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命运

13967浏览    1956参与
小雾

本子上最后一张画画纸留给命运

俺俺想要找一些关系好一点滴亲友

这是俺滴企鹅:2821592008

大家快来找俺玩呜呜呜

本子上最后一张画画纸留给命运

俺俺想要找一些关系好一点滴亲友

这是俺滴企鹅:2821592008

大家快来找俺玩呜呜呜

白水煮蛋

命运

凡心之所向,都是遥不可及。—题记

如果说海鸥的归途是浩瀚无边的晴空,那游鱼的征程则在深不可测的海洋。

每个人都言自己是独特的,是上天的宠儿,他们走着独一无二的道路。

可是分叉口的十字路口前,哪是阳关道,哪又是独木桥?有人踏上了平整的马路,有人走进了泥泞的小径。又有谁说的清哪条路能让我们一步登天?

总有人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不敢保证自己的路是通往罗马的。我只有一条路能选择,这是我来人世间最大的困扰——因为我似乎别无可选,哪怕只走错一步,都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天堂地狱,仅仅一念之间。

我本想,世上的路多了去了,选一条路罢了,又何必杞人忧天?

可到后来竟满盘皆输。

神明的天秤...

凡心之所向,都是遥不可及。—题记

如果说海鸥的归途是浩瀚无边的晴空,那游鱼的征程则在深不可测的海洋。

每个人都言自己是独特的,是上天的宠儿,他们走着独一无二的道路。

可是分叉口的十字路口前,哪是阳关道,哪又是独木桥?有人踏上了平整的马路,有人走进了泥泞的小径。又有谁说的清哪条路能让我们一步登天?

总有人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不敢保证自己的路是通往罗马的。我只有一条路能选择,这是我来人世间最大的困扰——因为我似乎别无可选,哪怕只走错一步,都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天堂地狱,仅仅一念之间。

我本想,世上的路多了去了,选一条路罢了,又何必杞人忧天?

可到后来竟满盘皆输。

神明的天秤从来不是平的。油尽灯枯之时蓦然回首,才发现,让自己弯弯绕绕,终其一生的那条岔路口后的路竟是相通的,到那时,你或许会唏嘘,或许会愤慨,原来,我们的人生早已被世界规划好。

运气好些的,或许会脱离生命轨道,成就自己。

运气坏些的,只能做生命长河中的一粒沙子,微不足道。

难道,命运,真的无法改变吗?

有人说,知识改变命运。但是红尘有序,寒门弟子虽有补助,但早早辍学;富家子弟挥金如土,骄奢淫逸,还是有不少名校抛出橄榄枝。

如果这是命运的安排,那一定是不公的,但谁又敢站出来说话呢?谁又能站出来说话呢?

在场诸位又有谁能质疑权威?我们都不敢——我们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众人都被人生压得喘不过气,谁又会和这些过不去?

我们都不过是,生活的傀儡啊。

我们就像捞月的猴子,向往明月,但可望而不可即,只能自欺欺人地去捞那水中虚影,一个个都是自满,却又处处懦弱。

等到触及那冰冷的溪水又感叹不过是镜花水月,以此来伪装自己的无能。依然一无所得。

若当真如此,众生都得碌碌无为了。

我们常常在陷入低谷的时候才抱怨命运不公,感叹怀才不遇,自诩为奔腾草野的骏马,没有能赏识自己的伯乐。

但是,你有何之处是能被赏识的?你有什么资格抱怨命运?

有资格站在最高点痛斥命运不公的是那群被社会压榨过的成功人士,他们才有实力与命运抵抗,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奇迹。

伸长脖子想望望他们的伟岸身姿,笑话,你连脚尖都看不到。你在谷底,但他们并不在山峰,他们位于云端。

人不分三六九等,只分有能力的和没出息的。

命运既能使你堕落地狱,也能让你重生天堂。有些人匆匆的来到这世上,又匆匆的离去,这是命运给人的阴阳相隔;有些人错过正确的道路,悲痛欲绝,这是命运给人的玩笑游戏;有些人注定是最后赢家,这是命运给人的偏爱与不公。

命运是不可逆转的,成功反抗命运的寥寥无几,多数人选择了接受,选择了妥协。

每个人都是珍珠,但命运开了个玩笑,把一些珍珠蒙尘,妄言道,“鱼目混珠。”

其实,一些被蒙尘的珍珠比琉璃还要流光溢彩,还要夺人眼球。

我常常在想,我既然能开辟出一条路,那怎么就不可以谱写一条属于自己的命运?为何不能脱离社会的桎梏?

我们不能被命运随意宰割,不然,我们来到这世间又有什么意义呢。

花是脆弱的,无辜的,但他逃不过被别人采摘的下场。

人是懦弱的,自卑的,但他免不过被命运掌控的现实。

太阳看不见世界是冷的,月亮看不见世界是暖的。

我们也看不见自己是不自由的。

我们提倡人民自由,又时时约束着自己。

有人说,“多数人因看见而相信,少数人因相信而看见。”我们看见了那坎坷崎岖的小路,才会埋怨命运的不公;而有人却坚信前方有柳暗花明,有豁然开朗的道路。

大道越走越宽,人的脚步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浅。

命运为你准备了两条路,当你选择了其中一条,你的人生基本也就定格了,甚至连结局都定好了,因为这只是命运给你的一册剧本。

慕前者表演结束了,他独自散场,幕后者又接替幕前者,演着千篇一律的剧本,索然无味 。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失去了追悔莫及、不努力终身遗憾、白日梦不愿承认、犯错事推卸责任、遇到了但不珍惜、欲望中迷失自我、人生路原地踏步。

或许,是命运弄人。

有句话叫“天道好轮回。”

它虽不能及时让受害者沉冤昭雪,却也不会姑息任何犯罪者。

但迟来的公正是正义吗?就像枯萎的向日葵重拾太阳,但她也永远不会再开了……

命运悄无声息却又无处不在,它见过人世的冷暖,但也是它亲手吹灭了袅袅炊烟,熄灭了世情火。

你恨命运吗?恨他夺走了亲人的生命,恨他让你一生蹉跎?还是恨他让你沾了这满身污秽?

他半恶半善,我亦半真半假,满口胡话。

我自是不恨他的,毕竟,我也没资格恨他。

我还应该感谢他的,若不是他,我体会不了人情世故;若不是他,我也不会拥有这大好青春。

命运给予我们的,是宝贵的财富,亦是危险的利器,或是痛苦的记忆……

当然还有求之不得。

就像猴子的天上月,别人的好人生。

说不准你前一秒还在向人生说“The weather is fine.”

后一秒你就对自己高呼“help me”了。

落叶别树,飘零随风,落叶归根,扎根于此。

或许,只有身化白骨,你才可能明白命运的归处,毕竟,死亡是另一个人生的开始。

命运不会善待任何人,但也不会宽恕任何人。

但它终究是我们要经历的。

“那路是窄的,门是小的。”—马太福音


Algol7
不要为我哭泣,我将去往音乐诞生...

不要为我哭泣,我将去往音乐诞生的地方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

不要为我哭泣,我将去往音乐诞生的地方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

忘川档案
是巧合还命运的安排?那些令人背后一凉的巧合
是巧合还命运的安排?那些令人背后一凉的巧合
Marlander
碗山

惯例使用帕金森抖抖线画图

嘿嘿,可爱

惯例使用帕金森抖抖线画图

嘿嘿,可爱

则煦
官方的贺新年图(不要给我提游戏...

官方的贺新年图(不要给我提游戏,关于为什么现在发,今天才在推特上看见的图还有不要提结局提一个刀一个,我的命运永远都是命运,安娜永远也不会成为我的命运,我无可替代得命运,游戏里的命运永远都不会是她)

官方的贺新年图(不要给我提游戏,关于为什么现在发,今天才在推特上看见的图还有不要提结局提一个刀一个,我的命运永远都是命运,安娜永远也不会成为我的命运,我无可替代得命运,游戏里的命运永远都不会是她)

Music郑在看
女团对“二手玫瑰”下手了?东北摇滚混搭印度神曲,竟然有点好听
女团对“二手玫瑰”下手了?东北摇滚混搭印度神曲,竟然有点好听
阿球

新年贺图~是番剧截图哦,她真的太好看了,不管是命运还是柯泽特都好可爱啊☺️

新年贺图~是番剧截图哦,她真的太好看了,不管是命运还是柯泽特都好可爱啊☺️

楊墨如

临近新年

直接露宿街头


好耶,加起来有十几万字的存稿没了

直接露宿街头



好耶,加起来有十几万字的存稿没了

发财

「摘自法医秦明」

“一个细胞中却分裂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是吗?”

“命运可不是你对面的罪犯,你想抓就可以抓。”

“命运,它可以强攻,也可以反扑……你早晚可以感受到。”

“命运也是不断地选择,别等你选择错了,知道了结果不好,再去苛责命运。”

“你以为善良很容易。善良太难了,善良拔掉牙齿,就是软弱;善良带上武器,就是恶意。”

——法医秦明


“一个细胞中却分裂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是吗?”

“命运可不是你对面的罪犯,你想抓就可以抓。”

“命运,它可以强攻,也可以反扑……你早晚可以感受到。”

“命运也是不断地选择,别等你选择错了,知道了结果不好,再去苛责命运。”

“你以为善良很容易。善良太难了,善良拔掉牙齿,就是软弱;善良带上武器,就是恶意。”

——法医秦明

小太阳

生命中的全部偶然,其实都是命中注定。是为宿命。

——东野圭吾 《宿命》

(觉得这句话很配磔人和命运)

生命中的全部偶然,其实都是命中注定。是为宿命。

——东野圭吾 《宿命》

(觉得这句话很配磔人和命运)

惜梨陌未央

(三十)

私设预警,不喜勿喷!栖霞公主再次产子,她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呢?


        裴微走后的这几个月都是风平浪静,元锦丰也忙着处理政务无暇关注后宫,众嫔妃知道他的脾气索性也闭门不出,不敢上赶着侍寝,生怕一不小心就脑袋搬家。

        而对我而言早就已经无所谓,我有了胤儿便有了依靠,对我,对裴氏都是有着不小的助力。...


私设预警,不喜勿喷!栖霞公主再次产子,她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呢?

      

        裴微走后的这几个月都是风平浪静,元锦丰也忙着处理政务无暇关注后宫,众嫔妃知道他的脾气索性也闭门不出,不敢上赶着侍寝,生怕一不小心就脑袋搬家。

        而对我而言早就已经无所谓,我有了胤儿便有了依靠,对我,对裴氏都是有着不小的助力。

        手中有权,有子,有地位,还愁什么呢?

         曾经有栖霞公主这个“劲敌”,如今她早已退出后宫的舞台,无声无息的苟活着。

         自从知道栖霞公主再次怀孕以后,我经常偷偷的派人监视她的饮食起居,务必保证她的平安生产。

         留着她,自然大有用途。当然,这里面,我对她既有保护和愧疚,又有说不出的怨念。

        转眼栖霞公主产期渐近,我不放心,加派更多的侍卫宫女,稳婆跟在她左右,寸步不离,指望她能平安产子。

         终于,一朝分娩,她难产生下了一个皇子,侥幸留下一条命,身体变的愈加虚弱。从此元气大伤,再不能生育了…

        我在她完孩子的第二天,便寻理由回了娘家,看到了她和她的孩子。

        她微笑的抱着孩子,轻轻的向我招手,整个人看上去苍白了许多,精神却好了不少…

        “孩子可起名了没有?”我笑着接着婴儿问道。

         她愣了一下,道:“我和他最终缘尽,从此一别两宽。孩儿大名就叫元离,小名忆儿。

惜梨陌未央

03.开局就领盒饭又如何,至少我成功斩杀了对方的首领 2

     “怎么样迃幵美人儿?本先锋的话考虑的怎么样了?是你主动跟着我去狂野之城?还是我捉你去呀?”

        青铁兽发出阵阵难听的淫笑,还得寸进尺的走到我的跟前,对我的身材评头论足,更试图摘下我的面具…


        我实在忍无可忍,我迃幵几百年何曾被人这样的羞辱过。樱桃见自己的...



     “怎么样迃幵美人儿?本先锋的话考虑的怎么样了?是你主动跟着我去狂野之城?还是我捉你去呀?”

        青铁兽发出阵阵难听的淫笑,还得寸进尺的走到我的跟前,对我的身材评头论足,更试图摘下我的面具…

       

        我实在忍无可忍,我迃幵几百年何曾被人这样的羞辱过。樱桃见自己的主人即将发怒,连忙闪的远远的生生怕波及到它。

         

         我轻松挥手隔空将那青铁曽提了起来,青铁兽不屑道:“女人就这点本事吗…啊…”青铁兽上一秒还在嘲讽,下一秒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勒住了脖子,并且动弹不得。

       

         我轻轻的合拢了我的拳头,青铁兽马上变得呼吸困难,更可怕的是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碎裂一般。如今的青铁兽本身就是个灵魂体,

        而且到临死只有三级的能量也在迅速的消散,‘如今球形状态及机器人状态和刚刚的人类形态几乎没有办法保持了…

      

         人形的灵魂体变得愈发的透明,眼看就要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青铁兽痛苦的呲牙咧嘴,本就猥琐的五官变得更加丑陋恐怖。

       

        青铁兽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差点没想一巴掌拍死自己,如果可能的话。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觉得这年轻漂亮的金发女孩好糊弄好欺负,本想这姑娘看着温温柔柔的,谁知道对方一出手就差点捏死了他…

       

        青铁兽的手脚在空中不停的乱抓,眼睛瞪得贼大,艰难的向我求饶,断断续续的请我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他一条贱命。

       

         我冷冷的看着这眼前的男人,仿佛对方就是我手中的一只小蚂蚁。不过让你死还没有这么简单,可我迃幵这数百年来从未真真正正的杀过一个人,今天也不例外…于是便挥挥手将他扔到了地上。

        

        青铁兽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忍不住咳嗽了数声,又马上跪下不停的向我磕头,感谢我饶了他一条命。如果不是已经有了狂野猩这个元帅主子,不可能叛主求荣,青铁兽跪在地上恨不得当牛做马的感谢我的手下留情!

       

         青铁兽再也不敢抬头,心中暗暗的想:“ 这女人这实力,比当初自己死后化为灵魂体到处乱飘,有幸看到的机战王女孩更加恐怖…

       

         等等…青铁兽记得自己当时化为灵魂看到的那机战王女孩似乎是金色的头发,那自信嚣张的模样,让青铁兽至今不敢忘记…”

    

          眼前的这个带着凤凰面具的金色长发女孩, 莫非莫非…她就是长大以后的机战王?机战王好像叫什么晶晶来着?青铁兽偷偷的抬头瞄了一眼,又马上把头低了下去,一时又拿不准,不知不觉便陷入了迷茫之中…

        

         不过…迃幵如果真的就是猛兽族的机战王晶晶,那自己还不怕死的上去调戏她,启不是自寻死路?就算机战王大度的不杀他,估计自己的元帅和另外两大战王都不会放过他…越想心越塞,最后索性直接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是樱桃已经飞了回来站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和樱桃对视一眼,看着这个全身绿油油的男人,看着他跪在地上不断变化的脸部表情。

        所幸我知道这男人已经知道错了,如今仿佛是想赎罪?可那男人的表情却越来越纠结…

       

        樱桃再次捂脸,唉,又来了个奇葩加神经病…

  

          “您是晶晶吗?”青铁兽迟疑的说了一句。

     

          樱桃笑容凝固,不耐烦的说道,“青铁兽,你是听力有问题吗?我们风云阁的主人是迃幵不是什么晶晶,迃幵、迃幵、迃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听到了没有?请你不要再搞错人了。”

        

         这女孩真的不是晶晶吗?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对方总是有一种让人顶礼膜拜的魅力,但是气质上却与那晶晶一点都不像。

       一个狠辣无情,一个优雅如仙人。青铁兽实在想不明白,但也不敢再想下去了。

       .

        “是,是,小人记住了。多谢迃幵姑娘宽容大度,回头小人一定禀报狂野猩元帅,给您给您立个碑纪念。”青铁兽点头哈腰的笑道。

     

        “滚,我们迃幵年轻的很!上来就给出立个碑,怎么?咒我们遇早死还是什么意思?”樱桃樱桃愤怒的叫道。

      

        “不是…,这是我们那的习俗你这红毛鸟儿不懂别乱说…”青铁兽说完又迅速低下头,暗道:“我这破嘴,八成又得罪人了…”

        

         没办法,他青铁兽活了几百年仗着元帅嚣张跋扈惯了,除了对元帅和金银兽大哥态度恭敬,对其他人都是要多欠就有多欠,包括对银铁兽二哥等一众兄弟在内,经常怼的人家恨不得一刀毙了他…

      

        樱桃见对方瞪鼻子上眼,正气呼呼的欲理论一翻,我淡淡的抬手制止,对樱桃使了个眼色,樱桃马上闭嘴不言。

        

         不知怎的,青铁兽站起来再次碰了一下旁边的桂花树,桂花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化为灰烬。而青铁兽身上浮现出一层层黑色的气息,正在向四周蔓延…

        

       “不好,不过稍稍耽搁了几分钟,青铁兽体内的煞气便开始发作了”我皱起眉头道。他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红,周围的植物也被他的煞气慢慢的腐蚀化为灰烬。不好,必须马上转移带他去浮萍路净化心灵…

     

        我右手挥动些许灵力,往青铁兽额头上飞去,对方体内的煞气短暂的被压制住,双眼也渐渐的恢复为原来的浅红色。

        

       我一把扯住青铁兽的衣袖,带上樱桃,瞬移到了浮萍路。

        

        浮萍路

       

         青铁兽愣愣的看着这前面乌漆抹黑的路,此路不是很宽,大约一米左右,两边都是黑色且深不可测的河流,湖两边开着几朵漆黑的莲花,周围静的可怕,头顶数颗渺渺星子点缀着天空的漆黑一片。

         

        “这是什么地方?这就是所谓的地狱吗?”青铁兽有些慌张的说,刚进来没多几秒胸口就感觉刺骨般的疼,疼得他几乎五官错位。

      

       “ 此路名为浮萍路,是有闯入者心境幻化出来的一条路,此路没有尽头,它的长短由闯入者来决定,而两旁的河流名为无望河或者浮萍河,河的颜色由闯入者自身带来的黑暗面来决定。”我淡淡的说道。

       

        一转头,发现青铁兽直接躺在地上来回翻滚,那表情痛苦的像被剥开却未死的鱼。

       

        “迃幵姑娘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不该对您不敬,您这饶我一命吧;或者您直接杀了我,但我临死之前,能否给我们的狂野猩元帅捎几句话?”青铁兽痛苦的大声喊道。

       

         樱桃撇撇嘴,不屑的暗道,“这青铁兽比那霹雳白还不如,好歹人家霹雳白虽然他走浮萍路也会撕心裂肺的疼痛,但人家好歹也走了一段路。

       这青铁兽却是走了五步都不到就直接躺下了,还是走不了的那种。听霹雳白殁前所说,他是被这青铁兽所杀,嗯,这真实度还是值得怀疑的…”

        

        但樱桃却不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霹雳白死后虽也有许多的不甘和怨念,但他同样也有一身的正气,总体来说他这个人还算是善良的;

        而眼前的这个青铁兽满身的怨念跟煞气,以及满脑子的恶毒奸邪,这无疑让他走浮萍贫路增加了无数的困难,当然这也是他自己自找的。

        

        啊…青铁兽忍不住大叫,身上的煞气再次浮现了出来,眼睛变的更加赤红。这地方真是邪门,要生要死他青铁兽可谓是一点都不怕,可也不能就这么的羞辱人吧。

        

         啊…趴在地上的青铁兽大叫着,空中仿佛有一条条无形的丝线缠绕着,将他挂在半空动弹不得。

         

        无望河中的河水渐渐的飘起,向青铁兽聚拢。慢慢的开始吞噬他的煞气…

        

       我和樱桃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青铁兽,无望河中的气泡渐渐升起聚拢,逐渐的出现了青铁兽一段又一段的过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