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告白

45855浏览    3582参与
阿亮影视厅
海神殿下超宠我:女子爱上海神星王子,甜蜜又温馨,前方高甜注意
海神殿下超宠我:女子爱上海神星王子,甜蜜又温馨,前方高甜注意
东京万花筒
用泡面告白?日本奇葩泡面周边。
用泡面告白?日本奇葩泡面周边。
倦鸟归栖

告白(第三十五章)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肖战这话说的有点腻歪, 王一博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挺想接上一句“我给你坨屎”, 看看这人怎么继续骚。

  不过这话王一博说不出来,还没噎着肖战呢, 自己先恶心上了。

  “你下午400米跨栏, ”王一博低头,看见肖战穿着的校服裤, “你穿长裤?”

  “我是挺想穿超短裙的, ”肖战搂住王一博肩膀, “可是我怕裁判让我滚。”

  王一博:“……”

  你最好现在就滚。

  大概是腿长任性,肖战好像不打算换裤子。

  算了, 普高的运动会。王一...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肖战这话说的有点腻歪, 王一博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挺想接上一句“我给你坨屎”, 看看这人怎么继续骚。

  不过这话王一博说不出来,还没噎着肖战呢, 自己先恶心上了。

  “你下午400米跨栏, ”王一博低头,看见肖战穿着的校服裤, “你穿长裤?”

  “我是挺想穿超短裙的, ”肖战搂住王一博肩膀, “可是我怕裁判让我滚。”

  王一博:“……”

  你最好现在就滚。

  大概是腿长任性,肖战好像不打算换裤子。

  算了, 普高的运动会。王一博心道, 能有一两个能把栏跨过去的就不错了。

  “我只有长裤, ”肖战和王一博一起出了教学楼, “要不…你借我一条短的?”

  王一博和肖战身高相仿, 腰胯也不差多少, 两人衣服应该可以换着穿。

  可是王一博没穿过别人的衣服,也没把自己的衣服给别人穿过。

  就连玩得好的方恒, 都没过这种待遇。

  也不是多嫌弃别人, 就是多多少少有点在意。

  看得出王一博的迟疑,肖战又重新改口:“其实我是懒得穿, 你狼哥哥我就算…”

  “不穿吗?”王一博侧过脸,轻挑眉梢。

  肖战瞬间闭了嘴:“穿!”

  -

  时间有些紧,两人回了寝室,王一博从衣柜里翻出了一条系绳的黑色短裤。

  “打篮球穿的。”王一博把裤子递给肖战。

  肖战踢了鞋子, 直接把校服裤给脱了。

  王一博连忙去拉寝室窗帘:“你也看着点。”

  他把窗帘拉好,转身过去正好看见狼崽子把裤子提到大腿根部。

  紧接着全部提了上去。

  哦豁,深蓝色。

  竟然和自己的撞颜色了。

  王一博抬脚重新走回去,突然就想起肖战给他撸尾巴的时候,都是用校服遮住腰部,然后露出个尾巴稍来。

  他一路顺着往上抓多了,就会被及时制止,重新赶回去。

  那条尾巴,从哪出来的?

  肖战把裤绳系好,脚踩进鞋子里,抬脚系鞋带。

  突然他觉得自己后腰以下臀部以上被人轻轻按了一下,惊得肖战抬起来的脚重重往地上一踩,恐慌地转过了头。

  “呃…”王一博后退一步,脸上带着自己也很迷惑的尴尬笑容,“……”

  肖战手掌捂住自己后腰:“你摸我?!”

  “不是,”王一博蜷了蜷自己的手指,恨不得把他们一根一根全部剁下来扔了,“顺手。”

  “顺手?”肖战鞋也不穿了,脚汲着鞋子就往王一博面前走,“顺手摸我?”

  王一博抬手抵住肖战的肩膀,头疼道:“三点多了,快穿鞋。”

  “不行,这事儿得说清楚,”肖战扣住王一博手腕,又往前一步,“不然我就当你侵/犯我。”

  王一博:“……”

  侵/犯你大爷啊?!

  他就是那么按了一下就撤开,手指头动都没动,还侵/犯?!!

  “之前撸尾巴的时候就碰那儿了,也没见你这么激动,”王一博把肖战手臂挡开,“再说我们都是男人,就算碰你一下,又怎么样?”

  “话不能这么说,”肖战上前一步抓住王一博,“我长这么帅,万一你暗地里爱我爱的死去活来,我不是吃亏了吗?”

  “操。”王一博被他气笑了,“你他妈是傻逼吗?还比不比赛了?”

  肖战不依不饶,挤着王一博一路退到了桌前:“不行,你不说清楚我比不了赛。”

  王一博靠在桌沿上:“我觉得自己说得挺清楚的。”

  “那你无缘无故摸我一下怎么算?”肖战微微俯身,把王一博逼的上身后仰。

  “你想怎么办?”王一博问。

  肖战抬手,从后面扣住王一博的肩,突然抱了上去:“抱回来。”

  两人来得急,屋里没开灯。

  王一博寝室的买的遮光帘,就算是正午的太阳,一旦拉上了窗帘,房间也能昏暗的就跟晚上似的。

  王一博半坐在桌子上,被躬着身子的狼崽子抱了个满怀。

  他觉得有点奇怪,又觉得无可厚非。

  “狼的味道,”肖战把额头抵在王一博的肩头,闷闷道,“靠近还会难受吗?”

  王一博抬手,在肖战的背上拍了拍:“还行吧。”

  相比于之前肖战一靠近他就心慌气短的状况,现在这个样子已经算是有点习惯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已经克服了对狼的恐惧,还是仅仅因为对方是肖战的原因。

  “你又摸我,”肖战的脑袋在王一博肩上动了动,“你摸我脊梁。”

  王一博瞬间收了手。

  “那你也摸我了,”王一博抬了抬肖战环着他的手臂,“你这是又抱又摸,我吃亏。”

  肖战笑了起来,胸膛震得暖账:“那你摸回来,千万不能吃亏了。”

  王一博:“……”

  算了,他为什么要和一个不要脸的人比谁脸皮厚?

  “你去不去比赛了?”王一博暴躁的把人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两大老爷们抱什么抱?”

  肖战站直身子,慢条斯理地穿鞋:“这不是没女朋友吗?”

  一提到女朋友,王一博突然想起了刚才白绯跳远的事情。

  “我操哈哈哈哈哈…”肖战听后差点把扁桃体笑出来。

  王一博把寝室门锁上,觉得肖战这反应有些奇怪:“白绯跳远你怎么不去?”

  肖战几步跳下楼梯:“我为什么要去?”

  王一博沉默,欲言又止。

  “不是,哥哥,”肖战扶着扶手,无语道,“你不是还以为我喜欢她吧?”

  王一博继续沉默。

  “我不喜欢白绯,”肖战把话说绝了,“我有喜欢的人。”

  王一博诧异道:“谁?”

  肖战挑了挑眉:“你猜。”

  这就没意思了,王一博懒得再问。

  “你呢,”肖战问,“有喜欢的小姑娘吗?”

  王一博瞥了他一眼,抬脚朝操场走去。

  肖战伸手去抓,王一博的校服衣摆从他指间滑过。

  十六七岁的少年走路带风,飞扬的衣角映着正午的阳光。

  我有喜欢的人。

  他是眼前的人。

  -

  下午三点半,男子400米跨栏赛场。

  肖战被分到第二小组最靠边的那条跑道。

  位置不太好,容易被周围观赛人群影响。

  不过在实力绝对碾压的情况下,这种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发令枪响,第一组比赛开始。

  王一博站在起点附近,看见一排选手饿狼似的冲向第一个栏架,紧接着,该摔的摔,该倒的倒。

  更有甚者,从底下钻过去了。

  王一博:“……”

  他实在没眼看,干脆拿着肖战的校服外套,老爷爷散步一般沿着跑道走。

  顺便掏出手机,低头给方恒发了条信息。

  王一博:几点的比赛?

  他没记错的话,方恒下午应该有个一千米长跑。

  对方大概是在玩手机,很快就回复了过来。

  方恒:四点十分。

  可惜还没等他走到终点,只听起点处又一声发令枪响,应该是肖战的第二小组比赛开始了。

  跑道中场围观群众较少,王一博随便找了个空地,站在跑道边缘给方恒回复信息。

  王一博:我去找你。

  方恒:不跟你家肖战一起了?!

  王一博:?

  方恒:橘猫胖子在我这呢,你安心在肖战那里吧。

  王一博:???

  三句话两句带着肖战,这袋鼠是不是失恋导致脑子不好。

  突然他的手机被人从身前抽走。

  王一博诧异抬头,看见跑道上的肖战竟然停了下来站在他面前。

  少年胸膛起伏,声音微喘:“看我比赛。”

  说罢,他又把手机还给了王一博。

  王一博愕然,呆呆接过手机。

  随后,肖战重新回到跑道上。

  刚才他耽搁了那些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超上来。

  王一博把手机装进外套兜里,看着肖战跨过最后一个栏架,第一个冲过终点线。

  我操,好像,有点帅?

  -

  肖战毫无疑问是小组赛的第一名,甚至他中途打了个岔,也不耽误他冲进决赛局。

  “绝交吧,”肖战从王一博手里拿过外套,像是有点生气,“我跑步你不给我加油就算了,还他妈低头玩手机。”

  “我在问方恒事情。”王一博跟在肖战身后解释。

  肖战更不高兴了:“什么事情非得我比赛那几分钟问?”

  王一博理亏,但不耽误他头铁:“我问了怎么了?”

  肖战停下脚步,憋了一会儿没说话。

  王一博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话说得重了些,毕竟他也应该给肖战加个油什么的。

  然而他刚想着要不要说几句软话,就听肖战阴沉着脸,语气不好道:“你完了,你的裤子别想要回去了。”

  ——

  要裤子感觉更和谐一点orz

陆九
有的人看似在告白,其实是在告别
有的人看似在告白,其实是在告别
小小班的大电影
飞舞于伊修迦尔,シャルルの告白,快乐的尾巴
飞舞于伊修迦尔,シャルルの告白,快乐的尾巴
倦鸟归栖

告白(第三十四章)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男生之间的打闹经常没有界限, 什么老婆老公我爱你都能轻而易举的拿出来恶心人。

  围观群众当肖战开玩笑, 其实肖战也就真的在开玩笑。

  但是白绯听着就不一样了。

  “爱爱爱爱爱爱…”小姑娘舌头打结,下巴哆嗦, 整个人站在原地没缓过气来。

  她刚才看跳高的地方围了厚厚一圈人, 才想起王一博似乎报了跳高。

  本想着过来凑个热闹看看有没有轮到王一博,结果还没挤进人群, 就被肖战这一嗓子给嚎懵了。

  这也太太太太…太刺激了吧?!

  她服了, 她败了, 一败涂地,...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男生之间的打闹经常没有界限, 什么老婆老公我爱你都能轻而易举的拿出来恶心人。

  围观群众当肖战开玩笑, 其实肖战也就真的在开玩笑。

  但是白绯听着就不一样了。

  “爱爱爱爱爱爱…”小姑娘舌头打结,下巴哆嗦, 整个人站在原地没缓过气来。

  她刚才看跳高的地方围了厚厚一圈人, 才想起王一博似乎报了跳高。

  本想着过来凑个热闹看看有没有轮到王一博,结果还没挤进人群, 就被肖战这一嗓子给嚎懵了。

  这也太太太太…太刺激了吧?!

  她服了, 她败了, 一败涂地,永远都比不过。

  下一刻, 人群中传来一阵喝彩欢呼, 白绯反应过来, 连忙挤进人群。

  王一博刚从软垫上站起身来, 随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白绯看了看那根快有她高的横杆, 从心底发出一声“嚯——”

  这么高!跳过了?!

  “过, ”裁判大手一挥,“一米八。”

  于是横杆又往上架了两厘米。

  白绯仰起脸, 看着比自己还高的横杆。

  这怎么跳?直接跳?王一博用飞的吗?

  她转过脸去, 看见远处的少年撸起衣袖,把裤脚往上提了提, 露出一截白皙笔直的小腿肚。

  王一博沿着圆弧形助跑路线大步跑至杆前,以一个漂亮的背越式翻过横杆。

  少年腰部弯起,双腿在越杆的那一瞬间高抬脚腕,以背着地摔进横杆另一侧的深绿色软垫里。

  没见过世面的白绯揉揉自己的眼睛。

  还真是用飞的?!

  “过, 裁判抬眼看了看这个成绩优异的少年,忍不住夸赞道,“不错啊,破记录了。”

  周围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人们纷纷举着手机,一边庆祝欢呼一边拍照录像。

  肖战拿着王一博的校服外套双臂抱胸站在一边。

  狼崽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反而没有最初的兴奋劲了。

  有一点点不爽。

  像是自己的宝贝被人发现,然后一大批人涌过来,把他都给挤走了。

  “两米,”裁判向守在横栏旁的志愿者抬了抬手,“好好跳,争取刷新成绩。”

  王一博脸上没有过多表情,像是例行公事般重新走回助跑起点。

  他最好的成绩也就这次的一米八了,两米估计不太行。

  “博哥加油!”

  围观的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跳高场地围了起来,这一声不是肖战喊的。

  “博哥棒棒!博哥加油!!!”

  给王一博加油的人越来越多,肖战个子高看得远,在人群中锁定了好几个拿着手机一脸花痴相的女生。

  肖战“啧”了一声,心道就不应该放自家大兔子出来招蜂引蝶。

  如王一博所料,这次他小腿触杆,没跳过去。

  摔进垫子上的时候,他下意识侧开去躲那根砸下来的横杆,结果却被人从旁边稳当接住。

  王一博抬眸,看见抱着自己校服的狼崽子单手握住了那根横杆。

  “兔宝宝,”肖战表情喜怒不明,“露腰了。”

  -

  王一博比赛结束,不出意外应该稳在第一。

  肖战把校服往王一博身前一递,难得话少:“穿上。”

  王一博接过校服拿在手里。

  跳高软垫天天放在体育室吃灰,上面脏得很,王一博拍了半天的衣服都觉得满头满脸的灰。

  “穿上。”肖战又跟他说了一遍。

  “热。”王一博低着头,没在意肖战的表情。

  肖战走在这王一博身边,像是不经意的回头,余光瞥见依旧盯着王一博看的那群姑娘。

  没完没了了还,这是打算一路跟到哪?

  肖战心头一把无名火,手臂一伸搂住王一博颈脖,带着人就往教室走。

  让你们看看谁才是正宫。

  “我身上脏。”王一博抓住肖战的手臂,想让他滚远点。

  肖战心口像是被塞进了一团浸满热水的棉,又重又暖,却不敢去碰。

  他生怕用力了、颠簸了,有一点点意外惊动了这团棉,本就蓄不住的热水就会“哗啦”流得干净,一点不剩。

  “我心上脏。”肖战说。

  他想把王一博关起来,就让自己一个人看见。

  这是他的人,谁也不能动心思。

  -

  运动会第一天,因为开幕式的原因,早上的项目不多。

  肖战参加的400米跨栏在下午的三点半。

  王一博回寝室换了身衣服,午饭后去了班级休息点,发现就一个人在那里玩手机。

  “人呢?”王一博问道。

  玩手机的同学抬起头:“白绯两点半跳远,都去看了。”

  王一博环顾了一下四周:“在哪呢?”

  同学给他指了个方向,王一博插着兜就过去了。

  作为十二班的小班花,虽然碍着付明清没人敢招惹她,但是萌妹跳远,猛男们都想去看一眼。

  王一博到的时候还没轮到白绯,付明清拿了瓶水,正站在沙坑边守着。

  他扫了一眼四周,没看见方恒。

  裁判:“下一个,6023。”

  “到!”白绯高举小手,小跑到裁判身边,“高二(12)班,白绯。”

  “小白白加油!!!”

  “小班花冲啊!!!”

  十二班的男生最会闹腾,瞬间叫喊欢呼响起了一片。

  白绯脸上红得滴血,耷拉着脑袋跑到助跑线外。

  王一博特地留心了付明清的反应,豹子嘴角抽着,似乎很是不爽。

  身后突然被人压了上来,方恒握着王一博的肩膀,喘着粗气:“还好赶上了。”

  王一博稳住身子,看着手上空无一物的大袋鼠:“还不如别赶上。”

  “就是她,只会在男生面前装可怜,”有女生在王一博身边小声嘀咕着,“恶心死了。”

  另一个女生接话道:“长得也不怎么样嘛,肯定是会别的什么…”

  王一博拿过方恒搭在他肩上的手,握着小臂直接抽在了那个女生的脑袋上。

  力道不重,但是也不轻。

  女生吓得连退几步:“你干什么?”

  方恒手上也是一疼:“怎么了?!”

  “不好意思,”王一博眼神冰冷,“手滑。”

  女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见王一博这幅模样,也吓得多没敢再说话。

  裁判在起跳初比了个手势,白绯深吸一口气,小手握成拳着,小跑而来。

  第一次踩线犯规,第二次没跳进坑里。

  王一博:“……”

  好菜,好丢人。

  第三次,如果还没跳出有效成绩,就算作废。

  白绯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被憋得通红,闭着眼赴死般的冲了过来。

  ——然后脸朝地一头扎进了沙坑里。

  王一博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真他妈绝了。

  周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方恒和付明清同时踩进沙坑,豹子的动作却快了袋鼠一步。

  高瘦的少年一脸嫌弃不耐烦,把满脸是沙的小姑娘从地上“拔”出来。

  “0.5…米。”裁判无奈地报出了个数。

  方恒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

  “你怎么跟头猪一样。”付明清脱了自己的外套,拧开水瓶浇湿衣袖,一点不温柔地给白绯擦着她脸上的泥沙,“我真是服了,十二班派你出来丢人。”

  白绯一头扎进沙坑里没哭,被周围人嘲笑也没哭,但是付明清说她丢了十二班的人,她哇的一声就哭了。

  于是周围的人笑得更开心了。

  付明清把花猫脸的白绯从沙坑里打横抱起,原地环视一周:“谁他妈再笑?”

  学校里有名的二世祖发了火,围观群众惹不起,纷纷安静如鸡不发出一点声音。

  只有白绯还张着嘴,闭着眼睛哭得十分凄惨。

  “你他妈也给老子闭嘴,”付明清抱着白绯,大步走开的同时还不忘吓唬人,“不然就给你重新埋进去。”

  王一博伸手,把站在沙坑边缘的方恒拉了出来:“还追吗?”

  方恒回头看向王一博,眼神有些迷茫:“啊?”

  王一博心里了然,估计没戏。

  不过他好奇,肖战呢?

  白绯比赛他竟然不来看的吗?

  王一博掏出手机想问问肖战在哪,结果却发现了肖战的两条未读信息。

  肖战:你在哪呢?

  我在教室,过来。

  王一博抬眼朝教学楼的方向看过去,一边走一边给肖战回复信息。

  “你去哪?”方恒和王一博并肩走着。

  “去教室,”王一博说,“肖战让我过去。”

  王一博垂眸,给肖战发信息。

  王一博:干什么?

  肖战:吃糖。

  方恒停下脚步,发现王一博依旧闷头往前走着,并没有在意他身边的铁子不见了。

  “……”

  卑微单身狗不配拥有友情。

  -

  五分钟后,王一博走进班里。

  整个教室只有肖战一个人坐在教室后排玩手机。

  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把凳子坐的只有后面两条腿着地,时不时还晃上那么一晃。

  三点半肖战的400米跨栏就开始了,王一博走到桌边,好心提醒他:“快三点了。”

  肖战抬眸,把手机关闭装进兜里:“我的号码牌还没别。”

  狼崽子上嘴里吃着糖,说话带着一股子香橙甜味。

  “你别是让我过来给你别号码牌的。”王一博道。

  肖战笑咧了嘴:“本来没打算的,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满足一下你吧。”

  他把号码牌丢给王一博,站起身麻利地脱了自己的外套转过身。

  王一博翻了个白眼,拉过肖战的衣服,给他把号码牌别好。

  “我的糖呢?”肖战伸手找王一博要糖吃。

  “你嘴里不吃着呢吗?”王一博兜里没糖。

  “我嘴里的是我的糖,”肖战耐心跟他解释,“你给我的是你的糖,这不一样。”

  王一博皱眉:“我哪来的糖给你?”

  “我都发信息让你给我糖了。”肖战说。

  王一博觉得无语:“你说吃糖也没说吃我的糖啊。”

  肖战舌尖舔舔自己的左边虎牙,人又重新往座位上一坐:“那怎么办?没糖吃跑不动。”

  王一博破罐子破摔:“你爱跑不跑。”

  狼崽子这威胁谁呢?跑不动拉倒,别人又不会怪到他王一博头上。

  王一博走到教室后面,拎起一提矿泉水准备去班级休息点。

  “打个赌呗。”肖战手臂搭在椅背上,似乎在妥协。

  已经走到教室后门的王一博回头问道:“什么赌?”

  肖战伸出一根手指:“我跑第一,给个奖励。”

  王一博不解:“你要什么奖励?”

  “都行。”

  肖战站起身,把校服外套往自己肩上随意一搭,漫不经心走向王一博。

  “你给的我都要。”

                      ——

  白绯挺神奇的,不管是放在狼兔还是豹子袋鼠里,都能两两配对形成cp。

  可是这个小姑娘却只想嗑别人的cp,以及莫名其妙吃了一嘴沙子。

H的平方
赤坂老贼!!! 你个破画漫画的...

赤坂老贼!!!

你个破画漫画的懂个屁辉夜!

快出来给动漫组磕个头!!!

赤坂老贼!!!

你个破画漫画的懂个屁辉夜!

快出来给动漫组磕个头!!!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我喜欢你

无关爱情

像是在沉闷雨天

我依偎着太阳

坠入梦乡

我喜欢你

无关爱情

像是在沉闷雨天

我依偎着太阳

坠入梦乡

晓绿看影视
跨过时间拥抱你:男子在民政局门口向女主告白,最后能否表白成功
跨过时间拥抱你:男子在民政局门口向女主告白,最后能否表白成功
画画的北北
其实你告白的简讯我有收到
其实你告白的简讯我有收到
倦鸟归栖

告白(第三十三章)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肖战压王一博那是真压, 亲却是没亲。

  两人胸口贴着胸口, 身体叠着身体,因为打闹变得急促的呼吸, 在两人的视线之间混乱纠缠。

  “你想死?”王一博双手被按在草坪上, 屈膝抵着肖战大腿。

  肖战每次都这样,跟王一博打架先锁双手后压人, 头一低抵着额头, 就差哪天一个心神激荡, 闭眼把人给啃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肖战重重喘了口气, 把脸错开了些。

  “我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热爱美好的明天…”

  从侧面看过去, 两张脸像是怼到了一...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肖战压王一博那是真压, 亲却是没亲。

  两人胸口贴着胸口, 身体叠着身体,因为打闹变得急促的呼吸, 在两人的视线之间混乱纠缠。

  “你想死?”王一博双手被按在草坪上, 屈膝抵着肖战大腿。

  肖战每次都这样,跟王一博打架先锁双手后压人, 头一低抵着额头, 就差哪天一个心神激荡, 闭眼把人给啃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肖战重重喘了口气, 把脸错开了些。

  “我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热爱美好的明天…”

  从侧面看过去, 两张脸像是怼到了一起。

  白绯抬手, 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十二班的人呢?!”组织彩排的老师喊道。

  “啊啊啊在这!”白绯举着牌子一路小跑过去, 走到半路才想起回头给方恒打了声招呼, “那个…我去排练了, 再见。”

  方恒单手抱着球,勾起唇角向她挥了挥手。

  肖战站起身来, 向还坐在地上的大兔子伸出一只手。

  王一博直接把狼爪子打开, 自己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可怜白绯一个小姑娘, 不仅拿了自己的木排,还要拖着两根旗子,红着个脸走到他们身边,连看都不敢看王一博一眼:“老师喊, 喊我们了。”

  肖战把她手上的旗杆拿过来,递了一个给王一博。

  狼崽子看着耳尖泛红的大兔子,心情不错:“懂事,以后付明清欺负你我帮你揍他。”

  王一博看了眼面前的一对男女,觉得自己像一盏快要炸了的镁光灯。

  “十二班人呢!!!”老师咆哮道

  肖战白绯同时转身。

  肖战:“哎~老师我在这儿呢!”

  白绯:“到!老师到!”

  王一博:“……”

  他握着旗杆跟在两人后面,看着肖战一双笔直长腿,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半边脸。

  有点后悔。

  不,是非常后悔。

  怎么就为了撸个狼尾巴,就答应他过来了。

  毛绒绒误事。

  -

  中午时间短暂,主要是为了把道具分发下去,顺便带着人走个过场。

  白绯杏眼长发,甜美可爱。

  肖战王一博腿长个高,英俊帅气。

  即便是在路人极少的中午只走了那么一圈,晚上就有照片传上了学校贴吧。

  【震惊!高二十二班竟然…】

  肖战踩着桌下横杆,身体后倾把椅子坐翘起了前腿。

  狼崽子嘴里嚼了一颗奶糖,正低头玩着手机。他手指轻点屏幕,打开了这个营销味十足的帖子。

  1L:竟然有这——么帅的的小哥哥!!!

  后面跟了一张他和王一博并肩而立的照片。

  拍摄者从左前方拍的,那时大约是原地站着等结束。

  肖战握着旗杆,脸上带着懒懒的笑,旗面的尾梢撩拨着王一博的发,惹得他身边的少年微仰着脸。

  2L:好帅!两个都好帅!!!

  3L:这不是高二那个有名的兔子吗?

  4L:兔子?谁是兔子?前面举牌子的吗?

  5L:兔子妹妹好可爱!高二十二班都是什么神仙颜值?!

  兔子妹妹?

  肖战抬起眼皮,看了看趴在他身边画电路图的大兔子。

  自己天天哥哥喊得亲,到别人嘴里,成妹妹了。

  肖战低头笑了一声,王一博听到声音,挪了挪手臂,把脸转向身边的大尾巴狼。

  “这个,”王一博手上的水笔点在草稿纸上,“电流从哪流。”

  大兔子垂着眼睫,声音也低,看上去精神不是很好。

  肖战把手机收起来,椅子同时放平,甚至还往王一博那边靠了靠,“让你亲爱的狼哥哥看一看。”

  王一博已经习惯肖战一张破嘴,懒得跟他贫,压根不去搭理。

  肖战从王一博手上抽出水笔,笔尖点在电源正极,顺着他画的电路图开始走着。

  直到笔尖回到电源负极,肖战在那串“路径”末端随手画了一个小爱心:“懂了吗?”

  王一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暗搓搓地把草稿纸又给拿回去了。

  最近的大晚自习,是王一博一天之内最乖的时候。

  像是累了,可是又强打着精神,趴在桌上像只小仓鼠一样算着题目。

  偶尔转过身子,也不说话,把草稿纸往两人的课桌之间一推,肖战就心领神会地凑过去给他讲题目了。

  “真困了就睡一会吧,”肖战起身把窗子给关上,“快放学了我叫你。”

  王一博用笔又画了一遍电流走向,也没搭理肖战。

  就是脑袋低得狠了,额头抵在桌面上,眼皮一闭,人就起不来了。

  肖战抬手抽了王一博手中的水笔,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肩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才能大着胆子,把手掌放在王一博的发顶,极其留恋地揉上一揉。

  教室里说话的睡觉的玩手机的,干什么的都有。

  就是没有人回过头去看后排的角落里,那两个安静又努力的少年。

  -

  四月底,淮城一中的春季运动会如约而至。

  上午八点多,运动会正式开幕,放了一个多小时运动会进行曲的广播里终于有了丁点人声。

  在一通“喂喂喂”的试音后,各班级的队伍在这学校的大道上排成了长龙。

  肖战和王一博穿着同款蓝白校服,硬是把肥大的裤子穿成了九分裤的款式。

  两人扛着班旗,一个冷着脸,一个懒洋洋。

  肖战拉了拉自己的裤管,非要跟王一博比腿长。

  “滚啊你!”王一博忍无可忍,和肖战闹成一团。

  拿着班级牌子的白绯在两人身前,忍了半晌,终于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肖战仗着自己比王一博高了那么一点,手掌从自己的腰上平移到了王一博的腰间:“你腰在哪呢?有一米八五吗?小矮子?”

  “你他妈傻逼?”王一博骂道,“凭什么这么比?”

  一米八是矮子,那一米六的白绯就是侏儒。

  小姑娘牙齿打颤,默默转回了身子。

  她好酸。

  “踏着整齐的步伐迎面向主席台走来的是高二(1)班…”

  广播员激情四射地念了一个多小时的入场广播稿,终于把高二年级组给念来了。

  一中的校服是高一时报的身高。

  长裤收脚,卡在脚腕。

  王一博低头,踏了踏脚上的黑色篮球鞋。

  “兔宝宝。”肖战喊了他一声。

  王一博抬眸,竟然没觉得称呼不对。

  肖战目光从王一博的脚踝处移开,小声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好白。”

  周围吵闹,这句话没几个人听见。

  只不过这几个人里面,包括了前排举着班级牌子的白绯。

  “你好白”这三个字就像魔音入耳,在她耳中循环播放。

  肖战:你好白。

  王一博:你好帅。

  肖战:亲爱的你那里好白。

  王一博:讨厌,你说的是哪里啦~

  “呜…”白绯捂住自己的嘴,差点没被自己的脑内小剧场吓得哭出声。

  又缓慢挪动了快一个小时,王一博终于踏上了塑胶跑道。

  “随着雄壮激昂的乐曲,现在向我们踏步走来的是高二(11)班的运动健儿们…”

  马上就要轮到他们过场,白绯第一次举着班级牌子走在队伍前面,脊背紧绷有些紧张。

  “小丫头,停住了。”肖战伸手,捏住了白绯马尾的一小撮。

  白绯立刻站定脚步,机械化地往后退了一步。

  上一个班级还没走完,他们得等在待定区。

  “紧张啊?”肖战有意逗她。

  “没。”白绯手臂平举了一路,跟不嫌累似的,这会儿也不放下。

  “你就照常走路,”肖战把白绯举着的牌子按下去,“歇一歇。”

  白绯仰起脸,扭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肖战:“哦!”

  王一博一言不发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啧”了一声。

  “伴随着温暖的阳光,和着轻柔的春风,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高二(12)班的同学们。瞧,他们脸上的笑容多么灿烂,他们脚下的步伐多么整齐…”

  王一博嘴角一抽,怎么别的班的广播词都挺正常,到他们这就这么傻逼好笑。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过主席台时,他还是微微挺直了脊背,手握着旗杆,正经八百地走了过去。

  “来了来了!”

  操场上已经列队站好的班级有人发出了惊呼,王一博余光扫过,看见有人正拿着手机对着他拍。

  王一博:“……”

  有什么好拍的,烦得要死,他当初就不应该屈服于肖战的毛绒绒。

  亏了,回头毛给他撸秃。

  走完主席台,队伍转到操场中央站好。

  白绯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汗,轻轻呼了口气。

  接下来是高三年级组,走完之后是校长老师以及学生代表发言。

  最后秃了顶男人挺着啤酒肚,大声宣布“淮城一中第十一届春季运动会正式开幕!”

  随着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王一博和肖战同时侧过脸看向对方。

  肖战把手臂揽过王一博肩膀,像好兄弟一样搂着他退场离去。

  “十点半跳高?”肖战问。

  “嗯。”王一博把校服拉链拉开,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运动员号码牌。

  “我帮你别。”肖战直接把号码牌拿过来。

  王一博也没拒绝,脱了校服外套转过身去。

  肖战三下两下用别针把号码牌在王一博背后别好,勾住王一博颈脖就往自己身上一带,“狼哥哥给你加油去!”

  王一博还没来得及重新穿上外套,就被他带了个趔趄。少年额角爆起青筋,抓着狼崽子的手臂把人拧得嗷嗷叫。

  白绯看着两个人几乎黏在一起的背影,忍不住掏出手机,偷偷拍了一张。

  她又酸了。

  -

  普高的运动会没什么看头,最起码王一博是这么觉得。

  单看跳高,十几个选手试跳时没一个动作标准的。

  而真正比赛后,那些人就连小学生的1.2m及格线都过不去。

  王一博助跑几步,单脚起跳。

  少年腰身意外柔软,后仰未粘杆摔进了海绵垫子里。

  啊…虐菜好没意思。

  “过,”裁判记录下王一博的成绩,抬杆继续,“一米六。”

  王一博退至助跑区边缘,把上衣衣角往裤子里掖了掖。

  “博哥加油!”有人藏在围观人群里这么喊了一句。

  王一博嘴角一抽,是肖战。

  这一声带动了周围群众的积极性,大家都挺热情地也跟着给王一博加油。

  然而狼崽子似乎没玩够,就在王一博即将助跑时,他换了个地方,又一嗓子嚎了出来:“博哥我爱你!嗷!”

  王一博脚步一顿,差点摔上一跤。

  你妈的,爱几把。


                   ——

  你们还真以为亲上了?!你们想得美!

小小班的大电影
温蒂,シャルルの告白,ジュビア
温蒂,シャルルの告白,ジュビア
果果日记
这样的告白你喜欢吗?我也想要一场甜甜的约会…呜呜呜
这样的告白你喜欢吗?我也想要一场甜甜的约会…呜呜呜
只会写0分作文

维度分隔&告白企划

😭垃圾预警,不喜勿喷,都是我从梦里带出来的食材,就是咱这厨艺有限

这是分隔线这是分隔线

角色设定:男孩(男)女孩(女)

(其实是有人物原型的,但是不想用人物名字,又暂时想不出名字就先这样,没名字也不是不行呀)

(灵感来源大概是昨天看的因为疫情被迫暂住在男同学家里的表白视频➕《树上有个好地方》里看到的秋千➕游戏《维度分隔》)

(不想忘记每一个细节,但是梦境里的事情,瞬息万变,记不太清,能带出多少就尽量带出多少,毕竟辛辛苦苦还没睡好)


在某年冬末的某一天的某个湖边,湖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冬末初春时节,冰层渐渐变薄(没有考究,暂时按照我的理解出发),倒不至于踩上去就会破碎掉,很神...

😭垃圾预警,不喜勿喷,都是我从梦里带出来的食材,就是咱这厨艺有限

这是分隔线这是分隔线

角色设定:男孩(男)女孩(女)

(其实是有人物原型的,但是不想用人物名字,又暂时想不出名字就先这样,没名字也不是不行呀)

(灵感来源大概是昨天看的因为疫情被迫暂住在男同学家里的表白视频➕《树上有个好地方》里看到的秋千➕游戏《维度分隔》)

(不想忘记每一个细节,但是梦境里的事情,瞬息万变,记不太清,能带出多少就尽量带出多少,毕竟辛辛苦苦还没睡好)


在某年冬末的某一天的某个湖边,湖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冬末初春时节,冰层渐渐变薄(没有考究,暂时按照我的理解出发),倒不至于踩上去就会破碎掉,很神奇的是,以湖边为界,左边是春天的草地,右边是被冰覆盖的湖,距离湖边几米的位置有一处秋千一共有两个,一个空着,一个有阿姨在休息。女孩跑过去要荡秋千,男孩紧随其后,男孩走过的地方都如同湖面一般,变成冬日里的样子,而女孩所到之处便是生机勃勃的春日景色,男孩此刻完全没有荡秋千的心思,因为他心里计划着在今天找机会告白,男孩已经喜欢女孩很久了,女孩马上就要去往新的城市了,男孩不想错过这他认为最后的机会。女孩这时已经在秋千上坐下,开始荡了起来,女孩的脚下是绿油油的小草,头顶是茂密的大树,眼前是飞舞的蝴蝶和飘在空中的花香,而那男孩周围确是一片寒冬时节银装素裹的景象,男孩本想坐在旁边秋千一起荡然后同女孩表白,男孩此时心里想着如果可以一起做秋千就好了,可是自己一旦靠太近,那春天的景色就会少一点点,男孩鼓起勇气,他站在女孩秋千不远处,男孩的眼神紧紧盯着女孩,满眼都是她,男孩心里想着如果这就是自己以后的女朋友的话,即使心里再担心朋友都做不成也要鼓起勇气说,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男孩可看不下去女孩被其他男孩子抢走。男孩的告白很简单,男孩说,xx小朋友,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起,以后的每天,都要一起经历,一起面对,一起生活,每次想到要一起经历一起生活的人,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嘛,好嘛?

女孩没有表明态度,但是心里很开心,以至于笑意都浮现在脸上了,男孩见状过去牵起女孩的手,男孩戴上了手套,因为他担心会伤到女孩的手,他带着她跨过湖边春冬分隔的界限,去到湖面上滑冰(危险动作,请勿模仿),不知过了多久湖面上的冰开始变薄,大抵是男孩的心被女孩的开心暖起来了,以至于男孩要维持不住这冰层了,男孩赶紧带着女孩从另一边上了岸,殊不知上岸以后时间地点都发生了转变,回过神来已经到了男孩一直生活的家的院子里,女孩在给植物浇水,男孩从屋里走出来看了眼手机,好像他的快递要到了,刚巧女孩的背后不远处就是快递配送小哥的分装快递的地点,男孩走了过去找到了自己的快递,一开始还看错了,后来翻了一下看到了自己的快递,是一台新电脑,男孩想着要把他和女孩的日常记录下来,定期剪辑出来,虽然平淡但也足够温馨幸福。男孩想把自己过去所经历的一切,生活过的地方,发生的事情,都带女孩去,边走边讲发生过的故事。男孩想把过去的那些年没有一起经历过的时间都讲给女孩,男孩也想,如果女孩愿意的话,男孩愿意和她一起去到女孩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因为男孩也想去了解女孩这些年的生活呀。

苏辞

啊啊啊,成功啦,来日方长😘😘😘

(月亮很亮,亮也没用,没用也亮。

我很喜欢你,喜欢也没用,没用也喜欢。)

啊啊啊,成功啦,来日方长😘😘😘

(月亮很亮,亮也没用,没用也亮。

我很喜欢你,喜欢也没用,没用也喜欢。)

倦鸟归栖

告白(第三十二章)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肖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狗屎运, 每次都能准确地踩在王一博的雷点上。

  他收起脸上的吊儿郎当的笑:“抱歉。”

  “你这么喜欢道歉?”王一博皱起眉, “我一提到这事你就道歉,每次都是, 你累不累?”

  肖战垂下眸子, 随后笑了起来:“累,下回不了。”

  雨还在下, 但势头渐小, 王一博把自己的手从肖战手里抽出来:“我就是有病, 跟你出来淋雨。”

  十七八岁的人了,下个雨还要出来玩, 跟傻逼一样。

  风带寒气, 吹过他的脖颈。

  王一博斜斜...


又骚又贱(攻)x又强又萌(受)


  肖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狗屎运, 每次都能准确地踩在王一博的雷点上。

  他收起脸上的吊儿郎当的笑:“抱歉。”

  “你这么喜欢道歉?”王一博皱起眉, “我一提到这事你就道歉,每次都是, 你累不累?”

  肖战垂下眸子, 随后笑了起来:“累,下回不了。”

  雨还在下, 但势头渐小, 王一博把自己的手从肖战手里抽出来:“我就是有病, 跟你出来淋雨。”

  十七八岁的人了,下个雨还要出来玩, 跟傻逼一样。

  风带寒气, 吹过他的脖颈。

  王一博斜斜瞥过走廊外的雨幕, 眸中昏暗, 似这漫天大雨。

  肖战跟着他重新回了教室, 随手翻到了上午发的运动会报名表, 问王一博有没有想报的项目。

  王一博在表格上鬼画符一般填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跳高那一项前面打了个对勾。

  “兔子是不是跳得都高?”肖战问。

  王一博看肖战就像看傻逼:“你前排是河马, 你怎么不问他下不下水?”

  肖战报以一个标准微笑:“不要挑拨同学之间的感情。”

  “不, ”王一博淡淡道,“河马他没有感情。”

  -

  一个星期后, 运动会的具体时间定了下来。

  为了让学生没那么大的学习负担,期中考试推迟了半个多月。

  “一中万岁!我爱一中!”

  最没有学习负担的十二班叫得最凶。

  王一博趴在桌上,看着生物书上肖战给他圈的重点,没一会儿就开始打瞌睡。

  大兔子混混沌沌, 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一会一下一会一下。

  肖战目光扫过桌上的的书本,大掌盖住上面文字:“DNA分子复制的主要场所是什么?”

  王一博刚看过这个知识点,听到这个问题后混沌的大脑像是抓住了一丝清明,脱口而出道:“细胞核。”

  肖战继续问道:“复制时间呢?”

  王一博半眯着眼睛,眉头微微微皱了起来:“细胞分裂间期。”

  肖战探头过去,饶有兴趣的看着还在打瞌睡的小兔子:“具体点。”

  王一博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似乎在思考,却半晌没有结果。

  王一博费力地抬起眼皮:“什么具体的?”

  “有丝分裂间期和减数分裂第一次间期,”肖战抬手,食指屈起挠挠王一博的下巴,像是在逗猫一样,懒洋洋道,“有丝分裂是生长,减数分裂是特殊的分裂,把他们放在一起记忆,特别是染色体和DNA数目的比较。”

  王一博意外没有打开肖战作乱的手,反而听话的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肖战收回手指,放在在桌上微蜷成拳。

  好乖。

  王一博拿起笔,在生物书的空白处歪七扭八地记上一行字——比较两种分裂方式的数目。

  “染色体和DNA的数目。”肖战在旁边提醒着。

  王一博又乖乖地在那行字的上方添上肖战说的话,然后用一个添加符号加进了之前的的句子里。

  “好困,”王一博放下笔,双臂往桌上一搭,埋脸进去就要睡觉,“我睡一会儿。”

  “好。”肖战抬手,摸摸王一博的脑袋,看着他的眸子里全是温柔。

  -

  隔天体育课上,体育委员占用了半节课的时间,给班里同学介绍了一下运动会的相关流程。

  总得来说,就是要选出一个引导员和两个举旗手。

  “引导员就是入场式里举牌子的,”体委拍着桌子,“这个就选女生。”

  底下有人飞速接话:“还得长得漂亮的。”

  全班大笑,王一博嫌烦,把书卡在自己脑袋上睡觉。

  体委伸直双臂,手心朝下在空中一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对对对,那是咱们班的门面,一定要漂亮的!”

  “白绯啊!”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起哄声在班里炸开,敲桌子摇椅子,唯恐天下不乱地造作。

  直到隔壁老师跑来门外吼了一嗓子,班里才重新安静了下来。

  “举旗手就是跟在引导员后面的,并排两个,选男生。”体委继续介绍道。

  “护花使者!”接话的永远不会迟到。

  又是一阵大笑。

  “你妈的,”被吵得头疼的王一博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这群人精神怎么这么好?”

  “被这运动会给刺激的,”肖战指间转着笔,笑道,“想当举旗手吗?”

  “不想,”王一博继续睡。

  肖战劝道:“我俩这一米三的长腿不走前面有些可惜。”

  王一博:“……”

  一个运动会可把你骚死了。

  “你去举牌子,”王一博难得打趣他,“走最前面。”

  “不行,”肖战唇角带着浅淡的笑,“要我联系方式的小姑娘会把路挡住的。”

  王一博跟肖战贫嘴,趴在桌上人也不困了:“要点脸成吗?”

  “我脸不在这呢吗?”肖战俯身,凑过去给王一博看,“帅吗哥哥?”

  少年吐息灼热,拂在侧脸。

  王一博眯缝着眼睛,看见肖战嘴角那颗小痣。

  挺帅的。

  王一博抬手,食指按在那颗痣上。

  肖战笑容一僵,脸上的表情跟退潮似的,“唰”一下全没了。

  王一博后知后觉到自己的动作有些过界,下一秒他手指并拢,对着肖战那张帅脸就打了上去。

  王一博这一巴掌打得不重,或者换个说法,就是推了一下肖战的脑袋。

  但是大尾巴狼觉得自己委屈的要死,单手捂着自己的脸,眼泪汪汪装小白莲花。

  “那什么…”王一博直起身子,有些紧张,“没事吧?”

  “我觉得有事,”肖战委委屈屈,“你刚才扇了我一巴掌。”

  王一博:“……”

  有这么严重?!!

  “我…手快,”王一博挣扎片刻,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对不起。”

  “就这?!”肖战似乎有些不满。

  “你想怎么办?”王一博问道。

  “举旗手。”肖战指了指王一博,又指了指自己,最后笑眯眯道,“玩玩?”

  换做平常,肖战对举旗手什么的压根不感兴趣,这次他看上了这个举旗手的位置,就是想拉着王一博一起出去浪。

  喷点春/药一起骚,他就想当着全校的面和王一博走在一起。

  “不玩。”王一博拒绝。

  “打个商量。”肖战手臂一伸,横在王一博桌上。

  王一博垂眸看着肖战的手臂,想着怎么才能把这只狼爪子剁了。

  “想撸尾巴吗?”肖战笑得邪气,抬手在王一博面前打了个响指,“哥哥?”

  -

  “我去,肖哥和博哥,”四人寝室里,橘猫惊呆了,“这是什么绝美配置。”

  方恒一口水差点没把自己呛死,他咳了个惊天动地:“你怎么知道的?!”

  “看班级群啊,”橘猫举着手机,“运动会的资料,还有比赛时间,白绯是我们班引导员,肖哥博哥举旗手。”

  “……”

  “哦,”方恒瞬间淡定了下来,“举旗手啊。”

  橘猫欢喜道:“咱们班这两个风云人物举旗,倍儿有面。”

  “博哥竟然会去报名举旗手,”小绵羊小声道,“我还想他肯定不感兴趣呢。”

  “你不觉得博哥最近跟以前都不太一样了吗?”橘猫滑着手机,随口说道,“不爱跟咱们走一起,也不玩游戏了,最重要的是还贼他妈爱学习,有一天我回来,看到他竟然在寝室算数学题…”

  “上次月考博哥化学考了四十多。”小绵羊道,“我也想有个学霸同桌。”

  方恒艰难地吞了口水。

  不,人家不是有学霸同桌,人家那是有学霸男朋友。

  “不过跳哥,”橘猫又道,“白绯是引导员,你要小心别班过来挖墙脚了。”

  在旁边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的方恒,不知道怎么,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什么挖墙脚,我和她又没关系。”

  “你不行动当然没关系了。”橘猫翘起二郎腿,一副很懂的样子,“你看你,去年夏天的时候就说要追,今年夏天都快到了你还没行动。”

  方恒理了理时间轴:“我去年要追的时候都快入冬了,你能不能少扯淡?”

  “你也知道你是去年说的啊!”橘猫一拍桌子,“那你他妈倒是追啊!”

  “跳哥不追也挺好的,”小绵羊拉拉橘猫的衣服,“不然付明清找上来了怎么办?”

  方恒无语,抱了桌下篮球出了门:“你们还是先解决自己的单身问题吧。”

  -

  四月正午的太阳暖和,方恒拍着篮球,一路走到球场。

  不远处的操场上,各班选出来的引导员和护旗手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演练着入场流程。

  肖战拿了个红色的旗子,跟耍金箍棒似的,把旗面整个糊到了王一博脸上。

  王一博直接扔了旗子,袖子一捋就要上去跟人干架。

  白绯抱着贴了“高二(12)班”字样的木排,欲哭无泪地在旁边劝着:“你们不要打架…”

  “你别管他们。”方恒走到白绯身边,两人知道“内情”的人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男生和男生,原来,这这这这样啊…”白绯看着被王一博压在草坪上揍还笑得开心的肖战,觉得自己对谈恋爱的认知有些错误。

  “是…是吗?”方恒抽了抽嘴角。

  白绯僵硬的偏过脸,仰着头去看方恒:“你,你不也是,是男生吗?”

  方恒“啊?”了一声,刚要点头,但紧接着又觉得不对:“可是我不跟…嗯…男生谈恋爱。”

  白绯手指抠在木牌上,看着自己的暗恋对象和别人打情骂俏,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我得不到的男人别的女人也别想得到”的想法。

  输给性别,她勉强可以接受。

  “操。”方恒突然低低骂了句。

  白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草坪上的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起,原本压着肖战的王一博反被狼崽子压到了身下。

  “他们是不是…”方恒只觉得自己眼要瞎了,“是不是在亲…”

  他说了一半咽了口唾沫,觉得自己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白绯僵在原地,一双鹿瞳瞪得老大:“男生和男生,这这这这这么刺激啊…”


                      ——

 方恒: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我脏了。



黄脉葵影视
二十四味暖浮生:深情告白,当共同经历过生死,他们认定了彼此
二十四味暖浮生:深情告白,当共同经历过生死,他们认定了彼此
小小班的大电影
旅程中的同伴们,シャルルの告白,FAIRY TAIL
旅程中的同伴们,シャルルの告白,FAIRY TAI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