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周记

12651浏览    2324参与
春霖秋雨

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晨曦之景。静谧而深邃,半面纯净无瑕淘洗过的天空中点点乍现飘渺的金沙,那是灿烂星河的光华,星河下花曾开过,而如今或许花已遍落,岁月也停留在这一刻。

又是一年的秋日暮霭间,别来音信千里,远望古道西行,千里江山寒色远,恨此情难寄,草色烟火残照里,曾拟把疏狂图一醉。可或许鱼可传尺素,驿能寄梅花,可于你,不知何期。

一次,又一次,碧纱秋月中细听帘外雨声潺潺点点滴滴打落梧桐的叶片,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无奈夜长人不寐,留下积蓄的雨水凝固着五更重寒的无边凄切。

平荒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山外,夕阳之意。放眼望去,雨后剔透的天幕中萦绕着流转的彩云,霁蓝的苍穹中...

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晨曦之景。静谧而深邃,半面纯净无瑕淘洗过的天空中点点乍现飘渺的金沙,那是灿烂星河的光华,星河下花曾开过,而如今或许花已遍落,岁月也停留在这一刻。

又是一年的秋日暮霭间,别来音信千里,远望古道西行,千里江山寒色远,恨此情难寄,草色烟火残照里,曾拟把疏狂图一醉。可或许鱼可传尺素,驿能寄梅花,可于你,不知何期。

一次,又一次,碧纱秋月中细听帘外雨声潺潺点点滴滴打落梧桐的叶片,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无奈夜长人不寐,留下积蓄的雨水凝固着五更重寒的无边凄切。

平荒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山外,夕阳之意。放眼望去,雨后剔透的天幕中萦绕着流转的彩云,霁蓝的苍穹中闪烁着一片片晶莹的虹光,满天飞羽般的阳光撒在水光之上与秋色合唱,彩霞如同漫着晕菜的宝石镶在天空的王冠中央,两边是云朵凝成的惟帐,而清风吹拂着青空奏响华丽的乐章,一如你的眼眸中闪耀的点点星芒,水波带起涟漪一同舞动霓裳让这仙乐更加悠扬,远方雕梁画栋满溢的画舫遥遥起航,在丝竹管弦中向故乡的方向轻飏,我伫立在这滕王阁之上,如同古人一样望眼欲穿江山远方,一样望长安于日下指吴会于云间,在萍水相逢的他乡寻觅着自己的归期。

或许你也有欲笺心事,独语斜阑的情绪,天遥云黯心长焰短,怕人询问咽泪装欢,或许你也会在一一生绿苔的阶前盼着我的还期。我曾在秋风里过问失路之人故乡的光景,庭院深深深几许?他们都是少年志在四方应当乘长风破千里浪以报国的担当,不然也要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尽显少年的四方志向,可有些人生来对此便没有兴趣。

梦醒,又一次面对秋景。又一次望断归鸿向故乡和你的方向飞行,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不知何处是悲,但见落霞与孤鹜齐飞,不知怎尽忧乐,秋水共长天一色。

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完

春霖秋雨于京

2020.1.16 pm21:01

阵阵腰封
周记 13 最近一个感觉,自己...

周记 13


最近一个感觉,自己不仅变成一个寡言的人,甚至变成了一个言谈乏味的人。


父母都是偏沉静的性子,却从小就要我多说话,特别得意我早早启蒙伶牙俐齿。明明在学画画,六岁时却转学到朗诵主题的班级,为了参加比赛把《小马过河》的故事在家讲几十上百遍,不知怯场。


小学在各种自习,联欢,班会,下雨的体育课上站在讲台上给同学们讲故事。有我读到的故事,也有我自己当场现编的故事,听到台下的笑声,掌声和“再来一个”的要求。大概是从那时候就知道,人有猎奇的天性,想要引起好奇心,共鸣和追随,需要的是戏剧化,新鲜感,夸大和情绪化的刺激。


曾经非常精于此道吧,把真话添油加醋,脑子飞快...

周记 13


最近一个感觉,自己不仅变成一个寡言的人,甚至变成了一个言谈乏味的人。


父母都是偏沉静的性子,却从小就要我多说话,特别得意我早早启蒙伶牙俐齿。明明在学画画,六岁时却转学到朗诵主题的班级,为了参加比赛把《小马过河》的故事在家讲几十上百遍,不知怯场。


小学在各种自习,联欢,班会,下雨的体育课上站在讲台上给同学们讲故事。有我读到的故事,也有我自己当场现编的故事,听到台下的笑声,掌声和“再来一个”的要求。大概是从那时候就知道,人有猎奇的天性,想要引起好奇心,共鸣和追随,需要的是戏剧化,新鲜感,夸大和情绪化的刺激。


曾经非常精于此道吧,把真话添油加醋,脑子飞快地转着,讲着奇闻异事,笑话,相声,捕捉每个人眼神和表情的变化。


画画或许可以代表另一面,在老师家集训的暑假,我总是绷着一张脸,从来不主动开口,视线也有意避开。令其他人觉得难以接近。但其实他们聊天嬉闹我都默默听着,不出声地想好一串俏皮话。这样冷了好久之后,突然有一天有个孩子鼓起勇气跟我搭讪了,于是像拨开了酒瓶的塞子,哗啦哗啦停不下来。


那时候是多么充沛的精力,潜意识里就一定要做团体里最活跃最有趣最受欢迎的那一个,否则干脆不要加入那个团体。而且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我都真的做到了。


跟说话相关的距离感,边界感,一直都控制不好。很容易发现一个人的优点,近而掏心掏肺的亲近,也必然会渐渐地发现不如己愿的地方而愤然生厌。已然拉近的关系怎么好意思平和地疏远,是跳入了自己设下的陷阱。于是学会退后,把握接触的节奏,从热情变为寡情。


同时也在观察着,高中时的朋友是一样鸡血上身爱出风头的人,跟他们竞争很累,也常常失败。来自另一面沉默的黑影一点点把我覆盖,扼住了想要表达的欲望。


后来遇到过更能讲,会讲,一开口就舌灿莲花的人。被迷的神魂颠倒,对于他所说的无所不信。潜意识里的怀疑都被那些言之凿凿的表达压制住了。禁忌的话题因为无所顾忌天然拥有一种魅力。而这个人于我的结局竟然是幻灭。


因为不真实而幻灭,前头有多么璀璨盛大,与真相比起来就多么荒谬可笑。有人的有趣,不仅仅是夸大事实,更可悲可叹的是伪造事实。


这些年来,聒噪的时候,有个声音在责备着我的聒噪浮夸。沉默的时候,好像又开始揶揄我的无趣老实。跟人热络的时候,害怕之后无以为继。被冷淡或轻视,又觉得自己不够尽心尽力,没有奉上倾尽所有笑料的表演。


Pete说我只是长大了,不再讨好所有人,知道自己不可能讨好所有人,会累死。但还是怀念被夸奖有趣的时代。我甚至怀疑那时候我以为有趣得要命的话语,只是因为我自己深信不疑才有笑的魔力。而现在我不相信也没有讲述的自信,剥离了可能引起兴趣的虚假浮夸,后退到平庸但客观真实的表达。


现在的我非常愿意而且习惯去体会真实平淡,细微的变化需要zoom in,进入。而不是中文里的放大,放大的过程也许就会失真。真实在我这里大概是占比最重的衡量标准。所谓观察的能力,一方面是捕捉细节,一方面要穿透本质,本质容不得篡改,无论它是否引人注目。


可惜的就是平庸客观真实的表达,往往就没有了说出来的必要。


--


大概每个人都会记得第一次看到世界从常规的一面翻过来的瞬间。如果说大灰狼吃掉小白兔是常规的一面,那么另一面是大灰狼跟小白兔们跨越物种大搞艾斯艾姆。初见之下总会把三观震撼得地动山摇。


而人们对于常规世界里的恶却司空见惯,恶行可以摆上台面分析,上电视新闻报道。而异态世界的一点点趣味,对很多人来说比杀人放火更为邪恶。


正人君子们不愿意承认和面对世界还有这样一面,或者不提,或者要消灭殆尽。


幸好有人勇敢地愿意表达异态的那一面,金基德,阿尔莫多瓦,席勒。世界有那一面才完整,人心也是。


最近读入门《地藏经》,想试着去相信佛教。但总是为信徒的“道理”而难过。

人尚能宽悯他人,何况神佛乎。


神佛之宽仁如果连世人之善都不能超越的话,世人如何能被神佛救赎。








夕花朝露

1.12-1月week2

这周从周一开始一直想补上周的周记然而直到周末也没有补,上周做了什么也忘了。

发现每天在手机上的时间7小时以上,于是开了screen time limit,发现还是7小时。

想8点起9点起也一直没成功,想恢复时间记录也一直没成功。周三的时候在小本子上写了4个待办事项到现在只办了一个(交话费)

周一的时候改一个很简单的东西改不出来的时候写的:

回想学生时代为了升学准备考试,为了面试而天天刷题准备面经,是一种痛苦的充实。我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自由自在情况下的快乐,一旦拥有了一点点属于自己的自由,我的选择就是用刷一天知乎的行为把时间填满。

这个周六周日下午去图书馆复习了。上个周末都想不起来做了什...

这周从周一开始一直想补上周的周记然而直到周末也没有补,上周做了什么也忘了。

发现每天在手机上的时间7小时以上,于是开了screen time limit,发现还是7小时。

想8点起9点起也一直没成功,想恢复时间记录也一直没成功。周三的时候在小本子上写了4个待办事项到现在只办了一个(交话费)

周一的时候改一个很简单的东西改不出来的时候写的:

回想学生时代为了升学准备考试,为了面试而天天刷题准备面经,是一种痛苦的充实。我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自由自在情况下的快乐,一旦拥有了一点点属于自己的自由,我的选择就是用刷一天知乎的行为把时间填满。

这个周六周日下午去图书馆复习了。上个周末都想不起来做了什么(好像是在家看教学视频但是中途打开了b站结果就看了一天)

GG不是小猪哦

2020.01.13

又是周一。

每次开篇都是这一句哈哈。真的是当成周记在写。听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那我坚持一个多月了呢。似乎真的成为了习惯,周一上午的一定要写这个博客,就像是任务一样,不过是我愿意主动去完成的任务。

既然这样,就新增一个周记的标签好了。话说我在申请这个博客的时候也是万万没想到会变成我的周记本。记得网易博客好像运营了十年左右吧,不知道乐乎又能运营多久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曾经陪伴一段也不错。到时候我就把我所有的文章都导出保存着。毕竟少女情怀总是诗嘛哈哈。

上次决定做周记的标签的时候系统延迟,现在也不管了。我写我的就好了。有人看就更好了。只有在陌生人面前才能絮絮叨叨,面对身边人反而...

又是周一。

每次开篇都是这一句哈哈。真的是当成周记在写。听说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那我坚持一个多月了呢。似乎真的成为了习惯,周一上午的一定要写这个博客,就像是任务一样,不过是我愿意主动去完成的任务。

既然这样,就新增一个周记的标签好了。话说我在申请这个博客的时候也是万万没想到会变成我的周记本。记得网易博客好像运营了十年左右吧,不知道乐乎又能运营多久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曾经陪伴一段也不错。到时候我就把我所有的文章都导出保存着。毕竟少女情怀总是诗嘛哈哈。

上次决定做周记的标签的时候系统延迟,现在也不管了。我写我的就好了。有人看就更好了。只有在陌生人面前才能絮絮叨叨,面对身边人反而开不了口。刚才登陆乐乎发现我又多了一个小粉丝,很开心。看来我也是能靠才华吸粉的啦哈哈。说起来好遗憾,喜爱文学但是又没有一点编故事的才华,只能写写随笔抒发一下自己了。

这周肯定是会放假的吧。我也要正式和老吴分离了,同住了两个月,都已经形成了习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激烈,反而更像是普通平常的样子。生活本平淡嘛,这也是好事。大概以后如果工作结婚也会是这样吧。除了爱打鼾之外也没什么不好。我都快要习惯了。

可是我必须要搬回去了。因为这一年很艰难,压力很大,我必须可以全面掌控自己。不能别的太多事打扰我。即使我很不舍。平常物品的断舍离对我来说都有点困难,更何况是日日相伴的人呢。就是这段时间才使我们的关系更亲密了一点。唉。

以后都会变好的吧。

希望如此。


林暁

这周大多时间给了学科学习,加上作息不规律,疲劳自发停止了深度思考。

我确实觉得最近自己对独处空间的需求很大,有些影响生活;也许只是不知道何处抛锚船也就很难起航吧。关于imposter sydrome,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去这样感觉,这也算一个症状吗。很难认清自己,太难了。 

这周大多时间给了学科学习,加上作息不规律,疲劳自发停止了深度思考。

我确实觉得最近自己对独处空间的需求很大,有些影响生活;也许只是不知道何处抛锚船也就很难起航吧。关于imposter sydrome,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去这样感觉,这也算一个症状吗。很难认清自己,太难了。 

停滞的陌路人

1/6-1/12

新的十年开始的第一个上班周

之前是流感,就米去上班

无聊,忙碌,无奈的一周

其实每一周都是这样的

令人感觉痛苦


我向往的远方

已经在机缘巧合下

变得远不可触及

而我

被牢牢地固定在办公桌椅上

只能靠着网络

靠着照片

看着无缘的远方

新的十年开始的第一个上班周

之前是流感,就米去上班

无聊,忙碌,无奈的一周

其实每一周都是这样的

令人感觉痛苦


我向往的远方

已经在机缘巧合下

变得远不可触及

而我

被牢牢地固定在办公桌椅上

只能靠着网络

靠着照片

看着无缘的远方

Maximus_Lee

20200112(2020年来了)

[图片]

上次使用博客已经是十多年前了。

当下,快节奏高密度的碎片信息就像春药,人们顺理成章的服下这剂药片,对于一波接一波的充满假象的高潮喜闻乐见,脑子很容易就被麻醉,再也不会去真正的思考。

于是,肤浅、聒噪、暴戾有了优渥的滋生土壤。

十多年前,还不知道墙为何物,网络自由度极高,环境也没有这般恶劣。

现在的人,多数都把真实的自己寄生在网络上,所以以小见大,时间到底催生了些什么呢?

想保持清醒,还是得在这儿搞一搞,叫它后花园也好,自留地也罢,反正是个逆流而上的活计。

有时间躲在这里想一想、写一写,给紧绷的神经放个假,让心里的想法发个芽。

在这里把状态拉回到十多年前,如少年一般,虽...

上次使用博客已经是十多年前了。

当下,快节奏高密度的碎片信息就像春药,人们顺理成章的服下这剂药片,对于一波接一波的充满假象的高潮喜闻乐见,脑子很容易就被麻醉,再也不会去真正的思考。

于是,肤浅、聒噪、暴戾有了优渥的滋生土壤。

十多年前,还不知道墙为何物,网络自由度极高,环境也没有这般恶劣。

现在的人,多数都把真实的自己寄生在网络上,所以以小见大,时间到底催生了些什么呢?

想保持清醒,还是得在这儿搞一搞,叫它后花园也好,自留地也罢,反正是个逆流而上的活计。

有时间躲在这里想一想、写一写,给紧绷的神经放个假,让心里的想法发个芽。

在这里把状态拉回到十多年前,如少年一般,虽然矫情,但所思所想都发自肺腑,保持本真方能看清自己。

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一过三十岁,便被生活与工作所紧紧裹挟,那是一种被拖入泥潭的无力感,不能使劲挣扎,不然沉沦的更快。

所以我会格外鼓励那些为梦想、为高远目标而努力的身边人。

媳妇儿一直让我制定新一年的愿望清单,哪有那么容易呢?

只希望前几年的那些颓丧早点滚蛋。

毕竟 ,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啦。

慢慢耕耘这块自留地,希望来年能有一定的收成吧。

阵阵腰封
周记 12 哀愁与思念,大概是...

周记 12


哀愁与思念,大概是最容易转变为美的形式,只是有时候会流于轻浮。


认识的熟人的太太跟留学时的男同学一起旅游了三次,目的地分别是印度,中东和日本。三次都没有告诉他那位男同学的存在。三次之中,有两次还有太太的闺蜜一起。


最近闺蜜终于忍不住向熟人告发了。


熟人只是立刻去咨询律师,之后选择了沉默。


夫妇的关系就这么拖着。


恋爱的功能之一是让人长见识的,把小时候对于王子公主的期待落到实处。但并不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去选择就能喜欢上的。有时候喜欢的偏偏是不起眼的,能够轻松驾驭的类型。但看到有趣的闪闪发光的新面孔,还是会被吸引。也许最初并没有想发展成男女关...

周记 12


哀愁与思念,大概是最容易转变为美的形式,只是有时候会流于轻浮。


认识的熟人的太太跟留学时的男同学一起旅游了三次,目的地分别是印度,中东和日本。三次都没有告诉他那位男同学的存在。三次之中,有两次还有太太的闺蜜一起。


最近闺蜜终于忍不住向熟人告发了。


熟人只是立刻去咨询律师,之后选择了沉默。


夫妇的关系就这么拖着。


恋爱的功能之一是让人长见识的,把小时候对于王子公主的期待落到实处。但并不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去选择就能喜欢上的。有时候喜欢的偏偏是不起眼的,能够轻松驾驭的类型。但看到有趣的闪闪发光的新面孔,还是会被吸引。也许最初并没有想发展成男女关系,有些人只是在一起说话就足够愉快,有些人也仅仅只能停留在同游的距离。恋爱开始的那几年,就是要把所有遇到的人所有能发生的关系都发生,不留遗憾。


婚姻是另一回事。


看得足够多了,漂亮的面孔,身材,口若悬河的表现欲或者缄默的魅力,才华,神奇渐渐化为平庸。


最后决定的那个人,应该是让你能看破这些,仍旧笑得出来的人。


人真心笑的时候,大多心都是柔软的,笑多了,就不会忍心伤害和背叛。


所以假笑也是自己的责任。


多芬这牌子挺诡异的,怎就从德系转到了韩系,最初和妮维雅一个气质,身体乳深浅两种蓝色可选择,每次都买浅蓝色。洗完澡坐在寝室的上铺,床头台灯黄光里那种有点牛奶的香味。欧舒丹的蜂蜜面霜,是好朋友最先用起来的,理想中蜂蜜+木质。


玫瑰是永远不厌倦的,雅芳的某个支线出过一款手霜,或者直接大马士革玫瑰露,可以闭着眼选择的只有玫瑰。


高中的时候下学总在学校附近的精品店闲逛,自己挑挑拣拣买的第一瓶香水叫做闪亮的星。带着这瓶香水去不同的城市艺考,火车,长途汽车,廉价旅馆被廉价香水拯救。


理肤泉的沐浴油倒在泡沫球上搓开,立刻被带回到二零一三年夏天,和朋友西班牙葡萄牙那一趟旅行,海洋和草花的味道。


曾经在丝芙兰里被各种香水熏到头晕想吐也挑不出一款喜欢的,过几天同屋小姑娘送了一瓶D&G light blue就刚刚好成为了“那个味道”。之后也只买这一款的超大瓶,但味道淡得靠近了也不怎么能闻得出。大牌香都很俗这个印象来自国产很多日化产品早年都抄大牌香,留不下印象。


祖马龙,柜台闻了一遍最喜欢还是海盐鼠尾草,放在床头打开盖子就足够的。最近有人送了橙花,橙花跟橙不是一回事的落差有点太大了。


这些是我想守住的气味。


2020,比过去更悄然无声地进入to do list,甚至不需要计划,所有的时间都被珍惜,即使拿来消遣也是纯粹没有负罪感的快乐。烦心list也一点没有变短,跑医院的难度也在增加。所幸有几部当季日剧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虽然龙平的芥川龙之介就像一个没有魅力的龙平自己。



598
2019年的最后一天 ,列了好...

2019年的最后一天 ,列了好多小计划,为此还下了app督促这些计划。还好,目前为止大部分都能做到了,起码没有再熬夜了。

闭上眼回想工作的这几年。不够自律,拖延症严重,只看眼前,并且大多的美好计划都是头脑发热。后悔只是个缓解我内心焦虑的词罢了。

最想改变的是控制情绪 不受他人影响 但太难太难了 有时候因为这种负面情绪讨厌自己。是否换一种环境,换一个伴侣就能更好?亦或者结果都是一样?因为问题原因在于自己本身?时常陷入这种极度纠结拉扯的状态。是否只是厌倦这种生活却没勇气去改变 没勇气 是自卑和不优秀的衍生物。就像负面的完美主义者,常认...

2019年的最后一天 ,列了好多小计划,为此还下了app督促这些计划。还好,目前为止大部分都能做到了,起码没有再熬夜了。

闭上眼回想工作的这几年。不够自律,拖延症严重,只看眼前,并且大多的美好计划都是头脑发热。后悔只是个缓解我内心焦虑的词罢了。

最想改变的是控制情绪 不受他人影响 但太难太难了 有时候因为这种负面情绪讨厌自己。是否换一种环境,换一个伴侣就能更好?亦或者结果都是一样?因为问题原因在于自己本身?时常陷入这种极度纠结拉扯的状态。是否只是厌倦这种生活却没勇气去改变 没勇气 是自卑和不优秀的衍生物。就像负面的完美主义者,常认为要是不那么做,一定更理想。是否要怪罪于亲密关系里说的童年少有的鼓励和赞扬,如若真的如此,还有转变的机会吗?

 今早醒来,梦到自己进入了楚门的世界,我就是楚门,不同的是,我连自身的情绪都是假的。









今天天气很好,给自己一个露牙笑,新的一周,还是要开心啊。


斐郁暮

“事实胜于雄辩”

“事实胜于雄辩”


这个世界是在物质的基础上建立的,而意识则是物质的附属品。


物质是客观的,意识是主观的。人对事实的看法,可能会对事实的发展产生促进作用,也可能对事实的发展产生阻碍作用。由此可见,事实是看法的基础,没有事实的看法是空洞的,但没有看法的事实绝对不是无力的。


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在16世纪末的一天,年轻的伽利略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了比萨斜塔顶,今天他将要挑战先贤亚里士多德的“落体运动法则”……事实胜于雄辩,他用最有力的事实证实了自己的“自由落体运动”定律,奠定了力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成为了“牛顿脚下的巨人肩膀”!


仰望历史的星空,俯...

“事实胜于雄辩”


这个世界是在物质的基础上建立的,而意识则是物质的附属品。


物质是客观的,意识是主观的。人对事实的看法,可能会对事实的发展产生促进作用,也可能对事实的发展产生阻碍作用。由此可见,事实是看法的基础,没有事实的看法是空洞的,但没有看法的事实绝对不是无力的。


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在16世纪末的一天,年轻的伽利略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了比萨斜塔顶,今天他将要挑战先贤亚里士多德的“落体运动法则”……事实胜于雄辩,他用最有力的事实证实了自己的“自由落体运动”定律,奠定了力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成为了“牛顿脚下的巨人肩膀”!


仰望历史的星空,俯瞰时光的长河。先贤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事实才是硬道理,没有事实的看法是空洞的,即使那个人是亚里士多德。


沧海桑田,白驹过隙……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各种社会思潮相互激荡的思想大格局中,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传播极为广泛,颇为扎眼。在我看来这就是错误的看法是对真正事实的扭曲,它不会对事物的发展产生促进作用,有的也只会给事物的发展增添阻碍。由是观之,看法对事实来说不是一切,而失去了看法的事实也绝对不是无力的。


历史的长河携带者或平淡如水,或保贬不一,或惊心动魄的史实缓缓流淌……

 

即使众说纷纭的看法如花般美丽,但也不能掩盖它扎根于事实这块黑土。但总有人喜欢用弥多“迷人”的花朵来掩盖这一事实,但事实本身就是最强有力的言语,弥多的花朵不仅不能掩盖事实,反而会让事实更加显现出它的影响力。


十九、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是全世界之殇。中国虽然因此而觉醒,最终也获得了胜利,但这都是由无数先辈的血肉之躯堆砌而成,是每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不能忘怀的。其中侵略中国最严重的日本,却依旧不肯承认这一事实。对此他们的看法依旧认为这是一场“正义之战”,甚至在他们教科书上对此都称是“护国之战”!如此厚颜无耻,良知更是荡然无存!但只要中国存在一天,这些“事实”都不会被遗忘。由此可见,事实才是根本,看法不过是事实的附属品,没看法的事实绝对不是无力的!


事实是本,看法是花。即使花再美丽,但没有了本的支撑,它都只是虚幻。事实胜于雄辩,所以没事实的看法是空洞的,但没看法的事实绝对不是无力的。



停滞的陌路人

2019/12/30-2020/1/5

漫长的一周

去鬼门关走了两遭

算是勉勉强强活下来了

流感,药物过量

前者潜伏期一个月,咳嗽了一个月

后者生不如死,噩梦怪梦折磨一整晚


所以

那个红色的人影到底是谁

我的守护神帝皇战魂为什么要追击

漫长的一周

去鬼门关走了两遭

算是勉勉强强活下来了

流感,药物过量

前者潜伏期一个月,咳嗽了一个月

后者生不如死,噩梦怪梦折磨一整晚


所以

那个红色的人影到底是谁

我的守护神帝皇战魂为什么要追击

林暁

假期的最后一天

2020的第一周,简直就是黑天白夜,生活作息乱得说不出口。也许是因为一直一个人在家,没有和世俗价值的接触,我行我素地保持着良好心情。凌晨三点开始主场作战一样。

很同意黑塞说,很多有哲理的话说出来的瞬间就变得愚蠢,语言让交流变得容易的同时也让交流变得困难。我还觉得语言仍然有一块是缺失的,人们无法用准确的语言表达出自己,就像尼采说的,在同一个苦难中生存的人们失去了互相安慰的话语,生活变得难以忍耐起来。见面的谈话是很有魔力的——这么说着就感觉到现代生活在改变人们长久以来的认知,或许旧的语言很难再担任新时代的责任——曾经人们只能见面交谈。全球通讯发展模糊了时间的界限,连跨年——说到底人们坚守的是机械...

2020的第一周,简直就是黑天白夜,生活作息乱得说不出口。也许是因为一直一个人在家,没有和世俗价值的接触,我行我素地保持着良好心情。凌晨三点开始主场作战一样。

很同意黑塞说,很多有哲理的话说出来的瞬间就变得愚蠢,语言让交流变得容易的同时也让交流变得困难。我还觉得语言仍然有一块是缺失的,人们无法用准确的语言表达出自己,就像尼采说的,在同一个苦难中生存的人们失去了互相安慰的话语,生活变得难以忍耐起来。见面的谈话是很有魔力的——这么说着就感觉到现代生活在改变人们长久以来的认知,或许旧的语言很难再担任新时代的责任——曾经人们只能见面交谈。全球通讯发展模糊了时间的界限,连跨年——说到底人们坚守的是机械数字的变化,围着电子显示屏的欢呼。

我感觉到英语的侵略。Happy New year好像只是一个默认的通俗习惯,没什么在意实际的意义。只是找借口去再续前缘,或者让自己显得亲切罢了。而我甚至不想让自己显得合群。

不通过语言也希望对方能理解的心情到底有多少能被理解呢。或许所有的认可都曾经是我的自以为是。空守着一段失落的感情,明天仍然不想出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