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9417浏览    935参与
乱涂乱画真君
Reborn *感谢@菈普 点...

Reborn


*感谢@菈普 点的帕梅菈(只出现了一双手)

*画一点美女恋爱,希望大家都来看看这对可爱女铜

Reborn



*感谢@菈普 点的帕梅菈(只出现了一双手)

*画一点美女恋爱,希望大家都来看看这对可爱女铜

凤仔

一个脑洞,将军之子x太子陛下

1.李雁正在身上的鱼池边泡脚,两只小脚轻轻地踩着那水花,他一身白衣,在这鱼戏莲叶图中却并不显得突兀。

       忽然,他跳了下去,原是这池中竟跳出一只小鱼。

       第一次来到皇宫的将军之子郑英,正忐忑地逛在后花园,走着走着,便隐约看见莲花丛中有人掉了下去,也顾不得别的,直接跳了下去,想要救人。

        “抓紧我!”郑英一跳,下水便知这池并不浅,于是一把...

1.李雁正在身上的鱼池边泡脚,两只小脚轻轻地踩着那水花,他一身白衣,在这鱼戏莲叶图中却并不显得突兀。

       忽然,他跳了下去,原是这池中竟跳出一只小鱼。

       第一次来到皇宫的将军之子郑英,正忐忑地逛在后花园,走着走着,便隐约看见莲花丛中有人掉了下去,也顾不得别的,直接跳了下去,想要救人。

        “抓紧我!”郑英一跳,下水便知这池并不浅,于是一把抱住了那个落水人的腰,使劲儿往上提。

         李雁:“?!”

         这下两人都落入了水中,李雁被他这一叫吓了个半死,那好不容易逮着的鱼又跑了,并任着这个不知哪里跑来的“小孩儿”抱上岸——与其说是抱,不如说是扔。

         “咳咳咳咳……”李雁被水呛着,止不住的咳。

         “啊,你……你还好吧?”郑英趴在李雁的胸膛上,手赶紧拿开说道。这下可坏了,刚刚他又是抱又是摸的,人家肯定生气,但他也不是故意的啊……郑英抬头瞄了一眼李雁,正好看见李雁撩头发,脸红了一下。

          这下真真惨了,这还是个女孩子。

          郑英顿了顿,脸又红了,说:“那个…对不起啊,我…我不该那样抱你的,咳咳……我…我听我娘说男女授受不亲,如果……如果你不乐意就这么算了,那等我当上大将军了,再来宫中娶你,可好?”

          





























          此时正收拾那湿衣的当今陛下的大皇子———也就是太子————李雁,看了他一眼,顿时笑了。










                    “好啊,我娶你。”

「歌者与黄昏之死」

「谁才是真正的大搞笑之星!!」

   突然想把这个发出来()

   脑的怪联动。最近得了一种几乎一听北斗说话就会笑的病。

「谁才是真正的大搞笑之星!!」

   突然想把这个发出来()

   脑的怪联动。最近得了一种几乎一听北斗说话就会笑的病。

空

                               和

    在中华文化五千年传承的历史长河中,儒道两家作为春秋战国诸子百家的排头兵,一直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行为规范和准则。儒家立身处世,与人交好,道家与万物共生,其旨都在于——和。...


                               和

    在中华文化五千年传承的历史长河中,儒道两家作为春秋战国诸子百家的排头兵,一直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行为规范和准则。儒家立身处世,与人交好,道家与万物共生,其旨都在于——和。

    和,是维系人际关系的重要桥梁。待人和善,交友和谐,家庭和睦,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面对困难患难与共,和衷共济,在国内我们常言“家和万事兴”,出了国,我们遵循“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只有团结一致,休戚与共,我们的生活才能变得更加美好。

   和,是国家兴盛的重要因素。荆楚大地疫,染者数万计,众人皆恐足不出户,在这惊心动魄之际,日本向中国发来一箱箱补给,上面用中国汉字写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借以表达对中国的支持鼓励和共度难关的决心。在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国际奥委会投票作出决定,将奥林匹克格言增添了一条“更团结”,国家兴盛,源自于团结一致,共度难关。

     和,是古往今来万事万物的根本宗旨。古有太极,阴阳八卦,阴阳相补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它们既互相对立斗争,又相互资生依存,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具有现代生物进化理论强调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和”之一字,犹如漫天繁星点缀在银河般辽阔的历史长河中,无处不在。蚂蚁过火圈时会抱团,羚羊过悬崖时会做跳板,狼群捕猎时会群起出击,动物尚且知晓互利共生,孤影难成之理,却总有些人步上这条不归路。

      秦国商鞅变法使秦国人民团结一致,积极对外,众志成城,终一扫六国,统一天下,“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但终究是秦始皇奢靡无度,终失了人心,丢了国家。而前期重视张九龄等人才,善于收拢人心的唐玄宗在后期昏庸无能,不辨是非,大臣人人自危,最终一世英名毁于安史之乱。被“卧薪尝胆”而令人熟知的越王勾践,推翻王朝,东山再起,却错失了一直辅佐他的贤臣范蠡,而范蠡认清他“可共苦,不可同甘”的本质。一路经商,一路散尽钱财,救济当地百姓,终人心所向的“文财神”名传千古,为后人所景仰。

      历史变迁,文化传承和发展,时代在进步,而“和”一直是我们亘古不变的宗旨,与人为善,与自然为善,才能取得成功。

负一哈哈

就,摸三曹孟德和教主^^

画的比较草(非常草)

就,摸三曹孟德和教主^^

画的比较草(非常草)

兰希

【校园小子/同人】圣诞礼物

*灵感源自于老福特问答《“今年,圣诞老人请假了”》

*CP:德安

*有作者自设出场!

*啊,剧情突然离谱注意

*希望喜欢!

enjoy :)

——————————————————

     “今年,圣诞老人请假了”


     安利柯看着在身边跑来跑去的孩子们,如此想到。要不然为什么他会没有收到圣诞礼物呢?


    已经十点了,天早已黑了下来,街道上到处灯火通明。洁白的雪花在月光的照耀下不断飘落,为整个世界盖上了一床白色的...

*灵感源自于老福特问答《“今年,圣诞老人请假了”》

*CP:德安

*有作者自设出场!

*啊,剧情突然离谱注意

*希望喜欢!

enjoy :)

——————————————————

     “今年,圣诞老人请假了”


     安利柯看着在身边跑来跑去的孩子们,如此想到。要不然为什么他会没有收到圣诞礼物呢?


    已经十点了,天早已黑了下来,街道上到处灯火通明。洁白的雪花在月光的照耀下不断飘落,为整个世界盖上了一床白色的棉被。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弟弟都出门了,安利柯无奈的叹了口气关上窗户


看来,今年圣诞节又是一个人过呢


    安利柯躺在床上,掏出手机,打开QQ看见了一个正在闪动着的头像,他点开了那个头像,瞬间,铺天盖地的消息袭来


“圣诞快乐!家人们!”

“圣诞快乐”

“同乐”

“哎,你们圣诞节怎么过?”

“还能怎么过?站着过,坐着过,躺着过,趴着过,吃着过,随缘而过”

“好家伙,你们都没人邀请一起过圣诞吗?”

“当然没有,我们可不像希姐你一样,人缘那么好”

“啊这……”


     安利柯看着热闹的屏幕,笑了笑,莫名有些庆幸


啊,大家居然都没人邀请吗?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


“哎,话说,班长呢?”

“不知道”

“听说他圣诞节被人约出去了”

“谁啊?”

“谁知道呢?”

“草?有人约我哥?我怎么不知道?我去瞄一眼”

“好家伙,是真的,他不在家”


    安利柯看着这些消息愣住了


被约出去了吗?真羡慕啊……等等,为什么我会有点失落?


    安利柯感觉脸上有点痒,用手一抹,一滴眼泪出现在他手心


*咚咚咚咚咚*


    一阵有些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安利柯慌乱地用手抹了抹脸,飞快跑下楼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兰希,她的头发是凌乱的,衣服也只是睡衣外套着一件风衣,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冻的通红,应该是跑过来的。安利柯让兰希进屋,给她冲了一杯热可可,然后疑惑的问


“发生什么了?怎么突然来找我?”


    兰希环顾了一下四周问


“哎?我哥不在你这儿吗?”


     安利柯摇了摇头,兰希皱了皱眉说


“那就奇怪了,他十几分钟前就跟我说他来找你了啊,现在还没到?”

“他……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安利柯想了想说。兰希思考了一会


“嗯……我出去找找他吧,你在家里等着”


    安利柯点了点头。兰希放下杯子跑出了去


——————————————————

    安利柯再次打开窗户看着外面


    已经十一点五十多了,他们还没回来,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安利柯焦急的在房间走来走去,突然,一个影子挡住了月光,安利柯回头,看见德罗西正蹲在窗户上,一只手扶着窗沿,注意到安利柯看着自己,他笑了笑,从窗沿跳下


“亲爱的公主殿下,臣来迟了”


    安利柯激动的扑进德罗西怀里,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声音颤抖着说


“你没事,太好了”


    德罗西微微一愣,继而揉了揉安利柯的脑袋说


“嗯,我没事”


    两人坐在安利柯床边,视线看着不同的地方


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待在一起


    沉默许久,安利柯问


“你去干什么了?兰希说你很早之前就来找我了,但我并没有看见你啊”


    德罗西挠了挠头回答


“嗯……我本来是去珠宝店取戒指来着,结果去的路上被人打晕了,我被抓了起来。当我醒来后,我看到一群壮汉恶狠狠的瞪着我,他们说他们老大女儿喜欢我,让我娶她。我拒绝了。然后他们老大的女儿就过来了,说她多么多么喜欢我,希望能和她在一起,我当然还是拒绝了,然后她就生气了,让那些壮汉打我。就在我心里立好遗嘱的时候,兰希赶到了,她踹碎了门抓起我坐的椅子就往外跑。跑了一段路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斧子劈开了我手上的绳子,然后把戒指扔给我就去和那群壮汉打了起来。我拿到戒指后就跑过来找你,为了给你个惊喜,所以我打算从窗户溜进你房间,结果你正好在这”


“以上就是我全部的经过了,保证没隐瞒一点!”


    安利柯听着德罗西的描述一脸震惊


这是什么离谱的明星和狂热粉的剧情啊!


     以及无论过去多久,安利柯都在震惊的,关于兰希的战力问题


     德罗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盒子,然后突然单膝跪地说


“之前忘记准备戒指了,所以,我想重新向你表(求)白(魂)”

“小安,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发誓,我将一辈子守护你,永远将你放在心上,无论生离还是死别,都永远爱你”


    安利柯惊讶的红了脸,用力点了点头


“嗯,我愿意”


    德罗西为他戴上了戒指,安利柯也为德罗西戴上了另一个。这是一对戒指,通过一些小技巧可以让两个戒指合成一个,相当于“我一生锁定你了


     德罗西戴着戒指的手紧扣着安利柯戴着戒指的手,自作主张的将他推在床上,另一只手扯开了对方的领带,然后张开嘴咬住了裸露的肌肤































感谢观看!希望喜欢!如果看的开心的话不妨点个赞和推荐吧!ヾ(´〇`)

以及,圣诞快乐呀!祝愿你能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v^_^)v 

兰希

【校园小子/同人】Bird king

第一章:

“我恨透德罗西了!”-安利柯


突然的决定


本章看点:


《震惊!某贵族礼仪课上王子殿下竟当众烧了一位女同学的头发!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德罗西的管理不当!(德:?管我啥事?)敬请收看今日BK新闻!》


*cp:德安  拒逆!(你要是真逆了……那我也做不了什么,你开心就好ovo)

*垃圾文笔注意,大量自设注意!

*希望喜欢!(♡ ὅ ◡ ὅ )ʃ♡

enjoy :)

  ————————————————...


第一章:

“我恨透德罗西了!”-安利柯


突然的决定




本章看点:


《震惊!某贵族礼仪课上王子殿下竟当众烧了一位女同学的头发!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德罗西的管理不当!(德:?管我啥事?)敬请收看今日BK新闻!》



*cp:德安  拒逆!(你要是真逆了……那我也做不了什么,你开心就好ovo)

*垃圾文笔注意,大量自设注意!

*希望喜欢!(♡ ὅ ◡ ὅ )ʃ♡

enjoy :)

  ————————————————

     昏暗的房间中,两个身影相对而立,其中一个头戴王冠的身影对着面前的人说


“德罗西,既然你来到了这里,就说明你感受到了什么,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


     被称为德罗西的人皱了皱眉头看着对方说


“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吧?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命令你的”


     对方的声音中带着一不容抗拒的威压,德罗西知道自己不能拒绝,于是问到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听到德罗西同意了,那人笑了一下,继而说到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孩子安利柯吧”


     德罗西点了点头,印象中确实有这么一个孩子


“我希望你可以帮助他登基,辅佐他,管理好这个国家”


     德罗西听后再次皱了皱眉,脸色突然阴冷了起来


“什么?你让我照顾小孩子?你不知道我对这件事真的毫无经验?”


     那人笑了笑,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看着他的眼睛说


“德罗西,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德罗西蹭了蹭那双手,然后目送着手的主人离开


  ————————————————

     安利柯一大早就起床了,因为他听说他的父亲要给他一个惊喜!


     安利柯来到大厅,父皇早已站在那里等候,安利柯兴奋的跑过去


“爸爸!”


     安利柯拥抱了他的父亲,那位慈祥的国王揉了揉他孩子的头发,然后向旁边挪了挪,露出一直藏在他身后的孩子


“安利柯,这位是德罗西,从今往后就是你的贴身侍卫,会陪你一起上课”


     安利柯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德罗西,然后向他伸出了手,微笑着说


“德罗西你好!我叫安利柯!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啦!”


     德罗西也友好的握住了他的手。一旁的国王看着他们,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他可以放心了


  ————————————————


     贵族礼仪课上,趁着老师不注意,安利柯悄悄凑到德罗西耳边说


“哎,德罗西,你觉不觉得无聊?”


     德罗西点了点头,毕竟礼仪这东西,他早就会了。安利柯立马两眼放光的说


“那我们出去玩吧!”


     德罗西看着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不行,你父皇说了,要我监视着你好好学习!你要是出去了,你父皇肯定会不高兴的”


    安利柯看着他的样子,瞬间收起脸上的笑容,撇了撇嘴说


“哼,不出去算了,我自己走”


     德罗西正准备说些什么,就看见安利柯悄悄靠近一个女同学,然后,就看见他手指出现了一个火苗。


      意识到不对劲的德罗西正准备出声阻止,结果还是晚了一步,那个女孩的发梢瞬间被点着了,她吓得大声尖叫,班里其他同学也乱作一团。老师赶紧走下讲台,给那个女孩灭火,就在老师走下讲台的一瞬间,安利柯离开从座位上起来,跑出了教室,瞬间没了踪影。


     德罗西看了看老师,然后赶紧追了出去,而安利柯早已没了踪影,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动用定位魔法就听到餐厅方向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德罗西走过去看到国王陛下有点生气的看着面前的人,而安利柯就站在他面前低着头,脸上却一点也没有歉意


“安利柯,这是第几次了?你就不能好好听一节课吗?礼仪对于王子是很重要的!”


     原来这种事还发生过不止一次吗?德罗西有些惊讶的想着


“可是礼仪课真的好无聊啊,一天到晚就是那几个规则,我听的都要吐了”


     安利柯不服气的辩论着,国王生气的说了个“你!”然后便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唉,算了,礼仪课你就不去上了吧,以后你的礼仪由德罗西来教”


     安利柯开心的点了点头。德罗西教我礼仪?那我不玩疯了?他如此想到,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自从德罗西成为安利柯的礼仪老师后,他的噩梦终于开始了。安利柯被要求每天12个小时顶着一杯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在安利柯的苦(撒)苦(娇)哀(卖)求(萌)下,变成了10个小时


——————————————————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餐桌上,国王问


“小安,学的怎么样?让德罗西当你的礼仪课老师,是不是比之前的好多了?”


     安利柯瞬间委屈的说


“呜呜呜,爸爸,德罗西真的太可怕了!还不如之前的老师!每次逃课他都能找到我,我根本玩不了啊!呜呜呜,爸爸,我错了,让我回去上课吧!我再不逃课了!让我远离德罗西吧,他简直是个恶魔!”


    安利柯并没有注意到在听到他说德罗西是个恶魔的时候,他的父皇愣了一下


“嗯?你觉得我是恶魔?”


    德罗西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安利柯这才意识到,德罗西和他们一起吃饭。安利柯僵硬的扭头,德罗西双手交叉立在桌子上,将脑袋搁在上面,面带微笑,看着他


“嗯……让我想想,居然当面诋毁老师,我该怎么惩罚你呢?要不……每天再加三小时吧”


      安利柯听后,瞬间愣住了,然后哭唧唧的看向他父皇说


“爸爸救命!我真的不想他当我的礼仪老师啊!!”

“嗯?还敢拒绝?再加一小时”


     看着父皇不为所动的样子,安利柯瞬间绝望的哭了


“呜呜呜!不要啊!”


     眼前的一幕让人觉得好温馨,让人无比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秒,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

     一大早安利柯便被德罗西叫醒了,说是国王有要事找他,安利柯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跟着德罗西来到大厅


     大厅中央,国王深色凝重的来回渡步,在看到安利柯和德罗西后,他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爸爸,你找我?”


     安利柯停在他父皇面前,喘着气说


“安利柯,虽然这个决定很突然,但我还是要说。从今天起,你和德罗西得离开这个国家,走的越远越好!”


     安利柯疑惑的问


“为什么啊?发生什么了?”


     他的父皇并没有解释,只是和德罗西交换了一个眼神。突然,安利柯感觉有人敲了自己一下,随后便晕了过去


————————————————————-






本章完


更的有点仓促,主要是要睡觉了(困)明天我要考试,不一定更文哟!各位晚安!

下一章一定认真写!(但愿如此)


兰希

【校园小子/同人】误解

*人物性格什么的源自于B站up:公子铭尊zzZ(当然还是有一点私设的)

*CP:德安(虽然没看过原番只看了铭尊妈咪的视频,但我还是觉得他们很好嗑!呜呜呜qwq)

*有作者自设出场!(这叫什么?这叫贴脸磕cp!)

    ———————————————

“哎?那是班长和语文课代表吗?” “好像是的,他们在聊什么?”

“谁知道呢?”

“你们……有没有觉得他们看起来很般配?”

“真的哎”


     坐在位子上的安利柯听着同学们的谈话,扭头看向了教室后排。德罗西和兰希站在一起谈论着什...

*人物性格什么的源自于B站up:公子铭尊zzZ(当然还是有一点私设的)

*CP:德安(虽然没看过原番只看了铭尊妈咪的视频,但我还是觉得他们很好嗑!呜呜呜qwq)

*有作者自设出场!(这叫什么?这叫贴脸磕cp!)

    ———————————————

“哎?那是班长和语文课代表吗?” “好像是的,他们在聊什么?”

“谁知道呢?”

“你们……有没有觉得他们看起来很般配?”

“真的哎”


     坐在位子上的安利柯听着同学们的谈话,扭头看向了教室后排。德罗西和兰希站在一起谈论着什么,忽然,两人笑了起来。安利柯看着看着,心里突然感觉不舒服,他回头看着桌子上的课本,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他们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吗?


      安利柯在心里这样想。那一天的课他都没有心思听,甚至放学回家的路上还差点被车撞了


      安利柯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身后的人带着怒气的对他说


“安!利!柯!你疯了?!看都不看直接往前冲!要不是因为每次回家都和你顺路,你刚刚就要被撞死了!”


     安利柯听出这是兰希的声音,回想起先前那一幕,心里有些不开心,他说了声谢谢起身就走。看出他的不对兰希跟了上去


“怎么了?看起来你好像心情不好,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揍他!”


     安利柯摇了摇头,兰希看着他一脸疑惑


      他们一路走到安利柯家门前,安利柯推门正准备进去,身后兰希突然一拍手说


“哦,我想起来了!安利柯,德罗西说周末去他要举办一个同学聚会,邀请大家一起去,你记得来哦”


     听到德罗西的名字,安利柯愣住了。听完兰希的话,他点了点头,走进家里


他到底找我干什么?是要宣布他和兰希的事吗?


     安利柯一边写作业一边想着


等等,我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了?他们有没有在一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就是他们的一个朋友而已


     安利柯如此想到


但是……如果是兰希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


     安利柯突然想起,兰希是认识德罗西最久的人,她一定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如果是他们在一起,估计是最合理的


     安利柯迅速写完作业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使思绪放空,然后慢慢睡着了







     周末,大家都聚在德罗西的家里,安利柯推门进入,抱歉的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睡得有点久,差点忘了这件事”

“没事,大家也才刚到”


     德罗西从楼上走下来说,他的身后跟着兰希……大家一起玩了很多小游戏


     突然,德罗西站起身看着大家


“各位,我要宣布个事,我有女朋友了”


     安利柯惊讶的看着德罗西,然后起身准备离开。突然,他的手被人拉住了,他脚下不稳直接向后倒去,正好跌进某人的怀里


“小安,你要去哪?”


     安利柯扭头,正好对上德罗西蓝色的眼睛,在这近在咫尺的距离下,安利柯不可抑制的脸红了,他挣扎着说


“德罗西你干嘛!”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同学聚会还没结束呢,这么着急走?”

“要你管?我就是想走”


      安利柯生气的说。德罗西看着他的表情,突然笑了


“可是小安,你要是走的话,他们就不能见证你成为我女朋友了啊”


     安利柯听了他的话后愣住了


女朋友?!!!!


      安利柯感觉脑子爆炸了,脸瞬间涨得更红了,慌慌张张的说


“你你你你……你有病吧!瞎说什么啊!”


    德罗西看着安利柯红的像红颜料一样的脸,笑得更开心了,他一脸温柔的说


“我可没瞎说,这场同学聚会本来就是为了宣布这件事而准备的”


      安利柯看了眼不远处的兰希,兰希回望着他笑了笑,他盯着德罗西的脸说


“可是,你不是和兰希在一起了吗?”


     这下换成德罗西愣住了


“我什么时候和她在一起了?你想什么呢?你是不是忘了她是我表妹?”


     安利柯这才想起,很久之前德罗西就说过兰希是他的表妹。于是,安利柯尴尬的回道


“啊这……我确实忘了”


     德罗西揉了揉安利柯的脑袋说


“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是小安,我爱你,我的心里永远只装着你一人”


     然后德罗西在全班同学面前轻吻了安利柯的嘴唇。安利柯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闭紧双眼,直到安利柯因为快要窒息而倒在德罗西怀中为止


“啊!!!”


     一声尖叫突然打破了宁静,安利柯转身,只见兰希仰面倒在了地上。他立刻跑到兰希旁边将她扶起,关心的问


“兰希,你没事吧?”


     兰希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说


“我没事(我草!kdl!kswl!啊啊啊啊!)”


     然后站身把安利柯拎回德罗西面前,看着他们说


“你们且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把民政局搬过来”


     安利柯一脸懵逼的看着兰希离开,随后便被身后的德罗西打横抱起,然后听见他说


“还是跟着一起去吧,总不能等她真的把民政局搬过来,要知道她真的可以这么做”


     安利柯点了点头,安静的待在德罗西怀里



     目睹全过程的其他同学:


“草,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们刚刚是不是被撒了狗粮?”

“自信点,就是”

“所以我们来着是为了什么?当一群一千瓦的电灯泡?”

“刚刚人家不是说了吗?为了请我们见证”

“哦,谢特,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感谢观看,喜欢的话点个赞和推荐吧!U•ェ•*U如果可以的话顺便点个关注吧!(  ̄ ▽ ̄ )

「歌者与黄昏之死」

「小马猫猫跨企划喝咖啡」

   画点白毛红瞳大爷。

   p3是听开眼的时候突然想到的怪东西()对不起)

  下次把基尔伯特也一起画上一起唱歌吧(?)

「小马猫猫跨企划喝咖啡」

   画点白毛红瞳大爷。

   p3是听开眼的时候突然想到的怪东西()对不起)

  下次把基尔伯特也一起画上一起唱歌吧(?)

叙

2021-12-08

波兰又有了雪,窗外的树枝都空了,但覆雪为叶的样子反而很美。因为喜欢雪天,时常路过公园时,踩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也觉得幸福。但最近也会觉得可惜,毕竟离开波兰的日子也慢慢可见了,就像乘船行驶在大雾的汪洋里,海天相接的地方灯塔的光在若隐若现。即将独自跨国这一年,便开始收拾行李,然后踏上归途,去寻找新的生活,而眼前的雪景便再不会在重庆见到。 

我猜明年的此时,我会在高楼林立中穿梭,抬头看着雾都灰蒙蒙的天空,便会怀念波兰的大雪,怀念绿漆墙的公寓,怀念红砖的商场,怀念一年一场白皑茫茫。


我当然还会回来,虽然不喜欢欧洲国家渐渐腐败的经济和政治,但是风景是无辜的,他们几千万年始终美丽,让我不...

波兰又有了雪,窗外的树枝都空了,但覆雪为叶的样子反而很美。因为喜欢雪天,时常路过公园时,踩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也觉得幸福。但最近也会觉得可惜,毕竟离开波兰的日子也慢慢可见了,就像乘船行驶在大雾的汪洋里,海天相接的地方灯塔的光在若隐若现。即将独自跨国这一年,便开始收拾行李,然后踏上归途,去寻找新的生活,而眼前的雪景便再不会在重庆见到。 

我猜明年的此时,我会在高楼林立中穿梭,抬头看着雾都灰蒙蒙的天空,便会怀念波兰的大雪,怀念绿漆墙的公寓,怀念红砖的商场,怀念一年一场白皑茫茫。


我当然还会回来,虽然不喜欢欧洲国家渐渐腐败的经济和政治,但是风景是无辜的,他们几千万年始终美丽,让我不得不经常感怀。毕竟希腊的海还没游,法国的大餐还没尝试,芬兰挪威的山湖还没驻足。可是未来还有多少次机会可以再来,还有多少机会带着自己的家人来体验呢。

有时候想,人可以多活些年岁就好了。五十年阅读和学习知识,五十年去成就自己的事业,最后五十年去游历山河,去感叹人间烟火。

说到岁数,便想起自己前两天刚满了29岁。

29岁,到这个年龄基本上就等于直接宣告三十了。 28岁养的猫已经长得又大又胖了,28岁读的博士却还是像海上浮漂,沉沉浮浮,从坚持到放弃再到现在又继续坚持,也不知道明年这个时候自己这条路是不是有更多的进展,比如论文已经写了大半。还是说已经搁浅,在未来一年里因为什么而彻底放弃。不得而知。我希望三十岁生日那天我看到自己这条微博,更多的是幸福的感慨,而非叹惋。

孔子说: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所以这一年我决定回国的同时继续准备博士论文,要开始立业,同时也继续学业。立业是为了三十而立,继续学业则是希望自己四十不惑。说来也巧,孔子说十五岁左右志于学,我也是在十六岁时开始慢慢决定以音乐为专攻,现即将走到三十岁,便开始以音乐为立业。古人诚不欺我。

至于即将离开留学6年的欧洲,心中也万分感受,若要说留学六年失去了什么,可能要说失去了六年可以陪伴父母的时间,失去了和曾经朋友相处的时间。若要说收获,可以说收获了大大小小的有趣旅途,还有学业的收获,能力的收获。 但可能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学会了两件事:要耐心,别人赶的时候我要慢。要勤奋,别人坐着我站着,别人站着我走着,别人走着,我就跑着。


Kailon
当然是去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

当然是去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

@ky杀手 

当然是去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

@ky杀手 

佐佑的神奇海螺

忙里偷闲偷偷在学校作业里夹带代餐

忙里偷闲偷偷在学校作业里夹带代餐

VF偶某人

27号公寓(上)


https://vf-omr.lofter.com/post/2010f167_2b40d2bb1

(下)链接

27号公寓(上)


https://vf-omr.lofter.com/post/2010f167_2b40d2bb1

(下)链接

肆清玉

丹尼尔速速放下羞涩与我成婚!!!!!!!!!!!!!!!!

丹尼尔速速放下羞涩与我成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