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和平

15438浏览    651参与
清琴碧玉

就无语

那些脑残原耽粉和阿令们,过来挨批!


今天遇到一个事儿让我非常生气!


就很不理解!


我在一个讲花絮比正剧甜的视频下面评论了一个陈情令的花絮比正剧甜,然后就被各种喷,原因是我身为一个原耽粉,只是因为没打陈情令的名字,换成了拼音的开头字母,且注明了原因,就说什么:营销CP好不好?工业糖精香不香?陈情令不需要你们过度营销?你为什么要一个个解释过去你是原耽粉?


就......挺无语的!


脸呢啊喂?!


麻烦各位魔道粉,各位阿令帮个忙好不好?


  1. 反思一下自己有没有在嗑CP时,代入了王一博和肖战(魔道粉)

  2. 反思一下自己有没有雷区蹦迪(一边当阿令喷魔道粉,一边当...

那些脑残原耽粉和阿令们,过来挨批!


今天遇到一个事儿让我非常生气!


就很不理解!


我在一个讲花絮比正剧甜的视频下面评论了一个陈情令的花絮比正剧甜,然后就被各种喷,原因是我身为一个原耽粉,只是因为没打陈情令的名字,换成了拼音的开头字母,且注明了原因,就说什么:营销CP好不好?工业糖精香不香?陈情令不需要你们过度营销?你为什么要一个个解释过去你是原耽粉?


就......挺无语的!


脸呢啊喂?!


麻烦各位魔道粉,各位阿令帮个忙好不好?


  1. 反思一下自己有没有在嗑CP时,代入了王一博和肖战(魔道粉)

  2. 反思一下自己有没有雷区蹦迪(一边当阿令喷魔道粉,一边当魔道粉喷阿令)

  3. 魔道和陈情令到底能不能和平了?


陈情令它就是改编自魔道祖师!


无脑阿令请要点脸!


再次重申!


陈情令改编自墨香铜臭的小说作品魔道祖师!


就酱吧,对于那些无脑者我真的是不想再说什么了。


跟他们多说一句,都觉得是我的过错:我为什么要搭理这帮脑残?

北大在逃鸽子

以前口口声声要人权,现在看到人权竟也会害怕

以前口口声声要人权,现在看到人权竟也会害怕

阿卡尼梦

机械漩涡

未来陷入了混乱

迷惑的思绪到处乱窜

我们已经见不到

你只是把我当成笑料

就是如此 见不到比较好

我只是一个懦夫

你只是一个机械兵

最好不要见得到

我被迫将你串烧

就是如此 我被绑定在机械漩涡


太阳已经死去

没人照亮现实

我们注视着天空

只看见了重金属的漩涡


你算个什么人

对我指手画脚

你算个什么人

装的很认识我

你算个什么人

我们都没见过

你算个什么人

怎么如此单纯

你算个什么人

我被你当成狗

你算个什么人

我已经麻木了

你算个什么人

别来指手画脚

你算个什么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机械在掌控一切

我们...

未来陷入了混乱

迷惑的思绪到处乱窜

我们已经见不到

你只是把我当成笑料

就是如此 见不到比较好

我只是一个懦夫

你只是一个机械兵

最好不要见得到

我被迫将你串烧

就是如此 我被绑定在机械漩涡


太阳已经死去

没人照亮现实

我们注视着天空

只看见了重金属的漩涡


你算个什么人

对我指手画脚

你算个什么人

装的很认识我

你算个什么人

我们都没见过

你算个什么人

怎么如此单纯

你算个什么人

我被你当成狗

你算个什么人

我已经麻木了

你算个什么人

别来指手画脚

你算个什么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机械在掌控一切

我们被你的铁爪捏碎

我们无动于衷

习惯了你的混乱的机械漩涡


太阳已经死去

没人照亮现实

我们注视着天空

只看见了重金属的漩涡


你算个什么人

对我指手画脚

你算个什么人

装的很认识我

你算个什么人

我们都没见过

你算个什么人

怎么如此单纯

你算个什么人?

你算个什么人?

你算个什么人?

你算个什么人?

你算个什么人?

你算个什么人?

你算个什么人?

你算个什么人?

Wenxiang

和平

听说有种战争,

叫做为了和平所以战争。


这是多么严谨的逻辑,

以至于人们听完无话可说。


既然和平那么值得,

以至于值得发动战争。


世界上最和平的人,

一定是死人。


那么最和平的世界,

就是全是死人的世界。


应该给小行星或大火山,

发一个诺贝尔和平奖。

听说有种战争,

叫做为了和平所以战争。


这是多么严谨的逻辑,

以至于人们听完无话可说。


既然和平那么值得,

以至于值得发动战争。


世界上最和平的人,

一定是死人。


那么最和平的世界,

就是全是死人的世界。


应该给小行星或大火山,

发一个诺贝尔和平奖。

阿卡尼梦

风中残烛

被风吹灭的蜡烛

逐渐燃烧起来

我习惯这样的景象

这是我意识崩溃的幻象

被利用的蜡烛

已经没有剩下的价值

我不再认可你

这些是意识里的不可接纳之物


风中残烛一般

如同植物人一般

思想变为死灰

已经陷入失望

既然造出便烧

很早以前的话语

如今看来的深意

仍然无法继续理解


被风吹灭的蜡烛

逐渐燃烧起来

我习惯这样的景象

这是我意识崩溃的幻象

被利用的蜡烛

已经没有剩下的价值

我不再认可你

这些是意识里的不可接纳之物


风中残烛一般

如同植物人一般

思想变为死灰

已经陷入失望

既然造出便烧

很早以前的话语

如今看来的深意

仍然无法...

被风吹灭的蜡烛

逐渐燃烧起来

我习惯这样的景象

这是我意识崩溃的幻象

被利用的蜡烛

已经没有剩下的价值

我不再认可你

这些是意识里的不可接纳之物


风中残烛一般

如同植物人一般

思想变为死灰

已经陷入失望

既然造出便烧

很早以前的话语

如今看来的深意

仍然无法继续理解


被风吹灭的蜡烛

逐渐燃烧起来

我习惯这样的景象

这是我意识崩溃的幻象

被利用的蜡烛

已经没有剩下的价值

我不再认可你

这些是意识里的不可接纳之物


风中残烛一般

如同植物人一般

思想变为死灰

已经陷入失望

既然造出便烧

很早以前的话语

如今看来的深意

仍然无法继续理解


滚 给我滚开

你只是利用着我

这是你的伪善假象

滚 给我滚开

你只是利用着我

我才不是风中残烛

滚 给我滚开

我 不再需要你

滚 给我滚开

我 不再需要你

滚 给我滚开

我 不再需要你

滚 给我滚开

「与其苟延残喘 不如纵情燃烧」

ILᵒᵛᵉᵧₒᵤ小恶魔♡
“让和平鸽飞过每一片硝烟弥漫的...

“让和平鸽飞过每一片硝烟弥漫的战争”

“让和平鸽飞过每一片硝烟弥漫的战争”

Different World

朝鲜11日成功进行了高超声速导弹试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恩时隔近两年亲自到现场观看。韩国、日本、美国等11日监测到朝鲜试射活动。韩方称该导弹仅需1分钟即飞抵首尔上空,且拦截难度大,并表示“强烈遗憾”。同时,日本也表示“极其遗憾”。而美国则表示“对美国没有直接威胁”。

朝鲜11日成功进行了高超声速导弹试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恩时隔近两年亲自到现场观看。韩国、日本、美国等11日监测到朝鲜试射活动。韩方称该导弹仅需1分钟即飞抵首尔上空,且拦截难度大,并表示“强烈遗憾”。同时,日本也表示“极其遗憾”。而美国则表示“对美国没有直接威胁”。

周艺梵Joyce

王牌部队 第十九集有感

第19集,排长牺牲了。

这是1984年4月份的反越自卫反击战的第二阶段的两山战役。


排长上战场前和班长说 你是我可以挡子弹的兄弟。

最后,排长替班长挡下了一个雷管。

他做了七年的班长,刚当上排长,家里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


[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战后应激,可能是午夜惊醒。可能对兄弟举起枪

[图片]


牛满仓和高粱在敌后游走了11天,没吃没喝,在

敌人的包围圈里时刻警觉敌方的攻击。

在回程的火车上,他应激的对战友举起了枪。

[图片]


赵轰六妹妹下了病危通知,他从探亲的路上跑了回来奔赴前线。

他一直成...

第19集,排长牺牲了。

这是1984年4月份的反越自卫反击战的第二阶段的两山战役。


排长上战场前和班长说 你是我可以挡子弹的兄弟。

最后,排长替班长挡下了一个雷管。

他做了七年的班长,刚当上排长,家里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




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战后应激,可能是午夜惊醒。可能对兄弟举起枪


牛满仓和高粱在敌后游走了11天,没吃没喝,在

敌人的包围圈里时刻警觉敌方的攻击。

在回程的火车上,他应激的对战友举起了枪。



赵轰六妹妹下了病危通知,他从探亲的路上跑了回来奔赴前线。

他一直成绩都不是很好,却用生命打出了最漂亮的仗。




走的时候,一车的人。

回的时候,车厢空荡荡的

向军人致敬,向英雄致敬!


波仔趣说电影
30万同胞一夜之间消失,有些事可以宽恕但绝不能忘记
30万同胞一夜之间消失,有些事可以宽恕但绝不能忘记
波仔趣说电影
30万同胞一夜之间消失,有些事可以宽恕但绝不能忘记
30万同胞一夜之间消失,有些事可以宽恕但绝不能忘记
之欧

我不想吵架

我不想吵架,加tag列举实例,没必要喷那么恶心,毕竟事情还没有结果,说了什么话就要负什么责任。

我就单纯聊聊我自己的看法。


首先

墨香铜臭到底有没有进局子,到底有没有犯事,到底是不是在闭关,我们都不清楚。(我这里只是说不清楚,如果你有自己的看法,你觉得你捋清楚了,也请别那么激动)

对于我们知道但不清楚的事情,很多人会延伸思考,然后加入自己的主观感受,并推理出一条你以为绝对是这样的线索链,如果你跟大舆论走向不一样的话,也极容易产生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

的优越感,不要急着反驳,很多情况都是这样的。

例如,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山洞里有一只熊,你会主动的去思考那个熊为什么会在山洞里,是不...

我不想吵架,加tag列举实例,没必要喷那么恶心,毕竟事情还没有结果,说了什么话就要负什么责任。

我就单纯聊聊我自己的看法。


首先

墨香铜臭到底有没有进局子,到底有没有犯事,到底是不是在闭关,我们都不清楚。(我这里只是说不清楚,如果你有自己的看法,你觉得你捋清楚了,也请别那么激动)

对于我们知道但不清楚的事情,很多人会延伸思考,然后加入自己的主观感受,并推理出一条你以为绝对是这样的线索链,如果你跟大舆论走向不一样的话,也极容易产生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

的优越感,不要急着反驳,很多情况都是这样的。

例如,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山洞里有一只熊,你会主动的去思考那个熊为什么会在山洞里,是不是因为山洞里有陷阱?陷阱是谁布置的?是不是猎人想要抓捕那只熊?猎人是不是要抓捕熊球换钱?猎人是不是非常残忍?最后得出猎人是坏的,熊是无辜的。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那只熊只是单纯的在山洞里休息,里面有它的孩子。你会放弃你之前推理出来的,自以为极其缜密的整条线索链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就算你完全没有理由可以证明那只熊到底是不是被困在山洞里,但是因为你同样没有理由证明熊只是在山洞里休息,所以你毫不犹豫的相信了自己。



人总是会相信自己多于相信别人。

这个事情听上去牛头不对马嘴,但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面对一些半真半假的信息,我们会主观的去判断那些信息,筛选那些信息,并因为无法证明这些信息的真假,而自行选择正确或错误的信息,而你的大脑在筛选自己信息的时候,潜意识也在作祟,所以你主观的,从自己的角度认为猎人是坏人。

而这件事情也是一样,网上那些捕风捉影的信息,暂时没有办法推理出她到底做了什么,但是你们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判决,喜欢她的人袒护她,讨厌她的人借着这次机会将她往死里踩,对于袒护她的那群人来说,讨伐她的那群人是坏人,是恶人,是一群无理取闹的魔鬼。但是对于讨伐她的那群人来说,袒护她的那群人是冥顽不灵,是鱼木脑袋,被人骗了还巴巴把钱往上送的傻子。

说白了就是一个人不可能彻底公正,你会带着自己的偏见,私心和有色眼镜,喜欢就偏向他,不喜欢就偏向别人,因此,在没有绝对的真相面前,个人主观的判断是极容易出错的。

对于墨香铜臭的事件,我跟一群人达成了共识,那就是等待,等待真相大白,看一下这个作者到底是犯了事还是被扣了黑锅。


中国有一条法律是关于如果一个人特别有嫌疑,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他犯罪,那么无论那个人到底多有嫌疑,都不能逮捕他,这叫疑罪从无。

怕的就是有冤案,怕的就是有人平白无故的被唾骂,成为众矢之地。


所以说我们不应该轻易发表自己一时冲动的感言,如果你想证明他确实是好人,或者他确实做了坏事,那么,请列举证据



人啊,真的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所以说有唇枪舌战这个成语呢,语言是真的能杀死人的啊。


Peace and love

须臾

山地回忆(原文续写~虚构)

  六年前,我们这儿穷乡僻壤来了个小红军。我是怎么知道他的呢?哦!对了!我在洗菜,他竟然在洗澡,真不讲卫生!我可恼火儿了:“喂!你看不见我在这里洗菜吗?洗脸去下边洗去!”

  他愣了一下,开始狡辩阿不,是来反驳。我自是不甘示弱,邻院儿的大学生都讲不过我哩!

  不知怎的,我们最后都冷静下来了,我理解了他们红军的不容易。当我听说他们能打赢鬼子,我属实万分开心,于是答应为他缝一双新袜子。

  他上路了,在我刚卸下第一匹布的时候。此后的岁月里,那日的清醒时不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便一直渴望着红军凯旋的消息。...


  六年前,我们这儿穷乡僻壤来了个小红军。我是怎么知道他的呢?哦!对了!我在洗菜,他竟然在洗澡,真不讲卫生!我可恼火儿了:“喂!你看不见我在这里洗菜吗?洗脸去下边洗去!”

  他愣了一下,开始狡辩阿不,是来反驳。我自是不甘示弱,邻院儿的大学生都讲不过我哩!

  不知怎的,我们最后都冷静下来了,我理解了他们红军的不容易。当我听说他们能打赢鬼子,我属实万分开心,于是答应为他缝一双新袜子。

  他上路了,在我刚卸下第一匹布的时候。此后的岁月里,那日的清醒时不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便一直渴望着红军凯旋的消息。

  他没有骗我。

  两年前,他们战胜的消息传开了来,我想着,总算是能见上一面?他会不会忘记我?我不确定。

  那是好几天之后了,我来到相遇的河旁沿着往上游走。忽然,我看到了溪水冲下来了一团东西,是红军军装!我急忙前去,拦住了那团衣物。

  我在翻着什么……是袜子!我织的袜子!有生之年!他一定记得我!我一直往上跑,使劲跑,可怎么也寻不到他……

  如今,我的阿爷年纪太大了,已经卖不动枣了。我们爷儿俩花光了所有积蓄,在南边镇子上买了个小院子,我把织布机带了过去。

  院子中种满了花花草草,我想着,在这里陪阿爷安度晚年好了,如今安宁了下来,这属实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1947年3月28日

QYC.GUO
近期国际形势动荡,残酷的战争夺...

近期国际形势动荡,残酷的战争夺走了无数条鲜活的生命。因此用视力表的形式表现出生命在战场上的脆弱,提倡反对战争的主题。

近期国际形势动荡,残酷的战争夺走了无数条鲜活的生命。因此用视力表的形式表现出生命在战场上的脆弱,提倡反对战争的主题。

枕秋潮

【原创】雷洛河的水

“正午有一双疯人似的眼睛,血红的干渴在天空发狂。我打开篮子,发现花儿枯死了”——题记


   月亮还未升起,那个人已经站在那里许久了。平静的雷洛河,依旧平静地流着。


我靠在桥边锈迹斑斑的栏杆上,抬起手,那红褐的铁锈就簌簌地往下掉,就像是干透了的斑斑血迹黏在掌心,落在地上后依然恋恋不舍地用干瘪的身躯映照着悲哀的阳光。


我听到它在叹息,像是末路穷途之人临终时迟迟咽不下的那口气。...


“正午有一双疯人似的眼睛,血红的干渴在天空发狂。我打开篮子,发现花儿枯死了”——题记

 




   月亮还未升起,那个人已经站在那里许久了。平静的雷洛河,依旧平静地流着。

 

 

 

 

我靠在桥边锈迹斑斑的栏杆上,抬起手,那红褐的铁锈就簌簌地往下掉,就像是干透了的斑斑血迹黏在掌心,落在地上后依然恋恋不舍地用干瘪的身躯映照着悲哀的阳光。

 

 

 

 

我听到它在叹息,像是末路穷途之人临终时迟迟咽不下的那口气。

 

 

 

 

我走下桥,脚下年久失修的铁板发出吱呀的呻吟。我看到那个人附身从水里捡起半个残缺的烟袋,雷洛河的水黏黏稠稠地从烟袋里渗出来,黏黏稠稠地落回水里。

 

 

 

我看到他浑浊的眼白里透着雷洛河无辜的蓝色,稍息,浑浊的泪水从无神的双眼里淌出,混着雷洛河的水,淌进黏黏稠稠的雷洛河。

 

 

 

 

 

叹气。我听见他对着雷洛河叹了一口气。

 

 

 

雷洛河的水依旧缓缓地流着,水面很静,水面很蓝,静得像一滩死水,蓝得像一湾海水。只是缺了死水的冷清,也没有大海的磅礴,有的只是沉默的沉默,水在沉默中灭亡。

 

 

 

 

 

我无言的在他身边坐下。雷洛河的水,一直是平缓的,透着纯净的蓝色。从我出生开始,到现在风烛残年,雷洛河的水一直是蓝色的,水晶一般的蓝色,他们说这是克莱因蓝。

 

 

 

哦不对,只有一次。只有一次,我看到它变成了紫色,是在我的梦里。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只有碎片充斥着,殷红的河水沸腾着,猩红的花一朵一朵地绽放在水面上。

 

 

 

 

后来,我听到有人大喊一声“躲开”,然后我被人扑倒,后脑磕在一块粗糙的,满是棱角的石头上,转瞬袭来的痛觉麻痹了我的神经,我的眼前瞬间被黑暗所笼罩。

 

 

 

 

我听到石头散成灰烬,铁片化作雨滴,高傲的鲜花下炮声参着呐喊,杂乱的脚步中夹着哀鸣。

 

 

 

 

我只感到自己像是被丢进了深不见底的虚空,像是沉入深海,被海水压抑地喘不过气,眼睁睁地看着天空逐渐远离,使劲挣扎却无法逃离。炮声与枪声迸发在耳畔,我只觉有些热热的液体洒在脸上,身上,然后我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清晨的阳光洒在我的脸上,我醒了。

 

 

 

 

我的眼前是母亲哭肿了的眼睛和脸上蜿蜒着的未干的泪痕。她紧紧地抱住我,嘴里不住地念叨着,这是梦,孩子,这是梦。

 

 

 

 

 

蓝色的雷洛河。

 

 

 

 

红色的雷洛河。

 

 

 

 

红色的花。

 

 

 

 

这是梦。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把我重新拉回现实。那个老人用那碎裂的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一只空荡荡的袖管在他身体的左侧迎风招展,就像是一面坚定的红旗,一个军人永不低下的头颅。

 

 

 

向着那一片克莱因蓝,我看着老人向着好似秋天天空的雷洛河缓缓地挺直腰干,缓缓的举起手,敬了一个浅浅的军礼。

 

 

 

 

 

“Peace.”我听到一个又一个相同的音节从他龟裂的嘴唇里冒出。起初是小小的,轻轻的,然后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

 

 

 

 

 

“Peace.”老人浑浊的泪淌满了他布满伤痕的面颊,留下一道蜿蜿蜒蜒的泪痕,横亘在蓝色的雷洛河上。

 

 

 

 

 

 

“Peace.”我双手合十,面对着雷洛河,缓缓地念出了这个单词。

 

 

 

 

老人像是终于听到了我的声音,转过头来。

 

 

 

 

我看到一张布满伤疤的脸,一张历经风霜的脸,一张我很熟悉却又说不上熟悉在哪里的脸。

 

 

 

他的瞳孔忽得放大,口水混合血液扯成丝线粘连上下唇,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东西,想起了很多东西。

 

 

 

 

电闪而过,我突然反应过来。

 

 

 

 

蓝色的雷洛河。

 

 

 

 

红色的雷洛河。

 

 

 

 

红色的花。

 

 

 

 

这不是梦。

 

 

 

 

我面对着面前的老人,面对着蓝色的雷洛河,挺直腰杆,缓缓地,郑重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就像是与生俱来的动作,当我绷直的指尖触碰到太阳穴时,竟有一种重逢的喜悦,同时又有丝丝苦意涌上心头。

 

 

 

 

破损的半截烟袋依然靠在岩石上,老人刚刚靠着的岩石棱角上有一块与别的岩石不同的深色。

 

 

 

 

月亮从雷洛河的河心里升起来,照耀着对岸的人们早已开始了的灯红酒绿,独独把一个老人伛偻的背影笼在黑暗中。

 

 

 

 

或许是连月亮都不好意思,跳进了厚厚的云层里,漂浮着的玻璃朦胧了它。我晃一晃眼,老人不见了,只留下一弯雷洛河,在黑夜的魅惑下细细流淌着,透出一丝克莱因蓝。

 

 

 

 

对岸传来一声欢呼,打湿了我的眼睛。

 

 

 

雷洛河的水,还是蓝色的。我听见有人说这是克莱因蓝,我回过头去,扯开一个僵硬的笑容。

 

 

 

“这是红色的雷洛河。”

 

 

 

眼前空无一人。


某房砸

寿司服部店~

其实稍微有点糟糕♂,请注意tag哦

【想说的话在p3ww】

寿司服部店~

其实稍微有点糟糕♂,请注意tag哦

【想说的话在p3ww】

波波影视
傅对和平进行批评教育这段逗
傅对和平进行批评教育这段逗
Different World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发需要的静电质子加速器是一个美国人帮助下获得的,当时中国核物理学家赵忠尧在美国希望采购零件,带回国组装,结果赵忠尧到了美国就傻眼了,一问才知道,买下成套的25Mev静电加速器需要花40万美元,而且还是最便宜的,当时新中国百废待兴,一穷二白,只给了他五万美金。

就这样,他最后得到一位慈祥的美国物理教授的帮助,最后完成了中国第一台静电质子加速器,为原子弹研发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位美国教授不仅让赵老师使用整个实验室,相关的资料也随意查阅,最后还把实验室的一台将报废的大气型质子静电加速器直接当成“废品”,成套让赵老师拿去做试验了。当然这位科学家在MIT放射实验室实验部门担任负责人,但...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发需要的静电质子加速器是一个美国人帮助下获得的,当时中国核物理学家赵忠尧在美国希望采购零件,带回国组装,结果赵忠尧到了美国就傻眼了,一问才知道,买下成套的25Mev静电加速器需要花40万美元,而且还是最便宜的,当时新中国百废待兴,一穷二白,只给了他五万美金。

就这样,他最后得到一位慈祥的美国物理教授的帮助,最后完成了中国第一台静电质子加速器,为原子弹研发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位美国教授不仅让赵老师使用整个实验室,相关的资料也随意查阅,最后还把实验室的一台将报废的大气型质子静电加速器直接当成“废品”,成套让赵老师拿去做试验了。当然这位科学家在MIT放射实验室实验部门担任负责人,但他在科学领域建树不少。X射线治疗癌症由他开创,二战期间他在雷达方面的研究获得美国颁发的优异服务奖章,实用质子静电加速器就是他和范·德·格拉夫一起发明的。

那么这位美国友人,国际主义科学家是谁呢?他叫约翰·乔治·特朗普( John G . Trump ),而他有另一个身份 那就是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亲叔叔,这下大家明白他侄子胸前的红领带的含义了吧,这是家族的意志,叔叔的传承,侄子的领带!​

星星在游乐园
“圣雄甘地和Hitler” H...

圣雄甘地和Hitler”


Hitler发动二战后,印度的“圣雄甘地”给他写了一封信,大意就是劝阻他停止战争。

圣雄果然素来奉行非暴力不合作啊。

圣雄甘地和Hitler”


Hitler发动二战后,印度的“圣雄甘地”给他写了一封信,大意就是劝阻他停止战争。

圣雄果然素来奉行非暴力不合作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