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映洁

27896浏览    702参与
極東

写一个追了好几季的节目,希望明侦越来越好(背景图私心选了最喜欢的五位,其他嘉宾也很优秀啦)

写一个追了好几季的节目,希望明侦越来越好(背景图私心选了最喜欢的五位,其他嘉宾也很优秀啦)

沈喃安.

鬼然/我之于你(中)

    *上篇见主页.

    *上校×小姐.


04


    两个人初次圆房是在半个月以后。


    那天刘昊然跟朋友们喝酒,没有带着吴映洁,喝的伶仃大醉,是被几个朋友搀扶着回来的。...


  

  

    *上篇见主页.

    *上校×小姐.

  

  

04

  

    两个人初次圆房是在半个月以后。

  

    那天刘昊然跟朋友们喝酒,没有带着吴映洁,喝的伶仃大醉,是被几个朋友搀扶着回来的。

  

    几个朋友中有一个女生,长得很有攻击性,是很媚的类型,她就扶着刘昊然的左手,怎么看都感觉是在趁机和他亲热,在交到吴映洁手上的时候还剜了她一眼

    

    吴映洁自然不能输了气势,瞪了她一眼之后便完全把他当做透明人,跟为首的名叫张若昀的中校道了声谢就颤颤巍巍的扶着刘昊然进了屋子。

  

    进屋之后的吴映洁叉着腰望着刘昊然,颇有一副要同他理论理论的模样,

  

    “那个女生是谁?跟你很熟吗?”

  

    此话一出,别说是刘昊然,就连吴映洁自己都感受到了满满的醋意,

  

    “刘太太莫非是吃醋了?”

  

    在外面被冷风吹进屋之后又被吴映洁气势汹汹地扔在塌上,刘昊然的酒也算是醒了一半,勾起嘴角看着吴映洁。

  

    “什么吃醋!我才没有吃醋呢!”

  

    “你爱跟她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

  

    看着眼前因为被戳中了心事而红了脸的吴映洁,刘昊然嘴角的笑意愈发扩大,微微伸手,便把吴映洁拉入了他的怀里,

  

    吴映洁轻呼出声,下意识的想要挣扎。

  

    “太太……我头有点晕。”

  

    刘昊然可怜兮兮的声音使本欲挣扎开的吴映洁停止了动作,生怕自己再动弹会令刘昊然更加难受。

  

    似乎是感受到了怀里人突然僵直了的身子,刘昊然轻笑出声,呼吸打在了吴映洁的脖子上,

  

    此时吴映洁正被迫坐在刘昊然的大腿上,被他以后背抱的方式圈在怀里,感受到刘昊然愈发沉重炽热的呼吸,她有些敏感的缩了缩脖子。

  

    刘昊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吴映洁白皙的脖子以及因为他的呼吸而变得红透了的耳尖,

  

    他只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喉结一紧。

  

    “鬼鬼。”

  

    这回不是轻佻的太太,刘昊然认真且温柔的呼唤着吴映洁的乳名,声音有些许的喑哑,

  

    “可以吗?”

  

    简单的三个字却足以引燃吴映洁的内心。

  

    他隐晦的说出他想要的,所幸吴映洁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

  

    “嗯……”

  

    这个字的尾音被一个铺天盖地的吻淹没,刘昊然此时已经把吴映洁压在了床上。

  

    “鬼鬼,”

  

    “这下你彻底是我的了。”

  

  

05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就快要入冬了,吴映洁迎来了嫁到刘家以来最令她重视的事情,

  

    白家的“鸿门宴”。

  

    白家二小姐白念缘,标准的小家碧玉,和刘昊然是同一个学院的学生,不过她出去留洋了一段时间,最近才刚刚回来。

  

    算是给她接风,白家邀请了刘昊然和吴映洁两个人参加他们的家宴。

  

    白家三少爷白求舟的妻子是刘昊然的表妹,所以两家也算得上有些许关系,照理说请两位去做客也并不算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可是偏偏刘昊然和白念缘有过一点故事。

  

    曾经才子才女的故事在京城被传的沸沸扬扬,吴映洁也难免听了个大概。

  

    所以这场聚会,到底是何居心,目前还有待考察。

  

    ……

  

    白家说到底是书香世家,上上下下大大小小都很讲礼数,领着吴映洁和刘昊然坐到了他们应该坐的位置,吴映洁这才打量起白念缘的相貌来。

  

    白念缘皮肤白皙细腻,两个梨涡若隐若现,生了双天真无邪的杏眼,眼角还有颗泪痣,为她添了几分妩媚,

  

    不得不说,是个美人。

  

    “昊然哥,很久没见了。”

  

    作为这场宴席的主人公,白念缘望着坐在她对面的刘昊然,那双无辜的杏眼中吐露着精光。

  

    “嗯。”

  

    刘昊然正忙着帮吴映洁剥毛豆,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吴映洁那里,在听到了有人叫他的时候只随口应了个字,连头都懒得抬。

  

    吴映洁有些玩味的勾起嘴角,故作不经意的抬起头来,正巧对上了白念缘的双眼。

  

    丢人,嫉妒,挑衅这几个表情同时出现在她的脸上,最终都化为一个貌似无害的微笑。

  

    吴映洁则像是没有看到她那些故意给她看的表情,冲着她回以一笑,表情上带着刘太太应该有的从容,惬意,倒显得白念缘有些小家子气起来。

  

    说到底吴映洁也是吴家的女儿,跟白家比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今天参加小女的洗尘宴席大家就别拘谨了,毕竟都是自家人。”

  

    还是白父率先开口把尴尬的场面制止住了。

  

    桌上统共不过九个人左右,每个人都在自顾自忙自己的事,几乎没有人开口说话。仿佛坐在这里的人都彼此不认识一般。

  

    吴映洁可以肯定,这是她参加过的最尴尬的宴席。

  

    “昊然哥,我有些事想要找你谈谈,方便跟我出去一下吗?”

  

    又是白念缘。

  

    吴映洁心里早就有些不耐烦起来,但是面上却又不好显露。刘昊然显然也是这样,他侧过头望向吴映洁,似乎是在等待她的许可。

  

    其实如果吴映洁此刻不做出回应的话,刘昊然或许真的会拒绝白念缘的要求。可是吴映洁没有,她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两人之间的小动作都被桌上的人看了仔细,但是谁也没挑明。

  

    刘昊然随着白念缘走远以后,吴映洁的视线就一直黏在刘昊然的身上。

  

    “既然这么不放心,干嘛还要放他过去?”

  

    陌生的声音忽然在身侧响起,吴映洁这才注意到一直坐在她身边的大少爷白敬亭。

  

    他此刻正漫不经心的摆弄着他衣服上的挂饰,如果不是刚才那句话过于清晰,吴映洁甚至都觉得刚才那句话是她的错觉。

  

    不过他这句话倒是把吴映洁的魂儿从刘昊然的身上拉了回来。望着似乎并不很在意她的答案的白敬亭,她忽然就笑了,

  

    “我为什么要在意?”

  

    白敬亭的指尖一顿,被吴映洁看得清楚,

 

    “或许令妹把我当做了什么敌人?”

  

    “我之前在学堂的时候或多或少的也听说过一点传闻,关于她和我先生的。”

  

    “不过我并没有把她当做敌人啊,她会不会想的太多了点?”

  

    言简意赅,字字诛心。

  

    如果是白念缘此时在这里的话,或许会被伶牙俐齿的吴映洁气的半死。

 

    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白念缘把她当做情敌,但她并不把白念缘放在眼里,无论白念缘之前跟刘昊然是真是假,她都不会在意,因为毕竟现在她才是那个唯一的刘太太。

  

    白敬亭这回才开始正视吴映洁,她的脸上还带着笑,一双水灵的眸子眨巴着望向他,

  

    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几下,白敬亭收回了视线,

  

    “你这么信任刘昊然,就不怕他骗你?”

  

    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吴映洁回答了这个问题,

  

    “没关系啊。”

  

    “只要是他编的谎话,他编一句,我便信一句。”

  

    这下白敬亭彻底无话可说了,他本来想说的话现在反而说不出口了。只好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草草回了一句,

  

    “看来小妹输得彻底啊。”

  

    言语间,刘昊然和白念缘已经回来了,可以从白念缘不大好看的脸色上看出,这次谈话是十分失败的。

  

    不过刘昊然倒是一副话都说开了的轻松模样。

  

    “太太,我刚刚看到你和白敬亭在说话,聊什么啊聊的这么开心?”

  

    “你猜?”

  

    “我才不猜,告诉我嘛?”

  

    “就是说关于白念缘的事情。”

  

    “那……他有说我什么坏话吗?”

  

    “……我想吃毛豆了。”

  

    吴映洁突然生硬的转移了话题,所幸刘昊然也没怎么在意这件事情,开始继续给她剥起毛豆来。

  

    一场宴会,主人公们各怀心思。

  

  

  

06

  

    京城的冬天是以一场雪开始的。

  

    满城都是白皑皑的雪。哪怕温度很低也阻挡不了贪玩的孩子们。

  

    吴映洁很喜欢雪。按照她的话来说,她的家乡从来没下过这么大的雪,所以她每次在京城看到雪的时候都激动的不行。

  

    可是今年吴映洁却被并没有机会去外面贪玩了,

  

    因为她怀孕了。

  

    得知自己怀孕是在一周以前,那天她吃饭的时候忽然觉得恶心,干呕了半天。反应过来的刘父刘母马上意识到可能是怀孕了,于是请了医生来看。

  

    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这件事情最后知道的是刘昊然。

  

    最近京城不大太平,他是上校,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办。据说冬天过去,他可能会成为京城最年轻的中将。

  

    得知自己要当爹了的时候,刘昊然本来被冻得惨白的脸马上变得红润起来,笑容挂在脸上半天都下不来,对着吴映洁又是亲又是抱的。

  

    刘昊然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人,于是不出两周,整座京城都知道这个年轻的上校即将拥有自己的孩子了。

  

    怀孕之后有很多事情都不能做了。譬如出去打雪仗玩雪。吴映洁有些心酸的看着窗外正玩的欢的小丫鬟们,满心的委屈,恨不得自己此时也在他们之中同他们一起玩。

  

    为了令吴映洁快乐点,刘昊然这几天都变着法的给吴映洁带来不同的吃的喝的玩的,似乎是为了弥补她不能出去打雪仗的遗憾。

  

    一次,刘昊然带来了一些花的种子。他说这是粉色的蔷薇,代表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说这话的时候,刘昊然满脸幸福的望着面前的吴映洁。令吴映洁有那么一阵恍惚。

  

    上帝一定是将月亮揉碎成一撮的星星,然后塞进了他的眼睛中。

  

    “我们就要有一个完整的家了,你开心吗?”

  

    “咱们把这些种子都种下,然后等孩子出生,这些花也开了,到时候你我还有孩子一起欣赏这满园的蔷薇,好吗?”

  

    刘昊然诚恳的望向吴映洁,令吴映洁的眼眶有些湿润起来,

  

    “好,我们说好了。”

  

    “你不许食言。”

  

    “好。”

  

    “我决不食言。”

   

瑄

何鬼的微博超话叫『鬼何』

大家记得看一下,别像我一样,找了好久没找到。超话有点冷清,大家记得活跃一点。

高举我何鬼大旗。

大家记得看一下,别像我一样,找了好久没找到。超话有点冷清,大家记得活跃一点。

高举我何鬼大旗。

-Sun-

画个鬼花匠w

她真的好可爱啊

画个鬼花匠w

她真的好可爱啊

洛寺不当鸽子

《北方慢车Ⅰ》全员汇总,期待看到‖吗?

《北方慢车Ⅰ》全员汇总,期待看到‖吗?

佛系jzw
《恐怖童谣》是我入明侦的入坑作...

《恐怖童谣》是我入明侦的入坑作,下次摸鱼摸什么好呢

《恐怖童谣》是我入明侦的入坑作,下次摸鱼摸什么好呢

每天都丧丧的阿柴柴

【团宠鬼/魄魄】我家鬼鬼想告白(hp au/中)

# 涉及cp 双北 鬼哭狼昊兄妹向 鬼鸥 魄魄

# 双北老父亲 鸥鸥 昊然弟弟和白白大型battle 现场

# 沙雕甜宠向 且看下一章白白怎么在重压之下抱得鬼鬼归!

# 喜欢请给我小爱心小蓝手和加关注


4.


  “哇!好香呀!”


  鬼鬼崇拜地看着刘昊然把热腾腾,香喷喷的巧克力液倒进裱花袋里,漂亮的杏眼里像是装满了闪亮亮的星星。


  “有哥哥在真好!”


  她...

# 涉及cp 双北 鬼哭狼昊兄妹向 鬼鸥 魄魄

# 双北老父亲 鸥鸥 昊然弟弟和白白大型battle 现场

# 沙雕甜宠向 且看下一章白白怎么在重压之下抱得鬼鬼归!

# 喜欢请给我小爱心小蓝手和加关注


4.


  “哇!好香呀!”


  鬼鬼崇拜地看着刘昊然把热腾腾,香喷喷的巧克力液倒进裱花袋里,漂亮的杏眼里像是装满了闪亮亮的星星。


  “有哥哥在真好!”


  她毫不吝啬地仰起头向刘昊然露出了一个甜得像蘸了蜜糖一样的笑容。刘昊然得意地挑了挑眉,鼻子都快冲到天上去了。


  见他哥哄得服服帖帖,鬼鬼狡黠地看向刘昊然手里的裱花袋,话锋一转:


  “哥,我想做爱心形状的巧克力。”


  刘昊然一脸震惊地一寸一寸把头扭向她,


  “你要给那个男人做爱心巧克力?”


  “你哥都没吃过你做的爱心巧克力。”


  他故意夸张地双手捂住心脏,露出一个绝望的表情:


  “你干脆让我直接在婚礼上把你交给别的男人算了。”


  鬼鬼看着他做作的痛苦的样子,一下子竟没识别出他在演戏,心急得像个炸毛的小兔子一样蹦到刘昊然面前扮乖:


  “哥哥你不要生气我给你小爱心!”


  “第一块巧克力先给你吃好不好~”


  “哥哥你理理我嘛!”


  她一边用手向刘昊然比心心一边紧紧地抱住他的胳膊强迫他看跟自己对视,故技重施地露出那个无辜乖巧的笑容,那双迷惑人的大眼睛像个无底洞,要把整个刘昊然吸进去似的。


  刘昊然再次屈服在这个小鬼的攻势之下。


  “真是便宜那个小子了。”


  刘昊然骂骂咧咧地狠狠揉了一把鬼鬼手感极好的头发,抓起裱花袋就开始在盘子上涂爱心。


  鬼鬼见好就收地挨在刘昊然身旁,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在盘子上行云流水地给巧克力塑形,有样学样地在自己的盘子里也画起了爱心。


  画好了几个完美的爱心,鬼鬼满意地揉了揉腰,对着巧克力施了个冷冻咒。


  “鬼鬼,我回来了。”


  一个温润的男声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鬼鬼惊喜地抬头一看,一把扔下手中的裱花袋就直直地扑向站在她面前,温柔地眯着眼看她的中年男人,


  “何爸爸!你回来了!”


  何炅宠溺地准备应她,另外一个爽朗的男声就从门口由远及近地传来了:


  “小鬼,你怎么就不出来迎接我呢。”


  撒贝宁双手费劲地抱着一只胖得像猪的橘猫走了进来。他故意带了点责怪的语气,眼神却同样温柔而柔软地看着朝他奔来娇小可爱的女孩,不堪重负地将橘猫放到了地上,稳稳地将她揽入怀里。


  “撒爸爸!“


  鬼鬼依恋地感受了一会儿撒贝宁怀抱的温暖,正准备撒娇,心里却突然想起了放在厨房的巧克力。


  不好!我还没把爱心巧克力藏起来!


  她心一乱,忙松开还想抱抱她的撒贝宁,慌慌张张地看向厨房。何炅正好走到她做巧克力的盘子前,看着明显精心造型过的爱心巧克力,平时平静得如同一潭池水的眼神染上了一点点狐疑。


  情人节,巧克力……何炅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下意识地就感觉到了不对。


  他看了看盘子上还没冷却完全的爱心型巧克力,扫了一眼双手交叉在胸前,移开视线开始吹口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刘昊然,最后把目光定格在还呆在撒贝宁怀里目光闪烁的鬼鬼身上。


  ”鬼鬼,怎么突然想吃巧克力了?”


  何炅缓缓地开口,语调跟平时没有什么区别,鬼鬼却平白无故地听出了一点不怒自威的意味。


  “我……我就是突然想吃巧克力,所以让哥教我做……”


  鬼鬼拽着女巫袍的下摆,小脸埋得低低的,紧张得有点结巴。何炅内心的怀疑越来越深,偏偏撒贝宁以为女儿只是单纯地馋了,不解风情地接腔:


  “小鬼,你想吃巧克力跟我说呗,我啥巧克力都能给你买。”


  他美滋滋地说,像个为了女儿不顾一切的傻爸爸一样:


  “爸爸可以把整个滋滋蜜蜂公爵的巧克力给你搬回来。”


  女儿不对劲得这么明显你都没看出来吗?


  我当时怎么挑的这个钢铁直男。


  何炅都快被撒贝宁气笑了,背着他翻了个白眼。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不断地回想着最近鬼鬼在课堂上种种反常的表现,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一张张可疑的脸,最终把目标确定在一个帅气的男生身上。


  莫非是他?


  他瞄了眼瑟瑟缩缩的鬼鬼,清了清嗓子,装作闲谈地对撒贝宁说:


  “撒撒,你记不记得黑魔法防御课上那个叫白敬亭的男生?”


  鬼鬼猛地一抬头,脸上满是少女心事即将被看破的慌乱和害羞。何炅一看她的反应,心里的猜测就确认了十成十,嘴角偷偷地勾出一抹胸有成竹的微笑。


  “你觉得他怎么样?”


  “记得啊,很有天赋的小伙子,以后肯定前途无量。”


  撒贝宁点点头,兴奋地说,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对爱徒的满意。


  鬼鬼听着撒贝宁的话,原本被何炅吓得有点黯淡的神色又亮了亮,有点向往地托着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还嘻嘻地笑了出声。


  怎么还起反效果了?


  何炅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冒着粉红泡泡的小女生和喋喋不休地称赞自己爱徒的撒贝宁,咬牙切齿地再次开口:


  “撒撒,他在班上似乎很受女生欢迎的。我听说很多人都在邀请他当自己情人节舞会的舞伴。”


  他故意加重了“女生“和”情人节“的咬字,眨着眼睛对撒贝宁疯狂暗示。


  “那关我什么事,我已经有你做舞伴了啊。”


  撒贝宁一头雾水地开口,看见何炅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忙谄媚地凑上去补充:


  “我的意思是能做炅炅的舞伴是我毕生的荣幸。我老婆是巫师界第一药剂师,魔法界的翘楚,哪是那个叫什么白敬亭的毛头小子能比得上的!”


  何炅用看智障的眼神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真心实意地开口:


  “撒贝宁,我现在在想当时为什么我会答应你的求婚。”


  “难道不是因为我的盛世美颜吸引了你的注意力吗?”


  撒贝宁黏黏糊糊地凑上去抱住何炅,见他只是白了自己一眼,得了便宜又卖乖地开口:


  ”你放心,我这个芳心纵火犯只在你的芳心里纵火。”


  何炅简直懒得理会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撒贝宁,瞄了一眼趁乱收好巧克力后匆忙逃窜的鬼鬼和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的刘昊然,心里想:


  算了,明天回学校了我再收拾你们。


 正在禁林探险的白敬亭突然后背一凉,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与我

明侦七宗罪

【明侦/七宗罪/混剪/燃向/微踩点】人有七宗罪,警官。



https://b23.tv/av89721367 


听说,第一次混剪要发两遍才会有看官~


可以的话,求求b站小小点赞☺️☺️


以后会努力产出!

【明侦/七宗罪/混剪/燃向/微踩点】人有七宗罪,警官。



https://b23.tv/av89721367 



听说,第一次混剪要发两遍才会有看官~


可以的话,求求b站小小点赞☺️☺️


以后会努力产出!

赤魇无心

开学吧 我不要上网课

撒贝宁——道法

虽然我知道现在道法被列为中考科目,一定要好好学,但是撒老师讲道法真的不能认真啊!要是你认真,他也会认真,认真到你听不懂他在讲什么——而且现在是网课教学,全员禁言后怎样才能提醒撒老师:我们听不懂!求讲书本知识!

至于不认真是什么情况,我不想再忆起被各种方言支配的恐惧……

佛了,想上面授课。


何炅——外语

何老师上网课的状态和平时一样,起码是正常模式,比上节课的撒老师强多了。但是,这并没有让我们做到好好听外语课——也不知道为什么,何老师对电子设备的掌控能力不咋地,动不动就静了音关了屏,然而自己还不知道,无声地上着外语课。

啊!自娱自乐的何老师也好好看啊!居然还是SSR...

撒贝宁——道法

虽然我知道现在道法被列为中考科目,一定要好好学,但是撒老师讲道法真的不能认真啊!要是你认真,他也会认真,认真到你听不懂他在讲什么——而且现在是网课教学,全员禁言后怎样才能提醒撒老师:我们听不懂!求讲书本知识!

至于不认真是什么情况,我不想再忆起被各种方言支配的恐惧……

佛了,想上面授课。


何炅——外语

何老师上网课的状态和平时一样,起码是正常模式,比上节课的撒老师强多了。但是,这并没有让我们做到好好听外语课——也不知道为什么,何老师对电子设备的掌控能力不咋地,动不动就静了音关了屏,然而自己还不知道,无声地上着外语课。

啊!自娱自乐的何老师也好好看啊!居然还是SSR•居家版何老师!我爱外语!

开学吧,我不仅要看到何老师,还要听他磁性的发音。


白敬亭——体育

网课教学怎么上体育课?白敬亭白老师在线告诉你!所谓网络体育课,精髓就在于一颗想运动的心和一身运动装备,比如说:鞋。

我第一次看见能把体育课上成闪耀暖暖的老师。白老师一节课都在换鞋,换完就蹦哒两下秀给屏幕前的我们,那个眼花缭乱——反正我没数清换了几双到底是哪几个牌子。

还有,我非常怀疑他把某探案神器公物私用,不然他蹦成那样为啥直播视频还没糊掉?


吴映洁——音乐(语文)

吴老师?我还是更喜欢叫她鬼鬼老师!网络音乐课的效果堪比直播live都是鬼鬼老师的功劳啊!

可是,鬼鬼老师的语文之心又间接性迸发了……虽然她的台湾腔很好听,但是用来教授中考大头科目真的不行啊!我已经不会用普通话背古诗了嘤嘤嘤。

鬼鬼老师,您要是实在想教,就把上节课的白老师拎过来当助教吧。一来他是真的太闲了,二来这我们觉得京片儿能比台湾腔靠谱,一点点。


王鸥——心理辅导

现在的学生压力太大,动不动就心理崩溃,所以找王鸥老师聊聊天是非常必要的。人美心善声音好,谁会忍心告别这个老师去往死亡的世界呢?

所以啊——

王老师快点开学吧我要被跳脱的撒老师玩疯了!

王老师求求你让我去学校我要听何老师讲课!

王老师我的心好受伤白老师在线炫富我要打他!

王老师您会教人说普通话嘛(想象一下台湾腔)

“那个,我只是个心理老师啊。”

王老师在屏幕中,微笑着看着屏幕外的我。

与我

明侦七宗罪

人有七宗罪,警官。(b站产出)


七宗罪明侦混剪
https://b23.tv/av89721367 


各位看官要看到结尾处哦~

明侦和七宗罪电影混剪


爱惨了明侦,爱惨了七宗罪。

人有七宗罪,警官。(b站产出)



七宗罪明侦混剪
https://b23.tv/av89721367 



各位看官要看到结尾处哦~

明侦和七宗罪电影混剪


爱惨了明侦,爱惨了七宗罪。

Jox!

【明侦|嫌犯同谋】如果我也着火了呢 || Trampoline

明侦混剪 || 轻剧情向 || 何撒白鬼鸥蓉乔晨昀刘

B站链接戳这里🌸🌸🌸

轻剧情请看简介

bgm:Trampoline

【明侦|嫌犯同谋】如果我也着火了呢 || Trampoline

明侦混剪 || 轻剧情向 || 何撒白鬼鸥蓉乔晨昀刘

B站链接戳这里🌸🌸🌸

轻剧情请看简介

bgm:Trampoline

丨肚肚丨

白谱丨贾三刘丨侯助理丨何社长丨蓉美妆丨范车车丨贾乖巧丨鸥探长丨撒画丨何茶丨鬼戏曲丨郝晨丨肖洒丨郝张

人好多啊tag都不够用呜呜……

白谱丨贾三刘丨侯助理丨何社长丨蓉美妆丨范车车丨贾乖巧丨鸥探长丨撒画丨何茶丨鬼戏曲丨郝晨丨肖洒丨郝张

人好多啊tag都不够用呜呜……

1LINGGGGGG1

最甜最美的鬼鸥!

下一季还要来玩噢!

最甜最美的鬼鸥!

下一季还要来玩噢!

春酒几酿冬

五季造型|爆肝一整天我终于肝完了!!!

画了每一季我最爱的鬼鬼的造型

明侦第五季收官快乐!!!

第六季再见👋

五季造型|爆肝一整天我终于肝完了!!!

画了每一季我最爱的鬼鬼的造型

明侦第五季收官快乐!!!

第六季再见👋

LM-
鬼探长,你的恋爱魔法可以施给我...

鬼探长,你的恋爱魔法可以施给我吗🥰

鬼探长,你的恋爱魔法可以施给我吗🥰

Connie Chan

那些曾經罵過鬼鬼的人,你有看到她的努力嗎?你有看到她的用心嗎??你有看到她的改變嗎???

你們覺得鬼鬼吵,所以她在第五季甚至收官都變得安靜。

你們覺得鬼鬼玩了五季還是不會分析案情很失敗,但是她真的努力過跟上大家

你們對她所有不滿,她都默默接受,在最後發言時,她變得小心翼翼,她眼泛淚光地告訴大家她很愛這個節目,但在你們冷血的人眼裡看了也不會有什麼感覺,但疼她的人會心疼

你看到何老師的安慰嗎?你看到撒老師的鼓勵嗎?為什麼要對一個女孩這麼嚴苛?

但也要謝謝雙北在線鼓勵,給這個不自信的小女孩重拾信心

我希望第六季鬼鬼可以常駐,節目有了她多了不少歡樂

那些曾經罵過鬼鬼的人,你有看到她的努力嗎?你有看到她的用心嗎??你有看到她的改變嗎???

你們覺得鬼鬼吵,所以她在第五季甚至收官都變得安靜。

你們覺得鬼鬼玩了五季還是不會分析案情很失敗,但是她真的努力過跟上大家

你們對她所有不滿,她都默默接受,在最後發言時,她變得小心翼翼,她眼泛淚光地告訴大家她很愛這個節目,但在你們冷血的人眼裡看了也不會有什麼感覺,但疼她的人會心疼

你看到何老師的安慰嗎?你看到撒老師的鼓勵嗎?為什麼要對一個女孩這麼嚴苛?

但也要謝謝雙北在線鼓勵,給這個不自信的小女孩重拾信心

我希望第六季鬼鬼可以常駐,節目有了她多了不少歡樂

1LINGGGGGG1
好喜欢鬼鬼这一套造型,她太甜美...

好喜欢鬼鬼这一套造型,她太甜美了。

好喜欢鬼鬼这一套造型,她太甜美了。

蘑菇uu
油画棒加彩铅的实验作品 是鬼鬼...

油画棒加彩铅的实验作品

是鬼鬼我爱她!

油画棒加彩铅的实验作品

是鬼鬼我爱她!

花花~发发

难道我绿了?

“难道我头上绿了?”


“脑婆,你这是什么话?”

贾刘刚回到家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脑婆吴漂亮在自言自语,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回来的刚好,解释一下吧!”

吴漂亮挺了挺腰板,打开手机,点开聊天界面,一张小脸板着,哼了一声


“脑婆,这是什么?”

贾刘眯了眯眼睛,边走边脱衣服,舔了舔下嘴唇


“脑公……”

吴漂亮眼睛闪了闪,下意识语气软了软,很快又反应过来。这丫的诱拐我,我……又不馋他身子,别想勾引我

“过来解释一下”


“脑婆……”

贾刘甜甜的喊了一声,笑眯眯的,馋我身子,还不肯承认,口直心非的女人。看着她又恢复了原来的口气,缓缓的解开一颗扣子,a气的笑...

“难道我头上绿了?”


“脑婆,你这是什么话?”

贾刘刚回到家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脑婆吴漂亮在自言自语,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回来的刚好,解释一下吧!”

吴漂亮挺了挺腰板,打开手机,点开聊天界面,一张小脸板着,哼了一声


“脑婆,这是什么?”

贾刘眯了眯眼睛,边走边脱衣服,舔了舔下嘴唇


“脑公……”

吴漂亮眼睛闪了闪,下意识语气软了软,很快又反应过来。这丫的诱拐我,我……又不馋他身子,别想勾引我

“过来解释一下”


“脑婆……”

贾刘甜甜的喊了一声,笑眯眯的,馋我身子,还不肯承认,口直心非的女人。看着她又恢复了原来的口气,缓缓的解开一颗扣子,a气的笑


“……”

吴漂亮眼睛一直盯着那双白净的手,耳边是略微快的心跳,脸颊浮起微微的红,顿时觉得空气有些热,迎上他的眼神,心脏好像被猛的射了一箭,下意识躲了躲。


“啵……”

贾刘一把坐在了脑婆身边,按着头先亲了一口,半天没见了,想的紧。这时才腾出眼睛撇了撇手机,愣了一下,这个人发的什么,什么叫做“吴太太,我和贾刘才是相亲相爱的”


这个人,要完了!


“脑公……”

吴漂亮甜甜的笑了笑,人家才不相信其他人说的话呢,扑着上去亲了一口,甜滋滋的,甜甜的棉花糖味道


“脑婆……”

贾刘顺着脑婆亲了下去,今天的脑婆也是甜的不要糖呢,软软的,好可爱(/ω\)害羞


情浓的时候,总要有什么东西要来打扰呢


“叮咚!”

“吴太太,我希望你能主动离开贾刘”


“脑婆……”

贾刘安抚着发毛的脑婆,有些生气,这个秘书什么意思,一而再在的惹事,那个眼睛看出我会和她相爱的

“把手机给我”


“哦……”

吴漂亮趴在他的胸口,嗅着他身上的气息,类似那种少年与男人的气息,清清爽爽的,令人喜喜欢欢的那种。


“脑婆……”

贾刘笑了笑,切换了微信,点开所谓的不重要的秘书,点击发“老女人,你被辞退了,不要打扰我和我夫人的生活,希望你能正视自己,你根本不能和我脑婆相提并论”。发完,拖进黑名单,切换号码,又点击进去,笑眯眯的“我和我脑公才是相爱的,我最爱我脑公了”发完,又把她拖进了黑名单


“好了吗?”

吴漂亮有些迷迷糊糊的,松开抱在他腰间的手,抬起胳臂揉了揉眼睛


“嗯!”

贾刘盯着脑婆,舔了舔嘴唇,一把把她抱上腿,一只手扶着她,一只手托着她的头,温温柔柔的亲了过去


情浓时刻,纠缠不休


“乖,抱好我”

贾刘迷离着眼睛,腾出一只手滑进T恤里面,顺着骨头,抚摸着滑嫩的皮肤,刺激着她的敏感度,向来狡猾


“咕咕……”


“脑公,我饿了”

吴漂亮头笑眯眯的看着他

“脑公,做饭吧”


“脑婆……”

贾刘委屈的瞅着她


“真的饿了……”


好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