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呐喊

4169浏览    304参与
HINCITURADASTRA

他回我就回————!!!!!

他回我就回————!!!!!

别梦春秋

如果民主是空气

为何我无法呼吸

如果自由是灯塔

为何我迷失方向

不要再鼓吹人人平等

弱者的天平不会倾斜

所谓的公平永远是权力的傀儡

无聊的道德永远是资本的帮凶


迟来的悼念——致乔治.弗洛依德


如果民主是空气

为何我无法呼吸

如果自由是灯塔

为何我迷失方向

不要再鼓吹人人平等

弱者的天平不会倾斜

所谓的公平永远是权力的傀儡

无聊的道德永远是资本的帮凶


迟来的悼念——致乔治.弗洛依德




年子衿是粘年糕
画。呐喊再创作。 有人问我为啥...

画。呐喊再创作。

有人问我为啥放了一个小白云,是抄袭吗?

不是,是因为这幅画我展览过,有真实姓名,无法给大家看。

画。呐喊再创作。

有人问我为啥放了一个小白云,是抄袭吗?

不是,是因为这幅画我展览过,有真实姓名,无法给大家看。

JUMINCHEN

恶搞世界名画 我脑子里有个戏精小剧场 

恶搞世界名画 我脑子里有个戏精小剧场 

远懿Esuh

渔家傲·梦中风雨大作

黑云袭城风如骑,雨声沥沥无人迹。可怜花草芳容稀。天不霁,卧听几袋珍珠粒。    

奈何天公无情义,只教俗世尽股栗。敢轻飞鸟扶摇志?云霹雳,放眼九万鲲鹏翼。

作者:远懿Esuh(本人)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313907
出处: bilibili


黑云袭城风如骑,雨声沥沥无人迹。可怜花草芳容稀。天不霁,卧听几袋珍珠粒。    

奈何天公无情义,只教俗世尽股栗。敢轻飞鸟扶摇志?云霹雳,放眼九万鲲鹏翼。

作者:远懿Esuh(本人)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313907
出处: bilibili


子兰orchid
当时鲁迅呐喊作业的小创作 孙忠...

当时鲁迅呐喊作业的小创作

孙忠客、赵默冷、钱盘侠三个人挺有缘分,长相平平无奇,衣品也是随着最大众的潮流,这么普通的三个人从天南地北而来,刚好分到了一间宿舍里。平时的宿舍生活里,大家也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小日子,都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平时相安无事,只有这个几个互相认识的人约出去吃吃饭。三个人对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甚是满意,过着自己心中最好的日子。这天,三个人有时一起出去吃饭,三个人之间站的距离不是一米,也不是三米,也就在那2米的位置相互说着话,放在人群中也看不出来他们三个人是“一拨”的。在去吃饭的路上,一个高楼大厦啊下站满了人,楼顶上,一个女孩若无其事得坐着,仿佛看不见下面人群对他的指指点点。赵默冷...

当时鲁迅呐喊作业的小创作

孙忠客、赵默冷、钱盘侠三个人挺有缘分,长相平平无奇,衣品也是随着最大众的潮流,这么普通的三个人从天南地北而来,刚好分到了一间宿舍里。平时的宿舍生活里,大家也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小日子,都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平时相安无事,只有这个几个互相认识的人约出去吃吃饭。三个人对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甚是满意,过着自己心中最好的日子。这天,三个人有时一起出去吃饭,三个人之间站的距离不是一米,也不是三米,也就在那2米的位置相互说着话,放在人群中也看不出来他们三个人是“一拨”的。在去吃饭的路上,一个高楼大厦啊下站满了人,楼顶上,一个女孩若无其事得坐着,仿佛看不见下面人群对他的指指点点。赵默冷最先发现了那个女孩,在抬头的一刹那,肚子发出的声响压抑了他的思考,就继续走了过去。钱盘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下面搞了什么活动,挤了半天挤了进去,啥都没有,抬头一看发现一个女孩在那里坐着,没想到自己挤了半天就看到了这些,又气又恼,附和着旁边人们的声音:“你倒是跳啊,坐在那里扰乱公共秩序干什么?!”孙忠客是一个公众号的写手,看见了这些,立马拿出了手机拍摄,在拍了一段时间后,也发觉饿的不行,便走了,钱盘侠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真没意思,胆小鬼!”也回去了。三个人回到家中,都各自关上房门,享受自己的生活。孙忠客的公众号叫做“社会一角”,经常会写一些文章发表,也算勉强有个副业收入。“把今天的视频导入,配上标题,‘女生被xx后就选择了轻生,生命不应这么脆弱’然后又发了一篇‘从女子跳楼的围观群众看出百姓态度’,这样两篇文章发出去,总有一个能火。”这是孙忠客的惯用伎俩了,从两个视角出发,想要击中所有的客户。钱盘侠正在刷着手机,看到了公众号的推文:从女子跳楼的围观群众看出百姓态度,一边惊讶之余,一遍联想到自己的作为,心想:“这群文酸笔杆子,能看出来什么”,转而打开了另一篇“女生被xx后就选择了轻生,生命不应这么脆弱”这个更让他荷尔蒙上升的标题。看到里面讲到的又孙忠客编造出来的“真相”,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但是脑子里又在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一定是这个女生穿着这么暴露才被强奸的,这么容易就轻生?你那个长相是你的荣幸”在评论区敲完文字,就点击了发送。赵漠冷刚从洗浴间里出来,身上还披着浴巾,手里看着刚刚的推文,心想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边想要点击退出。突然,他看见了钱盘侠的评论,“诶?有这么多赞,难不成大家都认可他的观点,看看视频回想下,好像确实有点道理,一边点了个赞.”第二天,新闻报道了女孩所谓的跳楼事件,其实后背还挂着缆绳,是在楼顶看风景。在看到推文后,在家中真的,自杀了。赵忠客接到了编辑的电话。“喂喂喂?哎呀没关系的,谁会在意真相呢对不对,这个时代流量就是金钱,后面我再发个道歉声明,不就好了,实在不行,我还有别的账号可以发送,诶,别挂电话,喂?”d电话刚一挂掉,就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赵忠客看着手机里的来电,瘫软的坐在了地上。钱盘侠在被大量点赞后的评论,被平台发现拉黑了账号,赵漠冷那小生活,却还依然没有发生着任何的变化。解读:我将看客,分为了三类,第一类是孙忠客这样的人,他的名字是由理中客得来,是拿类义正言辞从事情中拿着利益,吃着人血馒头的人。第二类便是像钱盘侠这样的人,我从键盘侠中得来这个名字,他们对待事情并不想理,只是单纯的想要发泄,而随意的对觉得跟自己无关的事情踩上一脚。第三类是赵漠冷这样的人,从冷漠一词得来的名字,他们对待事情不理不睬,也是最容易被带节奏的一群人,跟随着大众的想法潮流。钱盘侠这种人很多,但是我们只能从道德层面来鄙视他们。赵忠客在我的描写里是被抓了,但是被抓也无法太长时间,并且也有很多这样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处罚。很多人都认为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无关,然而每个人其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看客的行为,属于无视了客观上的联系,当每个人都把自己放到事情当中,这个国家才能边变得更好

硫酸钡
“纯粹的白色” 画不动不画了

“纯粹的白色”

画不动不画了

“纯粹的白色”

画不动不画了

硫酸钡
呐喊的pcB,争取导入不被撕卡...

呐喊的pcB,争取导入不被撕卡(?)

呐喊的pcB,争取导入不被撕卡(?)

鹿蜀

呐喊

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鲁迅

辰(停更无限期)

明天-鲁迅-微写作

有些年份的木桌上摆着破旧的烛台,烛光将单四嫂子的影子沉沉地打在帘上,不起眼的纺车静静地立在地上。一个泥人、两个木碗——都好好地放在宝儿的枕头旁。宝儿合着眼,躺在床上——已是永远地睡去。泪痕尚挂在单四嫂子的脸上,眼泪却好似已宣告了终结。失去神采的两只乌眼珠只是张得很大。她不信所有的事——一切是梦罢了!手掌触碰在床上轻轻摩挲,宝儿被子盖的很厚实,指尖余温残留——分明是宝儿的体温啊!外面的帮闲吵吵闹闹,嘈杂的人声更衬显她心中孤寂与凄凉,她好似听不见或也不想听,只期盼着明日曙光显出绯红,宝儿会睁开眼,喊自己声“妈。”

-

单四嫂子呆呆地坐在床沿,两只手局促地好似无处安放,她的宝儿教庸医害死了。她哭...

有些年份的木桌上摆着破旧的烛台,烛光将单四嫂子的影子沉沉地打在帘上,不起眼的纺车静静地立在地上。一个泥人、两个木碗——都好好地放在宝儿的枕头旁。宝儿合着眼,躺在床上——已是永远地睡去。泪痕尚挂在单四嫂子的脸上,眼泪却好似已宣告了终结。失去神采的两只乌眼珠只是张得很大。她不信所有的事——一切是梦罢了!手掌触碰在床上轻轻摩挲,宝儿被子盖的很厚实,指尖余温残留——分明是宝儿的体温啊!外面的帮闲吵吵闹闹,嘈杂的人声更衬显她心中孤寂与凄凉,她好似听不见或也不想听,只期盼着明日曙光显出绯红,宝儿会睁开眼,喊自己声“妈。”

-

单四嫂子呆呆地坐在床沿,两只手局促地好似无处安放,她的宝儿教庸医害死了。她哭了许久,眼泪都流干了,泪腺干涸得再淌不出一滴眼泪,此刻,她已不敢再看向床上她那可怜的宝儿,都怪自己做娘的没本事,救不回儿子的命。但对宝儿,单四嫂子其实已是十分尽了心,一个泥人、两个木碗都整整齐齐地摆在了床头,发丧的物件都准备好了,只等着东方发白黎明破晓,宝儿就要下葬了。屋外,就在这朦胧夜色中王九妈一行人也渐渐逼近......

 

我是住在单四嫂子对门的王九妈,这一天我正在街边坐着,远远地看见她带着孱弱的宝儿走回来。她向我问道孩子还有救么,其实我也瞧不出什么,只是“唔”了两声就算回复了。午后,单四嫂子的屋里传出了号咷,我发了命令,动员镇上的帮闲们一起处理宝儿的后事。第二天,上午先给宝儿烧了49卷《大悲咒》进行超度,收殓的时候,我掐着指头仔细推敲,也想不出单四嫂子做的还有什么缺陷了。但一直到下半天,棺木才合上盖,单四嫂子的眼泪实在是太多了些,我等的不耐烦把她拖开来才完成了下葬。

 

 

我是有侠气的蓝皮阿五,看着单四嫂子一个人抱着孩子那么辛苦,我主动要求我来替她抱孩子,推让了一会,终于获得了单四嫂子的许可,我伸开臂膊,从单四嫂子的乳房和孩子之间,直伸下去,把宝儿抱在了怀里,我注意到宝儿病得更严重了,小小的身躯,绯红中带着点青色,也不知道生的是什么病,小小年纪就遭了罪。昨夜我在酒馆喝酒时,都听不到她家的声了。等到快回她家时,我才把孩子还给她。

 

午后,宝儿彻底没了呼吸声,处理后事时,九妈这个老畜生把购置棺木的事交给了咸亨的掌柜,她分明就是瞧不起我阿五,明天也不要指望我来帮忙了。说完,我就又回到了咸亨酒馆和老拱开开心心地喝起了酒,唱起了小曲。


 

符笙未楔♥

鲁迅作品摘抄(四)

(三) 

--------------------

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

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彷徨》


阔的聪明人种种譬如昨日死。 

不阔的傻子种种实在昨日死。

--《而已集》


两岸边的乌桕,新禾,野花,鸡,狗,丛树和枯树,茅屋,塔,伽蓝,农夫和村妇,村女,晒着的衣裳,和尚,蓑笠,天,云,竹,……都倒影在澄碧的小河中,随着每一打桨,各各夹带了闪烁的日光,并水里的萍藻游鱼,一同荡漾。诸影诸物:无不解散,而且摇动,扩大,互相融和;刚一融和,却又退缩,复近于原形。边缘都参差如夏云头,镶着日光,发出水银色焰。凡是我所经过的河,都是如此。

--...

(三) 

--------------------

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

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彷徨》


阔的聪明人种种譬如昨日死。 

不阔的傻子种种实在昨日死。

--《而已集》


两岸边的乌桕,新禾,野花,鸡,狗,丛树和枯树,茅屋,塔,伽蓝,农夫和村妇,村女,晒着的衣裳,和尚,蓑笠,天,云,竹,……都倒影在澄碧的小河中,随着每一打桨,各各夹带了闪烁的日光,并水里的萍藻游鱼,一同荡漾。诸影诸物:无不解散,而且摇动,扩大,互相融和;刚一融和,却又退缩,复近于原形。边缘都参差如夏云头,镶着日光,发出水银色焰。凡是我所经过的河,都是如此。

--《野草》


即使我说二二得四,三三见九,也没有一字不错。这些既然都错,则绅士口头的二二得七,三三见千等等,自然 就不错了。

--《朝花夕拾》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野草》


约翰穆勒说:专制使人们变成冷嘲。而他竟不知道共和使人们变成沉默。

--《而已集》


凡有一个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

--《呐喊》


人说,讽刺和冷嘲只隔一张纸,我以为有趣和肉麻也一样。

--《朝花夕拾》


然而我虽然自有无端的悲哀,却也并不愤懑,因为这经验使我反省,看见自己了:就是我绝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

--《呐喊》


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吧,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有。

--《朝花夕拾》

--------------------

(五) 

符笙未楔♥

鲁迅作品摘抄(二)

捡一下过于久远的(一) _(:τ」∠)_

--------------------

鬼脥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

--《野草》


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鸣清高。

--《朝花夕拾》


把酒论天下,先生小酒人,大圜犹酩酊,微醉合沉沦。

--《朝花夕拾》


向来如此,就一定是对的吗?

--《狂人日记》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

捡一下过于久远的(一) _(:τ」∠)_

--------------------

鬼脥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

--《野草》


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鸣清高。

--《朝花夕拾》


把酒论天下,先生小酒人,大圜犹酩酊,微醉合沉沦。

--《朝花夕拾》


向来如此,就一定是对的吗?

--《狂人日记》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呐喊》


是的,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然而说到希望,却是不能抹杀的,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了他之所谓可有,于是我终于答应他也做文章了,这便是最初的一篇《狂人日记》。从此以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每写些小说模样的文章,以敷衍朋友们的嘱托,积久了就有了十余篇。

在我自己,本以为现在是已经并非一个切迫而不能已于言的人了,但或者也还未能忘怀于当日自己的寂寞的悲哀罢,所以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

--《呐喊》


想到生的乐趣,生固然可以留恋;但想到生的苦趣,无常也不一定是恶客。

--《朝花夕拾》


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

--《阿Q正传》


我常想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然而委实不容易。目前是这么离奇,心里是这么芜杂。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有。

--《朝花夕拾》


中国的做文章有轨范,世事也仍然是螺旋。

--《朝花夕拾》

--------------------

(三) 

我和道隐有个故事
Ciao

都一个样子

为最初的美好

为之后的不堪

开始结束

逃不过一个循环

你爱我吗?

爱!

十年百年?

爱?

都一个样子

为最初的美好

为之后的不堪

开始结束

逃不过一个循环

你爱我吗?

爱!

十年百年?

爱?

Ciao

做可爱的人

想做一个可爱的人

不处心积虑

不苦心筹划

只感受世间美好

发现阳光

定位温暖

做个可爱的人

想做一个可爱的人

不处心积虑

不苦心筹划

只感受世间美好

发现阳光

定位温暖

做个可爱的人

于九楼

|cAt|

默默地学习现实态度

默默地自愿纯服听话

想我也像你

忘记梦想了吗

卖力地玩弄大量数字

电视上"迎着"乏味空话

想我说服你

纯粹弄虚作假

心中难道害怕

真诚地听我的告白

我要唱这阙痛快的歌

我要说每句叛逆对白

倾听我呐喊

别当做轻松笑话

我要唱这阙发泄的歌

我要与世界热烈对话

倾听我呐喊

用暴力定立万样制度

用暴力立下幻灭记号

想我变纯洁

逗你们高兴吗

装饰一千张滥笑脸

推出一千种艺术慌话

这冷冷视线

就叫做开放吗

心中难道害怕

真诚地听我的告白

我要唱这阙痛快的歌

我要说每句叛逆对白

倾听我呐喊

别当...

|cAt|

默默地学习现实态度

默默地自愿纯服听话

想我也像你

忘记梦想了吗

卖力地玩弄大量数字

电视上"迎着"乏味空话

想我说服你

纯粹弄虚作假

心中难道害怕

真诚地听我的告白

我要唱这阙痛快的歌

我要说每句叛逆对白

倾听我呐喊

别当做轻松笑话

我要唱这阙发泄的歌

我要与世界热烈对话

倾听我呐喊

用暴力定立万样制度

用暴力立下幻灭记号

想我变纯洁

逗你们高兴吗

装饰一千张滥笑脸

推出一千种艺术慌话

这冷冷视线

就叫做开放吗

心中难道害怕

真诚地听我的告白

我要唱这阙痛快的歌

我要说每句叛逆对白

倾听我呐喊

别当做轻松笑话

我要唱这阙发泄的歌

我要与世界热烈对话

倾听我呐喊

我要唱这阙痛快的歌

我要说每句叛逆对白

倾听我呐喊

别当做轻松笑话

我要唱这阙发泄的歌

我要与世界热烈对话

倾听我呐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