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后宫甄嬛传

3014浏览    42参与
小柚柚

碎玉轩中碎掉的玉是甄嬛自己。

是皇帝亲手杀了她,也是她亲自弃了这块玉。

碎玉轩中碎掉的玉是甄嬛自己。

是皇帝亲手杀了她,也是她亲自弃了这块玉。

wei928

电视剧《甄嬛传》76集全,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分享,rar压缩文件,1920×1080。


提取码:4Nf8 

电视剧《甄嬛传》76集全,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分享,rar压缩文件,1920×1080。


提取码:4Nf8 

一杯咖啡解百忧

《后宫甄嬛传》之甄嬛(孙俪饰)

《后宫甄嬛传》之甄嬛(孙俪饰)

小楓綾

【后宫甄嬛传】Cos MV

B站:

【後宮甄嬛傳】cosMV


Youtube:

【後宮甄嬛傳】cosMV


一、本次拍攝本團仍有角色尚未到齊,期待下次全到:)

二、為愛出角又國(團)庫空虛,故一角色僅出一服制做貫通全劇整組照片。

三、拍攝內容多與原劇相關聯,但為求角色齊全故不分劇情時間點前後。

四、純cosplay玩樂,請輕鬆看待。

==

在此特別感謝!

本MV照片攝影/喜德( SID • Photography)

其他專業攝影/貓爺、GRGR、白貓

協助/墨麟、黃千芸、便當、小祤、紫羽、夜音

剪輯/小楓綾

愛新覺羅·胤禛:蓮漪

齊月賓(端皇貴妃):月蝶...

B站:

【後宮甄嬛傳】cosMV


Youtube:

【後宮甄嬛傳】cosMV


一、本次拍攝本團仍有角色尚未到齊,期待下次全到:)

二、為愛出角又國(團)庫空虛,故一角色僅出一服制做貫通全劇整組照片。

三、拍攝內容多與原劇相關聯,但為求角色齊全故不分劇情時間點前後。

四、純cosplay玩樂,請輕鬆看待。

==

在此特別感謝!

本MV照片攝影/喜德( SID • Photography)

其他專業攝影/貓爺、GRGR、白貓

協助/墨麟、黃千芸、便當、小祤、紫羽、夜音

剪輯/小楓綾

愛新覺羅·胤禛:蓮漪

齊月賓(端皇貴妃):月蝶

鈕祜祿.甄嬛(熹貴妃): 毀滅*Giselle TW-Cosplayer

沈眉庄(惠妃): 小楓綾 楓綾

年世蘭(華妃):阿本

安陵容(鸝妃): 莫允*cry for the moon

呂盈風(欣嬪):隨風

葉瀾依(寧嬪):宇辰

曹琴默(曹貴人):Emy

采蘋(瑛貴人):怡箏

蘇培盛:幻月

崔槿汐:檸檬 Huang Le-mon

朧月公主:樂樂


檐灯

草稿注意  床戏(大雾)注意

1p端华(华端?)   234p是超级喜欢的华端敬寝衣look (′▽`〃)


她们都好美丽 真的太喜欢了


草稿注意  床戏(大雾)注意

1p端华(华端?)   234p是超级喜欢的华端敬寝衣look (′▽`〃)


她们都好美丽 真的太喜欢了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殇(完结)(玄清x玄凌)

丧钟敲响的时候,已是后半夜了,然而玄清也不过才睡了半个时辰。

他这些年四处游历,习惯了浅眠,几乎是在第一声钟声响起的时候,他便从梦中惊醒了。

尚还在怔忪间,泪却先落了下来。玄清浑然不觉,直到触及被洇湿的袖口,才惊觉自己在流泪。

他刚刚梦到玄凌了。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梦到他。玄凌在梦里对自己笑,无忧无虑的样子,眼睛都眯了起来。这样的笑在玄凌登基后他就再也没见过了,如今难能一见却还是在梦里。

他向玄凌走去,他有些怀念,他想好好看看他,再抱抱他,却硬生生被钟声扯回现实。


那人再也不会对着他笑了。


他明明感觉不到心痛,却一直在流眼泪。

他紧紧攥住...


丧钟敲响的时候,已是后半夜了,然而玄清也不过才睡了半个时辰。

他这些年四处游历,习惯了浅眠,几乎是在第一声钟声响起的时候,他便从梦中惊醒了。

尚还在怔忪间,泪却先落了下来。玄清浑然不觉,直到触及被洇湿的袖口,才惊觉自己在流泪。

他刚刚梦到玄凌了。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梦到他。玄凌在梦里对自己笑,无忧无虑的样子,眼睛都眯了起来。这样的笑在玄凌登基后他就再也没见过了,如今难能一见却还是在梦里。

他向玄凌走去,他有些怀念,他想好好看看他,再抱抱他,却硬生生被钟声扯回现实。

 

那人再也不会对着他笑了。

 

他明明感觉不到心痛,却一直在流眼泪。

他紧紧攥住胸口处的布料,也是,我的心早就不在这里了,又哪里会疼呢。

 

 

乾元三十年七月十一,大周乾元帝玄凌崩于颢阳殿,年四十三,谥曰圣神章武孝皇帝,庙号宪宗。

皇四子予润于灵前继位,更名为纾润,是为正章帝。

皇四子尚为年幼,故先帝留下遗诏命平阳王辅政,朝野上下莫不尊玄汾为摄政王。

 

 

 

如今已是八月,一月国丧之期已过,玄清便执意要走,玄汾本想多留他些时日,却无奈玄清心意已决,只得亲送他到城楼。

玄汾知他昨日去了一趟安息观,便开口问道,“舒母妃不愿意走?”

“母亲不愿意离开,只说想守着这京城。”玄清从一旁的随从手中接过自己的包裹,放在马匹上,”其实不过是为着陪着父皇罢了。”

“可六哥你还是要走。” 玄汾定定看着他,面色有些不豫。

“我不像母亲那般,人都不在了,这京城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玄清此时已然洗去前阵子的颓靡之色,至少面上看不出什么悲伤之色。

“摄政王,就此别过了。”玄清一个翻身上马,一勒缰绳,马匹便缓缓向前奔去。

 

玄汾因这称呼愣了片刻,还未及开口,玄清已然远去。

 

“殿下,可要派人前去?” 眼见着玄清的身影渐渐消失,玄汾身后一个侍卫悄悄凑上前来问道。

玄汾听到这话确是一愣,“为何要派人跟去?”

拿侍卫本就是玄汾心腹,平素最善揣摩玄汾的心思,因此也不避讳什么,低声说道,“虽说如今识得清河王殿下的人已然不多,可万一清河王身份败露,岂不是会无端连累殿下?倒不如……”

“放肆!”玄汾听了这话不禁恼怒万分,那侍卫一听便跪下请罪。

玄汾见他跪下,又见周围的护卫一并跪下,本来怒火中烧,可一瞬便烟消云散了。

“原来你们都不信我……”玄汾喃喃道。

周围的护卫一听这话,更是摸不着头脑,只是跪着不敢辩驳。

“罢了,你们都起来吧。” 

连自己的心腹都这样想,更何况这天下人。

 

他承认他有野心,想要这天下,但他却做不出残害手足的事。

只可惜先帝不信他,他曾经最亲近的哥哥也不信他。

但他不在乎。

得了这天下,自然也要有所舍弃。

 

四哥,六哥,想来你们比我更懂得这个道理。

 

 

玄清缓缓策马而行,却不自觉地想起昨日在安息观的情景。

 

“清儿,我不愿再回摆夷去了,我在这儿一切安好,你走后也不用时时记挂我。” 当他提出要跟母亲一起回摆夷时,意料之中,母亲拒绝了。

“既然母亲意已决,那孩儿便也不强求了。”玄清知晓母亲本意,也不多劝阻,只向立于舒太妃身后的积云福了福身子,“那便劳烦姑姑多照顾母亲了。”

积云回了个半礼,“王爷放心。”

“你自己多保重,我便安心了。”舒太妃爱怜地拉过玄清,帮他正了正有些歪掉的发冠,幽幽说道,“三年前那次……” 她话未说完,先叹了口气,玄清知自己的母亲要说什么,但他不愿再想起那时的事,只默默不语。身后的积云见二人这样,忙道,“这壶茶怕是有些凉了,奴婢去换一壶来。”说完默默收拾好,便退下了。

舒太妃心里另有一桩事情,然而见玄清神色郁郁,只压下不提,笑着道,“可别再让母亲担心了。”

玄清勉力笑了笑,低低答了句是。

母子二人又闲话片刻,正巧积云又送了茶水进来,是新沏的君山银针,玄清便赞了两句,三人又说了会儿话,天色已然不早,舒太妃便叫玄清早些回去,又亲自送他出门。

母子二人细细话别。

“只要你好,母亲便好。”玄清这一去,又不知何时才会再回来,心下不免有些伤感。

“母亲放心,孩儿晓得。”

舒太妃见他答应,这才放下心来。

 

三年前,她咋一听到玄清暴毙的消息,当场便晕了过去,几天后才将将转醒,又被九王府的人告知,玄清并未离世。她当真是又惊又喜,只要人没事就好。

 

这几年,她也一直以为是玄汾暗中救下了玄清,直到两个个月前,她见到了玄凌。

 

一开始,她并不知道玄凌亲自来了,当看到李长的时候,她也只当是又有什么新的旨意,见李长身后还跟着别人,也并未多加理会,只笑道,“劳烦李公公走这一趟,可是陛下有了什么新的旨意?”

直到李长身后那人喊她,“舒母妃。”

舒太妃愣了一下,这个称呼许久不曾听到了,她向那人看去,竟没有认出是何人,又细细打量来人眉眼,才惊觉,竟然是与她许久不曾相见的玄凌。

“凌儿……皇上……”她震惊地有些说不出话。

“舒母妃。”玄凌又叫了一声,上前扶住想要行礼的舒太妃,“母妃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屋内李长早已吩咐小太监收拾好,沏上了一壶君山银针,又摆上了几样点心。

玄凌饮了一小口,开口道,“我也有好些年没来拜见舒母妃了。”其实从前,舒太妃一直很疼他。由于先太后一直对自己很是严厉,相比之下,其实他更喜欢平和温柔的舒母妃。

舒太妃没有答话,玄凌这话勾起了她久远的回忆,那时候玄凌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却被琳妃教的再规矩不过,她看着就觉得心疼,后来再加之玄清在一众兄弟中又最喜欢玄凌,她又怎么会少疼他呢。

只是后来,先皇去世,玄凌登基,朱成璧顺理成章成了太后,生生撕碎了曾经的姐妹情深,她才醒悟,原来朱成壁对她也是带着恨的。

只是如今,先皇已经走了那么多年,连朱成璧都已故去多年,曾经的恨与怨,也早己风轻云淡了。

“以后舒母妃便不必再待在这安息观了。”玄凌放下茶杯,“算是我对他……对你们的一点补偿。”

舒太妃没有接话,她聪明地不去问这个他到底是谁,只低低道,“多谢皇上,只是我已是年迈之人,如今也只想问经礼佛罢了。”

玄凌也不甚在意,摆了摆手,“罢了,兴许舒母妃日后便改了主意。”

舒太妃只是淡淡一笑,也饮了一下口茶,才缓缓道,“这茶已是许久未曾喝到了,从前……清儿便最喜此茶。”说完这话,她抬眼去看玄凌的表情。

玄凌眉头都没皱一下,甚至还笑了一下,“本就是拿来给舒母妃的。”

“清儿从不轻言喜好,唯有这茶每次喝到总会赞上两句。”

 

听到这话,玄凌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是了,这么些年,我却不知他到底喜欢什么,想了半日,却只想到了这茶。”说到此处,他示意李长将储茶的瓷瓶交给积云,“还请母妃收下。”又贴身取出了一个玉佩,置于在舒太妃手心,“这块玉佩,是我多年心爱之物,如今就请母妃一并留下吧。”

“皇上……” 舒太妃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他,手心里的玉佩似有千斤重,而更让她心惊的是玄凌的话。

“坐了这么些时候,也该回去了。”玄凌站起身,李长赶忙去扶他,“母妃……你们…多珍重。”

 

那是她时隔多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玄凌。她才知道,清儿假死,是皇上一手安排的。她又看向手中的玉佩,是上好的青玉,却少见的雕着合欢花。

合欢合欢。

那一刻,她什么都明白了。

 

 

“那孩儿便告辞了。”玄清向母亲行了礼,便要离开。

舒太妃从回忆中抽离,“你再等等。”舒太妃叫住他,示意积云道,“去把放在我枕下的那块青玉佩取来。”

 

 

 

玄清此时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却死死攥住那块玉佩,母亲都告诉他了。这块玉佩料子上好,刀工却略显拙劣,必是那人亲手所雕。玉佩包浆纯熟,也必是那人天天佩戴把玩所致。

既然你我都是真心,又何必一再隐瞒。

玄清将玉佩收好,又细细放进最贴近心口的地方。

他想起了很多他们的过往,想起了他们曾经最为亲密的那段时光,想起了他们仅有的几次吻。

 

 

只可惜,你的心意,我懂得太迟了。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殇(五)(玄清x玄凌)

https://shimo.im/docs/mFUPv13J9YQpUt9P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

https://shimo.im/docs/mFUPv13J9YQpUt9P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殇(四)(玄清x玄凌)

接上文


三日后,平阳王府。

“如今皇城戒严,禁军盘查很严。幸而还是在两年前平定李朝时,我与如今的禁军统领徐元烈有过交情。我知晓六哥这些年学了些江湖医术,此番我便会让人安排六哥以名医身份入宫。”玄汾面有愧色,“我有名手下,精通易容之术,只得先委屈六哥了。”

“你肯帮我,我已是无比感激了,又岂有委屈之意。”

“我们兄弟之间是什么情分,六哥若是真想谢我,日后多寄几封信给我便是。”


玄清本想纠正他的称呼,无奈说了几次玄汾仍是不改。也幸而这是在王府,想想便也由着他叫了。

“再不去上朝,怕是要误了时辰了。”玄清看了眼天色,叮嘱道。

听到此处,玄汾面色便有些不自在,憋了半晌...

接上文


三日后,平阳王府。

“如今皇城戒严,禁军盘查很严。幸而还是在两年前平定李朝时,我与如今的禁军统领徐元烈有过交情。我知晓六哥这些年学了些江湖医术,此番我便会让人安排六哥以名医身份入宫。”玄汾面有愧色,“我有名手下,精通易容之术,只得先委屈六哥了。”

“你肯帮我,我已是无比感激了,又岂有委屈之意。”

“我们兄弟之间是什么情分,六哥若是真想谢我,日后多寄几封信给我便是。”

 

玄清本想纠正他的称呼,无奈说了几次玄汾仍是不改。也幸而这是在王府,想想便也由着他叫了。

“再不去上朝,怕是要误了时辰了。”玄清看了眼天色,叮嘱道。

听到此处,玄汾面色便有些不自在,憋了半晌,才小声说道,“刚刚有公公过来传话,皇兄今日……又免了早朝……”

玄清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六哥你放心,待到了时辰,你我便可一同进宫。”玄汾见他这般模样,安慰之语倒是说不出口了。

他不想说谎来骗取玄清片刻的心安,因为他深知玄凌的状况有多糟糕。而这一切,直到前些日子玄凌深夜召他密谈之前,他竟一点也没有发觉。

 

玄汾不想再去回忆那次糟糕的密谈,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出了仪元殿,又是怎么一路魂不守舍地出了宫。他只记得玄凌半卧在床榻上,散着发,眼睛半闭,面色青白,却还是撑着与他交代诸事。

他诧异,为何前几日早朝时,皇上还看不出一点病态,怎么如今短短几日,竟病到如此地步。

 

后来他才从卫临口中逼问出,近几个月,皇上都是靠着烈性药物吊着气色,面上看着还好,其实身体早就虚透了。

 

 

太子予润不过七岁,朝中内外皆有动荡,而皇兄却把这大周的将来托付给了他。

他或许会成为继周奕荷之后的又一位摄政王。

 

而此刻,玄汾却觉得心里难受得紧。

 

直到他隔天又收到了玄清的来信,当看到信中玄清再次问起玄凌的安好时,他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

紫奥城。

又是这长长的宫道,高高的宫墙。

再次回到这富丽的皇城,却是以截然不同的身份,玄清只觉得满心苦涩。

这里对他来说只是一座冰冷的皇城,那些温暖的记忆通通都不再属于他了。他跟在玄汾身后,默默在心里想着。

 

仪元殿。

“参见殿下。”早有小太监前去通报,故而李长早早便候在偏殿了。

“皇兄一切可还安好?”玄汾虚扶了一把李长,急急问道。

“回殿下,陛下服了药,歇下有一会儿了,卫太医正在里头侍奉呢。”玄清多年未见李长,趁着此刻他与玄汾说话工夫,忍不住细细打量。

这位内廷总管比之当年苍老了不少,身形也佝偻了许多。

 

见李长的目光飘向玄清,玄汾道,“这是我一位故交,精通医术,皇兄的身子老是不好,故而今日请了他来。”

 

“殿下有心了。”这时提起玄凌,李长的声音有些哽咽。想是方才一直在内侍奉,当着玄凌不敢显露出来,这会子却是落了泪。

“公公这几日劳累了,也应自行保重才是。”玄汾见李长如此,心中也不好受,眼眶不免亦有些湿润,只是怕玄清看了失态,这才强忍了。

“有殿下在,想必陛下龙体也能有所好转了,请殿下在此处坐坐,等陛下醒了奴才再向陛下通报。”

“有劳公公,可否请卫大人来问几句话?”

 

“是,劳烦殿下稍候。”说完用袖子擦了擦眼睛,一转身便带着小太监去内殿服侍了。

 

不一会儿,便见卫临从内殿走出。

“参见殿下。”他用极低的声音向玄汾见礼道。

玄汾也压低了声音,虚扶他一把,“卫大人不必多礼,皇兄的身子如何了?”

“陛下服了药,身上倒觉得松快些了,刚刚歇下了。”他抬头看了一眼玄清,“只是……”

“这位先生是我故交,乃可信之人,说话不必避讳。”玄汾见他有些吞吐,便如是说道。

 

听完这话,倒是玄清有些诧异,如此看来这位卫大人怕是已然归入玄汾麾下了,想来此人也是颇有谋算。

“如此下官也不敢欺瞒,”卫临又把声音压低了几分,见四下并无旁人方才道,“只是看陛下的样子……怕是熬不过一月之期了。”语毕便跪下了,“下官无能,请殿下责罚。”

 

玄汾听后默默不语,但他事先已从卫临那儿得到了些消息,自己心中也多少猜到,因此倒也不觉吃惊,只是有些郁郁。玄清闻言大怔,不由身形有些晃动,却只是顾忌卫临在此,此刻强撑着罢了。

 

“你起来罢,你的医术一向精湛,也怨不得你。”玄汾长舒一口气道,见卫临起身,复又道,“既是皇兄未醒,你仍入内服侍,我与先生便在外候着,等皇兄醒后,再请安倒也罢了。”

 

卫临应了一声是,便退下了。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玄凌便醒了。

“陛下醒了。”还是李长先发觉了,上前拉起床帏,复又扶起玄凌,并将一个软枕垫于玄凌身后。

玄凌闭目养了会儿神,片刻后才出声“什么时辰了?”语毕便咳了两声。

“已是未时三刻了。”李长见玄凌咳嗽,赶忙倒了一杯茶,服侍着玄凌喝了两口,“卫太医嘱咐说皇上不宜饮浓茶,故而以西洋参泡制了这参茶,对皇上的身子也有好处。”

玄凌点了点头,对卫临道,“你素来有心。”

 

李长见玄凌精神还好,便道,“陛下,平阳王此刻正在外殿候着呢,陛下可要一见。”

 

玄凌听闻倒也不甚意外,“是了,今是他进宫的日子,叫他进来吧。”

“是。”李长应了一声,吩咐小太监前去通传。

 

    

    玄汾此刻正于外殿饮茶,听闻玄凌醒了,便对玄清道,“劳烦先生在此候着,待本王向皇兄回禀后再请先生入内觐见。”

“殿下客气了。”玄清应了一声,眉目间仍是忧愁未散。

玄汾心中暗叹,缓缓踱步向内殿去了。

 

 

殿中用着安神香,与若有若无的药香一起扑面而来,殿内又用着绣花厚锦帷幕,光线昏暗,不免让人感到有些困倦。

殿内有一人跪坐在床榻边下的香炉旁服侍,正是卫临。而李长则立于床榻前服侍。

 

玄汾依着礼数向玄凌问安。

“怎么这会子倒来了。”玄凌见他入内,示意他不必多礼。

玄汾起身道,“臣弟担心皇兄的身子,这才进宫请安,难不成皇兄还要赶臣弟走不成,那臣弟可是不依的。”

 

玄凌听闻难得笑了笑,“都是做父王的人了,怎么还是这般不稳重。”他说此话本无他意,玄汾听后却是有些出神。又听玄凌唤他,赶忙拿了玩笑话岔开。

如此闲话一会儿,玄汾见玄凌精神有些不济,便道,“臣弟今日入宫,可还有一桩要紧事。”

见玄凌示意他说下去,玄汾这才说道,“臣弟有一多年故交,先时曾四处云游,精通奇门医术。想着皇兄身子不爽快,今日特意请了他来。虽说太医们医术高明,却未必如这位先生一般见多识广,皇兄不如一试。”

“你倒是有心了。”听完这话,玄凌才似笑非笑地说,半眯着眼睛看着玄汾,“那朕可要见见这位先生了,也不能辜负了你的一片心意。”

“皇兄说笑了。”玄汾说着便吩咐小太监领玄清进来。

 

 

“草民叩见陛下,陛下万安。”玄清强忍着心中苦楚,才不至于殿前失仪。

玄凌嗯了一声,也不叫起,只是上下打量着他,忽然皱起了眉头,仿佛在思索什么,目光一直紧盯着他,口中漫不经心道,“起来吧。”

玄清应了一声,遂起身,只是低着头。

“先生即与九弟是故交,便不必拘礼,抬起头来说话便是。”

“是。”玄清缓缓抬头,此刻方才见到玄凌面容。

玄凌倚在床上,未曾束发,脸色苍白,整个人有些恹恹的。

 

“听九弟说先生医术高明,如此便有劳了。”玄凌缓缓伸出手来,李长见状赶忙递上了脉枕。

玄清上前跪坐,又将脉枕放好,便缓缓将手轻轻搭上他的手腕,心下酸涩无比。

玄凌瘦了好些,手腕更是瘦得只剩了骨头,哪里还有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皇帝的影子。

 

“九弟,今日还未向庄和德太妃请安吧。”玄凌突然道。

“是。”玄汾心下疑惑,却只是答应着。

“这会想是太妃午睡也醒了,你先去请安吧,过会儿再来便是”

玄汾有些犹豫,但见玄凌面色有些不耐,只当他精神不济,也未曾多言,“那臣弟先行告退。”临走前又悄悄看了一眼玄清,见他面色无异这才离去了。

“你们俩都下去吧。”这话显然是对李长与卫临说的。

“是。”李长与卫临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均有不解,但也不敢造次,便一一退下了。

 

 

至此,殿中便只剩玄凌玄清二人。

玄清这些年确实是学了些医术,虽称不上什么着手成春,却算得上仁心仁术。

 

玄凌脉象极弱,脉势浮散,玄清也不敢贸然断定,待要细诊之时,却不料玄凌忽地将手腕抽回。

“陛下……”

玄凌摆了摆手,示意他自己无碍,却乍然发问,“先生近些年云游去过何处?”

 

玄清心下有些发慌,面上还算镇定,因而只是愣了片刻便道,“不过是在南楚一带四处游历罢了。”

“那……可曾去过摆夷?”

玄清听到这话心中一跳,不由抬眼看向玄凌,见他面色无恙,这才缓缓用刻意压低的声音答道,“是,摆夷风景秀美,民风淳朴……是个极好的去处。”

玄凌听完也不再发问,也不伸出手腕来,只是低着头不语。

 

“还是让草民先为陛下诊脉吧”玄清见玄凌出神,不由得出声。

 

“这脉是不必再诊了。”玄凌倏地开口道,未曾想这话说得急,免不了急促地咳了起来。这次却是咳得撕心裂肺,连苍白的两颊都染上了红晕。

玄清心下大惊,顾不得礼数慌忙去拿一旁的茶壶,急急倒茶,将茶水送至玄凌嘴边。

玄凌却不去接茶,反而紧盯着玄清刚被茶水打湿的袖口,开口一字一顿地说道:

 

“摆夷,就那般好,竟让你舍不得回来吗?”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淸殇(三)(玄清x玄凌)

本章过渡,下章二人再见面~


乾元三十年,七月

京城,逸仙楼。

这逸仙楼,可谓是京城之中最为繁华的一处酒楼,京中达官显贵无不追捧。要说它胜于何处,倒也并不是它的各色菜式。

只是在此处,每位客人都可以包下一天的雅间,雅间内还设有软塌,可供食客休憩。若是乏了,还可以唤来弹唱的姑娘,在江南小调中浅眠。

吃着美食,品着美酒,赏着美人,岂不乐哉。


由此可见,这等酒楼,这也并不是平头百姓可以来的地方。


所以,当眼前一袭布衣,头戴帷帽的男子想要跨进酒楼之时,店里的伙计才赶忙拦住了他。

新来的伙计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名男子,“这位客官……”伙计拒客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被男子打断。

“在下...

本章过渡,下章二人再见面~


乾元三十年,七月

京城,逸仙楼。

这逸仙楼,可谓是京城之中最为繁华的一处酒楼,京中达官显贵无不追捧。要说它胜于何处,倒也并不是它的各色菜式。

只是在此处,每位客人都可以包下一天的雅间,雅间内还设有软塌,可供食客休憩。若是乏了,还可以唤来弹唱的姑娘,在江南小调中浅眠。

吃着美食,品着美酒,赏着美人,岂不乐哉。


由此可见,这等酒楼,这也并不是平头百姓可以来的地方。


所以,当眼前一袭布衣,头戴帷帽的男子想要跨进酒楼之时,店里的伙计才赶忙拦住了他。

新来的伙计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名男子,“这位客官……”伙计拒客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被男子打断。

“在下轩淸,是来找你们九爷的。”男子略一拱手道,自怀中拿出一块玉佩,见伙计有些呆愣,又道“莫非你们九爷未曾说与你们?”

伙计这才回过神,想起今天早上掌柜特意说与自己九爷有一位名为轩淸的客人,要自己好生接待。

“公子您楼上请,九爷……已经候您多时了。”还算伙计机灵,毕恭毕敬地领着人上了二楼的雅间,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说出什么不敬之语。

 

想那九爷是什么人物,看自家掌柜那毕恭毕敬的样子便可略知一二。而能被这位九爷亲自相邀的客人,想必更是不容小觑。

 

直到伙计小心翼翼地将雅间的门关上,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

 

 

雅间中,早已有一位华服公子在等候了了,见布衣男子进来,便急急丢下手中饮了一半的茶,连忙起身来迎。

布衣男子见状,似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帷帽摘下,置于一旁,“都是做父亲的人了,怎么还是这般不稳重。”

 

细看那华服公子面容,可不正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如今圣眷正浓的平阳王玄汾。

 

“六哥,你我已有一年多未见了,你如今可还安好?”玄汾忙着招呼他坐下,眉目间似有些忧愁。

“我一向安好,你大可放心。”布衣男子笑着摸了摸玄汾的鬓角,“只是这六哥可不能再唤了。”

“在此无需如此谨慎,我晓得轻重的。”

 

若是此刻有朝中老臣或是后宫妃嫔在此,必定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因为眼前这脱去帷帽的布衣男子,正是早已故去多年的清河王玄清。

 

“是了,如今平阳王殿下也大不一样了。”玄清自顾自饮着一杯茶,嘴边噙着戏谑的笑。

“六哥,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玄汾似是有些着急。

“好了,怎么还是跟个孩子似的。”玄清放下了手中的茶,“我这次从摆夷归来,是因你在信中说有急事相告,我这才急急赶了回来。”

 

“我知六哥不愿再来这伤心之地,只是此事实在要紧,信中无法说明,不得已只能请了六哥回来。”

 

“到底是何事如此慎重,”玄清握住茶杯的手顿了顿,眉头紧蹙,有些急切地道,“可是母亲出了什么事?”

“六哥安心,舒母妃在安栖观一切都好。”

玄清这才松了口气,“有你照料,我也放心些。”说罢饮一口杯中的茶,赞道,“这君山银针口感醇厚,回味绵长,甚是难得,是今年的新贡?”

 

“六哥若是喜欢,我便叫人替你装一些,说起来这茶还是皇上不久前赏下的……”听到此处,玄清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玄汾也想到什么似的止住了话,一时间两人竟静默无话。

 

“今年时气不好,此茶甚为珍贵,皇上肯赏于你,可见对你重视。”还是玄清先开口道。

 

“六哥,”玄汾表情有些凝重,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缓缓道,“其实,皇兄近些年来对我恩宠优渥,想必六哥也是知晓的。”

玄清没有说话,只是微点了一下头。他虽身在摆夷,却也对朝中之事有所耳闻。

 

“我得重用,只想一心护我大周安稳,却从未细想其中深意,”玄汾露出了懊悔神色,“然近日,我得皇兄召见方知,皇兄此举……”玄汾声音突然有些哽咽,“是早有托孤之意了。”

 

玄清只觉得仿佛惊雷当头一击,又好似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全身都觉得冷。耳边玄汾还在絮絮,他却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只能听见自己突突的心跳声。

 

“六哥!”这是他在倒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玄清醒来后的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要见他。

而这个他是谁,玄汾心知肚明。

 

玄汾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时他正在王府书房,突然闻得管家来报,说宫里差人来报丧,清河王玄清于宫中暴毙。他当时就腿一软,手中的书也落在了地上,若不是身旁管家眼疾手快地扶了他一把,只怕是要酿成大祸。

他还没来得及差人去遣车马进宫,便又听得近侍慌张来报,说宫里夏总管正等在王府后门外,请王爷亲自前往相迎。

他内心狐疑万分,却又猜想夏总管此时前来必定与玄清突然暴毙之事有关,这才不得不压下满心悲痛,亲自前往。

 

却见夏总管领着几个小太监并一顶轿子候在门外,他略一拱手,“不知夏总管有何事?”

“参见殿下,”夏刈恭敬地行了个礼道,“属下此番前来便是奉命恳请殿下照看一名病人。”

“病人?”玄汾原以为会得到关于玄清的消息,闻得此言不免有些恼怒,“本王这府中竟是成了太医院不成?还请总管莫要戏弄本王。”

 

“殿下莫急,请软轿中一看便知。”

 

玄汾气急不想理他,只是一味追问玄清的消息,可无论怎么问夏刈都只有这一句话,无奈之下只得亲自上前,掀起了轿帘。

 

轿中躺着的正是他的六哥玄清。

 

夏刈将玄汾满脸的惊疑尽收眼中。

“殿下,不知这病人,您可否照看一二。”

“夏总管,这……”玄汾把帘子缓缓放下,双手止不住地有些发抖。

 

“殿下,望您能秘密照料此人,切莫声张,待他痊愈后便让此人归隐于江湖便是。”夏刈不顾玄汾的震惊,又一拱手道,“宫中清河王新丧,还有许多事需要属下去处理,属下便先行告退了。”见玄汾一动不动地站着,复又道,“殿下是聪明人,这别的话,就不必属下多说了吧。”

 

玄汾似是才回过神来,“夏总管多虑了,还请总管放心,总管的话,汾必然铭记在心。”

 

夏刈什么也没说,行了个礼,便领着抬轿的小太监走了。

 

“你去找几个可靠的人,将软轿抬入府中,切莫声张。”看着夏刈的身影消失不见,玄汾才慢慢恢复了一丝镇定。

“是。”管家很快便叫来了几个侍卫,一同将软轿抬入了府中。

 

很快,随着王府后门的落锁声,一切都隐匿于黑暗之中,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汾儿,你可有法子?”

玄汾从回忆中抽身,“六哥说什么?”

“我说你可否让我进宫见一见他?”玄清身子还有些虚,面色惨白,却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汾儿,你可有法子?”

“六哥,你先躺下。”玄汾把人摁回床上,又替他盖好了被子。伴着玄清急切的目光,玄汾只是皱着眉头,低头不语。

这些年,他有太多的疑问藏在心里了。

为何皇上当时竟会让六哥假死,又将六哥悄悄送到了他的府上?为何六哥在三年前转醒之后对自己假死之事闭口不谈?又是为何六哥每每在书信中都要问起皇上的安好?

 

 

他想他也许猜到了答案,只是碍于对玄清的敬仰以及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分,才这么多年都不敢问出口。

 

“六哥,你是不是和皇上……”

 

 “罢了,”他还是没有问出口,“你先好好休养,等到三日后,我便可以进宫探视,到时,便可随我一同入宫。”

“汾儿,我知你心中多有疑惑,但六哥答应你,此番过后,我便一一说与你听,可好?”

 

“嗯。”玄汾良久之后才轻轻地应了一声。

 

我一向信你的,六哥。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殇(二)(玄清x玄凌)

接上文


“六弟,自你镇守赫赫以来,边疆甚是安稳,赫赫部落无一来犯,朕深感欣慰。故而此次特召你回京,一便是为了封赏嘉奖你,以昭告天下。”


玄凌一手拿起酒壶,另一手半隐在长袖中,稳稳扶住桌上的酒杯,斟满了一杯梨花白。“这二来则是你我兄弟二人也许久未见,我对六弟甚是想念,今晚咱们定要好好喝上一杯。” 语毕,便放下酒杯,用另一只手将杯子递给玄清。


听到此处,玄清才有了些笑模样,却并未伸手去接那杯酒。


“四哥,这都是你的真心话吗?” 玄清一字一顿地说到,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玄凌。这双眼眸中流露总是出期盼、热情,...

接上文


“六弟,自你镇守赫赫以来,边疆甚是安稳,赫赫部落无一来犯,朕深感欣慰。故而此次特召你回京,一便是为了封赏嘉奖你,以昭告天下。”

 

玄凌一手拿起酒壶,另一手半隐在长袖中,稳稳扶住桌上的酒杯,斟满了一杯梨花白。“这二来则是你我兄弟二人也许久未见,我对六弟甚是想念,今晚咱们定要好好喝上一杯。” 语毕,便放下酒杯,用另一只手将杯子递给玄清。

 

听到此处,玄清才有了些笑模样,却并未伸手去接那杯酒。

 

“四哥,这都是你的真心话吗?” 玄清一字一顿地说到,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玄凌。这双眼眸中流露总是出期盼、热情,但更多的则是一往而深的温柔。每当玄凌望向这双眼睛,他就愈发觉得自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陷进去,想抛开所有,将一切都给他。

 

是,没错,这一刻他才敢在心里承认,他周玄凌,大周朝的第三任皇帝,他的心,早就给了玄清,清河王,他的亲弟弟。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那一个荒唐的夜晚,抑或是更早,玄清一点一点走进他心里。

 

“怎么,你不信四哥?”玄凌的口气像是一个顽劣的少年,脸却沉了下来。他端着酒杯的手没有放下,反而向玄清的方向又近了一些,几乎快递到玄清的眼前。

 

玄清忽然轻笑了起来,伸出手,稳稳地接过那杯酒,“我自然是信四哥的。”

 

“不过方才四哥也说咱们兄弟许久未见,清也甚是想念四哥。”他话锋一转,“喝酒虽尽兴,若是只顾一醉方休,也是无趣的很。如若四哥不嫌弃臣弟,不如先听臣弟说说话可好。”说罢把酒杯放在桌上,用指腹轻轻摩挲着杯口。

 

 

他也不等玄凌答话,自顾自便开始絮絮起来。

“如今虽边境安稳,无数属国来朝我大周,却不得不小心谨慎。其中当以赫赫、李朝最为野心勃勃,于此二国边境处应加强守卫。倘若真有一天兵戎相见,朝中李诚治将军与郭朝义将军皆可用,此二人对大周忠心耿耿。此外,九弟武艺出众,却自小被人轻视,若是四哥可以委以重任,玄汾必会感念在心,竭尽全力护我大周盛世……”

 

“别说了。”打断他的是玄凌冷冷的一句话,他的额头上青筋浮现,显然是怒到了极致。

 

 

玄清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天子之怒,“清倒是忘了,不该妄自插手朝政,四哥的江山自有无数文臣武将替四哥守着。”他复而举起酒杯,端在嘴边,略沾了沾唇。眼见着玄凌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却又弯起了眼眉,像是一个喜好恶作剧的孩童一样,将酒杯从唇边移开了。

 

“四哥自纯元皇后故去以来,这后宫里便源源不断地添了不少美人,四哥你又是一向怜香惜玉,拥新欢又不忘旧爱的。只是万不可过于放纵自己,傅婕妤的事是万万不能了……”

 

啪地一声,玄凌将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酒水溅上他的袍角,狠狠地说道,“朕让你不要再说了。” 

 

玄清这次大笑了起来,笑得眼角似有泪光闪现,“是了,皇兄的后宫自是有皇后、敬贵妃和端贵妃她们几个,也用不着臣弟来操这一份闲心。”

 

是,没错。皇后对自己固然有情,却把手中的权力看得比什么都重。敬贵妃无疑是用来平衡六宫的一枚棋子,而端贵妃无疑是看在她身子孱弱,才给予她这一份殊荣。

    

玄清又端起了酒杯,“看来清对于四哥来说已经再没用处了。” 他闭上了眼睛,再不去看玄凌的面庞。

 

“我这一生,最好的日子,都在这关雎宫了。”

 

“清此生,再无所求了。”手一抬便将杯中酒干脆地一饮而尽。

 

 

酒一入腹,他便觉得头晕得厉害,他明白,这并非单单是梨花白所带来的后劲。

 

“清。” 

 

玄清有些站不稳了,甫一听见玄凌叫自己的名字,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玄凌极少喊他的名字,唯有那一次,二人一晌贪欢,玄凌在最后喊了他的名字,他顿时觉得喜悦密密麻麻缠绕在他的心底。

 

因着那酒的缘故,他晕得厉害,几乎要看不清玄凌的脸了。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他不得不跌坐在座椅上,用一只手勉强撑住自己的身子不让自己倒下。

 

“你怎么知道,朕不断地收那么多的美人到底是为了什么。”玄凌慢慢向他靠近,他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地传到玄清耳中,然而之后的话却重重敲在他的心上。

 

“你不该在这里的,你究竟明不明白。”玄凌贴在玄清耳边,一只手放在自己心口处。

 

玄清顾不上回应,只觉得胸口处闷的厉害,急切地张口想要呼吸却呕出一口鲜血。

玄凌与他贴的很近,一只手还搂着他的肩膀。他几乎是半倚在玄凌的怀中了。

玄凌低着头,愣神似的盯着玄清袖口处的合欢花,看着它们被鲜血一点一点染红,慢慢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就像他此生仅有的合欢,一点点抽离。

 

“四哥……我……”玄清此刻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玄凌堵住了嘴唇。玄凌品尝着口中的血腥味,更不在意自己的衣服早已染上了艳丽的红,只是细细地吻着玄清,就像他们之前做过的那样。

 

玄清在脸上终于带了些真正的笑意。

 

 

玄凌呆呆坐着,玄清还依旧倚在他的怀中,仿佛只是喝了酒醉倒了一样。他伸出手来一遍一遍地抚着怀中人的眉眼,脑中突然想起先皇曾经说过的一句玩笑话。

 

“凌儿与清儿如此要好,可谓彼此的知心人了。” 

 

当时玄清还小,缠着父皇问他什么叫知心人,父皇也不解释,只是笑着将他抱在怀里。默默站在一旁的他却是知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当时对玄清利用真心参半的他只觉得这句话刺心的很。

 

人生乐在相知心,他从未把玄清当做他的知心人来看待,他相信玄清亦是如此。

 

在这冷冰冰的宫墙内,他们永远都不会有知心人。

 

“夏刈。”他轻声唤道,不一会儿一个身影便悄悄立在角落处。

 

“把镂云开月馆的合欢都砍了罢。”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殇(一)(玄清x玄凌)

与《清欢》同一系列,可以接《清欢》,也可以单独看~


终于等到这一天。


玄清从赫赫镇守回来,一路车马劳顿,甚至还未顾得上回清河王府洗去一身风尘,玄凌的一道旨意便将他召进了宫。


玄清还是由李长引着,走在长长的宫道,看着只增不减的华美宫殿,一时觉得有些恍惚。

是了,这就是紫奥城,他在这里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直到被封王开府前,他都一直守在这里,守着冰冷的城,也守着温热的人。


周围的一切似乎变了许多,有些宫婢的面孔他依稀觉得熟悉,却想不起她们的名字。有些则是完全记不清,大概是一拨又一拨的新人,尚带着几分初入宫的天真与三分俏丽。

宫墙上的漆似乎有些褪色了...

与《清欢》同一系列,可以接《清欢》,也可以单独看~


终于等到这一天。


玄清从赫赫镇守回来,一路车马劳顿,甚至还未顾得上回清河王府洗去一身风尘,玄凌的一道旨意便将他召进了宫。

 

玄清还是由李长引着,走在长长的宫道,看着只增不减的华美宫殿,一时觉得有些恍惚。

是了,这就是紫奥城,他在这里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直到被封王开府前,他都一直守在这里,守着冰冷的城,也守着温热的人。

 

周围的一切似乎变了许多,有些宫婢的面孔他依稀觉得熟悉,却想不起她们的名字。有些则是完全记不清,大概是一拨又一拨的新人,尚带着几分初入宫的天真与三分俏丽。

宫墙上的漆似乎有些褪色了,却依旧保持着紫奥城应有的华丽。

 

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没变。

 

“王爷,皇上请您先在此处沐浴更衣。”李长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恭敬,却又带着一丝隐隐约约的悲伤。玄清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不想这一切来得这么快。

 

其实他都明白,自他在赫赫镇守以来,皇兄似乎对他很是放心,表面上对他称赞有加,端的是一派兄弟情深。

然而只有极少数人知晓,玄凌对玄清早已是百般的猜忌。他都明白的,玄凌疑心极重,一旦这疑心的种子埋下,任凭他怎么做都无济于事。

 

赫赫的黄沙吹的真烈啊,吹损了城墙,吹折了无数将领,也吹散了他的一颗心。终于,他等来了玄凌的一纸诏书,将他召回了阔别多年的故土。

 

他是想念这里的。

 

可如今他还未来得及留恋一下久别的都城,玄凌便要他速速入宫,甚至连回府更衣的时间都没有。

玄清是何许人也,再加上他这么多年有意无意早已将玄凌的脾性摸透,他并非不知晓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

 

“有劳公公了。”玄清还是一如既往地客气中带着一丝疏离。

他对人一向是冷的,纵然玄清对所有人包括下人都是带着一丝客气有礼的,可谁都入不了他的心。

 

也只有在玄凌和母妃面前,他才会真正高兴一点。

 

 

“这是……皇兄的意思吗?”玄清自顾自解去了披风,只随意置于一旁。

李长没有说话,他在皇帝身边地位已不同往日,他不敢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王爷您……多保重。”语毕便仓皇退下,眼角似有些湿润。

玄清什么也没说,只是褪去了沾染过尘土鲜血的盔甲。

 

玄清未让他人服侍,自己收拾整齐。只是身上有些结痂的伤口不太好自己处理,一时也找不到金创药,沾水后便隐隐的疼痛,不过他也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

换过一旁早已备好的一身衣裳。月白的外衫,浅灰里衣袖口处用极细的金线绣了几朵合欢花。

 

合欢合欢,他这么喜爱合欢花,不过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寓意,可如今,又有谁与他合欢呢,有谁能与他合欢呢。

 

因着是刚沐浴完,如墨长发未干透,因而他并未束发,只是任由长发披散着,有些许水珠在衣衫上洇开,如同在月白的衣衫上开出几朵淡淡的墨梅。

他这样是极其失仪冒犯的,可这是最后一遭了,他混不在意,何况这欺君犯上的事情他也早已做过。

 

他走出内殿,门外有他不认识的公公候着,想来是专门引他去见玄凌的。那小公公看上去有些怯怯的,只敢偷偷抬眼看了一下他的装束,又赶忙低下头,似乎是被他这样子吓了一跳。

小公公估计是才入宫没多久,稚气的很,向他请了个安后便低头呆呆站着。

玄清从不是多话之人,向那公公点了点头,示意他在前面带路。

小公公又再次行了个礼,规矩十足,方才走在他身前替他引路。

 

一路上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已是入夜时分,故而一路上没什么人经过,偶尔一两个宫婢也是快速向他见礼后便匆匆离开。

 

 

一路无言,然而玄清看着两旁越来越熟悉的景色,忍不住开口道,“敢问公公,这可要去关雎宫?”关雎宫自玄凌登基后,因着太后朱成壁不喜的缘故,从不让嫔妃居住,只是按着规格派人定期打扫戍守着,平日里极为冷清,哪里还有隆庆朝时的半点辉煌。

“回王爷的话,正是。”

 

关雎宫是父皇为母妃特意建造的宫殿,只许母妃一人独住。而这也是他在宫中居住的最久的地方,自然是充满了无限回忆。

 

他没有想到玄凌还会在此时给他这一份恩典。

他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也未达眼底。

 

进了关雎宫主殿,那小公公便退下了,这便是要玄清自己往前走了。

玄清并未在主殿停留,尽管这里还依稀留着当年母妃生活在这里的气息,让他有些恍惚自己还是那个最受父皇宠爱的皇子。但他只是一个愣神,便再无留恋地急急转入偏殿,走了两步后却又放缓了脚步,缓缓踱入殿中。

 

殿中端坐着的,正是玄凌。

他手中端着一杯酒,也不去饮它,只是看着酒杯,像是在欣赏杯上镶嵌的宝石。

“你来了。”闻得玄清入内,玄凌放下酒杯,轻声说道。

“是,臣弟回来了。”玄清草草行了个礼,目光便急急吻上玄凌面庞。

玄凌是没怎么变的,在盛都金粉的洗礼下,岁月对他似乎格外优待。只是人却反而瘦了些,面色也是苍白的很,精神比之前差了许多。

 

玄清走后这些年,玄凌越发放纵自己,后宫中又添了无数佳丽,玄凌又是一向重新欢顾旧爱的,是而这几年身子是大不如前。

玄清虽身处边关,却也不是没有从一些官吏的闲言碎语中听到过一言半句,他是气恼玄凌的放纵的,却又觉得心疼多过于气恼。如今,他终于见着玄凌了,只恨不能狠狠质问眼前人,为何这般待自己。

 

“怎么湿着发就过来了,也不怕着凉吗。”玄凌仔细打量着玄清,玄清晒黑了些,也瘦了一些,但这丝毫不减他的英姿,举手投足间仍是那个受京城无数闺秀倾慕的清河王。

他与玄清年岁本相差不多,纵然相貌无甚变化,这几年他却觉得自己老得厉害。太后已然故去,皇后巴不得宫里新人争奇斗艳好稳固自己的位置,宫里他再没有什么顾忌的,他收了许多女子,却连她们的名字都叫不出。他只想在她们身上固执地找寻一个人的影子,开始他以为那是宛宛,可到最后,他却发现,不知何时起,她们的身上再也没有宛宛的痕迹。玫贵人的琥珀色的眼睛,李美人身上若有若无的杜若香气,湘贵嫔的笛声……

这一切几乎要呼之欲出。

 

 

“我怕四哥又等着急了。”玄清不再拘着礼数,大大方方地看着玄凌。

 

玄凌却并未察觉他的过于直白的目光,思绪似乎飘向了远方,因为玄清这一句话勾起了那些数十年前的往事。

细细想来,二人每每相约,多半是玄清早早便到了,在约定处静静等着他。其实并非玄清总是特意早到,只因年少时一次相约,玄清因下雨稍稍迟了些,玄凌心中担心便不顾宫人劝阻执意出门寻找,结果玄清没事反而是他淋了雨大病了一场。从那之后,玄清便养成了这只对一人的习惯。

 

玄凌突然有些后悔。

他下过那么多的旨意,做了那么多的决定,后悔是难免的。

但他是帝王,是这大周的主人,他不敢也不能后悔。他做出的决定无人可以更改,包括他自己。

 

于是他暗暗将手伸进袖子里,悄悄地将一包粉末握在了手心里。

 

 

 

 

 

 

 

 

 

 

 

 



栖迟

《幸亏没生在古代》这首歌其实已经不算是新歌了,但是最近在微博上又被翻了出来,听完之后就突然想把甄嬛传里的嫔妃们做个混剪,后宫的尔虞我诈配上这么轻松的调调其实觉得还是挺好玩的,希望大家会喜欢~~

==============================================

本视频素材来自于TV版及美版《后宫甄嬛传》

BGM:《幸亏没生在古代》

剪辑:栖迟轸念

《幸亏没生在古代》这首歌其实已经不算是新歌了,但是最近在微博上又被翻了出来,听完之后就突然想把甄嬛传里的嫔妃们做个混剪,后宫的尔虞我诈配上这么轻松的调调其实觉得还是挺好玩的,希望大家会喜欢~~

==============================================

本视频素材来自于TV版及美版《后宫甄嬛传》

BGM:《幸亏没生在古代》

剪辑:栖迟轸念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欢(三)(玄清x玄凌)

接上文


玄清似是被他怔住了,一动也不敢动,任由玄凌吻着自己的唇。其实他保持着这样半跪的姿势是很难受的,只是他如今心中五味陈杂,也顾不得双腿的酸麻了。


玄凌倒是坦坦荡荡的,许是喝醉了的缘故,人也愈发放得开来,双手得寸进尺般搂住玄清的脖子,“六弟怎么不说话?”


玄清只觉得自己在发抖,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害怕还是狂喜之故。他也不似从前般能猜透眼前人的心思,毕竟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四殿下了,而是大周已经在位五年的皇帝。

于是,他勉强答道,“四哥怕是因为嫂嫂的缘故伤心过了头,还是由臣弟唤李长来服侍四哥吧。”说罢便想要趁机推开玄凌。


玄凌似是被柔则的名字怔住了,双手也无意识地渐渐从...

接上文


玄清似是被他怔住了,一动也不敢动,任由玄凌吻着自己的唇。其实他保持着这样半跪的姿势是很难受的,只是他如今心中五味陈杂,也顾不得双腿的酸麻了。


玄凌倒是坦坦荡荡的,许是喝醉了的缘故,人也愈发放得开来,双手得寸进尺般搂住玄清的脖子,“六弟怎么不说话?”


玄清只觉得自己在发抖,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害怕还是狂喜之故。他也不似从前般能猜透眼前人的心思,毕竟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四殿下了,而是大周已经在位五年的皇帝。

于是,他勉强答道,“四哥怕是因为嫂嫂的缘故伤心过了头,还是由臣弟唤李长来服侍四哥吧。”说罢便想要趁机推开玄凌。


玄凌似是被柔则的名字怔住了,双手也无意识地渐渐从玄清身上滑落。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自己也不明白,明明他是那么地爱着宛宛,仿佛天地之间他只有她一人便足矣。那么为什么此刻他却不想放开玄清呢。


玄凌觉得自己心中升腾起对宛宛的无限愧意,却又伴随着阵阵快意。



玄清见他放开自己后再无动作,心下苦涩却又了然,只是朱柔则的名字便可以让玄凌如此失魂落魄。


于是他将玄凌推开,不让他看到自己眼底的难堪。哪怕他是有多么享受此刻二人难得的亲昵,但他不想趁着玄凌醉酒之时只获得片刻的欢愉,他贪求的永远都是一生一世。

只是,在他明确了自己对玄凌的心意时,这一祈求也早已变成了奢望。


玄清自诩一直将自己的心意藏得很好,从来不肯在旁人面前露出分毫。连太后都微微嗔怪自从玄凌登基后两人似乎是疏远了不少。其实这之中固然是有着君臣之礼的束缚,但大多是却是玄清单方面的疏离。他只怕自己每日看着玄凌游走于后宫之中会发疯。




“六弟,先别提宛宛,好吗?”玄凌那话语像是从嘴唇中挤出来的一般,话语带着一丝丝的颤抖,似是染上了三分哀求。

玄凌的声音很小,玄清听得不甚真切,他几乎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玄清抬头去看玄凌,却见他只是望着自己,眼睛有些水红,里面还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玄清不知道他的这份情意到底是对着谁的,他的心早就有些乱了。


在此刻,他愿意骗骗自己。


玄清一个翻身便压在了玄凌的上方,右手交缠握住玄凌的手,将他抵在床头处。


他今日所做的一切都已经是会丢掉性命的大罪了。但是他不在意,他什么都不想管了,他只想爱这个人。


玄清一手捧着玄凌的脸颊,小心翼翼地亲吻他,另一手则是搂住身下半躺着的人的腰。玄凌则是双手勾在玄清的脖子上,只是因着醉酒,没什么力气罢了。

玄凌的头发披散下来,而玄清的玉冠因为此时二人的动作歪在一旁。玄清也不去管它,只是专注地吻着玄凌。倒是玄凌被他散下来的发丝弄的颇不自在,索性伸手一把除掉了他的发冠,顿时如墨长发披散下来,与他的发丝交缠在一起。


玄凌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气息都喘不匀,想他帝王之尊,平时有哪个嫔妃敢这样犯上。他本应该治六弟一个欺君犯上的罪名,但他却觉得这种感觉并不讨厌。

玄清的手从他的后腰处缓缓移到腹前,缓缓滑向他的明黄色腰带,手指轻轻握住那缕缎带。


“四哥,可以吗?”玄清此时并未急于越界,而是停下所有动作,俯下身去,进一步拉进了两人的距离,玄凌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附在他面上,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我不想你后悔。”玄清见他不语,又添一句道。


玄凌并没有回答,只是一只手覆上了玄清的手,带着他的手一把扯散了自己的腰带。


一晌贪欢。

阶下青苔红树

有一种痛叫萌官配

好不容易萌个bg,是个冷cp;好不容易萌个官配,被同人拆
top1【僵尸新娘】维克托/维多利亚
除了大家都勉强承认维克托确实爱维多利亚,真是连个三分钟视频素材都凑不齐,史上最可怜正室非我维莫属
top2【后宫甄嬛传】温实初/沈眉庄
这对简直是我心口朱砂床前月光,然额所有男人都爱甄嬛(呵呵)电视剧结局竟然没让我沈姐姐儿子当皇帝真是想要砍死编剧,那可是除了守陵外唯一一口糖OK?
top3【伪装者】明台/程锦云(原著)
不提我对电视剧版程锦云的心情,总之官配党都被骂的不敢出声
top4【饥饿游戏】皮塔/凯特尼斯
原著中皮塔符合我对于人生伴侣的一切理想要求,然而电影版真是一言难尽。不过好在这对不算太冷,粮还是够吃
top5...

好不容易萌个bg,是个冷cp;好不容易萌个官配,被同人拆
top1【僵尸新娘】维克托/维多利亚
除了大家都勉强承认维克托确实爱维多利亚,真是连个三分钟视频素材都凑不齐,史上最可怜正室非我维莫属
top2【后宫甄嬛传】温实初/沈眉庄
这对简直是我心口朱砂床前月光,然额所有男人都爱甄嬛(呵呵)电视剧结局竟然没让我沈姐姐儿子当皇帝真是想要砍死编剧,那可是除了守陵外唯一一口糖OK?
top3【伪装者】明台/程锦云(原著)
不提我对电视剧版程锦云的心情,总之官配党都被骂的不敢出声
top4【饥饿游戏】皮塔/凯特尼斯
原著中皮塔符合我对于人生伴侣的一切理想要求,然而电影版真是一言难尽。不过好在这对不算太冷,粮还是够吃
top5【哈利波特】罗恩/ 赫敏
我萌过最热的cp没有之一,尽管哈赫和德赫多到让我心碎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欢(二)(玄清×玄凌)

阅读前提示:此为作者脑洞大开产物,cp接受不能者慎入,慎入,慎入!

此为《后宫甄嬛传》小说同人衍生,并非电视剧衍生。

OOC尽量避免,但还是有,请多担待。

本来是没有下文的了,作者受刺激又有了(捂脸)


接上文


他只是将唇贴在怀中人的唇瓣上,玄凌的唇很凉,有着一丝梅花酿的香气。他将臂弯收得更紧,这一切都好像梦一样。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该多好。


他的四哥不会登基,也不会在皇权的束缚下变得如此陌生。他们两个会被皇上封为亲王,他们可以一起云游山水,看尽天下繁华。四哥也不会娶朱柔则为妻,更不会有那么多如花般娇美的妃子。他们可以一直在一块,彼此坦诚,相伴余生。...


阅读前提示:此为作者脑洞大开产物,cp接受不能者慎入,慎入,慎入!

此为《后宫甄嬛传》小说同人衍生,并非电视剧衍生。

OOC尽量避免,但还是有,请多担待。

本来是没有下文的了,作者受刺激又有了(捂脸)


接上文


他只是将唇贴在怀中人的唇瓣上,玄凌的唇很凉,有着一丝梅花酿的香气。他将臂弯收得更紧,这一切都好像梦一样。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该多好。

 

他的四哥不会登基,也不会在皇权的束缚下变得如此陌生。他们两个会被皇上封为亲王,他们可以一起云游山水,看尽天下繁华。四哥也不会娶朱柔则为妻,更不会有那么多如花般娇美的妃子。他们可以一直在一块,彼此坦诚,相伴余生。

 

可是玄清却清楚得很,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的妄念罢了。

 

 

玄凌因着饮了许多酒的缘故,此时已是昏昏沉沉。再加上近几日悲痛不已,不思饮食,甚至每天只能睡一两个时辰,还总是被惊醒。他此刻枕着玄清臂弯,只觉得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索性放松了自己,却还维持着一两分的清明。

 

此时,玄清骤然吻了下来,倒是一时间怔住了玄凌。

 

难道他此时不应该推开他吗?

 

可是玄凌没有,他此时心里乱成一团,有的是惊慌,有的是愧疚,有的是愤怒。然而,他却怎么也忽视不了内心深处那一丝欣喜。

原来,原来六弟对自己……

 

他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内心却已是转了几个弯。

 

想是因为醉酒的缘故,六弟才昏了头,把他当成什么别的人了,没错,定是这样。

玄凌有些迷糊,却又觉得这个借口着实拙劣。

不过区区半杯梅馨酿,何以至此?

 

原来,他竟存了这样的心思…….

 

 

玄清此时见怀中人紧闭双眼,眉头紧蹙,便以为玄凌已经昏睡过去,方恋恋不舍移开嘴唇。然后他才恍然惊觉,自己做了多么大胆的一件事。

若是皇兄知晓自己对他存了这样肮脏的念头,且不说命能不能保住,手足之情定是要断的干干净净了。

纵使室内用着冰,在这夏日的夜晚,他仍是沁出一身冷汗。

 

 

他又静静地搂着玄凌呆坐了一会儿,维持着亲密却又不出格的动作,似是在享受这片刻的温存。

殊不知玄凌根本没有昏睡过去,只是不敢睁开双眼面对玄清。

想他堂堂九五至尊,竟还有这般怯懦之时。

 

良久,玄凌觉得自己真的要昏昏欲睡之时,玄清却突然搂着他站了起来,然后动作轻柔地将他抱起。

 

玄凌差一点就被惊得出声。

 

玄清此时思绪却又飘到了很久之前。那时也是他贪玩,不小心扭了脚踝,是玄凌不顾一众宫女太监的劝阻,亲自抱他回了关雎宫,当时母妃正与父皇在窗旁下棋,言笑晏晏。乍然瞧见这一幕,担心他的伤势之余,便是连连赞叹玄凌对他的兄弟情深。

 

 

四哥曾经为他做的,如今他也可以为四哥做了。

想到此节,玄清唇角弯了弯,动作愈发小心地将玄凌扶于床上,又亲自摘了玄凌的玉冠,除去外衣,脱去鞋袜,仿佛已经做了许多遍一般。

 

他将玄凌平躺置于床上,又拉过一旁的锦被,替他小心地盖上,又轻轻掖了掖被角。

 

玄凌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极快。

 

他以为玄清即刻就会回去了,或是去唤李长过来,但是他没有,只是静静地坐在床的一角。纵使玄凌此时闭着眼,也似乎能感受到他温柔的视线。

他觉得自己空落落的心里瞬间被填满了。

 

他再也按捺不住。

 

他猛地睁开双眼,低低唤道“六弟。”

 

玄清似是被他吓了一跳,似是有点尴尬,却还是赶忙凑上前来,“四哥……皇兄怎么了?”

 

玄凌只是不说话。

 

玄清自是着急,以为他身体不适,赶忙凑上前来,半跪着身子,将手置于其额头之上。

其实这姿势对皇上来讲是极为冒犯的,不过玄凌此刻浑不在意,他只想做周玄凌,而不是这大周的皇上。此时,他只是眼前人的四哥。

 

玄清此时半跪着,二人的脸一时贴的很近,玄凌只是静静看着玄清。

玄清生得极好,眉眼间很像舒母妃,瞳仁与他的漆黑不同,细细看去却是琥珀色的。此时一身白衣,更衬得他温润如玉。

 

宛宛走后,他实在是太累了,累到不想再担这天下的重担,不想再管这世上的伦理纲常,也不想去看世人的眼光。

 

 

玄凌再不多想,微微起身吻上了玄清的唇。


阿小葵🌻

【甄嬛传同人】清欢(玄清×玄凌)

阅读前提示:此为作者脑洞大开产物,cp接受不能者慎入,慎入,慎入!

此为《后宫甄嬛传》小说同人衍生,并非电视剧衍生。

OOC尽量避免,但还是有,请多担待

作者不擅长古风,用词难免有误,请多指正担待。

时间设定是纯元皇后故去三日后,无甄嬛出现。


乾元七年六月,夏。

虽未夏至,紫奥城内已是十分酷热,更不见一丝晚风吹去这令人烦腻的空气。

李长在玄清面前带路,手中提着一盏琉璃灯,小心为玄清看路。其实本不必如此,去仪元殿的路他早已烂熟于心,又可况是在这黑暗之中。

已是二更,宫中绝大部分宫殿早已熄了灯歇下,然而不知在这样闷热的天气中,是否可以安然入睡。


更何况三日...

阅读前提示:此为作者脑洞大开产物,cp接受不能者慎入,慎入,慎入!

此为《后宫甄嬛传》小说同人衍生,并非电视剧衍生。

OOC尽量避免,但还是有,请多担待

作者不擅长古风,用词难免有误,请多指正担待。

时间设定是纯元皇后故去三日后,无甄嬛出现。



乾元七年六月,夏。

虽未夏至,紫奥城内已是十分酷热,更不见一丝晚风吹去这令人烦腻的空气。

李长在玄清面前带路,手中提着一盏琉璃灯,小心为玄清看路。其实本不必如此,去仪元殿的路他早已烂熟于心,又可况是在这黑暗之中。

已是二更,宫中绝大部分宫殿早已熄了灯歇下,然而不知在这样闷热的天气中,是否可以安然入睡。

 

更何况三日前宫中发生了那样大的变故,他不信平日里那些妃子们可以装作若无其事。

前面便是仪元殿了,李长恭敬地请他入内,其间有小太监和宫女守在殿外。

“殿下万福。”有小宫女低低向她请安,他认出是玄凌贴身的宫女,便知玄凌已将身边伺候的人尽数赶出。

李长将手中明灯交与一个小太监,转头对他说道,“王爷,皇上这三日夜夜如此,一个人闷在殿里头,只喝着闷酒,连奴才都被赶了出来,只不叫人伺候着。奴才担心皇上的身子,太后又因皇后的事病着……娴贵妃那儿也不方便。”李长抬头瞥一眼他的神色,又道,“故而奴才斗胆,深更请了王爷前来,惊扰了殿下,请王爷恕罪。”说着李长就要跪下。

玄清赶忙扶他一把,“公公自是为皇上着想,况且小王平素又无要紧的差事,也是在算不上惊扰。”玄清顿了顿,“何况小王也着实担心皇兄。”

李长感激地看他一眼,起身说到,“那王爷……”

玄清接过他的话,“小王这就进殿内劝慰皇兄,公公也不必太过担忧。”

“那奴才便替皇上谢过王爷了。”李长一福到底,领着一众宫女太监退至殿外更远处。

玄清赶忙转入殿内,还未进到内室,便闻到一阵清冽的酒香。他知道,那是皇嫂平日里最爱酿的梅馨酿,曾经他也有幸尝过个中滋味。

走进内室,便见玄凌伏在桌案上,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琥珀酒杯,杯中还有一半未饮的佳酿。另一手却是握着一枚蝴蝶鸳鸯佩。

玄清识得那枚鸳鸯佩,以整块上好白玉雕琢而成,着实废了不少人力心力,是纯元皇后的贴身之物。

现下他看着只觉得心酸。

 

玄清入殿时的脚步声惊动了玄凌,他直起身子,头也未回便道,“不是说了都给朕出去吗。”语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玄清心下更觉难过,走上前来按住酒壶,“皇兄。”

玄凌闻言一惊,转身道,“你怎么来了?”抚额片刻又道,“是了,定是李长不懂事深更扰了你来。”

“李公公也是担心皇兄,还请皇兄不必苛责于他。”玄清说着坐下,自顾自拿了另一只酒杯,为自己斟了半杯酒。

 

一时间二人静默无言,玄清只是看着杯中那小半盏酒,看着自己的倒影在杯中变得支离破碎,就像他二人此刻心境一般。

他又抬头看着玄凌,玄凌却只是盯着那块玉佩。他的玉冠有些歪了,几缕碎发散了下来,衬得脸庞愈发白皙。此时因那酒的缘故,两颊有些薄红。眼尾还带着残红,想来是难过到了极点。

 

“六弟。”他轻轻唤他,“我好难过。”他怔怔看着玄清,眼底似有泪光闪现。

玄清自他登基以来再也未听他自称过我,且玄凌一向重视帝位,极重其帝王身份,如今因着纯元皇后故去,竟什么都顾不得了。

 

玄清在心底苦笑了一下,是啊,纯元在他心中的分量在五年前大婚时自己不就领教清楚了吗。这几年他们是如何恩爱,伉俪情深,自己也都看得分明。这五年,他任自己一颗心冷了几番,却终究放不下。

 

“四哥。”玄清举杯向他,将半杯酒一饮而尽。年少时候,他经常这么唤他。那时母妃与当今太后交好,向来喜欢他二人多在一处。父皇极爱重母妃,惹得六宫生怨,故而也最喜玄凌与他亲近。虽然他后来便知,那不过是当今太后,曾经的琳妃娘娘的计谋,连兄弟情谊都要染上七分算计。

 

只是那时,玄凌真的是待他极好。

因着母妃独宠的缘故,其他皇子嫔妃素日最不喜他,又因他的摆夷血统,他们当着父皇的面自是不敢说什么,可是背地里难免瞧不起他。而母妃又是极为温婉的,从不生事。父皇日理万机,有时也顾不上这点小事。

 

是玄凌,在当时一众议论欺负他的皇子帝姬前,挡在他的前面,“日后王兄若再议论六弟,我定要一并回禀父皇,降罪与你们。”

 

还有那时,废后夏氏在母妃与他平日里所饮红枣蜜中下毒谋害,也是玄凌第一个冲过来,“六弟,你怎样了?”当时他眼中关心至今仍印在玄清心上。

还有那次,他与玄凌攀爬假山,却不料被夏氏身旁的人做了手脚。他一脚踩空,身子摇摇欲坠。玄凌不顾自己,竟伸手向他,双手相握的瞬间却不料两人一同摔下。最后还是玄凌垫在他身下,他毫发未伤,只是受了点惊吓。而玄凌身上却是多处划伤,伤了筋骨,着实修养了数月。

仔细想来,那数月真是让人快乐的时光。玄凌因伤免了学堂,他也求了父皇要陪着四哥因而免了学。他与玄凌二人在含章宫偏殿乐得自在,他为卧床的玄凌找来许多新鲜玩意儿,又为他读书解闷。有时想想他真想再回到那时的时光,再回到那段亲密无间的日子。

 

 

玄凌听着他的称呼,眉心一动。看向他的眼中有着些许怀恋,还有一丝他二人都未曾发现的情意。

 

“清知道柔则嫂嫂过世,四哥伤心欲绝,却也不能如此不顾自己身体,叫柔则嫂嫂不安啊。”

玄凌却缓缓道,“连你也这样说,”他放下手中玉佩,“宛宛去了,我恨不得随她一同去了才好。”

许是酒劲有些上来了,他握住玄清的手,“我总感觉,这世上再无什么可留恋的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他的泪在眼眶里温热了几遭,终究是落了下来。

玄清回握住玄凌的双手,惊觉他的手如此冰凉。

“四哥,你还有母后,还有大殿下,娴贵妃,他们都在担心着你啊。”玄清坐的离他更近了一点,平视他的双眸,“你还有我。”

闻言玄凌只是怔怔,似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只是望着他。

玄清被那发红的眼眸看得心疼,他明明只喝了半杯酒,却觉得有些醉了,他一把揽过玄凌,将他拥入自己怀里,将这一切的一切全部归咎于那半杯梅馨酿。

 

玄凌的酒杯掉在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他有些发晕,他觉得自己应该推开玄清,却又觉得自己因着酒的缘故浑身没什么力气。然而他此时却又不想挣脱这个温暖的怀抱。

 

是啊,六弟也长大了,甚至身量都比他高一些了。

他想起以前,玄清总是跟他在一起,软软地唤他四哥,四哥。

虽然一开始确实是因为母妃的嘱咐,他才去亲近极受父皇喜爱的玄清,然后来,他却是全心全意地想要护着他的弟弟,甚至不惜以身犯险。那次从假山上跌落,母妃心疼之余便是数落他不知轻重,他也只是笑着听着母妃的埋怨。

后来二人在含章宫的日子是那么美好,让他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是再后来,他登基成为了皇上,二人便再也没有这般欢愉的时光了。

 

“四哥。”见怀中的人并未挣脱,玄清只是将臂弯收的更紧。“我真的好担心你。”玄清终于将积压了多日的情感一点点释放了出来,他可以以弟弟的身份表达出自己的担忧,而不是君臣之间的疏离客套。

 

玄凌没有答话,只是闭着眼睛,似是累极了已然睡去。

玄清看向怀中之人,一手帮他将碎发捋到耳后。

在他凝视着怀中人挺立的鼻,浓密的睫毛,紧抿的嘴唇。

 

就让我疯这一次。

 

他将自己的唇印在了怀中人的唇上。


杨琳-Yang

我要去刷第N+1遍甄嬛传啦🙋
附最喜欢的一句——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我要去刷第N+1遍甄嬛传啦🙋
附最喜欢的一句——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椰子青了
今天翻出以前画的这些人儿……还...

今天翻出以前画的这些人儿……还是有一些挺好玩的作品的

甄嬛传Q版唐朝版

今天翻出以前画的这些人儿……还是有一些挺好玩的作品的

甄嬛传Q版唐朝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