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周冬雨

90078浏览    3278参与
一颗梧桐

黄子韬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现

郭京飞 李庚希《大考》今天tg🈶️现

周冬雨 章宇《鹦鹉杀》今天tg全外景

彭冠英 《薄冰》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子韬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现

郭京飞 李庚希《大考》今天tg🈶️现

周冬雨 章宇《鹦鹉杀》今天tg全外景

彭冠英 《薄冰》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佩佩票务

黄子韬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现

郭京飞 李庚希《大考》今天tg🈶️现

​周冬雨 章宇《鹦鹉杀》今天tg全外景

​彭冠英 《薄冰》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公诉精英》每日tg🈶️ 🉑️包周包月

黄子韬 王鹤润《甜蜜的你》今天tg🈶️现

郭京飞 李庚希《大考》今天tg🈶️现

​周冬雨 章宇《鹦鹉杀》今天tg全外景

​彭冠英 《薄冰》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公诉精英》每日tg🈶️ 🉑️包周包月

x

一个私设的番外(猜猜这是谁的视角)

他曾经真的很喜欢过她,但是为了她口中二人的“友谊”,他不得不劝自己放手,那晚之事她说她不记得,他默契配合,当做什么都发生过,两人再见依旧如故,只是嬉笑怒骂之中,他们二人都默契感受到了些许不同。

午夜梦回时,他偶尔会梦见与她初见时的画面,她一袭红裙,明艳热烈,或许只那一见,她于他来说就已经不同了吧。

只不过,那时他年少轻狂,放荡不羁,每天号称自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所以就放任自己渐渐沉沦,直到有一天,看到她与他人纠缠不休,他才明白,原来他对她从来就不是什么“革命友谊”。

但是,很显然,等他明了这一切,为时已晚,她早已心有所属,而她所钟意的那个男子,确实比他更值得托付终身,所以他放手成全...

他曾经真的很喜欢过她,但是为了她口中二人的“友谊”,他不得不劝自己放手,那晚之事她说她不记得,他默契配合,当做什么都发生过,两人再见依旧如故,只是嬉笑怒骂之中,他们二人都默契感受到了些许不同。

午夜梦回时,他偶尔会梦见与她初见时的画面,她一袭红裙,明艳热烈,或许只那一见,她于他来说就已经不同了吧。

只不过,那时他年少轻狂,放荡不羁,每天号称自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所以就放任自己渐渐沉沦,直到有一天,看到她与他人纠缠不休,他才明白,原来他对她从来就不是什么“革命友谊”。

但是,很显然,等他明了这一切,为时已晚,她早已心有所属,而她所钟意的那个男子,确实比他更值得托付终身,所以他放手成全他们,尽力促成她的姻缘,了却她的一桩心愿,让她求仁得仁。

这份感情他一直隐藏得很好,直到她告诉他要订婚的消息,他终于爆发,借醉酒之由,告诉她真相。但其实他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很害怕他和她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到过去的样子。很幸运,她很聪明,很懂他,选择性地选择了假装遗忘,假装没有听到。两人也渐行渐远,这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结局。

那之后他亲眼见她牵着别人的手走进殿堂,亲眼见着她生儿育女,见她和她所钟意的男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心痛吗?当然会有,但更多的是欣慰,虽然他她身边不是他,但她还是求仁得仁,过得平安喜乐,她身边的男子和他都在竭尽全力护她一世安稳。

但是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他总是会梦到当年那个一袭红裙,明艳热烈的女子,只是梦里的他没有当年的年少轻狂和放荡不羁,梦里的他没有放开她的手,梦里的他牵着她走进了礼堂,梦里的他和她生儿育女,梦里的他护了她一世周全。



Miss璐小姐

周冬雨


代表作:《山楂树之恋》、《宫锁沉香》、《同桌的你》、《七月与安生》、《谎言西西里》、《麻雀》、《喜欢你》、《春风十里不如你》、《幕后之王》、《后来的我们》、《少年的你》、《千古玦尘》

周冬雨


代表作:《山楂树之恋》、《宫锁沉香》、《同桌的你》、《七月与安生》、《谎言西西里》、《麻雀》、《喜欢你》、《春风十里不如你》、《幕后之王》、《后来的我们》、《少年的你》、《千古玦尘》

小君影视(收徒)
家长们一定要注意看,不要让孩子单独在家
家长们一定要注意看,不要让孩子单独在家
咩🐑

每一段青春都有迷茫

每一道光都在远方,

跌跌撞撞向着光亮那方,


谁的青春不迷茫,

还好有你在身旁。

每一段青春都有迷茫

每一道光都在远方,

跌跌撞撞向着光亮那方,


谁的青春不迷茫,

还好有你在身旁。

忘仔夹心
剪发别冲动!30s告诉你到底适合什么样的发型!
剪发别冲动!30s告诉你到底适合什么样的发型!
Miss璐小姐

周冬雨


代表作:《山楂树之恋》、《七月与安生》、《麻雀》、《后来的我们》、《同桌的你》、《喜欢你》、《少年的你》

周冬雨



代表作:《山楂树之恋》、《七月与安生》、《麻雀》、《后来的我们》、《同桌的你》、《喜欢你》、《少年的你》

小七混剪

弟子古君,拜见上古神尊。

弟子古君,拜见上古神尊。

Miss璐小姐

周冬雨


代表作:《山楂树之恋》、《同桌的你》、《七月与安生》、《麻雀》、《少年的你》、《喜欢你》、《千古玦尘》

周冬雨



代表作:《山楂树之恋》、《同桌的你》、《七月与安生》、《麻雀》、《少年的你》、《喜欢你》、《千古玦尘》

百合-Juanyatou

《明月情深深几许》第五篇章

彼岸遇到叶的花(三)


冬雨看许凯情思又起,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急忙说道:“你看都几点了?天都大亮了,你还不去片场,小心被人家在背地里说你耍大牌,快穿衣服去!”

“昨天晚上跟你说过了,是你自己睡着了没听见而已。我今天休息一天,在家陪你……跟你在被窝里耍大牌,怎么样?”许凯回道。

冬雨听许凯最后一句有些不正经,便也想着戏谑回去,在耍嘴皮子的功夫上,俩人都有谜一样的胜负欲。冬雨双手勾住许凯的脖颈,带着些许高傲的神态仰着下巴,憋笑道:“那许老师可是要受累了~”

如此,这清晨的宁静,被窗外的鸟鸣和被子里的亲昵声、嬉笑声合力打破了。

算下来,这是许凯和冬雨相恋以来第一次共同迎接晨...

彼岸遇到叶的花(三)

 

冬雨看许凯情思又起,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急忙说道:“你看都几点了?天都大亮了,你还不去片场,小心被人家在背地里说你耍大牌,快穿衣服去!”

“昨天晚上跟你说过了,是你自己睡着了没听见而已。我今天休息一天,在家陪你……跟你在被窝里耍大牌,怎么样?”许凯回道。

冬雨听许凯最后一句有些不正经,便也想着戏谑回去,在耍嘴皮子的功夫上,俩人都有谜一样的胜负欲。冬雨双手勾住许凯的脖颈,带着些许高傲的神态仰着下巴,憋笑道:“那许老师可是要受累了~”

如此,这清晨的宁静,被窗外的鸟鸣和被子里的亲昵声、嬉笑声合力打破了。

算下来,这是许凯和冬雨相恋以来第一次共同迎接晨起的日光。不需要理会工作,也不需要奔着匆忙的脚步赶往片场或机场,只需拥着怀抱里的爱人,感受彼此时而和缓、时而急促的呼吸。把彼此的爱融进心跳,融入骨血,恨不能让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刻录下相爱的痕迹。

恋人之间,一旦有过性事,男人很容易沉迷其中。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是数千年以来世人都有过的情感体验。其实,反过来,女人也是一样的,在爱的人身上从不过分遮掩对性的贪恋。

不知是因为昨夜的酒,还是欢爱后倦怠的缘故,两人迷迷糊糊竟又睡到近中午时分。

许凯原本计划带冬雨出去走走,呼吸下新鲜自然的空气。住处离平岩洞府仅有十几分钟的车程,这一年来因为疫情的缘故,再加上眼下的月份原本也属旅游淡季,因此平岩洞府景区的人流量较往年少了许多。不过话说回来,这对于真正想要和大自然亲近的人来讲,却成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散心的好去处,赏景的人不必担心有太多游客惊扰自己内心的观景秩序。      

只是,冬雨对许凯这个大胆的想法有些犹疑。这要搁在以前,冬雨揣起手机,带上帽子和口罩就大步流星的出去逛了,或是一个人,或是助理陪着,无需顾忌,也不怕狗仔跟拍。可眼下境况不同,她来此住处与他在一起,完全是行程计划之外的情不自禁。这短短几日的相处和欢爱还算平静,她不想有任何不受自己掌控的因素打破这份与爱人奢侈的共处时光。她很清醒地知晓,只要两人同时出门,走在一处,便有被媒体或路人偷拍到的风险,她实在是不想冒这个险。

除此之外,还有一层更重要的考量。她知道许凯难得休息一天,不必出工拍摄,没有任何事比许凯能好好休息再重要了。那些一起在千古剧组的日子让她对古装剧拍摄的辛苦和疲惫深有体会,何况,他身上还有几处旧疾,她都知晓。即便许凯自己从未在她面前郑重地讲过每一处伤痛那如“战绩”和“荣耀”般的故事,她还是会把这些默默地挂在心上,时时心疼着。

“咱们别出门了吧,那个屏岩洞府听着就累,不得爬上个半天才能上去,等到了顶,太阳都要落山了,还不如在家歇着好呢,我可怕累。”冬雨一边说着,一边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准备洗漱。

许凯还摊在床上,身上的被子只遮着半身,上身赤裸着侧躺在那里。听冬雨如此说道,一脸疑惑不解地坐起来,抓起枕边的睡袍披在身上道:“不是吧?你昨儿傍晚的时候自己跑出去逛,你可是个关不住的小祖宗,在这屋子里呆上几天不出门,你还不得疯了,正好今天休息,我可以陪你一起啊,干嘛不去?”

冬雨在洗浴间正刷着牙,听见许凯的话,心里嘀咕道:昨儿是我自己逛,当然肆无忌惮了,傻瓜.....

一个在圈子里还算当红的小生,万千女粉丝心中的男神和偶像,许凯谨慎小心的做派不晓得哪里去了,才会冒出在横店这种随时会冒出粉丝、狗仔的地方两人出游的想法。也许,爱一个人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的。此刻,他想到的只是冬雨的感受,他不愿冬雨与他在一处时太过憋闷,哪里还顾得上一个脱口而出的提议背后潜在的风险。或许他心里很明确那些风险,只是,在爱情面前,风险有时候会变得不值一提。

同样是为对方考虑,同样深陷爱的囹圄,往日对自己“无法无天”、对媒体“无惧无畏”的冬雨,面对自己所爱的人时,确实是变得越来越谨小慎微、顾虑重重了。但她同时也深刻地懂得许凯的心,她知道许凯愿意用冒险的溺爱让备受呵护的自己享受自由。

这样子的爱,是永不会沦落的。

“真的不去?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想好了啊,说不定我一会就改了主意了。”许凯披着睡袍走出卧室,从冬雨身后环住她瘦小的身体,想要再三确认冬雨的想法儿。

许凯就这样从身后抱着冬雨,直到冬雨漱完了口,侧头冲他说道:“不用过会儿了,你现在就可以改主意,一会儿吃点东西,我想去院子里荡秋千。”

午后的院子,阳光的热气在渐渐退散,取而代之的是渐趋清冷的西风。日头西斜,金黄色的余晖成片的落在院子里,映在院子东侧的一排银杏树的枝叶上,也洒在与银杏树相对坐落的院落西侧的秋千架上。四周不时地传来几声鸟叫,只是不知那鸟儿是偶然路过还是在附近的树梢筑了巢,时而三五成群叽叽喳喳,时而形单影只倏忽飞过。鸟鸣、风声和落叶声凑在一起,让这院子既安静又热闹,但总归还是给人一种非常平和安稳的舒适感与安全感,放松极了。

冬雨身着一套米白色棉质睡衣,随意披了件十足宽松的杏色长款针织开衫,慵慵懒懒地歪坐在秋千架上,轻微向后仰靠着椅背。身后倾泻而来的午后余晖将她披散着的头发镶上了一层若有似无的金边,在微风的轻抚下,每一根发丝都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呈现出一种凌乱而有序的韵律美。有几绺头发时不时被风儿柔柔地吹起,在脸颊和双眸间亲昵地蹭来蹭去,冬雨也不理会,更不去拨弄,风儿便也很识趣地再将那发丝吹回,风儿和发丝你来我往不知疲倦,倒像是嬉戏玩闹的孩童似的。冬雨坐在秋千架的藤椅上悠悠的荡着,整个院子都因她的存在而变得温柔起来。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许凯才从屋子里走出来,左手提留着自己盛了白开水的保温杯,右手则小心翼翼端着一杯刚泡好的奶咖,来到院中。奶咖是给冬雨准备的,其实就是鲜牛奶和咖啡冲泡到一起,再兑入少许开水,搅拌均匀而成,是冬雨最爱的一种饮品。而他自己,因为易胖体质的缘故,喝白水是他被迫唯一的选择。

冬雨接过许凯递到手里冒着热气的奶咖,脸上不自觉堆出笑来,迫不及待的将杯子送到唇边,满足的抿了一口。她仰头看了一眼许凯,他正坐定在银杏树下的躺椅上,喝过一口白水后,重又拧上杯盖,便将杯子放到躺椅脚跟处的空地上,随即看向冬雨,此时两人目光撞了个正着。冬雨手里的杯子高抬了一下,示意他道:“你要不要来一口,我这个比你那白开水好喝多了,真的,试试嘛。”说完便将那杯奶咖伸向许凯。

许凯看着冬雨真诚邀请的眼神,不忍拒绝。他这个人向来不太喝的惯牛奶,单喝咖啡还好,二者混在一起的时候,那味道总让他觉得怪怪的,冲泡的时候他的鼻腔已经被那股味道熏染过一次了,并不打算允许它们进入到自己口中。但此时他还是决定浅浅尝试一下,毕竟他更不愿因自己的缘故破坏了眼前的气氛,驳了爱人的心意。

许凯假装淡定的喝了一小口,表情细微之处还是露了马脚,被冬雨的眼神捕捉到了。

“看来你是真的受不了这个味儿,算了,以后不让你尝试你不喜欢的东西了,跟我欺负你似的。”冬雨心里有点后悔刚才真情实意的邀请许凯来品尝她最爱的饮品了。

许凯转到冬雨身后,用手轻轻地推了一下秋千架藤椅的椅背,笑嘻嘻的回道:“这有啥,我不用喜欢喝那个东西,我喜欢你不就够了嘛,是吧丫头。”

这猝不及防的情话从身后许凯的嘴里传来,冬雨面上表现得平静从容,心里着实乐得开出花儿来。冬雨心底默默念着:这样的甜蜜瞬间如果能冻结在此刻,不要流走,那该多好啊......

至于冬雨为何喜欢喝奶咖,在许凯眼里,他想象的答案是,这和大部分女孩子喜欢喝奶茶是一个道理,没什么可追问和费解的。冬雨从来没有跟许凯说过其中缘由,在千古剧组的时候,她的这一习惯并不是很明显,只是千古剧组杀青后,在与许凯两地分离的这段日子,重又开始对奶咖“上瘾”了。若是追溯起来,要从她化身谋女郎出道后的那段日子说起。和国内顶级导演合作,起步便是从艺巅峰,这样的人生转折对一个当时她自认是普通女孩的自己而言,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在那之后,接踵而来的不止有鲜花和掌声,还有无数的质疑和嘲讽。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经历着与所处年纪承受能力不相符的舆论重压,无论是她在校学习,还是在外拍戏,这种压力的冲击感从未间断。最严重的一段时间,她的睡眠出现问题,母亲总是唠叨叮嘱多喝牛奶可以提高睡眠质量,她便乖巧听从,每晚睡前一杯牛奶,雷打不动。随着学习和工作节奏的叠加,她拼命努力提升自己,熬夜拍戏和熬夜学习自然成了家常便饭,有时需要强打精神,便靠喝茶或咖啡提神。后来泡茶、清理茶叶都变成了为难的琐碎事儿,索性只喝咖啡。再后来,干脆牛奶咖啡一起喝了。

日子久了,喝奶咖的习惯变成了不可分割的生活日常。好比她那段低谷的人生一般,刻进了骨子里,流淌进血液中,再也无法从生命中剥离。

秋千轻轻地荡着,许凯从她身后绕到前来,将冬雨已经喝得见底的杯子接过放到了对面的躺椅上,回身几步又顺势稳稳的紧挨着冬雨也坐到秋千椅上,靠着秋千的惯性和脚尖适时发力的配合,就这样享受着这份舒适。两人很自然的都向对方倾斜了下身子,冬雨娇小的身躯整个侧着扎进许凯敞开的怀抱中,脸颊贴近许凯左侧的胸口,离爱人心跳最近的位置或许是这世上最有安全感的地方了吧。

他们都不说话的时候,就又显出院子周围鸟儿的热闹了,仔细听那远处吹来的风声,似乎还夹杂着附近民宅里的犬吠声。风儿将秋千架对面一排银杏树的叶子吹得窸窸窣窣飘落而下,不一会儿,地上就铺上了一层厚薄不均匀的、金黄色银杏树叶织就的成片的“地毯”。偶有几片落叶被风儿送到冬雨与许凯的身上,像是空气里流动着一份缱绻柔情,给这一对恋人送来的美好礼物。

许凯闭目养神,似是小憩。冬雨窝在许凯的怀里,望着眼前如此的景致,竟没来由的心生怅惘。她盯着片片落叶在空着盘旋着坠落,忽然间想到一个问题。情之所至,有感而发,便问道:“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回到过去,你会回到哪一年?”

“嗯......”许凯很认真的在脑子里思考这个问题,最终也只是说道:“不知道,不好说具体哪一年,反正,现在我觉得挺好的,干嘛回去,再回去吃一遍受过的苦吗?我可不想。现在多好,咱们在一起。”说完,许凯睁开眼睛,才发现落在身上的银杏叶已有好几片,便伸手抚了下去。又侧头垂眼看了看怀里的冬雨,反问道:“怎么突然聊这个?你想回哪一年?”

“记事以前吧,一岁两岁都可以。”冬雨答道。

回到人生某个时刻,是因为当时有放不下的东西。

冬雨向来很怕提起年幼时的一些事,可今日不知怎么的,或许是触景生情,很自然的萌生出一股子诉说的愿望。人生中的故事无论是甜蜜,还是伤痛,说到底还是会希望有人可以聆听。那些对方没来得及参与的早期人生,如果能通过诉说和倾听达到参与共享,也算是相爱的另一种形式吧。

话已至此,问题已抛出,已经触到了她内心隐秘的边缘。许凯从来没有想过冬雨有何隐匿已久的心思,但是这时候突然有一种静默的空气,使他不得不感应到一丝感伤和对怀里爱人莫名的心疼。他已然想好了,如果她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他绝不会问下去。而且说心里话,若真是一些伤心旧事,他宁愿她不要提起,自揭伤疤。从他认识冬雨的那天起,走过无数打打闹闹欢声笑语的日子,他不敢想象表面上如此笑容灿烂、纯真可爱的她,这一路成长走来,近30年的岁月,究竟还承受过哪些他所不曾知晓的伤痛。

他装出闲适的语气,说道:“那我也要回到小时候,总不能让你自己穿越时空吧,我得去找你,早找到一天,就赚一天,咱俩就算是青梅竹马了,这样一想,感觉还不错哈!”说完,下意识的搂紧了冬雨瘦弱的肩膀,他竟然期待着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能给与她内心深处哪怕一丝丝温热的力量,去帮她驱除那些他还未知的伤感旧事。

冬雨并没有留意到许凯的话和他的行为。她好像是在暗自下了某种决心,要把她这些年来从未对外人表露过的成长心事和枷锁和盘托出。这些事背负太久了,她真的有些累了,背不动了,能够有机会在最安心的港湾倾吐宣泄一番,算是幸事吧.....


(未完待续,勿要上升真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虚拟时空,平行世界,敬畏一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