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含有大量ooc

4浏览    2参与
仓鼠团子

蔷薇革命.(3)

—前排提示,是合作不是投敌!!!

—内含大把大把的私设。

—鸽王我回来了。

喧嚣不止,霓虹闪烁,彻夜的狂欢掩盖了内里的黑暗与鲜血,身在其中,走错一步都有踏入深渊的可能。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罪恶之城伊沃。

“伊沃就像一杯掺了源石粉末的蜜酒。你知道其中暗藏杀机,却无法抗拒它的诱惑。”父亲曾经这么评价过伊沃,“但是它也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满地狼藉。”

我抵达伊沃时正好是夜晚,绚丽多姿的霓虹灯让一栋栋冰冷的金属高楼染上了暧昧的色泽——这是伊沃的著名景观之一。

说来有些好笑,明明统治阶层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人,却非要像乌萨斯贵族那样在盛会前设置过场,还让人只能耐着性子走完。不过这帮家伙应该也摸清...

—前排提示,是合作不是投敌!!!

—内含大把大把的私设。

—鸽王我回来了。

喧嚣不止,霓虹闪烁,彻夜的狂欢掩盖了内里的黑暗与鲜血,身在其中,走错一步都有踏入深渊的可能。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罪恶之城伊沃。

“伊沃就像一杯掺了源石粉末的蜜酒。你知道其中暗藏杀机,却无法抗拒它的诱惑。”父亲曾经这么评价过伊沃,“但是它也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满地狼藉。”

我抵达伊沃时正好是夜晚,绚丽多姿的霓虹灯让一栋栋冰冷的金属高楼染上了暧昧的色泽——这是伊沃的著名景观之一。

说来有些好笑,明明统治阶层都是一群穷凶极恶之人,却非要像乌萨斯贵族那样在盛会前设置过场,还让人只能耐着性子走完。不过这帮家伙应该也摸清了宾客们的忍耐限度,在他们提出异议前真正拉开了“地狱曙光”的第一幕——假面舞会。

随着宾客的陆续入场,伊沃最负盛名的维加斯大厅也变得喧闹,这种喧闹在银灰现身时达到了顶峰。虽然参加舞会的宾客们都戴着各色面具,但是某些外貌特征仍然无法掩盖,再加上银灰入场时正好有一束光刻意倾泻在他的黑色大氅上,将他衬托得愈发高贵,女宾们此起彼伏的惊叹便瞬间传遍了整个大厅。

啧啧啧,银灰大人的魅力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我坐在远离中央舞池的角落,遥望着那端高调入场的银灰,心中如此感慨着。此时已经有一些大胆的女宾端着香槟上前,想要搭讪银灰。不过......似乎都被他身侧之人吓退了——那人顶着一头显眼的金色大波浪,嗯,果然是诗怀雅。估计这下不少人都会认为这位大小姐是在宣誓主权吧.......将高脚杯中的红酒饮尽,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哪是在宣誓主权啊,八成是不满意银灰抢了她的风头又没地出气,最后就只能靠瞪人解决。

好在这略显尴尬的一幕并没有持续太久。悠扬的小提琴声将众人的视线拉回大厅正中的舞池,男士们纷纷用自认为最绅士的姿态带着自己的舞伴滑入舞池,共舞这第一曲,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还是银灰和诗怀雅这对一银一金的组合。

“舞会开始了?”左耳佩戴的耳坠中传出了塔露拉的声音,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听着,你可能需要调整一下你的计划。”塔露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严肃,“有渠道不明的消息传出,这次‘地狱曙光’的大轴拍品是托斯卡纳家族唯一一份留存于世的、与矿石病有关的手稿,据说记载了一种能够有效抑制矿石病在体内扩散的方法。如果消息属实,我希望你能尽力拿下这份手稿。”她又额外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挂断了通讯,然而我没有听清她后来还说了什么。

托斯卡纳家族遗留的......手稿?是丢失的那一份?

我曾经在家族驻地的废墟中搜集到了少部分未被焚毁的研究手稿,其余的基本都化为了灰烬。塔露拉提到的那份手稿被单独放在了一个特制的箱子中,即使是由天灾或源石技艺引发的火焰都无法烧毁箱子,它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个消息没错,手稿里确实是记载了一个抑制矿石病的方法,只不过它需要承受者付出极大的代价。早在托斯卡纳家族被覆灭之前,我就因为这个方法陷入了沉睡。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奥希娅一直试图寻找这个箱子,却没有任何进展。想不到它居然在伊沃现身了......

不知不觉间,杯中的红酒再次被我饮尽。我从回忆中抽离,想站起身给自己倒酒时,忽然发觉周围安静得有些可怕,而我正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他俯视着我,灰色的眸中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见我回过神,银灰向后退了一步,微微躬身做出邀请的姿势:“这位小姐,请问我是否有幸能邀请你共舞一曲。”

刹那间,几乎所有女宾的目光都对准了我,大有一刀将我扎个透心凉的架势。虽然还在疑惑银大魔王是如何越过重重人海注意到我的,我还是点了点头,并扬起了一个略显僵硬的微笑:“荣幸之至。”

银灰自然地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入舞池中。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头的波动,嘴角保持着公式化的弧度。看样子银灰应该还没察觉出有什么异常,他可能只是单纯的心血来潮而已。原本舒缓的音乐变得热情活泼,我的心思却不在跳舞上,跳到第三小节时还不小心踩了银灰一脚。

“跳舞时走神是很不尊重舞伴的行为,可爱的小姐。”银灰忽然凑近,在我耳畔低声提醒。这亲密的动作自然又引发了女宾们的尖叫。

“抱歉,银灰阁下。我刚刚只是在思考这一曲结束后要怎么应付女宾们。”我皮笑肉不笑地回复道。

银灰的嘴角浮现出几丝玩味的笑意:“呵,就算给她们一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动你——卡申夫家族的族长大人。”

仓鼠团子

蔷薇革命.序章

—银博♀向,不喜请注意避雷噢。

—含有大量私设。

—会有一些魔幻的元素。

—画重点,女主是因为某些原因诈死,然后和整合运动合作了,不是投敌,不是投敌,不是投敌!!!

在罗德岛的干员们看来,我已经“死”了。在一场由整合运动发起的“袭击”中,我为了掩护更多的平民撤离,靠着贴身的软甲挡下了袭来的炮火。因着软甲,我的“尸体”并未被炸得四分五裂,只是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血肉模糊。将消息传回罗德岛的一定是讯使,而他,恩希欧迪斯•希瓦艾什,则会亲自将我的“尸体”带回罗德岛。

我策划了这一切。除了整合运动的突袭、意料外的死伤以及我的“死相”之外,每一步都被我算计好了。不过这一次,整合运动倒算是在无形中...

—银博♀向,不喜请注意避雷噢。

—含有大量私设。

—会有一些魔幻的元素。

—画重点,女主是因为某些原因诈死,然后和整合运动合作了,不是投敌,不是投敌,不是投敌!!!

在罗德岛的干员们看来,我已经“死”了。在一场由整合运动发起的“袭击”中,我为了掩护更多的平民撤离,靠着贴身的软甲挡下了袭来的炮火。因着软甲,我的“尸体”并未被炸得四分五裂,只是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血肉模糊。将消息传回罗德岛的一定是讯使,而他,恩希欧迪斯•希瓦艾什,则会亲自将我的“尸体”带回罗德岛。

我策划了这一切。除了整合运动的突袭、意料外的死伤以及我的“死相”之外,每一步都被我算计好了。不过这一次,整合运动倒算是在无形中帮了我一把。

叹了一口气后,我透过小旅馆的窗户看向外面的层层雨幕。在心中盘算几番后,我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迷你音响,按下上面的一个红色按钮后,我听到了许许多多往日里无比熟悉的声音,都带着明显的哭腔,只有两个声音例外——

“银灰阁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我同意你带奥希娅去度假之前,你曾向我保证过,一定会保护好她。”即使经过一定的机械处理,凯尔希的声音依旧冰冷。

“是,我的确这么说过。但是谁知道这个傻瓜真的会飞身去挡炮弹。哪怕她有特制的软甲护身,最多也只能保护她的遗体不会被炸得粉碎。”银灰的声音听起来比其他人的要清晰很多,所以他此时一定坐在病床边。我听出了他竭力想要隐藏的另一种情绪。

“她右手手腕上的手环还完好无损,说明整合运动也没能从她手上拿到什么。不过现在,这个手环也只能当作她的遗物来处理了。毕竟只有她本人可以打开手环。”凯尔希的声音也清晰了很多,她应该在是蹲下身凑近观察那个手环。收音装置正是隐藏在那个手环中。

沉默了片刻后,凯尔希说道:“她曾经和我谈起过谢拉格......就当这次是满足她最后一个愿望吧。”

银灰的声音在好一会后才响起,想来也是对凯尔希的这番话感到诧异:“我知道了......明日.......不,现在,就现在,我带她......回家。”接着便是一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他熟练地抱起“我”,应该是朝着罗德岛甲板上的停机坪走去,随后便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片刻后,发动机的轰鸣声通过我手中的音响传出,银灰的话语也随之一同落入我的耳中,狠狠地敲打着我的心脏:“请放心,凯尔希博士,罗德岛和喀兰贸易的合作协议不会就此终止。”

罗德岛,喀兰贸易。

我用力掐了自己一把,迫使还沉浸在过去的意识苏醒。随后我按下了迷你音响的自毁键,将它放到地上,看着它化为一摊金属液体。

该说再见了。

我将那摊液体清理干净,又把我本来就不多的行李一一收拾好,随后就拎着行李箱,戴上一顶有面纱的白色淑女帽,下到一楼去前台退房。负责收银的少女抬头看了我一眼后,很利索地办理好了手续。我拎着行李箱,穿过重重雨幕后看到了负责给我带路的瓦伊凡女人。

“说实话,我很好奇你的目的。”在我和她并行时,她侧过头与我对视了一会儿。

“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是想给一顶王冠除锈而已。”我平静地回答。

她冰冷的眸中流露出几分惊讶后便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转过头看向仍旧阴沉的天际,喃喃道:“你说的没错,确实是......该除锈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