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周自珩

23.6万浏览    4757参与
五缺
自习恶作剧 搬运个稿子 禁所有

自习恶作剧

搬运个稿子 禁所有

自习恶作剧

搬运个稿子 禁所有

五缺
自习 搬运个稿子 禁所有

自习

搬运个稿子 禁所有


自习

搬运个稿子 禁所有


坐春风。

但凡是有人没看过人设,我都会很伤心的好吗?

但凡是有人没看过人设,我都会很伤心的好吗?

许之

听说又要更了,是不是真的!!!

听说又要更了,是不是真的!!!

沈南

私稿勿存勿用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私稿勿存勿用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桥理.

玫瑰生长于浪漫

关于小玫瑰那些让我土拨鼠尖叫的暧昧~


『滚烫热烈的红玫,燃烧着炽热的暧昧』


“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嫌犯。”


“我下意识觉得是你。”


“这里随时有人进来。”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Deep throat”


“散发着光芒的人。”


“还不如穿我那件。”


“就为我一个人 。”


“我拍的又不是你,是丁达尔效应。”


“我本来就偏心。”


“我心甘情愿受你要挟,但这不代表你可以随便伤害自己。”


“下不为例,我说真的。”


〔拥抱一朵玫瑰需要勇气和耐心〕......

关于小玫瑰那些让我土拨鼠尖叫的暧昧~




『滚烫热烈的红玫,燃烧着炽热的暧昧』



“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嫌犯。”



“我下意识觉得是你。”



“这里随时有人进来。”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Deep throat”



“散发着光芒的人。”



“还不如穿我那件。”



“就为我一个人 。”



“我拍的又不是你,是丁达尔效应。”



“我本来就偏心。”



“我心甘情愿受你要挟,但这不代表你可以随便伤害自己。”



“下不为例,我说真的。”



〔拥抱一朵玫瑰需要勇气和耐心〕



“有且仅有夏习清 才会让我产生保护欲”



〔流浪猫畏惧人类,玫瑰花畏惧靠近的那只手,夏习清畏惧温柔〕



“那你幻灭的时候可别哭出来。”



“我实现的时候会喜极而泣的。



“你不觉得你太偏心了吗?”

“我本来就偏心。




“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的已经不是周自珩的人设了。”

Alcool.

《True》

*稚楚家明侦

*侵权找我

*注:如果里面带头x教师或者之类的角色名,那就是我在写剧情,一般他们的推理我都用他们本身的名字。这是几家联动!


讲课的声音突然停下,老师从上面往下面看了一圈。


“你们班怎么少了一个人?”她放下手中的笔,一脸严肃的看向下面,“你,去厕所看看。”他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女生。


老师瞟了一眼那个位置,站着直接不讲了。


“以后你们要是不想上我的课,那就一直不来好了。请假也不知道请,课堂是拿来让你们玩的吗?”


教师看了一眼时间,怎么还没回来,她心里想着。又看向了其中一个女生,“你再去看看。”


那个女生刚起来,那个刚刚出去的女生就跑了进来,到...

*稚楚家明侦

*侵权找我

*注:如果里面带头x教师或者之类的角色名,那就是我在写剧情,一般他们的推理我都用他们本身的名字。这是几家联动!



讲课的声音突然停下,老师从上面往下面看了一圈。


“你们班怎么少了一个人?”她放下手中的笔,一脸严肃的看向下面,“你,去厕所看看。”他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女生。


老师瞟了一眼那个位置,站着直接不讲了。


“以后你们要是不想上我的课,那就一直不来好了。请假也不知道请,课堂是拿来让你们玩的吗?”


教师看了一眼时间,怎么还没回来,她心里想着。又看向了其中一个女生,“你再去看看。”


那个女生刚起来,那个刚刚出去的女生就跑了进来,到门口的时候差点直接跪下,还好有人扶着她。


“死人了……死人了……”

-

方班长和商教师众人来到厕所,发现了一个别打开过的虚掩着的门。裴同学走上去一把推开,发现里面竟然躺着一具女尸!还正好是刚刚上课缺少的那名女学生——酒阳!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开来人告诉我啊!我要回家……回家……回家!”其中有一个同学明显是被吓坏了,刚刚那个跑去招人的女生说:“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发现们都是关着的,我喊人也没人回应,我就蹲下看,只有那个厕所有腿,我就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结果……”她哽咽了一下“结果就看到酒阳死在那里了……”


“大家都不要去到处说,不要传播恶性影响,大家都回到教室里去!”商教师组织起了秩序。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女生一边挤进来一边问道,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生。


有个同学哆嗦的回了句,“有人死了。”


“谁?”那个女生犹豫了一下,回答道“酒阳……”


“酒阳?”阮学习感觉不可思议,“我昨天不是还看到她好好的吗?”“不知道,刚刚发现的。”


阮学习冷静了一下,“刚刚我的助理已经报了警,在未查明真相之前你们都是嫌疑人,都不能走!”


阮晓转过身对着那个男生说了一句,让他清查现场把嫌疑人都带过来。


阮晓看了一眼现在还在这个空间里面的三个人,方觉夏、裴听颂、商思睿。其中他们三个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其他的神情。


阮晓看了一下他们的这些装扮,还是没忍住的评价了一下。“觉夏,你穿这件裙子真的好好看!”阮晓说着还围过去转了两圈,仔细的看了看。


就在阮晓正准备接着说话的时候裴听颂一个箭步上来把他们两个隔开了。


阮晓撇了撇嘴,转变了自己的目标,对着商思睿又看了一圈。“商思睿你不行嘛,唯一一件女性角色不穿裙子的就被你抢走了。”


商思睿表示,“我坚决不会穿裙子!”


阮晓的视线离开了商思睿,看着裴听颂和方觉夏在那边讲话,觉夏的脖子都红了。


“你谁啊!你凭什么把我拉过来?”外面响起了骂骂咧咧的声音,夏学姐推开了夏助理的手,站在厕所门口十分不配合的样子。


阮学习见状走了出去,“学姐,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因为我们这里出现了一场命案,我们需要找你们来配合调查一下。”


“死人了关我什么事?”夏学姐一脸不情愿的站在门口。


没多久,最后一个嫌疑人也来到了现场。


阮学习找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让大家可以做自己的自我陈述。


阮晓捧着自己的记事簿,“那大家就开始自我介绍一下吧!”她看了一圈,“觉夏先来吧。”


“我姓方,是这个班上的班长。”


“那你跟死者关系怎么样?”


“跟每个人都差不多。”方觉夏没有犹豫,阮晓点了点头。“习清?”


“我是比他们都高一级的学姐,是被害人同一个社团的社长。”


“没了?”坐在阮晓旁边的那个男生问到。


“没了!”夏习清这两个字完全是咬牙切齿出来的,“夏知许你能不能别笑了!”


夏知许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看着夏习清吃瘪的样子,他本身的不愉快都消失了。


原本他还在为了他家琛琛把他坑来这个节目,并且在写稿子的时候各项瞒着他的不爽,一下子就消失了。


“别说,夏习清你穿裙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夏习清白了他一眼,并不想跟夏知许多说话,不然自己曾经的那些黑历史又被爆了出来。他刚把头转过去,就看见自己旁边坐着的周自珩也在偷偷的憋着笑。

夏习清踢了他一脚,“你还笑?”


周自珩立马摆手道,“不敢不敢。你消消气。”一边说他一边习惯性的去抚摸夏习清的后背,是一种安抚夏习清的方式。


感觉到了他的手,夏习清一下子就躲开了,抬抬下巴示意他前面还有摄像头。


场上的每个人都把他们之间的动作尽收眼底,商思睿还带着头起哄。


“那自珩你的身份呢?”阮晓秉承着细节的本职,cue着流程。


“我是这个学校的保安。”周自珩回答的心平气和。


“思睿。”


“我是他们的老师。”他指了一圈,排除了周自珩和夏习清。


“那小裴呢?”


“我这个班上的同学。”裴听颂说到。


说完他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方觉夏,内心表示很郁闷。


他下次一定要悄悄地移动位置。他心里想。


阮晓在本子上记下了一些之后,抬头对着他们又说,“那又来说说大家的时间线吧。”“还是觉夏开始。”


“我早上6.40起床,6.50出门,7.00到教室,从7.10开始一直上课到12.10,下课之后我就去了食堂吃饭,从12.10到1.00,然后1.00到2.00就是午休,2.20我回来上课。”


阮晓思考了一下,“你吃饭的时候有人跟你是以前的吗?”


“有,裴听颂。”方觉夏继续说,“但是到12.40他吃完就先走了,我比较慢,是在12.48吃完从食堂走回去的,到家大概是1.00。”

“也就是说,裴听颂走后的这二十分钟还有1.00到2.00这午休的两个小时,你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对吗?”

“是的。”


“那裴听颂你继续说。”

“我前面的时间线跟觉夏哥差不多,也是7.10上课到12.10,然后12.10到12.40吃完饭,这个时间我们是都可以相互证明的,而且这个时间段酒阳还是好好的,在教室里面跟我们一起上课。”

“所以说,被害人是在下课后到下午上课间被杀的。”夏习清道。

“对。然后我在12.45到1.00出去干了点私事。”

“你做了些什么?”周自珩问道。

“Secret。”裴听颂又接着说,“1.00到2.00我也在家里休息,下午也是2.20回来上课。”

“也就是说,你期中午休的那段时间也没人可以证明对吗?”阮晓严肃的看着他,问道。

“是的。”


“好,下一个思睿。”

“我是他们的老师,我是上午的第一节和第四节有课,第一节是其他班的课,第二季是他们班的课。在8.10到8.50我上完课后就到了办公室休息,休息到了10.30他们下课后我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课。”

“当时你们办公室里面有人吗?”裴听颂问。

“没有。”

“那你也没有人可以证明你的时间线。或许你出去干了其他事也不一定。”夏知许说。

“在上完第四节课后我就走了,吃了饭回去休息。因为有老师跟我换了课,所以我下午第一节也还是他们的课。”

“那你空出来的时间还挺多。”夏习清说。


“那习清你说。”

“我是早上请了假,大概在下午1.00回来的学校,那时候回来了之后就去干了点私事。大概1.30左右,我干完私事回来了。”

“也就是说,你的时间线也有空白?”阮晓问。

“是的。”

“那你接着说。”

“接下来的时间差不多就跟平时上课一样了想我就回到了自己的班上上课。”

“这么简单?”夏知许问道。

“不然呢?”

“那你的作案动机很大,侦探我们直接投票吧!”夏知许看着他说。

他俩还真是一面对着就和平不了,周自珩心里想。


“那自珩呢?”

“我的时间线很简单,我就是巡逻。”

“一整天?”商思睿问。

“对,我是保安嘛,就是要保护学校同学的安全。”

“那学校这里死了人,你负不负责?”裴听颂一脸看戏。

“按我的职业守则来说,应该要。”

“那如果人是你杀的,那你的行动是最宽裕的。”

“这点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由于我是一整天都在学校里面转悠,所以总会有人看到我,我冒不到这个险。”

倒也是一个道理。


阮晓在本子上写了很多,最后一脸沉重的叹了口气,“那我们一起去搜证吧!”


这次节目组的建设是做成了两层,上层分布着大家的所住的房间,下面就是学校里的一些房间。


阮晓、商思睿、夏知许、他们三个首先去一楼,夏习清、周自珩、裴听颂、方觉夏四个人被分到了二楼。


“大家加油加油!只有十分钟!”


——————

我来了来了,我好不容易码出来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分享给其他的朋友看看!写的不好见谅,如果很多的漏洞一定要告诉我!


小剧场:

商思睿:为什么人家都是一对一对的,我们三个就吃狗粮吗?

阮晓:我有对象。

夏知许:我也有。

商思睿:……不好意思打扰了。

商思睿os:我妈!你能快点把我对象写出来吗?哭哭.JPG


沈沈沈沈沈溪a

寄光予你【0521夏知许生贺】

人物归楚,ooc归我

慢递可以寄到指定人手里是我的私设

全文约2.3k


时至今日你依然是我的光。


“喂,是夏先生吗? 有个包裹给你放在菜鸟驿站了。”

“好,我一会去拿。”

是快递员啊。

夏知许略微有点沮丧。

还以为是许其琛给他打电话。 


“琛琛,有个快递去帮我拿下吧。”夏知许给在家的许其琛发了个信息。

“你又买什么了?”许其琛带着不满的语气回了条语音。现在是盛夏,外面太阳熀熀地照着,没人想在这个季节的下午出去。


夏知许发了个“委屈”的表情包又飞快地打字:“我也不知道啊,我最近真的没买东西,哎呀琛琛你就帮我去拿一下。”发完这句又急急忙忙补...

人物归楚,ooc归我

慢递可以寄到指定人手里是我的私设

全文约2.3k


时至今日你依然是我的光。


“喂,是夏先生吗? 有个包裹给你放在菜鸟驿站了。”

“好,我一会去拿。”

是快递员啊。

夏知许略微有点沮丧。

还以为是许其琛给他打电话。 


“琛琛,有个快递去帮我拿下吧。”夏知许给在家的许其琛发了个信息。

“你又买什么了?”许其琛带着不满的语气回了条语音。现在是盛夏,外面太阳熀熀地照着,没人想在这个季节的下午出去。


夏知许发了个“委屈”的表情包又飞快地打字:“我也不知道啊,我最近真的没买东西,哎呀琛琛你就帮我去拿一下。”发完这句又急急忙忙补充:“别又是夏习清寄的什么怨种玩意儿。” 


之前夏知许和夏习清又因为一些鸡毛蒜皮拌嘴,夏知许好不容易占了次上风,却又把夏习清惹毛了。夏习清就在家翻出了夏知许小时候穿夏阿姨高跟鞋的丑照,直接寄到了夏知许家。当然,后来还是许其琛和周自珩又是劝又是哄,两人才勉强“重归于好”。


“你就少和习清吵吧。好啦我下去拿了。”



噢,其实你该自己去拿这个快递的,也许,不算快递。



夏知许回到家后就看见了茶几上的信封。


火漆都还没拆。


“这是……”


许其琛故意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骗他说:“有人给你寄的情书,你在外面招花惹草了?”


“没没没!我怎么敢啊怎么可能是……”夏知许一边说着一边冲向茶几,忽然又想起来:“信都没打开,你上哪知道是情书啊小祖宗。”


是个陈述句。


“开玩笑的,你拆吧,其实你去拿这封信更合适。”


“啊?”夏知许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是我在五年前你生日那天,给你寄的慢递。”


夏知许微微有点吃惊,但还是轻轻拿起了信封。信封有点皱了,应该是因为时间较久。火漆印章是黄色的,上面有个小太阳。


拆开。


里面有两张照片,由于是五年前拍的,看上去明显没有现在的相机拍出来的清晰,但从构图上明显可以看出拍摄者的用心。还有一封简短的信,信纸已经略微泛黄,内容也只有寥寥几行,但是笔迹很深,墨迹在信纸上晕开,空白处还有手蹭出的墨渍。能想象当时那个男孩下笔时的犹豫不定和反复斟酌。


「给我的小太阳:

            2015年的九月一号,七点三十九分,我在729路公交车碰到了我的小太阳。」


“琛琛你……”


没想到你记得那么清楚。


“先看。”


「叫你小太阳……那你看得见自己的光吗。

    如果看不见,那我就把光寄给你。

    那两张照片是我转学后拍的,是光,也是你。」


“照片……”夏知许声音轻了很多,抽出了信下的两张照片。


黑板,和操场。


能看出都是晴天拍的,阳光很灿烂。


<关于照片>


【黑板】


许其琛转学以后到的那个高中,环境很好,教室干净整洁,同学老师热情有礼,和静俭某些充满恶意的人比起来好不少。


这么看来,新学校似乎是很不错的。


就是……少了个太阳。


他的太阳。


武汉的冬天清清冷冷,没有飘如鹅毛的大雪,也没有冷郁彻骨的潮湿,只有坦荡砭骨的穿堂风扑面而来,让人措不及防的打个哆嗦。短暂的阳光并不能给人带来任何暖意,一眼分明朝阳正亮,再抬头时只剩落日余晖。


为了活跃气氛,英语老师搞了个小活动,让班里所有同学在黑板写一句喜欢的英文歌词。


“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me feel alive.”


许其琛没有犹豫,上去就写了这句。


至我于死地者,必将赐我予后生。


高一开学典礼上,他的小太阳也是这么说的。


落笔时,粉笔灰窜进鼻腔,许其琛没忍住,低头轻轻打了个喷嚏。


再抬头,看向窗外,太阳挤过灰沉厚重的云,露出了脸。


飞起的粉尘在漏斗状的光束中涡旋,阳光阖着眼揉搓着他们,捻成一股稀薄的丁达尔通路,静默地洒在黑板上。


回到座位,许其琛悄悄拿出手机,拍下了那块黑板,以及冬天难能出现的一缕阳光。


黑暗的冬天比夏天的永昼更吸引人的,是对阳光的期待。


【操场】


夏天的操场永远充溢着少年的燥热与悸动。


树荫下偷偷牵手的小情侣,陪着女孩跑八百米的男孩,在一旁看着喜欢的男孩打篮球的女孩……


不过这些和许其琛没什么关系。


找他来表白的女生很多,但是他都婉拒了。


他只想看夏知许打篮球。


不过他们已经不在一个学校了。


但他还记得高二时的那个夏天。


是他记忆里最明亮的夏天。


静俭每年夏天都会举办高二的篮球比赛,不出意外的,夏知许去参加了。


夏习清原本只想凑个热闹,结果好巧不巧的,13班和4班抽签抽到了一起比赛,他就立马去报名了。


“大侄子,等着我把你血虐~”


“夏习清你给我滚!”


比赛当天,许其琛早早就到了看台,挑了个视线好的地方。


半场结束后,夏知许和夏习清一边拌嘴一边回到看台,许其琛远远就听见他们俩的声音,两人额头的汗珠在阳光下显得很亮。


许其琛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夏知许看到他后笑着冲过来的样子,男孩的虎牙很尖,光撒在他的身上,看上去就和旁人不一样。


————————————————————————

“这两张照片都是你在学校拍的?”夏知许


“对。随手拿手机拍的,不是很清楚。”


夏知许把许其琛的手握的更紧了。


“嘶……知许你别太用力。”


夏知许回过神,慌忙松开了手。


「  照片也不是很好看,但是太阳很亮,很灿烂,是不是很像你。

    

    我的小太阳,今天是2022年的五月二十一日,生日快乐。

     

    许个小愿望,希望五年后你收到这封信时,我能在你身边吧。我想,把我的光带给你。


    生日快乐。


                                                                             许其琛

                                                                          2022年5月21日」


“看来我这个愿望实现了啊。”许其琛亲了亲夏知许的嘴角。


“嗯,实现了。”


————————————————————

为微博知许24H生贺写的文  怕发长图被夹所以在老福特也发一下 以防万一

到时候如果被夹了就开个lof的链接过去


第一次写同人文,诸多不足,致歉

祝知许生日快乐

随便打几个字

自习 《做吧 家务》① 观察团

有ooc 致歉

文笔不太行 努力改进中


写在前面:

本集是众人的reaction,无自习出场

出现的人物除了ssr都是私设,他们的人设纯属虚构,无实体

配合 食用,效果更佳


大家521快乐!


系列:前言, 采访先导片 , 


《做吧 家务》和其他真人秀一样,还有另一个室内棚,算是观察团。观察团通常由两个固定主持人和四到五位的飞行嘉宾组成,而飞行嘉宾请的是主咖cp的好友。他们负责对主咖们的表现“评头论足”,充当节目外的氛围组,当然请的嘉宾得有梗,机灵,最好和主咖关系不错,遇事能大胆吐槽,相......

有ooc 致歉

文笔不太行 努力改进中


写在前面:

本集是众人的reaction,无自习出场

出现的人物除了ssr都是私设,他们的人设纯属虚构,无实体

配合 食用,效果更佳


大家521快乐!


系列:前言, 采访先导片 , 



《做吧 家务》和其他真人秀一样,还有另一个室内棚,算是观察团。观察团通常由两个固定主持人和四到五位的飞行嘉宾组成,而飞行嘉宾请的是主咖cp的好友。他们负责对主咖们的表现“评头论足”,充当节目外的氛围组,当然请的嘉宾得有梗,机灵,最好和主咖关系不错,遇事能大胆吐槽,相当于是第一批观众。


当然场外嘉宾和主持人也是有较为固定的流程,比如每一对cp结束了他们的那一part后,就是场外的互动时间,或是表达观点或是表达感受。另外一旦有名场面或者高光时刻出现,也会切回演播室,捕捉场外嘉宾们的第一反应。


自从节目组公布了嘉宾名单后,就受到极大关注,天天有一堆人在节目的官博下催开播。于是当素材拍得差不多后,节目组就加班加点地剪完第一期,室内棚也如火如荼地开拍了。


常驻的主持人邀请的是大猫的当家主持,贺函和秦颂月,两人风格互补,一个沉稳把握大局一个耍宝调动气氛。

第一期嘉宾请的是吕恪厦,严祺,蔡小贝。吕恪厦是个嘻哈歌手,剪了个寸头,带着金项链,不苟言笑,一副不好惹的样子,是节目中另一位歌手vava的老友。vava和他的素人老婆是青梅竹马,结婚多年。

严祺和蔡小贝则是另一对公开不久的小情侣的好友。

而自习这方,既为了逃出生天5预热,也为了迎合网友们的呼声,自习见证人商思睿收到了邀请。


作为整个节目的人气“top”,自习的那一part特意被剪辑到最后面。

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故意搞事情,别人都是从双人采访开始,而到了自习,节目组把周自珩跟着摄像团队上上下下打点的画面剪辑了进去。

当周自珩神色温柔地说出“习清在这个角度看过去特别好看”时,演播室安静了一瞬后,秦颂月和蔡小贝都轻呼出声,“自珩的表情好温柔呀!” “好甜啊。”

反而是商思睿反应平平。贺函见此cue了一下他,“感觉思睿没有什么反应呀,自珩平时经常这样的吗?”


商思睿一脸这种小场面我可瞧见过太多的样子回答道:“正常操作,自珩眼里的习清是完美的,他是习清的头号唯粉。”


接下来一个转场,两人已坐到沙发上。蔡小贝拽了下严祺:“这个镜头两人配一脸。” 严祺点了下头,赞同道:“嗯,怪不得是国民夫夫啊。”


正式开拍前小情侣悄咪咪的互动也一刀未剪地全放了进去。最后周自珩被夏习清拧了下腰并语言威胁后瞬间坐直的模样还被后期调皮地贴了张“乖巧狗狗”的表情包在旁边。


演播室里瞬间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而双人采访前自习两人的“老公,丈夫”之争,夏习清教训周自珩和周自珩求饶的小动作更是逗得众人哈哈大笑。秦颂月捂住胸口大喊:“这两人的互动也太可爱了,别争了别争了,我宣布你们都是我们爱的男人。”


而之后夏习清红着耳朵看似吐槽实则示爱的那一幕,更是激发了秦颂月的妈粉属性“啊啊啊啊,习清红红的耳朵好可爱呀。想摸摸。” 


吕恪厦则是一脸状况外的懵懂:“我听错了吗?导演问的不是有没有不满吗?夏老师这是在表白吧?” 商思睿一脸过来人的朝吕恪厦的摆了摆手说道:“前辈,习惯就好,小情侣间的情趣罢了。” 听罢,吕恪厦一脸原来还可以这样啊学到了的表情。


轮到周自珩说梵高的玫瑰时,吕恪厦又忍不住问道:“我记得自珩不是理科生吗?怎么也这么懂画?”商思睿又一脸了然于胸地说道:“毕竟他老公是个艺术家,近朱者赤呀,前辈。就像之前习清还给我讲过一个叫豪什么斯的物理学家的故事呢。” 


贺函立即抓住重点:“听思睿这么说,习清的物理也很好?”


“习清他物理好不好我不清楚,但他有时的确会蹦出几个物理学家的名字或者什么定律出来”,商思睿耸了耸肩,“反正应该没少饱受某物理学霸的摧残吧。”


演播室众人顿时笑开了花。


演播室里继续播放着片段。


可能笑是真的会传染。自习两人大笑的镜头成功传染了整个演播室的嘉宾,也跟着笑了起来。哦,除了吕恪厦。吕恪厦一脸地铁老人看手机的模样,不明白屏幕里和屏幕外的大家到底在笑什么。


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十分有职业素养的贺函及时稳住了有些崩掉的局面:“明明也不知道在笑什么,但是就是笑得停不下了。可能这就是自习的魔力吧。” 众人忙不迭地点头表示赞同。


接下来,众人又点评了周自珩做饭的镜头。


“自珩做饭的手法很娴熟,看起来经常做!”吕恪厦很诚恳地说道。


蔡小贝捧着脸有点花痴地说道:“自珩做饭的样子好有魅力,好性/感啊!”严祺则泼了她一瓢冷水:“别想了,这男人不属于你。” 


秦颂月赞同地点了点头:“嗯,好男人是别人家的,自珩是习清家的。”


贺函敬业地cue商思睿:“思睿尝过自珩做的饭吗?味道怎么样。” 商思睿点了点头:“尝过,味道不输外面的大厨。” 


“是嘛,真希望有机会能尝尝。”


大家时不时暂停一下,发表一下感受。很快,第一集的内容就要到尾声了。


画面中播到没有得到抱抱允许的周自珩抢过被子把自己整个裹起来的幼稚举动,看得众人哭笑不得。


“好幼稚啊,周自珩,这还是娱乐圈大总攻吗?” 商思睿嘲讽道


“哈哈哈哈,反差萌,自珩这样还挺可爱的。” 老好人贺函说道。


“习清,让他抱!!!” CP粉秦颂月吼道。


“难道只有我好奇习清觉得自珩要做的是什么吗?反应这么大。” 另一位CP粉蔡小贝笑眯眯地问道。


“......”


而随着画面中周自珩用毛巾盖住镜头的动作,画面瞬间整个变黑。演播厅的众人有点没反应过来,“怎么了,这就结束了吗?” “嘘,好像没结束,还有声音。”


狡猾的节目组将黑屏后收音设备收录到的内容以打字的动画模式配合着他们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展示在屏幕上。


“听完”小情侣的睡前内容,众人反应各异。


“看起来这么A的两个人,私底下这么.......不成熟的吗?” 严祺问道。


瞬间切换为妈粉的秦颂月:“啊啊啊,是习清在knock knock吧,好可爱呀。啊啊啊,为什么要遮住画面!!!我想看!!!”


“哎哟喂,习清真的好宠自珩哎!” 还在磕的CP粉蔡小贝评价道。


“额,这个是我们能听的吗?这个能播吗?”老实人吕恪厦问道。


妈粉CP粉属性无缝切换的秦颂月:“能,当然能,别说他们什么都没发生,就是发生点什么大不了我们放到付费点播!!!”




想了想觉得有这一部分才更像完整的综艺体,于是就写了,但好像写废了。

上下的衔接有点难写,不够丝滑,看以后有没有可能再修改一下吧【点烟.jpg】


另:文中ssr说的“豪什么斯”的全名是Fritz Houtermans(弗里茨•豪特曼斯),是原文里提过的那个“现在我是世界上唯一知道星星为什么会发光的人”的那位物理学家。




感谢喜欢,欢迎建议,欢迎评论!!!



寄奴

“周自珩出生在夏习清最希望有人来救他的那一年,周自珩是为了爱夏习清而出生的”

“周自珩出生在夏习清最希望有人来救他的那一年,周自珩是为了爱夏习清而出生的”

不谌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自习 | 双...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自习 | 双闪吧唧设计

敦煌风好美…斯哈斯哈

※ 人物为自带(无背景)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自习 | 双闪吧唧设计

敦煌风好美…斯哈斯哈

※ 人物为自带(无背景)

Wind _(上学去了)

【自习】“迷路”

*是迟来的520贺文🎉🎉(521发也没晚吧

*时间线在小周还没毕业。


:你还是亲了撒谎的我。


周自珩一直都对要上早八这件事很不满,每一次早起的时候都会故意弄醒夏习清,让他和自己交换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吻。


每次亲完以后夏习清倒头就继续睡,留下周自珩站在床边看着再次陷入睡梦的他。通常情况下,周自珩会用手不顾床上人的反抗,惩罚般捏着夏习清的脸,嘴上不满地抱怨道:“男朋友亲完就扔,夏习清你真够绝情。”


等到夏习清睡够起床的时候身边的床单已经冷了。对于有一个还在上大学的男朋友,他早就习惯了这种起来以后家里只有自己的生活。


今天跟往常一样,夏习清起床后,把周自珩做好的早饭......

*是迟来的520贺文🎉🎉(521发也没晚吧

*时间线在小周还没毕业。


:你还是亲了撒谎的我。


周自珩一直都对要上早八这件事很不满,每一次早起的时候都会故意弄醒夏习清,让他和自己交换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吻。


每次亲完以后夏习清倒头就继续睡,留下周自珩站在床边看着再次陷入睡梦的他。通常情况下,周自珩会用手不顾床上人的反抗,惩罚般捏着夏习清的脸,嘴上不满地抱怨道:“男朋友亲完就扔,夏习清你真够绝情。”


等到夏习清睡够起床的时候身边的床单已经冷了。对于有一个还在上大学的男朋友,他早就习惯了这种起来以后家里只有自己的生活。


今天跟往常一样,夏习清起床后,把周自珩做好的早饭重新热了热再吃。吃完早饭,他反倒不知道干些什么好了。披着一张懒人毛毯去沙发上瘫着,随后打开手机刷着微博。自从公开恋情后,每一条关于周自珩的帖子下都有人艾特他,他浅浅看了几个帖子就去周自珩超话里收割了一波生图,然后就退出了微博。


没了周自珩,夏习清倒是觉得这个家略显得空旷冷清了些。他打开电视凭着记忆找到了平常播综艺的栏目,发现它正在播天气预报。


“今天是五月二十日,天气晴,最高温32摄氏度,紫外线较强,出行需注意防晒…”


夏习清走到阳台,刺眼的阳光让他“战败而逃”,心里却萌生出接周自珩放学的念头。


此时的周自珩刚上完一堂专业课,几乎是刚打开手机那一刻,夏习清就给他发来了信息。


:今天几点放学?


周自珩似乎猜到了夏习清的想法,勾唇打字回复。


:下午五点,你要来接我放学?


果然,对象脑子太好也不是好事,被拆穿的夏习清拍了一张室外的照片传给周自珩。


:才不去,外面热死了。

:都大学生了,弟弟不会自己回家吗?


周自珩看着他发过来的带着调戏语气的信息,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复。


:对啊,忘记要怎么坐车回家了

:哥哥你一定会来接我的吧


课间休息结束,周自珩跟夏习清说明原因以后,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回书包里,手指夹着笔有规律地在纸面上敲打。


很显然,他心情不错。


一堂接一堂的课让一天过得充实且快,离下课最后五分钟的时候周自珩偷偷摸摸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一列下来竟然没有夏习清的信息。下课铃响起,周自珩单肩背起书包就往外走。


“不可能啊…”


他走到校门口,四处张望,却没发现自己心中所想之人的身影。忽然,他被一片阴影罩住,从影子来看可以看出身后的人打着伞,手里似乎还抱着一束花。


“在找我?”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自珩转过身,和夏习清对视。看见夏习清的时候,周自珩突然悟了,怪不得在校门口找不到他。只见眼前人穿了件浅色衬衣,下身穿着休闲款九分裤,又因为热把头发扎成了小揪揪。


一身和平常风格不太一样的装扮,足以让夏习清混进当代大学生的队伍里。如果被不认识的人见到,十有八九会被认成是自己大学里的高颜值学长。


夏习清抱着一束用雾霾蓝包装纸包着的栀子花,他把伞给周自珩拿着。用右手拿着花,左手勾着周自珩衣领,让他低头和自己接吻。


一个在大学门口的、用雨伞挡住的、伴有花香的、纯情的吻。


接完吻,周自珩故意问他:“不是说外面太热了吗,怎么还出来了?”夏习清先是低头装作思考样,然后恢复到接吻抬头的姿势看着他:


“做选择的过程中,收到了某人的求助信息”

“就只好来接迷路的弟弟回家了。”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