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君王

5465浏览    2438参与
白白的柚子

君王不配拥有幸福吗?

可能我的标题有些夸张,但是这真的是我想问的问题!


身为一名学生党,我最近才了解到《清平乐》这部电视剧,也才看到第三集。


看到这里,我已经对于宋仁宗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一些同情,

(可能用词不当)


他从记事起,生母便不在身旁,由大娘娘抚养,直至成年,才知晓自己生母是谁?


他去寻母亲,得到的确是,要为天下百姓考虑,他不能去见母亲


他想寻回记忆中母亲的蜜饯小食的味道,想让母亲做给他吃,


可是这小小心意也不能实现,他退而求其次的寻到了,母亲当初学习制作蜜饯的地方——梁家铺子。


他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蜜饯,其实他并不是那么的喜欢蜜饯,仅仅因为那是母亲给他做过的,...

可能我的标题有些夸张,但是这真的是我想问的问题!


身为一名学生党,我最近才了解到《清平乐》这部电视剧,也才看到第三集。


看到这里,我已经对于宋仁宗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一些同情,

(可能用词不当)


他从记事起,生母便不在身旁,由大娘娘抚养,直至成年,才知晓自己生母是谁?


他去寻母亲,得到的确是,要为天下百姓考虑,他不能去见母亲


他想寻回记忆中母亲的蜜饯小食的味道,想让母亲做给他吃,


可是这小小心意也不能实现,他退而求其次的寻到了,母亲当初学习制作蜜饯的地方——梁家铺子。


他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蜜饯,其实他并不是那么的喜欢蜜饯,仅仅因为那是母亲给他做过的,


蜜饯点心是记忆中对母亲唯一的记挂!


他从来不知道,仅仅因为自己一时对蜜饯的青睐,会造就梁家的家破人亡。


当他再次见到当年与他一同品尝蜜饯的韩琦时,他才知道了一切,


原来当年京城突然兴起了,赏食蜜饯的风潮,


韩琦当时不明白是何等贵人的喜爱,能掀起如此波澜,


现在,韩琦明白了!


这是大宋的官家啊!


宋仁宗无法接受,自己一时的喜爱,竟会酿成如此大祸,


他真的有错吗?


我看到了这里,内心是满满的心疼,


纵使他是皇帝,是天下的掌权人,他也有喜爱的权利,


为何仅仅因为身在帝王家,就要如此克制。


我问了我的同桌,她告诉我说,


只是因为他是皇帝啊!


这一句话,给我的内心带来的是幡然的醒悟,以及无尽的心酸。


我的同桌觉得宋仁宗不值得同情,

因为他拥有的太多了,


可是我仍然对他很是心疼,


是啊,他拥有的很多,但他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啊!


(可能是我太感性了吧,但是仍旧坚持自我!)


这世间造就的一切,不应该仅由一人背负,他是不想,可是不得不做,身不由己之事,又能怪谁呢?

喝汽水的猫

碎片5 齐威帝——赤云

齐威帝可以说是齐国历代最明智的君主了,百姓和乐,政治亲民,且与许多周边国有平繁的贸易往来。


  出入齐国的外交大使也不少,这都是要归功于齐威帝的肃穆庄严的治国方法,他的宫中朝中从不养闲人 ,他不贪图美色,后宫中仅有一个人。


  “它”并不是貌美如花或倾国倾城,也不是妖艳媚俗或端庄典雅,“它”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还是眼睛看不见的孩子。


  在齐威帝把这孩子领到宫中时,朝中大臣都以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才会得到齐威帝的赏识。但首先让他们诧异的是,那个孩子是个盲人。...


  

齐威帝可以说是齐国历代最明智的君主了,百姓和乐,政治亲民,且与许多周边国有平繁的贸易往来。


  出入齐国的外交大使也不少,这都是要归功于齐威帝的肃穆庄严的治国方法,他的宫中朝中从不养闲人 ,他不贪图美色,后宫中仅有一个人。


  “它”并不是貌美如花或倾国倾城,也不是妖艳媚俗或端庄典雅,“它”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还是眼睛看不见的孩子。


  在齐威帝把这孩子领到宫中时,朝中大臣都以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才会得到齐威帝的赏识。但首先让他们诧异的是,那个孩子是个盲人。


  但他们还是觉得齐威帝亲自领人进宫,那人肯定是有本事的。但几个时日过去了,那个孩子未上过朝,不久还住进了后宫。


  大臣们都议论纷纷,一个胆子颇大的大臣上了一封奏折,齐威帝看后脸色骤变,立马驳回了。


  奏折大意:陛下向来治律严明,宫中朝中培养的都是贤臣精兵,而今,陛下领回了一个弱冠还不到的孩子。恐怕不妥,望陛下三思。


  王大臣还有些不甘心,站出来解释道:“陛下自从你登基依赖,齐国就被陛下治理地安安稳稳,这全归功于陛下的刚正不阿的治理体系,但现在陛下却领回一个瞎子。”齐威帝的贴身公公轻咳了两声,善意提醒道“王大人,请注意你的言辞。”


  王大人停顿些许又开始解释“那个孩子,恐怕会影响陛下的一世英名啊。并且后宫本是陛下的妻妾之所,陛下不喜美色,但让孩子住也不合适吧。”


  齐威帝面色铁青,“够了,你可以退朝了!”王大臣有些懵“还要我说第二遍吗,你给我下去!”王大人这才明白,陛下大怒了。


  赶忙跪下“陛下息怒,臣这就告退。”也因这件事早朝会上的其他大臣都战战兢兢,生怕惹陛下大怒。


   后来他们也知道了只要不提那个孩子,陛下是不会发脾气的。


  那天和邻国周国谈妥了贸易来往,齐威王心情大好,批好奏折后静坐在龙椅上冥想。


  贴身公公也因好奇忍不住多了一句嘴“陛下,您领回那个公子应该有自己的意图吧,奴才斗胆问其原因吗?”


  齐威帝看心情不错就说了两句“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留他在身边。”

  对了他的名字叫赤云,记住了噢!”


  贴身公公原以为是因公子身上有些特殊的品质值得陛下所欣赏。却未曾想过齐威帝口中的喜欢是终身不娶的那种。


  最近汛期来临,齐威帝十分重视,奏折也批得很晚,却还是情不自禁去后宫转一圈。


  赤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桌上留着几张纸,纸上居然画着桌上摆着的香炉。


  画的十分相像,这让齐威帝有些疑惑。


  但这疑惑不久就被消除了。


  好不容易做好了汛期的防洪准备,终于可以抽出点时间去看看赤云了。


  齐威帝在门口轻轻唤了一声赤云,赤云急匆匆的从里面跑出来,明明前面有一个十分明显的蹴鞠,但还是被绊倒了。


  还好齐威帝反应快,赤云倒在了齐威帝的怀里。这也消除了齐威帝的顾虑。


  赤云也像找到了爱好一样,每天不再无聊,不久就把后宫中能画得都画了出来。在这期间齐威帝也时常来看赤云顺便帮他收拾收拾画稿。


  那天赤云因无物可画只能在那里静坐发呆,听到齐威帝的脚步声,赤云马上冲了出去。

 

  握着他的手,虽看不见,但眼睛却十分水灵。


  “陛下,能让我画您吗?”


  齐威帝对突如其来的请求弄得有些愣。迟疑了一会儿答应了。


  赤云冰凉的指腹一点点触摸着齐威帝的双颊。就如细丝雨点拍打在他的脸上。不知是他入了迷还是仅这一次的亲密接触太短暂了。


  等齐威帝缓过神来赤云已经在桌前提笔勾勒轮廓。虽只画了几笔,但大致轮廓已经出来了。


  蘸墨,提笔,勾勒,简简单单的几笔画纸上就出现了栩栩如生了齐威帝的画像。


  齐威帝很是开心,赶忙拿起画纸细细端详。


  之后赤云的画纸上没有再出现其他东西。有的只是齐威帝那张俊美的脸庞。


  赤云绘画方面不仅有天赋,最近还对书法感了兴趣。


  只要齐威帝一来赤云就拽着齐威帝硬要齐威帝教他书法。


  齐威帝当然愿意啦!但看不见终究是看不见。赤云无法看见那些字的形状便对他们记忆不深。


  齐威帝每天都会教他练同样的字,但到了第二天他还是会忘记。


  “陛下,你能教我写你的名字吗?”赤云问。


  齐威弟没有迟疑,一口就答应了。


  由此后宫中看见最多的就是赤云练书法失败的废纸。


  “赤云!”齐威帝正在门口唤这他,进门定睛一看,一个宫女正握着赤云的手在纸上比划着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齐威帝厉声呵斥道。那个宫女马上下跪求饶。“回陛下,奴婢正在教公子练字。”宫女怯生生地回答道。


  “他不需要!”齐威帝马上回绝了。“你可以下去了!”


  齐威帝明白在这个年纪难免会蠢蠢欲动,但他不允许那个人是赤云。


  “你要学书法,我不是在教你吗,现在沾花惹草倒是学会了噢!”齐威帝一脸气愤。


  赤云解释道:“不是的,陛下。我只是让宫女教我练书法。陛下每日公务繁忙,不能劳烦陛下再为我操劳了。”


  齐威帝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那你就找个宫女教吗!?既然你不愿意那朕离开便是。”说着齐威帝就向外走去。


  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到了。宫中朝中都在准备齐威帝的生辰。


  天下大赦,风光正好,群臣共饮,无不欢乐。


  而后宫中却一片冷冷清清,齐威帝自从那天就再没来后宫了。赤云无聊至极。


  齐威帝哪有这么狠心,只不过每次经过后宫都想进去看他一眼,但因面子而放弃了。


  饭菜送了过来,伙食比平时丰盛的多,可赤云一点胃口都没有。一直静坐发呆到傍晚。


  他还是鼓起勇气,拿着身旁的“东西”向外面走去。


  后宫的侍卫看着赤云走出来觉得很惊异。平时赤云都不会出后宫,今天是头一次。


  是外面没有阻拦。赤云靠着仅有一次的记忆力,自己摸索着找到了齐威帝的寝宫。


  外面的侍卫拦着他。赤云往里面唤着:“陛下,请放让进去。


  齐威帝还是心软让赤云进来了。赤云两眼泛着泪光,还有些喘。双手拿着手上的那个“东西”。


  “陛下,这是送给您的。”


  齐威帝打开那个“东西”。里面的内容让齐威地面红耳赤。


  里面用端正清秀的字体书写着齐威帝的名字。旁边还画着齐威帝的自画像。


  见惯了奇珍异宝,金银首饰,这个礼物是真的清新脱俗。也是真的喜欢。


  他忍不住抱了抱赤云。


  “朕很喜欢!”


  赤云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陛下,你喜欢我吗?”

  

  齐威帝没有说话。


  只是用手揽着赤云的腰肢,双唇堵住了赤云的嘴,赤云口腔里充斥着齐威帝的味道。


  久久暧昧后,齐威帝慢慢占有着赤云的身体。


  东方吐白,赤云身上留着昨夜翻云覆雨的痕迹,他已经沉沉的睡在齐威帝的怀里。


  “陛下,北蛮正向中原进攻,我国大部分军事武器装备都借给周国了。此时危急存亡啊!请陛下斟酌。”


  “我国子民都是英勇善战的,我会御驾亲征,抗击北蛮。”


  众群臣极力反对“陛下,您可是一国之君啊!,我们有骁勇善战的将军,不必劳烦陛下亲自抗击北蛮。”


  “诸位大臣陛下朕知道你们是好意,但我心意已决。”


  齐威帝并没有马上准备打仗的装备,而是先把自己最信得过的将军叫了过来。


  “蒋晖,朕知道你的决心是杀敌报国,但现在你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朕希望你能好好完成。你是我最信任的心腹了。”


  蒋晖向齐威帝做了一个作揖:“陛下请说,属下在所不辞!”


  “请帮我把赤云送回乡下,并照顾好他,他是我的命。若我这次回不来了,请把这封信给他念念。这里是一些金条,够你们下半辈子了。还有若有好人家,请帮我把赤云好好托付给一个好人家。”


  “陛下,这。。。金条属下不敢收。我会好好照顾赤云公子的。”


  “收下吧,这是命令。”


  “赤云,朕这次要亲自去去打仗,等朕回来啊!乖,先和蒋晖将军一起去乡下待一段时间。”


  赤云就这样被骗到了乡下。


  形势变得十分严峻,北蛮的势力越来越壮大。一步步冲破了御林军的防线。齐威帝也出征了。


  他在战场上以一以敌百,却还是被敌人暗箭所伤。毒箭的毒马上蔓延到全身。


  临崩一刻他想:下辈子要做个普通人再遇到赤云和他在一起。


  齐威帝驾崩的消息穿传遍了那个破落的国家。


  连集市上也有人议论纷纷。


  “赤云公子,陛下,驾崩了。他让我给你。我帮你念念吧。”


  “赤云。当你听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战死在上。若有来世,我愿意永远和你在一起。但我现在是一国之君。我必须出面,为我的子民做好榜样。这辈子我将无私奉献了给我的国家,我的子民。下辈子遇见你,我将我的全部奉献你。为了我,你要好好活下去,你就是我的命,我的全部。还没有郑重的跟你说一句话。我想说:赤云,我爱你。”


  连蒋晖读的都有些泪目了。他把信轻轻递给赤云,他知道现在赤云最需要一个人待着着。


  几天过去,至于终于打开了屋门。尽管只有几天,但是他憔悴了。


  那个集市上从那天开始多了一个人。一个眼睛看不见纸上却画满了他心爱的那个人。


  某天在这条集市上,一个公子上前问道:“这画怎么买。”那声音真的好熟悉。


  傍晚回家,赤云拿出那张信纸。把那张信纸按在胸口处。小声的哽咽,自言自语道:“今天是你吗?我好像听见了你的声音。是你来看我了吗?”


   后来赤云一直遵守着齐威帝的约定。他一直等一直等,直到死。

  


迈兮

故人不在阳关外

 黄沙漫漫,驼铃声不断。此处杂草不生,湖泊干涸,本是荒凉沙漠路,料想无人想过,亦无人可过。可那漫天黄沙朦胧之中却来了一队人马,远远一望仿佛沙漠中蝼蚁。队中约二三十人,且皆为男子,身着粗布衣裳,以粗布覆面,可终究徒劳。沙石天地间,狂风裹着沙石抽在脸上,脸上无不留下大大小小红印,无谓较量。领头的男子,气质非凡,腰间带着一枚碧绿玉佩,粗布覆面下只堪堪露出双眼,深邃十分,却也透着商人的精打细算。

“公子”,从队伍后面赶上一位体型壮硕,胯间带刀的男子,“这戈壁荒漠我们已走半月有余,可如今还没探不到出口,属下刚刚查了所带干粮与清水,勉强只够兄弟们三日口粮。况且这天暗的异常,风也较平日里狂了许多...

 黄沙漫漫,驼铃声不断。此处杂草不生,湖泊干涸,本是荒凉沙漠路,料想无人想过,亦无人可过。可那漫天黄沙朦胧之中却来了一队人马,远远一望仿佛沙漠中蝼蚁。队中约二三十人,且皆为男子,身着粗布衣裳,以粗布覆面,可终究徒劳。沙石天地间,狂风裹着沙石抽在脸上,脸上无不留下大大小小红印,无谓较量。领头的男子,气质非凡,腰间带着一枚碧绿玉佩,粗布覆面下只堪堪露出双眼,深邃十分,却也透着商人的精打细算。

“公子”,从队伍后面赶上一位体型壮硕,胯间带刀的男子,“这戈壁荒漠我们已走半月有余,可如今还没探不到出口,属下刚刚查了所带干粮与清水,勉强只够兄弟们三日口粮。况且这天暗的异常,风也较平日里狂了许多,只怕不久就要变天了。”说罢,领头那人沉默,抬头望望愈来愈不寻常的天,眼中闪过一丝担忧。随后转过身去站到套在骆驼的脚蹬上喊到:“我知道兄弟们这次能跟我出来都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张某感激不尽。可我们既然出来的,总不能空手而归,也对不起我们前半个多月吃过的苦。大家再坚持坚持,都说这荒漠出口繁华万千,走了这么久也该走到了。等走出去,把手里的货都买了,兄弟们手里有了钱,家里人也不用跟着挨饿了。荒漠气候多变,大家都谨慎些,注意安全,绑牢货物。但一定切记,货物重要,命更重要。如遇危险,舍财不舍命。”话音刚落,只听远处传来呼啸风声,像是野兽嘶鸣,也像百鬼哀嚎。好不容易透过层层沙帐一看,巨龙似的风打着旋朝他们飞奔而来。“是沙尘暴!”也不知是谁大喊一句,这二三十人皆慌张起来。从前虽不曾经历过,可有谁没听过沙尘暴的恶名。多少妄图征服这大漠无边的人因此葬生,叫人如何不怕。风冲的人们四窜,纷纷靠着身旁骆驼,紧紧抓着骆驼身上绑着货物的绳子。可饶是庞大如骆驼,在这强劲风沙中也如飘絮般自身难保,不过片顷而已,便都轰然倒下。龙卷风来的快,刮得猛,去得慢,风沙褪去,除能隐约看见几处驼峰,其他都了无踪迹。

再醒来时,眼前是一片白帐,身下是铺着软软毯子的硬榻。头晕目眩,口中干渴。挣扎着起身,却浑身无力,一个恍惚身子向前倾去,却不是意料中的冰冷地面。“你醒了,睡了将近三天,我还以为你不行了呢。”耳边传来少女清铃般的声音,好像江边晚风,头痛也似乎缓解了些。这姑娘说完起身倒了一瓢水递了过来,“睡了这么久,口渴吧。这是我们这特有的湖泊水,最是清冽甘甜,能治百病呢。”接过水后,借着喝水的间隙略略打量,这姑娘脸上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额间坠着一颗小小的水蓝宝石,身材高瘦,身上穿着不同于中原的齐地水蓝裙子。“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张某感激不尽。张某唐突,不知如何该称呼姑娘?”少女轻笑,笑声也是银铃般清脆,“看你们载了那么多东西,分明是商人模样,怎么说起话来却这么文赳赳的。我叫水月,大家都叫我月儿。你呢?张公子。”对上阿月的大眼睛,听着阿月话中意味,反倒叫他羞红了脸。“我、我叫张霖,阿月姑娘叫我阿霖就好”,他磕磕巴巴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不知月儿姑娘可知与我同来的那一行人,可还安全,身在何地?”说完将瓢中水一饮而尽,仿佛那水的清凉能解此刻脸上燥热。“叫我月儿就行了,叫姑娘怪不自在的。放心吧,他们都好着呢,我拖他们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醒了,只有你被压在骆驼下,昏睡了这么久才醒。他们此刻都在旁边不远的会堂中,天天盼着你醒呢。等你力气恢复恢复我就带你过去。不过,看你们这穿着不像是我们这儿的人,倒像是中原那边的。那你们这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到沙漠这边卖东西呢?卖给中原人岂不是能挣更多钱?”听到月儿询问,张霖眼里闪过警觉,道:“这两年中原纷争纠缠不断,虽然只是王公贵族权力之争,可这哪有一处不受牵连,那些有权有势的尚且躲不过,更何况我们这卑贱的商家百姓。这商家那么多,每家货物又有那么多,可百姓钱也就那么多,与其留在那与多家争那么一点,不如出来找找出路。”说完张霖细细观察月儿脸上表情,并未起疑。“果然,我阿娘说得没错,这权力啊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我们这里好,谁家打了猎,做了饭,整个村子都尝的到。哪像那些四方城里的人,没日没夜为了那么点权力争来争去,他们也不累。”张霖听后,不由得轻笑,这姑娘心思倒是单纯得很。“你笑什么,本来就是嘛”,月儿被他这么一笑,不禁有些害羞,两只手摆弄着衣角,声音也低了许多,“你休息的差不多了吧,那我带你去和他们会合。”说完便低着头向门口跑去。阿霖怔怔望着月儿远去背影,脑海里尽是刚刚娇羞的少女模样,不禁心中一动。“你怎么还不出来,还是没有力气吗?”,月儿掀开门帘向里面问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阿霖赶忙收回盯着门口的目光,“就来就来,”阿霖嘴里连忙应着,心中却责问自己怎么能存了这样的心思,赶快下榻穿了鞋子追了出去。

到了帐外,阿霖才发现这里虽不似沙漠那般荒凉,有几处零星水洼草地,确实在称不上富足,“果然传闻不可信”,阿霖暗暗嘀咕。更令阿霖奇怪的是,这里来来往往路过的人都好似对自己有敌意,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警惕,“月儿,是不是我们住在这里给大家带来麻烦了,你放心,我们既然已经都无碍,收拾好东西我们就会离开”,阿霖试探的问。听到阿霖这么说,月儿意识到是村民的警惕引起了阿霖的误会,于是急忙解释,“怎么会呢,我们这儿的人啊都天生好客,性格豪爽,更何况你们是在沙漠里遇了难,性命垂危,我们这儿就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只是.......”见月儿为难,阿霖也没再追问,刚好会堂也到了,这个话题也自然被掀了过去。进了会堂,众人看见阿霖已无大碍,都激动不已。“公子,”那个身材壮硕,胯间仍旧带了把刀的男子向前行礼,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此次是白宁保护不力,才让公子身处险境,白宁罪该万死,请公子降罪。”边说边要跪下。阿霖见状连忙扶起白宁,“这沙尘暴来的毫无征兆,也非你能预测和控制,与你无关,不必自责。如今,大家都安然无恙,都要多谢月儿姑娘,我们既都已无碍,也不该再叨扰,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准备离开。”“你们这、这就要走啊。你身上的伤好了吗,不用再休息几天吗?”月儿听到阿霖要走的消息,心里涌上不舍之情,紧紧盯着阿霖,好怕一眨眼他便离她而去了。“是啊,这段时间也给月儿和大家添了不少麻烦,如今我既然醒了,自然没有继续麻烦的道理。此次离开不此生都不会再踏入这沙漠一步,月儿救我和我这些兄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也无法许诺什么,好在这次出门还带了一些货物,月儿若是不嫌弃,随便挑一些欣喜的去,也算是我的一点微薄心意。”话音还未落,月儿便紧紧抱住了阿霖,“我喜欢的是你,你能留下吗?”面对少女的直白心意,阿霖有些不知所措,身子僵在了那里,半天说不出话,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双手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就那么悬在半空。好半天后阿霖反应过来,轻轻将月儿推开,“傻丫头,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我们今日不过才见过一面而已,这样的话不可以随便说的。”说完便要转身出门。“我知道,”月儿急了,一把抓住阿霖的手腕站到他身前,大大的眼睛含满泪水,盯着阿霖说“我娘说若是喜欢一个人便会舍不得他离开身边,一眼看不见就想的不得了,去了远处就会时时刻刻挂念,他若受伤了会心疼,他若是不在了便也想随他去了。我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前两天你躺在那,我好担心你醒不过来,你说你要走,我难过,我伤心,我不想你走,我就想你时时刻刻在我身边。”眼泪夺眶而出,止不住地流,身体因哭泣微微颤抖,好不可怜。“你别走,好吗?我真的好喜欢你,真的。我爹我娘都不在了,我不想你也离开我。我不想再孤单一人了。”听到月儿的话,阿霖不由得有些心疼,这样明媚开朗的姑娘,竟过着这样孤独无助的日子。阿霖情不自禁,伸手将月儿紧紧揽入怀中,轻拍后背安抚,“月儿,我配不上你的喜欢。你救了我,我的命是你给的,我本来就欠你的,我不想欠你更多。可我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就这么离开,从刚才醒来撞见你的眼睛,我就跌进去了。我告诉自己不可以,但现实是我根本逃不出来。我不想辜负你,也不想负了自己的心。”“月儿”,阿霖松开月儿,与月儿四目相对,“我没什么可以许诺你的,唯一可说只是永远陪在你身边,再不让你受伤害,也再不让你孤单一人,永远留在这陪你。今天地为证,若有半句虚言,孤独终老,生不如死。”这样的毒誓像是拼尽全力,可这世间最轻的便是誓言。在这辽阔的戈壁沙滩,风一吹什么都散了。可深陷其中的人永远意识不到,等到最后誓言破灭,一个万劫不复,一个以身殉葬,一场空罢了。

 “公子可是已经决定了,上面此番派我们来是刺探情况,公子出门前也亲口许诺主上,会带着情报尽快赶回,还请公子莫要忘了。”白宁听到阿霖的决定,惊讶之余也不禁提醒道。“你这是威胁我了”阿霖看向白宁的眼中已带有杀气,“这些年来我做他的刀,该还的都还完了,他管不了我,你更没资格。”说完,阿霖将腰间的玉佩狠狠扯下,扔给白宁,“这么多天,你也把这的底细探的清楚了吧。没了我,他身边也多的是为他办事的刀。回去告诉他,别再打这儿的主意,我留在这儿一天,便会护他们一天 ,他已拥有那么多,放过他们也是留给他自己一条路。趁着天还早,快点离开吧。再晚,我不敢保证你们走不走的了。” 说完便拂袖离去,独留白宁一人留在原地,左手紧紧攥着那枚玉佩。

旷野的天一眼望不到边际,天上的繁星也密密麻麻,随意抬头一望,便可撞入眼帘一片。阿霖坐在草地上,面前是被月色衬托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有多久没这样随意自由过,自己也记不清了。“坐着发什么愣呢”月儿紧挨着阿霖坐下,“白宁他们刚才走了,怎么走的这么急啊,我还想他们多留几天,也能陪陪你。”“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我爹有很多孩子,在他心里也根本不记得有我这么个儿子。”月儿一怔,她没想到阿霖会突然与她说起这些。见月儿没说话,阿霖便自顾自说了下去,“我和我娘过的很苦,我们每日吃不饱穿不暖,后来连我娘生病了也没有人给她医治。这些事我永远忘不了也不想忘。因为我要让这些事提醒自己,再也不要过那样的日子。后来发生了很大一件事,他最看重的儿子,一个死了,一个残了,剩下的都是些纨绔子弟,要不然就是些平庸之辈,他才看到我。我替他重整旗鼓,我帮他东山再起。我以为我终于能在他心中占一席之地,可到头来我才发现,我不过是他的一个棋子,他巩固自己的工具。可我没有办法,即使知道又能怎样,他终究是养我一场,没有他的利用,我也不会熟读四书五经,不会深谙兵法,不会排兵布阵,没有他,或许我早就去见我母亲了。月儿,你知道吗?没见到你之前我以为我这一生就只能这么过下去,为他人棋子,给别人铺路,没有自我。遇见你我才意识到,我可以为别人活,可那个人只能是你。你说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是不是就不孤单了?”月儿一直耐心倾听,没意识到阿霖的突然发问,“是啊,从今以后,你有我,我有你,我们都不会孤单了。阿霖,我阿娘说,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既改变不了也没有办法当作没发生过,但我们可以一直向前看。其实我们之前不是住在这儿的,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被逼无奈,那个四四方方城里的人想这天下所有的人都跪在他脚下,我们不想,只想过自己的日子,可他们给我们安一个叛乱的帽子,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我们只能逃。可我们无处可去,只有这里了,这片戈壁沙漠从来没有人去过。反正都是赌,总不能走回头路吧。我爹就死在那片沙漠里,当时我娘怀着我,也是沙尘暴,后面还有追兵放箭,我爹把我娘护在身下,挡了风沙,也挡了箭。一场沙尘暴,那些追兵死了,我们的亲人也死了。可我们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向前走。沙漠干旱,连逃数日也不见一滴水,多少人都快要熬不过去了,我就是在所有人都快要绝望的时候出生的。我娘跟我说,我刚出生的时候就爱笑,没吃的笑,没水笑,快活不下去了也笑。大家都觉得我是希望,哪怕他们死了也得护着我。”月儿说完,眼角轻轻滑下一滴泪,阿霖察觉到月儿情绪的低落,将月儿揽入怀中,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安抚她的情绪。“后来呢?”阿霖问。“后来,我们看到了一个湖泊,好大一个湖泊。就是这个”月儿指着眼前这个波光粼粼的湖说到,“这个湖救了我们的命。再后来大家就在这定居了。阿霖,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水月吗?因为大家都觉得是我带他们找到的湖,是我救了大家。我娘死后,大家都很照顾我,他们把我当作希望,当作救命恩人,可我自己知道我根本配不上。我从来没有为大家做过什么,可大家却对我那么好。我这心里总是不舒服。”月儿的头自然的靠在阿霖的肩上,手摆弄着阿霖散下的头发。“那等我们成亲后,我陪你一起弥补给大家,好不好?从今以后,你我二人就在这沙漠之中觅一方安宁,如平常夫妻一般,相伴一生”。月亮微微发亮,偶有几颗繁星闪烁,微风吹拂湖面荡起几层涟漪,一切都刚刚好,要是能这样一直下去,该有多好。“月儿,我们的婚礼定在一月之后的霜降如何?那日是我母亲的生日,我想让我母亲知道,我为她娶了多好的媳妇。”“都听你的。”

一月时间很快,转眼便到了大婚之日。白帐中,几个姑娘围着月儿上妆,说着姑娘们之间的玩笑话。白帐外,吹啰打鼓,挂满红缎,一片喜气洋洋,身着红色礼服的阿霖意气风发,双眼紧盯门口,期待着他的新娘。日头逐渐偏西,在快要落下地平线前,便是一天内最吉利的日子。白帐内传来婆婆接亲的声音,门帘掀起,月儿身着红色礼服,头上带着凤冠,冠上的帘子垂在脸前,似有似无间多添一份风情。“没想到我的月儿长得这么美,日后真要把你藏起来,只我一人欣赏。”月儿被阿霖说的好不害臊,脸上绯红,好在有帘子遮着叫人看不真切,不由的嗔怪到,“油嘴滑舌”。夕阳洒在两位新人的脸上,却也比不上脸上笑容耀眼。仪式定在会堂举行,主婚的是这威望最高,也是最早来到这的那批人中的一位,大家都称他为白爷爷。两位新人从会堂门口十指相扣缓缓走入,这路很短,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这是幸福吗?来得太不真切,从孤身一人都如今有人相伴,好象一场梦。若是梦,便不要醒,一直睡着也不会受伤。可惜了。“月儿是我看着出生,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有诸多不易,爹娘都不在身边,今天仪式举行过后,月儿便是你的妻子。你莫不可欺负她,更不能让她伤着,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白爷爷越说越激动,声音不免有些颤抖。“爷爷放心,我这前半生勾心斗角,活得太累,遇到月儿,我才知道什么是我最应该去争取的,我会用生命去护月儿,若我有负月儿,我宁愿孤苦一生,生不如死。”听到阿霖这话,白爷爷欣慰一笑,“好,好,好。有你这句话,我也能放心将月儿交给你了。也算我对得起月儿爹娘。如今吉时已到,快行了这跪拜之礼,免得误了吉时便不好了。”门外锣鼓重新奏起,门里仪官高喊“一拜天地,请天地作证新人永结同心。”阿霖和月儿转身面对门外天空,重重一拜,“月儿,天地已作证,我定会护你周全”。“二拜高堂,请双亲认可新人真心以待。”两人转身面向白爷爷和桌上摆着的月儿双亲牌位,“爷爷看月儿长大,也是月儿亲人,受月儿一拜。”“夫妻对拜,请.......”“把这里围了。”仪官话音未落,便被一句杀气十足的命令打断。随后便有身穿铠甲手握长矛的士兵闯入将会堂众人围在中间,那领头的正是一月前离开的白宁。如今铠甲裹身,腰间依旧别剑,意气风发,将军气质,到叫人不敢认了。“参见裕王殿下。属下奉皇上之命来请殿下回宫,顺便清了这群乱臣贼子。”“白宁,我警告过你不要打这里的主意,你就是这么答应我的。”阿霖眼中藏不住的杀气。“皇上知道殿下此次假意留下刺探情报的计谋,大加赞赏,以昭告天下待殿下回宫便是太子殿下。殿下也累了,剩下的事情便交给属下去做吧。”白宁毫不理会阿霖的质问,“众将听令,皇上有旨,斩草除根。”“原来你是裕王殿下,”月儿撩起面前的珠帘说到,“原来你是那四四方方城里的人,你与他们是一起的。”“月儿,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阿霖慌了,往日遇事从不慌的人如今说起话来都是磕磕绊绊。“解释什么,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的,你还有什么解释的。从一开始,我在沙漠里面救起你们,便是你们设的局。你们根本不是商人,货物就是你们的伪装。你是来探路的,要不是你们路探的这样好,今日这么多兵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来到这。那日你说你要走,是料定我会留你吗?你竟如此可怕,把我的心思掌握的如此精确。只有我傻,真心以为你是喜欢我。你与我月下说的一切,不过是套我的话骗取我的同情罢了。今日也根本不是你母亲的生辰,对吧?你不过是在给他们争取时间。用我对你的喜欢,让我成了你的帮凶。”眼前士兵到处追赶,村民混乱逃窜,这一切让月儿无法接受,由自己说出来的真相更是让自己崩溃,不由得大喊起来。“不是的,月儿,我喜欢你,我真的想娶你为妻,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阿霖很想解释,可所有解释都苍白,想是溺水的人做的无力挣脱。“你们都一样,为了权力不择手段。回去你就是太子了。你得到你想要的了,放过我们了。这么多天你也看到了,我们就是想好好活着,根本没有谋反的想法,抢不了你们的东西,也不屑去抢。放过我们,带着你的人走,永远别再回来了。别让我今后一想起你只剩恨你”月儿近乎乞求的语气,眼神里尽是受伤,绝望,刺痛了阿霖的心。“月儿.......”想说的话堵在心口,却怎么也说不出。爱是真的,谋算也是真的。不想让她受伤是真的,可伤了她也是真的。“好。”这是唯一能答应她的事了吧。

阿霖走出帐外,本是白帐上挂满红绸,吹啰打鼓,一片喜庆。如今哀鸿遍野,血流成河,白帐上溅的是尽是村民的血。“白宁,让你的人住手吧。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你也看到了,他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放他们一条生路。”“可皇上的意思是铲草除根。”白宁答道。“他只是希望万民臣服,绝无二心。只要他还能稳稳的坐在那个龙椅上,这里的人是死是活有什么打紧。放了他们,他们掀不起风浪。”白宁看着阿霖,明明什么权力得到了,地位得到了,可眼里却全是黯然。“属下遵命。”

戈壁沙漠还是戈壁沙漠。可却不似五年前那样荒凉。如今丝绸商人,茶叶商人,烧酒商人在这沙漠之中不算少见。那四四方方城里的主人换了人,治国严明,大漠那边与这边也是前所未有的和谐,众口称赞为明君。只是这明君后宫妃子只一两位,更是没有膝下无子,孤身一人。宫中倒是有传闻,皇上心中一直挂念一位蒙面少女,御书房中挂着一幅蒙面少女的画像,画上皇上亲题“水载万物无所容,月挂高空无所依”。平日里皇上常常对着画说,“许你的陪你一辈子,没做到,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在这四四方方中护着你护着你想护的。”可那大漠尽头,没他要护的那个女孩了。那个帮凶,五年前已经自刎,在他带着大队人马撤出大漠时,在见证他们即将成为夫妻的那个会堂。

鹤辞是个文笔渣.

【浅深】 戏子深×王爷浅 公子世无双(上)

摸个鱼,昨儿的脑洞瞎写了点,还没写完🌚🌚🌚

搞个cp啥的

文笔渣,垃圾写文手再次码文,勿上升蒸煮

就随便看看吧

——————————————————

京城新来了个戏班子,听说那的头牌唱的一出好戏,在民间是出了名儿的。

这天,贤王约好和朋友一起去玩,听说了这儿的戏馆儿很有名,于是决定和朋友一起去听听。

这里提一下,贤王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也是最好看的儿子,他不像别的皇子一样争权夺利,而是每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至少民间是这么说他的。众所周知的,贤王最喜欢的事儿就是听戏,所以定会去去那戏馆,这是被他的那些粉丝知道了,半路上把他追的措手不及,实在是逃不动了,看也没看直接跳进了一...

摸个鱼,昨儿的脑洞瞎写了点,还没写完🌚🌚🌚

搞个cp啥的

文笔渣,垃圾写文手再次码文,勿上升蒸煮

就随便看看吧

——————————————————

京城新来了个戏班子,听说那的头牌唱的一出好戏,在民间是出了名儿的。

这天,贤王约好和朋友一起去玩,听说了这儿的戏馆儿很有名,于是决定和朋友一起去听听。

这里提一下,贤王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也是最好看的儿子,他不像别的皇子一样争权夺利,而是每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至少民间是这么说他的。众所周知的,贤王最喜欢的事儿就是听戏,所以定会去去那戏馆,这是被他的那些粉丝知道了,半路上把他追的措手不及,实在是逃不动了,看也没看直接跳进了一扇窗子里。

外面吵闹的声音渐渐远去,他却愣住了。

原来那窗子旁正坐着一个人儿,他这么一跃,一下子扑倒了坐在铜镜前的那个人。他看着身下这个姑娘,面上化着浓浓的妆,小脸因为疼痛皱在一起,眼角泛着生理性的眼泪,看起来委屈极了。

好精致的人。

“公子能否从我身边起来了?!”他的声音清脆,扯回了某位小王爷飘远了的思绪。他忙从他身上跳起来,面上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扶着腰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见某人还傻站在那边,“公子可还有什么事?”

“啊,哦没事了没事了,抱歉姑娘。”小王爷又从窗子跳了出去,走前还冲他招了招手。

他噗呲一下笑出了声:“你才姑娘呢……”

*

逃过了追杀,小王爷找到了被遗忘的友人,一起来到了那个很红的戏馆,心头正想着那个姑娘呢,一道空灵美妙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畔。

那人身穿戏服,词袖霓裳,高台玉妆,青黛描秀眉,素手丹蔻指捻扇,一腔入情的悲戏听的台下无一人不叹声感慨。

果真是台上一张口,便知有没有。

这是他听过的唱得最好的戏,也是唱的最好的人。

就是这姑娘有些眼熟。

边上的友人捅捅他,脸上带着八卦的笑:“听说啊,这个角儿是个男子。”

男子?那就不是她了。

“男子,他唱的挺不错啊。”他其实挺惊讶的,男子唱女角儿,还唱的这么棒,真心有天赋。

然后我们爱听戏的贤王在戏结束后,屁颠屁颠的跑进了后台。

这样一来他就知道了,今儿被追时躲的地方便是这儿的后台,而撞到的那个姑娘也根本不是个姑娘,而是正在准备唱女角儿的男戏子。

“我叫周浅。”他向那个戏子介绍时,没有自称本王。

那戏子浅浅行了一个礼:“大家都唤我阿深。”

“好,深深。”

清风吹进小楼,扬起公子的发丝与嘴角。

他最近有些过分的喜欢来这家戏园子,边上的毛不易想。和他们一起出来的还有周浅的大哥周星星。

看着周浅紧盯着台上人儿的眼神,某星星陷入了沉思,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弟弟长大了。

*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应该是这么形容吧),这边生意太好,那边的戏园子就会不满意,过于拔尖未必是好的。

今天阿深只唱了一出戏便再没上台,接下来这两天台上也未见他人影,来看戏的人都少了些许,为此,周浅亲自找班主打听了才知道:那阿深前几日上台前嗓子不适,硬是上去唱了一出戏,下了台便失了声不能言语了。要知道对戏子而言,嗓子甚至比命还要重要,这若是换做别的戏班,早将他赶出了门外,可这班主明白,而且阿深打小就在他这学戏,都十几年了,有情义的。

“定是那些班子嫉妒阿深唱的好,唉~都赖我!”班主懊悔的不行。

周浅眼珠转了转:“多谢版主相告,放心吧,会好的。”

几日后,京城南边有两家戏园子被查封,事情闹的人尽皆知,两家茶楼也换了戏班子。

彼时,阿深正坐在榻边,茫然的看着窗边那个每时每刻对着自己都含着笑的男人。

“行了,这针灸在配以我的汤药,不出半月便可痊愈了。”那白发老头收起银针,面上的笑容慈祥,但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着看起来怪怪的,不过听说这个大夫是远近闻名的……嗯忘了,反正总不会害自己就是了,某深想。

周浅送走了那个老头,蹲在他面前,自然的握住他的手,笑吟吟的安慰他:“你放心,我师傅是这天下最厉害的鬼医,一定会医好你。

某深点点头,启唇缓缓念出两个无声的谢谢,弧度温柔。

周浅揉了揉他的手,啊,好小,软软的,可爱。

“没关系。”

然后某深就发现,在自己恢复这段时间里,这位别人追着赶着都找不到的话唠小王爷总会带着一堆好吃的突然出现在自己屋中,而某深想动手赶他的动作却在目光触及那阳光般的笑容时又默默收了回去。

算了,反正有吃的,不吃亏。

直到最后某深才发现,吃亏的一直是自己。

周浅发现自己对这个长得软软的戏子越来越感兴趣了。

因为他真的超可爱。

诺,你看,他盯着烤鸡的样子是不是和小馋猫一样?周浅还故意把盘子举得高高的来逗猫猫,然后笑嘻嘻的欣赏他炸毛的样子。看他吃的两腮鼓起一动一动的,真的心都融化了。

啊——深深到底是什么绝世大可爱!

某浅表示:我沦陷了(四舍五入等于我要娶他)。

某深:毛病。

*

不知道怎么的,市间突然开始传起了周浅有龙阳之癖的谣言,闹的他们看周浅的眼神都怪怪的。

戏班子里有人谈论这件事,阿深只沉默的听着,什么也不说,但面色并不好。

“内个,王爷别老来找我了……”阿深一下一下戳着碗里的米饭,低着头小声说。

“怎么了?”周浅做作的捂着心口:“难道深深不爱我了……”这一下惹笑了阿深,“什么啊——”

“外面在传你有龙阳之癖……”

“你觉得恶心?”周浅有些紧张,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啊!”阿深忙挥手,慌乱的表示没有:“怎么会,我们是朋友啊。”

“那你喜欢我吗。”

这一句话问愣了他的小朋友,他看着猫猫嘴角粘着一粒饭,傻傻的盯着自己,心跳声都淹没了世界。

“我喜欢深深。”

“恋人之间的喜欢。”

那天周浅表了白,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他的深深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怎么理自己了,去找他也是努力回避着。

他想起那天傍晚,小朋友撇开他的注视看着窗外,用软软的声音回应他:“我不想你被人议论和讨厌。”

一句话,拒绝了。

他不介意的,但小朋友考虑了很多。

啊,追妻路漫漫,我该怎么办,您的好友浅哥在线发起提问。

昨夜星辰漏

拱手山河,为的是天下苍生

一江春水,滚滚东流。

他登上云巅,才瞧见这天下的模样。

这是怎样的一个天下啊。

这天下如此安静,家家户户闭门不出,那扇门后是一双双恐惧不安的眼睛,那是战争最残忍的印记。

这天下是如此的太平,从来没人反驳帝王的话,他所听到的,自始以来都是赞颂。百官的铁轮无情地碾碎他们的骨血,他们一声不吭。官逼民,民却不敢反。

三十年的盛世太平,一夕之间,化为乌有。

吾土,吾民,却无能为力。

窝囊啊!

他被送上断头台那日,竟是笑着。

他对着新君深深一拜。

“陛下,罪臣只愿四海升平,天下归心。”

他看了看周围的百姓,他们或冷眼看戏,或嘲笑讽刺,或漠不关心。

“你看看,你所谓的宏图,没人理解,...

一江春水,滚滚东流。

他登上云巅,才瞧见这天下的模样。

这是怎样的一个天下啊。

这天下如此安静,家家户户闭门不出,那扇门后是一双双恐惧不安的眼睛,那是战争最残忍的印记。

这天下是如此的太平,从来没人反驳帝王的话,他所听到的,自始以来都是赞颂。百官的铁轮无情地碾碎他们的骨血,他们一声不吭。官逼民,民却不敢反。

三十年的盛世太平,一夕之间,化为乌有。

吾土,吾民,却无能为力。

窝囊啊!

他被送上断头台那日,竟是笑着。

他对着新君深深一拜。

“陛下,罪臣只愿四海升平,天下归心。”

他看了看周围的百姓,他们或冷眼看戏,或嘲笑讽刺,或漠不关心。

“你看看,你所谓的宏图,没人理解,也不会有人关心,可你却为此而死,值吗?”

“若罪臣所求是流芳百世,自然不值。”

新君忽然笑了。

剩下的话,谁也没说,可谁也都懂。

他的头颅被砍下的那刻,他的臣民,他的山河,都不再是他的了,可他不后悔。

多年后,垂暮的皇帝来到坟前。

“这天下,还是你的天下。一个四海升平,万民归心的盛世天下。”

Dingzhou
飞飞1704
some homework o...

some homework of Digital painting class 🐉🐉

some homework of Digital painting class 🐉🐉

落_曦

治世

治世

悠悠千古治世,皇者以亲己治。
帝者以私欲治,儒者以乱文治,
贤者以众安治,德怨因果无治,
世事莫行冥灵,韶华转顺回首。

2-5-2017

治世

悠悠千古治世,皇者以亲己治。
帝者以私欲治,儒者以乱文治,
贤者以众安治,德怨因果无治,
世事莫行冥灵,韶华转顺回首。

2-5-2017

落_曦

英名

英名

故人远去故人叹,君王青丝落泪惜。

飘落零泥无影迹,临别惜语两不知。


6-22-2016

英名

故人远去故人叹,君王青丝落泪惜。

飘落零泥无影迹,临别惜语两不知。

 

6-22-2016

九歌大流氓

【霹雳·君王|武君罗喉X戢武王(玉辞心)】风起天阑&烟花易冷

【授权代发】BY  @锦瑟弦思  B站ID:锦瑟一弦思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美人赠我金错刀》文\ @。流火 (已授权)

http://spadecannotcry.lofter.com/post/1cb0f884_12e950e69

建议配文观看。

BGM:风起天阑-河图;烟花易冷-周杰伦

【霹雳·君王|武君罗喉X戢武王(玉辞心)】风起天阑&烟花易冷

【授权代发】BY  @锦瑟弦思  B站ID:锦瑟一弦思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美人赠我金错刀》文\ @。流火 (已授权)

http://spadecannotcry.lofter.com/post/1cb0f884_12e950e69

建议配文观看。

BGM:风起天阑-河图;烟花易冷-周杰伦

九歌大流氓

【代发】BY 锦瑟一弦思   锦瑟太太是世界的瑰宝!!!


作者私设:时间线是罗喉杀了邪天御武建立天都后,戢武王化名玉辞心前往苦境,进入天都。(玉辞心其实是知道邪天御武死在罗喉手上后,来苦境找雅狄王线索从而接近罗喉的)玉辞心在苦境行走过一番,将回杀戮碎岛时,罗喉被以暴君之名为人讨伐,玉辞心救了他以后表示此后分道扬镳(玉:我眼里只有杀戮碎岛的未来)。罗喉也因被世人所弃而开启血腥统治。第一次死亡的罗喉被戢武王召唤过,然后自己悄咪咪复生了,在戢武王被发现女儿身被众人追杀的时候罗喉出来英雄救美了2333。结局HE。

BGM:三月—香香

【代发】BY 锦瑟一弦思   锦瑟太太是世界的瑰宝!!!


作者私设:时间线是罗喉杀了邪天御武建立天都后,戢武王化名玉辞心前往苦境,进入天都。(玉辞心其实是知道邪天御武死在罗喉手上后,来苦境找雅狄王线索从而接近罗喉的)玉辞心在苦境行走过一番,将回杀戮碎岛时,罗喉被以暴君之名为人讨伐,玉辞心救了他以后表示此后分道扬镳(玉:我眼里只有杀戮碎岛的未来)。罗喉也因被世人所弃而开启血腥统治。第一次死亡的罗喉被戢武王召唤过,然后自己悄咪咪复生了,在戢武王被发现女儿身被众人追杀的时候罗喉出来英雄救美了2333。结局HE。

BGM:三月—香香

九歌大流氓

#君王# 武君X戢武王 宿醉朦胧故人归,来轻叹声爱你。

最后的意识中,那个人金色长袍,步履铿锵,踏漫天风雪而来,一如当年。

幻象罢了。

只是路过的剑客心生恻隐,不忍一代英雄,死不瞑目。

#君王# 武君X戢武王 宿醉朦胧故人归,来轻叹声爱你。

最后的意识中,那个人金色长袍,步履铿锵,踏漫天风雪而来,一如当年。

幻象罢了。

只是路过的剑客心生恻隐,不忍一代英雄,死不瞑目。

花木水owo

麦当劳很懂嘛,随手就把笑笑和小留行关在一间密室里,我表示很满意😏


果然红配绿,深入人心😂

麦当劳很懂嘛,随手就把笑笑和小留行关在一间密室里,我表示很满意😏


果然红配绿,深入人心😂

花木水owo
君王の花园🌿🌸 笑笑和小留...

君王の花园🌿🌸



笑笑和小留行,爱的小花园✨



🧚‍♀️是小留行用魔法变出来照看园子的😏


君王の花园🌿🌸



笑笑和小留行,爱的小花园✨



🧚‍♀️是小留行用魔法变出来照看园子的😏


C.cp

就是最近的那個改圖(艸 只是想畫點帳號卡而已 有一點點改編過

帳號卡個性私心設定 跟帳號卡的主人無關

總覺得我心中的留行有點太天真了 要被拐到興欣啦

前面大概是因為留行喜歡君莫笑 但君莫笑和橙風常常在一起 

但君莫笑又會來煩留行 導致他不小心吃醋就有了這些畫面

圍觀群眾表示我們只是來吃瓜看撕逼的怎麼突然就被餵狗糧了??

等等,熔岩燒瓶可以喝嗎!?


就是最近的那個改圖(艸 只是想畫點帳號卡而已 有一點點改編過

帳號卡個性私心設定 跟帳號卡的主人無關

總覺得我心中的留行有點太天真了 要被拐到興欣啦

前面大概是因為留行喜歡君莫笑 但君莫笑和橙風常常在一起 

但君莫笑又會來煩留行 導致他不小心吃醋就有了這些畫面

圍觀群眾表示我們只是來吃瓜看撕逼的怎麼突然就被餵狗糧了??

等等,熔岩燒瓶可以喝嗎!?


玄釋-黯-
散人嘛,随便穿~来半条小裙子【...

散人嘛,随便穿~来半条小裙子【笑

王:(笑)【释:老王别笑,等着(笑

在年龄又升一阶的日子,不能少了我cp!

叶王天下第一好,爱叶王!


散人嘛,随便穿~来半条小裙子【笑

王:(笑)【释:老王别笑,等着(笑

在年龄又升一阶的日子,不能少了我cp!

叶王天下第一好,爱叶王!




王不留行君莫笑
本苏沐橙。叶王女孩。死而无憾。...

本苏沐橙。叶王女孩。
死而无憾。
躺平

本苏沐橙。叶王女孩。
死而无憾。
躺平

花木水owo
君王婚礼现场🎉老叶证婚😝笑...

君王婚礼现场🎉

老叶证婚😝

笑笑激动得捏紧了小拳头,小留行其实也很高兴,只是面上看不出来(和蓝二哥哥一样😂)

君王婚礼现场🎉

老叶证婚😝

笑笑激动得捏紧了小拳头,小留行其实也很高兴,只是面上看不出来(和蓝二哥哥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