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命运

16840浏览    2313参与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十,周二,晴。...

 ☞农历正月初十,周二,晴。


魔术。 

 ☞农历正月初十,周二,晴。


魔术。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九,周一,晴。...

 ☞农历正月初九,周一,晴。


天气好好。

可惜了。 

 ☞农历正月初九,周一,晴。


天气好好。

可惜了。 

芝士贼咸
  愿你我终能翩翩

  愿你我终能翩翩

  愿你我终能翩翩

可爱小成语

落花时节(一)

  云牙纵身一越,来到云端。她想摸一摸雨神,所碰之处,皆是幻影。

  五公主看向天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人间的皇位,那能是仙求的。渊蓝的披摆,在人间流动。

  海波打上大地,众人确没有半点感觉。

  "你看那,是蚌!″少商见海里生物越来越多。

  "山川倒流,上神陨落!″王泠把话补上了,凌将军还是少言吧!

  素锦不知道说什么,你要去和云牙告别,那也要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一跌,全世界都认识你了。

  "算了,就这样。″反正云牙知道了,还收了能量。

  五公主心情不好,就喜欢折腾人。凌将军不是新婚吗?我送新妇官职,你老就守空房吧!孩子生那么干什么?一二...

  云牙纵身一越,来到云端。她想摸一摸雨神,所碰之处,皆是幻影。

  五公主看向天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人间的皇位,那能是仙求的。渊蓝的披摆,在人间流动。

  海波打上大地,众人确没有半点感觉。

  "你看那,是蚌!″少商见海里生物越来越多。

  "山川倒流,上神陨落!″王泠把话补上了,凌将军还是少言吧!

  素锦不知道说什么,你要去和云牙告别,那也要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一跌,全世界都认识你了。

  "算了,就这样。″反正云牙知道了,还收了能量。

  五公主心情不好,就喜欢折腾人。凌将军不是新婚吗?我送新妇官职,你老就守空房吧!孩子生那么干什么?一二个就够了。

  少商干的热火朝天,凌将军新妇不见了。岳母不知道风声,根本不好出头,只能让凌将军忍。霍君华更随便,改姓比生孩子大,挑个好日子,认祖归宗!

  "阿姑,不为宣后可惜!″好好的世道就这样变了,所谓的宽容、贤淑都成了泡影。

  "人家是太后,那用我这女君,可惜!陛下也是,都是亲生的儿女,何必分的太清。″你与三皇子有信,与太子有交,对陛下也有感情,所以才会去可惜!而你的阿姑不同,陛下厌恶我,不信我说的任何话。三皇子是越妃生的刀子,我没有任何感情。太子见都没见过几面,何来的疼惜!五公主给的才叫惊喜!六皇子陨落的时候,才让我看到神迹。那可是大热闹!大福分,给了我更多的生命。

  素锦处理完雨神的事,就开始安排云牙。

  "我不想去天上,只想过完这一生,在一起生活过的地方。″云牙不想成神成仙了,就想安静的活着。九天之上,再无他了!

  "也是,那都不算好,你至少还有回忆。″我的记忆里,都是自己的错误,没有一点美好!说自己无敌重要,有善心,那连自己都不信,她就是个无比自私的人,希望世界如我所愿,把自己置于高位。

  "别用法术,新帝会庇护你的。″

  彩色的光芒显现,地上出现阶梯,直达那个小世界。

  云牙走回人间宫殿,五公主眼中有了然,你会回来的,我一直都知道。

  白晋是武将支柱,步步高升,就是有的时候会想阿姐。是她带我跑,教我如何骗吃的,甚至送我去学堂读书。

  "白将军,你走神了!″

  "臣有罪!″眼前人不再是公主,而是人间帝王。

  "无罪,是将军助我。″金冠无双,再无人可比!

  司命小君偷偷打开命薄,划选了几个名字。

  素锦收到了名字,周国公鲁元,不行!这人太过要势了,大儒陆节,这个古板,生在皇家,那也不太好,争斗太多。不是儿子,还会被嫌弃。

  "没有其它的?″

  "我去问!″

  "再挑!″

  "是不是有点大了,毕竟这几户都是好人家。″辛奴闭嘴,公主的眼神好可怕!

  小君挑到眼花,终于找到一户,武将人家,家里生了三子,这一胎就盼女儿。位高权重,又心疼夫人,还儿子多女儿少。

  "那就这家!″

  "好!″对辛奴好一点。

  "这是百灵草,可以帮你固气。辛奴也陪了我这么多年,总是希望她幸福的。″小君不是太出挑,但胜在脾气好,对辛奴有心。

  "谢!公主成全。″

  明亮的天空下,偌大的府邸喜气洋洋!

  神武侯夫人终于生了,来了一位小姐,眉间有红痣。

  满厅的人都欢喜,七嘴八舌的取名字。

  有一老道过路讨水,看见府中有喜气,特意为小姐算了一卦,说是叫素素最好。

  "这名字太淡了,妹妹要鲜亮明媚!″三哥坐不住了。

  "佑安,你坐下!″

  老道不管众人,走到房门口,把八彩凤环拿出,一瞬间屋内彩光。

  "这不是来了!素才最好!″老道消失。

  神武侯的眼力很好,这老道没有耍花招,是真的仙人。

  "夫人,我们的女儿就叫素素!″

  这事被瞒的死,除了家里人,没有多少人知道。

  "我们的女儿,就应该平安喜乐、随心而为!″青丝散向素素,边上嬷嬷连忙拨开。

  "夫人,我是怕闭着小姐。″

  "我知道,你退下。″

  "小名就叫乐颜,每天都开心!″我怎么这么聪明!

  "好!″怀中婴儿大哭,又是那里不舒服了。府中开始忙碌,可不能委屈了小姐,三个哥哥守在窗口,生怕妹妹跑了。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八,周天,晴。...

 ☞农历正月初八,周天,晴。


低估了它的影响。

2023年的门槛有点高,生疼! 

 ☞农历正月初八,周天,晴。


低估了它的影响。

2023年的门槛有点高,生疼!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七,周六,晴。 一...

☞农历正月初七,周六,晴。


一角。

不光是过年。  

☞农历正月初七,周六,晴。


一角。

不光是过年。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五,周四,晴。...

 ☞农历正月初五,周四,晴。


梦中梦。 

 ☞农历正月初五,周四,晴。


梦中梦。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四,周三,晴。...

 ☞农历正月初四,周三,晴。


冬日晒太阳是一件幸福的事。 

 ☞农历正月初四,周三,晴。


冬日晒太阳是一件幸福的事。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三,周二,晴。...

 ☞农历正月初三,周二,晴。


故乡的年。 

 ☞农历正月初三,周二,晴。


故乡的年。 

溺蝶Y

【第一篇】过去未来——观影体

  我诚邀您观看命运。

  

  陆驿站原本和廖科在讨论白柳的事,结果脑海里出现一道挥之不去的声音。

  

  等一旁的廖科也听到了后,两人都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是在一个空间。

  

  廖科看着旁边的陆驿站,惊讶道:“你怎么突然变成游戏里的逆神了?”他又反应过来,不解道:“难道我们这是进游戏了?”

  

  逆神摇头,“不像,虽然我变成逆神了,但是我发现在这里个人技能被上了锁。”

  

  廖科:……

  

  两人沉默之际,周围越来越多人出现了。

  

  柏溢突然被传送到这里,原本还有点懵,在看见逆神和廖科后,冲他们飞奔过去。

  

  柏溢:“逆神廖科!你...

  我诚邀您观看命运。

  

  陆驿站原本和廖科在讨论白柳的事,结果脑海里出现一道挥之不去的声音。

  

  等一旁的廖科也听到了后,两人都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是在一个空间。

  

  廖科看着旁边的陆驿站,惊讶道:“你怎么突然变成游戏里的逆神了?”他又反应过来,不解道:“难道我们这是进游戏了?”

  

  逆神摇头,“不像,虽然我变成逆神了,但是我发现在这里个人技能被上了锁。”

  

  廖科:……

  

  两人沉默之际,周围越来越多人出现了。

  

  柏溢突然被传送到这里,原本还有点懵,在看见逆神和廖科后,冲他们飞奔过去。

  

  柏溢:“逆神廖科!你们居然也在。”

  

  晚一步进来的柏嘉木,看见自家舅舅这个样子,表示没眼看。

  

  黑桃是直接出现在逆神旁边的,他一出现就被逆神抓住不放了。

  

  逆神:这里人生地不熟,可不能让黑桃乱来。

  

  ……

  

  几分钟过后,纯白空间堆满了许多人。

  

  逆神最开始看见一些人的时候,还会有些情绪变化,不过越到后面就越冷静了。

  

  这时最前方凭空出现一张沙发,沙发上躺着一个女孩,女孩手里抱着一个娃偶。

  

  女孩懒洋洋道:“不好意思,突然把你们邀请过来。”

  

  “我是0006号管理者,代号命运。”

  

  “这是000658号空间,在这里面一切需要只要心想事成就行。”

  

  “接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希望各位都能谨记。”

  

  “第一,在空间是不允许使用个人技能的,所以进来之前我给你们的个人技能都上了锁,想用也用不了,某位不老实的邪神也同样。


  第二,我邀请你们来事观看命运,也可以理解为观看过去与未来,人的好奇心是无限的,人的欲望也是无限的,有的人无私奉献,有的人自私自利,未来不是既定的,也许你的某一步将会改变你的未来,未来也可能是既定的,因为它是未来,是不可更改的。


  第三,我的代号是命运,但我不是命运的化身,给你们观看命运,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诚邀你们,所以希望你们自愿配合。


  第四,不要去怀疑命运,这个空间所播放的一切,都是未来既定的命运,你们不用担心外界,因为这个空间和外界的时间是岔开的,哪怕你们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对于外界来看永远都是一秒以内的时间。


  第五,你们这个世界比较特殊,所以请管好自己的嘴和手,因为坐在你周围的,也许并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他。


  第六,观看方式是抽卡,一共有五张不同颜色的卡,红色是语录卡,蓝色是道具卡,金色是彩蛋卡,银色是剧情卡,黑色是特殊卡,白色是空白卡。语录卡需要你们猜是谁说的,道具卡可以获得新的信息,彩蛋卡可以解锁上锁的地方,剧情卡是打通故事发展的,特殊卡里包含的是特殊内容,空白卡自有空卡的作用,每种卡都是互通的,抽完所有卡,打通所有剧情,拼凑出一本完整的命运吧!


  第七,不要随便定义任何人,不要辱骂任何人,哪怕是骨子里都刻着坏孩子基因的人,也会因为爱变成好孩子,就算是怪物也会因为爱变成人。


  第八,所有人不得离开自己的座位,位置是命运既定的,不得反抗。


  第九,我不会插手你们,每次选择都是双向的,在你抽卡之前,卡也在选择你,只有被卡选中才有机会抽卡。


  第十,希望各位,谨记以上的话,遵守以上的规则,一旦有违规的人,我将给予惩罚。”

  

  “接下来是提问时间,有疑问的小朋友,向我提出你心中的疑问吧,我会为你解答所有疑惑,除非你想套出命运。”

  

  女孩说完静静等待着他们提问,但十几秒过去依旧没人。

  

  在过去半分钟时,一道女声传出,“我想问一下,我们看这个有什么好处?”

  

  女孩原本等的快睡着了,听见问题后立马清醒,开心道:“你不想知道命运吗?”

  

  女孩看向提问的人,那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人,她根据来之前看的资料,认出了此人。

  

  女孩继续道:“你的心里是想知道,所以皇后请相信命运,命运不会让你失望的。”

  

  红桃皇后:“是吗……”

  

  两人说完后,提问时间刚好结束。

  

  “好了,提问时间到,结束提问。”女孩微笑道:“下一步是观看命运,那么——祝各位观看愉快。”

  

   六张卡一同出现,卡在女孩面前停留片刻,一齐飞向第二排,停在了刘怀面前。

  

  卡选择了刘怀。

  

  被选中的刘怀一脸不知所措。

  

  刘怀:天啊,怎么会选我……

  

  刘怀闭眼随手抽了一张,睁眼后发现是红牌。

  

  除红牌以外的其他牌都化为数据消失,红牌飞向最前方的大屏幕,与屏幕融合,红牌上的字出现在屏幕上。

  

  〖随机语录×3

  

  〖① 一切从你开始,一切从你结束吧,美丽的塞壬王。

  ②白柳,我这一辈子还有一件特别后悔的事情,你能帮我……给四哥带一句对不起吗?

  ③激光是光最有攻击力存在的形式!

  我们,只要活着,只要存在,绝不会输给阳光!!!

  

  大屏幕发出响声。

  

  【开始讨论

  

  牧四诚:“①应该是塞壬小镇,不过塞壬小镇是由塞壬女妖引起的,这个塞壬王没见过。”

  

  牧四诚是塞壬小镇历史通关记录完成度最高的玩家,他后来还复盘过,对于塞壬小镇很了解。

  

  和牧四诚只隔了一个人的王舜说出了自己的分析,“我认为牧神说的对,①是塞壬小镇副本,至于为什么不是塞壬海妖而是塞壬王,大概是因为神级游走NPC的问题。”

  

  “在游戏里有一个bug,它会随机出现在某一个副本,因为可以游走在各大副本,因此玩家称它为神级游走NPC。”

  

  牧四诚听了后惊讶道:“卧槽,那这人还能活?”

  

  王舜肯定地回答牧四诚:“活不了,没人知道神级游走NPC长什么样,因为见过他的都死了。”


  王舜的话是一个开端。

  

  身处第二排的红桃皇后缓缓道:“既然见过神级游走NPC的人都死了,那么①就只能放一边了不是吗?”

  

  王舜接下了这个问题,“把①先放着确实是唯一的办法,没人见过神级游走NPC,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它来自过去还是未来。”

  

  王舜话音刚落,有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所有人都望向声音的来源处,一半人看向了左边,另一半人看向了右边。

  

  左边的声音稍微小,听起来特别软弱,他们发现这声音的主人就是抽卡的那人。

  

  刘怀忐忑不安道:“第二句……是我说的。”

  

  刘怀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举手,在第二句语录刚出现时,他很惊讶,同时还带有愧疚,悲伤。

  

  他很想和牧四诚道歉,牧四诚是他见过最厉害的人,曾经取组合名的时候,他就觉得只要带上牧四诚的盗贼,就很酷,很厉害。

  

  可是他太懦弱了……

  

  第二句语录出来时,有情绪变化的不止刘怀,还有牧四诚,只是牧四诚克制自己不去看不去想,转头去分析第一句语录了,但是现在刘怀亲口承认,逼得他,不得不去想。

  

  牧四诚:艹!

  

  右边的声音是疲惫但又坚定的,那个声音的主人带着面具,面具上画着一个向四周放射光线的太阳,“第三句是我说的。”

  

  【叮咚,恭喜玩家刘怀,袁光答对,奖励每人一次额外抽卡机会

  

  【由于第一句语录五人作答,根据规定,系统将回收,进行语录清洗,期待各位玩家下次抽中时能够答出正确答案

  

  众人:……

  

  系统声音消失后,大屏幕上的第一句语录消失了,其他两句语录开始闪烁,语录旁的小喇叭也开始动。

  

  首先是一道哽咽,带有愧疚悲伤的声音:“白柳,我这一辈子还有一件特别后悔的事情,你能帮我……给四哥带一句对不起吗?

  

  接着是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激光是光最有攻击力存在的形式!

  

  “我们,只要活着,只要存在,绝不会输给阳光!!!

  

  头一句出来时,刘怀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请问,白柳是谁?”

  

  其他人:合着你自己都不知道白柳是谁?

  

  【检测到玩家刘怀提出核心问题,额外增加一次抽卡机会】

  

  【白柳是在未来进入游戏的一名普通新人玩家,你在未来会与他相遇

  

  自知自己坐在c位的,原本只想沉默得盘算自己能不能从这薅到羊毛,弄点钱的白柳:……

  

  白柳:“我未来要进入他们口中的那个游戏?”

  

  【是的

  

  白柳:“哦。”

  

  “这个屏幕盗取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信息,按法律来讲,这是侵犯我的隐私权,你身为它的系统,难道不该给我点赔偿吗?”

  

  【……

  

  这时白柳的手机上收到了,到账信息,白柳满意的闭嘴了,并表示随便放,自己没有什么大秘密。

  

  ——

  

  空间人员:

  0001世界线异端管理局

  0658世界线异端管理局

  0658世界线非游戏玩家特定人员

  0657世界线流浪马戏团

  0658世界线乔木私立高中全部师生

  0658世界线全部游戏玩家

  

  ——

  

  不可能顾及到所有人,会根据观看内容来写。

  

  本文真·抽卡,下一张卡永远未知。

芒果大小姐
生命苦涩如歌,也璀璨如歌
生命苦涩如歌,也璀璨如歌
可爱小成语

杏花

  龙诗想回家,被父兄阻止了。

  我们一族因杀鲛人崛起,地位本就不牢,有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抓在手中。

  "一定吗?″

  龙父用沉稳的声音说出最绝情的话"死也要死在宫中!″,兄长低头不敢去看妹妹。

  "好!我应该死在那里,也还了千年庇护。″龙诗觉得自己苦,但她不能拒绝。

  王泠坐着马车来到杏花别院,霍君华以为这女娘聪明,知道从她这下手。

  "女君,可安?″

  "你不来最安!″烛火映的都是美人脸,身上也是宝光。

  "我与女君无仇,倒是与越家有一些。城阳侯可是要纳妾了,要是子孙满堂了,这多不好!″

  "...

  龙诗想回家,被父兄阻止了。

  我们一族因杀鲛人崛起,地位本就不牢,有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抓在手中。

  "一定吗?″

  龙父用沉稳的声音说出最绝情的话"死也要死在宫中!″,兄长低头不敢去看妹妹。

  "好!我应该死在那里,也还了千年庇护。″龙诗觉得自己苦,但她不能拒绝。

  王泠坐着马车来到杏花别院,霍君华以为这女娘聪明,知道从她这下手。

  "女君,可安?″

  "你不来最安!″烛火映的都是美人脸,身上也是宝光。

  "我与女君无仇,倒是与越家有一些。城阳侯可是要纳妾了,要是子孙满堂了,这多不好!″

  "你不是为我儿来?″

  王泠端起茶杯,我不求良婿,我要城阳侯的爵。

  "当然不是!″

  "城阳侯不会子孙满堂的!″她会出手,城阳侯夫人也会出手,那个孩子能活着?

  红漆桌子上,王泠看出了血。是啊!你有能力,我有人为,看这子孙断不断!

  "确实,霍无伤。″

  "你来干什么?″霍君华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泠把礼盒递给霍君华,我对女君没有威胁,只要需要女君压住凌将军,文帝是不会杀功臣的,但五公主可以。

  "太子?″

  "那女君要下吗?″位置只有一个,城阳侯又精,早就下了越家。

  "我不知道!你出去!″霍君华开始发疯了。

  女使冲进来,抱住自家女君。

  "是王泠唐突了!三日后必带家父来陪罪。″女君可要好好想。

  雨水打在车上,王泠突然冷笑,满足?这世上谁满足过!我只是要主宰自己的命,不要像上一世那样,跪下求人了,还等不来最后一面。

  "小月,把帘子拉开。″雨丝打在手中,王泠知道自己重生了,五公主不同了,还有一位六皇子。蠢人抱怨世界没有多给她东西,聪明人正在摸索改变世界的方法,我愿以自己为赌,去追逐权力。

  白浅感受到了风雨,不想托了。

  "帝姬,你觉得魔界没了,众神就不争了。″不会,会争的更狠!只要神有欲望。狐帝想要狐族有更大的生存空间、土地,天君想用魔界的毁灭,证明自己不比东华帝君差,有资格管理各族。

  白浅沉默了,在那都要争,只因自己是帝姬,前面几万年才没见到。水面之下多是肮脏,自己又是那门子圣母!

  "浅浅,你真的不帮父神吗?″狐帝第一次对女儿发火,魔界没了,狐族的地盘就更大。

  "依礼而行!″白浅直直的跪着,明媚的双眼染上暗红,父神!回不去了。狐族这样挺好的,为何非要去抢。今日你能抢别人的家,明日他人又会来抢我们的家。

  瓷器在地上碎裂,狐帝想动手,被妻子拦了下来,这是我们的女儿,不是小子。

  "你好好跪着,明日还有礼程。″

  素锦无语!狐族众人觉得挺好,就狐帝觉得地方小了,要那块更大的。你当其它族长都是傻子,白让你去抢。到时候人人都说魔界不灭,不知道死伤多少,可曾想过抢地盘的时候,又有多少狐族要死。

  风吹进大殿,一上一下二座,都在被血洗礼。五公主砍下文帝的头,这天下要换主了!夜华被推上天君位,龙诗当了天后。感情?这个东西可以和权力比吗?

  龙诗重复告诉自己,我死也要死在宫中,算还了父兄恩情。

  白浅知道自己脱身了,看见龙诗,才觉自己的可恶!尊贵的天后娘娘,安静的坐在天君身边,为所谓的荣耀牺牲。

  "这就是宠爱吗?″

  "嗯!没有你还有龙诗,没有龙诗还有其它族的公主。″权利吸引着众人,那个都跑不了。

  乐胥不能对白浅摆谱,但能对龙诗摆谱。素锦从床上起来,听见礼乐之声,就知道龙诗已经去了一回了。

  "这才五钟!公主再睡一会。″辛奴心疼自己的主子。

  "我可怜她做什么?反正都是天后娘娘了。″素锦重新躺回去,我还是要睡觉的。

  风铃轻响,时光匆匆!

  白浅请素锦去观礼,凤九要嫁给东华帝君了。

  "恭喜!″这是送的礼!

  凤九一一登记,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素锦在人群中与白浅对望,或许这二人爱过,但二人不可能在一起。双方都不会为了爱,去妥协、让步本族的利益。有过就可以了,不再想拥有。

  红绸铺满大地,一黄一白,终是错过了。

  "姑姑,你不开心?″

  "那有,我是太开心了!″点点滴滴收起,我是狐族帝姬,你是龙鱼族领主。

  

可爱小成语

  爱与不爱,很重要吗?

  白浅告诉你,很不重要。

  双方都在走程序,夜华不能太爱帝姬,白浅也没有自由。

  素锦小心翼翼的守着秘密,等待天君之位换主。龙诗非常漂亮,像是水中的精灵。与白浅的媚比,又是一种东西。

  "我来天宫,就想找姐姐们玩。″

  织越不理,素锦点头,大家一起当木头人。

  狐帝知道天君的想法,但女儿不喜欢,也不会长久,总不能断了天君血脉。

  不争?你就会是小巴蛇,那的心都是黑的。佛门都不见清静,香油钱随心,但前一个施主捐了一千,您可以随心。

  再见白浅,已经要尊上神了。

  "你倒是精明!″等你下界历劫了,本上神必送你大礼。...

  爱与不爱,很重要吗?

  白浅告诉你,很不重要。

  双方都在走程序,夜华不能太爱帝姬,白浅也没有自由。

  素锦小心翼翼的守着秘密,等待天君之位换主。龙诗非常漂亮,像是水中的精灵。与白浅的媚比,又是一种东西。

  "我来天宫,就想找姐姐们玩。″

  织越不理,素锦点头,大家一起当木头人。

  狐帝知道天君的想法,但女儿不喜欢,也不会长久,总不能断了天君血脉。

  不争?你就会是小巴蛇,那的心都是黑的。佛门都不见清静,香油钱随心,但前一个施主捐了一千,您可以随心。

  再见白浅,已经要尊上神了。

  "你倒是精明!″等你下界历劫了,本上神必送你大礼。

  "不及上神!″

  "能忍,才能活的长。″白浅缓缓走去,这一次在正中央,享受众人的赞美。不喜欢?那是不可能的,也不被允许的。

  花冠随风而动,带来阵阵清香。昭仁公主也需要嫁人,在这位天君手下。

  龙诗牵着素锦进去,眼中有不甘。这和父兄说的不对,人家没有感情,也相处的很好。

  "走吧!我们应该祝福。″改不了的事,就要忘记和接受。

  "嗯!″灵气沉了下来。

  以后有你好受的,这天宫里多的是公主。

  雨神看着这妹妹,竟然也喜欢了几分。五公主对一起长大的哥哥,还是有几分感情的。有好吃的东西,也喜欢分享一点。

  "这是如意糕!我好不容易要到的,你尝尝!″

  "还行!″雨神把一块糕吃完了。

  "都是还行!你就没有一点意见。″我很不开心!

  "这金冠是新打的?″瞧着金光闪闪,非常有身份。

  "没什么好得意的,每个公主都有,父王还因为三姐姐生辰,特意赏了东珠,那个才好!才亮!

  "二姐姐也有?″温柔的眉目,静静的看着五公主。

  "二姐姐有德!在桑礼上大出风头,母后给了云棉锦,说是有帝女之风。″

  "就你一个没有!那哥哥送你笔墨,无才便是德都是骗人的,你要好好读书,不用在意衣饰。″取文帝而代之,以后就没人说五公主娇纵了,天下都是你的,不服便杀!

  "好!″五公主从不是不聪明,而是没有人教。

  雨神教格局,白丹教方法,乳娘告诉五公主任何事情都可从小处看。

  地上一年,天上一天。

  白浅刚认了些人,岳山君就在其中,比天君更会做人。

  "素锦,你可曾怨过?″银色华冠,衬的白浅尊贵,像是天宫的女主人。

  "有什么可怨的,我已经很幸运了。″能够重生,不比什么都幸运吗?乐胥就教会她一个道理,做任何事都不能想的太好!

  "道是知足!″

  "能怎么办了?去闹天宫?″我也没那能力和底气。

  "为何不可?″

  "呵!″耽误一些时候,再凭狐帝的宠爱,这婚事能吹了。

  "等?″

  "我什么都没表示,是你理解的。″白浅想到了魔界,天君想吞下当臣,可就是有人不愿意,觉得可以拼一下。

  背叛的想法在白浅的脑中来回,如果魔界有人反了,非要天君的命,那击伤还是有可能的。

  素锦猜都能猜到,白浅必然会犹豫,在战场上死,都比在这嫁人好。

  结魄灯养着灵魂,等过些时日,去找小君看看命谱,全用好玩去对付。

  司命等东华帝君历劫回来,这剧本不是我写的,求放过!

  "还有脸说了!″

  "我是为了帝君,这劫当然要历最好的!也是最苦的!″反正也跑不了,您看着办,毕竟还是要用臣的。

  "滚!自己去领罚!″

  "三十天鞭!″

  "还想加?″

  "这就去!″

  白发铺到床上,帝君第一次懂情。

  雨神用玉佩说话"这是爱上了?″

  "你和本尊讲讲云牙!″

  "那算了!您安!″

  织越这回没有下去,被母神安排相亲了,这都是材俊!

  "龙诗,你在这就好!″一下子就熟了,母神不能再追,只能回家等着。

  "你这也不是办法,去挑挑?″

  织越脱了鞋,直接躺榻上。

  "那有几个好的!都是各族"精华″!我可受不起!″。

  

  

  

  

  

七南渡笳
 ☞农历正月初二,周一,阴。...

 ☞农历正月初二,周一,阴。

  

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故乡。

 ☞农历正月初二,周一,阴。

  

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故乡。

文艺学病号机(试验机)

【极简文(?)论】新的一年,一起来聊聊运气吧!!

※篇首语:

我发现我的脑袋在生病和贪玩之后好像迟钝了很多很多,以至于有很多东西我都是敢想不敢写的状态。不过好像鸽下去的话,越鸽就越没有动力。所以我决定开始慢慢写一些琐碎的想法。

这一篇没有参考任何书目,也可能无意间借鉴了以前读的东西,主要是想找几个机会开启一次全新的思考过程,并把我这种思考的过程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能给出不同的意见并指出我明显的错误~~

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了,大家把我写的东西当成一个学生的测试卷就好啦,欢迎大家多多思考!!


————

在我们平时聊到“运气”这个话题的时候,总是感觉它深不可测,不可捉摸,是一个老师和成功人士经常劝我们去突破,但我们总是无法突破的一件......

※篇首语:

我发现我的脑袋在生病和贪玩之后好像迟钝了很多很多,以至于有很多东西我都是敢想不敢写的状态。不过好像鸽下去的话,越鸽就越没有动力。所以我决定开始慢慢写一些琐碎的想法。

这一篇没有参考任何书目,也可能无意间借鉴了以前读的东西,主要是想找几个机会开启一次全新的思考过程,并把我这种思考的过程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能给出不同的意见并指出我明显的错误~~

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了,大家把我写的东西当成一个学生的测试卷就好啦,欢迎大家多多思考!!


————

在我们平时聊到“运气”这个话题的时候,总是感觉它深不可测,不可捉摸,是一个老师和成功人士经常劝我们去突破,但我们总是无法突破的一件东西。

因为当我们谈到“运气”的时候,我们把它去极致化,往往会得到一个像俄狄浦斯王一样的结果——所有事都是不可控的与愿违。当然,很多人也会把“命运”和“运气”两个词放在一起用。我个人是愿意把这二者作为区分的,在我看来,至少在中文词汇中:“命运”是可以由人的力量而发生改变的,但“运气”指的是不可以由人的力量而改变的那一部分。

因为“运气”这个词本身在语义上就比“命运”多了些“戏谑”“娱乐”“荒诞”“无价值”的立场:比如我们常常说:“哎呀这小子点子真背/这小子命儿真差。”而不会说:“哎呀这小子命运真差。”天然地,尤其是在后现代抽象主义和乐子主义的视阈下,“运气”不可以由主体的特定行为而发生改变,能发生改变的其实是“命运”

那么单单聊“运气”这个词,我想并不能解决很多问题,我们需要对“运气”进行一些分析。

————

关于运气范围:

在讨论“何为运气好,何为运气差”的时候,我认为我们应当把运气的范围局限于“生命运转的状态”之中。换言之,如果一个人或动物死亡,那么他接下来无论是死状惨烈还是安详,都不能计于运气的范围之内。

为什么我会这样想?大概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我认为讨论“运气”应该把运气分为“意识内运气”和“意识外运气”,“意识内运气”指的便是生命存活这一段时间内的个人体验范围,“意识外运气”则是从一个单纯存在的物的所有时间维度出发,从它出现之后的时间内无限延长期间的一种与价值评价有关的范围。这也剧透了我的第二个原因:

其二是我认为运气好坏本身一定程度上与特定的价值评价有关,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由话语所构筑的世界里,由不同属性的符号,或者简单来说,何为运气好何为运气坏的裁定本身就是由人来进行的,这里我可以这样解释:

“A木头被做成艺术品,B木头被做成菜板。”

我们会说A木头运气好,B木头运气差。但实际上,A与B木头在客观世界的整体运行当中只发生了无谓的物理状态改变,这个改变不会与天空有关,不会与山河有关,甚至地球爆炸也只是一种“现象”——我们之所以感到“地球爆炸很恐怖,B木头运气差”,是因为我们是人类,人类用话语给这个世界构筑了一种价值体系,认为“做菜板肮脏,做雕塑精美”,然后我们基于这样的体系来进行关于运气的评价。脱离人类社会,本质上做菜板和做雕塑于客观世界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如果您认为“做雕塑会掉木屑污染土地不如做菜板”,那么污染土地本质上也就是一个生态变化,是因为我们人要生存,才定义“土地污染地球肮脏”为坏,实际上脱离生命后一切都不过是个变化而已。

因此,“运气”和人有关,和人的意识感受有关,在评价角度上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客观存在上又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说过,“运气”指的是不可控的部分,这又成了一对矛盾。),因此我把“运气”定义在人的存活范围之内。一个人死后,他的身后名,在意识不存在的情况下,“运气”也就与他无关。他已经脱离了当前的社会,就算背负恶名,他也不会再有任何感觉了,就像我们说垃圾恶心,但是垃圾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存在而已。

————

关于运气度量:

那么讲完上面的内容,就应该讲一下对于运气好坏的度量程度。很多人对运气的程度一直是一知半解,认为运气只是单纯地作用在特定时刻对于特定事物的不可度量单位,认为运气只有“好坏”,没有“有多好有多坏”,我认为应该不是这样。

比如我们谈五种情况:

A.走路穿好看的衣服要和女朋友约会被陨石砸死了

B.因为突然断网,游戏输了

C.因为对方突然断网,游戏赢了

D.人出生了

E.人走上了人生巅峰,达到最高乐趣

这五种情况对比下来,很明显它们是有可度量的差距的。运气的好坏并不因做的事情的大小而发生改变。比如说同样的突然断网这个例子,既有可能因为突然断网而游戏输,也有可能因为突然断网而让楼上小孩心烦意乱紧接着小孩高声尖叫吓死了家里的老人——并不会因事情的大小而改变运气的大小,只是因为我们做小事时往往风险性较低,因此难以诱导出极坏运气。(也正是因为这种现象,才让人们感觉:运气只是附着在大小事情上的短暂buff,完全由所做的事情决定,而不是运气本身好坏可度量。)

我认为运气的度量至少是按照这种方式来递减的:

人达到“极致”——由价值体系定义的“好运范围”——“生”——由价值体系定义的“霉运范围”——“死”


其中我认为比较独特的地方可能是我把“生”作为好运的最低级形式,有人会问:“那你认为在一场连环车祸事故中,死了17个人,在场的人只有你因为汽车侥幸没碰到而没死,这算是低级好运吗?”

我认为这可以算是仅仅高于“出生”的好运了,之所以看起来存活的人非常好运,只是因为在比较之下,其他人进入了极致的霉运“死”(并结束运气的运作)。

但中间的运气要如何评价,可能就要依赖于特定时代下的评价体系了,当然我认为应该是有一个共有体系的,只不过我还没有发现??

——————

那么聊到这似乎还不算过瘾?接下来我可能要说一个我个人认为的,比较残忍的一些想法。

运气的客观性决定了运气是不受人控制的,全球总裁也有可能会被陨石砸死。但运气的主观性也同时告诉我们:运气的好坏在一定范围内是受人支配的,即话语体系的重新建构。比如对于猫猫来说,如果人们认为猫猫是害“虫”,那猫猫运气就是坏的,如果人们认为猫猫是萌宠,那猫猫运气就是好的。

同理,如果人们认为穷人家孩子心底淳朴,那么那位穷孩子的运气就是好的,如果人们认为穷孩子穿发霉衣服发臭要远离,那么那位穷孩子的运气就是坏的。

——————

以及一些人可能会说:运气也可以受人支配啊?如果全球总裁拥有毁灭陨石的能力,那他不就是幸运的了吗?所以努力可以“逆天改命”啊?高考的时候发烧或者外面车喇叭乱按很不幸,你可以平时多学学习啊,这不就“逆天改命”了吗?

这也是我很想说的问题,也就是“逆天改命”的言论本质是运气好的人对自己的运气的“再建造”。我前面提到过,运气好坏本身一定程度上与特定的价值评价有关,而这个价值评价是人们塑造的。运气好的人,生下来就智商高的人,生下来就有资源的人,生下来就貌美如花的人,她们是不会放弃享用自己的“运气”收益的,因此也不会为运气差的人找一些平衡点,在人们意识不到“运气”的本质的时候,他们会制造迷惑话术来使人们的思维混乱。

当然我并非否定“逆天改命”,因为从一个个体的角度层面来看,改善个人的生活是完全没问题的,尽管做不到极好,至少也可以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但“逆天改命”是要建立在运气差的人的身上才能视作是一种激励,使其成为被日常化的准则会抹消世界的残酷性。

————

残酷性便体现在运气的客观性,即运气不被人操纵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大自然是残忍的,人类构筑了一个符号世界并使用符号来进行评价,单独建立了一套可以运转的体系。但是对大自然来说,小儿麻痹症和天才没有任何区别,二者都是一个普通的生物而已,甚至他们所做的事也不会带来任何好与坏的评价。但是放在生命活动中,它们便天然地带有了“运气好”与“运气坏”的区别。

同时“运气好”的人也通过运作自己的运气实现了对“运气差”的人控制,我认为如果一定要谈到达尔文主义,那么唯一的达尔文主义可能就是“运气”,这是个体无法控制的一部分,其他的地方都是可以受人的选择来控制的,唯独运气是无法掌控的。

所以说呢,很多时候呀,世界的运转可能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闲谈完)

七南渡笳
  ☞农历癸卯年大年初一,周天...

  ☞农历癸卯年大年初一,周天,阴。


大年初一住院的好处是,检查不用排长队。

  ☞农历癸卯年大年初一,周天,阴。


大年初一住院的好处是,检查不用排长队。

七南渡笳
☞农历腊月三十,周六,阴雨。...

☞农历腊月三十,周六,阴雨。


今日除夕。

今年特殊情况,说是简单点,还是跟往年一样丰盛。  

☞农历腊月三十,周六,阴雨。


今日除夕。

今年特殊情况,说是简单点,还是跟往年一样丰盛。  

芒果大小姐
看似传奇的一生,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女子罢了
看似传奇的一生,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女子罢了
七南渡笳
☞农历腊月二十九,周五,多云。...

☞农历腊月二十九,周五,多云。

今日大寒。


大寒倒,连新春。

看样子,大寒没有倒。

☞农历腊月二十九,周五,多云。

今日大寒。


大寒倒,连新春。

看样子,大寒没有倒。

斐飞飞

爱意₊⁺♡̶₊⁺

我需要的不只是宠爱

我也不期待得到世界上最模范的爱

我希望你爱我的眼泪,渴望,疯狂

爱上我的全部,我的每一个瞬间

它们构成了我闪耀的多面灵魂

每一个刻面都折射出锐利的影子

因为我是一个具体的人

别只看到我的肉体

一张美丽的面孔和温顺的躯体

一个妻子和未来孩子的母亲

别忽视了躯壳下潜藏的阴影

不要忘记血肉里面的骨头

我需要的不只是宠爱

我也不期待得到世界上最模范的爱

我希望你爱我的眼泪,渴望,疯狂

爱上我的全部,我的每一个瞬间

它们构成了我闪耀的多面灵魂

每一个刻面都折射出锐利的影子

因为我是一个具体的人

别只看到我的肉体

一张美丽的面孔和温顺的躯体

一个妻子和未来孩子的母亲

别忽视了躯壳下潜藏的阴影

不要忘记血肉里面的骨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