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吴镇宇

46184浏览    891参与
滿船星河

抽象快乐 (3)

《至尊计状元才》杨星×《我的路》周国才

totally甜蜜恋爱

————————————————————————————

周国才原想搬家,生怕还有后患,但手术日期临近,就排在下个月,香港地少人多,再找新屋又要辗转。不过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如果杨星要干掉他,昨天晚上就该下手,何况周国才也无意报警,钱拿到了不小的一笔,何苦再给自己添麻烦。

他昨晚没睡好,早上起了个大早,辛辛苦苦遮掉眼底乌青,再蹬上那双黑色的缎面高跟鞋。他知道自己女装扮相算不上好看,但人总归是想让自己更漂亮些的,起码能添些做自己的勇气。突然间他想到杨星的香水,他也该买瓶相衬的,等手头再宽裕些。

周国才拎着豹纹手袋...

《至尊计状元才》杨星×《我的路》周国才

totally甜蜜恋爱

————————————————————————————

周国才原想搬家,生怕还有后患,但手术日期临近,就排在下个月,香港地少人多,再找新屋又要辗转。不过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如果杨星要干掉他,昨天晚上就该下手,何况周国才也无意报警,钱拿到了不小的一笔,何苦再给自己添麻烦。

他昨晚没睡好,早上起了个大早,辛辛苦苦遮掉眼底乌青,再蹬上那双黑色的缎面高跟鞋。他知道自己女装扮相算不上好看,但人总归是想让自己更漂亮些的,起码能添些做自己的勇气。突然间他想到杨星的香水,他也该买瓶相衬的,等手头再宽裕些。

周国才拎着豹纹手袋,在镜子前抬头挺胸,胸是假的,但能把衣裙撑出好看的曲线。他照惯例深呼吸几次,拉开了房门,一抬眼,杨星正靠在门前看他,一手捧了一束玫瑰,另一只手还驻着单拐。

周国才下意识甩上了门,觉得刚才那一幕荒谬过了头,但是门上响起了和昨晚一模一样的敲门声,杨星的声音从他质量不太好的铁门外模糊地传过来:“要迟到啦靓妹!”

他无奈开门,看到杨星把自己打扮得全然不像个伤员,要不是他体内的弹片是周国才一块块挑出来的,会以为他只是扭伤了脚。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好,灰色的羊毛西装裁剪精细,恰到好处地显出宽肩窄腰,香水,又是熟悉的香水,是周国才头先回忆起来的味道。

他驻着拐杖倚在门上,轻而易举地把周国才构建了半天的自信尽数打碎,就算低下头,也能看到那双被人擦得光可鉴人的皮鞋。

可以的话,任何人都想捡自己喜欢的样子,周国才并不想要这双骨节粗大的手,过于宽阔的肩,棱角分明的脸,他烦躁地拨了拨头发,问杨星:“你来做什么?我真的没有报警。”

杨星还捧着玫瑰,再加上昨夜里恬不知耻地调笑,他来的目的自然甚至用不着猜想,周国才这么问,算是种推却,杨星装作听不懂。他上前一步,把花塞进周国才手里:“我手都举酸啦!”

周国才和花打的交道不少,但向来只有他送别人的份,这是第一次收到。花上还带着水,想是花店老板不忍心它枯萎,周国才叹了口气,把花放到门口柜子上,馥郁的玫瑰香气已经沾了他一身。

不想它这么快枯萎的话,一早就不该摘它。杨星到底为什么对他产生了兴趣,周国才想不明白,左不过是图新鲜,像那几个在夜场对他吹口哨的猥琐男人。

“让我送你吧,算是报答你救命之恩咯。”杨星还是堵在他面前,窄窄的门被他高大的身子填了半满。不送白不送,挤早高峰也够头疼的,周国才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看着杨星蹦蹦跳跳地下楼,周国才开始想象他是怎么一跳一跳地跳上来的,对他玩闹性质的追求也稍减了厌烦。周国才一手拎包,一手提着杨星的拐杖,没有办法扶住脏兮兮的扶手,穿着高跟鞋走得小心翼翼。

“拐杖丢下来!”杨星先他一步跳了下去,在楼梯下抬头冲着他笑。思考了一下砸死黑帮少爷自己的死法会有多凄惨,周国才还是拎着单拐往下挪,太靠近墙面,西装裙蹭上白灰。

大少爷没有着急的意思,本来他也不是要返工的那一位,颇有些兴趣地看着周国才摇摇欲坠地下来。隐约里他还有些盼着周国才跌倒,摔伤了腿不用上班,自己也好赖在他旁边软磨硬泡,成就一段老来谈资。

周国才还是稳稳当当地下来了,看着杨星发光的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该拒绝地了当些。门口的司机对他们鞠躬,杨星一副炫耀自己玩具的样子在车前展开了手臂,拖着伤腿帮他打开车门。

算了算了,自己救了他一命,又听了许多胡言乱语,多占点儿好处也没什么,周国才安慰了一下自己混乱的大脑,坐进了豪华轿车宽敞舒适的车厢。反正这样的公子哥,一时猎奇,追烦了也就放弃了。

理智是一方面,情感又是另一个难以控制的方面,明知道对方的目的,被这样殷切的当女人追求,自然也有些快乐可寻。周国才支着下巴看着窗外,他也追求过女生,为了些其实不该有的原因,送花、送礼、带她看电影再约她共进晚餐,很快便早餐也能一起享用。做男人时,他是英俊的。

杨星想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心急,假意绅士地坐在了副驾驶,把整个后排留给周国才一会人。其实又何必,在受了枪伤的第二天早上就跑过来,已经够急不可耐了。

周国才想,自己对他大概是不动心的,第二日早上杨星带着一捧百合出现时,他拒绝了花束,也拒绝了豪车,踩着高跟鞋便仰着脑袋下了楼。杨星在他背后暗地骂了好几句,还是翻了个白眼一瘸一拐的去追那个所谓的变态扑街死人妖。

杨星去追周国才,保镖们去追杨星。他们本来只用跟着杨星的车在城里兜一圈儿,现在只能和周国才一起穿过挤着油烟污水的小巷,一路往钢铁站走。

周国才听着脚步声不对,转过头才发现身后跟了四个男人,还是一副把“黑社会”贴到脑门儿上的装束,戴着墨镜齐齐地压在他身后。杨星是瘸着的,走不快,可周国才也未必能把恨天高踩得健步如飞,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往车站走,就当不认识后面的人。

妈的,本来就已经够惹人注目了,周国才在心里飚粗口,努力加快脚步,想挤进人群里甩开他们。可一直到上了地铁,杨星还是阴魂不散地跟在他身后,倒是身后走丢一个保镖,没挤上这一趟车。

“你放过我吧!你又不中意我!”杨星贴在周国才耳后喘粗气,周国才忍无可忍,压低声音朝杨星吼,一转头才发现他满脸是汗,嘴唇苍白。

“怎么了?”周国才有些慌乱,下意识地拿袖子去擦他的脸,杨星又闷哼一声,摇了摇头,把捧了一路的百合塞到周国才手里:“喂,我手都举酸了。”

周国才本来也不矮,穿上高跟更是高出旁人半个头,杨星低头,正好能抵在他肩膀上。自然是伤口裂开了,也许是错觉,周国才隐隐地闻到血腥味,血腥混杂着香水味道,就像杨星给他的第一个拥抱。

他犹豫攥着花束犹豫了好一会儿,抬手轻轻拍了拍杨星汗湿的背。

滿船星河

抽象快乐 (2)

《至尊计状元才》杨星×《我的路》周国才

甜蜜恋爱desu

—————————————————————————————

周国才把手机的残骸往沙发上一摔,起身去擦地,没有理他。他用沉默表示无力的愠怒,手机摔碎了,如果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帮手,前妻会找不到他。

“喂,你有没有过男朋友?”那人还是不依不饶,这让周国才重重地扔掉手里的抹布,用他原本的声音喝问对方:“关你什么事啊!”他曾经有很喜欢的男人,他们都有与南方都市格格不入的高大,但周国才自己也蹿得高过同龄人,挽着他唯一一段“恋情”的对象步入婚姻殿堂。

他接着去擦地上那道长长的血迹,门口那一头擦到罪魁祸首的身前。低头时的情绪也是...

《至尊计状元才》杨星×《我的路》周国才

甜蜜恋爱desu

—————————————————————————————

周国才把手机的残骸往沙发上一摔,起身去擦地,没有理他。他用沉默表示无力的愠怒,手机摔碎了,如果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帮手,前妻会找不到他。

“喂,你有没有过男朋友?”那人还是不依不饶,这让周国才重重地扔掉手里的抹布,用他原本的声音喝问对方:“关你什么事啊!”他曾经有很喜欢的男人,他们都有与南方都市格格不入的高大,但周国才自己也蹿得高过同龄人,挽着他唯一一段“恋情”的对象步入婚姻殿堂。

他接着去擦地上那道长长的血迹,门口那一头擦到罪魁祸首的身前。低头时的情绪也是被敛下去的,周国才棱角分明的脸也显得柔和了,质量并不太好的假发遮住了略显锋利的眉毛。

“那个,我叫杨星。”看着周国才埋头擦拭自己的血,嘴唇抿成紧绷的一条线,在灯光下竟真的染上些女性的模样,杨星把下一句嘲讽忍住,试探着换了个话题,“你呢?”

“周国才。”周国才顿了一顿,轻声回答他,还是没有抬头。他声音本也不算低沉,放轻后更显得暧昧难辨,把对立在体内搅成一团,杨星突然觉得好奇,男男女女他都玩儿过,总和周国才不同。

周国才把地板洗出原来的颜色,混着血沫的脏水流了一地,杨星动弹不得的裤脚被染湿一片。“我裤子脏了喔。”杨星开口,他的裤子原本就是脏的,那摊血水也是他自己的血,他一撞进来就弄脏了周国才这一小片自留地,“你有衣服给我换吗?”

周国才洗完抹布回来,擦掉剩下的污水:“都是女装。”他一件男装都没有留下,是厌弃他曾经的苟且日子,也是不敢给自己留后路。他要做手术的,他早下定决心了。

“我们身材差不了太多嘛!”杨星靠着柜子耍赖,“我的衬衫破好大的洞哦,你几乎剪了我一条袖子下去!”周国才没想到他能无赖得这么理直气壮,也懒得和他计较,翻出了一件儿带着繁复蕾丝花边的花衬衫,恶趣味地丢给杨星。

杨星看着那件衬衫,脸上的颜色变了几变,周国才那把刻意练出的温柔嗓音此刻显得恰到好处:“你隔壁是不是抬不起来?要不要我帮你换?”

“好啊!来啊!”杨星龇牙咧嘴的洋相出了不足三秒,就抬起头一脸大无畏地把衬衫丢给了周国才。周国才笑容僵住了,他幼稚的报复还是报应到了自己头上,一枚枚解开杨星的扣子时,周国才才明白过来,你永远不可能赢过一个足够没底线的人。

刚开始紧张恐惧的氛围荡然无存,带着满身血迹举枪威胁他的杨星像个普通的病人,抓紧机会享受好友的照顾,如果忽视掉他身上渗血的枪伤。周国才的手抖得厉害,一丝不挂地进男更衣室,和男人足够亲密地勾肩搭背,这些都不成什么问题,但是跪在地上帮另一个男人解开衬衫纽扣,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杨星体内流着白种人的血,一片瓷白的肌肤在灯下微微发着光,周国才咽了咽口水,刚把目光从他胸前的粉色挪开,就听到杨星一声轻笑:“你耳朵好红。”在杨星看来,周国才的反应是对他极大的恭维,他知道自己是漂亮的,可没想到对于人妖来说也很漂亮。

周国才自然不是什么人妖,在他自己看来此时的反应纯属一种面对异性合理的羞怯,他厌烦地皱起眉头盯着杨星看了一会儿,留了句“你自己穿吧”就转身进了卧室。

不是害羞就是欲擒故纵,杨星对自己的魅力有着不自量力的自信。衬衫始终是要穿的,否则用什么借口回来呢?往常他会留下袖口胸针或领带夹,和他没玩儿够的美女们顺理成章地再来一次,女孩儿们当然也不会不识相地提醒他,金钱和性爱没有理由拒绝。这么狼狈的留情他还是第一次,杨星艰难地脱下自己的衬衫 ,一点点地把那件带着洗涤剂清香的往身上套,恰到好处地发出一些隐忍地呻吟。

女人们通常会同情心泛滥,把那些小脾气放在一边,周国才却根本不为所动,被对着他安静地躺在床上。“妈的,果然是人妖。”杨星暗骂了一句,他并不知道那些女人们怎么敢真的和他置气,误以为女人都是好哄好弄的小猫小狗。

周国才的卧室没有门,身体虽然沉在黑暗里,模糊的轮廓还是显眼,背过身去他更像女人,宽松的睡衣贴住身体,勾出一道蜿蜒的山脊。杨星把衣服套了一半,开始盯着周国才的小腿发呆,他的腿纤细过女仔,可刚才他手臂上精瘦的肌肉也能看得分明。

应该是还没做手术的,跪坐在他面前时还能看到鼓鼓囊囊的一团,杨星的好奇心盛极,要不是身体不允许,他并不会怕一个租住在廉价公寓里的人妖报复他。

门上终于响起了规律的敲门声,看着周国才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杨星笑得伤口发疼。“开门啦!有人来给你赔手机了。”周国才硬着头皮开了门,一个坚硬的物体就抵住了他的小腹,他全身一颤,僵在原地不敢动。

“快进来!”杨星朝门口低吼,来人才逼着周国才一步步后退,进了屋子。一共来了三个人,穿着电影里黑社会那种清一色的西装,高大的身躯一下把出租屋挤得逼仄。周国才觉得有些缺氧,后退一步腹诽:“生怕别人看不出你们有问题啊。”

“星少!”领头的人走到杨星身边,对着套着一半花衬衫的他表情复杂,杨星却冲他扬了扬眉,一脸坏笑:“好看吗?”看着手下艰难地点了头,他才满意,朝周国才的方向摆了摆头:“让你买的东西呢?快给人家。”

那人走到周国才面前,拿出一部新手机和一个厚厚的信封交给了他,语气不善地威胁他:“我们都认得你了,知道你住在哪里。”周国才痛快地收下手机和钱,点了点头,尽量不说话。

剩下两个人已经把杨星丢在地上的外套披在他身上,驾着衣冠不整的少爷往外走,杨星连声感谢都没说,只是盯着周国才的门牌号看了一会儿,便踉跄地走进丢了灯泡的走廊。

斯莱特林分院院长

【吴镇宇x佘诗曼】【唐亦琛x潘家诗】【Q钉衍生】I Would


-

兄弟们造他就完了。

b站走这里     他俩超话走这里 

【吴镇宇x佘诗曼】【唐亦琛x潘家诗】【Q钉衍生】I Would


-

兄弟们造他就完了。

b站走这里     他俩超话走这里 

Upright「就叫正直啊」

漂亮(终)

(七)

周国才今天下午接拓海回家 老师说拓海学习越来越进步了,期末考试排全校第三。周国才给他买了一杯奶茶喝。拓海多要了一杯说要给阿木喝,因为阿木这次考了倒数第三。

拓海在回家的路上问周国才:"阿姨,下周我的毕业典礼你会来参加吗?我妈妈不会来了你会来吗?"周国才看着拓海,说:"好啊,能看着你小学毕业当然好啊。"看着拓海高兴的脸,周国才觉得自己突然有种家的感觉,这就是她想要的日子,她不想走了。不想回香港那个充满流言和鄙夷的地方了,她就想这么过一辈子了。她好像,真的爱上文太了。

一回家发现文太不在,阿木在家门前等拓海。

拓海把手里的奶茶交给阿木,周国才摸了摸阿木的小脑袋,说:"阿木...

(七)

周国才今天下午接拓海回家 老师说拓海学习越来越进步了,期末考试排全校第三。周国才给他买了一杯奶茶喝。拓海多要了一杯说要给阿木喝,因为阿木这次考了倒数第三。

拓海在回家的路上问周国才:"阿姨,下周我的毕业典礼你会来参加吗?我妈妈不会来了你会来吗?"周国才看着拓海,说:"好啊,能看着你小学毕业当然好啊。"看着拓海高兴的脸,周国才觉得自己突然有种家的感觉,这就是她想要的日子,她不想走了。不想回香港那个充满流言和鄙夷的地方了,她就想这么过一辈子了。她好像,真的爱上文太了。

一回家发现文太不在,阿木在家门前等拓海。

拓海把手里的奶茶交给阿木,周国才摸了摸阿木的小脑袋,说:"阿木,一起吃饭啊。"

阿木说:"不了阿姨,我来找拓海。今天晚上有一年一度的烟花大会,特别漂亮。我妈妈做了晚饭等拓海来吃呢,吃完我们一起去看烟花。我爸爸不在所以作为大哥的我就亲自来接他啦。"

拓海转头问周国才:"阿姨你去看吗?"

周国才说:"我晚上还要跟你爸爸到秋名山送货呢,下次陪你看。记得注意安全哦。"

看着阿木和拓海两个小身影,周国才感受到的幸福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的,就像小时候第一次穿上裙子的感觉一样,她好幸福。她想一直都这么幸福。

酒吧里,佑一和文太在喝酒。文太又是一口没动。

"我说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在你身边你居然还是这么愁眉苦脸,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搞清楚是你老婆不要你了你再找一个很正常啊,人家对拓海和我们阿木也那么好,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啊衰佬。"

"我在想,我到底喜不喜欢她。"

"不是吧大哥,你都让她住进家里了,拓海都认了这个妈了你告诉我你还在思考你到底喜不喜欢她?疯了吧你。"佑一把酒一饮而尽,一脸疑惑地看着文太。

"你仔细想想,她来之前是什么状态,你现在是什么状态?你这样,我跟你玩一个游戏,你闭上眼睛什么都别想,做一个选择题。"

文太闭上眼睛,清空自己的大脑,眼前居然浮现的是他和周国才拓海三个人一起吃饭的场景。

"烟还是酒?"

"烟。"

"八六还是GTR?"

"八六。"

"赛车还是豆腐?"

"赛车。"

"理子还是国才?"

"国才。"

脱口而出,不加犹豫。文太自己也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坚定。

"衰佬,快去吧!今天晚上有烟花大会,好好思考一下什么表白吧。"

文太拿起桌上花瓶里的玫瑰,转身就走。

回到家,文太发现拓海不在家,问她拓海在哪。得知拓海跟阿木去他家看烟花大会了之后点了点头,告诉她准备上秋名山送货。

还是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到店里周国才帮他装好货,两个人开车上秋名山,送完货下山。只不过文太这次掐着时间,开的特别快。

开到一半,周国才说:"文太,我有话跟你讲。"

文太没有理她,接着开车。

"你停车我有话跟你讲!"周国才很认真的看着文太说

文太开着车,走到一个弯的时候停了下来熄火,两人下车,文太对着周国才说:"你讲吧。"

"你不要被我吓到。"

"你说吧。"

"其实我刚开始的时候我特别不愿意相信,我觉得不可能。因为我的出现,我们两个的遇见完全是个意外,我突然闯进你的生活我非常抱歉。我觉得我也不漂亮我没什么资本可以被你喜欢。但是我每次跟你和拓海一起吃饭,每次接拓海放学老师告诉我他又进步了,每次我跟你一起做豆腐然后送货,每次我困了靠在你肩上你把我抱回屋子里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在被爱着。那种感觉跟别的感觉不一样,那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我知道这可能是我的错觉,也许你只是想帮我的忙但是我真的感觉我很幸福,我不想离开你我真的就想这么过下去过一辈子。也许你没法接受但是我还是要说,我爱你。"

文太看着表,拿着已经揉的不成样子的玫瑰花,还有二十秒。

"你说话啊你别不理我啊,你接受不接受好歹有个回应啊我求你别不理我。"周国才的眼睛里盈了泪水,她焦急地等待对方的回应。

"三,二,一。"文太向她走去把她的肩膀转过去。

"你看着烟花,别看我,我有话跟你说。"

"我,我没什么要说的。我老婆离开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世界都崩塌了,你帮我把它重新盖了起来。我不在乎你的那些事情,以前怎样或者什么这样那样的。我不知道怎么说,也买不起什么名贵的礼物,请你看一场烟花。还是在当时看流星雨的那个地方,我希望你,接受我。"文太从背后抱住她,把准备好的玫瑰花塞到她面前。

"我觉得你,挺漂亮的,特别漂亮。"

"你太傻了"

"怎么了?"

"你拿的是个假玫瑰花啊傻子!"

周国才对着烟花闭眼许了一个愿,她要每一天都像今天一样幸福。











完结辣!!!!!漂亮温柔善良的大美女终于跟憨厚老实但是嘴笨的老爷们在一起辣!!!!我是不打算写番外啥的了这种zqsg的程度太熬人了我睡不着还浑身是劲奥利给!我最开始其实是奔着虐老爷们的方向去的还埋了好多伏笔最后发现一个都没解😶莫得事,要善良😊漂亮姐姐就这么一直跟老爷们生活下去吧!!!!!!你值得!!!!!!!!!!!

Upright「就叫正直啊」

漂亮

(五)

文太到车站时发现第一班车已经开走了,他相信他透过一节车厢的玻璃看到了那个男人,于是他继续向北,跟电车比赛。

谁说八六跑不赢电车?那得看开车的人是谁。

电车一半小时的车程到下一站,文太花了二十五分钟。因为他得遵守交通规则。等到电车到站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乘客纷纷下车买便当吃。文太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男人,只有他身上有那种令人作呕的气质。文太靠近他,问:"先生,请问你是从香港来的吗?"

"对啊,怎么了?"阿智点了一根烟,站在站台旁边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来。

"来,这边走,我有话跟你说。"

文太带他来到没有人的站台后方,说:"接下来的事,我希望你好好听清楚,不然别怪我没跟你说。"...

(五)

文太到车站时发现第一班车已经开走了,他相信他透过一节车厢的玻璃看到了那个男人,于是他继续向北,跟电车比赛。

谁说八六跑不赢电车?那得看开车的人是谁。

电车一半小时的车程到下一站,文太花了二十五分钟。因为他得遵守交通规则。等到电车到站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乘客纷纷下车买便当吃。文太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男人,只有他身上有那种令人作呕的气质。文太靠近他,问:"先生,请问你是从香港来的吗?"

"对啊,怎么了?"阿智点了一根烟,站在站台旁边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来。

"来,这边走,我有话跟你说。"

文太带他来到没有人的站台后方,说:"接下来的事,我希望你好好听清楚,不然别怪我没跟你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

"是这样的,我希望你能把周国才小姐的证件和行李给我。"

"哎呦,他居然自己下山了?你是他什么人啊,新马子啊?一个晚上就找到了新马子他速度可以啊,你知不知道他是个男的啊?你看着他不会萎吗?你不觉得恶心吗?"阿智露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令人作呕。

文太露出了一个无语的笑容,挥手就向阿智打了过去。五拳,一下没停。

"你交不交呢?不交的话我会把你的事情邮给香港报社,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嘴脸哦?你知道他们最喜欢这种竞争性的八卦了。当然了,第一时间还是要邮给你的老板,让他看看有这种不当竞争的下属他该多安心"文太伸手搂过阿智的肩膀,多安心三个字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然后他又对阿智展现出了微笑,那种看着就令人窒息的微笑。

"大哥,大哥有事好商量,求你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阿智在慌乱之中向他求饶。

"我刚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我说我要周国才的证件和行李,限你一分钟,要不然我就把这两封信投进那个邮箱了。"文太指向站台旁的那个邮筒,放开了阿智的肩膀。

阿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走进车厢,拿出了周国才的所有行李,但是包里的文件他还是拿了出来。同时他看见文太把手里的信准备投进邮筒的动作,用最快的速度把东西拿了出来交给了文太。

"都,都在这儿了。求你了别投。"阿智急促地呼着气对文太说。

"还想骗我啊?你嫩了点。这封信是给你老板的你看好了。"文太说着把第一封信投进了邮筒。"我说的是她的所有行李,包括那几张破纸。"文太歪着头看着阿智,准备挥拳时阿智跑进车厢,把那一叠文件全部拿了出来。"真的没了真的没了,我求你了你放过我,真的求求你了。"

"好啊,我也希望你能重新做人。"文太把文件装到了包里,随即把第二封信投进了邮筒。"你的车要开了,该回香港了。"

阿智看到他把信投进了邮筒,疯了一样的就要打文太,被对方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扭了过去,几乎是把他押进了车厢里。

车厢门关上了,文太向阿智挥手作别

"好好做人啊。"他看着阿智疯狂的敲门想要打开车厢门的状态微笑送别,目送他离去后提上周国才的行李开车回了群马。

其实那两封信一封是写给拓海妈妈的,告诉她要快乐幸福不要管别人怎么看,第二封信是写给拓海老师的,为拓海妈妈不能来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请求她的原谅。文太其实早就写好了这两封信,他就是迈不过自己的心。

(六)

文太回家了,他把周国才的行李提出来放在拓海房门前,敲了敲门发现没有回应。他把房门稍微拉开了一个缝发现里面没有人。他下楼发现周国才正在压豆腐。

"你还会做这个?"

"你收留了我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也什么都没有,能帮你一点是一点吧。你上午去哪了?我看你不在。"

"没事,开车去看了我的一个朋友。我儿子没回来?"

"佑一是吧,我听你说过。拓海吃过饭就去上学了,他说昨天晚上的流星雨很好看。"

文太对拓海的态度感到意外。家里突然出现一个女人他竟然没有问是谁,而且还跟她说起这些事,这小子怎么了?还有自己昨天晚上喝醉了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她是怎么知道佑一又是怎么知道拓海的?

"哦,那个,你上楼吧,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啊?"周国才停下手里的活,看着文太。

"你上楼吧,也不知道谁送来的。"

"奇怪啊,我一直在这儿啊,也没见谁过来送东西啊?"

"可能是你干活没听见吧,你上楼去看看。"

周国才上楼看到自己的行李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文太根本就没去找佑一,因为今天上午佑一开着车专门送拓海回家,看见她的时候一脸笑而不语。拓海好像也明白些什么,对于家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并不感到奇怪,还跟她分享昨晚看到的流星雨和自己在学校碰见的开心的事,反倒是她感到奇怪,她突然有一种家的感觉,那种被男人保护被孩子喜欢的感觉。她觉得自己不可能一夜之间喜欢上一个异国的陌生人,但是从她昨晚给文太披上自己大衣的那一刻是不是一切都改变了呢?她心里有些复杂。

周国才整理好心情走下楼,向文太发问:"你怎么会说粤语呢你不是日本人吗?"她决定不提行李的事,问一些别的问题。虽然昨天晚上文太已经告诉过她了。

"哦,我的妈妈是广东来的,嫁给我爸爸就住在日本了。"文太边切豆腐边说。

"其实,我有一个不太合理的请求,我知道你肯定接受不了,你拒绝我也可以的。"周国才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啊,说来听听。"

"能不能让我在你这帮工啊,等我攒够买机票的钱我就回香港了,我不会麻烦你的。"周国才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自己想干嘛啊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好啊,刚好我缺人手。"

文太心想我怎么会答应她?但是接下来自己说出的话更令自己震惊。

"你要是没地方住,拓海妈妈的房间还空着,你先住那里吧。"文太的大脑死机了,他为什么突然要说这种话,自己又不是在演月九剧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他快疯了,但是他好像对这个女人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他说不清楚。

就这样,周国才阴差阳错的住进了藤原豆腐店。上午帮文太做豆腐下午接拓海放学,晚上跟着文太去送货。周边的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默认了藤原豆腐店有了新的女主人,只是文太的生活开始有了改变。每次晚上送完货周国才困了靠在文太肩头睡着的时候文太看着她,心里总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他每次抱着周国才上楼把他抱进房间的时候看着周国才的睡颜他突然觉得很幸福,他开始依赖周国才。










没事的!就差一稿了!!!集美们再忍一忍!!!!!我疯辣我

Upright「就叫正直啊」

漂亮

(三)

一颗流星真的划过了天空。两颗,三颗,越来越多。

文太掐灭了烟。"我丢,真有什么流星雨啊。"

他拽了拽旁边的姑娘,说"你等的流星雨来了。"

周国才抬头一望,真的有流星雨。这可能是那个男人剩下的最后良知。

"许个愿,听说流星雨许愿挺灵的。你等了一晚上不就是等这个吗?"文太望向旁边的周国才。

周国才起身走向路边,望着天上的流星大声呼喊:"我再也不要别人骗我瞧不起我!"转头看向身后的人,"你呢?"

文太看着天空,对她说:"许愿嘛,说出来就不灵了。但是我相信你会坚强的,不会再被男人骗了。"文太转身向车的方向走,说:"看完了就上车,我送你下山。"文太坐在车里,看着后视镜里望向天空的人...

(三)

一颗流星真的划过了天空。两颗,三颗,越来越多。

文太掐灭了烟。"我丢,真有什么流星雨啊。"

他拽了拽旁边的姑娘,说"你等的流星雨来了。"

周国才抬头一望,真的有流星雨。这可能是那个男人剩下的最后良知。

"许个愿,听说流星雨许愿挺灵的。你等了一晚上不就是等这个吗?"文太望向旁边的周国才。

周国才起身走向路边,望着天上的流星大声呼喊:"我再也不要别人骗我瞧不起我!"转头看向身后的人,"你呢?"

文太看着天空,对她说:"许愿嘛,说出来就不灵了。但是我相信你会坚强的,不会再被男人骗了。"文太转身向车的方向走,说:"看完了就上车,我送你下山。"文太坐在车里,看着后视镜里望向天空的人影,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周国才看着流星划过,直到最后一颗消失前,她对自己说是该改变了,要做自己,走自己的路。她转身往车的方向走,但是穿着高跟鞋又崴了脚,根本走不动。

文太看着后视镜里的人发现有点奇怪,下车去扶住了她。

"高跟鞋就别穿了吧,这个时间没人来秋名山的。"

周国才脱下阿智送给她的高跟鞋,向山下一抛,说:"我再也不会为难自己了。"

"好啊,上车。"

文太把她扶上车,发动车子。正准备点烟的时候想起老婆曾经说女人最讨厌男人在车里抽烟,于是把烟放回了烟盒。他把自己的发带扯下来翻了个面,沾上车里放的水,递给周国才,开车下山。

"擦擦吧,脸花了。"

"谢谢。但是我没钱付你车费的。"

"就当我做义务了,拯救失恋女生这事我也没干过。去哪啊?"

 周国才摇了摇头"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应该是来旅游的旅店名字总知道吧。"

"我被骗了,他拿走了我所有的东西还把我的手机扔掉了。我现在不知道去哪里。"

"那我总不能带你回家吧,这样不太好吧。"文太脑中浮现出电视播放的他最讨厌的垃圾月九剧的剧情。什么一次邂逅回家过夜暗生情愫之类的。他现在不该想这些,他应该好好开车。

"那你能不能收留我一晚上啊,我明天就走。"周国才把花掉的妆擦掉,像是擦掉了那些背负在自己身上的伪装。

"好啊,只要你不怕我占你便宜。"文太嘴角勾起一抹莫名其妙的笑容。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随便你了。"周国才看向车窗外,用发带擦去突然掉下的眼泪。

文太看到了她的小动作,歪了一下头掩饰自己的慌张。"你放心啦,我不会趁人之危的。但是我回家之后要喝酒的,我怕我突然会打人。"

"那我能喝一点吗?"周国才看着文太说。

"可以啊,只要你不发疯。"

"坐稳了,我想开快点。"

(四)

文太经历过这几天发生的事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有恐女症,他不清楚自己花了多久下的山,可能四分半,可能更快。回到店里,扶周国才下车上楼,他拿出酒和酒杯,决定把这几天的事好好消化掉。

他手指了指拓海的房间,"你要是想睡觉了就在那里,我可能喝多了就睡在这了。"他刚拿起酒杯,没料到周国才抢先喝了第一杯,说:"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他居然骗我,我那么爱他我为了他我放弃了一切他骗了我。"

文太愣住了,随即喝下那杯酒说:"世事难料嘛,我也没法接受我离婚了,我明明也那么爱她。"

"你也被骗了?"

"不,她很尊重我,是我没法接受。"

"我叫周国才,你呢?"

"藤原文太。"

两个人越喝越多,眼看一瓶见底,文太打开了第二瓶。此时两人都已经喝醉。周国才对文太说:"我相信我是个好女人,我一直都相信。可是他们就是没法接受我,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们就是不接受我!"

"什么接受不接受的,怎么这么奇怪。"文太摇了摇头喝下一杯,但是周国才接下来的话让文太的酒醉瞬间清醒,并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我,以前是个男人的。我一直都是个男人我活了三十几年一直是个男人!"

"但是我觉得我是一个女人啊,我从小就喜欢漂亮的裙子和毛绒娃娃,我就爱跟女生在一起玩家家酒,就是喜欢男生啊。我就是这么委屈地活着活了这么多年,被逼着穿男装被逼着上金融系被逼着结婚。直到我攒够了钱做了手术,我觉得我是一个女人了,我可以堂堂正正地作为一个女人活着了,但是他们还是没法接受我。我以为不理那些流言追求自己的人生就够了,我把我的全部给了我第一次这么努力追求的爱情,我没想到,我没想到他就是为了骗走那几张破纸,我更没想到他骂我死人妖啊!"周国才说着说着带起了哭腔,虽然努力忍住但还是流下了眼泪。"所以我不要让任何人瞧不起我骗我,我要走我自己的路。"

文太突然理解了为什么自己的老婆会喜欢上一个女生。就像面前的这个男人,不,女人一样,不过是一个美丽的灵魂装错了躯壳罢了,没有任何人有错。

两人沉默了许久,文太突然张口说:"那我告诉你啊,我为什么离婚。"

"你说啊"

"我的老婆,她告诉我她爱上了一个女孩子,要带她远走高飞。就在几天以前。我那么爱她,我为了她放弃了参加总决赛的机会,放弃了当第一车手回来开豆腐店,结果她告诉我她要走了,带着一个女孩子走了。我知道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是我无法面对明天一早起床所有人对我投来的那种眼光,我儿子下个月就小学毕业了,他问我妈妈去哪里了的时候我要怎么回答?我以后一个人怎么带他?我想到这些我就害怕我就害怕你知道吗?"

又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

文太看着周国才,笑了一下说:"我困了,你要是睡觉就去那边吧,我儿子今天晚上不回来。"

周国才拉开拓海的房门,准备进去。文太突然问:"你的证件什么的都在那个男人手里面对吧?他明天坐电车走对吧?"

"谢谢你收留我,不用你操心了。"

"好,晚安。"

"Good night。"

这一夜又怎么能睡着呢?文太看了看表,现在是五点半。他调好闹钟闭上眼睛,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些令人作呕的月九剧情节。我怎么会突然心疼她呢?不可能。伴着这种感觉他慢慢陷入睡眠。

七点半,闹钟响起了。文太赶紧起身掀开盖在身上的衣服关上了闹钟。他怎么会突然怕吵醒房里的人呢?他昨晚睡着的时候没有盖衣服啊?往旁边一看,身上盖着的是昨晚周国才披着的大衣。他突然决定,月九就月九吧,人生哪有这么多奇幻经历在一个人身上同时发生,他洗了把脸做了个决定,下楼开车,一路向北开向电车站。










两篇两篇投吧,要不然万字长文投完一开屏就是我的投稿雷击。害,怎么会这样。

我真的写了个🔨我写了个

悔啊悔

Upright「就叫正直啊」

漂亮

(二)

"我就说今天天有异象嘛,但我没想到是你啊衰佬。"佑一把文太叫出来喝酒,文太一口没动。

"我知道,你下午刚送走老婆和她女朋友,但是我请你喝酒你也不能这样吧,好歹我们也是朋友啊。我知道你为了老婆不当日本第一车手回来开豆腐店,不就离个婚嘛,用不着这么自暴自弃吧。"

  文太在五天之前得知了一个令人费解的事实,他的老婆有了女朋友,向他提出离婚。他在今天上午办好了离婚手续,把拓海的抚养权也揽到了自己手里,下午开车到电车站送走了一对恋人。

"我会给你每个月寄钱的。"

"不用。我不用你施舍。"

"钱是给拓海的,你每个月卖豆腐的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带拓海。"

"好啊...

(二)

"我就说今天天有异象嘛,但我没想到是你啊衰佬。"佑一把文太叫出来喝酒,文太一口没动。

"我知道,你下午刚送走老婆和她女朋友,但是我请你喝酒你也不能这样吧,好歹我们也是朋友啊。我知道你为了老婆不当日本第一车手回来开豆腐店,不就离个婚嘛,用不着这么自暴自弃吧。"

  文太在五天之前得知了一个令人费解的事实,他的老婆有了女朋友,向他提出离婚。他在今天上午办好了离婚手续,把拓海的抚养权也揽到了自己手里,下午开车到电车站送走了一对恋人。

"我会给你每个月寄钱的。"

"不用。我不用你施舍。"

"钱是给拓海的,你每个月卖豆腐的钱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带拓海。"

"好啊,谢谢。"

  文太盯着酒瓶,回想着这几天自己经历的一切,不太真实又确实是真实的。他拿起酒杯又放下,对佑一说:"晚上我还要到秋名山送货,不喝酒了。"

"对啦,阿木跟拓海说今晚有流星雨的,他们看完就到我家过夜了,今晚不回去了。"佑一在文太临走前说。

"好啊,那个衰仔明天要是不回来我打断他的腿。"文太叼着烟出了门。他一向不相信有什么流星雨,也不明白那些人对着它许愿有什么用。他回店里取好货,一路开往秋名山。

  送完货下山的路上,文太是真的觉得他累了。这几天经历过的事情可能一个人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他要赶快回家,好好的睡一觉,不能再拖了。因为第二天全群马县都会知道曾经的天才赛车手,现在的豆腐店老板离婚了,他老婆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半路上文太从飞驰的车窗里看到一个人影。他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自己疲劳驾驶撞到了人,赶紧踩下刹车然后下车。

  他看到的是一个姑娘。一个无助又脆弱的姑娘正蹲在地上紧紧抱着她自己埋着头,看样子像是失恋了。

  文太点燃一根烟,站在她旁边靠着墙,说:"这么有闲情到秋名山来散步啊美女。"周国才听不懂日文,抬起脸看向文太,摇了摇头。文太用粤语讲了一遍,周国才抬头看着他,"你不也是吗?"

  文太看着周国才哭花了妆的脸,说"我不一样啊,我开着车来的。要按你这么走走两天肯定是走不出去的,不如我载你下山啊?"他拉了拉周国才,周国才甩开他的手。

"你放心啊我不骗你的。我告诉你,这个山上半夜可能有什么野猪啊野狼的,吃了不少人的。再说我骗你干嘛呢我又没有钱拿。"周国才看了看旁边的男人,不作声。

"好啊,你要这么待着我就陪你啊,反正我今晚也没有事做。"文太心里冒出一股无名火,跟面前这个姑娘较上了劲。

  一根烟将要燃尽,天空出现了异样。









为难秋名山车神了,我写了个什么了🔨东西就搁这金蛇狂舞

dbq

Upright「就叫正直啊」

漂亮

《头文字D》藤原文太X《My way》周国才

重度OOC,有私设

(一)

平凡的一天,对于周国才来说并不平凡。

此刻,公司的茶水间里格外热闹。

"讲一个事,你别被吓到。"

"国才兄有男朋友了。"

"是一家公司的行政总监,超级有钱的那种,听说他要带国才兄去日本旅游呢。"

"你说他知不知道国才兄是个变性人啊,这样的男人也太好了吧,为什么偏偏看上......"

"国才姐,你......"

  此刻,办好辞职手续的周国才正在往公司门外走,阿智说去完日本回来就带她结婚。她听到了那些人说的话,她再也没法忍受这些人对她的侮辱了。

一路走出公司大门,阿智正在...

《头文字D》藤原文太X《My way》周国才

重度OOC,有私设

(一)

平凡的一天,对于周国才来说并不平凡。

此刻,公司的茶水间里格外热闹。

"讲一个事,你别被吓到。"

"国才兄有男朋友了。"

"是一家公司的行政总监,超级有钱的那种,听说他要带国才兄去日本旅游呢。"

"你说他知不知道国才兄是个变性人啊,这样的男人也太好了吧,为什么偏偏看上......"

"国才姐,你......"

  此刻,办好辞职手续的周国才正在往公司门外走,阿智说去完日本回来就带她结婚。她听到了那些人说的话,她再也没法忍受这些人对她的侮辱了。

一路走出公司大门,阿智正在楼下等她。

  坐到车里,周国才说"不用先回家放东西吗?公司很多文件我还没来得及交接呢。"

  阿智答到:"反正你那个职位一时半会也找不来人交接,到时候公司需要就邮过去啊,赶飞机来不及了。"

  周国才把阿智的头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问 阿智是不是真的会跟她结婚。阿智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妈妈讲过的,带女孩子出去旅行去回来就要跟她结婚的,我跟你保证我绝对不会抛弃你,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

  交换了一个吻后,两人驱车驶向机场,坐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

  阿智的计划是带着周国才游遍全日本,最后在富士山脚下向她求婚。他说他怕周国才会被自己吓到所以就先把计划向周国才和盘托出了。还让周国才把自己的包和行李都放在他那里。

周国才就应该在这个时候察觉到不对劲的。

五天后,他们来到了群马县。

  那天晚上阿智急匆匆的把她拉出来,说今晚有双子座流星雨,在群马县的秋名山上看到的景色会很不一样的。她只带了手机,跟他上了车,两个人驱车前往秋名山。

  到了山顶,阿智靠近她耳边跟她说"虽然流星雨还没来,但是先许个愿望吧,用心祈祷就会很灵的。"周国才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说"我要永远都像今天一样幸福。"阿智在她许愿期间说:"其实你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很幸福的。"周国才睁开眼睛,张皇地说"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样啊,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啊。"一边双手搭在阿智肩头。

  阿智甩开她的手,向她大喊:"我说你要幸福自己一个人幸福啊,死人妖!"拿着她的手机向山下奋力一抛,接着慢慢走近周国才,对她说:"你以为我真的对你一见钟情吗?你以为我刚调过来香港人生地不熟吗?我原来在企业年会上见过你!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你真的是才啊!可惜了,怎么会喜欢男人呢?还是个死人妖啊?"他使劲推了一把周国才,周国才坐在地上,水汪汪的眼睛里全是张皇,不敢相信。

"原来你真的在骗我。"

  阿智晃了晃手指"没有,我有两件事从始至终没有骗过你。一是等我的公司需要你手里的文件的时候我会把它邮过去,二是今晚真的有流星雨。我明天就坐电车离开这个鬼地方。这座山光靠走路走两天是走不出去的,你就慢慢享受你的流星雨吧小姐。"阿智说完这番话就上车离开了。

   周国才像是被一场噩梦惊醒一样坐在原地,脑子里全都是阿智刚才说过的话,她向山下狂奔想赶上阿智的车,车早已经不见踪影。跑的时候高跟鞋崴到了脚,疼痛终于让她蹲在一旁抱住自己放声痛哭。她受过的来自大众的歧视,谩骂,侮辱,在她以为爱情降临的那一刻都不算什么,毕竟那是她自己选择的路。但是她没有想过,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全身心交托的爱情也会欺骗她,仿佛上天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那时的疼痛已经不是生理上的疼痛,是人格被践踏被侮辱的锥心之痛。她抱着自己看向天空,没有流星雨。一切都随着这个谎言烟消云散了,真像一场惊醒的噩梦。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国才对自己自言自语:"果然,我这样就是活该。"她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她已经哭不出眼泪了,只能站起来,徒劳无功地向山下走去。








作者瞎bb:我好爱好爱好爱好爱周国才!!!!!温柔大方漂亮贤惠的姐姐!!!!!她应该被爱!!!!所以我找了一个成熟稳重但是嘴很笨的老爷们开始了一场贼拉神奇的恋爱,奥利给兄弟们干了嗷!!!还有,此阿智非彼阿智嗷,把死渣男和原则男要分开嗷,要明白是真的是因为我起名癌所以才这样的我该打。还有,我是写完全篇才一篇一篇发的因为这个文真的是一个透支我的万字长文,jimmy和霍大太太我就先放一放(绝对不是因为我又看了一遍八十一号原片然后突然激情消失)还有就是写的不是很好,自己看了一遍也觉得挺雷的,🈚️车(主要是因为我没有xsh嘻嘻)只是想给漂亮姐姐一个温柔的怀抱,她值得!!!!!!!!!


斯莱特林分院院长

我的cp并没有营业,我营业了[拜拜] ​一个民国古装民国au,但由于阿佘片源没有没法剪视频👋🏻

他俩的微博超话走这里  

我的cp并没有营业,我营业了[拜拜] ​一个民国古装民国au,但由于阿佘片源没有没法剪视频👋🏻

他俩的微博超话走这里  

滿船星河

抽象快乐 (1)

《至尊计状元才》杨星×《我的路》周国才

周国才是漂亮温柔大姐姐

————————————————————————————

让人心惊肉跳的砸门声响起来时,周国才刚换上家居服,廉价的租屋没有门镜,依稀中只听到有人在叫“救命”。

他硬着头皮开了门,有个温热的物体带着浓重的血腥气抱着他倒在了地上,那人连声催促他快些关门,却好像连挪动一下的力气都失尽了。周国才费力地从男人身下爬出来,把远处隐隐传来的呼喝连同走廊里的漆黑反锁在门外,情绪与理智才缓缓回到身体里。

为了省些电费,屋里只有一盏台灯是亮着的,模糊的灯光下,来人一动不动地趴在地板上,渗出的鲜血显出一种沥青般的黑。周国才哆哆嗦嗦...

《至尊计状元才》杨星×《我的路》周国才

周国才是漂亮温柔大姐姐

————————————————————————————

让人心惊肉跳的砸门声响起来时,周国才刚换上家居服,廉价的租屋没有门镜,依稀中只听到有人在叫“救命”。

他硬着头皮开了门,有个温热的物体带着浓重的血腥气抱着他倒在了地上,那人连声催促他快些关门,却好像连挪动一下的力气都失尽了。周国才费力地从男人身下爬出来,把远处隐隐传来的呼喝连同走廊里的漆黑反锁在门外,情绪与理智才缓缓回到身体里。

为了省些电费,屋里只有一盏台灯是亮着的,模糊的灯光下,来人一动不动地趴在地板上,渗出的鲜血显出一种沥青般的黑。周国才哆哆嗦嗦地爬到他面前,想伸手去探他的鼻息,还没碰到人,便听到他一声闷哼,艰难地翻了个身,把受了伤的肩膀和大腿暴露在周国才眼前。

周国才对做男人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吵闹聒噪的男孩们在录像厅里挤过无数个夏天,在难以忍受的汗湿和体味里,他认识了眼前这种伤口——枪伤。尖叫被堵在嗓子里,他好心救助的人很可能是个危险的逃犯,周国才下意识地想去拿手机,刚有动作便被枪口指住。

“喂,去拿镊子。”对方嘶哑的开口,由于失血过多,声音显得虚弱,连举枪的手都有些发抖。但子弹还是一样坚硬的,可夺人性命的,周国才点点头,慌忙去翻装满了零碎物品的抽屉,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他用来拔眉毛的镊子。

镊子很小,看上去可以轻易折断,并没有用来做防身武器的潜力,周国才只得把镊子递过去,可那人完好的手举着枪,另一只胳膊软软地垂下去,腾不出手来接。

“把子弹夹出来。”那人尽力用不容置疑地语气威胁他,话一说出口就因为颤抖变得七零八落。“啊?我?”周国才有些不知所措,迟疑的瞬间黑洞洞的枪口就立刻往他额头上比了比:“废话!快点!”

他举着镊子对着那块血洞犹豫不决了半天,还是咬咬牙开了口:“我能把你拖到那边去吗?太暗了……”那人表情变了变,吃力地往灯光下挪动,拖出一小截凄惨的血迹,周国才跟着他爬过去,终于看清了狰狞的伤口。

他是为自己缝过布娃娃的,那些精致的衣裙全被父亲丢进了垃圾桶,和他童年时所珍爱的一切一起消失,但他的手依然很巧,利索的剪开了染血的衬衣,全神贯注地把那些发着光的子弹取出来。

人们专心去做一件事时,躁动的情绪往往会被重复的动作所抚慰,周国才从血肉模糊的洞里翻出那些碎片,身体的主人一言未发,安静地控制着自己的颤抖。取完肩膀上的,还有大腿,周国才甚至显得有些驾轻就熟,很快地把那些折磨人的弹片摘净,把伤口用干净布条包了个严实。

他长舒一口气,摊坐在地板上,下意识地想冲对方微笑,嘴角扬到一半才意识到微笑的不合时宜。那人早就把枪放下了,靠在柜子上紧盯着他看。

尴尬与慌乱是周国才最熟悉的表情,它们现在重新攀回脸上,连恐惧都冲散了些。他低着头,总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剥剥头发,又弄弄鼻子,半晌才想到说什么:“我……我不会报警的……”

“你是男是女啊?”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对方好像全然不在意自己现在的处境,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话。这几乎是第一次被这么直白地问,周国才看着他,想说是女的又说不出口,渐渐涨红了脸。

那人倒是漂亮的,一张五官昳丽的脸,浓墨似的眉毛直压着眼睛,睫毛在灯下投出夸张的阴影。他一定是对自己这张不失男子气的漂亮脸蛋骄傲的,把自己打扮得夺目,散落的头发之前是涂了发蜡的,天鹅绒西装衬得他眉眼鲜亮,血腥气里也有压不住的香水味。

周国才看着他,突然有些妒意,一点不懂体谅别人,只能说明他根本没这个讨好的必要,连那句语气冒犯的疑问都变得惹人艳羡了起来。他挺了挺腰,语气有些生硬:“女的。”

这个答案换回来一声哧笑,周国才带着怒意瞪他,好像愤怒能和蔑视扯平。“没有没有,”不速之客断断续续地笑,扯动伤口又皱起眉,“怎么说你也救了我。”

这话不如不说,连所谓的“救命之恩”都只能抵消他进一步的羞辱,周国才深呼吸了几次,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转头盯着地上的血迹。

“喂,手机借我一下。”大概是看他这副模样觉得有些没去,那人冲周国才伸出手,又是一派傲慢神气。周国才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把手机递了过去,对方伸手接过话机,枪就随意地方在腿边。

“别想着拿枪,小妹妹不该拿枪。”客人低头发短信,头都没抬,拖着语气调侃他,紧接着周国才听到一声巨响,看到自己的手机已经被枪托砸了个粉碎。

“你干什么!”焦急之下,他也维持不住苦心练习的温柔语调,发出一声属于男人的怒吼,周国才扑过去,想抢回手机,却只剩下一堆碎片。

“你悄悄报警的话,我会很难办的啊妹妹。别紧张,一会儿有人来接我,会给你钱的。”对方理直气壮地开口,用枪拍了拍周国才的胳膊以示安慰,“很大一笔钱。”

“一会儿我……我朋友可能会给我打电话的!”周国才看了眼那柄镀了金的浮夸手枪,还是忍不住怒火。

“哦……朋友,”那人冲他挑起一边眉毛,“男朋友啊?”

silhouette d'automne

你敢顶嘴!

(心疼小豪

被一巴掌打成这样

真的听见了脆响...

你敢顶嘴!

(心疼小豪

被一巴掌打成这样

真的听见了脆响...

斯莱特林分院院长

西风烈au。

谢谢,有被射到。

西风烈au。

谢谢,有被射到。

silhouette d'automne

真人秀

不是演技

小豪就是这个时候暗下决心

再难也要追

再久也要等

真人秀

不是演技

小豪就是这个时候暗下决心

再难也要追

再久也要等

yellow dog and little cat
苦恋注定难 我已经习惯 沿途承...

苦恋注定难 我已经习惯

沿途承受不留情的双眼

请给我负担 叫世上人间

平凡情侣为你共我轰烈汗颜

             《基佬四十》-《失乐园》

苦恋注定难 我已经习惯

沿途承受不留情的双眼

请给我负担 叫世上人间

平凡情侣为你共我轰烈汗颜

             《基佬四十》-《失乐园》

滿船星河

Grown Up

炼铜警告⚠

这篇好像之前没发……

设定是阿火和阿泰的年龄操作,年轻的阿火收养了小崽子阿泰

—————————————————————————————

佳玉的胳膊像一节莲藕,空洞的是她妓女的眼睛,但有了那头海藻般在挺翘屁股上坐摇右摆的头发,没有人会太在意她那张敷着廉价粉底的脸。但年轻的女孩不害怕廉价,廉价的裙子和磨损的高跟鞋都焕发着青春的光晕,她的手指从阿火的胸口滑下去,勾上他的皮带,阿火就在狂热拥吻中摸出钥匙打开门,和佳玉撞进了公寓。

阿泰回家时,房门还好客的虚掩着,正当他下意识撤后两步打算观察情况,一只雪白的手从里面推开了门。佳玉汗湿的长发贴在脸上,她把碎发拨到耳后,又伸手揉了揉阿...

炼铜警告⚠

这篇好像之前没发……

设定是阿火和阿泰的年龄操作,年轻的阿火收养了小崽子阿泰

—————————————————————————————

佳玉的胳膊像一节莲藕,空洞的是她妓女的眼睛,但有了那头海藻般在挺翘屁股上坐摇右摆的头发,没有人会太在意她那张敷着廉价粉底的脸。但年轻的女孩不害怕廉价,廉价的裙子和磨损的高跟鞋都焕发着青春的光晕,她的手指从阿火的胸口滑下去,勾上他的皮带,阿火就在狂热拥吻中摸出钥匙打开门,和佳玉撞进了公寓。

阿泰回家时,房门还好客的虚掩着,正当他下意识撤后两步打算观察情况,一只雪白的手从里面推开了门。佳玉汗湿的长发贴在脸上,她把碎发拨到耳后,又伸手揉了揉阿泰的头发,声音软糯得像要化在满室高温里:“小弟弟,是不是走错门啦?”接着低头,去穿她那双褪了色的系带高跟鞋,足跟与膝盖上透出一片暧昧的粉红。

身后,阿火刚冲完凉走出来,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露出杀手精心锻炼过的身体,听见门口的声音,他走过来查看。“爸爸!”阿泰仰头冲他喊了一声,甜蜜的语气刻意过妓女,阿火擦头发的手僵在原地,看着佳玉的脸由白转红再转绿。佳玉的手提包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她把包抗在肩上,扔下一句“记得结帐”便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阿泰翻了个白眼,绕开挡在门口的阿火,从雪柜里那只断手下面翻出一罐汽水灌进嘴里,“嘁”了一声:“原来是要钱的那种。”阿火摇摇头,“本来是不要钱的,你来了就要钱了。”把他擦头发的那条湿漉漉的毛巾盖在了阿泰脑袋上,“小赔钱货。”接着便往卧室走去。

阿泰把汽水搁在桌上,猛地跳上了阿火的背,做势要锁他的喉,阿火一把拎住他的胳膊,轻而易举地把他丢在了床上。阿泰在那张大床上打滚,嚷嚷着要把带着佳玉香水味的床单换掉,阿火不理他,转身从衣柜里拿衣服。

男孩突然拽住他,从床上跪了起来,搂住了阿火的脖子,把他那两瓣小小的嘴唇贴了过去。阿泰不会接吻,只是这么静静地贴了几秒,接着他松开手,定定看着阿火:

“你找女人来,是不是做这个。”

阿火刚洗完澡,水珠在闷热的屋内蒸发,身上一片冰凉,阿泰贴着他,身上却越来越热,男孩呼吸急促,脸上泛起明亮的绯红。阿火终于反应过来,第一个燃起的感情是愤怒,想推开阿泰手上却失了分寸,男孩重重地跌到床上,脸上有些错愕。

阿火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厉声喝问他:“谁教你的?你干什么?”阿火极少发怒,此时却是怒意都写在脸上,阿泰被吓得一缩,随即也生起气来,他推开阿火的手,大喊道:“你啊!你教我的!”

阿泰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爬起来,小小的手摸上了阿火粗壮的大腿,顺着向上攀去:“我都看到了,她们这么碰你,她们还会叫呢!”阿火一把捏住阿泰的手腕,把他拎了起来,男孩全身的重量就坠在两只细瘦的腕上,两腿在空中乱蹬,再次被摔回床上。

“那不是你该学的,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你除了这些不三不四的能不能学点儿别的?”阿火深呼吸了几次,压住心头澎湃的情绪,但语气里依然满是怒火。

“你真当你是我爸啊?”阿泰瞪着他,冷冷地质问到:“那我该学什么?杀人放火?你装什么好人?”他在床上站起来,光洁的皮鞋踩在雪白的床单上,试图俯视阿火,一字一顿地说:“你算什么东西。”

阿火猛地抬手给了他一耳光,阿泰身子不稳,直直往床下跌了下去,又被阿火拦腰接住。阿火把他放在床上,凶狠地吻下去,他撬开男孩贝壳一样细密的牙齿,缠住他小小的,软软的舌头,阿泰发出小猫一样的哼声,双手轻轻地抵住阿火的肩,用一种没有抗拒意味的力道推着他。

“你想学这个,那我教你。”阿火哑着嗓子,在阿泰耳边说。阿泰眨眨眼,开始无声的哭泣,明明是他自己扑过去,但他现在开始流泪。他身上有洗涤剂的味道,雏菊稚嫩的香味像他自己。

阿火看着他,他像只幼小的猫,四肢上细软的绒毛放大了他的一团稚气,湿漉漉地看着自己。看着男孩的表情,阿火闭上眼,想从他身上起来,却被他勾住了脖子。

“好啊……好啊……你教我。”阿泰的声音在抖,还没变声的男孩嗓音软糯,阿火感觉自己的腹部被什么东西拽了一把,一种奇怪的酥软感传到四肢百骸。阿泰抬起头亲他,拉着他往自己身上倒,舌头毫无章法的探进阿火的嘴,模仿对方胡乱搅动着,给了阿火一个拙劣的吻。男孩的纽扣早就因为屋子里的炎夏解开了两枚,他的锁骨,精致小巧的,属于男孩的锁骨,在白色的衬衣下小心翼翼地起伏,傍晚的夕阳照进来,男孩突起的骨架与一只浑圆的眼睛都覆上了丝绸般的微光。

一股热流贯穿了阿火的身体,他托住男孩的膝盖托起了他的腿,纤细的小腿随之晃动,成一种乖顺的摇曳。阿火低头吻男孩突起的膝盖骨,加重了他颤抖的喘息,膝盖上有道月牙状的疤。

阿泰不安地扭了扭身子,抽了抽鼻子,小巧的鼻子皱起来,他带着羞怯与恐惧催促阿火,让他快一点。阿火不理他,沉浸在一种奇特的欲望里,握住他脆弱的脚踝,顺着小腿突起的骨骼一路舔下去,舌头带来的湿润触感让他四肢都软了下来,敏感地轻颤着。于是他伸出手,解开了短裤的纽扣,将短裤向下拉,这举动终于引起了青年的注意,他健壮而年轻的躯体在阿泰上方紧绷着,像要捕猎的猛兽。阿泰的每一次摇曳与起伏都让阿火口干舌燥,罩在他校服下面的,幼小却精美的躯体,他男孩的体重在床垫上压出的凹陷,阿火的神智被蒙在蒸腾的雾气里,他扯下阿泰的短裤,轻轻的舔被松紧带勒出的锯齿状的粉红印记。

“你会不要我吗?”接着他听到阿泰问他,小声的,带些恐惧地问他。阿火抬头看着他,看着他被泪水打湿,湿漉漉的纠缠在一起的睫毛,他的嘴唇是玫瑰的颜色,眼尾也是轻浅的粉红,阿火终于看清男孩藏在阴影里的半张脸,带着自己的指印,可怜得肿了起来。

阿火被这处伤唤回了理智,慌忙从床上站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梗住了,但他没有忘记回答阿泰的问题。

“不会。”他哑着嗓子说,“不会。”

yellow dog and little cat

吴玛丽苏当年给自己yy的虚拟资料。。。

吴震球

籍贯番禺,香港出生。

祖父吴协仁:中国首位放洋莫斯科深造的芭蕾舞蹈家。

祖母兰梅芳:潮剧名旦。

家父吴贯天:北京艺术学院中乐及古典音乐系数授。

家母郑美好:上海音专首席女高音。

本人自小生长于一艺术家庭,受艺术熏陶,故亦得一身艺术气质,为人忠厚老实,手脚干净,梳爽豪迈,曾任多间上市公司主席。股市高峰期间人总资产高达六十亿,现坐拥豪宅多间。


吴震球

籍贯番禺,香港出生。

祖父吴协仁:中国首位放洋莫斯科深造的芭蕾舞蹈家。

祖母兰梅芳:潮剧名旦。

家父吴贯天:北京艺术学院中乐及古典音乐系数授。

家母郑美好:上海音专首席女高音。

本人自小生长于一艺术家庭,受艺术熏陶,故亦得一身艺术气质,为人忠厚老实,手脚干净,梳爽豪迈,曾任多间上市公司主席。股市高峰期间人总资产高达六十亿,现坐拥豪宅多间。


三毛一两

十日谈

和群友搞的十日谈活动,命题小作文。基本都是姐相关的段子,有的有簧色,有的没有。

(虽然号称十日谈不过只有7篇;其实有8轮不过我自己那轮跳过了)

Day 1: 圣人;主题:抹布;作品:《神经侠侣》;cp: 路人/王志成
Day 2: 访客;主题:残疾;作品:《新房客》、《双食记》;cp: 谭咏麟/陈家桥
Day 3: 你能看到我吗;主题:公众暴露;cp: rps, Anthony/Francis
Day 4: 新男友;主题:恐怖故事;cp: rps, Anthony/Francis
Day 5: 线性代数;主题:校园AU;cp:...

和群友搞的十日谈活动,命题小作文。基本都是姐相关的段子,有的有簧色,有的没有。

(虽然号称十日谈不过只有7篇;其实有8轮不过我自己那轮跳过了)

Day 1: 圣人;主题:抹布;作品:《神经侠侣》;cp: 路人/王志成
Day 2: 访客;主题:残疾;作品:《新房客》、《双食记》;cp: 谭咏麟/陈家桥
Day 3: 你能看到我吗;主题:公众暴露;cp: rps, Anthony/Francis
Day 4: 新男友;主题:恐怖故事;cp: rps, Anthony/Francis
Day 5: 线性代数;主题:校园AU;cp: rps, Nicky/Francis
Day 6: 遗愿;主题:师娘文学;作品:《中华英雄》(有魔改);cp: 金傲/无敌、颂文/无敌
Day 7: 沈太太;主题:Dom0Sub1,无性家暴;作品:《侠盗高飞》、《双食记》;cp: 沈四/陈家桥


点这里↓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53941/chapters/53895898

yellow dog and little cat

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

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从来未顺利遇上好景降临

如何能重拾信心

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

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从来未顺利遇上好景降临

如何能重拾信心

南岸青桅

【程葉】其它地區

葉志帆低頭看著井進賢資料,怎麼都不相信最讓他出生的大徒弟會是黑警,但是事實就是這樣了,葉志帆只有認了。葉志帆抬起頭揉了揉自己受傷的肩膀,明明都那麼長時間了為什麼還會那麼疼啊,葉志帆心想。程滔剛好會辦公室去拿一份落下的卷宗,便返回去拿,燈光反射到葉志帆的額頭上,上面的汗亮晶晶的,程滔看見葉志帆辦公室的燈還是亮著的便推門悄悄地走了進去。葉志帆椅背面對著他,他便把手放到了葉志帆的肩上。但是對於舊傷復發的葉志帆,小小一點是觸碰都會使他疼痛難忍。“嘶…阿滔,你怎回來了”葉志帆左手摸到程滔的手,咬著牙齒說到。“我卷宗忘拿了,回來看到你還沒回去,就進來逗你開心開心”程滔說著把葉志帆的椅子轉過來。葉志帆把頭低...

葉志帆低頭看著井進賢資料,怎麼都不相信最讓他出生的大徒弟會是黑警,但是事實就是這樣了,葉志帆只有認了。葉志帆抬起頭揉了揉自己受傷的肩膀,明明都那麼長時間了為什麼還會那麼疼啊,葉志帆心想。程滔剛好會辦公室去拿一份落下的卷宗,便返回去拿,燈光反射到葉志帆的額頭上,上面的汗亮晶晶的,程滔看見葉志帆辦公室的燈還是亮著的便推門悄悄地走了進去。葉志帆椅背面對著他,他便把手放到了葉志帆的肩上。但是對於舊傷復發的葉志帆,小小一點是觸碰都會使他疼痛難忍。“嘶…阿滔,你怎回來了”葉志帆左手摸到程滔的手,咬著牙齒說到。“我卷宗忘拿了,回來看到你還沒回去,就進來逗你開心開心”程滔說著把葉志帆的椅子轉過來。葉志帆把頭低了下去,不給程滔看見都上的汗,因為他知道,程滔要是知道他舊傷發作肯定要死命拉著他去醫院。但是程滔感覺到了葉志帆的反常,肩膀動都不動,頭地下去肯定是為了掩蓋什麼,“師父,你怎麼了?是不是舊傷又發疼了?”程滔拿桌上的紙給葉志帆擦了擦頭上的汗“師父,我送你去醫院,走吧”程滔從右邊扶起葉志帆,去到旁邊的醫療室拿來熱水袋給葉志帆敷起來。

醫院急診室

程滔坐在急診室門口,手都快掐破了,葉志帆還是沒出來。半個小時過去了。“程sir,葉sir傷勢還好,不過剛剛打了麻藥和鎮定劑,現在在昏睡”葉志帆一直以來給他主治的醫生出來跟程滔說。程滔點了點頭,指了指急診室裡面。醫生點了點頭,程滔就急忙開門進去了。程滔坐在葉志帆身邊靜靜地看著葉志帆在那休息。“阿滔…”葉志帆喊了一聲,便握住了程滔的手“怎麼了?擔心我了?”葉志帆歪過頭去看著程滔,還露出來了那個葉志帆最經典的笑容。程滔摸了摸葉志帆的手,什麼都沒說,表情在跟他說“葉志帆,你個不讓人省心的,你嚇死我了”。葉志帆卻對他說“阿滔,我們能回家嗎?我不喜歡醫院消毒水的味道”葉志帆示好一樣扯了扯程滔的衣服。程滔對這種求情毫無抵抗力,葉志帆也是一樣。“好好好,我去跟醫生說,我帶你回家”程滔拍了拍葉志帆的手,便出去跟醫生說。十分鐘左右,程滔回來給葉志帆帶好手錶,便送葉志帆回家了。

停車場

程滔死死的拉住葉志帆,“師父~把我也帶回去唄~”程滔對葉志帆實施了自己最拿手的撒嬌模式。葉志帆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出神想了兩三分鐘,才想到程滔可能怕自己傷口復發,回過神點了點頭。“喂,師父,你剛剛不是傷口又疼了吧”程滔把把手趕緊鬆開,怕葉志帆會疼的受不了。“沒啊,我在想你為什麼要跟我回去”葉志帆用右手牽起程滔“走吧,我的傻徒弟”。程滔用手輕輕的拖住葉志帆的右手,免得用力太大傷口又疼了。

葉志帆家

程滔後面進門就把門順手帶上了。葉志帆進門後直接坐到沙發上根本沒有管程滔,程滔看到了葉志帆餐桌上還沒有收拾的碗筷,剛剛準備幫他收拾了,就看見葉志帆躺在了沙發上。程滔搖了搖頭走到沙發邊蹲下,摸著葉志帆的手“怎麼了師父?不舒服嗎?”葉志帆昏昏沉沉的點了點頭。程滔意識到葉志帆的麻藥勁可能還沒過,剛剛是硬撐著到家的。“師父,我扶你去臥室休息吧”程滔小聲的在葉志帆耳邊說。葉志帆還是習慣性點了點頭,便被程滔扶了起來。麻藥領他昏昏沉沉的,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自己都不知自己要去幹什麼,就習慣性的往程滔身上一靠,眼睛閉上。他對程滔是無比信任,以至於程滔幹什麼錯事他都不會發很大的火。程滔也是慢慢的將葉志帆扶回臥室。

葉志帆臥室

程滔把葉志帆整個人小心翼翼的扶上床,拖著葉志帆的頸部讓他的頭輕輕落在枕頭上。看著葉志帆因為麻藥的作用睡得很沉,自己便有躡手躡腳的出去了。

餐廳

程滔收拾著葉志帆幾天前留下的碗筷。那天葉志帆收到駱sir一大早打來的電話,說程滔又越界了,讓葉志帆現在去駱sir那領人。葉志帆連早餐都沒吃完就風風火火的出門了,他不想讓程滔那麼尷尬。後面的幾天因為CIB很忙,葉志帆一直沒來得及回家,晚上就在桌子上小憩一會兒,然後起來繼續工作。程滔收拾著碗筷,把他們洗乾淨,放好。去到冰箱裡拿了一瓶水,坐到沙發上想如果我沒有跟師父一起回來,他是不是就在沙發上躺著了,這樣會著涼的吧,程滔想著把手裡的水放下,蓋上搭在靠背上的毛毯,躺在上沙發慢慢想著這些事入睡了。他在葉志帆家裡滿腦子都是葉志帆原來一個人在家是怎麼過得,為什麼老是不舒服…現在他知道了。

早上七點

程滔從沙發上驚醒,他做噩夢了。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腦袋,便洗臉刷牙去做飯。半小時後,早餐都做好了,他便去到葉志帆的臥室去叫葉志帆起床吃早餐了。他也知道,葉志帆不舒服,但是今天要上班,他也沒辦法,便走進去去叫葉志帆了。

葉志帆臥室

程滔走到葉志帆床邊坐下,用手推了推葉志帆“師父,醒醒了。早餐已經做好了,起來吃吧”程滔輕輕的撥弄葉志帆垂在臉上的頭髮,就像哄一個小孩子起床一樣。葉志帆點了點頭,程滔變把他扶了起來。“怎麼樣?舊傷還疼嗎?”程滔給葉志帆拿來西裝襯衫和外套。葉志帆搖了搖頭“我沒事了,就是他老是反復發作搞得人很不舒服”葉志帆穿著衣服說到。程滔聽到葉志帆說沒事了就出去給葉志帆到牛奶了。

餐廳

葉志帆慢慢的走了出來,看著已經擺在桌子上早餐,葉志帆笑了笑。“不是說了不讓你做飯嗎?怎麼又做飯了?”葉志帆坐到桌子前面拿起三明治說到。“我不是看你不舒服,不想讓你太辛苦還要起來做早餐嗎”程滔把倒好的牛奶遞給葉志帆。葉志帆咬了一口三明治“味道不錯,以後不需要我給你做早餐了叭”葉志帆說到。“不行!你還得給我繼續做早餐~”程滔開始示好了。葉志帆點了點頭,便認真吃著早餐。十分鐘後,兩個人吃完了,葉志帆準備去收拾碗筷,卻被程滔搶先了一步。“我來師父,你去坐會兒,活動一下肩膀”程滔拿著盤子和杯子去到廚房,葉志帆則乖乖的去活動了自己的肩膀。

警察大樓

來往的各位職員都會照常跟葉志帆和程滔打招呼,可是他們都還沒有到辦公室就被駱sir叫去了。“怎麼了駱達年?”葉志帆問到“阿帆,你和阿滔估計要去菲律賓了,這個任務必須交給CIB去做”駱達年拿出文件給他們看,“預計時間是明天,你們今天就要出發了”駱達年看著他們兩。葉志帆接過報告邊讓駱sir安排出發任務,他和程滔回辦公室休整。

在回辦公室的路上遇到了井進賢“井sir!”程滔出於禮貌打了個招呼。井進賢還是那樣冷冰冰的,點了點頭“行動我和你們一起去”井進賢說完就回辦公室了。

“師父,阿井為什麼老是冷冰冰的?”程滔靠在沙發椅背上問到。“他嘛~他性格就這樣”葉志帆看著剛剛的Case。“程滔,到時候你們兩個去還是我和你去啊?”葉志帆小心翼翼的問到“師父,你肩膀上有傷,我和井sir去吧”程滔說著輕輕的幫葉志帆揉了揉肩膀“你放鬆一下,別老繃著它”。葉志帆疼的咬緊牙關,皺起了眉頭。“程滔,程滔”葉志帆叫到。“怎麼了師父?我揉疼了?”程滔聽見立馬鬆開了手“別揉了,真的好疼”葉志帆看著程滔說到。“好好好,不揉了”程滔把手伸過去拿著Case看。

半小時後,駱sir一切都安排好了,井進賢指揮,程滔和葉志帆出去執行。

程滔聽到這個不知道多難受,自己的師父帶著傷還要跟他去拼死一搏。一路上面程滔都是黑臉狀態。葉志帆去逗他開心他也不理人。葉志帆沒辦法了,就只好跟他擔保不會有事的。

到地方後面一天

程滔拉住葉志帆,“你呆車上,我一個人下去”程滔穿好防彈衣便下去了。井進賢也穿好防彈衣,拍了拍葉志帆的肩膀,也下去了。葉志帆知道了,程滔和井進賢串通好了,但是他不放心,便悄悄地跟著下去了,他沒穿防彈衣,因為就剩兩套了。

遺憾…太遺憾了,程滔和井進賢從來都是風風火火,手雷滾到了腳邊自己都不知道,葉志帆看見他們沒發現,從後面將他們兩撲倒了,壓在他們身上。手雷的爆破力還是很大的,葉志帆的後背多出了好幾個傷,因為衝擊波過強,葉志帆被炸昏了。程滔和井進賢反應很迅速,他們剛好在報廢的車後,便留下了幾個隊友保護已經昏迷的葉志帆。不巧…恐怖分子從背後突了上來,對著昏迷的葉志帆開了機槍,便對著程滔和井進賢趕去。他只是昏迷,子彈打到他身上他能醒過來,他醒過來第一反應就是把後面還沒上來的恐怖分子殺了。在後面的恐怖分子被殺了後,前面對著程滔和井進賢過去的恐怖分子返回來把葉志帆打暈然後把他綁走了。

程滔轉頭剛好看到,便和井進賢追了上去,葉志帆被帶到了荒郊野外,全是樹木,很難找到葉志帆的人影。程滔和井進賢爬到一半的時候,看到了被綁在樹上的葉志帆。手反剪在樹後,綁著葉志帆的繩子剛剛好勒到葉志帆肩膀上的傷口。程滔心急了,那個傷是因為葉志帆為自己擋子彈才受傷的。葉志帆的腹部,胳膊和背後一直在流血,腳下全是血。葉志帆迷迷糊糊的看到程滔和井進賢躲在樹後,給他們對口型說“走…快走…陷阱”葉志帆瞇著眼睛對他們說,因為失血的原因,葉志帆再次陷入昏迷。程滔真的著急了,他從身後隊員的腰間抽出一把手槍,加上自己腰間的手槍,一手一個。他拼了命也要把葉志帆給就來。井進賢看到程滔的執著便也沒有再次攔著他,而是拿上手槍一起衝上去。時間不長十幾分鐘,劇烈的交戰使他們都有負傷。井進賢在恐怖分子老大的身上拿到資料,程滔在確定資料已經拿到後,去幫葉志帆割開繩子。葉志帆出於昏迷階段,程滔怕自己把繩子割開葉志帆會倒在地上,邊讓旁邊的同事先去扶住葉志帆。程滔慢慢的割開繩子,看著葉志帆的重心已經向前面倒了,快速割下最後一刀,前面的同事也剛剛好扶住了葉志帆。“師父”程滔去到前面拖住葉志帆的頭。井進賢看到葉志帆遲遲沒有醒過來便打了999叫了救護車來。葉志帆一直靠在程滔頸部,可以聽到程滔的心跳。葉志帆在靜靜的聆聽,身體同時也在慢慢變涼。程滔意識到葉志帆的體溫不對,便將葉志帆一直緊緊的抱住,用自己的體溫使葉志帆的體溫不下降那麼快。自己看著救護車還沒到急得都哭了出來,葉志帆是因為他和阿井才成這樣的,他不想看著葉志帆再“騙他”一次。程滔的淚水低落到葉志帆的臉上…他皺了皺眉“阿滔…不是…不是說了…不許哭嗎”他用盡全部力氣去幫程滔擦眼淚“不許哭…就算是我離開…也不許…”葉志帆一直死命盯著程滔,生怕自己閉上眼睛就再也看不見了。“師父…別撐著了,休息一會兒吧”程滔心疼葉志帆這樣拼命撐著“我答應您,不會出事的,你睡醒了還能看到我行不行”程滔把眼淚收回去。救護車上的工作人員下來將葉志帆送上救護車,程滔同行,井進賢回去交接完Case就會過來醫院。

半小時後  醫院手術室門口

“阿滔”井進賢是一路跑過來的“師父怎麼樣?還沒出來嗎?”井進賢略微有點擔心了。程滔擦乾自己的眼淚“我好擔心啊…都三個小時了”程滔看了看那塊原來送給葉志帆的手錶。井進賢不會安慰人,便坐到程滔旁邊去抱住他“別擔心,沒事的”順便幫他擦乾眼淚。一個小時…三個小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了。“醫生!我師父他…”程滔看見走出來的醫生連忙問到。“手術到是很成功,但是他的失血量過多,能不能醒過來就要看他自己了”說完醫生便走了。隨後,葉志帆躺在病床上出來了。程滔過去彎著腰看著渾身紗布的葉志帆心想“我不能哭,師父不讓我哭”他看到葉志帆這個樣子他不知道多心疼,他恨不得自己一起陪葉志帆躺在病床上,這樣也就不那麼心疼了。葉志帆被安排的是ICU,程滔想摸一下葉志帆都很難,只能隔著玻璃看著睡得很沉很沉的葉志帆。他一直問著醫生葉志帆什麼時候能轉到普通病房,醫生的回答確實寥寥數字“等情況好點”。情況好點…情況好點,怎麼樣才算情況好啊,程滔急得在外面直轉圈。沒過多久葉志帆轉到普通病房了,程滔一直跟過去。那次行動結束後程滔一直陪在葉志帆身旁一步都沒離開,衣服沒來得及換,臉也沒來得及洗。知道他看到葉志帆轉到了普通病房他才鬆了一口氣去到衛生間洗了把臉。再次坐到葉志帆的身邊。葉志帆一直沒有醒“明明麻藥的藥效早就過了,為什麼還不醒啊”程滔一直死死握住葉志帆的手。程滔沒有合過眼,一直看著葉志帆,看著葉志帆睡得很熟,他也就挺開心的了。每一天都是都是看著葉志帆然後因為受不了這麼大打擊而哭泣。葉志帆仿佛知道了,在他住院後的第八天他醒了,他身體素質真的異於常人了,失血量那麼多還能醒過來,也只有他可以做到了。“師父…”程滔擦乾淨眼淚“你終於醒了”程滔撥了撥葉志帆的頭髮。葉志帆只是摸了摸他的手,對他笑了一下。“現在是不是很累啊”程滔看著面色慘白自己心裡滿是心疼,但是為了葉志帆找想他還是勉強的露出了笑容。葉志帆微微點頭,程滔扶起他,讓他靠著舒服點“師父,你先讓醫生給你做檢查好嗎?我去給你買粥”程滔扶起他後站在一邊說到。葉志帆還是微微點頭,他現在沒有力氣說話,看著眼前心疼他的程滔,自己也全是心疼。

醫生給葉志帆做著檢查,程滔就急忙出去給葉志帆買粥,生怕葉志帆檢查完自己沒回去葉志帆會害怕,葉志帆從小就不喜歡醫院裡面消毒水的味道。

回到醫院葉志帆檢查還沒做完。程滔就站在他面前一直盯著他,葉志帆也一直看著程滔。“程sir,放心吧,葉sir醒了就沒有什麼大礙了,身體恢復的也不錯”醫生對程滔說著。“多謝你醫生”程滔連忙謝道。確實不出程滔所料,葉志帆問了那個問題“阿滔,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我不喜歡消毒水的味道”葉志帆呆呆的看著他。程滔沒說話,只是抱住了葉志帆。“師父,好好在這休息行不行?”程滔摸著葉志帆的手。“我想最後回家呆幾天”葉志帆把真心話說出來了。“師父,別瞎說,傷已經見好轉了”程滔氣乎乎的看著面前的人。

的確,葉志帆的估計比醫生還准,他真的沒幾天了,最後一天,程滔帶葉志帆回了家

“我終於回來了”葉志帆的臉色從最開慢慢恢復過來又到現在的慘白,整個人看上去非常非常沒有精神。“阿滔,想吃腸粉嗎?師父給你做?”葉志帆看向還站著門口的程滔。“不用了師父,今天嘗嘗我的手藝吧”程滔說著進到廚房開始製作腸粉。葉志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桌子上面還有五六份卷宗還沒有看,他便坐到桌子前開始看那些卷宗。葉志帆微微感覺到累了,去到了客廳陪著阿滔。“你現在可以了啊,會自己做飯了,以後不需要我照顧你了”葉志帆撐著頭說到。“是啊…以後我做飯照顧您”程滔幹著手裡的活說到。葉志帆靠到了沙發上,一直撐著頭“阿滔,你還有多長時間做好啊”程滔看了一眼葉志帆“師父”洗了洗手便走了過去“怎麼了?不舒服嗎?”用手摸了摸葉志帆的額頭“發燒了?哪裡不舒服嗎?”葉志帆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讓他去做自己的事情。程滔點了點頭自己去做午飯。葉志帆在沙發靠背上躺了半天,昏昏沉沉的點了半天頭。“阿滔…”葉志帆小聲的喊到。葉志帆死命的撐了半天也沒見到程滔過來。程滔在廚房根本聽不到葉志帆的聲音。葉志帆手碰倒了一個杯子,杯子掉到地上打碎了程滔才發現異樣過來了。“師父,怎麼了?”程滔過來扶住葉志帆。葉志帆靠到程滔的頸窩處小聲的跟程滔說著話“阿滔…我曾經答應你要陪你一輩子的…”葉志帆喘著粗氣“但是我現在做不到了…”程滔緊緊的抱著葉志帆“師父別說了,我打電話叫車”程滔抱著葉志帆準備打電話。葉志帆把程滔的手機打下來“程滔…我不想做手術了…再好好陪我說說話吧…”葉志帆在程滔的懷裡靠在,不斷的往程滔懷裡靠,他在尋找熱源。“師父…你說過要一直陪著我,你不能走…”程滔抱著葉志帆眼眶已經泛紅了。“程滔…CIB警司…以後你不能越界了…”葉志帆一直處於昏昏欲睡的狀態。“我不越界了,我不越界了,你好好的…好好的陪我”葉志帆抱住程滔“以後…和阿井好好的” 程滔身上發熱所以葉志帆一直往他身上靠。程滔也發現了葉志帆身上發冷就把沙發上的毯子扯來給葉志帆蓋上。“師父師父”程滔親了親葉志帆“師父,會沒事的,沒事的”程滔死命抱住葉志帆,生怕葉志帆離開他。“阿滔…上次長沙灣…對不起…”葉志帆摸了摸程滔的臉“我以後…以後再也騙不了…你了”葉志帆慢慢的閉上眼睛“我愛你…”程滔抱著葉志帆哭的很厲害,明明手術很成功,為什麼葉志帆還會出事他根本想不通。程滔一直死死抱住葉志帆根本不撒手。他自己都不承認葉志帆在這一瞬間離開他了,那個他最尊敬最愛的師父。


葉志帆的一生都在為了各種Case忙,沒有乾過別的事情。他在最後唯一喜歡的程滔也沒能聽到程滔說出那一句“我也愛你”。程滔和葉志帆在CIB是出名的好脾氣,從來沒有發過火。但是葉志帆離開後程滔這隻“小老虎”性情大變。別人去警司辦公室交資料他都要在屋裡面把人個吼一頓。誰都接受不了葉志帆的離開。程滔一直處於崩潰的邊緣。他受不了了,跟處長請假回家。回家?不,沒有葉志帆屋子哪還是家啊,不過是個房子罷了。他鑽進葉志帆的房間,躺在葉志帆的床上一天天的逃避現實,一直讓自己以為葉志帆只是轉去其他地區當警司去了,沒有離開他。


“阿滔,師父沒有離開過你。師父就是你認為的那樣,去到別的地方當警司了。即使他去到哪兒,都會護你平安,永遠永遠保護你”

-------------------------------------

我為葉志帆哭泣!

葉志帆是個小天使沒錯了!

就是傻了點…傻了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