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吞海

338.9万浏览    8075参与
思公子兮吾独忧

毛绒绒记录《1》

在我们不未知的某个空间里,某个保护所里。


“我说老张啊,你说这个黑狼怎么像二哈似的?你瞅瞅这熊样。”严峫和哈兄哆哆嗦嗦的躲在墙角,耷拉着耳朵夹着尾巴。而饲养员老徐手里拿着棍子,狠狠地敲在地上。


步重华表示他不认识这个丢脸的完蛋货,跟所里的哈士奇混熟了,一起拆家。这都是第几次伙同二哈拆家了,你瞅瞅这沙发,都开花了,老徐不抽你才怪。


“你瞅瞅你!山牙子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跟这个白痴一起学呢?你瞅瞅你弟!再瞅瞅你!好好的一匹狼活的像条狗……”


老吕拎着桶走进来说道:“好了好了,你也别骂他了。老张跟我去看看新来的那个摔断腿的狼。也不知道为啥,一天天就知道跑,这下好了腿摔断了。”...

在我们不未知的某个空间里,某个保护所里。


“我说老张啊,你说这个黑狼怎么像二哈似的?你瞅瞅这熊样。”严峫和哈兄哆哆嗦嗦的躲在墙角,耷拉着耳朵夹着尾巴。而饲养员老徐手里拿着棍子,狠狠地敲在地上。


步重华表示他不认识这个丢脸的完蛋货,跟所里的哈士奇混熟了,一起拆家。这都是第几次伙同二哈拆家了,你瞅瞅这沙发,都开花了,老徐不抽你才怪。


“你瞅瞅你!山牙子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跟这个白痴一起学呢?你瞅瞅你弟!再瞅瞅你!好好的一匹狼活的像条狗……”


老吕拎着桶走进来说道:“好了好了,你也别骂他了。老张跟我去看看新来的那个摔断腿的狼。也不知道为啥,一天天就知道跑,这下好了腿摔断了。”


严峫一听不罚他了马上蹭着老吕的腿,意思带我去看看呗。


老徐:“去去去,哪都有你。老实呆着!”


严峫:“快点阿花,这可是嘲笑秦川的好时候,时不待人啊!”


步重华被秦川坑过这不马上去求老徐的闺女,小徐没挺住这不求她爸呢。老徐无奈开了门,严峫摇着尾巴跟哈兄一起撒手没。


“啊啊啊!严峫!二哈!”


“我觉得老徐应该去男高音。”老张笑道。


“哈哈哈,秦公子这是怎么了?”严峫看到秦川五花大绑的样子都快笑抽了。


“滚滚滚!你个没良心的。”


严峫不死心的拿脚踩了踩秦川,不一会儿就传来惨叫。严峫的推被秦川给要了。


老徐一巴掌拍过去,恨铁不成钢道:“要死啊!你踩人家干什么!挨咬活该!”


步重华:“呵,二傻。”


秦川:“这一点我跟你保持观点一致。”


步重华:“也祝你越狱时把另一条腿也摔断,争取当两脚兽。”


秦川:……


步重华溜达的逛着救助站,他们这些有一些是被走私过来的,有些是被救助暂住。他和严峫算是后者,跟狼群走失了没办法先到这寻求两脚兽帮个忙。


嗯?步重华闻了闻,有新邻居?等他靠近时,新邻居就给他来一个惊吓大礼包,毛都要炸了。


“卧槽,不好意思重华。这是新邻居,不过有点心里创伤,别打架!”小徐是吓坏。


步重华坐在地上看着笼子上盖着布被里面那位暴躁的小伙伴撞掉。


新邻居龇牙咧嘴的,一副攻击的样子。步重华表示:“朋友你难道不知道你是出不来的吗?”


里面的那位耳朵动了动应该是听进去了。


“这里还行,你身体达标他们就放你了。别没事咋咋呼呼的,小心出不去。”步重华甩了甩尾巴,大摇大摆的离开。


小徐追了上去:“啧啧,还是你厉害。今天给你加肉。”


吴雩看着四周又黑了下来,到没有之前那么暴躁不安。看了看面前的食物,开始小心地吃起来。毕竟,确实是饿了。


严峫嘲笑完秦川就趁着老徐训二哈的空子溜了。


“也不知道那三个小崽子怎么样了?那可是曾女士的外孙我得去看看。”严峫小心嗅着,钻进了那三个小崽子的地方。


“还没睁眼?也是还得等等。”严峫自言自语道。


“你是谁?”


“哎呦我去!有鬼!”严峫被吓的毛都起来了。等他一回头就看到一头漂亮的白狼躺在特制的床上。


严峫小心翼翼的问:“咳……你哪位啊?不过看你的伤还挺重,能起来不?”


江停自打严峫进来就围观了严峫自言自语的全过程,真的,一点也不像狼。


“你说呢?”


严峫见江停起不来就凑上前问道:“这位大美人,你是为什么被送到这里?”


江停十分后悔跟严峫撘话,现在严峫一个顶一百只鸭子。


“好了,老徐要来了。被他发现我非得跟哈兄一个下场。大美人明天见啊。”


“我期望你别来。”江停无奈。


严峫:“我伤心了。不过你好好养伤,这里跟你之前呆的地方不一样。”


严峫哼着小曲出去,结果就听见:“严峫!!!”


“卧槽,老徐放下你的拖鞋!”


江停听着外面兵荒马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

我的一个脑洞,文笔不大好。见笑(〜^㉨^)〜。


这是山牙子(阿拉斯加苔原狼黑化品种)

这是停停(纽芬兰白狼)
这是葱花(阿拉斯加苔原狼)



这是小吴雩(喜马拉雅狼又称微笑狼)
这是宝钏(墨西哥狼)

今天也是爱学习的汐呢

(再一次发小破字

(论秦川今天跑路了吗

破云和吞海都有~

(再一次发小破字

(论秦川今天跑路了吗

破云和吞海都有~

我想变熊猫

【吞海×葱花鱼】 赏罚分明

小吃醋的花,以及被cue的林炡,客串一下的停停

————————————————————

特殊时期,居家期间,小吴同志表示并不算无聊。眼前有爱人在侧时时陪伴朝夕相见,远方有微信好友江停三不五时视频陪聊,好不惬意。唯一的隐忧就是家中囤积的辣条被领导以库存不足不便补货为由严格限制了数量,并且距离弹尽粮绝已然指日可待。

特殊时期,居家期间,步支队表示生活十分得趣。有爱人在侧时时陪伴朝夕相见。家中囤积的辣条距离弹尽粮绝指日可待,吴雩已然自动自发进入省吃俭用模式,无需自己过多限制就减少了每日用量。唯一的不足就是远方的江教授每每与自家爱人视频聊天时间过长,让高岭之花步支队心中略有不满又不便直言。...

小吃醋的花,以及被cue的林炡,客串一下的停停

————————————————————

特殊时期,居家期间,小吴同志表示并不算无聊。眼前有爱人在侧时时陪伴朝夕相见,远方有微信好友江停三不五时视频陪聊,好不惬意。唯一的隐忧就是家中囤积的辣条被领导以库存不足不便补货为由严格限制了数量,并且距离弹尽粮绝已然指日可待。

特殊时期,居家期间,步支队表示生活十分得趣。有爱人在侧时时陪伴朝夕相见。家中囤积的辣条距离弹尽粮绝指日可待,吴雩已然自动自发进入省吃俭用模式,无需自己过多限制就减少了每日用量。唯一的不足就是远方的江教授每每与自家爱人视频聊天时间过长,让高岭之花步支队心中略有不满又不便直言。

比如此时此刻。吴雩窝在沙发上举着手机45度美颜和江停聊得投入,完全忽视了这期间自家领导摆在茶几上的一杯热牛奶、一盘洗好的草莓以及坐在他旁边的领导本身。

忽然视频画面弹出一则来电提醒:步重华。

“?”吴雩往旁边一看,只见自家领导正握着手机挑着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怎么了?”敏感善于观色如江教授,已然察觉有异。

画师一秒上线,吴雩端出一副谨慎且遗憾的表情对江停道别:“单位同事来电话,我先接一下。”还真是同事来电,不算说假话。

江停深深看了吴雩一眼,似有疑虑但又实在找不出破绽,遂与吴雩微笑道别。

视频挂断,小吴同志眼睛扫过桌上的“贡品”再到身边的领导,眨巴眨巴眼睛,递给领导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已经和江教授通话超过40分钟了。”步重华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吴雩,意思是你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吴雩想起这几天正在刷的电视剧,戏精附体道:“爱妃,朕要雨露均沾,你不能因为我40分钟没理你就心生怨怼。”

步重华扶额:“你这是跟谁学的……”

“林炡啊”吴雩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他推荐我看大宅门双面胶甄嬛传金枝欲孽,我已经利用这段时间看完两部宫斗剧了!”

步重华再次扶额:“所以你昨天说我做的葱花鱼真是极好的,是学了哪位娘娘?”

“甄嬛传。”吴雩看步重华状似面无表情,实则嘴角已经隐隐抽动,赶紧凑过去吧唧一口,“乖啊,奖励你一个亲亲。”

步重华力求不为所动,但没控制住上扬的嘴角,“敷衍。”

吴雩学着步重华的样子挑眉,“那你想要什么…”说到这他忽然停了停,一边靠近步重华,手一边顺着对方侧颈往下滑,然后就停在第二颗纽扣的位置不动,凑到步重华耳边小声吹气,把刚才的话接上:“……奖励?”

步重华:“!”这又是跟谁学的!步支队费了点力气凝聚自制力,才把吴雩从自己身上撕下来在沙发上摆好,心里不太满意自家爱人轻易接受别人的安利,还学以致用的用到自己身上。于是步支队勉强端正了神色,认真说教:“宫斗剧过多表现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互相利用,恶化当下的社交生态。甚至影响一个人的心态,在家庭、朋友、职场活动中运用宫斗剧的伎俩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所以说要热爱生活,珍惜眼前。”显然最后四个字才是重点。

吴雩:“……”。他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初中生了,难道会被宫斗剧影响人生观价值观么。尽管吴雩已经领会到了领导话里的中心思想主要内容是在求关注,仍忍不住为自己的下一部剧争取主动:“嗐,我这不也是一边看剧一边熟悉揣摩人心,也算今后业务需要么。”

步重华打断他的歪理邪说:“没有哪个罪犯要靠宫斗的伎俩去抓捕审讯的。再说你要真想揣摩人心,书房里有犯罪心理学相关的专业书可以看,实在不行你和江教授视频的时候也可以顺便请教他。”

吴雩:“……”辣条之外,他连看剧的自由也马上要被剥夺了吗!吴雩心灰意冷道:“算了吧,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还是问问林炡有什么专业书,毕竟他有国家心理咨询师三级证书……唔!”

步重华左手抚上吴雩后颈,右手捧住吴雩侧颊,先把人拉进怀里再整个身体借势一压,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瞬间把人按在沙发里吻得深重,直到身下爱人肺活量告罄,步重华才略微与他分开一点,一边摩挲着他的唇一边忍无可忍的威胁道:“罚你的,这是你今晚第二次提起林炡。”

吴雩痛心疾首的意识到:合着罚也是赏,赏也是罚,领导果然是领导!

玖岚银
我知道他看起来不像,但他就是鱼...

我知道他看起来不像,但他就是鱼鱼

我知道他看起来不像,但他就是鱼鱼

追光de汉子

疆川 秦川X应疆理(原创受)

 故事发生在时间线2019年,吞海时间线结束的几年后,秦川成为了一个38岁的魅力大叔(啊哈哈哈)

一个为了哥哥毅然决然卧底八年的两幅面孔的小孩儿

   当一心只想守着小铺子过日子的秦大叔遇上小九岁的还有两幅面孔的小孩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搞事情!)

    反水小王子秦川儿and 卧底超惨小警察应疆理(反正没有吴雩惨,心疼吴雩 )

   后期山牙子 江停会有客串 毕竟山牙子那么骚~

    先...

 故事发生在时间线2019年,吞海时间线结束的几年后,秦川成为了一个38岁的魅力大叔(啊哈哈哈)

一个为了哥哥毅然决然卧底八年的两幅面孔的小孩儿

   当一心只想守着小铺子过日子的秦大叔遇上小九岁的还有两幅面孔的小孩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搞事情!)

    反水小王子秦川儿and 卧底超惨小警察应疆理(反正没有吴雩惨,心疼吴雩 )

   后期山牙子 江停会有客串 毕竟山牙子那么骚~

    先行试个水~一波预告
    ooc算我的,经常犯毛病写着写着可能就有点跑偏(害)

    

    “小孩儿,几岁了?”

    “嗝…二十九…嗝”


    “你吃我的 喝我的 穿我的 睡我的 打算怎么还?嗯?”活脱脱一个衣冠禽兽 斯文败类!

    应疆理一屁股坐在地上,嗝也不打了。

  

    秦川落寞的摇头又一次展示了寒窑宝钏儿的影帝级演技“啧,看来以后我也不用给你带饭了,这还有上赶着喂你的 粗茶淡饭比不上……”

     “不不不,秦老板 我喜欢 我特别喜欢!”


    “见笑了,小孩儿脸皮薄”

 

    “没钱?拿你的烟换”

 

    “应疆理!你在在外面打架我就把你腿打断!”

    

    “帕克当初馋你可是馋的牙都要掉了?”

    “那秦老板有想法吗?我倒是很馋秦老板的身子”

  


Sternenmeer

To 解行


Why’d you have to leave so soon?

Why’d you have to go?

Why’d you have to leave me when I needed you the most?


I know you’re in a better place

But it’s always gonna hurt

Carry on

Give me all the strength that I needed to carry on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ll...

To 解行


Why’d you have to leave so soon?

Why’d you have to go?

Why’d you have to leave me when I needed you the most?


I know you’re in a better place

But it’s always gonna hurt

Carry on

Give me all the strength that I needed to carry on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e’ve come a long way from where we began

Oh,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How do I breathe without you

I’m feeling so cold

I’ll be waiting right here for you

Till the day you’re home


So let the light guide your way

Hold every memory as you go

And every road you take will always lead you home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e’ve come a long way from where we began

Oh,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hen I see you again


愿漫天星光引导你的去处

愿你永生莫忘相伴彼此的道路

愿你脚下征途带你去每个故乡



我的朋友 我们许久未见

若还能相逢 我将诉以衷肠

不知不觉 已出发甚远

若相离不言弃

若你我再相逢


—————————————————————

我看完吞海了哭死我了😭😭😭😭

今天又听到这首歌看到这个歌词我又哭了,很适合给解行的一首歌

滝丌
F4③ 没想到还会有3 左➡右...

F4③ 没想到还会有3

左➡右 花 鱼 牙 停

皮衣好难画

F4③ 没想到还会有3

左➡右 花 鱼 牙 停

皮衣好难画

陆忱

【葱花鱼&严江】天黑请闭眼

#盐姜葱花鱼,ooc预警,结尾车尾气

来源脑洞

  蔡麟玩狼人杀总是凑不齐人,朋友要么去出警要么写报告,谁也不敢当着步支队的面玩游戏,于是蔡麟想了个好办法,拉着吴雩一起步支队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吴雩没玩过,跟着蔡麟耍了两把渐渐摸到技巧,连带着蔡麟走了两把高端局。

  蔡麟鼓掌:我小吴哥还是我小吴哥。

  吴雩谦虚表示:你可以把“小”去掉。

*  

  夜里回家,吴雩刚联上网又自己开了一局,有人装作预言家指认身份,结果他是个狼人,预言家开局被砍,他就顶着这个身份带着众人杀光了好人牌。

  同为狼人的吴雩叹为观止。

  “手机放下,过来吃饭了!”步重华把菜端上餐桌,见吴雩还待...

#盐姜葱花鱼,ooc预警,结尾车尾气

来源脑洞

  蔡麟玩狼人杀总是凑不齐人,朋友要么去出警要么写报告,谁也不敢当着步支队的面玩游戏,于是蔡麟想了个好办法,拉着吴雩一起步支队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吴雩没玩过,跟着蔡麟耍了两把渐渐摸到技巧,连带着蔡麟走了两把高端局。

  蔡麟鼓掌:我小吴哥还是我小吴哥。

  吴雩谦虚表示:你可以把“小”去掉。

*  

  夜里回家,吴雩刚联上网又自己开了一局,有人装作预言家指认身份,结果他是个狼人,预言家开局被砍,他就顶着这个身份带着众人杀光了好人牌。

  同为狼人的吴雩叹为观止。

  “手机放下,过来吃饭了!”步重华把菜端上餐桌,见吴雩还待在客厅里面玩手机不为所动,只好解下围裙亲自过去拎人。

  步重华拿走吴雩手机:“吃完饭再玩。”

  吴雩有些兴奋,自己学到了新技能打算实践一下,亮晶晶的眼睛冲着步重华使劲眨巴:“陪我玩。”

  步重华被他逗笑,把他抱到餐厅:“行,只要你乖乖吃饭,我还能把严峫江停他们叫过来陪你一起玩。”

*

  吴雩主动邀请,江停正在假期,表示自己十分有时间,在吴雩为凑不齐人数而为难的时候,江停表示还可以把严峫揪过来一起玩。

  最少也要六人,严江步吴四人还缺两人,吴雩把组队邀请抛到了朋友圈里,林炡申请,吴雩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可还少一个人,他们也只好随机组了一个路人。

  “狼人到晚上可以杀人,女巫有毒水和解药用来杀人和救人,但只有一瓶且一晚上只能用一个,村民就是普通人……”吴雩游戏频道语音给江停解释游戏规则和身份牌,严峫在旁边疯狂做功课,然后自信地一甩头,提议:“三局两胜,输了一方今天受惩罚怎么样?”

  步重华眼睛一眯,当即知道自己表哥脑子里又在倒腾隔壁网警的涉黄限制级片子,开了麦同意:“可以。”

  剩下吴雩和江停身形一僵。

  林炡表示自己肯定一定必定听不懂,路人表示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两局过去,他们反倒打成了平手。

  严峫想入翩翩,说话已经完全不过脑子了:“弟妹你们就认输吧,哥的技术可不是你们能比得上的。”

  吴雩想了想上一局开局就暴露自己是狼人的严峫,选择沉默。

  江停大概觉得是太丢人了,严峫走了仅剩一个狼人,作为预言家的自己先翻了步重华的牌却被顶替身份,林炡作为第二个狼人逆风翻盘。

  最后一局决定着自己今晚能不能睡个好觉。江停咬了咬牙,抽了个狼人牌。

  严峫抽的是女巫,他没玩过,吴雩过于简练的解释也没帮到他,他忍不住挠头犯嘀咕:“女巫牌怎么玩啊……”

  坐在一边的狼人停不动声色给狼人雩递了消息:“先杀步重华。”

  吴雩不同意,江停沉思一下:“那,林炡?”

  “为什么不砍严峫?”吴雩对于严峫的提议敢怒不敢言,打算借着游戏公报私仇,江停却否定,“留着,女巫可以救人。”

  于是林炡就这样无辜退场了。

  【现在您有10秒时间发表遗言】

  林炡那边的网有点卡:“我是预言家,昨天晚上我验得步重华,是狼人。”

  【下面请玩家发言,先从三号开始】

  三号位置是吴雩,他清了清嗓子,认真地把他学到的套路用上:“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昨天我验的江停,好人。”

  四号是江停,他接话:“村民牌。”

  被两个人莫名顶了身份的步重华哭笑不得,他昨天首选验的是江停,现在吴雩包庇江停,步重华今晚打算查吴雩。他问了一句:“女巫呢?女巫没有杀人吗?”

  严峫傻傻开麦:“我我我!没杀,啥都没干。”

  步重华故作沉思:“那现在已知两个预言家一个女巫,你们自己证明一下?”

  吴雩安静了,他学到新东西太兴奋了,忘了林炡已经说自己是预言家了。

  林炡已经阵亡不能发话。

  吴雩故作镇定:“江停好人牌不能证明我吗?我今天晚上打算验严峫,明天说结果。”

  严峫坐在江停旁边忍不住:“你看看!你好人身份暴露狼人肯定杀你!吴雩这是干什么呢?!”

  一轮投票,五个人全弃票,谁都没有被淘汰。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吴雩和江停打着商量。

  江停:林炡不一定是预言家,步重华今天反问你,你有点危险,直接杀他吧。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今天你选择——】

  严峫点了江停的ID,戳了解药。

  【女巫请闭眼】

  【天亮请睁眼,昨天晚上是平安夜】

  江停有些震惊,吴雩这是临时反水了?

  他的微信叫了两声,吴雩发过来消息:“步重华第一天怀疑我,我第二天就杀他,这就坐实了我是假扮预言家。”

  【下面先从五号发言】

  严峫跳过不发言。

  步重华:我投江停。

  路人:那也就是说昨天狼人没杀人,或者那个人被女巫救了?女巫?

  严峫打字:救人了

  路人说了“好”:那预言家?三号?你昨天验六号什么结果?

  吴雩:狼人,我投

  江停略过发言,抬头一看,严峫正眯眼打量着自己。

  严峫能三十多岁当上刑侦队长也不是平白无故捡来的,见江停总是附和吴雩就起了疑心,再加上昨夜无人死亡,要么狼人没杀人,要么江停被救了,要么就是——江停是狼人。

  严峫露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和路人狠心把吴雩投了出去——自己老婆不舍的,投了说不定会引起家庭不和谐。

  严峫满意地点头,当天夜里给江停投了毒。

  江停看着屏幕上“好人阵营获胜”的字,内心十分复杂。

  严峫公主抱着江停往卧室走去:“江教授,愿赌服输。”

  步重华早早一口亲上吴雩,准备共度良宵。

*车尾气

  建宁一处别墅二楼卧室灯亮到了凌晨三点。

  “宝贝儿,我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啊?”严峫说着,把着江停的腰又深深顶了两下,跪趴的姿势本就进得深,江停有些体力不支,人向chuang面瘫着,突然刺激弓起腰来,被严峫顺势紧紧抱住:“嗯?来点表示?”

  江停受不住折腾,只好回身亲亲严峫,严峫这才满意,又耕耘一番,带着昏睡过去的江停进了浴室清洗。

  津海

  “敢冒充我?”步重华咬了咬吴雩的耳垂,坐在沙发上看着怀里的吴雩像海上的小船一样颠簸摇晃着,时不时露出一声气息,“以后还敢不敢?”

  吴雩被掐着腰,脆弱部位被人把玩着,浑身上下的弱点全都暴露出去,他意乱qing迷,下意识摇了摇头:“不……不敢了……”

  步重华猛一挺腰,引得吴雩惊呼。

  “这才乖。”


(我感觉脑洞还不错但是现在看来写坏了=_=)

  

RONG°

然后我的脑子里:


……我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操操操!!!!!

然后我的脑子里:


……我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操操操!!!!!

水弱弱水

今日🐟


 p2是朋友精准发言哈哈哈

今日🐟


 p2是朋友精准发言哈哈哈

RONG°

…我又重头看了一遍。


内心:艹。我没了。我可以了。

…我又重头看了一遍。


内心:艹。我没了。我可以了。

银回

上条

配角远程三人组

看不清就走微博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lof上有时候图会糊


上条

配角远程三人组

看不清就走微博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lof上有时候图会糊


殷灵欣

【阅读体联动|破云/吞海】那些年我们明里暗里作过的死(破云/ 65、66)

……
------------------


 “不用了,认识你以来第一次能好好吃完俩包子,挺难得的。”说完浑然无事地下了车。

建宁前·首富继承人五雷轰顶,僵坐原地,脆弱的男性自尊心哗啦一声碎成了无数片。


 “唉……堂堂(前)首富连爱人都喂不饱,嫂子真可怜。”

“呵,怎么喂不饱了?我媳妇,怎么喂都饱!”

 江停:……

步重华:……

众人:……

有点……怪?


“这姑娘长得……整过容吧?”

严峫,没有直男的命却得了直男的病。

当他发出如此疑问的瞬间,高盼青的心被深深震撼了。...


……
------------------


 “不用了,认识你以来第一次能好好吃完俩包子,挺难得的。”说完浑然无事地下了车。

建宁前·首富继承人五雷轰顶,僵坐原地,脆弱的男性自尊心哗啦一声碎成了无数片。

 

 “唉……堂堂(前)首富连爱人都喂不饱,嫂子真可怜。”

“呵,怎么喂不饱了?我媳妇,怎么喂都饱!”

 江停:……

步重华:……

众人:……

有点……怪?

  




“这姑娘长得……整过容吧?”

严峫,没有直男的命却得了直男的病。

当他发出如此疑问的瞬间,高盼青的心被深深震撼了。


 苟利马翔满脸诧异,马翔甚至把手里的咖啡打翻了:“我去!!!你竟然认为有人是整容脸???老实说你知道整容这个词已经让我很惊讶了。”

“……请不要说的我好像没文化似的。”

江停回忆了一下他看过的满篇红叉,不想参与这个话题。


029好奇地问:“所以你当初为什么会认为她整容啊?”

严峫耸耸肩“可能因为她有点像我媳妇?”






江停委婉地道,“像你刚才那样死盯着一张脸看上五分钟,感觉怪异是很正常的。”

话音未落严峫突然拔脚走来,一把抓住江停的肩迫使他抬起头,然后定定地盯着他看了足有好半天。

 “不觉得怪嘛。还挺好看的。”

  

“照你们俩当时的发展情况,嫂子没一拳呼过去是在是太有礼貌了!”

“你对我的脸就这么看不上吗?老想一拳头上去。啊,也对,毕竟我的帅气大家有目共睹……等等,你别看上我了?我可不骨科!而且我有媳妇了!”严峫一脸凝重。

“滚吧!”步重华有气无力。

曾翠翠:我儿子就当我不存在怎么办?






江停喃喃道:“所以你真是凭实力单身到现在的。”

 “不是。是因为没遇到真正喜欢的人。”


“啊,这猝不及防的表白,真是一惊一乍的……”

“……你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高盼青看着他俩的背影,总觉得严峫搂人的姿势不太寻常。

从背后望去,严峫不像是搂着一个好朋友好哥们,倒有点掩饰不住保护欲和占有欲的意思。

“……我一定是被韩小梅影响了,”


“……不你真相了……”

“所以第一个发现他俩的是老高?”

“这个第一有什么意义,反正以后的日子我们只能天天吃狗粮还要假装很开心了……”

“为了我的工资我真是付出太多了啊!”






“水烧开后先加了点盐。”

 “……我以为你从不进厨房。”

 “但我会百度啊。我是学院派啊。”


“也不知道谁之前振振有词真男人从不进厨房?”

“呵,我是给我媳妇做饭,哪像你啊,我亲爱的表弟,你是不是就会泡面啊?”

“……好歹碗是我洗的!”

“停停给我洗碗反而表明了他对我深深的爱啊!啊呀,我都不好意思了……”

几乎从来没有让媳妇洗过碗的韩越:……

029看着韩越,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翻出来了一句韩越内心独白,玄鳞你看看。”


如果哪天龙纪威真的光着两条腿穿草裙来上班了,那天晚上楚慈一定会洗碗的。


玄鳞面无表情:“你挺想看我老婆光腿穿草裙是吧?c!我都没看过!”

韩越:……误会、误会!我只是一时脑残而已!

楚慈:嗯哼?

步重华满脸复杂:“你们,关系还挺复杂的哈?”

“不是!!!”






保温杯这个话题实在太危险了,稍不注意就要联想到严峫柜子里那个莫名其妙就越来越小的茶饼上 。


029爱心泛滥:“停停太可爱了啊!什么偷偷摸摸撬饼子,小仓鼠屯粮啊!”

仓鼠雩鼓着腮帮子:“你好同类?”

仓鼠停心情复杂。






“保持那玩意儿干嘛,放飞自我吧,你单不单身都跟腹肌没关系。”

结果严峫一听这话,极其自然又理所当然地接了句:“我单不单身难道不是看你吗?”


韩小梅终于不堪重负,被糖砸晕了过去,然而她下一秒就满血复活,疯狂的记笔记。







“自然界动物择偶的规律:只有强大的雄性才能在这个残酷的社会竞争中脱颖而出,占有最多的生存资源,为照顾家庭和后代提供最好的生活条件……”

“达尔文这条理论只针对自然繁衍,不包括同性搞基。”

 

“达尔文知道了估计得被气活。”

“为他点蜡hhh”

“至少比牛顿好点,牛顿才是动不动就要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啊!”








“那这你也能接受?”江停冷冷道。

——那竟是个相当露骨的m片儿。


“哟,看不出来啊江队?”

“靠靠靠,打什么马赛克,禁什么音!放出来放出来!大家一起看啊!”

029:“……伯父伯母还在,这里还有小孩子……麻烦你们控制一下自己……”

曾翠翠笑的有点僵:“没事、没事。小年轻的,理解、理解。”

江停:……面如死灰.jpg(我当时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

……

SEEGOD
摸了个🐠 我爱吴雩❤️

摸了个🐠

我爱吴雩❤️

摸了个🐠

我爱吴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