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周星驰

44.9万浏览    7555参与
摆烂鬼

意外(8)

  感觉上篇写的好烂啊...有点仓促,这次尽量写的清晰明了点。

  

  夜晚,拾仔站在黑暗的角落里,监视着正在吃面的咖喱辣椒。他摸摸腰间的枪,额头渗出几滴汗珠,这是他第一次准备杀人,虽然他从没干过正经生意,但是杀人却从来没有过,如果不是因为辣椒拿走了碟片,他才不会此时此刻站在这里鬼鬼祟祟地盯着他们。

  “扑街仔!”他吐掉嘴里的烟,“吃了半个小时了还没吃完...”

  

  

  咖喱辣椒终于站起身来,有说有笑地走进一旁的巷子里,拾仔只听见他们说什么“查案”啊、“一雪前耻”啊、“在警局里横着走”的字眼。

  “大半夜做什么白日梦,两个衰仔。”拾仔把帽子拉低了一些,悄无声息地跟在...

  感觉上篇写的好烂啊...有点仓促,这次尽量写的清晰明了点。

  

  夜晚,拾仔站在黑暗的角落里,监视着正在吃面的咖喱辣椒。他摸摸腰间的枪,额头渗出几滴汗珠,这是他第一次准备杀人,虽然他从没干过正经生意,但是杀人却从来没有过,如果不是因为辣椒拿走了碟片,他才不会此时此刻站在这里鬼鬼祟祟地盯着他们。

  “扑街仔!”他吐掉嘴里的烟,“吃了半个小时了还没吃完...”

  

  

  咖喱辣椒终于站起身来,有说有笑地走进一旁的巷子里,拾仔只听见他们说什么“查案”啊、“一雪前耻”啊、“在警局里横着走”的字眼。

  “大半夜做什么白日梦,两个衰仔。”拾仔把帽子拉低了一些,悄无声息地跟在他们后面,贼眉鼠眼的观察着四周。

  “没问题了。”拾仔刚摸到腰间的枪,一声震天的枪响后,他的腰部开始剧烈疼痛,还没等他喊出声来,又一发霰弹枪的子弹穿过拾仔的头颅。拾仔倒在地上,在失去意识的前几秒,他才想起开枪射他的人的名字,拾仔死的时候,双眼仿佛还在恐惧地凝视着世界。

  

  “我真衰啊!又被人袭击了…”咖喱躺在病床上,他的大腿上的动脉被打到了,听说他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脸都白了,毫无生气。而辣椒更惨,子弹距离他的心脏只有几公分,但是因此辣椒现在都在ICU里观察,三天都没有醒来。现场还发现了一具尸体,他的脑袋上有一个巨大的弹孔,双眼通红,死相极其惨烈,尸体上搜出来的身份证就是拾仔的。

  

  

  “拾仔啊,你怎么也没啦!”咖喱用病号服的一角擦拭着眼泪,他最近太衰了,辣椒都因为他昏迷两次了,而他却无能为力,甚至都不知道昨晚开枪的人是谁。

  “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我要把你拉到警局里大卸八块啊扑街仔!”他指着墙大骂,又擦擦脸上的泪水,不停地呜咽。

  

  

  “喂,你骂什么骂啊?整个楼道都是你的声音。”门突然打开,咖喱吓得差点跳起来,但是腿一用劲,一阵剧烈的疼痛从伤口传来,疼的他额头渗出几滴汗水。

  “嘶~”咖喱龇牙咧嘴地看着进来的警察局的弟兄,自己本来想笑着迎接他们的,现在却是表情乱飞,五官都快挤到一堆去了。

  “这么不欢迎我们啊,你是病人,你最大!”弟兄们打趣地说,把带来的水果放在旁边的柜子里,“刚刚我们去看过辣椒了,那家伙好像又白了一些...”其中一个人说道,其他人赶忙揪住他的肉,因为咖喱本来缓和下来的表情又变得扭曲了。

  “那个...咖喱啊...对!拾仔的尸体发现了,你知道吗?”另一个人赶忙转移话题。

  “知道啊,就死我们后面的,怎么了?”咖喱有些不耐烦。

  “从他的身上发现了一把枪。”

  “然后呢?你想告诉我什么?拾仔还在干黑帮啊。” 

  “对,他在给一个叫'老虎'卖命,而且我们去他家搜了一圈,发现他其中两盘磁带有问题…那个谁,你去借一下护士站的电视。”

  

  

  大家一起将咖喱抬上轮椅,推着他来到护士站,其中一个人掏出两盘光碟,塞入其中一盘,电视上,画面逐渐显现出来。

  

  

  首先出现的是堆满了桌子,用密封袋封住的一包包的白色粉末。在展示完药品后,一个瘦弱的男人出现在荧幕上,他眼眶深陷,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挂在眼睛下面,他瘦的犹如一个包了一层皮的骷髅。骷髅从旁边拿出一个密封袋,将白色粉末倒在桌上,用鼻子猛吸一口,登时,骷髅翻白眼,脸上显出幸福的神情,不一会就倒出荧幕,第一张碟片结束。

  

  

  弟兄拿出另一张,这一张只有十秒,荧幕里,一个蒙面男子坐在椅子上,声音冰冷的说:“地址,时间,都在下一张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下一张?这里只有两张啊...”他们站在原地,一旁原本凑热闹的护士,都被吓跑了。护士站一片寂静。

  “那天...辣椒拿了拾仔的两张碟片...”咖喱捂住嘴,瞪大双眼,看着雪白的被子,他明白自己和辣椒为什么会被袭击了,“辣椒拿了第三张碟片,拾仔想拿回来,然后就想要干掉我和辣椒...”兄弟们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咖喱。

  “但是,子弹匣是满的...”一个人提出异议。

  “对!我看见那个人比拾仔高大的多...那刺杀我们的人会是谁...”咖喱眉头紧锁,想想出这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三月的春风迟迟不来,乌云便霸占了整个蓝天。希望的线索寥寥无几,迷雾笼罩着每一个人。

  

  

  

奈何桥下吃泡面

挖藕🥺

唇红齿白的诶🥺

拽过来抄一抄(?)

挖藕🥺

唇红齿白的诶🥺

拽过来抄一抄(?)

雪落长歌起

多年前截的片段,最近在看流浪地球就给翻出来了

多年前截的片段,最近在看流浪地球就给翻出来了

小幽灵~~

  各位,我的xp是什么…???

  各位,我的xp是什么…???

涛叨电影
陈百祥自己设计的女装造型,竟然把周星驰的风头给抢了
陈百祥自己设计的女装造型,竟然把周星驰的风头给抢了
奈何桥下吃泡面

垃圾池×你-[RAIN🌧️]

没错因为我看完龙凤茶楼于是我来虐你们了:D

呜呜呜乐色池他死了呜呜呜

*建议BGM:Watch-Billie Eilish

*极其青春殇痛文学!!!

*没后续就这一篇🌚


“Go ahead and watch my heart burn

 With the fire that you staeted in me"

一.

垃圾池死了。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你还是很惊讶的,你没想过那个自私讨厌的家伙会真的去为了兄弟拼命,...

没错因为我看完龙凤茶楼于是我来虐你们了:D

呜呜呜乐色池他死了呜呜呜

*建议BGM:Watch-Billie Eilish

*极其青春殇痛文学!!!

*没后续就这一篇🌚


“Go ahead and watch my heart burn

 With the fire that you staeted in me"

一.

垃圾池死了。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你还是很惊讶的,你没想过那个自私讨厌的家伙会真的去为了兄弟拼命,最后被人砸了脑袋又捅了一刀,死在那个灯火通明的巷子里。

  

这在你听来还是挺讽刺的。

——

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一个体面的葬礼,你来的不大及时,他已经下葬了。

乌云遮住了微弱的日光,灰蒙蒙的雾气给这空荡荡的草坪上渲染了一种凄迷的色调。

  因为刚下过雨的缘由,所以空气里带着湿润泥土的味道。他的坟墓前并没有人,空荡荡的。你把手里的花放在他面前,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所有零碎的话全部咽回了心里,胸口有些发闷。

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你只知道,没有任何人真正关心他,或许他并不这么认为:可以说因为他对那群人最熟悉、也可以说,因为你是旁观者。

  

“你知道,我今天尝了尝自己做的汤,好吧,确实不好喝,我想,你不喜欢喝也是有原因的吧。”你想试着和‘他’谈笑,只是一滴雨水混着咸味掉在了地上,渗透进泥土的缝隙里,触动着六尺之下还未干的木板。

——

你并不是垃圾池最喜欢的人。他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小混混,打架很厉害,快准狠,学校里一大半的女生都喜欢他。

  说实话,他一直都喜欢那种前凸后翘的美人,据他所说是‘搂起来手感特别好’

  所以你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你做女朋友(说实话你无论是身材或是长相都比较普通)

后来你无意间听说,那时候他跟校花表白失败,而极其好面子的他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狼狈不堪,然后找了你。

  ……

  他很会说些巧话讨你欢心,所以即使他偶尔会跟别的女生过于亲近,你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你以为你们会上床。

你以为你们也会像其他的情侣那样。

二.

他对于你的态度很模糊——他好像从未吻过你。可是每当别人问起有关于正主女朋友的问题,他想一想还是会下意识回答,你是他的女朋友。

  就连你自己也搞不清他到底是爱你还是不爱你。

——

好吧,他不喜欢你,但你喜欢他。

你还是挺贤惠的,即使他是在外面跟朋友喝的不省人事,你也会过去给他送点汤。

  你尽量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因为你喜欢他偶尔搂着你和其他人骄傲地说:“我女朋友,很漂亮吧”

  ……

即使那句话并不是对你说的,也不应该是对你说的。

——

他只亲过你一次。你过去找他,他并没有说什么,回家的时候屋子里没开灯,你想伸手去摸开关,他却把你拉了回来,搂着你的腰,在你的唇上亲了一下又一下,那一刻,你在他那朦胧的、承载着星星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让你惊异的爱意和兴趣。

‘他是脏的。’你想。

他用他吻过大量姑娘的双唇亲吻你,用他摸过无数香烟酒杯刀柄的手搂着你。

“my boy,don't love me like he promise.”

你厌恶这样的男友,你厌恶他廉价的爱意,你甚至厌恶他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因为你清楚,他也清楚,这些话全部都是骗人的。

可你也回应着这样虚伪至极的人。

他松开你之后,似乎自顾自的嘀咕着什么,你并没有听清。

——

三.

当你拎着醒酒汤去他给的地方的时候,他正和别的女孩亲的正火热,你甚至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进行下一步——他瞥见你了,却也仍然不做理会。

……你想他从未意识到,你也是高原之上的娇花,你也是应该被心疼的。

——

泪水就像珍珠落在了地板上发出细微的敲打声。下雨了。他看着你,窗户上隐隐约约的挂着水珠,你的神情有些模糊。所以,垃圾池以为你脸上的是雨水,他天真的以为打湿你卷翘睫毛、模糊你瞳孔的,是天上云朵里掉下的雨水。

  

所以,当你呼唤我的名字的时候,你还认为我会傻傻地跑过去吗?

垃圾池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推开身边的女孩大步走出了门,你却已经跑进了出租车里关上了车门,留下垃圾池愣愣的站在路边。

下雨了。

——

四.

你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十分有意思的是,你每每经过他身边,他总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像是要炫耀给谁看似的。

最后,你们也都各自生活了下去,你找到了一个普通的工作,而他继续混他的社会,似乎过得也不错。

最后,他死了。你也清楚他是怎么死的,公司里人人都在谈论这件事,你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只是,阿池,当你黑夜里浮想联翩,你的幻想之中就从未真正有过我吗?当鲜血占满你的视线,当巷子外面刺眼的红光迫使你闭上眼睛,你脑海里就不会浮现我的脸吗?

好吧,知道答案的人不止垃圾池一个。

五.

故事结束了。

垃圾池死了。你无法控制的心中升起一种酸涩感,泪水又一次和天上的雨水重合在一起,含着咸味钻进土壤的缝隙里,渗透着棺材木板传递你的眼泪,落在了木板之下冰凉的脸颊上,滑进了他的衣领里。

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最后只有你来看他吧。

————

大脑一阵阵痛,尖锐的声音在耳朵里旋转。

紧接着就是温热的液体脱离腹部,向外涌了出去。

垃圾池倒了下来,嘴里血腥味越加浓厚起来,他已经脱离了自己身体的意识,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越升越高,最后就如同云朵里的一滴雨珠一样落了下去——他看见,阿龙进了监狱,他看见他自己死了——他看见自己的坟墓面前站着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人——他以为你不会来。

一切事情就如同从未发生过一样飞速回退,他朦胧间又一次回到了那个漆黑,爱恨交织而又暧昧的夜晚。

他感受着唇上的温热一点一点消失,自顾自地重复着那句话:“……滋味也还不错。”

  爱,或是不爱吗。

  

  

  (那种自己被虐一定要带上别人の讨人厌的语气)诶嘿我好喜欢这种BE风🌚👍🏻



我文笔也就到这了蛤蛤🥹

食色

【周星驰×我】探班

他来探班,我跟他其他人一样惊讶。


趁着大家都去排队领他准备好的茶点,我和他偷偷溜到化妆间心急火燎地亲热,他把我按在门板上疯狂地吻,吻到我为了呼吸而推开他,他安静地抱了我一会,就走了。


造型师帮我重新弄一次被弄乱的盘发发型,谄媚地笑着说:“周太,星爷真的是好疼你啊,大家都知道星爷很讨厌别人去探他班,但自己却来片场看你。托你的福,能吃到星爷送的茶点。”


我笑而不语,心想要不是三个月没见面,他才不会来找我。


不过我确实开心,就不提醒她我跟周星驰还没结婚的事实。


下班后,他开车来接我,带我去餐厅吃饭,再回到他住的酒店。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看我主演的...

他来探班,我跟他其他人一样惊讶。


趁着大家都去排队领他准备好的茶点,我和他偷偷溜到化妆间心急火燎地亲热,他把我按在门板上疯狂地吻,吻到我为了呼吸而推开他,他安静地抱了我一会,就走了。


造型师帮我重新弄一次被弄乱的盘发发型,谄媚地笑着说:“周太,星爷真的是好疼你啊,大家都知道星爷很讨厌别人去探他班,但自己却来片场看你。托你的福,能吃到星爷送的茶点。”


我笑而不语,心想要不是三个月没见面,他才不会来找我。


不过我确实开心,就不提醒她我跟周星驰还没结婚的事实。


下班后,他开车来接我,带我去餐厅吃饭,再回到他住的酒店。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看我主演的电影。


他关了电视,说:“过来。”


我乖乖走过去,侧着坐到他腿上。


他说:“拍完这部戏,给自己放个假,别让自己太累了好不好?”


我笑着说:“可是如果我不拍戏,我就只会在家像个傻子一样盯着电话看。”


“生气了?”


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说:“哦,你可以为了工作冷落我,我连生闷气的权利都没有吗?周先生你会不会太霸道了?”


他抓住我的手,亲了一下,说:“对不起。”


我实在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就跟我道歉,先是发懵,然后忍不住委屈地哭出来。


我从他身上站起来,背对着他抹眼泪。


他走到我面前,又抱住我,说:“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多花时间陪你的,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破涕而笑,踮着脚去吻他。


他把我抱到床上,边吻我,边往下摸,直到摸到我的nk,愣了愣,抬头幽怨地看着我,可爱又可怜。


我笑着说:“别难过了,我不是还可以给你k吗?”


“不用了,睡觉吧。”


他躺在我身边,手放在我肚子上,说:“肚子痛不痛?”


“现在不痛。”


“嗯,睡吧。”


“我要听你讲故事。”


“要听哪一个?”


“白雪公主。”


没带书,所以他自由发挥,讲一个简化版的。


讲到王子吻死去的白雪公主的时候,他也吻了我。

亿众说剧
三大老千联手设局,不料对手是赌王,一把狂赢1亿2千万
三大老千联手设局,不料对手是赌王,一把狂赢1亿2千万
摆烂鬼

意外(7)

  “多亏了我这个聪明伶俐的脑子和四肢矫健的身体,我才能抓到拾仔做坏事,知不知道啊”辣椒骄傲的说着,就算是隔着墨镜,也能想象得出他那自豪的神情。

  “好啦,别臭屁了,我们得先去找到这个叫鲍鱼刷的杂碎。”咖喱看着辣椒这幅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诶,明明是我抓到拾仔然后套出鲍鱼刷的消息的,明明我找到了线索,你还在这里奚落我,你有没有公德心啊!”辣椒不满的挥舞着手中的碟片。

  

  

  三月的天气本应该是阳光明媚的,但是今年却脱离主流,派寒风钻进每一个人的衣袖,企图让人们磨灭原本对三月温暖的期望。大街上的店面冷清的不行,就好似今天五度的天气。

  

  

  “你怎么最近不...

  “多亏了我这个聪明伶俐的脑子和四肢矫健的身体,我才能抓到拾仔做坏事,知不知道啊”辣椒骄傲的说着,就算是隔着墨镜,也能想象得出他那自豪的神情。

  “好啦,别臭屁了,我们得先去找到这个叫鲍鱼刷的杂碎。”咖喱看着辣椒这幅样子,无奈的笑了笑。

  “诶,明明是我抓到拾仔然后套出鲍鱼刷的消息的,明明我找到了线索,你还在这里奚落我,你有没有公德心啊!”辣椒不满的挥舞着手中的碟片。

  

  

  三月的天气本应该是阳光明媚的,但是今年却脱离主流,派寒风钻进每一个人的衣袖,企图让人们磨灭原本对三月温暖的期望。大街上的店面冷清的不行,就好似今天五度的天气。

  

  

  “你怎么最近不去找海咪咪了?”辣椒问。

  “还不是因为你啊,不然说不定我俩现在早就在约会了!”

  “诶,我明明救了你们的命,你竟然...”辣椒急的快跳起来了。

  “辣椒,我们去吃馄饨吧。”咖喱连忙岔开话题,拉着辣椒去吃混沌了。

  

  

  他们两人都要了馄饨,结果老板却端上来两碗面,但是他们早已习以为常。“记账上啊老板。”辣椒喊道,在受了老板一个白眼过后,咖喱发话了:“你说这个叫鲍鱼刷的,我们要是找到他了,我们就可以申请调查你那个案子了。”

  辣椒还在挑面的筷子慢慢地放在碗上,他看着咖喱,眼神中充满期待,他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

  “对!我只要破了这个案子,我就可以在警局里面横着走,就连局长也管不住我,不愧是机智聪明的我啊!哈哈哈...”

  咖喱在一旁看着辣椒那幼稚的有些像小孩的表情,心里既无奈又兴奋。

  

  

  他们出去时已经是晚上,馄饨店的对面有一条小巷,穿过小巷再走几步就是咖喱和辣椒的出租屋。他们在巷子里聊着明天的计划,想象着破案后局里人对他们的态度会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便哈哈大笑。

  

  

  “砰!砰!砰!”枪声响起,辣椒感觉自己被猛撞了一下,还来不及叫喊,身体就无力的瘫软下来,他趴在地上,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有意识在不断的流失,他的手指触到了一些黏腻的液体,他知道那是什么,他想喊咖喱,但根本说不出来话,身体渐渐下沉,掉入无底的冰窟里,辣椒觉得巷子外的灯光正在变成模糊的光球,咖喱朝他奔来的身影也与灯光融为一体,在意识存在的最后一刻,咖喱倒在他的旁边...

  

  

  枪声响起的时候,辣椒倒了下去,咖喱还没反应过来,又一声枪响,那枪打在咖喱的胸口,好在咖喱穿了防弹衣。他看见,那个灯光下的黑影,高大而健壮,举着一把霰弹枪,脸上隐隐有一条恐怖的疤痕。

  “辣椒!”咖喱立马转身,想去查看辣椒的伤势,“砰!”又一声,子弹打在咖喱大腿上,登时,大腿血肉模糊,咖喱倒在地上。他见这个男人踩着皮靴缓缓走来,便歪头装死。他先是用枪顶了顶辣椒的脑袋,提起他的脑袋,在他身上摸了摸,带走了辣椒的两张碟片。他带着碟片向巷子外走,咖喱颤抖着趴起,摸出腰间的手枪,吃力的抬起手,朝着那人连开两枪。那人被击中了腰和大腿,他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愤怒的瞪着满头是汗的咖喱,他掏出枪来上子弹企图把咖喱干掉,结果咖喱又开了四枪,击中了他的腹部和离心脏不远的位置,他感觉不妙,颤颤巍巍地跑出巷子。

  

  

  咖喱爬到辣椒身旁,使劲拍打着辣椒的毫无血色的脸,他知道这没用,就拼命站起来,扶着墙,喘着粗气,慢慢的走出了巷子。

  “麻烦...帮我和...和里面巷子里的人叫辆救护车...多谢...”咖喱倒在行人的面前,身下全是血。

D.🦈

〔华星〕戏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

当陈刀仔说“我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真的毫无牵绊。陈刀仔只是需要一个铠甲,只是习惯了做一个没有弱点的人。


“什么都可以放弃,除了周星祖”,这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秘密,陈刀仔连周星祖都不打算告诉。


周星祖的出现对于陈刀仔的生活来说,就像废墟上出现了一个空中楼阁。周围残垣断壁一片狼藉,空中楼阁却带着不合时宜的完美和幻梦一样的脆弱。


陈刀仔清楚的知道和周星祖的每一秒相处都很奢侈,都像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过了好久陈刀仔都还记得,决定离开的那一天是一个冬天的晚上,两个人保留了体......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

当陈刀仔说“我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真的毫无牵绊。陈刀仔只是需要一个铠甲,只是习惯了做一个没有弱点的人。


“什么都可以放弃,除了周星祖”,这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秘密,陈刀仔连周星祖都不打算告诉。


周星祖的出现对于陈刀仔的生活来说,就像废墟上出现了一个空中楼阁。周围残垣断壁一片狼藉,空中楼阁却带着不合时宜的完美和幻梦一样的脆弱。


陈刀仔清楚的知道和周星祖的每一秒相处都很奢侈,都像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过了好久陈刀仔都还记得,决定离开的那一天是一个冬天的晚上,两个人保留了体面和礼貌,若无其事的挥手告别,朝着反方向离开。


陈刀仔一直不停的回头,心里告诉自己如果某一次正好周星祖也回头,那就再给彼此一次机会。


但是周星祖没有回头而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的视线,但在陈刀仔不知道的是,周星祖不是不愿意回头而是他满脸泪水不愿意被陈刀仔看到他怕陈刀仔看到会舍不得走。


十年后,今天是剧组第一次开会,这是周星祖参演的第一部戏,他特地吩咐助理买了零食和奶茶分给在场的每一位工作人员。


陈刀仔接过周星祖亲手递来的奶茶和零食,他多看了周星祖几眼。周星祖说:“以后也请您多多关照啦!”陈刀仔晃了晃手里的奶茶,说道“会的,我们会是对手戏演员。”


‘他好像没认出我。’陈刀仔想。


因为周星祖第一次见面没有认出对方,周星祖看到陈刀仔总会觉得有些尴尬,只叫他‘前辈’


陈刀仔微笑着说“叫前辈多生分,叫我名字就好。”可能是为了让他们提前适应以后的宣传期,有或者是为了让他们培养感情,忽然有人开始起哄,人群也闹起来。


陈刀仔好像习以为常,和大家一起笑,而周星祖则是把头埋低,装作在看剧本。


大戏的前一晚,别人已经回酒店了,周星祖还在剧组读剧本,他感觉自己最近的状态不太好,担心影响剧组进度。陈刀仔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说道“别担心,你的戏都有我兜着。”


多年后周星祖也会想起这一幕,想起他多少次偷偷看着陈刀仔的侧脸,好在上天没有辜负他,现在他嘛……周星祖在床上转过身望向陈刀仔的睡颜笑了笑。


现在他不像当年那样文文弱弱了,他已经成功追到属于他的那个人了。

叶的四次方

寒假都要结束了才想起暑假没发的图。当时以为开学了还会继续补电影继续画...现实的引力过于沉重.jpg...但系统补一轮电影后真的感觉心情好了很多,跟我说,谢谢星仔!

  

Btw,画的时候突然就意识到什么叫“漫画式表演”了(乐)星仔的表情真的很漫画(所以感觉比学友好画多了?)

  

理明信片的时候突然发现之前有oc的眉眼间的气质跟周星星好像,还有oc的性格跟他的一些角色好像...所以就是说,周星星,我的一款xp集合体(唔)

寒假都要结束了才想起暑假没发的图。当时以为开学了还会继续补电影继续画...现实的引力过于沉重.jpg...但系统补一轮电影后真的感觉心情好了很多,跟我说,谢谢星仔!

  

Btw,画的时候突然就意识到什么叫“漫画式表演”了(乐)星仔的表情真的很漫画(所以感觉比学友好画多了?)

  

理明信片的时候突然发现之前有oc的眉眼间的气质跟周星星好像,还有oc的性格跟他的一些角色好像...所以就是说,周星星,我的一款xp集合体(唔)

令仄山
啊,我水一下……全图因为太丑,...

啊,我水一下……全图因为太丑,就不发了……

总之这是我的入坑作!🥺其原因是我们语文老师在课上放给我们看……回家看完全片后因颜值垂直入坑,然后现在的感想就是,⭐真的美貌与才华并存,并且超级无敌可爱,已经无法自拔了……😇


感谢我的语文老师(?)在此之前我对周星的印象只有:很牛逼的喜剧大师)入坑已经两个月了,再接再厉!😽😽

啊,我水一下……全图因为太丑,就不发了……

总之这是我的入坑作!🥺其原因是我们语文老师在课上放给我们看……回家看完全片后因颜值垂直入坑,然后现在的感想就是,⭐真的美貌与才华并存,并且超级无敌可爱,已经无法自拔了……😇


感谢我的语文老师(?)在此之前我对周星的印象只有:很牛逼的喜剧大师)入坑已经两个月了,再接再厉!😽😽

食色

【凌凌漆×我】1

凌凌漆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每天早上进学校之前,我会路过他的猪肉店,到旁边的早餐店买一个馒头。


早餐店生意红火,顾客们挤来挤去,老板应接不暇。


相比之下,显得凌凌漆一个客人都没有的猪肉店更加冷清。


正常人会急着招揽客人,可他气定神闲地坐在凳子上,大冬天都要裸着上半身,戴着松垮的深蓝色的围裙,翘着二郎腿,右手夹着烟,左手端着高脚杯,无视其他人惊讶且不解的注视,沉浸在别人无法理解的世界里。


尽管没客人,但他坚持每天和其他店铺一样在凌晨开门。


妈妈从来不买他的猪肉。


有一次妈妈让我去买菜,我买了凌凌漆的猪肉,半斤,拿回家照例称了称,发现多了一百克。


我以...

凌凌漆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每天早上进学校之前,我会路过他的猪肉店,到旁边的早餐店买一个馒头。


早餐店生意红火,顾客们挤来挤去,老板应接不暇。


相比之下,显得凌凌漆一个客人都没有的猪肉店更加冷清。


正常人会急着招揽客人,可他气定神闲地坐在凳子上,大冬天都要裸着上半身,戴着松垮的深蓝色的围裙,翘着二郎腿,右手夹着烟,左手端着高脚杯,无视其他人惊讶且不解的注视,沉浸在别人无法理解的世界里。


尽管没客人,但他坚持每天和其他店铺一样在凌晨开门。


妈妈从来不买他的猪肉。


有一次妈妈让我去买菜,我买了凌凌漆的猪肉,半斤,拿回家照例称了称,发现多了一百克。


我以为妈妈会很高兴占到便宜,但妈妈生气了,她说凌凌漆是神经病,是色狼,命令我以后不准买凌凌漆的猪肉。


我表面上答应妈妈,但还是会去买凌凌漆的猪肉,每次都会比我要的多出一百克。


去买早餐的时候跟他说早上好慢慢变成一种习惯。


我默默把凌凌漆当做我唯一的朋友。


虽然我也觉得他挺神经兮兮的,而且看到过妓女来找他,但我相信他不是坏人。


坏人才不会常常喂流浪猫流浪狗吃猪肉。


夏天的太阳雨说下就下,我忘了带伞,连忙跑到凌凌漆的店里避雨。


头发被淋湿了,我把发圈摘下来,慢慢用手指把黏在一起的长发分开,我的头发沾到水就会有点卷。


凌凌漆目光呆滞地盯着我看。


我说:“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他快速摇头,说:“没有没有。”


店里只有一个凳子,他让给了我坐,自己站着。


我抓住这个机会,和他说:“凌凌漆,我想请帮个我忙。”


“什么忙,你说,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快到高考了,老师要开家长会,要求每个学生的家长都要到,可是我爸爸妈妈离婚了,我现在跟妈妈一起生活,妈妈要上班,不能去,你可不可以假扮成我爸爸去开家长会。我不会让你白帮忙,我会给你钱的。”


“帮忙没问题,但钱就不用给了,你看凌凌漆像贪财好色的人吗?”他骄傲地叉着腰说。


虽然不贪财,但确实好色。


我笑着说:“你是个好人,谢谢你,凌凌漆。”


雨停了,天边出现一道罕见的彩虹。


以前我也见过,但这次要更加开心,因为是和凌凌漆一起看到的。


为了不被怀疑,我提议先彩排一下,于是叫他爸爸,他手一松,玻璃杯就掉在了下去。

 

凌凌漆来学校的时候,我完全没认出他。


他头戴黑礼帽,穿着崭新的黑西装,戴着墨镜,系鲜艳的彩虹色的领带,胡子剃得干干净净,修剪了钢丝球一样的头发,搞成油光水滑的背头。从不修边幅历经沧桑的中年大叔突然变成一个优雅绅士的精英。


帅是帅,但他一下子年轻十岁,我很怕老师怀疑他不是我爸爸,而是我男朋友。而且我一叫他爸爸,他就尴尬僵硬地假笑。

奈何桥下吃泡面

《?》

  

[图片]

哇不是吧我觉得原音很好听而且听起来很涩

  

哇不是吧我觉得原音很好听而且听起来很涩

摆烂鬼

  早期阿星露脐写真(?

  早期阿星露脐写真(?

阿星的故事书
  “我能去你家吃饭吗?就一勺...

  “我能去你家吃饭吗?就一勺。”

  “我能去你家吃饭吗?就一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