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362浏览    63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7 08:02
农夫三泉
我想画画 但我不想画画 画的很...

我想画画

但我不想画画


画的很纠结的一张,其实不怎么满意😥

看到的人夸夸我吧(ntm


但是jealous真的好好听mv好帅啊!!!!!!!

我想画画

但我不想画画


画的很纠结的一张,其实不怎么满意😥

看到的人夸夸我吧(ntm


但是jealous真的好好听mv好帅啊!!!!!!!

零雨其濛

【中秋故事会——巍澜】风声


这个题目其实特别适合写文,然鹅我不会……(摔桌)

不知道该找什么文案于是开始瞎瘠薄乱写,

感谢大家来看本次活动最最离题的作业。


“他说着,突然屈指做了一系列极为复杂的手印,而后神筋化成一缕金色的光,顺着他的手指,直直地没入了鬼王的额头里,那一瞬间,少年觉得自己听见了沧海桑田、十万大山隆隆而起的声音。”

“他每一步踏在地上,众人都不禁屏息,风在他走到正中间的一瞬间停了下来,赵云澜身后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脚印,显得孤绝而宁静。    

他站定在其中,忽然闭上眼睛,露出一张静如澜渊般的侧脸,侧耳就听到了来自十万大山的...

【中秋故事会——巍澜】风声


这个题目其实特别适合写文,然鹅我不会……(摔桌)

不知道该找什么文案于是开始瞎瘠薄乱写,

感谢大家来看本次活动最最离题的作业。


“他说着,突然屈指做了一系列极为复杂的手印,而后神筋化成一缕金色的光,顺着他的手指,直直地没入了鬼王的额头里,那一瞬间,少年觉得自己听见了沧海桑田、十万大山隆隆而起的声音。”

“他每一步踏在地上,众人都不禁屏息,风在他走到正中间的一瞬间停了下来,赵云澜身后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脚印,显得孤绝而宁静。    

他站定在其中,忽然闭上眼睛,露出一张静如澜渊般的侧脸,侧耳就听到了来自十万大山的回响。 ”


昆仑山的风兀自吹了五千年,风声里是否裹挟着谁的絮语?

从昆仑君将神筋给他的那一刻起,他就一肩担起了十万大山,此后便是五千年沧海桑田。昆仑君在红尘里来来去去,沈巍却只能一个人远远地看着,或许所有的想念只能说给山风听吧。

他在漫长的时光里如何剜心刻骨地把自己雕琢成君子端方的模样,大抵也只有亘古不变的昆仑山知晓。

好在五千年后昆仑山终于又等来了他的主人,于是风声止息,天道成圆。

轮回圆满,深情不负,终得比肩携手,静听风语。


——

很抱歉因为原梗风声是民国背景,所以我在民国分组里,但是却跟民国没有什么关系(给大家鞠躬)不过今天的其他老师都超级棒的,请大家欣赏各位神仙的精彩故事!!!


琅琊九尘

【今日假料】

在家闲的无聊,王博把椅子搬到阳台上,晒着太阳,弹吉他给赞赞听。赞赞一边点头和着拍子,一边跟着轻轻的哼唱。

时光就这么在指尖流转。

在家闲的无聊,王博把椅子搬到阳台上,晒着太阳,弹吉他给赞赞听。赞赞一边点头和着拍子,一边跟着轻轻的哼唱。

时光就这么在指尖流转。

水果子

【心沉】听完。

去年的梗。延续一个番外,听,之后的故事。

     倒流时间。

――

      “哗啦啦――”安静的卧室传来一些水声,一双白皙的手正握着毛巾在水里洗着,然后又把毛巾拧干,水珠顺着毛巾流下来。

      在温暖的阳光的照射下,一个黑色头发的男生正起身,走到一阳台旁边,擦着阳台边放着的一个相框。

        男生微微低下头,黑色柔软的...

去年的梗。延续一个番外,听,之后的故事。

     倒流时间。

――

      “哗啦啦――”安静的卧室传来一些水声,一双白皙的手正握着毛巾在水里洗着,然后又把毛巾拧干,水珠顺着毛巾流下来。

      在温暖的阳光的照射下,一个黑色头发的男生正起身,走到一阳台旁边,擦着阳台边放着的一个相框。

        男生微微低下头,黑色柔软的头发遮住他的眼睛,那个嘴微微抿着,但是下一秒却笑起来了,只是那个笑容出现的时候,男的只是笑了笑,不说话。

        摩挲着手上的相框,相框处正中间是两个微笑的男人,右边笑的特别开心,黑乎乎的眼睛有神的看着镜头,眼神带着温柔。

      那是他自己。何开心抬起眼睛,黑色的眼睛此时有些怀念,带着柔和的眼神看着手中的照片,眼睛盯着旁边那个人,被自己左手搂着的人。

      另一个人,被他搂着腰,额前的头发微微散着,白皙的皮肤,黑色的眼睛,高鼻梁,那个厚的嘴也笑出来一个很好看的弧度,他把手插进口袋里,任凭自己搂着。

       “……”何开心看着照片,一时愣神,擦着相框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就这么举着,然后何开心的眼角微微泛红,还是忍着笑了笑道:“你还是笑起来这么好看,沉沉。”

       只是那带着委屈忍耐的声音,在安静的卧室里,显得很凄凉。

      何开心还是继续生活着,还是回到他的心理部那里工作着,自己每天加班到很晚,有的时候忙完了,独自一个人开着车回去。

      生活还是简简单单的进行着。

      何开心趁着今天休息,平时在家看看电视,看看心理书籍,还会询问病人这几天对状况,然后才放下手机。

      看着中午洒入客厅的阳光,何开心有一些恍惚了,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然后他走到阳台,看着相册,相册上沾了一些灰尘,让他微微皱了皱眉,于是就拿毛巾洗涮着擦干净。

      没想到,擦着擦着,自己却愣了。

     自从上次和他道别之后,过了好久好久,直到何开心感受外面温暖的风不知何时变成冷风,吹着他才醒悟过来。

     “……”何开心看着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黑的夜晚,眨了眨眼睛,那一刻他才感觉到……

        韩沉已经跟他告别。

        『嗯,我听到了,我也爱你。』耳边回忆起,那个淡淡的声音带着眷恋,那个身影忽然消散在风中,在他眼前消散着。

        然后走了,欣喜夹杂着突然而来难以接受的悲伤,看着那么爱着的人,再也不回来,何开心一下子接受不住,崩溃的看着窗外。

       “韩沉……?”何开心回神,还是那样带着沙哑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喊道。视线站起来,冰凉的眼神正从窗外往另一个地方移动时,却发现,一张照片不知什么时候落在地上。

        何开心看见照片一瞬间怔住了,然后快步走近,蹲下去拿起来,看着照片里笑的很开心的两个人,终究还是控制不住的抖着手,心里的悲伤又扑面而来,何开心正想把照片抱在怀里,却发现背面,有些字。

      愣了一下,然后翻过来,看着背面白色的纸上,留下淡淡的笔迹:“别哭。开心。”然后何开心终于承受不住,看着自己的泪一下子滴在背面两个字迹上,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稳住自己带着哭腔的语气,点点头,然后咧开嘴道:“好。”

       听你的。

   之后何开心在屋子里呆了有足足一周,才出来,看着外面依旧绿叶的世界,何开心看着暖风吹着自己额前头发,然后掏出手机道:“喂?助理,噢,我没事,我一会要回去了,你给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病人的安排,不要让他们等我太久,好的,嗯挂了。”

      白皙的手指点着屏幕关闭的键,然后把手机装兜里,呼吸一口,然后笑了笑道:“沉沉 。我去上班了!”

       ――02.

        “何老师?”助力看着他,很淡定的在那翻着资料,像是什么都没经历过,但是助力在他旁边也有几年,心理这个职业,虽说她没有什么专业的经验,但总归这次看着何开心的眼睛,缺少了之前的活跃,变得很沉稳了。

          她也是知道,听说,何老师的爱人离开了……

      “怎么了?”何开心抬起头,眨了眨眼看向她,助力觉得,何老师也是不容易的,然后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一大袋子递给何开心笑了笑道:“何老师!我这几天发现这家店的水果很甜,买了很多,给你,很甜的!”

      看着何开心眼神微微愣了,随后开心的笑了笑,弯了弯好看的眼睛,接过袋子道:“谢谢,看起来挺不错的啊!”

        助力有一瞬间舒心了,看着很平稳的何开心,还是点点头道:“何老师,那我去忙了,加油”然后走出去了。

       何开心看着门关闭,再看着袋子里一堆大个的水果,挑出一个来看,水分特别充足,何开心无奈道:“唉……我一个人怎么吃的完啊……?”

      要不带给韩……,何开心想到这,突然不说话了,看了半天水果,直接伸手拿起,水果早已洗过,看起来很新鲜,何开心张着口咬了一口,然后吃着道:“好甜。”

        是真的很甜,真想让你也尝尝呢……

   ――03

      何开心回到家,已经十二点了,打开门,看着黑色的屋子,明明自己很困了,但还是习惯性的笑了笑道:“我回来啦,沉沉。”

     只是自己可能要去适应,适应着他不在的时候,但何开心还是觉得,韩沉肯定在,所以他一定要开开心心的。

        何开心躺在白色的床上,不知不觉的感觉眼睛有些困,然后闭上眼,慢慢睡着。

     何开心在意识被困意卷走那一刻,忽然想起,他和韩沉第一次的初见――

      何开心看着咨询室对大门突然被打开,里面慌慌张张的跑进一个人,那个人的额头受伤了,被包扎着,但是他看到何开心第一眼就紧张道:“何……何老师……”

        何开心看着突然冲进来的陌生人,叫了自己,微微一怔,刚想开口道:“你是谁?你冲进来要做……”

      “检查。”咨询师门口又走进一个人,声音带着冷冷的感觉,何开心抬头看着面前走进来的男人,不明所以的打量他。

       黑色头发,黑色的眼睛,高挺分鼻梁,厚的嘴唇,眼神看起来冷清的,穿着一身黑色衬衣,黑色裤子,走进来,但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看起来却很俊朗,何开心微微一怔,然后疑问道:“这是你的人吗?你们就这么冲进来要做什么?”

      然后他看到那个人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道:“何开心?心理医生吗?”然后看着何开心点点头,然后拿出牌道:“我是黑盾组的队长,韩沉,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意思是听着带着歉意,但是何开心看他的眼神,冷冷的,却一点歉意的感觉都没有。

    “韩警官?有什么事要来我一个心理咨询的地方啊?”何开心看着与咨询室格格不入的韩沉,有些无奈道:“我这里并不是审问室。”

       “有。是他。”韩沉看着旁边慌乱的人,然后看了何开心道:“他是这次事件的其中一员,经历一些危险,心理上有些不好的变化,所以审问不了他,听说你很有经验,所以就来找你。”

          “……我只是个心里咨询师,而不是医生,韩警官的这件事可能我帮不了……”何开心看着这么惊慌失措的人,平静道。

       这个人看着情况,都好像发生很大的经历,从刚刚进来一直抖着,看来被什么吓到了,留下一些遗症。

        “何老师做不到吗?”韩沉突然笑了笑的看着何开心,让何开心瞬间感觉到不快的心情,几乎是几年的心里信心让他不想被这个人看低,何开心不想接这个,因为觉得医院就可以了,但是被这么一问,还是觉得很气。

          韩沉看着何开心点点头,看了自己一眼,带着一丝不悦道:“那请韩警官把那个病人坐到座位上……”然后开始了一系列问题。

        韩沉从问题上才发现这个心理医生看起来很年轻,没想到说出话来,一句一句让那个人愣住,说到自己坎上,然后抱着自己的双臂又开始发抖着。

      “没事没事,不要想那么多,放松,听我的,放松……对”何开心看着面前的人留着汗,然后安抚着他。

       然后刷刷刷写了一大半报告递给韩沉道:“就是这些,剩下的,还是靠医生吧,我只能尽力到这里了,韩警官。”尾音带着韩沉察觉到的不满。

     韩沉抬头挑眉看着,眼下有些气鼓鼓但很平静的何开心,黑乎乎的眼神看着自己,那个眼神看起来特别有神,很好看,薄薄的嘴嘟着,然后催道:“拿着啊?”韩沉才接过去。

     这个心理咨询师真奇怪……韩沉这么想着,任凭何开心在后面气的看他走远,然后跺跺脚道:“什么啊,这么个态度,真令人不满。”

        本以为这个事解决完看过去了,结果第二次遇到他,是在一家水果店,何开心走出门口,看着外面某处,嘴里突然差点噎到,他稳了稳,看着韩沉支在车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他差点噎到,表情没什么变化。

       “何老师”还是淡淡的开口。何开心有些尴尬的走进去,镇定道:“韩警官,又见面了,有什么事吗?”插口袋,右手拿着水果袋子看着韩沉,语气带着淡定。

        “噗……”结果却听见韩沉突然忍不住一笑,何开心愣了,并不知道他怎么一瞬间笑出来了,但是何开心看着韩沉冷冷的一双眼忽然带着一些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自己,刚刚有些弧度的嘴又抿回去道: “我是来提醒老师的……”

     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在惋惜什么一样。

     何开心最看不惯这个眼神了,直接张口就道:“你什么意思?”然后看着韩沉突然走近,拿起一袋子钱给他道:“上次走了忘给你钱了,你忘了?”

       何开心一听。感觉脑袋都当机了,想想也是,当时只顾着生气,并没有往这里想,直到后来助力提醒他,他才气的败坏的挠挠头道:“这个韩!警!官!”

     然后何开心立马笑了笑道:“不用,韩警官,警察之事我帮不上什么大忙,直接帮你看病情,钱就不用了……”立马开始说的特别好听。

     但韩沉只是微微皱了皱眉道:“哦?我今天过去去咨询室找你,却听见你助理跟我这事,我才想起来”看着何开心一脸震惊的看着韩沉拆除自己,然后皱眉道: “ 谢谢韩警官,但是助力说的话,还是我先睡了为主,韩警官还是以后和我说吧,告辞。”就拿着水果袋有些气的走了。

    韩沉看着走远的何开心,然后有些无奈道:“这个咨询师啊……真奇特。”

     04

     何开心简直无奈,又被鄙视,又帮助他人,结果自己忘了要钱,想说一些好的推辞过去,结果助力好样的,把他揭的一干二净。

        何开心想着韩沉皱眉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天生看到这个人就感觉很气,在自己脑子里一直带着,消散不去。

         何开心打算吃着酸葡萄把脑海里气人的东西淹没,但是当吃到一口的时候,脑海里想起那个人的眼眸,冷冷的,但是笑起来却很柔和,就像融化的雪一样,被太阳照着。

       何开心的手顿了顿,不得不说这个人说真的很好看,就是看着有些气。但是何开心还是期待自己能与他再次见。

         没想到……再次见会在酒吧,何开心看着沙发上躺着的韩沉,平时严肃的穿着黑衬衣,这次却把梳垄起来对头发,散下来,散到额前,遮住闭着的眼睛,厚厚的嘴一动不动,看起来又乖又凶。

      但是他额前散开的刘海放下来,让他一时迷住了,何开心知道他看到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很俊朗,但没想到放下刘海却这么好看。

         何开心眼咽着口水,然后忽然想伸手摸着他的脸,小心翼翼的把手放上去,摸着光滑又扎的胡子那片,感觉心理额外的满足。

       然后等韩沉再次睁开眼,看见何开心笑着看着他,眼睛亮亮的,特别温柔道:“你醒啦?”韩沉不懂的看着何老师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他面前,一直在等着他醒吗?

        韩沉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何开心猜到这么一问立马笑嘻嘻道:“大家都是大人,都有想去的地方,怎么韩警官我就不能来吗?”

        “我一什么也没干,我二来这也不干那些不好的……”韩沉无奈的看着何开心,等他说完了,准备起身走啊。

        “哎 !韩警官等一下!”韩沉感觉一双手立马拉住自己胳膊,韩沉愣了愣,下意识想甩开,但是看着何开心带着委屈看着自己,韩沉无奈道:“所以何老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

        “说 。”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再见。”

  ――04

      何开心感觉自己梦到一个最幸福的地方,当时带着懵懂的心思,看着面前的男人立马拒绝走,自己在后面追。

      就这么追了好几次,面前的让就已经在他身边了。

      何开心知道自己在一片梦里,因为他知道,现实,已经没有韩沉了。他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韩沉,突然眼睛泛红,咬了咬嘴角,感受着承载在自己腿上温暖的身体。

           如此真实,如此怀念……

           我不想醒来了……

          “何开心,不要叫醒我啊,我先睡了……”韩沉正一如既往的说着,感觉到腿上突然抖了抖,睁开眼道:“怎么了?”

        眼前的人的眼睛一瞬间泛红,拼命忍着什么,然后把手盖在自己眼上道:“睡吧,没事。”声音带着近乎绝望的语气和一丝温柔。

           但韩沉还是感觉到不对……

         感觉到自己腿上的人的状况,还有自己越来越沉重的眼睛。终究是叹了叹气,然后盖上那双手,温柔的捏捏道:“嗯 。”

        韩沉感觉自己马上要在一片睡意中抽走,然后听见何开心的声音有些沙哑道:“沉沉,我还想听你叫我……”

        韩沉感觉那双手捏着自己很重,近乎不寻常的劲,然后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韩沉就索性开口道:“开心……”带着温和的语气。

       何开心感觉自己身上的体重越来越轻,而那熟悉的气息和温度正在立刻,何开心想拉住他,却听见韩沉突然来了一句话:――

          “我知道,何开心,这是一场梦,我只是你的一场梦,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快乐对走下去,就当是,为了我,一起幸福,好吗?”

           韩沉的声音慢慢变低,最后何开心在一片水汽中睁开眼,看着滚烫的泪水从眼角纹滑出来,愣神了半天。

          然后看着这个空荡的房子,何开心只知道眼前一片糊,都是自己的泪,何开看着外面的黑天,然后沉默了半天。

            想是回忆起什么道:“你又不打招呼,忽然进入我梦里,又不打招呼离开……”

         “但是……我很开心,我们又见面了……”

          ――番外完

司马像孺

『乾坤正道』听

🍔由张杰的《听》所产

🍔不那么民国的民国风

🍔算是先婚后爱

🍔文化不够,引用超多

🍔私设同性可结婚

🍔中途有任何不适请退出

〔有些东西都是瞎掰扯,别当真〕


————————————————


喜今日嘉礼初成,良缘遂缔。诗咏关雎,雅歌麟趾。瑞叶五世其昌,祥开二南之化。同心同德,宜室宜家。相敬如宾,永谐鱼水之欢。互助精诚,共盟鸳鸯之誓,此证!①


蔡、朱两家都是京城里的大户人家,年龄相仿,时机到了,便就自然而然的成亲了。


不过这朱正廷在嫁与蔡徐坤之前,常于梨园听戏,他总坐在看台一隅,最期待的便是那一曲《百花亭》,不知道的只当他如此雅兴,喜欢贵妃醉...

🍔由张杰的《听》所产

🍔不那么民国的民国风

🍔算是先婚后爱

🍔文化不够,引用超多

🍔私设同性可结婚

🍔中途有任何不适请退出

〔有些东西都是瞎掰扯,别当真〕




————————————————


喜今日嘉礼初成,良缘遂缔。诗咏关雎,雅歌麟趾。瑞叶五世其昌,祥开二南之化。同心同德,宜室宜家。相敬如宾,永谐鱼水之欢。互助精诚,共盟鸳鸯之誓,此证!①


蔡、朱两家都是京城里的大户人家,年龄相仿,时机到了,便就自然而然的成亲了。


不过这朱正廷在嫁与蔡徐坤之前,常于梨园听戏,他总坐在看台一隅,最期待的便是那一曲《百花亭》,不知道的只当他如此雅兴,喜欢贵妃醉酒这个故事而已,却仅有熟识他的那寥寥数人知道他所期待的是表演这个故事的人。


那是一名男旦,艺名苍宁,长相平凡,本为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奈何家道中落,苍宁便在梨园拜师学了艺。于志学②之年初次登台,他所演绎的杨贵妃当真我见犹怜。


朱正廷是个性情中人,自也免不了被他的表演所打动。长此以往,朱正廷迷恋上了《百花亭》,更迷恋上了苍宁。


家里人知晓后,面上无甚反应,但到底是一脉单传,怎么可能让他娶一名戏子呢?朱正廷虽不是软性子,但他知道自己绝不能任性,即使他很早就不认同门当户对那一套了。


长达六年的单恋就此结束,而蔡徐坤看到了前因后果。


说来惭愧,蔡徐坤在军中直言不讳,以护佑家国为志向,为人不算孤高,但确实清冷,碰上朱正廷他仿佛哑了僵了,不会聊表心意,不会有所作为,只会默默了解对方的喜好,默默以别人的名义赠礼。行兵打仗他总在第一,儿女情长竟是还没学会,若非母亲知他心意,恐这桩婚事是极难成的,再门当户对,也终究抵不过将来的一世纠葛。


身为一个军人,成婚必当拥有婚假,而蔡徐坤笑着谢绝了,他说:“不必了,此婚能成并不磊落,朱家公子届时还不知会不会不悦,这假实在是不用给了。”


他心里想着,正廷可能都不认识我,同意这门婚事或许只是朱家给我家面子罢了。


所以那天的洞房夜,他们没有圆房。


成婚后一周,蔡徐坤不曾归家,他仿佛至始都不知如何面对朱正廷。而朱正廷适应得很快,每日晨夜都会向婆婆请一次安,由于他的性格总是温温柔柔的,也很是讨喜,别人对他一直是抱着敬畏的心理。


“正廷啊,这玉镯是我当年出时的嫁妆,现在我把它赠与你,你可要好好保管着。”婆婆拉着他的手,别提她心里有多高兴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怎能就此交给我?”朱正廷受宠若惊,他自以为这是他所承受不起的。


婆婆见她一副要拒绝的模样,多少是不愉的,“你是我儿明媒正娶的,婆婆给你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收好了。”


再三犹豫下,朱正廷接下了玉镯。


回到房中,朱正廷把玉镯收在了锦盒当中,一时无味,便叫了丫鬟来讲讲府上的故事以及讲讲蔡徐坤。


他听得非常认真,比起往日听《百花亭》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直到夜幕降临,他才遣散了一众丫鬟。


原来你,这么喜欢我。



[听你呼吸里的伤]


没过两日,蔡徐坤回来了,带着伤。


朱正廷遗憾的是没能在他回来的第一时间就看见他,如今被挡在门外,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听见一些痛苦的呻吟。


坤,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大夫,我家先生怎么样了?”坐上停建人出来便迫不及待的上前询问。


“委座肩膀中枪,取弹时昏厥了,在下开了一副方子,按这上面的去做就好。”大夫说完便躬身离开了。


于是,朱正廷在蔡徐坤的榻边守了一天一夜,未曾离去。他能感觉到这个卧着一动不动的人脉搏很弱,呼吸很重,“坤,你怎么那么不乖啊?”



[听你心跳里的狂]


蔡徐坤大病初愈,一直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在照顾他,放在以往,那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仅仅是想想他都会倍感幸福。虽然他仍旧不善言辞,但他的付出起码再也不是默默的了。


到了军中,很多人闲言碎语,说朱正廷既能很快移情爱上蔡委座,必也能很快再爱上别人。蔡徐坤本就不那么近人情,这样一来更是神色一凝,“混账东西!什么时候本座的夫人也是你们调笑的对象了?”


再次回到家中,朱正廷不知从何处听闻了此事,疏离了府上一切人,虽温柔依旧,但再无半分与人亲近之意。


“你对别人的目光那么冷,倘若你对我也是这番冷,我的心会结成冰。”③蔡徐坤与朱正廷隔一丈远,良久,朱正廷才道:“我曾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④本以为苍宁会是,却,是我误解了,误解了六年之久。你与我同病相怜,相互取暖当为上策。”


蔡徐坤跑过去紧紧抱住了朱正廷,全程无话,心如鹿撞,眼里的泪差点没能控制住。朱正廷有些吃惊,他的理由明明听上去那么拙劣,但对方相信了自己。



[听你怀抱的暖蔓延过山岗]


后来朱正廷的祖母与世长辞了,他在灵堂跪了三日,任谁劝也不听,直至身体承受不住昏倒后,蔡徐坤才将其抱走。


他的身体凉得吓人,蔡徐坤只能先用大氅把他包住,再让府上丫鬟去烧水。


没为别人洗过澡,尤其这是自己的夫人,更是有些不知所措,可一想到自己不洗的话就会有别人来洗,他内心是万分不愿的,所以便硬着头皮上了。


等朱正廷醒来的时候,琢磨已然出殡入土,没有赶上,亦或许是一件幸事吧。


他仍能记得的是,昨日是蔡徐坤为他洗的澡并抱他入眠的,很暖,暖到心窝子里。



[听你眼睛里的光]


长时间的相处,蔡徐坤越发顾家了,军中事务一旦处理完便会回家瞧瞧,而如此一来,朱正廷倒觉得他回来得过于频繁了,也会念叨一句:“男儿志在四方,老是这样怕是会落别人的诟病。”蔡徐坤只是笑笑并不作答。


后来,委实是公务太忙,很难再抽出时间回家了,便在书信中回复了朱正廷的那句“男儿志在四方”。


吾之志向至今皆为护佑家国,家在首而国在尾,汝属家,故汝亦为吾志。


想他蔡徐坤一介粗人,哪会说什么情话?但这封书信着实让朱正廷感动了很久很久。


在得知蔡徐坤要回来的那日,他早早的等在了门口,谁知一等便等到了太阳下山,心里多少是有些落寞的。


终于,朱正廷听到那声熟悉的“夫人”,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抛下了所有矜持拥吻住蔡徐坤。


他想,他的先生怎么可以这么好?


“夫人,快进屋吧,别着凉了。”那一刻,他的眼睛里是有光的。



[听爱在耳畔发烫]


过年那会儿,他们运气很好地领养到了一对龙凤胎,分别取名为蔡和颂与朱向雁。


或许过年的氛围总是带着温馨与热闹的,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蔡徐坤相比往常又多了一份勇气,他说了一句话,让朱正廷记了一辈子:唐玄宗的失约让杨贵妃在百花亭醉酒,我不会让你成为杨贵妃,更不会让自己成为唐玄宗,除非我死了。


朱正廷不仅耳朵在发热,眼睛也在发热,“大过年的说这些干什么?真破坏气氛。”说出这句话他全程哽咽的却没办法让自己真正哭出来,“如果哪天你死了,我一定会殉情的。”



[听我们在心墙的两边地老天荒]


很多年以后,两人步入耄耋之年,坐在四合院里回忆往昔,子孙绕膝的感觉确为人生一大幸事。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而他们婚姻的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⑤






————————————————————

我发誓这是我写的最短的一篇,不仅是因为时间赶,而且这种题材的也太难了,真是难为我这么没文化的了

ps:像那种很深奥的句子,基本是我引用的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King Crimson的每一首歌都非常可怕。

歌词多像是谶语,不要仔细思考为妙。

The Court of the Crimson King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吹捧,太多人说如果艺术摇滚流派只剩下一张专辑那便是这张、如果只能带一张唱片去宇宙那便是这张。跟别人家声音富有磁性情感真挚或是编排勾人旋律优美的歌好听的点不一样,也永远不会循环到厌烦。偶尔会感到过于害怕,所以一时退避,但是总归是会回来再听的。

这一首是最亲切安静的,但还是在微妙的地方恐怖。总共循环了几百次,其它任何一首歌都不能与之相比。

King Crimson的每一首歌都非常可怕。

歌词多像是谶语,不要仔细思考为妙。

The Court of the Crimson King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吹捧,太多人说如果艺术摇滚流派只剩下一张专辑那便是这张、如果只能带一张唱片去宇宙那便是这张。跟别人家声音富有磁性情感真挚或是编排勾人旋律优美的歌好听的点不一样,也永远不会循环到厌烦。偶尔会感到过于害怕,所以一时退避,但是总归是会回来再听的。

这一首是最亲切安静的,但还是在微妙的地方恐怖。总共循环了几百次,其它任何一首歌都不能与之相比。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I will love forever

仔细听听得出来应该是日本人唱的,有的拖长的尾音抖的方式更像是演歌

具体我也说不清,但所说的像演歌大概就是指有种独特的“仪式感”

发音这么字正腔圆、曲子这么复古好难得的

更重要的是特别好听……

I will love forever

仔细听听得出来应该是日本人唱的,有的拖长的尾音抖的方式更像是演歌

具体我也说不清,但所说的像演歌大概就是指有种独特的“仪式感”

发音这么字正腔圆、曲子这么复古好难得的

更重要的是特别好听……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这首歌中一直穿插着“Walking the dead”——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停问着“我们在哪里了?”正是行尸走肉的茫然疑问。而最后的一串“只要还有……”回答了这个问题,即“只要还有这些,地球还是一样的转,在哪里又有什么关系。”

头回听那句“Where are we now?”真是受到巨大震撼,那单一问句的旋律太惊人,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并且耐听,翻来覆去地听,还能跟着唱。这是音乐本身的力量,至于你问我歌手表达的思想感情?我觉得那个心如死灰的家伙实在没能有什么感情,充其量就是一点儿怅然若失而已。

这首歌中一直穿插着“Walking the dead”——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停问着“我们在哪里了?”正是行尸走肉的茫然疑问。而最后的一串“只要还有……”回答了这个问题,即“只要还有这些,地球还是一样的转,在哪里又有什么关系。”

头回听那句“Where are we now?”真是受到巨大震撼,那单一问句的旋律太惊人,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并且耐听,翻来覆去地听,还能跟着唱。这是音乐本身的力量,至于你问我歌手表达的思想感情?我觉得那个心如死灰的家伙实在没能有什么感情,充其量就是一点儿怅然若失而已。

Akilla。
这张在德村不好找啊。实体店都绝...

这张在德村不好找啊。实体店都绝迹了。
老摇滚听起来有种太妙的穿越感。旧迹陈光全都死灰复燃。

Akilla。

这张在德村不好找啊。实体店都绝迹了。
老摇滚听起来有种太妙的穿越感。旧迹陈光全都死灰复燃。

Akilla。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Louis Armstrong是我心中最好的声音。

这首歌在我脑海中与六部的结局绑定在一起,听的时候一闭起眼睛,就能看见重力偏转,到处飞的碎屑,所有人都如此渺小而优雅。就和用了这个bgm的海2里面放生那幕异曲同工,看电影的时候,一下就被击中了。

是要叫人哭的。

Louis Armstrong是我心中最好的声音。

这首歌在我脑海中与六部的结局绑定在一起,听的时候一闭起眼睛,就能看见重力偏转,到处飞的碎屑,所有人都如此渺小而优雅。就和用了这个bgm的海2里面放生那幕异曲同工,看电影的时候,一下就被击中了。

是要叫人哭的。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VVVVV的bgm,positive force比较激进昂扬,仿佛有人在背后推你前进一样(字面意义),pushing onwards就是稳步前进了。在新时代营造旧游戏音乐,我以为水平最高的就是这个。

VVVVV的bgm,positive force比较激进昂扬,仿佛有人在背后推你前进一样(字面意义),pushing onwards就是稳步前进了。在新时代营造旧游戏音乐,我以为水平最高的就是这个。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Ben E. King上个月末去世了。

而我竟然还是在没品笑话上获知这个消息的。

一定要说的话,所有的替身都是自这首歌衍生出来的。

时间又快又无情,我们所熟知的许多人都相继辞世,下一个又该轮到谁了?

有时候会想到臼井仪人。如果我们喜爱着期待着的漫画家生命也走到了尽头,那该怎么办?例如被人说成是不老妖精的荒木,他其实还是老了。

塑料群的一位大佬听了我这个担忧,表示:

别急,都不知道到时候谁先死呢,搞不好我们才是先走一步的那批人。

我觉得他说得好对。


Ben E. King上个月末去世了。

而我竟然还是在没品笑话上获知这个消息的。

一定要说的话,所有的替身都是自这首歌衍生出来的。

时间又快又无情,我们所熟知的许多人都相继辞世,下一个又该轮到谁了?

有时候会想到臼井仪人。如果我们喜爱着期待着的漫画家生命也走到了尽头,那该怎么办?例如被人说成是不老妖精的荒木,他其实还是老了。

塑料群的一位大佬听了我这个担忧,表示:

别急,都不知道到时候谁先死呢,搞不好我们才是先走一步的那批人。

我觉得他说得好对。


叁无肆有

美国怪谭 504


恶魔之夜背景乐

电影天生杀人狂曾经用过

美国怪谭 504


恶魔之夜背景乐

电影天生杀人狂曾经用过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吉良老板本还是要搞地

暂定名为“就不活在当下通用技术指南

大约从11月开始宣传,参魔都jjo3,印量比较小,会考虑把loyalty作为特典附上

除了收录已经发布过的中篇短篇、和藻太太合作的短篇之外,另有一个“老板是老板”的开心的中篇,目前还没有写完

同时也会重印荒木庄本恶徒六个半,到时候会开场取预定

封面已经设计好了,字体已经选好了

我的爱人与情敌啊!

不过,我好像已经成为唯一能催动藻太太的恐怖监工了。

吉良老板本还是要搞地

暂定名为“就不活在当下通用技术指南

大约从11月开始宣传,参魔都jjo3,印量比较小,会考虑把loyalty作为特典附上

除了收录已经发布过的中篇短篇、和藻太太合作的短篇之外,另有一个“老板是老板”的开心的中篇,目前还没有写完

同时也会重印荒木庄本恶徒六个半,到时候会开场取预定

封面已经设计好了,字体已经选好了

我的爱人与情敌啊!

不过,我好像已经成为唯一能催动藻太太的恐怖监工了。

泽迦利亚想过安静的生活

替身表里称这首Eleanor Rigby指向的是乔纳森的妻子艾莉娜。歌词描述终生孤独的女性与无人敢近的神父,都是同样渴求着伴侣至死。BJ单身日记里也有用到,“捡拾婚礼结束后地上的米粒”与什么男女权利和平等无关,只是在诚恳地哀怜着每一个寂寞到发疯的人。何去何从?没有人得到拯救……


无论哪回听都会被编曲震到,那个犹如海浪一般一波波冲刷、构成节奏的提琴,与阴郁动人的歌声一道,发出无人能撼动的感慨。


啊,所有的那些孤独的人。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


All the lonely people...

替身表里称这首Eleanor Rigby指向的是乔纳森的妻子艾莉娜。歌词描述终生孤独的女性与无人敢近的神父,都是同样渴求着伴侣至死。BJ单身日记里也有用到,“捡拾婚礼结束后地上的米粒”与什么男女权利和平等无关,只是在诚恳地哀怜着每一个寂寞到发疯的人。何去何从?没有人得到拯救……


无论哪回听都会被编曲震到,那个犹如海浪一般一波波冲刷、构成节奏的提琴,与阴郁动人的歌声一道,发出无人能撼动的感慨。


啊,所有的那些孤独的人。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


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belong?


所有孤独的人


他们都从哪里来?


所有孤独的人


他们都属于何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