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可儿

3480浏览    95参与
春日

买了labbit兔!太可爱了于是画了画!!红色的涂鸦都来自于原包装盒!

买了labbit兔!太可爱了于是画了画!!红色的涂鸦都来自于原包装盒!

春日
今天看了安东尼cos的可儿 我...

今天看了安东尼cos的可儿


我全身上下由内而外的可以了!!!!!!!!!


于是画了画!

PS:欢迎加蝠丑群!1053706546

今天看了安东尼cos的可儿


我全身上下由内而外的可以了!!!!!!!!!


于是画了画!

PS:欢迎加蝠丑群!1053706546

春日
是片尾曲迪斯科版周可儿

是片尾曲迪斯科版周可儿

是片尾曲迪斯科版周可儿

南七Nancy
我累死了我为什么要自己折腾我自...

我累死了我为什么要自己折腾我自己,小马joke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发奇想半小时摸鱼,我爱他是的,美丽可爱周可儿

我累死了我为什么要自己折腾我自己,小马joke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发奇想半小时摸鱼,我爱他是的,美丽可爱周可儿

Liz Freemen
只是想画眼睛()阿金眼睛太漂亮...

只是想画眼睛()阿金眼睛太漂亮了 我疯

只是想画眼睛()阿金眼睛太漂亮了 我疯

还有昵称给我吗

p1和p2都是Joker,呜呜呜呜呜他太可了!!!呜呜呜呜呜

p3迫害fell

p4是lust,他好性感呜呜!!

p1和p2都是Joker,呜呜呜呜呜他太可了!!!呜呜呜呜呜

p3迫害fell

p4是lust,他好性感呜呜!!

蝠丑哲学之臀

刚入坑……懂了什么叫做刀就是糖🍬

刚入坑……懂了什么叫做刀就是糖🍬

爱看新闻的瘦叔

肝的周可儿们!!!!!!!!!!
【感谢老大哥参与!!背景是参考元飒劳斯的!!】
【乐高丑+希斯丑+凤凰丑!!!】

肝的周可儿们!!!!!!!!!!
【感谢老大哥参与!!背景是参考元飒劳斯的!!】
【乐高丑+希斯丑+凤凰丑!!!】

蜜柚阿米
闭眼瞎涂,校徽画错了( ̄▼ ̄)

闭眼瞎涂,校徽画错了( ̄▼ ̄)

闭眼瞎涂,校徽画错了( ̄▼ ̄)

阿婷

〈宠物〉第四章 杰克

自从那次见面以后,杰克对裘克的“宠物”一直念念不忘。

他说不出那位少年有什么地方吸引自己。

就是想再看他一次,就是想摸摸他。

就是想,得到他。


「啧,夺取他人心爱之物,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杰克冷笑「不过,那又何妨?」


杰克看了看排班表,今天是裘克值班。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机会都亲自送上门来了,不好好把握怎么行?

只是看一眼,没多大的事儿。

杰克自顾自的想着准备出门。


随后,他来到了裘克的别墅外头。刚好瞧见了裘克和奈布在门口说话。

「小家伙好好看家啊。」

「知道了,裘克先生。」

道过再见以后,裘克摸了摸奈布的头。奈布没有...

自从那次见面以后,杰克对裘克的“宠物”一直念念不忘。

他说不出那位少年有什么地方吸引自己。

就是想再看他一次,就是想摸摸他。

就是想,得到他。

 

「啧,夺取他人心爱之物,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杰克冷笑「不过,那又何妨?」

 

杰克看了看排班表,今天是裘克值班。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机会都亲自送上门来了,不好好把握怎么行?

只是看一眼,没多大的事儿。

杰克自顾自的想着准备出门。

 

随后,他来到了裘克的别墅外头。刚好瞧见了裘克和奈布在门口说话。

「小家伙好好看家啊。」

「知道了,裘克先生。」

道过再见以后,裘克摸了摸奈布的头。奈布没有反抗,任由裘克的大手抚摸。

 

「他们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

杰克有些讶异,「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呢~」

坏念头再心里悄悄发了芽,挂在脸上的笑容

渐渐邪恶。

 

待裘克离开了以后,杰克才上前拜访。

「唔?裘克先生忘了什么东西了吗?」

听到敲门声的奈布这么想着前去开门。

 

门扉后面站着的是位彬彬有礼的绅士。

他拿着一朵玫瑰,「你好啊,小先生。」

将玫瑰递到奈布面前,杰克温柔的说道。

 

奈布有些讶异,梦里的人又再次出现在眼前。

他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嗯…我和裘克是朋友,能请我进去坐坐吗?」杰克笑道。

 

「这朵美丽的玫瑰,请收下,可爱的小先生。」

接过玫瑰,奈布下意识的脸红了。

感觉到自己的双颊越来越烫,奈布急忙收下玫瑰

走到了浴室用冷水尝试让自己冷静。

让心跳,慢下来。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片刻,奈布端出一杯红茶给杰克。

“裘克先生事先和我说过杰克先生可能会来家里,还说杰克先生喜欢红茶。裘克先生真是贴心。”奈布心想。

「谢谢,小先生怎么知道我喜欢红茶?莫非…」

「是裘克和你说的?」

奈布点头,正要离开却被一把抓住。

 

「小先生难道不好奇,我是谁吗?」

杰克起身缓缓凑近奈布。

奈布咽了咽口水

杰克身上淡淡的玫瑰香气扑鼻而来。

 

「你可以…更信任我的。」

像是知道奈布心里的担忧,杰克在他耳边说道。

吐出的气息让奈布有些不自在

他试图挣脱,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就像是还期待着被杰克做些什么似的

瘫在杰克怀里。

 

「小先生,我叫金纹,你呢?」

杰克知道,怀里的小先生并不会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所以他告诉奈布自己的别称,好让奈布信任他。

「寄生。」奈布回答。


没有任何犹豫,因为他的心里也期盼着

两人之间还能有些交集。


阿婷

〈宠物〉第三章: 裘克

其实裘克给他准备的床,就只是几张长椅排列而成的。上面放着蚕丝棉被和蓬松的羽毛枕头。

可是在那小家伙眼里,这一切好像都是他触不可及的。


奈布的床就架在裘克的旁边,所以裘克可以很仔细地观察他。

洗过澡的少年静静的躺在床上,他似乎比较放松了,表情没有初次遇见的时候那样难看。


洗去了身心的疲惫,也洗去了少年心中的些许不安。


奈布长相姣好,有着一张别致的脸庞。

抱紧枕头的手臂虽然纤细,却还是能隐约看出常年在野外生存所练出来的肌肉线条。

胸膛和腰间触目惊心的伤疤出现在他身上,格外令人心疼。


“这人长得真好看。”

「啧,我在乱看什么...」裘克努力克制自己的视线,不让自己再...

其实裘克给他准备的床,就只是几张长椅排列而成的。上面放着蚕丝棉被和蓬松的羽毛枕头。

可是在那小家伙眼里,这一切好像都是他触不可及的。


奈布的床就架在裘克的旁边,所以裘克可以很仔细地观察他。

洗过澡的少年静静的躺在床上,他似乎比较放松了,表情没有初次遇见的时候那样难看。


洗去了身心的疲惫,也洗去了少年心中的些许不安。


奈布长相姣好,有着一张别致的脸庞。

抱紧枕头的手臂虽然纤细,却还是能隐约看出常年在野外生存所练出来的肌肉线条。

胸膛和腰间触目惊心的伤疤出现在他身上,格外令人心疼。


“这人长得真好看。”

「啧,我在乱看什么...」裘克努力克制自己的视线,不让自己再看下去。

若是再看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对眼前这个小美人做出什么事。


「行吧,睡觉。」为了不让自己再去想疯狂的事,裘克拉上棉被就要睡觉。

「晚安了,小美人。」



隔天早上,奈布还没醒来,裘克就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两人份的早餐。

而当裘克准备开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咕噜——”的声音。

回头看去,只见那只小家伙慌忙的把自己藏在被窝里。

裘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家伙饿了吧?过来吃东西。」

奈布坐起身来,只探出一颗头看着裘克。

「不吃吗?那我吃掉了哦?」


本来,奈布是不允许自己对不信任的人有回应的。

奈何已经三天没吃东西,肚子已经饿的要死了。

只好破例。


「保命要紧...」奈布用这个想法当作自己打破原则的理由。

况且,也不是第一次接受这人的好意了。



没三两下,盘子里丰富的食物全部都被奈布吃个精光。

裘克惊讶不已,自己盘里的东西一个也没动呢。

「小家伙胃口真大...」


虽然吃完了,可奈布看上去还是很饿的样子。

「诺,我的也给你吧。」

裘克索性将自己的早餐也给了他。

「吃慢一点。」


奈布犹豫着,之后缓缓开口道,「那你呢?」

「没事,我自己能解决,快吃吧。」

「谢谢你,小丑先生。」

「叫我裘克就行。」

「裘克...先生。」

「行吧,随你怎么叫。」


人生第一次被叫先生,裘克怪不好意思的。

不过是这小家伙的话,也无所谓了。


鸡蛋和培根的香气四溢,配上少年满足的表情。

本是平淡的早晨,却多了一丝温馨。


但愿这样的日子,能够长久。


阿婷

〈宠物〉第二章:奈布•萨贝达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温柔的嗓音从头顶传下来,金色的触手环住了他纤细的腰。少年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

「不想说是吗?」男人开始舔舐他的耳朵,他的嘴巴,「唔...不要...」男人猛烈的攻势让少年喘不过气,弱弱的说了句不要。

「呵,明明会说话的啊,让我听听你更多声音吧?」男人将面具摘下,金黄色的双眸如星空一样闪烁,美极了,深深吸引着少年的目光。「記住了,我是你的主人,我叫……」

「杰克……」少年睁开眼睛,小声的嘟嚷了那人的名字。

「啊……原来是梦……」少年很疑惑,自己怎么做起春梦来了?而且对象,还是今天初次见面的人。


「我奈布•萨贝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狼狈了?」奈布冷笑,深红色的...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温柔的嗓音从头顶传下来,金色的触手环住了他纤细的腰。少年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

「不想说是吗?」男人开始舔舐他的耳朵,他的嘴巴,「唔...不要...」男人猛烈的攻势让少年喘不过气,弱弱的说了句不要。

「呵,明明会说话的啊,让我听听你更多声音吧?」男人将面具摘下,金黄色的双眸如星空一样闪烁,美极了,深深吸引着少年的目光。「記住了,我是你的主人,我叫……」

「杰克……」少年睁开眼睛,小声的嘟嚷了那人的名字。

「啊……原来是梦……」少年很疑惑,自己怎么做起春梦来了?而且对象,还是今天初次见面的人。


「我奈布•萨贝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狼狈了?」奈布冷笑,深红色的眸子黯淡了下来,他抱着自己的身子蜷缩着,双眼无神的看着脚上被铐住的脚镣,手无力的拉着脖颈上锁着的项圈。

什么时候,自己竟已习惯这份屈辱?

可能现在某个人用他的那根插着他的屁股,他都不会反抗了吧?奈布心里这么自嘲着。


「嘿小家伙。」裘克蹲在小房子的门口喊道 。奈布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盯着他看。

「我说你啊,是不会说话吗?」裘克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他将奈布从角落里拉了出来,扛在肩上带回房间。

「去洗澡吧,全身脏兮兮的。」裘克递给奈布一套全新的换洗衣物和毛巾,并指了指书桌旁边的浴室。


奈布接过,只是点头以示谢意。

在还没完全信任一个人之前,他是不会和他说话的。

这是奈布这几年,学来的教训。


奈布这十几年来,第一次洗热水澡,既温暖又舒服。裘克也替他整理好了床和棉被,松松软软的触感,感觉能让他好好的睡上一觉。

渴望了十几年的安稳,可以在这里找到吗?

奈布抱着有点期待,却又害怕的心情入睡  。


阿婷

〈宠物〉第一章:开头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男人的味道—— 寄生   

那孩子,令我欲罢不能——金纹


「杰克你看,我的新宠物。」戴着笑脸面具的大块头炫耀的说道。


「你又是从哪儿抓来的呀?」高挑的男人好奇的问,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块头手里的牵绳

「哼,昨天在庄园里抓到的。喂!快出来。」他拉了拉手上的绳子,从用木板搭起的小屋子出来了一只不情愿的少年。


少年披着一件用狼皮制成的大衣,身上的疤痕看得出来吃过不少苦头,好像经历了许多这年纪不该有的纷争。

杰克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发现少年身上的每一处好像都有一个故事存在,吸引着自己。


他的视线无法从他身上移...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男人的味道—— 寄生   

那孩子,令我欲罢不能——金纹



「杰克你看,我的新宠物。」戴着笑脸面具的大块头炫耀的说道。


「你又是从哪儿抓来的呀?」高挑的男人好奇的问,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块头手里的牵绳

「哼,昨天在庄园里抓到的。喂!快出来。」他拉了拉手上的绳子,从用木板搭起的小屋子出来了一只不情愿的少年。


少年披着一件用狼皮制成的大衣,身上的疤痕看得出来吃过不少苦头,好像经历了许多这年纪不该有的纷争。

杰克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发现少年身上的每一处好像都有一个故事存在,吸引着自己。


他的视线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等杰克回神的时候,少年早已回小屋子待着了


「不过,裘克你可真狠,他小小的身躯哪禁得起你这么打他啊?」   

「谁打他了!我见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奄奄一息了,我是好心带他回来的。」裘克不以为意的说道「而且,其实我没有很想把他当成动物对待。」

「嗯?杀人不眨眼的裘克竟然也有心软的一天?」杰克眯起眼睛调侃对方。

「哼,随你怎么说老流氓,再见不送。」         

 裘克轻哼了一声便回自己家中,留下杰克站在门外 。


门关上了,杰克却忘了自己这次过来,是要给裘克东西的 。

算了,改天碰到面了再说吧……杰克心想。


阿婷

[裘杰]杰克也想要谈恋爱

杰克一直很羡慕身边的朋友,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唯独他没有。


杰克一直以来努力让自己做到最好,温文儒雅,彬彬有礼,还有着让少女们都喜欢的绅士行为。


但那些女孩再怎么喜欢杰克,杰克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没有一个人能吸引到杰克的目光。


杰克本以为自己会就这么孤孤单单的生活下去,但有个人总是徘徊在杰克身边,杰克想独自一人都不行。


「喂,老杰克,你又自闭呢?」名为裘克的人过来向他搭话。


裘克是个无拘无束的男人,他潇洒,做事干净利落,从不会拖泥带水。杰克很向往裘克那直接的个性,从不感觉过他会为情所困。


「你才自闭。」杰克回怼。


「老爷今天心情好...

杰克一直很羡慕身边的朋友,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唯独他没有。


杰克一直以来努力让自己做到最好,温文儒雅,彬彬有礼,还有着让少女们都喜欢的绅士行为。


但那些女孩再怎么喜欢杰克,杰克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没有一个人能吸引到杰克的目光。


杰克本以为自己会就这么孤孤单单的生活下去,但有个人总是徘徊在杰克身边,杰克想独自一人都不行。


「喂,老杰克,你又自闭呢?」名为裘克的人过来向他搭话。


裘克是个无拘无束的男人,他潇洒,做事干净利落,从不会拖泥带水。杰克很向往裘克那直接的个性,从不感觉过他会为情所困。


「你才自闭。」杰克回怼。


「老爷今天心情好,带你蹭饭去。」


「蹭饭?这不是绅士会做的。」


「得了吧你伪绅士,装什么清高,走啦!」


裘克说着说着,拉着杰克就往饭馆走去。


说是蹭饭,也没看见裘克要“蹭饭”的人在哪。


「想吃什么随便点啊。」裘克看着菜单对杰克说道。


「你朋友呢……?」杰克一脸疑惑。


「蛤?你快点就是了。」裘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因为裘克没告诉他,其实这顿饭是自己请杰克吃的,裘克纯粹只是想和他一起吃饭而已。


可是说请客,对于一个疯子来说,太矫情了。


还是依符合自己的形象做事吧。裘克如此想着。


吃完饭后,时间已经来到了傍晚。


他们在河堤上漫步着。


河流经夕阳光的照射,水波上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橘红色的氛围是那么的温暖。


那么的适合吐露真情。


「裘克,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蛤?我?」


杰克严肃的看着他,血红色的瞳孔注视着裘克琥珀色的眼瞳。


裘克被看的有些不自在,甚至有点害羞。


「老子要对谁好就对谁好,哪需要什么理由?」


裘克哼了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


「可是每当我最难受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不是带我吃饭就是玩。我也常常不自觉的告诉你我的心事,而你总是会不经意的安慰到我。」杰克的语气有些激动,眼泪在他的眼眶打转。


「老杰克你!你哭什么啊!」裘克慌了起来,好端端的绅士咋就成了泪人儿?急忙将自己带着的纸巾递给他。


「我就是觉得,你对我真好。」


「其实你还有心事没告诉我吧?」裘克看着他,眼神格外温柔。


「我?」一双无辜的眼睛满是问号的看着裘克。


「那我先告诉你我的心事吧,藏了很久的。」


杰克有些期待,却又害怕不是他自己想听到的答案。


裘克朝着河流的对面喊道,「我裘克,喜欢旁边这个老傻子!」


听到这句话的杰克更是受不了了,直接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好了你别哭啊……这么讨厌我吗?」裘克把杰克拉到怀里,无奈的笑了笑。


「我……我也喜欢你呜呜」杰克紧紧抱着裘克,泪水不停的流。


裘克替他擦干了眼泪,对他说道「绅士还哭的这么惨?果然是伪绅士。」


「我只对不在意的人绅士。」


「是吗?」


「是的。」


看着夕阳缓缓走下地平线,他们十指紧扣的手,宣誓着要一起走一生一世。


我妻善逸的薯條寶♥

【裘前】獸耳小甜餅!

  「喂!威廉!你醒醒!」「嗯...?幹嘛啦?」被吵醒的男孩有些不悅的鑽回被窩「你摸摸你的頭頂...」男孩為了能趕緊睡回籠覺,乖乖的伸出手「額...這是什麼啊?毛茸茸的...裘克,你真的很無聊誒,一大早就在我的頭上亂搞,裝什麼獸耳,拿下來啦!」「嗯...恐怕是那不下來了,而且我什麼都沒幹。」「蛤?不要開玩笑好嗎?」男孩伸手把頭上的耳朵抓下來,卻發現怎麼拔也拔不掉,還有癢癢的感覺,威廉急忙跑到鏡子前,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頭上的耳朵「裘...裘克...我......我長出...長出...兔子耳朵了?!」「看樣子是的,而且你不只長了耳朵,似乎還有尾巴...」「什麼!」威廉看了看自己的背後...

  「喂!威廉!你醒醒!」「嗯...?幹嘛啦?」被吵醒的男孩有些不悅的鑽回被窩「你摸摸你的頭頂...」男孩為了能趕緊睡回籠覺,乖乖的伸出手「額...這是什麼啊?毛茸茸的...裘克,你真的很無聊誒,一大早就在我的頭上亂搞,裝什麼獸耳,拿下來啦!」「嗯...恐怕是那不下來了,而且我什麼都沒幹。」「蛤?不要開玩笑好嗎?」男孩伸手把頭上的耳朵抓下來,卻發現怎麼拔也拔不掉,還有癢癢的感覺,威廉急忙跑到鏡子前,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頭上的耳朵「裘...裘克...我......我長出...長出...兔子耳朵了?!」「看樣子是的,而且你不只長了耳朵,似乎還有尾巴...」「什麼!」威廉看了看自己的背後,發現屁股上方多了一顆毛毛的白色小球「這是什麼鬼東西!」裘克一臉悠閒的坐在床上看著自家的「小兔子」正研究著憑空長出來的耳朵和尾巴,可愛極了「威廉,過來。」「幹嘛。」雖然語氣中透露著不願,但還是乖乖的走到男人身邊,沒想到,裘克突然對威廉的耳朵吹了一口氣「呀!」發出呻吟的男孩直接紅了臉「哎呀!這麼敏感的嘛,那可就有好玩的了。」威廉意識到不對勁,轉身就跑,只可惜才剛踏出一步,手就被裘克抓住順勢拉進懷裡「你走開,變態!」儘管男孩不斷的掙扎,還是逃不出男人的禁錮,裘克又壞心的對耳朵吹了一口氣,懷中的人瞬間軟成一團。最後威廉乾脆放棄掙扎,改成奶聲奶氣的求饒「裘克,不要鬧了啦,放我走好不好。」不過裘克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人「不好。」於是可憐的威廉兔兔被裘克壓著gan了個爽。

早上

  「喂!裘克,我的耳朵不見了嗎?」「什麼耳朵?你睡傻了吧?」威廉摸了摸自己都頭頂,發現什麼也沒有「哦。」「好了,趕快去洗漱吧,早餐好了。」等男孩走進浴室後,裘克默默的說了一句「MD,老子還以為他知道我買了情趣用品要給他用。」

(總結:不管是夢裡還是現實,威廉果然逃不出裘克的手掌心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