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7.9万浏览    1766参与
蜗牛封刑

【吽阿同人】初遇

第一次发同人,望轻拍……应该……没什么要预警的吧?

————————

浓厚的血腥味缠绕在鼻尖挥之不散,高大的佩洛族青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里还真是三天两头黑帮火拼,他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吗?”默默吐槽了一下龙门这里的治安问题后,大狗也开始加快脚步,打算快点离开这片发生了火拼的小巷。

这时一种稍显不同的血腥味吸引了他的注意,“是小孩子吗?!怎么可以待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大狗毫不犹豫的改变了行进路线,朝着小巷深处快步跑去,终于,在一条死胡同尽头的黑暗的墙角处,他看见了一只蜷缩在墙角的小菲林,眼神中充斥着警惕,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小猫?你是迷路了吗?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待在这种地方了,...

第一次发同人,望轻拍……应该……没什么要预警的吧?

————————

浓厚的血腥味缠绕在鼻尖挥之不散,高大的佩洛族青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里还真是三天两头黑帮火拼,他们就不能消停一会吗?”默默吐槽了一下龙门这里的治安问题后,大狗也开始加快脚步,打算快点离开这片发生了火拼的小巷。

这时一种稍显不同的血腥味吸引了他的注意,“是小孩子吗?!怎么可以待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大狗毫不犹豫的改变了行进路线,朝着小巷深处快步跑去,终于,在一条死胡同尽头的黑暗的墙角处,他看见了一只蜷缩在墙角的小菲林,眼神中充斥着警惕,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小猫?你是迷路了吗?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待在这种地方了,我送你回家吧!”大狗看着炸毛的小猫,轻声诉说着自己的担心,生怕吓到这个小家伙。

“家?已经没有家了……”小小的猫儿蜷缩在墙角低语着,毛渐渐不再炸起。

“那也不能一个人待在这种地方啊,很危险的,这样吧,我带你回家。”那只大狗毫无防备的蹲了下来,笑着伸出了他的手,猫盯着他的喉咙,清楚刚刚有好几次机会可以轻易杀掉面前这个家伙,撕裂他的喉咙,但猫选择了沉默。

“……嗯。”猫握住了那只大手,温暖,宽厚,掌心的肉垫很柔软。大狗缓缓抱住了蜷缩在小巷墙角的小猫,轻抚着他的后背,慢慢的站起身带着他的小猫,一起走出了这片黑暗的小巷。

————————

“所以这就是你在外面乱捡东西的理由?”老鲤头痛的看着面前高大的青年和他怀中包扎好伤口的警惕小猫,“尤其还是这么一个……”知名黑医,不过看着面前的青年,老鲤默默咽下了后半句话。“行吧行吧,你既然愿意做担保,那这个小猫就是这个事务所的成员了,作为监护人,你要看好这个黑……猫。”

看着面前的佩洛组青年欢快摇起的尾巴,老鲤也悄悄松了口气,随后又想起了什么,一脸坏笑的调侃道:“既然加入了鲤氏事务所,那么以后你们就要用代号了,干脆你们两个统一一下,一个叫‘阿’,一个叫‘吽’好了!”

于是,在随口之间,两人一生的代号和注定的羁绊就在这个夜晚被定下。

宇烛

完成啦,第一张是完整图,第二张是人物单图,嘿嘿!!!糊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下午,希望别被吞哇!

完成啦,第一张是完整图,第二张是人物单图,嘿嘿!!!糊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下午,希望别被吞哇!

桑迪诺尔

吽阿微肉本现以全面到货。加量不加价40r通贩中。

合集内有部分内容预览。

请保存p2画报或复制评论区链接前往购买。数量有限欲购从速。

吽阿微肉本现以全面到货。加量不加价40r通贩中。

合集内有部分内容预览。

请保存p2画报或复制评论区链接前往购买。数量有限欲购从速。

吃纸

补档😆😆😆😆😆某猫猫不好好吃饭

补档😆😆😆😆😆某猫猫不好好吃饭

kya

愚人节快乐,我不会画漫画。

随便摸鱼了一点。

我好喜欢迫害银老板,因为声优的原因

全是声优梗,出场干员我都抽到了。其实我就是想炫耀我有银老板了

最后:考哥.JPG

愚人节快乐,我不会画漫画。

随便摸鱼了一点。

我好喜欢迫害银老板,因为声优的原因

全是声优梗,出场干员我都抽到了。其实我就是想炫耀我有银老板了

最后:考哥.JPG

Jayus

【吽阿】下城区第四号档案(2)

愚人节快乐!

故事的走向愈发硬核了起来

槐琥小姐才是捣蛋猫猫真正的唯一克星

本章为阿视角

————————————————————————————

这个二流医生应该去戏院里说书。阿不屑的想。

至少他能编出来一个仁慈医者被狐朋狗友坑害,满怀善意地救治被黑帮追杀的可疑陌生人后导致苦心经营的诊所惨遭苏醒的混世魔王大肆破坏,而自己只能欲哭无泪还不得不重新包扎魔王崩裂伤口的优秀故事。

阿一边摆弄缠在腰上的绷带,一边翻着白眼听那个一小时前刚为他包扎好伤口的黎博利医生是多么绘声绘色地给吽描述自己是如何打碎诊所里仅存不多的完整窗玻璃,把病床旁的输液架从窗户扔出楼去的。

而刚刚进门的佩洛很显然并...

愚人节快乐!

故事的走向愈发硬核了起来

槐琥小姐才是捣蛋猫猫真正的唯一克星

本章为阿视角

————————————————————————————

这个二流医生应该去戏院里说书。阿不屑的想。

至少他能编出来一个仁慈医者被狐朋狗友坑害,满怀善意地救治被黑帮追杀的可疑陌生人后导致苦心经营的诊所惨遭苏醒的混世魔王大肆破坏,而自己只能欲哭无泪还不得不重新包扎魔王崩裂伤口的优秀故事。

阿一边摆弄缠在腰上的绷带,一边翻着白眼听那个一小时前刚为他包扎好伤口的黎博利医生是多么绘声绘色地给吽描述自己是如何打碎诊所里仅存不多的完整窗玻璃,把病床旁的输液架从窗户扔出楼去的。

而刚刚进门的佩洛很显然并没搞清楚状况,一边承受白医生的怒火,一边偷偷以略带疑惑的目光看向病床上盘腿而坐的阿,左手还提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白粥,很白的白粥。

“天,我最讨厌的东西就是粥。”阿仰天长叹。

“喝粥有助于伤口愈合,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喝掉。”坐在床边的槐琥伸出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仔细阅读着平摊在自己腿上的厚重书籍,“或者我的书再一次出现在你的头顶,尽管用它拍你是对乌萨斯古典文学的一种亵渎。”

切,女孩子太暴力是嫁不出去的。已经领略过槐琥亲切温暖的“教育方式”的阿颇费了番力气才将几乎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阿完全相信这个能从四楼直接跳下去捡输液架的古板少女认真起来能拍死十个自己。所以还是不要随便招惹她的好。

鲤氏究竟是个什么机构啊。一个吊儿郎当的大叔,一个武力值爆表的母老虎,还有一个••••••一个对自己不错的金毛傻狗。

阿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他看着高大温和的佩洛不住给医生道歉的样子,高兴地扭过头去对着没有玻璃的窗户外。雨已经停了。下城区的破旧建筑全都挤在一起,间距很小,这座居民楼也不例外。对面双层矮楼楼顶的一潭潭积水时不时闪过微弱的白光,顽固地试图证明月亮依旧会眷顾这充斥着苟且与不甘的贫民区。千百计的晾衣绳如同蜘蛛网般纠缠在楼间,连衣裙和旧衬衫挂在上面随风飘荡,把本就在楼缝中艰难生存的夜空切割的支离破碎。

阿想起自己曾经也会踩着小板凳,晃晃悠悠地从狭窄的窗户探出头,在能看见的一小块夜空里寻找从未找到的星星。

小时候的阿如果找不到父亲,就会随便砸碎什么东西,试管也好培养皿也罢。父亲就会出现,靠在昏暗的门口,面色温柔地问他有没有伤到。小小一只的阿就能够跌跌撞撞的扑进爸爸怀里,奶声奶气的抱怨。

后来阿学会了做实验,也学会了恶作剧。从此他开始或哄骗邻居家刚会说话的小孩喝下令人浑身散发西瓜味的药剂,或强行抱走楼上刘老太家门口睡觉的小白狗的生涯,并且乐此不疲。因为阿知道,父亲总会从那紧锁着门的实验室出来,带着满面胡茬和憔悴的黑眼圈严肃制止愤怒邻居那些对他尽各种角度的辱骂,拉他回到家中,简单几句话之后煮上一锅清水挂面默默看着他吃完。

父亲死后,阿再没有打碎过一根试管。

作为声名远播上城区的黑医生,阿像父亲一样整天整天的呆在无光的实验室里,学会了如何一个人操作那些嗡嗡作响的仪器,一个人完成动辄数天的实验,以及如何按照那些黑帮的要求,用药物给予或剥夺他人生命,以求得生活必需品和暂时的安全。尽管所有人对他的评价都是一个医学天才,但是阿知道他有多么厌恶这害死父亲的医学,厌恶精通医学的自己。在深夜里阿嚎啕大哭,疯狂的在自己身上注射致幻性药物,只为了能够再看见一次斜靠在门口,温柔问他有没有受伤的父亲。阿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和父亲一样因黑帮寻仇而死,甚至暗暗希望那一天能够早点到来。然而在那个平常的午夜,阿红着眼眶如往常一般卷起袖子,往自己身体里打进满满一管致幻药,却看见父亲无力地跪在自己面前,脸上身上沾满暗红的血液,右肩以下的手臂不知所踪。阿在一身冷汗中惊醒。他终于想起父亲把自己关进柜子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活下去。”

所以当阿看见鲜血从腹部不断涌出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紧紧按住伤口,躲进那堆废弃的纸箱中。鞋在逃离火并现场时丢在路上,脚底嵌入的细碎砂石如同千万只啮咬他肉体的蚂蚁,传来阵阵钝痛。但阿顾不上这些小事,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意念:

保持安静,然后活下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一阵顿起的狂风将挡住阿身影的纸箱堆吹散,阿慌张的缩成一团,尽力隐藏起自己,却绝望地听见某物撞击铁门的巨大声响,以及越来越大的脚步声。

随着藏身的纸箱堆被人完全扒开,腹部的剧痛开始不断刺激阿脆弱的神经,他把脑袋深深埋进膝盖,笑了起来。

妈的,给客户送个货把自己送没了。

对不起,爸爸。

阿知道逃不过的宿命马上就会降临在他的头上,但他猛然抬起脑袋,决定给这该死的命运竖个中指。

不过命运似乎给他竖了个中指。

直到被高大温和的佩洛放在病床上,呆滞的阿才勉强搞清楚状况。面对突如其来的温暖与善意,他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阿毕竟是阿,作为叱咤龙门的毒医,他自嘲的认为这不过是仇家欺骗自己的手段,甚至只是一个令人发笑的白日梦,打算将自己的内心再次隐藏于荆棘之中。不过,或许是出于一点点情感的渴望,阿忍不住要求金色佩洛陪在自己床边。在得到肯定回答与一个温暖的拥抱后,他借口自己累了,装作不耐烦地样子转身背过高大的佩洛,合上眼睛,拼命忍住即将决堤的眼泪。

但是当阿小憩醒来时,发现许诺守在自己床边的佩洛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陌生少女眼神冷漠。阿突然回想起那些独自哭泣的夜晚,恍惚间看见一面漆黑的柜门向自己快速压来,他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缩紧,从床上一弹而起,随便抓住一件东西就扔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我扔了个输液架啊。

然后阿就在古典文学重击之下认识了槐琥。从力道上看,一下课就被叫来帮吽照顾自己的槐琥明显心情不是很好。

阿觉得自己很无助,不该如此轻易地被那个金毛傻狗拉上鲤氏的贼船。

不过现在他知道吽只是去给自己买晚饭,并且看着高大的佩洛正在为那些跟他自己完全没关系的行为不停道歉,心情意外的不错。

阿决定帮他脱离苦海。他抬头对着天花板,故意拉长语气大声喊道:“我要饿死了——”

余光里,阿看到吽满脸歉意地对余怒未消的白医生稍稍鞠躬,说了点什么,朝着自己过来。

白医生只得快步走到离阿最远的一张病床,背对他们重重坐下,没好气的开口:“回去告诉老鲤,要都这么惯着他,你们以后绝对没安稳日子。”

“您放心吧,保证不会。”槐琥将手中的书籍翻过一页,回答道。

她是认真的,阿想。

吽从袋子里掏出一碗粥,拧开盖子,放在阿手中:“以后别再干这种事了。不过你要是实在想砸的话,”高大的佩洛对着阿眨了一下眼睛,小声说道:“老板有不少假古董,我保证他不会生气。”

阿看见槐琥瞪了自己一眼,顿时噤声,两手抱着碗嘬了一小口热粥。

“辛苦了槐琥,这碗给你。顺便休息一下,总是这么用功身体会受不了。”吽将提着的袋子递给槐琥,然后扭头向侧躺在床上的白医生问道:“白医生,您要的叉烧包卖完了。要吃别的什么吗?我去买。”

“早气饱了。”

“我在学校吃过了,吽哥你吃吧。”槐琥没有抬头,手指靠在墙角的橙色防爆盾,“盾牌放门外容易丢失,我把它拿进来了,靠在那个地方也不会影响行走。”

吽答应了一声,收回手臂,取出碗来打开,仰起脖子一口气喝掉三分之一。

阿看着佩洛狼吞虎咽的样子,开口:“喂,你不给自己买吃的?”

“钱没带够。”吽又咽下一口白粥,“我习惯了,一顿不吃没关系。”

你吃饭的样子可不像没关系。阿腹诽。他抱着碗快速喝了几口,将剩下的一半米粥向前一推:“我饱了。”

已经如风卷残云一般吃完自己那份的吽有些诧异地接过粥碗,问道:“阿你吃这么少真的可以吗?”

“我说饱了就是饱了,废话这么多。”阿单手托腮,“你要不吃就去倒掉。”

很好,这个大个傻狗看起来就是绝不会浪费粮食的人。阿满意的看着吽喝完自己剩的半份粥,嘴角再一次上扬。

吽见状揉了揉他的脑袋:“其实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等你痊愈搬进鲤氏,我就做几道拿手好菜给你尝尝。”

阿抬头看向那张阳光温暖的面庞,拍掉脑袋上宽厚的手掌,轻轻嘟哝了一声作为回应。

吽笑了一声,顺势坐在阿面前。槐琥依旧专心阅读那本厚重无比的书籍。不很宽敞的病床顿时变得有些拥挤,阿的试图伸展略显酸麻的双腿,不小心贴在金色佩洛的身上。

挺暖和,他不会在发烧吧?阿这么想着,用脚趾偷偷触碰吽裸露在外的肌肤。

这绝对只是出于医学目的,阿保证。

佩洛显然没有在意阿的小动作,他伸手直接合上槐琥的书籍,以一种家长的姿态说:“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可以。”

被强制休息的槐琥只得摘下一直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从衣兜取出一块白色手帕,边擦拭边回答:“老鲤让我尽量晚些回去,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槐琥将眼镜重新戴好,“他还特地给我这本书,说读完第九章之前不许动身。”

“老板又做那种工作了。”吽面色有些凝重。

“”吽哥知道老鲤最近在做什么吗?”槐琥问道。

“老板从不让我接触这种事情。”吽摇头,“不过我知道他在调查乌头帮的头领黑鹰,和一个叫严白虎的人。”

“鼠王养子?”

吽轻轻叹了口气:“你不应该知道这些的。”

“只要还生活在下城区,早晚都会知道。”槐琥回答道。

两人双双沉默。

阿听着吽和槐琥的谈话,暗自思索。他早就猜到老鲤也是一个在灰色地带行走的人物,但没想到老鲤会把黑道事务和吽他们几乎完全隔离开。阿知道这种做法其实是对吽和槐琥最好的保护,毕竟鼠王在下城区定下的第一条规矩就是道上的争端绝对不允许波及不知情家属和任何平民,而且没人敢违背鼠王的规矩。

为什么要调查黑鹰?尽管阿和乌头帮的首领只见过廖廖几次面,他也能看出来这个家伙只是个色厉内荏的胆小鬼,打个针都能叫的跟杀猪一样。至于严白虎,阿曾经从别人口中听到过几次这个名字,不过从未出现在自己的访客名单上。如果那些人没说错的话,这个严白虎应该在管理下城区所有的地下物流,工作不小也不大,反正配不上鼠王养子的身份。

一股冷风从窗外吹来,吹得阿打了一个哆嗦。阿打算缓和一下三人间的尴尬气氛,大声说道:“医生!能不能找点东西把窗户糊上!我要冻死了!”引的吽和槐琥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冻,死,活,该。”得到意料之中的回答之后,阿无奈的看向没有玻璃的窗户。

有点不对劲。

对面楼顶水潭里的倒影被揉碎,波动着不正常的微光。凭借菲林组的敏锐视觉,阿看见一个黑衣白发女人隐藏在那里。

那个女人也看见了阿,露出诡异的笑容,手指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道,抬手扔出了什么东西。

一枚黑色物体从破碎的窗口飞进来掉在地上,弹起。

炸弹。

阿下意识大喊吽和槐琥的名字。话音未落,只见槐琥已经从窗户跳出,身体在半空中旋转,稳稳抓住挂在楼间的晾衣绳,借力倏的一荡,如穿云弩箭一般射向黑衣女人所在的位置!

神秘女人一惊,随即消失。

地上的炸弹外壳崩裂,射出剧烈的火光。烈焰与巨响霎时席卷着滚滚浓烟朝阿扑来。

阿看见金色的佩洛一把抄起盾牌,闪身挡在自己身前。吽两手高举盾牌,重重向地板一砸,金红色光芒从盾牌与身体四周暴起,迎面挡住呼啸而来的爆炸火焰。

“躲到我身后!”吽大喊。

阿看见高大佩洛坚实后背上一块块虬起的肌肉怒吼着顶住强烈的冲击波,无数爆炸卷起的金属碎片被盾牌弹飞,碎石和尘土在吽脚边堆积,而他淡金色头发在爆炸激起的气流中摆动,光芒闪耀。

金红色防线之外,如同地狱恶魔般咆哮的烈焰被牢牢隔绝,再没能前进一步。

阿不顾自己腹部的伤,从背后抱住高大佩洛。灼热的狂风在阿耳边长啸,他感到自己的耳膜撕裂般疼痛,脸几乎在巨大的热量冲击下燃烧起火。但是阿不会放手,他紧紧闭上眼睛,用尽全身力气环住吽强壮紧实的腰。

直到刺耳气流声逐渐平息,脸上的烧灼感渐渐消失。阿感觉到高大佩洛开始单膝蹲在地上大口喘气,淋淋汗水早已完全浸湿了他的背,一滴滴掉在地板上发出响声。阿慢慢睁开眼睛,却丝毫不减手上力度。

“某种源石技艺驱动的炸弹,操纵者离得越远威力越小。这次多亏有你,阿。”

阿的嘴唇轻轻贴在吽的黑色机能背心上,他知道吽感觉不到自己的动作:

“多亏有你,吽。”

宇烛
被吞了,重发,是个吽的线稿ww

被吞了,重发,是个吽的线稿ww

被吞了,重发,是个吽的线稿ww

做个魔鬼不香吗

瞎摸鱼

深刻感受板绘和指绘

画画好难。

瞎摸鱼

深刻感受板绘和指绘

画画好难。

天堂飛鳥
朋友的点图,不可以用!

朋友的点图,不可以用!

朋友的点图,不可以用!

乐江雪

危机合约结束了,做个干员总结吧。


总结:男人都是影帝


*老板跳舞:指银灰真银斩时,小腿会随着挥击小幅跳动。2倍速看有一点鬼畜。

危机合约结束了,做个干员总结吧。


总结:男人都是影帝


*老板跳舞:指银灰真银斩时,小腿会随着挥击小幅跳动。2倍速看有一点鬼畜。

落花满尘埃

狗勾!

没有人可以不喜欢吽!没有人可以不喜欢大狗勾!


emmmmm但是图是借鉴了一个大大的图,我临摹的,我忘了他叫什么了,对不起太太我没法儿问你要授权就自己摸了!但是您画的是真的很传神!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小舌头!


勾线杀我,上色杀我,简单一句,画画杀我,我是蔡碧,我只配写文章摸鱼呜呜呜呜呜呜

[图片]
[图片]
[图片]

没有人可以不喜欢吽!没有人可以不喜欢大狗勾!


emmmmm但是图是借鉴了一个大大的图,我临摹的,我忘了他叫什么了,对不起太太我没法儿问你要授权就自己摸了!但是您画的是真的很传神!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小舌头!


勾线杀我,上色杀我,简单一句,画画杀我,我是蔡碧,我只配写文章摸鱼呜呜呜呜呜呜



イチヅP

是🚕

其实只是个擦边球(大概)

*futa预警*

是🚕

其实只是个擦边球(大概)

*futa预警*

溪过安生
第一次接稿 不能用!也不能存!...

第一次接稿

不能用!也不能存!

【跪求别吐槽水印丑,我不知道水印到底是画的还是写的orz】

第一次接稿

不能用!也不能存!

【跪求别吐槽水印丑,我不知道水印到底是画的还是写的orz】

阿勃梭鲁
草稿流警告 好像只能打十个ta...

草稿流警告

好像只能打十个tag 可恶啊

草稿流警告

好像只能打十个tag 可恶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