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3万浏览    1971参与
MistMorpheus

落入俗套

老鲤中心 鲤氏侦探事务所

纯属杜撰,实装了背刺我也认了

--


小孩子看到他第一句话,居然是这几月事务所水电费白交了。老鲤靠在船舷边上,边叹气边习惯性地掏烟盒,掏了个空,唉。又叹一口气。


罗德岛井井有条,烟也不让抽。他知道三个孩子都各有其所,干得有模有样。挺好。尤其槐琥,的确适合一份有条不紊的工作。不像在家,总要埋怨他懒,不上进。吽比上次见又壮实了。阿呢,还是老样子,不过浑身的刺是软了一些,眼里的戒备也放下不少。好事。


埋汰归埋汰,在孩子们眼里他好歹是家长,出了什么事,他们潜意识里还是信他能全都摆平。他心里清楚,这几个小孩长大都不容易。人嘛,放任他自流,要是运气好...

老鲤中心 鲤氏侦探事务所

纯属杜撰,实装了背刺我也认了

--


小孩子看到他第一句话,居然是这几月事务所水电费白交了。老鲤靠在船舷边上,边叹气边习惯性地掏烟盒,掏了个空,唉。又叹一口气。


罗德岛井井有条,烟也不让抽。他知道三个孩子都各有其所,干得有模有样。挺好。尤其槐琥,的确适合一份有条不紊的工作。不像在家,总要埋怨他懒,不上进。吽比上次见又壮实了。阿呢,还是老样子,不过浑身的刺是软了一些,眼里的戒备也放下不少。好事。


埋汰归埋汰,在孩子们眼里他好歹是家长,出了什么事,他们潜意识里还是信他能全都摆平。他心里清楚,这几个小孩长大都不容易。人嘛,放任他自流,要是运气好那也能活,可一旦人格残缺了,就注定疯了似的四处找补,可能一辈子也愈合不回来。他实在不想孩子们走这条老路,才尽己所能照顾。现在与他们之间这份信任、这份情谊,得之不易,他无比珍惜。但他也知道,他再怎么八面玲珑,无能为力的事也还是太多。虽然他毫不怀疑无论哪个孩子到了世面上都能过得不错,但按自己的原则、堂正无悔地度过一生,又是另一回事。


总得有个开始。槐琥第一个跟他提罗德岛的事,他挥挥手,让她去了。接着,阿和吽也走了。一开始落得清闲,他也自在。但偶尔深夜回来,还没推开门的时候,他也仿佛听见屋里吽叮叮咚咚地洗锅碗瓢盆,阿开着电视嗑瓜子,槐琥把书翻得哗哗响。


想他们啊。老鲤苦笑,几十年孤身一人也撑过来了,就算逢年过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行而过,也不曾觉得落寞,就因几年前的一念之间,身边热闹起来,真的有了个家,就再舍弃不掉了。


还能怎么着呢。这次算是有事顺便来看他们,今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管几小只在天涯何处,都定期去拜访他们好了;走之前,再多叮嘱他们好好保重,多写信。他也懂孩子们的本性:嘴上不留情,心里还是多有牵挂的。毕竟,一辈子也都是家人了。他本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这么一想,心就放宽了,直起身子来,掸掸手指尖上不存在的烟灰,把袍子一裹,推门回舱室里头去了。


罐装路标
充电🔋 趴床上画的,现在胸口...

充电🔋

趴床上画的,现在胸口好难受()

充电🔋

趴床上画的,现在胸口好难受()

酒蛊子

黑田,一款我的xp

【Ear, fur, tail, claw】

【当你不会画脸也不会画爪但想画毛毛】 ​​​

黑田,一款我的xp

【Ear, fur, tail, claw】

【当你不会画脸也不会画爪但想画毛毛】 ​​​

叁拾
谁能拒绝在上课的时候摸一个毫无...

谁能拒绝在上课的时候摸一个毫无营养的毛茸茸大奈狗勾呢

谁能拒绝在上课的时候摸一个毫无营养的毛茸茸大奈狗勾呢

叁拾

十分钟速摸

吽宝的奈子,嘿嘿🤤

想看一些事务所自我消化

我一年前就在等老鲤实装了😭😭😭😭现在终于啊😭我可以加入你们😭


十分钟速摸

吽宝的奈子,嘿嘿🤤

想看一些事务所自我消化

我一年前就在等老鲤实装了😭😭😭😭现在终于啊😭我可以加入你们😭



旋转爆炸

这是老鲤,他不仅落地了而且还给小老虎新衣服,快说谢谢老鲤。

(丫丁快给槐琥整皮肤啊👊😊,福瑞好难画狠狠地被伤到)

这是老鲤,他不仅落地了而且还给小老虎新衣服,快说谢谢老鲤。

(丫丁快给槐琥整皮肤啊👊😊,福瑞好难画狠狠地被伤到)

酒蛊子

阵营logo变体系列③,鲤家~正好看完直播,老鲤帅裂天际,我抽爆🤤🤤🤤

p2废案设色

p3原logo


第一弹【 企鹅家 】

第二弹【 雪豹家 】

阵营logo变体系列③,鲤家~正好看完直播,老鲤帅裂天际,我抽爆🤤🤤🤤

p2废案设色

p3原logo


第一弹【 企鹅家 】

第二弹【 雪豹家 】

鸣杰

怎么说,老鲤实装,我要不写一篇,鲤吽博的三p,有人看的话

[图片]


怎么说,老鲤实装,我要不写一篇,鲤吽博的三p,有人看的话


路易小帅

福瑞画手重操旧业(确信

全是凭印象画的

福瑞画手重操旧业(确信

全是凭印象画的

Mea
快过年了,回坑看看🚬

快过年了,回坑看看🚬

快过年了,回坑看看🚬

KANATA铐铐

逝逝看

成长速度快得吓人的猫猫


食用方法:百度搜索 与熊论道


熊曰:呋食食住洞怎註嗒眠哮噗嗷覺咬喜咯擊蜜嗷嗄盜怎蜜很哞食訴意啽很註噗發捕果呦破笨擊果嗷嗄嚁嘍肉註有肉笨食擊呆森嚁嗅襲山嘶嗡誘樣唬肉果雜破咯呱呱會嘿眠眠呆嚄萌洞擊嗄襲呱物人你

成长速度快得吓人的猫猫


食用方法:百度搜索 与熊论道


熊曰:呋食食住洞怎註嗒眠哮噗嗷覺咬喜咯擊蜜嗷嗄盜怎蜜很哞食訴意啽很註噗發捕果呦破笨擊果嗷嗄嚁嘍肉註有肉笨食擊呆森嚁嗅襲山嘶嗡誘樣唬肉果雜破咯呱呱會嘿眠眠呆嚄萌洞擊嗄襲呱物人你

栗須

我流竹马文学

都是日文

我流竹马文学

都是日文

栗須

推上发的打包一下

有吽阿要素


啊…这也pin…?

推上发的打包一下

有吽阿要素


啊…这也pin…?

levi
看我速摸章鱼小丸子(不是 (改...

看我速摸章鱼小丸子(不是

(改了一下背景颜色和水印

看我速摸章鱼小丸子(不是

(改了一下背景颜色和水印

苏顾秋

事务所二三事

写的一些鲤氏事务所(日常)笑话汇总,也是存档。看不了直接划走别说出来。


1.

事务所二三事:事务所效率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阿总会曲解委托内容并且带跑两位老实人,导致老鲤每每看到三人无功而返还浑身脏兮兮时都想把罪魁祸首拎出来问罪。然而,在经历了无数次老鲤凶恶眼神的审阅之后阿还是学聪明了,他直接神不知鬼不觉地拒绝委托。


2.

事务所二三事:罗德岛很少有人知道吽其实也会开玩笑,这位看起来很靠谱的好好先生似乎和其他人一样享受阿吃瘪的样子。而阿在这种时候总会多少有点羞恼,运气好的话能够看见平日里脸皮厚到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怪医在吽面前半无奈半耍赖地给出“不要开我玩笑了啊”的回应。...


写的一些鲤氏事务所(日常)笑话汇总,也是存档。看不了直接划走别说出来。


1.

事务所二三事:事务所效率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阿总会曲解委托内容并且带跑两位老实人,导致老鲤每每看到三人无功而返还浑身脏兮兮时都想把罪魁祸首拎出来问罪。然而,在经历了无数次老鲤凶恶眼神的审阅之后阿还是学聪明了,他直接神不知鬼不觉地拒绝委托。



2.

事务所二三事:罗德岛很少有人知道吽其实也会开玩笑,这位看起来很靠谱的好好先生似乎和其他人一样享受阿吃瘪的样子。而阿在这种时候总会多少有点羞恼,运气好的话能够看见平日里脸皮厚到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怪医在吽面前半无奈半耍赖地给出“不要开我玩笑了啊”的回应。



3.

事务所二三事:阿和槐琥吵架,为了避免肢体冲突,两个人一人坐在事务所这边一人坐在事务所那边互相发消息对峙。


在知道槐琥揍不到自己之后阿的发言愈加过火,直惹得槐琥拍案而起怒斥“你再说一遍!”菲林崽子有胆说没胆认,一骨碌躲到沙发背后只露出耳朵尖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也气势汹汹开始拉腔拖调“你有本事自己再看一遍啊?”



4.

老鲤大部分时候是喝茶,不过以防万一事务所里也备着酒,用来应付一些比较特殊的委托人时老鲤总会抬抬手让吽上酒,这种时候酒的作用比茶要大些,酒过三巡再严实的嘴也能撬个缝出来。


只可惜吽倒酒从来不看场合目的,这次居然借着老鲤买来泡茶的瓷杯就给人满上了,对方两指一拈,夹起那小杯子至多用酒润了润唇,眼底的精光一点没灭。老鲤脸上有点挂不住,事后把吽扯进某间屋子里好一通嘀咕,于是接下来的好几天里,事务所三人连喝汽水都是用的高脚杯。



5.

侦探所成立初期人少委托多,老鲤为了打响鲤氏名声又经常乱接委托,导致鲤氏三个人就有了三种时差,这边槐琥刚倒下那边阿说不定也才睡熟,轮班吽先生的终端就挑准了时间开始人来疯式作怪,一个单音滴滴滴响个没完,老实人连续通宵三天睁着眼睛也打盹,真就硬生生让终端响了整整三分钟也没找着关闭按钮。被吵醒的阿和槐琥用爪子玩了命地蹬他,事后吽表示那是他觉得自己最没地位的一天。



6.

俗话常说人多力量大,举个例子来说就是一个人闲着什么都没法干,但两个人在一块儿能吵架,三个人能斗地主,四个人可以打麻将。事务所没能在硬件方面创造优势,所以阿活学活用,果断牺牲自己把下城区的段子拿来造福死气沉沉的侦探所。


这一系列做法的后果就是:槐琥在被“我是我爹儿我是我儿爹”绕了二十遍之后终于彻底被洗脑,喝退委托目标时都差点一时嘴瓢“爹”出声。龙门女侠咬牙切齿又羞愤难言,恶狠狠用视线从猫崽子身上剜了块肉。菲林密医上刀山下火海浑然不惧的胆子在这时候都冷不丁打个颤,溜到吽身边问他“你觉得她会不会恨我一辈子”。


而吽脸上挂着UNO惨败后贴的纸条,一说话就吹动脸上白条稀里哗啦乱响,事务所士气大跌,他只压低声音回道:你真的没有作弊?



7.

罗德岛上来了个炎国出身的风水先生,他自称风水算命那都是副业,毕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阿对此深以为然。挑了个血先生出外勤吽去机械班拜师学艺的时间把乌有堵在甲板上唠嗑,一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从思想情怀又聊回光明未来,混迹江湖事业人以为遇到知己,上下嘴皮子一吧嗒,靠吹都把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抓着阿的手激动地摇了摇就强买强卖塞过去三本《针灸:从入门到精通》。封面朴实,排版奇特,厚度堪忧,地地道道的地摊货。


于是第二天他们俩又一次在舰桥上会面,料事如神乌有先生皮笑肉不笑地对着阿就开始夸:您是真的敢啊阿先生,小弟大开眼界着实佩服,不如您也和我说说您是怎么扎博士的?



8.

阿和吽说我也想体验一把速度与激情,吽笑眯眯跟阿讲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接着第二天他载着槐琥跟孑被黑帮追杀,一脚油门踩得鱼贩小哥用脸擦挡风玻璃。阿在一片混乱里哈哈大笑说想不到孑还会脸刹,被槐琥一拳敲在脑袋上。



9.

吽在外勤任务里受了点伤半个月不能下厨,槐琥姐女强人忙得脚不沾地,理所当然阿就混进了厨房,吽无不担忧地扒在门口摇着尾巴,占了独一无二的辅助位等待下文。

于是,在一周内不间断的“到底放多少盐才对?”的问话声里,吽提前康复了。



10.

当天晚上老鲤问阿是不是误杀了龙门的盐贩子现在正在销毁证据,嗷嗷待哺…或者说饥肠辘辘的吽坐得笔直,尽量假装他这个老师没在桌子旁边。



11.

事务所二三事——


阿和槐琥一起出任务,任务地点漆黑寂静恐怖得像某类电影,槐琥全身紧绷在有人拍她肩膀的瞬间一个过肩摔把对方狠狠掀飞了出去。


阿:哇好厉害,槐琥姐,全垒打诶。现在我们怎么把委托人带回来?

槐琥:……

槐琥:(全身颤抖)你——刚才那个是委托人吗?为什么,你怎么不阻止我……

阿:这不是没来得及开口嘛,槐琥姐你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我实在不好说什么啊。



12.

事务所二三事:据不知名人士透露,阿自称只有在槐琥和他争宵夜时他才会意识到这是他的便宜姐姐。而槐琥对此事的评价是先动筷子能让自己这个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里都躲在刘海后面的便宜弟弟懂得尊重食物的必要性。

老鲤评价:这是关系好的证明。类似于“我愿意为你奉献我的肾但这颗鱼丸我绝对不会让给你”。

阿反驳老鲤:我不会把肾让给槐琥的,说不定剖开她的人就是我呢。



13.

阿从槐琥的笔记本里翻出一张特别精致的小纸条,乍一看还以为铁树开花恋情到来槐琥姐也收到情书表白,拿出来朗读时发现这是事务所的采购清单。



14.

采购清单为什么要写在那么精致的纸上?——阿



15.

一般到了周六事务所都会三个人一起整理工作清单,吽负责把那些便签纸整齐摆好,槐琥负责分类,阿负责打哈欠。


槐琥问:为什么你们从来不把这些东西写在一张纸上?

吽回答:因为我们从来不在换班的时候交接工作。

阿插话:我有交接啊我把吽写的便签全部扔进垃圾桶。


吽:?

阿:哎呀我开玩笑……槐琥姐你在干什么?

槐琥:(翻垃圾桶的动作一顿)



16.

为了不让你误把它扔进垃圾桶。——槐琥



17.

槐琥:说真的,我觉得我们应该提高一下配合度。

阿:你说真的?

吽:怎么回事?

槐琥:我们的默契实在太烂了,上回阿趁我装死的时候竟然想伸手从我包里拿钱。

阿:我不想浪费时间做心肺复苏嘛。

吽:为什么你在装死?

槐琥:委托内容有些棘手……这不是重点。

阿:所以呢槐琥姐,我觉得我们很有默契啊,至少你和吽会一起送我去近卫局,一致对内非常有爱。

槐琥:……我说上半句,你们用比喻的方式接下句。题目是“爱情无处不在,就像……”

阿:矿石病。

吽:呃,龙门币?

阿:?

吽:?

槐琥:?


槐琥:(努力理解)吽你的意思是……有些人获得的爱会多于其他人,也有一部分人获得的爱很少……这样吗?这个比喻虽然现实了些,但还算是说得过去。

阿:就像矿石病?

吽:哈哈,我没想那么多,我的意思是我没有。



18.

不能指望一个捡来的来历不明的孩子没有坏毛病——大多数人都会这么想,吽也不例外,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会在目睹了阿将食物藏起来却一声不吭——他觉得这是用爱就能感化的习惯。与每次吃饭都吃到撑仿佛这顿过后没下顿一样,他把阿藏东西的行为也当做是流浪太久的后遗症,代表着没有安全感无法信任他人等等听了就很可怜的小孩本能。


直到老鲤揭穿了阿只是在通过浪费食物试探吽的底线,老实人这才意识到不是每个被捡回去的猫都是纯良无公害,也有阿这样恨不得把坏字写脸上的心智健全猫咪。


不仅如此,当事菲林根本没觉得自己做了错事,反而还表现得很淡然,理不直气更壮:谁在意你给我煲的汤?


吽没说话,默默回忆了一下这碗汤制作的全流程,不合时宜地开始觉得肉疼。老鲤教他做饭,他就顺便扎扎实实练了一个月刀工,连给阿做排骨炖肉时骨头都切得规整方便入味,汤熬得浓,肉香也扑鼻。结果被伺候的野小子根本不买账,扭头就端着汤去烫事务所门口的小虫子,玩得不亦乐乎就好像吽的菜里下了剧毒。


他没憋住,还是对着那样的阿开了口:看来之后某人要饿肚子了。

阿头也没抬,耳朵抖了两下代表听见了,接着就懒洋洋开始拖长腔:往好处想想,说不定我早就把饥饿感卖给了门口流浪汉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