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吻戏

21999浏览    186参与
周娱公子
张丰毅:被殷桃吻戏征服,演军痞不输李云龙,雄壮惹老婆闺蜜垂涎
张丰毅:被殷桃吻戏征服,演军痞不输李云龙,雄壮惹老婆闺蜜垂涎
太白兔乃糖

当年创造营怎么没注意到他!这颜值腿长竟然没出道?!

当年创造营怎么没注意到他!这颜值腿长竟然没出道?!

太白兔乃糖

两个选秀出身的演起吻戏好带感!拍这戏一分钟吻了16次?!

两个选秀出身的演起吻戏好带感!拍这戏一分钟吻了16次?!

唐尼放映室
逃学威龙幕后冷知识:首选主角是李克勤,星爷朱茵拍了几十遍吻戏
逃学威龙幕后冷知识:首选主角是李克勤,星爷朱茵拍了几十遍吻戏
锋哥影视娱乐中心
电视剧吻戏合集,超甜泡泡糖,真是太甜了
电视剧吻戏合集,超甜泡泡糖,真是太甜了
锋哥影视娱乐中心
陈奕迅吻戏真是大到位了 我想和你好好的
陈奕迅吻戏真是大到位了 我想和你好好的
熊极说
肖战问杨紫:我拍吻戏你会吃醋吗?接下来杨紫的回答,暴露小心思
肖战问杨紫:我拍吻戏你会吃醋吗?接下来杨紫的回答,暴露小心思
电影幕后喵
成龙与国外女星假戏真做,长达5分钟吻戏,被质疑占女主便宜
成龙与国外女星假戏真做,长达5分钟吻戏,被质疑占女主便宜
电影幕后喵
演员如何拍吻戏:林心如王力宏忘情拥吻停不下,杨颖用保鲜膜贴嘴
演员如何拍吻戏:林心如王力宏忘情拥吻停不下,杨颖用保鲜膜贴嘴
shingko

文字可真可假,但是行动一定是真的……吧?

  进了家门,我先把中午该吃的药补上。

  谷旸给我发了几条语音,询问我夺门而去的原因。我半如实地回答他,说最近犯了胃病,不舒服,急着回家吃药了。为了增强可信性,我还把药拿在手里给他拍了张照片,那个单纯的孩子竟然就相信了。之后我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躺到沙发上,打算趁着药劲儿睡一会儿,但是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半天,根本睡不着。

  手机一震,陈瀀发来微信——吃饭了吗?

  我拿起手机,编辑信息——不用你管。然后删除,再次编辑——你忙吧,不用担心我。然后删除,再次编辑——我吃过了,你忙你的吧。然后按下发送键。......


  进了家门,我先把中午该吃的药补上。

  谷旸给我发了几条语音,询问我夺门而去的原因。我半如实地回答他,说最近犯了胃病,不舒服,急着回家吃药了。为了增强可信性,我还把药拿在手里给他拍了张照片,那个单纯的孩子竟然就相信了。之后我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躺到沙发上,打算趁着药劲儿睡一会儿,但是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半天,根本睡不着。

  手机一震,陈瀀发来微信——吃饭了吗?

  我拿起手机,编辑信息——不用你管。然后删除,再次编辑——你忙吧,不用担心我。然后删除,再次编辑——我吃过了,你忙你的吧。然后按下发送键。

  陈瀀——看到新闻了吗?

  我——看到了,很无聊。

  陈瀀——你没事吧?

  我——没拍到脸,没有影响。

  陈瀀——但是现在全世界都以为你是我女朋友了。

  我惊坐起来,冲手机大喊:“这家伙说什么呢?”

  在回复他之前,为了让自己冷静一下,我先点开了某app给我推荐的热搜新闻,打算分散一下注意力。结果新闻里,有几位自认为聪明的网友翻到了谷旸被下药那次的新闻图片,发现陈瀀和我那时候就“在一起”,于是推测这位女明星是小三。舆论方向随即改变为以讨伐那位女明星为主,骂陈瀀是渣男为辅,而所有人都在同情我。

  “看来洛姐的算盘没打好。”我嘟囔着。然而很显然的,这条新闻并没有起到我期待它可以起到的作用。

  我再度编辑微信——没关系,我知道自己不是。

  ——我今天见过谷旸了,他跟我说了,你俩都是直男。

  ——要是你在跟那位女明星交往的话,还是小心点吧。

  ——需要我跟她解释的话,随时跟我联系。

  ——我刚吃完药,有点晕,先睡了。

  我一股脑地发了一串信息,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下,我也无心顾及什么社交礼仪了。发完信息,我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扔到了一边,打开常年放在茶几上的电脑,想要听点儿音乐。结果在音乐应用首页的推荐区里,看到了那位女明星所在组合的首张专辑。我一时没忍住,点了进去,结果一张专辑九首歌,能听的就两首,而这两首的曲子都是陈瀀写的。我不屑地“哼”了一声,赶紧退了出来。打开我自建的纯音乐列表,想要净化我的耳朵。

 

  两个多小时后,因为口渴难耐,我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来到厨房,喝了杯热水。

  ——好的。

  在我的信息轰炸下面,陈瀀只是冷漠地回了两个字。

  “怎么的?明明是他骗我,他还有理了?”这个世界真是不可思议!

  我冷静一想,最近他话变多以后,我差点儿忘记了他是一位音乐制作人,是一位“艺术家”来着。

  “对,我等凡人怎么可能理解他们的世界?”

  我苦笑着回想这段日子发生过的事,第一次觉得,也许全职写小说是个错误的决定。如果不写小说就不会被卷进这个混乱的圈子。也许,我应该去找一份新工作?

  我蜷成一团,眼神掠过玄关架子上放着的包,上面挂着谷旸送我的企鹅挂件,旁边还有尹柳乔给我买的企鹅橡皮。要是没有写小说,也不会遇到这两个可爱的家伙了。

  我把头埋进膝盖,发出一声低声的怒吼。

 

  第二天一早,计策失误的女明星发表了声明,表示网上的新闻是虚假消息,她与该制作人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最后还声讨了一把狗仔队,说什么希望给艺人留些空间。

  我读完这篇小作文,无奈地笑了笑。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已经无所谓了。

  只是,在那之后,我和陈瀀都没有再联系过对方。

  

  三天后,我收到了改好的剧本。我花了一天,从头到尾看完,不得不佩服专业编剧的工作能力。这个速度、这个工程量,这个完成度……都是我望尘莫及的。

  我给尹柳乔的小说题目是《一个弹钢琴的男孩和一个摇滚乐女孩》,而经过导演和专业编剧的讨论后,决定改成《和鸣》。

  我回邮件说改得非常好。对方回复说,一个月内会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

  十天后,我的手机银行提醒我有25万到账。至此,我跟这部电影,就完全没关系了。

 

  这阵子我跟任何人都没有联系,也不看娱乐新闻。很可能是得益于此,在这段时间的静养后,我的胃病好得差不多了。电脑打开又关上,新小说的开头写了又删掉,我觉得自己再也写不出更好的爱情故事了。

  我买了十几本推理小说,每次把自己写的文字清空后,我就拿起一本一口气读完,之后花半小时把故事线和推理过程写在纸上,再花半小时感叹各位作家们的缜密思维和精确描写,顺便为自己写不出来这种好故事而懊恼。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我决定出去走走,也许在外面可以找到什么灵感。虽然我想去爬山,但考虑到我大病初愈,还是在市里选择一些离家比较近的地方比较好。我划着手机,浏览同城公众号的推荐游玩地,看到一条消息的题目是——“明和电机即将‘告别’北京”,我这才想起来,这个展览还没去看呢。而提到这个展,陈瀀的脸突然闯进了我的脑子,我赶紧闭上眼睛,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几巴掌,告诉自己不要想他们那些人。随后,我用手机买了张门票,换好衣服,久违地化了个妆,自觉精神焕发地迈出了家门。

 

  白色、蓝色、橘色——明和电机的味道扑面而来。大概因为是工作日,看展的人很少。我满心激动地按照顺序看过去,最后来到了四号展厅。蓝色的墙上一个个的展示箱发着光,就在我正要融入这静谧的氛围时,展厅最里侧的一个人正好转过身来,我们四目相接的时候,展厅里的空气仿佛瞬间凝结住了。

  我应该老实在家待着的。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陈瀀穿了一身黑,还戴着黑色的棒球帽,看起来又好几天没刮胡子了。

  “好巧。”我尴尬地笑着说。心想,很好,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状态。

  “哦。”他局促地点了下头。

  “你……要回去了吗?”

  “嗯。”

  “那……我继续看了。”

  说完,我连忙把脸转向左边,抿着嘴唇,假装在看展示箱。

  “那个……”陈瀀快走几步来到我旁边。

  “啊?”他突然的靠近把我吓了一跳。

  “我……写了首歌……”他的眼神不知道在看哪里。

  “啊。”要是我不认识他的话,现在这个情况我可以报警了。

  “之前说的……写歌词……你感兴趣吗?”

  来活了!我心想。

  我缩起来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

  “有兴趣。你把曲子发给我吧。”

  陈瀀用一种很有威胁性的眼神看了我两秒,又开口。

  “看完展,去我家听吧,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直接就可以改了。”

  “啊?”我的精神再度紧张起来。

  “可是……我还没看完……”我绞尽脑汁。

  “我等你。”陈瀀说得斩钉截铁。

  犹豫三秒,我灵光乍现。

  “你是骑摩托来的吧?我之前忘了跟你说,我不太喜欢坐摩托车。”这回该放弃了吧?

  “我今天没骑车。”

  我一时再找不到其他拒绝的理由,只好点头答应,让他在出口等我。

  他离开展厅以后,我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十分懊悔。我低着头,用手猛劲搓了把脸,又突然想起我今天化了妆,便连忙拿出化妆镜,确认妆没花后,又再度崩溃般地瞬间仰起了头,使脑袋和脖子呈九十度角。

  这一番操作后,我看到我身后的一个女生不安地打量着我,我只得尴尬地落荒而逃。她随即来到展箱前,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艺术作品令我有如此激烈的情绪起伏。

 

  陈瀀像根柱子一样,傻愣愣地站在出口,但是炙热的眼神一直盯着这边。

  在往园区外走的时候,我在一家咖啡店门口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摩托车。

  “那辆车……”

  我还没说完,陈瀀突然跑了起来。

  “车到了,咱们快点儿走。”

  我看着他小跑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在出租车里,我们又进行了一段尴尬的对话。

  “胃没事了吗?”

  “嗯,完全好了。”

  “……最近……听什么歌呢?”

  我转过脸,看他慌张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

  “久石让和横山克。”

  “横山?”

  “克。”我突然有一丢丢骄傲,心想,终于也有他不知道的了!

 

  因为是单身男艺术家,所以进屋前我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结果他的房间很干净,而要说稍微的美中不足,大概是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乐器到处连接的线了。

  我听他的安排,坐到电脑前,戴上了巨大的耳机,闻到一股皮革的味道。他拿起鼠标,点击“播放”。

  我闭上眼睛,想把感觉都集中在听力上。我把双手拿到身前,胳膊肘撑在桌子上,脸埋进手掌里。

  主旋律是陈瀀自己唱的 “啦啦啦”,时长四分二十秒。可能是因为耳机的隔音效果太好,我全程忘记了陈瀀的存在,一直沉浸在那温柔里又带了些寂寞的旋律和他充满磁性的歌声中。

  陈瀀大概是看到电脑显示歌曲已经播完,但是我始终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便觉得奇怪。于是他抓住椅背,把椅子转了四十五度,让我面对着他。可我还没有想跟他说话的意思,接着,他握住我的手腕,把我的手拉开了。

  我顿时陷入了慌张,对此刻偷偷流泪的自己感到十分丢脸。我赶紧用另一手迅速抹掉即将冲出眼眶的液体,抬起头看着他。

  “写得真好……”

  而他并没有耐心听完我的评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吻。


太白兔乃糖

卧槽!终于知道胡歌为什么要和她谈恋爱啦!!

卧槽!终于知道胡歌为什么要和她谈恋爱啦!!

太白兔乃糖

卧槽!彭彭长本事了啊!不仅有吻戏还会伸舌头了!!

卧槽!彭彭长本事了啊!不仅有吻戏还会伸舌头了!!

和严少谈情说爱./💕

三爷拍吻戏?酸Q了啊😩💦💦💦


看看孩儿写的文吧🌚🙏


三爷拍吻戏?酸Q了啊😩💦💦💦




看看孩儿写的文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