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吻戏

8566浏览    130参与
神颜研究所V

《假偶天成》EP07吻戏花絮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给我使劲亲!!亲肿为止!!!

《假偶天成》EP07吻戏花絮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给我使劲亲!!亲肿为止!!!

猫抓走了鱼

两年来对吻戏的整理,多写写确实还是能看得出来有进步的,希望以后能写出更多让自己满意的文章✧*。٩(ˊωˋ*)و✧*。

希望能斟酌一下细节描写,有时间我也会多练练,总是停留在练笔的程度可不行XD

好想像大佬们那样写得一手好文啊!

(*´∀`)

两年来对吻戏的整理,多写写确实还是能看得出来有进步的,希望以后能写出更多让自己满意的文章✧*。٩(ˊωˋ*)و✧*。

希望能斟酌一下细节描写,有时间我也会多练练,总是停留在练笔的程度可不行XD

好想像大佬们那样写得一手好文啊!

(*´∀`)

芒果

打折szd!停电吻太欲了!💑

打折szd!停电吻太欲了!💑

六重篱下

亲亲爱爱的导演

你就等着刀片寄过来吧

😭😭😭

亲亲爱爱的导演

你就等着刀片寄过来吧

😭😭😭

安否…不谙

义城心囚(十)

洋洋开始咚棺材板了……

小问号你是不是有很多星尘?

(那个,另外明天是我一个特别珍视的人的生日,大家点个心心就算是祝福叭~)

——————————————————————


思考不能。


天地间茫茫一片,却什么都不再属于他了。所及皆是那个人的气息,那个人的温度,从唇上温热处一下一下渡来的那个人的心跳……他透不过气。


满世界大大小小的光怪陆离,他只能勉勉强强意识到一件事。


薛洋,在吻他。


湿润炙热的唇瓣吮吸舔吻着,尖锐的虎牙撕咬他的嘴角。疯狂的,急促辗转的唇舌把他吞噬殆尽,血液的铁腥味丝缕在口中弥漫。


晓星尘受不住如此赤裸的热切。他想要推开他。可整个人直脱力...

洋洋开始咚棺材板了……

小问号你是不是有很多星尘?

(那个,另外明天是我一个特别珍视的人的生日,大家点个心心就算是祝福叭~)

——————————————————————


思考不能。


天地间茫茫一片,却什么都不再属于他了。所及皆是那个人的气息,那个人的温度,从唇上温热处一下一下渡来的那个人的心跳……他透不过气。


满世界大大小小的光怪陆离,他只能勉勉强强意识到一件事。


薛洋,在吻他。


湿润炙热的唇瓣吮吸舔吻着,尖锐的虎牙撕咬他的嘴角。疯狂的,急促辗转的唇舌把他吞噬殆尽,血液的铁腥味丝缕在口中弥漫。


晓星尘受不住如此赤裸的热切。他想要推开他。可整个人直脱力软下去,陷下去,不知什么时候就陷在那盆可怖的炭火的身下,棺底牢牢压着。


薛洋撬开晓星尘的唇齿,不顾那人颤抖着抗拒,火烫的舌在口腔中恣意翻滚纠缠。


嘴角溢出的水丝淌在一处,不分彼此。交杂着激烈接吻时的渍渍水声。


怎么会这样……天旋地转之间,晓星尘羞耻地无地自容。他什么也做不了,觉得自己简直要化了,就融成一滩水,由着薛洋摆布。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脸是否比那人的还要滚烫。


舌向更深处索求着,磨蹭着。


唇齿湿润,可薛洋直觉得渴,渴极,从上至下极度地缺水。晓星尘是他唯一的甘霖。他探进去,急切地吮吸纠缠。


可怎么够呢?他等不及,他等不及。他在茫茫大漠中干涸了太久,他在灯红酒暖的三年里迷离了太久,他在孤城白雾中抑制了太久。


只想着,他的道长是那么好……梦境中的音容笑貌,温柔得薛洋想把什么都给他,想把那白月光狠狠揉在自己的骨血里,想狠狠地爱他,他不想他走……


薛洋松开唇上这个吻,暗夜里,他粗喘着胡乱扯下自己身上的衣物。


是不是,如果我现在就要了他……以后他便再不会离开了。


摸索着,他捏上晓星尘的衣领。


“不……要……”


一只颤抖的手,轻轻抬起一点,刚刚擦着薛洋的胳膊。


回神处,晓星尘的嘴唇已被他蹂躏得破皮渗血,红肿着,附着淫靡粘濡的水丝,眼睛上两团红晕早已洇开。


“不……”


勉强哆嗦着,嘶哑地吐出来。


恍然一怔。


透血的布条,一棺的狼藉。他。晓星尘。


他妈的薛成美你对他做了些什么!


薛洋慌忙起身,拢好晓星尘的衣服,找来一床被子给他掖上——欲火未熄,他不敢再多待哪怕一秒——连外衣亦没来得及穿,一头扎进院中清冽的空气。


屋中只剩晓星尘,一动不动,纳在被里。


身体里翻滚着薛洋的气息和温度,他从不晓得这样一种感觉,汹涌浪潮打过,浑身皆是苏麻。


他喘息着,觉得自己该想点什么。


他想要坐起来,像上辈子一样,像平时一样。好好的,从头至尾把整件事原原本本捋一遍。像师尊教的那样过一遍,然后所有的是是非非,相恩相欠,他就都知道了。


他就也知道该怎么去做了,怎么做才是对的。


可在薛洋这里,偏偏什么都变了。


他想不下去,也不敢再想——如饥似渴的吻,强烈的占有的气息,还有——他能明晰地感觉到,那个一次次贴合着自己的身体,是怎样的火烫和剑拔弩张。


如果……如果没有衣物做屏障——他甚至都能想象到那将是怎样生色一番场景。


浪潮打过,一片兵荒马乱。


晓星尘捏紧了被子,在里面缩了缩,强迫自己不去想。


薛洋……他想做什么?他把自己戳得伤痕累累,只为复活我——不,不可能。


整日粘在自己身上,纠缠吵闹一刻不离……还有每晚,今晚——他到底要做什么……千方百计只为恶心我?亦或是折磨我?报复我?


对,报复我,一定是的。


晓星尘猛然找到了一个他所懂得的,熟悉的词,便牢牢地抓住它。


对,三省追捕,押送兰陵,金氏清剿……他恨极了我的。薛洋,薛成美,他十恶不赦做尽坏事,我也恨他的,我应该恨他的……


恨,就是这样。那么他的一切所作所为就都解释得通了。他不可饶恕,他草菅人命。


晓星尘拼命的拿这些词来套牢这个字,在内心按图索骥着这种血海深仇——


门处突然一响,很轻很小心,伴着刻意放慢了的脚步声。


晓星尘一凛,身体绷得僵直。


脚步声轻轻悄悄的靠近了,在桌上放下一盆水,近棺坐下。一双手托起他的头——晓星尘忙把呼吸抹匀——熟练地解开他眼上的白绫。


一块湿布覆上他的眼眶。在眼角处停顿,化掉凝结的血块,抹过他的眼睫,擦去上面的血渍。


微温的织物一点一点的蹭过去,那人极有耐心,似是怕把他弄醒。


最后洇干了水,又拿一条白绫重新替他系好,托着他的头,在脑后挽一个一模一样的结。


外面的风呼啸而过,敲打着木窗棂,烛影摇曳。


就在晓星尘以为,那人终于要起身离开的时候。


一个吻落于眸间,温度停留,长长地倾注。


良久。


“对不起。”


低低的声音很轻,仿佛怕踏碎了谁的梦,极尽温柔。













泠玖

很喜欢的韩漫《呼吸过度》

很喜欢的韩漫《呼吸过度》

泠玖

喉结吻,啊啊啊啊啊明明太会了,诱受确认无疑了,太撩了,期待海边

喉结吻,啊啊啊啊啊明明太会了,诱受确认无疑了,太撩了,期待海边

无隅
缘来誓你 太撩了吧 犯规了

缘来誓你

太撩了吧

犯规了

缘来誓你

太撩了吧

犯规了

安否…不谙

义城心囚(九)

我来啦~这章是糖哦,放心食用。

“桌沿上灯红酒暖,棺椁里夜谈”

道长——弱小 无助 可怜

———————————————————————

“起。来。”


是夜,月光静静于义庄的黑暗里滋长,桌上烛火随风摇晃。


彤彤光影斑点落在棺壁,衬得万物岑寂。


“就不,我就不!”


除了棺里那个不安分的少年的声音。


还有朽木吱吱呀呀的呻吟。


狭窄棺内,薛洋双臂环着晓星尘的腰,侧身挤在他旁边,下巴搁在他肩上,一脸“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坏笑。


“薛洋,起来。”


晓星尘的声音像他的身体一样端端正正,只是平板的有些过头,浑身的尴尬和僵硬欲盖弥彰。...

我来啦~这章是糖哦,放心食用。

“桌沿上灯红酒暖,棺椁里夜谈”

道长——弱小 无助 可怜

———————————————————————

“起。来。”


是夜,月光静静于义庄的黑暗里滋长,桌上烛火随风摇晃。


彤彤光影斑点落在棺壁,衬得万物岑寂。


“就不,我就不!”


除了棺里那个不安分的少年的声音。


还有朽木吱吱呀呀的呻吟。


狭窄棺内,薛洋双臂环着晓星尘的腰,侧身挤在他旁边,下巴搁在他肩上,一脸“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坏笑。


“薛洋,起来。”


晓星尘的声音像他的身体一样端端正正,只是平板的有些过头,浑身的尴尬和僵硬欲盖弥彰。


“不嘛,道长~洋洋想和道长睡嘛~”


他凑近他的脸颊,毫不掩饰地直直盯着,故意夸大了呼出的气息。


眨动一双泛着光泽的黑眼睛,长长密密的睫羽一抖一抖,“道~长~”


酥麻软糯的声音和炽热的鼻息,一同扑在冰白的脸颊,那面上即刻起了一层薄红。


“你,我……你!”


如果晓星尘是某种雪白的猫科动物的话,薛洋挑着眉,饶有兴趣地想,那么现在,这猫一定是全身的毛连带尾巴尖儿都直立立地竖着。


就是——那种让人很想逗弄一下的姿势呢。


“什么你啊我啊的。就算……”薛洋环抱着的手松开他,从晓星尘的锁骨处缓缓向下游走。


“……是初夜”——他明显觉得那身体又僵硬了八度。


“也不用……”手一路到了腰际,在紧绷的腰腹间若有若无地移动,游丝一样拂过层层缠裹的禁欲的腰封。


“这么……紧张吧……”


“啊?道~长~”调戏的尾音未完,那只手便一把抓住晓星尘缠腰的带子,猛地一扯——


“……”


从上至下,一身繁复衣物尽开,直露出内里一件薄如蝉翼的亵衣。


“薛成美!”


晓星尘猛地从棺中坐起,浑身都在颤抖,肩部的衣襟向下滑落,脸上红白不定,“你……你,你……罔顾人伦!你……市井流氓!你——”


“噗……”薛洋终究还是没忍住。


自己这还没做什么呢。他倒先自一副又羞又愤的模样,不像道士,活像是给人家玷污了清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晓闺秀。


低着头握着拳发着抖搜索枯肠,还偏偏连个人都不会骂!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可就没办法了我的大小姐,谁叫你遇上我薛洋这么个流氓了呢。


“好好好,别气啦,我的错我的错,给你系回去还不行嘛。”


说着,嘴角噙笑,跪湊上去。


晓星尘听他动静,反射条件般往后一缩。薛洋凑一寸,他便退一寸。


——最终,结结实实靠在了棺壁上。


退无可退。


心尖随背脊一凉,慌乱中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有拽紧身前的衣领,把头再低下几分,逃避薛洋愈近的气息。


冰白的耳垂红得要滴血。


……真是!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撩拨谁。


薛洋心中简直是笑声震天——晓星尘啊晓星尘,不过解个衣服说你几句,到这个份上,好歹也是修仙的连灵力也忘了使。


作恶欲起,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向前凑了凑,双腿分开跨坐在晓星尘大腿上,俯身过去,双手撑着晓星尘背后的棺板,对着他的耳垂,轻轻启唇,“道长……想不想要啊?”


薛洋耳边全是那人短促的呼吸声和杂乱的心跳。


灯影下,晓星尘墨发散乱,衣冠不整,白玉色的指节紧紧捏着衣领,面上绯色愈浓,淡淡薄唇微张,轻轻翕动着。


不。他闭上眼睛。


他要他……清清白白地活着……


漆黑中,那张唇格外清晰。


喉咙发紧,浑身火烫。


想当年他游戏花丛,什么青楼楚馆勾栏瓦舍没逛过!怎么可以…栽在一个未经人事的小道士手里……


“清清白白地活着……”


喉结攒动。


“清清白白……”


细细密密的呼吸……熟悉的皂荚香气……


什么也想不到了……意识中只有晓星尘低着头的身影和自己炙热的下体……


晓星尘!这是你逼我的!


薛洋睁开一双烧灼着血丝的黑眼睛。


他等不了了。


他欺身抬起晓星尘的下巴,一手抵着棺板,冲着那抹绯色吻了上去。


“唔——”






我爱李相烨

片段三

1

她穿着黑色的露肩短袖,深蓝色的破洞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纯黑的高跟短靴。带着洁无一尘的黑色墨镜,耳朵上坠着星星形状的金色耳环,还坠着流苏。艳丽的红唇,脸色白里透红。墨镜遮住了她的眼波流转。指甲也涂了红色的指甲油。

拉着行李箱,打开了门,一步一步扭着腰肢走了进去。高跟短靴敲着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便在不远处站着。“回来了?”他也一步一步接近她。她朱唇轻启,“嗯。”她推开了行李箱,蹬掉了高跟短靴,脱下了牛仔裤,把腰间的衣服撕开,显然从一件露肩短袖成了一件颇具风情的黑色短裙。紧紧缠着大腿,她光着脚,一步一步向他走去,慢慢拿开眼上的墨镜,眼波流转,玫红色的眼影,沾着点点亮粉,黑色的眼线滑...

1

她穿着黑色的露肩短袖,深蓝色的破洞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纯黑的高跟短靴。带着洁无一尘的黑色墨镜,耳朵上坠着星星形状的金色耳环,还坠着流苏。艳丽的红唇,脸色白里透红。墨镜遮住了她的眼波流转。指甲也涂了红色的指甲油。

拉着行李箱,打开了门,一步一步扭着腰肢走了进去。高跟短靴敲着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便在不远处站着。“回来了?”他也一步一步接近她。她朱唇轻启,“嗯。”她推开了行李箱,蹬掉了高跟短靴,脱下了牛仔裤,把腰间的衣服撕开,显然从一件露肩短袖成了一件颇具风情的黑色短裙。紧紧缠着大腿,她光着脚,一步一步向他走去,慢慢拿开眼上的墨镜,眼波流转,玫红色的眼影,沾着点点亮粉,黑色的眼线滑着眼睛停到眼尾。

他常年锻炼,八块腹肌天天紧随着他。他生的高大,宽肩窄腰,偏生脸长得也极有独特的味道。标致的薄唇,却不薄情。他眼睛炯炯有神,本应是冷静而疏离,此刻眼睛里的欲火全被她点燃。他的衬衫故意剩了几个扣子没扣,无意中就流露出男人的滋味。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直筒西裤,赤脚踩在地面上。

他直接搂过她,两个人不由分说地开始亲吻。四个温热的唇瓣不停地开合,两条鱼纠缠在一起,打的火热。津液也在无意中交换。谁都不愿意松开,那便是新一轮的打斗。这便是鱼进了水,仙人掌进了沙漠的滋味。

吻罢,两条鱼依依不舍地分开,她看着他,风情万种。眨了眨眼,便是极致的诱惑,两条鱼又缠在了一起。她的手慢慢从他的胸膛移动,直到到了小腹停下,又原路返回。他的手从她的蝴蝶骨游移到她的尾椎,一路温柔而充满情欲。即使是啃咬,两个人也不肯用力,不停地变换姿势。

他直接抱起她,两个人的唇还是没有分开。忘情地吻着。上了楼,还在不停地啃咬,直到坐到了床上。四个唇瓣还是不肯分开。他快速地解开皮带,解开扣子,再撕了她的短裙。从背后解了她的内衣扣,躺在了床上。

一室旖旎。

泠玖

我终于等到表白了,这部剧太上头了

我终于等到表白了,这部剧太上头了

泠玖

E神和小天使,甜腻爱情

自己剪的,望喜

E神和小天使,甜腻爱情

自己剪的,望喜

泠玖

我爱的缪糕,哭包攻,傲娇受。

自己剪的视频,望各位喜欢

我爱的缪糕,哭包攻,傲娇受。

自己剪的视频,望各位喜欢

泠玖

当腹黑小学弟盯上神经大条的学长,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霸王硬上弓——《不期而爱》副cp

当腹黑小学弟盯上神经大条的学长,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霸王硬上弓——《不期而爱》副cp

泠玖

E神和小天使,少女心又一次裂开了,全程高甜无虐,挪威版《skam》第三季

E神和小天使,少女心又一次裂开了,全程高甜无虐,挪威版《skam》第三季

泠玖

超甜预警,哭包攻,傲娇受,简直是绝配。喜欢type的性格啊,强烈推荐这部剧——《与爱同居》又叫《真爱墨菲定律》

超甜预警,哭包攻,傲娇受,简直是绝配。喜欢type的性格啊,强烈推荐这部剧——《与爱同居》又叫《真爱墨菲定律》

泠玖

超奶的受受,老夫的少女心都要裂开了,后续啥的我也不敢发,害怕

超奶的受受,老夫的少女心都要裂开了,后续啥的我也不敢发,害怕

泠玖

吻戏好欲,感觉不喊卡还能继续亲,吹爆这部泰剧——《缘来誓你》

还是原谅我录屏的杂音呐,安卓手机只能用麦克风

吻戏好欲,感觉不喊卡还能继续亲,吹爆这部泰剧——《缘来誓你》

还是原谅我录屏的杂音呐,安卓手机只能用麦克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