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珍囡

1019浏览    20参与
朝歌
泥塑警告 是女仆装的囡囡

泥塑警告

是女仆装的囡囡

泥塑警告

是女仆装的囡囡

正南齐北
珍囡的午后时光☕️☕️☕️

珍囡的午后时光☕️☕️☕️

珍囡的午后时光☕️☕️☕️

正南齐北
周真顺 作为格兰芬多“最优级长...

周真顺 作为格兰芬多“最优级长”顺利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毕业~[干杯] ​​​

周真顺 作为格兰芬多“最优级长”顺利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毕业~[干杯] ​​​

正南齐北
周震南 重庆oppo造乐节 哈...

周震南 重庆oppo造乐节

哈哈第一次见你

周震南 重庆oppo造乐节

哈哈第一次见你

正南齐北
朋友请听好里的抱猫妹妹 周珍囡

朋友请听好里的抱猫妹妹

周珍囡

朋友请听好里的抱猫妹妹

周珍囡

小猪快跑卟噜噜

六芒星(情人节特辑,ns向)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删//pan.baidu掉.com/s/我1e84402Ghc哦2oTMOu8jtWp2A 提取码:187x

[图片]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删//pan.baidu掉.com/s/我1e84402Ghc哦2oTMOu8jtWp2A 提取码:187x

野直
【泥塑短打】 ⚠️:你x珍囡...

【泥塑短打】

⚠️:你x珍囡

不喜勿入

【泥塑短打】

⚠️:你x珍囡

不喜勿入

一拳一个嘤嘤怪

【囡雅囡/双性转】春日醉

民国青楼背景,清水百合,前后有无意义,由心自证吧🤦‍♀️

(年寺祈——我的工具人)

打赌产物👉前情 

——————————————————

雅雅是红袖招里新来的,这两天红袖招里的姑娘没少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这天,雅雅又在囡囡的房间里用小手绢儿擦着眼泪,而房间的主人,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正翘着一对金莲躺在红木贵妃榻上嗑瓜子。

“好啦,好啦,雅雅姐姐,别哭了。”周珍囡是红袖招里少数几个肯对雅雅有好脸色的。


雅雅是给卖进来的,先是小时候当成童养媳卖给了年家,年家老太爷还在的时候,雅雅的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是等老太爷死了,年寺祈,也就是雅雅名义上的丈夫,就彻底没了管教...

民国青楼背景,清水百合,前后有无意义,由心自证吧🤦‍♀️

(年寺祈——我的工具人)

打赌产物👉前情 

——————————————————

雅雅是红袖招里新来的,这两天红袖招里的姑娘没少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这天,雅雅又在囡囡的房间里用小手绢儿擦着眼泪,而房间的主人,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正翘着一对金莲躺在红木贵妃榻上嗑瓜子。

“好啦,好啦,雅雅姐姐,别哭了。”周珍囡是红袖招里少数几个肯对雅雅有好脸色的。


雅雅是给卖进来的,先是小时候当成童养媳卖给了年家,年家老太爷还在的时候,雅雅的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是等老太爷死了,年寺祈,也就是雅雅名义上的丈夫,就彻底没了管教的人,一头扎进赌场里,再也不肯出来。要不是那天婆婆要她去把家里的首饰拿到当铺上当掉,她还没发现家里早就被蛀虫蛀空了,只留下来一个空心的大院子。婆婆不是没打过没骂过,昨天晚上还跪在祖宗牌位前痛哭流涕说再也不去赌了的男人,第二天连影儿也见不到,连着放贡品的盘子也不见了,只因那盘子是红木做的,当掉了还能再赌一把。

有这样的不肖子孙,婆婆被气死也是迟早的事。雅雅没见着婆婆的最后一面,婆婆是她在请郎中的路上没的,她在医馆前面跪了好一阵郎中才勉强点头肯随她去一趟。她迈着小步子紧赶慢赶地回家,婆婆的身子早已经凉透了。

这个家没几个好人,婆婆能算一个,在年寺祈说要卖掉她的时候,是婆婆紧紧拉住她,挡在她之前说,要卖掉雅雅,除非她死了。

郎中是个好人,见雅雅哭的大声又碍于男女之防,在桌上留下了一张银票,悄悄地走了。

雅雅其实是个明白人,她知道有没有这张银票,有没有荡妇这个罪名,她都得被卖。她这一辈子从来由不得她自己。所以在她看见周珍囡的时候,有些向往又有些惧怕。

周珍囡活的潇洒,是这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岁数虽然不大,却因为来的早,也成了红袖招的老人了。她不是被卖进来的,她是自己走进来的,才十四岁的时候,自己和鸨母签了卖身契,把自己卖了一百两银子,先去还了爹娘欠下的债,剩下还有二十两银子,五两留给自己,十五两从门口扔进去,砸在还躺在炕上吞云吐雾的爹娘。十月怀胎连带十四年的养育之恩用这十五两银子还个干干净净,从此她就能够清清爽爽地活。

去年她刚满十八,夺了满城的风光,成了独一无二的花魁。虽然身在青楼,但周珍囡并不接客,到现在还是个清倌人。周珍囡一手琵琶弹的妙极,一曲六幺酥了魂。可她偏偏不爱在众人面前弹,很多客人都时常要她弹一曲助助兴,都给她糊弄过去了。周珍囡倒也不是不爱弹琵琶,没人的时候,她会弹。不弹妩媚的六幺,不弹清高的阳春白雪,弹千军万马、人头攒动的十面埋伏,弹马蹄嘶鸣、战鼓喧天的霸王卸甲,弹金戈铮铮的将军令。


“姐姐,喝一杯吗?”周珍囡手上提着一小坛酒,也不晓得她是从哪儿拿出来的。雅雅疑惑地看着她,妩媚的狐狸眼水汪汪,眼角还泛红。周珍囡想,傻姐姐,你要是用这幅模样去接客,还愁日子过不下去?

周珍囡给她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这叫春日醉,”周珍囡把其中一杯酒递给她。雅雅双手接过,看周珍囡一口喝下,也忙不迭地吞下。春日醉就是果子花酒,入口甜丝丝的,还带着果香,最适合女子饮,其实后劲不小。雅雅没怎么喝过酒,没几杯就喝的两颊飞霞,眼含春水。

“哝,我和你说嘛,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要是觉得不开心了,其实你来找我喝酒也行。我不喜欢你哭哭啼啼的。”周珍囡也喝了不少,话比平时多了。她又给自己斟了一杯倒进嘴里,“我的眼泪早就在十四岁之前流干了。”

“诶,你怎么这就喝醉了,我还没把我的防身术教你呢。”周珍囡回头却见雅雅已经醉倒在桌上了。

人是在你房间里喝醉的,善后的事也得你做。周珍囡认命得把雅雅架到自己床上。雅雅身量较周珍囡高些,周珍囡被她一带也倒在了床上,小脸正对着雅雅的胸。

黄金万两,不如胸前二两,此言不虚,周珍囡一边在心里想,一边往上蹭了两蹭。雅雅也哼哼吱吱地发出了受用的声音,周珍囡用手指描摹着雅雅的唇,雅雅顺势把她的手指含了进去。


春日醉,各位不妨且就春日大醉一场吧。


一拳一个嘤嘤怪

【南忘今潇/双性转】弦之舞

潇南 南潇 无差,清水百合,球状闪电AU,be预警,需要解释的地方我会在评论区列出

如果有不专业的地方,别笑我(ಥ_ಥ)

愿赌服输,卑微还债👉前情 

————————————————

你听说过弦舞吗?

或者,你知道湿婆吗?印度教里永远舞蹈的神。一旦她停止舞蹈,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消失于巨响之中。

“周少校!”年轻的士兵向周珍囡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周珍囡向他颔首表示回复。

她好累,她已经连轴工作一个月了,一个月以来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觉,饿了就咬口面包,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或者睡过一觉。

前线战事告急,后方的科研被推动地加快了研究速度,好在功夫不负有...

潇南 南潇 无差,清水百合,球状闪电AU,be预警,需要解释的地方我会在评论区列出

如果有不专业的地方,别笑我(ಥ_ಥ)

愿赌服输,卑微还债👉前情 

————————————————

你听说过弦舞吗?

或者,你知道湿婆吗?印度教里永远舞蹈的神。一旦她停止舞蹈,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消失于巨响之中。

“周少校!”年轻的士兵向周珍囡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周珍囡向他颔首表示回复。

她好累,她已经连轴工作一个月了,一个月以来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觉,饿了就咬口面包,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或者睡过一觉。

前线战事告急,后方的科研被推动地加快了研究速度,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让他们找到了突破口。

经过几万次的实验,他们终于在空气中捕获了宏质子。

在终于得出困扰气象学和大气物理学几个世纪的球状闪电其实就是宏电子这个答案之后,前沿的物理学家就提出了进一步的猜想,宇宙中是否存在着宏质子。他们当然只管想和在房间里埋头计算做模型,找宏质子的任务就交给了周珍囡她们这群搞试验搞应用的。

“周长官,那个,”年轻的士兵似乎仍然有话对她说。“怎么了。”周珍囡脾气不好是研究所里人尽皆知的事情,很少有人在她疲劳的时候仍然选择打扰她。

唯独有一个人例外。

“翟小姐之前在门口,小王放她进去了,她现在应该在您的办公室。”娃娃脸的士兵不太敢抬头看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少校,一个原因是她相貌出众,家世显赫,另一个原因是她实在有些可怕,你见过把炸药当玩具,把食人蜂当宠物的小姑娘吗?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提醒。”提到这位翟小姐的时候,周少校的脸上才会露出笑容,就在士兵准备敬礼离开的时候,周少校又开口了,“让小王主动去向政委认错打报告。不论是谁来都要走程序,就算是我的,我的女朋友来,也不能例外。”说完这句话周珍囡转身就走了。而小士兵还沉浸在周珍囡脸颊上转瞬而逝的那一抹红晕里。

“囡囡,你来啦。”周珍囡还没走近屋,就听到翟晓雯在叫她,她的脚步不由得快了几分。

翟晓雯坐在她的办公桌背后,翘着二郎腿,桌子上原本堆积如山的草稿纸被她重新收拾好了,桌面光洁如新。周珍囡快步上前重新理了一遍草稿纸,还好没有什么遗漏的,上次翟晓雯帮她收拾了一次桌子,有一张很重要的稿纸被风吹到了地上,她把整个屋子翻过来掀过去,找了两天才找到。

周珍囡松了口气,绕到她身前,坐在办公桌上,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怎么啦,想我了?”

“不是,”翟晓雯想逗逗周珍囡,把头转向一边,嘟起了嘴。翟晓雯的把戏,周珍囡一向是知道的。“那好吧,恕不远送。”

“你就这么忍心给可爱且魅力四射,迷人却不失风度的翟晓雯下逐客令?”翟晓雯气呼呼地说。“好啦,你来这里做什么,昨天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们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就能把工作完成地差不多了,我就能放假休息一段时间了。”“你一个月前就在说放假的事情了。”

“现在是特殊时期嘛,我首先是个军人。”周珍囡拍拍翟晓雯的手,一眼瞥到她的手表,“这个手表新买的吗?挺好看的。”翟晓雯抬起手,得意地朝她晃了晃,“怎么样,好看吧。也不看是谁的表。”

“是不是快一点半了?”周珍囡不经意地问。“嗯,差不多了,现在一点二十五了。”翟晓雯看看手表回答道,“你要去做什么吗?”

“你想不想,”周珍囡忽然凑近翟晓雯的耳朵旁说道。

“可以吗?”从翟晓雯的眼中,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出,周珍囡绝对是给了她一个意外之喜。周珍囡总是会给翟晓雯创造一点惊喜,只不过有时候是惊,有时候是喜,这点真的是全靠运气。

翟晓雯很幸运,这次是喜,大喜。

翟晓雯看见了一副她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场景,弦舞。

那是一根透明的弦,更准确的说是一根弦状物体在蓝天下影影绰绰地扭动着,像宏电子一样,人类通过它折射出来的一部分光来发现它。这根弦在空中不停地扭动着,像水晶蛇,又想是终结人类命运的绳索。

翟晓雯激动地握住周珍囡的手,嘴巴颤抖,似乎想说话,又说不出来。

这幅画面,太美了,这是物理学的飞跃,宏电子的存在为科学家们打开了想象之窗,突破了原有的思想禁锢。而发现宏质子,是否意味着在我们这个微世界以外还存在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宏世界,可以预见,物理学在蜷缩冬眠了长达一个世纪之久后,终于朝着它命定的方向一路狂奔。

那天直到翟晓雯离开,她的手还是颤抖的。

被政委谈话回来的小王看着翟晓雯和周珍囡相偕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羡慕,周珍囡是什么好运气才能遇上翟晓雯,长得漂亮,唱歌好听,还和她有同样的爱好。不过翟晓雯也是好福气,周少校年轻有为,她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音乐老师,她俩的结合不论放在以前,还是现在都是不容易的。小王一时间不知道该羡慕谁好。

小王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翟晓雯和周珍囡。

一个月后,总统下达逮捕翟晓雯的通缉令,原因是叛国,将本国军事机密泄露给敌国。

该事件的举报人周珍囡算是戴罪立功,辞去了武器研究所的职务,去了一家科研机构做物理理论研究。

奶油焗蘑菇

救赎

纯属ooc

性转小囡

小破🚗

“囡囡这么好看,一定是上帝派来救赎我的吧。”

评论放🔗

补了AO3

纯属ooc

性转小囡

小破🚗

“囡囡这么好看,一定是上帝派来救赎我的吧。”

评论放🔗

补了AO3

一拳一个嘤嘤怪

【让你南堪/赵让x周珍囡/单向性转】乌云落雨

单向性转,单向性转,注意避雷

单向性转,单向性转,注意避雷

单向性转,单向性转,注意避雷

⚠️⚠️⚠️⚠️⚠️⚠️⚠️⚠️⚠️⚠️


“让让最近又长高了吧。”“今年上半年买的裤子,到现在就又短了。”“唉,你家让让······”

门外俩家长聊天的声音一点儿不落地穿进赵让的房间里,传进赵让的耳朵里。

夏天的B市又闷又热,湿热的天气加外面妈妈们的聊天声让赵让心烦气躁。

“女人真是太烦了。”赵让在心里默默地说。

“你说什么呢。”赵让的小腿上忽然挨了一下,不轻不重,刚好能把人从夏日午后的昏昏欲睡中捞出来...

单向性转,单向性转,注意避雷

单向性转,单向性转,注意避雷

单向性转,单向性转,注意避雷

⚠️⚠️⚠️⚠️⚠️⚠️⚠️⚠️⚠️⚠️


“让让最近又长高了吧。”“今年上半年买的裤子,到现在就又短了。”“唉,你家让让······”

门外俩家长聊天的声音一点儿不落地穿进赵让的房间里,传进赵让的耳朵里。

夏天的B市又闷又热,湿热的天气加外面妈妈们的聊天声让赵让心烦气躁。

“女人真是太烦了。”赵让在心里默默地说。

“你说什么呢。”赵让的小腿上忽然挨了一下,不轻不重,刚好能把人从夏日午后的昏昏欲睡中捞出来。赵让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之间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女人不包括她。

说实话,再借赵让两个胆子,赵让都不敢这样编排周珍囡。赵让从小就喊周珍囡姐姐,喊了十八年的囡囡姐姐。小兄弟之间碰面没少被嘲笑过,赵让也要面子啊。他也不是没反抗过,可是次次都被周珍囡教训,从小时候他没周珍囡高,到现在周珍囡还得抬头才能看着他。按理说,周珍囡小小的个子对上赵让这一米八六的个头应当是小麻雀遇上雄鹰,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才是。可偏偏每当赵让要起义的时候,都被周珍囡这一瞪,给瞪没了脾气,只能低下头乖乖给捏脸。周珍囡过足了姐姐瘾,蹂躏完他的脸蛋儿才满意地踏着小皮鞋哒哒哒地走了。赵让哪次不是低着头等脸慢慢降温了才敢继续走。

赵让觉得自己好难,他比周珍囡还难。

周珍囡现在考完高考了,昨天刚收到A大的录取通知书,只要等到九月份去A省报道就行了。周珍囡要去读大学了,这个不太清晰的概念在赵让的脑子里忽然变得很清晰。周珍囡去读大学了,那么以后她就可以不受管束地谈恋爱了啊。不知道周珍囡上了大学之后,是不是还会继续喜欢黑裙子。不知道大学校园里,又有多少男生的梦里会出现小皮鞋的哒哒声。

想着想着,赵让就想远了。又被踹了一脚,才给拉回现实。周珍囡从他的床上坐起来,从他身后捏住他的耳朵,说道,“你都写了几题了啊,那道电场的题做出来了没。”赵让刚想回头对她说,自己会写了。可是周珍囡没等他开口就径自靠在他身上,她压在赵让的右肩上,从他身后夺过了他的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赵让像是被一块棉花糖扑头盖脸地覆盖着,她好像棉花糖一样,香香软软的。

周珍囡讲了有一会儿,却见他一副神游天际的样子,一定又没听懂,周珍囡有些生气地把笔往桌子上一拍。赵让从小胆子小,这点周珍囡是知道的。“注意听!”周珍囡提高了声音。

却被门外聊天的家长听到了。“囡囡,赵让又惹你生气了?”问话的是赵让妈妈,“囡囡别生气,该骂就骂,累了就出来吃片西瓜,等下晚饭在阿姨家吃,晚上阿姨给你送回去。”“好。阿姨,我要吃辣椒炒肉,您做的辣椒炒肉最好吃!”周珍囡也没和赵让妈妈客气,双方家长认识多年,周珍囡对于赵让妈妈来说,就像第二个孩子一样。

赵让不说话低着头,好像全身心都投入在电子电场之中。周珍囡穿着拖鞋地走出书房,“沙沙沙”拖鞋和地板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远。赵让摸摸自己的脸,热热的,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肯定是红了。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他转头看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阴下来了。透过玻璃窗还能看到几只蜻蜓低低地飞,快要下雨了。“快点下吧,下雨了,还能凉快些。”

“先吃西瓜,吃完认真做。”周珍囡把一碟西瓜放在赵让的桌头。赵让妈妈很会挑西瓜,瓜瓤鲜红,瓜皮翠绿,放在瓷白的碟子里刚刚好。赵让沿着西瓜看到了一截瓷白的手腕,那当然是周珍囡的手。周珍囡的手小小的,看上去软软的,和坚硬的瓷碟对比鲜明。拿起一片西瓜,瓷碟上还留着一小滩粉红色的西瓜汁水,和周珍囡指甲的颜色一样。

吃晚饭的时候,赵让也心不在焉,还把生姜当鸡块吃了进去,不出意外地遭到了周珍囡的一阵嘲笑。

吃罢晚饭,赵让妈妈让赵让把周珍囡送回家。“阿姨,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赵让正准备去拿电瓶车的钥匙,周珍囡就先开口拒绝了。“没关系,让他给你送回去,这天都黑了,你一个人回去路上危险。再说,万一路上下雨了,你淋湿了怎么办。”赵让妈妈不容她拒绝。赵让也拿好了钥匙站在她身后,一副准备就绪的样子。周珍囡也不再拒绝。

赵让骑上电瓶车,周珍囡坐在他身后。幸好两个人都瘦,一辆电瓶车坐两个人还很宽敞。赵让带着安全帽,听见周珍囡的声音传进来,“你往星光街那里拐一下,我去我朋友那里拿点东西。”“哦。”赵让应了一声,他也不敢问周珍囡做什么,下午的时候周珍囡一直坐在他旁边玩手机,两只小手在屏幕上按来按去,像白蝴蝶一样。不知道她是在和谁聊天呢。

赵让开电瓶车一直都很稳,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循规蹈矩。小城不大,很快就开到星光街了,周珍囡跳下车,头盔摘得急急忙忙,连带着头发也变乱了,她把头盔往赵让怀里一塞,说“你在这等会儿,我一下就回来。”周珍囡说完便转身朝着目的地走去,她用手拢了拢头发,让因为带头盔而显得蓬乱的头发稍微变得整齐些。

赵让换了个坐姿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些,她是去找谁呢?

下午的时候,周珍囡就坐在他身边玩手机,微信收到消息的提示音一声一声不间断地传来。赵让在被电子绕的七荤八素的间隙抬起头来偷看,小姐姐笑的正欢,见牙不见眼,那应该是个男生吧。但是到底是她们班那个声音温温柔柔的数学课代表呢,还是高三篮球队队长呢?

“赵让!”周珍囡总是在关键时候打断赵让,“快来帮我!”周珍囡左手右手都拎着一袋书,两个大号的塑料袋装的满满当当的,最上头的塑料绳子也深深地嵌进周珍囡的手里。

赵让赶紧跑过去,从周珍囡的手里接过两个袋子。周珍囡像是从两百斤的重担里解放了出来,甩甩手想要舒缓舒缓,带起白色的袖子。像一只小鸽子一样,赵让在心中偷偷地想。

赵让个高腿长走得快,很快就把东西在电瓶车上放稳当了。周珍囡才从后面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这时赵让才发现周珍囡班里那个数学课代表还远远地站着向她招手。

“你要是谈恋爱,我会告诉阿姨的。”去周珍囡家的路上,赵让没头没尾地冒出这样一句话。“要你管,”周珍囡说着掐了一把赵让的腰,“你是我谁呀。”周珍囡果然还是周珍囡一句话就让赵让偃旗息鼓的本事还是没有变。“快下雨了,你开快一点,不然要淋湿了。”

幸好赵让开到周珍囡家楼下的时候,天仍然只是阴沉沉的,只有些下雨的迹象,却没有一滴雨点落下来。

周珍囡跳下车,解下头盔还给赵让,说,“拿着,书也拿着,这是我从他那里换来的笔记,你好好学,别丢我的脸。”“他的?”赵让说不出是什么心情,青春期的男孩子总会敏感些,周珍囡也觉得她好像猜不透这个弟弟的心思了。“爱学不学。”周珍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留下这句话就小跑着上楼了,只剩下回想在楼道里哒哒哒小皮鞋踏过的声音。

夏天的雨躲在乌云背后还是迟迟不肯落下。

闷热的天气里,什么时候才可以痛痛快快地下一场雨呢?周珍囡和赵让同时想。


题目乌云落雨算是一个隐喻

最近get到了111的xzl

猛1广场

每日颅内高潮

他应该穿着灯笼裤和小腿袜,披着大大的披风,头上歪带着皇冠,坐在塔楼窗外,看着夜色里巨大的月亮,千万年来亘古不变的月色,但他永远不会长大。他的小腿在空中摇晃着,一只鞋坠落到了塔楼之下,他百无聊赖地用足尖在空中画出恶咒的形状,看着这些古老的咒语在夜风里幻化出古老的图腾,咆哮着向着远方人类的市镇飞去。今晚会有许多人遭难吧,他漫不经心地想着。

他应该穿着灯笼裤和小腿袜,披着大大的披风,头上歪带着皇冠,坐在塔楼窗外,看着夜色里巨大的月亮,千万年来亘古不变的月色,但他永远不会长大。他的小腿在空中摇晃着,一只鞋坠落到了塔楼之下,他百无聊赖地用足尖在空中画出恶咒的形状,看着这些古老的咒语在夜风里幻化出古老的图腾,咆哮着向着远方人类的市镇飞去。今晚会有许多人遭难吧,他漫不经心地想着。

猛1广场

每日颅内高潮

我想看囡子穿着松松垮垮的碎花裙和白色小腿袜趴在院子里的草坪上,手上是为了装大人而拿来的其实一个字都看不懂的爸爸的财经日报,她皱着眉头,嘴里含着手指的指节,两只莹润饱满的小腿在阳光下晃啊晃,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南瓜裤是不是被随时可能会来送报纸的臭小子们看到。 ​​​

我想看囡子穿着松松垮垮的碎花裙和白色小腿袜趴在院子里的草坪上,手上是为了装大人而拿来的其实一个字都看不懂的爸爸的财经日报,她皱着眉头,嘴里含着手指的指节,两只莹润饱满的小腿在阳光下晃啊晃,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南瓜裤是不是被随时可能会来送报纸的臭小子们看到。 ​​​

猛1广场

首长家被捧在手心上的小女儿,因为和哥哥拌嘴说自己不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悄悄地跟着哥哥们一起去队里出任务。 ​​​


首长家被捧在手心上的小女儿,因为和哥哥拌嘴说自己不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悄悄地跟着哥哥们一起去队里出任务。 ​​​


野直

【周珍囡男友向】奶霜冰淇凌红茶

#全世界最幸福的囡ns


#泥塑慎入


#你的小公主是周珍囡


*不搞就别讲话 ooc就ooc 老娘反正自己爽了就vans

 

cha.1 柠檬味奶霜

 

“她是甜蜜奶霜 也是夏日稍纵即逝的泡沫”

 

你们好久没有一起来奶茶店了,夏日熏的人疲软,你之前的邀约总是被这位可爱的小公主拒绝,小公主拒绝在30度以上的高温里出门,于是你决定穿过大半个城市,在她家楼下不远的奶茶店里等她。午后阳光灿烂,但奶茶店冷气还是很足,你选了一个靠近空调的位置,希望她来的时候能少点抱怨。

“热死了啦~”她一进奶茶店就站在空调旁不肯再动了,被晒得发红的脸对着空调口,...

#全世界最幸福的囡ns


#泥塑慎入


#你的小公主是周珍囡


*不搞就别讲话 ooc就ooc 老娘反正自己爽了就vans

 

cha.1 柠檬味奶霜

 

“她是甜蜜奶霜 也是夏日稍纵即逝的泡沫”

 

你们好久没有一起来奶茶店了,夏日熏的人疲软,你之前的邀约总是被这位可爱的小公主拒绝,小公主拒绝在30度以上的高温里出门,于是你决定穿过大半个城市,在她家楼下不远的奶茶店里等她。午后阳光灿烂,但奶茶店冷气还是很足,你选了一个靠近空调的位置,希望她来的时候能少点抱怨。

“热死了啦~”她一进奶茶店就站在空调旁不肯再动了,被晒得发红的脸对着空调口,小手还不停的在脖子前扇着风,无奈人小手小,扇出来的风对这种深入体内的暑气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汗水濡湿了她的刘海,她捞起刘海呼出一口热气,吹了半天也不觉得凉快,于是又无奈的放下手,胡乱的甩甩头,让刘海回归原位,转过身对你撒娇,“快给我点一杯冰冰的东西嘛,我感觉自己要蒸发了…”

你盯着她头顶翘起来的头发,忽然觉得,夏日炎炎,但你穿越大半个城市总是值得的。

你给她点了一杯柠檬奶霜冰淇凌红茶。

饮料一端上来她就迫不及待的把脸贴上去,嘴里发出满意的喟叹:“好冰哦,真舒服……”,等她两边脸都降温的差不多了,脸上也被水汽打湿了个彻底。

你无奈的看着她,抽出来一张面巾纸给她,“囡囡,脸上全是水珠…”

她不要你的面巾纸,伸出双手在自己的双颊上拍了拍,刚刚因冰块有所消退的红色又悄悄爬上脸颊,嘴唇被白净的小手一挤,翘起来粉粉嫩嫩的更加明显,偏偏这时她还要嘟嘟囔囔的开口:“你懂什么?我这是自然蒸发!是物理降温!”

总归都是撒娇。

你笑着让她别说了,快点喝饮料,冰淇凌化掉了就和奶霜混在一起了。

她朝你哼了一声,又埋下头去乖乖的嘬了一口面上的奶霜。柠檬味应该是深得小公主的心,一下午她都非常高兴,直到你送她回家,她还在楼梯口留给你了一个柠檬味道的吻。

你目送着她上楼,看着她给你招手说再见,一闪而过的马尾下奶白色的脖颈,觉得她才是夏日里最甜蜜的柠檬味奶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