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向阳而生

493浏览    18参与
Jane静

2020年的第一场雪

回来的路上下雪了,坐公交车的时候,我旁边的男孩子跟我说,今年的第一场雪,新年快乐!

我说,新年快乐!

好开心的说

回来的路上下雪了,坐公交车的时候,我旁边的男孩子跟我说,今年的第一场雪,新年快乐!

我说,新年快乐!

好开心的说

顧逢辰.

我喜欢向日葵🌻

向阳而生

我喜欢向日葵🌻

向阳而生

Jane静

心情好了

又在看芸汐传,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


又在看芸汐传,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


Jane静

脱发

最近经常发现头顶和发际线的部分冒出的几厘米长的头发,沾沾自喜了很久。

哈,我不再脱发了么。

直到今天晚上像往常一样吹头发的时候,眼睁睁看见一根夹在吹风机出风口的头发and随后而来的烧焦羽毛味儿。

呵,瞬间仿佛明白了什么

最近经常发现头顶和发际线的部分冒出的几厘米长的头发,沾沾自喜了很久。

哈,我不再脱发了么。

直到今天晚上像往常一样吹头发的时候,眼睁睁看见一根夹在吹风机出风口的头发and随后而来的烧焦羽毛味儿。

呵,瞬间仿佛明白了什么

Jane静

半夜不睡觉想减肥我是大哥大真的很好看

想到初中同学栗子,应该是那个名字吧。

她每次写字,第一段首字都要大大地卷起来,就像她的头发一样,卷卷的很好看,她人也很好看,讲话也超级乖的~

啊哈,怀念!

想到初中同学栗子,应该是那个名字吧。

她每次写字,第一段首字都要大大地卷起来,就像她的头发一样,卷卷的很好看,她人也很好看,讲话也超级乖的~

啊哈,怀念!

糖小安
人生是绚丽的,人生是寡淡的。美...

人生是绚丽的,人生是寡淡的。美丽的东西不是人生,而是被捏造的东西。就好像素颜的脸和化了妆以后的脸。所展现出来的别人生活,都是化了妆打了光一般的断章取义。

人生是绚丽的,人生是寡淡的。美丽的东西不是人生,而是被捏造的东西。就好像素颜的脸和化了妆以后的脸。所展现出来的别人生活,都是化了妆打了光一般的断章取义。

Jane静
LJH追星是一场盛大的暗恋,与...

LJH

追星是一场盛大的暗恋,与我而言

🌥🌥🌥🌥🌥相信会有阴转晴的那一天

LJH

追星是一场盛大的暗恋,与我而言

🌥🌥🌥🌥🌥相信会有阴转晴的那一天

紫青墨

    【启明】   

        清晨。

  这个本该最是寂静的时候,处于骆城最外围的启明疗养院却传来阵阵的喧闹声。

  几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小护士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一个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身材微胖的中年女人探头加入了她们的聊天,只听几个小护士笑闹得叫了她声,“刘姐。”

  “诶,你们知道那个今早来咱疗养院的是谁吗?”刘姐清了清嗓子,一副要讲故事的姿态瞬间吸引了那几个年轻护士,“是费启!”

  几个小护士面面相觑,似乎在疑惑这个...

    【启明】   

        清晨。

  这个本该最是寂静的时候,处于骆城最外围的启明疗养院却传来阵阵的喧闹声。

  几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小护士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一个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身材微胖的中年女人探头加入了她们的聊天,只听几个小护士笑闹得叫了她声,“刘姐。”

  “诶,你们知道那个今早来咱疗养院的是谁吗?”刘姐清了清嗓子,一副要讲故事的姿态瞬间吸引了那几个年轻护士,“是费启!”

  几个小护士面面相觑,似乎在疑惑这个费启究竟是何方人物。

  刘姐看了看这几个小护士,神情里透漏出几分得意,“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费启可是咱骆城赫赫有名的画家,一幅画就能卖到这个数!”刘姐伸出她臃肿的手指比划了个八。

  突然一个小护士惊呼了声:“费启!就是那个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被绑架的那个画家。听说……”

  刘姐瞪了瞪那个打断她的小护士,顺着她的话说道:“听说那些个歹徒是嫉妒费启的对家找来的,这事还惊动了上头,原来这费启是市长的侄子。为了救这个费启,有一个警官还被歹徒捅死了呢。只可惜就算救出来也没什么用了。”

  一众小护士格外疑虑,还是刘姐给她们解了惑,“他的一双眼睛被歹徒给弄瞎了!简直是丧尽天良啊。一个好好的画家,唉。自从被救出来后费启就有点不对劲了,他叔叔也就是市长就把他送到咱这个骆城最有名的疗养院了。你们可得好好照顾他,市长的侄子咱可轻易惹不起。”

  一众小护士齐声应和,纷纷向刘姐道了声谢。

  

  ……

  

  6206病房

  

  费启已经有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睡不睡其实对他来说也已经无所谓了。闭上眼是黑暗,睁开眼依旧是黑暗。

  费启只要一闭上眼,就能清清楚楚的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费启身子轻轻颤抖,仿佛当初被折磨受到的苦难又重新加诸于他身上。一幅幅情景刻在他的脑海里,每一个细节,每一张脸以及那个为了救他被捅死的骆姓警官。

  他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听见其他人喊着,骆警官。

  每当费启午夜被梦魇惊醒时,他都能忆起梦中那个姓骆的警官的那双眼睛,那双满是怨恨和控诉的眼睛。

  费启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回荡在空旷的6206病房,“呵,我真是个罪人。”

  他翻了个身,接着睡去。

  

  阳光正好,费启拿着画笔对着前面的画板似乎在画着什么。忽然费启暴躁起来画笔一扔,整个人歇斯底里起来。他伸手一摆,啪的一声把画板弄到地上,用脚踩的稀巴烂。

  仔细一看,画板上竟什么都没有。费启再也不能用手中的画笔画出像以前那样的画了。

  就在费启过着天天面对画板,却再也画不出任何东西的日子的时候。

  闻渡带着一个盒子找到了费启。

  盒子里面只有一封信和一个似是警帽上的国徽。

  闻渡拿着那封信说道:“这是救你的那个骆警官的遗愿,他们警察进警局前都会写下遗愿。我念给你听吧。”

  费启低着头脸上的神情让人看不真切,闻渡读信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封信会开启,也不知道自己前路应在何方……我很庆幸选择这份职业,即便我知道这个世界黑暗太多,光明太少。但既然穿上这身衣服,我就应对得起这个使命……战士最好的归宿就该死在战场上。我希望我这一生给人带来的该是光明,而不是阴霾。最后,请把我和我的国徽一同葬入墓碑。”

  费启握着国徽的手暗暗使劲,国徽的棱角硌的他的手生疼。他想说话,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倒是闻渡再次开口了,“这是那位骆警官的母亲交给我的,他母亲跟我说,当年骆警官不顾他的阻拦宁肯离家十年也不曾回去的时候,她便知道了结局。骆警官离开家时,对她说了句话她叫我转述给你。”

  闻渡顿了顿,语气里满是对这位年轻警官的敬畏,“我很怕死,但是我知道有人能因此活下去,我便突然不怕了。”①

  费启抬起了头望向闻渡,拿着国徽的手松了松,“把这枚国徽放在他的墓前吧。”交出国徽的那一刻,费启突然就释然了,他甚至觉得这段时间自己的做法简直是愚蠢至极。

  

  “他叫什么名字?”

  “骆明。”

  

  隔天费启就央着他叔叔让他回去,说是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费启摸索着走出了启明疗养院的大门 ,他张开双手似与微风拥抱。他扬起了头,闭上了眼,随后又睁开,闭上。这个动作他重复了几次。

  阳光从路旁的树上的缝隙里漏下来几缕。照在费启因为这段时间有点消瘦的脸上。

  费启呼了一口气,大步朝前走去,怎料前方有个坑。

  即使身处黑暗,也依旧心向光明。前方的路,也许永远不能预料,但至少费启现在还能听见风声,还能感受到阳光照耀在他脸上产生的温热。

  费启转身,往疗养院的方向望去,一片黑暗。

  回头,却看见前方光芒万丈。






①:来自网易云歌曲《无碑人》热评故事。

  

n7n7_3_

一个台风一天的暴雨,羊城变洋城,出门就是海……
我要阳光☀️我要🌻夏天!!!

一个台风一天的暴雨,羊城变洋城,出门就是海……
我要阳光☀️我要🌻夏天!!!

Keiraisgood

最近的感悟

作者:Keiraisgood

日常记录,满满的负能量,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妙趣横生起来啊?

混合羊毛纺织物

向阳而生【朝俞】

向阳而生03【朝俞】

#伪装学渣衍生#
#bgm.《Fix you》#
#今天也是爆字数的一天#
#尽量不ooc#

@:D-altonism

-
世间万物 不只是甜味最好。
-

03/
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t replace
When you love someone but it goes to waste
Could it be worse?

转眼两天的考试时间过去,二中的的改卷速度依旧剽悍。这次考完试的当天下午就拉出了年级排名。
万达吵吵嚷嚷的冲进教室,嘴上说着“成绩出来了成绩出来了”可一点信息都不愿意泄露。
贺朝挑了挑眉说:“小朋友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谢俞白了他一眼...

向阳而生03【朝俞】

#伪装学渣衍生#
#bgm.《Fix you》#
#今天也是爆字数的一天#
#尽量不ooc#

@:D-altonism

-
世间万物 不只是甜味最好。
-

03/
When you lose something you can’t replace
When you love someone but it goes to waste
Could it be worse?

转眼两天的考试时间过去,二中的的改卷速度依旧剽悍。这次考完试的当天下午就拉出了年级排名。
万达吵吵嚷嚷的冲进教室,嘴上说着“成绩出来了成绩出来了”可一点信息都不愿意泄露。
贺朝挑了挑眉说:“小朋友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谢俞白了他一眼,打心底里就压根没觉得眼前这戏精还能比他高个几分去。
即将出成绩的氛围带动得大家心里都揣揣不安,电风扇吱呀吱呀作响,搅起浓稠的紧张情绪。
老唐走了进来,抖开了成绩单。教室里显现出倒吸冷气的声响。
“同学们,我们这次呢…考得…”
老唐顿了顿,这当口贺朝在桌肚里玩手机。沈捷qq给他抱怨,说他们班头又为他们的成绩发了通火。
——你也该收收心。
贺朝在手机里打出这几个字然后又删掉,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却不知道回个什么好。高三的日子对于谁来说都有一丝的紧迫,贺朝看着沈捷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又急又无话可说。
“考的挺好的,年级第二。”
贺朝正在纠结的时候就听见班里爆发出的鼓掌和欢呼声,一时间老唐的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贺朝侧过头看了看谢俞,那人也难得的鼓起了掌。
“特别是我们贺朝和谢俞同学,仍然是年级第一和第二。贺朝同学以749获得第一名!谢俞也以一分之差紧追其后。”
老唐说完又是一阵爆发的鼓掌声音,贺朝挠了挠头露出一个标准的骚包笑容,然后在不绝如缕的“我操又破纪录了”感叹中看向身边的小朋友。
谢俞:“好好好我认栽。”他举起双手装作投降的样子看着贺朝,那人肆无忌惮的挥霍着自己的漂亮眉眼开怀大笑。一瞬间谢俞觉得这一年多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又有什么是实实在在变了的。
比如——
“小朋友,愿赌服输,你得答应我——穿女装喔。”

去年运动会上,徐静的提议勾起贺朝“让谢俞穿女装”的兴趣,那时候贺朝还对这高贵冷艳的校霸男朋友有一点点畏惧心理,这事就不了了之了。然而这想法却没化了,并且在贺朝的心中幻化成了一个伟大的构想。
贺朝掏出手机打开淘宝,搜索出“裙子 夏 女高中生”几个关键词,然后挑挑选选半小时选中了一件后背镂空裙边开衩的黑色蕾丝连衣裙。他带着鬼鬼祟祟的笑容把手机上的下单信息截图递给自己小男朋友看的时候,谢俞差点没背过气去。
——我,立阳二中西楼校霸谢俞,卒于小裙子。
谢俞任命的闭上了双眼,拿校服外套盖住了自己的头表示眼不见心不烦。
贺朝:我觉得挺好的啊???

在贺朝琢磨着选哪条小裙子好的时候,楼下的四班那群龟孙子正在八卦着老唐。四班和三班向来不对付是在年级出了名的,这次三班又在月考成绩上碾压四班,被训了一通的同学们自然是气得跳脚,只好闲言碎语的说起别人的不是。
首当其冲的就是崴了一下居然还不安分的梁辉。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消息,只见梁辉拿着黑板擦端坐在讲台上,一拍讲台来了句,“话说到那三班的唐老师——”
然后他的贼眉鼠眼一皱,露出一口龅牙笑眯眯的盯着台下的“观众”。
“那三班的唐老师啊,原来是四中的教室骨干。工资高福利好,还有定期的旅行补贴。你说他为啥来我们这里?那不是因为…”梁辉说着说着声音小了起来,左顾右盼一圈之后又缓缓开口,“…因为他性骚扰了一个女同学。”
此话一出,四班人人哗然。梁辉还怕大家不相信似的拿出了手机调出当年的新闻,新闻上几个大字,明晃晃的写着“我市四中老师唐某涉嫌性骚扰”。

快递到了的那天贺朝兴致勃勃的拉上沈捷一起去取,路上还不忘教育他一通要好好学习,沈捷一路顶着突然变得“良师益友”起来的朝哥的唾沫星子挪到了收发室,然后他看着朝哥眼里放着光地把包裹拆开。
入眼是条连衣裙。乍一看还行,不过裙子上的桃心镂空和裙摆大开口透露出一股强强的不正经气息。
沈捷:“朝哥你………?”——还有这癖好?
贺朝收起脸上的姨母笑把裙子叠进了纸袋里,然后说着“滚滚滚”就把沈捷又打发回了教室。
“你懂个屁,这是我给你俞哥的‘情趣礼物’。”

贺朝带着裙子闪进寝室。厕所的水声证明小朋友正在洗澡,贺朝把裙子放在桌上,拿出手机正准备打开学校贴吧。
门开了,谢俞擦着头发走了出来。贺朝看见小朋友领口大开的样子咽了口口水,扔下手机就提着纸袋把人又摁回了厕所。
狭小逼仄的空间里两个人的呼吸都急促而温热。贺朝扯开谢俞的衬衫,想想还是把裙子塞在了谢俞手里然后背过身去让他自己穿。
谢俞看着贺朝没来由的害羞竟然有些幸灾乐祸。虽然乐的是自己的祸。他觉得自己和贺朝呆久了之后内心戏也变得多了起来,然后苦笑着摇摇头穿上了这条诡异的裙子。
换好之后谢俞拍了拍贺朝的肩膀,贺朝转过头来就看见谢俞青涩而瘦削的躯体包裹在布料里,本来就白得发光的肌肤从镂空的爱心里透出,散发着浓浓的诱惑。
贺朝并没有买假发。少年还滴着水的短发和脸上隐忍着上翘的表情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又青涩得刚好。黑色的裙子是透光的布料,在下身底线的部分却又有恰到好处的底裤遮住隐秘部位,两腿之间的黑布让人浮想联翩。贺朝借着身高优势把谢俞抱起来放到了寝室的床上,手指触碰到大腿的肌肤的时候像是有电流流经了彼此的身体。
然后进入心脏,紧紧握住,不可分离。
贺朝的手从裙底伸入,慢慢抚过谢俞的大腿根,腰侧,然后是肋骨,和胸前的茱萸。谢俞没有穿内裤,此时他的欲望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贺朝凑下去吻了吻谢俞白净的脖颈,又不轻不重的在胸前捏了一下。
两人都觉得身下胀的难受,准备更进一步进行深入交流。贺朝的手已经撕扯起裙子的布料,谢俞软绵绵地一声声喊着“哥”。
然而一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二人的意乱情迷。门外传来万达惊慌失措的声音,以及许许多多人的“出事了”。
——“朝哥俞哥!你们快看贴吧,老唐出事了!”

混合羊毛纺织物

向阳而生【朝俞】

向阳而生02【朝俞】

#伪装学渣衍生#
#bgm.《Fix you》#
#全部字数大概三万+#
#尽量不ooc#

@:D-altonism

-
世间万物 不只是甜味最好。
-

02/
When you feel so tired but you can’t sleep
Stuck in reverse
And the tears come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刘存浩看着要冲上去干架的罗文强急忙扯了扯万达的衣角,边捂住鼻子边大喊:“强子给老子干!”。四班的人一听不乐意了,梁辉带头冲到了罗文强面前来。
那边坐着歇凉的三班同学们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声响,都往篮球场上涌来。一时间两边剑拔弩张,个个...

向阳而生02【朝俞】

#伪装学渣衍生#
#bgm.《Fix you》#
#全部字数大概三万+#
#尽量不ooc#

@:D-altonism

-
世间万物 不只是甜味最好。
-

02/
When you feel so tired but you can’t sleep
Stuck in reverse
And the tears come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

刘存浩看着要冲上去干架的罗文强急忙扯了扯万达的衣角,边捂住鼻子边大喊:“强子给老子干!”。四班的人一听不乐意了,梁辉带头冲到了罗文强面前来。
那边坐着歇凉的三班同学们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声响,都往篮球场上涌来。一时间两边剑拔弩张,个个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让谁。
贺朝把手臂从谢俞的肩上拿开,看着身边人做起习惯性的叠袖子的动作。然后两人站了起来,慢慢拨开人群走到了三班最前面。
“耗子,后面去歇着,这有你朝哥呢。”
贺朝骚包地甩了甩头发把万达和刘存浩往后面推了推,然后他问:“小朋友,怎么干啊?”
谢俞没什么表情,他面前的梁辉抑制住抖动尽力用发怒的眼神盯着谢俞,谢俞被看的有些不耐烦,瘪了瘪嘴说,“直接打。”

最后这架还是没打成。
在谢俞把梁辉掀翻在地的时候体育老师及时赶到组织了两校霸大开杀戒的场面。体育老师也是个明眼人,只是教训了两句谢俞下次不要这么猛,就叫四班的人扶着崴了脚的梁辉去了医务室。
在上次的月考风波之后四班的人虽然消停了一阵,但又总找他们的麻烦。有时候是在体育课上故意把球打在三班同学这里,有时候是在贴吧里开个小号发什么“818贺朝谢俞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有些时候故意在女厕所门口扔点蜘蛛蟑螂模型等着徐静她们出来被吓到。这些小儿科的恶作剧本来谢俞他们也没放在心上,不过这一来二去两个班算是彻底结下了梁子。
回到教室后刘存浩的鼻血也止住了,他高吼着“俞哥牛逼”一边用湿纸巾擦着校服上沾到的血。教室里乱哄哄的,到处充斥着对谢俞那一下的赞叹和对四班的嘲讽。不一会吴正走进了教室,想必是听说了上节课发生的事情,看了两眼谢俞然后开始上课。
快下课的时候吴正把他新出的题拿给了贺朝和谢俞,顺口说了句“…老唐说你不该打他的。”
然后他又顿了顿,转身说,“不过我觉得吧…你做的对。”
“下次轻点。”
吴正走出了教室。屏气敛声的同学们也顿时爆发出一阵开怀的大笑。有微风从窗外吹进来,谢俞也笑了。风把他的笑声吹散,吹进贺朝的心里,扰得人心里直痒。

日子过着过着就迎来了高三的第一次月考。搬完桌子贺朝和谢俞依旧并肩进入了一班考场。考场的人还是没什么变化,只是这次贺朝坐在了谢俞的前面。
监考老师进来之前贺朝一直把头放在谢俞的桌子上说着话,贺朝说“你眼睛旁边那颗痣真好看哥真喜欢”,谢俞就用笔在他的左眼下点了个点。
笔尖接触在肌肤上的感觉有点凉也有点痒,贺朝没忍住抓住了谢俞的手,然后两人眼神相会,谢俞的笔尖抖了抖在贺朝脸上画出一道弧线。在感受到从考场四面八分投过来的眼神之后贺朝松了手把头转回了前方。他揉搓着被笔划上的那一点肌肤,心砰砰的跳。
考试铃响。
贺朝把卷子传给谢俞,谢俞接了卷子问了他一句“赌不赌?”
“赌什么?”
“下次谁坐谁前面。”
贺朝看着小朋友认真的表情笑了起来,说“赌啊,肯定赌。你朝哥我肯定妥妥的第一。”
然后他又说,“我赢了你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谢俞想了想,冲这那人的后脑勺说,“那…哥,我赢了的话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软软粘粘的“哥”字冲进贺朝的耳朵里,他心底一沉,回了谢俞一个响指就做起了题。
谢俞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突然想到几个大字。
——男人之间的约定。

TBC

芳茴
只是逝去,后会无期。the f...

只是逝去,后会无期。the  first,愿重生!

只是逝去,后会无期。the  first,愿重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