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吵架

6922浏览    1701参与
初柒.加班中……

💔

加班中……不更了 💔
[图片]
[图片]别吵了……

加班中……不更了 💔

别吵了……

轩是只金色小龙

真的好伤心委屈啊

最近一直熬夜,早上第一节课总是困

晚上做题时就给我妈说要早点睡

结果我妈以为我不想学了,就开始骂我

我说我害怕早上困,效率低

她就让我往死里学

还把我刚写好的试卷和作文都撕了

哎(。í _ ì。)

好气!

真的好伤心委屈啊

最近一直熬夜,早上第一节课总是困

晚上做题时就给我妈说要早点睡

结果我妈以为我不想学了,就开始骂我

我说我害怕早上困,效率低

她就让我往死里学

还把我刚写好的试卷和作文都撕了

哎(。í _ ì。)

好气!

烧饼在线发疯

扬扬老师的范范老师的相爱相杀

我想讲一下我托管老师对于新冠病毒的看法……

是两个老师范范老师和扬扬老师,


上午的时候我和同年级的学生在托管的教室里写作业,过了一会扬扬老师来这里借充电器的插头,她看到我们教室里的人都是把口罩放在下巴上的,就提醒我们要带好口罩


范范老师就说“我们这戴着口罩很闷,而且我们也没事啊”扬扬老师就说“可是我父母养育我这么大,我要珍惜生命啊!”她在那辩解,她执意要叫我们带好口罩,于是,全教室的人都带上了。扬扬老师进来拿插头,出去的时候还说“我告诉你们,我刚才都没敢呼吸”


她走了,我们笑了。也是我们就又把口罩挂在脖子上了,可扬扬老师又来看,她又在那念叨“我父母养我这么大不容易啊!”范范...

我想讲一下我托管老师对于新冠病毒的看法……

是两个老师范范老师和扬扬老师,


上午的时候我和同年级的学生在托管的教室里写作业,过了一会扬扬老师来这里借充电器的插头,她看到我们教室里的人都是把口罩放在下巴上的,就提醒我们要带好口罩


范范老师就说“我们这戴着口罩很闷,而且我们也没事啊”扬扬老师就说“可是我父母养育我这么大,我要珍惜生命啊!”她在那辩解,她执意要叫我们带好口罩,于是,全教室的人都带上了。扬扬老师进来拿插头,出去的时候还说“我告诉你们,我刚才都没敢呼吸”


她走了,我们笑了。也是我们就又把口罩挂在脖子上了,可扬扬老师又来看,她又在那念叨“我父母养我这么大不容易啊!”范范老师情绪失控了“我tm活了26!你tm活了多久啊?啊?来来来你告诉我你20几啊?”让后她们就出去了,整个教室都炸了!大家都想看她们吵架,可都一个个怂的,我们就在教室里玩起来了。


后来她们回教室,范范老师在那说明“不是因为扬扬老师生病了,她没生病,是因为如果我们不带口罩,所以想提醒我们一下,万一我们被感染了,这整个校区的都要感染”

这件事到这就结束了、


我个人觉得双方都有错,扬扬老师呢,是有点太过于有点烦了,因为教室里有一个上呼吸道感染的同学,所以可能就一只念叨、然后范范老师的话就是太激动了、才有刚才那件事。

欢喜地

摘自白话佛法三1、用平等心,积福田,种因果

[图片]供养佛和供养穷人福分是不是一样的?有人说不一样,有人说一样。其实你们没有把这个事情分开看。如果你是佛心佛语,如果你修心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后,再去供养佛和供养穷人是一样的。平等心就体现在这里。今天你拜观世音菩萨,你买了水果,和你给穷人买水果吃,你的心是平等的。在人间学佛,平等心是很重要的。为什么很多人把小孩子都称为小菩萨?年龄大的人称为老菩萨?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他们就修成了菩萨。难道他们还没有修成菩萨的时候,你就可以对他们不好吗?要用正思维来对待事情,而且福分是无量的。供养佛、供养菩萨和供养好人,福分都是很大的。


有些人光修智慧不修福。修智慧就是念经,不肯用行动去做。天天...

供养佛和供养穷人福分是不是一样的?有人说不一样,有人说一样。其实你们没有把这个事情分开看。如果你是佛心佛语,如果你修心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后,再去供养佛和供养穷人是一样的。平等心就体现在这里。今天你拜观世音菩萨,你买了水果,和你给穷人买水果吃,你的心是平等的。在人间学佛,平等心是很重要的。为什么很多人把小孩子都称为小菩萨?年龄大的人称为老菩萨?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他们就修成了菩萨。难道他们还没有修成菩萨的时候,你就可以对他们不好吗?要用正思维来对待事情,而且福分是无量的。供养佛、供养菩萨和供养好人,福分都是很大的。

 

有些人光修智慧不修福。修智慧就是念经,不肯用行动去做。天天在念经,不出来帮助人家,只能修成阿罗汉,这是小乘佛法。我看你们很多人就是这样,自己念经念得挺好的,就是不度人。人家听众打电话问问题,就是度人做功德的最好机会。抓住一个机会,就得到一份功德。大家要懂得种福田,就是把自己的福气种在自己的心田里面。如果不懂得种福田,就没有福气,你心中就会很空。不肯做善事,不肯帮助人家,只知道念经,就如同上山修行想清净,想避开人世间的烦恼,不想和凡人接触。所以阿罗汉和众生的缘很薄,不能只知道修自己。另外一种呢,就是拼命地救度众生,自己不修智慧。就像很多法门,拼命地做善事,没有智慧,不知道做了那么多是为了什么。这样也不行。

 

有一种非常好的修行方法,叫“以果相因”,就是以你的因来知道你的果,就是还没有做这件事情前,先把果想到。比如说,我今天对你们好了,我能知道你们对我的果。有一句话叫“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菩萨害怕种下不好的因。其实菩萨早就知道果是什么了。而人呢,先去做事情,等恶果来了就吓死了。当你信佛的时候,做任何善事,做功德时,你要先想到你的果,然后再去想是不是去种这个因。这是个好方法。因为种因时,你不知道果会是什么样的。等你知道果会是什么样的了再去种因就不一样了。 比如你天天被老公骂,他种下这个因,总有一天你会骂他或者跟他反抗。想一想,如果你天天骂他,一直骂下去,总有一天他也许会一提包就走了。一想到可能会有这个果,你也就不再骂他了。就不会去种这个因。今天我讲他坏话的时候,一定要明白等他知道后,我会有什么果,这样就不会去讲他坏话了。

随意
最近好闹心和同桌吵架了…………...

最近好闹心和同桌吵架了…………

感觉不会和好了怎么办?

最近好闹心和同桌吵架了…………

感觉不会和好了怎么办?

空

就在半個小時前,我跟我媽媽吵架了,起因是她對我很不耐煩,我也就脾氣來了,口氣就有點差,然後她脾氣也就來了,罵了我一長串,她就說到我很爛。

我發現我沒有辦法承受她說我很爛這件事,我剛情緒整個大崩潰,現在也還沒好。


我該怎麼辦?我好像完全沒有辦法接受這件事。


她很喜歡把一些在工作上的脾氣,發在我們身上。

就在半個小時前,我跟我媽媽吵架了,起因是她對我很不耐煩,我也就脾氣來了,口氣就有點差,然後她脾氣也就來了,罵了我一長串,她就說到我很爛。

我發現我沒有辦法承受她說我很爛這件事,我剛情緒整個大崩潰,現在也還沒好。


我該怎麼辦?我好像完全沒有辦法接受這件事。


她很喜歡把一些在工作上的脾氣,發在我們身上。

WildWilde

【0517】随感三则

  1. 每人都有两个角色:创作者与评论者。创作时,千万不要自我评论。要尽情发挥物我两忘。事后就要转换为评论者。评论时,千万不要自我辩解,着眼于下一次的改进,重视技巧评价。这一原则应当贯穿于我们生活中的最重要两个方面:写作 与 爱爱。

  2. 现在跑步越来越轻松和有自信了。今天8公里拉练时发现了一个新的美丽上坡。我把它新命名为“僵尸上坡”。溪说,肯定是你轻松,像植物大战僵尸中的僵尸散步吧。我说,No,跑完就像僵尸躺在地上。

    其实,只有想象着前面是FW,像僵尸追着喝血的意志扑向她,才上得去。跑完流汗浑身散架的感觉,跟床上秒睡的僵尸也很像。

  3. 哀叹一下,以前减肥...

【0517】随感三则

  1. 每人都有两个角色:创作者与评论者。创作时,千万不要自我评论。要尽情发挥物我两忘。事后就要转换为评论者。评论时,千万不要自我辩解,着眼于下一次的改进,重视技巧评价。这一原则应当贯穿于我们生活中的最重要两个方面:写作 与 爱爱。

  2. 现在跑步越来越轻松和有自信了。今天8公里拉练时发现了一个新的美丽上坡。我把它新命名为“僵尸上坡”。溪说,肯定是你轻松,像植物大战僵尸中的僵尸散步吧。我说,No,跑完就像僵尸躺在地上。

    其实,只有想象着前面是FW,像僵尸追着喝血的意志扑向她,才上得去。跑完流汗浑身散架的感觉,跟床上秒睡的僵尸也很像。

  3. 哀叹一下,以前减肥总不成功。因为不多吃点,哪有能量天天去吵架呢。后来庆幸遇到了你,再也不用担心吵架了。反正也吵不过。可以尽情享受美食,终于不用找理由了。


Lee_Hong

生活的压力就是每年的每一个月之中的某一天,必将吵一次架,要么打的你死我活,要么就骂得死去活来。!

北辞

我需要重新认识一下你

嗨,老铁~


我们两个能够迅速成为朋友,应该全靠韩玉,之后因为韩玉不太爱吃饭,所以你我结伴一起吃饭。因为高三,所有的早饭时间都是和你一起。


我先输出一些你可能不喜欢的话。友谊总会有摩擦,你我之间也不可避免。你知道高三我和你吵架的原因吗?我一直没有说出口。只是因为你的一个动作...出卖了你,你可能根本就不喜欢我,或者只是在利用我。所以当我看到你的动作的时候,那种冲击感就涌上心头,是伤心。我又一次感受到了背叛的感觉。所以我什么都没说,但是一直在心底。我们吵了一会儿,还是和好了。


只能说,还好我们和好了。否则在高考前的大爆发,很影响心情吧。


我知道你在我面前,一直隐藏的...



嗨,老铁~


我们两个能够迅速成为朋友,应该全靠韩玉,之后因为韩玉不太爱吃饭,所以你我结伴一起吃饭。因为高三,所有的早饭时间都是和你一起。


我先输出一些你可能不喜欢的话。友谊总会有摩擦,你我之间也不可避免。你知道高三我和你吵架的原因吗?我一直没有说出口。只是因为你的一个动作...出卖了你,你可能根本就不喜欢我,或者只是在利用我。所以当我看到你的动作的时候,那种冲击感就涌上心头,是伤心。我又一次感受到了背叛的感觉。所以我什么都没说,但是一直在心底。我们吵了一会儿,还是和好了。


只能说,还好我们和好了。否则在高考前的大爆发,很影响心情吧。


我知道你在我面前,一直隐藏的是什么。你不愿意伤害我,你只是想跟我谈心。不想把一些不好东西,传递给我。其实,你知道,我也知道,我们不一样。


实话实说,你也很生气我,为什么什么都不懂吧。我只是想,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以保持天真烂漫。我们什么都不用想,聊聊天就够了。


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吧,你知道我很多秘密,最多的那一个。包括我喜欢的人,留恋着,不想放弃,你其实是想劝我放弃的吧,你也觉得没有希望吧,但你都没说。写到这,眼泪都要下来了。


我对你付出的感情很深,甚至约定做一辈子的老铁。和我一起拍婚纱照,一起去旅行,做很多事情。你不会做饭,我可以。总之,实在不想分开。


但我现在有点累了。


你知道,你和我讲你室友的时候,我有点吃醋。你说你和室友出去喝酒的时候,我有点心慌。你只把好的告诉我,坏的却不说。


看着我,相貌平平,性格和你也大相径庭。你漂亮,玩的开,反正在我心里你最美了。我了解你,其实这就够了。


越往下写越写不出什么来了,故事再继续...







书生

父母吵架(我的做法,想法,心情)

    你们反感父母吵架吗,可能会,因为受到牵连的是我们,至少我家是这样的。

     我父母吵架的点特别奇怪,说起来可能你们都不怎么相信,就是生活中的小事儿,可能是一个举动,一句话,一句玩笑等等等等都是他们吵架的理由。我的记忆中他们吵的最厉害时间是我三年级下学期那一段时间。

      吵架的理由会让你们觉得很奇葩,是因为微信头像,你们肯定会奇怪,为什么因为微信头像,我记得是我的爸爸问了一句微信头像怎么换了,我记得是换了一个韩国明星,然后又...

    你们反感父母吵架吗,可能会,因为受到牵连的是我们,至少我家是这样的。

     我父母吵架的点特别奇怪,说起来可能你们都不怎么相信,就是生活中的小事儿,可能是一个举动,一句话,一句玩笑等等等等都是他们吵架的理由。我的记忆中他们吵的最厉害时间是我三年级下学期那一段时间。

      吵架的理由会让你们觉得很奇葩,是因为微信头像,你们肯定会奇怪,为什么因为微信头像,我记得是我的爸爸问了一句微信头像怎么换了,我记得是换了一个韩国明星,然后又说了几句话,我也记不得了,可能到我妈妈的耳边就变意思了,然后我也不知怎么,他们就吵起来了,我就跟反感他们吵架,后来怎么样我不知道,可是第二天早上,我能被吓死,他们还在吵,家里的亲戚来了几位,我的姑姑,姑父还有几位关系较好的邻居都来了我家,他们劝架,我当时没有参与进去,我在外面,后来变的越来越凶,我妈妈就去撞了玻璃,我当时在屋子外面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我进去的时候,我看到那片玻璃裂纹占了差不多2/3,我吓懵了,然后我妈妈晕了一会儿,又醒了过来,她就开始闹,她说她不认识我们,想出去,闹了好久,我就一直哭,一直哭,我害怕,后来,我还要上学,我爸爸腾不开时间,是我姑父送我去的,到了学校,我看到我的朋友,我就哭了,她吓坏了,那是我第一次当着她面哭,她就问我怎么了,我抽抽搭搭的说几句我爸妈吵架了,就不说了,那一整天,简直过的比一年都长,后来我回到家,家里冷请无比,我先去看我妈,我看到她在睡觉,我的爸爸那时候好像在做饭,后来,我又差点吓死,我爸发现了我妈拿药对着酒喝,我爸想尽办法让我妈吐出来,什么法子都用了……最后来好在有惊无险,我那天晚上,半步没敢离开我妈,作业我写到十点多,边哭边写,其实,我不愿意任何人看着我哭,我觉得这是件很丢脸的事儿,可是那天,我一整天都在哭,最后这场闹剧怎么结尾的,我忘记了。

     我的爸爸妈妈年龄差比较大,可能因为这个他们才发生那么多冲突吧

       上面我说过,他们一吵架,受牵连的是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往下看吧

         一次,应该是暑假的时候,吃午饭,我爸爸可能说了什么,是当玩笑说的,可能我妈妈又误会了,又吵架了,后来他们两个在争辩一句什么话,我也记不得了,因为我听了全程,所以,他们找了我,我说了实话,结果是,我妈妈骂了我,大致意思是,我是白眼狼,跟我爸亲近,向着他,说我不是她女儿,我有个妹妹,小我四岁,然后,我妈妈就说她就和妹妹相依为命了,我当时知道这是气话,可是还是哭了,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所以是无声的哭,眼泪一滴滴掉下来,我什么都看不清,思绪全都在那句你不是我女儿。后来,我想出去,被我爸叫了回来。这场闹剧怎么结尾的,我也忘记了。

    四年级上学期那年,他们吵架愈发不可收拾,每天晚上我都在想“大不了,他们离婚,我和爸爸一起生活”每次看他们吵架,我就拼命往我的脑子里灌输这句话,可是,我败了,我每次看见我的妈妈听着歌哭,诉说,我就心疼的要命,我才发现,那句话不过是心里安慰罢了,真到了这时候,我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我也跟着哭,但是我不会让他们看见,我就躲起来,每一次我妈妈哭,我也会哭,我害怕,我怕她会离开我,不要我,我也怕,我爸爸怎么办,我们一家人怎么办……

       你们应该会想,这样一个家庭,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好在,后来趋势慢慢变好,他们的关系也好了起来,不怎么吵架了,就算吵架也就是一天的时间,就会好,我悬着的一颗心也落下了,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在一起一辈子,共白头。

          其实四年级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我都是担惊受怕,每天晚上都在哭,好在,结果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为什么会想写这个呢,似乎也没什么原因,就是想写出来,因为我没有办法和任何人诉说我的心情,我当时想说的话,任何人都不行,也不能说,但是网上就无所谓了,我身边的人没有人用这个软件,也不会知道我是谁。我就可以大胆的把我想说的话一次性说出来,压了太久,我也难受,我写出来,就变相的说了出来,我会好很多。

         好了,这就是我可以说是到现在为止最闹心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分享你和你的爸爸妈妈

某半块方糖【开学暂退】

【朝俞】吵架

OOC可好吃了

刀转糖的!

水哦!


——————分割线先生————————



朝俞两人吵架了

吵得可凶了,作天作地的

邻居们怎么都想不通,平日里随便撒狗粮都能撑死人的一对情侣怎么会吵成这个样子?!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


“小朋友~我回来啦!”

刚刚出差两天回来的贺朝领着行李箱站在门口

“有没有好好吃饭?”

说完,就打开冰箱,脸立刻比锅底还黑

“........”

“谢老板!”

“...........”

“不是啊,小朋友,你要是再不好好吃饭你的胃会受不了的!”

“..........”

“你不能再这样折腾了啊!你听我一句话行不行?!非要把自己...

OOC可好吃了

刀转糖的!

水哦!


——————分割线先生————————



朝俞两人吵架了

吵得可凶了,作天作地的

邻居们怎么都想不通,平日里随便撒狗粮都能撑死人的一对情侣怎么会吵成这个样子?!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


“小朋友~我回来啦!”

刚刚出差两天回来的贺朝领着行李箱站在门口

“有没有好好吃饭?”

说完,就打开冰箱,脸立刻比锅底还黑

“........”

“谢老板!”

“...........”

“不是啊,小朋友,你要是再不好好吃饭你的胃会受不了的!”

“..........”

“你不能再这样折腾了啊!你听我一句话行不行?!非要把自己折腾的进医院?!”

“..........”

“你怎么就是不好好听我话呢?你知道我一天要操多少心吗?!我很忙啊!”


谢俞终于忍不了了


“你他妈很忙?那我呢?我为什么不好好吃饭你不清楚吗?我还不是因为医院里事儿太多?!你说你忙,你操心,可我就不忙吗?我就不操心?”

“你每次出去应酬,哪一次不是我开车去接你,然后把你架回来的?!你知不知道喝酒也伤胃?!你他妈有什么立场说我?!”

贺朝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我没立场?!就凭我是你男朋友!我们已经结婚了!”

“你还知道我们结婚了啊!结婚以来,你听过我一句劝吗?听过我一句话吗?!就知道我行我素,却从来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说完,谢俞就跑了出去

贺朝愣在原地,也没有去追,也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喘着气


MSL酒吧


“唔......他凭什么不听我的,他有什么立场来教训我.......”

谢俞坐在角落里,右手拿着一杯酒,左手围成一个圈,然后把下半张脸埋在里面,只漏出一双眼睛

“他.......他凭什么要教训我.......我.......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还不是为了让他过得更好........还不是因为.........”

说着说着,谢俞小朋友居然哭起来了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朋友居然哭了,还哭得很伤心,仿佛要把平日里所有的不开心和所有的忧郁都发泄出来

哭完了,又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喝酒?不叫上我?”

谢俞抬头一看

是贺朝

“你还知道来找我啊.........”

“啧,这是什么话,我是你男朋友,你丈夫,怎么可能不管你呢?是吧?”

说着就在谢俞旁边坐下,然后搂住谢俞

他知道,谢俞特别喜欢贺朝这样搂着他

“怎么样?心情好点儿了没?”

“嗯”

然后谢俞在口袋里翻了一会儿,翻出来一个东西,然后抬头递给贺朝

“这是.......”

“草莓味儿的真知棒,给你的”

“噗,谢谢我的小朋友~”

说完,就把小朋友搂的更紧了






朝哥俞哥,

百年好合!








·THE  END·




乘楠

【翔霖】小吵怡情

*私设已情侣

 

*上升胖十斤

 

全员助攻(本篇情侣见tag)

5k一发完

 

————————————————————————

马嘉祺刚进客厅,就让匆匆迎面过来的严浩翔撞个趔趄,“诶呦我天”。

严浩翔一个欠身,“对不起对不起。”又向大门口去。


马嘉祺露了个非常疑惑的表情,转头才看到沙发上还坐着个冷脸不吭声的小贺儿。


“小贺儿,浩翔这是怎么…”

“不 知 道。”贺峻霖气狠狠地说这三个字,像是砸着某个人,抠了茶几上的手机,也不管马嘉祺了,往自己房间去。


马嘉祺挠了挠眉毛,...

*私设已情侣

 

*上升胖十斤

 

全员助攻(本篇情侣见tag)

5k一发完

 

————————————————————————

马嘉祺刚进客厅,就让匆匆迎面过来的严浩翔撞个趔趄,“诶呦我天”。

严浩翔一个欠身,“对不起对不起。”又向大门口去。

 

马嘉祺露了个非常疑惑的表情,转头才看到沙发上还坐着个冷脸不吭声的小贺儿。

 

“小贺儿,浩翔这是怎么…”

“不 知 道。”贺峻霖气狠狠地说这三个字,像是砸着某个人,抠了茶几上的手机,也不管马嘉祺了,往自己房间去。

 

马嘉祺挠了挠眉毛,这俩小孩是,吵架了?

正好丁程鑫出了房间也过来,“丁哥丁哥,浩翔和小贺好像干起来了。”

 

丁程鑫没当回事儿,“他俩不是总拌嘴,没事没事啊,从小就这样。”

 

马嘉祺晃了晃丁程鑫肩膀,“这次绝对不一样!”马嘉祺指了指贺峻霖房间的方向,“这位,哐得关门。”又指了指大门口,“浩翔更猛,刚才自己出门了都。”

 

“嘶,什么意思哦。”

 

“啧,意思就是,这俩人好像冷战了。”

 

-

五位成员紧急开会。

 

“真源怎么还没来?”马嘉祺点着人头不太对数。

“他被翔哥叫走了刚才。”刘耀文答着,“好像出门了,都不带我。”

 

马嘉祺和丁程鑫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嗯?不过也还好,不是一个人我也放心点。”

“分配一下任务好吧。”

 

“宋亚轩儿。”

“有!”

 

“你一会儿去贺儿的房间,套套话,到底是为什么他们两个生这么大气。”

 

“注意了啊,一定要隐晦地问。”丁程鑫眨眨眼睛,给做着补充。

 

“那我干啥,那我干啥呀。”刘耀文看着马丁给宋亚轩交代了半天,也没有q自己。

 

“你的话,你太直了。”丁程鑫和马嘉祺看着这孩子,有点头疼,“你确定你不会直接跟他们讲出来为啥冷战之类的话吗?”

 

“为啥不直接说呀?”刘耀文舔了舔嘴唇,“我觉得直接说可能就把他们说好了呢。”

 

“啧。”马嘉祺扶额,

“这样吧耀文儿,我们晚上搞个火锅或者烤肉,你还是帮忙弄这个吧。”

 

 

-

开始行动。

 

宋亚轩轻手轻脚地进了贺峻霖的房间,“小贺贺-”

贺峻霖正蜷在床上刷手机,抬头看了人,“有啥事儿吗。”

 

宋亚轩一直抿着唇招牌微笑着,挪到贺峻霖床前才张了口,“没啥没啥,小马哥说晚上聚餐,就是问问你想吃啥。”

 

贺峻霖耷下眼皮,“要拍吗?”“晚上我不想吃饭了。”

 

宋亚轩嗅到一丝不对味,凑过脑袋,“为啥呀,心情不好吗。”

 

宋亚轩转了转脑袋,想着似乎情势可以扭转一下,

“嗯…本来可能是要拍个日常发出去的,如果你心情实在不好,可以告诉我,我去和马哥说。”

 

贺峻霖一下就亮了眼,平日里受了什么委屈也是两个人互相帮过不少,妥妥的社会主义闺蜜情了。

“那…你要帮我啊,亚轩。”

 

宋亚轩翻身上了床,拿过被子盖了盖。

“怎么啦,吵架啦?和我说说。”

 

“翔哥又犯错误了吧。”宋亚轩也是聪明的,就知道捡好听的说着。

 

“他竟然,他竟然说,我在镜头前故意冷着他,我根本没有!难道,我还使劲去贴着他吗…然后他就使劲大声吼…我一着急还吵不过他…所以我就生气!严浩翔还跑了出去,他最好别回来!”

贺峻霖断续地说完,脸上似乎还挂了泪。

 

宋亚轩可算明白了其中,这别的情侣都怕镜头前太过了,翔哥竟然还嫌不够是吗,果然够勇的。

“哎呀,你换个方向想嘛,这也是爱你的表现对吧。”

 

“我生气的就是他和我吼,严浩翔是越来越能。”贺峻霖手一甩,继续生着闷气。

 

宋亚轩看贺峻霖也不太想理自己了,丢了一句“那今晚不拍摄,你要来吃饭哦,不好好吃饭是不行滴。”就离开了房间。

 

 

-

聚餐进行时。

 

马嘉祺和丁程鑫准备了些食材,准备还是搞一个火锅。在他们印象里大家吃上火锅就会忘了不高兴的事儿。

 

宋亚轩回来说了基本情况以后,就跟大家在微信小群里发了通知。

 

严浩翔和张真源是压着时间点儿回来的。

 

“你们俩干嘛去了?没遇到私生粉儿吧。”

马嘉祺装作漫不经心地随口一问。

 

张真源先一步蹭过来,“小马哥,浩翔他也不知道咋了是,拉着我到处乱走,问他啥他也不说,累死我了。”

 

马嘉祺刚想和他讲一下翔霖两个人的大概情况,看到严浩翔挨着张真源过来,就闭了嘴巴。

 

刘耀文看了看马嘉祺,又看向丁程鑫,丁程鑫收到眼光,瞟一眼过去,赶紧叫人解决了小小尴尬,“浩翔啊,叫一下贺儿还有亚轩过来吃饭了。”

 

“吃饭还不知道过来,摆多大的谱。”严浩翔说完就挑了个凳子坐下。

 

严浩翔一句话让现场除他以外的四个人,陷入全体静默。

 

马丁两人迅速交换目光。

 

马嘉祺平日里看谁谁闹矛盾,基本都会亲力亲为直接上手去解决,可这回,亚轩的反馈说小贺儿居然还哭了起来,还是决定让他们俩自己解决。

 

丁程鑫这次也觉得事情好像略微严重,也没有再去搅严浩翔那边,朝刘耀文努了努嘴。

 

刘耀文先小声“啊?”了一下,而后“奥”得明白过来,赶紧跑去叫人来吃饭。

 

宋亚轩跟马嘉祺他们汇报了以后,觉得还是多去陪陪贺儿这个内心贼贼贼贼敏感的人儿。

 

贺峻霖其实有宋亚轩陪着闹了一会儿心情好了些许。才决定过来大家一块吃个饭。

 

贺峻霖和宋亚轩进了餐厅,发现大家都入了座,剩下两个位置分别在丁程鑫和刘耀文中间,还有严浩翔和马嘉祺中间。

 

刘耀文咳嗽一声,宋亚轩偷笑了一下,赶紧挪身子过去。

 

贺峻霖皱了下眉,看了眼入座的宋亚轩,得到人微微笑的表情,轻叹了口气。

 

贺峻霖只有坐在严浩翔右边的位子了。

 

严浩翔倒没什么表情,自顾自摆着碗碟的位置,这是他自小而来的习惯。

 

马嘉祺看了看锅中还未沸腾的水,拧了一桶大瓶椰汁,给大家倾倒着。

“这次也没有拍摄,所以咱们就算开一次内部小小小会吧。”

 

丁程鑫听罢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自然而然地默契接过了话茬,“嗯对,就是也在一块合体很久了嘛,大家说一说有什么进步,有什么问题。”

 

每到这种情况呢,大概都是两个大一些的哥哥在说话,而今天几个孩子知道是为了把翔霖两个撮合好,也纷纷开始畅所欲言。

 

就像火锅里滚滚的水,太闹腾的孩子像炸了锅。

 

“我觉得我们合体以后,就非常的,非常的顺利,比自己练好多了。”刘耀文举手就开始说,“我们,嗯,非常有爱。”

 

马嘉祺点点头,瞟着旁边的严浩翔,“嗯,那浩翔呢?”

 

严浩翔清了清嗓子,“额,我觉得,就挺好的。”

 

丁程鑫试着问,“那有什么人给你某种力量这种吗,比如如果我看到马哥,我就很安心这种。”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盯着即将发声的严浩翔,只要他说一个贺字,就一切OK了,就很nice。

 

严浩翔动了动脖子,左胳膊搂上左手边的张真源,“就比如真源儿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很,喜欢和他在一块儿的轻松。”

 

张真源睁大了眼睛,他不知道两个人闹矛盾了,但是平时也吃过不少狗粮,这次本想吃个兄弟的瓜,结果吃到自己身上了。

 

还是笑了笑,眼神不自主像贺峻霖身上瞟,一边松了松严浩翔的胳膊,扶了扶脑壳,“这…这,搞得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哦。”

 

和张真源一同瞳孔震颤的,还有桌上的其他四位兄弟伙儿。

 

宋亚轩:这哥,怎 么回事儿啊。

 

刘耀文:翔哥,要说勇还是你勇,你超勇的。

 

丁程鑫:完了完了小霖铛该伤心了。

 

马嘉祺:天呐!造了什么孽这是。

 

贺峻霖听着那句“喜欢”,从眼睛开始发酸,一路渗到胸口窝,酸溜溜的滋味儿真让人讨厌。

 

马嘉祺见状拍了拍小贺儿的手,“来来来,快下着肉吃吧,都沸了。”

 

宋亚轩和刘耀文争着为哥哥们向锅里放着肉,马嘉祺一边小心地观察旁边贺峻霖的动向,一边和丁程鑫交换着目光。

 

滴,交换成功。

 

既然小贺儿说是因为镜头前的表现闹了矛盾,那自然先把镜头这事儿说一说。

 

丁程鑫开了嗓,“咱们今天呐,还得说一件事儿。”

“摄像老师其实有找过我和马哥,说的什么事儿呢…”

 

马嘉祺看丁程鑫好像不好意思说了,又接着说,“就是我们这几对儿,在镜头前,让收敛一下。”

 

“因为剪辑师工作量也很大,万一没有注意到,主镜头意外的,比如远景或者半镜头,有人在…对吧。还是挺麻烦的。”

 

刘耀文舔了下嘴唇,宋亚轩也放下了夹着肉的筷子。

 

刚才可没说这事儿啊两个哥,这么严峻的吗。

 

“所以,下次谁再不注意镜头,罚基本功。”马嘉祺看了一圈成员的表情,千奇百怪的。

 

除了贺峻霖和严浩翔,怪怪的安静。

 

这要放在平时,严浩翔准出来搞个怪,或者直接上去和贺峻霖亲热一下让大家“咦”出声来。

 

现在却没动静,希望他们是内心消化了吧。

 

“大家都明白了是吧。”

“嗯嗯。”“明白。”“ok。”

 

至此马嘉祺和丁程鑫他们江郎才尽,真的没什么可折腾的了,接下来就只希望肉会治愈小孩儿受伤的心吧。

 

-

矛盾却不断升级。

 

贺峻霖惯用手是左手,正好他坐在严浩翔的右手边。前面时间经常因为两个人吃饭也紧紧贴着,大家都被酸过不少次。

 

而今。

 

“你不要碰到我,我怎么吃饭啊。”严浩翔在贺峻霖碰他的第二次就低吼了这么一句。

 

“谁碰你了,你要不碰我我会碰你?”小贺儿攒着怒气也想释放。

 

“我才是正常用手好吧,为什么别人不会碰到我呢。”

严浩翔吵架上头大家都知道,说的还,挺犀利的。

 

“哈,你管我用哪只手,我愿意怎么吃就怎么吃,你管的倒宽。”

 

“好啊,你愿意你就坐在最左边啊,别坐在这里好吗。”

 

马嘉祺看这情况越来越糟糕,赶紧出来劝架。

“浩翔浩翔,行了啊,哪有这样说的。”

 

又拉了拉自己旁边的贺峻霖,“小贺儿,别气哈,没事儿。”

 

对面的宋亚轩和刘耀文呆呆看着也不敢说什么。

 

张真源是想拉一拉严浩翔,但是他现在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

 

丁程鑫也不喜欢严浩翔说的那种话,夹起肉吃着,忽然抬头大声说了句,

“不能好好吃饭就别吃了,吵什么。”

 

马嘉祺赶紧做个手势让别说了,丁儿这脾气上来确实霸气。

 

贺峻霖听有哥哥这么说,直接放了筷子转身走了。

 

“诶小贺儿。”马嘉祺拦也没拦住,转过身安抚了一下对面亚轩和耀文,“你们俩别看了,没事,吃吧。”

 

严浩翔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大家,我不应该在这儿吵。”

 

马嘉祺挪了个座位到严浩翔旁边,拍了拍人肩膀,“哎呀,没事儿,其实,我们今天也是想让你们早点和好,没想到,反倒是弄得不好了。”

 

“贺儿那么敏感,你不应该刺激他的。”丁程鑫没抬头,嘴巴里嘟着肉,好像替贺峻霖委委屈屈的。

 

“啊?吵架了?”张真源探着头,看向桌上的亚轩耀文和小马哥。

 

得到肯定的答案,“诶呦我天,好好儿的吵架干啥嘛。”

“都是大男子汉,还吵架,真滴是,快去哄人啊浩翔。”

 

严浩翔听着大家说着,“可是他…”

 

“可是什么啊翔哥,贺儿都哭了。”刘耀文没憋住来了一句。

 

“啊?霖霖哭了?”严浩翔看着嘴里一团肉的刘耀文,他还以为贺峻霖一直和他对着干。

 

“可不是嘛,和我说的时候那眼泪,流了满脸啊,可怜的。”宋亚轩见状添油加醋着说了一番。

 

严浩翔听罢都忘了摆正筷子,“谢了兄弟们。”赶紧往房间过去。

 

“嗯?”马嘉祺露出小马疑惑,“革命胜利了?”

 

丁程鑫走过来坐在严浩翔的位置,对着马嘉祺眨了眨眼睛,“革命还需努力!”

 

“耶!”宋亚轩举了椰汁。

刘耀文和张真源跟着附和,“Cheers!”

 

 

-

 

贺峻霖回房间就憋不住了,拿着手机想看一看自己偶像的微博开心一下,也看不进去,开心不起来。

 

满脑子都是严浩翔说着喜欢别人讨厌自己。

 

我就那么让人讨厌吗。

 

贺峻霖把脸埋在被子里,不想放声哭出来,他怕被大家听到,感觉自己很弱一样。

 

可是他怎么就是这样啊,本来引以为傲的口才,谁不得说一句贺老师牛,怎么一吵架就心酸的不行,到嘴里就说不出来。

 

贺峻霖越想越难受,腾地抬起头来,“有本事,我们重新吵!”

 

严浩翔刚进门就听见这么一句哭腔,又可爱又心疼。

 

直接跪上去从后面搂了贺峻霖的腰。

 

“对不起,霖霖。”

 

贺峻霖懵了,受惊的小兔回过头看着严浩翔放大的脸。

 

“你…你不是,你不是烦我了,你走啊你别碰我了…呜呜…”说着说着又要流泪,贺峻霖你可真够有不争气的。

 

“对不起嘛,我错了,我那些都是气话。”严浩翔也气自己,平时对一切人事礼貌相待,这是教养,怎么竟然对自己心爱的人这么…

 

“那你打我吧,好不好。”说着把贺峻霖握着的小拳头砸向自己的胸口。

 

贺峻霖撤了手,你看我舍得嘛。

 

搂了严浩翔,“你以后可不可以别和我吵架了。”

 

严浩翔爽歪歪地笑着,把自己身后的贺峻霖环抱的手又紧了紧,“小吵怡情嘛,好,都听你的。”

 

-

宋亚轩他们吃过饭回了房间刷手机,“哈哈哈你看这个文哥,我觉得可以给翔哥和贺儿发过去哈哈哈哈。”

 


“好叭坏叭随便叭是三个好朋友。有一天随便叭给坏叭打电话,“坏叭我们出去玩叭”坏叭问随便叭,“都谁啊?”随便叭说,“我们和好叭。”

“蔬菜们在举办比瘦大赛,茄子看到了黄瓜,发现黄瓜的腰很细,于是茄子一直在嘀咕着,没瓜细啊没瓜细。”

 

刘耀文看后若有所思,“你先给我发过来,然后我给翔哥发。”

“你?你要用?”

“没有没有,哪能呢,我最不会吵架了,嘿嘿。”

 

 ————————————————————————

END

 

-吵架,其最常见的起因与表象是双方或多方对各自的错误只字不提,或者相对轻松地一带而过,却用更加强烈,或许更具有伤害性的语言加于他人。常有伤害性。

 

希望所有情侣都美满幸福。

 

小红心和小蓝手是神秘通道的传送门哦

*・゜゚・*:.。..。.:*・'*・゜゚・*:.。..。.:*:.。. .。.:*・゜゚・**:.。. .。.:*

爱吃米的米猪

我的猫成为了我媳妇儿3(预告)

今天司和侑吵架了


是的你没看错,


侑还被绑架了


差点儿被强奸,日了一顿


然后司把他救了又上他了一次


[图片]

来让我们看看预告的对话


“司!呜呜,我....我错了.....对..对不起..呜(TWT)”


“好了好了只是小伤而已,别哭了”


然后亲上侑哭泣的脸庞


“所以你是不是该补偿我呀?”


“呜..唉?!..好...好吧...(//QAQ//)”


然后司就把本来就露出一半的衣服全给扒开了


预告终——————


作者大大是个懒癌晚期,不想写的那种懒,先让我看看心情啥时候好了再写
[图片]
[图片]


今天司和侑吵架了


是的你没看错,



侑还被绑架了



差点儿被强奸,日了一顿


然后司把他救了又上他了一次


来让我们看看预告的对话



“司!呜呜,我....我错了.....对..对不起..呜(TWT)”


“好了好了只是小伤而已,别哭了”


然后亲上侑哭泣的脸庞


“所以你是不是该补偿我呀?”


“呜..唉?!..好...好吧...(//QAQ//)”


然后司就把本来就露出一半的衣服全给扒开了


预告终——————




作者大大是个懒癌晚期,不想写的那种懒,先让我看看心情啥时候好了再写


阿呆的阿瓜

吵架

我记得微博上有人这样说过

“原生家庭给我的教育就是

不要嫁给我爸那样的男人

不要成为我妈那样的女人

不要养出自己那样的孩子”

我觉得,说得很对。

今天家里大闹了一场,起因不知(我在做作业,外面太吵,我带着耳机听听力)反正后来我爸要打死我弟,我弟要砍死我爸,我妈在拉架。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用来形容我弟再合适不过了,我弟对我爸已经积怨已久了,以前我都叫他要忍,现在他却爆发了。

我爸和我弟在地上打架,我妈拉不住叫我来。我去拉我弟,我妈拉我爸。拉开了,说两句激动了又要打。来来回回拉了好几次。我依旧劝我弟忍,他却说他忍不下去了,他说他要和我爸同归于尽。

我弟细数了他以前被...

我记得微博上有人这样说过

“原生家庭给我的教育就是

不要嫁给我爸那样的男人

不要成为我妈那样的女人

不要养出自己那样的孩子”

我觉得,说得很对。

今天家里大闹了一场,起因不知(我在做作业,外面太吵,我带着耳机听听力)反正后来我爸要打死我弟,我弟要砍死我爸,我妈在拉架。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用来形容我弟再合适不过了,我弟对我爸已经积怨已久了,以前我都叫他要忍,现在他却爆发了。

我爸和我弟在地上打架,我妈拉不住叫我来。我去拉我弟,我妈拉我爸。拉开了,说两句激动了又要打。来来回回拉了好几次。我依旧劝我弟忍,他却说他忍不下去了,他说他要和我爸同归于尽。

我弟细数了他以前被打的经历,我都不知道,他一直都记得。他一说,我也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我一直都不想去想那些,因为除了让自己不愉快之外,没啥用。

结果就是摔坏了好多东西,我爸说我们三个沆瀣一气排斥他,就回了老家 。(现在我们住在我弟学校旁边租的房子)我爸还是这样,遇到事情就逃避,像个孩子。

其实最后,我看我弟一说话就激动,我妈一说话就哭,我爸瞪着我们闷着不说话,我就说大家各退一步,各自说出不满对方的缺点,然后改正就行。然后我爸就说:

“你知道著名的主持人董卿吗,他的父亲每天要求他早上五点半起床跑步,我没有这样要求过你吧”

我打断他“我们现在在说解决方案,别说那些。你没有董卿父亲优秀,我也不是董卿,我们就说现在这事的解决方案让你说改正的缺点。”

“那个书,我说了多少遍了,一直喊你们要摆整齐,结果你看那个房间里面,一帕托……”

“好,第一个书要摆整齐,下一个”

“你弟弟今天一回来说几句就摔锅,然后我才……”

我一看我弟弟又要开始吵,就说“好,第二个,不准摔东西”

@#$%&*(之间我弟和我爸又吵了一会)我拉回正题。

“好,我不说你弟弟,就说你,干净,你看你……”

“OK,第三个,干净。”

……

我爸被我多次打断,更不高兴了“在我那个年代,就是在你妈,你外公那个年代,父母说啥子就是啥子,对也得听,不对也得听,不准顶嘴……”

“你那个是啥子年代,现在是啥子年代,现在是21世纪了”

“啥子年代,21世纪也要讲究孝顺”

“那你是对的我们就听,你不对我们就不听,你要是啥子都是对的,我们今天也就不会在这里讲解决方法了。”

他气急无语,“那我没的啥子讲的了,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就走了。

我也很生气,很无语,那能怎么办。他大男子主义太重,传统的“以暴制暴”、“父母说的话就是对的”观念太重,现在我爷爷,奶奶又去世了,没人说他,他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了,他挣钱了,他就应该这样。

……


孤城

害怕

我爸妈吵架了,我好害怕

我爸妈吵架了,我好害怕

春日拿铁

我爸妈吵架了

我感觉我现在人就快崩溃了,我爸喝酒了和我妈吵起来了,可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他们用福州话吵架可是我只能听懂一点,吵到后面我爸说要出门走走,我不知道我现在能做什么,可我感觉我快崩溃了。

我感觉我现在人就快崩溃了,我爸喝酒了和我妈吵起来了,可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他们用福州话吵架可是我只能听懂一点,吵到后面我爸说要出门走走,我不知道我现在能做什么,可我感觉我快崩溃了。

缉熙嗝

今日晚饭见闻

2020.4.26

今天傍晚的云很好看。


像是波浪一样,边缘被暮光染得金红,又在压抑的灰蓝色中沉浮。夏日晚颓的夕阳恹恹地透过几缕,打在玻璃上。


窗户被怒骂声震得抖动,映出屋里的人。一个,两个……都是声嘶力竭在呼喊的样子,像极了滑稽的无声电影。


我夹了一口豆腐塞进嘴里——我最喜欢的菜,今天却放多了盐。于是我扒了口饭就着咽了下去。我埋着头,从碗边抬眼看过去,妈妈指着我质问这菜咸不咸。


咸啊。但还能吃。我没有理她,吃了一筷子白菜。


家里的蔬菜一贯用清水煮的,一如既往的寡淡无味。我砸吧砸吧嘴,看着妈妈转向爸爸的方向,抬脚把他们砸落的筷子避开。忽然想起吃饭不能咂嘴,看了看...

2020.4.26

今天傍晚的云很好看。


像是波浪一样,边缘被暮光染得金红,又在压抑的灰蓝色中沉浮。夏日晚颓的夕阳恹恹地透过几缕,打在玻璃上。


窗户被怒骂声震得抖动,映出屋里的人。一个,两个……都是声嘶力竭在呼喊的样子,像极了滑稽的无声电影。


我夹了一口豆腐塞进嘴里——我最喜欢的菜,今天却放多了盐。于是我扒了口饭就着咽了下去。我埋着头,从碗边抬眼看过去,妈妈指着我质问这菜咸不咸。


咸啊。但还能吃。我没有理她,吃了一筷子白菜。


家里的蔬菜一贯用清水煮的,一如既往的寡淡无味。我砸吧砸吧嘴,看着妈妈转向爸爸的方向,抬脚把他们砸落的筷子避开。忽然想起吃饭不能咂嘴,看了看他们,又有谁注意到了呢。


罢了罢了,卤鸡再不吃就冷掉了。我重新提起筷子,刚向卤鸡的方向伸过去——哗地一声,妈妈把刚吃两口的饭全扒到了我碗里。


啧,最烦人和我有口水之间的接触了。我叹了口气,想想今晚的作业几乎还一笔未动,终是欲言又止。昏黄的灯光里,妈妈瞅了我一眼,又恶狠狠地瞪着爸爸。没错,恶狠狠。眼里闪着我看不懂的光,看不懂,也不想看。


接着又一番似是词穷的互相冷笑,妈妈倏地站起来——早上出门时穿着细高跟优雅万千,是此刻趿拉着棉拖鞋的沉沉脚步声;精心打理的长卷发,是此刻被汗水糊在脸上的狼狈;搭配一早的风衣衬衫,是此刻的玫红色家居服。


评头论足一番,妈妈已奔至窗台前。哐当一声同时扯开窗户和纱窗,她破了音:“我没有不满意!没有不满意!”她半个身子探出窗外,身后是爸爸的一声低咒。吼声在小区里回荡,一圈,一圈。


也不知道楼下的傅奶奶明天看见我会是什么表情?我想着,忽然有些想笑。


于是接下来,我习以为常地伸手稳住桌子,避免碗碟因为爸爸妈妈拉扯碰撞而摔落。他们纠缠着,一个想挤到门边,一个拦着不让离开。桌椅摇晃间,我盯着卤鸡泛着的油光,忽然不饿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次竟是妈妈赢了。她已经打开了门,寒风呼地吹进来。


说起今年也真是怪,快5月份竟突然冷起来,也不知是哪家的窦娥冤情,或是仅仅为了成全今天又一出闹剧?我被吹地打了个哆嗦,默然地看着妈妈抓起手机就下楼。


我猜今天这么冷,她还没带上车钥匙,应该爸爸把门关上后30秒回来吧。我和自己打赌道。


而我也难得赌输。


爸爸冲着关上的门又骂了句什么,转身走回餐桌旁。他捡起筷子,在饭里戳了戳,又啪地放下,看向我又欲语迟——


不要,不用和我说,管我什么事?


我又夹了两口豆腐,被咸得想扒饭,有发觉饭已经被妈妈倒的东西盖住,只能作罢。


下一秒,砸门声响起,砰砰地,像是发泄,像是破罐破摔地畅快。我挑眉看爸爸,他脸色阴沉地看着几乎同时拨过来的,奶奶的电话,走去开门:“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打扰我妈!”



我又挑挑眉——看来这次算赌赢一半吧。妈妈一分钟多才回来的,却又是老套路,打电话告状,还有夸张地想做出因寒冷而造成的抖动。



奶奶的喊声,妈妈的哭声,爸爸的骂声,邻居开门的询问声……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我最后扫了那盘我从来不喜欢的蒜薹炒肉一眼,鲜脆的蒜薹已经被油凝住了。一片枯绿在已经冷为暗色的肉中埋着,犹如往常。


真好,没人逼我吃。


我绕过他们回房间,望向天边最后一线光晕,毫不犹豫地拉上窗帘,关了房门。

人间无望_yu

哈。我又成功惹我妈生气了。我这tm到底在干什么。我果然不配别人好好对我。

哈。我又成功惹我妈生气了。我这tm到底在干什么。我果然不配别人好好对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