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周贺一

24856浏览    132参与
穗穗

哦莫哦莫,好可爱的何咕咕和周贺一。

哦莫哦莫,好可爱的何咕咕和周贺一。

我不会取名

高情商:我在清洗的时候留下了一部分

低情商:你吃的是屎

高情商:我在清洗的时候留下了一部分

低情商:你吃的是屎

简哥的腰
这。。。难道是bai du的叛...

这。。。难道是bai   du的叛逆期到了,我就TM手欠为啥要去搜,快来跟我一起被创吧~

这。。。难道是bai   du的叛逆期到了,我就TM手欠为啥要去搜,快来跟我一起被创吧~

清清❀晚辰

188未来向游戏观影:寒故篇11

  时间线:正文未开始前(具体看预告)

  

  人物属于水大/OOC预警

  

  前言:宋居寒➩送菊寒~( ̄▽ ̄~)~

  

  


  


  宋居寒一来就感觉到小腿一阵抽痛,情不自禁的哀叫了一声,抱着小腿就滚了起来。

  

  这个傻逼tmd在干嘛!

  

  嘶,还有点儿冷…


  “怎么了?”何故紧张地走了过来。


  宋居寒疼得“嘶”了一声: “没事儿,就抽……抽筋。”

  

  宋居寒:这是哪个傻逼?系统。

  

  抽筋?故意的吧!

  

  【周贺一

  

  宋居寒:〣( ºΔº...

  时间线:正文未开始前(具体看预告)

  

  人物属于水大/OOC预警

  

  前言:宋居寒➩送菊寒~( ̄▽ ̄~)~

  

  



  


  宋居寒一来就感觉到小腿一阵抽痛,情不自禁的哀叫了一声,抱着小腿就滚了起来。

  

  这个傻逼tmd在干嘛!

  

  嘶,还有点儿冷…


  “怎么了?”何故紧张地走了过来。


  宋居寒疼得“嘶”了一声: “没事儿,就抽……抽筋。”

  

  宋居寒:这是哪个傻逼?系统。

  

  抽筋?故意的吧!

  

  【周贺一

  

  宋居寒:〣( ºΔº )〣

  

  这就是那个脱粉回踩睡我妻的那位!!

  

  (哈哈哈,惊喜吧~o( ❛ᴗ❛ )o)

  

  (看核桃脸都绿了o(*≧▽≦)ツ┏━┓拍桌狂笑!)

  

  (这个场景…)

  

  (是送菊寒要来了咩(´▽`ʃƪ)

  

    ………

  

  何故跪在床上,一手抓住了他的脚:“脚底有个穴位管抽筋的,我给你按一下。”

  

  他以前为了给宋居寒按摩,还专门学过两天,虽然不算专业,但他记性好,大部分常用的穴位都知道。


  宋居寒猛咬牙点头,咿呀咿呀地小声叫唤

  

  呵,他就是故意的!!

  

  宋居寒:o(▼皿▼メ;)o

  

  何故一手捏着他的脚,手揉着小腿,冷静得像个医生。


  宋居寒渐渐不疼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何故的脸,眼里闪动着异样地光芒。

  

  我家宝宝真好,真的便宜那个什么一的了!

  

  等出去后一定要看好宝宝,绝不能让这群觊觎他家宝宝的人有可趁之机!

  

  尤其是这个叫什么一的!

  

  必须,重点,关注!!!


  “好了……吗?”接触到宋居寒热烈的目光,何故也怔住了。


  宋居寒脸顿时红了,他轻轻抓住了何故的手:“何先生,我……你……”

  

  嘁!装什么纯情!!

  

  弄得我也尴尬了!

  

  (看到了咩!!⊙▽⊙)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脸红的核桃诶!)

  

  (纯情的核桃俺好爱啊(✧∇✧)!!!)

  

  (嘻嘻,我已经把这唯美的一幕给记录下来啦~o( ❛ᴗ❛ )o)

  

  (额,光顾着看了(⋟﹏⋞)

  

  (楼上私信我,给钱,发你一份)

  

  (…好的 ꐦ≖ ≖)

  

  (我也要!!!)

  

     ………


  何先生低下头,想站起身,宋居寒却抓着他的手腕不放,满脸通红,欲言又止。

  

  在观影室内

  

  何故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

  

  虽然没看过宋居寒露出纯情的模样,但这不该出现在宋居寒脸上的纯情竞该死的不违和。

  

  何故一时间都看呆了

  

  直到旁边的顾青裴轻咳了几声才回过神来。

  

  “不愧是大明星,不在场就引得我们何故魂不守舍的~”

  

  何故一时间也红了脸:“…顾总就别调笑我了!”

  

  一直悄悄瞄着顾青裴的原炀看到这一幕后一下子炸了,等反应过来后就已经在顾青裴的面前了。

  

  “原大公子,请问有事吗?”

  

  “你,我,我TM…”

  

  原炀想了半天最后也只憋出了:“老子就走下路活动下筋骨,你TM管得着嘛!!”

  

  “那你继续走吧。”顾青裴扶了一下眼睛,轻讽道:“毕竟就这点儿路,应该不够原大公子活动完身上一整套的筋骨吧~”

  

  等原炀气急败坏的走后,顾青裴轻声道:“有病趁早治!”

  

  …………


  “贺一。”何故淡道,“我刚结束一段感情,我现在只想好好放松地四处玩玩儿。”


  宋居寒点点头:“我会陪你的。”


  “然后我就会离开这里,我永远不可能长留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不在乎。”宋居寒坐了起来,“何先生,我喜欢你,你的所有都吸引我,我不在乎你心里想着谁、你会不会留下、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于其浪费时间去想这些,不如抓紧现在好好相处,不然我以后一定会后悔。”

  

  呵,花言巧语。


  何故沉默地看着宋居寒。

  

  〈他对这个年轻人充满了好感,也曾在心里偷偷赞赏那充满力与美的身体,在异国他乡,碰到这样一个人,似乎一切条件都具备了,他找不到理由拒绝。〉


  〈宋居寒尤其不能、不可以成为那个理由。〉


  〈从他决定离开宋居寒的那一刻起,他就自由了,从心到身体,他是时候去尝试一些从前只是想想的东西了,去试试,是不是真的那么好,所以宋居寒乐此不疲。〉

  

  宋居寒:宝宝,我以后不会了(⋟﹏⋞)


  当宋居寒吻住他的唇时,他没有拒绝,而是犹豫再三后,环住了那劲瘦的腰。

  

  算了,反正现在的是老子。宋居寒这样想着,也释怀了不少

  

  两人滚倒在了床上,宋居寒热情地亲吻着他的唇、下巴、喉结,何故闻着他身上清淡的沐浴露的香味,也有些心——猿意马。


  欲——-望正浓,何故有些尴尬地说:“我、我不太会……”

  

  宋居寒:ʘʚʘ嘎?

  

  (核桃傻眼了吧~ヾ(*Ő౪Ő*)

  

  (让我们有请送,送菊寒…)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o(*≧▽≦)ツ嘎嘎)

  

  (请继续………)

  

    …………


  宋居寒僵着身子贴着他的耳朵厮-磨: “没事,你会的,每个男人天生就会,你只是需要一点引导。”

  

  宋居寒:Σ(っ °Д °;)っ

  

  宋居寒:系统!!!

  

  【好的,现在就为您开启屏蔽

  

  宋居寒:(꒪⌓꒪)

  

  直播间的人都:(╬◣д◢)

  

  (哼,凭什么不让人家看看!)

  

  (呜,楼上说出了我的心声…)

  

  (算了,好歹系统还没有丧尽天良)

  

  (哇哦,核桃叫的声音好**)

  

  (嗯嗯,咕咕好体力!)

  

  (我爱听墙角!!(*゚∀゚*)

  

     …………

  

  观影室内

  

  何故听得一阵脸红心跳,原来居寒被那个后是这样的啊。

  

  顾青裴看到何故的反应,好奇道:“何故,宋居寒真的被↑了?”

  

  “顾总没听到吗?”

  

  清清忙解释道:“也就只有咕咕你和直播间的人能听到罢了!”

  

  其实我也能听到了,清清默默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当何故进入宋居寒,体会到所谓“男人的快乐”时。

  

  〈按照宋居寒的标准,他终于不“干净”了。〉

  

  正在躺平享受的宋居寒:宝宝还是我哒!


  宋居寒本来还有点儿抗拒,但他最终沉溺其中,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夜晚。

  

  他在沉沉睡过去之前,想道:不愧是宝宝,一点儿都不输给自己!

  

  等宋居寒扶着腰起来揉了揉眼睛后,看到的却是一堵特别熟悉的墙。

  

  ???

  

  他还躺在床上啊?

  

  宝宝呢??

  

  【咳咳…看您实在是太累了,就让您睡了半个小时来补充体力

  

  宋居寒也不想说什么了,实在是这腰还有亿点儿酸。

  

  他虚虚地将从床上摸到的白色钥匙挨到墙上

  这堵墙吸收完白色🗝后,四周突然飞出了各种彩色飘带。

  

  【恭喜宋天王成功收集到乐之钥匙

  

  【恭喜宋天王成功集齐五把钥匙🗝

  

  【中级迷宫入口已开启……

  

  【祝宋天王have  a  good  time

  

  被喷🉐全身彩带的宋天王本王:“……”

  

  最终宋居寒骂骂咧咧的扶着腰向中级迷宫进军了…

  

  

  

  

  

  作者有话要说:猜猜接下来要怎么玩呢~





鱼子酱

水大笔下配角永远体贴主角

水大笔下配角永远体贴主角

桐色

小朱#周贺一《恩赐》篇一

  法国街头,异国风光无限好。

  夕阳包裹着男人的身姿,茶黑色头发,白皙如玉脸庞在余晖里格外柔和。

  不过是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穿搭,小朱也穿出一种青春朝气以及一丝慵懒明媚。

  忙碌了半个月,法国时装秀工作终于结束。

  小朱作为总造型师,在筹备期间处于高度忙碌状态。

  工作结束他给自己放了个假,打算在法国度个假。

  小朱边走边拨打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快接听,“小朱啊,怎么样时装秀结束了吗?”

  “简少……时装秀圆满结束,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小朱十分感谢简隋英对自己的帮助,如果没有简少,他的人生一定不会这么精彩。

  简隋英笑着说:“客气什么。”察觉到李玉的...

  法国街头,异国风光无限好。

  夕阳包裹着男人的身姿,茶黑色头发,白皙如玉脸庞在余晖里格外柔和。

  不过是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穿搭,小朱也穿出一种青春朝气以及一丝慵懒明媚。

  忙碌了半个月,法国时装秀工作终于结束。

  小朱作为总造型师,在筹备期间处于高度忙碌状态。

  工作结束他给自己放了个假,打算在法国度个假。

  小朱边走边拨打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很快接听,“小朱啊,怎么样时装秀结束了吗?”

  “简少……时装秀圆满结束,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小朱十分感谢简隋英对自己的帮助,如果没有简少,他的人生一定不会这么精彩。

  简隋英笑着说:“客气什么。”察觉到李玉的视线,简隋英没多唠嗑,“小朱啊,不说了我还有个会,这几年你也辛苦了,出国了耍一圈再说。”

  小朱抱着手机,点头“嗯……简少……”这次回去我就真的下定决心忘记你了。

  简隋英没听到下文就挂了电话,小朱躲在街头一个僻静,哭得撕心裂肺。

  他见过简少最颓然的日子,那时候他们就在不大不小的房子里。

  他给简少做饭洗衣,静静守候在他身边。

  岁月已经洗涤了简少的伤痕,他也尝试抚平对简少的喜欢才是。

  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小朱整理好情绪,来到闹市街头。

  这一次,他浑身散发着希望和骄傲,难过和释怀。

  希望是因为他终于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骄傲是因为他实现了简少说过的话。

  难过是因为他终于决定放下对简少的感情。

  释怀是因为他学会了面对自己和简少的过去。

  虽然四个情绪中,有三个是被简隋英左右着,但没事他打算告别了。

  小朱总是感慨命运给他的安排,让他遇见了简隋英。

  哪怕最后没得到,他也不贪的。

  因为在简隋英最艰难的时刻,在简隋英身边的人是他。

  那是任何人偷不去的恩赐,上天给了他这么大的回馈,他还能再强求什么。

  遇见过,也拥有过,最后还能以朋友的方式相处。

  真的很幸运。

  小朱吃了意面,拿出一张名片拨打了上面的电话。

  “喂,你好我是周贺一,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周贺一这些年来只接待中国游客,也算是旅行社的招牌,所以开口就是中文打招呼。

  小朱开门见山地说:“周先生,麻烦给我安排十日游,我给你发定位,明天就开始旅程。”

  周贺一:“好的先生,我马上到。”

  一刻钟时间,周贺一便开车到了小朱说的地方。

  周贺一忍不住多看了小朱几眼,他跑遍法国,什么人都接触过。

  自然也对刚刚结束的时装秀有所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不就是那个总设计师吗?

  周贺一都想一句卧槽,来大单子了。

  不过他是个地道人,不会坑人。

  他下车,“你好,我是周贺一。”小朱:“叫我小朱就好。”

  “你的行李呢?”周贺一看了一圈发现小朱没带任何东西。

  小朱把一张卡塞到周贺一手中:“没有东西,这张卡你拿着,我们的吃穿住行就从卡扣。”

  周贺一愣了愣,他十分喜欢这种信任自己的人。

  “小朱,你放心哥从不坑人,这十天保你花钱值。大家都是中国人,你也别喊我周先生了,喊我周哥呗。”

  小朱点点头,没有扭捏喊道:“周哥。”

  “哎,小朱。今天晚上先带你去休息,明天我们就出发。”

  “这第一站就去勃艮第小镇,看看小镇风光。鹅卵石小路,山野小邱,石桥建筑等等放松放松心情。”

  小朱听着很赞同,“好。”

  周贺一作为旅行社扛把子,又见到中国同胞,话痨子一下打开。

  带着不爱说话的小朱聊起了天南地北。

  小朱也觉得亲近,抛开情绪和周贺一聊天。

  来到酒店,开了两间房。

  小朱洗漱时间,周贺一迅速去买换洗衣服和明天出发吃喝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贴身衣物他还没得及问size,买了出行物品后看着时间差不多,拨打电话过去。

  小朱正愁没有衣物可穿,周贺一便询问:“小朱,穿多大码内裤,衣服裤子我看看你就知道了,内裤有点拿不准,毕竟大了小了不舒服。”

  小朱脸有点发烫,小声说:“周哥买M码就行。”

  周贺一大大咧咧挂了电话,拿上两盒内裤放进购物车。

  又退回来,小朱腰确实细,但屁股翘啊,再买一个L吧。

  选好东西后周贺一结账回去。

  他把生活用品带上去,又去酒店把买了的两套运动装一套睡衣内裤洗了。

  等烘干快十点了。

  想着小朱没带任何东西,就把衣服送过去了。

  “小朱,是我,开门。”

  小朱裹着睡袍开门,周贺一把袋子递给他:“给,哥都给你洗好了,放心穿,快去休息明天哥喊你。”

  小朱换上睡衣,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

  但想想周贺一给自己洗衣服,有点不好意思。

  他没有把人当保姆的意思,可是突然被照顾得这么周全还是很感动的。

  

  

  

  

  

创死你了,再告诉你我叫什么吧~

上不了咕咕,那就上周贺一和庄捷予,嘿嘿嘿,我不是BT

上不了咕咕,那就上周贺一和庄捷予,嘿嘿嘿,我不是BT

锦瑟和鸣

  我就纳闷了,赵锦辛什么时候和宋居寒搞一起了,这就算了。。周贺一……他俩不情敌吗,确定不会打起来吗?百度还是有良知的,最后知道是何故,看来百度这些年该回炉重造了呀!

  我就纳闷了,赵锦辛什么时候和宋居寒搞一起了,这就算了。。周贺一……他俩不情敌吗,确定不会打起来吗?百度还是有良知的,最后知道是何故,看来百度这些年该回炉重造了呀!

这是不是你和顾青裴

假如家主团参加选秀,男团是导师6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ooc致歉


​▲提前声明:本人巨无敌讨厌简隋林,其次是汪雨冬,文中会出现抨击,请喜欢他们的朋友自觉绕道👋


​△标签全打的话打不下,就打两个

​△没看过小十一那本,先不带他们玩


私设:​李玉跟简隋林前期就不对付,对简哥感兴趣


作者碎碎念:sorry啊家人们,高三实在太忙了,再加上一直在生病,咕了好久,所以这篇会比较长。学校期末考还提前了我真是服了😡😡,到假期的话就有时间多更了。

——————————————————


以下是正文​


看了那么久,虽然说都是帅哥,但差不多的舞台风格让大家多少有点审美疲劳了。


任燚上场的时候,硬...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ooc致歉


​▲提前声明:本人巨无敌讨厌简隋林,其次是汪雨冬,文中会出现抨击,请喜欢他们的朋友自觉绕道👋


​△标签全打的话打不下,就打两个

​△没看过小十一那本,先不带他们玩


私设:​李玉跟简隋林前期就不对付,对简哥感兴趣


作者碎碎念:sorry啊家人们,高三实在太忙了,再加上一直在生病,咕了好久,所以这篇会比较长。学校期末考还提前了我真是服了😡😡,到假期的话就有时间多更了。

——————————————————


以下是正文​


看了那么久,虽然说都是帅哥,但差不多的舞台风格让大家多少有点审美疲劳了。


任燚上场的时候,硬汉的形象倒是让人眼前一亮。看他身上穿着的消防员服装对主题很是期待。


宋居寒看着眼前人,有点眼熟,想起来似乎是自己演唱会现场的志愿者。他还抱着挺大期待。


任燚开口唱歌的时候,连久在乐坛的他都被惊讶到了,甚至怀疑是不是他发出来的声音。


雌雄莫辨的伪音,和惊艳众人的戏腔(私设)着实让宋居寒满意的连连点头,甚至跟着哼了几声。


忙里偷闲,守在屏幕外边看任燚的宫应弦也是,发了〔任燚真棒〕的弹幕,却因为没切小号冲上了热搜。


#宫应弦在节目直博夸任燚!  爆

#任燚伪音戏腔被前辈夸奖!  热

#宫应弦任燚原来早就认识!  新


而毫不知情的当事人还沉浸在这场舞台中,传递着文明的“火”。


他一生与“火”相伴,使命是灭火,但是早在千千万万次行动中,他成为了温暖的“火”,成为人民心中意味着安全感的“火”。


表演结束,宋居寒率先鼓起掌来,其余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跟着鼓掌。


宋居寒竟然鼓掌了?!他对音乐可是极为挑剔,要求特高。虽然他年轻,但在乐坛已经是天王级别的人物,得到他的认可,是要多少付出才能达到的?


何故坐在观众席,羡慕地看着任燚。准备去候场的周贺一刚好和何故对视了一下,呆愣了片刻,还是被队友叫走的。


(不搞邪教!不搞邪教!不搞邪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周贺一单相思,推动寒宝吃醋的工具人,对不起哈哈哈)


宋居寒当然是给了个A,还表示以后很乐意跟他合作。不过奈何四火舞担稍逊,最终给了B等级。


〔怎么小十不出来讲话了?是不是没给A大小姐要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上的小心宫一柔拉你进讨论组🐶〕


〔怎么一直在说gyx?这明明是四火哥哥的主场好吗!!〕


〔怎么了?不是宫sir评论你们四火giegie能上热搜?〕


〔前面两毒唯吵架呢?纯路人,你们正主不是最好的朋友吗?🐶【视频】宫应弦采访表示自己除了队友,只有任燚一个好友〕


〔磕到了,公认cp😍😍😍〕


弹幕持续吵闹,现场这边已经进行到下一组。


出场的是周贺一,庄捷予,兰溪戎情敌歪果进修三人组,来自欧洲国际联合。


不知是由于前面任燚的实力在那,这组的气压有点奇怪。尤其是周贺一和兰溪戎,频频往观众席那边望。


那两位表演的时候,那种想赢的欲望太强烈导致总体怪怪的。反倒是走走做作可爱风的庄捷予更自然。综合评价下来,1B2C,B是周贺一。


任燚之后,一直没什么再让人惊艳的了,大家都看得昏昏欲睡,要不是等最后那场好戏,早散了。


“有请本次初舞台的最后一组,也是唯一一组表演同一首歌的训练生。”


【聚星文化 VS 汪氏互娱】


几个闪亮的大字在大屏幕出现的时候,弹幕区都沸腾了。


〔来了来了!汪小贱人出来挨打!〕


〔我kao!汪雨冬这小初生怎么还敢来〕


〔不愧是导演组!知道两人矛盾多大,特意放到最后,还是同一首歌!〕


〔呜呜,谁来给我科普一下?弹幕里面都在骂,我就想吃不到瓜的猹在地里边乱窜😭😭〕


〔烫知识:wyd靠潜规则上位,之前节目蹭晏明修热度麦麸,晏明修方都解释辟谣到累了。跟周翔抢资源,在片场耍大牌,多次公开嘲讽拉踩周翔。原本周翔跟温小辉他们同公司同队,被金主直接换歌,拉出来跟wyd他们PK〕


〔666啊,彻底服了!什么劣迹艺人后台这么硬还不被风沙!〕


〔冷知识:wyd金主是晏明修姐姐〕


〔这么生草!蹭完弟弟勾姐姐?贵圈真乱~〕


〔@晏明修〕


〔楼上姐妹好勇!〕


赵锦辛眨巴眨巴双眼,一本正经地憋着笑,这世上还有比他脸皮更厚的人。(甜辛你那叫皮肤屏障超健康,汪沟纯纯不要face)


人类的本质是吃瓜,虽然已经知道不少的俞风城仍然睁着渴求知识的双眼向宋居寒抛媚眼,小卷毛嫌弃地转过头。


李玉本就不爱管他人闲事,只是翻看着学员简历(简隋英那页)。


邵群直接在桌底下偷偷玩手机,在群里疯狂@晏明修,让他赶紧看直播。


赵锦辛真是服了这个表哥,他玩手机还得给他打掩护。


先开始的是周翔,他沉着温柔,说话谈吐大方,短短的几句自我介绍,就沦陷了一众粉丝。


歌曲是武侠主题电影的插曲,今年非常火爆,周翔被临时通知改歌曲的时候,准备时间不到一个星期。


但好在他基础够硬,编舞本身跟武打动作相似,他专业出身,艺术观赏性极强。俞风城直呼NB,李玉看了都说好。


不过因为不够熟悉歌曲,有一些动作没能卡住拍子,甚是惋惜。


再看汪雨冬这边,乍一看没有什么问题,那是因为前面是队友的part,他被挡在后面。


但是耳机里面合唱的声音仍然清晰,李玉听着听着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小声问旁边的宋居寒,汪雨冬跟麦的声音是不是对不上。


李玉是团内唱歌最差的那个,他都听出来,更别说宋居寒,从表演开始就一直黑着脸。


邵群更是个急脾气的,直接喊停了。


“你们唱的什么东西?那叫rap吗?你们一群人还没隔壁周翔一个人的气势强,你们来这干什么的?选秀还是作秀?想清楚了再回答!”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被中途叫停的,这是第一个,前面表现多差都会给机会让他们表演完,看得出来是真的惨不忍睹。


汪氏互娱派出的基本上都是来陪跑的,选的自然是对汪雨冬没有威胁的,然而,对比起汪雨冬,这些人算是可以了,起码人家唱了。


赵锦辛缓和地笑了笑,声音还是那样的甜,“没关系的,邵导师不是针对你们,只是你们队内有人不认真,影响力整体。”


赵锦辛甜甜的笑容非但没有缓解氛围,内涵十足的话语,让原本就怨声载道的队友更加厌恶他,但敢怒不敢言,一个接一个出来反思自己。


作为晏明修的好友,宋居寒知道他早就烦汪雨冬烦的不行,因为他姐才没翻脸。他可不惯着汪雨冬,想帮晏明修出口恶气。


“汪雨冬,你刚刚忘词了,但话筒还是有声音。你的队友帮你,但是我不会帮你,假唱,在我这里,是绝不允许的。你应该知道,作为爱豆,这是最基本的。所以,你的等级F。”


(顺便说一下,我真的很讨厌宋居寒假唱这个梗!😡😡寒宝才没有假唱!😡)


彩蛋是小十上热搜后续,很短的

——————————————————

最近重刷《职业替身》,被汪🐛气得要死,不骂他不可能,想把他的脑子炫下来当球踢👿👿


配角没写韩飞叶是怕赵pd为爱大打出手,和学员现场撕架。😏😏😏


jsdhwdmaX

  tm的今天刷到周贺一了,突然脑抽想看看他和故那次z的过程文

  tm的今天刷到周贺一了,突然脑抽想看看他和故那次z的过程文

残破的喧嚣
  宋居寒和周贺一?浏览器是你...

  宋居寒和周贺一?浏览器是你傻了还是我瞎了?

  宋居寒和周贺一?浏览器是你傻了还是我瞎了?

江芣苢
哈哈哈哈哈我刚开始还以为是假的...

哈哈哈哈哈我刚开始还以为是假的,搜了一下才发现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刚开始还以为是假的,搜了一下才发现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俞の碎碎念.

夏知许:9(因为6翻了)

就只打个人tag

夏知许:9(因为6翻了)

就只打个人tag

京城的简隋英九点半不回家

  做人就做周贺一,脱粉回踩睡他妻

  阳光快乐小司机,还让何故做回一

  :D

  做人就做周贺一,脱粉回踩睡他妻

  阳光快乐小司机,还让何故做回一

  :D

黄大曼BB_

感谢你曾经来过「周贺一篇」

  京城飞机场,一架从美国的飞机刚刚落地。一位少年拉着行李箱出来,直直奔向早在那里等待的人。


“故哥。”周贺一人未到声先到,他飞快地跑到何故前,紧紧拥抱住他。

“贺一,辛苦了。”何故回抱他一下,拉住他手里的行李箱。“走吧,先去酒店。”

“好。”


(一)

我是周贺一,爷爷奶奶是最早一批偷渡来荷兰的华人。

父母希望我能找个正正当当地职业,就那种朝九晚五坐办公室的。

我不喜欢,我喜欢刺激的竞技游戏,滑雪、冲浪、跳伞……这些最能让我自由自在的。

当然,我最爱最喜欢的还是冲浪,我拿了冲浪的执照,参加一些比赛,得到好多奖。


我家并不富裕,能供我上学就不错了。

为了能...

  京城飞机场,一架从美国的飞机刚刚落地。一位少年拉着行李箱出来,直直奔向早在那里等待的人。


“故哥。”周贺一人未到声先到,他飞快地跑到何故前,紧紧拥抱住他。

“贺一,辛苦了。”何故回抱他一下,拉住他手里的行李箱。“走吧,先去酒店。”

“好。”




(一)

我是周贺一,爷爷奶奶是最早一批偷渡来荷兰的华人。

父母希望我能找个正正当当地职业,就那种朝九晚五坐办公室的。

我不喜欢,我喜欢刺激的竞技游戏,滑雪、冲浪、跳伞……这些最能让我自由自在的。

当然,我最爱最喜欢的还是冲浪,我拿了冲浪的执照,参加一些比赛,得到好多奖。


我家并不富裕,能供我上学就不错了。

为了能赚点外快,我在荷兰做了导游兼司机。

接待来自各国不同职业的人士游历荷兰,还能听听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


那次,我接待了从中国来的人,任务和往常一样,游历荷兰一个月。

他叫做何故,听他说是来散心的。看得出来,他需要放松。

我就带他逛了荷兰的红灯区,带他体会那些刺激的游戏。


宋居寒,我的偶像,没想到在这能见到他本人。

何故对宋居寒似乎有一丝丝厌恶,是什么原因?

互联网是万能的,原来……

何故是好人,我不相信网上说的,所以坏人就是宋居寒,我不喜欢他了,他不再是我偶像了。


何故很好,长得很帅,我很喜欢他,他的一切都吸引我。我不在乎何故心里想着谁、他会不会留下、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于其浪费时间去想这些,不如抓紧现在好好相处,不然我以后一定会后悔。

何故说他不会,每个男人天生就会,我很高兴,我……是他的第一次。

他说他喜欢我,哪怕只有一点点而已,


直到再次见到宋居寒,他把何故带走了。


我收到他一封信,信里说着都是一些客气的语句。但我知道,他只是不想连累我,因为他就是那么好的人。


我辞掉了工作,申请了美国的一所大学。然后从荷兰飞到中国。

我想他,想再努力一次,努力让自己不后悔。


我告诉何故,我想他,也想忘了他,可是做不到。

“要是我不去美国,我留在这里,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他说我有更好的未来,会遇见更好的人。

我抱着他吻着,用尽一切力量,我们都知道这是最后一吻。


看新闻说,宋居寒出柜、宋居寒为了何故退居幕后……

宋居寒这样的人,真的栽了。




(二)


何故送周贺一到已经订好的酒店。


“故哥,要留下吗?”周贺一对何故眨着眼睛,暧昧地说。

“你觉得呢?”何故揉揉周贺一的脑袋。

“我觉得可以。”周贺一撇撇嘴,坏笑着。“但是,你家那位会灭了我的。”

“有那么夸张吗?”

“有,要试试吗?”

“那……还是算了吧。”何故轻笑一声。“收拾好东西,我带你去吃饭。”

“我要吃火锅。”


“何先生,宋先生已经订好房间,往这边请。”火锅店的服务员在前面引路。

“故哥,宋居寒现在那么贴心了。”周贺一听到服务员说是宋居寒订的房间,有点惊讶。

“嗯,他说这家火锅比较好吃。”何故笑了笑。

“可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周贺一摸了摸下巴。


果然,没一会儿。

“何故,我来了。”包间的门被打开,宋居寒就进来了。

何故抬头看向门口的宋居寒,“你怎么来了?”

“有客来,怎么也得尽尽地主之谊。”宋居寒低头吻了下何故,又挑衅看了周贺一一眼。

何故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表现那么亲密,瞪了宋居寒一眼,拉着他坐下来。


“原来,你这么好,订火锅店,就是为了知道故哥在哪里啊。”周贺一看到宋居寒,就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吃完饭,周贺一就提议想来个午夜场,却被宋居寒给否决了。

“何故明天还要上班呢,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闲啊!”宋居寒拉着何故,不让他和周贺一过度时间接触。


何故目送周贺一走后,就准备和宋居寒步行回家。


“等一下。”一个男人从后面快速跑过来。“请等一下。”

宋居寒以为是狗仔,连忙遮住何故的脸,把何故护在身后。“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不是记者。”男人表明身份。“我是来找周贺一的。”

何故从宋居寒后面出来,看清男人的脸。“你是……贺一的……”

“我是他男朋友,你们知道他去哪了吗?”男人问。

“他去XXX。”宋居寒抢先回答男人的问题。

“谢谢。”男人听到回答转身就离开了。


“给贺一打个电话吧。”何故掏出手机。

“打什么电话,人家两口子的事。”宋居寒一把抢过手机,“你凑什么热闹,回家了。”




(三)


男人赶到这京城最大的gay吧时,周贺一正独自在吧台喝着酒和别人调情?


“弟弟,自己一个人啊?”一人端着酒杯来吧台和周贺一的酒碰了一下。

“是啊。”周贺一笑着喝了口酒。

“我也是一个人。”那人暧昧地在周贺一耳边说。“不寂寞吗?我可以陪你玩。”

“玩什么?”酒吧里都是来找乐子的人,周贺一也乐意和他调情。

“玩什么都可以,我都乐意。”


“可是我不乐意。”男人来到酒吧,就看到周贺一再和别人调着情。

果然很不安分啊!离开自己,飞到北京,就来看找以前的情人,还来酒吧,还和别人调情。再好素养,看到这种事都会忍不住。

“滚。”


周贺一当然知道是谁来了,也不抬眼看他,直接端着酒杯,换个地方喝。

男人看着周贺一这种冷漠的态度,脾气立马就上来了。抽走周贺一手里的酒杯,嘭的一声放到吧台上。

“房间在那?”酒吧里都会有房间,给客人们玩乐的,吧台服务员指了指里面。


男人拉着周贺一就往房间里走,周贺一使劲挣扎着。

“混蛋,给我放开。”男人感到周贺一的抗拒,一把扛起来。

好歹一个大男人,被别人这样扛着,脸一下就红起来了,挣扎更厉害了。“放开,你……混蛋……放开我。”


进到房间,男人就把周贺一扔到床上,随后,转身锁了门。

“你就会来硬的。”周贺一从床上起来,指着男人说到。

“来硬的?”男人脱掉外套,扯了扯衣领。“呵,我不来硬的,这会在这屋里的就是刚才那个男人了吧。”

“谁都跟你一样啊,随便都能看上。”周贺一看着男人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我警告你,你别过来啊。”


“周贺一,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嗯?”男人轻蔑地笑着。“我随便谁都能看上,那你说说看,我看上谁了?”

“你……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男人一下搂住周贺一的腰,捏着他的下巴,霸道地吻了上去。

“唔……”周贺一挣扎没多久,就搂上男人的脖子,没办法,这个男人太知道周贺一。


直到掠夺完周贺一的全部空气,才放开他。

“我就随便的只看上你。”男人抵着周贺一的额头。“也只有你。”

周贺一紧紧抱着男人温柔地笑着。



(那么激烈,不应该有🚗吗?)



“回酒店。”

“这不是有床吗?”

“不想在这,不干净,回酒店。”

“好,回去。”



对方正在输入中

  我弟的Ai换脸

  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是有点像的吧......

  我弟的Ai换脸

  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是有点像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