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1232浏览    28.9万参与
关山难越。

最近//

好久没登lof了!主要是懒哈哈哈哈哈哈控制不住自己往cp文里钻。

有在好-好-努-力---!

开学摸底拿了年二 马上就又要期中了(含泪

也算克服了诸多学不会的东西:奥数地理生物。

日子也就慢悠悠地过吧。

(舒坦

最近//

好久没登lof了!主要是懒哈哈哈哈哈哈控制不住自己往cp文里钻。

有在好-好-努-力---!

开学摸底拿了年二 马上就又要期中了(含泪

也算克服了诸多学不会的东西:奥数地理生物。

日子也就慢悠悠地过吧。

(舒坦

关山难越。

本子已经拿到啦。

是很多眼熟的神仙太太的文章合集。

后半本的虐文真的绝虐qvq。

希望他们也一直都好。


本子已经拿到啦。

是很多眼熟的神仙太太的文章合集。

后半本的虐文真的绝虐qvq。

希望他们也一直都好。


Zhow

《He》

成龙历险记同人文

cp奋周

新手的第二篇文

渣文笔

一时的脑洞(不定时更新)

人物性格可能与原著不大相似

里面除原著的人均为虚构,撞姓了无恶意

见谅

(ps:英文名全来自度娘,错了不怪我,我真的不会)

NO.1『你好』

“嗨~Finn你知道吗?新来了一个同事,他很特别,听说他的皮肤颜色是黄色的......”


对于新来的同事Ratso很感兴趣,对着Finn滔滔不绝的介绍,使Finn也对这位“黄皮肤”的同事有了那么一点的兴趣,他静静的站在楼上,靠在扶手上,向下俯视


看来那位同事已经来了,大厅中央站着一个生面孔。Finn上下打量着他,黑里透蓝的发色,戴着橙黄色的墨镜,...

成龙历险记同人文

cp奋周

新手的第二篇文

渣文笔

一时的脑洞(不定时更新)

人物性格可能与原著不大相似

里面除原著的人均为虚构,撞姓了无恶意

见谅

(ps:英文名全来自度娘,错了不怪我,我真的不会)

NO.1『你好』

“嗨~Finn你知道吗?新来了一个同事,他很特别,听说他的皮肤颜色是黄色的......”


对于新来的同事Ratso很感兴趣,对着Finn滔滔不绝的介绍,使Finn也对这位“黄皮肤”的同事有了那么一点的兴趣,他静静的站在楼上,靠在扶手上,向下俯视


看来那位同事已经来了,大厅中央站着一个生面孔。Finn上下打量着他,黑里透蓝的发色,戴着橙黄色的墨镜,矮矮的个子。有趣到极致啊,Finn感叹道,整理好衣衫,Finn下楼去迎接新来的同事


“嗨!你好。”Finn说,并伸出了礼貌而又不失第一面好映像的手


“呃...你好。”新来的回应了他,也握向了Finn示好的手


“嗯,那么这位先生,您便是新来的同事吧,请允许我冒昧的寻问您的名字。”Finn的话语使他显得彬彬有礼,Finn渐渐的低下头对视上了他藏匿在墨镜下的黑瞳


“Chow......”新来的偏过头,有些欲言又止


“嗯,Chow,我叫Finn,很荣幸认识你。”Finn说


“呃,那个,Finn?可以把手先松开吗?”Chow吞吞吐吐的说,抽动了一下Finn死握住他的手


“啊?”这话让Finn愣了一下,才猛的反应过来,急忙松开手,“十...十分抱歉,我没注意到。”


“啊,没关系的,”Chow平静的说道“Finn,如果没事的话,我得先走了,我还得去老板那报道,我可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


“好的,那么下次见,Chow。”Finn抬起手挥了挥,示意再见,Chow点点头,回应了Finn后,向楼上走去


Finn看着Chow走掉的背影,想起刚刚他握住的Chow的手。Chow手上有些布着粗粗的茧,但很好看,也...很暖和。他眼睛好像是黑色的,很深邃很美,Finn想着


“期待下次见面...”Finn暗暗呢喃,略微出了神,许会,Ratso将他唤醒:“嘿,Finn,你见过新来的同事了?”


“啊?对,”Finn说:“有什么事吗?Ratso?”


“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他真的是黄皮肤吗?”Ratso挠了挠头


“是的,Ratso,他叫Chow,看来以后我们可又多了一位同伴。”Finn一边说一边心里不禁在想Ratso以前真的是学物理的么?为什么关注点那么的奇怪而且有些愚蠢?


“哇哦,Chow?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名字啊!我有点想见见到他了。”Ratso看起来对新同事更感兴趣了


“行了,Ratso,以后有的是时间见,去吃甜点么?”


“我想要点甜甜圈...可以吗?”


“可以,你可以多吃几个,只要我的钱包还算鼓的话,还有Ratso你可真是对甜甜圈深陷的无法自拔......”

阿澜
本阵里人不可貌相的家伙(๑•̌...

本阵里人不可貌相的家伙(๑•̌.•̑๑)ˀ̣ˀ̣

但偏偏我都被他们可爱的相貌骗过了

(゚Д゚≡゚д゚)


饭饭 1岁的年龄 开口却……(ꐦ ´͈ ᗨ `͈ )你可爱的外表让我差点忘记你还是个有前世知识的男人 当个可爱的乖宝宝不好吗!?——饭饭!不可以!!


雪雪 自称老人家 很符合你的发色 活了这么久 变得那么皮( '-ωก̀ )曾经 我也以为你是个正经妖 可是没想到啊 ——爷爷……呸呸 午睡时间到啦!...

本阵里人不可貌相的家伙(๑•̌.•̑๑)ˀ̣ˀ̣

但偏偏我都被他们可爱的相貌骗过了

(゚Д゚≡゚д゚)


饭饭 1岁的年龄 开口却……(ꐦ ´͈ ᗨ `͈ )你可爱的外表让我差点忘记你还是个有前世知识的男人 当个可爱的乖宝宝不好吗!?——饭饭!不可以!!


雪雪 自称老人家 很符合你的发色 活了这么久 变得那么皮( '-ωก̀ )曾经 我也以为你是个正经妖 可是没想到啊 ——爷爷……呸呸 午睡时间到啦!


周周 这次鬼樱活动之前 明明一个可可爱爱热爱武器的14岁小男孩   周周!骗人不是好孩子!你还跟饭饭一样 有的时候开口就是狼虎之词?!(*゚ロ゚) ——唐先森 作为监护人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嘛

血量不足

看见了吗👴🏻生气了自己都捅[草不是]


想扩黑手同好

看见了吗👴🏻生气了自己都捅[草不是]


想扩黑手同好

月萝
“一起赏樱吧,公主姐!”

“一起赏樱吧,公主姐!”

“一起赏樱吧,公主姐!”

十六夜未央
温罗后裔 b站和微博都放了过程...

温罗后裔


b站和微博都放了过程录屏有兴趣可以去看看w

温罗后裔


b站和微博都放了过程录屏有兴趣可以去看看w

77

周+兔子+胡萝北???

好的,我又可以了👏

今日第二弹✨抱图咕咕嘎嘎

依旧很垃圾的我……不喜勿喷

周+兔子+胡萝北???

好的,我又可以了👏

今日第二弹✨抱图咕咕嘎嘎

依旧很垃圾的我……不喜勿喷

血量不足

摸个鱼 我要怎么做才能在我看到自己的屑图的时候控制住自己不删图

摸个鱼 我要怎么做才能在我看到自己的屑图的时候控制住自己不删图

月萝
不会画小孩,有点少年的感觉了,...

不会画小孩,有点少年的感觉了,樱花周很可爱!

不会画小孩,有点少年的感觉了,樱花周很可爱!

麒麟不知三民啊

【周】

我终终终终终终于画完了

新萌正在练习指绘( •͈ᴗ⁃͈)ᓂ- - -♡

P1是鸽了很长时间的一只画,画的是周周,配文是《诗经•周颂》

P2是没有上色是的样子(也是我最真实的水平😅)

P3算是个小彩蛋哦(´-ω-`),是一个Q版正在养老的周(ಡωಡ)hiahiahia 


希望大家能喜欢(・ω< )★

【周】

我终终终终终终于画完了

新萌正在练习指绘( •͈ᴗ⁃͈)ᓂ- - -♡

P1是鸽了很长时间的一只画,画的是周周,配文是《诗经•周颂》

P2是没有上色是的样子(也是我最真实的水平😅)

P3算是个小彩蛋哦(´-ω-`),是一个Q版正在养老的周(ಡωಡ)hiahiahia 



希望大家能喜欢(・ω< )★

斯科舍省

【先秦拟人/周中心】东道

·有少量ooc,求轻拍orz,短篇。

·东周失国后的往昔回首。

————————————————

夕阳垂落,似万里大江流。

东周从那宫城出来已是三日后了。


他看着最后一抹带春色斑斓的朝晖,心里辗转反侧——忆起他在那宫城里的最后一两日时,与他的王上面烛而唉声叹气着。

那时烛光勾勒着两人愈发沧桑衰老的容颜,痕迹斑驳不知所云——又似乎要刻骨铭心地镌刻出四道泪水来。

许久,周王控制不住内心哀思;他看着面前神色惆怅的祖国,竟长跪不起,带了些嚎啕痛悔道:“祖国,对不起,对不起!寡人已经尽了全力了!……求您原谅!”

“没有这必要。”东周的语调异样的平淡凄然,有...

·有少量ooc,求轻拍orz,短篇。

·东周失国后的往昔回首。

————————————————

夕阳垂落,似万里大江流。

东周从那宫城出来已是三日后了。


他看着最后一抹带春色斑斓的朝晖,心里辗转反侧——忆起他在那宫城里的最后一两日时,与他的王上面烛而唉声叹气着。

那时烛光勾勒着两人愈发沧桑衰老的容颜,痕迹斑驳不知所云——又似乎要刻骨铭心地镌刻出四道泪水来。

许久,周王控制不住内心哀思;他看着面前神色惆怅的祖国,竟长跪不起,带了些嚎啕痛悔道:“祖国,对不起,对不起!寡人已经尽了全力了!……求您原谅!”

“没有这必要。”东周的语调异样的平淡凄然,有意停滞了片刻才继续说道:“王上,时日不多了,帮寡人把衣服整理好。我们明日就进秦国。”

“不想!寡人不想这么做!……”周延嚎啕痛哭道,忙扑上去抓着面前苍老之人的衣袖;一时两人相对垂泪,暮年的春风也已随着烛焰几乎散尽。

周延继续哭诉道:“为何没有必要?寡人一时糊涂可害了你啊……”

“已经这么个时日了,我们还有什么余力可以扭转战局?”东周这么平淡说着,却没有把袖使劲甩开;任周延这么紧攥着、让他的泪水嚎啕如同外头的狂风骤雨一样——几乎尽都打在自己身上。

“王上,哭累了,该休息了。”东周竭力止住泪流,向同样攀尽银发的天子轻声关怀道。

然而天子只是一直流泪;他一边带悔恨大骂自己粗鲁所为,一边紧抓住东周黯然的衣袖,似要拼命挽留将要燃尽的一簇火花——

“求您再考虑清楚……”

“已经很清楚了,想必王上心下也清楚得很。”东周执意起身,几乎冷眼看着周延嚎啕挽留之态,心下确实百般复杂思绪万千——尤其恨与悲在他内心疯狂叫嚣着,直要把东周撕成碎片。

他长吸一口气,随后浅浅吐出,淡然一句道:“明日,我们若不走,我便死无全尸回来见王上,给我们社稷宗庙又留下一奇耻大辱。”

再说周延得了祖国这么个恳切劝告,虽没止住热泪滚滚,但也抽噎着试图考虑清楚。他有些依依不舍松开了紧抓衣料的双手,任东周把双袖收回整理片刻;遂也跟他绝望起身,向外头的骤雨倾盆靠拢了去。

这一夜有些不同寻常地弥漫着远处烟火腥臊;而嘈杂的雨声将这一切尽都碾碎,消失在潭水一般深不见底的黑夜里。

东周和他老迈的天子互相支撑搀扶着走到宫门前,且说宫门处除了几根苟延残喘还在竭力燃烧的残蜡,其他的仿佛都是和黑夜一样空荡荡,直透着一股寒气瘆入心头。

“祖国,这雨瓢泼,你不冷吗?”

“不冷。”

东周冷眼看那夜色静谧,光怪陆离的雨声碾碎了两人心中所思。就连宫中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这半夜三更出来观雨;其中情感愈加的难以揣测,深邃的雨声为他们尽都解读了这一句——“国恨家仇”。

“复兴大周已不可能了。”东周朝面前的瓢泼大雨慨叹道,令周延不寒而栗,“我只希望我们两人不要残缺地逝去,那样给我们的祖先尽都丢脸。”

“嗯……嗯……”周延努力点头。东周却再次顿了顿,随后看向周延怅惘道:“说错了,我们现在就已经把脸面都丢尽了。”

周延大惊失色,猛地抓住他的衣袖,颤着声劝他不要再提。且东周见周延如此痛苦不甘,也只是长叹一声,就此把话题暂时作罢。

“这雨好寒。”东周另找个话题说道。

“没错。祖国要不要把衣服换上?”

“不用了,寡人只说这雨寒罢了。整个人都没寒起来……”

东周扭头看向淅淅沥沥的雨水,声音由先前的窸窣转而慷慨激昂——他顶着寒气慷慨道:“我们周是火德,我们生于火,铸于火。至于那群戎狄的戈矛,还有本事打压我们周室的烈火了?”

周延使劲点头附和东周之意;其时他隐约见东周先前黯淡的目光逐渐明亮起来,仿佛快被熄灭的烈火得以重新燃烧。

眼下东周挺立在暴雨前,目光似要剑指四方一样,久违的威慑天下被他再度拾起。周延仔细看他,他的冕毓被凑巧迎来的烈风和鸣相撞,华美的冕服也被雨点稍稍打湿;华服上下,几乎都迎着要被某道白光撕裂开来的夜而飞卷起。

极有昔日武王时的光荣威武。

“祖国。”周延不由得唤道。

东周撇头看他,目光似带了些痛恨和商末的凌厉锐气,他问:“何事?”

周延答:“明日我们都保重。”

话音刚落,倒有些如雷贯耳意味——东周凝视他片刻,两人相对无言。随后,东周“嗯”的回答一声,再次把头转回骤雨之前。

夜色将宫门的一切逐渐笼罩,吞噬着日夜一片混沌。

“祖国?……”

“王上,你也保重。”东周趁着蜡烛将被摧残到衰灭,清晰答曰。

“……”

眼下两人在雨中最后一次相视,但并没有带任何微妙变化。或许是夜同海啸一样咆哮着,将君臣二人尽都吞噬干净了罢。


黑夜被使劲破开,数道晨曦剑指长驱。

东周跪坐在本不与他身份相称的破篾席上,开窗,直视晨曦过渡成夕阳西下。如同东方翻起黄沙。其时他与他的君主被迫分开,在垂暮残年拾起那时狂风骤雨的回忆。

他不甘就这么让秦人统治着,他和他的君主都不愿意。然黄沙一旦从东方扬起,长殷如同狼烟一般蜿蜒着向四方长驱直入,不知陆续还会有多少人和国家与自己同一念想?

“不想了。”

东周眺望东方车马驱驰,随后把窗子缓缓掩上,孤苦伶仃地靠着土墙;眼下紧裹粗褐将自己蜷缩起来,仿佛被什么寒风给冷得彻骨。

他就这么料想:和自己一样在东方大道上断送江山的,目前就只有他和他的国君——以及先他一步而去的人,恐怕还没有其他人与他相伴了吧。

他缓缓闭上眼睛。墙缝里透出的白光也逐渐被放大,烛光愈盛把他笼罩。

“回不来了,我丢脸了。”

东周轻轻落下这么一句如同梦话的话,随后再也没有其他的话从他说出。

这算是给他的国君听的吧。


完。


@斯科舍省 

斯科舍省

【先秦拟人/周中心】地府再会

·已逝的东周与西周的相遇。短篇。

·久违的一篇先秦拟人相关。考据不多还望请见谅orz,有些东西周倾向注意。

————————————————

“兄长,我来迟了。”

一位身穿粗布衣褐的老人在冕毓华服的天子面前跪伏而下,目中所含皆是此前未有的沧桑。再看那大周朝的天子抬眸看他,也不知是怜悯还是对他的遗憾。

“起来吧。”那天子一贯淡然道,虽然有些勉强。

“嗯。”

那位老人随后低声耳语几句,让唯一的一位卫国下人搀扶起,勉强挺拔起的身子骨已是颤巍巍,仿佛经了什么不该受的颇多磨难。西周这才忍不住从王位直起身——他虽秉守周礼保持着天子威仪;然对于他后辈竟落得如此寒碜单...

·已逝的东周与西周的相遇。短篇。

·久违的一篇先秦拟人相关。考据不多还望请见谅orz,有些东西周倾向注意。

————————————————

“兄长,我来迟了。”

一位身穿粗布衣褐的老人在冕毓华服的天子面前跪伏而下,目中所含皆是此前未有的沧桑。再看那大周朝的天子抬眸看他,也不知是怜悯还是对他的遗憾。

“起来吧。”那天子一贯淡然道,虽然有些勉强。

“嗯。”

那位老人随后低声耳语几句,让唯一的一位卫国下人搀扶起,勉强挺拔起的身子骨已是颤巍巍,仿佛经了什么不该受的颇多磨难。西周这才忍不住从王位直起身——他虽秉守周礼保持着天子威仪;然对于他后辈竟落得如此寒碜单薄,其困窘之境都被他一览无余。

故他快步向极老迈的东周君走至;边帮着那仆人搀扶他,边连声说道:“吾弟不必如此拘束,属于我们这辈的时光都已经过去了……快起!快起!”

“兄长还这么关照我这废物。”东周看着神色有些慌忙不安的西周,生硬笑道。

果然一贯注重仪礼阶级的西周兄长语气颇带了些不满;现下他不顾自个的华美宽袖被东周抓了个褶皱百出,朝他斥责般曰:“丢脸!长这么大都不晓得害臊!……周朝的王君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是个废物?!……”

“我们的社稷亡了,寡人都已经给兄长一代丢了脸了,所言皆是属实。我无颜去见兄长一代国君上下。”

“你这话说的不妥……你好歹也是我周朝的子民,跟我和国君平起平坐,”西周试图劝慰道:“吾弟已经为这社稷很努力了。寡人见你被打压都没见怪,诸位国君他们又怎么会见怪于你?”

东周无言,别过头片刻,不去同西周凌厉的目光相对视。似乎在回避他骨子里的痛恨和悲哀。

如今你我都不彼当时辉煌了,只是哥哥还穿着有些焦黑的冕服华裳,就算入了地府也仍然有西周朝的威仪;一想到兄长死后还能这么风光,自己却是和贱民一样在秦国苟延残喘——直到最后老朽昏聩,孤苦伶仃死在已不属于自己的城邑里,遂心下涌起一阵不满。

然而兄长待他一如既往的关照备至,不但将这怒火浇灭些许——反而又唤醒他一阵阵的负罪感来。

“兄长,求你不要再多礼了……”东周声音有气无力地,几乎要哭诉道。其时他和兄长一样内心百般纠缠着,究竟不知要怎样才能把彼此一腔悲愤尽都诉出。

得了这么一恳求,西周的凌厉也不由得缓和下来;他和卫君一同搀扶东周起身,向附近几乎冠冕堂皇的人群走去。然一篇金碧辉煌并未多打动东周西周——两人都陷入了深渊一样的痛苦深思。好比如内心悄然点上了一根残烛,任风不断地将其绞杀。

“兄长……”东周不顾白发垂落遮挡他视线,自顾自一样低头吟道。西周顺他话语朝他看去,见他神色平淡,甚至有些诡异地安然;他问道:“怎么了?东周?需要什么东西吗?”

“我什么都不需要。”东周回答:“我只需要兄长简单关心,好让我清静一下。”

“你想要什么可以和我说,就如同我生前罩着你一样。”西周打趣般说;随后两人浅笑,东周答道:“果然兄长就喜欢跟人说怂恿般的话,也难怪当时的诸侯个个顺从……”——可惜当他一提到诸侯,东周的目光逐渐黯淡下来,又陷入了不知什么样的思虑。

西周知晓他生前所有事情,包括诸侯的峰起和东周的伶仃。他不敢在东周身旁提起这些事情——自个也不愿意再提及,字字直戳两人的旧伤疤。

如是,他只是浅浅关怀道:“我带你去见国君,他们一定会理解你。你不必为这些事情糟心。”

“可我穿着贱民的衣服,身份也只是个秦国贱民罢了。就这么个大落差,国君他们会耻笑我这一代吧。”东周怅惘向西周道,西周先是一愣,半晌见了些笑意和同情。

他就此停住了脚步,随后把身上有些烧焦的冕毓华服脱下;眼下西周自个就穿着件较单薄的内服,而将华美服饰给东周全都换上。

东周大惊,推辞道:“兄长多礼了!我怎么配让兄长这么关照!……这本来就是兄长您的衣服!我怎么敢穿?!”

“让你穿就穿上。”西周把话语放得冷漠:“国君他们怎么都不知道你的事情?给你换上这些衣服,就是为了让你重拾天子的威仪。给国君们看看。”

“可是,这么……”

“不必可是,我们都已经死了。”西周垂眸笑道,额前青丝也顺着他这一动作顺从而垂。眼下他亲俯身将那冠冕的带子系好,亦颇有些礼让顺从意味。“你也没必要推推搡搡,放开点去见。”

东周沉吟片刻,渐渐地也有些释然。他朝西周说道:“兄长,作为天子,不必对下人恭敬备至。”

“你在那群人眼里是下人,”西周语重心长曰:“在我们这边就不必什么下不下人的,我说过,我们都是平起平坐,兄弟间没必要再多纠结于此。”

“嗯。多谢兄长教诲,我明白了……。”

话音刚落,两人的步履再次放开来前行。东周穿着自个觉得不属于自己的冠冕锦服——尽管这虽有些不妥;然西周之意就是要让他拾回天子荣光,不必太过介怀,他不得推辞,也不好推辞。

毕竟和西周兄长说的一样在理,就不管它生前事情如何跌宕。死后便什么都没有了,平起平坐,往事芥蒂又有何必要反复提及?——

其时西周欣慰的是,东周的步履显得更加自信。不论是玉环摇曳如同昔日,还是被烧焦的华服被重新稳重拖曳起——东周和西周一样都是天子,都有生来的天子姿仪。

两人也见得蜡烛悄然被和风熄灭,彼此心里逐渐下了些淅沥小雨。


完。


@斯科舍省 

唐墨昼
世界奇奇怪怪,拉苏可可爱爱 画...

世界奇奇怪怪,拉苏可可爱爱

画不出拉苏又憨又可爱的感觉,尽力了⋰( ͡°□͡°)⋱


世界奇奇怪怪,拉苏可可爱爱

画不出拉苏又憨又可爱的感觉,尽力了⋰( ͡°□͡°)⋱


关山难越。

历史-经济重心南移


把老师的ppt扒得很干净。

今天也是快乐历史的一天。

走学霸的路 让学霸无路可走。

历史-经济重心南移


把老师的ppt扒得很干净。

今天也是快乐历史的一天。

走学霸的路 让学霸无路可走。

关山难越。

早稻老师的画好好看我的妈呀。

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粗犷和野性。

养眼tat。

早稻老师的画好好看我的妈呀。

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粗犷和野性。

养眼tat。

关山难越。
刚刚才看见。 是一堆里面的最高...

刚刚才看见。

是一堆里面的最高分。

(也是唯一一个过了95的

(好好做题好好听课真的有用

快乐再次加一。

刚刚才看见。

是一堆里面的最高分。

(也是唯一一个过了95的

(好好做题好好听课真的有用

快乐再次加一。

关山难越。

买了ntmy的笔袋

是妈妈觉得好看的颜色

是现货

没到 

近期快乐加一

买了ntmy的笔袋

是妈妈觉得好看的颜色

是现货

没到 

近期快乐加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