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向往的生活

13.2万浏览    306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2 17:01
旧时烟雨[定时发布]

向往的生活之德云社来了[第二集下]

特别声明:禁止上升,[脑补画面观看]

接上一集

[黄老师在灶台边上煨着羊蹄,一边跟大家聊着天。]

磊:麒麟,你老舅家女孩儿多大了。

麟:才不到一岁,现在我妈给带着呢。

炅:那么小啊,也是够拼命的。

磊:我这次看见他就跟上次不一样了。

炅:是吧,我觉得这孩子更有气质了。

麟:他啊,他就是父爱泛滥了,多了父爱光环。

磊:哈哈哈哈,你就等你老舅打你吧一会儿。

雷:[走下来]说我什么呐,我有什么能帮忙的。

堂:肯定是说你女儿长的千万别像杨九郎。

磊:哈哈哈哈,像九郎眼睛小是吧?

雷:别说,黄老师,我家颖儿眼睛真不大。

炅:噗,云雷,你有没有考虑找一个眼睛大的。

磊:说说你...

特别声明:禁止上升,[脑补画面观看]

接上一集

[黄老师在灶台边上煨着羊蹄,一边跟大家聊着天。]

磊:麒麟,你老舅家女孩儿多大了。

麟:才不到一岁,现在我妈给带着呢。

炅:那么小啊,也是够拼命的。

磊:我这次看见他就跟上次不一样了。

炅:是吧,我觉得这孩子更有气质了。

麟:他啊,他就是父爱泛滥了,多了父爱光环。

磊:哈哈哈哈,你就等你老舅打你吧一会儿。

雷:[走下来]说我什么呐,我有什么能帮忙的。

堂:肯定是说你女儿长的千万别像杨九郎。

磊:哈哈哈哈,像九郎眼睛小是吧?

雷:别说,黄老师,我家颖儿眼睛真不大。

炅:噗,云雷,你有没有考虑找一个眼睛大的。

磊:说说你俩故事呗,我挺好奇。

雷:黄老师做饭,我给你讲故事,这样好吗?

磊:挺好的。

堂:他啊,我估计当时就是眼睛不好使。

郎:[走进来]谁眼睛不好使啊?

麟: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哦~

郎:去你的,你才鬼呢。

堂:说你家角儿眼睛好,找你这么个好老公。

郎:那你看看,我家角儿找的,能差吗?

麟:是,你家角儿放屁都是香香的。

雷:郭麒麟,你怎么跟你舅妈说话的。

麟:舅妈,舅舅欺负我。

磊:跟人告状可还行。

炅:太可爱了。

郎:乖,找你家老阎去,跟我撒娇没用。

雷:还是九郎好。

堂:我想周宝宝了。

雷:想着吧。

炅:我去把苞米搓出来。

郎:[把菜放下]我跟您去吧,何老师。

麟:我也去。

炅:走吧。


[何老师走到仓库,拿出来了许多干玉米,两个筛子,坐在了大棚里]

郎:嚯,不少啊,何老师。

炅:这都算导演组开恩了。

麟:只去还有砍香蕉呢,更丧良心。

炅:是的,大林就赶上了一期。

郎:[拿了两根玉米对在一起]是这样搓吗?

炅:是,之前还有那个手摇机器呢。

麟:这季不给了吗?

郎:我觉得吧,这玩意还是搓快。

炅:确实,手摇的费劲,胳膊酸。

麟:[学着九郎的样子]哎,真好搓。

郎:是吧,我觉得挺好玩。

炅:一看就经常干活。

麟:他家有活都是他干,我老舅啥也不干。

郎:嗐,他就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可以了。

炅:哟哟哟。

麟:何老师,您习惯了就好了。

堂:我来帮忙了。

炅:你可以帮黄老师做做饭啊。

麟:他们家那个给惯的什么都不会做,何老师,我觉得咱们还是留厨房一个安静吧。

堂:去你的,谁说我不会。

郎:九良在家都是他做饭,孟哥啥也不干。

炅:哎,多好,台上是搭档,台下又是夫夫。

堂:嗐,互相扶持呗。

麟:我爸当初是让他辅助我的,结果不也让他给我拐走了吗?

炅:你也是愿意跟人家走呀!

郎:那他要是不跟着人家走的话,可能人家还少遭点儿罪。

炅:为啥这么说呢?

堂:当初阎鹤祥差点没让我师父给打死。

炅:郭老师看着不像那么凶残的人啊!

郎:不一样啊,这不是要拐他的儿子吗?

堂:给我师父气的。那桃,腾一下就红了。

麟:去你的吧。

祥:[走过来]你们在聊什么呢?

炅:聊你师父当初是怎么打你的?

祥:嗐,我这不拐走了人家的宝贝吗,打两下能咋的。

炅:我发现郭老师养你们这么一群孩子是真不容易。

堂:是啊,那时候我师父也没钱,然后我有一天我就刷到一个视频,就是我师父关在橱窗里的那个,我当时看的时候心都碎了。

麟:我也刷到过那视频,我现在看不了,心疼。

郎:其实说实话都刷到过那个视频,但不敢看是真的。

祥:确实。

炅:也是不容易的。

堂:[转移话题。]何老师,这有一斤不。

郎:我估计应该差不多,你下来了,你闺蜜呢?

堂:小妖精在厨房帮忙呢。

郎:你可看着点儿他吧,别让他把厨房炸了。

堂:他干过这事儿是咋滴?

麟:他还真干过。

炅:[对着厨房]黄老师,有人要炸厨房。

磊:谁,谁要炸厨房?

炅:杨九郎说张云雷要炸厨房。

磊:[抬头看。]你要炸厨房?

雷:我炸厨房干嘛呀?

炅:哈哈哈,炸厨房可还行啊。

麟:我老舅真的炸过,做一次饭,我舅妈弄了一天,才收拾干净。

祥:你也别说别人,你也是这样的主。

磊:真好,十指不沾阳春水。

雷:嗐,主要是他心疼。

磊:在我着秀恩爱。

雷:没有,没有,黄老师,我就是想让你教教     

我做饭,我形似着他有时候累了,我能给他做点饭啥的。

磊:这个是可以的,你把那个羊蹄拿来,我教你

雷:好勒。


[屋内一片融洽,张云雷和黄磊在做着饭,屋外的何老师带着几个人在搓着玉米,太阳也缓缓的落下了,夜晚七点的时候厨房准时传来了吃饭的叫喊声。]


磊:吃饭咯,孩子们。

雷:杨九郎,郭麒麟,来端菜啦,别干啦。

郎:知道啦,角儿。

麟:来了。

炅:你们洗洗手去端菜吧,我和阎鹤祥收苞米。

祥:洗干净手,大林。

麟:知道啦,哥哥。

炅:这得有20斤了吧。

祥:应该有的,子枫妹妹,拿称来。

子枫:好勒。

炅:这苞米,多好。

祥:熬粥,我估计特香得。

炅:要不你明天走的时候带点儿回去。

祥:我觉得可以。

炅:[收拾完后]走,洗手吃饭。

祥:吃饭去。


[桌子上的黄焖鸡,炖羊蹄儿,醋熘白菜,板栗鸡,红烧豆腐,蒜蓉菜心,也按照位置摆放好了,来做客的人们也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炅:黄老师,辛苦了!

磊:不辛苦,不辛苦。

堂:看起来好好吃啊。

麟:那你看,我们黄老师做的。

郎:敬黄老师一杯。

祥:[跟着举起杯子]黄老师辛苦了。

磊:[一起碰杯]你们也辛苦啦。

雷:我想吃鸡肉。

郎:你慢点儿,角儿,我给你夹。

磊:大家动筷子吧。

雷:嘿嘿,其实我已经偷摸吃了好几块了。

郎:你呀,真的是小吃货。

雷:嗯,黄老师做的太香了嘛,不赖我。

郎:不赖你,不赖你,快吃吧啊。

炅:吃吧吃吧,都别客气。

磊:多吃点儿,云雷,看你瘦的。

郎:他这儿都胖了。

磊:我感觉他就一直这么瘦。

麟:那你是没看见我老舅的小肚子。

炅:云雷,你最瘦时候多少斤?

雷:最瘦的时候100零几斤。

堂:那时候在外头吃了挺多苦的他。

炅:是刚回德云社的时候吗?

雷:对,那时候大概是108.109.左右。

磊:一米八几的大个,不到110斤都。

郎:对呀,那时候还是师娘去请他回来的。

麟:我记得我妈当时说孩子造的没样儿了都。

炅:这得吃多少苦?


雷:溜冰场给人家拿鞋,网吧睡着,桥洞子我也睡过,那时候都是倒仓嘛,自己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事情,就你想,因为我当时就是唱的还行,然后一倒仓嗓子就彻底不行了,就自己受不了这个打击。


麟:人家陶阳也倒仓,也没像你似的。

炅: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不同的。

堂:确实,其实中途我也有一段时间想放弃。

祥:我还行吧?我是觉得我师父把儿子给我了,我得好好干。

郎:我是从观众进化成演员的。

麟:退票,就是他兴起来的。

磊:退票,退票。

枫:那你们退过票吗?

雷:没有,现在就是他们买票都买不着。

磊:那你能送我一张票吗?

雷:那不能。

郎:哈哈哈哈,要票您得跟我们师父要。

堂:我们手里是没有我们演出的票的。

炅:我看网上有人说你们自己炒高价票。

堂:这个是没有的,因为我们拿不着票。

雷:对,我要是能拿到票的话,没黄牛事儿了。

郎:这个是实话,因为觉得姑娘们挣钱不容易。

炅:其实你们是控制不了的,对吗?

麟:这个真控制不了,比如说我想拿票,拿不着

祥:我师父都拿不到自己演出的票。

磊:那假如说你们演出有家人去看呢?

堂:那就只能是跟演出商说。

祥:看人家演出商给不给你面子了。

雷:所以我们现在呼吁大家不要买黄牛票。

郎:对,因为说实话,觉得自己不值。

麟:嗐,不说这个。

磊:九郎,你吃这个羊蹄了吗?

郎:吃了,挺好吃,谢谢黄老师。

雷:黄老师还教我了呢。

郎:嚯,您没给人家黄老师帮倒忙啊?

雷:才没有呢,是不是,黄老师。

磊:是,帮忙做的,基本就是他做的。

雷:哼哼,黄老师指导过的。

郎:那你回家给我做。

雷:你到想的美。

麟:舅妈,我觉得你还是留厨房一命吧。


【大棚里一片欢声笑语,各自说着故事,吃着饭,喝着酒,转眼间菜品见底,表示着他们都已经差不多吃饱了,而郭麒麟还在啃着羊蹄,黄老师看见孩子吃的那么香,也一脸的笑意。】


堂:黄老师,何老师,我跟你俩玩个游戏呗。

炅:你说,怎么玩。

磊:说吧。

堂:【比划一个小圈】大西瓜。

雷:然后呢?

堂:就是,我说大西瓜,但是我比划的是小西瓜。

郎:反义动作呗就是。

麟:【比划一个小圈】大桃儿。

堂:对,就是这样。

炅:【比划小圈】大的哈密瓜。

堂:对,何老师这样,然后咱们轮着,谁比划错了,谁喝。

磊:喝啥都行呗?

祥:我去给你们拿奶,拿酒。

麟:去吧,哥哥。

堂:我先开始啊。

炅:你先吧,然后轮着过去。

堂:咳咳。【比划小圈】大芒果。

炅:【比划大圈】小樱桃。

雷:【比划中圈】不大不小的苹果。

堂:没有中圈,你想啥呢,宝贝儿。

雷:你宝贝儿不是我啊。

磊:哈哈哈,云雷输了。

麟:都没轮到我着,哈哈哈,老舅,喝吧。

祥:谁喝啊,拿来了。

郎:不是,辫儿喝不了酒。

炅:那你替他我们也是同意的。

郎:行,这都可以。

麟:哥哥,给你爸爸倒酒。

祥:我抽你了啊。

麟:我错了,下次还敢。

郎:就是,快点,儿子。

祥:你占我便宜,杨九郎。

磊:哈哈哈哈,多好,这群年轻人。

炅:占便宜也是上瘾,我都想答应了。

堂:快喝,喝完继续。

郎:【拿起来】喝完了,你们开始吧。

堂:我开始了啊。

堂:【比划小圈】大樱桃。

炅:【比划小圈】大水晶梨。

雷:【比划大圈】小葡萄。

麟:【比划小圈】大柿子。

祥:【比划大圈】小荔枝。

枫:【比划大圈】小柿子。

磊:【比划小圈】大芒果。

郎:【比划大圈】小云朵。

堂:好.没人输,下一把。

堂:【比划大圈】小柿子

炅:【比划小圈】大西瓜。

雷:【比划大圈】小猫咪

麟:【比划大圈】大狼狗。

堂:郭麒麟,你错了。

祥:应该是,小圈,大狼狗。

郎:哈哈,喝吧。

麟:哎哟,我有通风啊。

炅:这个时候说有通风了。

雷:哈哈哈,让你哥哥喝。

祥:哎呀,不胜酒力啊。

磊:哈哈,一家人,真的是,我去洗澡。

炅:去吧,一会儿,我去。


【黄老师离开了座位,而游戏还在继续着,一群说相声的把何老师逗得哈哈大笑,谁的话茬都不会掉地下,一个幼稚的游戏也能一群人玩的开心的飞起来,字幕:幸福就是有酒有朋友能陪着你一起疯,一起闹。】

堂:哎,我好像听见了电话声。

炅:好像是,我去看看。

麟:我去吧,何老师。

炅:不用,你们继续吧,我去看看。

【镜头跟着何老师走进了屋里。】

炅:喂,您好,蘑菇屋。

客:您好,我是明天做客的。

炅:啊,您好,您要点什么菜?

客:我想吃猪肉炖粉条子。

炅:这个可以满足你。

客:还有十全大补汤。

炅:你身体怎么样?

客:我身体还行吧。

炅:身体还行就可以。

客:还有葱油面。

炅:你是周九良吧。

客:不是的,我是他同事。

炅:哈哈哈,来了就是知道是同事还是本人了。

磊:【洗完澡进屋】谁啊。

客:明天见。【挂断。】

炅:不知道,要吃猪肉粉条子。

磊:东北人啊?

炅:十全大补汤。

磊:咋地,陈赫又来了?

炅:听着不像啊。

磊:明天就知道了,身体好就行。



【时间慢慢过去,饭桌上的收拾的干干净净,每个人都洗好澡在炕上玩着手机,而郭麒麟和阎鹤祥则是抱在一起研究着新活,张云雷因为身体原因早早的睡着了,杨九郎则是和师娘在聊着天,问着颖儿今天发生了什么,成员们都缓缓的睡去了,第二天的太阳也随之而来。】


这里是余生,请多指教,很多不足,欢迎评论。



子衿

番外:德云社&向往的生活

请勿上升真人!

叮铃铃~~~
电话铃清脆的响起

坐在外面聊着天南海北的人们却并没有注意到,只有坐在桌子外围的何老师在嘈杂的人声中,听到了朦胧的铃声。“彭彭、妹妹你们快去看看,电话好像响了。”“好嘞,我们这就去”彭彭和妹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赶忙跑进了屋子。
“喂,您好”“喂,请问是蘑菇屋嘛”电话那头的人仿佛在笑。“是是是,是蘑菇屋”“我们要点菜”换了一个人,带着浓重的北京味儿。“好好好,您要吃什么呀”“听说云南有好多特色美食,菠萝饭能做吗,还有汽锅鸡”这又换了一个人,声音并不是那么的好听,仿佛还有点聒噪。“听说那个云南春卷也挺好吃的,再来一个那个吧”又是一个不同的人。“还有过桥米线”背后一个特别...

请勿上升真人!

叮铃铃~~~
电话铃清脆的响起

坐在外面聊着天南海北的人们却并没有注意到,只有坐在桌子外围的何老师在嘈杂的人声中,听到了朦胧的铃声。“彭彭、妹妹你们快去看看,电话好像响了。”“好嘞,我们这就去”彭彭和妹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赶忙跑进了屋子。
“喂,您好”“喂,请问是蘑菇屋嘛”电话那头的人仿佛在笑。“是是是,是蘑菇屋”“我们要点菜”换了一个人,带着浓重的北京味儿。“好好好,您要吃什么呀”“听说云南有好多特色美食,菠萝饭能做吗,还有汽锅鸡”这又换了一个人,声音并不是那么的好听,仿佛还有点聒噪。“听说那个云南春卷也挺好吃的,再来一个那个吧”又是一个不同的人。“还有过桥米线”背后一个特别清的声音穿来“对对对,过桥米线也好吃”。“好的,好的,那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嘛”“没了,有啥到时候再说吧”“好的,那您是几个人呀,啥时候来呀”“我们呀,明天九十点钟就能到,大概五六七八个人吧,多准备点吃的,人多”“阿?”没等彭彭和妹妹反应过来,对面已经挂了电话。
    摄像头转向另一边
    “唉,翔子,你说他们听出来了嘛”说话的人正是张云雷。“应该没听出来吧”九郎回应到。“当然听不出来了”烧饼扯着嗓子在旁边说。这时摄像扫全了整个屋子,全都是德云社的那些演员们,九辫、饼四、堂良、还有龄龙。
我们把目光转回蘑菇屋
    “何老师”“怎么样啊,彭彭,他们要吃啥呀”“点了汽锅鸡、米线、菠萝饭、云南春卷,还说要多准备点,人多”“说了来多少人了嘛”黄老师一副要打人的架势“说了”“多少人呀”“他们说大概五六七八个人吧”“男的女的”“接电话的都是男的”“好嘞,明天有苦力了,想吃,先干活”,黄老师一副“凶狠”的表情,正好明天要弄甘蔗。“那明天来了就让他们干活”何老师在旁边附和。
    天色渐渐暗了,热闹的蘑菇屋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

清晨的微光穿过层层树林,打在了蘑菇屋里

黄老师刚刚从外面跑步回来
蘑菇屋一片静谧

“早啊,黄老师 早啊,妹妹”“何老师早”“何老师也起啦,彭彭呢”“彭彭还睡呢”“嗯,让他睡吧”
    镜头转向另一面
    几辆汽车,打破了安静的小山村,车里的人吵吵嚷嚷的聊着天
第一辆车:九辫
    “翔子,你看这边的天气真好,比北京好多了”“可不是嘛,角儿,这边就是有点热,除了热,没毛病”
第二辆:饼四
    “哎呦,你看这椰子树,真高”“怎么着,你还想爬树健身呀”依旧是一语致死
第三辆:良堂
    “孟哥,待会您到了人那儿,可别随意动人家的东西,待会儿在弄坏了”“嘎~,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嘎~”
第四辆:龄龙
    不同于前三辆车的聊天,这最后一辆车上已经是打的火热朝天了
    “黑儿子,再说一遍,谁是你爸爸”“你给我把手撒开,离我的头发远点儿,别碰我”“快说,说了,我就放开”“兄弟、兄弟,别那么暴躁”……
    随着车内的吵闹声,汽车行驶到了一处空地上
    “各位老师,我们到地方了,剩下的车就不能过去了,要各位老师走过去”“行行行,走吧走吧”
    “你说咱们在这儿走,他们能看见吗”“这点儿,他们起了吗”“哎呦,这路太难走了”“角儿,你慢点儿”……
    八个人吵吵嚷嚷的在路上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蘑菇屋

“唉,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应该是了,我看前几期这大门口就这样”“行,那就这么着了”“咱们怎么进去呀”“敲个门试试呗”“行,我来!”“小哥哥,你可别来,待会儿把人家的门再给敲坏了,还得赔”“嘎~~~,小妖精你怎么也说我”“行了,我来敲门吧”说时迟那时快,烧饼走到了门口,开始敲门。

咚咚咚、咚咚咚···“有没有人啊,我们来了,快开门啊”此时,烧老师用他的标志性嗓音喊道,“没人我们自己进去了啊!”“咦,在还没人答应呀”“唉,这门能推开”“得嘞,咱自己进来了”“咋没人出来呀”“是不是睡觉呢”“那咱们这么吵是不说有点不太合适呀”“那咱小点声”“嘘”

屋里

“外边是不是来人了呀”“可能是,何老师要不你出去看看”“行,那我出去看看,黄老师,记得叫彭彭起床,客人都来了,还没起床”“行,我去叫彭彭”

何老师穿着拖鞋走出门外

“呀,这是谁来了呀”“何老师好”“何老师好”所有人都说着“你们好呀”“云雷、鹤堂好久不见呀”“何老师好久不见呀”(拥抱)“不给我介绍一下吗”何老师开着玩笑的同时,黄老师也从屋里面走出来了“谁来了呀”“黄老师好”又是一阵问好“你们是···”“我们是德云社的相声演员”“我是烧饼,这个是我搭档,小四曹鹤阳”“黄老师好、何老师好,我是曹鹤阳,叫我小四就行”“阿,你们好”“我是张云雷,这个是我搭档”“老师好,我是杨九郎”“我是孟鹤堂,这个是我搭档周九良”“老师好”“老师好,我是张九龄”“我是王九龙”“这些都是德云社的演员们”何老师笑着对刚刚过来的彭彭和妹妹介绍着“你们好,我是彭昱畅”“你们好,我是张子枫”“来吧来吧,快进屋吧,别跟太阳底下呆着了,多晒呀,彭彭,帮忙拿一下东西”“不用了,也没有多沉”“对,我们自己来就行”

进屋后

“荷,来这么多人,我看看今天晚上怎么住呀”“不用了黄老师、何老师,我们不在这里住,人太多了,我们就是过来吃个饭,然后帮帮忙,晚上就走”“嗷,你们晚上就走,那晚上吃不吃呀”“那肯定是吃的呀”“对呀,我们吃完再走”“就看您管不管我们的饭了”“管呀,肯定管。唉,你们是要吃菠萝饭是吧”“对对对,黄老师”“那中午就先吃一个过桥米线,凑合凑合,晚上给你们做,这菠萝要现摘,待会你们吃完饭去摘点儿”“行”“多摘点儿,待会弄菠萝干”“好嘞”“云雷,你现在退还好吗”(来自何老师的关心)“挺好的,摘点儿东西还是可以摘的”“那就行,一定要注意点呀”

“行了,那我现在就做米线去”“来吧,彭彭生火”“好嘞”“来个人吧那些菜去洗洗,在切点儿胡萝卜丝啥的用”“行,黄老师您放心,就交给我们了”“小孟儿,你离这个刀啥的都远一点,别到时候给人嚯嚯了”烧饼开玩笑的说。“嘎~~怎么又说我呀,嘎~~”“行啦,小哥哥,走,咱们去看看孔雀啥的”“行~~”

--------------------------------------------------------------------

“来啦啊,该吃午饭了”“来吧,米线”“尝尝咋样”“特别好,黄老师,特别好吃”“对,这是绝对的真话”“好呀,爱吃就多吃点儿”

--------------------------------------------------------------------

“来,咱们吃完稍微就跟这儿休息一下,待会大家一起去弄点儿菠萝去,顺道看看能不能摘个椰子”“行”“对了,你们是怎么想过来的呀”“嗨,这不是大林先过来探路来着吗,然后我们单位就叫我们一起过来了”

---------------------------------------------------------------------

“行啦,咱把这里收拾收拾,咱们去地里面摘菠萝”“行,那我们刷吧,怎么着也要帮个忙”“行呀,那我就不管了,靠你们了”“行,你就瞧好吧”“嗨,来几个大小伙子干活就是痛快”黄老师对着镜头说道

---------------------------------------------------------------------

“走了,摘菠萝去咯”“彭彭,菠萝好摘吗”“还可以的,拿这个刀砍一下就行,就能看下来”“那咱们要摘多少呀”“怎么着也得二三十个”“没事,我们人多”“来吧,兄弟们,干”

“角儿,慢点,你摘完了就放我这里,别累着,小心点儿”“你话怎么那么多呀,小眼八叉的”

“孟哥,你就别摘了,省的嚯嚯人家的菠萝”依旧是一语致死的周九良,配着自闭的孟哥(孟哥:蹲在地上画圈圈)

“来吧,看我这发达的肌肉”“弄个菠萝还要炫一下你那个肌肉是吧”此时突然跳出来一个彭彭“哥,你这个肌肉是咋练出来的呀”“来我告诉你啊……”

“来白儿砸,让你看看你爸爸我的力量”“黑儿砸,你再说一遍”罪恶的双手又伸向了某人可怜的头发

时间过得飞快,经过大家一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摘了三十多个菠萝

“来吧,咱们该回去了”“走了走了,回去啦”

---------------------------------------------------------------------

“何老师,你看是不是他们回来了呀”

“何老师、黄老师,我们回来了”“是他们,彭彭你们摘完了呀”

“来吧,快放下,摘得还挺多”“不错,不得不说人多效率就是高”

“对了黄老师,不是说要摘椰子吗,椰子跟哪里呢”“给你看看呀,就在那个树上”“那么高,要爬上去呀”“可不是,我们有装备”“那我要试试行嘛”“行,我看你这一身腱子肉不错,应该能成功”“行,那我试试”“行,彭彭,你给拿爬树的装备去,你饼哥要试试”“得嘞,收到”

---------------------------------------------------------------------

“来,饼哥,给你,加油哦”“那我走了”“烧饼加油”“加油饼哥”(详情请见向往的生活,彭彭摘椰子脑补,我也写不出来了)“来了来了,到顶了”“烧饼慢点”来自何老师的关心“来啦,我往下扔了,注意点”“行,扔吧”“好了,可以啦”“要几个呀”“你那里现在方便吗”“还可以”“那就摘个三五个就行了,注意安全”“好”

经过烧老师努力,成功的摘下来了五个椰子,烧老师也安全的下来了

“好了,晚饭也好了”“来烧饼你赶紧去冲一下,待会咱们吃饭”“行,那我去冲一下”

---------------------------------------------------------------------

“来,开饭了”“来,菠萝饭、汽锅鸡、春卷还有素什锦……”“快吃吧,辛苦了”“没事儿的”

吃饭中

“好饱呀”“真的”“谢谢蘑菇屋的款待”“你们现在就要走了吧”“是呀,九点半的飞机,该走了”“等以后来北京找我们,看我们演出来”“行,一定一定”

“到点了,该走了”“何老师、黄老师、彭彭、子枫,我们北京见呀”“好,北京见”“你们路上慢点”“放心吧,就别送了”“好,拜拜”“拜拜”

--------------------------------------------------------------------

番外完

我的福利终于在拖了n天以后完成啦

一共是3500+(有点虎头蛇尾了,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了)(想了很多,写不出来)

感谢大家的喜欢,爱你们哦

看完留下你的小心心和评论哦,喜欢的话点个关注

这里来说一下下一次有福利是什么时候

不出意外的话就是粉丝到120的时候啦(还是有点差距的)

在说一下正文部分:这篇文章我并不打算把他写的过长,大概就3万字左右吧,我会尽快更完的

感谢大家的喜欢、支持

--------------------------------------------------------------------------

今天是七月一日,下半年的第一天,转眼间2020就过去半年了。这时候也迎来了各种各样的考试,祝愿各位学生党的宝宝们能够取得好的成绩哦

----------------------------------------------------------------------------

第一次写文,有诸多的问题,感谢大家的担待,也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

诸葛翎司

《猜灯谜/打灯谜》-向往的生活第八期

看了往生后产生的想法,其实有些地方感觉怪怪的,就是看了那个相声突然有的想法也就没有写人名儿

自己写着玩儿的


(上台鞠躬)

逗:大家好!很高兴能在蘑菇屋里给各位表演一段《猜灯谜》!

捧:先让我们做个自我介绍!

逗:在场的都互相认识,还介绍什么?

捧:这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是都认识,但这过程还是要的。再说了,电视机前的观众可能不认识啊。

逗:对,那还是要介绍下。

捧:对了,介绍一下。

逗:我呢叫XXX,旁边这位是我今天的搭档,XXX,X老师!

捧:别别别!老师不敢当!

逗:怎么不敢当呢?

捧:今天在场的可都是老师、前辈还有名人,在他们面前我当不起老师啊。

逗:大家看看啊...

看了往生后产生的想法,其实有些地方感觉怪怪的,就是看了那个相声突然有的想法也就没有写人名儿

自己写着玩儿的


(上台鞠躬)

逗:大家好!很高兴能在蘑菇屋里给各位表演一段《猜灯谜》!

捧:先让我们做个自我介绍!

逗:在场的都互相认识,还介绍什么?

捧:这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是都认识,但这过程还是要的。再说了,电视机前的观众可能不认识啊。

逗:对,那还是要介绍下。

捧:对了,介绍一下。

逗:我呢叫XXX,旁边这位是我今天的搭档,XXX,X老师!

捧:别别别!老师不敢当!

逗:怎么不敢当呢?

捧:今天在场的可都是老师、前辈还有名人,在他们面前我当不起老师啊。

逗:大家看看啊,他也就这时候机灵。

捧:您这话说的,合着我其它时候都傻啊?

逗:这可是你自己认的啊。

捧:认什么我认!没这回事儿!

逗:你不承认是吧?

捧:那当然了。

逗:那好!我就出题来考考你的智商!

捧:您要出题来考我的智商?

逗:对了!

捧:成,那你就出题吧!

逗:那我可出题了。。。。。。你猜吧!

捧:???我猜什么呀?我猜?

逗:猜题啊!

捧:您这都没说话呢!我怎么猜?

逗:你猜不出来啊?!

捧:你这都没说话我猜什么?!!成成成,是我猜不出来,你换题!

逗:您各位看看,他第一题就猜不出来了。那我给换个题。你这次可听清楚了啊。

捧:好!你出吧!

逗:我问你,这什么东西能吃能喝又能坐?

捧:什么东西能吃能喝又能“做”?那是。。。冰棍儿!冰棍儿能吃,融化了我能喝,想吃了我能做啊!

逗:冰棍儿怎么能坐啊?!

捧:冰棍儿不能做吗?!

逗:坐冰棍儿那不得拉稀啊!

捧:嘿,这哪个“做”啊?得,那您给说一个。

逗:我说啊,面包、牛奶喝沙发!

捧:不是!你这是三个啊。

逗:我没说只能是一个。

捧:你这是玩儿赖的。不行,你再出一题。

逗:那我换一题。什么动物非驴非马?

捧:骡子!

逗:不是。我的意思是什么动物不像驴也不像马?

捧:。。。我猜不出来了。您说答案是什么?

逗:这很简单的,是。。。企鹅!

捧:?为什么?

逗:企鹅不像驴也不像马。

捧:那我说那苍蝇行吗?!

逗:那你说呀!只要不是骡子就都行!

捧:嗐!再来一题!

逗:最后一个了啊!

捧:继续,来!

逗:劳动节加班,猜一明星。

捧:劳动节加班,明星。。。。。这不知道。

逗:吴亦凡[五一烦]啊。(走人)

捧:这。。。弄啥嘞!(走人)

(一起回来,鞠躬下台)

淮景

只要嘉宾请的好,节目完全戳到我的点上

桌上菜也摆得团美,人也坐得热闹,酒足饭饱后筷子零零散散地择点喜欢的菜往嘴里送,年长者聊着半生沉淀的故事,也不炫耀资历,而是聊永不老去的理想与热情,聊每个人都应当经历一次的年轻梦想,背后藤条晃动,人也温柔,杯子碰到一起,清脆一声响,不是梦破碎的声音,是在各自领域里努力发光的星星聚到一起,碰碰肩,相视一笑。

故事传递,人也更迭,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和连接总是很神奇。

只要嘉宾请的好,节目完全戳到我的点上

桌上菜也摆得团美,人也坐得热闹,酒足饭饱后筷子零零散散地择点喜欢的菜往嘴里送,年长者聊着半生沉淀的故事,也不炫耀资历,而是聊永不老去的理想与热情,聊每个人都应当经历一次的年轻梦想,背后藤条晃动,人也温柔,杯子碰到一起,清脆一声响,不是梦破碎的声音,是在各自领域里努力发光的星星聚到一起,碰碰肩,相视一笑。

故事传递,人也更迭,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和连接总是很神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