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和联联盟

84浏览    7参与
Caged bird

Dirty

极度ooc

其中有@子秋 家choc出场

…………………………………………………………………………

  西帝最近不太好。

众生扰扰,其苦不量,在属于西帝的地界上,饿殍遍野、触目惊心。

西帝没有动过一口兄长送来的少的可怜的补给,但是全部分下去也不过杯水车薪,因为实在是饿,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吃人现象(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西圣帕吃人肉包子会吐)因为社会体质的腐烂,西帝的身体开始有部分皮肤烂掉,病变,明明遭受着蚀骨之痛,嘴上却说着“没关系,穿上衣服就看不出来了”

最开始,病变面积不大,祂也没有在意,但是到后来,面积越来越大,痛苦越来越深,西帝经常被痛到冷汗直流。

“王上!为什么!”......

极度ooc

其中有@子秋 家choc出场

…………………………………………………………………………

  西帝最近不太好。

众生扰扰,其苦不量,在属于西帝的地界上,饿殍遍野、触目惊心。

西帝没有动过一口兄长送来的少的可怜的补给,但是全部分下去也不过杯水车薪,因为实在是饿,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吃人现象(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西圣帕吃人肉包子会吐)因为社会体质的腐烂,西帝的身体开始有部分皮肤烂掉,病变,明明遭受着蚀骨之痛,嘴上却说着“没关系,穿上衣服就看不出来了”

最开始,病变面积不大,祂也没有在意,但是到后来,面积越来越大,痛苦越来越深,西帝经常被痛到冷汗直流。

“王上!为什么!”金辉一边拍门,一边大声质问,迎来的只是西帝用力关门的动作,因为害怕他们被传染,被伤害,西帝把他们锁了起来。将分与自己的食物全全送了进去。“只要我在,就决对不会没有他们的饭!”

这天,白羽咏铵告诉西帝说祂要过来。西帝十分高兴的在前一天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桌上虽然没有糕点水果,但至少,西帝觉着,自己的血都处理干净了,就应该不脏了吧。那天,祂等了一整天,都没有看到白羽咏铵的身影。西帝焦急的搓动双手……怎么回事,先生不是说今天要来吗?祂从早上四点开始就守在入境的必经之路上了,现在都晚上十一点多了。是……不来了吗?对啊,这里这么脏,谁愿意来呢……

西帝走在破败的城市之中,眼中到处可见的死尸骨。祂低头走着,不愿看到这腐烂的国度。在祂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张纸,祂抬头,发现是一个小孩子,小孩伸手讨要那张纸“拿好了,小朋友”“谢谢哥哥”因为饥荒的原因,孩子很瘦小“你在干什么呢?”小孩没有说话,指了指旁边的墙角,那里堆着一堆折好的纸鹤。西帝跟着小孩靠近那堆纸鹤“会好的”小孩突然出声

西帝跟着一晃神,仿佛回到镐邻,回到兄长的身旁。再被父亲训斥责打后,兄长总会告诉祂“会好的”祂居然还天真的相信了,当时,一个孩子并不会知道祂之后的路会有多难走……

“小孩,你信不信,这地方撑不了多久就没了,不用指望政府啦!”两人回头,看到了出声的大哥“有补给怎么可能先给我们平民百姓啊?”西帝自觉丢人,低下头默不作声“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小孩大声吵闹,甚至染上哭腔“总统不会不管我们的!”谁都有资格说出这番话,除了西帝,祂仅仅摸了摸孩子的头,把帽子摘给孩子,就抱着一小堆纸鹤回去了。

纸鹤瘫在桌子上也没几只。西帝把玩到腻,便拆开一只来看,拆到一半发现不对劲,上面有字。西帝加快了拆鹤的速度

“我们的国家一定会成功的!”

“我不怕的,因为我相信我的国家”

怕是现在,只有孩子们能有这种信心,认为圣亚拿能挺过这场浩劫了吧

第二次听到白羽要来,西帝属实是犹豫了一段时间,但还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当天下午,西帝自己缩在墙角,觉得白羽大抵又不来了。为什么呢……是我太脏了吗?西帝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匕刃上,微微起身,手起刀落,切在了自己病变的皮肤上,手腕一用力,那块皮肤就连血带肉被削下来,伤口涌出大量暗色的血。祂只是静静的望着,没有做出评价。接着便一块块削起自己的皮肉来。全然不顾血顺着身体留到擦过无数遍的地板上。金辉看到了要死问起来改怎么办呢?西帝从混沌的脑子里扒出这个问题。怕什么,衣服是黑的,布料颜色深一点不仔细看就什么也看不出来。

白羽咏铵被接待着进了门,西帝听到动静,一回头便是自己万分敬重的先生。祂略有震惊,但马上又轻轻笑笑,无力的开口“先生,我不脏的。”白羽也十分冷静“没有嫌你脏的意思。不包扎吗?”白羽伸手想要查看,却被西帝躲开“先生,很脏,小心传染”接着转身找到一簇绣球花,白色花瓣微微沾血,西帝也不敢去擦,祂自己手上也都是血。祂捧住花,像个孩子一样献给白羽咏铵,这是祂向大哥讨要的,因为当时独立战的原因,三兄弟的关系差到没边,就这一簇花祂还求了好久呢!

“不用了”白羽向后闪闪身,好似嫌弃的看了看绣球花

西帝马上就愣住了,眼神中开始显出惊恐之色。祂卑微的弯下身段,单膝下跪

“我已经没有故乡了,您就是我的故乡啊……请不要放弃我……环境整改运动已经开始了!求您……”白羽冷眼观望一阵,玩味的凑到西帝耳边“想让我帮忙啊……可以啊”西帝抬头看着白羽“真的吗?您不会骗我的!对吧!”“前提是你挑断你的筋脉”

       嗡---------------

西帝脑子空白了一刻,但马上就恢复神情,双膝跪地:

         “好”

不过一会,手脚筋全部被挑断。挑筋过程中,西帝一声不吭。承受下了全部痛苦。本应从口中溢出的鲜血被西帝生生咽下。只从嘴角漏出了一道血痕。白羽在床边低声说“圣亚拿,你清醒点,现在除了我也没有人会给你补给了,知足吧”

西比希亚·圣亚拿帝国如愿得到了补给,但他们的意识体先生往后只能躺在床上了。

西帝用尽全身力气,拿起了身旁的那簇沾血的绣球花,因为缺水已经蔫透了。但他还是费力擦擦上面的暗血。

祂用了五年时间,让自己输的一干二净,从满腔欢喜到彻底绝望。绝望自己的无能,绝望自己的依靠。祂显少的留下了泪,此刻祂好像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明明都腐烂到极点了,你疼个什么劲呢。好想大哭一场,哭出无助、无奈和委屈,可是这么多年己经忘记了自己的哭声,只有无声的眼泪,白羽是一个冷静到变态的人,祂可以冷静的把一个人送到绝望的极点,也可以冷静的看着一座城市变成废墟,西帝最开始有多在意白羽,最后就有多失望。我已经起不来了,只能拜托金辉来代我看看圣亚拿未来的辉煌盛世。

我知道自己粗鄙不堪,配不上先生,但我还是想去做那不自量力的废物……求你了,我不会打扰您,我只是想看看您而已啊……

隔天,金辉带领着其他人撞开了锁着祂们的房门,跑到西帝房间门口,祂们看到了一个孩子,怀中抱着西帝的帽子。尤文图斯跑过去接过孩子手中的帽子“我相信会好起来的”稚嫩的声音响起,尤文图斯再也崩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流下“会好的,一定会好起来的”祂颤抖的说出这句话,便隔着房门看向屋内“陛下一定没事的……祂明明……”“陛下,我知道,您只是太累太困,睡着了而已……对吧?”

金辉站着西帝床边,,想说话,但又觉得无力说出“我想点一只蜡烛,为自己而点,让它为我死后的路照明吧。”

仅以此生,纪念那段小有遗憾的童年吧。我该离开了

“不要哭好不好?你哭得我好难受。”祂的语气那么轻,表情那么柔,西帝傻傻地看着他,真的连哭都忘记了,然后把这个场景深深刻在了心里。

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都没有忘记过。那是西帝第一次遇到白羽咏铵……

祂永远都在被动的承受,承受白羽咏铵的暖,承受白羽咏铵的冷淡,毫无反抗之力。这些事想都不敢想,稍微回忆一下西帝就难过得喘不过气来。早已扭曲到看不出原型的心里却还看到清那名字“白羽咏铵”

“我就想好好活着都不行吗?”

一次次落空的心意,遇险的孤独无助像是无风的寒冬,细碎的寒气一点点渗进皮肤,让祂痛到极点。

祂知道,如果祂死了,没有人能说是别人杀了祂,白羽也可以轻飘飘说一句“我没杀祂”了事,但是祂的城市们呢?金辉他们怎么办呢?

在另一个地方等着一个和西帝一般高的人:“我不难过,只是觉得这样的时刻,有你在,会更好”这人向前走去,走啊,走啊,走到了海岸边上,望着邡瑾州的方向“你把自己献给了自己的人民,献给了白羽咏铵,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是你的善报在哪里呢……”

“西比希亚·圣亚拿,你失约了,但我不怪你”

“陛下,我们来找你了”圣亚拿终究没挺过这场大饥荒,金辉他们一起去找了西帝,他们一起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原本应该寸草不生的荒漠却长出一棵棵树木。而这主人,早已换了姓名。原主人最敬爱的先生找到了新的主人,说着祂遗忘掉的话语:

“我是白羽咏铵,是你的老师”

蝴蝶逝于夏,鲸鱼溺于海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

回礼是@是枵不是枭 的《纸飞机》的插图


慊婺熙

他说喝醉了可以做点别的。

“我喝醉了。”

墨辉刚进家门,就看见某位邻居坐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抬起头,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和嫣红的眼角对着她,手里还拿着一个空酒瓶。

墨辉与烨箴对视两秒,毫无情感波动地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换了拖鞋去洗澡。

她刚处理完国内的一堆破事……准确来说,是将所有破事都了解了一遍并对最糟糕的那几个消息比了个中指后旷工回家,现在烦躁的一句话不想说。所以当她洗完澡披着浴巾出来时看到没动的烨箴还有点意外。

她以为他已经开始耍酒疯了。

“我喝醉了。”烨箴看她愣在那里,抬起头又强调了一遍,眼神有点失焦,他甩甩头仔细看墨辉一眼,问:“你为什么要洗澡?我今天不想做。”

墨辉一时间不知道接什么,她静默一......

“我喝醉了。”

墨辉刚进家门,就看见某位邻居坐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抬起头,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和嫣红的眼角对着她,手里还拿着一个空酒瓶。

墨辉与烨箴对视两秒,毫无情感波动地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换了拖鞋去洗澡。

她刚处理完国内的一堆破事……准确来说,是将所有破事都了解了一遍并对最糟糕的那几个消息比了个中指后旷工回家,现在烦躁的一句话不想说。所以当她洗完澡披着浴巾出来时看到没动的烨箴还有点意外。

她以为他已经开始耍酒疯了。

“我喝醉了。”烨箴看她愣在那里,抬起头又强调了一遍,眼神有点失焦,他甩甩头仔细看墨辉一眼,问:“你为什么要洗澡?我今天不想做。”

墨辉一时间不知道接什么,她静默一会儿,问醉鬼:“你为什么来我家?”

烨箴一错不错地看着她,被酒气染红的眼角和嘴唇让他看起来有点乖,他缓缓眨眨眼,“我想见你。”随后又补充道,“但我不想做。”

墨辉又沉默了,她看着烨箴专注到有些傻气的目光,揉了揉眉心:“你见到了,可以走了吗?”

烨箴摇摇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知道自己喝醉了,意识像泡在无边的温水里,在温吞的窒息感里下坠。

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又觉得整个人都被缚住,酒瓶无力地从他的指间滑落滚落在柔软的地毯上,咕噜咕噜地滚开了。他咽了口口水,以一种迟疑的、试探的步伐走向墨辉。

墨辉站在那里,看着烨箴一步步地走进,他走的很慢,好像一只观察新主人的小猫,只要你稍微一动,就会吓得缩回窝里。她放慢呼吸,半干的发丝滴落水花,手指微微圈起袖口,等待着——

烨箴扑进了她的怀里。

下一秒小猫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拳。

“……咳咳,我就知道。”墨辉捂着肚子后退了两步,嘴角一抽。

是什么让她相信喝醉的烨箴像猫一样乖顺可爱——这™明明是失去理智的猛兽。

她缓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打了回去。

笑话,她会吃亏?

烨箴喝醉了,身体下意识反应还在,躲过一拳就下意识去抓墨辉的胳膊,墨辉嗤笑一声侧过身把他双手反剪在背后,把他压得半跪坐在地毯上,脸被压在沙发坐垫上。

“喝了多少?”墨辉空出右手把他的脸掰过来,面无表情地问。

被压制住烨箴的力气迅速抽离,又变成了有点迟钝的小猫,他轻轻“嘶”了一声,说:“这样不舒服。”

墨辉:“哦,可是我舒服。”

烨箴:“……”

他不说话了,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闭上眼睛,呼吸逐渐变得平稳,似乎快睡着了。

墨辉不敢松手——有过前车之鉴,她被装睡的醉鬼咬了一口,疤一个月才消。

过了一会儿,烨箴忽然说:“就喝了一瓶。”

墨辉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他在回答自己之前的问题,气笑了:“你的反射弧动手打人时怎么没见这么迟钝?”

烨箴微微睁开眼睛,从墨辉的角度可以看见他纤长的眼睫毛以及瞳孔里倒映出破碎闪烁的光影,他目无焦距地看着那片天花板,视线透过墨辉穿过去,说:“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喝酒吗?”

墨辉反问:“关我什么事?”

烨箴假装没听见,睫毛在空气中颤动着,在下眼睑投下一片清晰的阴影。

“墨辉,我今天好累啊……好多工作,都要处理不过来了……我特别想见你,但没有理由,我就喝酒……我喝酒了,就想见你。”

墨辉回答了他的前半句:“我也很累。”

“墨辉,我想洗澡。”

“那你去洗。”

“你还压着我。”

“因为你不清醒。”

“我清醒了!”

墨辉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说:“我怎么没看出来?”

烨箴又安静了,时间长到墨辉以为他真睡着了,刚把手松开一些,他就猛地发力反把墨辉压在沙发上,墨辉的后腰猝不及防撞到茶几,闷哼一声。

烨箴低着头,眼睛红的要滴出血,墨辉一惊:“烨箴!”

可他现在已经听不到了,沉浸在自己的幻觉里,用力地掐住墨辉的脖子,低声嘶吼:“把我的孩子……把我的战士还给我啊!!!”

墨辉:“……你™松手!烨箴!”

“墨辉!你不恨吗?你不恨那些素餐尸位的官僚?你不恨那些打着高尚名义从我们身上榨血的‘领导者’?你不恨我杀了你千千万万的子民,不恨全天下欠孩子们一个公道的人?”

烨箴声音要吼到嘶哑,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大,墨辉用力掰开他的手:“你冷静些。”

“你要我怎么冷静?你凭什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我们现在这样,你现在这样——你不知道为什么吗?为什么你还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啊,为什么啊?”

“够了!”墨辉终于掰开烨箴的手,重新把他压制住,“别来我家撒酒疯!”

烨箴剧烈挣扎起来,眼泪不住地往外流,他又停住了——像从一场梦里清醒过来,又像坠入另一个梦境。他抬头看着墨辉,脸上还带着泪痕:“我好疼……墨辉,我的心口好疼啊……”

墨辉也在喘息,被调动的情绪被堆积在胸口,她看着烨箴的眼睛,几乎想要哭出来,但最后她没有再打他,也没有哭,只是将烨箴的脑袋按在自己肩头,拍着他的背,像哄一个孩子般说:“都过去了。”

她闭上眼睛,不去想肩头打湿衣裳的泪,低声地、温和地说:“都过去了。”

烨箴紧紧抓着她的衣襟呜咽,含混不清地控诉,最后他说:“墨辉,我想见你。”

“嗯,我在这里。”

“我想洗澡。”

“我带你去。”

“墨辉,我不想做。”

“那就不做。你不想做的事,都可以不做。”

“墨辉我好疼啊……”

“都过去了。”

墨辉把他抱起来,最后一次说——


“都过去了,” 


依子岚

  各位,你有choc吗?全架空的吗?


  OK,如果你回答是,那么你可以来我们这里了。群里老师和谐友善,群内氛围团结友爱,我们欢迎所有想要加入我们的朋友。


  群内不定时掉落对戏,剧本随机匹配,

[图片]

[图片]


不时有老师掉落赠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无偿文,还可以帮你设计国旗或国徽,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们是一个设备基础完善的组织,本二维码是审核群的,本组织名:和联联盟。

[图片]


  各位,你有choc吗?全架空的吗?


  OK,如果你回答是,那么你可以来我们这里了。群里老师和谐友善,群内氛围团结友爱,我们欢迎所有想要加入我们的朋友。


  群内不定时掉落对戏,剧本随机匹配,


不时有老师掉落赠图,




无偿文,还可以帮你设计国旗或国徽,


  我们是一个设备基础完善的组织,本二维码是审核群的,本组织名:和联联盟。


Caged bird

第六文明宣传文稿

  时间以至

  

  末日将临

  

  一声巨响震撼大地。那一刻,高楼几乎全部倒塌为一片废墟。山崩地裂、草木含悲。曾经宁静、繁华的城镇瞬间变成了废墟,曾经幸福的充满着欢声笑语的家庭顷刻之间破碎了,一声再见竞成了诀算。所谓废墟,一片时间碾压的痕迹,一历史经过的荒野裹,是偶然,也是必然。总之都是昨日的痕迹。

  

  废墟,在山崖上峻俏,静默的毁灭,灰色的破日;常青腾,回忆腐蚀的绿,攀上他们荒凉的额,阳光流过时间,搁浅在说好的夏天。废墟、破败、腐烂,如他们。他们看着黑压压的天空,凝视即将被摧毁的土地,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守护着自己的人民

  "......

  时间以至

  

  末日将临

  

  一声巨响震撼大地。那一刻,高楼几乎全部倒塌为一片废墟。山崩地裂、草木含悲。曾经宁静、繁华的城镇瞬间变成了废墟,曾经幸福的充满着欢声笑语的家庭顷刻之间破碎了,一声再见竞成了诀算。所谓废墟,一片时间碾压的痕迹,一历史经过的荒野裹,是偶然,也是必然。总之都是昨日的痕迹。

  

  废墟,在山崖上峻俏,静默的毁灭,灰色的破日;常青腾,回忆腐蚀的绿,攀上他们荒凉的额,阳光流过时间,搁浅在说好的夏天。废墟、破败、腐烂,如他们。他们看着黑压压的天空,凝视即将被摧毁的土地,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守护着自己的人民

  "时间不多了!”

  "可以转移多少!”

  "快!!!”

  

  陨石坠落的速度是每秒十千米,我们该用怎么样的速度,才能将你们拯救。

  

  轰------------------

  

  漫天尘土飞扬过后,便是万年的沉寂……....

  

  

  时光重启

  

  万事轮回

  

  新的文明在破碎的土地上悄然而生,打破那多年的宁静

  

  新生意识体们如先前的他们一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守护着自己的领地

  

  虽然战争,兼并,痛苦终会再现

  

  但在这之前

  请让我们书写一段辉煌的历史

  

                     一人类第六文明宣传文稿

Caged bird

西比希亚回忆录[第一篇章]

  西圣帕篇啊(上)

  啊很少写文啊,低质见谅

  帕子第一视角

……………………………………()……………………………

   幼时

        我诞生于此,生长于此,发展于此,堕落于此。

        我是西圣帕,您应当知道我……

  

  

  在我的双眼可以看到这个世界起,我的父亲对我就没有好脸色。我曾年幼无知,跑去问父亲:

  “父亲,您不喜欢我吗?”

  父亲并没有给...

  西圣帕篇啊(上)

  啊很少写文啊,低质见谅

  帕子第一视角

……………………………………()……………………………

   幼时

        我诞生于此,生长于此,发展于此,堕落于此。

        我是西圣帕,您应当知道我……

  

  

  在我的双眼可以看到这个世界起,我的父亲对我就没有好脸色。我曾年幼无知,跑去问父亲:

  “父亲,您不喜欢我吗?”

  父亲并没有给予我回复,只是冷冷地瞥了我一眼,便跑去忙一位叔叔交代给父亲的事。

  我有些震惊,父亲为什么会不理我。欲追上去询问,却被兄长拉走,兄长告诉我,父亲确实不喜欢我,因为我所诞生的土地,黄沙漫天,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兄长和父亲甚至不知道那种地方可以衍生出意识体。(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的)

  知道理由后,我也不再去缠着父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天在父亲的花园里总能看到父亲和那位给祂布置任务的叔叔(后来因为偷听知道了祂叫朝仡路)在争吵,我也因无聊藏在旁边偷听。大概学到了一点东西。

  有一天下午,我照常跑到花园偷听父亲祂们谈话。“祂们两个怎么每天吵啊……”我小声吐槽,却没发现身后小仓库的门被打开。

  “你在这里干什么!”

  随着一位女人的吼叫声,我被发现了。我回头瞪着女人,全然没有发现朝仡路和父亲在朝这边走来。我被毫无防备地压在地上,接着听到父亲的声音“王上,这是我……”父亲愣了愣,接着便喊到“这是谁家的孩子!”

  当时,我傻了

  我不是父亲的孩子吗?父亲明明知道啊?为什么不说实话?

  “王上,我处理完这个孩子马上就出来!”我被揪进了一所偏房,刚进门立马便被踹倒在地“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父亲单脚踹上我的腹部,我被踹地在地上滚了一圈“祂可是我的,你哥哥们的,你的王上!”

  惩罚并没有持续过长的时间。最后,父亲把我往里一踢,锁上了房门,离开了。我没有站起来,当时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好疼。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样的疼痛经历的多了,就会麻木。

  就这样,我被放出去后再也不会去小花园了,我的眼睛也在一次次痛苦的洗礼下开始出现问题。我的眼睛看不到后,兄长告诉我,我的眼睛是暗淡的黑色(之后独立了情况好转了一点)

  时间流逝,我终于忍无可忍,趁着朝仡路因一战放松了对镐邻(我的父亲)的控制,我发起了独立战。

  上天眷顾我,我成功独立了,连带着我的两位兄长。我是看着镐邻在我面前消散的,也是我杀了祂。那是我第一次杀人,第一次接触枪。

  “镐邻,你赌错了。”

  这是祂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我和祂说的最后一句话。

萌芽

  一战结束了,朝仡路也不行了。我这边也是文艺复兴席卷全国。

  十几年后,“一只眼睛可以看到,但不清楚”当时的我,也就是西王,眼睛颜色从黑色变作浅蓝。

  “是因为环境被治理的原因吗?”

  “就你那身体状况,悠着点啊!”镐邻老二亚兰特悠悠开口。“会的”但不过几年,西共闹起革命,我和西共也算变了个样子

  二战来临之时,我和珑湾还未分出胜负,我也在二战时看到了我一生的敌人(或是同伴?)东罗维亚。当时国内的混乱程度堪比无政府

  我和珑湾谁都不愿意退一步统一战线。我只好把希望投在兄长的身上。仅靠着兄长微弱的援助和支持,我迅速发展起来,并且强到可以和当时的世界第二持平。我也尽量保护着西比希亚洲的兄长不至于被侵占。当时,我才有了现在的名字---------西圣帕

…………………………………………………………………………

写不动了实在是()

可能会提到好多群友吧()

ooc致歉

  

  

  

Demon in prison
  画的不好群友见谅(球球)

  画的不好群友见谅(球球)

  画的不好群友见谅(球球)

源w.

源西比亚和祂的首都友情出演()

我真是个好亲妈🌚

源西比亚和祂的首都友情出演()

我真是个好亲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