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君默

5143浏览    23参与
鸳鸯何意

天凉王破【番外】君默1

  默云徽一病病了有些日子,他初病时河里初初结了冰,薄薄的一层,站不得人,秋水贪玩,将将放上一只脚,并听见脚底哔哩啪啦的碎裂声。澡雪将他拉开,便看见淡白混沌的一块冰裂纹交错还未完全冻住的河水顺着缝隙漫了上来。

  离河远点,没的要捞你们。默云徽病的昏昏沉沉,听见小孩子的叫声,仍强撑打开窗户吼他们。

  冷风灌进来,扑了他满面,于是乎,这一病越发沉重起来。幸来两个弟子,澡雪、秋水都极为聪颖,不至于他一病到,便断了生计,师徒三人穷困潦倒曝尸荒野。

  唉,默云徽摸摸自己滚烫的额头,昏昏沉沉的想,着实是大意了。他这原不止是发病。归根究底还是损了元气。

  今年三月桃花初开时,有地发了大水,死伤不知凡...

  默云徽一病病了有些日子,他初病时河里初初结了冰,薄薄的一层,站不得人,秋水贪玩,将将放上一只脚,并听见脚底哔哩啪啦的碎裂声。澡雪将他拉开,便看见淡白混沌的一块冰裂纹交错还未完全冻住的河水顺着缝隙漫了上来。

  离河远点,没的要捞你们。默云徽病的昏昏沉沉,听见小孩子的叫声,仍强撑打开窗户吼他们。

  冷风灌进来,扑了他满面,于是乎,这一病越发沉重起来。幸来两个弟子,澡雪、秋水都极为聪颖,不至于他一病到,便断了生计,师徒三人穷困潦倒曝尸荒野。

  唉,默云徽摸摸自己滚烫的额头,昏昏沉沉的想,着实是大意了。他这原不止是发病。归根究底还是损了元气。

  今年三月桃花初开时,有地发了大水,死伤不知凡几。待到河道疏通,便有人听见夜里水声滴滴,河边万鬼哭嚎。有那孝子携了纸钱祭奠老母,却又在河边看见高堂头发花白凌乱,布衣阑珊,浑身水淋淋,面容哀凄。儿几步上前抱住老母同款,第二日便不见了踪迹。

  又有那失了爱妻的才子,听的怪异之事,夜里赶赴河边,坠泪泣血,果见那新妇披着湿漉漉的长发自水中向他伸出白生生一截手臂。

  妻啊!

  第二日河里又舔一水鬼。既不能同生,且做了一对鬼夫妻。

  眼见着洪水要了半数人姓名,水里冤鬼又要拉着另一半人一家团聚。不得已,村长托人求到了默云徽他家门口。求他发发慈悲来治一治这水中鬼。

  报酬没多少,村民凑了半袋大米。默云徽掂了掂,勒紧裤腰带,没要。

  水里的鬼死于阴气最重,却因是新死的鬼,并不难治,是以默云徽本是想带着倆徒弟开开眼,涨一涨见识。

  勘察了地形,定好了法器,只待将青铜恶兽镇入河底便大功告成 。

  偏在算好了的时辰出了岔子。

  夜里众鬼女驱使阴气,河水漫出堤坝,驱使新鬼如恶犬向师徒三人扑来。默云徽挥剑斩去几只水鬼,护着徒儿且战且退,却不防护在身后的澡雪生生被鬼女之首那头湿漉漉的长发扯入了鬼潮。默云徽大怒,双指抚过剑锋,咬破舌尖,一口阳血喷在剑上,运足内力,将剑掷入鬼潮之中。

  只见那一柄黯淡桃木剑此时却光华粲然,剑芒凌厉,所过之处,群鬼哀嚎着魂飞烟灭,而后直直顶入鬼女左眼之中。

  鬼女一声惨嚎退入水中,默云徽趁机将澡雪抢回来,之后却是双腿一软,人事不知。

  这便是大病由来。后来清醒过后,听秋水讲,却是他晕迷后,有一位好心人将将赶来救起了师徒三人。

  可默云徽这阵子气力不济,昏迷时间占了大半,那人据说是为了善后,又早出晚归,半月时间,竟是从未碰面。

  默云徽只在半昏半醒间,隐隐听的有人声音低沉,说出的话,多半是,喝药吧、不要踹被子之类的话。生硬的好似对病人发号施令一般。可那语调又让他隐隐有一丝熟悉。

  像谁呢?他暗暗思索,可略一回想,又让人难过的想要流泪。心神有伤,越发缠绵病榻。

  这日他略微恢复了一些精神,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见这人一面。

  一来是为道一声谢。二是为问一问那水中鬼女的后续。他原以为只是恶水无情之下枉死的新鬼,可那人所见鬼女,道行却远不止百年,令他心生疑惑。

  还有一点,却是自己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的心思。

  可等到了黄昏,却仍等不到人回来,他头脑发昏,又沉沉睡去,心里却懊恼,这次又见不得人了。

  这一次却没能一觉到天明。他睡到半夜。觉得身上燥热,半梦半醒想要挣动,双手双脚却仿佛被人桎梏在怀里,这一惊,令他立刻惊醒,本能的横肘向旁边击去,随即紧跟着一脚踹在那人腰腹间,病弱之躯,猛然发力,竟然把旁边睡得正沉的人硬生生踹下了床去。

  君奉天这几日连日忙碌,今日才潜入水中恶战一番,回来了又伺候默云徽吃药梳洗。

  好不容易睡下了,梦还没做上一个,冷不防就让人掀到了床底,不说被顶的胸口,被踹的腰腹,后脑和地亲密接触,咚的一声声震天地,只撞的他眼前金星直冒,一个字都吱不出来。

  默云徽探身一望。

  再望。

  再看第三眼。

  我的个师尊,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如来佛祖阿弥陀佛呀。

  默云徽躺倒床上,把被子蒙到头上,无语泪先流。我今晚没醒过行不行。

  我还是二师兄那个软萌可爱的小师弟行不行。

  不行。

  默云徽。听见二师兄叫他,默云徽先抖了三抖。

  二、二师兄,晚上好。

  君奉天捂着头看着他那怂样,先时那一点火气到消了,却还故意压低嗓子问他,夜里不睡,发什么癔症。

  哈、哈哈。默云徽尬笑几声,眼睛左右转了转,却又忍不住往君奉天身上瞟。

  他着实有几年没见过君奉天了。玄尊最后几年,自感寿数将尽,对几个弟子都做了安排。

  彼时玉箫身死,君奉天被他暗托儒门,地冥远渡重洋,天迹抱着大漠苍鹰在某个深山野林一蹲数年镇守封印,非常君则去处不明。到了默云徽,还不及安排什么,玄尊便意外身死。

  默云徽便名不正言不顺的揣着掌门的令牌,拿着师尊遗留的二两银子四海为家。

  这时再见君奉天,师兄弟两人风霜满面,再没了当年青春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模样。

  默云徽细观君奉天,见他鬓边墨黑长发里夹杂霜雪,眼角有了细细纹路,眉心皱纹越发深刻。不由心里发酸。

  君奉天也暗暗打量默云徽,前几日见他,他皆昏睡,只觉得师弟年长,这时见他醒后,眸中一片沉静颜色,越发显得人沉稳可靠,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不由的暗叹,如少年时伸手摸摸了他发顶,轻叹道,夜深了,睡吧。

  默云徽随着他的力道,躺在他身侧。这床简陋又窄,翻身时不免两个人贴在一起。

  君奉天身上温热,默云徽却因失了元气而胃寒。默云徽贴在他怀里,却觉得好似贴了个暖炉,身上有汗冒出来,湿了贴身的里衣,越发粘腻的让人睡不着。

  索性揽被起来,想要下床。君奉天却不许他任性,又要强行把他塞进了被子里。

  你做什么,夜里沾了风着了凉是不要命了吗。君奉天皱眉训他。

  听见君奉天恼火,默云徽便有些心虚,伏在君奉天怀里,却又觉得身上越发难受起来。

  不由的小声嘀咕,身上粘腻又热的难受,想擦一下。又闻闻自己披散的长发,只觉得里面都是汗闻,越发的不自在起来。

  君奉天皱眉看他,白日里我给你擦洗过了。

  哦。

  啊?

  默云徽瞪圆了眼。这这这,不好吧。

  君奉天被他闹的睡不着,索性睁开眼和他说笑,你小时候我还帮你洗过尿布,这又算什么。

  默云徽便不再说话了。

  可过了一时,又挣扎想从君奉天怀里出来。

  热。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君奉天。

  君奉天这才感觉到不对,这人浑身是汗,连君奉天揽着他的那只手上的袖子都发潮。

  手摸上师弟的额头,果真又烫起来。

  病了的人不讲理,默云徽眼巴巴的看着他,还一门心思想擦擦一身汗水的身体。

  想着今夜也睡不成了,君奉天一边去叫了澡雪秋水熬药,一边又烧了水亲自给病的糊涂的人擦身。

  

  


风褛
都快9012年了,我他妈为什么...

都快9012年了,我他妈为什么还要为了君默在KTV痛哭出声。

辣鸡廖少女,(憋屈地捶我自己)


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

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


如果当时吻你 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 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 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 是忠于自己 忠于爱情的信仰

我爱你 是来自灵魂 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

你是否一样 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


都快9012年了,我他妈为什么还要为了君默在KTV痛哭出声。

辣鸡廖少女,(憋屈地捶我自己)


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

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


如果当时吻你 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 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 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 是忠于自己 忠于爱情的信仰

我爱你 是来自灵魂 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

你是否一样 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



把你 带回我的身旁

风褛

【迹冥/君默】温柔乡 章二 水蕴灵衣

 除了剧里设定,其余全是我在瞎扯淡修真,不要较真。

    只有谈恋爱是真的。


       【迹冥/君默】温柔乡 章二 水蕴灵衣


 仙心藏玄显摆了半天的戒指到底是个好东西,于是奇梦人大言不惭地接过去戴在自己指上。

  

  “你怎么还这么纯良好骗?”仙心藏玄无语扶额,啧啧称奇,“这样吧,你叫我一句,‘天哥哥’我就教你如何使用此戒,怎么样?”

  

  “……谢谢,我自己来。”奇梦人和善微笑,手中缪思牧杖顿地一叩,新的一股异香扑鼻。

  仙心...

 除了剧里设定,其余全是我在瞎扯淡修真,不要较真。

    只有谈恋爱是真的。


       【迹冥/君默】温柔乡 章二 水蕴灵衣


 仙心藏玄显摆了半天的戒指到底是个好东西,于是奇梦人大言不惭地接过去戴在自己指上。

  

  “你怎么还这么纯良好骗?”仙心藏玄无语扶额,啧啧称奇,“这样吧,你叫我一句,‘天哥哥’我就教你如何使用此戒,怎么样?”

  

  “……谢谢,我自己来。”奇梦人和善微笑,手中缪思牧杖顿地一叩,新的一股异香扑鼻。

  仙心藏玄暗道一声要糟,果然再定睛一看,人已不见。

  

  “……这招数都一千年了怎么还这么吃定我啊?!!!”仙心藏玄摆袖坐下,捏了捏自己的眉头,不气不气,这可是早间才做完的美容保养呢。

  

  而另一边,理直气壮夹物私逃的调香师在风驰电掣的马车上盯着那物件,轻轻拂过戒上“玉”字,禁制自开,主人名讳瞬间烙印,这便才是真真正正的“囊中之物”。

  而奇梦人顺着指上引路戒指引的光芒而行,果然抵达心中所念之所,“晨昼商号”。

  调香师挥手收起了不可思议车,抬眼一看,果真,那商家匾额的左上角,又是刻印了一只金蝴蝶。

  “留蝶梦……”奇梦人脑里闪过浮光掠影的灵光一闪,又抓之不及,便也放弃思索,整理了衣袖,施施然进门去。

  商号内摆放的居然是各种法蓝瓷器,着眼之处,银白素裹,浅蓝缱绻,内中的掌柜正打着算盘,门可罗雀。

  奇梦人还在琢磨此间主人是什么恶俗品味,那边掌柜的眼尖,一下子从里间出来,俯首行礼道,“未知贵客来临,还望海涵。是否如旧?”

  

  奇梦人惊讶,“你认识我?”

  

  商号掌柜直起了身子,“虽无缘与贵客照过面,但是公子身上这件衣服便是出自我们商号名家打造,每次也是我等遵照上头吩咐,定时送往公子住处,自是认得。”

  

  奇梦人自降生以来,衣食用度全由家里的兔爵士一手打理,虽知家里那只老兔子必定与外人有所来往,却不知背后竟有此等纠缠。

  

  掌柜一拍大脑,“公子今日来得巧,这一季的衣物,今早上头刚交付下来,这便取出,与公子过目。”


  奇梦人上前打开了掌柜随后取出之木匣,款式与自己身上所穿别无二致,但触手却又有所不同。

  “嗯——这是?”就在奇梦人触及匣中衣物,衣物竟是华彩绽放,惊现巨大金龙,于衣物中龙腾而出,在调香师周遭盘旋三圈,龙头亲昵地触及眉心点绿,龙吟而回,又复原匣中原状。

  一口龙息自眉心被送入奇梦人脑际,稳稳刻印紫府道心之上,奇梦人本就脆弱不堪的五脏六腑顿时一阵翻江倒海,但身心不明因由的兴奋共鸣,竟让他面上隐隐约约浮现鲛鳞,而后亲昵之心竟抵消了那股恐惧感,四肢百骸,如同沐浴在故乡的沧海月明之中。

  

  沧海月明珠有泪。

  

  一滴泪水不由自觉从奇梦人右眼中而出,落地成珠,滴溜溜地滚进袍袖之中。而若是此时有那有心人细察,便可发现,外头商家匾额左上角那只金蝴蝶,也早于瞬间活了过来,而后便是不顾一切地展翅飞行,直往某一处而去,金粉簌簌,蝶不留。

  

  

  待到调香师任那股龙息于体内走了一个小周天,才缓缓吐出一口白息,睁眼一瞧,哪有什么匣中衣,屋里龙,身上也起了莫名变化。

    

  掌柜美滋滋献宝,“此乃这款衣物的最新款式,寄放者嘱咐,内种关窍,公子一穿便知。”

  

  “这是……”

  

  “看来公子已洞察寄放者心意,整座修真大陆,此衣独一件也,名曰,水蕴灵衣。”


  奇梦人身着其中,的确洞察了然,此衣必是参照他的功体量身打造,最大限度保障了他在陆上行走的各种苛刻条件,如此费心的礼物,说不喜欢,是不可能的。

 

    奇梦人摸了摸自己那还在胸腔内剧烈跳跃的心脏,雀跃,欣喜,羞赧,好奇,怯弱,调香师缪思牧杖一举,拈手印,吟颂诗,手中随即划现新的调香产物,

       “这是什么诡异的半成品,我竟然无言以对。”

  

  奇梦人语塞,赶紧把其收入袖里乾坤。这么丢人的一段,我们掐掉当无事发生吧。


  “掌柜的,不知你家与千年前的仙脚之主天迹神毓逍遥,可有联系?”


  掌柜沉吟半刻,还是据实以告,“不瞒贵客,我等只是人间小商铺,这家店也是几百年的老字号罢了,与天迹前辈并无关联,倒是如今人间话本有记载,传说中天迹前辈千年前便已陨落,千年前曾有一次,据说是那云海仙门的云海之巅之上竟然下雨了!但那雨不入凡间,而后不久又有云鲸悲鸣泣泪,九天奏哀乐,十丈凄红尘。”

  

  “竟是如此么……”奇梦人若有所思,不过那传说中的天迹若是死了,倒也跟兔爵士说的故事相吻合了。  

  

  而此时,早就因云海仙门收徒盛事而热闹得不行的仙脚,今日终于迎来了一名小贵客。

  

  金蝴蝶奋力飞舞着自己美丽又脆弱的双翼,飞进了仙脚内某一处居处。

  

  然后“砰”地一声,其房门被来人大大咧咧地推开,高呼一声,“小默云,我跟你说啊!——额,奉天?你们在干吗?”

  

  仙门少主君奉天淡定从榻上起身,“云尊说有一章斩魔录心法不太懂。”

  

  黑发玉逍遥看了眼跟自己同样黑发束冠,眉目艳丽的二师弟,再看了眼,白发苍苍,一脸惊吓的小师弟,“小默云,你作弊!说好的我们三个要一起从青丝乍破狗到霜雪白头呢?”

  

  小师弟手忙脚乱裹好散开的外袍,“要不是大师兄你昨天非要跟我対掌,我至于变成这个模样吗!”

  

  “那是因为大师兄我最爱你啊~小默云!”玉逍遥来来回回打量眼前的师弟俩。

  

  君奉天眼观鼻,鼻观心,漠然地整理自己的衣领。

  

  “不过,你这床帏怎么回事啊?”玉逍遥看了眼停留在床帏上的金蝴蝶,“还有这臭蝴蝶到底哪里来?这中看不中用的翅膀,竟然也能飞这么远?”

  

  “大师兄……”

  

  “嗯?”

  

  仙门之主,云尊,云徽子,玉逍遥跟君奉天的小师弟,气纳如海,破音咆哮,“你麦太过分了!!!!!!!”

  

  话音才落,外头便闻清朗话音,传音满仙脚,“在下疏影浮生奇梦人,奉家命求娶——”

  

  玉逍遥侧耳一听,食指噤声,有点难以置信地轻声问道,

  “他在,说什么?要求娶谁?”

  

  默云徽默默挪开,离自家祸水大师兄远一点,“我什么也没听到,可能是大师兄你又幻觉了。”

  

  “不,”君奉天拿起早先卸下在桌的正法剑,“因为,我也听到了。”

  

  小默云瑟瑟发抖。

  

  “原来咱们云尊还有风流债啊,”君奉天大步流星,正法铿锵出鞘,“我去瞧瞧。”

  

  默云徽暗暗叫苦,二师兄自从死而复生一次后便是万千圣剑体,而黑发状态更是各种不会做人的纯粹剑灵之心,天要亡我,这个劳什子的什么鬼的奇梦人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 

 温柔乡小剧场:

 小默云:我好累我好困只想师兄陪我睡!

 奇梦人:……祖奶奶给我订的娃娃亲在哪里?

 君奉天:呵呵哒。

 玉逍遥:呵呵哒。

  

  作者:小魔仙的坏坏.jpg

 

风褛

君哥:(笑)师弟,你怎么回事?


小默云:(无辜脸)这样二师兄就可以把我拿在手里啊,你还没意识到家里这个女魔头的恶趣味吗(*/ω\*)


我:点烟🚬

君哥:(笑)师弟,你怎么回事?


小默云:(无辜脸)这样二师兄就可以把我拿在手里啊,你还没意识到家里这个女魔头的恶趣味吗(*/ω\*)


我:点烟🚬

君 默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by 春上村树


生命很短暂。在游戏,幻梦,谎言,戏剧,妄想之中,活在当下,这是唯一的意义。然后应该忘记,继续往前走。by 安妮宝贝 


ps:最近思绪


沿途有景,终点有光,相逢与离别,便是为了更好的遇见。by君默2017.01.08在路上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by 春上村树


生命很短暂。在游戏,幻梦,谎言,戏剧,妄想之中,活在当下,这是唯一的意义。然后应该忘记,继续往前走。by 安妮宝贝 


ps:最近思绪


沿途有景,终点有光,相逢与离别,便是为了更好的遇见。by君默2017.01.08在路上





君 默
君 默

写给君默的信

前言

秋日暖阳,靠窗而坐
持明信片,观看阅读

与浮躁交换明信片的平台是在LOFTER
登录账号打开私信
交换的最初时间为 20140506 08:20

2年过半,换片保持依旧
只不过她寄得多,我寄得少

足未出国的我,路过的城市不多
山水小镇,尚未长途,未有远涉

她的明信片
都在不同国家,不同地方寄出


精美的片子
别致的邮票
特色的邮戳
以及沿途思绪

而我
借着她的光
瞧见了从未见过的世界


写给君默的信

最近,遗失同学从剑桥寄的片一张。
从外面搬回寝室,重庆只有冬夏。
厦门呢?只有夏吗?
浮躁 20140302 重庆永川

祝一切安好
于杭州西湖夏
浮躁 20140721

9月了,才清醒意识到这...



前言

秋日暖阳,靠窗而坐
持明信片,观看阅读

与浮躁交换明信片的平台是在LOFTER
登录账号打开私信
交换的最初时间为 20140506 08:20

2年过半,换片保持依旧
只不过她寄得多,我寄得少

足未出国的我,路过的城市不多
山水小镇,尚未长途,未有远涉

她的明信片
都在不同国家,不同地方寄出


精美的片子
别致的邮票
特色的邮戳
以及沿途思绪

而我
借着她的光
瞧见了从未见过的世界


写给君默的信

最近,遗失同学从剑桥寄的片一张。
从外面搬回寝室,重庆只有冬夏。
厦门呢?只有夏吗?
浮躁 20140302 重庆永川

祝一切安好
于杭州西湖夏
浮躁 20140721

9月了,才清醒意识到这点。
这个夏天仿佛冬眠一般,混沌地就这么过去了。
真的发生了几桩坏的事情。
如今的我,过几天又将回到大学。
怎么度过?以怎样的面貌度过接下来的日子,我仍在思考。
浮躁 20140904 上海

hf发音不分的男孩,福建男生大脑构造似乎都有些特殊。
这匆匆两天的行程让我觉得很舒服,
亲切。谢谢!
浮躁 20150320 厦门

无论我们曾爱过多少人,最后留下来的,一定是那个让你习以为常的人;
像空气,像大地,让你活得踏实。
——《像空气像大地》
请了一礼拜假,回上海与与阔别四年的发小相聚。
现在刚回到学校。发觉字变丑好多好多。
浮躁 20150617 重庆永川

来到伦敦第一天,这是英格兰第一次寄片。
用的同伴的钢笔,很好写。
有的时候脑海里实在是匮乏的,
不懂优美的词句,押韵的字脚;
可是心情在此刻却是绝对平静、沉淀。
让我感到活着的真实。
祝安好!
浮躁 20151217 伦敦

早上出发的时候天气特别好。
到了牛津之后,就开始气温骤降,小雨下个不停。
见识到了世界第一学府,感觉自己好渺小,但也满感动。
毕竟伟大。都有渺小筑就的吧。
厦门的天气想必一定很暖和。
阴晴有时聚散有时,人世即是如此。
浮躁 20160309 牛津剑桥

bonjour! merci!
在巴黎最常说的两个单词。
法国人真的很浪漫,随处可见拥吻的情侣。
还有各个人种。让我嗅到在英国所没有的自由。
现在在卢浮宫旁的les vins 咖啡店 。
法兰西万岁!
浮躁 20160611 法国巴黎

去过的城市算多算少,新疆是最让我感动的。
白日的山水、荒漠、树林;
夜晚的歌舞、灯火、星空。
第一次被自然感动得些许说不出话来。
有生之年会再来。
浮躁 20160902 晚于新疆喀纳斯

寄信人 | FUZAO(浮躁)

收信人 | 君默(Jerry)


>> 原文<<



君 默

有些情感 

不是随口发表的说说 


它可能 

是在特定的地方 

产生某种情绪


触景生情 

会是一个人 

或者 

也是一件事


——君默


weibo:君默Jerry

微 信:junmo928


久违的LOFTER


有些情感 

不是随口发表的说说 


它可能 

是在特定的地方 

产生某种情绪


触景生情 

会是一个人 

或者 

也是一件事


——君默


weibo:君默Jerry

微 信:junmo928


久违的LOFTER


君 默


放弃一个人,从来就不是一瞬间的事情。

当你把我全部的爱慕和关心,一点点消磨干净,我也渐渐地,攒够了对你的失望。

当初那么喜欢,现在这么释然。

对不起,这段路我只能陪你走到这了。...



放弃一个人,从来就不是一瞬间的事情。

当你把我全部的爱慕和关心,一点点消磨干净,我也渐渐地,攒够了对你的失望。

当初那么喜欢,现在这么释然。

对不起,这段路我只能陪你走到这了。

                                                        ——文摘 / 2016.05.06 君默


君 默

艳阳 浓雾 阵雨

一天时间不停交换

尚未睁开的双眼

听着窗外的雨声

起来以后已是晴天


步行海边

零散的鹅卵石

随着海浪拍打

发出声响

弥漫的水雾

勾勒出远方的岛屿

若隐若现


这里的四月天

海边的空气中

有着大海的味道

我闻着它

想起了你


听说这里是太平洋的海岸

海水蔚蓝

蓝的深邃

深邃的有些伤感


沙滩覆盖的沙砾

随着层叠的海浪 

渐渐地心如流沙

裸露出

圆滑的黑色石块


我在四月的海边

看不见你的岛屿

收不到你的来信


我在四月的海边

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然后我们不再...

艳阳 浓雾 阵雨

一天时间不停交换

尚未睁开的双眼

听着窗外的雨声

起来以后已是晴天


步行海边

零散的鹅卵石

随着海浪拍打

发出声响

弥漫的水雾

勾勒出远方的岛屿

若隐若现


这里的四月天

海边的空气中

有着大海的味道

我闻着它

想起了你


听说这里是太平洋的海岸

海水蔚蓝

蓝的深邃

深邃的有些伤感


沙滩覆盖的沙砾

随着层叠的海浪 

渐渐地心如流沙

裸露出

圆滑的黑色石块


我在四月的海边

看不见你的岛屿

收不到你的来信


我在四月的海边

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然后我们不再联系






  • 图文  /  君默

  • 微信ID / senhai9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