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咒术回战梦女

16535浏览    813参与
迟尾

五条悟

稿件展示

写于2021.03

5r/k

全文1k2


凉宫仄×五条悟

五条悟并不能算得上一位可靠的老师,尽管许多方面的事情都是拜他所赐而学会的,尽管五条悟是咒术界的第一人。

但是有时候总是会让人搞不懂到底谁才是学生。

五条悟总是笑着的,时常让人琢磨不清,那些笑是出自于真心的、真实的,哪些笑是笑、只是笑而已。

凉宫仄和五条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总让人感叹,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有些许相似之处。

一、头发。

同样是银白色的头发,五条悟更喜欢凉宫仄的白发,长长的头发散下,略厚稍多,发梢卷翘弯起,摸头的时候,只觉得发质不错,摸起来感觉软软的。

二、眼睛。

凉...

稿件展示

写于2021.03

5r/k

全文1k2



凉宫仄×五条悟

五条悟并不能算得上一位可靠的老师,尽管许多方面的事情都是拜他所赐而学会的,尽管五条悟是咒术界的第一人。

但是有时候总是会让人搞不懂到底谁才是学生。

五条悟总是笑着的,时常让人琢磨不清,那些笑是出自于真心的、真实的,哪些笑是笑、只是笑而已。

凉宫仄和五条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总让人感叹,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有些许相似之处。

一、头发。

同样是银白色的头发,五条悟更喜欢凉宫仄的白发,长长的头发散下,略厚稍多,发梢卷翘弯起,摸头的时候,只觉得发质不错,摸起来感觉软软的。

二、眼睛。

凉宫仄的眼睛更偏向于水蓝色,澄澈好看,瞧一眼竟有些水灵。可是凉宫仄惊艳于五条悟的眼睛,那抹蓝色不同于自己,也不同于世间凡物,是璀璨的光,如同让人眼前一亮的蓝宝石,或者是更加贵重的宝物,总之,绝非凡物。

三、性子。

毫无章法的行事方式,简单粗暴,让他人难以预判下一步作法,扰乱敌方的感官,在这一点上,凉宫仄和五条悟的确相似。

四、护人。

凉宫仄听不得有人说五条悟的坏话,除非是自家学校的人,虽说自己也会嫌弃五条悟。

低低细语但是满腹坏话的言语传入耳中,反手便提出自己的骨刀,冰冷锐利的刀尖面对那几个人的身体或是心脏跟脖颈,仅仅只差几寸便将刺入致命的薄弱地带。

“再敢多说一句,等死吧。”

五、喜欢。

确实是怀着粉红的心意去面对对方,只不过从来不会把“爱”字摆在嘴边,更多的是,那有着些许浅薄意味,青涩却又真真实实的“喜欢”。

“我很喜欢仄哦。”

凉宫仄则会回复一句自己也是,但是自己从来不会主动提及“喜欢”。


后来,咒术界第一人五条悟被囚禁在一个小破盒子里,凉宫仄却无法像当初让其他人闭嘴时,一样的去让对方放了五条悟。

面对那个破盒子破封印,凉宫仄能够明白的,自己内心深处升起的,那一丝丝情绪究竟是什么,是什么都做不到的无力感。

五条悟,你可是咒术界的第一人,你可是最强的存在啊,所以赶紧从那个破盒子里滚出来,再一次说出。

“我很喜欢仄哦。”

到了那个时候,凉宫仄一定会回复一句。

“我也是。”





唐泽樱奈×五条悟

作为一个女孩子居然不喜欢吃甜食,这算是蛮不幸运的事情,据五条悟所说的,五条悟为此感到十分惋惜。

尤其是五条悟喜欢吃的东西,也是甜食一类,可惜唐泽樱奈不喜欢吃甜食,因此也不吃五条悟喜欢吃的东西。

但是唐泽樱奈喜欢吃寿司,这一点被五条悟牢牢的记下,经常给唐泽樱奈买寿司。


唐泽樱奈穿的上衣是长袖,因为略微宽松的原因,能够遮掩一点白皙的手,看上去蛮可爱的,五条悟时常如此觉得。

只不过唐泽樱奈的下身穿的是不过膝的短裙子,五条悟为此苦恼,要不要让唐泽樱奈多加一条裤子,虽然五条悟本人觉得,唐泽樱奈穿裙子蛮可爱的。

作为五条悟经常买寿司的回礼,唐泽樱奈会买五条悟喜欢吃的甜品回赠,但唐泽樱奈本人不喜欢吃也不吃。

五条悟会劝说几句让唐泽樱奈吃几口下去,只不过唐泽樱奈则是皱起眉头撒着娇拒绝着。


唐泽樱奈也许并不适合当咒术师,至少看上去如此,但可爱的女孩子和咒术师这个职业并非不搭,而唐泽樱奈的咒具也还不错。

接近一个人身高的伞,令五条悟感兴趣的是伞中隐藏着的刀剑,也算得上所谓的备用武器。

邱酱(勿扰版)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邱酱(勿扰版)
  “遇见了温柔的人所以想温柔...

  “遇见了温柔的人所以想温柔待人”

  (老师画的太好看啦就不想再打水印啦)

  “遇见了温柔的人所以想温柔待人”

  (老师画的太好看啦就不想再打水印啦)

小烦
堆一张超喜欢的伪画风 老师超级...

堆一张超喜欢的伪画风 老师超级会画Σ(|||▽||| )

堆一张超喜欢的伪画风 老师超级会画Σ(|||▽||| )

就要涩涩

[五你夏] 总有人想做你的M

*DK5  DK杰


*OOC预警


*一发完


*涩涩在afd


01


       高专来了新的老师,只不过临时出任务的五条悟和夏油杰没能第一时间见到,据当时被夜蛾正道派遣接送新老师的家入硝子说,"新老师有种独特的魅力啊。"


  

       "哈?!"听见这话的五条悟像一只突然被人揪住尾巴的猫瞬间从座位上弹跳起来,嘴里叼住的冰棒也因为牙齿地咬合...

*DK5  DK杰


*OOC预警


*一发完


*涩涩在afd




01




       高专来了新的老师,只不过临时出任务的五条悟和夏油杰没能第一时间见到,据当时被夜蛾正道派遣接送新老师的家入硝子说,"新老师有种独特的魅力啊。"


  

       "哈?!"听见这话的五条悟像一只突然被人揪住尾巴的猫瞬间从座位上弹跳起来,嘴里叼住的冰棒也因为牙齿地咬合断裂摔碎在地上,最强现在也顾及不上那才刚吃了一口的冰棒,拖着椅子凑到硝子面前,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比我还有魅力吗?"



      "我难道不是这里最漂亮最有魅力的小猫咪嘛?讨厌啦,怎么可能有人比得过悟酱了啦。"



       刻意装做怀春少女撒娇,用粘腻做作的声音说出这么让人恶心的话,夏油杰感觉这比让他吞下十颗咒灵球更加让人反胃。



      素来以温柔示人的DK表情扭曲了一瞬,隔着坐在座位上像条虫子一样扭来扭去矫揉造作的五条悟和硝子对上视线,两人眼里分明写着几个大字:啧,又来了。



       当不熟悉的高跟鞋声传到耳朵里时,夏油杰眼疾手快的拉着五条悟的椅子将他扯回身边,看着五条悟震惊的眼神以及蠢蠢欲动的双手,喉间发出一声轻笑,"好了悟,给新来的老师一个好印象,嗯?"

  

    

     被打断施法的猫猫愤愤地甩动尾巴,嘴里骂骂咧咧但还是听话的没搞什么小动作。



      你将课本放在黑板的卡槽里,挽袖子的同时抬头扫了一眼台下的三名同学,唯一的女生叫家入硝子,是高专的奶妈,喜欢抽烟喝酒,和你有相同的爱好;白发带着墨镜的男生是五条家那位六眼神子,性格有些恶劣,不过无伤大雅;丸子头带着黑色耳钉的是夏油杰,咒灵操使,表面温柔实际和五条悟一样也是个人渣。



     "我是新来的老师,你们叫我风间就行了,接下来你们的理论课和体术课将由我来负责,那么,希望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能够好好相处。"



      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余光瞥到六眼的手在桌子下面鬼鬼祟祟的捏弄着什么,血红眼眸倒映着刚刚写下的数学公式,嘴角上扬微微偏头,状似不经意的躲过直直冲着你来的纸团。



      身后传来五条悟小声地惊呼,他用手肘怼怼夏油杰的小臂,"躲过去了欸,是早就发现了吗?"



     "应该不会吧,可能是偶然呢?"



      哈,悄悄话说的这么大声是故意要让老师听到吗?硝子将五条悟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撑着脸看着两位最强作妖,在心里一人骂一句人渣。



     掉在脚边的纸团被高跟鞋底狠狠踩住,你微笑着,在两位最强的注视下朝他们走去,伸手把藏在桌子里乱七八糟的整蛊小玩具一股脑全掏出来,各种各样丑陋的软胶制虫子被你捏住,然后,隔着一层手套燃起的火焰将它们吞噬。



      最强像是发现了什么新的玩具一样欸了一声,墨镜滑落到鼻梁露出那双堪比碧落天空的苍蓝色眼眸,"好厉害,这是你的咒术吗老师,再表演一个吧?"



       你漫不经心的抓住他不知何时绕到你背后、准备往你身上扔玩具老鼠的手腕,冰凉的丝绸手套贴在他腕骨上,带着热气的火舌舔舐他的肌肤,不是很疼,在他能忍受的范围里,在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被灼烧后的黑红色痕迹。



      最强的墨镜完全滑落掉在腿上,他惊讶的大张着嘴注视着你捏住他手的、套着白色手套的那只手,"为什么?你能冲破我的无下限?"



      你用掌心对着他隔着空气拍了两下,"嗨嗨,这是对不听话学生的惩罚哦?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往讲台上扔东西什么的,可不是一个乖学生该做的事情哦,你说对吧,夏油同学?"



     跟五条悟一样震惊的夏油杰睁大了那双小眼睛,像看什么特级咒灵一样的眼神落在你身上,好一会儿才找回神志,"啊,对,对不起老师,下次不会了。"



      "嗯嗯,老师相信你们哦,那我们继续下面的内容吧。"



02



      "讨厌啦,硝子你就给人家治一下啦,这么丑陋的伤疤留在人家皮肤上你难道不觉得可惜吗?漂亮的美人被毁掉什么的,你都不心疼人家的吗?"



     家入硝子闭着眼,额角显现十字,忍无可忍的把手边的针管扔向坐在病床上的那个人,意料之中的被一层无法看见的屏障给挡住。



      "滚出去。"



      最强捏着下巴,表面仍旧是讨人厌的甜腻笑容,   "嘛,不过,这位老师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我的无下限竟然对她不起作用吗?"



    硝子恹恹地看了他一眼,"呵,终于有人能治你了。"



      高跟鞋与地面相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在夏油杰耳朵里成了死神用来索命的镰刀拖在地上的声音,当声音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心跳也不受控制的随之加快。



     你在办公室门前停住,有些诧异的歪着头看坐在地上的夏油杰,"你有什么问题吗夏油同学。"



     视线里DK的手指不受控制地痉挛了两下,他悄悄握拳背在身后,起身低头看你,"是的老师,我有一些,学业上的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



      "那进来说吧。"



      身形高大的DK跟在你身后贴心的关好门,你从挂在门边的大衣兜里掏出烟盒甩了两下,一根烟从包装里弹出来,你低头叼住,翻找打火机的时候突然想起室内还有个未成年,"夏油同学,不介意我抽烟吧?"



     他的视线从你被白色手套包裹住的手上离开,盯着你如火焰般炙热的眼睛摇摇头,"不介意。"



      当抖落的烟灰沾上他的手背,带着热度侵蚀冰凉的肌肤,他在烟雾缭绕中凝视你模糊不清的脸孔,心里却想着悟在被你灼烧的时候是否也如他一般,细密的疼如同被蚊虫叮咬,心脏不受控制地飞速跳动,肾上腺素飙升隐约尝到一丝快感,这种痛苦提醒着他,他还活着。



    03



       当又一次被你摁着脸狠狠摔进地里时,五条悟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鼻孔流出,即使眼睛被你的手指遮住,六眼也能精准的捕捉到,红色的湿润沾染在纯白无垢的白色手套上,浸湿薄薄的布料贴上你的指腹,疼痛让他的大脑飞速运转,他的眼睛睁大,神色癫狂的看着你从他身上起来,血红色的眼睛扫过被弄脏的手套落在他脸上,



       "你输了,回头写一百份任务报告交过来。"



       五条悟发现了新的游戏——挑衅你,在课堂上捣乱,完成任务的时候故意不放帐、把周围炸的稀巴烂,在任务报告上涂鸦,趁你不在的时候潜进你的办公室顺走一些不显眼的小玩意。



       他知道,他每次做出这些不"尊师重道"的事情时,你就会一边笑着一边抓住他,要么把他狠狠地锤进地底,要么用咒术灼烧他的肌肤以示惩戒,哈,那样的话,不就刚好正中他下怀了嘛。



     最过分的一次也不过趁你睡午觉的时候偷偷爬上你的床坐在你身上,下一秒就被清醒过来的你捉住手腕,皱着眉问他想要做什么,"讨厌啦老师,悟酱都做了这么多显而易见的事情了老师还不明白嘛,还是老师在欲擒故纵呢~"



    "哈……"被打断午睡的你短促的笑了一声,手指穿插进发间将略长的刘海撩至脑后,睡眠不足的烦躁感让你笑得越发温柔,"懂了,欠艹是吧。"

  

……



04


     

        黑红色的散鞭被你拿在手中把玩,时不时挥手抽打在他身边柔软的床垫上,他身体下意识的颤抖,是因为兴奋,对即将感受到的痛苦和愉悦而迫不及待的跪得越发笔直,如同狐狸般蛊惑人心的紫色眼眸紧紧的盯着你的脸,"请惩罚我吧老师,打扰老师睡觉的后果,不听话的学生会全盘接受的。"

  

……


圈圈圆圆

宿傩我今天很開心,因为祸害了你

  两面宿傩梦女向

  

  宿傩我好爱你啊,超级爱的,另外你老婆圈圈,今天搞了点emmm祸害宿傩老公的文学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的,呜呜呜呜圈圈怎么可以这么有才,写出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重生成为宿傩的手指/手/手臂/面具/眼睛/xx……圈圈承认圈圈不正常呜呜呜,但是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

  

  宿傩对不起,我不应该搞这些的,但是我忍不住嘛,还害宿傩切手指/手/手臂,挖眼睛,切xx

  

  其实圈圈舍不得伤宿傩的,但这不有反转术式嘛

  

  你要不跨世界来弄死我

  

  还有啊今天有个好好的太太陪我玩了将近一个小时,心脏炸开,呜呜呜呜好开......

  两面宿傩梦女向

  

  宿傩我好爱你啊,超级爱的,另外你老婆圈圈,今天搞了点emmm祸害宿傩老公的文学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的,呜呜呜呜圈圈怎么可以这么有才,写出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重生成为宿傩的手指/手/手臂/面具/眼睛/xx……圈圈承认圈圈不正常呜呜呜,但是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

  

  宿傩对不起,我不应该搞这些的,但是我忍不住嘛,还害宿傩切手指/手/手臂,挖眼睛,切xx

  

  其实圈圈舍不得伤宿傩的,但这不有反转术式嘛

  

  你要不跨世界来弄死我

  

  还有啊今天有个好好的太太陪我玩了将近一个小时,心脏炸开,呜呜呜呜好开心

  

  对了,咳嗽是好点了,就当宿傩保佑我了

  

  宿傩宿傩宿傩,你的纹身好赞啊!!!就是突然想到,虽然祸害了宿傩,但我今天还有写宿傩超级坏的

  

  宿傩宿傩宿傩晚安💤💤💤

  

  来梦里找我嘛

  

  撕开我的腹部,再剥开我的胸膛,抓住我的心脏,只为你心动的心脏,这里面只有宿傩一个不是人的家伙,已经满员了,除了宿傩,再也容不下谁了

  

  宿傩学校那边出现疫情来着了,也不知道要干嘛,我前几天刚刚买的飞机票,还是不想去学校嘛!!!去了封了我也疯了

  

  我本来就疯了,爱你爱到发疯❤️

  

  

太子祈爱棘

名字:伊藤夜唯

性别:女

年龄:18岁

身高163cm

体重44kg

生日:9.30

咒术高专二年级(狗卷棘同级)

准一级咒术师

  

  

  设定还在完善中


配音是@阿新(五棘人扩我!!) 阿新老师(老师简直太强了呜呜呜呜)

  

  

  

名字:伊藤夜唯

性别:女

年龄:18岁

身高163cm

体重44kg

生日:9.30

咒术高专二年级(狗卷棘同级)

准一级咒术师

  

  

  设定还在完善中


配音是@阿新(五棘人扩我!!) 阿新老师(老师简直太强了呜呜呜呜)

  

  

  

圈圈圆圆

宿傩药好苦啊!!!

  两面宿傩梦女向


  我和宿傩结婚了


  


  因为呛到了,咳嗽了,然后发炎了,就说身体免疫力低下,菜的不行,白天不怎么咳,晚上越咳越狠难受


  昨天半夜咳,被我妈强行拖起来,吃药,这药真的苦,救命啊!!好苦呜呜呜苦死我了


  今天又吃,Σ_(꒪ཀ꒪」∠)呕苦死了!!!宿傩救我


  宿傩宿傩宿傩,反转术式到底治不治我咳嗽


  


  【假设可以】


  “宿傩,咳咳咳,难受”


  宿傩的手握住我的脖子,轻轻一掐,我被宿傩杀死了


  反转术式复活后


  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刚刚死了,不咳了就是


  “夫人真是脆弱啊”......


  两面宿傩梦女向


  我和宿傩结婚了


  


  因为呛到了,咳嗽了,然后发炎了,就说身体免疫力低下,菜的不行,白天不怎么咳,晚上越咳越狠难受


  昨天半夜咳,被我妈强行拖起来,吃药,这药真的苦,救命啊!!好苦呜呜呜苦死我了


  今天又吃,Σ_(꒪ཀ꒪」∠)呕苦死了!!!宿傩救我


  宿傩宿傩宿傩,反转术式到底治不治我咳嗽


  


  【假设可以】


  “宿傩,咳咳咳,难受”


  宿傩的手握住我的脖子,轻轻一掐,我被宿傩杀死了


  反转术式复活后


  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刚刚死了,不咳了就是


  “夫人真是脆弱啊”


  “那你把我弄成诅咒啊,用爱诅咒我”


  “这么喜欢我”


  “就是喜欢嘛,我最爱宿傩了”


  “睡吧”


  “现在!!!现在就睡!!!”


  宿傩的手指弹了一下我的额头


  “夫人的脑袋里净是些”我用嘴堵住了宿傩的嘴


  “宿傩,你是不是不行了”


  我被宿傩直接制裁了,宿傩真的非常行,超级行


  


  【假设不行】


  我妈拜托宿傩盯着我喝药


  “宿傩,咳咳咳,这药好苦,我能不吃嘛”


  “宿傩的反转术式不能治这个吗?”


  宿傩把药喝了


  ???这不是我的药吗??确实空瓶了


  宿傩亲吻我,撬开我不肯张开的嘴,把药强行喂给了我,强迫我喝下


  “苦!!!苦死我了!!!”


  “别吻我!!!宿傩的嘴好苦”


  “唔”


  晚上睡觉的时候,宿傩把被子盖好我,抱紧我,大热天的,连脚都不让我伸出去!!!


  “宿傩,为什么你要把自己体温调这么高?”


  “热出汗就好了”


  谁和你说的偏方!!!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你不开空调,我就去冰箱里面待着”


  最后宿傩还是给我开空调了


  28°


  宿傩是老年人吗!!!


  “宿傩,今天能分开睡吗?我承认我很爱宿傩,但是我要被你搞到热死了,我要在空调间中暑了!!!”


  最后宿傩妥协了


  是那种不冷不热的体温


  我好喜欢


  “宿傩,咳咳咳”


  宿傩拍着我的背,让我依附在他的怀里,一遍又一遍轻轻的拍着我的背,意识越来越模糊


  喉咙也不是那么难受了


  


  


  讨厌吃药呜呜呜呜,宿傩你老婆我讨厌吃药,好苦啊!!!喉咙难受!!!咳的感觉要死了,咳一下浑身抖动


  药有好好吃,宿傩保佑我,别咳嗽了,我过几天给你烧点香好吧,蚊香可以嘛?烧点,虽然宿傩领域里没有蚊子


  呜呜呜可是你老婆被蚊子咬了,所以我要点蚊香,反正你也拒绝不了我的行动,有本事来抓我啊!!!


  蚊子咬的我都是包,我右手臂现在就有一个好嘛


  难受不舒服啊啊啊啊啊咳的我要去见宿傩了


  呜呜呜呜呜宿傩我好难受,不想开学,再封校,我就疯了,本来就不正常了,能更加不正常了呜呜呜,我不正常,宿傩也不正常,好配噢


  也没有想说的了好像


  明天我妈要给我买生日蛋糕啦,因为疫情封在学校没吃到,虽然过去几个月了,我明天帮宿傩吃,我多吃2块,你老婆大方给你2块啦,因为两,就想给你2块


  睡了晚安,宿傩晚安啊


  明天继续祸害宿傩的形象


  


  

  

炎日知

是约的稿子!真的好喜欢ww

是约的稿子!真的好喜欢ww

!

  妈呀好久好久没摸鱼,最近太忙了!摸一张!


  最近头发长长了,暂时不打算剪短所以自设也换了个发型,顺便画了套衣服XD


  和虎酱悠银迟到的七夕ヾ(≧∪≦*)ノ〃

  妈呀好久好久没摸鱼,最近太忙了!摸一张!


  最近头发长长了,暂时不打算剪短所以自设也换了个发型,顺便画了套衣服XD


  和虎酱悠银迟到的七夕ヾ(≧∪≦*)ノ〃

变有钱

【狗卷棘】你不喜欢我(1)


狗卷棘和你谈起了恋爱,从那时起到现在大概也只有四个月的时间。


是你先对他表白的,从一开始看到他你就喜欢上他了——白色顺滑的短发,被高专校服遮住半边脸的他却有着深邃的紫罗兰色的眼眸。


你:白毛!白毛!白毛!

      紫眸!紫眸!紫眸!

      wife! wife!wife!


你有些惊艳地悄无声息地睁大了双眼,原本平稳的心有些不自觉得快速的跳了跳,震动着你的胸腔,这奇异的感觉好像传遍了你的整个身体,你下意...

【狗卷棘】你不喜欢我(1)


狗卷棘和你谈起了恋爱,从那时起到现在大概也只有四个月的时间。


是你先对他表白的,从一开始看到他你就喜欢上他了——白色顺滑的短发,被高专校服遮住半边脸的他却有着深邃的紫罗兰色的眼眸。


你:白毛!白毛!白毛!

      紫眸!紫眸!紫眸!

      wife! wife!wife!


你有些惊艳地悄无声息地睁大了双眼,原本平稳的心有些不自觉得快速的跳了跳,震动着你的胸腔,这奇异的感觉好像传遍了你的整个身体,你下意识理了理头发,挺起来腰板,想要自己最好看的一面能够展现在他的面前。


你对他笑了笑,伸出一只手:“你好,狗卷同学。”


“海带。”


他也把手伸出来跟你握了握。


清爽的少年音透过衣服有些闷闷地传过来,你笑容更大了,但是他的回复却让你有些摸不到头脑。


“???海带?”


“棘是咒言师,说出的话有强制性,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他只能说特定的词。”刚入学就已经和狗卷棘熟悉的潘达给你解释道。


你无言地点头,认识了高专同学后,又看向了狗卷棘。


一见钟情。


你摸着跳得迅速的心脏,有些烦躁地捋了捋额头前的碎发:争点气啊,能不能别跳这么快,会被发现的……


你想将目光转向别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好像总是不自觉得追随着那位“海带”先生。


感受到被注视的目光,他朝着那个方向看到了你,狗卷有些怔愣,朝着你笑了笑。


大概是笑了笑,你看不见他微笑的唇,但是却可以看到他弯弯的眼睛和舒展的眉毛。


你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视线移开,摸了摸鼻子。但随后你也向他摆摆手,跟着真希一起走开了。


这是你与狗卷棘的初遇,你回去就扑倒在床上,羞涩地抱着被子滚来滚去,初见端倪的少女心事被你好好地隐藏起来,往后的日子里,每每想到这一幕,你都会回忆起那段青葱少年和怦然心动的你。


你第一次见到狗卷棘的全貌,是在训练场上和他对战,除了真希,你身体素质足够强到将同期打到在训练场上,但是你的咒术却是在整个他们里面最弱的。


在你的腿快要踢到狗卷棘脑袋的时候,他迅速地扯下遮挡在面前的校服,朝你使用咒术:“停住!”你终于能够看到他的下半脸——


除了嘴边,张开的口腔内部和舌头也绘着诡谲的纹路,在被空格暂停的瞬间,看着进攻对面的狗卷棘,被打倒的内心深处却想着:涩暴了……


一见钟情的感觉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反而逐渐演变成了日久生情。


终于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你当众对他告白。


“狗卷同学,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平常日子里欢快跳脱的你,突然郑重其事地对狗卷棘告白,周围的人都很惊讶,最闹腾的潘达看到这种场景开始起哄:“哇哦~答应她,答应她!”


紧张的你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狗卷棘的情态,只是在恍恍惚惚地情景下和狗卷棘开始交往了







宝子们,这个文我想写点涩涩,忍不住了,好喜欢狗卷棘的咒语的设定

棄我尋他

【高专一年级实录】一

ooc预警

前文《无望爱人》

一些最强君的成长片段?

————


“禅院家那边不同意她入学,事先已经和高层授意过了。”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会议厅。


夜蛾正道站在大厅中间,桌上分别陈列了数份资料,其中一份入读申请位于所有资料之上,贴着一张方寸大头照,姓名一栏端正地写着四个汉字。


“高专收留、教育拥有术式的年轻术师,与咒术界的高层并没有直接联系,委员长说的这番话,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校长翻看着那份钉成小册的资料,上面记录了最近一星期来,这位即将入读高专新生的身体健康记录、术式分析,还有各种评估,不由露出满意的微笑,“看,各项都......

ooc预警

前文《无望爱人》

一些最强君的成长片段?

————


“禅院家那边不同意她入学,事先已经和高层授意过了。”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会议厅。

 

夜蛾正道站在大厅中间,桌上分别陈列了数份资料,其中一份入读申请位于所有资料之上,贴着一张方寸大头照,姓名一栏端正地写着四个汉字。

 

“高专收留、教育拥有术式的年轻术师,与咒术界的高层并没有直接联系,委员长说的这番话,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校长翻看着那份钉成小册的资料,上面记录了最近一星期来,这位即将入读高专新生的身体健康记录、术式分析,还有各种评估,不由露出满意的微笑,“看,各项都达标,还拥有珍贵的反转术式,夜蛾,你的学生中已经有一位反转术式拥有者了吧?看来这届新生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呢……”

 

夜蛾正道站定原处,没有说话,但是咒术界高层代表的脸色却因东京校校长的这一席话而显得不太好看。

 

“如果资料没错的话,夜蛾先生的学生中有一位已经是御三家中的人了吧?五条家和禅院家的关系如何,应该不需要我多言。”

 

代表冷着一张脸,说出的话也冷冷冰冰的,可又碍于高专校长的脸面不好直接发作。

 

校长没有理会,在这个已经年过五十的慈祥老头儿眼中,如今咒术界的行政新人是越来越不懂礼貌了,想当年他在为咒术界打拼,做出贡献时,这些小年轻还不知在哪儿喝奶呢。没有前人栽树,后人哪能乘凉?他放下那些资料,转而笑眯眯地去问面前的夜蛾正道:“夜蛾,你觉得呢?”

 

沉默良久的夜蛾正道这才有所动作,他先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已经制好的学生证,上面写着学生的名字、年龄还有即将就读的年级,他递给校长,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学生在外等候,请您批准,盖章。”

 

校长戴着眼镜,将学生用食指捻起一角,小心地放到自己面前,少女的大头照已经贴好,是个长相颇为英气的短发女生,眼神冷淡地看着镜头。校长端详这位年轻的术师几眼,又循例扫视了证件上的内容一回,然后拿起学校印章,在她的学生证上盖了下去。

 

“批准入学。”

 

校长把学生证交还给夜蛾正道,像小学生一样正襟危坐,语气也完全不见身为一校之长该有的威严:“总之学生就拜托夜蛾老师了,希望四个孩子能够好好相处。”

 

夜蛾正道给面前的人鞠躬,几秒后,转身出去。

 

校长老头儿颇为高兴,今年的一年级非常优秀,不仅有一位一出生就轰动了咒术界的五条家神子,还有目前整个咒术界唯一一位咒灵操纵师,以及无条件治疗他人的反转术式拥有者,现在再加上一位——

 

他又看了眼那份留下的资料,目光停留在能力一开始就被评为二级术师,但只是被强行改为“治疗师”的少女身上。

 

作为校长,他对今年的新生还是非常满意的。

 

不过这个女生叫什么?

哎呀,刚刚明明就看到了,怎么又忘了?

叫什么?叫什么?

 

噢,她是禅院家的人,是叫——

 

“禅院结月。”少女站在讲台上对底下的三个人鞠躬,“这是我的名字,请多多指教。”

这是那年夏天的开始。

 

……


 人与人之间是需要一个磨合期的,有些人磨合得快,有些人磨合得慢,有些人十分钟就能打成好友,有些人一辈子都只能做敌仇。


人就是那么奇怪。


但我们这回要说的不是四个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如何磨合,这回要说的是他们磨合之后的故事。


“喂,硝子,这回的任务很轻松,你就不用跟来了,只不过能不能拜托你先帮我们在便利店买些吃的?”


“想吃些什么?”


夏油杰正想问问身边的两个同期,然而两个人还在为着从十分钟前就一直在争执的“工厂真正被废弃的原因”吵得不可开交,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擅作主张:“两份LAWSON原味蛋糕卷,一份全家奶油鲷鱼烧,还有一份是硝子的,就由硝子自己挑选吧。待会记得找我报销。”


“如果我想再要一包烟呢?”


“当然可以,不过还是少抽一些比较好。”


“感谢夏油papa——”



挂了电话以后,前面的两个人却根本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之前听说禅院家和五条家不太和睦,没想到“不和睦”基因竟然是流淌在血液之中的吗?两个人似乎经常会起很多争执,虽然任何人和五条悟相处超过十分钟,都会引起争执……呃,夜蛾老师除外吧,谁让夜蛾正道是坚定不移信奉棍棒底下出才子的教育者呢。


“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可以进去了吗?”夏油杰走过来说道,“硝子已经去便利店买东西等我们了。”


“你坚持你的路线是对的话不如你走前边吧?老子和杰跟着你好了!”十六岁的五条悟语气非常不好,冷哼一声,说,“打赌吧,要是你的路线错了你要怎么样?”


禅院结月抄着手站在他面前,同样也在冷笑,毫不留情地说,“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很幼稚吗?真想得到一样东西的话你要不直说好了,我绝对不会嘲笑你。”


“是你心虚不敢赌吧?杰,你拦着我做什么?你倒是说说她啊,喂——”


“悟,别说这种话了。都冷静下吧。”夏油杰挡在二人中间,在劝说了五条悟以后再次回身对禅院结月用商量的口吻说道,“那结月先为我们带路可以吗?”


禅院结月不喜欢迁怒其他人,更何况夏油杰的态度比五条悟好太多,此外她和硝子的同期中只有这两个dk,有时候难免不拿两人做对比。加上每次和五条悟有冲突都是夏油杰劝架,因此只要他一说话,火气就跟有了惯性似的,自动熄灭了一半。


她缓和了下语气,才重新开口道:“不用放帐吗?”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一座废弃的工厂,但因年代久远,其中的化学物品泄露,随时有爆炸的危险。不仅如此,还听说当年这家工厂的员工因食物中毒集体死亡,没过多久就荒废了,一直到如今都没人处理。


“所以我们的任务除了祓除咒灵以外,还要把泄露的化学物品封存带走。”夏油杰解释道,“封存的咒具已经带来了,将咒灵袚除以后我们就会进行保存,但因为有一定的危险程度,所以我没有让硝子跟来。结月,抱歉,因为考虑到治疗师应该一个就足够,所以没有提前和你们商量,这样的话你可以接受吗?”


他将没有回答的话补充着说完:“而且因为工厂离市区很远,没有波及的危险,夜蛾允许我们这次行动不必提前放帐,以免打草惊蛇。”


夏油杰的做法很妥当,禅院结月便很快地接受了这次的任务分配。哪知在夏油杰表示自己和五条悟会在接下来的任务中,尽量保护她时,五条悟就在身后低估了句谁要保护她啊,这样的话还不如换硝子过来呢。


“悟。”

“行了,知道了——”


这座废弃工厂不算小,禅院结月提前看过这里的地形图,对这里还算有些了解,但要找寻藏在工厂里的诅咒还是有些吃力的。五条悟有六眼,当然可以很快判断出诅咒的具体方向,但由于心里还惦记着刚才的“赌约”,故意没有出声,反而悠闲地将手插进口袋,慢悠悠地走在后头踢石头,就等着禅院结月出糗后乖乖来自己面前认输道歉。


就是这样坏脾气的他哪里能想到,一年以后自己会和禅院家的她缔结婚姻关系呢,如果让现在的他窥探到未来,真不知道十六岁的五条悟会是怎样的表情。


然而禅院结月毕竟也是大世家中的人,虽然不受重视,耳濡目染却不少,在工厂多处地方找寻到了咒灵留下的残骸,一边找一边修正行走方向,竟然也和六眼判断出的咒灵所处的地方没有太大出入。


“嘁。”五条悟撇嘴,心里在想,“真没意思。”



等诅咒彻底现身以后,五条悟和夏油杰就专心投入到了战斗中,两个dk相处不到两个月,完全没有默契可言,基本都是各打各的,恰好这回的诅咒又特别难缠,打起来就上头了,都将身后的治疗师忘到脑后。


禅院结月本来也不打算参战,只是站在楼顶看着两人解决咒灵,然而哪想这只咒灵声东击西,竟然趁着二人不注意,往自己这边袭来。没有任何咒具在身的结月只能依靠体术躲避,但没过多久还是被咒灵的手死死爪在了手中,从十三楼的楼顶直往地面摔去!


强烈的失重感让结月一时间不知如何反抗,好在五条悟发现得快,立刻跳下来救她,在她彻底摔成肉饼之前斩断咒灵手臂,将她抱在怀里。


“没有事吧?”夏油杰刚分神来询问,咒灵就又对他进行紧密的攻击,他不得不再次投入战斗中。五条悟抱着结月悬浮在半空,只对夏油杰说了句管好你自己,便再次闪开躲过咒灵的一击。


那时的五条悟虽然有无下限术式,但运用得并不如后来纯熟,就连“赫”到了二年级时也并非百分百能够使用。因此五条悟在抱着一个人且双手无法使用术式的情况下,面对对方的攻击很快感到了些压力,身上有几处轻微挂了彩。


“喂,你自己抱紧。”


深知情况不太妙的他也顾不了太多,单手将禅院结月往上一抽,直接抗到自己肩上,用手抱住她的大腿,紧接着五条随之用空出的一只手对咒灵用了术式“苍”,作出了有效回击。禅院结月见他受伤,也只能单手抱住他的脖子,用右手调动反转术式为他治疗。


三人在没有配合的情况下,很快被这只潜伏多日的咒灵打散,禅院结月更是被咒灵吞噬,而在被吞噬的几秒前,她直接抓住五条悟的校服衣领甩了出去,指着对方说:“硝子说得果然没错,没有用的男人果然是靠不住。”


五条悟:“你说谁是没用的男人——喂!”

夏油杰:“结月!”


然而哪还有她的影子,早被咒灵一口吞下,巨大的身躯像一只鲸,摆动着尾巴,在楼宇之间游走了。


两个dk面面相觑,下一秒,不约而同地用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那是两人第一次联手,用时不到五分钟,将咒灵制服,逼着它将禅院结月吐了出来。结月浑身都是粘液,一身湿淋淋地盘膝坐在地上,头发和衣服拧出一地的水,夏油杰给她一张手帕让她擦拭,还不忘给她道歉,然而五条悟却只是站在旁边,过了很久,才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三个人坐着夏油的咒灵,去和硝子还有辅助监督汇合去了。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禅院结月发现觉得他人不可靠,依赖他人不如依赖自己,因而在体术课和实战课中多下功夫,这也是后来的她不断努力的原因之一。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正因这次意外,两个本来没有默契可言的dk从那时起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努力增进实力,只希望下次能让自己的两个同期女生可以多依赖他们一点点,庆幸的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而可惜的是,同样的,他们也再没这样的机会了。


tbc



坂田卷子
摸鱼的梦女脑洞 小悟对心地善良...

摸鱼的梦女脑洞

小悟对心地善良喜欢小动物的妹心动,于是故意中了变成猫的诅咒接近妹。

结果妹和前来寻找失踪小悟的温柔小杰好上了。

图为相恋的小杰和妹,以及无能狂怒的悟咪。


摸鱼的梦女脑洞

小悟对心地善良喜欢小动物的妹心动,于是故意中了变成猫的诅咒接近妹。

结果妹和前来寻找失踪小悟的温柔小杰好上了。

图为相恋的小杰和妹,以及无能狂怒的悟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