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周瑜

289.3万浏览    21567参与
_苏泽
很潦草的权瑜贴贴 有参考,造型...

很潦草的权瑜贴贴

有参考,造型用了三幻(但也不完全三幻)

很潦草的权瑜贴贴

有参考,造型用了三幻(但也不完全三幻)

白色的星光

孙策与周瑜

      孙策是孙坚的长子,母为吴夫人,甚至有吴夫人梦怀日月,而生孙策、孙权的传闻。孙策容貌俊美,性格阔达,喜欢说笑话,十几岁时在寿春结交名士,名声渐渐传播开了,周瑜慕孙策之名,专程到寿春拜访。


      周瑜是东汉末年名将,洛阳令周异之子,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都官至太尉。周、孙两人同岁,且均少年有志,英达夙成,因而于寿春一见如故,便推诚相待。


      竹影斑驳,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相对而坐,孙策......

      孙策是孙坚的长子,母为吴夫人,甚至有吴夫人梦怀日月,而生孙策、孙权的传闻。孙策容貌俊美,性格阔达,喜欢说笑话,十几岁时在寿春结交名士,名声渐渐传播开了,周瑜慕孙策之名,专程到寿春拜访。


      周瑜是东汉末年名将,洛阳令周异之子,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都官至太尉。周、孙两人同岁,且均少年有志,英达夙成,因而于寿春一见如故,便推诚相待。


      竹影斑驳,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相对而坐,孙策投了箸,行了散棋,抬起头微笑地看向对面的少年,少年挑眉“成枭而牟,呼五白些。”带着些许笑意,拿起一旁的茶壶给两人填满茶水,一室茶香盈满室,“你输了。”

  

      孙策失落地叹气,但下一秒接着兴致勃勃拉着少年再比一局。


      两人切磋棋艺,总是周瑜赢得多一些。两人也时而一同读书,一同讨论天下大事,孙策在排兵布阵,统帅军队上总有精明睿智的见解,但他每每都会惊叹于周瑜独到的见闻,明明时局混乱不堪,听完周瑜的想法后,他却有了一种前途似锦,未来可期的想法,与周瑜比学问,他还是自愧不如。


      但孙策还是有扳回一局的时候。周瑜自小就精熟知晓音乐,即使酒过三巡,只要曲子弹错,都逃不过周瑜的耳朵,而且他丰姿俊雅,被江东人称为“美周郎”,每有宴饮,陪宴抚琴的歌女们为了让周瑜看她们一眼,就常常故意弹错。孙策就时不时不怀好意地摸摸下巴,伸出胳膊捣几下周瑜:“曲有误,周郎顾啊,哈哈哈!”周瑜面上即使是波澜不惊,眼中的窘迫却被有心人尽收眼底。

     

     两人自成年,分开的时间要比相见的时间多的多,孙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自己这位兄弟,到处打听周瑜的事,听闻他美誉盛传,受人赏识,也是真心替他高兴甚至为之骄傲,但内心的担忧越发深沉“他会不会与自己渐行渐远,甚至兵戈相见?” 

    

    “伯符,袁术是当世豪杰,他许我功名,赏识我的愚钝才华,我不好拒绝。”孙策攥紧了手中的信纸,手心不禁生了汗“但,我看袁术此人有勇无断,非治乱之主,相信伯符也不会诚信归顺于他,我向他寻了居巢县长的官职,我在江东等你回来。”孙策感觉眼泪在眼眶打转“公瑾,你真是……” 

  

      建安三年,周瑜与新结交的好友鲁肃一同行回吴郡,心中除了有即将见到挚友的喜悦,也有怕时隔多年,孙策的身边早已换了知心人的担忧。“公瑾!”道路另一段率先行来一道熟悉的身影,周瑜看着策马匆匆奔来的孙策,不禁失笑“他还是当初那个真性情的少年啊!”但紧接着他就呆在了原地,看到了被少年远远甩在身后的,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华丽的车马,喧嚣的乐队,繁多的礼品,以及一块恢弘的匾额,“伯符你这是?”

    

      孙策伸出双手紧紧拥抱着他:“公瑾雄姿英发,才能绝伦,与我有总角之好,骨肉之情。在丹阳时,率领兵众,调发船粮相助于我,使我能成就大事,论功酬德,今天的赏赐还远不能回报你在关键时刻给我的支持呢!”周瑜失了声,反手紧紧回抱他。


      建安五年,周瑜在书房读书,却怎么也静不下心,甚至一阵一阵的心慌,孙策今日又游猎去了。


      也难怪周瑜会担心,虽说伯符武功盖世,聪明绝顶,但是他对身边人提防不够,又过分信任自己的能力,周瑜总得时时刻刻提醒他时刻警觉,保全好自己,每次听他要出行游猎,都得将他身前身后的侍从好好嘱咐一遍,不要跟丢了他们兴致勃勃到忘乎所以的主上。

  

      “先生,先生不好了!主上他中箭了!”书房外急匆匆跪倒一个小厮,周瑜只觉得眼前一黑,跌坐在地。


      “伯符!”

  

      孙策一只眼被箭贯穿,艰难地睁开另一只眼睛,模糊地看到了自己最好的兄弟面色惨白,泪水流下那双悲痛绝望的眼眸,“公瑾,以后的路,我不能与你一同走了,可惜我们的大业还,没有完成。”


      鲜血染红了孙策年轻的脸庞“谢谢你,公瑾,但是,不能停,以后,以后辛苦你了……”


     “伯符!”周瑜紧握着孙策逐渐冰凉的双手,近乎绝望地哭嚎……


      左右近臣皆沉浸在悲伤中,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位失去挚友,悲痛欲绝的周郎,他的长发无力地散落在颤抖着的肩膀,上边还粘粘着主上逐渐冷去的鲜血。


       在 这时有位少年堪堪擦掉眼泪,目光坚定决绝的走上前,“先生节哀,我已经处置了刺客,三人为 许贡的门客,为报仇而来。还望先生一定保重身体,兄长说了,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公瑾!当世乱局还得靠先生来支撑啊!”


      周瑜回过头用哭红的眼望着来人,“伯符?不是,是伯符的弟弟孙权。”


      孙权脸上是同样的悲痛,比之孙策稍显青稚,但他眼中坚定的火焰像极了他的兄长。


     “是了,我还不能垮下,我定要完成与孙策共同的志向!”周瑜不舍地松开孙策的手,努力站稳身体毅然地将手拍向孙权的肩膀:“伯符与我说过你,率江东之众,与天下英雄争衡,你不如伯符,但要任用贤能,让将领各尽其心,以保江东平安,伯符不如你,现如今中原动乱,我们坐拥江东,静观其变,伺机而起,后平定天下,我定好好辅佐你,孙仲谋。”


      “伯符啊,有我在,仲谋一定能完成你的夙愿!”


      “伯符啊,从今以后的路,我要自己走了。”



岛民代表心儿

要不是周瑜在前线帮孙权撑起了各种排面,他别说当不了皇帝,我感觉当个地方军阀都困难,估计真的就很容易被政变。

而且很重要的是周瑜那么早就给孙权心里植入了帝业思想,这种思想在周瑜死后,也一直支持着孙权,否则他天天被张昭那些人围着,哪里来的底气称帝啊。

另外在刘备的问题上,周瑜真的也是为了孙权在仔细考虑的,他是那个真正了解刘备的人,深知刘备这个人是个心腹大患。然而他甚至考虑到了孙权和鲁肃的担忧,所以也没有提出很激进的手段来对付刘备。只是说可以把人骗来不放走,不至于让孙权和刘备明面上有非常大的冲突决裂。


按照周瑜的个性,我觉得如果只考虑他自己,他早把刘备给做了,他完全下得去手的。


要不是周瑜在前线帮孙权撑起了各种排面,他别说当不了皇帝,我感觉当个地方军阀都困难,估计真的就很容易被政变。

而且很重要的是周瑜那么早就给孙权心里植入了帝业思想,这种思想在周瑜死后,也一直支持着孙权,否则他天天被张昭那些人围着,哪里来的底气称帝啊。

另外在刘备的问题上,周瑜真的也是为了孙权在仔细考虑的,他是那个真正了解刘备的人,深知刘备这个人是个心腹大患。然而他甚至考虑到了孙权和鲁肃的担忧,所以也没有提出很激进的手段来对付刘备。只是说可以把人骗来不放走,不至于让孙权和刘备明面上有非常大的冲突决裂。


按照周瑜的个性,我觉得如果只考虑他自己,他早把刘备给做了,他完全下得去手的。


江风赴处
大家好,我来污染tag了 (老...

大家好,我来污染tag了

(老福特滤镜比我会画画)

大家好,我来污染tag了

(老福特滤镜比我会画画)

我磕的cp可拆不可逆~

[稷下F4]单马尾

*ooc预警

*1300字左右

*挺早之前写得

以下,正文

  “哈哈哈哈,村夫你这个双马尾发型是真的‘帅’啊!”周瑜捂着肚子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差点笑不活了。

  至于为什么会导致周瑜差点笑不活呢?

  在刚才。。。

  诸葛亮刚刚下课,往他们年段前四的宿舍走去,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会会做出一个愚蠢的决定。

  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男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站在他身后。一手拿着木梳,一手托着沙发上那人的头发,嘴里街这一根大红色橡皮筋。一副如此和谐的画面。

  再一转头,看到了元歌。元歌平常那乱蓬蓬的头发,此时正被束在脑后,用一根粉红色的皮筋扎着。

  “你们,这是在......

*ooc预警

*1300字左右

*挺早之前写得

以下,正文

  “哈哈哈哈,村夫你这个双马尾发型是真的‘帅’啊!”周瑜捂着肚子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差点笑不活了。

  至于为什么会导致周瑜差点笑不活呢?

  在刚才。。。

  诸葛亮刚刚下课,往他们年段前四的宿舍走去,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会会做出一个愚蠢的决定。

  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男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站在他身后。一手拿着木梳,一手托着沙发上那人的头发,嘴里街这一根大红色橡皮筋。一副如此和谐的画面。

  再一转头,看到了元歌。元歌平常那乱蓬蓬的头发,此时正被束在脑后,用一根粉红色的皮筋扎着。

  “你们,这是在干嘛?”诸葛亮发问。

  “公瑾最近觉得长发有些碍事,碍于形象又不想剪,只好叫我帮他绑起来。”司马懿面无表情的说,接着,他拿皮筋在周瑜的头发上缠了几圈,帮周瑜绑了一个帅气的马尾。

  周瑜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帅气的马尾,他说:“想不到啊,老贼还有绑头发的技术。”

  “因为我女儿是长头发,每天都要帮她绑,久而久之就熟练了。”司马懿一边说,一边熟练的绑起自己的头发。

  “女儿!?”三人都震惊的看向司马懿。

  司马懿从容的说:“就是乔莹啊,我的义女,你们不是都见过吗?”

  “哦,对对对。”周瑜才不承认当时见她是把她当作了司马懿的姐姐,而且乔莹只比司马懿小三岁,谁能想到司马懿有一个比自己小三岁的义女呢?

  看着宿舍里的三人,一人安静的看书,一人不停的欣赏自己,还有一人玩着傀儡,三人都统一的扎着马尾。

  “要不,老贼帮我也绑一个?”诸葛亮突发奇想。

  “你?绑马尾?”司马懿看向他,挑眉道。

  “师兄的头发这么短,要不算了吧?”

  “不!我就要!”诸葛亮突然固执起来。

  “村夫怎么变得如此幼稚?”周瑜也看了过来,“要不然老贼就帮他绑一个吧?”

  “就是就是,”诸葛亮在一旁附和,“仲达就帮我绑嘛~”

  “真恶心,”司马懿有些受不了,他放下书,叫到,“过来。”

  诸葛亮乖乖的过去。

  元歌有些好奇,带着淑芬一起来围观。

  “你这头发,好像不太适合单马尾,要不试试双马尾?”司马懿拿了梳子,揉吧了两下诸葛亮的蓝发,认真的说到。

  “随便。”

  “那试试。”

  只见司马懿将诸葛亮的头发一分为二,因为大乔的发型也是双马尾,所以帮诸葛亮绑的时候,司马懿甚是熟练。

  将左边梳理好,绑起;再将右边梳理好,绑起。诸葛亮的卡哇伊双马尾就成了。

  “好了。”司马懿说。

  “我看看我看看。”好奇心重的元歌拉上淑芬到了诸葛亮的身前,想看一下诸葛亮的新发型怎么样。

  “噗嗤。”元歌捂着嘴差点笑喷,淑芬也忍不住,转过身去笑个不停。

  周瑜也想看下,能让元歌和淑芬笑成这样的发型,究竟有多厉害。

  “哈哈哈哈,村夫你这个双马尾发型是真的‘帅’啊!”周瑜捂着肚子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差点笑不活了。

  带着大大的问号,诸葛亮到镜子前一照。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诸葛亮定第一个吃下去。

  两个可爱的小揪揪立在诸葛亮的头上,显得人傻萌傻萌的。诸葛亮赶紧把它们摘下来,揉吧揉吧头发,换回了原来的发型。

  “哟,这么快就换回来了?”周瑜笑着说道。“还是挺好看的。”

  “师兄这么发型很卡哇伊啊。”元歌也赞同。

  “可别说了。”诸葛亮直接去找司马懿,“老贼你给我绑的什么?”

  司马懿笑着躲诸葛亮,说:“不是你让我绑的吗?再说,也不是很难看。”

  “行吧行吧,”诸葛亮住了手,出了门。

  “没想到村夫这么反感他的卡哇伊造型啊?”周瑜说,他拿出了刚刚偷拍诸葛亮的手机,上面有他双马尾的照片,“以后村夫绝对会感激我的。”


*不喜勿喷

若东风

用昵称写诗✅

若东风(一)

东风知否,周郎才气。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伯牙不出,奈何子期。

湛卢一剑,忠心震敌。

学比夷吾,才通百里。

望君保重,莫负友离!

千言万语,百拜而泣!

公瑾若知,不胜感激!

君臣如风,从此长辞!

          —谨呈周君,爱您一万年

若东风(二)

东风知否,二人相逢。

名垂古今,交之侨礼。

知己一场,相通彼此。

以君肝胆,为主照离。

短命而终,何人可依。

定计破曹,火烧赤壁。

行至巴丘,逝以三纪。

望命赎君,保京安黎。

如风君臣...


若东风(一)

东风知否,周郎才气。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伯牙不出,奈何子期。

湛卢一剑,忠心震敌。

学比夷吾,才通百里。

望君保重,莫负友离!

千言万语,百拜而泣!

公瑾若知,不胜感激!

君臣如风,从此长辞!

          —谨呈周君,爱您一万年

若东风(二)

东风知否,二人相逢。

名垂古今,交之侨礼。

知己一场,相通彼此。

以君肝胆,为主照离。

短命而终,何人可依。

定计破曹,火烧赤壁。

行至巴丘,逝以三纪。

望命赎君,保京安黎。

如风君臣,来生再议!

若东风(三)

鸟鸣窗外黎明至,慵起梳毕倚江楼。

望山望水盼君归,昔日成梦爱情柔。

长久思念成深情,妾临江边顿生愁。

望君书信飞鸽至,望君平安泛轻舟。




有在尽量押韵🌚

暑假会发小说,呜呜呜

快来快来,跟我玩嘛!

接受互粉,接受处友,呜呜呜


千年八尾

【忘川七宗罪】篇四.《天命风流》(上)

谢瑜/云瑜   前文剧情自行翻合集

-------

天命为谢,风流为云。

“我将净土守还与你,却将风流付之于他。”

--------

——小谢,时至今日你是否爱我依然?

这是谢玄将周瑜带回家的第七天,周瑜说的第一句话。

谢玄听到这一句的时候把手里的药碗打翻得干干净净。

他在想,周公瑾莫不是烧糊涂了,为什么同他一个大直男说出这种话来?

谢玄紧张得连忙挽起袖子用手腕贴了贴周瑜的脸,好像测不出什么热度,于是俯下身去双手捧起周瑜脸颊,用彼此额头相贴的方式感知对方温度。

彼此都很挺翘的鼻子在接近中不轻不重地撞在一起,双方纤长的睫毛快亲吻在一起——两人都没...

谢瑜/云瑜   前文剧情自行翻合集

-------

天命为谢,风流为云。

“我将净土守还与你,却将风流付之于他。”

--------

——小谢,时至今日你是否爱我依然?

这是谢玄将周瑜带回家的第七天,周瑜说的第一句话。

谢玄听到这一句的时候把手里的药碗打翻得干干净净。

他在想,周公瑾莫不是烧糊涂了,为什么同他一个大直男说出这种话来?

谢玄紧张得连忙挽起袖子用手腕贴了贴周瑜的脸,好像测不出什么热度,于是俯下身去双手捧起周瑜脸颊,用彼此额头相贴的方式感知对方温度。

彼此都很挺翘的鼻子在接近中不轻不重地撞在一起,双方纤长的睫毛快亲吻在一起——两人都没有闭眼。

谢玄愣了一下。

周瑜直勾勾得看着他。

没有攻击性,没有局促性,甚至没有躲避性。

过于亲密的距离,过于坦荡的眼神,反而显得格外暧昧。

他在周瑜漆黑如夜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的眼睛倒影,他感受到周瑜的皮肤有些微的冰凉。

不,不是周瑜的皮肤冰凉,原来竟是他自己在发烫。

谢玄仿佛大梦初醒般怔忪地退后了几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实很烫。

他又把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前。

心跳如鼓。

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的心脏好像要跳出胸膛?

为什么他的脸烫得滴血?

为什么周郎一句稀里糊涂的戏言让他六神无主?

为什么……

谢玄的神经似乎受到了太大冲击一下子思考不出来,本身他也不是什么八面玲珑的人,想事情都很简单,甚或于其实不怎么想事情,大约来说,就是不求甚解吧。

比如他很喜欢和周瑜待在一起,但是从来不想为什么。

他格外喜欢和周瑜一起在金戈馆练武,虽然排阵布列对敌时总被周瑜扔出去当人肉兵器,他甚至还考虑过自己是不是要减点体重以免周郎扔不动,虽然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周郎时博得了周郎一笑,笑得他心尖一颤以至于完全没听到周郎当时回答了什么。

他也喜欢听周瑜讲音律将诗词,虽然他对音律只能算七窍通了六窍简言之就是一窍不通,他还是很喜欢听周郎讲。其实只要周郎讲话他就很喜欢听,周郎的声音像泉水潺潺流淌过他周身,听着就浑身舒畅了许多。

他重视周郎这个朋友,周郎文武双全,俊雅绝伦,与之相处,如饮醇酒。

不知不觉就醉了啊。

不知不觉,视线就全被他吸引住了呢。

想和他并肩作战、想保护他的这种情绪,总是在见到周郎的时候就蔓延出来。

但其实……那就是爱恋吧。

但好像……他从来没有把“爱恋”表现得再多一分了呢。

谢玄脑子里浮现“爱恋”这个词的时候浑身都像有电流淌过,酥酥麻麻不能自已,那酥麻是带着一些轻微刺痛的,是他自己一直以来从未想过但一旦想到就即刻承认了的感觉。

只是这种一直被自己强行忽略的情愫,竟然就这么被周瑜直直点破,像石破天惊的一剑,却只是为了划开薄薄的一层窗户纸。

是周瑜太过敏锐,还是自己太过迟钝?

“你……”情感反应慢了一百拍的谢玄这时才红着脸,发现了自己真正的情愫,一时语塞。他想问周瑜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是在他把再一次晕倒在雪地里的周瑜带回家悉心照料的时候吗?

还是在他昏睡时喂不进药,于是只好用唇齿撬开他的牙关将药喂入?

或是在帮他束发时私心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谢玄越想脸越红,之前他都骗自己都是为了救人,现在想想,自己好像确实很有些“图谋不轨”。

“谢将军,这些天,多谢你的照料了,瑜感激不尽。”周瑜微微颔首,温和有礼,却有些悲伤。

谢玄的心立刻揪成一股股的。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天周郎经历了什么,只是他连开口问他的勇气都没有,他只能把他带回家,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他,让他能静心得修养。

只是此刻的周瑜分明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他在他家呆了七天,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窗外好像永远不化的大雪,还有雪地里盛开的蓝焰鸢尾,和鸢尾上停落的冰蝶,默不作声。

他自己也苍白得像窗外飞舞的那些水晶蝴蝶。

过于美丽,且易碎。

所以谢玄把这只蝴蝶捧在掌心,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就碎了。

他也从不过问,只是精心照料。

怕周瑜太过无聊,谢玄还寻来了忘川北冥山的冰蝶,不过离开北冥,冰蝶只能存活七日,所以今天他就要把冰蝶送还回去。

“周……”谢玄的称呼还没说完,已经被周瑜打断。

“我该走了。”周瑜起身,一身素白衣裳让他看起来飘然如仙,真得能乘风而去一样。

谢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谢将军,如果能有来生,我们再做那天命吧。”

——谢将军,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可以和你在一起。

——可是你爱我。

——那我再待在你身边,就是在害你。

——我一身卑污,已经残破不堪,断然配不上你这芝兰玉树的。

——你可能感受到我腹中不停的胎跳?

——那是魔鬼的血液,是欲望的召唤,是我肮脏的见证,是我堕落的起源。

——而你,还应该是忘川之上一尘不染的芝兰玉树啊。



只会要饭

都是梗改


⚠️最后一p有一点亮懿提及【真的只有一点不影响观看就不占tag了


梗源网络,侵删

都是梗改


⚠️最后一p有一点亮懿提及【真的只有一点不影响观看就不占tag了


梗源网络,侵删

咸鱼鱼

美髯公不是白叫的啊

​奉孝有一双灿灿眼

孙休​小皇帝支棱起来了

​锦马超不愧是锦马超,剑眉星目,芝兰玉树

​周郎就算哭也是眉目传情,顾盼生辉

曹老板,莫名妖娆


美髯公不是白叫的啊

​奉孝有一双灿灿眼

孙休​小皇帝支棱起来了

​锦马超不愧是锦马超,剑眉星目,芝兰玉树

​周郎就算哭也是眉目传情,顾盼生辉

曹老板,莫名妖娆


秦城落羽
很ooc但是画起来很爽的东西(...

很ooc但是画起来很爽的东西(我流现代pa)

很ooc但是画起来很爽的东西(我流现代pa)

冷卻貓óωò

卑微的圣母路过quq

我是真的很想救队友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orz

之前拼命去救一个0-8的大哥,大哥都要哭了,,

卑微的圣母路过quq

我是真的很想救队友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orz

之前拼命去救一个0-8的大哥,大哥都要哭了,,

梦之泪伤

伯符,等等公瑾

根据自己看到的史实改编。

三国演义是小说,很多与改编来源的三国志并不符实,这篇文也是。大家看了便罢,留下几个关注和免费的粮票更好。我要求也不高的是吧。

周瑜面如冠玉,风流翩翩,擅长音律,有人弹错一个曲子他都会发觉并转头去看。于是许多女子为了得他回眸一顾,故意弹错曲子。这就是“曲有误,周郎顾”的传说。“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史书记载:周瑜孙策都是美男子,是江东贵族。

孙策年少时一家到了周瑜地盘后,周瑜接待并帮孙策安家,把自己家献了出去。此后周瑜时常去找孙策,拜见孙母,两家十分交好。

后来孙策对周瑜委以重任,两人就一起打下了一片江山。然后孙策病逝了,走的应该很体面,就是个遗憾的意外......

根据自己看到的史实改编。

三国演义是小说,很多与改编来源的三国志并不符实,这篇文也是。大家看了便罢,留下几个关注和免费的粮票更好。我要求也不高的是吧。

周瑜面如冠玉,风流翩翩,擅长音律,有人弹错一个曲子他都会发觉并转头去看。于是许多女子为了得他回眸一顾,故意弹错曲子。这就是“曲有误,周郎顾”的传说。“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史书记载:周瑜孙策都是美男子,是江东贵族。

孙策年少时一家到了周瑜地盘后,周瑜接待并帮孙策安家,把自己家献了出去。此后周瑜时常去找孙策,拜见孙母,两家十分交好。

后来孙策对周瑜委以重任,两人就一起打下了一片江山。然后孙策病逝了,走的应该很体面,就是个遗憾的意外。周瑜不久就也走了。

忘川风华录尽量还原了周郎的形象,但还是有错的。从上述中我们可以看到是周瑜粘人,并非忘川里的孙策更为热情主动。

周瑜此举可以说是他善良,也可以说是特别的喜欢孙策,也有攀附的嫌疑。不能因为人家容貌气质帅就否认,毕竟外貌和品行相反的人我见得多了。不排除也可能是他抽了,我也这样抽过,依我看基本谁的人生都会抽抽筋的。

周瑜永远记得年少时那一幕。铭刻在心,无法忘记。

孙策闯入他的世界时,他的家人告诉他:“瑜儿,那就是你以后的玩伴,要讨他喜欢,不要任性。”

周瑜本是人人称赞温柔贤良的人,怎会不讨人喜?于是他被送去了孙策家,不久就深得他心。任性,是从未有过的。

可是他不想。他的人生由不得自己做主。他不喜欢。

伯符对着他发自内心的笑,他不喜欢。

伯符的微笑……他看着有些异样。他当时看不懂。后来不知道多少年后,他回顾过去,发觉他笑得那样干净,不知世事,涉世未深的纯粹。

伯符是真的喜欢他,而他欢喜清澈的眼眸中倒映着他偶尔的哀愁,引发带有疑惑的关切时,他只能收敛起来,淡淡地说,没什么。

他淡淡的时候也是温和柔软,没有一丝凉意。

后来,伯符要去了,还未看穿他的行为,就那样去了。以为他们的结缘是无缘无故的。以为他无缘无故就对他好,甚至喜欢他。

公瑾也才知道,他也喜欢上了他。

多日来的相处,终是产生了什么。

公瑾其实没比伯符少多少干净,他们都不适合这个乱世,所以也去了。

红颜倾城故薄命,蓝颜倾世少多年。

那时的公瑾,在怀念的,竟是年少时的孙伯符。

风光潋滟,不见山河破碎,伯符在其中回眸,对着公瑾一笑,天下独他一人灿烂。

伯符,等等公瑾吧。公瑾,来了。

忘川河水喝慢些啊,再续前缘,可好?

秉烛夜游
和上一张一个系列的,俺的一个脑...

和上一张一个系列的,俺的一个脑洞之一(又名我的失忆老婆🌸)

根据背景稍微调整了一下策哥哥的头发ヽ(*^^*)ノ

和上一张一个系列的,俺的一个脑洞之一(又名我的失忆老婆🌸)

根据背景稍微调整了一下策哥哥的头发ヽ(*^^*)ノ

亮汐

我回来更新了,之后应该会稳定更新的

注:上一部也会跟着更新的

我回来更新了,之后应该会稳定更新的

注:上一部也会跟着更新的

Nalyan

【亮瑜】只有你不一样 2

*以后应该会给前面的文加精。


04.

“快快快,如实招来,让你魂牵梦萦的博主是不是那个小帅哥?”小乔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只想多认识一个帅哥,多了解一点周瑜相关的cp,这样比较好写同人文。

周瑜被小乔的星星眼瞪的没办法,只好满足小乔cp至上的心理,他十分心不在焉,“嗯嗯嗯”“啊对对对”的一通敷衍。小乔却意外地从中感受到了“小说照进现实”的愉快磕cp感受,当即表示:

“妈的,以后我就是亮瑜cp头号粉丝!”

一通敷衍的周瑜十分呆滞并抠出一个问号:啊咧?

周瑜的教训告诉我们:永远不要招惹磕cp的人,尤其是女人,请让我们为周瑜哀悼三秒钟。

周瑜没再回答一个问题,他只是低着头,借着散落的...

*以后应该会给前面的文加精。


04.

“快快快,如实招来,让你魂牵梦萦的博主是不是那个小帅哥?”小乔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只想多认识一个帅哥,多了解一点周瑜相关的cp,这样比较好写同人文。

周瑜被小乔的星星眼瞪的没办法,只好满足小乔cp至上的心理,他十分心不在焉,“嗯嗯嗯”“啊对对对”的一通敷衍。小乔却意外地从中感受到了“小说照进现实”的愉快磕cp感受,当即表示:

“妈的,以后我就是亮瑜cp头号粉丝!”

一通敷衍的周瑜十分呆滞并抠出一个问号:啊咧?

周瑜的教训告诉我们:永远不要招惹磕cp的人,尤其是女人,请让我们为周瑜哀悼三秒钟。

周瑜没再回答一个问题,他只是低着头,借着散落的头发掩住泛红的耳垂。在同人文里和暗恋的人在一起什么的,要不要那么美好?

“小乔,”周瑜叫住手舞足蹈的人,“你说,什么叫喜欢啊?”

喜欢啊,就像盛夏里固执地等待长风的野草,如同梦里无声地撒向原野的芬芳,仿佛不远处不愿落幕的夕阳。喜欢却不用太多的解读,喜欢就是青春里长在枝头最美的花,就是肩靠着肩的满足。

“喜欢吗?”小乔难得认真思考了一回。

——就是荡开的橘子汽水,是无意间又酸又涩的味道,却又无比令人渴望和怀想。

她的回答没出口。


诸葛亮现在很烦恼。

他开始很在意一个人,他无法定义这样的感觉,抓心挠腮的,没法捕捉。诸葛亮没办法确认,他没有过他只知道一件事——

他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

哦,是的。

他绝对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在单恒星星系里,恒星对所有行星有致命引力。周瑜一定是诸葛亮的恒星,耀眼夺目,入目即是最闪耀的光辉。“在单恒星星系里”是前提条件,这进一步证明——只有你不一样。

他很烦恼,并且他惊奇地发现——

原来诸葛亮开始满脑子都是同一个人了。


05.

孙策这几天和大乔总是说某个博主拐小瑜儿的一些破事儿,大乔烦不胜烦,于是她决定听从男友强烈要求,去打探敌情观察周瑜的行为。“瑜儿,“大乔顶着孙策满怀期待的目光来找周瑜,“咳,那个,你最近是有什么新情况吗?”

周瑜倒是不知道大乔什么时候这么直白了,他的感情问题原来这么招人惦记的吗?

周瑜本着朋友至上的原则,还是抑住脸红心跳,道出了最新“情况”。

“啊……就是你喜欢的男孩子嘛,也不知道孙策到底有什么好担心的。”大乔的心理专业没有想到有一天还能用来干这个,给庄老师知道了估计得气死,不过庄周老师两耳不闻窗外事,怎么会知道的嘛。

“你说,你喜欢他?”

“嗯……”

“什么样的喜欢呢?”目测大乔已经从孙策阵营转到周瑜阵营里了。

“或许就是——”

很热烈的,与周瑜二十年来一贯秉承的“不冲动”原则相对立的喜欢,是可以让周瑜暂时放下沉稳的,逐渐变为冲动的喜欢。也是很坚定的,只要周瑜想一想他们光明的未来,就会感到身处夏风最盛的地方。

冲动是不可控的。

当然,心动也是。


06.

“师兄,”元歌怯生生的声音响起,“你什么时候来稷下的啊?”

自小就生活在稷下的元歌和诸葛亮有着同门缘,元歌仰慕并崇拜着他的师兄,所有人都会觉得诸葛亮无比天才,而元歌知晓这一点,面对所有人都会说:

“师兄是天才啦,但是天才也是人嘛。”

唯一一次,司马懿挑衅诸葛亮的名望,被所有人认为文文弱弱的元歌撸开袖子给了司马懿几巴掌,司马懿貌似是被打懵了,竟也没还手。后来群众才发现,原来那总归是命定之人初次相遇的特例。

诸葛亮一只手揉揉自己毫无节操的头发,另一只手搓着衣角,说话都有点不好意思:“元歌,呃…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总是会在不经意里想到同一个人?”

元歌手里给淑芬刷毛的动作一顿,他倒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我想,这是需要独自思考的东西吧。”


tbc


别让诸葛亮独自思考啊,他是个感情小白!!

llll

【亮瑜】去捐精遇到了crush 02

试一试  这个 行不行

试一试  这个 行不行

大木说史
东吴四秀:周瑜、鲁肃、吕蒙、陆逊,谁才是最具战略眼光的一个?
东吴四秀:周瑜、鲁肃、吕蒙、陆逊,谁才是最具战略眼光的一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