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吸血鬼

40.6万浏览    11145参与
乐笛说电影
2022漫威最新电影《暗夜博士》新英雄是个吸血鬼
2022漫威最新电影《暗夜博士》新英雄是个吸血鬼
乐笛说电影
男子注入吸血蝙蝠的基因变成吸血鬼,速度快到躲避子弹,暗夜博士
男子注入吸血蝙蝠的基因变成吸血鬼,速度快到躲避子弹,暗夜博士
辣条姐说动漫
魔鬼恋人:吸血鬼的爱实在太霸道了,恐怕女主也受不了了吧!
魔鬼恋人:吸血鬼的爱实在太霸道了,恐怕女主也受不了了吧!
辣条姐说动漫
魔鬼恋人:霸道吸血鬼除了喜欢女主之外,居然还喜欢吃章鱼丸子!
魔鬼恋人:霸道吸血鬼除了喜欢女主之外,居然还喜欢吃章鱼丸子!
恶魔先生AKMO
真的会谢第三次了!这一次我把舌...

真的会谢第三次了!这一次我把舌头遮起来行了吧!不涩涩行了吧!!![生气]

真的会谢第三次了!这一次我把舌头遮起来行了吧!不涩涩行了吧!!![生气]

xxMikixx

OWONOVEL平台招女频作者啦~

我们主要招收西幻类和霸总类小说的写手,对于狼人世界观不熟悉的可以看一下下面的相关信息了解一下,及试稿要求还有最最重要的薪酬待遇问题,有意者可联系哦~

[图片]

[图片]

[图片]


联系方式:

wx:SMQSWAN

qq:3459692218


我们主要招收西幻类和霸总类小说的写手,对于狼人世界观不熟悉的可以看一下下面的相关信息了解一下,及试稿要求还有最最重要的薪酬待遇问题,有意者可联系哦~


联系方式:

wx:SMQSWAN

qq:3459692218


XIN.

【何尚】血色浪漫 2

   普通人画手熙x吸血鬼华自设

   甜文放心使用勿上升祝观看愉快~

  ——————————————————————

  看着眼前的男人 给他放在在沙发上 这是低血糖?贫血?双手无措的愣了一会儿 去厕所找了一条新的毛巾用温水打湿 给他擦了擦脸 把身上已经被雨水浸湿的外套脱了 


  又拿了些巧克力和糖果 剥开塞在他嘴里 也不知道他打不打紧 这些有没有用 ...


   普通人画手熙x吸血鬼华自设

   甜文放心使用勿上升祝观看愉快~

  ——————————————————————

  看着眼前的男人 给他放在在沙发上 这是低血糖?贫血?双手无措的愣了一会儿 去厕所找了一条新的毛巾用温水打湿 给他擦了擦脸 把身上已经被雨水浸湿的外套脱了 


  又拿了些巧克力和糖果 剥开塞在他嘴里 也不知道他打不打紧 这些有没有用 


  尚九熙也是觉得自己太倒霉的说 自己在外独自打拼 没有家庭的资助 靠自己摸爬滚打在艺术圈里混出点名堂有了点名气 倒也不是自己的实力差 只是现在这个时代看实力的太少 都是看背景视力眼的伪艺术家 


  在人人拼破头想要打拼进来的城市 买了房 算不上什么高档小区 也不是大平米的风景房 但是口碑还不错 环境整洁物业人性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子 自己住足够 装修大体看来很简约 但也不少艺术家的浪漫隐藏在很多装修的细节中 


  去冰箱里拿了瓶苏打水,靠在餐桌边望着窗外 外面照进的月光加上屋内小台灯的暖光 印在沙发那人脸上 光束在精致的五官上添彩  “长的倒是比例不错 适合当个画模 啧这体力和这身子脸也不符啊”   


  好像是听到抱怨的条件反射 在沙发上动了动嘴里念叨着什么  “哥们醒了?不是你有没有事啊还 住哪里啊”   '困'  那人也只是硬生抬起眼皮 迷离的看了眼之后又闭眼睡过去


   “唉不是!啊这”    刚才回来的时候也没见这么虚弱啊 这突发病也太突然了 急诊都接不了你吧 那能怎么办呢 好人当到底吧 虽然连叫什么住哪里 什么都不知道 但总不能给人扔门口吧 


  上卧室找了床被子又拿上一个枕头 把他脖颈下的棉花抱枕换成实心沙袋枕头 省的明早起来再多加一个落枕 给人盖上了被子

  

   “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的 想骂你都不知道用什么主语”   嘴上是这么说 但手上还是给那人掖了掖被角 随后走到鞋柜边 把甩在外面格格不入的两双鞋拿起 用湿纸巾擦拭后放到烘干机 微小的震动在安静的屋里显得格外的音调 


  啫哩型晶蓝薄荷味的牙膏 在口腔上下刷摆 简单洗漱完的尚九熙拿出烘干的鞋 放到鞋柜 便回到卧室 还好明天休息日 不然摊上这事明天怎么上班啊 碎碎念的念叨着 斜靠在海绵软塌上 绵长的呼吸声 胸膛有规律地起伏 俊挺的鼻梁勾勒出完美的侧脸 也许是非常疲累的关系 他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睡下了

呆梨说电影
几百名遇难者全部复活,变身成吸血鬼
几百名遇难者全部复活,变身成吸血鬼
无花观影
几名劫匪控制了飞机,没想到乘客中却有个吸血鬼,惊悚片
几名劫匪控制了飞机,没想到乘客中却有个吸血鬼,惊悚片
味果

我好饿啊霖霖!14

纯属娱乐,与现实不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次写这种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正文开始——

他们惊愕的看着楼上的贺峻霖,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下来的,也不知道他都听到些什么…


贺峻霖看着他们都愣着不说话,于是开口道“问你们话呢,看着我干嘛?”


“不是的,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张...

纯属娱乐,与现实不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一次写这种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正文开始——

他们惊愕的看着楼上的贺峻霖,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下来的,也不知道他都听到些什么…


贺峻霖看着他们都愣着不说话,于是开口道“问你们话呢,看着我干嘛?”


“不是的,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张真源连忙开口道“我们只是先说好,不管你到时候选择了谁?我们都不会做出一些极端的方式”


贺峻霖听着这话挑了挑眉开口道“极端的方式是我想的那个极端的方式吗?”


丁程鑫看着这画面,连忙转移话题道“霖霖你想的怎么样了?”


丁程鑫这话一出,瞬间把注意力转到贺峻霖身上。


好家伙,这个奸诈的狐狸一句话就把重心转到我身上,贺峻霖在心里暗骂道…


“不怎么样啊!”贺峻霖耸了耸肩平淡的说道“你们想怎么样?”


刘耀文这小子可急了“什么怎么样呢?霖霖,你难道不喜欢我们吗?”


“挺喜欢的呀,但这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你看你们不仅要喝我的血维持力量,现在又要和我谈感情,你们觉得我一个人忙得过来吗?而且你们难道不建议我同时交往六个人?”


贺峻霖的这一番话,无非是打醒了他们,但他们提前就说好了,无论后距离选择谁都不伤兄弟的友情。


于是马嘉祺开口道“霖霖,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都尊重。”


贺峻霖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那…那我们就试试?”


他们本来以为贺峻霖会拒绝,但没想到贺峻霖同意了,高兴得像贺峻霖跑过来“真的吗?太好了,霖霖”


“你们可要照顾好我哦”贺峻霖弯腰他们说的,桃花眼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的眼里仿佛有光!


你们可要照顾好我哦,不然到时候我就走了……


贺峻霖突然开口的“你们是怎么安排的呀?”


严浩翔看着贺峻霖,笑着说道“我们六个人,一人一天,最后一天…留给你”


这听的怎么还这么不情愿呢?贺峻霖抽了抽嘴角,这安排的可真是周到啊!


“那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的男朋友们?”


“今天”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毕竟早点开始才能有和霖霖相处的机会。


“今天,今天不行”贺峻霖假装遗憾的说道“明天我还要去上学呢,我才不要在这上”


啊~


“而且你们确定不给我一些消化的时间吗?”


“好吧,霖霖你为什么不在家上课?”宋亚轩问道


贺峻霖歪头说道“因为我不想搞特殊,在没遇见你们之前,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学生,所以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后我的生活就发生巨大的改变”


张真源他们也只能任命点头道“好吧”


贺峻霖看着张真源的模样忍不住亲了他一下,可把丁程鑫他们嫉妒坏了,张真源真是该打……


贺峻霖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看着他们疑惑的问道“你们吃饭了吗?”


贺峻霖还没来得及等到他们的答复,便看见他们的眼睛冒着红光,那个…他们是不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贺峻霖忍不住的往后退,便听见马嘉祺说道“怎么?霖霖要喂我们吗?”



非常抱歉这么久才更,因为我最近在跟我的另一篇合集,我会尽量多更的(・ω< )★


辣条姐说动漫
魔鬼恋人:女主醒来发现多了3个俊美吸血鬼,美好一天从吸血开始
魔鬼恋人:女主醒来发现多了3个俊美吸血鬼,美好一天从吸血开始
小冉超可爱ya
模型制作:吸血鬼夫人竟长的如此寒碜,膀大腰圆像头母猪?
模型制作:吸血鬼夫人竟长的如此寒碜,膀大腰圆像头母猪?
三重存在🌈

…好,掉粉是吧,那在下就要破罐破摔发点雷人玩意儿了(恼)首先在下要说一句,我们吃的唯一一对主子的异性恋爱CP不是她和她(人类时期的)老公,而是她和她老师。这张其实是一个月之前的摸鱼,衣服是和纸胶带胡乱贴的。本来如果不是掉粉在下都不会把它发出来,但既然反正不管在下发什么都会掉粉那在下就随便发了(恼)

大公脖子上的伤疤是因为他脖子以下的身体其实都不是原装。一些我流接头德古拉(哽住)(什么)

所以大公188的身高某种意义上算是作弊。(划去)

…好,掉粉是吧,那在下就要破罐破摔发点雷人玩意儿了(恼)首先在下要说一句,我们吃的唯一一对主子的异性恋爱CP不是她和她(人类时期的)老公,而是她和她老师。这张其实是一个月之前的摸鱼,衣服是和纸胶带胡乱贴的。本来如果不是掉粉在下都不会把它发出来,但既然反正不管在下发什么都会掉粉那在下就随便发了(恼)

大公脖子上的伤疤是因为他脖子以下的身体其实都不是原装。一些我流接头德古拉(哽住)(什么)

所以大公188的身高某种意义上算是作弊。(划去)

格我

日光下的蝴蝶(八)

“小姐,大晚上的出来散步?”

“来这里?”

他直直地看向我,用不带一丝起伏的音调问出那两个笃定的问句,眼睛覆在面具的阴影下,渗不进月光。

我咽了口水,手无意识地抓住衣摆,尽量坦然地回看他的眼睛:“我迷路了。”

余光投向周围的田野,规划着可能的逃跑路线。

“本...本来是随便走走,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了。”

他肩上的尸体还在不断滴血,一滴一滴渗进土里,散发出一阵阵难掩的腥臭。我的手无意识抖得厉害,害怕下一秒就被他以同样的方式抽筋扒皮。

他扫视的眼睛扫视过我的脸,停驻了一会儿,继而又落到我的手上。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将它们背到身后,强撑着站在那里。

他垂下眼睛,把目光移向别处...

“小姐,大晚上的出来散步?”

“来这里?”

他直直地看向我,用不带一丝起伏的音调问出那两个笃定的问句,眼睛覆在面具的阴影下,渗不进月光。

我咽了口水,手无意识地抓住衣摆,尽量坦然地回看他的眼睛:“我迷路了。”

余光投向周围的田野,规划着可能的逃跑路线。

“本...本来是随便走走,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里了。”

他肩上的尸体还在不断滴血,一滴一滴渗进土里,散发出一阵阵难掩的腥臭。我的手无意识抖得厉害,害怕下一秒就被他以同样的方式抽筋扒皮。

他扫视的眼睛扫视过我的脸,停驻了一会儿,继而又落到我的手上。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将它们背到身后,强撑着站在那里。

他垂下眼睛,把目光移向别处,同时微微向后退一步,和我拉开一点点距离。

“晚上不安全,小姐以后还是别出门。”

他从我身旁走过,丢下这么一句话。

我愣在原地,还没从刚才的窒息中缓过来,庆幸自己有惊无险地逃过一劫。

他走出几步,突然停住。

耳朵捕捉到了他的动作,我心下一紧,担心是不是自己刚刚什么举动暴露了身份。

“小姐不是迷路了吗?跟我走吧,带你回去。”

“送你到威廉酒馆,没问题吗?”

“啊,没有问题。”


我和一个扛着尸体的男人,沉默地走在林间路上,空气凝固得可怕。

他应该还没发现我的身份,那他们判定吸血鬼的方式是什么?

他不像是滥杀无辜的人,否则在我撞见他秘密的时候就会被他灭口。

如果猎人早一点出现,那天的一切还会是这样一场悲剧吗?

“我待会儿,”他侧头看向我,颠了颠肩上的死尸“得先把这东西安置一下。”

“好。”我跟随他走过一处处丛林掩映的小径,来到一块空地。

他将尸体安放在地上,抬头看向我。

“从刚才到现在,你都没有问过这件事。既没对此表现出慌乱,也没对此表达疑惑。”他瞟了眼地上的尸体,勾了勾唇,看着我的眼睛。

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脸,探究的目光扫视过我脸上每一处细节,像是要把我从里到外都审视个干净。

这样看待嫌犯的眼神让我不适,更重要的是,对猎人能力的无知和恐惧,让我在这整场交锋中都极为被动。

我必须尽可能得稳住他,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我只是想要活着。”我也看向他,同样勾唇一笑。

“fine.”他摆摆手,“反正你已经看见了,告诉你也无妨。”

“如你所见小姐,我是个侩子手。主要的职责是负责猎杀吸血鬼,就是所谓的--吸血鬼猎人。”

他一边同我说话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包裹,包裹里是我看不懂的符咒,草药和粉末,顺带也扯下了腰间的匕首,随意放在地上。

我警惕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摸不透他的想法,他好像还未信任我,可是他又说帮助我。

如果在此刻跑掉,成功率很小就算了,也会显得我更可疑。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开始做自己的事后,他也没再搭理我。

我就只能看着他现在空地上画符,接着将吸血鬼置于符中,又在符阵里洒满粉末和药材。

“小姐,能否帮个忙?”蓦地,他开口“可以帮我把那里不远处的匕首递给我吗?我现在抽不开身。”

我起身,走向匕首的方位,把它捡起来。

刚一接触,皮肤就如同被灼烧一样难受,不好,难道是针对吸血鬼的特殊材料?

接触到匕首的部位肉眼可见地溃烂起来,不能让他发现我的身份,绝对不可以。

我心一横,索性往地上一摔,将手向地上狠狠一擦,试图用擦伤掩盖。

地上的泥沙刷过我几近溃烂的伤口,拌着我的血肉,血涔涔外流。

我忍不住惊呼一声,倒抽一口凉气。

这边的动静使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来。

他看了一眼地上狼狈的我和脱手而出的匕首,将我扶起。

他盯着我流血的手心,一时没有动作,面具遮挡了他的脸,他低着头,神情让人难以捉摸。

“抱歉,天太黑,刚刚不小心摔了,没能及时把它递给你。”我不得不出声打断他,并不希望他把注意力过多地放在我的伤口上。

“没关系,”他似是反应过来,从怀里掏出一卷绷带和一包药粉“女士的手最金贵了,特别是弹钢琴的女士。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处理一下吧。”他用一副平铺直叙的语调说完那番话。

我缩了下手“先生,你给我带路,我就已经足够感激了。刚才没有帮上你的忙,现在怎么能再麻烦你。”

“还是我自己来吧。您这样,让我太无地自容了。”我装作羞愧的样子,希望他可以不要再插手。

“那好吧,有需要叫我。”他也没过多坚持,叮嘱了我一下用法步骤,就接着继续刚才的事。

我有惊无险地松了口气。

丹莫图书馆

吸血鬼与猎杀他们的人

猎杀吸血鬼的工作最好留给脑子不正常的人。一般人,如果他们试图追踪一个吸血鬼,将更有可能成为猎物而不是猎人。

这并不是说普通人不够强壮或不够诡诈(尽管经常是这样)。而是他们不够专一。

吸血鬼不知道什么是家庭、什么是爱、什么是希望。只知道进食的欲望。所以吸血鬼猎人必须模仿他的猎物。他必须放弃所有的爱、所有的希望、所有对家人或朋友的记忆。任何可能让他分心的东西都必须像死皮一样被甩掉。

吸血鬼猎人必须成为猎杀捕食者的人,未知且不可知。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他很快就会成为其猎物的食物——或者更糟的是,他会变成他想要消灭的那种怪物。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

猎杀吸血鬼的工作最好留给脑子不正常的人。一般人,如果他们试图追踪一个吸血鬼,将更有可能成为猎物而不是猎人。

这并不是说普通人不够强壮或不够诡诈(尽管经常是这样)。而是他们不够专一。

吸血鬼不知道什么是家庭、什么是爱、什么是希望。只知道进食的欲望。所以吸血鬼猎人必须模仿他的猎物。他必须放弃所有的爱、所有的希望、所有对家人或朋友的记忆。任何可能让他分心的东西都必须像死皮一样被甩掉。

吸血鬼猎人必须成为猎杀捕食者的人,未知且不可知。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他很快就会成为其猎物的食物——或者更糟的是,他会变成他想要消灭的那种怪物。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debbiexianii

TaeNy- 血瘾 Addicted To Your Blood (22)

【Deb原创禁止转载】

[图片]

          秀英和小贤一直期盼着泰妍的到来,希望她可以把她们都救出这个地方,毕竟她们的生命也只能寄托在她身上了。结果下一秒,眼睁睁看着泰妍被猎人抓了进来,允儿的表情很是得意,【看吧,我就说我可以把她抓回来】


小贤现在也不抱希望了,秀英推了推泰妍,【你干嘛不杀了她!】

【我没办法,你们在她手上,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死】

【但你不这么做,我们都得死!】

允儿看见她们吸血鬼在起内讧开心得不得了,【现在要开始来想一下要怎么折磨你们到......

【Deb原创禁止转载】


          秀英和小贤一直期盼着泰妍的到来,希望她可以把她们都救出这个地方,毕竟她们的生命也只能寄托在她身上了。结果下一秒,眼睁睁看着泰妍被猎人抓了进来,允儿的表情很是得意,【看吧,我就说我可以把她抓回来】

 

小贤现在也不抱希望了,秀英推了推泰妍,【你干嘛不杀了她!】

【我没办法,你们在她手上,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死】

【但你不这么做,我们都得死!】

允儿看见她们吸血鬼在起内讧开心得不得了,【现在要开始来想一下要怎么折磨你们到死为止】

【你答应我放她们走的】

【猎人不跟吸血鬼妥协。】

小贤争着要当第一个,因为她资历最浅,而且自己本来早就该死,现在死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泰妍和秀英有恩于她,【请先惩罚我】

允儿觉得无趣,这孩子怎么都抢着要护着别人,明明就只是个新生吸血鬼罢了,【我不是每次都要听你的】

 

          说完允儿拿着刀在泰妍身上划了狠狠一刀,银制的刀是吸血鬼的致命伤,泰妍忍住了疼痛,她不会连这样都忍不了的。允儿看她死撑着的样子,把她绑到了墙上的银手铐。泰妍越是挣扎,手腕就会被灼伤。秀英闭着眼不想看到泰妍的样子,因为她知道这到底有多疼,但是泰妍还是恢复一贯的笑容,强撑着笑。

 

小贤扯着铁链不想看到泰妍继续受罪,【住手!】

允儿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还在泰妍的脸上划下一刀,【你们吸血鬼残害我家人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疼呢】

【那你应该找她们报仇啊,为什么是我们!】

【孩子你不知道吗?眼前的这个她可是残害了整村人的性命啊,我现在只不过是小惩大戒而已就心疼了哦】

 

          泰妍自知理亏,每次想起来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也会陷入低迷,她早该预料自己就有这么一天的,而且死在吸血鬼猎人手上也是活该吧。秀英看着伤痕累累的泰妍,心里揪了起来,【我来替她受罪,你放开她好吗】

 

【崔秀英,放弃吧,我可不想看着你在我面前死】

【难道我就想看你死吗】

允儿撅着嘴,【所以现在吸血鬼都这么爱惜自己的家人咯?那我应该再去想办法让你们更痛苦才是。】说完允儿离开了藏身所出去了。

 

          美英放工回家后的时候一直期待可以看到她们所有人的身影,但谁知屋子里空荡荡的,而且连灯都没有开。美英打开了灯叫了好久都没反应,不安的感觉袭满了全身,桌上还放着泰妍的书籍。打开一看泰妍似乎留下了什么纸条,上面写着,【如果我晚上还没回来就是出事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看到泰妍写成这样急急忙忙地就骑着自行车往Caferab去,她不敢想象泰妍她们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生活的世界里,眼下她只想得到找宝拉帮忙。美英把纸条拿给了宝拉看,【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宝拉其实早已经耳闻了秀英和小贤失踪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连泰妍都也会被带走,有这种能力可以扳倒的只有猎人了吧,吸血鬼的力量可是不容忽视的,【我尽量带着人去找找好吗,你先待在这里】

【不行,不找到泰妍我不放心】

 

          宝拉化身变成了一只狼,美英虽然很讶异但很快就收回了情绪,自从知道吸血鬼的存在之后好像也没有什么更怪异的事情会发生了吧。宝拉知道不管怎么样美英都会跟去,于是让她好好待在自己的背上,再找几个信任的手下出去寻找她们的踪影。美英一路上都在喊着她们的名字,但是都没找到人,可走到山头的时候,允儿却发现了她们的存在。

 

          与此同时泰妍她们自然也是听到了美英的呼唤声,小贤用尽自己的力气在回应着,但是这里太隐秘了是根本听不见的。允儿走回了藏身所听到小贤这么叫,拿着艾草就塞满了她的嘴,因为艾草能让吸血鬼也有灼伤的痛苦,所以小贤只感觉到自己嘴里仿佛像着了火似的,一边将艾草给吐了出来。

 

允儿再出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走得很远了,放心地走了回去,【没想到人类跟狼人都成了吸血鬼的朋友呢,这什么世道啊】

泰妍虽然已满是伤痕,但是她没想到美英为了她们还做到了这个份上,就算死了也没有遗憾。允儿看泰妍都已经这样还肆无忌惮地笑着,拿着络铁在她的身上又烙了一回,【你们别指望能出得去了】

 

          宝拉陪着她一整个晚上,还真没看见美英真的哭过,心里也是心疼,【没事的,明天我再陪你去找她们好吗】

美英哽咽地点了点头,就在宝拉的房间里睡去。

 

          隔天美英没有心思再去上学了,昨晚到现在都是待在了Caferab。生意还是要照做,所以美英还是打起了精神,只要没看到泰妍她们的尸体她是不会罢休的,只能祈祷下午可以找到她们。宝拉也一直在想这山里头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藏身,照理说肯定不会跑太远的,想着想着就环视了四周,小狼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害怕,而且鬼鬼祟祟的,【小狼】

 

【宝拉姐。。。什么事情】

【我等下要跟美英一起出去,你帮我看着店好吗】

但是小狼似乎做了什么事情的一直逃避着宝拉的眼神,宝拉原本也没感觉出来什么,但是这孩子行为实在太诡异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吸血鬼的事情?】

【我。。。我不知道】依旧不敢直视宝拉的眼睛,这让宝拉更加笃定了他知道什么,【是不是你把人抓了起来】

【我没有】这句倒是回答得很肯定,毕竟真的不是他带走她们的,是那个猎人。

宝拉可从来没看过他这样,逼着他看着自己的眼睛说话,【你再不说她们会死的!】

【她们根本就死不足惜!】小狼大喊着,但是宝拉揪着他的衣领,【我要是上报给狼族女王你就死定了,说还是不说!】

在宝拉的逼问之下,小狼道出了最后和猎人最后见面的地点,沿着路途走到了那个地方。宝拉尽量往地底下闻着,她本身也很讨厌吸血鬼,所以味道熟悉不过,那晚可能也经过了这里,只是没去注意,没想到有个小山丘里头被凿出了个大洞,而且不仔细找根本就找不到这里,【美英,她们应该在这里面】

 

 

                                                                    TO BE CONTINUED


科幻桃小柏
《暗夜博士:莫比亚斯》震撼登场,不死吸血鬼,蜘蛛侠头号劲敌
《暗夜博士:莫比亚斯》震撼登场,不死吸血鬼,蜘蛛侠头号劲敌
debbiexianii

TaeNy- 血瘾 Addicted To Your Blood (21)

【Deb原创禁止转载】

[图片]

【她也得找到这里来才行哦】允儿得意地说道,这个地方可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好不容易在这镇上找到能藏身的地方。

秀英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想把铁链扯开,但是因为被放了血,力量已经消弱了很多,【有本事你就放开我单挑啊】

【我才没那么傻,不过迟早她会陪你一起死的】允儿摇了摇头说道。

【我呸!】


          允儿可不会被秀英给气到,但不代表她不会用另外的方式让她闭嘴。拿出了一条银制的烙铁,在火上烧了烧,直接就印在了秀英身上。秀英咬着牙承受这个......

【Deb原创禁止转载】


【她也得找到这里来才行哦】允儿得意地说道,这个地方可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好不容易在这镇上找到能藏身的地方。

秀英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想把铁链扯开,但是因为被放了血,力量已经消弱了很多,【有本事你就放开我单挑啊】

【我才没那么傻,不过迟早她会陪你一起死的】允儿摇了摇头说道。

【我呸!】

 

          允儿可不会被秀英给气到,但不代表她不会用另外的方式让她闭嘴。拿出了一条银制的烙铁,在火上烧了烧,直接就印在了秀英身上。秀英咬着牙承受这个疼痛,她不想在猎人面前示弱,但是自己的皮肤已经开始皮开肉绽,【啊!!!!!】

 

【不晓得你能不能撑到你姐姐来呢,我现在要去找你的小贤了】

 

          秀英恨透自己没能力做什么,而且她已经没办法顾得上什么了。过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泰妍的心更是焦躁不安了,秀英肯定是出事了。跟小贤分头去找,而泰妍让美英继续好好地上课,好好地去Caferab上班,有什么事情会再通知她的。小贤正在通往山上的路上,她跟秀英最常来这一带狩猎,所以搞不好能找到什么踪迹。沿着路途走到更深处的时候发现有个闪亮亮的东西,那不是秀英戴的戒指吗。正准备继续往前的时候就被允儿给制伏了,在她的颈上插了针,【嘿,新生吸血鬼就是容易得多】

 

小贤才想反抗就已经失去了意识,允儿把她扛起来回到自己的藏身所去。把她放到了秀英隔壁给她上了手铐,秀英看着小贤还不至于被伤害到什么程度稍微安心了一些,【小贤,小贤】

但是许久都没反应,对小贤来说这该是很强的一剂药了。泰妍一直到处去问都无果,只好乖乖地回家去了。美英一回家就只看见泰妍在发呆,而且一动也不动的,【怎么样了,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而且小贤也已经在我们约定好的时间都没回家】泰妍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我怀疑她也出事了】

 

          美英也很担心地看着泰妍,而且秀英和小贤真的从来不这样,也难怪回看见泰妍愁眉不展的样子。抱着泰妍安抚着她的情绪,【说不定明天我们就可以找到她们人了呢】泰妍隐约感觉得到她很快也会成为对方的下一个目标,不然对方也犯不着会去找秀英和小贤。

 

此时的小贤也已经苏醒了,她终于深深的感觉得到做吸血鬼的坏处了,怎么就她偏偏都摊上这样的烂摊子啊,而且看着秀英这样受伤心却特别难受,【秀英,你还好吗】

秀英勉强地笑了笑,【还死不了,等着泰妍来救呢】

小贤看了看四周都是墙壁,而且她们感觉就身在与世隔绝的山洞里,【可是我们真的出得去吗】

允儿听见了她们的对话,很是满意地笑了笑,【永远出不去的,不过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吗,明天我就打算把她姐姐抓回来了,你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不是吗】

【说什么废话,泰妍才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你】秀英还是死性不改地说着这样的话。允儿拿着烙铁又想在秀英身上烙印,但是小贤却护着秀英,【你就是猎人是吧,不要再伤害她了好吗】

【哦?你这年龄都还不够的吸血鬼有什么资格说话】

小贤想了想自己确实没资格,【我。。。我就是新生吸血鬼没错,但我不想看到她受伤,而且能够的话可以给她一点血吗】

秀英把小贤给推开了,【你干什么!猎人跟我们势不两立,你干嘛求她!】

允儿看她们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不过这个小贤倒是心地善良呢,【如果给她血喝。。。。】允儿拿出烙铁在火上继续烤着,【你就也要被弄得皮开肉绽也愿意吗】

秀英的怒火在烧,她可不能让小贤受伤害,【小贤不要这么做。】

但是小贤又怎么会听从秀英的话,看了看秀英身上的伤后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允儿拿着络铁对准了小贤的手臂上就印了下去,小贤呐喊了许久就昏迷了。秀英着急地看着已经昏倒的小贤,恨不得把猎人的头给拽下来烧了,允儿看着她那眼神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这样就对了呢,不过你可真好运,找到了这么好的后代。】

 

          说完允儿就到外面去随便打猎,给秀英补上一点血。待小贤再度醒来之后就看见秀英的伤口有在愈合的痕迹,但可能不是人血的问题所以愈合得特别慢。允儿已经出去找泰妍了,而秀英生气地不想理小贤,【你这个背叛者】

 

【我可是在拖延时间啊,而且你一直激怒她,要我们真的能逃出去你也已经伤痕累累了!】小贤激动地说着,她可是为了救彼此才想出这样的方法。

【对不起,但是你的伤。。。】秀英怎么没想到这茬,果然跟小贤比起来,她这个造主显得更愚蠢了。

小贤摇了摇头,坚定地说,【就算我出不去还有你们给我报仇的】

 

          Sunny已经开始怀疑了她们为什么总是在特定的时间不出现,她自己可是狂给秀英发短信打电话都没任何消息,【秀英不见48小时了,我们要不要去报警啊】

 

而美英也想不到什么借口回说,但是警察跟吸血鬼这种事情要是爆出来可没什么好处,【不要!泰妍跟我说会找到她的】

【那秀英回来你一定要告诉我哦,再找不到我就真的要自己报警了】Sunny着急地说。

泰妍走在森林里,她可以隐约感觉得秀英和小贤就是在这里出事的。允儿早就在一个地方候着泰妍的到来,【嘿!】

【你是谁!】泰妍可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历,直到看见她手上的记号冷笑,【就是你把她们给抓走了吧,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放了她们】

【我可没这么容易被你吓到哦】允儿嘴角一翘,拿出手机给泰妍看了秀英被烙印痛苦的表情。

【你死定了】

允儿挑眉,【你现在只有两种选择,那就是乖乖地跟我走,否则她们很快就会被我折磨至死】

泰妍的脸色很是难看,这个猎人似乎知道了自己的软肋,可她绝对不会放着她们的生命不管,【好,我跟你走,但是你要答应我先放她们走】

 

                                                                     TO BE CONTINUE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