们需要停止思考。这就是成功的秘诀。


等而不期


当我们一起吃饭时,我们把自己的食物端到桌上后,我们不必感觉自己是在等待他人打好饭菜就坐。我们只需要享受呼吸和静坐。我们还没有开始吃饭,但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愉悦和感恩。这是一次让我平静下来的机会。...

食不思


通常我们吃东西时,脑袋一直在思考。如果我们能在进食时去练习不去思考,那么我们能享受更多饮食带来的愉悦。我们可以只观照食物本身。有时候我们在吃东西,但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吃。我们的脑袋游离在外。当我们的头脑不在当下时,我们就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吃了食物但是不知道它的味道。这是一种不经心的状态,缺乏正念观照。要实现真正地活在当下,我们需要停止思考。这就是成功的秘诀。



等而不期


当我们一起吃饭时,我们把自己的食物端到桌上后,我们不必感觉自己是在等待他人打好饭菜就坐。我们只需要享受呼吸和静坐。我们还没有开始吃饭,但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愉悦和感恩。这是一次让我平静下来的机会。


当我们在小吃店或饭店排队时,或者在等待饭点时,我们可以不必浪费时间。我们不需要“等待”哪怕一秒钟。我们已经享受吸气和呼气给自己带来滋养和疗愈。我们可以利用那段时间来让自己留意,马上就要进食了,我们可以使那段时光变得愉快和欣慰。我们可以制造快乐,而不是干等。



慢下来


如果我们可以慢下来,真正去享受我们的食物,我们的生活就会呈现出一种更深层次的特质。我喜欢安静地坐着进食,享受每一口食物,观照我所在的社会群体的呈现,观照我食物中蕴含的所有那些辛勤和充满爱的劳作。当我以这样的方式吃饭时,我不仅身体上得到了养分滋养,心灵上也获得了营养。同时它还影响了这一天我做的其他每一件事。


进食对于冥想来说,是和静坐、行走冥想同等重要的一段时间。这是一个接受地球馈赠的众多礼物的重要时机,如果我的脑袋游离在别处,就不会受益。下面是一首我喜欢在进食时背诵的诗:


在时间和空间的维度里,

我们随着呼吸的节奏,

咀嚼食物。

所有我们的祖先,

我在这里供养你们的生命。

所有我们的后代,

我在这里为你开凿向上的道路。


我们可以利用进食的时间去呵护亲属传递给我们的最好的部分,同时把它们转化成对后代们最珍贵的遗产。



(译自释一行《 How To Eat 》)

基里尔的晨星

荀灌——曹操与荀彧的牛掰后代

武力值爆表的小萝莉,秒杀一众五大三粗的真汉子!

该说荀彧和曹操的基因实在太优秀,两家联姻生出的后代综合两人的优点,要脸蛋有脸蛋,要才华有才华,甚至连武力值都是杠杠哒!
来看一段关于曹荀的玄孙荀崧之女荀灌小萝莉的英勇故事记载:
荀崧小女灌,幼有奇节。崧为襄城太守,为杜曾所围,力弱食尽,欲求救于故吏平南将军石览,计无从出。灌时年十三,乃率勇士数十人,逾城突围夜出。贼追甚急,灌督厉将士,且战且前,得入鲁阳山获免。自诣览乞师,又为崧书与南中郎将周访请援,仍结为兄弟,访即遣子抚率三千人会石览俱救崧。贼闻兵至,散走,灌之力也。

翻译成白话,就是荀崧有个卡哇伊的小萝莉灌娘,年纪虽小,却相当牛掰。有一次荀崧镇...

武力值爆表的小萝莉,秒杀一众五大三粗的真汉子!

该说荀彧和曹操的基因实在太优秀,两家联姻生出的后代综合两人的优点,要脸蛋有脸蛋,要才华有才华,甚至连武力值都是杠杠哒!
来看一段关于曹荀的玄孙荀崧之女荀灌小萝莉的英勇故事记载:
荀崧小女灌,幼有奇节。崧为襄城太守,为杜曾所围,力弱食尽,欲求救于故吏平南将军石览,计无从出。灌时年十三,乃率勇士数十人,逾城突围夜出。贼追甚急,灌督厉将士,且战且前,得入鲁阳山获免。自诣览乞师,又为崧书与南中郎将周访请援,仍结为兄弟,访即遣子抚率三千人会石览俱救崧。贼闻兵至,散走,灌之力也。

翻译成白话,就是荀崧有个卡哇伊的小萝莉灌娘,年纪虽小,却相当牛掰。有一次荀崧镇守的襄城被敌军围困,快要弹尽粮绝,荀崧想找人突围去找平南将军石览求援,但他周围的怂货们怕死不敢去。结果他家13岁的小萝莉荀灌娘主动请缨,说趁敌兵围城疲劳时,由她带敢死队翻墙出去求援。荀崧无奈被女儿说服。荀灌出城时被敌兵发现,但在萝莉的英明指挥下,得以成功突围。石览见到荀灌后,同意救援,但给的兵不多,建议荀灌向寻阳太守周访求救兵,于是荀灌这位智力武力双MAX的萝莉以她爹的名义写信给周访,说“宛城若是失守,叛军得势,气焰必然嚣张,将军不是不知,唇亡齿寒之理。叛军早晚必将倾巢而进犯四邻,将军必是首当其冲,到时灭顶之灾在所难免。如将军肯发义兵援救宛城,平南将军荀崧愿与将军结为兄弟,同甘共苦。”

——好吧~_~不会忽悠的萝莉不是好萝莉。

周访这个人跟荀崧素无交情,原因是周访出身寒门,颍川荀氏却是名门望族,士庶之别泾渭分明。而且荀崧家世显赫,高祖父是荀彧,爹是荀頵,与王济、何劭为拜亲之友。荀崧本人曾为赵王司马伦的参军,与王敦、顾荣、陆机等都交情不浅。这样的人物竟肯屈尊与自己结为兄弟,令周访的屌丝心骚动不已。周访还派自己的长子周抚带兵去解围。
宛城解围后,小萝莉荀灌娘的威名传颂天下,收入列女传后,成为千古佳话,一代巾帼英雄。
故事的结局是周访后来向荀崧提亲,让长子周抚娶荀灌为妻(萝莉灌算不算名利美色双丰收?)。

既有继承自令君的美貌和智慧,又有继承自曹总的武勇和权谋,虽然是萝莉一只,但想想都好凶残!

Dingzhou

爱妻子育后代:2017-5-14 朱传道信息总结

婚姻的目的是培养敬虔的后代,同时也是藉此传扬大使命。在此,夫妇都有同一样的信仰是前提,同时丈夫爱妻子尊重妻子同样重要。这些都有助于夫妇互爱,通过生活和教导及神的祝福把信仰有效传递下去,培养出爱神爱父母和爱人的好孩子。真犹太人和基督徒带领孩子信主的目的是完成大使命,完成神托付亚伯拉罕的使命:“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顾他,为要叫他吩咐他的众子和他的眷属,遵守我的道,秉公行义,使我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愿主使我们通过持守神所教导的婚姻得著神的大祝福,同时也因此成为众人的祝福!愿主赐我们在婚姻选择上有底线和原则!更愿我们的主,今天就激励我们在座的丈夫们,为了爱神爱...

婚姻的目的是培养敬虔的后代,同时也是藉此传扬大使命。在此,夫妇都有同一样的信仰是前提,同时丈夫爱妻子尊重妻子同样重要。这些都有助于夫妇互爱,通过生活和教导及神的祝福把信仰有效传递下去,培养出爱神爱父母和爱人的好孩子。真犹太人和基督徒带领孩子信主的目的是完成大使命,完成神托付亚伯拉罕的使命:“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顾他,为要叫他吩咐他的众子和他的眷属,遵守我的道,秉公行义,使我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愿主使我们通过持守神所教导的婚姻得著神的大祝福,同时也因此成为众人的祝福!愿主赐我们在婚姻选择上有底线和原则!更愿我们的主,今天就激励我们在座的丈夫们,为了爱神爱人、为了孩子的缘故,去爱你的结发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愿主赐福我们在座的母亲们,有顺服的心协助丈夫培养敬虔和蒙你喜欢的儿女!

愿我们知道家庭蒙福的目的是为了我们去传扬神的福音!

点击此处聆听内容;经文:玛拉基书2:10-16



己乔

我钟意你(小番外)

国际惯例@xiaoleizi8087

顾钰第99次叫我梦晗妹妹,我忍了。
顾钰第100次叫我梦晗妹妹,我又忍了。
顾钰第101次叫我梦晗妹妹,我不忍了。
我和张乐晞在回国的第二天就花了9块钱开始受法律保护了,这位朋友我好歹是结了婚的所以你站哪边都不应该叫我妹妹呀。
但是我能这么说吗?我不能,因为我虽然受法律保护了,我怕我爸保护不了我。
别问我为什么不找张乐晞,他巴不得我去找他然后他就公开,不,我拒绝。
也别问我为什么不找张乐忧,她见色忘义心里只有她的顾钰。
得,我靠自己,我无所畏惧。
自从忧郁夫人奥运赛场求婚之后,张乐晞的人设就变成了想追不敢追的小怂人,以忧忧为首,诗雯阿姨,继科叔叔,还有我师傅许昕组成的催...

国际惯例@xiaoleizi8087

顾钰第99次叫我梦晗妹妹,我忍了。
顾钰第100次叫我梦晗妹妹,我又忍了。
顾钰第101次叫我梦晗妹妹,我不忍了。
我和张乐晞在回国的第二天就花了9块钱开始受法律保护了,这位朋友我好歹是结了婚的所以你站哪边都不应该叫我妹妹呀。
但是我能这么说吗?我不能,因为我虽然受法律保护了,我怕我爸保护不了我。
别问我为什么不找张乐晞,他巴不得我去找他然后他就公开,不,我拒绝。
也别问我为什么不找张乐忧,她见色忘义心里只有她的顾钰。
得,我靠自己,我无所畏惧。
自从忧郁夫人奥运赛场求婚之后,张乐晞的人设就变成了想追不敢追的小怂人,以忧忧为首,诗雯阿姨,继科叔叔,还有我师傅许昕组成的催婚小组全方位360度暗示我们俩,别抻着了差不多就凑活凑活过吧。我们俩都选择,静静地看着你们,不说话。
然而,"张乐忧我把你微博设成特别关注是因为你是我妹我关心你,不是因为我想看你秀恩爱!"我都不说我把他俩的朋友圈都屏蔽了,忧忧10条微博,圈顾钰8条,剩下两条是顾钰圈她,那画风太美我不想看。
"说我们家小天使干嘛,你行你也秀。" 顾钰同学你这么怼我家属我很不高兴诶。
"我不行,我也不秀,我拉黑你们俩。" 你不是不行,你只是不秀,我也想拉黑,一起吧。
"哥哥我知道你作为单身狗宁可饿死也不吃我发的粮,但是我还是要秀,嘻嘻嘻嘻。" 忧忧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你妹妹秀个恩爱怎么了?你一天不好好想着打球想挑事啊!" 继科叔叔您这心都偏出太平洋了。
"晞子你也加把劲,像你爸和你妹夫学。" 师傅你放心,他这一点绝对比他们强。
"乐晞这是不高兴了,师傅看好你,这么好的小伙儿谁家姑娘领走都是人品大爆发呀!" 爸爸,是你家姑娘把他领走了。
一口气回完这些,PO出我跟张乐晞的结婚证,加一句,小孩子才秀恩爱,成年人已经结婚。舒坦,睡一觉。
一觉起来,天都炸了,我爸直接带着张乐晞从队里去了他家,我被许昕叔叔拎在车上准备去和大部队会和,冲动是魔鬼,我冲动我不后悔。
那天发生了很多事,足够让我珍藏一辈子。
比如,张乐晞搂着我的肩告诉忧忧和顾钰,你哥哥永远是你哥哥,你嫂子永远是你嫂子。
比如,诗雯阿姨和继科叔叔说,他们从小就把我当儿媳妇了,所以没有见面礼。
比如,许昕叔叔说,如果张乐晞欺负我,不戴眼镜也能练的他做梦都拿不住拍。
比如,我爸爸说,如果一定要把我交给一个人,张乐晞他最放心。
比如,我甩着结婚证说,谈恋爱算什么,有本事结婚啊。
后来啊,我跟张乐晞出去玩再也没有门禁的时候,忧忧问诗雯阿姨为什么她必须准点结婚,继科叔叔说,因为他们俩结婚了,你没有。
顾钰问我,你俩这是要跟我们玩互相伤害啊,我说,喔不不不,你伤害不了我们,我们只想伤害你们。怼回去,真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