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吴镇宇

10万浏览    1399参与
逸

【舅妈组】八十秒的爱 2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养成系(?

文笔烂 ooc有

——


5.

落日将天空染成粉红,光打在方展博身上,而少年坐在校门口长椅上,落寞的看着夕阳。


光线一点点暗下去,叶志帆没有来。而方展博死倔地不肯走,任凭保安和玲姐又劝又拉,他就是赖在学校门口,怎样都不离开。


“他会来的!他答应我了!”方展博带着哭腔开口。


此时玲姐已经气到失声:“鬼上身啊!”她颤抖着转身,“我随便你!”


天色彻底暗下来。方展博抽着鼻子,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可叶志帆还是没有来。


6.

可叶志帆也从来不想失约。本来他昨天答应小孩子就是因为他今天...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养成系(?

文笔烂 ooc有

——


5.

落日将天空染成粉红,光打在方展博身上,而少年坐在校门口长椅上,落寞的看着夕阳。


光线一点点暗下去,叶志帆没有来。而方展博死倔地不肯走,任凭保安和玲姐又劝又拉,他就是赖在学校门口,怎样都不离开。


“他会来的!他答应我了!”方展博带着哭腔开口。


此时玲姐已经气到失声:“鬼上身啊!”她颤抖着转身,“我随便你!”


天色彻底暗下来。方展博抽着鼻子,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可叶志帆还是没有来。


6.

可叶志帆也从来不想失约。本来他昨天答应小孩子就是因为他今天下午休假,但今早过来他就莫名其妙被推了各种工作,小警员没有话语权,只能敢怒不敢言地照做。


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蓝金探长笑着拍了他的肩膀,告诉他年轻人还是要多锻炼。叶志帆不明所以,只好埋头工作。


办公室的钟表时针指向九,叶志帆才忙完这一切。小孩的学校都已经放学四个小时。他想着小孩应该已经和家长回去,但直觉却让他急哄哄赶到小学门口。


香港街头路灯一闪一闪昏暗不明,但他一眼就看到小孩半低着头坐在木椅上,脸上挂着晶莹的泪。


7.

叶志帆大脑当即就死机了,他放下单车飞奔到男孩身边,几乎要把男孩吓一跳。


“你怎么还没回家?”叶志帆擦去男孩脸上的眼泪。


“你说过你会来。”男孩的哭腔被极力掩盖,可浓重鼻音却又那样明显。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两人的呼吸交错。男孩豆粒大的泪珠仍在滚落,叶志帆沉默了。他抱起方展博,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背,任凭泪水和鼻涕弄脏他新洗的警服。


“对不起。”良久的沉默过后叶志帆开口,“今天蓝探长在,我被要求加班。”他抱着方展博往单车的方向走去。


方展博被放在后座上,叶志帆让人抱住自己,然后开始蹬动踏板。方展博靠在叶志帆背上,风在他耳边呼啸,很冷,可是叶志帆的背又是那样温暖。他抱的更紧了些。


拐过弯弯绕绕的街坊,在夜晚时仍有不少街贩在吆喝。于是当方展博被送到家时,手上已经被塞了各种小零食和超人玩具。


“我不要的。”方展博说。


看着被推回来的小包大包,叶志帆哭笑不得。方展博分明很喜欢这些的,眼睛都还不舍得离开。他笑着,一股脑塞回到男孩怀里:“买都买了,你带回去给妹妹吃也行啊。”


方展博还是摇摇头,但叶志帆没留给他拒绝的余地,哄他:“拿好,乖啊。”


到了家门口,叶志帆想敲门,被方展博拉住了。


“怎么了?你不想回家?”叶志帆弯下腰问他,又想说几句,却被方展博打断了。


“如果我说打我的人是蓝金的儿子,你还会救我吗?”方展博望着他,他想要得到答案。


而叶志帆却想要装傻:“?哪个蓝金?”


这就属于废话了,这么点大的香港,还能有其他蓝金吗。但其实叶志帆早上就看到那个小孩了,跟在蓝金身后,指着自己不知说了什么。


他不是傻的。他当然能猜出小孩身份。


可方展博也不是傻仔,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叶志帆。


楼道空荡,心跳声轰鸣。叶志帆叹口气,也是装不下去了,摸着小孩子的脑袋回答他:“会。真的。有权势不代表能欺人,就算我知道他是蓝金的仔,我也会去救你。”


方展博的眼睛一下亮起来。他牵住叶志帆的手,小心翼翼地,带着点希冀的语气:“那你明天能不能还来接我啊。”


“……”叶志帆顿住了。


“可以吗?”方展博踮起脚去看他清澈的眼睛。


“好。但是你知道,蓝探长可能会针对我,我就不能按时下班……”叶志帆犹豫着开口,却被方展博打断。


“我可以等你的!”


叶志帆无奈地笑,告诉他小孩子不能太晚回家的,要早点回家学习和休息。


听到这里,方展博委屈地低下头,想甩开叶志帆的手。


“但你可以每天多等我半小时,我要是来了就骑单车带你走,要是没来你就自己乖乖回去,好不好?”


“真的吗?”带着点沙哑哭腔。


“真的。”叶志帆笑着揉男孩的头发,“那么现在可以回家了?”


“嗯!”


8.

开门就见到玲姐憔悴面容,她着急地把方展博拉进来,好似想要怪罪几句,却被叶志帆打断:“对不起,是我来晚了。我今天本来是休假的……”


玲姐摇摇头,说这不怪你。她转头去骂躲在叶志帆身后的方展博,叶志帆也不打断,等人说完了,拍了拍男孩脑袋后开口:“是该骂。但阿博以后不会再这样晚归了,他已经和我说好了。”


“希望吧。”玲姐对他投以感激的一笑。


而方展博此时勾住叶志帆的小拇指,低声说:“说好了。”


“嗯。”叶志帆的小指反勾住他的,“说好了。”


TBC.

逸

【军豪】生病

午夜太阳 程军x韦志豪

ooc有 文笔烂

——


月光洒在办公桌的叠叠文件上,白纸上是密密麻麻的字和或多或少的红章。时钟滴答滴答,此刻已是晚上八点钟。而此时韦志豪和程军才刚结束案子的整理和报告工作。


“返家了。”韦志豪拍拍程军的肩膀。但被拍的人却奇怪的没有动作,只是把头埋的更深了些。


“喂?”程军被拉起来,文件也零散地掉落几张。


他从迷茫中抬头,却感觉昏昏沉沉。他拉住韦志豪的衣袖开口:“几点了?”而后又无力地趴了下去。


“阿军?你怎么了?”韦志豪心觉不对,凑上去想摸程军的脑袋。却不想程军主动贴了上来,抱着韦志豪低声说:“我好难受……”...


午夜太阳 程军x韦志豪

ooc有 文笔烂

——


月光洒在办公桌的叠叠文件上,白纸上是密密麻麻的字和或多或少的红章。时钟滴答滴答,此刻已是晚上八点钟。而此时韦志豪和程军才刚结束案子的整理和报告工作。


“返家了。”韦志豪拍拍程军的肩膀。但被拍的人却奇怪的没有动作,只是把头埋的更深了些。


“喂?”程军被拉起来,文件也零散地掉落几张。


他从迷茫中抬头,却感觉昏昏沉沉。他拉住韦志豪的衣袖开口:“几点了?”而后又无力地趴了下去。


“阿军?你怎么了?”韦志豪心觉不对,凑上去想摸程军的脑袋。却不想程军主动贴了上来,抱着韦志豪低声说:“我好难受……”


韦志豪哪见过程军这个模样,手背触上额头,滚烫温度让韦志豪吓了一跳。他半抱起烧的迷糊的人,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警署办公室里并没有退烧药。医生也已下班。韦志豪的脑袋飞速运转,想着还是先把阿军送到医院。他把人背起来,匆匆拿了公文包,连文件都来不及收好就小跑了出去。


事实证明,程军真的很重。光是停车场那一段路就差点摔了个人仰马翻。韦志豪把人放到后座,看着程军烧的满脸通红,又听到他小孩子一般的呢喃,心疼地哄了几句,随即到前座发动车子,开足马力向医院驶去。


106度(约等于41摄氏度)。


急诊走廊人声熙攘,韦志豪东奔西跑还在给程军买药结账,还想着要给人买粥填肚子。而输液室里却寂静,药水一滴一滴打进程军的血管,他已经安分的睡着了。


韦志豪小心地推开输液室的门,里面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安静地做自己的事情,或看书,或睡觉。韦志豪走到程军旁边,又用手触了触程军的额头,已然没有先前那般灼热。他的心安下来,将降温贴轻轻贴上去。


冰贴碰上皮肤。尽管他的动作很小心,但程军还是迷糊地醒了。他茫然地看着韦志豪,少见的没有大吵大闹,只是看着他。点滴和高烧让他有些神智不清,但他几乎是坚定地,把另一只手伸出来,握住了韦志豪的。漂亮的眼睛盯着韦志豪,像是万千流星坠落。程军轻轻闭上眼,身体也放松地向韦志豪靠,头搭上他的肩膀。但手的力度依旧。


“晚安。”他说。


“晚安。”他回答。


END





为社团出过力

【David X倪永孝】焚心以火(十六)

撒点狗血→_→

A欧3: 40035114

撒点狗血→_→

A欧3: 40035114

逸

【舅妈组】八十秒的爱 1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养成系(?

文笔烂 ooc有

救命大时代童年时代方展博好可爱呜呜呜呜

[图片]

————


1.

六月阳光炽热。叶志帆走出警署大楼,今天他调休,整理好report便在下午早早下了工。


天气真的很热,初入社会的叶志帆尚未买车,只能迎着烈阳骑着单车回家。大街上人声鼎沸,吆喝声,吵架声,嬉笑声夹杂在一起,好不热闹。


但他清晰听见巷内的声音。


“跑啊?继续跑啊?”一个穿着富贵的男孩子正抬脚踢向另一个白衬衣男孩。男孩被打的痛呼,却仍爬起来,死死看着周围的人。以富贵男孩为首的几个高年级围住他,拉住他脖子...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养成系(?

文笔烂 ooc有

救命大时代童年时代方展博好可爱呜呜呜呜

————



1.

六月阳光炽热。叶志帆走出警署大楼,今天他调休,整理好report便在下午早早下了工。


天气真的很热,初入社会的叶志帆尚未买车,只能迎着烈阳骑着单车回家。大街上人声鼎沸,吆喝声,吵架声,嬉笑声夹杂在一起,好不热闹。


但他清晰听见巷内的声音。


“跑啊?继续跑啊?”一个穿着富贵的男孩子正抬脚踢向另一个白衬衣男孩。男孩被打的痛呼,却仍爬起来,死死看着周围的人。以富贵男孩为首的几个高年级围住他,拉住他脖子上的红绳,对着人肚子就打下去。而白衣服男孩已经满脸是灰,白衣服上全是泥,脸上腿上几处淤青在他白净的皮肤上尤为显眼。


其实HK警察最不愿意做的就是在无利情况下的见义勇为,特别是施暴者是有钱有权的情况下。


但叶志帆就不属于那类。他猛地调转车头,冲进小巷:“别打了!警察!”他将自行车往墙边一靠,跑过去将人赶走。其他几个人都一哄而散,只有那个为首的,盯了叶志帆好一阵,几乎让叶志帆背起恶寒,才转身跑开。


叶志帆没闲心去想那个小孩,他匆匆忙忙去看那个被打的白衬衣男孩。男孩已经站不起来,脸上混着血和眼泪还有泥土。他抬头看叶志帆,犹豫了好久开口:“叔叔,你能不能带我回家。”


叶志帆把人背到肩上,说好。


夕阳西下,小巷里撒满金光。


2.

叶志帆在带人回家的路上知道了男孩叫方展博。看着他脖子上价值不菲的玉,想着应该是个大富人家。可那他怎么会被欺负呢。叶志帆想着和人家长好好沟通一下。


但却不是。男孩指路指到狭窄拥挤的筒子楼的时候,叶志帆几乎大跌眼镜。他知道了男孩脖子上的玉是哪里来的了,他的父亲,曾经的股王,现在的弱智——方进新。


墙面是破旧的,屋子是逼窄的,衣食住行都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但似乎没人觉得不好,一家人其乐融融。他将人带进屋,看见一个女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阿博,你怎么又打架了!”


叶志帆闻言,将男孩拉到身后解释道:“不是,您听我讲,他没有和人打架,而是被人欺负了……”


他解释完前因后果,看见低着头的男孩和女人心疼的神色,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只好决定放弃自己的假期,和人拉起家常。


在闲聊中他才知道,自从家道中落,展博就经常带着伤回家,老师也是个势利眼,也不插手,所以展博性格也愈发沉默和固执。让她越来越难以招架。


叶志帆叹口气,摸摸小孩脑袋:“那怎么不退学啊?”


玲姐摇摇头:“阿博的学校是贵族学校,阿新在早些年已经交了六年份的学费,现在又退不了,只好先上着了。”


叶志帆在内心深深叹气。


3.

说着说着就到了饭点,叶志帆也不打算再多留。


但一只手拉住了他。叶志帆转过头,看见方展博拉着他的衣袖,两只狗狗眼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叶志帆觉得自己要招架不住了。他抬头看向玲姐,似是在求助。但玲姐笑着说,没事的,阿博很少这么黏人的,就留下来吃顿饭吧。


此时方展博也踌躇着开口,像是做了天大决定一般:“哥哥,你能不能留下来吃饭……”


叶志帆(欢天喜地的)妥协了。


4

好吧,这顿饭还是挺好吃的。叶志帆想。


但他真的要走了。可方展博又拉住了他。


叶志帆哄着人,可方展博就是憋红了脸什么都不说,眼泪都要掉下来。叶志帆手足无措,正想着要怎么才能哄好,却听见方展博小声说:“你明天能不能来接我。”


叶志帆愣了一下,看着男孩泪眼汪汪,又一次心软。


“好。”叶志帆听见自己这样说。


TBC.




啊这

画了,(是不配几张图认不出来的程度

画了,(是不配几张图认不出来的程度

八妹撩电影
吴镇宇将这个黑帮老大演绎的入木三分,不寒而栗,有些教父的影子
吴镇宇将这个黑帮老大演绎的入木三分,不寒而栗,有些教父的影子
远放燕支山

谁是枪火最靓的仔?克莱因蓝来哥胜出!

谁是枪火最靓的仔?克莱因蓝来哥胜出!

为社团出过力

【David X倪永孝】焚心以火(十五)

再做最后一章铺垫和开车,真的是又啰嗦又爱搞湟😿

文land不知道为什么把号上所有文都说成是RPS然后封掉了,真的是莫名其妙……以后还是先只发A欧3了😞

A欧3: 39775371

再做最后一章铺垫和开车,真的是又啰嗦又爱搞湟😿

文land不知道为什么把号上所有文都说成是RPS然后封掉了,真的是莫名其妙……以后还是先只发A欧3了😞

A欧3: 39775371

江山别映剪辑
保持沉默:周迅吴镇宇法庭交锋,沉默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保持沉默:周迅吴镇宇法庭交锋,沉默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逸

【林耀昌x叶志帆】黑天问白夜 2

任达华x吴镇宇

边缘行者林耀昌x使徒行者叶志帆

ooc有 私设有 文笔烂


对林耀昌加入了半卧底的身份,我认为林耀昌能坐上龙头的位置肯定不是凭他为人和善,他的手脚不会那么干净,一定是有些手段的。而其手段之一,就是和叶志帆的合作。

————


4.

“你被人算计了。”暗红色的火焰在黑夜里燃烧,林耀昌点上烟,递给叶志帆。


“我知道。”叶志帆有气无力地回答,接过烟咬在嘴里。逃出生天后褪去的肾上腺素,让他不再能忽视身上的伤口,有的大概还伤到了肌肉,每动一下都疼得钻心。


车内弥漫着血腥气,林耀昌见他疼到脸上血色全无,在等灯的空隙腾出一只手,给叶志帆递了一板...

任达华x吴镇宇

边缘行者林耀昌x使徒行者叶志帆

ooc有 私设有 文笔烂


对林耀昌加入了半卧底的身份,我认为林耀昌能坐上龙头的位置肯定不是凭他为人和善,他的手脚不会那么干净,一定是有些手段的。而其手段之一,就是和叶志帆的合作。

————


4.

“你被人算计了。”暗红色的火焰在黑夜里燃烧,林耀昌点上烟,递给叶志帆。


“我知道。”叶志帆有气无力地回答,接过烟咬在嘴里。逃出生天后褪去的肾上腺素,让他不再能忽视身上的伤口,有的大概还伤到了肌肉,每动一下都疼得钻心。


车内弥漫着血腥气,林耀昌见他疼到脸上血色全无,在等灯的空隙腾出一只手,给叶志帆递了一板布洛芬。


叶志帆吃了药缓了缓,让林耀昌带他回家。而林耀昌拒绝了。


“你家楼下也有人蹲点。”他这样说。


于是叶志帆仰天长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他靠到座椅上,转头问林耀昌:“不会我拦不到的士也是因为他们吧?”


林耀昌不可置否:“是啊。他们把所有经过差馆的的士都唬走了。”


叶志帆心好累。但他仍尝试安慰自己:“算了,总归这不算我倒霉。我本来都怀疑是不是不小心抢到了限量版米奇雨伞,被老天惦记上了,非要淋一阵才满意。”


林耀昌哭笑不得。


5.

到了林耀昌在尖沙咀的临时住所,叶志帆已经睡得很沉了,还因为受伤和淋雨发起了低烧。林耀昌拍拍他,叶志帆依旧未醒,只是小声地哼哼几声。他伸手去探他的额头,触到微烫的温度。


林耀昌无奈地叹口气,又将那人摇了摇,还是睡得很死。只得下车走到叶志帆那一边,用单手半搂着人,再发力抱起来。这一下几乎让林耀昌差点摔倒——叶志帆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堪堪站稳,林耀昌用脚带上车门,抱着叶志帆往居民楼走去。


6.

虽说叶志帆并不重,但一口气抱一个成年男子上六楼还是让林耀昌累得够呛。小心地把叶志帆安置在床上后,林耀昌就躺在沙发里半眯着,然后突然想起来叶志帆伤口还没处理。


“靠。”林耀昌一拍脑袋,从沙发上站起来,想着自己是不是开酒馆开到脑子坏掉,连这种事都能忘掉。他在药箱和柜子里翻出绷带酒精还有消炎药,又找到些干净布条,掀开被子给叶志帆上药。


给叶志帆脱下沾满血块的衬衫,林耀昌发现他伤口大都已经结块,而除了今天新得的几条凌乱刀口,林耀昌发现叶志帆身上还有许多伤。弹孔、刀伤、锯伤、烧伤……诸以此类,数不胜数。林耀昌有点感慨,想原来O记督察的伤不比古惑仔少,原来不是所有差佬都似英国佬那般偷捞油水,还白吃干饭。


他叹口气,心中莫名生出几分心疼来。给叶志帆上好胳膊的药,包好,又拉开他的腿开始给他腿根擦药。冰凉的酒精触上伤口,叶志帆猛地惊醒。


他看见林耀昌伏在他腿间,而自己双腿大开,只穿着一条内裤,腿上还湿湿黏黏的——林耀昌不会趁人之危吧!叶志帆一个激灵,推开了林耀昌:“你你你干什么?”


林耀昌不明所以:“?上药啊。难道你想伤口感染然后死掉吗?”


叶志帆这才看见他手上拿着碘酒和布条,一下尴尬的不知说什么。而林耀昌却敏锐地发现了叶志帆通红的耳尖,一下就明了。他低声轻笑:“我没有这方面的癖好。”


叶志帆听到这句话恨不得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看着林耀昌玩味的脸,他只能支支吾吾地尝试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欲盖弥彰地解释:“嗯,对啊,你什么癖好啊我不知道。”他停了一下,感觉自己脸烫的似火烧,又快速地补充了一句:“我自己来吧,你你快去休息……”说完,他急匆匆地起身却不想又拉到伤口,疼得他一下跌到床板上,痛得龇牙咧嘴。


林耀昌觉得自己快憋不住笑了,他扶好叶志帆,强忍笑意:“还是我来吧,你只要不动就好。”叶志帆半死不活地靠着墙,已经疼得无力再说话,只得点点头。而林耀昌看着他,追着他漂亮眼睛里的光,心中生出了点不该的,多余的心疼和喜爱。


7.

夜幕被天光燃烧殆尽,林耀昌彻夜未眠。洗手台上的塑料杯已被烟灰塞满,地上的烟蒂一根又一根。在他给叶志帆包扎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否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为什么自己会在听到消息后马上驾车冲出来去救他?是为利益吗?不尽然吧。他感到某些夹杂在在缝隙中的感情好像就要破墙而出。


他又摁灭了一根烟。


其实林耀昌不常是个会被琐事所牵挂的人,但这次就不同,他对这感情是迟钝而恐慌的。他束手无策。大概是错觉吧,他如此安慰着自己。


可当然不是。仅是一个错觉不足以让林耀昌焦虑如此。但林耀昌选择对内心的声音充耳不闻,他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脸和眼底的乌青,又望到已亮天光,决定先躺到沙发上睡一觉。


错觉。睡着前他想着。叶志帆是什么,只有他的吉他才是宝中宝。


TBC.

逸

【吴黄】事后

ooc有

多cp 但全都是爹妈

让我不顾一切开始码字的是:

[图片]

(是很久以前爹发的 但是lof屏我、、)

吴黄万万年。

———


军豪


阿豪大概总是要抱怨几句的。除非阿军折腾到太晚,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无。


“我明天早班。”他总以此拒绝阿军“再来一次”的要求。


阿军大都会接受,至多再无理取闹一番。毕竟他也知道晚睡之后起床多难。


但说得多了自然也就让人生疑。阿军在这方面向来是很精明的。


“我明天早班。”阿豪又这样说。


阿军不理他,继续凑上去吻他。


“我明天早班啊。”阿豪又无奈地重复了一遍。


于是阿军这样回...

ooc有

多cp 但全都是爹妈

让我不顾一切开始码字的是:

(是很久以前爹发的 但是lof屏我、、)

吴黄万万年。

———



军豪


阿豪大概总是要抱怨几句的。除非阿军折腾到太晚,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无。


“我明天早班。”他总以此拒绝阿军“再来一次”的要求。


阿军大都会接受,至多再无理取闹一番。毕竟他也知道晚睡之后起床多难。


但说得多了自然也就让人生疑。阿军在这方面向来是很精明的。


“我明天早班。”阿豪又这样说。


阿军不理他,继续凑上去吻他。


“我明天早班啊。”阿豪又无奈地重复了一遍。


于是阿军这样回答他:“我看过排班表了。”



鬼来


阿来在床上一向话很多,不过大都是些不能过审少儿不宜的词汇。


“我*你老母啊。”阿来有气无力地骂。他的腰酸胀,腿几乎是合不拢。


阿鬼一般不接话,但他会用行动堵住阿来的嘴。



诚孝


但阿孝就不同。他很少说话,做完就收拾衣衫准备走人——他几乎从来不在黄志诚家过夜。


偶时黄志诚也会抱怨几句:“你把我当鸭啊?次次都这样。”


于是阿孝就会用带着怜悯的,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过去:“我不想明天新闻是O记督察同黑社会搞基啊。”



火泰


如果泰还有力气,他多是会爬起来做点吃的。


但通常就没这个机会。


“火,你下楼买粥给我食啊。腰痛。”



建云(的士判官阿健x雨夜天魔林过云)


“还来啊?”阿健头疼地看着林过云又骑在他身上。


“一次嘛。”林过云没给阿健拒绝的余地。


阿健扶上他的腰,无奈地开口:“jing尽人亡啊大佬。



龙Dark(黑白道)


Dark做完都总是乖顺的,和平时做大佬的气质大相径庭。他靠在龙sir身上,沉思着什么。


龙sir冷不丁开口,把Dark吓了一跳:“我都没想到你平时是这样的。”


Dark扣着指甲:“也不是。因为中意你嘛。”


龙sir从回忆里惊醒。他想到Dark的遗书:


“我早都发现他是卧底了。不过也好,死之前让你升官发财一回也不亏。也没有为什么,你知的,中意你嘛。”


信纸左下角是一张画得很丑的笑脸。



吴黄


“什么时候再见面啊。”A玩着F的头发,好像有点长了。


“下次喽。”F靠在A的臂弯里,他有点困了。


但没人知今日和下次到底隔了多少个三年。


F的头发变短又变长。


END。


后记:有什么好屏的?

逸
“……那么可以分我一个镇宇吗。...

“……那么可以分我一个镇宇吗。”


绘图有参考。

“……那么可以分我一个镇宇吗。”



绘图有参考。

逸

【林耀昌x叶志帆】黑天问白夜 1

任达华x吴镇宇

边缘行者林耀昌x使徒行者叶志帆

ooc有 私设有 文笔烂


对林耀昌加入了半卧底的身份,我认为林耀昌能坐上龙头的位置肯定不是凭他为人和善,他的手脚不会那么干净,一定是有些手段的。而其手段之一,就是和叶志帆的合作。

————


1.

“你的coffee。”林耀昌把热美式递过去。


“多谢。你怎么又买热的?”叶志帆坐上转椅,抿了一口咖啡:“这次又是哪个?”


咖啡馆灯光温暖,给人以一种朦胧不真实感。林耀昌转头,看见叶志帆眼里闪着柔和的光。


他总是这样,面对谁都是一副纯良无害模样。但无人知道他背后是否藏着一把手枪。林耀昌偏开头,不动声...

任达华x吴镇宇

边缘行者林耀昌x使徒行者叶志帆

ooc有 私设有 文笔烂


对林耀昌加入了半卧底的身份,我认为林耀昌能坐上龙头的位置肯定不是凭他为人和善,他的手脚不会那么干净,一定是有些手段的。而其手段之一,就是和叶志帆的合作。

————


1.

“你的coffee。”林耀昌把热美式递过去。


“多谢。你怎么又买热的?”叶志帆坐上转椅,抿了一口咖啡:“这次又是哪个?”


咖啡馆灯光温暖,给人以一种朦胧不真实感。林耀昌转头,看见叶志帆眼里闪着柔和的光。


他总是这样,面对谁都是一副纯良无害模样。但无人知道他背后是否藏着一把手枪。林耀昌偏开头,不动声色地把U盘放到叶志帆的风衣口袋:“东星。”


叶志帆心领神会,把喝了一半的咖啡放下,又将衣领收拾妥当,拍拍林耀昌的肩膀,起身离开。


林耀昌亦准备走人,却突然想到什么,取出叶志帆压在咖啡杯下的纸巾,上面简短地写了一句话:“多保重。”他苦笑着抬头,看见窗外霓虹灯闪烁迷蒙,而那件棕色风衣已渐渐隐入夜空。


2.

东星的话事人被判了无期。


这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不过林耀昌仍做出一副震惊和心痛的模样去探望东星,发现其几乎要一蹶不振。


“太可惜了,”他递上早已准备好的慰问礼:“我一定尽可能提供帮助。”


东星的人几近热泪盈眶,谁都知道林耀昌与他们大佬甚为亲近,却不想林耀昌竟重情重义到这份地步。他们感动的同时,林耀昌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也有了更好的合作机会。


林耀昌翻着报纸,看见叶志帆升职的消息。卷发的督查胸前挂着奖章,脸上带着孩子气的笑。


这是双赢的买卖,他想。名利双收,岂不美哉?


当然,林耀昌对东星伸出“援手”的行为警方也收到线报。林耀昌在和东星的人交易的时候,收到一条匿名短信:“我本以为你是一条有野心的狼,却不想是只黄鼠狼。”


林耀昌挑眉,轻轻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那是叶志帆。他用左手在阴影里盲打了一条信息,而后心情颇好地继续开口,却不想对面的接线人因为他的沉默和挑眉惊出了一身冷汗。


叶志帆同林耀昌的联络机震动两下,弹出一条信息。叶志帆连忙打开查看,却只看见几个字:“彼此彼此了,狐狸先生?”


3.

叶志帆觉得今天倒霉透了。

先是昨晚手机没充上电导致闹钟没响差点错过开会,因为迟到十分钟还痛失了全勤奖金。中午打饭的时候有人撞上来,好好一盒饭全被打翻,晚上的庆功宴更是被程滔偷袭,脸上被糊了一整块蛋糕。


再比如现在。可怜的督察打着伞站在倾盆大雨中,身子已经湿了半边,衬衫粘兮兮地贴在皮肤上,让他感到心烦意乱。这还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喝酒了,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不能开车。而更麻烦的是,他现在,已经在暴雨中站了二十分钟,连一辆的士都拦不到。


这他妈是什么世道。叶志帆欲哭无泪,决定抄小道回家。


雨依旧下着,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小巷里昏暗,而年久失修的路灯早已因为雨水的浸泡变得失灵,半闪半闪,光线也晦暗不明。在深夜走这条深巷并不明智,特别是对于一个HK警察。但若不走,叶志帆就要多绕三十分钟的路才能回家。


走快些应该没事的。叶志帆想,他明天还有早会,他又已经很累,必须尽快到家。他撑着伞踏着水洼冲进小巷,三步并做两步地在巷子里奔跑。


叶志帆还是低估了东星。天真的警察未能预料到他被算计。大量的酒精麻痹了叶志帆的神经,以至于他未能听到身后的动响。


“砰”!一根钢管砸上叶志帆的后背,他踉跄两步,险些摔倒,一回头就看见五六个拿刀棍的古惑仔。


“妈的。”叶志帆这才意识到自己中计,还未来得及思考便条件反射地拔腿就跑,抄进另一个巷口。


巷子筒里适合埋伏,但相应的,也让叶志帆有了逃跑的空间。幸亏是叶志帆还留有一丝心眼,没喝到烂醉,他才能在七绕八拐的巷中为自己创造生机。但东星的古惑仔也不是混吃的,追不到叶志帆就将刀棍什么的往叶志帆身上扔去,倒也是有几把划伤了他的胳膊和大腿,还有几只插进皮肤,流出汩汩鲜血。


要不是我没带配枪。叶志帆恨恨地想,继续狂奔着。等他终于冲出巷子后反到有点迷茫——空荡的街道,他成了众矢之的。


叶志帆转身,意识到现在想回头已来不及,他只能继续跑。刚迈开脚步,却突然有一辆黑色林肯停在他面前。叶志帆吓了一跳,抬头望去,看见打开的车门的林耀昌的脸。



TBC.

小菲菲剪辑
泄密者:案件充满了疑点,执法者们究竟能否揭开真相
泄密者:案件充满了疑点,执法者们究竟能否揭开真相
为社团出过力

【David X倪永孝】焚心以火(十四)

抱歉最近事情有点多,一直没太有时间,希望接下来能好点_:(´ཀ`」 ∠):_

A欧3: 39654588


抱歉最近事情有点多,一直没太有时间,希望接下来能好点_:(´ཀ`」 ∠):_

A欧3: 39654588


远放燕支山

找bgm找的头疼。好吧,我就是来捣乱的。吴镇宇!枪火!

找bgm找的头疼。好吧,我就是来捣乱的。吴镇宇!枪火!

逸

【红孩儿x陈兆康】没得选

黑狱断肠歌之无期徒刑

红孩儿x陈兆康 

ooc有 乱写 我开心你随意

———

1.

“康哥——”

他听见他的小孩这样叫他。于是他回过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微笑。


2.

陈兆康的脸上又带新伤了。红孩儿在边上给他擦药:“都说让你不要去招惹那些狱警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陈兆康只是摇摇头,低着头思考。灿烂阳光照在他脸上,镶上耀眼金黄色。膏药的气味并不好问,但红孩儿还是不住地向前靠了些,继续在陈兆康耳边叽叽喳喳。


“我们都没得选的啊。”他拧上药瓶。


陈兆康半倚在铁丝网上,看着小孩点头,又摇头:“有得选啊。”


红孩儿投来不解目光,而......

黑狱断肠歌之无期徒刑

红孩儿x陈兆康 

ooc有 乱写 我开心你随意

———

1.

“康哥——”

他听见他的小孩这样叫他。于是他回过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微笑。


2.

陈兆康的脸上又带新伤了。红孩儿在边上给他擦药:“都说让你不要去招惹那些狱警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陈兆康只是摇摇头,低着头思考。灿烂阳光照在他脸上,镶上耀眼金黄色。膏药的气味并不好问,但红孩儿还是不住地向前靠了些,继续在陈兆康耳边叽叽喳喳。


“我们都没得选的啊。”他拧上药瓶。


陈兆康半倚在铁丝网上,看着小孩点头,又摇头:“有得选啊。”


红孩儿投来不解目光,而陈兆康只是回答他,有得选啊。


陈兆康看着小孩没心没肺阳光灿烂笑容,耀眼的连太阳都黯然失色。他心里默念,有得选啊。


小孩还在念念叨叨,但午后的倦意袭来,他靠着冰冷铁网睡过去。而发现他睡着的红孩儿,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犹豫着把律师单薄身子放到自己肩上,让他靠在自己温暖皮肤上。


3.

没有人捅破那层窗户纸,不过是红孩儿更黏陈兆康,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看不见的尾巴摇啊摇,几乎成了人形挂件。


而陈兆康的纵容也越来越明显。


“你话事就好。”他总这样说。


4.

原来他中意食甜啊。


看见他灿烂笑容,红孩儿愣愣地想。万寿无说要请客?哦,这样的。他胡思乱想着,却不想已经拉着陈兆康东跑西跑了好一段路。陈兆康被他带到角落,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他突然想,一不做二不休。


“康哥,没得选啊。”他迎着陈兆康诧异的眼神,扣着他的头吻了下去。唇舌交融固然让人感到情难自控,但是他们只是在接吻。


在陈兆康几乎要缺氧时,红孩儿放开了他:“康哥,我中意你。”他的手牵上他的。


“......”陈兆康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两分钟才缓缓点头——


“嗯,嗯。我也是。”他反握住小孩的手。


5.

“喂,喂。别冲动啊。陈兆康掐着小孩脸,把人的头转过来,同他对视。


小孩并不领情,他斜过眼去看食人鲳,刀还紧紧握在手里。年轻人最受不了就是自尊的打压,和接受自己无能的现实。


“阿sir,你听我说,这件事同红孩儿无关......”


他的爱人甚至还在为他求情。


他拔出刀就冲上去,但他失败了。他被打到地上,温热液体从额头流到眼角,耳中嗡嗡作响。他在晕眩中看到自己的爱人,漂亮的眼睛里失去光芒。


康哥。他想。但他再也没机会叫出了。


6.

被狱警压着蹲在地上的陈兆康想,你为什么要去招惹他呢。他一瞬恍惚,好像红孩儿也是这样对他说的。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的固执都是狗屁,他想对他道歉,却不想下一次面对他却是冰冷的坟墓。


7.

他知道红孩儿死了。还有他妹妹。

眼泪溃决。


8.

他再也不相信法律。他亲手把食人鲳的头放入绞绳,看着他面目狰狞的死去。


9.

他想他这辈子都出不去了。也好,起码有个安慰。小鸟又飞回来,他在他的墓前放了一块猪排。


10.

“喂,你们两个这么嚣张,判多久啊?”

“无期徒刑。”


END.


后记:真的就是乱写 但不重要 其实陈兆康和那个警察也可以磕一磕 但我懒得搞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