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咒术回战

2亿浏览    31.9万参与
江鱼鱼

我的理想是国泰民安!

很离谱的国运。

五夏,私设成分很高。

有家主五和家主夫人夏,有现任五条家少主五条澈。

还会出现原作小五和刚叛逃的小夏

因为不想要霓虹,所以是自主建国。

认真。

不喜勿看谢谢。


今年夏天似乎格外热,蝉也更聒噪。五条澈环顾四周……他这是走丢了?好丢脸,刚刚还和父亲打包票说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找到爸爸。不过不管怎么说都是父亲的错吧,连教职工宿舍方向都说不清。耳边传来的风声夹杂着吵闹,五条澈皱了皱眉,是父亲的学生吗?拉下面子问一下也不是不行。

他从浴袍里抽出一张纸符,现在还不能确定是敌是友,更何况父亲说交流会期间的咒灵还没完全清除。

“如果是咒灵,就毫不犹豫的杀死。诅咒师,就砍掉...

很离谱的国运。

五夏,私设成分很高。

有家主五和家主夫人夏,有现任五条家少主五条澈。

还会出现原作小五和刚叛逃的小夏

因为不想要霓虹,所以是自主建国。

认真。

不喜勿看谢谢。



今年夏天似乎格外热,蝉也更聒噪。五条澈环顾四周……他这是走丢了?好丢脸,刚刚还和父亲打包票说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找到爸爸。不过不管怎么说都是父亲的错吧,连教职工宿舍方向都说不清。耳边传来的风声夹杂着吵闹,五条澈皱了皱眉,是父亲的学生吗?拉下面子问一下也不是不行。

他从浴袍里抽出一张纸符,现在还不能确定是敌是友,更何况父亲说交流会期间的咒灵还没完全清除。

“如果是咒灵,就毫不犹豫的杀死。诅咒师,就砍掉四肢,通知校长,不要打电话给我。杰的话…应该在宿舍里,嗯……大概在南边?好啦,五条父亲大人现在要去买限量款的樱花大福,再见喽,小澈。”真是不负责任的大人,真不知道爸爸怎么看上他的。五条澈叹气。

“小~澈~”

“啊!”五条澈被吓得一个激灵,瞬时喊到:“人间蜉蝣

虎杖悠仁身后的一棵树连根而起,在空中爆开了花,木屑炸的满地都是。

“阿…没打准。”五条澈说,他这时才意识到来人是虎杖,“额,对不起。”

虎杖悠仁感叹“还好没打准。”真不愧是五条老师和夏油老师的小孩,太吓人了,感觉他们三个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能和宿傩干一架。

五条澈站在那里想了想抬头看看虎杖,说:“我请你喝可乐,你不要告诉爸…夏油老师行吗?”虎杖很懵,“告诉什么?”

“我差点把你干掉这件事。”五条澈说的很认真,虎杖很想笑。果然小孩子还是怕家长的嘛。“放心啦,不过我要是说了你会怎么样。”虎杖摸摸五条澈的那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脑袋,“会把你毁尸灭迹。”五条澈拍掉他的手,整理了一下头发,昂首阔步往前走了两步,小辫子一晃一晃的,突然回头道。“不要擅自拍未来五条家家主的脑袋。”

“嗯。”

接着未来五条家家主就摔倒了。“什么玩意儿?”他捡起绊倒他的东西一看,一个四方四正的色子。

[恭喜814号玩家进入游戏。]机械音在脑袋里响起。

“……肯定是父亲搞的鬼,混蛋五条悟。”五条澈嘀咕。

[请输入您将建立国家的名称。]

“什么啊?小孩子的游戏吗?不过要是我有国家的话……就以爸爸的名字命名。”想着,他在脑袋里敲下了“Geto suguru”

[已有此账户登录,请更换昵称。]

“……”他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用了这个账户。

“澈。”

[恭喜,登录成功。已开始加载游戏。]

天旋地转。

虎杖:“???”怎么晕倒了?





天飘雾渺

咒术回战官图搬运(十二)


出品:MAPPA

原著:芥见下下

制画:官方

推荐: 5星

来源:官推


该系列壁纸收录在“咒术回战”合辑中,寻图修图费时费力,请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到斗音等其他平台。

咒术回战官图搬运(十二)


出品:MAPPA

原著:芥见下下

制画:官方

推荐: 5星

来源:官推


该系列壁纸收录在“咒术回战”合辑中,寻图修图费时费力,请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到斗音等其他平台。

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改了,感觉像是他能干出来的...

  改了,感觉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改了,感觉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一洛

神爱世人(观影体)

         虎杖一家的观影体,一切荣誉都属于今沨大大,ooc属于我

  

  纯粹是为爱下场了,不会坑,保守半周更,勤快或者自己上头的话日更也可以搏一搏,保证单更过千,上不封顶

  

  刚刚放假回来,拿到了熟悉的键盘,估计会精彩片段式观影,因为要考虑大大版权,所以v部分尽可能会自己的表达或者大家都反应为主

  

  观影的人员主要是咒回,文野,警校组等角色,人员复活

  

  因为比较玻璃心,尽可能不自己给自己刀子

  

  有自己感兴趣的脑洞也可以发我啊

  

  最后希......

         虎杖一家的观影体,一切荣誉都属于今沨大大,ooc属于我

  

  纯粹是为爱下场了,不会坑,保守半周更,勤快或者自己上头的话日更也可以搏一搏,保证单更过千,上不封顶

  

  刚刚放假回来,拿到了熟悉的键盘,估计会精彩片段式观影,因为要考虑大大版权,所以v部分尽可能会自己的表达或者大家都反应为主

  

  观影的人员主要是咒回,文野,警校组等角色,人员复活

  

  因为比较玻璃心,尽可能不自己给自己刀子

  

  有自己感兴趣的脑洞也可以发我啊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幸福,一定要快乐

一叶孤舟

夏至【夏五】【微车】

有人看的话再继续写吧,随便写的。

  

走评论

有人看的话再继续写吧,随便写的。

  

走评论

珉椋

【宿虎】少年期

 伪骨科/年上/就要瑟瑟!

  正文:

  1.

  两面宿傩最近异常烦躁,尤其是刚刚看到虎杖穿着内裤大大咧咧的跑出来找水喝,烦躁瞬间就达到了峰值。


  “你他妈的就不能好好穿衣服吗?”两面宿傩有些莫名的烦,虎杖此时正背对着他在冰箱翻翻找找,两条白花花的腿晃得他眼睛生疼,挺翘的臀.部被白色内裤包裹,劲瘦的腰肢和浅浅的腰窝。


  虎杖不以为然,依然背对着两面宿傩,随意的摆摆手,斩钉截铁的说:“不能。”


  这对两面宿傩无疑是挑衅。


  夏天的傍晚,老风扇还在吱呀吱呀的转,两面宿傩扔下电视遥控器,走到冰箱旁边,抬手摁住虎杖的肩膀把人硬生生的翻了个面。


  “以后......

 伪骨科/年上/就要瑟瑟!

  正文:

  1.

  两面宿傩最近异常烦躁,尤其是刚刚看到虎杖穿着内裤大大咧咧的跑出来找水喝,烦躁瞬间就达到了峰值。


  “你他妈的就不能好好穿衣服吗?”两面宿傩有些莫名的烦,虎杖此时正背对着他在冰箱翻翻找找,两条白花花的腿晃得他眼睛生疼,挺翘的臀.部被白色内裤包裹,劲瘦的腰肢和浅浅的腰窝。


  虎杖不以为然,依然背对着两面宿傩,随意的摆摆手,斩钉截铁的说:“不能。”


  这对两面宿傩无疑是挑衅。


  夏天的傍晚,老风扇还在吱呀吱呀的转,两面宿傩扔下电视遥控器,走到冰箱旁边,抬手摁住虎杖的肩膀把人硬生生的翻了个面。


  “以后别他妈光着在老子面前晃!”两面宿傩咬牙切齿,“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出去。”


  宿傩的力气很大,十七岁的虎杖肩膀有些单薄,一下子被摁的有些疼,表情都微微扭曲了一瞬。


  “什么意思?”虎仗看了一眼宿傩的胯.下,“你……?”


  两面宿傩被气笑了,“不想屁股出事就给老子好好穿衣服。”


  “啊……”虎杖突然有些尴尬,“我又不是女人,你怎么能……”


  “闭嘴!”

  2.

  关于宿傩好像对女人不感兴趣这件事,虎杖觉得有蹊跷,他听到过宿傩看那啥,有女人的声音,还不小心看见过宿傩DIY,对着电脑。至于为什么会对自己起反应,这个就显得很怪。


  周天天气很好,趁宿傩不在,虎杖偷偷潜进他的房间探个究竟。


  宿傩的电脑没关,看起来是匆匆出去忘记了,虎杖坐到电脑前,看着……异常简洁的桌面陷入了沉思。


  桌面上只有一两个社交软件,虎杖只能选择看文件夹。


  「高中物理」


  「高考真题」


  「大学专业报名指导」


  「悠仁」


  「如何提高免疫力」


  虎杖:“……”默默点开自己名字的文件夹。


  自己的照片就这么毫无征兆呈现在眼前,小时候吃东西的,学校参加运动会的,还有……什么都……没穿的。他以为是别的。


  什么都没.穿.的那张照片里自己躺.在.床.上,眉头皱的很紧,胸.前……胸.前还有白色的……。


  “我.操!”虎杖心跳的很快,啪的一下就关上电脑。


  他突然有些耳鸣,没由来的,刚刚好像瞄到下面还有个视频……


  内心挣扎了很久,还是点开了,视频足足有四十几分钟,可是看了前两分钟,虎杖就完全知道这个视频是做什么的了!


  宿!傩!在!对!着!他!弄!


  视.频.里自己睡得很香,侧着身子抱着被子,一条腿搭在被子上面,内.裤.还被……拉到膝盖处。


  虎杖的内心在咆哮,他感觉自己现在能上外面跑十圈再做几套物理题。


  偷鸡不成蚀把米。


  3.


  宿傩知道虎杖偷偷看了自己的电脑,因为名叫悠仁的那个文件夹被删掉了。


  烦躁。


  周一的午休时间,宿傩没忍住把虎杖堵在了厕所。


  “干什么?”虎杖洗完手甩了甩,“我要去睡午觉。”


  因为是午休时间,所以楼道里来往的人很少,宿傩靠在洗手台上看着有些不耐烦的虎杖。


  “你都看到了?”他问。


  虎杖抿了抿嘴,过了一会儿才应了一声:“嗯。”


  宿傩有些头疼,语气也有些暴躁,“你就当没看见。”


  “不行。”


  是意料之外的答案,他猛的抬头去看虎杖。


  蝉鸣,孜孜不倦的蝉鸣。虎杖关住厕所的门,将一切隔绝在外。


  就见虎杖解开白衬衫的纽扣,露.出一大片皮.肤。


  “哥。”


  重组家庭这么多年,虎杖第一次叫出这个称呼。


  “你没成年。”宿傩说。


  “哦。”虎杖默默重新扣好纽扣。


  宿傩笑了一声,“过来。”


  在厕所接吻,浪漫又不浪漫。


  虎杖被抱起来坐在洗手台上,身体有些脱力,他不得不靠在宿傩身上。


  ……


  对于亲爱的虎杖同学脖子上突然多了一枚吻.痕,五条老师表示很怀疑。


  end.

  希望可以过审。

狗卷棘

【“评论速来!!!”大喊】

“昆布腌高菜!【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的假期诶!】” (瘫在床上)

“生筋子大芥——【还没有人来找我玩——】” (撇嘴)

(嘛——)(拉衣领)“评论速来!!!”

“昆布腌高菜!【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的假期诶!】” (瘫在床上)

“生筋子大芥——【还没有人来找我玩——】” (撇嘴)

(嘛——)(拉衣领)“评论速来!!!”

钮祜禄·贝肯

【咒回】高专真是没法待了33

  好不容易有一天退烧了。


也终于能吃下去点东西了。


狗卷仙贝带了一份咖喱来,但我闻到味道也并没有很多食欲。


……这几天一直没看到里香。


我味同嚼蜡般吃着咖喱,突然无厘头地想到了这一茬。


————


我应该是疯了吧。


但这清楚的认知并不影响我强撑着下了床。


狗卷一直在试图用肢体语言让我回去,家入老师也不支持我现在去哪。


但我就是想。


狗卷不得已用了咒言。我才请求他们把里香带来。


我晕得很。


————


不多时,狗卷离开了。乙骨进来了。


“怎么突然想起里香?你怎么了?”


乙骨担忧地看着我。我忽然感觉,好像自从某...

  好不容易有一天退烧了。


也终于能吃下去点东西了。


狗卷仙贝带了一份咖喱来,但我闻到味道也并没有很多食欲。


……这几天一直没看到里香。


我味同嚼蜡般吃着咖喱,突然无厘头地想到了这一茬。


————


我应该是疯了吧。


但这清楚的认知并不影响我强撑着下了床。


狗卷一直在试图用肢体语言让我回去,家入老师也不支持我现在去哪。


但我就是想。


狗卷不得已用了咒言。我才请求他们把里香带来。


我晕得很。


————


不多时,狗卷离开了。乙骨进来了。


“怎么突然想起里香?你怎么了?”


乙骨担忧地看着我。我忽然感觉,好像自从某一时刻开始,乙骨看向我的眼神就时不时会这样。


怜悯,又有些……


………


说是忌惮倒不至于。就算我烧傻了也知道自己个是个菜鸡,人家是天才特级。但这眼神真的有几分那个意味,或者说,还带点犹豫。


这样或许更加贴切。


“没事,就,想美女了。”我尬笑两声,然后被人扶着下来了。


我还穿着病服,里香就从对面的墙壁伸出了爪子。


我握上了她的手。总是觉得很恐惧。


抬眼,看见她爪子伸出的那面墙似乎有些流动。


我突然惊觉这场景竟然和梦里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来是哪一幕。


“抱歉,乙骨前辈,家入老师,我想跟里香说一点事。”


————


不知道第几感告诉我我应该搞清楚那根笔的事。


总觉得太巧合,因为我平时的重要武器也是笔。


这段时间有点烧糊涂了,总是觉得梦比现实还真。


所以多少有一点点不想和五条悟讲。


……虽然,老是麻烦五条悟的话,也不是什么正常事。


“里香,你有没有见过那个…真人?”


我小心翼翼地问她。


但或许是一直跟着乙骨,她并没见过。但是以前听五条悟说过名字,好像是很难缠的东西。


……


“那,里香知不知道,那根像红色手指的东西,现在都在哪?或者说都谁持有?”


里香表示这个问忧太更好。


但我偏就觉得里香可能说出来的更真。


因为乙骨……


我不想讲了。


————


或许现在我更应该冷静下来想一下,真人的事或许暗示了什么。


我总觉得他找我肯定是为了间接搞高专。但是事实证明他只找了我一个。


正常来讲,我虽然武力值不高,但起码比伊地知还强不少。为什么找我麻烦不去绑架伊地知。


如果只是冲着学生身份为什么不去找真希。


单纯为了挑衅的话,我不相信真人这么蠢。


我突然觉得,他…是不是需要什么,只有我才知道的,或者只有我才能做到的。


比如空间的东西。


那他那笔是怎么回事?

两面宿傩[甚宿]
这兔子挺可爱的 就是看起来有点...

这兔子挺可爱的

就是看起来有点凶

不过我喜欢(嗤笑)

(抱起回家)

@伏黑甚尔[甚宿] 

这兔子挺可爱的

就是看起来有点凶

不过我喜欢(嗤笑)

(抱起回家)

@伏黑甚尔[甚宿] 

喜久福激推bot
惠酱的海胆头好难画QAQ

惠酱的海胆头好难画QAQ

惠酱的海胆头好难画QAQ

伏黑甚尔[甚宿]
去哪都必须带着我 不然就别出去...

去哪都必须带着我

不然就别出去了!

(紧紧抱着)

你身上真温暖...(嘀咕)

@两面宿傩[甚宿] 

去哪都必须带着我

不然就别出去了!

(紧紧抱着)

你身上真温暖...(嘀咕)

@两面宿傩[甚宿] 

Goyu作坊
  啊…来还债啦~ (姿势有参...

  啊…来还债啦~ (姿势有参考模板) 有很多粗糙的地方其实只是作者晚睡太累懒得再细化了

  啊…来还债啦~ (姿势有参考模板) 有很多粗糙的地方其实只是作者晚睡太累懒得再细化了

谁偷了我的可乐

《我一个对咒术回战略知一二的人意外穿进咒术回战该怎么办?》

  14.

  

  上一章我自己都被写笑了😂

  还是想五条悟看看不一样的妹

  

  毕竟酒后吐真言对吧

[图片]


  正文开始↓

  

  回忆完,你无地自容,脑子内逐渐被唤起的零星记忆也大致验证了五条悟的说法

  

  “那,你为什么在我房间?”

  

  “你哭天喊地的想和我睡在一起,怎么甩也甩不掉”

  

  五条悟故作无奈的模样,耸肩摇摇头,但掩藏不住的骄傲

  

  经历过足以堪称史诗级社会性死亡事件后,你也没有怀疑五条悟的说法,只想一块豆腐撞死得了

  

  “××”五条悟叫住了正在抑郁的你,神情有些严肃...

  14.

  

  上一章我自己都被写笑了😂

  还是想五条悟看看不一样的妹

  

  毕竟酒后吐真言对吧


  正文开始↓

  

  回忆完,你无地自容,脑子内逐渐被唤起的零星记忆也大致验证了五条悟的说法

  

  “那,你为什么在我房间?”

  

  “你哭天喊地的想和我睡在一起,怎么甩也甩不掉”

  

  五条悟故作无奈的模样,耸肩摇摇头,但掩藏不住的骄傲

  

  经历过足以堪称史诗级社会性死亡事件后,你也没有怀疑五条悟的说法,只想一块豆腐撞死得了

  

  “××”五条悟叫住了正在抑郁的你,神情有些严肃

  

  “×××(你闺蜜的名字)是谁??”

  

  “?”你被熟悉的名字一下子拉回现实,猛的抬起头与五条悟四目相对

  

  “你怎么会知道?”

  

  “你喝醉了后我听到有这个名字”

  

  “……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我的好朋友”

  

  “嗯,我知道了”

  

  五条悟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但其实他疑云丛生

  

  之前很详细的浏览过你的资料了,你是个被父母虐待大的孩子,那一次在湖边遇见你,正是你逃离家后,想要自我了结

  

  所以他才会选择在那个湖边给你放烟花,试图用绚烂的烟花掩盖你过去的伤痛

  

  五条悟在你低声啜泣念出爸爸妈妈以及这个名字的时,一滴热泪滴在了他的手上

  

  像是被焦灼了,他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一个被虐待的孩子还会一直爱着爸爸妈妈吗?

  

  一个无从依靠的人会想要回到那个地狱一样的家吗?

  

  一个独来独往的人会凭空冒出个好朋友吗?

  

  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离你好远好远

  

  明明近在咫尺,却又相隔万里

  

  所以在你一次次泣不成声的喊出想要回家中,他感到了迷茫和无措

  

  晚上他拥你入怀,紧紧的讲你禁锢在怀里,像失去主人的猫猫,无数次的将头埋在你的颈窝中贪婪的嗅着你的香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打发他心中隐隐的违和感

  

  他睡的并不好,梦境和现实反复横跳,虚拟中穿插着真实的温度

  

  直到早晨,他朦胧间感到你的挣扎,他下意识的收紧手,他偷看你的小动作,心中才感到如释重负

  

  “××”

  

  “嗯?”

  

  五条悟欲言又止,你疑惑的歪歪头,他终是微微叹气,一切尽在不言中

  

  “有任务指定我和杰去,我很快就会回来,你要好好待着”

  

  等我回来

  

  “嗯”

  

  得到你的肯定,五条悟心安的离开,你大惊失色,连忙叫住他

  

  “等等!!”

  

  话还没说完,门就被家入硝子拉开了

  

  她看着突然出现在你房间的五条悟脑子进入了短暂的当机

  

  当瞥见他衣服上的“我是辣妹”,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变态”

  

  家入硝子骂了五条悟一句,就一脚把他踹出你的房间

  

  五条悟:

  家入硝子是来给你交代任务的,说是等会会有两个二级咒术师带着你一块去执行

  

  她是来嘱咐你多加小心的

  

  而五条悟和夏油杰需要去完成一个护送星浆体的任务,可能会等几天才会回来


  下章,下章悟的戏份就会比较少啦,主要就是妹的一些心路历程

黎.几木

  ***的泪沟🥲🤧🤧🤧

  ***的泪沟🥲🤧🤧🤧

黎.几木

  趁我现在觉得还行赶紧发了

  

  🤧

  趁我现在觉得还行赶紧发了

  

  🤧

狗卷棘
(翻手机ing) “昆布金枪鱼...

(翻手机ing)

“昆布金枪鱼!!!【看!这是我一年级的照片!】” (把手机举到你面前)

“蛋—黄—酱—!【是不是超—帅—的!” (得意)


(翻手机ing)

“昆布金枪鱼!!!【看!这是我一年级的照片!】” (把手机举到你面前)

“蛋—黄—酱—!【是不是超—帅—的!” (得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