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吕钱塘

3694浏览    79参与
公子无双🌾

未有期 (十四)

“高姑娘,在下是吕钱塘,是世子的护卫,为他而战,哪怕是死,也是理所应当。”吕钱塘克制心头那份沉甸甸愧疚,说出的话宛如刀子,扎得高絮鲜血淋漓。


“林大哥,你想要成为高手我可以帮你,甚至我的功夫都能给了你,只求你不要再练下去了,我想要你好好活着,你只要好好活着,我再也不缠着你了,好不好?”眼泪一滴滴往下砸,高絮无比卑微,她什么都不要了,她不要嫁给他了,她只要,他活着。


心口传来阵阵尖锐的疼痛,她的眼泪灼伤了他的眼,明明错不在她,她却如此卑躬屈膝,只为了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扪心自问,林探花值得吗?吕钱塘值得吗?


吕钱塘几乎喘不上气,高絮近在咫尺,他却只能如这截木桩子一般杵在...

“高姑娘,在下是吕钱塘,是世子的护卫,为他而战,哪怕是死,也是理所应当。”吕钱塘克制心头那份沉甸甸愧疚,说出的话宛如刀子,扎得高絮鲜血淋漓。


“林大哥,你想要成为高手我可以帮你,甚至我的功夫都能给了你,只求你不要再练下去了,我想要你好好活着,你只要好好活着,我再也不缠着你了,好不好?”眼泪一滴滴往下砸,高絮无比卑微,她什么都不要了,她不要嫁给他了,她只要,他活着。


心口传来阵阵尖锐的疼痛,她的眼泪灼伤了他的眼,明明错不在她,她却如此卑躬屈膝,只为了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扪心自问,林探花值得吗?吕钱塘值得吗?


吕钱塘几乎喘不上气,高絮近在咫尺,他却只能如这截木桩子一般杵在那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看着她,看她失了理智,看她的狼狈不堪。


一片死寂,在这漆黑的夜里,高絮的心在一寸一寸碎裂,被这冰冷的目光击碎,随风而逝。


舒羞从未想过,那个迂腐的林探花,原来也有这样的时候,冰冷无情,毫不讲理。


他从前待自己有多彬彬有礼,待高絮就有多无情无义,毫不留情,每一个字都是让高絮这个痴情的姑娘几欲窒息的存在。


舒羞不知如何打破二人之间的诡异气氛,恰好此刻宁峨眉走了出来:“咱们抓紧把那些土匪埋了,准备要去清城山救人。”


“好。”吕钱塘应声道,这就去拉那尸体。


高絮还伫立在风沙中,她的眼泪仍然未曾止住。


舒羞走至她身侧,摸出了手帕:“擦擦吧,这也是他的选择,你无法干涉,若是真的看不下去,倒不如去找世子谈谈,了解其中隐情。”


舒羞从来不是一个善心泛滥的人,只是,美人落泪,到底是做不到不动如山,也只有吕钱塘这个呆子能不为所动。


高絮为了他千里迢迢从青州赶过来,甚至接二连三承受他的冷言冷语,也依旧不离不弃,是个人都难再做壁上观。


像这样的痴情儿,天下再难寻。


吕钱塘若是错过了,只剩孤独终老这条路了,当然他如今的状况,怕也是难活到那一日。


高絮眼含热泪,接过手帕,擦去眼泪:“多谢舒姑娘。”她当然清楚,这条路他既然下决心去走了,定然不会回头。


可是,理由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非要去做护卫的原因是什么?


这所有的答案都在那破庙中徐凤年的身上了,高絮对舒羞说:“这手帕我洗洗再还姑娘,现下,我有点事想去问问世子。”


舒羞见她一刻都等不得了,也不再耽误她的时间,一侧身子,让开了路:“好,你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几个就可以了。”


“多谢。”高絮再度道谢,除了这个,她也想不到跟舒羞应该说些什么。


待她进入破庙,所有人借着火光都看到了她那红红的双目,顿时了然。


除了吕钱塘,还有谁能伤她至斯。


再绝顶的高手,遇上了“情”,也注定灰头土脸。


“世子,我有事想要向你请教。”高絮抬手抱拳行礼。


徐凤年打量了她片刻,这才开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我们之间的交易,我从未强迫于他,问题不在我身上,而是他身上,他既然抛弃了前尘往事,你也不要死攥着不放了。”吕钱塘的心思,徐凤年同为男人能猜到一二,只是,高絮的痴心追随,绝非是个笑话,她应该得到个答案。


不过不是当下,等救出了小雀儿,自己会帮她一把的。


吕钱塘的满身骄傲不过是他过分自卑的保护色罢了。

林中栖凤

【林凤】七夕•不知酒

今儿陵州城内大白天就开始结起彩灯,沿河两畔的树上挂满了红色的绸带,未曾入夜,七夕的甜腻香气就弥漫开来。

待到月上西楼,即便人在偌大的北凉王府里,也能隐约听到街上鼎沸的人声,莺莺燕燕,好不惬意美妙。

吕钱塘被青鸟传话召来了梧桐苑,抬眼只看见徐凤年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细长葱白的手把玩杯子。

他在离徐凤年五步之外站定,心想那手何时看都不像习武之人,身子板又那样纤细,若非拥有大黄庭,又习得了李淳罡的绝顶剑法,看起来真就一阵风也能吹倒。

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徐凤年不看也知道是谁,他头也没回,只拍拍石桌另一侧,拖着调门招呼:“傻站着干嘛?过来坐啊。”

吕钱塘眉头动了动,这几步路走的黏黏糊糊,又像是...

今儿陵州城内大白天就开始结起彩灯,沿河两畔的树上挂满了红色的绸带,未曾入夜,七夕的甜腻香气就弥漫开来。

待到月上西楼,即便人在偌大的北凉王府里,也能隐约听到街上鼎沸的人声,莺莺燕燕,好不惬意美妙。

吕钱塘被青鸟传话召来了梧桐苑,抬眼只看见徐凤年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细长葱白的手把玩杯子。

他在离徐凤年五步之外站定,心想那手何时看都不像习武之人,身子板又那样纤细,若非拥有大黄庭,又习得了李淳罡的绝顶剑法,看起来真就一阵风也能吹倒。

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徐凤年不看也知道是谁,他头也没回,只拍拍石桌另一侧,拖着调门招呼:“傻站着干嘛?过来坐啊。”

吕钱塘眉头动了动,这几步路走的黏黏糊糊,又像是腿脚不灵,慢吞吞坐下。

“来。”徐凤年笑眯眯递过去一只杯子,也没想问问吕钱塘的意见,抬手就斟满了酒。

他可不在意吕钱塘这副模样,这一路朝夕相对,早就习惯了吕钱塘的别扭性子,徐凤年也不急,毕竟人已经拐回王府,其它的来日方长。

吕钱塘看了眼酒杯,清清冽冽,在月光下闪着波光,酒香随着夜里的微风钻进他的鼻子,闻着也知道是好酒。

只是他实在不懂徐凤年突然把自己叫来是要搞什么名堂,闷声问:“做什么?”

徐凤年白了他一眼,头一扬手一抬,琼浆玉液入肚,悄然在脸颊上浮起层浅淡的粉,末了撑起下巴探身凑过去,醇香的酒气混着徐凤年的吐息一起喷到吕钱塘脸上:“当然是陪本世子过七夕啊。”

吕钱塘闻言神色有些微妙,徐凤年次次靠近次次都让自己捉摸不透,今天也是。

“为什么是我?”吕钱塘压低了声音问。

“明知故问。”徐凤年话落朝他挑眉,那双惑人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吕钱塘。

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龙章凤姿,如玉琉璃……

吕钱塘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串溢美之词,只那一瞬,一杯酒便喝出了赴死的悲怆。

吕钱塘放下空酒杯,不等徐凤年动手,一把拿过酒壶满上,一饮而尽。

“哟。”徐凤年打趣地瞧着他这样子,忍不住揶揄:“表情像喝毒酒,偏偏还连喝两杯,怎么?有那么不想看见我?”

“没有。”吕钱塘低着头,矢口否认。

“那喜欢我吗?”徐凤年笑。

“……不讨厌。”

“我问的是喜不喜欢。”

“不讨厌。”

“喂!”

“……不讨厌。”

徐凤年龇了龇牙,行,看你能装到几时。

林中栖凤

【探林觅凤】无题②

徐凤年从潭中出来气色好了不少,他换了身干净衣裳,回到马车旁才发觉少了个人。

“吕钱塘呢?”他问。

“后面那辆马车里。”魏爷爷随手一指,看他表情很是无可奈何。

徐凤年察觉异样,刚迈出的脚又停住了,扭头问:“怎么?”

“他不让我们给他疗伤。”舒羞说罢不屑地冷嗤声。

“药给我。”徐凤年朝魏爷爷伸手。

“世子,您这何必呢?”虽说嘴上不愿,魏爷爷依旧照办,把伤药递到徐凤年手里。

“我说过,他是我的人。”徐凤年话落快步朝后面的马车走去,留下一众人在他身后神色各异。

徐凤年轻跃上车,特意敲了敲棂框,见里面人毫无反应,干脆掀了车帘探进半个身子,一看,吕钱塘果然又是满面死灰的坐在那里。

“耳朵...

徐凤年从潭中出来气色好了不少,他换了身干净衣裳,回到马车旁才发觉少了个人。

“吕钱塘呢?”他问。

“后面那辆马车里。”魏爷爷随手一指,看他表情很是无可奈何。

徐凤年察觉异样,刚迈出的脚又停住了,扭头问:“怎么?”

“他不让我们给他疗伤。”舒羞说罢不屑地冷嗤声。

“药给我。”徐凤年朝魏爷爷伸手。

“世子,您这何必呢?”虽说嘴上不愿,魏爷爷依旧照办,把伤药递到徐凤年手里。

“我说过,他是我的人。”徐凤年话落快步朝后面的马车走去,留下一众人在他身后神色各异。

徐凤年轻跃上车,特意敲了敲棂框,见里面人毫无反应,干脆掀了车帘探进半个身子,一看,吕钱塘果然又是满面死灰的坐在那里。

“耳朵聋啦?”徐凤年也不等他反应,自顾自钻了进去,将伤药往身旁一放,扯过吕钱塘的手臂:“让我看看伤哪了?”

吕钱塘眉头算是动了动,默不作声就要把手抽回,却被徐凤年一把抓住,好巧不巧就在伤口上,疼痛它不会骗人,吕钱塘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哦,这儿呢。”徐凤年完全没去理会他的抗拒,手脚麻利地开始解他的护臂。

“这是做什么?”吕钱塘闷声问到。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给你上药啊。”徐凤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倒是逐渐放柔。

“你说你,我不是说了别用赤霞剑诀,听不懂人话吗?”徐凤年话里怪罪,语气却听不出半点怒意,像走个过场似的。

“不用赤霞剑诀,我对你根本没有用处。”吕钱塘话说的淡漠,听着也没把自己当回事。

徐凤年心里清楚,这会儿的吕钱塘还走不出自己的囹圄,以他现在的心性,若没有人给他外壳凿个洞,什么光都别想照进去。

他没有马上理会吕钱塘,只是低头替他处理伤口,等身上那些急需上药的地方都处理完了,才抬头去看吕钱塘。

“怎么就没有了?”徐凤年边说着拍拍吕钱塘的大腿问:“腿上没伤吧?”

吕钱塘不明所以,木讷回答:“没有。”

谁知徐凤年听完竟然一抬脚躺了下来,毫不避讳就把头枕到吕钱塘大腿上,理直气壮说到:“我也刚脱胎换骨完,累的够呛,你看还是得有皮肉的枕着才舒服,让我睡会儿。”

“你!”吕钱塘被他这般行径气的结巴,全不似当初骂徐凤年时的满腹诗书。

“嗳,你可别动啊,我内伤还在,把我摔着了,回头徐骁收拾你。”徐凤年闭着眼睛瓮声打断他,看样子是真准备好好睡一觉。

吕钱塘眉头皱了又皱,垂手放弃了挣扎。

车外头魏爷爷一直张望马车里的动静,看徐凤年半天没出来,愈发担心。

身旁舒羞到底是通人情世故的,撇撇嘴揶揄:“真是不知道世子到底看上他哪了?”

“啊?”

旁边几人异口同声,半晌,才反应过来,一个个表情更复杂了……

福禄寿喜吉祥茶
最近被支太拉进的坑XD 来点剑...

最近被支太拉进的坑XD

来点剑舞,香艳的双人的哈哈哈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啊!

最近被支太拉进的坑XD

来点剑舞,香艳的双人的哈哈哈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啊!

林中栖凤

【探林觅凤】无题①

吕钱塘对自己的冷漠和决绝让徐凤年感到一阵阵心惊,探花郎习武不深,总是毫无顾忌地催发赤霞剑诀,仿佛他在燃耗的不是自己的性命。

徐凤年当然明白他的心在被亲生母亲逐出家门时就已经死了,方才一番话说完,徐凤年就有些后悔,如今除了这里,吕钱塘哪里还有别的归处。

可徐凤年并不想用家人的安危去束缚吕钱塘,他本该在官场意气风发,现在却只能跟在徐凤年身边做一个随时可能会死的护卫。

“徐骁给你赤霞剑诀,就是没想让你活着回去。”徐凤年望着吕钱塘漠然的脸说。

“我知道。”吕钱塘的嗓音毫无波澜,那是认命。

这一副满面死灰的模样让北椋世子心里升起一股怒气:“你明知道赤霞剑诀会抽空你的寿命!为什么还要练!?”......

吕钱塘对自己的冷漠和决绝让徐凤年感到一阵阵心惊,探花郎习武不深,总是毫无顾忌地催发赤霞剑诀,仿佛他在燃耗的不是自己的性命。

徐凤年当然明白他的心在被亲生母亲逐出家门时就已经死了,方才一番话说完,徐凤年就有些后悔,如今除了这里,吕钱塘哪里还有别的归处。

可徐凤年并不想用家人的安危去束缚吕钱塘,他本该在官场意气风发,现在却只能跟在徐凤年身边做一个随时可能会死的护卫。

“徐骁给你赤霞剑诀,就是没想让你活着回去。”徐凤年望着吕钱塘漠然的脸说。

“我知道。”吕钱塘的嗓音毫无波澜,那是认命。

这一副满面死灰的模样让北椋世子心里升起一股怒气:“你明知道赤霞剑诀会抽空你的寿命!为什么还要练!?”

“其它武功所需日长,短期内派不上用场。”吕钱塘说的很平静,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

“从现在起不准你再用赤霞剑诀!”徐凤年语气坚决,没有丝毫拒绝的余地。

吕钱塘抬起脸问:“不用它,用什么?”

“等回了北椋,我再去听潮亭给你挑一本,要练五年也好十年也行,反正赤霞剑诀不可再用!”徐凤年说话间伸手去扯他的重剑束带,连同人也一并拽到自己跟前,恶狠狠瞪着这不要命的探花郎。

“为什么?”吕钱塘冷峻的目光里终于多了些许疑惑。

徐凤年一愣,偏过头闷声到:“你是林探花还是吕钱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人。”

吕钱塘暗淡的眼里,忽然有了微光。

支支lenawind
明明笑的爽朗,却看上去莫明很…...

明明笑的爽朗,却看上去莫明很…娇俏~哈哈哈哈哈!!!

明明笑的爽朗,却看上去莫明很…娇俏~哈哈哈哈哈!!!

林之书

吕钱塘

放一波截图

我喜欢大哥丰苌的演员张天阳,就是从这个角色开始

林探花的造型我就挺有好感的,喜欢这种清俊书生,但主要是从落水被救起来开始让我疯狂心动!我超爱战损,牢里那两段看得我好渴,而且从成为吕钱塘开始整个精神状态都是岌岌可危随时会崩溃的感觉,总是抱着剑很坚毅的样子,又有一手持剑一手抱猫这种超有爱的镜头,总之就是可口!

图超大,都是4K的,流量预警~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放一波截图

我喜欢大哥丰苌的演员张天阳,就是从这个角色开始

林探花的造型我就挺有好感的,喜欢这种清俊书生,但主要是从落水被救起来开始让我疯狂心动!我超爱战损,牢里那两段看得我好渴,而且从成为吕钱塘开始整个精神状态都是岌岌可危随时会崩溃的感觉,总是抱着剑很坚毅的样子,又有一手持剑一手抱猫这种超有爱的镜头,总之就是可口!

图超大,都是4K的,流量预警~












金刚

我说大哥看着这么眼熟呢 原来是雪中悍刀行中赤霞剑诀练到亡的林探花

我说大哥看着这么眼熟呢 原来是雪中悍刀行中赤霞剑诀练到亡的林探花

机械拉郎鸽子精

凤林/凤吕 磋磨

实不相瞒,看雪中时候就想搞了,觉得林探花确实好涩,越战损狼狈越涩,没时间

这段时间看新剧,那股子邪火又上来了,作孽呀


见合集简介

实不相瞒,看雪中时候就想搞了,觉得林探花确实好涩,越战损狼狈越涩,没时间

这段时间看新剧,那股子邪火又上来了,作孽呀


见合集简介

支支lenawind

【徐凤年X吕钱塘】想看香艳剑舞,得加钱! [张若昀 • 张天阳]
喜欢吕钱塘,好嗑呀,来嘛~ 大概率会再产…
为了张天阳,我又去看且试,丰苌我也嗑拉了!

【徐凤年X吕钱塘】想看香艳剑舞,得加钱! [张若昀 • 张天阳]
喜欢吕钱塘,好嗑呀,来嘛~ 大概率会再产…
为了张天阳,我又去看且试,丰苌我也嗑拉了!

公子无双🌾

未有期 (十三)

那几个土匪飞扑过来,高絮想也不想将吕钱塘护在身后,对付这些人,连拔剑都没有必要,她直接一甩半月短刀,击中那人腹部,逼得他不断倒退,半刀又飞回手中。


高絮摆出架势:“你们是谁派来的?”她目光犀利,全然不复在吕钱塘面前的温柔小意。


吕钱塘盯着她的背影,五味陈杂,从前就有人说,高絮虽然生得貌美,却实打实是个高手,将来自己娶了她,定然是要被她管得死死的,甚至还会被她打骂。


那时候的林探花自诩风流,狂傲不羁,虽说未曾对高絮有真正意义上的两情相悦,那也是青梅竹马,关于她,或许关于彼此的未来,他都不存在这种忧虑。


高絮注定不会伤他分毫,毋庸置疑。


一如从前,在真正的危险来临时,...

那几个土匪飞扑过来,高絮想也不想将吕钱塘护在身后,对付这些人,连拔剑都没有必要,她直接一甩半月短刀,击中那人腹部,逼得他不断倒退,半刀又飞回手中。


高絮摆出架势:“你们是谁派来的?”她目光犀利,全然不复在吕钱塘面前的温柔小意。


吕钱塘盯着她的背影,五味陈杂,从前就有人说,高絮虽然生得貌美,却实打实是个高手,将来自己娶了她,定然是要被她管得死死的,甚至还会被她打骂。


那时候的林探花自诩风流,狂傲不羁,虽说未曾对高絮有真正意义上的两情相悦,那也是青梅竹马,关于她,或许关于彼此的未来,他都不存在这种忧虑。


高絮注定不会伤他分毫,毋庸置疑。


一如从前,在真正的危险来临时,她总是一马当先,在青州时,没少为自己出头,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这不止用来形容书法,更是可以形容这面前姑娘的功夫,就连打人也自带着一种灵动美感。


只是,自己再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林探花了,而是徐凤年的护卫,不再需要她的保护了。


他也踏出了她的保护圈,选择与她并肩作战,也许,功夫真不如她,但不愿再做畏畏缩缩的林探花,舒羞那桩事已经让他体会到了何为羞惭,如今,绝不能重蹈覆辙。


更何况,他下意识看向她的侧脸,他只想证明,他可以一人面对风雨了,希望她能远离自己的生活,去追寻真正的幸福。


吕钱塘注定孤独终老的,可能,也活不到终老。


在他思绪纷飞之际,那些土匪飞扑了上来,他们手中的刀闪烁着寒光。


高絮无所畏惧,一拳一脚,就能摁倒他们,她不在乎如今的吕钱塘到底想什么,她只清楚,只要她还活着,就绝不所允许任何人碰吕钱塘一根指头。


这是她要拿命护好的人。


吕钱塘也挥舞大刀冲进了土匪之中,一时间刀光剑影不断。


也是这一刻,高絮才清楚吕钱塘练得什么功夫,难怪他一夜之间就成了个高手,这是在燃烧自己的命。


高絮心急如焚,下手更狠了些,只听“咔嚓”,那被她钳制的土匪直接被拧断了脖子,七窍流血。


高絮仍怒气难消,狠狠一脚,那土匪飞了出去,口吐鲜血,挣扎几下,到底是去阎王殿报道了。


高絮飞身至吕钱塘身边,掌中运气,一掌排出,其余的土匪也都被击入土中。


在尘埃之中,高絮一把扯住吕钱塘:“为什么非要这样!”她眼眶湿润,只有心疼。


吕钱塘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眸,仿佛对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他收回功夫,但眼里的红色还未褪去:“高姑娘在说什么?”他选择做了个傻子。


高絮死死扯着他的衣服:“林大哥……”泪珠滚落。


从前,他处处照顾她,何曾让她落泪?


如今重逢,所有的失望,绝望,还有这晶莹泪滴,都是他给予的。


心如刀割,他拧紧眉头,向后一退,摆脱了高絮:“高姑娘,我姓吕。”


高絮如今才体会到何为咫尺天涯,她还是不愿放弃,尤其是如今吕钱塘这是在饮鸩止渴,看似一夜之间无师自通了功夫,但离死也不过是一步之遥了。


“求求你,不要再练这个刀法了,好不好?”高絮卑微地恳求着他。


她可以不再唤他林大哥,甚至不再缠着他,但至少,他要平安无事。


此生此世,别无所求,只求他能安然顺遂。


原以为他死在了徐家父子手中,那日的锥心之痛她还不忘,如今吕钱塘自寻死路,非要让她再体会一次得而复失吗?


“你们如何了?世子说让咱们把这群土匪……”舒羞走了出来,见到盈盈泪光的高絮,感受二人之间的诡异气氛,这话戛然而止。


风沙起,二人静静对视。


舒羞有些懊悔,出来的不是时候。

公子无双🌾

未有期 (十二)

夜幕降临,众人选择了一处破庙落脚,青鸟不时往火堆添柴,在这雀跃的火光中,他们围坐在一起,说着闲话。


高絮见吕钱塘不在,自己也不愿一人享受这暖意,她将折好的木枝放在地面,就去寻吕钱塘。


“唉。”舒羞忽然叹息。


“你这是怎么了?”李淳罡抬起眼皮,伸手烤火。


“替高姑娘不值,她倒是痴情一片,奈何明月照沟渠啊。”舒羞道。


“儿女情长,哪里是一个值不值能断言的。”李淳罡似乎陷入了回忆。


宁峨眉只知道这满屋子的人都有故事,除了自己。对于男女之事,他一窍不通,只明白,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回想起高絮从天而降的那一刻,确实恍若仙子,若是有一位姑娘肯为自己付出这么多,那...

夜幕降临,众人选择了一处破庙落脚,青鸟不时往火堆添柴,在这雀跃的火光中,他们围坐在一起,说着闲话。


高絮见吕钱塘不在,自己也不愿一人享受这暖意,她将折好的木枝放在地面,就去寻吕钱塘。


“唉。”舒羞忽然叹息。


“你这是怎么了?”李淳罡抬起眼皮,伸手烤火。


“替高姑娘不值,她倒是痴情一片,奈何明月照沟渠啊。”舒羞道。


“儿女情长,哪里是一个值不值能断言的。”李淳罡似乎陷入了回忆。


宁峨眉只知道这满屋子的人都有故事,除了自己。对于男女之事,他一窍不通,只明白,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回想起高絮从天而降的那一刻,确实恍若仙子,若是有一位姑娘肯为自己付出这么多,那他不计代价也要将她迎娶进门,长相厮守。


铁汉柔情,他也不是没想过未来的夫人,奈何此身已许国了,其余的,便再难求了。


忽然有点羡慕吕钱塘,至少,不论生死,总有一个人愿追随他去,无畏无惧。


徐凤年扒拉着火堆,火光映得他的脸红黄交错:“周瑜打黄盖,你在这儿长吁短叹也没用,除非能让那小子能认识到,高姑娘是他这辈子最不可或缺的人,重于一切。”


舒羞若有所思,看向门口,也不知那二人如何了。


鱼幼薇鬼鬼祟祟拉着姜泥,说要收拾包袱逃走,一掀开车帘就见到了吕钱塘,这二人一时僵住了。


吕钱塘则表示她们想做什么都与自己无关,他只管负责徐凤年的安危。


恰好高絮出来,就见三人在说话,这才发觉这堆烤火闲话的人当中少了这二位,不过也与自己无关,她只是来寻吕钱塘的。


鱼幼薇见被发现,加之姜泥并不情愿离开徐凤年,她们也只好灰溜溜回去。


“吕大哥。”高絮眉眼弯弯,这笑容比那入口的桑葚还要甜。


吕钱塘僵住,他现在怕极了看到高絮,看不到时又担忧,见到了又心绪难宁。


还在懊恼白日里不该为她搓洗衣角时,高絮已经走至他的对面了:“外面有些冷,你不进去烤烤火吗?”


“不必,我留下看住马车就够了。”吕钱塘面无表情。


“哦,那我陪你。”高絮站在了他的身侧,盯着他的侧脸,星穹之下,她的眸子亮得灼人。


吕钱塘不自觉绷紧了身体:“高姑娘回去吧,留我一人便够。”


还是那拒人千里的态度,但高絮清楚,这不过是他的表象,他的内心,依旧是柔软且细致的:“吕大哥,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从前,现在,未来。”


她的语气坚定,那份认真使吕钱塘心旌摇荡,险些以为自己还是那个风光无限,前路坦荡的林探花。


是了,她从未变过,变的是自己。


吕钱塘深吸一口气:“我与高姑娘素不相识,不必如此。还请姑娘自重自爱。”


“无妨,那就当做一切重新来过,是我,对你一见钟情,非君不嫁。”高絮虽不愿将她的林大哥从记忆中抹去,但为了能陪吕钱塘到最后,她愿意抛却一切,重新开始。


她仍是只爱慕着他的高絮,无论他姓甚名谁。


吕钱塘的脑子乱糟糟的,这是从北椋王府得知真相以后,第二次这般混乱了。


同前一次不同,那是迷茫无力愤懑……


这一次,是怅惘不安痛惜……


就在他还在局促不安不知如何回话之际,就见一帮人冲进了破庙,还有几个向他们走来。


二人瞬间握紧了手中武器。

雷文斯基

满盘皆输(五)

梗源彼岸

 接下来的几日,林玉再去厨房讨吃食时,总看见厨房备着一大桶羊奶,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徐凤年的哪个新受宠的丫鬟的份例,可日暮时却又看见这羊奶几乎未动,整桶倒掉。林玉一面感慨这北椋王府果然奢靡,一面动了些心思,这几日奶娃虽然也喝了写米糊,却是肠胃娇嫩,难以消化。林玉洗衣的次数与日俱增,奶娃原本圆润的小脸也消瘦几分,看得林玉很是心疼。

于是又一日林玉看到羊奶时,便讨了一壶,用热水温着回房给奶娃喝……

浪大眼搜6598829198

梗源彼岸

 接下来的几日,林玉再去厨房讨吃食时,总看见厨房备着一大桶羊奶,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徐凤年的哪个新受宠的丫鬟的份例,可日暮时却又看见这羊奶几乎未动,整桶倒掉。林玉一面感慨这北椋王府果然奢靡,一面动了些心思,这几日奶娃虽然也喝了写米糊,却是肠胃娇嫩,难以消化。林玉洗衣的次数与日俱增,奶娃原本圆润的小脸也消瘦几分,看得林玉很是心疼。

于是又一日林玉看到羊奶时,便讨了一壶,用热水温着回房给奶娃喝……

浪大眼搜6598829198

公子无双🌾

未有期 (十一)

不多时,高絮又用叶子捧来了桑葚,她笑若朗月:“这个甜,我都洗过了,吃吧。”


吕钱塘抬起眼皮:“不必。”


高絮又道:“真的很甜的,你若不放心,我吃给你看。”她拿起一大颗桑葚,吃了下去。


“我不会害你的。”高絮目光灼灼,只盼他能吃一口。


吕钱塘又怎么不清楚高絮的心思,她满心满眼,只有自己。


抱着刀的手指微动,但最终开口的话是:“拿走,我不会吃的。”


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高絮眼里的光渐渐熄灭,桑葚那点甜根本抹不平心中汹涌的苦涩。


恰好舒羞蹦了出来,然后从高絮手里接过桑葚:“他不吃我吃,刚才那山杏也不错,多谢高小姐了。”


高絮也清楚舒羞怕是在一旁...

不多时,高絮又用叶子捧来了桑葚,她笑若朗月:“这个甜,我都洗过了,吃吧。”


吕钱塘抬起眼皮:“不必。”


高絮又道:“真的很甜的,你若不放心,我吃给你看。”她拿起一大颗桑葚,吃了下去。


“我不会害你的。”高絮目光灼灼,只盼他能吃一口。


吕钱塘又怎么不清楚高絮的心思,她满心满眼,只有自己。


抱着刀的手指微动,但最终开口的话是:“拿走,我不会吃的。”


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高絮眼里的光渐渐熄灭,桑葚那点甜根本抹不平心中汹涌的苦涩。


恰好舒羞蹦了出来,然后从高絮手里接过桑葚:“他不吃我吃,刚才那山杏也不错,多谢高小姐了。”


高絮也清楚舒羞怕是在一旁看了许久,如今是为了自己解围才跑出来的,她也是非不分的人,勉强笑笑,放下手,看向舒羞,眼里是感激:“舒姑娘不嫌弃便好。”


“我这人嘴馋,从不挑食的,不过这桑葚也不少,不介意我送点给青鸟他们吧?”舒羞咬着桑葚说。


既然吕钱塘不愿意接受,那这桑葚去向也就不重要了:“当然,既然送给你了,你决定便是。”


舒羞一只手拉过高絮:“守着这个木头多无趣,咱们一起找青鸟。”眼里,是明晃晃的嫌弃,针对吕钱塘的。


高絮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她不喜欢别人这样亲近,哪怕这是位姑娘,但舒羞是善意,她也不好推拒。


“你手上的桑葚汁还没擦。”吕钱塘出声提醒。


起初舒羞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高絮衣袖上的污渍,她连忙放开手:“原本是好心想带你去找他们,没想到还弄脏你的衣服了,真是对不住。”她一面说着,一面打量着高絮,怕她身上还有其他地方被自己染上桑葚汁了。


若无吕钱塘提示,高絮也没有留心这事,好在小小一块,还是刚沾上的,倒也好弄,一点清水搓搓便好。


“无妨,清水搓一搓即可。”高絮说。


舒羞从腰间抽下水袋:“洗洗吧,省得干了之后只能用皂荚了。”


高絮点头,接过水袋,本想倒在袖口,但又发现,她需要有人帮忙,扯一下袖子,不然整个袖子都要被水泡了。


抬头看向舒羞,舒羞一只手捧着桑葚,另一只手……


如今,只好求助车内的鱼幼薇了,她刚要开口唤鱼幼薇,吕钱塘就扯过她的袖子,接过水袋,轻轻倒在袖口污渍处,然后又将水袋还给舒羞。


他则低着头,仔细搓洗那桑葚汁。


有多久未曾离他这般近了?他仍然是一本正经的模样,丝毫不见情绪波动。


可是,自己分明感受到了来自胸膛的跳动,他低着头,认认真真,这样的距离,刚好数清他的睫毛。


高絮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吕钱塘,脑海里,是四季交替中,是阴晴雨雪中,立在身侧的林大哥,他笑若朝阳。


树影婆娑,晴空万里,风起,沙沙声不断,还有不知隐藏何方的鸟群在叽叽喳喳。


投射在吕钱塘脸上的,除了树影,还有高絮微红的脸庞。


舒羞盯着这二人,心情颇为复杂,她不是没见识过吕钱塘的温柔,那时候,自己还是樊姑娘。


只是,这份温柔,是不掺杂其他因素的,这是身为君子的风度。


明明这个吕钱塘不苟言笑,甚至连话都懒得多说两个字,但她偏偏品出了旁的情绪。


似乎,并非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过,又有何用?


原本是想着劝高絮放弃,如今,她看清了,这个人,是深深扎根在高絮心中的,任何人都无法撼动。


“好了。”吕钱塘松手,又退回原位。


仿佛刚刚的举动不过是她们的错觉。


高絮仍是笑笑:“多谢林……吕大哥。”哪怕一点点的善意,都能让她雀跃许久。


吕钱塘目光悠远:“不必。”


舒羞说:“走吧。”这一次她可不敢随便上手了。


高絮点点头:“好。”


心里都是方才的靠近,止不住的笑意。


待她们离去,吕钱塘看着双手,又暗自懊恼方才的冲动。

公子无双🌾

未有期 (十)

高絮并不在乎徐凤年这一笑,而是准备转头回归原位,只见徐凤年从车窗伸出另一只手,从她的鬓边取下一片叶:“粘上的。”


摊开掌心,示意高絮。


高絮在徐凤年伸手的那一刻,下意识握紧了刀,理智仍在,她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徐凤年的举动。


当看到这片叶子,她的戒备才松懈下来,勉强笑笑:“多谢。”


徐凤年眉眼含笑:“不用客气。”余光里,却瞥见吕钱塘逐渐凝重的神色。


“你身子才好,记得要按时用那祛疤的药膏,女孩子,还是漂亮些好。”徐凤年说完这话,又缩回了车内。


高絮隔着车帘回了一句是,便默默走开了。


她向来不喜欢和旁人太过亲近,尤其是男子,除了吕钱塘,她下意识看向那人,那人...

高絮并不在乎徐凤年这一笑,而是准备转头回归原位,只见徐凤年从车窗伸出另一只手,从她的鬓边取下一片叶:“粘上的。”


摊开掌心,示意高絮。


高絮在徐凤年伸手的那一刻,下意识握紧了刀,理智仍在,她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徐凤年的举动。


当看到这片叶子,她的戒备才松懈下来,勉强笑笑:“多谢。”


徐凤年眉眼含笑:“不用客气。”余光里,却瞥见吕钱塘逐渐凝重的神色。


“你身子才好,记得要按时用那祛疤的药膏,女孩子,还是漂亮些好。”徐凤年说完这话,又缩回了车内。


高絮隔着车帘回了一句是,便默默走开了。


她向来不喜欢和旁人太过亲近,尤其是男子,除了吕钱塘,她下意识看向那人,那人却没有任何回应。


今日徐凤年的一举一动都透着古怪,但她也不愿仔细琢磨,毕竟,如今自己是他的护卫,只要他一路平安就够了。


只是,想起方才在林中采摘的果子,吕钱塘这一天都没怎么喝水,她从衣袖拿出擦得干净的果子,走向吕钱塘。


“吃些果子吧,看你一路都没有喝水。”高絮将果子递给吕钱塘。


吕钱塘只是淡淡扫一眼:“多谢,不必。”


高絮清楚,如今的吕钱塘再不是可以将自己护在身后的林大哥了,面对他的异常冷淡,心中早有了准备,她并不气馁:“现在不渴,待会儿也会渴的,收下吧。”


“我不喜欢酸杏。”吕钱塘又道。


高絮的笑容僵在脸上,有些局促:“那,那我再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旁的果子。”她麻利收起野山杏,急忙就要去密林中。


吕钱塘喊住了她:“你不用费尽心机了,这种小手段用来讨好世子无妨,但对我无效。”


小手段?讨好?


高絮又是一阵心酸,现如今在他口中,自己已经是百般不堪了。


她原本想解释的,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笑:“随你怎么说,怎么曲解我的本意,无论如何,我不会离开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不承认自己姓林没关系,只要我记得就够了。”


这交谈声并不小,况且众人距离都不远,坐在马车内的徐凤年听到这俩人的对话,不由得“啧”了一声,吕钱塘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同过去决裂,连带着高絮都被他当做禁忌,拼命要赶走她。


一个姑娘,哪怕她在外面再怎么光鲜亮丽,这手中的刀耍得多么虎虎生风,看似多么无懈可击,但到底只是一个姑娘,她的柔情都给了心上人,这心上人偏偏用那如利刃般的话语,专扎她的柔软之处。


“不识好歹。”李淳罡评价。


“不识抬举。”徐凤年评判。


二人异口同声,倒气得姜泥牙根痒痒:“这么怜香惜玉,你倒不如做了好人,收了那高姑娘,也省得明珠暗投了。”


徐凤年笑得见牙不见眼:“这不是人家看不上我嘛。”


“小丫头,今天这么气不顺,是吃醋了?”李淳罡扭头看向她。


被戳破了心思的姜泥,恼羞成怒,瞪着二人:“吃醋?我吃什么醋?他徐凤年的烂桃花,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淳罡瞥了一眼徐凤年:“看来丫头看不上你啊。”


“那没法子了,谁叫她眼界太高,我是俗人,比不得。”徐凤年说。


车内几个人插科打诨,车外吕钱塘看着高絮那几分卑微模样,纵使她在自己面前说得多么底气十足,理直气壮,但实则,她的眼睛,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传达一个信息:不安。


她很不安,她怕自己抛弃她,也怕一直保持现状。


吕钱塘目送她钻入林中,舒羞咬着酸杏:“身在福中不知福。”扫了一眼吕钱塘,扭身离开。


在江湖闯荡多年,见惯了生死,甚至自己还做过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越发觉得,真情可贵。


不是林探花那缩头缩脑的真心,而是高絮这义无反顾的奔赴。


普天之下,怕是再难寻了。


也不知吕钱塘到底在想什么……

某倩.柒

算哪门子皇子妃(6)

[有姜泥不友好评价,不接受请绕路,别喷谢谢谢谢]

今天早上起来,赵安说徐凤年现在正在去青阳派的路上,因为我在车上睡着了就没叫我起来。

“哎,你得夸我,现在徐凤年很信任你了。”

“啊?不能吧,你不会让他这狐狸给骗了吧?”我敲敲她的头,从马车前探出头,吕钱塘转头看了看我,“哥哥早上好,猫呢?”

吕钱塘:……

哦在鱼幼薇手里,那没事了。

没过多久马车就又停了,上山的路被青阳派一帮人拦住了,徐凤年沟通也没办法,只好武力对付。

“赵安,其实徐凤年信不信我都一样,最好把我当空气。”我拿着我的剑,掀开帘子看着外面,“因为我们要保证剧情发展,不到特殊时刻绝不干扰剧情,才能保证一切发展都在控制之内...

[有姜泥不友好评价,不接受请绕路,别喷谢谢谢谢]

今天早上起来,赵安说徐凤年现在正在去青阳派的路上,因为我在车上睡着了就没叫我起来。

“哎,你得夸我,现在徐凤年很信任你了。”

“啊?不能吧,你不会让他这狐狸给骗了吧?”我敲敲她的头,从马车前探出头,吕钱塘转头看了看我,“哥哥早上好,猫呢?”

吕钱塘:……

哦在鱼幼薇手里,那没事了。

没过多久马车就又停了,上山的路被青阳派一帮人拦住了,徐凤年沟通也没办法,只好武力对付。

“赵安,其实徐凤年信不信我都一样,最好把我当空气。”我拿着我的剑,掀开帘子看着外面,“因为我们要保证剧情发展,不到特殊时刻绝不干扰剧情,才能保证一切发展都在控制之内。”

“不过现在为了不让哥哥像个吐血机器似的,只能出手了。”


我和赵安坐到马车外面,这些人只是刚摆好剑阵,还没开始动手,我召出剑,等着蹭点战绩。

“这些人,要打死吗?”

赵安:?你怎么这么凶,问我干嘛。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他是你男人你不会忘了吧?”

赵安摇了摇头,正好赶上青阳派动手,吕钱塘想动用赤霞剑诀,我唤我的剑刺了过去,几个人的剑掉在地上,领头的女人看向我。

“姑娘为何无故出手?”

“无故就不能出手?你们一圈围攻一个,太欺负人了吧。”

“世子想闯我青城山,于理不合。”

“都是废话,不是闯你家,找的不是你,你来凑什么热闹,到底是谁于理不合?”

应该是徐凤年他们要找的人,从上面走了出来,还带着一个小女孩,紧接着就把徐凤年带了进去,他走之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完了姐妹你可能摊上大事儿了。”

“没关系,怕什么。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只不过是帮了他而已。”

闲话时间:

“你的武功有多高?”

“嗯…上次见到你太激动了,那时候突破了天象。”

“我靠?!真的假的啊?”

赵安激动得差点跳出去,因为马车不够高,磕到了头。

  “我骗他就算了,骗你干嘛。那你呢,武功多少?”(玖)

  “李淳罡最近收我做徒弟了,我应该…快到一品了吧。”(安)

  “我去,我没听错吧。李淳罡不是最好看好姜泥吗?”(玖)

  “对啊,他本来是看好姜泥的,我就是挖了挖姜泥在徐凤年身边的人设,他也就向我这边看了。我不像姜泥,他想收我为徒我就同意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安)

  “干的不错啊,有点解气怎么回事。”(玖)

  “我不喜欢她,平常就在车里一坐,别人在外面拼死拼活打仗,她在车里面那么悠闲,当时青鸟都伤到马车门口了,她也不知道出来扶一下,不就仗着徐凤年对她纵容。”(安)

  “对对对对对对,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剑神觉得她有前途,想收她为徒弟,她还不乐意,一副好赖不知的样子。真是可怜你了,这么多年跟个小绿茶在一块,受了不少委屈吧。”(玖)

  “没有没有,现在还是我在群体里混的比较好。”(安)

  “那以后呢,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玖)

  “什么怎么办?”

  “我和赵楷是要刺杀徐凤年的,你是要帮助赵楷上位,还是留在北椋?早点商量好了,到时候我找你也方便。”(玖)

“可能要带着你哥脱离北椋,先帮你,再当当游侠什么的,到时候混不下去再投靠你。”(安)

“你就不怕我也成功不了,和赵楷殉情?”(玖)

“啧啧啧啧,还殉情,我可了解你,没了他,你跟着我和吕钱塘也能高高兴兴的。”(安)

“那当然,还不是因为我哥长得帅?”

吕钱塘:……


徐凤年从正门走了出来,我拿出剧本,我们要去后门找抱着大凉龙雀的姜泥,随后带走两只虎夔我拿起剑坐回马车里,不想再说话。


[上帝视角]昨天晚上

赵安说的够久,起身要回到马车找林玖。徐凤年拉住她:“赵安,那林玖究竟是哪里来的,此人来路不明,你定要看好她。”

“没什么来路不明的,我比信任你还信任她,放心让她跟着。”徐凤年松开手,看着赵安。

“行行行我跟紧她,我还巴不得呢。”


[上帝视角]赵楷

昨天晚上被从马车赶了出来,赵楷怄气了一晚上,今天带着伏将红甲跟着徐凤年一行人到了青城山,真好赶到林玖给吕钱塘挡刀,还因为1vN和青阳派吵了一架。

赵楷:大师傅,野小子把我妹拐走了,怎么办啊。


某倩.柒

算哪门子皇子妃(5)

关于赵楷个人

赵楷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除死以外第二大难题。

妹妹被刺杀目标拐走了,车里可能还有另一个哥哥。

楷子:怎么破,急。

一路跟着徐凤年的马车,虽然没被发现,但是淋了不少雨:“小白眼狼,说去套近乎,也没说要把自己套进去啊。”

徐凤年…挺聪明的吧,但是他…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个人好色成性,小妹不会被他抓去做通房丫鬟吧。

不会才怪啊!


赵安从屋子里回来上了马车,她说徐凤年去外面走走,她就回来找我,我有点好奇他们在屋里聊了什么。

“我可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一万个心,我什么也没说,我不信他也不可能不信你,我是不会出卖你的,更何况那赵楷可是我亲哥。”赵安裹着外套,哆哆嗦嗦的缩...

关于赵楷个人

赵楷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除死以外第二大难题。

妹妹被刺杀目标拐走了,车里可能还有另一个哥哥。

楷子:怎么破,急。

一路跟着徐凤年的马车,虽然没被发现,但是淋了不少雨:“小白眼狼,说去套近乎,也没说要把自己套进去啊。”

徐凤年…挺聪明的吧,但是他…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个人好色成性,小妹不会被他抓去做通房丫鬟吧。

不会才怪啊!


赵安从屋子里回来上了马车,她说徐凤年去外面走走,她就回来找我,我有点好奇他们在屋里聊了什么。

“我可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一万个心,我什么也没说,我不信他也不可能不信你,我是不会出卖你的,更何况那赵楷可是我亲哥。”赵安裹着外套,哆哆嗦嗦的缩在角落挤成一团,闭上了眼睛,“你们聊的还不错?吕钱塘,好好照顾你妹妹,少撸撸猫。”

对哦,可爱修猫。

有一说一,鱼幼薇的猫实在是太乖太暖和了,抱了半天,我怀疑她是当暖手宝带的猫。

我这位亲哥哥始终盯着它,甚至总想上手rua。

“给你给你,同为猫奴我能理解。”


赵楷看着徐凤年离开这里,趁着外面马车人少,钻了进来,马车里包括猫都吓了一跳。

“赵楷你没事吧?”

赵安睁开眼睛,吕钱塘也握紧了剑,倒是给赵楷整不会了,我拍拍吕钱塘,表示没事,又按着他的手把剑收了回去。

赵楷:?当我不存在?

赵楷离谱的把我拽了过去,我和他介绍,女的是我闺蜜赵安,你应该听过是你妹妹,另一个是林家探花,现在叫吕钱塘。

“我  哥  哥  。”我往吕钱塘一边靠了靠,自豪的看着赵楷,他瞪着眼睛看了看我,转过头看着赵安。

“你…是…哪位?”

“我是赵安,我娘因为与皇帝有私情,被追杀逃到北椋,结果发现已经有了我,生下我之后把我扔给徐骁就跟着过了十多年。”

“跟我有什么关系?”

“废话,别人是因为看到你出生才知道我娘和皇帝的私情的。”

得了,两兄妹一面也没见过,赵楷不信她。

“你出生之前的事情,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是徐骁一手带大的,他天天念叨,我头都大了。”

我戳了戳赵楷,让他勉强信一下,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吕钱塘抬起头,抱着猫走了出去。也对,本来就是留他来看马车的。

赵安坐到我旁边,把我往回挤了挤。

“小妹,”赵楷盯着赵安,又看了看出去的吕钱塘,“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你哥,万一是他们拿来框你的?”

“拜托,我在见到你以前是他陪我的,只不过我被扔到京城了而已。”我拿了点糖塞给他,“走吧走吧,我跟着徐凤年他们,到时候我再脱离队伍去找你,不然会被怀疑的。”

赵楷:小丑竟是我自己

赵安坐到他那,趴在他耳朵旁边压低声音:“白月光定律啊,哥哥也一样,你要加油争取了。”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不送。”

—————————————————————

赵楷走到一半,发现自己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小妹真的不会被抓去做通房丫鬟吗!!!!

公子无双🌾

未有期 (九)

自打徐凤年宣布高絮也加入这个小队以后,队中的气氛就忽然微妙不少。


高絮一心扑在吕钱塘身上,奈何他打定主意不愿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哪怕是知情人都向高絮交代了,吕钱塘还是面不红心不跳说自己在此之前,从未见过高絮,还劝徐凤年不要轻信高絮,应该赶走高絮。


高絮只觉得可笑,她是怎样的人,吕钱塘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有发言权,她到底因何来到这里,吕钱塘也心知肚明。


十多年的相处,如今被他三言两语抹去,还要听他对自己的诋毁,何止心寒?


偏偏执念所在,此情难忘,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高絮也绝不退缩。


她扯出一个笑容:“没关系,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还在,你会了解我的。”


吕钱塘...

自打徐凤年宣布高絮也加入这个小队以后,队中的气氛就忽然微妙不少。


高絮一心扑在吕钱塘身上,奈何他打定主意不愿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哪怕是知情人都向高絮交代了,吕钱塘还是面不红心不跳说自己在此之前,从未见过高絮,还劝徐凤年不要轻信高絮,应该赶走高絮。


高絮只觉得可笑,她是怎样的人,吕钱塘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有发言权,她到底因何来到这里,吕钱塘也心知肚明。


十多年的相处,如今被他三言两语抹去,还要听他对自己的诋毁,何止心寒?


偏偏执念所在,此情难忘,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高絮也绝不退缩。


她扯出一个笑容:“没关系,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还在,你会了解我的。”


吕钱塘目空一切:“不要枉费心机了。”


高絮本还要说话,哪怕心都在滴血,鼻子发酸,也舍不得少看他一眼,如今得知他还活着,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徐凤年见不得这样的场面,如今这六根清净,心无杂念的吕钱塘还真不如那个慷慨激昂,能屈能伸的林探花。


“高絮,过来帮我个忙。”他唤道。


高絮只好转头去寻徐凤年:“有何吩咐?”


徐凤年晃了晃肉干和饼:“吃得太干了,去帮我打个水。”示意青鸟把水袋递给高絮。


高絮接过水袋:“好。”然后去找水源。


徐凤年目送高絮消失在林中,又扭头看向吕钱塘,他还是那个样子,木得很,似乎是真不认识高絮一样。


徐凤年不是神仙,看不到他们之间的过往,但还是相信人心本性,朝夕相对的十多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抛弃?


哪怕如高絮所言,吕钱塘一直把她当做妹妹,那也是深入骨髓的习惯。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正拉着脸盯着自己的姜泥。


看到徐凤年在看自己,姜泥忽然瞪大眼睛:“看什么看!”


徐凤年笑笑:“没什么。”收回目光,投向高絮消失处。


不多时,高絮拿着水袋出现:“喏!”她将水袋递给徐凤年。


徐凤年从她手里接过水袋,顺便在她手中放了点肉干:“辛苦你了。”


高絮抬头,正对上他的笑容。


徐凤年的笑容极其具有欺骗性,总会让人生出几分旖旎幻想。


只怪他生得太过英俊。


高絮接过肉干:“多谢。”对这样的笑容,高絮是有几分欣赏的,但不至于如寻常人一般,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她同徐凤年不过几面之缘,怎么都联想不到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


但这对只能看到徐凤年笑容和她背影的人来说,这幅画面就有了几分暧昧在。


魏叔阳也忍不住跟着笑了笑:“难怪都传世子风流,这笑里自带勾人的意味,任谁看了都会多想。”


闻此言,吕钱塘终于是忍不住看向马车那边。


她白衣胜雪,身姿挺拔,他笑容明朗,自带风流。


吕钱塘握紧了手中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