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命运冠位指定

39082浏览    2379参与
对线有种别拉黑
国风咕哒,没穿衣服是因为不会画...

国风咕哒,没穿衣服是因为不会画😕

自学板绘,好难啊,看不出来可能是因为没上色(还没学色彩,但头发走向是按着新年和度咕哒画的😞

国风咕哒,没穿衣服是因为不会画😕

自学板绘,好难啊,看不出来可能是因为没上色(还没学色彩,但头发走向是按着新年和度咕哒画的😞

无缘之琢

summer

前辈~这是最后的假期了❤️

……我发现我的画没啥人喜欢……应该是我画得太差了……


summer

前辈~这是最后的假期了❤️

……我发现我的画没啥人喜欢……应该是我画得太差了……


遵命武威

第零兽之灾与希望新生

世界如同一棵树,树上有无数分叉的树枝,这便是无限的未来,走向病变的枝叶会被剪切,走向错误繁荣的未来会被剪切,但对于被剪切的未来而言它们不甘心被剪切,但又无能为力,直到那个不属于此世的“奇迹”出现。


被剪切的枝叶们因为“奇迹”再度拼凑成另一棵奇形怪状的畸变之树,如同反面如同镜面,生长在“母体”的阴影之下。


“Beast当然是无法同时出现的,但巴别塔不同,祂是Beast·zero,起源之兽,汇集了诸多奇迹而诞生,是人类的集群合作团结的显现,因此,祂的领域权能可以兼容其他Beast,但祂主要的作用可不是这个。”迦勒底突然弹出押沙龙的影像。


“不过这就不需要你知道了,迎...

世界如同一棵树,树上有无数分叉的树枝,这便是无限的未来,走向病变的枝叶会被剪切,走向错误繁荣的未来会被剪切,但对于被剪切的未来而言它们不甘心被剪切,但又无能为力,直到那个不属于此世的“奇迹”出现。


被剪切的枝叶们因为“奇迹”再度拼凑成另一棵奇形怪状的畸变之树,如同反面如同镜面,生长在“母体”的阴影之下。


“Beast当然是无法同时出现的,但巴别塔不同,祂是Beast·zero,起源之兽,汇集了诸多奇迹而诞生,是人类的集群合作团结的显现,因此,祂的领域权能可以兼容其他Beast,但祂主要的作用可不是这个。”迦勒底突然弹出押沙龙的影像。


“不过这就不需要你知道了,迎接末日吧!哈哈哈哈哈哈!”影像消失,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动。


时间神殿,盖提亚感觉到自己在被改写和格式化,“这不可能!那个无能的王已经消失了!除了所罗门没人能改写重置烧却式!”此刻,他终于注意到时间神殿多了一个人,那人展现了他的面容。


“你是谁!竟然敢冒充那个无能的王!”盖提亚想杀了那个假冒的冒牌货,但他已经无法动弹无法反抗。


“吾即是宣告初始之兽,亦是完美的义人,虚世之树,再度回归孕育你的母体中吧!”巴别塔宣告虚世之树起始之生。


“山之翁,我可没有骗你,我是不会选择成长的,因为我已经是Beast·zero的另一半,终结之兽伊甸之蛇!”此刻的暴君莫德雷德终于显现了他的真面目,似龙似蛇的巨兽缠绕在逆卡巴拉之树上。


“吾即是宣告终结之兽,亦是错误的人偶,泛人类史,吾宣判汝必将终结!”伊甸之蛇宣告泛人类史终结之亡。


虚世之树取代原有的历史,泛人类史就此终结。


“唉呀!都说了好几遍了,不要拿老爹的思想键纹随便乱来!”一个长着山羊胡身穿白色衬衫外搭黄色马甲,深蓝色裤子,棕色皮鞋的老头对一脸无所谓的紫发少女大喊道 。


“别这样小气啊!我对螺旋馆的魔术基盘慕名已久了。”紫发少女放下手中的东西,她名为紫苑·艾尔特拉姆·阿特拉西亚,奉阿特拉斯院与彷徨海的命令前往螺旋馆取得协助,在定海神针铁固定的洞天中,螺旋馆派出一名自称老爹的气巫师和他的徒弟进行协助,并支援了一艘沦波舟。


“特鲁,去给老爹泡杯茶。”老爹让他的龙伯巨人混血徒弟去泡茶。


“是的,师父。”特鲁连忙去泡茶了。


“第零兽用自身存在将被剪切的未来过去再度嫁接取代泛人类史,不过祂留下了四个致命的死穴,只要破坏它们,这场兽之灾厄就能结束了。”老爹拿出一个葫芦,葫芦开始流出云雾,形成一个镜子,奇妙景象显现出来。


“这四个死穴是负责稳定嫁接的绷带胶布,最后才能融入的时空,我把它们命名为异时层,分别是亚瑟异时层、罗马异时层、苏美尔异时层、所罗门异时层。”老爹对着云雾镜解说道


“对应神代的衰竭吗?不过,老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紫苑有些疑惑,自从虚世之树嫁接之后,一切手段都无法获取其信息,世界已经被虚世之树的海量信息侵蚀同化。


“当然是始作俑者告诉老爹的,出来吧,不要再祸害老爹的收藏了!”老爹对一处柜门喊了一声,柜门前突然出现一道绿色的门,英俊桀骜的美少年走了出来。


“哈啰,你可以叫我莫德雷德,也可以叫我第零兽,不过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莫德雷德十分自然的打了招呼。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等迦勒底汇合抵达沦波舟后再一起解释吧,放心,我是站泛人类史这边的,毕竟是成年的我搞的事,他的烂摊子我会收拾好的。”莫德雷德解释道。


powl
身上真的很香,所以叫立香

身上真的很香,所以叫立香

身上真的很香,所以叫立香

可以吃吗

把金闪闪和恩奇都画在美甲上啦!

小伙伴定的爪子 要求是想要低饱和度的

  中指是要的反色

把金闪闪和恩奇都画在美甲上啦!

小伙伴定的爪子 要求是想要低饱和度的

  中指是要的反色

ID538765456
古早p图,灵感是柴郡猫猫p图...

古早p图,灵感是柴郡猫猫p图

上铺是我去隔壁宿舍拍的

软件procreate

古早p图,灵感是柴郡猫猫p图

上铺是我去隔壁宿舍拍的

软件procreate

侦探家的立香

《失落之室》里居然也有福的镜头,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好了!!!!!😆😆😆😆😆😆😆😆😆😆😆😆😆

《失落之室》里居然也有福的镜头,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好了!!!!!😆😆😆😆😆😆😆😆😆😆😆😆😆

遵命武威

重生之日

在一阵剧烈的震动后,唯我之都卡美洛的防御破除,猩红的圣杯在空中滴落如同鲜血的液体,中央王座、黑日塔、血战斗兽场维持着血肉圣枪伦戈米尼亚德的运作。


“卡梅洛的防御全部解除了,立香,要小心,这次的敌人很危险。”罗曼医生严肃的说道,他在这一段时间和达芬奇对这个“特异点”进行调查,发现它正处于一种异常的状态。


与特异点的形式不同,与异闻带也有所区别,如果说异闻带是把应当凋落的“病枝”固定在原处,让其将整棵“树”与它同化畸变。


那这个“特异点”所发生的异常就像把其他“树”的枝干嫁接到这棵树上,不一定是错误,但绝对会让“树”发生异化和产生“排异反应”,影响程度甚至比异闻带还要强大。...


在一阵剧烈的震动后,唯我之都卡美洛的防御破除,猩红的圣杯在空中滴落如同鲜血的液体,中央王座、黑日塔、血战斗兽场维持着血肉圣枪伦戈米尼亚德的运作。


“卡梅洛的防御全部解除了,立香,要小心,这次的敌人很危险。”罗曼医生严肃的说道,他在这一段时间和达芬奇对这个“特异点”进行调查,发现它正处于一种异常的状态。


与特异点的形式不同,与异闻带也有所区别,如果说异闻带是把应当凋落的“病枝”固定在原处,让其将整棵“树”与它同化畸变。


那这个“特异点”所发生的异常就像把其他“树”的枝干嫁接到这棵树上,不一定是错误,但绝对会让“树”发生异化和产生“排异反应”,影响程度甚至比异闻带还要强大。


同时,他也在调查押沙龙的去向,这个押沙龙应该就是嫁接的一部分。


黑日塔,无数毒物伴随着带着阳光微笑的骑士在各个地方蠕动爬行振翅,高文燃烧殆尽试图接近他的毒物,崔斯坦划动琴弦清空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真是麻烦啊!”骑士看似阳光的微笑着,像他这种卑微者与虫豸居然被安排了太阳骑士的位置,实在是太讽刺了!所以就让这黑日将太阳的光辉蚀灭吧!


此时他脑中


血战斗兽场,卢修斯已经等候多时了,弗洛伦特在他手中闪耀着猩红色的血光,纵身一跃进入斗兽场擂台。


“希望不要太无趣了,尽管一切都被抹除,尽管伟业尽数毁灭,但吾之罗马已经成为吾的一部分,吾即是罗马!吾即是侵略扩张的罗马之龙!见证罗马的光辉吧!亚瑟!”


中央王座,莫德雷德端坐王座之上,看着藤丸立香等人的到来


他调出一股股资讯和复刻灵基,投入逆生卡巴拉阵图中。


在金色与赤色交织的光辉中,头戴羽盔身着骑士服的“天使”出现,背后双翼一金一赤,在身旁无数女人面庞的面具以车轮状的形式环绕着,时而颂唱圣歌时而怨恨咒骂,火焰在车轮穿梭,若隐若现。


“拖住他们一段时间应该够了。”他的身前,开始流溢出黑色的雾气,带着诡异的浓香,黑肤美女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但走近一看,恐怖狰狞的兽之貌会让所有人战栗胆寒。


“就只有这种程度吗?”赤色的魔龙嘲弄着他的“老对手”,猩红的龙息袭来,谜之男主角X不断跳跃闪避伺机反攻,他和卢修斯已经鏖战一段时间了,但卢修斯依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嘶!这下麻烦了,必须要罗马特性才能解决他,但现在哪里找罗马的英灵啊!”谜之男主角X砍向魔龙的鳞片,却无法撼动鳞片的防护,这层防护能对抗圣剑的锋芒。


“罗马已经与吾融为一体,如果是曾摧毁过吾的亚瑟或许可以击溃吾,但异世界的亚瑟啊!你无法击溃没有被你毁灭过的罗马!”魔龙振翅扬起一道道血色风暴,周围的环境已经被转化为他的主场了。


就当谜之男主角一筹莫展之际,一位英灵被召唤到战场上,身披金甲的玛尔斯之子降临,卢修斯看到他之后有些意外。


“错误的堆积者!扭曲罗马的存在!必须清除!”罗慕路斯的圣枪从各个角落穿刺出来,刺向卢修斯,卢修斯被刺中,身上的防护开始崩溃。


“神祖,好歹吾也是罗马的皇帝啊!没必要下手这么狠吧!”魔龙灵巧的躲过无处不在的圣枪的一部分,他的鳞片飘散出绯红的雾气。


“正因如此我(罗马)才必须清除你,被世界剪切的幽灵啊!你不应当回归!作为错误被剪切的罗马啊!消亡吧!”圣枪的威力开始不断增幅,刺穿了卢修斯。


“呵,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卢修斯回归了卡美洛,真正的黑暗即将降临。


高文和崔斯坦不断清理数之不尽的毒虫和伴随着毒虫出现的瘴气,在黑日遮蔽太阳之后,高文的力量被大幅度削弱,无孔不入的毒虫和瘴气已经感染了他们。


“可恶,就要失败了吗?”黑色的太阳带来无尽的绝望,就在这时,热烈的阳光驱散了黑日,巨大的风神翼龙带着太阳神出场。


“看我发现了什么!这个泰兹卡特里波卡居然龟缩在了一个凡人的体内!或许我该录下来让那个老东西看看,让祂明白自己有多丢脸。”热情的女神纵身一跃,太阳的光辉净化了所有肮脏与恶毒。


卡利亚的体内,被囚禁着的恶神疯狂咆哮着,恨不得马上把那条该死的蛇撕碎,甚至不惜将自己的神力开放给囚禁祂的凡人。


“呵呵,这次倒是配合了,但这场战斗我是注定失败的,你就无能狂怒吧!可怜的与众生为敌者!”卡利亚闭上眼迎接着阳光与随之而来的火焰。


“时间已经到了。”现在没人能阻止错误的回归了。


迦勒底一行人对抗着“天使”,“解析完毕,就像我们猜想的,这是已经被剪切的残骸。”达芬奇一边与罗曼医生联络一边用魔炮轰击“天使”。


“已经被剪切的错误再度被嫁接了吗?不好!十戒!”罗曼脸色大变,他发现了一种可能。


“被放弃被抹杀的未来和过去再度显现!重生吧!在巴别塔的协调之下!”押沙龙带着比尔基斯女王和一个穿着斗篷的神秘人出现。


“不!复数Beast反应!不可能!Beast的领域是无法兼容的!”罗曼医生十分震惊,Beast虽然是连锁显现的,但它们是无法同时出现的,这完全违背了常理。


玉江
并不擅长画画,尤其是四肢,目前...

并不擅长画画,尤其是四肢,目前还在练

那么帅的帕茨西小哥咋就没啥同人图啊

并不擅长画画,尤其是四肢,目前还在练

那么帅的帕茨西小哥咋就没啥同人图啊

蒙德城大管家
“纵使三次迎来落日” 还是在便...

“纵使三次迎来落日”

还是在便利贴上画的。

“纵使三次迎来落日”

还是在便利贴上画的。

星宇文

命运最终律动 序(fate世界观下同人作品)

  时间是十月,空气中残留着夏日的热度,天气一天天地凉了下来。


  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秋天罢了,可玄连川这座城市中,有一群人,正在等待着一个“仪式”的来临。


  所谓仪式,为这个城市乃至整个世界魔术师追求的秘仪


  ——圣杯战争。


  玄连川整座城市,便是所谓“圣杯”的具现化,不光是土壤、水源,乃至大气,一切的一切,都被圣杯的魔力包裹。整个玄连川完全可以被称为有如异界般的魔境,犹如戏剧的舞台一般。


  这也是绝佳的灵脉和魔术工房的选址。


  圣杯战争由七位被选中的魔术师御主与七位受召唤而来的英灵从者组成,白天看似平和的城市,晚上就会爆发七...

  时间是十月,空气中残留着夏日的热度,天气一天天地凉了下来。


  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秋天罢了,可玄连川这座城市中,有一群人,正在等待着一个“仪式”的来临。


  所谓仪式,为这个城市乃至整个世界魔术师追求的秘仪


  ——圣杯战争。


  玄连川整座城市,便是所谓“圣杯”的具现化,不光是土壤、水源,乃至大气,一切的一切,都被圣杯的魔力包裹。整个玄连川完全可以被称为有如异界般的魔境,犹如戏剧的舞台一般。


  这也是绝佳的灵脉和魔术工房的选址。


  圣杯战争由七位被选中的魔术师御主与七位受召唤而来的英灵从者组成,白天看似平和的城市,晚上就会爆发七对“参演者”们的战斗。


  「Caster!奏响开幕之曲吧!」


     名为濑遥寿的少年站在Caster的身后,眼前的Caster被黑雾包裹,看不清其穿着和容貌,就连宝具也无法直言真名。


  黑色的身影缓缓抬手,从其身后的马路上吹起了狂风,音乐响起,金色的光辉围绕在Caster的半径十米内,虽然是依靠大量魔力对所谓宝具的模拟,这能力也不输宝具的气势,难以相信真正的宝具解放后是怎样的威能。


  无疑,Caster本人,就是一组交响乐团。金色光辉笼罩的地方无疑变成了属于他的魔术工房。成为了仅次于“神殿”级别的结界。


  「对方的从者!虽不知你真名为何,但同为传说中的英雄与伟人,你也应该拿出相应的回礼吧!」


  Caster粗犷浑厚的嗓音格外清晰,很难想象到身为Caster的他能够拥有这如此乡野狂放的声线。


  「——轰!」


  光之枪在结界边界爆炸,那枪的来源正从暗中显现,黑色的身影看起来纤细而窈窕,其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把光芒之枪,而且其显现并非“灵体化”倒像是从气息遮蔽中显形。


  「这位小姐,看你手持的武器你似乎是Lancer职阶,身为高尚的三骑士之一却依靠Assassin般的能力躲藏,恕我直言,这不是绅士之举。」


  Caster直言不讳,对方从者依旧沉得住气,以缓慢的步伐以Caster两人为圆心踱步。


  她在寻找机会,从Caster看似牢不可破的壁垒中寻找缝隙。


  见对方没有回话,濑遥寿不禁怀疑,敌方从者在御主不在身旁的情况下单独与二人对峙,她为何拥有这等自信。


  或许她隐藏了杀招。


  下一瞬,Lancer从原位消失,几乎在同一秒,光芒之枪悍然击穿了结界。


  不,并不是由枪身击破,而是解放了枪身的光芒,那锋芒透过了Caster的结界,直指Caster的御主濑遥寿!


  「仅此而已吗!」


  Caster大喊,交响乐骤然变为了钢琴曲,枪之锋芒停留在空中数秒,便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显现出了一根指挥棒,跟着指挥棒的节奏,音乐到达高潮。


  Lancer一瞬间就意识到这是由乐音发动的攻击,但即使立刻用魔力抵抗也为时已晚。因为——


  攻击在开幕之时,便已经开始。


  Lancer的灵核在这音浪中颤动,Caster的攻击来自非物理层面,即使Lancer拥有对魔力,也不免受到影响。


  Lancer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光辉之枪。


  空气中的魔力骤然提升,光辉比先前更甚,这是近似于宝具解放的魔力放出。


  「这是令咒!敌方御主使用了令咒!」


  濑遥寿大喊,他知道,Caster的攻击并不是轻车熟路的佯攻,身为术士的攻击本就难以撼动三骑士的对魔力。


  「虚张声势结束了,御主,我的建议是立刻离开这里,这一击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防御。」


  「交给你了,Caster。」


  Caster丢出指挥棒,两人的身形逐渐消失,这是整个工房的空间转移,大气中的魔力充当了透镜的身份,将二人“折射”到远处。


  但这样需要耗费大量魔力。


  「——喝啊!!!」


  Lancer集聚了全身的魔力,这一击,亦能贯穿星辰!


  若是纯粹的魔力对撞,恐怕没有从者能够与之匹敌。这是与Caster一般的宝具拟似能力。


  这种蛮力对决还是缺少些浪漫。


  枪尖刺穿了结界,如同白虹贯日,突破了Caster的防卫圈。


  最后一瞬,就在Lancer的攻击到达的那一刻,二人堪堪躲过了这一击。但这并不是失败,任务反而完成的很顺利。


  Lancer站在马路中央,她不理解自己的御主为何会在那一瞬使用宝贵的令咒,她也并不理解为什么Caster能够锁定处于气息遮蔽状态的她。


  她化作灵体从马路上消失。


  「嘁,真是自讨没趣。」


  十天前,濑遥家。


  少年在窗边翻动着一本旧笔记,封面上写着“濑遥”的字样。


  「哥哥你还在看爸爸留下的笔记啊。」


  声音的来源推开了门。


  「是千穗吗,正如你所见,距离那个仪式越来越近了,我不能落下研究啊。」


  少女走到阳光的阴影里,栗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样貌与少年有几分相似。


  少年名叫濑遥寿,濑遥家的重点继承人。也是本地唯二魔术师家系的后人,这片土地,两天后将会开启那场仪式。


  濑遥家家主目前仍然在满地球跑,在全世界的乐团工作。


  正因濑遥家独特的魔术体系,一种由原始的节奏组成的魔术式,乐音便是发动术式的条件。通过乐音与魔术基盘接触,如同北欧的卢恩符文一般发动魔术,这种方式可以使用绝大多数类型的魔术,并不受自身魔术属性限制。


  凭借这一魔术体系,濑遥家在玄连川很早就成功扎根,成为了玄连川市的本土魔术家系。


  在玄连川发展的其中一种原因是由于当地的独特环境,土地构成的圣杯给这个地区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濑遥家先代家主与另一家族有幸得到了这片处女地灵脉的管理权。


  不同于常规圣杯战争,玄连川仍是个魔术协会未插手进来的田园之地,当地教会也不由魔术师成员组成,这场圣杯战争不存在监督者的存在。


  「哥哥,你有什么愿望要实现吗。」


  濑遥寿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几秒后他抬起头。


  「这个嘛,当然是实现我们魔术师的最终目标,抵达根源.......」


  二人对视良久,濑遥寿知道自己一切的努力其实并非为了家族,自己的魔术造诣并不高深,父亲因为某些原因只能退居二线,自己虽然是濑遥家无可否认的家主,但眼前的濑遥千穗,甚至比自己更有资格参与圣杯战争。

昕流涧

一些王姐和小蛾子的温馨日常

p1,2twi:im__404notfound

p3twi:weii2021

一些王姐和小蛾子的温馨日常

p1,2twi:im__404notfound

p3twi:weii2021

室女

“乌鲁克仍健在于此”


——

练手草稿。

姿势有参考。

“乌鲁克仍健在于此”


——

练手草稿。

姿势有参考。

Toshima Ryo💙
《于夜色中盛开的幽冥之花》 应...

《于夜色中盛开的幽冥之花》

应该可以过审吧 什么也没露啊真的。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手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


终于在复课前摸完了(吐血)走过路过给个推荐吧(orz)哦内盖哦内盖哦内盖哦内盖😭😭😭😭😭😭😭

《于夜色中盛开的幽冥之花》

应该可以过审吧 什么也没露啊真的。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手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


终于在复课前摸完了(吐血)走过路过给个推荐吧(orz)哦内盖哦内盖哦内盖哦内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