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向往的生活

13.5万浏览    306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0 15:55
江南墨雨浓

湖心岛向往的生活 08

我又来搞向往的生活了!

背景设定和前文MXH向往的生活一样,应该算是后续,可以接着前文看。

佳昱常驻,这次是湖心岛一起来蘑菇屋搅和。


由于本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各种菜什么的季节不分。我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吃,所以蘑菇屋出现不合季节的菜请忽略,不影响观看,因为我搞的蘑菇屋没季节。


本文OOC,锅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真人,上升真人我妹作业被我家狗啃。

依旧是周更,不喜勿点。


以下正文:


蘑菇屋最重要的是什么?

吃饭呀!

每天也就忙这么一餐晚饭,收拾收拾做饭吧。

汤圆在狗子堆里和星星糖视频,两个小姐妹在那讨论龚子棋和柴犬到底有多像。最后在马佳的帮助下成功跑偏,黄...

我又来搞向往的生活了!

背景设定和前文MXH向往的生活一样,应该算是后续,可以接着前文看。

佳昱常驻,这次是湖心岛一起来蘑菇屋搅和。


由于本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各种菜什么的季节不分。我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吃,所以蘑菇屋出现不合季节的菜请忽略,不影响观看,因为我搞的蘑菇屋没季节。


本文OOC,锅都是我的。

请勿上升真人,上升真人我妹作业被我家狗啃。

依旧是周更,不喜勿点。



以下正文:


蘑菇屋最重要的是什么?

吃饭呀!

每天也就忙这么一餐晚饭,收拾收拾做饭吧。

汤圆在狗子堆里和星星糖视频,两个小姐妹在那讨论龚子棋和柴犬到底有多像。最后在马佳的帮助下成功跑偏,黄名宇更像柴犬。

戴宸和殷浩伦在那洗菜,抽空看了一下自己闺女。

“伦伦,我们要不也养只狗吧。”

殷浩伦头也不抬,“去赵凡嘉那抱葡萄就行了,要是喜欢柴犬可以让汤圆去黄名宇那玩几天。”

“也可以送龚子棋那。”蔡程昱端着一筐胡萝卜路过。

好主意,还有人给带娃。

黄老师和何老师抱着茶杯看汤圆和一群狗子互动,看着看着眼神又跑偏到大华和彭彭身上去了。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能让我们感受一下这‘含饴弄孙’的乐趣?”

彭彭拿着斧头准备劈柴,大华并不懂‘含饴弄孙’这四个字啥意思。

彭彭一斧子下去,吓得殷浩伦直接跳起来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劈柴呀。”彭彭又一斧头下去。

“我们要做饭,需要劈柴。”大华在旁边解释。

“那个,蘑菇屋没有煤气,只能回归最原始的做饭方法。”这是被烟熏火燎了一季的马佳。

“本来吧,我们以为自己能挣到一罐煤气钱的,”何老师叹气。

“没想到半路圣权哥来了。”蔡程昱接了一句。

戴宸:……

那确实会入不敷出。

殷浩伦不是很明白,“那你们为嘛不让圣权买煤气?”

蘑菇屋众人:……

他们怎么没想到这个!

“那伦哥,你要不赞助一下?”马佳在戴宸的死亡凝视下和殷浩伦勾肩搭背。

“Daisy,劈柴吧,我看好你哦。”

让金牛座大皇子花钱,你们想太多。再说了,你们蘑菇屋煤气五百块一罐,再家大业大也经不起这么花,更何况他们全家都贫穷社畜,玩的还是烧钱的艺术。

蔡程昱:说的好像谁家不是这样,他家佳哥还事业编,交五险一金的那种。

彭彭:“一群北京上海都有户口家里有娃有房有狗的艺术家你们好意思这么说嘛!!你们让真贫穷的小演员怎么活!”

大华:“我出道混的还是韩娱。”

黄老师和何老师实在看不下去了。

“都给我闭嘴!”

“蘑菇屋虽然穷,但是穷的也只是蘑菇屋,你们卖什么惨!”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年头艺术行业有多不景气,知名青年艺术家集体上节目卖惨,这也不是蘑菇屋的打开方式。

散了散了,准备做饭吧。

不得不说,戴宸真是劈柴的好手,包教包会,一学就会,他对象一学就废。

“Daisy,你来吧。”殷浩伦觉得这胳膊腿不是自己的了。

“爸爸加油”汤圆在旁边鼓掌。

有了女儿的鼓励,戴宸干活更卖力了,这斧头舞的虎虎生风。

“我们要不把小戴留下来吧。”黄老师非常认真的建议。

“我觉得可以。”这么能干活的孩子好久没见到了。

“汤圆也留下。”蔡程昱附和。

殷浩伦不乐意了,“那我们家就我多余咯。”

“别,你必须留下来。”马佳举着一颗白菜,“没你戴宸干活没动力。”

戴宸拎着斧子觉得他现在就挺没动力的,“什么时候吃饭~”

真饿了。

都别唠嗑了,赶紧做饭吧。

家里煤气灶没有煤气,大灶烧起来太热,只能外面迷你土灶干活了。至于那个非常好用的大土灶,上次弄裂了压根就没修。

“你们家谁做饭呀?”黄老师问戴宸。

“伦伦做饭!”小汤圆抢答。

马佳在那切菜,“咱们戴宸可是上音毕业的,他们学校不教做饭。”

彭彭:“你们上音学子都什么命呀!”

他们上戏怎么遇不到这种好事!

戴宸脸红了,“我做饭不好吃。”

“我下次一定要和廖老师提个建议,”殷浩伦一脸无奈,“建议上音别总开恋爱课,教做饭吧。”

特么但凡从梅溪湖领回去上音学生的男人就没一个逃脱做饭的命运!

“我们上音没有恋爱课……”蔡程昱站出来撇清。

“我们都自学的。”戴宸你可以闭嘴了。

上音自行有一套培养虎了吧唧艺术生系统,包教包会。

殷浩伦表示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做饭阵势,浓烟滚滚,旁边一群围观的。

“你说我们图个啥呀?”殷浩伦翻着锅里的京酱肉丝,“来干活不说,饭还得自己做。”

“回去打徐均朔。”戴宸捧着个盘子等在旁边。

虽然坑他们的是廖老师,但是罪魁祸首是徐均朔。不接受反驳,反正他们又不能打廖老师一顿。

哪怕他没事就爱坑学生,他也是他们敬爱的老父亲。

“伦哥,这是我们蘑菇屋传统。”蔡程昱抱着汤圆rua。

马佳给殷浩伦递准备炒的蛤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旁边烧火的大华递调料的彭彭一起点头,“我们要不是靠客人干活,早就饿死了。”

殷浩伦放下锅铲,拉着马佳的爪。

“佳哥,我就一个要求,越哥来的时候一定要让他自己做饭。”

能坑一个算一个,坑赵越的机会更是难得。

马佳觉得这个事情有点儿为难,“我师哥那脾气,我不敢呀。”

殷浩伦这殷切的小眼神他也受不了,旁边还蹲着一个戴宸眼巴巴瞅着。

“要不,我们坑张英席老师吧。”

蔡程昱到底谁给你的勇气?!你飘了还是赵越拿不动刀了?!

马佳回头抱着蔡程昱,“程昱呀,你哥血再厚也不是你这样造的。”

你这还不如坑赵越呢!

结发受长生

【双北/明侦团魂/向往的生活】时光不老(06)

-rps勿上升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

-前文走合集


“何宝宝——”吴映洁蹦跳的从屋里出来,何炅连忙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一旁浅睡眠的撒贝宁,吴映洁会意,把音调降了下去。


何炅把手上洗好的菜递给了吴映洁,坐到撒贝宁的旁边,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卷着撒贝宁的头发,作势要把镜头前的钢丝头发弯成螺旋才行:“撒老师累了,让他睡一会儿吧。”


撒贝宁放下防备时睡觉的样子像小孩子,当然现在不是,在多机位摄像头前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连胳膊都是规规矩矩放好的。何炅也都忙完了手里的活,安安静静看着自家的爱人睡觉,也不知哪里萌生出的念头,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难得。...


-rps勿上升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

-前文走合集


“何宝宝——”吴映洁蹦跳的从屋里出来,何炅连忙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一旁浅睡眠的撒贝宁,吴映洁会意,把音调降了下去。

 

何炅把手上洗好的菜递给了吴映洁,坐到撒贝宁的旁边,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卷着撒贝宁的头发,作势要把镜头前的钢丝头发弯成螺旋才行:“撒老师累了,让他睡一会儿吧。”

 

撒贝宁放下防备时睡觉的样子像小孩子,当然现在不是,在多机位摄像头前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连胳膊都是规规矩矩放好的。何炅也都忙完了手里的活,安安静静看着自家的爱人睡觉,也不知哪里萌生出的念头,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难得。

                                      

何炅记得自己以前对吴昕说过时间再忙谈恋爱的时间还是有的,可这句话说到自己身上却是如此的不奏效。好在撒贝宁也总安慰他,他们也都是习惯这类的生活相处模式,也信得过彼此在异地的心,也总是会在晚上视频的时候睡过去,对方也都会打开一夜的通话模式枕着对方屏幕那头的呼吸入眠。

 

何炅轻轻摸了摸撒贝宁的唇,他还是不太喜欢抹唇膏。

 

“何老师,嘛呢,以为我睡着了就不知道你偷亲我呢?”撒贝宁迷迷糊糊睁开眼,扯了一句方言腔。然后揉了揉硌的发疼的后背,在长板凳上慢慢挪动身子,靠在了何炅的臂弯里,仰头看着他傻笑。

 

“我才没偷亲你呢。”何炅敲了敲撒贝宁的额头,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让这种骚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我睡了多长时间?”

“十五分钟。”

 

好像对于这种高强度的工作量,在间歇时睡上十五分钟就缓解了周身大半的疲劳。撒贝宁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是不是开饭了?我都闻到香味了。”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下去,北方的天真是说黑就黑,甚至没有一点征兆的,七点左右的某个时间点,突然从黄昏转变成了黑夜。

 

随着黄老师招呼一声,家庭聚餐的饭菜也都摆了上来。

没有蜡烛,只对着夜色,却有一种家的温馨。

 

两个明侦的大家长坐在最中间,其他人依次而坐,黄磊还是坐在最边上,围裙还没来得解。一桌子菜早已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何炅先深吸了一口,然后站起来幸福的跳了两圈。

 

“瞧着一桌饭菜嘿!黄老师辛苦了——首先欢迎我们《明星大侦探》的朋友们来到蘑菇屋!我白,我勋,我鸥,我鬼,最后再感谢撒撒作为特邀嘉宾。明侦团魂聚齐了!”

 

“嗷呜呜——”撒贝宁首先相应,接下来大家也都开始鼓掌,“聚齐了,聚齐了。”

 

一段简单的开场白为的不过就是对新一季明侦的宣传,坐在一旁的白敬亭早就盯着一锅饭目光发直了,被cue的时候还得应付着何炅被迫营业的点头。吴映洁则是一脸认真的听着,有时候还应几句。

 

“咱们先敬一下黄老师!当着撒撒的面就不说爱你了,咱们偷着说。”何炅故意看了眼撒贝宁,光明正大的皮了一次。

“你不说那我说也一样,黄老师我爱你。”撒贝宁干脆利落的接过话题,当然黄磊和何炅对视一眼,果断拒绝了撒贝宁的爱:“——的菜吧。撒老师厚爱我受不起,还是都给何老师吧。”

 

“然后再期待《明星大侦探》越来越好,大家多多金条。也希望我华和彭彭来一次——体验一下进笼子的感觉。黄老师有机会也要来摸一张凶手牌什么的。”

 

也许是没有外人的缘故,何炅更放的开了。在欢声笑语中品尝美食,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何炅对明侦有一种特殊的眷恋,可能因为感觉在这里能放的开,或是觉得在这里才是真正的自己,可能在别的综艺里需要自己的控场,但在这里就不需要了。

 

魏大勋对锅包肉赞不绝口,外酥里内甜度适宜,说第一次来向往的时候就对这锅包肉流连忘返,熏肉也好吃的让人流泪。白敬亭又开始了吃道具模式,一口菜一口饭不停歇的来。若说这里面唯一在乎形象的就是王鸥了,也是吃一道就夸一道的。

 

“之前炅炅带我去黄老师家蹭饭,就为了让我认了门,后来有一段时间炅炅在各地忙,一直没回北京,就相当于把我寄存在黄老师家,我就天天晚上下班到黄老师家来一口。”撒贝宁说,何炅笑着接过话:“黄老师有时候觉得他是养了两个孩子。”

 

“这一大女婿。”黄磊隔空和撒贝宁互喝了一杯。

 

最好的朋友,都会变成亲人,成为彼此的亲人。

 

何炅也是吃high了,也不知道哪道菜有酒料,只感觉被风一吹有些上头。“最开始我们在一起,不看好的有很多,他们都说我应该找一个圈外的,和我互补的,能照顾到我生活的,但我这个人还是不习惯让女孩子照顾我的生活,我觉得女孩子就应该是被照顾的那一方。但黄老师就挺支持我的,他最开始问我,确定这个了吗,如果没有这个人你会生活得好吗?”

 

这也是何炅在节目里首聊情史,众人都齐刷刷的吃瓜听着。

 

“我说,应该确定吧,反正除了他我也找不着谁了。”何炅继续说,“然后我又说,要没有他,我也挺好,就平时这种生活,你也知道。”

 

“哈哈哈哈,”魏大勋开始笑着,拍了拍撒贝宁的肩膀,“没有你也挺好,还真是。”

 

“但我那时候又想了想,如果有了一个伴侣,又是完全不同的生活了。有了他,可能会更好。然后黄老师说,凭这句话,就可以试试。后来我才和我爸妈说,那时候回家恰好电视在中央一撒老师的节目,我和他们说,我要领一个人回家了,他们问多大年纪长什么样有照片吗,我指了指电视说,就是他。”

 

何炅说了很多,撒贝宁也不插话,难得的安安静静的,他看着何炅,满眼的笑意。

 

何炅把撒贝宁嘴边的菜粒擦掉,在一起几年的时间,却好像是一起过了大半辈子,也还好是这个年纪遇见,对方的一切都会适应体谅,没有年轻人谈恋爱的拌嘴,更会包容,融入对方的余生。

 

——tbc——

旧时烟雨[定时发布]

向往的生活之德云社来了[第三集下]

特别声明:禁止上升哟。


[蘑菇屋的众人纷纷看向了来客,才发现都是我们大家熟悉的人,也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堂:啊,你怎么来了?没告诉我呢。

客:哈哈,这不给你一个惊喜吗?

熙:我看你是惊吓吧你。

客:闭嘴,别喊,我削你了啊。

客:你来啊,略略略。

人物介绍

何九华

北京德云社相声演员。

代表作:学满语   

        学歌曲       ...


特别声明:禁止上升哟。


[蘑菇屋的众人纷纷看向了来客,才发现都是我们大家熟悉的人,也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堂:啊,你怎么来了?没告诉我呢。

客:哈哈,这不给你一个惊喜吗?

熙:我看你是惊吓吧你。

客:闭嘴,别喊,我削你了啊。

客:你来啊,略略略。

人物介绍

何九华

北京德云社相声演员。

代表作:学满语   

        学歌曲       

        等

炅:欢迎九华。

华:何老师好,黄老师好。

磊:哎,你好。

熙:你咋不告诉我一声呢?

华: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熙:你凭什么不告诉我啊?

华:我凭什么一定要告诉你呢?

熙:凭咱俩是一家的。

华:那一家的你都没发现我要来。

熙:你也没告诉我,你有行程啊。

堂:周宝宝,你说谁能赢。

良:我觉得要不都打死吧,嘴太碎。

堂:我觉得可以,但是演出就少了一对了。良:没事儿,让干爹给你找。

堂:我看张九南就不错。

良:那你得求师父,然后看小白放不放人。堂:不行就找我栾队,哼。

良:好,你说的都对,冷不?

堂:不冷,嘻嘻,要亲亲。

良:【看了一下周围】亲亲。

麟:可以了啊,别秀了啊。

堂:你就是你哥走了,你就欺负我。

良:先生,我觉得还是别了,他爹是咱师父。麟:我师父还是你爹呢。

堂:你说的对。

磊:这就开始掐上了,哈哈哈。

炅:可不,也是热闹,这一季不愁没指使的了。

麟:黄老师,您随便指使。

堂:是的,不够我们社里还有400多个呢。

炅:怕不是要拆家了,来400多个。

良:400个人打快板,其实也行,黄老师。

枫:那我先撤了,惹不起啊。

磊:闺女,带爸爸一起走。

炅:黄老师,你想想你给400人做饭。

熙:400个老爷们站您身后等您喂。

华:一个个拿着碗,跟您身后。

炅:我觉得黄老师会疯掉。

麟:画面感台上,脑仁疼。

磊:我罢工了我,太吓人了。

堂:九华,给你个机会点菜。

华:还有这待遇呐?

熙:你不点我替你点。

华:显着你了是吗?

熙:何九华,你又凶我?

华:我怎么就凶你了我。

熙:那你跟我道歉,不然,你懂的。

华:我懂你大爷。

堂:你俩能不能先闭嘴?

良:回去了把二哥给他们搭几场。

熙:我错了。

华:我要吃腐竹炒牛肉。

堂:确定了是吧?

华:确定了。

熙:只要别让二哥跟我搭档,我不吃也行。

华:是的,没有错。

磊:这二哥威力挺大啊。

堂:哈哈哈,灭了我七队的人物。

磊:是你师弟吗?

堂:不是,他是岳哥的徒弟,我的师侄。

炅:我看过抖音的视频,那个咩~那个。

熙:我们还能不能再见咩~

华:感动上添~

良:唉呀妈呀,脑仁疼,你闭嘴吧。

磊:哈哈哈,听着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炅:那孩子就是黑点。

熙:我们都叫他小黑土豆子。

华:对。

熙:要说这小黑土豆子啊。

华:诶,您说,他怎么了。

熙:您别看人辈分小,都得叫二哥。

华:哦?这是为什么呢?

熙:因为他阿,太二了。

华:那您应该叫黄哥。

熙:哦?为什么呢?

华:因为您黄啊,大封箱欺负师父听不懂,唱的

炅:这就开始了,哈哈哈哈。


[蘑菇屋里的相声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群人在哈哈大笑着,欣赏着尚九熙和何九华带给他们的快乐,大棚里一片欢声笑语,时间但也过得快了些,外头的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黄老师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了。]

磊:何老师,去找征宇要块牛肉。

炅:好勒。

堂:[跟着走到导演面前]导演,我们要牛肉。

导:多少。

炅:[对着黄老师方向]要多少,黄老师。

磊:两斤就行。

炅:给我们两斤。

导:200块钱。

炅:你打劫也没这样打劫的啊。

堂:50。

导:没有这样讲价的。

良:来,出个最低价。

导:190,毕竟是牛肉。

熙:现在牛肉55一斤,两斤110,我给你150。

导:180,要不你们就干活。

炅:卖鱼是吧?

导:卖鱼是还债,干活就是搓苞米。

华:我不吃了。

导:也可以。

熙:我能自己买吧?

导:可以。

华:何老师,让尚九熙去买吧。

熙:你给我撒个娇,要不我就不买。

堂:你俩像个人似得。

麟:咱也不知道啥时候我社会死党软萌了。

枫:他以前很凶吗?

麟:不凶,你去超话看看就知道了。

熙:我们是靠着额头屠自己超话的人。

华:闭嘴吧,赶紧买肉去。

堂:大林,何老师,咱溜达溜达去吧?

炅:走呀,我还没出去过呢。

磊:我什么时候能摆脱厨房这个东西。

炅:会的,黄老师。

良:要不,您跟着出去溜达,我做饭。

磊:你会做饭啊?

堂:他会,我就是他喂得。

麟:嗯,喂得兔子。

良: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咬人了。

熙:七队队长架空石锤咯。

堂:黄老师,我想退货,你让他俩走吧。

磊:咋地也得录制完啊,钱都给了。

华:您啊,就认命吧您啊。

良:二哥预警。

熙:我错了,走,咱购物去,我带了500块。

华:我想吃哈根达斯。

熙:我看你像达斯。


[蘑菇屋的人们嘻嘻哈哈,周九良看着一群相声演员在打着嘴架,也是无奈的摇着头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子枫妹妹虽然是话多了些,但是那份腼腆依旧在,不敢说话,何老师带着孟鹤堂和熙华还有难得出门一次的黄老师也去采购了起来,晚上的六点,天还没黑。]

磊:这家家的烟火气,真好啊。

炅:其实这里人挺好的。

堂:是啊,之前有人看见我还说喜欢我呢。

熙:他也是爱兔子。

华:你说队长是兔子。

熙:我没有。

华:[指着尚九熙]孟哥,他说你是兔子。

炅:这个兔子的梗是哪来的啊?

堂:因为我可爱啊。

熙:也是说的出口。

华:是,您就是兔子。

磊:不,我知道,是因为一个造型。

堂:唉呀妈呀,这您都知道。

磊:我知道啊。

炅:哎,黄老师,你也看相声啊?

磊:我那个二的孩子喜欢,还特别喜欢孙九芳。

熙:烫头那个蛆啊,艾玛。

华:你还笑话了个人。

熙:我咋地了我,你不怼我能死是不是?

华:企鹅笑话蛆,呵呵。

熙:你好,你好,你就是个受。

华:到这吧,别处了,我去找二哥。

熙:华华子,人家错了呐。

华:原谅你了。

堂:我真想说不认识你俩。

炅:平时就这样闹腾吗?

磊:小男孩儿哪有不闹的呢。

堂:艾玛,平时比这还闹呢。

熙:嘿嘿,拆家小能手。

华:那不是哈士奇吗?

熙:对啊,二哥那次都把七队拆了。

堂:咋地?他要拆我七队?

磊:拆了也是可以的,哈哈哈。

炅:年轻人啊,就是活动力大。

堂:不是,你真当我乖呐?还拆七队。

华:没拆,没拆。

熙:不敢拆,哎,你看,小卖部。

华:对对对,走,队长,吃好的去。

磊:哈哈哈,太有意思了,这群孩子。

炅:人生啊,有这样的朋友真好。

堂:哎,我挺想不认识他们的。

炅:哈哈,不认识也晚了,太可爱了。

磊:九熙,是不是拿啥都行啊。

熙:何老师,黄老师,你俩随便拿,我买单。

华:对,实在不行买下来这店儿。

堂:闭嘴吧,艾玛,脑瓜子疼。

堂:【对着老板】老板您别介意啊,孩子脑子不好。

板:没事儿,我这店儿三十万。

熙:老板,您别搭理我,我脑子进何九华了。

板:何九华是啥啊?

华:何九华啥也不是。

磊:哈哈哈哈,快拿,拿完回去做饭了。

炅:黄老师,我想要雪碧。

熙:何老师,您随便拿,不用客气的。

华:妹妹没来,给她买点吃的吧。

堂:终于干点人事儿了。

熙:孟哥,不要怼我,行不行。

华:小企鹅,你给孟哥卖个萌。

熙:比卡丘,嘻嘻。

堂:你叫老秦干啥?

熙:我错了,队长。

华:认错第一名,作死也第一名。

熙:我人格分裂,别叭叭了。


【在吵吵闹闹中,都选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给妹妹买了很多好吃的,比如说果冻啊之类的,买好的人们都回到了蘑菇屋,他们发现周九良已经差不多把饭菜都做好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了,天也马上要黑了起来。】

麟:你们回来啦。

堂:回来了,我可能是带了两个傻子。

麟:咋地了?

良:他们不听话了?

堂:我都想说我不认识他们了。

熙:【撒娇】别这样嘛,队长。

磊:九良,你都做什么了?

良:黄老师,葱油面我弄出来了,鱼收拾好了。

炅:蘑菇屋首个自己动手做饭的嘉宾。

磊:多来两个这样的,我得多悠闲。

麟:我觉得啊,您实在不行留九良下来吧。

炅:我也觉得可以啊。

堂:我不,那周宝宝多累啊。

熙:黄老师,不也累吗?

堂:那不一样的。

磊:得,我还是跟何老师玩耍吧。

华:哈哈,我觉得可以。

堂:宝宝,还有什么没做的吗?

良:没了,把鱼炖上就行了,其他的我炒完了。

炅:哎哟,辛苦九良了。

磊:辛苦了,九良,我来吧。

良:诶,好勒,没事儿,不辛苦。

麟:周九良变成了粥不良。

堂:去你的,我们九良宝宝是暖男。

麟:是,没人说他不是啊。

堂:哼,我的。

华:你的,你的,不跟你抢。


【何九华和尚九熙依旧在大棚里打打闹闹,妹妹看着一切,笑着,郭麒麟在看着他们一起闹,时不时也接两句茬,孟鹤堂给周九良在角落里剪着指甲,说着些什么,天也彻底黑了起来,厨房里也传来了黄老师喊吃饭的声音,每个人都在帮忙拿着碗筷,上着菜。】


磊:来吧,吃吧,饭菜都齐全了。

堂:谢谢黄老师。

麟:黄老师辛苦了。

熙:【看着菜】黄老师你缺儿子不。

华:黄老师可能不缺,我缺,你当我儿子吧。

炅:要不你俩给黄老师当女婿吧?

磊:哎,我觉得可以有。

枫:爸爸,我觉得何九华好帅。

华:哈哈哈,谢谢妹妹。

磊:一会吃完饭来个演出,你现场看。

炅:这个可以的啊。

堂:哪个,黄老师,我们收费不高。

良:给点鱼干,他俩就跟你走,黄老师。

炅:哈哈,也是没什么交情。

熙:妹妹,我不帅吗?

枫:我觉得你比较傻。

熙:就是我不帅,我傻?

华:妹妹,你这话好,我觉得我能给你撩头帘了。

磊:别这样,我家乖乖还小。

炅:哈哈哈,吃吧,一会儿凉了。

良:先生,给你鱼,挑完刺了。

熙:何九华,你看看人家九良。

华:哦,给你鱼,没挑刺的。

堂:噗,哈哈哈哈。

熙:我谢谢你,何九华。

华:不客气,妹妹,来,吃口这个秋葵。

枫:谢谢九华哥。

磊:哎呀,没人给我夹菜呢。

炅:哎哟,来,黄老师,吃口蒜,去去毒。

麟:哈哈哈,黄老师不太想要。

磊:哎,没人疼啊。

枫:爸爸吃肉。

磊:还是我家乖乖好啊。



【大棚里一片笑声,累了一天的他们也在吃着饭,气氛很融洽,各自讲述着各自的故事,有让他们不敢想的东西,有让他们曾经想放弃的理由。】


麟:我现在啊,不敢想万一我爸爸不在了怎么办。

堂:我真的想过。

良:他就那天莫名其妙的跟我说:“宝宝,你说万一师父不在了,咱们还能那么快乐吗?咱们是不是没人护着了啊?”

堂:就,闲下来,我就挺胡思乱想的。

炅:就人确实想不了这个东西。

磊:我曾经想过,万一自己不在了,我女儿有没有人欺负。

炅:是啊,人都是胡思乱想的。

熙:我想过一个画面,哪个画面是让我坚持的理由。

华:是你跟我说的哪个吗?

熙:对,我不敢仔细想。

堂:什么?

华:他有一天跟我说:“华,万一师父不在了,咱是不是不能闯祸了?得更严谨了?”

熙:对,就这个东西不是说我盼着我师父不好,但是就不能想。

炅:来来来,不说了,干杯,黄老师辛苦了。



【镜头打到了远处,字幕:当你老了,不在了,我希望,我还是你的骄傲。】


磊:来,收了吧,炅炅,我先去洗个澡。

炅:去吧。

麟:去吧,我带着他们就给这收了。

磊:辛苦了啊,麒麟。

麟:没事儿,应该的。

熙:明天咱是不是得打鱼啊起早。

华:现在都是冰,有鱼吗?

堂:不知道了吧,把冰弄开,底下就是鱼。

良:明天估计得五六点就起。

堂:那咱明天去吧,别叫黄老师何老师了。

炅:没事儿,我带你们找地方。

熙:没事儿,何老师,您就告诉我们在那就成。

炅:嗐,老了,也是没那么多觉了。

华:何老师不老。

麟:可以的,明儿你们谁叫我一声啊。

堂:成,你们要是困的一会儿洗完澡就睡吧。

良:我觉得啊,日出起床,日落歇息的日子挺好。

枫:明天我跟你们去吧。

华:你要是起得来咱就去,起不来你就睡。

熙:是,早上挺冷的,看你起不起得来吧。

枫:我尽量起来。

麟:可以的。


【每个人洗好澡后,都在炕上躺着,聊着天,也有的打起了呼噜,一晚上的时间过的很快,而他们的故事,还没结束。】



To be continued


这里是余生,很多不足,欢迎批评指正。

评论区见,留下你想看见的角儿,我来写。


榆

【名侦探学院】向往的生活(5)

何老师看着嬉笑着走过来的九个人恍然大悟,“这是我们明侦的衍生节目名侦探学院的男孩子们。都是一群特别优秀的男孩子。”彭彭看着九个人停住了脚步站在巷口,“欸?他们怎么停下来?”何老师又探头看了看,“可能是他们觉得不对劲吧。”


黄老师看着一路上吵吵闹闹的九个人在巷口停顿了许久最后沉默的走了过来,笑着问何老师,“你说他们知道他们会面临什么吗?”何老师摇摇头,“我们都不知道,更何况他们呢?”


沉默的九个人走到蘑菇屋成员面前,何老师刚准备开口,就看着九个人互相看了看了对方,然后姿势不一的鞠躬,“何老师好,黄老师好,彭彭好,妹妹好。”何老师笑着应了,“黄老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们。最左边的男孩子...

何老师看着嬉笑着走过来的九个人恍然大悟,“这是我们明侦的衍生节目名侦探学院的男孩子们。都是一群特别优秀的男孩子。”彭彭看着九个人停住了脚步站在巷口,“欸?他们怎么停下来?”何老师又探头看了看,“可能是他们觉得不对劲吧。”


黄老师看着一路上吵吵闹闹的九个人在巷口停顿了许久最后沉默的走了过来,笑着问何老师,“你说他们知道他们会面临什么吗?”何老师摇摇头,“我们都不知道,更何况他们呢?”


沉默的九个人走到蘑菇屋成员面前,何老师刚准备开口,就看着九个人互相看了看了对方,然后姿势不一的鞠躬,“何老师好,黄老师好,彭彭好,妹妹好。”何老师笑着应了,“黄老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们。最左边的男孩子是齐思钧,现在是非常优秀的主持人。他旁边的是周峻纬,现在是心理医生和心理研究员。他的旁边是蒲熠星,现在从事危机公关。这是郭文韬,金融从业者。然后这是唐九洲,IT从业者。这是邵明明,非常优秀的歌手。这是郎东哲,康复理疗师,再就是王春彧,建筑设计师和大学老师,最后是火树,是工程师和游戏主播。”黄老师看着面前的九个人,疏离的笑笑,把手中的棍子放到一边“你们好”然后顺手推开院子的门,“来,先看看导演组给你们的任务。”


九个人看着破败且杂乱的院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我们是要来装修吗?”王春彧看着院子里的各种物品,试探地问道。“可能导演组觉得你们的专业挺适合的吧。不过没事没事,你们不要有很大负担,搞不定也没问题的。”何老师安慰道。九个人虽然愣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接受了现状,蒲熠星直接给出了方案“那就王老师负责总体规划,火树老师负责解决技术难题,郎老师,本科知识还回去了吗?没的话,那院子里的景观规划就负责一下?那我们剩下的人就对物品进行清理,搬运。”朗东哲点点头,“我先和你们一起清理吧,院子景观最后布置。先听王老师的安排。”王春彧从包中拿出绘画本和铅笔,“那咱们开始吧!”


何老师看着九个人随意的把行李箱往路边一放,就开始进屋收拾,跟黄老师感慨,“难怪节目组让他们几个来,他们适应能力强,专业素质高,配合又默契,最关键的是也肯干。”黄老师看着正在收拾的几个人,欣慰地笑笑,“嗯,愿意干活这一点挺好的。”


九个人先把院子里清理出一条路来,绕着房子转了一圈,“基本结构节目组都弄好了,那我们其实要做的不多,把家具归类放进去,然后搭建几个动物的窝,还有灶台,应该就可以了。额,对了,船屋的顶棚应该需要重新修缮一下”王春彧看完了屋子,将要做的事情和其余的八人说了一下,“行,那王老师你看怎么摆放,我们按你说的做就行。”王春彧快速的确定了基本摆放方位,“有技术上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找火树老师,小齐,你和峻纬先把室内清一下,郎老师等会和我去修缮顶棚,阿蒲,文韬,明明,九洲,先把院子里东西先归堆,方便等会搬运。”王春彧吩咐完,剩下的几个人就立刻开始行动起来。


“老齐,左边归你,右边归我?咱们比比速度?”周峻纬把抹布扔给齐思钧询问道。“行呀,没问题!”齐思钧接过抹布,笑着回答道。刚好走过来的火树,咽下去了那句还没来得及说:我来帮你们一起清理吧,默默的藏好手中的抹布,若无其事的越过他们,走向工具房,“我去清理工具房,要是遇上有什么问题,来这里找我。”


“首先,厨房用品先全部放到厨房,属于船屋的物品,先留在院子里,然后这个砖头,木材先归类,嗯,放在那边那个角落,看到了吗?”郭文韬看着满院子的物品,习惯性的按照用途先进行了分类“工具房的物品,全部给火树老师就好了。然后,阿蒲是不进厨房的,那就先和明明把工具房的物品和砖头,木材归类,九洲跟我一起清理厨房用品,行吗?”


唐九洲点点头,“嘿嘿,明明,你和阿蒲加油!我先和文韬去清理厨房了!”蒲熠星无奈的笑笑,“行行行,谁让我炸厨房呢!明明走,蒲哥带你飞。”邵明明撇了撇嘴,“谁带谁还不一定呢!我也不炸厨房呀!妹妹,你怎么就忍心让我去干这种体力活呢?”郭文韬正忙着寻找厨房用品,头也不抬的回答着,“叫爸爸!你是不炸厨房,但是你总把调料品弄混啊!”唐九洲拿着调料笑着跪在了地上,“鹅鹅鹅,对,明明上回把凉拌番茄硬生生的做成了盐拌番茄。”邵明明自知理亏,默默的跟着蒲熠星去归类砖头了。


“我上去修缮顶棚吧?你在下面观察,可以更准确的给出指导意见。”郎东哲把梯子靠墙放着,询问王春彧的意见。王春彧思索了片刻,“行,那你小心。需要什么,我给你递工具。”王春彧死死的扶着梯子,深怕郎东哲没站稳,摔了下来。朗东哲一边修缮屋顶,一边调侃,“王老师呀,你真的不用这么紧张,不用那么死的扣着梯子,掉不下去的。”王春彧笑笑,并不在意“图个安心嘛。你这蓬草放歪了,左边移一点就好。嗯,这个位置就对的。”


何老师看着收拾的热火朝天的九个人,打算带着彭彭和妹妹去帮忙,结果被九个人轮番劝了出来,“没事没事,我们点了那么多菜,总得做点事情才行。这些装修都是小事情,我们都搞得定,您们休息就好了。”导演组站在旁边一直想告诉正在忙碌的九个人,这也是彭彭他们的任务,结果九个人都在专心完成自己的任务,丝毫没有理会导演组。导演组只能默默的划掉了让彭彭他们体验装修这一任务。


“峻纬,你们卧室收拾完没?”蒲熠星把砖头,木材归类后,站在屋子外面,询问正在屋子里打扫的周峻纬。周峻纬看了一圈,“收拾的差不多了,先把床搬进来吧!”蒲熠星点点头,示意邵明明和自己一起搬床去。邵明明直接坐在了地上,“不行不行,让我歇会儿,没劲了。”蒲熠星直接拆了旁边的特仑苏递给邵明明,“喝一点,去那边荫凉的位置休息一下。”邵明明接过特仑苏,走到荫凉的位置,“谢谢哥嘞,您辛苦了。”蒲熠星笑着摇摇头,敲敲窗户“小齐,清理好了吗?一起搬床去?”齐思钧刚好拿着桶出来,“搞定了,我先去把这水泼了,等我一下。”蒲熠星直接坐在门槛上,“行,我在这等你。”然后转头看向周峻纬那一侧,“峻纬,你也太慢了吧,小齐都清理好了,你还没。刚才是谁主动要和小齐比速度的?”蒲熠星话音刚落,一个抹布就迎面飞来,蒲熠星赶紧往旁边躲避,结果抹布砸到了刚好路过的火树身上。“峻纬啊,你还是出来砸人比较精准,这样才不会伤及无辜。”火树把挂在身上的脏抹布拿下来,放在一旁的洗手池,跟刚走出来的周峻纬吐槽到。周峻纬一边不好意的和火树道歉一边恶狠狠的瞪了蒲熠星一眼。


唐九洲和郭文韬把厨房用品归纳整齐,就看到周峻纬和蒲熠星正在一起搬床,齐思钧正在把画往客厅上挂。唐九洲径直跑向齐思钧,“小齐哥,这个我来吧,我很有自知之明的,我搬不动那个床。”齐思钧听后,利落的把手上的画交给唐九洲,但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半天,才和站在一旁的郭文韬把床搬进另一边的卧室。休息好了的邵明明也很自觉的去帮唐九洲一起整理客厅。


修缮完屋顶的郎东哲和王春彧象征性的慰问了一下正在房间里搬家具的六个人,然后就去工具房找火树,商量如何搭建院子里的凉亭,灶台和动物的窝。

 

[这一段也删改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描绘出十分之一他们的模样。总之,希望大家看文愉快,有意见欢迎留言!]

隣り801室

《向往的生活》


云南之行结束了

周深和毛不易一起睡客厅~

早上打招呼可爱,而且特别真实

《向往的生活》


云南之行结束了

周深和毛不易一起睡客厅~

早上打招呼可爱,而且特别真实

贝壳的贝『 Nine』

飞行嘉宾系列(向往的生活篇2)

        “哇你们带了些什么好东西呀?”

        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的何老师透露着一种莫名的可爱。

        “带了一点辣椒和干货,还有老家的特产。”

        “哎呀太棒了,黄老师!我们又添新的特产喽~”...



        “哇你们带了些什么好东西呀?”

        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的何老师透露着一种莫名的可爱。

        “带了一点辣椒和干货,还有老家的特产。”

        “哎呀太棒了,黄老师!我们又添新的特产喽~”

        黄老师一听,喜笑颜开:“咱们这儿现在特产源源不断,还摘什么椰子呀,有嘉宾的特产就够了!诶千玺你们刚刚点了什么菜?”

        正在发呆的千玺听到黄老师的问题,迅速回神“啊我们想点一个菠萝饭,”然后不太确定的看向你“还有一个叫……”

        你用眼神肯定。

       “柠檬撒。”

        “菠萝饭可以,但是柠檬撒是啥?”

        “就是这边的傣族的一个特色菜,特别适合天气热的时候吃。”

        “那可以安排一下,可是这个怎么做呢?”

        彭彭接过何老师递过来的眼神:“这个时候我们就要问问什么都知道的小度,‘小度小度,柠檬撒的做法是什么?’”

         这个正经的植入,不知道为什么背彭彭做出了喜剧的效果。他的话音刚落,所有人就笑作一团。

        “柠檬撒的配料有:荆条,小米椒,香柳,大芫荽,香牛肉……”

        整个蘑菇屋,最认真完成植入的,原来是小度!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黄老师作为大家长开始安排接下来的工作:“彭彭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那么热,你带着弟弟妹妹们去摘点水果回来,千玺他们不是想吃菠萝饭嘛,你们去摘两个菠萝。然后我和何老师给你们做午饭。咱中午吃粉吧?”

        来的时候千玺就一直说想念家乡牛肉粉的味道,一听黄老师说要做粉,眼睛都亮了。

 

        稍作休整,跟随彭彭的步伐你们一行人来到了家里的超大果园,准备摘水果回去做菠萝饭和冰镇果盘。

        “千玺你们是第一次亲手摘水果吧?”

        “算是吧……以前只摘过草莓。”

        “我也是,啊我还摘过蓝莓哈哈哈哈哈哈”

        “那今天就带你们好好体验一下!”

        几个人一路欢声笑语,自从来了蘑菇屋以后,你就跟妹妹粘成小姐妹。好几次臭屁烊找到特别大的果子想跟你们分享,抬头都看见你全身心注意在和妹妹的交流上。千玺只能假装自己不尴尬的做回手上的事,换来彭彭的嘲笑:“哥懂你。”

        摘好了木瓜和菠萝,回去的路上想去他们保护好的西瓜地里看看。发现已经有好多小苗茁壮成长出了小小西瓜,一个个可爱极了。

        “这也太神奇了吧,原来西瓜小的时候那么可爱啊!”

        “咱要是再过段时间来是不就能吃到你们亲手中的西瓜了?”

        “没事儿,我们可以给你们寄。等熟了就给你们寄过去。”

        “好是好,但是哥你确定寄过去不会坏掉吗?”

        “也是啊,那就等西瓜熟了你们再来呗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快回到蘑菇屋的时候,前面带队聊天的彭彭突然“啊!”的一声,吓得你们全都停住动作定在原地不敢动。

        “怎么了?”

        “我今天忘记喂苏苏和小不点了。”

        “那咱们一会儿把东西放回去了就去喂呗。”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们什么地方弄错了呢。”

        确定是虚惊一场之后,你悄悄躲到妹妹身后说道。

        妹妹用见怪不怪的笑回应,我的傻哥哥呦。


        都说蘑菇屋的有两大固定项目——干农活,还有围观黄老师做饭。

        虽然天气已经非常热了,但是你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围着火看黄老师大显身手。从里屋出来的何老师被眼前的景象可爱到,“黄老师,你看这几个孩子有没有一种排排坐等果果吃的既视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是,何老师正好。你带几个孩子把果盘切一切,正好我这浇头一做完咱一会就加个饭后甜点。”

        “好嘞。”疫情期间,何老师已经正式成为可以掌控厨房的男人了。

        正在按照分配到的任务认真去木瓜籽,就听到屋外热情的呼唤:“黄老师!何老师!”

        “哎呀小玉来了,妹妹……”

        一眼看到热情的隔壁邻居,何老师刚说完妹妹就已经心领神会地跑出去。何老师赶紧洗了个手紧随其后的出去了,你只大概听到他们互相寒暄道谢,没过一会儿就看到妹妹和何老师提着一大袋荔枝回来。

        “小玉人太好了,说家里的荔枝熟了,给我们送了些来。”

        “哇这个荔枝好漂亮啊长得。”

        热带气候的优越条件让版纳的水果果实饱满且香甜,自家种植的荔枝新鲜,没有淋过水看着也是红亮红亮的。

        “是吧漂亮吧,来尝尝甜不甜。”

          刚好处理完手上的最后一半木瓜,你给洗手的妹妹剥好一个递过去。

        “谢谢。”

        然后又迅速地剥了一个放进嘴里“……嗯好甜啊,好好吃!”完全忽略了身后在砧板上认真切水果的千玺炙热的余光。

        捕捉到千玺发亮又渴望的小眼神,何老师心领神会地碰了碰旁边的彭彭:“你看人妹妹都有人投喂,你快投喂一下你看了半天的千玺弟弟。”

        彭彭一副“我懂了”的样子,顺手拿起荔枝准备剥。可能是拿到了一颗被太阳晒得时间有点长了的,彭彭又比较用力,已下子捏得果子爆开来,汁水溅了一脸。

        转过身的你正好被吓到,一个没捏住手里的荔枝果肉就弹了出去,打在千玺的衣服上,抬头就看见耳朵有点红的他憋笑的表情。

        “我发现这两个剥荔枝的小朋友是带着情绪的嘿。”

        听到何老师的话你的脸更红了,迅速低下头,假装自己掉线的样子。

        没一会儿听到隔壁凑过来一个贱兮兮的声音:“下次记得投准一点。”

        易!烊!千!玺! 

      


做梦想的人

总结一下自己喜欢的食物合集:

好利来联名系列:

好利来XRio         雪融芝士:点他! 

好利来X小马宝莉 云朵芝士:点这! 

好利来X阿华田 :戳! 

好利来X喜茶    空气盒子蛋糕🍰:嘿! ...


好利来联名系列:

好利来XRio         雪融芝士:点他! 

好利来X小马宝莉 云朵芝士:点这! 

好利来X阿华田 :戳! 

好利来X喜茶    空气盒子蛋糕🍰:嘿! 

                     葡萄奶油天堂🍇:哈! 


好利来 冰山熔岩&半熟芝士蛋挞:哟! 


自学自制系列:

何老师双皮奶:嫩! 

黄老师炸鲜奶:香! 

晓彤蔬菜包饭1代:瘦! 

      蔬菜包饭2代:棒! 


🥰🥰🥰再苦的生活也要找点甜🥰🥰🥰





+1
百图斩:12 水彩风景(画照片...

百图斩:12

水彩风景(画照片)

真的超想住在这样的地方,一直很向往住在乡间。人可能就是得不到永远是最好的。

百图斩:12

水彩风景(画照片)

真的超想住在这样的地方,一直很向往住在乡间。人可能就是得不到永远是最好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