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呱唧

14.5万浏览    2779参与
Sherry贴贴

西幻世界里的海纵3

  ooc到不敢打tag,独立世界观,私设非常非常多。

  不喜勿喷,阅文愉快————————————

  围着圆桌坐着的一群人都阐述完了自己的想法,接着转头看向愣愣站在原地的呱唧。

  “呱唧,说说你的。”

  巴克笑着鼓励他。

  毕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离经叛道的话,呱唧暂时震惊一下也正常,他当初第一次听到章教授的发言后简直都要懵了。

  不得不说章教授的想法会是一个美好的社会蓝图,可是,压根就无法实现啊!

  不过呱唧显然极其向往章教授口中的社会,从他亮晶晶直勾勾盯着教授的眼神就看得出来。

  “您好,这位教授!请问您说的是真的吗?你们在致力于打造这样的社会?”

  “年...

  ooc到不敢打tag,独立世界观,私设非常非常多。

  不喜勿喷,阅文愉快————————————

  围着圆桌坐着的一群人都阐述完了自己的想法,接着转头看向愣愣站在原地的呱唧。

  “呱唧,说说你的。”

  巴克笑着鼓励他。

  毕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离经叛道的话,呱唧暂时震惊一下也正常,他当初第一次听到章教授的发言后简直都要懵了。

  不得不说章教授的想法会是一个美好的社会蓝图,可是,压根就无法实现啊!

  不过呱唧显然极其向往章教授口中的社会,从他亮晶晶直勾勾盯着教授的眼神就看得出来。

  “您好,这位教授!请问您说的是真的吗?你们在致力于打造这样的社会?”

  “年轻的海盗先生,我猜你一定有着极为深刻和惨痛的被剥削和被压迫的经历。”章教授用那种长者特有的包含风霜却慈爱又怜悯的目光注视着呱唧,“我说的理想社会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为了达成这个最终目标,我们要一步步的,慢慢的改造这个社会。历史的发展是不可控的,谁也不能确保制定出完美的计划和步骤。但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最终目标的实现做铺垫。”

  章教授的声音缓和又沉稳,历史的厚重沧桑体现在他的任何一处。

  无论是包含悲悯的双眼,还是眼角皱纹里藏匿着的历尽千帆。尽管他的样貌还是个俊美且富有文艺范的中年人,但是谁也不能忽视他身上的古朴神秘。

  “我知道你刚才一定心里不平衡极了,想现在就冲出去和那些贵族和资本家们拼个你死我活。但是你得知道,我们决不能贸然采取战争的方式来创造我们的理想国度。”

  巴克继续为他讲解,“我们的初衷就是为了穷苦大众能够吃饱穿暖,所以非必要的情况下,我们不能采取战争的形式。”

  巴克在疆场上虽然威名远扬,但巴克上校这个名号给战场周边的农民和工人留下的印象是“勇猛刚毅,但心地善良的好将领”。这也算是他体现理想社会的一种方式,团结互助。

  呱唧茫然的看着巴克,他从不知道一位武将,还是一位靠战争来提拔的武将会不想打仗。

  连他有时都动过打劫商船的心思。

  武将竟然说不想打仗?

  “那,我们要怎么做?怎么实现你们口中的理想社会?”

  呱唧自小接受的是海盗的教育,周边人的耳濡目染注定了他无法像章教授一样时刻保持平和的心态。

  他接触最多的,就是海湾和码头上那些江湖道义和弱肉强食。

  总之都是些直来直去的,用来教会单纯的小孩如何面对现在这个虚伪,黑暗,充满苦痛和难捱的社会的办法。并不知道该如何建立起新的秩序。

  突突兔笑起来,“你这算是加入我们了?”

  她就知道!没有一个受过压迫的人在知道了他们的想法之后会不动心!

  章教授的最终目标还真是吸引人啊!

  “我希望以后海盗团里的小孩们可以生活在那样的世界里,就算是为了他们,我也应该加入你们。”

  呱唧抿抿嘴唇,缝补了几遭的皮鞋尖轻轻摩擦着地面上柔软的地毯。

  众人都笑了起来,巴克起身拉出他身旁的椅子。

  “那就坐过来听吧,接下来我们要商讨下一步计划了。”

  呱唧拘谨的坐好,两手板正的放在双腿上,和其他人一起静静听着达西西的发言。

  “欢迎的话不必多说,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尽量改变民众的生活质量,只有让他们不再疲于生计,他们才会想关注别的。”

  达西西把指挥杆杵在地面,双手搭在上面。

  “我赞成,但是再出台新的法案必然会引起资本家们的不满。所以我们得想别的办法。”

  章教授皱眉,除了法律,还有什么能限制这些贪得无厌的资本家?

  突突兔低头思考了一下,“我们不如改进一下生产方式?如果生产的工具能更节省人力,在最高工时和工资占生产成果比的限制下资本家们在获得更高的利益的同时,必须相应的提高工资,从而民众可以生活的更好。”

  “好主意突突兔,现有的生产方式多是利用纯人力和牲畜,我们该如何改进呢?”

  巴克唯一能想到的改进方法就是运用魔法,但是那群高傲的魔法师和教会是不会允许高贵的魔法师们屈尊降贵下田耕作或者是进入工厂做工的。

  突突兔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她扬起下巴,头顶上的奢华吊灯映射在红耀耀如同骄阳的双眼中,仿佛是年轻的少年用生命燃起的希望之光。

  “那当然,我和谢灵通想了一个办法。魔法一定是最好的动力来源这没错,如果魔法师不愿意做这种工作,那就让魔兽来干!”

  魔兽?在座的众人都皱起眉。

  “你在想什么,伙计!那可是魔兽!没有理智没有感情只知道一个劲的吞噬魔法元素的可怕怪兽!”

  呱唧觉得突突兔简直就是异想天开,那可是魔兽!

  终年游荡在魔法黑森林里,无时不在伺机袭击进入森林的旅人或佣兵,凶残又没有理智,哪怕拼个你死我活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的魔兽!

  每年死在魔兽口中的人,光是艾迪亚王国就有近万!

  由此可知魔兽到底是多么残忍无情的生物,它们连自己的同伴都不放过,深刻秉持着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

  要让它们为人类服务,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但是,你们知道魔兽的来源吗?”

  说话的人是谢灵通,他的衣着是众人里最简约干净的。

  米色底浅棕竖条纹的翻领衬衫,云母纽扣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方,外套一件针织棕色马甲,裤子是深烟灰色的西裤。穿着打扮不是很讲究,但是很整洁,有一种搞学术的人身上特有的温和风度。

  此刻,谢灵通的双眼仍平静着,但那棕色的瞳仁里,正酝酿着巨大的风暴。

  他站起来,呱唧发现这个文绉绉的青年竞比自己还高,甚至可能比健壮的巴克还高一点点。

  但是他的身躯并不孔武有力,反而是瘦弱的,细长的。两只圆圆的毛绒耳朵掩在棕色的发丝间,他一定不太注意自己的外貌,只要做到干净就好。不然后脑的头发就不会长至肩膀了。前额的碎发也有些长,看得出他经常把它们拨开,以至于刘海已经形成了自然的卷曲。

  这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环视一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事实上,距我的研究表明,魔兽全都是血统过于杂乱的兽种。他们的体内往往融合承载了超过十种以上不同的高纯度兽人血统,甚至有些魔兽是由一对天敌的血统掺杂出来的。”

  这个研究结论让除了突突兔以外的人都吃了一惊,“那么,现在的兽种还会不会有变成魔兽的可能?”达西西问。

  如果魔兽和兽种的诞生方式是一样的,那么魔兽们有没有觉醒理智的可能呢?现在的兽种们又可不可能失去理智,变成魔兽?

  “不会,现在的兽种都是血脉融合成功的产物,兽人血统虽然更多,但相对应的人类血统也很多。两者之间相互抵消了,人类的冷静的理智和兽人绝佳的天赋构成了现在的兽种,而魔兽们大多没有或少有人类基因,所以才会是没有理智的怪物。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思考能力,相反,他们的思维方式是绝对的利益至上。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和他们沟通,他们就可能为我们所用。这样不仅解决了我们的问题,也能让他们的生活更好一些。”

  说到这,谢灵通顿了顿,“我们试试吧,就当作是为了改进生产方式的一次尝试?我来负责这项实验,有小萝卜在,我相信魔兽们也并不是全无理智的。”

  他充满渴求的目光望向众人,但除了突突兔,大家都是低头不语,十分为难的样子。

  “一定要注意安全,需要什么就跟我说,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达西西叹了口气,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是的公爵阁下!”谢灵通的声音转而变得兴奋,“呱唧,新同伴,你愿意跟我一起完成这项实验吗?”

  “yeow!伙计,海盗最喜欢探险了,我敢打赌我们会抓到最凶残的魔兽!”

  呱唧立刻跳起来,单脚踩在椅子上,摩拳擦掌,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去跟残忍的魔兽厮杀。

  “呃,呱唧,我们不能抓他,我们只是要对他进行实验,看他能否克制住自己的凶残本性。”谢灵通刚坐下就已经开始后悔想让呱唧跟他一起去了。

  “哦,呵呵,好吧。”呱唧摸摸脑袋,尴尬的坐下了。

  章教授无奈扶额,看来海盗先生是个急性子。

  “还是我跟你去吧,我能更好的保护你。而且,我也对这个实验很感兴趣。”

  “好主意章教授,那么呱唧,你得和巴克上校好好学习一下如何打仗以及训练士兵。很快,我就要派你们去战场了。”

  巴克皱眉,“怎么又要打?”

  说真的,他一点也不想打仗。

  战争,总是要死人的。

  艾迪亚王国虽然幅员辽阔,但是它最初只是个小王国,是靠着一路的征战来扩大自己的领土,扩充地盘的。

  不过自从德西公爵基本掌握议会后,艾迪亚王国的扩张之路就停止了。

  巴克也就是从那时候正式投入到创建理想社会的行动中。

  毕竟之前他常年在外征战,也没时间和伙伴们讨论事情。现在艾迪亚王国正式进入了政治上的大变革,他这种武将就显得格外空闲了起来。

  已经不再年轻且富有激情的巴克开始厌恶起了战争,他宁愿跟着谢灵通去和魔兽做伴,也不愿意再把刀剑或是魔法对准无辜的,为了政治家的阴谋诡计而傻傻献身的敌国士兵。

  “放轻松,巴克上校,你需要一项出色的战功来做荣升上将的铺垫。我想派你们去封印恶魔深渊的缝隙。”

  达西西的语气依旧官方,带着贵族们高高在上掌握全局的高傲。

  哦!巴克对达西西这副泰然自若的官方模样简直是又爱又恨。

  你永远也不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她到底是全心全意的为你高兴,还是表面祝贺实则不爽,巴克就没一回真正的看出来过。

  上次跟着达西西接见外国皇室的时候那才叫考验人呢!

  两个穿着繁复礼服的人保持一个坐姿,端庄的聊了两个多小时,期间除了偶尔抬手端茶杯喝口茶以外就没别的动作了。脸上的笑比他们身上带着的珠宝首饰还稳固,天塌下来也不能撼动这两个假面怪人。

  巴克站得都快要生根了,无聊到开始数达西西身上的宝石多还是那个人身上的宝石多。

  结果是对面那位女士赢了。

  但也许是宝石太多导致身上太沉重,所以在耐力这方面输给了达西西。

  总之,那位外宾是先提出离场的。

  “达西西,你能不能少用这副表情说话,我都搞不清你说的是正话反话了。”

  巴克稍微抱怨了一下,结果得到了一个更加官方的回答。

  “好的,这个问题我已经了解,接下来我会对此方面的政策做出适当调整,力求消除您的顾虑。”微笑。

  巴克无语,巴克再也不想和达西西说话。

  突突兔是率先没忍住笑出声的,其次是呱唧。

  “好了,巴克上校,呱唧就交给你了。我等着为你举行庆祝会。”

  达西西绽出一个真诚的笑脸,她相信以巴克上校的实力,封印恶魔深渊的缝隙应当是一件有点挑战性的事。但是他还是能做好的,只需要一点点北极熊的力量。

  巴克站起身向达西西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呱唧也有样学样,夸张的行礼后还来了一句“遵从您的命令!”

  这回大家可都笑了。

————————————

  嗯,这篇有点短,凑合着看吧。

  还有5个小时就要去学校啦!别管我啦!

  

晃来晃去
今天没有去学校,发一张 删掉改...

今天没有去学校,发一张

删掉改了一点东西(=⊙︿⊙=)...

今天没有去学校,发一张

删掉改了一点东西(=⊙︿⊙=)...

嘿!回来

虎鲨艇\巴克→呱唧

*一些car的随笔,没有后续,纯脑补

*3p注意

*只是单纯的车不要带脑子

*虎鲨艇拟人

*半兽化,保留耳朵尾巴等特征

*强攻

虎鲨艇性格:腹黑邪恶还有点傲娇


*一些car的随笔,没有后续,纯脑补

*3p注意

*只是单纯的车不要带脑子

*虎鲨艇拟人

*半兽化,保留耳朵尾巴等特征

*强攻

虎鲨艇性格:腹黑邪恶还有点傲娇



玫林林

p1-p6

很喜欢这个片段,真的很喜欢。这就是巴克队长...!

  p7罕见的碰拳~~好可爱~

  p8。是偶然看见的。。

p1-p6

很喜欢这个片段,真的很喜欢。这就是巴克队长...!

  p7罕见的碰拳~~好可爱~

  p8。是偶然看见的。。

呱酱

  进行一个队长的迫害

  ooc预警

  进行一个队长的迫害

  ooc预警

匿名者

  我单方面宣布,呱唧以后是我老婆了

  

  我单方面宣布,呱唧以后是我老婆了

  

一只面无表情的兔子

海盗是绝不会等到早上的!

呱唧❤️🤓

海盗是绝不会等到早上的!

呱唧❤️🤓

Y
自己画的,指绘 我不会人体,所...

自己画的,指绘

我不会人体,所以会不好看

但是希望能告诉我改进的地方

自己画的,指绘

我不会人体,所以会不好看

但是希望能告诉我改进的地方

大头菜

【巴唧】我有读心术

不喜误喷

纯属虚构

——————————


“早啊大家”呱唧揉了揉眼睛


“早啊,呱唧”“早”“早”


呱唧没睡醒的样子真可爱


呱唧皱了皱眉头,抬头发现大家都在忙,“嘶?刚刚什么东西在说话”呱唧挠挠头


呱唧挠头也好可爱


呱唧猛地抬头看向巴克,巴克问到“怎么了,呱唧”


“没…没事”呱唧觉得自己生病了


吓死我了,不过呱唧真的很可爱


呱唧看着巴克的嘴巴并没有动,可呱唧就是能听到巴克的声音


呱唧怎么光看我呢…怪不好意思的


呱唧明白了,自己可以读心术


呱唧什么时候才能主动和我说话啊

“......

不喜误喷

纯属虚构

——————————


“早啊大家”呱唧揉了揉眼睛


“早啊,呱唧”“早”“早”


呱唧没睡醒的样子真可爱



呱唧皱了皱眉头,抬头发现大家都在忙,“嘶?刚刚什么东西在说话”呱唧挠挠头


呱唧挠头也好可爱



呱唧猛地抬头看向巴克,巴克问到“怎么了,呱唧”



“没…没事”呱唧觉得自己生病了


吓死我了,不过呱唧真的很可爱



呱唧看着巴克的嘴巴并没有动,可呱唧就是能听到巴克的声音



呱唧怎么光看我呢…怪不好意思的



呱唧明白了,自己可以读心术



呱唧什么时候才能主动和我说话啊

呱唧喜不喜欢吃香菜啊,哎呀,自己不敢问

呱唧怎么天天和突突兔说话

呱唧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呱唧不理我

………

呱唧终于烦了,呱唧走到巴克面前俯下身体说“队长好像很喜欢看我啊”



呱唧,卧槽卧槽,我好害羞



“咳咳没有啊”巴克平静的说到



“你喜欢我?我有读心术!”呱唧开玩笑到



“嗯,对,我喜欢你,所以呱唧可以和我交往吗”


算了,被呱唧看出来了,那就不装了

Sherry贴贴

西幻世界里的海纵2

  ooc到我都不敢打tag,独立世界观,私设非常多。全员友情向。

  不喜勿喷,阅文愉快。

——————————

  “抱歉,这是德西公爵委托我打造的很重要的武器,而且我还有三天就要交差了!”

  突突兔摇摇脑袋,郑重其事道。

  褐绿色的发丝在脑后挽成松松垮垮的小丸子,浅绿的兔耳朵因警惕而高高竖起。白衬衫的袖子高高卷起,领口处已经有些颜色陈旧的污渍,套着宽松的且布满了油污和泥土草叶的牛仔背带裤,腰间围着的系带上装着各种扳手和螺丝刀。

  呱唧猜想眼前这个年纪轻轻活力四射元气满满的少女,就是铸造师公会第一名的弗罗里达。

  那是个神秘的人物,自从三年前铸造出了象征着艾迪亚王国的...

  ooc到我都不敢打tag,独立世界观,私设非常多。全员友情向。

  不喜勿喷,阅文愉快。

——————————

  “抱歉,这是德西公爵委托我打造的很重要的武器,而且我还有三天就要交差了!”

  突突兔摇摇脑袋,郑重其事道。

  褐绿色的发丝在脑后挽成松松垮垮的小丸子,浅绿的兔耳朵因警惕而高高竖起。白衬衫的袖子高高卷起,领口处已经有些颜色陈旧的污渍,套着宽松的且布满了油污和泥土草叶的牛仔背带裤,腰间围着的系带上装着各种扳手和螺丝刀。

  呱唧猜想眼前这个年纪轻轻活力四射元气满满的少女,就是铸造师公会第一名的弗罗里达。

  那是个神秘的人物,自从三年前铸造出了象征着艾迪亚王国的权利王杖后就很久没有新作品出世了,但她的传说还留在艾迪亚王国,鼓励着一个又一个的年轻铸造师踏上这条道路。

  权利王杖现在作为王国的象征就摆在议事厅最前方德西公爵的座椅上方,呱唧跟着巴克和达西西去议事厅的时候,还数过上面的宝石和最珍稀的纯正能源矿石一共价值多少。

  王杖庄严肃穆,散发着魔法的柔和光晕,它能释放强力的魔法光束,用来清除乱党,巩固统治,而不是保卫人民和国家。

  真讽刺啊,所谓王室和贵族们冠冕堂皇的借口和贪欲。

  “你是一个海盗?”

  “是的,我来自格尼海峡,是章鱼海盗团的团长。”

  突突兔投之以羡艳的目光,“能给我讲讲你在海上探险的故事吗?”

  “yeow!伙计,那当然啦!我最擅长讲故事!尤其是探险故事!”

  呱唧来了兴趣,难得有合适的听众可以让他释放一下自己的表演欲望,于是他当即就绘声绘色的讲起了他最惊险的一次探险,就在半个月前。

  “我们驶进了那条雾蒙蒙的峡谷,开始的时候水面平静无波,我们都打起精神准备迎接那触手怪物的袭击。一条触手缓慢爬到甲板上,慢慢逼近了我的一个老伙计,他叫出声并用弯刀狠狠插进了那怪物的触手。”呱唧跳到长椅上,拔出随身带着的弯刀向着空气刺过去。

  突突兔席地而坐,靠在她的大炮上,手指随意在牛仔裤上抹了抹,手肘撑着膝盖,手掌托着脸颊。

  “那怪物猛烈挣扎起来,八只粗壮的触手每一根都比我们船上最大的桅杆还要粗!船身开始剧烈的摇晃,海水瞬间翻涌起滔天巨浪!我本想潜入水下攻击怪物的本体,但是剧烈的波浪让我无法在水中前进。还好巴克上校砍断了怪物的触手,吸引了火力。于此同时达西西给我施加了速度魔咒,并且把海水尽力破开,让我能够一刀捣碎了那怪物的眼睛!”

  “等一下,你是说巴克上校?和,达西西?”

  突突兔敏锐察觉了关键的名字,她不得不重新打量面前手舞足蹈试图描绘与海怪搏斗的激烈场景的海盗先生。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自己语言的不妥之处,暂停了他疯狂的表演,站在长椅上居高临下的用晦暗不明的眼光打量着自己。没被眼罩盖住的右眼里折射出怀疑的意味。

  突突兔不喜欢这种审问一般的的局势,她拍拍裤子站起来,脸上的神情冷静而严肃。

  “你知道?”

  呱唧抿嘴,知道什么?是指德西公爵的真相还是其它什么。

  见呱唧不回答,突突兔也不想和他继续交谈。她收敛了神色,摆出一幅专心工作的架势,抽出腰间的改锥,“离开这里,海盗!我要工作了。”

  “冷静,伙计,我知道达西西和德西公爵之间的事,这是她自己告诉我的。”呱唧露出一个无害的笑,一边举起手做投降状,一边说。

  突突兔怀疑的目光流连在他身上,呱唧的笑容越发诚恳。

  二人对峙的局面使得周边的魔法元素激荡,他们都各自做好了交战的准备,这样大的魔法波动,引起了花园另一端的破落围墙后三个人的注意。

  一只魔法纸鹤带着粉红色的光点拖尾飞到突突兔的面前,纸鹤的头缓慢低下,等待着突突兔将它接住。

  突突兔接住纸鹤,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来,“别打架,公爵和我们正在研究下一步计划,你和海盗小子也过来听听。”

  呱唧心里顿生疑惑,达西西的下一步计划?他还真不知道这个!

  巴克只给呱唧说了达西西的初衷是为了天下所有劳苦大众,可没有说她的具体计划。

  难道,这是要拉他入伙?

  拜托,海盗可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海盗只想让他的伙计们都好好活着。

  不过还是很好奇啊!呱唧的确对达西西的目的充满了好奇,达西西也是一个充满谜团的人。

  突突兔听了章教授的话,明白了呱唧也是达西西拉拢来完成他们的理想的。对于自己冲动下做出的行为,她感到很抱歉。

  “抱歉,我不知道你算是我们的同伴。”

  突突兔歉意地笑了笑,伸手挠挠脑后松垮的头发。

  “没关系,伙计!你只是担心我会对公爵不利,这太正常了!”呱唧其实很理解突突兔的举动,他甚至觉得刚才突突兔没打他就算不错了。

  哪有人会在自己上司的安危面前选择相信一个刚认识不到五分钟的海盗?

  除了没长脑子的蠢货。

  兔子铸造师明显是个聪明人。

  “往这边来,海盗先生。”突突兔转身,向呱唧招手。

  “呃!别叫我先生,叫我呱唧吧,这是我的名字。”

  “好的呱唧!看来你就是那门大炮的主人了。”

  “嗯?为什么这么说?”

  突突兔拨开树丛,露出一个倒塌的章鱼石像,她蹲下身,从章鱼张牙舞爪的触手间摸索了几下。

  呱唧隐约听到什么又大又沉重的东西移动的声音,“那是什么东西在动?”

  “是我做的机关,”突突兔自豪的向呱唧介绍“公爵府人多眼杂,为了完成我们的计划,达西西委托我设计了一个密室当做我们的基地。”

  “太酷了!伙计,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呱唧一直都想拥有这样的一个秘密基地,只是海盗船已经经历了太多海怪的打击,人数也太多。几乎不可能在人满为患的海盗船上开辟一方天地。

  因为呱唧秉持的不无故打劫的原则,所以章鱼海盗团其实并不像普通海盗团一样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多半靠船上的人在岸边打零工和接取公会的任务来赚取佣金。

  所以,呱唧虽然是海盗,但是却很贫穷,也就刚刚维持船上老小的温饱。

  这也是达西西盯上呱唧的原因。

  有原则的海盗,这正是她需要的海军力量和民众基础。

  “其实达西西和其他人也帮了我很多,等你见到他们,你一定会震惊的!”

  突突兔走到长满青翠爬山虎的高大石墙边,挥了挥手,一道绿色的柔和光芒就覆盖了所有爬山虎。

  爬山虎的藤蔓被魔法掀起,底下露出一个石门。

  呱唧看得目瞪口呆,“老天,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快走!进来你就明白了!”突突兔率先进入石门。

  呱唧还是难以想象,以德西公爵对政治的绝对掌控,他们干嘛要如此严防死守?

  他们在防备谁?无论是资本家还是贵族,甚至各个公会的会长都不必如此吧?

  难道,呱唧心里涌现出一个猜测,但是他又不敢相信。

  他跟着突突兔的脚步往下走,墙壁上镶嵌的掐丝珐琅灯照亮了这段盘旋的楼梯。

  楼梯到了尽头,这底下是一片大的开阔空间,堆满了陈旧的,灰尘笼罩着的木箱子。

  突突兔走到一个不显眼的箱子前,打开箱子,那底下貌似是空心的,还透出光亮。

  “跟上!”

  褐绿色的身影一跃而下,呱唧扶着木箱仔细端详着下面的空间。

  yeow!海盗才不害怕呢!

  呱唧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这下面的空间真是大极了!有五条海盗船那么大!

  “突突兔,这就是你们的秘密基地?”

  灰色的地板上铺着各种精美的地毯,天花板上的吊灯都缠着精细的金属花枝做成华丽的造型,用纯正的元素矿石来发光。他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大厅 ,中间摆着一张实木的大圆桌,桌边摆了一圈宽大且带软垫的扶手椅。每个椅子的椅背的上端都是圆弧边,圆弧边的最顶端还嵌着一颗能源矿石。前方的墙壁上一整面都是地图,艾迪亚王国只在上面占到五分之一的版面。

  除了没有窗户,其他简直比议事厅还要豪华!

  就连天花板上的浮雕都有能源矿石点缀。

  “我的妈呀!这也太夸张了!”呱唧从没见过这么多的能源矿石,这随便拿出去一颗,都足以做一个外围城市拍卖行里的压轴品了!

  “怎么样,我们的基地还不错吧?”突突兔站在他身后,抱胸调侃道。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的能源矿石,就是在矿井里当矿工的时候也没有。”呱唧的声音哽咽了,他有几个伙伴就死在资本家的矿井下。

  “我也从没想过能让我们下层人抢破头的一点点还带着杂质的能源矿,在上等人这里竟然只是装饰品上的点缀!”呱唧红了眼。这算什么?

  他知道他不该这样绝对,可他就是恨,恨那些趴在民众身上吸血,吸干了就优雅的擦擦嘴说:“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没有赚钱的思维,不懂得经商。”的上层人。

  呱唧第一次来到公爵府的时候,他看什么都觉得喜欢。

  金碧辉煌的高大的建筑,大到一眼望不到边的庄园,线条流畅优美神色悲悯的雕塑,还有更多他没见过没用过甚至没听说过的东西。

  他羡慕达西西,羡慕她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在金窝窝里长大,能够继承爵位,甚至羡慕她坐在议事桌的上首。

  而可怜的海盗的后代要在船上长大,要注意不能打翻叔叔伯伯们辛苦劳动换来的口粮。甚至只是一点点,一点点生了虫的米。

  他怎么能不羡慕?

  看到这样的场景,他怎么能不恨?

  可是该恨谁?

  达西西的爵位是自己拼死夺来的,资本家们的钱是合理合法挣的,就连贵族们也要为了自己的俸禄而时刻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

  他们也同样努力的生活,可是为什么,他们的收获像潮汐的巨浪一样奔涌,贫苦人的收获却只是硬币投入大海的水花?

  呱唧想不明白。

  “放轻松,我知道你的想法。突突兔在遇见德西公爵前也只是个铁匠铺里的小帮工。”突突兔拍拍呱唧的肩膀,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达西西,就跟你说别装修的这么豪华吧!”

  达西西从侧边的门走进来,观察着呱唧通红的眼眶,咬紧的牙齿,攥紧的拳头。

  “只有这样才能让新同伴彻底了解在巨大的贫富差距下,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和极少数人之间遥遥无望的阶级鸿沟。加之以悲惨的个人经历,就会唤醒被消磨教化掉的反抗意识,从而更好的为实现理想社会而奋斗。”达西西的语气轻佻,像是在说什么玩笑话,她走到地图前,拿起墙上挂着的加长版指挥杆。

  “呱唧,抬起头来听清楚了!”带着命令意味的语气和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让呱唧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地图和达西西。

  “现在擦干你的眼泪,看着地图和指挥杆,突突兔,请把所有人叫过来。”

  突突兔立正敬礼,故意重重的并起双腿,说:“好的阁下!”滑稽的声音和表情把呱唧和达西西都逗笑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拉我入伙,我并没有你想要的利益。”呱唧的声音沙哑,红彤彤的眼睛注视着达西西。

  达西西的语气又恢复了平静温和,“等我们挨个给你解释后,你就明白了。”

  “达西西,所有人都来啦!除了皮索。”

  达西西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等到所有人按照顺序就坐完毕,呱唧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只是静静注视着达西西和地图,仿佛再说“我看你玩什么花样”

  “伙伴们,对于我们的理想社会,大家都有什么想法?”

  “全世界都是一个国家,不用因为抢夺资源而发生战争,人类兽人和兽种们都被尊重。至少不发生大规模战争。”来自一位年少征战的上校。

  “魔法不再是衡量人水平的唯一标尺,任何职业都平等且受尊敬 。”来自一位出身魔法世家但魔法不十分出色因而被家主抛弃的伟大铸造师。

  “人形且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生物不再高高在上,能够以正确的眼光看待和他们一起生活在这世界上的所有生物。”来自一位希望所有生物都活在自然中而不是被人类当做取乐的工具或虐杀和无故捕杀的生物学家。

  “所有人集体生产,集体收获,没有阶级,没有私有财产,一切归集体所有。”来自一位活了很多年经历过很多事的老教授。

  “章教授,您的想法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还是太远大了,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巴克讪笑着,这样就太理想了吧?

  其他人也都认为实现章教授的目标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以人目前还没有下限的贪念和妄念来说。

  章教授推推滑落的金丝边单片眼镜,叹了一口气。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太过于异想天开?只是很期待那样的,他所憧憬着的社会。

  并且,他在这群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我的想法是,政府的一切政策都要依照人民意愿和法律制定,由人民选出代表来管理国家,不再有国王和贵族,人民的国家,人民说了算。”来自一位年轻的政治家兼贵族。

——————————

  关于理想社会我是结合了每个人的职业来写的,章教授的想法就是共产主义的内容。

  关于世界观我想大概是西欧封建社会?

  呱唧想的那个反抗他,他实际上指的是教会,有点文艺复兴运动那味了。

  但是这个世界的宗教对人的压迫比文艺复兴那个轻多了,所以才让资本主义发展起来了嘛。

  本人历史渣,代的不对就当我放屁。

  不喜勿喷 阅文愉快

校道上的烟火

cb向

舰艇组条漫一次性画不完,给分成几段画了

cb向

舰艇组条漫一次性画不完,给分成几段画了

晃来晃去
呱唧橘!!!₍˄&middot...

呱唧橘!!!₍˄·͈༝·͈˄*₎◞ ̑̑

呱唧橘!!!₍˄·͈༝·͈˄*₎◞ ̑̑

放大镜不能丢

『巴唧』他是无可替代

搞点


快开学了


  

  

  

ooc私设都巨严重!

雷的现在跑还来得及!


仿生人呱唧×工程师巴克


———————————————分割线———————————————


  “又失败了……”

  

  这是Kwazii离世的第五年

  

  五年里,Barnacles一直都在制造Kwazii的仿生人

  

  

  

  

  可仿生人代替的了他心里的人吗

  

  

  

  

  失败了

  又一次

  

  

  

  

  “Kwazii……你再等等我...



搞点


快开学了


  

  

  

ooc私设都巨严重!

雷的现在跑还来得及!





仿生人呱唧×工程师巴克






———————————————分割线———————————————



  “又失败了……”

  

  这是Kwazii离世的第五年

  

  五年里,Barnacles一直都在制造Kwazii的仿生人

  

  

  

  

  可仿生人代替的了他心里的人吗

  

  

  

  

  失败了

  又一次

  

  

  

  

  “Kwazii……你再等等我……”

  

  

  

  

  又过了一年

  

  Barnacles真的成功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和Kwazii一样的仿生人

  

  这是他提取了Kwazii生前的思想芯片制造出的有自主意识的仿生人

  

  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Kwazii

  

  

  仿生人睁开了眼睛

  

  它如同绿翡翠一样的眼睛真的很像Kwazii

  

  “主人您好,036号仿生人为您服务”

  

  Barnacles看着眼前的“人”

  

  抱住了他

  

  “这么多年,我终于成功了”

  

  仿生人僵硬的回抱住Barnacles

  轻声说到

  

  “我……一直……都在”

  

  

  

  

  

  “你醒醒吧!”

  “它不是你的Kwazii!”

  “它就是个冰冷的机器!”

  “你的Kwazii早在六年前就死了!死透了!”

  

  友人的话如同一把把刀子插在Barnacles心上

  

  

  他回到家

  

  仿生人在等他

  

  它跑过来抱住Barnacles

  

  “你终于回来了”

  

  Barnacles伸手抚上的脸

  

  冰冷的感觉传来

  友人的话在耳边响起

  

  这无一不在提醒他

  这个冰冷的机器不是他的Kwazii

  

  

  

  

  

  是啊,这个机器只是拥有Kwazii的思想芯片的仿生人

  

  可机器终究只是机器

  

  拥有的所谓的自主意识,不过是Kwazii生前的情感记忆思想等等

  

  的程序让执行这些

  

  

  

  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Barnacles明白

  

  他在怎么做他的Kwazii都不会回来了

  

  

  

  

  

  Barnacles看着眼前和Kwazii一样的“人”

  

  笑了笑

  

  

  

  

  

  第二天

  

  “很抱歉创造了你,但我现在要销毁你了”

  “你不是他,你永远代替不了他”

  “很抱歉”

  

  

  “别哭”

  抱住Barnacles

  

  Barnacles一惊

  

  “你真的有了自我意识吗”

  

  仿生人摇摇头

  

  “不,我的程序告诉我,主人哭了,要安慰他”

  

  Barnacles彻底死心了

  

  

  

  

  

  后来没人再见过那个和Kwazii一样的仿生人,也没人见过Barnacles了

  

  

  




————————————————END————————————————


ok写完了

是个开放式结局

你们猜猜最后为什么没人见过Barnacles了(狗头)

补作业去了(哭着离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