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吴谨言

79066浏览    2509参与
阳堆堆

插画|新剧 传家❌泡泡玛特


这张太可爱 泡泡玛特既视感

截图来自 禾禾


插画|新剧 传家❌泡泡玛特


这张太可爱 泡泡玛特既视感

截图来自 禾禾




wyhk09_8

电视剧《传家》角色海报(1)

电视剧《传家》角色海报(1)

wyhk09_8

电视剧《传家》人物海报(2)

电视剧《传家》人物海报(2)

月野瓶

你俩是从一个撩汉学院毕业的吧?易钟玉VS温客行

你俩是从一个撩汉学院毕业的吧?易钟玉VS温客行

A泡沫(周边)看置顶

乘风破浪3 浪姐3启航曲 姐姐们的签名照片


湖南卫视直接发货

乘风破浪3 浪姐3启航曲 姐姐们的签名照片


湖南卫视直接发货

Tong.

讲真的 虽然谨言和远哥已经演了三部剧了 但是放到这部剧里还是很好磕啊 我感觉我又带上利落的cp滤镜追剧了 好想看看他们的文啊(没有恶意 只是想感叹一下 如有不顺眼 勿喷)。

(图片自p 如有需要 请评论告知。)

讲真的 虽然谨言和远哥已经演了三部剧了 但是放到这部剧里还是很好磕啊 我感觉我又带上利落的cp滤镜追剧了 好想看看他们的文啊(没有恶意 只是想感叹一下 如有不顺眼 勿喷)。

(图片自p 如有需要 请评论告知。)

清河

 图1:就是为甜心教主王心凌来看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三季,即使现在是甜心阿姨,也甜到了心坎里呢!你说再老就要被叫甜心奶奶也很高兴,那就祝你永远快乐的甜下去

 图2:唐诗逸,两次获得“桃李杯”全国舞蹈大赛A级少年甲组女子中国古典舞金奖,中国最厉害的舞蹈奖项

 图3:毛俊杰,虽然在家待了很多年做全职妈妈,唱跳都需要多加练习,但佩服姐姐的勇气

 图4:柳翰雅(阿雅),在现经典作品《壁花小姐》和《锉冰进行曲》,“红豆,大红豆!芋头,大芋头!”

 图5:朱洁静,获得5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蹈比赛表演金奖,获评国家一级演员

 图6:吴...

 图1:就是为甜心教主王心凌来看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三季,即使现在是甜心阿姨,也甜到了心坎里呢!你说再老就要被叫甜心奶奶也很高兴,那就祝你永远快乐的甜下去

 图2:唐诗逸,两次获得“桃李杯”全国舞蹈大赛A级少年甲组女子中国古典舞金奖,中国最厉害的舞蹈奖项

 图3:毛俊杰,虽然在家待了很多年做全职妈妈,唱跳都需要多加练习,但佩服姐姐的勇气

 图4:柳翰雅(阿雅),在现经典作品《壁花小姐》和《锉冰进行曲》,“红豆,大红豆!芋头,大芋头!”

 图5:朱洁静,获得5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蹈比赛表演金奖,获评国家一级演员

 图6:吴谨言,很意外,她也学过芭蕾,她说自己小时候学芭蕾总是站在边缘,看了今天的表现,只能说一句,怪不得呢!劈叉腿都弯,大跳跳不起来就算了,但我们起码腿伸直啊,但整体还是很仙的

 图7:蔡卓妍(阿Sa),Twins组合之一,和以往的风格差别很大,很惊艳,很漂亮

 图8:许茹芸,琇琇姐今天一改以往温柔的风格,即使没有大红唇,气场也是火力全开

 图9:赵梦,闪星乐队主唱,新裤子乐队贝斯手,不愧是玩乐队的帅气姐姐,甩麦太帅了

NBS

剧院里的吴谨言们,才是大多数

大半夜睡不着,正好为了浪姐充了vip,本着不看浪费的原则,我打开了《舞蹈风暴》第一季。结果发现剪辑得稀碎,一些很喜欢的舞台都被剪掉了,然后第11期更是直接因为霍某的塌房而一整期被删掉【因为他来为胡胡唱了梨花颂】。我第一季喜欢的舞台都是反复看的,而不喜欢的舞台即使不喜欢我也是记得的。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感。

然后就看到了辽芭两对芭蕾舞演员。

首席组,一共有三个我印象深刻很喜欢的剧目,《九儿》《雪落的声音》《半生缘》。虽然有一些中国舞蹈演员避免不了的表情控制,但在实力上来说,还是很顶尖的,动作非常干净。

然后就是常斯诺李偲旖那组,辽芭里年纪最小的那组……

我记得他们合作舞台的时候还被点说...

大半夜睡不着,正好为了浪姐充了vip,本着不看浪费的原则,我打开了《舞蹈风暴》第一季。结果发现剪辑得稀碎,一些很喜欢的舞台都被剪掉了,然后第11期更是直接因为霍某的塌房而一整期被删掉【因为他来为胡胡唱了梨花颂】。我第一季喜欢的舞台都是反复看的,而不喜欢的舞台即使不喜欢我也是记得的。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感。

然后就看到了辽芭两对芭蕾舞演员。

首席组,一共有三个我印象深刻很喜欢的剧目,《九儿》《雪落的声音》《半生缘》。虽然有一些中国舞蹈演员避免不了的表情控制,但在实力上来说,还是很顶尖的,动作非常干净。

然后就是常斯诺李偲旖那组,辽芭里年纪最小的那组……

我记得他们合作舞台的时候还被点说,和首席还差很多,还需要努力。那时候她才几岁?十九。参加节目的时候她还带着牙套。

我现在想到我都记得她才十九都还有些惊讶,她真的太小了。但辽芭的体制就是从小在舞团长大,说明其实他们小,但也在舞团里待很久了,也很有实力了,然后才能说出“我也想做首席”这样的话,而且是在公众场合。

突然我就想到了晚上我还和朋友们吐槽吴谨言的舞台很“感人”,退功很严重。她说她跳了十三年舞,但是她十七岁就不跳舞了。然后今年她三十二岁——她已经十五年不跳舞了。

金晨,非常出名的“舞蹈,演员”,这样说是因为她真的很爱舞蹈,然后去当了演员。她的舞蹈之路就是因为伤病断的,但她依旧热爱这个行业,所以即使当了演员,也每天练功,试问谁做得到?而且她在转行前专业就已经很过硬了【桃李杯】,所以即使她当年没有成为演员而是继续跳舞,进了舞团,到今年,她也能做首席,起码能跳上独舞。

那么说回吴谨言。其实还要再提一句齐溪。

节目开播前一天我才知道,齐溪原来是军艺芭蕾舞的,本科考的中戏编导。但她好像对这段经历不怎么提及,也不愿细说,包括初舞台也和这个沾不上太大关系。我查了一下红星舞团的演出记录,她是01年考的中戏,那么到现在,她也有二十一年不跳舞了。所以她没去提那段经历,也没有展示专业,说明与她的演艺事业相比,这段经历不会太璀璨,但也没什么好怀念的。

但吴谨言不一样。

对于她来说,舞团的时光短暂,但却是她少女时代的一整段遗憾。中芭的体系又和辽芭上芭有所区别,当然,如果你有能力次次通过考核,那么熬到最后,也许也能有点成绩。但也只是也许。

一直跳的是边缘的伴舞,看着光打到别人身上,而自己甚至不至于是怀才不遇而只是单纯“做不到”。

这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艺体这些事,往往都是比你有天分的人比你努力,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人反拉过老天爷的手吃饭。

在我认识的部分舞者转演员的艺人行列里,大部分人都是因为伤病而转行,金晨的专业成绩应该是顶级了【当然还有尹昉老师,不过尹昉老师现在还有编导一些现代舞剧,然后评论有提一个苗苗】,杨洋只能说太早被娱乐圈的浮华侵染了,剩下的,大部分是一些在舞蹈学院只能算平凡的梦想人了。也许能力足够进入艺术团舞团,却也走不到首席中心位,那么演艺算是给了他们一条新出路,毕竟有过舞蹈经验,起码形体课不用太担心。而且……大部分舞蹈演员还是有点表演天赋在的。

我在看舞剧《人从众》的时候是演后谈里第一个问问题的。在台上八位还是十位舞者,除了黎星和谢欣,我一个都不认识。但有个扎着脏辫的,身高最矮的那个女生,我一整部舞剧下来,对她印象最深,因为她的每个动作在我千挑万选的那个黄金位置看来,都非常的具有控制力,力量感十足。在【谢欣风格】强烈的舞剧里,她跳出了自己的感觉。她一定是将身体玩到极致了。于是我在黎星哥反驳完我【艺术曲高和寡】这个观点之后,忍不住问了她,她在这部舞剧里的那种力量,来自于哪里。她明显愣住了,台上的其他人也愣住了,黎星哥把话筒递给她的时候,她支支吾吾的,最后给我的答案是“大概是从小就比较有力气吧”。

在这样的一个小舞团里,即使演后谈都能拥有自己的专属椅子却没有想好会有人问问题给自己,这样的舞蹈演员算不上边缘化,而吴谨言们日常的,则是芭蕾舞结束后,全场观众起立鼓掌时,主角们一个个在观众的掌声里一一谢幕,而自己只能站在侧幕边上,或者站在灯光边缘。

你问我看芭蕾舞剧时有没有发现特别的配角,那我的答案是有,但这不是好事,因为当你作为群舞的一员时,你就应该和别人一样,最好一模一样。茶花女起码群舞也有自己专属的舞步,但如果演的是天鹅湖?吉赛尔?胡桃夹子?

所以我对吴谨言的舞台从不喜欢转变为同情与理解。

她只是想圆梦。

很多人甚至圆不了梦。

栩蓁🌿

令妃娘娘歌声一出,我就绷不住了🥺

令妃娘娘歌声一出,我就绷不住了🥺

孤勇者7号

「海风」是不是女鬼?

秦岚x吴谨言


岚桂坊的小甜饼。


祝你们这一世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3k+,食用愉快。


(一)


“在我小时候那会儿,我的小学在一座山上,上下面还有一个小湖。四川嘛,多少子山,”时候已经到了接近午夜,暖黄色的氛围灯柔柔地打下来,谨言狗狗一样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好像天上的星星。


“每次我到学校去,都要经过那个小湖。小湖特别的清澈,倒映着那山青黑青黑的影子。有时候天气比较湿一点,湖上还会升起白色的大雾。风吹过的时候,我就能看见那个白雾动呀动,就像翻滚起来的云山……”


谨言伸出手指捅了捅开关旁边的苏青,悄悄儿提醒她履行作为一个氛围组组长的责任。于是暖色的灯光“啪...

秦岚x吴谨言


岚桂坊的小甜饼。


祝你们这一世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3k+,食用愉快。



(一)


“在我小时候那会儿,我的小学在一座山上,上下面还有一个小湖。四川嘛,多少子山,”时候已经到了接近午夜,暖黄色的氛围灯柔柔地打下来,谨言狗狗一样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好像天上的星星。


“每次我到学校去,都要经过那个小湖。小湖特别的清澈,倒映着那山青黑青黑的影子。有时候天气比较湿一点,湖上还会升起白色的大雾。风吹过的时候,我就能看见那个白雾动呀动,就像翻滚起来的云山……”


谨言伸出手指捅了捅开关旁边的苏青,悄悄儿提醒她履行作为一个氛围组组长的责任。于是暖色的灯光“啪”地一声灭了,换上深蓝色的海洋灯。


人菜瘾大又胆小爱听的秦小岚,前倾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抖动了一下。


“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天黑得很早。所以我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我又看见那样的白雾从湖里升起来,风一吹,我好像还看到湖边上若隐若现的有一个女人站在那里。长长的黑头发,一身白色的衣服,就像书里面说的女鬼……”


谨言脸上的表情夸张得毫不亚于演戏的时候,绘声绘色、声情并茂,仿佛是真的亲眼所见一般。时不时的,还要将脸伸到大家眼前转一圈,故作姿态地恐吓她们。可是每每转到了秦小岚这里,还没轮到她恐吓,就对上那双惊恐又紧张的大眼睛了。在剧组卸了妆容的秦小岚明明没有眉毛,可是看上去就好像一副皱着眉头委屈巴巴的样儿,叫人心生怜爱。


谨言忍不住把嘴角一弯,好在没笑出声来。


“真是可爱死了,怎么我说什么都信。”


谨言一面退回原位准备继续开讲,一面在心里默默地想。


“于是,我就问一起的同学,你们看到湖边上有个人没有?结果她们都说没看到。我没再多想,也许就是一棵树呢?雾太大了,我看不清而已。可是第二天啊,我又看到那个长头发、白衣服的女人站在那里。这次的雾小了一点,我看得更清楚了。晚上回到家,我就问问爸爸,女鬼是什么样子?”


在场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从某个主演那边甚至还传出了细小的、牙齿打架的声音。


“我爸爸告诉我,”谨言把盘腿的姿势改成了跪坐,身子微微侧向众人。她的声音也压得更低了,好像要和大家讲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说呀,真正的女鬼和人不一样。我们人都是有五根手指,但是女鬼有六根。”谨言继续讲道:“然后第三天放学,我又看到那个女人站在湖边。我让同学先走,蹑手蹑脚地靠近湖边,想去看一看那个女人到底是几根手指头……”


深蓝色的灯光把谨言的脸照得半明半暗,一缕没扎起来的头发挂在她的眼角上,跟电影里的女鬼好像也没什么两样。


整间房屋安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


谨言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把身体的朝向对准了抱着自己的膝盖缩成一团、可怜弱小又无助的秦小岚,鬼鬼祟祟地又往那边靠近了一些。


“结果,我刚走到她背后,就听到她用沙哑的声音说:‘你不是想知道我有几根手指头吗?那我就——给你看看!’”


谨言猛地把自己纤瘦的手伸到秦岚眼前,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惨烈的尖叫。其他人一愣,立马就哄堂大笑起来。苏青负责地换回了暖黄色的灯光,只有被吓得直接躺倒在地的秦小岚惊魂未定、大口喘气。


“小猴儿!你个坏猴儿,明知道我最胆小,还偏偏吓我!”


秦小岚从地上坐起来,脸上挂着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用又委屈又嗔怒的语气大声控诉这种“恶劣”的行径。话音未落,抄起手边的拖鞋就要打过去。可是小猴儿毕竟是小猴儿,动作敏捷得很,早就跑得远远的啦。


“好啊,你还跑——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欺负本宫的下场……”


“来呀来呀,来抓我呀!”


谨言一副毫不害怕的样子,甚至还有空朝后面做个鬼脸。哪成想在这分神的当儿,一下子就被旁边的姜梓新拿捏住了。


“娘娘快来,我捉住这只猴儿了!”


秦小岚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过来:“这下你可是跑不掉了吧?我今天非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正说着,小吴同学就被放倒在了床上。皇后娘娘将拖鞋往旁边一扔,邪恶的双手伸向了谨言的腰肢。


“我错了,我错了,奴婢错了还不行吗!……娘娘您这么宽容,你就饶了我这回吧……娘娘,娘娘,奴婢再也——”


秦小岚这才暂停了手上挠痒痒的动作,叉着腰一脸笑意地挑了挑眉:


“再也什么?”


谨言从床上半坐起来,用无辜的眼神看着秦岚,好像刚才的事情全和她没关系一样。


“那当然是,”小猴儿的嘴角又爬上了坏坏的笑容,一眨眼间,身子就像水蛇一样灵活地从旁边溜了出去:


“下次还敢!”


秦小岚瞪大了眼睛,真是气打不出一处来。


“吴!谨!言!你给我站住!”


小小的岚桂坊马上热闹起来,只有剩下的一堆电灯泡冷眼旁观小情侣打情骂俏的日常。好在有烤串、啤酒一条龙服务,倒也还能勉强接受这么夸张的狗粮。



(二)


“娘娘,谨言讲的鬼故事也太可怕了,我们几个女孩子,怎么敢回房间呢。娘娘,你就看着我刚才捉猴有功的份儿上,让我们几个借宿一晚吧。”姜梓新一面冲着秦岚做出一副可怜模样,一面又朝着谨言苏青挤眉弄眼,叫她们赶紧过来打配合。谁让我们娘娘性子好,房间又漂亮,可是妥妥的团宠。怎么会有人不想跟娘娘睡一间房呢?


“是啊是啊,娘娘,你看你今天被我吓得这么惨,你晚上一个人睡觉,我岂不是万分愧疚、寝食难安了!不如让我留下来,为你看守门户、斩妖除魔、辟邪生财……”


谨言一边用浮夸的语调说着,一边配上夸张的表演动作,逗得秦小岚噗嗤一笑。这一刻,早就分不清是戏里还是戏外了。


“好吧。那本宫就给你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皇后娘娘把自己的脸凑上前去,唇齿间的呼吸麻痒痒地略过璎珞的鼻尖。她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耳根烧灼得好像猴子的红屁股。


“今晚你睡沙发。”


谨言一愣,就失望地撅起嘴巴来。就她那点儿小心思呀,还不是被姐姐一眼就看破!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有没人规定娘娘的话就一定要听嘛——你说是不是呀?



(三)


夜真的深了。月亮已经升到中天,星星好像也更加明亮,在人们安眠的时候唱起自己的歌儿来。晚风送来若有若无的茉莉花香,也不知道是哪家种的,清贵而不失甜沁,淡雅而不失芬芳。


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静谧,好像一首无声而又温柔的安眠曲。酒店外高大的的梧桐树,在喃喃的风里发出轻轻的沙沙声;酒店里七七八八的女孩儿们,也在此起彼伏的呼吸声里安静地入睡了。


在这个时候,岚桂坊却还有人没睡着。其中一个就是我们表面大姐大,实际上胆子超级小的秦小岚——别人说怕,那是假的;只有她这种不说的,才是真害怕。


她呀,看着打打闹闹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一到了深夜就自己吓起自己来。小演员的条件没有大酒店好,空调不算特别管用,晚上压根儿盖不住被子,只觉得背后冷飕飕的,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听见外面的沙沙声,秦小岚只觉得是鬼魂的呜咽;闻到香气,她满脑子都是女鬼头发丝儿的味道。她紧紧地闭上眼睛,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那都是假的,这世界上没有鬼!你是最勇敢的!秦小岚,明天还有好多场戏,你赶紧给我睡觉……


突然之间,她听见房间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许是谁起来上卫生间吧?秦小岚虽然这么对自己说着,但是心却砰砰地跳,一点儿也控制不住。然后,她就感觉到有人爬到她的床上来,床底发出细小的咯吱声。秦小岚被吓得越发不敢动,浑身都紧绷绷的,只恨上床的时候没带上两把餐刀防身。


可是这个人的动作是那么轻,那么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靠近过来。一种很好闻的味道把秦小岚慢慢地包裹起来,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松弛和安心。


奶奶的,柔柔的,是她的味道。


“有我在呢,别怕。我就知道你没睡着。”


谨言用她的手臂从背后环过来,把爱人温柔地搂在怀里。


“嗯?”


秦小岚这才放弃了装睡战略,从鼻腔里发出舒服的声音。


“我就知道嘛。”


谨言半娇半笑地回应道。


“你是谁呀?”


秦小岚也忍不住带了点儿笑意,故意问道。


“我当然……是压床的女鬼呀。”


“原来是女鬼——那我来数一数你的手指,看看是不是六根?”


秦小岚翻过身来,两个人面对着面,近得连呼吸都融合在一起。皎洁月光透过窗户,照在谨言弯弯的眉眼上,明媚的笑容把人的心都捂暖了。


她的睫毛怎么这么长呀,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扑闪扑闪的,秦岚想。


“嗯,这个女鬼呢,长得还挺好看。”


秦小岚一面抓起谨言的右手,一面微笑着说道。


“一、二、三、四、五……”


数完了一只手,秦小岚又抓起了另一只手。可她好像并不着急,把那只手放在掌心里细细地抚摸着,来来回回好几次,才把动作停在左手的无名指上。


唇瓣潮湿柔软,吻上本应该佩戴着一生的地方。


“六。果然是个女鬼。”


秦小岚柔柔地一笑。



两个人就这样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晚上,只有一点有些烦人——房间里人太多,一来睡的时候不方便做事,二来早上起来的时候,估计又得被她们起哄吐槽啦。

忘词grape

民国爱情十有九悲


(只能截MV了)

选自陆虎的《别》(酷狗的MV)


很多标签想加但是加不了(气死我了)

民国爱情十有九悲


(只能截MV了)

选自陆虎的《别》(酷狗的MV)


很多标签想加但是加不了(气死我了)

令后家的花坛子

等了一年多,终于定档了吼吼吼✌🏻️✌🏻️✌🏻️

等了一年多,终于定档了吼吼吼✌🏻️✌🏻️✌🏻️

德胜公公
小伙伴们快来看啊,过年了!!!

小伙伴们快来看啊,过年了!!!

小伙伴们快来看啊,过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