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向全世界安利

2850浏览    18339参与
喵尼酱

第五十五章 光芒万丈?

        轩辕弓最后也没能替弘臻在施茜那边挽回一点印象分。

  轩辕弓没有强求扭转弘臻对施茜的印象,弘臻身上可带着英雄救美的事迹,他再对弘臻一对胡天黑地的瞎吹,导致施茜对弘臻产生过好的印象,那可就大事不妙。

  蓝澜澜闻到饭菜香气出来,看见轩辕弓跟在施茜旁边转来转去,一边擤鼻涕一边嘲笑,“轩辕弓,你转来转去也帮不上忙,能不能好好坐着?”

  “我瞎忙活也是在忙活,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吧?”

  “可你这样,真的很像哈巴狗,噗哈哈哈——阿嚏——”蓝澜澜笑着打了个喷嚏,还好手里捏着纸巾,不然就糗大了。

  ...

        轩辕弓最后也没能替弘臻在施茜那边挽回一点印象分。

  轩辕弓没有强求扭转弘臻对施茜的印象,弘臻身上可带着英雄救美的事迹,他再对弘臻一对胡天黑地的瞎吹,导致施茜对弘臻产生过好的印象,那可就大事不妙。

  蓝澜澜闻到饭菜香气出来,看见轩辕弓跟在施茜旁边转来转去,一边擤鼻涕一边嘲笑,“轩辕弓,你转来转去也帮不上忙,能不能好好坐着?”

  “我瞎忙活也是在忙活,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吧?”

  “可你这样,真的很像哈巴狗,噗哈哈哈——阿嚏——”蓝澜澜笑着打了个喷嚏,还好手里捏着纸巾,不然就糗大了。

  轩辕弓瞪了蓝澜澜一眼,“你是看不见你围着弘臻转的样子,还好意思嘲笑我?”

  蓝澜澜挑了挑眉,“我就是看不见,你咬我啊?”

  轩辕弓:……

  都感冒了,蓝澜澜的战斗力还如此强劲,他除了甘拜下风还能怎么办呢?

  总不能承认自己是哈巴狗,一口咬过去吧?

  端着菜出来的施茜笑着说道:“轩辕弓,澜澜就这样,你别跟她计较。”

  听到施茜的话,轩辕弓心里酸得厉害。

  施茜这话里话外都对他很是客气,可话里话外都在在维护蓝澜澜。

  施茜让他别和蓝澜澜计较,不就是让他吃了这个哑巴亏吗?

  轩辕弓不再在施茜身后瞎转悠,走向饭桌,在蓝澜澜旁边坐下,“蓝澜澜,你可不能在施茜面前诋毁我。”

  “我哪儿诋毁你了?”蓝澜澜抬头看向轩辕弓,声音闷闷的,还有点哑。

  轩辕弓和蓝澜澜的眼神对上,训斥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生病的人总是看起来比较可怜,轩辕弓警告的语调都变成了委婉的恳求,“我好不容易遇见个没中弘臻迷魂汤的小姑娘,你能不能别毁了我光芒万丈的形象?”

  “小姑娘?光芒万丈?”蓝澜澜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西施妹妹比你大,而且你确定你有光芒万丈的形象?”

  轩辕弓眼睛瞪成铜铃一般大,“你别以为你仗着你生病了,我就不敢揍你!”

  蓝澜澜毫不吝啬地往轩辕弓扔卫生球,“你敢揍我,我就敢让西施妹妹不理你。”

  “你……你耍赖!”轩辕弓气得只能说这么一句。

  蓝澜澜冲轩辕弓做了个鬼脸,“略略略!”

  有施茜在场的情况下,轩辕弓的脸皮厚不过蓝澜澜,只能甘拜下风。

  施茜上菜的时候,蓝澜澜拿着碗去盛饭,只盛了两碗饭。

  “你还愣着做什么?需要我帮你盛饭?”蓝澜澜皱眉看向轩辕弓。

  什么是待客之道,什么是客气,蓝澜澜不知道。

  轩辕弓常年和弘臻厮混在一起,也不在乎没必要的礼节,起身去盛饭,顺带还帮施茜端了盘菜。

  饭菜上齐,三个人边吃边聊。

       蓝澜澜感冒了不太想说话,一直都是轩辕弓在施茜面前叽叽喳喳个不停。

  “西施妹妹,你的番茄炒蛋卖相真不错。”

  “西施妹妹,这红椒肉丝甜咸适宜,真好吃。”

  “西施妹妹,你这手艺都能赶上餐厅大厨了。”

  蓝澜澜在旁边听着,嫌弃极了,心里暗暗啊吐槽,就轩辕弓着吹捧的本事,不去相声界可惜了。

  施茜全程保持微笑,时不时说两句“谢谢”,被夸得狠了,脸上会露出些许羞涩的红晕,白里透红,恰到好处。

  一顿饭下来,轩辕弓对施茜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如果说漂亮的躯壳是让人产生兴趣的名片,那丰富的灵魂就是让人深陷泥淖的武器。

  轩辕弓虽然意外于施茜和蓝澜澜的关系,但对施茜多多少少有点由怜生爱的意思,男生天生有种保护弱小的心理。

  尤其施茜属于柔弱却坚强的女孩子,越发让轩辕弓感到心疼,又让轩辕弓感到佩服。

  轩辕弓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他将心比心,不认为自己在施茜的位置,能像施茜那么坚强。

  轩辕弓和施茜还没有到交心的地步,两个不算熟悉的人,尬聊也有找尽话题的时候。

  蓝澜澜和施茜送轩辕弓到门口,轩辕弓依依不舍。

  “轩辕弓,你能不能爷们儿一点?难不成你想和我们两个女生住在一起?”蓝澜澜嫌弃地问道。

  轩辕弓:……

  “你能不能不要把我说得这么猥琐?”轩辕弓满头黑线。

  蓝澜澜吃了药之后,喷嚏和鼻涕都少了很多,只是整个人还是困得厉害,只想快速把轩辕弓赶走,“明天还要上课呢,你再不回家睡觉,不怕旦姐把你拎到教室外面罚站?”

  轩辕弓:……

  “别人都是送客,你这是赶客!”轩辕弓义愤填膺地控诉道。

  蓝澜澜翻了个白眼,“差不多得了,难不成你真的想留下?你要留下也不是不行,我家里有多的房间,只是……”

  “行行行,我走了走了,拜拜!”

  轩辕弓本就打算回家,只是蓝澜澜说话太气人,才让他和蓝澜澜多纠缠了两句没营养的话。

  轩辕弓走之前,冲施茜挥了挥手,“西施妹妹,常联系啊!”

  “滚!”

  蓝澜澜踢了一脚,逼得轩辕弓往后一跳之后,立即关上了门。

  施茜在一旁捂嘴笑。

  “西施妹妹,你笑什么?”蓝澜澜吸了吸鼻子,表情懵懵地看着施茜。

  施茜抿嘴笑,“你们的相处模式好可爱。”

  施茜从来没见过蓝澜澜和轩辕弓这种理直气壮互怼还不伤感情的相处模式,有些羡慕蓝澜澜的洒脱。

  施茜就是蓝澜澜的小迷妹,蓝澜澜无论做什么,在她眼里都有魅力极了,哪怕偶尔的爆粗,都让她觉得随心所欲自由有趣。

  “西施妹妹,你对我的滤镜真是厚得可怕。”蓝澜澜哭笑不得。

  今天是因为感冒了,她情绪过于低落,脾气才会这么差。

  施茜笑了下。

  蓝澜澜看着施茜的迷妹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没救了。”

  蓝澜澜打了个呵欠,“西施妹妹,我刚刚吃了感冒药,有点困,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嗯。”

  在蓝澜澜往屋里走的时候,施茜赶了上来,“澜澜,天气预报说夜间有雨,你记得把窗子关好。”




http://m.miaoyuedu.com/books/2467.html


喵阅读版权发布

喵尼酱

第五十四章 个人行为不要上升全体男生

        轩辕弓觉得自己好似接近了某种隐秘的秘密。

  “麻烦?”

  施茜的眼神的波涛慢慢平静了下来,“我家里欠了不少钱,所以我现在都在做兼职赚钱,赚一点算一点。”

  轩辕弓有些诧异,“所以你这么晚回来,是因为去做兼职了?”

  “嗯。”

  轩辕弓没见过这种事,但他能够理解。

  毕竟他从小就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他这般优越的出身。

  “你现在一边读书一边做兼职,会不会很累?”轩辕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心里有点发酸,像是心疼。

  他平时只是上上课做做作业都觉得时间完全不够...

        轩辕弓觉得自己好似接近了某种隐秘的秘密。

  “麻烦?”

  施茜的眼神的波涛慢慢平静了下来,“我家里欠了不少钱,所以我现在都在做兼职赚钱,赚一点算一点。”

  轩辕弓有些诧异,“所以你这么晚回来,是因为去做兼职了?”

  “嗯。”

  轩辕弓没见过这种事,但他能够理解。

  毕竟他从小就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他这般优越的出身。

  “你现在一边读书一边做兼职,会不会很累?”轩辕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心里有点发酸,像是心疼。

  他平时只是上上课做做作业都觉得时间完全不够用,施茜不仅要读书,还要兼职工作,未免也太辛苦了吧?

  “还好。”

  见施茜风轻云淡毫不在意的样子,轩辕弓没有继续说些不合时宜的话,“你住在蓝澜澜这里,你父母知道吗?”

  施茜拿刀的手顿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我没有父母。”

  轩辕弓:……!

  轩辕弓现在恨不得立即咬断自己的舌头。

  他刚刚都在说些什么,让施茜陷入如此为难的境地。

        施茜一边切菜一边说道:“你不用觉得自己说错话,你不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只是想要了解我而已。”

  轩辕弓有点感动,别人陷入委屈和愤怒,往往只想着发泄自己的委屈和愤怒,像施茜这样,自己难受的同时,还能体谅别人的人,真的很少。

  “你性格真好。”轩辕弓十分认真地说道。

  施茜笑了一下,“还行吧,有人讨厌有人喜欢,就是很普通的性子。”

  “不会有人讨厌你的。”轩辕弓发自内心地说道。

  施茜轻笑了一声,“我其实被很多人讨厌的,他们总说我性子弱是在装可怜,其实我真的没有装可怜,我天生就是这个性子,我也改不了呀。”

  轩辕弓诧异地看着施茜。

  施茜把切好的土豆丝放进水里泡好,然后开始切青椒,“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人让人讨厌不起来,那就是澜澜吧。她可以带着人来救我,还没有多问就收留我一个陌生人,我的好多同学都说我做作,但她不,她看着我的眼神永远闪闪发亮,没有同情怜悯,也没有厌恶鄙夷。这样的人,任何人都会喜欢的。”

  轩辕弓想说,讨厌蓝澜澜的人,绝对不会比讨厌她的人少。

  听着施茜描述出来的她心目中的蓝澜澜,轩辕弓有些感慨这两人的友情。

  “你和蓝澜澜的感情真好。”

  施茜笑,“是因为澜澜人好,所以我们才会关系好。她从来没有嫌弃我,一见面就夸我,这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呢?而且她去军训那么久,我一直住在她家,她也没有担心过我,这种被信任的感觉,没有人能抵抗得了。”

  对于施茜的话,轩辕弓深以为然。

  施茜是个女生,都扛不住蓝澜澜开朗的性子和积极的进攻,以弘臻都把自己家里的零食给蓝澜澜的态度来看,他被攻陷也是迟早的事。

  “她人的确挺不错的。”

  施茜笑了笑,转开了话题,“对了,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叫做弘臻的男生?”

  “对啊。”

  “澜澜救我的时候,他也在来着,他对澜澜好凶,他是不是脾气不太好啊?”

  轩辕弓:……

  他现在该肯定还是该否定?

  一直没有得到轩辕弓的回答,施茜扭过头冲轩辕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啊,我都还没有问你认不认识他……”

  “我认识他,我们是好朋友。”轩辕弓打断施茜的话。

  施茜有些诧异地看了眼轩辕弓,“你们是好朋友?”

  “嗯。”

  “那你很了解他?”

  “还行吧。”

  施茜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那你跟我说说,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轩辕弓:???

  此时此刻,轩辕弓脑袋里满是问号。

  施茜也对弘臻有意思?

  施茜要和蓝澜澜抢弘臻?

  英雄救美如此恶俗的桥段在今时今日还要以身相许来报答?

  看见轩辕弓瞳孔放大一脸惊恐,施茜立即挥手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是帮澜澜问的。”

  施茜黑长卷翘的长睫毛如蝴蝶翅膀似的扑扇了两下,带着些许的无辜和叹惋,“澜澜每天都在为了怎么追求他而烦恼,我看多了,心里不太好受。”

  施茜抬起头,和轩辕弓越发惊诧的目光对上,诚挚地说道:“你是弘臻的朋友,对他的了解比较多。如果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澜澜应该会轻松不少。”

  轩辕弓欲言又止了很久之后才开口,“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弘臻对蓝澜澜已经很特别了。”

  至少他从来没见过别的女生去过弘臻家,虽说蓝澜澜是被他带去的,可弘臻不也没有赶人吗?

  而且弘臻唯一喜欢的零食就是牛肉干,还分了蓝澜澜几包,让蓝澜澜打包带走,他都没有这么高的规格待遇。

  “真的?”施茜有些诧异。

  轩辕弓点头,“对啊,如果我哥们儿真的讨厌蓝澜澜的话,我是不可能和蓝澜澜做朋友的。”

  听到轩辕弓的话,施茜有些疑惑,“既然弘臻对澜澜有意思,那他为什么还要伤澜澜的心?”

  “只是说特别,有意思还算不上。”轩辕弓解释道。

  施茜完全理解不了轩辕弓的话,嘟哝了一句,“你们男生好奇怪。”

  地图炮之后,施茜转身继续做饭。

  轩辕弓:……

  是弘臻一个人奇怪好不好?

  跟男生全体没关系!

  至少他就不奇怪,特别实在!

  施茜炒菜的时候,见轩辕弓还在一旁站着,觉得他孤单可怜又无助,只得主动搭话,“轩辕弓,你和澜澜是朋友,以后多帮帮她吧,女生追求男生需要很大的勇气,我特别怕她难过。”

  “嗯?”轩辕弓还在酝酿言辞,冷不丁地听到施茜说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承诺三连击,让施茜笑了出生。

  “你有点可爱。”

  轩辕弓:……

  西施妹妹夸我可爱了,女生夸男生可爱是什么意思?

  在线等,挺急的!

  施茜全程都在关心蓝澜澜,“澜澜什么都好,我希望她能找个什么都好对她也好的,但她就是喜欢弘臻,所以我希望弘臻是那个什么都好对她也好的人。”

  “弘臻挺好的。”轩辕弓怕施茜误会弘臻为人,立即替弘臻解释。

  施茜没有反驳,“我知道他肯定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不然澜澜也不会这么喜欢他了。”

  在轩辕弓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施茜又说开口了,“如果他性格好一点,那就更好了。”



http://m.miaoyuedu.com/books/2467.html

喵阅读版权发布

伏特加.

祝我们的刘梦梦毕业快乐!!!

祝我们的刘梦梦毕业快乐!!!

秋霓雪戏
曾想过离开——昂起脑袋,赤焰下...

曾想过离开——昂起脑袋,赤焰下洗礼不屈的神采:“I'm the ICE QUEEN!”

真的呢,世界不会轻易崩塌。

向我们传递如此信念的潇洒小姐不爱不行。

If I was you, I'd wanna be me too. 

To be someone LOVES YOU.


衷心祝愿和期待硬糖少女303一起努力出圈!

曾想过离开——昂起脑袋,赤焰下洗礼不屈的神采:“I'm the ICE QUEEN!”

真的呢,世界不会轻易崩塌。

向我们传递如此信念的潇洒小姐不爱不行。

If I was you, I'd wanna be me too. 

To be someone LOVES YOU.


衷心祝愿和期待硬糖少女303一起努力出圈!

喵尼酱

第五十三章 不希望牵扯她

         轩辕弓的心理活动可以总结为:这个西施妹妹不仅貌美,还手巧,简直完美!

  蓝澜澜对于轩辕弓的痴汉脸十分嫌弃,“我感冒了,不多招呼你,你自己看会儿电视,冰箱里面有零食,你自己拿。”

  轩辕弓拿出手机,“玩儿把游戏呗。”

  “行,我先把药吃了。”

  蓝澜澜其实什么都不想做,但轩辕弓都来了,她总不能真的把轩辕弓扔在一旁,完全不理会。

  蓝澜澜见轩辕弓还是有些拘谨,去冰箱里把零食拿了出来,“吃吧,不用客气。”

  轩辕弓看见了茶几上的牛肉干,很是诧异,“你也喜欢吃这个牌子的牛...

         轩辕弓的心理活动可以总结为:这个西施妹妹不仅貌美,还手巧,简直完美!

  蓝澜澜对于轩辕弓的痴汉脸十分嫌弃,“我感冒了,不多招呼你,你自己看会儿电视,冰箱里面有零食,你自己拿。”

  轩辕弓拿出手机,“玩儿把游戏呗。”

  “行,我先把药吃了。”

  蓝澜澜其实什么都不想做,但轩辕弓都来了,她总不能真的把轩辕弓扔在一旁,完全不理会。

  蓝澜澜见轩辕弓还是有些拘谨,去冰箱里把零食拿了出来,“吃吧,不用客气。”

  轩辕弓看见了茶几上的牛肉干,很是诧异,“你也喜欢吃这个牌子的牛肉干啊?”

  蓝澜澜脑子和一团浆糊一样乱糟糟的,半晌没反应过来,等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把弘臻给她的牛肉干拿了出来招待轩辕弓。

  蓝澜澜丝毫不羞愧地抢回轩辕弓已经拿到手里的牛肉干,“这是弘臻送我的定情信物,你吃别的。”

  “定情信物?”轩辕弓的嘴角抽搐不止。

  他一直知道蓝澜澜的脸皮厚,但蓝澜澜现在的脸皮厚度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他的认识。

  蓝澜澜十分正经地嗯了一声,“嗯,定情信物。”

  轩辕弓:……

  他就静静地看着蓝澜澜吹。

  “你周末去找弘臻了?”

  蓝澜澜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就一个喷嚏打断。

  轩辕弓放弃和蓝澜澜交流,撕了袋薯片开吃。

  施茜担心感冒的蓝澜澜,和同事完成交接之后,提前回来。

  施茜手里提着菜袋子,进屋的时候喊了一声,“澜澜,我回来了。”

  蓝澜澜还没有抬头,轩辕弓就抬起了头。

  蓝澜澜伸手把轩辕弓的头往下一按,“看什么看?打游戏。”

  施茜发现家里多了个人,很是惊讶。

  认出轩辕弓是周五见过的那个男生之后,施茜更是惊讶。

  施茜对轩辕弓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之后,去了厨房做饭。

  轩辕弓还没来得及回应,施茜就走了,心里矛盾得很,一再操作失望。

  “轩辕弓,你有毒吧!”蓝澜澜脑子糊成一团,玩游戏本就吃力,轩辕弓还突然间掉线,她现在想打人。

  轩辕弓实在是无法集中注意力,“蓝澜澜,不打了。”

  蓝澜澜:……

        “轩辕弓,你能不能有点素质?至少把这把打完吧?”蓝澜澜忍住吐槽的冲动,说得还算委婉。

  轩辕弓都要哭了,“我真的提高不了注意力。”

  蓝澜澜:……

  青春期的男生见到漂亮姐姐走不动路,她能怎么办呢?

  只能选择理解呗!

  蓝澜澜甩了甩头,让自己打起精神,努力让自己保持在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想要快速结束游戏。

  两分钟后,获得胜利,蓝澜澜舒了口气。

  蓝澜澜烦躁地踢了轩辕弓一脚,“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去厨房帮忙啊!真的以为我这里是饭馆,可以白吃白喝啊?”

  轩辕弓喜滋滋地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劲,回过头反驳道:“饭馆也不可以白吃白喝,要给钱的。”

  蓝澜澜:……

  不知道她感冒了脑子不清醒吗?

  抓她语病的都是混蛋!

  “你再叽叽歪歪,就不留你吃晚饭了。”蓝澜澜瞪了轩辕弓一眼。

  轩辕弓都已经和家里人说了不回家吃饭了,快速跑去厨房帮忙。

  蓝澜澜翻了个白眼,对于轩辕弓是满满的嫌弃。

  男生啊!

  蓝澜澜不太舒服,脑子沉沉的,直接靠在沙发上躺下,拉起毛毯盖身上取暖。

  轩辕弓进了厨房,施茜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我来帮你。”

  施茜有点尴尬,“那你……帮忙择菜吧。”

  顿了顿,施茜问道:“你会吧?”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一分钟后。

  “那个……这部分是不吃的……”

  轩辕弓:……

  施茜看出来轩辕弓是在逞强,对轩辕弓说道:“没事儿,我来。”

  轩辕弓不想继续在施茜面前丢脸,没再瞎弄,有些尴尬地站在一旁,胡乱地找着话题,“你们家都是你做饭吗?”

  “嗯。”

  “蓝澜澜也太大小姐了吧!”轩辕弓替施茜抱不平。

  施茜回过头,认真地看着轩辕弓,“是我主动要做饭的,和澜澜没关系。”

  轩辕弓看见施茜认真的模样,都说不出玩笑的话,“哈哈,原来是这样。”

  施茜点了点头,回过头继续做饭。

  施茜的动作很利落,显然不是很少做饭的样子。

  轩辕弓在家里是君子远庖厨的大少爷,除了偶尔被弘臻借以各种名义驱使之外,基本上不做家务活。

  “你什么时候学的做菜?”轩辕弓竭尽全力地找话题。

  “从小就开始学,四五岁?”

  轩辕弓惊讶,“这么早?”

  施茜嗯了一声,“我奶奶身体不好,所以我从小就得自己学着做饭。”

  轩辕弓从来没有想过施茜的家世会不好。

  以施茜和蓝澜澜住在一起的关系,他自然而然地认为两人是姐妹。

  这里的房价不低,这么大的房子,怎么可能是穷人?

  “你和蓝澜澜是什么关系啊?”轩辕弓有了疑惑,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施茜有些意外:“澜澜没告诉过你吗?她救了我,又收留了我,她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轩辕弓:……!

  似乎,好像,蓝澜澜的确有说过!

  只是他看见施茜之后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西施妹妹这个称呼,他也是在那一次第一次听说!

  他还嘲笑过蓝澜澜没文化来着!

  “哦。”施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澜澜人很好,估计不希望让别人同情我吧。”

  轩辕弓:……

  不,蓝澜澜没有,而且还拿这种事向弘臻邀功来着。

  可看见施茜对蓝澜澜感恩戴德的模样,轩辕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怕施茜知道了蓝澜澜的真面目,会对蓝澜澜极度失望。

  施茜叹了口气,“我其实不在意这种事的,如果让别人误会我和她的关系,对她也不好。”

  “为什么对她不好?”

  施茜眼神有些惶恐,许久之后才说道:“我有些麻烦,不希望牵扯上她。”



http://m.miaoyuedu.com/books/2467.html

喵阅读版权发布


洛洛洛洛洛赋呀!

安利陈卓璇

复制一位旋风的安利🌝👌

如果我是陈卓璇

22岁

中考成绩全班第一

高考超一本线50分

英语专业8级

钢琴10级

吉他也行

大学校园歌手大赛冠军

超女海选西安赛区冠军

全国15强

加入过超级女团唱跳俱佳

上过梦想的声音挑战林俊杰

天浩盛世组团时1挑7无人能敌

参演过现象级热播剧《陈情令》

泰国见面会万人面前演唱孤城


关键人长得还漂亮

不是传统的网红脸

身材比例赏心悦目

看着特别舒服

皮肤白到发光

腿型又直又长可谓百里挑一

这还不够

演讲能力也是一流

有时候说话像个诗人

说话声音也好听

语言组织能力够强

条理清晰

吐字往往一字不差...

复制一位旋风的安利🌝👌

如果我是陈卓璇

22岁

中考成绩全班第一

高考超一本线50分

英语专业8级

钢琴10级

吉他也行

大学校园歌手大赛冠军

超女海选西安赛区冠军

全国15强

加入过超级女团唱跳俱佳

上过梦想的声音挑战林俊杰

天浩盛世组团时1挑7无人能敌

参演过现象级热播剧《陈情令》

泰国见面会万人面前演唱孤城


关键人长得还漂亮

不是传统的网红脸

身材比例赏心悦目

看着特别舒服

皮肤白到发光

腿型又直又长可谓百里挑一

这还不够

演讲能力也是一流

有时候说话像个诗人

说话声音也好听

语言组织能力够强

条理清晰

吐字往往一字不差

最可贵的是

努力认真刻苦

安静沉稳理性

执着要强不服输

22年的时间

和普通人一样要花时间上课考试考大学

陈卓璇说“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如果我是陈卓璇

我估计自己得骄傲到上天

喵尼酱

第五十二章 增进感情多好

        蓝澜澜回到家的时候,浑身冷得厉害。

  大伞挡住了雨,却没能挡住寒气,让她浑身生寒。

  门一打开,施茜就看了过来,“你回来啦,我刚想发信息问你要不要给你送伞。”

  蓝澜澜笑着把伞放在阳台晾着,乐呵呵地冲施茜说道:“你送伞做什么?我在他家过夜增进感情多好。”

  施茜:……

  施茜有些扛不住蓝澜澜不把门的嘴巴,给蓝澜澜倒了杯热水,“外面挺冷的,你多穿一点衣服。”

  蓝澜澜点头,结果施茜给她倒的热水,道谢之后回了房间。

  蓝澜澜快速洗了个澡,换了套带毛的熊猫睡衣,吹干了头发,躺床...

        蓝澜澜回到家的时候,浑身冷得厉害。

  大伞挡住了雨,却没能挡住寒气,让她浑身生寒。

  门一打开,施茜就看了过来,“你回来啦,我刚想发信息问你要不要给你送伞。”

  蓝澜澜笑着把伞放在阳台晾着,乐呵呵地冲施茜说道:“你送伞做什么?我在他家过夜增进感情多好。”

  施茜:……

  施茜有些扛不住蓝澜澜不把门的嘴巴,给蓝澜澜倒了杯热水,“外面挺冷的,你多穿一点衣服。”

  蓝澜澜点头,结果施茜给她倒的热水,道谢之后回了房间。

  蓝澜澜快速洗了个澡,换了套带毛的熊猫睡衣,吹干了头发,躺床上写计划。

  学习完成任务,和追求弘臻完全活下来,两手都得抓紧,蓝澜澜一个都不能放弃。

  蓝澜澜用笔头戳了戳自己的脖子,她从来没有对未来做过任何规划,属于走一步算一步的类型。

  她对外界的事物也从来都没有过大的欲望,每天吃吃喝喝看看小说玩玩游戏,她就能美滋滋地等死。

  可是现在不同,她有了欲望。

  活下去的欲望。

  之前的等死是等几十年后到来的死亡,现在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头上的死亡。

  她还年轻,她还没有活够。

  可是蓝澜澜戳了几十下脖子,也没能写出一个字。

  这个怎么写计划?

  她写不出来。

  考试看运气,追求看弘臻心情,主动权根本就不在她的手里。

  蓝澜澜放了本子和笔,还来不及联系伤春悲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蓝澜澜拿起手机看,是一条信息。

  “你到家了吗?”

  为了不错过弘臻的消息,蓝澜澜在非上课时间会把手机铃声打开。

  这是蓝澜澜第一次受到弘臻主动发来的消息,激动得在床上滚来滚去。

  弘臻竟然关心她了!

  这可是她追求弘臻的历史性突破!

  蓝澜澜拍了拍自己的脸,她必须得看看弘臻对自己的好看度冷静冷静!

  任务对象:弘臻

  性别:男

  年龄:16

  魅力值:+∞

  好感度:10

  啊啊啊啊啊啊——!

  她冷静不下来了!

  不过在弘臻家看了部搞笑青春电影,弘臻竟然就加了5点好感度!

  这好感度似乎也不难加啊!

  作为一个淡泊如水的旧佛系少女,蓝澜澜重新充满了信心。

  “我到家了,可是我全身都被淋湿了【大哭】【大哭】”

  蓝澜澜笑眯眯地发了大哭的表情。

        弘臻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几乎能够想象得出来,蓝澜澜笑着的样子。

  蓝澜澜就是这种,无论遇见什么,都能笑得出来的人。

  在他面前装一波可怜之后,蓝澜澜一转头又能笑得比谁都灿烂。

  不过一场雨,哪里至于让蓝澜澜大哭?

  “嗯。”

  蓝澜澜看着淡漠的回应,有些受挫。

  她算是看明白了,弘臻推拉手段了得,给一棒子再给一颗糖,给了一颗糖再给一棒子,循环着来,不知疲惫。

  可她偏偏吃这一套。

  或者说,她不吃也必须得吃。

  蓝澜澜回了个亲亲的动画表情之后,把手机扔在一边。

  蓝澜澜看了会儿书,倒下睡了。

  蓝澜澜是被做梦吓醒的,她最近总是会梦见自己变成了一直会喷火的鸟,最后都是被冷醒。

  蓝澜澜惊醒过来,坐在床上大喘气,后知后觉地发现被子掉在了地上。

  “真是的,睡着的时候就不能别乱动吗?”蓝澜澜嫌弃地埋怨了下自己这一睡着就乱动的身体。

  把被子捡了起来,蓝澜澜滚来滚去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以免自己再把被子给踢了。

  这一次,一夜无梦。

  蓝澜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还是着凉了。

  小区有点大,蓝澜澜昨天从弘臻家到自己家走了很久,入了寒,晚上又掉了被子,一不小心就感冒了。

  “阿嚏——!”

  蓝澜澜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抽纸擦了擦鼻子,但鼻子还是痒得厉害。

  “阿嚏——!”

  蓝澜澜刚擦掉鼻涕,就又大了个喷嚏。

  施茜到了出门的时候,看到蓝澜澜整个人状态很糟糕,很是担心地说道:“要不我在家里照顾你吧。”

  “不用,我没事。”

  施茜脸上的担忧没有丝毫减轻,“我送你去医院吧。”

  “没事,我等会儿吃点药就好了。”蓝澜澜刚说完,又打了一个喷嚏。

  蓝澜澜推了推施茜,催促道:“你快点去KTV,去得晚了,会被扣钱的。”

  施茜有点为难,她之所以能在KTV做那么久,就是因为她一直勤勤恳恳,从来没有请过假。

  “快去快去,你不走,我怎么打电话给弘臻卖惨,让他过来照顾我?”蓝澜澜噘着嘴说道。

  施茜听到蓝澜澜这么说,只稍微犹豫了一下,拿着东西走了。

  走之前,施茜握拳对蓝澜澜做了个加油的动作,把蓝澜澜乐得又是一个喷嚏。

  等施茜走了,蓝澜澜倒了杯热水就回卧室了。

  感冒的时候,她谁也不想见。

  蓝澜澜试图看书,但什么都看不进去,索性窝在被子里睡觉。

  迷迷糊糊间,蓝澜澜听见手机铃声响,伸手去拿手机,“喂。”

  听到蓝澜澜浓重的鼻音,轩辕弓很是惊讶,“你要死了?”

  “滚!你才要死了!”蓝澜澜没好气地骂了句。

  她现在最讨厌别人那她生命开玩笑。

  在蓝澜澜挂电话之前,轩辕弓收敛了玩笑的口吻,“你这是怎么了?”

  “感冒了——阿嚏——!”蓝澜澜刚回答完就一个喷嚏。

  轩辕弓被吓得把手机都拿开了,在确定那边结束打喷嚏之后,轩辕弓才把手机放回耳边。

  他刚要开口,蓝澜澜又是一个喷嚏。

  轩辕弓:……

  “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想跟你打听打听你那个朋友的事。”

  蓝澜澜刚想骂人,想了想说道:“你买点感冒药来我家吧,面对面说。”

  蓝澜澜刚刚打算吃药的时候,发现家里的感冒药已经过期了,而她人一不舒服起来,比谁都懒,宁愿捂一身汗也不愿意出门。

  “好!”

  蓝澜澜报完地址就挂断了电话。

  轩辕弓带着药过来,刚把药递给蓝澜澜,就迫不及待地说道:“药带到的,消息呢?”

  接水的蓝澜澜白了轩辕弓一眼,“她晚上会回来做饭,你等一会儿。”

  “你们住一起?”轩辕弓很是惊讶。

  “嗯。”

  “你们是亲戚?”轩辕弓上上下下打量了蓝澜澜好一会儿,似乎在怀疑一个藤上怎么结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瓜。

  蓝澜澜冷冷扫了轩辕弓一眼,“如果你再用这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看我,晚饭就没你的份了。”

  停顿了一下,蓝澜澜补充道:“西施妹妹做饭。”

  轩辕弓:……



http://m.miaoyuedu.com/books/2467.html

喵阅读版权发布

伏特加.

“我将来要当一个兔子警官”//


图源微博超话

“我将来要当一个兔子警官”//


图源微博超话

喵尼酱

第 五十一章 不吃不喝不撒不拉的神仙

          蓝澜澜对自己的好感度有些不满,点开弘臻的资料看了看。

  任务对象:弘臻

  性别:男

  年龄:16

  魅力值:+∞

  好感度:5

  还是“5”!

  万年不变的“5”!

  弘臻不过是长得刚好符合她审美,又恰好送她去了次医务室,再不经意地帮自己拉了下票的混蛋而已,她竟然能有30好感度,真是可耻!

  果然她就是个意志不坚定地煞笔!

  在蓝澜澜自我唾弃的时候,弘臻侧了下身体,犹豫着问道:“要进来坐坐吗?”

  蓝澜澜本来打算送了花就走,毕竟她说...

          蓝澜澜对自己的好感度有些不满,点开弘臻的资料看了看。

  任务对象:弘臻

  性别:男

  年龄:16

  魅力值:+∞

  好感度:5

  还是“5”!

  万年不变的“5”!

  弘臻不过是长得刚好符合她审美,又恰好送她去了次医务室,再不经意地帮自己拉了下票的混蛋而已,她竟然能有30好感度,真是可耻!

  果然她就是个意志不坚定地煞笔!

  在蓝澜澜自我唾弃的时候,弘臻侧了下身体,犹豫着问道:“要进来坐坐吗?”

  蓝澜澜本来打算送了花就走,毕竟她说过要少给弘臻添堵。

  但是她现在心里堵得慌,难得弘臻开口主动邀请,她想也不想地说道:“好啊!”

  弘臻并不是客气,真的让蓝澜澜进了屋。

  房间里很干净,他今天刚做过家务,该收拾的都收拾过了,家里没有灰尘的痕迹。

  弘臻给蓝澜澜拿了双男士拖鞋,“将就着穿吧。”

  “谢谢。”

  蓝澜澜跟着弘臻进了屋,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上次跟着轩辕弓来,是被轩辕弓骗来做家务,可她这次进门之后该做些什么呢?

  “弘臻,我们看电影吧!”

  弘臻别有意味地看了眼蓝澜澜,回过头之后才问道:“什么电影?”

  蓝澜澜跟在弘臻身后走,“去年有个挺搞笑的《我哥是个神经病》,我一直没看,你看过没有?”

  “你坐一会儿,我去楼上拿电脑。”

  弘臻家的网络很快,即便是蓝光资源也很快下载好。

  弘臻在电视上插上线后,点击播放。

  蓝澜澜毫不客气地占据了绝佳的地理位置,见弘臻坐在旁边偏着头看电视,产生了些许愧疚感,往旁边移了移,“你要不坐这里吧?”

       弘臻看了眼蓝澜澜让出的位置。

  蓝澜澜以为弘臻觉得位置还不够好,又往旁边移了移,“这样总行了吧。”

  见蓝澜澜都委屈上了,弘臻选择了坐过去。

  电影播放之后,蓝澜澜全情投入,时不时笑得跟个疯子似的,不停地拍着扶手,激动起来还会一个不小心拍到自己的大腿。

  弘臻听着蓝澜澜破风的鸭子笑声,再看了看液晶屏幕,起身。

  蓝澜澜看向弘臻,“你要去哪儿?”

  “给你拿瓶水。”

  “谢谢,正好我有些口渴。”

  弘臻:……

  像她那么夸张地笑,现在才发现自己口渴,也是不容易。

  弘臻不仅给蓝澜澜拿了饮料,还拿了一些肉脯肉干甜点。

  见到弘臻回来,手里拿了一大堆东西,蓝澜澜眼睛都亮了,“你还会买零食啊?”

  弘臻:……

  “你把我当成不吃不喝不撒不拉的神仙吗?”弘臻颇为无语地把手里的零食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蓝澜澜毫不客气地拿了包牛肉干,撕开包装袋的时候回道:“你不知道你在我心里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吗?”

  弘臻:……

  他就不该开口。

  蓝澜澜并不在意弘臻的沉默,快速再度沉浸在了电影里,手里拿着牛肉干,嘴里嚼着牛肉干,笑嘻嘻的,好似烦恼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弘臻对于电影没有太大的兴趣,倒是无意间看了蓝澜澜好几眼。

  他不得不承认,他有点羡慕蓝澜澜的没心没肺。

  别人骂她,她也不在意。

  他一再拒绝她,她也不知道气馁。

  弘臻突然间听见外面有声音,起身去阳台。

  弘臻伸出手,雨落在他的手上。

  “蓝澜澜,下雨了。”

  蓝澜澜看过去,“啊?下雨了?”

  蓝澜澜下意识地回应之后,一脸茫然地看着弘臻,“然后呢?”

  “电影看完,我送你回家。”

  蓝澜澜受宠若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弘臻,“我以为你顶多借我一把伞。”

  她甚至都做好了被淋成落汤鸡回家的准备。

  弘臻:……

  “基本的绅士风度,我还是有的。”弘臻淡淡道。

  蓝澜澜咧开嘴角眯起眼,“别生气别生气,你比我想象中好,我更喜欢你了。”

  弘臻:……

  他一点都感受不到。

  蓝澜澜说完之后,笑容差点儿就挂不住了。

  她觉得自己真的命不好,遇上弘臻这么个人,她的好感度能只控制在30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的不能怪她意志不坚定,只怪敌人的炮火太猛烈,最可怕的是对方还没有出招。

  无招胜有招,这么高的境界,她一个小虾米只能仰望。

  蓝澜澜看完电影之后,直接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弘臻见蓝澜澜吃了不少牛肉干,对她说道:“把剩下的都带走吧。”

  “这……不太好吧?”

  基本的羞耻心,蓝澜澜还是有的。

  白吃白喝就算了,还打包带走,蓝澜澜还是有点豁不出去。

  “没事,不值钱。”

  弘臻直接拿起牛肉干塞蓝澜澜手里,转身去拿伞。

  看着手里的牛肉干,蓝澜澜特别怕自己一个不冷静,索性又撕了一包,吃块牛够干冷静冷静。

  弘臻拿了伞,伞是黑色的,超大号。

  非常直男的伞。

  弘臻和蓝澜澜走到门口,把伞递给蓝澜澜,“我只有一把伞,送不了你,你自己回去吧。”

  蓝澜澜:……

  说好的绅士风度呢?

  “没事儿,我们一起撑伞,雨中漫步,多浪漫啊!”蓝澜澜眼睛亮得可怕,一脸期待地看着弘臻。

  弘臻:……

  弘臻往后退了一步,表明了态度。

  蓝澜澜委屈,但她不能说,只能用被抛弃的大狗狗的眼神看着弘臻。

  弘臻心如铁石,丝毫不为所动。

  蓝澜澜觉得自己还没有修炼到家,她得再观察观察施茜,多琢磨琢磨,争取学到其中精髓。

  等她神功大成,区区弘臻,根本不在话下!

  幻想了一下美好的未来,蓝澜澜波动的情绪平复了下来,冲着弘臻咧开一个自认为完美的笑容,“那我们……周一见?”

  “嗯。”

  蓝澜澜无视了弘臻冷淡的态度,笑眯眯地看着弘臻,“那我走啦,拜拜。”

  “嗯,拜拜。”

  蓝澜澜没有多做停留,撑开伞往外走。

  外面的雨实在是不小,好在伞够大,能把她遮得严严实实。

  蓝澜澜整个人缩成了一团,不只是怕被雨淋到,还是因为有点冷。

  弘臻靠在门边上,看着被伞遮住一半身影的蓝澜澜没入雨中,没有立即离开。

  蓝澜澜是他见过最特别的女孩子。

  他很好奇,蓝澜澜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http://m.miaoyuedu.com/books/2467.html

喵阅读版权发布

喵尼酱

第五十章 二百八十八

         蓝澜澜觉得小饼干不错,又点了一份,不过要了其他味儿的。

  蓝澜澜有兴致做作业就埋头做作业,白泽则拿着书悠闲地看着自己带来的书,互不打扰。

  两人的宁静祥和,无人打破。

  蓝澜澜把军训感悟写完之后抬起头,伸展了下四肢,看向白泽,“我得去接朋友了。”

  “嗯。”

  蓝澜澜看了眼自她开始做作业之后就没动过的小饼干,“你不喜欢吗?”

  “还好。”

  蓝澜澜知道“还好”“可以”“还行”之类的词约等于“不好”“不喜欢”,对白泽说道:“如果你不吃了,那我打包了?”

  “...

         蓝澜澜觉得小饼干不错,又点了一份,不过要了其他味儿的。

  蓝澜澜有兴致做作业就埋头做作业,白泽则拿着书悠闲地看着自己带来的书,互不打扰。

  两人的宁静祥和,无人打破。

  蓝澜澜把军训感悟写完之后抬起头,伸展了下四肢,看向白泽,“我得去接朋友了。”

  “嗯。”

  蓝澜澜看了眼自她开始做作业之后就没动过的小饼干,“你不喜欢吗?”

  “还好。”

  蓝澜澜知道“还好”“可以”“还行”之类的词约等于“不好”“不喜欢”,对白泽说道:“如果你不吃了,那我打包了?”

  “好。”

  蓝澜澜叫了人打包,对着白泽说了再见之后,挎着帆布包去找施茜。

  白泽喝了口冷饮,也起身离开。

  蓝澜澜到KTV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施茜已经收拾好了,正在和同事说着话。

  看到蓝澜澜,施茜立即和交接班的同事道别,朝着蓝澜澜小跑过来。

  蓝澜澜提了提自己手里打包的袋子,“我刚刚没吃完打包的小饼干,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

  蓝澜澜直接把袋子递给了施茜。

  施茜尝了一块儿,“很好吃。”

  遇到个口味和自己相同的人,蓝澜澜很开心,“那你多吃点,这一份我只吃过一块。”

  “那你也吃。”

  蓝澜澜笑着拿了一块。

  两人在大街上吃着小饼干,乐呵呵地找店吃饭。

  考虑到施茜的消费水平,蓝澜澜找了家普通的小店,点了碗盖浇,少饭多肉那种。

  两人吃完饭,蓝澜澜没忘记买花的事。

  蓝澜澜也有过跟风养花的时期,奈何经过她手的花寿命太过有限,为了不摧残无辜的花花草草,蓝澜澜克制住了自己的辣手。

  后来她也买过鲜花放家里,只是她太懒了,有次没有把死在花瓶里的花丢掉,把家里弄得臭烘烘的,就再也不买花了。

  现在家里多了个勤快的人,蓝澜澜的心思一下子活络了起来。

  “西施妹妹,你喜欢什么花?”

  “百合和蔷薇。”

  蓝澜澜冲花店老板说道:“帮我挑几支好一点儿的百合和蔷薇,要新鲜一点的,随便捆一捆就行,不包扎。”

  反正拿回家就插花瓶里,包装也是钱呢,能省一点算一点。

  蓝澜澜眼睛瞥到旁边的礼盒,指着玫瑰礼盒问道:“那个香槟玫瑰礼盒装多少钱?”

  “二百八十八。”

  蓝澜澜有些肉疼,咬牙闭眼,下定决心,“我要一盒。”

  “好的。”

  蓝澜澜结完账,摸着自己空扁扁的钱包想哭。

  追求人果然是个花钱的活计。

  走出花店,施茜问道:“你只买我喜欢的花吗?”

  施茜当然看得出来,蓝澜澜抱着的香槟玫瑰礼盒肯定不是放家里看的。

  “我什么花都喜欢,百合和蔷薇,我也很喜欢的。”蓝澜澜笑着说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是不会委屈自己的人,只是我们生活在一起,要挑就挑大家都喜欢的。”

  施茜点了点头,心里暗暗感动。

       进了小区之后,蓝澜澜对施茜说道:“西施妹妹,我去别的地方有点事,你自己先回家吧。”

  施茜没问蓝澜澜要去哪里做些什么,点了点头,冲蓝澜澜挥了挥手。

  蓝澜澜抱着玫瑰礼盒离开,施茜看着蓝澜澜,知道蓝澜澜消失不见,才往蓝澜澜家走。

  蓝澜澜的玫瑰自然是要送给弘臻的。

  之前弘臻说喜欢玫瑰的事,她牢牢记着的,虽然弘臻后来说只是类比,但她觉得即便是类比,潜意识里也会说出和自身情况相关的话。

  蓝澜澜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弘臻喜欢的玫瑰不是香槟玫瑰。

  在花店的时候,蓝澜澜一眼就看重了这个礼盒,深蓝色的礼盒,浅蓝色的缎带,里面铺满了鹅黄色的绸布,二十支香槟玫瑰整齐地铺排在一起,香槟色的花瓣,墨绿的枝叶,怎么看怎么让人想要买下来。

  蓝澜澜抱着花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弘臻家门前。

  蓝澜澜站在门口,按了门铃。

  不多时,阳台上就出现了弘臻的身影。

  蓝澜澜看见弘臻,蹦蹦跳跳地冲弘臻招手,“弘臻,是我!”

  弘臻居高临下地看着蓝澜澜在自己的院墙外面跳来跳去,他有些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蓝澜澜这种永远消耗不完精力的人。

  弘臻在心里不知道骂了轩辕弓多少句,如果不是轩辕弓带着蓝澜澜认了门,他根本不用在周末还要费心思应付蓝澜澜。

  即便头疼,弘臻也还是下了楼。

  弘臻穿着拖鞋,在石板上发出哒哒的声响。

  弘臻开了门,却没有请蓝澜澜进去坐,靠在门边问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蓝澜澜有段时间没闹腾他了,他还以为蓝澜澜决定知难而退,没想到蓝澜澜只是暂时休整,还没到新的一周,周末就直接找上了门。

  “弘臻,这个送你的。”蓝澜澜笑着把手里的盒子递了过去。

  弘臻接过,打开一看,皱起了眉头,“你送我这个做什么?”

  “你不是喜欢玫瑰吗?”

  “我说过了……”

  “你说过了只是类比嘛!”蓝澜澜快速打断弘臻的话,“可是我就是看见了忍不住手痒想要买来送给你。”

  弘臻:……

  蓝澜澜特别怕弘臻把花还给自己,快速说道:“反正你都已经收了,放家里添点不同的颜色也不错不是吗?”

  蓝澜澜还记得弘臻那个空空荡荡黑白两色区分明显的房子,她以为她自己家就够冷了,没想到弘臻家还能更冷一点。

  弘臻点了点头,“谢谢。”

  就在此时,系统来了信息。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魅力值50点。】

  蓝澜澜险些一个原地托马斯螺旋升空爆炸,她以为早就过期算作失败的任务竟然猝不及防地完成了!

  蓝澜澜再点开自己的资料一看。

  姓名:蓝澜澜

  性别:女

  年龄:16

  魅力值:——775

  好感度:30

  她的魅力值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真是让人行为!

  另外,好感度30什么鬼?

  她对弘臻的好感度这么高了吗?




http://m.miaoyuedu.com/books/2467.html

喵阅读版权发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