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呓语

3519浏览    3326参与
三花走吧

做了两个梦

第一个梦梦到我是小蔡节目的工作人员 小蔡和我们一边跑 一边拿起手机跟每个工作人员分别合影 横屏的 我超高兴 跟别人说我和小蔡有单独合影了 然后别人要我拿出来看看 我说还没发给我 还在小蔡手机里 后来大家很多很多人排成一排往前走 本来应该没有我的 但我看见边上有个位置 就混到那里站着了 然后我往前走走得太快 就有人提醒我慢一点 别跟小蔡站到一排 要我们都往后稍稍 把小蔡突出出来 然后我马上往后退了几步

第二个梦梦到有...

第一个梦梦到我是小蔡节目的工作人员 小蔡和我们一边跑 一边拿起手机跟每个工作人员分别合影 横屏的 我超高兴 跟别人说我和小蔡有单独合影了 然后别人要我拿出来看看 我说还没发给我 还在小蔡手机里 后来大家很多很多人排成一排往前走 本来应该没有我的 但我看见边上有个位置 就混到那里站着了 然后我往前走走得太快 就有人提醒我慢一点 别跟小蔡站到一排 要我们都往后稍稍 把小蔡突出出来 然后我马上往后退了几步

第二个梦梦到有个中年短发女子突然把我叫走 然后向我打听我哥的情况 问我哥是不是四川广安的 我说不是 是湖北宜昌的 然后她就在一张纸上圈圈画画 圈出湖北 又圈出宜昌 然后我翻了翻她桌上一个打开的作业本 作业本封面写着:湖北省血液鉴定科 张静静 我感觉不对劲 准备拿手机出来拍下那个封面 结果在掏手机的时候被张静静发现了 我马上跑回家准备去销毁一个证据 那个证据是一张写了很多化学元素的纸条 结果张静静跑到了我的前头 她已经在我的桌上找到那张纸条了 我冲过去就骑到她头上了 把她的针管折断 把她的ph试纸也撕了 然后我到处跑到处跑 又出现一个扎低马尾的女生跟我一块跑 我们跑到一个轮船上 我准备躲进一个缸里但没躲进去 又跑到一个商场 在商场的大柱子后面躲着 躲来躲去 结果我的同伴被张静静和几个警察抓住了 我跑脱了 我觉得很过意不去但我还是跑了 跑到一个有很多高高的狗尾巴草的郊外 我一边跑一边把那张证据撕碎了吃进嘴里 我在逃跑过程中还在想 我是不是应该主动把证据交给他们 让他们早点抓住我哥 那样他更早进去也更早出来 其实是帮了他 但我不管怎么想 身体还是一直躲 也一直想方设法销毁证据 当我把那张纸条吃掉的时候 我觉得好像是我害了我哥 

若水君之

爱与权力

若水君之(雪君)

在权力统治之下,就没有爱;

在爱统治之下,就没有权力。

所以,在过去的封建专治中,很少能发现真正爱的颜色。

因为过去的统治者太注重权力统治,而真正忽略了百姓需要什么。

虽然现在仍然觉得这句话有些无端,牵强,

但确实,权力是冰冷的,而爱是火热的。

只有放弃权力和金钱,和那些明显冰冷的东西,才能获得真的爱。

这话,现在深有体会,也不是仅仅对我自己说的。

我很庆幸,我长大了,会把这句话考虑清楚。

也很不幸,我没长大,不愿意去追求这些冰冷的东西,仍然相信,人间有爱。

可能,到现在还是不会转弯吧。

即使屋里的光线有点暗。

爱与权力

若水君之(雪君)

在权力统治之下,就没有爱;

在爱统治之下,就没有权力。

所以,在过去的封建专治中,很少能发现真正爱的颜色。

因为过去的统治者太注重权力统治,而真正忽略了百姓需要什么。

虽然现在仍然觉得这句话有些无端,牵强,

但确实,权力是冰冷的,而爱是火热的。

只有放弃权力和金钱,和那些明显冰冷的东西,才能获得真的爱。

这话,现在深有体会,也不是仅仅对我自己说的。

我很庆幸,我长大了,会把这句话考虑清楚。

也很不幸,我没长大,不愿意去追求这些冰冷的东西,仍然相信,人间有爱。

可能,到现在还是不会转弯吧。

即使屋里的光线有点暗。

那堪和梦无

一生一事

好像日子就这样永远的过下去了,生活在幻想中,把自己当作一只笔,一面镜子,做往来虚幻与真实的船。不然呢,还有什么路可以走。好在精神上有屹立不倒的执着信仰,使自己不至于摔倒、倾覆。


粗略的看从前的句子,其实一切没变,我只是放弃了抗争,或者是毫无兴趣,从前认可的那种快乐,如今看起来,荒唐有罪。与现实脱节,最近常常烦躁,只当是脱胎蜕皮的痛好了。


画画上明显进步,考研方向的学习也已有所侧重,只是耐心还不够,反思再三,怎可能是自己热爱不够,我这样,破釜沉舟的交付一生,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意志和决绝更珍贵。


从前文学没有走的通,大抵是自己天资不够,眼前这条为自己铺就的路,都是自己的热爱啊,画画...

好像日子就这样永远的过下去了,生活在幻想中,把自己当作一只笔,一面镜子,做往来虚幻与真实的船。不然呢,还有什么路可以走。好在精神上有屹立不倒的执着信仰,使自己不至于摔倒、倾覆。


粗略的看从前的句子,其实一切没变,我只是放弃了抗争,或者是毫无兴趣,从前认可的那种快乐,如今看起来,荒唐有罪。与现实脱节,最近常常烦躁,只当是脱胎蜕皮的痛好了。


画画上明显进步,考研方向的学习也已有所侧重,只是耐心还不够,反思再三,怎可能是自己热爱不够,我这样,破釜沉舟的交付一生,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意志和决绝更珍贵。


从前文学没有走的通,大抵是自己天资不够,眼前这条为自己铺就的路,都是自己的热爱啊,画画、文学、历史,三者结合,符合一生只做一件事的那种值得。这便是自己想要的一生,准备经历的一生,幸何如之。


再想,也许是训练不够,虽说已吃素2年,读了宗萨、南怀瑾,但有关真正的戒律禅修,未曾涉及,如今在读的阿姜查,简直一如心灵导师,现已读到他的戒。关于戒律,对心的力量的持续累加,我是认同这种训练的。但总在禅修之间摇摆。修学之路漫漫长,希望等因缘具足,碰到命里的上师。


经历了命的湍急,如今再看,海天平阔,只要一步一步的走好了,前方自有春和景明的归乡。说到底,认识自己,了解自己,归真是最重要的,再将自己变成空无一物的容器。事情发生结束,心无挂碍,无一丝尘埃。


就去画吧,画自己看见的画面,画梦中脑海中的意象,画文学里的诗意泛泛,画史书中的深意滔滔。


文字加画笔,足够表达了吧。

三花走吧

梦到老谢和阳棋棋各有一只大狼狗 她俩黏在一块 她俩的狼狗也黏在一块 还用拍立得拍了照片 然后我就很急躁 也想要一只狼狗来着 

梦到老谢和阳棋棋各有一只大狼狗 她俩黏在一块 她俩的狼狗也黏在一块 还用拍立得拍了照片 然后我就很急躁 也想要一只狼狗来着 

星夜弦

有谁梦见我与恶魔共饮?

我胸中仍燃烧着复仇的渴望。

我弹奏诗琴,因而注定死去。

唯有庸人久活在世上。

我的名字将由谁传扬?

我不在意……你已将我遗忘。


我曾穿越千百个夜晚,

我在树梢狂野地飞翔。

林地的泪水清冽如酒,

月亮冷漠如我心头的姑娘。


有谁梦见我与恶魔共饮?

我胸中仍燃烧着复仇的渴望。

我弹奏诗琴,因而注定死去。

唯有庸人久活在世上。

我的名字将由谁传扬?

我不在意……你已将我遗忘。


我曾穿越千百个夜晚,

我在树梢狂野地飞翔。

林地的泪水清冽如酒,

月亮冷漠如我心头的姑娘。


电灯光
电灯光

寂啊,街道消失风里。

茫啊,死亡走向河流。

她啊,时间夺走青色。

泪啊,躲在夜雨之中。

听啊,引吭拉起大幕。

跑啊,赶在梦境之前。


血啊,红色是我姓名。

涌啊,土壤是我大海。

飘啊,疾风是我浪花。

逐啊,她身是我灯塔。

听啊,高歌点亮夜晚。

跑啊,赶在梦境之前。


跳啊,雨水是她灯光。

舞啊,街色是她剧场。

唱啊,微风是她容颜。

泣啊,我眼是她舞台。

听啊,歌声永恒一日。

跑啊,梦境是她伊始。

梦啊,是她不朽歌声。...


寂啊,街道消失风里。

茫啊,死亡走向河流。

她啊,时间夺走青色。

泪啊,躲在夜雨之中。

听啊,引吭拉起大幕。

跑啊,赶在梦境之前。


血啊,红色是我姓名。

涌啊,土壤是我大海。

飘啊,疾风是我浪花。

逐啊,她身是我灯塔。

听啊,高歌点亮夜晚。

跑啊,赶在梦境之前。


跳啊,雨水是她灯光。

舞啊,街色是她剧场。

唱啊,微风是她容颜。

泣啊,我眼是她舞台。

听啊,歌声永恒一日。

跑啊,梦境是她伊始。

梦啊,是她不朽歌声。


                                                                           ——致她和她的《不渺小》

奈N。
尝试发布一条动态表示我来了~...

尝试发布一条动态表示我来了~

这个图就是我的头像,是16年的一枚日常涂鸦,因为感觉有点头像的意思就拿来用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以后有了更合适的图会更新掉哒~

想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暂且先这样吧~

回见啦~

尝试发布一条动态表示我来了~

这个图就是我的头像,是16年的一枚日常涂鸦,因为感觉有点头像的意思就拿来用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以后有了更合适的图会更新掉哒~

想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暂且先这样吧~

回见啦~

猫和她的草

TRUN TO PAGE 1

凡笔墨过处

皆有痕迹

凡笔墨过处

皆有痕迹

夏末

如有来生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

在黑夜转为黎明之际,遥远的海面

脚爪轻轻划过,留下泡沫的痕迹

背上的羽毛满沁天空的水汽

然后应该有一轮红色缓缓地,缓缓地从地平线升起

前方的海水依然漆黑如墨,翻滚着令人不安的银色波浪

身后已是光明,如火一般燃烧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

在黑夜转为黎明之际,遥远的海面

脚爪轻轻划过,留下泡沫的痕迹

背上的羽毛满沁天空的水汽

然后应该有一轮红色缓缓地,缓缓地从地平线升起

前方的海水依然漆黑如墨,翻滚着令人不安的银色波浪

身后已是光明,如火一般燃烧

电灯光
吴繁
冰箱里只剩酸奶了,该买饮料把冰...

冰箱里只剩酸奶了,该买饮料把冰箱填满了,夏天到了

冰箱里只剩酸奶了,该买饮料把冰箱填满了,夏天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