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告别

5126浏览    1202参与
风裁雪

写给今天也不知我在想什么的呆呆:

     我应该是最后这么一次称呼你了。就在刚刚的10点50分,我把一切都放下了,我不会去想你看到我的消息的时候心理作何感想,也不会盼望着你的回复,就像夜幕擦去了一颗星星的光芒般,悄无声息。大年夜终于赶上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胃里已消化完晚上这顿极不完美的年夜饭,坐在床上,忘掉了这个大年夜所有的不完美,很轻盈,整个人清醒无比。我突然想抛下一些生活里不应当存在的包袱了,只想轻盈的,在一个良夜入睡。你看,我做了一个对的选择,一个礼拜的沉淀和冷静,还有坚持的努力,终于让我在舍下时,毫无留恋了。...


写给今天也不知我在想什么的呆呆:

     我应该是最后这么一次称呼你了。就在刚刚的10点50分,我把一切都放下了,我不会去想你看到我的消息的时候心理作何感想,也不会盼望着你的回复,就像夜幕擦去了一颗星星的光芒般,悄无声息。大年夜终于赶上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胃里已消化完晚上这顿极不完美的年夜饭,坐在床上,忘掉了这个大年夜所有的不完美,很轻盈,整个人清醒无比。我突然想抛下一些生活里不应当存在的包袱了,只想轻盈的,在一个良夜入睡。你看,我做了一个对的选择,一个礼拜的沉淀和冷静,还有坚持的努力,终于让我在舍下时,毫无留恋了。

       我远没有想象中难受了,甚至是一种新生,我不用再受制于对你的感情了。

       一颗星星的光亮,真的会在长时间的灰尘覆盖下,一瞬间消失。

       其实我在一天天写下这些时,我已慢慢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这里的呆呆,慢慢变成一个无关于你的人物,我在与他说话时,他慢慢变成了另一个我自己,一个与我不一样的自己,在听着我的倾诉和分享。让我的呆呆就永远留在这里,这里太美好,永远没有你对我的奚落和冷言冷语。

      晚安,我的呆呆,还有我自己。

                                                                                                   1月24日

江雨樾

青山湖书院 Part 4

Part 1:

https://yuyue161.lofter.com/post/30b42aab_1c76c6537

Part 2:

https://yuyue161.lofter.com/post/30b42aab_1c7717d8f

Part 3:

https://yuyue161.lofter.com/post/30b42aab_1c7717df3


6月26日。

7:15。

中考分数过几天就出了。

今天的米有点多,所有人都参与搬运,她也不例外。


14:36。

她抱起一袋米,隔着袋子都闻到霉味。

“老板?这...

Part 1:

https://yuyue161.lofter.com/post/30b42aab_1c76c6537

Part 2:

https://yuyue161.lofter.com/post/30b42aab_1c7717d8f

Part 3:

https://yuyue161.lofter.com/post/30b42aab_1c7717df3




6月26日。

7:15。

中考分数过几天就出了。

今天的米有点多,所有人都参与搬运,她也不例外。

 

14:36。

她抱起一袋米,隔着袋子都闻到霉味。

“老板?这袋米似乎发霉了?”

“让你搬你就搬,不搬就滚蛋,哪来这么多屁话!”

她把那袋米举起来,走到前面那个装米的大木槽——里面全是新鲜的米,手里这袋的霉味却熏的她喘不过气。

她眼睛一闭。倒吧。反正明天晚上挣够钱就走了。

霉烂味从木槽里升起来,呛得她胃里作呕。

但是身后还有6袋米等着倒。手一刻慢下来,老板就会恶语催促。

她想捏住鼻子,但是不能。一次一次举起25公斤的米袋子,把自己埋在浓重的霉味里——浓氨水硫化氢乙硫醇三甲胺她什么没闻过,比起这连百分之一都算不上。

六袋子米倒完,她已经麻木了——嗅觉已经麻木了,就像H2S吸多了闻不到味道一样;胳臂已经麻木了——她还从来没一口气连着搬过六袋米,每袋二十五公斤。

但是嗅觉的麻木并不彻底——晚上她从老板手里接过钱的时候,感觉那四张十块的纸币也散发着米的霉味。

晚上她躺在简陋的地铺上,一天的劳累使她很快沉睡过去。

下城的居民吃了严重发霉的大米,发生大规模的肠胃疾病,因为穷苦上不起医院,只能一小时上吐下泻二十几次,最后虚脱而亡——尸体也没有钱处理,干脆扔在街上,下城两条主街横尸遍野,就像刚遭了饥荒或者战乱一样——实际上却只是因为某个人想多挣点钱。

一些没死的人来米店门口拉横幅讨公道,却被米店老板找的人乱棒打出。然而上街的人越来越多,终于他们冲进了米店,把看到的所有店员包括老板乱刀砍死。她躲在木槽里,身上覆盖着发霉的大米,这气味让她窒息,比青山湖书院的厕所还要难闻。她实在忍不住,动了一下,便被狂怒的人群发现了——米槽本来也不大,最多也就勉强藏下。为首的一个把她揪出来,拿着刀子捅进她胸膛里,没有一点点犹豫。

她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还好是场梦。

但是鼻子里还留着淡淡的霉味,去不掉。

剩下半夜,她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起来画画,——还不错,素描基本能过关。

借着黎明微弱的光,她给宿舍里每个人画了张速写。

 

6月27日。

7:18。

早饭。

这是自经受饥饿的洗礼以来,她第一回吃不下东西——她觉得米粥里有难以描述的霉味,尽管她反复告诉自己这只是串烟味。

她几乎是捏着鼻子喝下那些粥的。

整整一天,她都感觉鼻子里嘴里满是霉味。

17:51。

趁着晚饭后的空当,她来到街上逛悠,

“卖苹果啦!新鲜的大苹果!又红又甜的大苹果!”

今天拿到工资之后,扣掉考试费,还有接近10块钱的空余,足够买一斤苹果;还够买一两天吃的馒头。

她去挑了几个苹果,放在称上,两块八。

她从塑料笔袋里划拉出一些毛票,递给小贩。

“算啦,送给你吧,反正卖不出去。”小贩把苹果一个个装进塑料袋,伸手给雪枫。

“呃……不大好吧?”

“害,没事,反正卖不出去也得烂掉,你再拿几个。”说着又往袋子里装了几个白里透红的大苹果。

她犹豫着该不该接——毕竟长这么大她还没白嫖过别人的东西。

不过,万一哪天再没钱买吃的,苹果也可以顶饿。

“谢谢你。”她拿起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不谢,不谢。”小贩脸上堆满了笑容,像她手里的苹果一样甜。

 

她转身才走开十几步,身后突然一片喊叫声。回过头去,果然,几个穿制服的骑着摩托冲过来,小商贩纷纷兜起摊子就跑,街上一片混乱,腿脚慢的当然惨遭毁摊的命运。

那个卖苹果的小贩却没有抱头鼠窜,对着正打砸一老人摆的吹糖人摊的制服吼了一句:“卖苹果啦!新鲜的大苹果!又红又甜的大苹果!”

两个膀大腰圆的制服走过来。

“小子,不想混了?”

小贩没有搭话,注视着两个体积N倍于他的制服。

“他可是这镇子里面,唯一一个关心你的啊。”

“但是今晚拿到钱你就能开赴你自己的未来了。管他干甚?”

“那妇女的司马脸,围观群众那些刺痛人心的话,没给你什么警醒吗?”

雪枫犹豫着,手里拎着沉重的苹果,不知道该不该上去搭把手。

就像事实发生的那样,制服把他的苹果摊掀翻,红彤彤的苹果在街上咕噜咕噜地滚着,滚进路边水沟里,全沾了恶臭的污泥。

趁着制服掀摊子的功夫,小贩绕到他们后面,抽出两把水果刀,一刀一个,街边多了两堆肥肉。

他横跨过街,对面那伙制服还在打砸那老人的糖人摊。又是一样的招数,他从后面一刀一个。

那一伙五个制服很快倒了三个,结果第四个制服一拳把小贩打倒在地,抢过小贩的刀对着他喉咙一扎,鲜血喷涌出来,喷到那个制服脸上,喷到街面的青石上,顺着石板的缝隙流进臭水沟,追上刚刚被掀翻的苹果。

“这是我做过最赚的一次生意。一条命换5条,值!”

小贩用颤抖如丝的语气吐出一句血淋淋的话。制服看不过去,又往他胸膛上扎了两刀。

他的最后一滴血也流尽了,斜阳照耀着他已经没有血色的脸,扭曲的表情里透着心满意足。

雪枫呆若木鸡,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怎样——一只手紧紧攥着笔袋,另一只手紧紧拎着苹果。

 

 

20:26。

最后一天,老板当然要克扣些她的工作时间,不过她最终是拿到了最后四十块钱,然后把钱包里的12张10块数了又数,拎上苹果,拿好笔袋,临走前又看了下车票。

她左手紧握着笔袋。这个笔袋装着她所有的阳光,以至于太大而放不进口袋。

确认无误,出发。

明月隐去光辉,下城街上滴答起小雨。小贩和几个制服的尸体还扔在街上,夜归的人匆匆而行,死几个人并不会撞偏一个镇的轨迹。

一辆摩托车喷着蓝烟从她身后冲过来,车后座那人伸出手,拉住她左手拿的铅笔袋。

她怎么肯放手。摩托车猛一加速,把她带倒在地,她的手却像焊住了一样,死死拽着铅笔袋。

她在地上面朝下被拖行了一百多米,车后座的人终于放了手。

她身体的正面,包括脸,整个像被翻过的烂地一样,血肉模糊——凹凸不平的石板街听着浪漫,你趴上去被摩托车拖个一百几十米试试看。

雨还在下,并不会因为一个生命的消逝而中断。夜归的人看见了她的尸体,停下,绕开,继续前行。

 

21:41。

“开往萌离的1824次马上停靠1站台,请乘客注意安全……”

“开往萌离的1824次马上停靠1站台,请乘客注意安全……”

唯一的乘客没有来,广播对着空空如也的站台喊了两句,觉得无聊,便停下了。

 

6月28日。

3:42,下城江堤。

大堤越来越多的地方冒着或粗或细的水流,任凭一袋袋运来的砂土也挡不住越来越多的裂缝。

“给我拼命堵堤!谁要是敢跑我弄死谁!”

喇叭里喊话的是制服队队长。有几个制服把守在路口,没人敢跑出去。

事实上他也就在下城境内呼风唤雨,下城如果淹了,去到别的市镇,别说统领百十号制服,连填饱肚子都难。

但水是无情的——尽管雨不大,但水位上涨的原因是下游山体滑坡,——再怎么堵,溃口只是时间问题。

“咱们撤!”

队长看着将漫过堤顶的江水,悄悄地对随从说。

农民工也不知队长撤了,还在一袋一袋搬沙子。

 

5:37。

大堤终于撑不住,溃塌了。堤边防汛的农民工,没有一个活着的。

1824次列车也准点到达萌离站。旅客们涌向出站口,却始终少了一个人。

一分钟后,下游堵塞河道的滑坡体被冲开了。水一下子降了下去,就像从来没涨到那么高似的。

准备撤离的制服队又把收拾好的包裹打开,继续在下城吆五喝六,打砸为生。

早班巡查的制服队员发现了横在街上的雪枫的尸体。

在下城飞车抢劫案常见的很,这么惨烈的他们也不是没见过。

只是,这帮吃香喝辣为虎作伥的家伙,不明白为什么她为了守护一百二十几块钱和一张车票,把命搭上。

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全文完***

 

樾.



林下羽笙

不看己身,不顾他人

我的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叫林下羽刃。

原因很多很多,但想来还是那一个画面最好阐释。

那片羽毛落在林间与枯叶无异,只有他周身的傲慢,像是刀刃一样。

我的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叫林下羽刃。

原因很多很多,但想来还是那一个画面最好阐释。

那片羽毛落在林间与枯叶无异,只有他周身的傲慢,像是刀刃一样。

三鱼
再见了,没有想到教我面对生死的...

再见了,
没有想到教我面对生死的是九月
说好啦
记住自己的名字,记住我的名字
能回来的时候就来找我
等你爱你

再见了,
没有想到教我面对生死的是九月
说好啦
记住自己的名字,记住我的名字
能回来的时候就来找我
等你爱你

肆七
我们根本不知道这辈子要跟多少东...

我们根本不知道这辈子要跟多少东西告别。


用什么方式,带着什么样的感情。


2020年1月江苏学测结束


我永远和物化生告别,那些个陪伴过你三四年的学科,真的为它们拼过命,秃过头。


和这些曾经厌恶抗拒的知识说再见居然也是需要勇气的。


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个冬天。


我不要它们了,是我失去了它们。


永远的。

我们根本不知道这辈子要跟多少东西告别。


用什么方式,带着什么样的感情。


2020年1月江苏学测结束


我永远和物化生告别,那些个陪伴过你三四年的学科,真的为它们拼过命,秃过头。


和这些曾经厌恶抗拒的知识说再见居然也是需要勇气的。


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个冬天。


我不要它们了,是我失去了它们。


永远的。

遗城落梦

我自闭了,退了

我自闭了,lof的可以取关我的,基本上我应该不会回归lof了

是我太弱了我不行,我觉得还是另一边可能更适合我.....这边闹得太让我绝望了

某些圈子的宁们继续闹,没事往死里闹,我错了我不应该提建议的宁们继续闹,反正现在还不够乱宁们可以继续

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把别人拉黑

继续闹,没事,反正我的身份让我说啥都没用

好了大家不用再关注我了,也不用催我更新了,反正某些人眼里我就是个任性白莲的人

那么,我在这里,正式退出lof

玩不起,告辞

大家可以去bcy找我,或者就加我好友

加我好友的可以私信,我会给你发,放心吧我不是什么高冷的人只要你愿意我都会一直陪你唠叨,找我说心事也可以www...

我自闭了,lof的可以取关我的,基本上我应该不会回归lof了

是我太弱了我不行,我觉得还是另一边可能更适合我.....这边闹得太让我绝望了

某些圈子的宁们继续闹,没事往死里闹,我错了我不应该提建议的宁们继续闹,反正现在还不够乱宁们可以继续

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把别人拉黑

继续闹,没事,反正我的身份让我说啥都没用

好了大家不用再关注我了,也不用催我更新了,反正某些人眼里我就是个任性白莲的人

那么,我在这里,正式退出lof

玩不起,告辞

大家可以去bcy找我,或者就加我好友

加我好友的可以私信,我会给你发,放心吧我不是什么高冷的人只要你愿意我都会一直陪你唠叨,找我说心事也可以www

但是

墨香铜臭的所有作品的粉,我谢绝好友邀请

只要是墨香铜臭的粉,我都谢绝,很抱歉这个已经上升到我的底线了


总有人想尽一切方法让我更讨厌某些圈子,或者让我怨念不满越来越重

我这个人.........其实还是很矫情,很容易被外界影响,最近发生了太多太累的事,我一下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有种绝望,叫作你想找个人说但是极度担心自己麻烦到人家最后不得不放弃的绝望

这种时候难道我要大喊一声我要黑化吗[匪夷所思]

反正,从现在起,lof再也没有落落这个人了,剩下的只有一个号

很抱歉还是辜负了某些人的等待与期望,我还是个渣女[bushi]

想要吃我粮的可以去bcy或者qq轰炸我的,我会开开心心码的www

那么,lof再见,大家再见

筱澄
她回头 风起 迷了她的眼

她回头

风起 迷了她的眼

她回头

风起 迷了她的眼

可爱

明明很简单的事 却不小心复杂了 如果你对我心存芥蒂的话 我还是很委屈的 你就那样看我吗 不是说你也在慢慢了解我吗 都是糊弄人的 只是好听的话而已 很难过 真的 至少以为你会理解的 那就不要放在心上吧 免得彼此心累 其实陌生人多好

明明很简单的事 却不小心复杂了 如果你对我心存芥蒂的话 我还是很委屈的 你就那样看我吗 不是说你也在慢慢了解我吗 都是糊弄人的 只是好听的话而已 很难过 真的 至少以为你会理解的 那就不要放在心上吧 免得彼此心累 其实陌生人多好


蔬茉

她太虚弱了,无法回应你投射过去的光。

不同频是究竟的限制,单方面一向是徒然,即使再尽心力。你明白,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的确无力。更无半点可能生出一丝丝关怀来。

她是如此的虚弱,她走出不来,你如何也拉不上来。

你们始终不能对应,无法成立。

本就微弱的联结,纵横中旷日持久,已被拉扯得纤细绵长,极其紧绷,终于断裂开来。破裂的声音,急促而恍惚,意味着结束与告别。不在此处有期待,平复往昔,就此转换心之所向。

她太虚弱了,无法回应你投射过去的光。

不同频是究竟的限制,单方面一向是徒然,即使再尽心力。你明白,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的确无力。更无半点可能生出一丝丝关怀来。

她是如此的虚弱,她走出不来,你如何也拉不上来。

你们始终不能对应,无法成立。

本就微弱的联结,纵横中旷日持久,已被拉扯得纤细绵长,极其紧绷,终于断裂开来。破裂的声音,急促而恍惚,意味着结束与告别。不在此处有期待,平复往昔,就此转换心之所向。

卡西

2020年1月3日,晴。


今天是大卫的last day,一起吃了饭欢送了他,在这个公司呆久了,都已经记不清送别了多少人了


人的聚合由缘分而非口号而定,当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也许已经经历了足够的离合并慢慢成熟,可成熟总需要青春做代价,长大了会渐渐明白,经历和回忆比结果更加重要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如今所面临的离别,都是缘分到了而已。


一直觉得人活着就是在倒计时,每一天都在做告别,每一次身边朋友往来,同事离开,都是在告别,等到时间到了的那一天,就轮到对这个世界告别了。


2020年1月3日,晴。


今天是大卫的last day,一起吃了饭欢送了他,在这个公司呆久了,都已经记不清送别了多少人了


人的聚合由缘分而非口号而定,当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也许已经经历了足够的离合并慢慢成熟,可成熟总需要青春做代价,长大了会渐渐明白,经历和回忆比结果更加重要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如今所面临的离别,都是缘分到了而已。


一直觉得人活着就是在倒计时,每一天都在做告别,每一次身边朋友往来,同事离开,都是在告别,等到时间到了的那一天,就轮到对这个世界告别了。

赵小二
和2019说再见。 这一年,好...

和2019说再见。


这一年,好友相继结婚,当了3次伴娘。

这一年,香港很闹腾。

这一年,贸易谈判反反复复。

这一年,华为处在风口浪尖。

这一年,建国60周年,国庆氛围很浓。

这一年,股市亏钱了,而沪指涨幅22.3%。

这一年,没有做到早睡。


2020年,要做个早睡的乖宝宝哦!

2020年,要改变和沉淀!


晚安,地球人:)


和2019说再见。


这一年,好友相继结婚,当了3次伴娘。

这一年,香港很闹腾。

这一年,贸易谈判反反复复。

这一年,华为处在风口浪尖。

这一年,建国60周年,国庆氛围很浓。

这一年,股市亏钱了,而沪指涨幅22.3%。

这一年,没有做到早睡。


2020年,要做个早睡的乖宝宝哦!

2020年,要改变和沉淀!


晚安,地球人:)



你的可乐洒啦
探枝

《一念 》

俗世谢了冬,白衣过往匆匆。

一梦挡了春红,醒来心事重重。

飞花一令山成垄,不过今日,念相逢。

归人何似,一曲骊歌不见影,回首依旧笑春风。

不知情何起,不如化作相思愁。

饮不得浊酒,一壶清水作别后。

拈花赏月不知日,白马几过隙。

尘土一敛,泛泛几年。

青冥何时见轻云,泥塘舟中空作雨。

一路踏向清明,三念起,作轻云。

遥遥不知天边月,万花丛中一点星。


俗世谢了冬,白衣过往匆匆。

一梦挡了春红,醒来心事重重。

飞花一令山成垄,不过今日,念相逢。

归人何似,一曲骊歌不见影,回首依旧笑春风。

不知情何起,不如化作相思愁。

饮不得浊酒,一壶清水作别后。

拈花赏月不知日,白马几过隙。

尘土一敛,泛泛几年。

青冥何时见轻云,泥塘舟中空作雨。

一路踏向清明,三念起,作轻云。

遥遥不知天边月,万花丛中一点星。



黑太阳魑魅魍魉
呦呦鹿鸣

乱七八糟的瞎想和花花。

乱七八糟的瞎想和花花。

愤怒的煌煌
项目组最帅的小伙儿走了,这种感...

项目组最帅的小伙儿走了,这种感觉像失恋。

项目组最帅的小伙儿走了,这种感觉像失恋。

江雨樾

The Last Trip.

       收拾行李,下楼,上公交车,跟着望不到边的人群过安检,循着广播来到站台,直到一声汽笛打破车站的喧嚣,一列火车挡在眼前,这才意识到,该走了。

       列车员一个个检着乘客的票,旅人行色匆匆在车门口挤成一团。回头望望站外的街市,汽车依然来往穿梭在十字路口,信号灯依然红绿变换。中学的放学铃声刚响,雾灰色的天空下,身穿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从校门走出,附近的快餐店一下子热闹起来。

       这是一个普通...

       收拾行李,下楼,上公交车,跟着望不到边的人群过安检,循着广播来到站台,直到一声汽笛打破车站的喧嚣,一列火车挡在眼前,这才意识到,该走了。

       列车员一个个检着乘客的票,旅人行色匆匆在车门口挤成一团。回头望望站外的街市,汽车依然来往穿梭在十字路口,信号灯依然红绿变换。中学的放学铃声刚响,雾灰色的天空下,身穿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从校门走出,附近的快餐店一下子热闹起来。

       这是一个普通的黄昏,就像之前的一千多个黄昏一样,路灯照常亮起,太阳照常落山。

       这也是最后一个黄昏,湿得能挤出水的空气,低矮到屋顶的云朵,是无声的告别。

       并不急着上车,离别这件事情没有必要赶时间,直到发车铃一遍遍催促,才向早已空无一人的站台,挥了挥手。

       几滴雨从天际的云里飘落,落在车窗上,掉在铁轨边。

       回头看着车后熟悉的街巷,那些能清楚叫出门牌号的建筑一个个倒退而去,好像河中的流水,伸手也抓不住。忽然,宽阔的江水横在面前,铁桥独有的震颤击毁了纷乱的思绪。铁轨向左转了个弯,模糊的稻田把小城挡在身后,许许多多酸酸甜甜的回忆,溶入斜斜的雨丝,摔进江水,顺江而下。

       一个个钢灰色的接触网架从车旁闪过,铁路上空的电线纷繁复杂好似揪成一团,伸进远方厚重的浓雾,不见了踪影。

       雨,不急不慢的飘落,在车窗上画出一条条泪痕。手机电量已经耗尽,轮轨声伴着雨声,是行途里唯一枯燥的音乐。

       天渐渐暗下来,雨稍微密了一些,云雾也更黑更厚重。报站的广播响了几次,站名就完全陌生了。

       又一次穿过都市,大街小巷已万家灯火,宽宽的铁路道口外红灯闪烁,无边的繁华终于停歇片刻。栏杆前,是几个骑车的学生,背着的是比乌云还沉重的书包,身上是被冷雨打湿的校服,顺着胳膊流下的是混杂着汗水的雨水,而写满在脸上的,是疲惫,与迷茫。

       都市转眼就消失在身后,成了一团黄色的光。呼的一声,列车进了隧道,雨声一下子消失了,剩下窄窄的风在隧道里呼啸。很快到了隧道出口,却并没有比隧道里明亮多少,不过总算找回了雨。

       车窗上雨滴拖出的线条改换成细密的雨珠,模糊了本就不怎么清晰的鱼塘,河流,山脉,与田野,白茫茫中透出来一两片隐约可见的青色。

        忽然列车慢下来,停在一个小站。

       『会让特快列车,停车7分。』

        站牌上的字迹已经被岁月涂抹掉,留下的是斑驳的墙和不知多少岁的站房。候车室里的人闲聊着天南地北的事,议论着小报上杂七杂八的奇闻,并不在乎火车早两个小时或者晚两个小时。另一边的站台停着一趟慢车,却俨然像一个集市——农民们把新鲜的蔬菜水果甚至家禽拿来站台上,和旅客从车窗里交易,讨价还价声和家禽的鸣叫混成一片,连冷雨也无法浇灭。

        站外是一个宁静的小镇,两条小溪环绕着十来座青瓦白墙的房屋,几方清澈如镜的鱼塘,几十亩苍翠欲滴的水田,躺在几百座并不太高的山峰的怀抱中。石板铺就的街道,江堤上金黄的油菜花,渡口外航船的汽笛,多么像那些溶入雨丝的回忆。

      没有人急着要做什么,没有人必须要做什么。

      7分钟是很短暂的,一声高昂的汽笛响过,旁边的铁路线上,一趟列车疾驰而过。车速太快看不清水牌,不知这车上的旅客,匆匆而行去往何方?

      特快列车很快通过,留给这小镇的时间不算多了。急急地扫了几眼,想把这独特的精致悉数塞进记忆的匣子。车站,街巷,江水,渡口,一切还是那样——当然还是那样,这份宁静不会因为过了一趟火车而改变,过多少趟火车也不会改变的。

      汽笛鸣响过后,小镇也向后倒退,消失在弯道另一边,接着,一片黑暗挡住眼睛——隧道多起来了。

天渐渐暗的连田野都看不真切了,车仿佛在雾中行驶,却看不清雾的颜色,是黑还是白。车厢震动几下,又是一个不停的小站,红的,蓝的,白的,绿的,黄的,地面上五彩的信号灯像极了小城夜空上的星星。闪过一道白光,凉亭下站着一个铁路工,举着绿色的旗子。向他挥一挥手,不知他有没有看到。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却不似小城那样有温暖的灯光。

       终于是没什么可看的了。睡觉罢。

       枕着淅淅沥沥的雨点,却久久不能入眠,曾熟悉的片段,此刻也模糊起来,像被剪碎又随机拼接的胶片,乱序回放。

        ……
      ……
      ……

       『还有20分钟到终点站,请尽快收拾行李。』

       呼的一下子被惊醒,然后是望着空无一人的车厢发愣,看到列车员拿着大喇叭在车厢里走动着,边走边喊。

       想想,除了那些破碎不堪的记忆,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了。

       车窗外看不清山与稻田,天还是一片漆黑。

       『请问现在几点。』

       『七点十五。』

        车准时到站,下车者只有一人。

        雨方停,天未亮,檐角尚滴泪。

        回头望望,那模糊的回忆,曾熟谙的街与人,已被留在一千公里外的昨天。

        出站,是另一座城,连空气里都充斥着雨的冷漠。

——谨以此主旨不明的文,纪念回不去的初三。

20191222

樾.

俞九思_

郁(七)-结束篇

大学四年,似乎过得飞快,乔遇无数次被向遥安拯救着,以各种方式。

她还是会时常崩溃,难过痛哭,甚至跑到教学楼顶层,欲意自尽。但每一次,都会被向遥安发现,并把她救下,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后来,乔遇总是扑在向遥安怀里痛哭,她早就丢掉小时候的高傲了吧,此时此刻,她只有向遥安一个人,除此以外,她似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生的希望了,这着实有些讽刺,也太可悲了吧,终究还是这样了。

那年,大学毕业,向遥安顺利保研,而乔遇大学毕业选择离开家里来到一家小公司工作。

记忆中,那天似乎充满阴霾,就好像天气预报一直报告会有大雨,却不知道暴雨会更早来临,

“安安!”

“怎么了妈?”

“妈妈...

郁(七)-结束篇

大学四年,似乎过得飞快,乔遇无数次被向遥安拯救着,以各种方式。

她还是会时常崩溃,难过痛哭,甚至跑到教学楼顶层,欲意自尽。但每一次,都会被向遥安发现,并把她救下,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后来,乔遇总是扑在向遥安怀里痛哭,她早就丢掉小时候的高傲了吧,此时此刻,她只有向遥安一个人,除此以外,她似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生的希望了,这着实有些讽刺,也太可悲了吧,终究还是这样了。

那年,大学毕业,向遥安顺利保研,而乔遇大学毕业选择离开家里来到一家小公司工作。

记忆中,那天似乎充满阴霾,就好像天气预报一直报告会有大雨,却不知道暴雨会更早来临,

“安安!”

“怎么了妈?”

“妈妈想跟你聊聊关于乔遇的事情。”

“怎么了?”

“你们还在一起吗?”

“当然了。”

“安安,你听妈妈讲,乔遇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将来会发展成什么谁也不知道,如果你们真的结了婚,以后怎么办,孩子怎么办?难道你要用一生去做赌注吗?”

“妈,这个事儿我很早就知道了,她抑郁症还是我陪她去检查的,我从来不觉得这个事情会影响什么。”

“可是妈觉得会。”

“妈!你怎么和她爸妈一样不理解!”

“你看,她爸妈都不理解了,你还在这儿坚持些什么呢!她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差点连本科线都没上,以后就是平平常常的庸俗的日子,这是你想要的吗?”

“只要是她,我觉得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向遥安!妈妈跟你说话你听不懂是不是!妈妈的意思是,让你分手!”

“我不可能!”

向妈无奈的走出了向遥安的房门,谁也不知道,那会儿乔遇向向遥安拨打了微信语音,向遥安不小心触碰到了接听键,而在向妈说分手的那一刻,乔遇颤抖的按下了挂断。

向遥安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

寒风,深夜,乔遇一个人紧紧保住自己在窗边痛哭,或许,她再也不能扑到向遥安怀里了,她这个人,习惯了只要别人向后退了一步,她就往后跑一百步,还顺带把门锁上,连窗帘都紧紧拉好。

她不知道,这一步不是向遥安要退的,甚至他都没有退,只是被妈妈往后拉了一下,脚底打滑。

乔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了吧。

可能怎么办呢,又能怎么办呢。

那晚,晚风沉腐,黑云压日,就连空气中最后一点点甜,都被什么不知所谓的力量用力夺走。

向遥安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无奈的想着这件事情,他是不知所措的,从始至终,就像小时候他听着乔遇说心情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样,向遥安能做的,就只是一直陪着乔遇而已,可他觉得这还不够。但对于乔遇来说,这已经是奢望而后的奢望。

所以乔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了吗。

你听过一个说法儿吗?不要轻易把一个孩子捧成别人家的孩子,很多年后,如果她没有如初料想般优秀,她会崩溃的。

断桥承向遇,无奈祈遥安。

终究,向遥安还是成为了那个令人奢望的希望,你看吧,我说过的,你别救我。

再见,向遥安。

乔遇终究还是跑到了向遥安找不到的地方,她忽然想起好久好久以前啊,乔遇笑嘻嘻的对向遥安说她想去看海,那是十几年前了吧。

向遥安,你看,很多年前我好想还是会找到开心的。

可是现在,我真的找不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就感觉是一团黑压压的无法形容的难过向我袭来,怎么也抵挡不住。

再见。

再也不用见了向遥安,你不用再救我了。

你千万不要难过,你要开心的。

司库

再见了,小鸟

       2019年的小鸟总结已写过了,今天再把拍了,没发表的鹊鸲(qu)上传一下,正式和小鸟告别了。
       回想时,有时很奇怪,你想要小鸟飞吧,它就不飞,让你拍,这个鹊鸲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可有时,你想拍的,还没拍,就飞走了,很遗憾。 
       等我看完孙女回来,再去拍鸟,应该进入2020年了。其实我的图库里还有没发表的图片,2019,是个丰收年。
[图片]
[图片]
[图片]
[

       2019年的小鸟总结已写过了,今天再把拍了,没发表的鹊鸲(qu)上传一下,正式和小鸟告别了。
       回想时,有时很奇怪,你想要小鸟飞吧,它就不飞,让你拍,这个鹊鸲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可有时,你想拍的,还没拍,就飞走了,很遗憾。 
       等我看完孙女回来,再去拍鸟,应该进入2020年了。其实我的图库里还有没发表的图片,2019,是个丰收年。





和珏衡

sleepless rainy night

写给一位很难再见到的人


星辰倾斜 月光之下,不知名的他和她的身影交相辉映


寒冬又至,气温骤降 路上的人都行色匆匆


扔掉雨伞 在失去了繁星的午夜,雨滴唤醒了我的身体


逆着人潮,我翩翩而舞


无法言语,难以言表,全身湿透我也毫不在意


有关你的一切此时此刻又与我何干呢?


穿过一条条街道,灯光渐暗,舞步不息


曾经只有你的那条,如今人头攒动


时光流转,走过满脚泥泞的春天,走过被雨伞分割成块的夏天,走过转瞬即逝的秋天


当树木枯萎,夏夜大三角沉入南半球


我不再期待你的季节


只剩下一声传达不到的再见


在这个无法入眠的雨夜 向着曾经深爱...

写给一位很难再见到的人


星辰倾斜 月光之下,不知名的他和她的身影交相辉映


寒冬又至,气温骤降 路上的人都行色匆匆


扔掉雨伞 在失去了繁星的午夜,雨滴唤醒了我的身体


逆着人潮,我翩翩而舞


无法言语,难以言表,全身湿透我也毫不在意


有关你的一切此时此刻又与我何干呢?


穿过一条条街道,灯光渐暗,舞步不息


曾经只有你的那条,如今人头攒动


时光流转,走过满脚泥泞的春天,走过被雨伞分割成块的夏天,走过转瞬即逝的秋天


当树木枯萎,夏夜大三角沉入南半球


我不再期待你的季节


只剩下一声传达不到的再见


在这个无法入眠的雨夜 向着曾经深爱着的你告别,将痛苦和悲伤揉碎


然后从那些日子脱离,向着没有雨的黎明前进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