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咒回同人文

90浏览    5参与
顾辞

五条鲤姓五不叫鲤(二)

❈新手上路,求指导 求交流

❈是兔系主角的下山日常

❈温馨治愈向(确信

❈学生党 所以缘更

❈大概率不会坑


——————————


竺月后来抽空回了一趟。


【「世界」让我转告你,动作稍微小些。】他解释道:【一来就改了十几人的命,造成的连锁反应太大,又是在「剧情」期间,祂还得额外花费不少功夫去善后。】


“抱歉抱歉,是我思虑不周,以后会处理好的。”祁青熟练道歉,接着后知后觉发现问题,“不对啊,「世界」—— 怎么是这个反应?”


严格来讲他们属于强行闯入的外来者,世界意识不想着把他们直接踢出去就已经算好了。


【问得好。】竺月语...

❈新手上路,求指导 求交流

❈是兔系主角的下山日常

❈温馨治愈向(确信

❈学生党 所以缘更

❈大概率不会坑



——————————


竺月后来抽空回了一趟。


【「世界」让我转告你,动作稍微小些。】他解释道:【一来就改了十几人的命,造成的连锁反应太大,又是在「剧情」期间,祂还得额外花费不少功夫去善后。】


“抱歉抱歉,是我思虑不周,以后会处理好的。”祁青熟练道歉,接着后知后觉发现问题,“不对啊,「世界」—— 怎么是这个反应?”


严格来讲他们属于强行闯入的外来者,世界意识不想着把他们直接踢出去就已经算好了。


【问得好。】竺月语调沉稳,【我也不知道。】


“别在不该躺平的时候躺平啊阿月!”祁青抓狂,“好歹也稍微维持一下认真负责的设定啊!”


【那种东西从来没有。】竺月摆得坦坦荡荡明明白白,【套也套不到话,祂就跟千八百年没交流过一样,逮着我就开始疯狂输出——在刚刚已经开始自问自答自身存在的意义与必要性了。】


“那你……”


【啊,没错,主体还在那边待机。】

竺月冷漠:【如果我有罪,请让我接受惩罚,而不是满足一位沉默了千年的带哲学家澎湃的表达欲。】


“……你还好吗阿月?”

这已经算得上是十分严重的精神污染了吧。


【我已经全面启动了最高级别的防御程序,所以至少现在,问题不大。】


不不不,问题已经很大了好吧 ,理论上来讲就算遇上世界崩塌也只需要启动高级防御啊喂!


【我先走了,那边不盯着的话什么恐怕会有变故。】短暂透气过后竺月决定勇闯泥潭,临走前他交代:【虽然细节部分还有待商榷,但大致方案我们已经商定好了——】


【世界接受以你的人设为蓝本的「五条鲤」,而「支柱」的印象于你而言极为重要——当他们的认知偏差达到一定程度并持续一定时间,「五条鲤」的人设将被强制覆盖。】


他说着哼笑一声:【顺带一提,羂索对你的印象是:怀璧其罪不谙世事骤失庇护极易掌控的金丝雀。】


“……他已经有上千岁了吧,原来还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小说吗。”祁青瞳孔地震,外焦里嫩,当即来了个“老人地铁手机”一键三连聊表震撼之意。


【抛去主观情感不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想得倒也大差不差。】竺月客观评价,【演得不错嘛。】


“那当然,好歹也当过几辈子的演员了。”

祁青得意。


【你自己有数就行。】竺月说着又笑了一声,

【那么,继续加油吧,小金丝雀儿。】



————————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终于到了吗?”五条鲤揉了揉被荼毒了一路的耳朵,感叹:“果然很偏僻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兔酱?”


又来了,问这种这种显而易见的事。

只要是个人就都会这么说吧拜托。


五条鲤熟练地进行点到为止的吐嘈,将注意力放在问题本身:“咒术师人员缺稀,学生必定更少。日常训练又需要大片场地,放在别的地方完全不符合城市空间结构布局。”


“地理学得很好嘛五条同学!”五条悟海豹鼓掌,“那么提问——为什么兔酱先前住得那么偏呢?”


偏僻到身上近乎看不到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痕迹。


“首先一点,我姓五,不姓五条,还有不要叫兔酱啊。”五条鲤还是没有忍住强调一句,“请叫我双鲤成者明鲤,谢谢。”


“至于住所的问题,大概是因为师父在‘避世’。”五条鲤说着露出点一言难尽的表情,“可以理解为仙侠小说里那种超凡脱俗、出尘绝世的方外高人,噗咳。”


救命,明明按理来讲定两个词也算贴切,但为什么用来形容师父时就这么有喜感呢?


五条鲤憋笑憋得脸都快扭曲了,五条悟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这么说来,你和你的师父在‘修仙’?”


“我没有正经修炼过。”五条鲤纠正,“我只是学了点皮毛,日常下山跑跑腿、上山挨挨揍,真正精通的只有逃命的法子。”


说完又觉得好像太废了点,于是抢在某人嘲笑前补充了句:“还有幻术。”


结果还是被嘲笑了。


谁叫他是最强呢。

猫猫得意.Jpg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五条鲤暗暗磨牙,却见一旁的白发教师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兔酱和他的长辈一起生活在高高的山上。”

“兔爸爸沉迷修炼,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只有兔酱为了他们的生活而日夜操劳,上下奔波。”

“又知:兔酱唯一认真学习的是幻术。”

“那么——提间,兔酱的幻术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不要给人乱添奇怪的设定啊喂!”五条理脸上的火一下烧到耳根,“我拿去交换的可是我画得最好的符,可以延年益寿呢,可珍贵了!而且我平时可是免费帮他们驱邪的啊!”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免酱真是个好孩子~”五条悟说着把他领到一间办公室前,“不问问这是要做什么吗?”


“很明显吧。”五条鲤自觉压低声音,看清对方直接进去的意图后眼疾手快敲了敲门,“是入学测试。”


进入新的学校前要进行入学测试,这是常识吧。

师父早就告诉过他了。

而且又没有人规定不亲身经历就不可以知道。

所以不要用这种纺佛要把底裤也扒出来的眼神看着他啊。



— — — — — — 



不过测试内容好像和师父说的有一点不同。

从校长室出来后,五条鲤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感觉怎么样?”走在前面的五条悟突然出声。


“嗯……”五条鲤思索一瞬,“首先问一句,五条先生现在是我的老师了吗?”


“是哦。”五条悟兴致勃勃,“恭喜兔酱成为东京咒术高专一年级第五位学生——可以叫声五条老师庆祝一下哦?”


“……那种想法完全没有。”

五条鲤在对方控诉的眼神中叹息:“那么,五条老师是想听敷衍的回答、瞎编的回答、润色的回答还是真实的回答呢?”


“不可以都听吗?”


“一般来讲是可以的,但是我现在只想尽快闭嘴。”五条鲤有气无力:“今天说话量超标,我有点累。”

笑死,在某人的努力下,五条鲤今天成功说完了过去一周的话量。


“才这么点就不行了吗兔酱?”五条梧十分担忧:“据说话少的人很容易变兔子哦,所以一定要小心啊兔酱!”


不,完全不会有这种传说好吧。

“我觉得,只要老师好好叫我的名字就好。”

五条鲤冷漠道:“再不选的话,就默认老师弃权了。”


“变得不可爱了呢,兔酱。”五条悟终于安定下来,“选第四种啦,第四种。”


“啊。”五年鲤略感意外,“还以为老师会选别的呢。”

倒不如说他以为五条悟最不会选的就是这个了。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是他的话,好像不管选什么都有可能。

不愧是各个方面的最强啊,五条老师。


“兔酱竟然是这么看待老师的吗?”五条悟做捧心状,“我可是关心学生的好老师啊。”

“所以一定要说真话哦?”


“这样啊。”五条鲤点点头,“就这?”


“……嗯?”


“没有别的意思。”五条鲤诚恳道:“但是入学测试真的比师父说的简单太多了。”


“兔酱觉得很简单吗?”


“是啊。师父说这种测试基本上和学技的教授内容相关。”五条鲤说着竟还有些遗憾,“结果好像只是和校长聊了会天就入学了,本来还想看看我完全瞎蒙一张卷子能拿多少分呢。”


“这样吗。”五条悟若有所思,“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是……”


“但是什么?”


“总觉得兔酱好像不太适合成为咒术师呢。”


???

五条鲤警觉:“这应该不是拒收通知吧?”


“就是的哦。”


“……啊?”五条鲤愣了一下,“可我不是已经入学了吗?”


“并没有哦~”


“那先前?”

总不可能是他幻听了吧。


“那个啊,因为太想听兔酱叫五条老师所以稍稍润色了一下。”

五条悟揽住他的肩膀,悄悄话一样俯身在他耳边笑:“其实校长叫兔酱尽快入住学校是为了更方便监视哦。”


???

五条鲤不能理解,五条鲤大受震撼:

“这是稍稍润色就能达到的地步吗?已经给出完全相反的结果了喂!”


“完全抓错重点了啊五条同学!”五条悟不满,“这个时候不应该很惊讶地喊出‘为什么’吗!”


“我姓五,不姓五条啊。”五条鲤习惯性反驳一句,“监视的话,很正常吧,要是山下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我也会额外注意的。”


“哇哦,兔酱原来是这么想的吗。”五条悟恍然大悟,“难怪完全不生气呢。”


“您也知道这样容易惹人生气啊五条先生。”五条鲤无奈,“贸然惹怒一个不知深浅的人还是有一定风险的,即使是五条先生也要稍稍注意一下啊。”


“哇——兔酱是觉得还有我搞不定的人吗?”


“当然不是,五条先生是最强的。”

五条鲤熟练顺毛,得到猫猫一个受用的眼神,“但是也许会多出许多不必要的小麻烦。”

末了他想到什么,心有余悸道:“虽然很小但真的十分令人暴躁。”


“竟然有能让兔酱也感到暴躁的人吗。”五条悟兴致勃勃,“真想认识一下呢。”


五条鲤无视了这句话:“而且,既然要监视的话,五条先生不要这么轻易地就说出来啊。要是我真有什么企图,不肯定会藏得更严实了吗?”


“听起来很有道理哦。”五条悟表示肯定,“但是,兔酱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哦,也对。五条先生的话,完全不需要整这些虚的。”


“啊,这个也算一点吧。”五条悟并没有否认,“不过更重要的一点——兔酱是不是忘记了,现在是你在被监视哦?”


“没有啊。”五条鲤疑惑,“怎么了吗?”


“还没有反应过来吗?兔酱这样可是很容易被理解为试图消除五条老师的警惕性哦!”五条悟说着举起一根手指,“被某些人知道的话,说不定会以‘把一切危险扼杀在摇篮里’这样的理由要求五条老师把兔酱秘密处理掉哦?”


“那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吧。”五条鲤尝试理解五条悟口中的发展,但失败了,“能够做出这种等级的决策的人,拥有至少是正常的三观和逻辑是基本条件吧。”

“还有,既然不是师生而是管控关系,还请五条先生不要自称老师。”


“很介意?兔酱这是生气了吗?”五条悟新奇地凑过来。


“不,不介意,也没有生气。”五条鲤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他会这么想,“只是一个提醒而已。”


至于在提醒什么……

咳,打住。


“总觉得兔酱刚刚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呢。”五条悟探究地看过来,但好在很快就放弃了:“这次就原谅你好了——谁叫兔酱是宽宏大量的五条老师我的学生呢?”


“???”

五条鲤发现他今天好像不是在疑惑就是在去疑惑的路上。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果然好复杂啊。


“就是这样。”五条悟打了个响指,“其实夜蛾当时的意思就是让你尽快入学哦,后面是我因为看到兔酱的表现很有趣所以临时编的啦。”


“没想到一下就毫不怀疑地相信了呢。”

五条悟说着捏住了少年的脸,“这么没有防备心可不行哦。”


遭了,是心梗的感觉。

为什么连手都这么好看的人性格会比师父还跳脱啊。

五条鲤面无表情地拯救出自己的脸:

“五条老师,你是最强真是太好了。”

否则很难活到现在吧。

不过转念一想,也许就因为是最强所以才成了这副性子呢。


这边五条鲤正陷入“先鸡先蛋”的头脑风暴,那边五条悟倒是坦然地接受了学生的“赞美”:

“那当然——兔酱一定要心怀感激地接受最强的教导哦!”


“啊。”


“那——么,先让老师亲眼看看兔酱是怎样祛除咒灵的吧!”


“是班级的摸底检测吗?”


“不,是给插班新生的爱心小灶哦!”


“……”

五条鲤叹了口气:

“那就走吧,五条老师。”


— — — — — —


一点点不算后续的后续:


虽、虽然这位五条鲤君的确有能力应对接下来的咒灵,但是……

这不是您的任务吗五条前辈?

听到两人最后对话的伊地知欲言又止,一句话到底还是没能在五条悟笑眯眯看过来的目光中说出口。

不过因为愧疚和心累所以一直在冒冷汗呢。


五条鲤发觉这位伊地知先生似乎有些体虚。

于是写了一张药方,还从乾坤袋里摸了一包配好的给他作参考。

对方感激涕零地收下了,不是夸张哦,是看起来好像真的要哭了。

不过为什么冷汗开始冒得越来越厉害了啊。


这个问题持续困扰着五条鲤,直到他回想起之前遇到的校长。

不知道是喜欢毛绒玩具还是单纯喜欢DIY,上班摸鱼还不会掩饰的魁梧大叔。

接着他又瞅了瞅旁边的五条悟(并得到一个猫猫的疑惑回望)。

然后豁然开朗。

懂了,你们咒术师确实都各有问题千秋。

我悟了. Jpg


顾辞

五条鲤姓五不叫鲤(一)

❈新手上路,求指导 求交流

❈是兔系主角的下山日常

❈温馨治愈向(确信

❈学生党 所以缘更

❈大概率不会坑

——————


“哎呀,不小心进错世界了呢。”

祁青坐在一家平平无奇的店里,语气毫无起伏地感叹。

【明明是故意的吧。】竺月肯定道,【即使在同个世界,名字相似的两人间关联度也近乎为零。能够凭借这种摇摇欲坠的「线」找对地方,甚至顶着世界安全机制搞偷渡——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竺月最后真心实意地做出总结:【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还不是多亏了,嗯,我自己一个人的努力。”祁青在威胁的目光中极不走心地改口,眼睛望向门口那群奇形怪状的行为艺术家,“...

❈新手上路,求指导 求交流

❈是兔系主角的下山日常

❈温馨治愈向(确信

❈学生党 所以缘更

❈大概率不会坑

——————


“哎呀,不小心进错世界了呢。”

祁青坐在一家平平无奇的店里,语气毫无起伏地感叹。

【明明是故意的吧。】竺月肯定道,【即使在同个世界,名字相似的两人间关联度也近乎为零。能够凭借这种摇摇欲坠的「线」找对地方,甚至顶着世界安全机制搞偷渡——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竺月最后真心实意地做出总结:【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还不是多亏了,嗯,我自己一个人的努力。”祁青在威胁的目光中极不走心地改口,眼睛望向门口那群奇形怪状的行为艺术家,“阿月啊,你说,我现在直接把他们弄死的话,你会不会转而把我弄死?”

【你大可尝试一番。】竺月冷漠道,【我会尽量在世界弄死你之前把你弄死的。】

“那就先谢谢阿月了。”祁青闻言,笑得眉眼弯弯。

【……啧。】

竺月发出一道不爽的声音,不情不愿地去和世界交涉了。

“哎呀,真是无论如何都挑不出错处的做法……”

“果然,我们是共犯啊。”

余光瞥见向他走过来的人影,祁青轻笑自语。

“那么。”

“好戏开场——”



——————————



“这位小先生,你好。”


礼貌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五条鲤转过头,发现刚进店的行为艺术家里最人的那位正在冲他微笑。


“啊,你好……?”


五条鲤疑惑地望向对方,略微犹豫后谨慎开口:“请问,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


将少年微弱的抗拒与聊胜于无的警惕看在眼里,羂索暂时做出了不值一提的评价。意外遇到咒术师的兴趣稍稍平息,他略感惊讶地发现,这只是一个能看到咒灵的普通人。


呵,普通人。


明明拥有相当庞大的咒力,却被不知名的方法牢牢锁在体内深处,平白浪费了上佳的天赋。


术式倒是十分精妙,不达成一定的条件轻易解不开来;不过这种天真温吞的性子,真是再适合不过的棋子了。


意外之喜啊。


羂索漫不经心地想着,一边不动声色地笑:


“只是看先生十分面善,就想着过来认识一下。”


早八百年前就几乎没有人会用这种老掉牙的方式进行搭讪了吧。


五条鲤略微无语后朝对方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先生,我的性取向不是男性。”


都这么说了一定会走了吧,我可一点也不想和你们这群各个方面都透着诡异的人扯上关系啊。


“不,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偏偏额头上带有缝合线的黑发男人丝毫没有觉得冒犯,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


脾气不要这么好啊喂,多向你的同伴学习学习不好吗,他可是早就不耐烦了呢。


五条鲤刚想礼貌拒绝,就见眼前的狐狸眼男人微微向前倾过身子,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口中笃定道:


“你能看得到吧,那些东西。”


喂喂喂,不是吧……

五条鲤猛地睁大眼。



— — — —



最强咒术师的一天,从愉快地赖床开始。


哦对了,还有如同阎王催命般的手机铃声。


五条悟暴躁地翻了个身,一边反省自己为什么因为懒得动没有把手机关机,在第十一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浑身冒着黑气选择了接听:


“伊地知,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


可怜的社畜人听到咒术最强核善的威胁,眼下挂着的青黑似乎又加重了几分:


“五条前辈,东京的咒灵在一夜之间被祛除了大半……”


“哦?那不是很好吗?”


“根据现场咒力残秽分析,基本可以判断出是一位新出现的咒术师……”


“怎么,需要我去给老橘子们庆祝一番?”


清楚地知晓对方已经不耐烦的伊地知欲哭无泪,他眼睛一闭一咬牙直说重点:


“可是现场的咒力残秽和五条前辈的几乎一模一样啊……”


“嘟嘟嘟——”


电话一下就被挂断了。



— — — —



“请给我一份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算了,这个就不用了。”


五条悟顺着痕迹找过去的时候,对方正在买甜点。


呜哇,在一举消灭了东京大半咒灵后完全不掩饰自己的行迹,甚至明目张胆地开始四处游玩,还在自己常去的店里买自己喜欢的甜点——


好嚣张啊,他喜欢!


像是找到了什么有意思的玩具,白色大猫肉眼可见地兴奋起来,黑色眼罩下的蓝眼睛闪闪发亮,他愉快且自来熟地凑了上去,哥俩好地勾住了对方的脖子。


“你买的是限量版的喜久福吧?好巧,我也想买这个呢~所以能不能把它送给我?”


啊这,槽点太多了吧这句话。


刚拿到甜品的五条鲤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回过神来对方已经伸出爪子在袋子里扒拉了。


总共就两个甜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掏这么久。

该不会是……


不,应该不可能吧,特殊人群可是像师父故乡的黑白兽那样属于超珍稀物种,第一天能碰到一个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第二天继续碰到的可能性怎么想都微乎其微吧。


——等等,不对啊,这人掏的不是我的东西吗?!


刚才的猜想瞬间被抛开,因为对方过于熟稔的态度而被带进沟里的五条鲤终于反应过来,他思考了一下,选择先把对方似乎长在了自己袋子里的手挪走。


“这种喜久福的话,店里还有卖吧。”

所以自己去买啊。


“不嘛不嘛——”白发的无良教师拖长声音抱怨,“要排好——长好长的队,等轮到我的时候一定早就被买光了——”


的确,就算他也是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但是我真的很想吃这个,吃不到我会死掉的——你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老师我去世的对吧,所以把你手上的那份送给我吧,拜托拜托~”


就算是编也起码得编个像样点的理由吧!还有这种人真的可以胜任教师一职吗?

五条鲤眼角微抽。


而且,

“这位先生,您认错人了。”

是因为眼部有疾吗。

我不是你的学生啊。


“没有啊,就是你啊,买了限量版喜久福的兔子少年。”他指着袋子骄傲道:“我是不会看错的!”


不不不,这没什么好骄傲的吧,而且兔子少年是什么鬼啊,还有眼睛原来没问题吗——但是这个造型是怎么看清东西的?


五条鲤感到一阵熟悉的无语:“但是,我们先前并不认识吧。”


“你也说了是先前哦~那么,为了庆祝此刻的相认,把你的袋子送给我怎么样?”


这人劲怎么这么大啊……这种力道都能让他放弃吐槽转而抱怨一句了。


五条鲤试图把自己的脖子解救出来,无果,于是他拍了拍对方的胳膊:“轻点啊——话说,你确定要我把袋子给你吗?”


“对啊对啊~给不给嘛、给不给嘛?”


笑嘻嘻的撒娇式语气。


不看真人的话,可以完美扮演恋爱期青春JK了呢。

不过一想到这是个刚认识的一米九不正经帅哥……


五条鲤:噫。


搓了搓被刚才想法激起的一片鸡皮疙瘩,五条鲤从挎着的包里掏出另一个塑料袋,展开,抖抖抖抖抖,把甜点装进去,空着的塑料袋则干脆利落往旁边一送:

“给。”


“……”


即使是五条悟,也有那么一瞬陷入沉默。


“但是但是,这两份甜品毕竟是我买的啊,处置权在我这里吧……”


就是这一瞬间,被微妙愧疚感击中的五条鲤已经在碎碎念地安抚自己的良心,力图让自己保持理直气壮的良好心态:


“你最后一次真的只说了要袋子的啊,我先前可是特意向你确认过了哦,你又没有说不能玩文字游戏,没有反应过来是你的问题吧,和我完全没有关系哦,而且想自己吃掉第一次买的甜品有什么错啊,没有吧,对吧对吧,所以你可千万不能反悔哦……”


“噗——”五条悟忍不住笑起来,并很快放弃掩饰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再笑了——”鲜红的十字路口在额角欢快跳动,五条鲤试图把大猫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五条先生!”


身材高挑,喜好甜食,性格极度恶劣的白毛雄性,真的全都对上了呢。


侥幸心理已经没有丝毫作用了。


这就是咒术最强吗。


五条鲤面无表情。


“哦——?看来已经有一般路过的好心咒术师给你稍稍科普过一点常识了哟,可恶,那不就没有五条老师的用武之地了吗——”五条悟故作失落,把手“悄悄”伸向甜品袋,“那么那么,决定接下来主线剧情走向的关键性选择就此展开——到底要不要入学呢兔酱?Yes or No 一定要仔细想好再做决定哦?”


“啊,目前确实是有这方面的打算。”五条鲤索性任由他去了,“不过姑且还是问一句,咒术界的人都像您这么、有特色吗?”


“大家确实都各有千秋呢~”

语气又荡漾起来了。


不过五条鲤还是愿意相信有特色到这种程度的只有五条悟一个。

不然的话总觉得这个世界存活不到现在呢。


“那么。”

五条鲤正色。

“我叫五条鲤,姓五,这点很重要。”

“但请不要叫我条鲤,也不要叫鲤——更不要叫兔酱谢谢。”

“请叫我双鲤,或者明鲤也行。”

“往后y——咳,日后,请多指教。”


好险,嘴瓢了。


忽视掉耳边“兔酱刚刚是不是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老师的帅气的确是有目共睹的啦,一见钟情也不是不可能哦,不要害羞嘛兔酱~”的背景音,五条鲤艰难地绷住了脸上的表情。


师父误我!




————————

一点点背景信息:

江峘,五条鲤的便宜师傅。

意外来到异地后,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选择就近窝起来。

早些年想体会养成的乐趣所以随便捡回了一个小孩。

结果自己才是被养的那个。

非常执着于普通的生活,所以在五条鲤咒力觉醒后果断选择全部封印起来。

然后开始教小孩儿阴阳眼和物理除魔法。

是喜欢撒娇又口是心非的傲娇猫猫。


————————

PS:

这里是顾辞。

非常感谢有小可爱能耐心看到这里(鞠躬

因为是第一次写咒回的文,所以在人物性格和剧情上会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欢迎大家指正,我会努力修改的!

最后,再一次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爱你们呀!

顾辞

五条鲤姓五不叫鲤

想写一个可可爱爱的男妈妈(?)穿越到咒回并致力于打出he结局的故事。


先来放个文案:

实习穿越者祁青,在某天心血来潮彻探系统时,大惊失色地发现:

原来人物模版还可以自设。

于是在搭档竺月心累的目光中兴奋地开始做起人设。

“名字的话……”

祁青看着必填第一项,如临大敌。

他沉思片刻,看了看手里的五条麻将,又环顾四周,看到了桶里早上刚钓来的五条鱼。

然后合掌作恍然大悟状:“有了,就叫五条鱼吧。”

“不可以,太敷衍了。”竺月斩钉截铁地否定,“人物模版会哭泣的。”

“有吗?我觉得挺好啊……”祁青不死心地碎碎念,偷偷看搭档的脸色。

可惜竺月的态度没有丝毫软化。

祁青十分失...

想写一个可可爱爱的男妈妈(?)穿越到咒回并致力于打出he结局的故事。



先来放个文案:

实习穿越者祁青,在某天心血来潮彻探系统时,大惊失色地发现:

原来人物模版还可以自设。

于是在搭档竺月心累的目光中兴奋地开始做起人设。

“名字的话……”

祁青看着必填第一项,如临大敌。

他沉思片刻,看了看手里的五条麻将,又环顾四周,看到了桶里早上刚钓来的五条鱼。

然后合掌作恍然大悟状:“有了,就叫五条鱼吧。”

“不可以,太敷衍了。”竺月斩钉截铁地否定,“人物模版会哭泣的。”

“有吗?我觉得挺好啊……”祁青不死心地碎碎念,偷偷看搭档的脸色。

可惜竺月的态度没有丝毫软化。

祁青十分失落,但也只能选择迁就自家不懂得欣赏的系统。

时间又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竺月开始思考自己同意“五条鱼”的可能性,祁青终于一脸沉痛地表示:

“那就叫五条鲤吧。”

竺月无语片刻,目光扫过墙上“年年有余”的年画,逐渐理解一切。



最后还是同意了这个名字。

“我的狗狗眼攻势对阿月一向是很有用的。”

祁青得意。

“不要直接说出来啊混蛋!”竺月突然暴躁,“你的这张嘴有时候真是和五条悟一样气人!”

“咦,五条悟?”祁青一下支棱起耳朵,“他也姓五吗?可是条悟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

“评价别人前先看看你自己的吧,条鲤难道就不奇怪吗?”竺月嫌弃,“还有人家不叫条悟,人家姓五条,名悟。”

“这样啊……不过五条鲤是一定要姓五的。”祁青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总有着奇奇怪怪的坚持,“不过可以的话,还是想和那位五条悟认识一下呢。”

“他所在的世界,以漫画《咒术回战》的形式作为沟通媒介。”竺月闻言眯起眼睛笑道,“五条悟作为武力天花板,在其中可是占据了相当的篇幅,要看看吗?”

祁青对接下来的地狱一无所知,答应得十分爽快。


于是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因误食刀片而导致大规模出血的病号。(doge)


“阿月啊,我有一个想法……”

“不,你没有。”

“你真的不想听听吗?”

“完全不想。”

祁青目光涣散,脸上挂着无慈悲的笑容,抓起一把刀就往嘴里送。

“喂你冷静一点!”竺月无奈,“我们平时去的世界都是完全随机的,除非拥有可以锚定坐标的「线」,否则完全无法降临到指定世界——”

“「线」?”

“代称。具体得看丁科甲仓七号库C类第124号文件词条叁。”

“啊,好复杂。”祁青大受震撼,“不过,谢谢阿月——!”

“听好了,闭嘴。”竺月说着开始格式化系统,“还有啊,记住,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 新手上路,求指导 求交流

❈ 没有看完咒回,如有错误请指出,我会改的

❈ 是学生党,所以缘更

❈ 不过大概率不会坑

白

小剧场(1)

私设:1.你的战斗力仅次于两个最强

2.初次写文,不喜勿扰

3.男神女神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4.关于你的名字,可以在评论区发表意见。


五条悟

今天在你回家的路上,你被拦了下来。

      “你好,我们是《心动一百天》的节目采访人,请问你是怎么看待你的男朋友呢?”


      “唔…有时候想个没长大的孩子,喜欢撒娇喜欢闹腾,有时候却异常靠谱,很令人动心呢。”


      “看来你和...

私设:1.你的战斗力仅次于两个最强

2.初次写文,不喜勿扰

3.男神女神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4.关于你的名字,可以在评论区发表意见。



五条悟

今天在你回家的路上,你被拦了下来。

      “你好,我们是《心动一百天》的节目采访人,请问你是怎么看待你的男朋友呢?”


      “唔…有时候想个没长大的孩子,喜欢撒娇喜欢闹腾,有时候却异常靠谱,很令人动心呢。”


      “看来你和你的男朋友感情很好啊,那么他是你的一见钟情吗?”


      “唉,唉!虽然那家伙长得确实很好看了,但是一见钟情这个词放在我身上完全是不可能的。”


      “我真正喜欢上他是在一次任务中,那时候眼看着就要输了,但是他临场突破救下我的那一瞬间,我看着他的眼睛,闻着身上甜甜的大福味,从那时我就下定决心了,这家伙就是我要找的人。”


      “唉!等等,你们这是会传到网上的,对吧?”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你又对着摄像机认真地,下定决心地:“悟,我会努力追赶上你的,让你重新说出我们是【最强】这件事,我可是一定要做到的。还有,生日快乐!”


     事后,你被五条悟接着生日的旗号做了不少有意义的事。当然,那个视频最后也没有在网上播出来,在你嘀咕的时候,某位五条老师可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呢~~





小剧场

五条:【】这么爱我,下一次要带些什么呢。 扣押视频这种事能叫扣押吗,那明明是老师对【】的爱,明天让杰看看吧,嘻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