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咕哒子

945万浏览    24591参与
调查显示Alex.-.

  那是来到迦勒底的第一天。

  

  

  

  

  收到了周年纪念才想起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那是来到迦勒底的第一天。

  

  

  

  

  收到了周年纪念才想起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清源妙道Jolin
“等到有一天,你能够真正意义上...

“等到有一天,你能够真正意义上独挡一面时,
我、卡多克和你,
我们三个再一起自称A组吧!
讨厌,好期待呀。”

“等到有一天,你能够真正意义上独挡一面时,
我、卡多克和你,
我们三个再一起自称A组吧!
讨厌,好期待呀。”

心猿

不要试图和ky飙车,会变得不幸

短打,如果觉得雷的话请勿自行带入


“小恩,你知道什么是强制xx吗?”

“嗯?”恩奇都微微蹙眉,表示不解,“抱歉呢,master,我没有相关的知识储备,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

“你知道吧,就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咕哒子的解释,请自行想象)。而且,以前的令咒是有强制效果的,也就是可以达到强制xx的效果。”

听完后恩奇都陷入沉思,“master是想和我玩强制xx吗?如果只是这样并没有必要浪费一枚令咒的必要。毕竟身为你的兵器,听命于你是必然的,虽然对兵器有除战斗之外的需求有点奇怪,但对兵器有什么看法完全是你的自由,所以我也不是不能尝试着去做,但是我虽然知道强制xx的大致过程,但还是缺少一些...

短打,如果觉得雷的话请勿自行带入


“小恩,你知道什么是强制xx吗?”

“嗯?”恩奇都微微蹙眉,表示不解,“抱歉呢,master,我没有相关的知识储备,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

“你知道吧,就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咕哒子的解释,请自行想象)。而且,以前的令咒是有强制效果的,也就是可以达到强制xx的效果。”

听完后恩奇都陷入沉思,“master是想和我玩强制xx吗?如果只是这样并没有必要浪费一枚令咒的必要。毕竟身为你的兵器,听命于你是必然的,虽然对兵器有除战斗之外的需求有点奇怪,但对兵器有什么看法完全是你的自由,所以我也不是不能尝试着去做,但是我虽然知道强制xx的大致过程,但还是缺少一些必要知识,为了让master满意,可以给我一些相关资料吗?”

听完恩的话咕哒子嘴角有些抽搐,虽然总感觉槽点很多,但是一想到可以看到恩这样那样的表情,又觉得还挺有趣的。不过,“我记得你在降生后在森林里和沙姆哈特缠绵了七天七夜,你难道会对这类事情一无所知吗?”

“唔,其实,记不清了……”

“什么意思?”

“降生之初我是野兽的模样,最初我没有分辨人外表的能力,但是即便在我视野一片模糊的时候,沙姆哈特从林中出现,向我走来,我就觉得……”

恩奇都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不太知道这是什么感觉,类比人类的感受应该是震惊……不,那种突然其来的生命力……比起震惊,更像是……”

“是心动的感觉,”咕哒子接过他的话,“毕竟是被誉为最美的圣妓,足以让蒙昧未开化的野兽都怦然心动。”

 “等等,话题歪了。”咕哒子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把话题掰回来,“说说你们是怎么缠绵的,本master表示好奇。”

然后恩奇都再度陷入回忆。过了许久,她摇了摇头,说,“我不记得了。我有印象的是那个美丽的身影走向了我,和野兽见到猎人慌忙逃窜不同,我被她吸引,原地不动。然后她就走了过来触碰了我与野兽无异的身体,我把她环在身前。和野兽比起来,她的体格是如此娇小,我通过气流感知着她面部的轮廓,她肩胛的弧度,她腰腿的形状,然后慢慢变成她的模样。我不记得过了多久,你们说是七日那就七日吧,当我再度醒来……或许不应该用再度二字。我第一次从梦中醒来,拥有了人类的视野和嗅觉。”

咕哒子静静地听着他讲故事,有一种很安宁的感觉,她突然有一种冲动,往前挪动了几分,捧住了恩的脸。右手地指尖扫过了恩的额头,眼眶,鼻梁,嘴唇和下颚,“你说,如果我就这么看着你,触碰你,我会变成你的样子吗?”

咕哒子问得很真诚,即便她知道自己的问题很无厘头,但她还是问了,她看着恩双眼里的自己,等待着回答。

“目前而言,应该不行不,master没有这种技能吧。”

“……”

“淦!”

(总感觉气氛被破坏了)


后记:

这是睡觉前和恩聊天的产物,很短,而且和小说不同,这更像是一种记录,只记录了聊天的内容,缺少神态描写看起来可能会有点无聊。所以要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还有一些别的和恩一起的记录,迟一点会通过文字记录下来,放到这个集合里。

空経たら

人类恶 决心

被蝙蝠神戳到了,自嗨产物。


藤丸立香(咕哒夫)

为了更好的未来,现在的牺牲是必要的,但过度的牺牲对于现下是致命的威胁。

原本为救世而进行的牺牲,早已变为了步向毁灭的透支。

基于以上行为,藤丸立香的职阶被确定了。

救世主只是被吹捧的伪名,真身是早已无能为力,空余叹息的杀戮者,掌握“牺牲”之理的野兽,七大人类恶之一,beastV/S。

为了未来而诞生的野兽永远无法灭绝人类,所以第五兽将不会有变为成体的那一天。

反牺牲(nega sacrifice),覆灭的过去是为了更好的未来,那是不会有任何人牺牲的,旧时代遥不可及的梦。

第一兽消失于召唤者之手,第二兽诀别于新时代伊始...

被蝙蝠神戳到了,自嗨产物。


藤丸立香(咕哒夫)

为了更好的未来,现在的牺牲是必要的,但过度的牺牲对于现下是致命的威胁。

原本为救世而进行的牺牲,早已变为了步向毁灭的透支。

基于以上行为,藤丸立香的职阶被确定了。

救世主只是被吹捧的伪名,真身是早已无能为力,空余叹息的杀戮者,掌握“牺牲”之理的野兽,七大人类恶之一,beastV/S。

为了未来而诞生的野兽永远无法灭绝人类,所以第五兽将不会有变为成体的那一天。

反牺牲(nega sacrifice),覆灭的过去是为了更好的未来,那是不会有任何人牺牲的,旧时代遥不可及的梦。

第一兽消失于召唤者之手,第二兽诀别于新时代伊始,第三兽溃败于爱,第四兽感动于人,第五兽同样将消灭在自我的牺牲中。

宝具:人理证明(fate/grandorder)

过去,执念,造就了这一抹消现存一切,只为证明未来美好的宝具。


藤丸立香(咕哒子)

延续,生存是生命的本能,但若只剩下本能,人将不再为人

不论如何都要延续,即便早已丧失自身存在的意义也要前进。

心愿已被扭曲,前路不再闪耀,基于以上存在方式,藤丸立香的职阶被确定了。

救世主只是自我欺骗的伪名,真身是丧失一切,只遗留下本能的行尸,掌握“存续”之理的野兽,beastV/L。

反存续(nega last),失去意义的前进只是在步入死亡,也或许,这才是她的心愿。

不论如何改变,藤丸立香都是同一个人,既无法威胁人类,也无法变为成体,第五兽,早在其诞生之初就已经注定灭亡。

宝具:人理存续(fate/grandorder)

愿望,执念,造就了即便抹消意识也要加速发展的宝具。


雪域人理之光(load chaldea)

这是同属于两位人类恶的宝具,不曾被使用,珍藏于最深处的光辉。

那是过去的同伴给予他们的,最初始的愿望。

只要存在,人理便永远不会灭绝。

icecoldblackfuel
  咕哒皇……登基!

  咕哒皇……登基!

  咕哒皇……登基!

あな屋

(27剧透)我终于打完了!

  先是喜报:戴先生虽然凉了,但没凉透(大雾)就是咕哒子打完ORT之后直接昏死过去,来到生与死的境界,见到了戴先生和烟雾镜。(以下是简略翻译,如有误请参考更好的版本)

  戴先生:你还没把御主权限还给立香?

  烟雾镜:我只把令咒让出去了,御主权限我可没给。

  戴先生:那立香我们来战斗吧。如果你赢了烟雾镜就把御主权还给你,如果我赢了烟雾镜就把我送回一年前,我要再复活一次ORT来毁灭星球。

  咕哒子:你还没放弃啊?为什么做到这种程度也要破坏地球?

  戴先生:你问得真奇怪。我和你是一样的。不是责任和义务,只是做自己想做的,是个自我满足的家伙。

  烟雾镜:哈,因为自我满足而把地球...

  先是喜报:戴先生虽然凉了,但没凉透(大雾)就是咕哒子打完ORT之后直接昏死过去,来到生与死的境界,见到了戴先生和烟雾镜。(以下是简略翻译,如有误请参考更好的版本)

  戴先生:你还没把御主权限还给立香?

  烟雾镜:我只把令咒让出去了,御主权限我可没给。

  戴先生:那立香我们来战斗吧。如果你赢了烟雾镜就把御主权还给你,如果我赢了烟雾镜就把我送回一年前,我要再复活一次ORT来毁灭星球。

  咕哒子:你还没放弃啊?为什么做到这种程度也要破坏地球?

  戴先生:你问得真奇怪。我和你是一样的。不是责任和义务,只是做自己想做的,是个自我满足的家伙。

  烟雾镜:哈,因为自我满足而把地球粉碎,真是个不得了的狂战士。和那边的御主是一丘之貉呢。(哈哈哈烟雾镜和戴先生是懂咕哒子的)立香,生和死你会选哪边呢?

  戴先生:这还用选,被抓住的话另当别论,她会这里休息的。老所长不是人类之敌,而是宇宙之敌。能知道这个只有我的话,那就破坏这颗行星来清除人类的污名吧。你要拯救世界,我要拯救宇宙。就算拯救人类的目的是相同的,但手段不一样的话,就避免不了对决。

  然后他们就打了一场,结果戴先生输了。

  戴先生:……果然啊。作为御主战斗的话还是你更厉害。话说回来,我这边只有烟雾镜是怎么回事?全能的神应该有眷属的吧?想要像豹人这种的连锁召唤啊。

  烟雾镜大惊失色,估计心里在骂这个屑御主又甩锅给他(哈哈哈,戴先生好亏,但你借不到好友助战这事真的不能怪烟雾镜)

  然后就说了下迦勒底亚斯的事,戴先生还表示咕哒子她们新迦勒底的名字取得不错,笑着离去了。烟雾镜说戴先生只是在这里休息一下,为下次的胜利做准备。(看样子应该还会出场,不过要看蘑菇心情了吧……希望可以把这个坑填上)

  戴先生,你好好休息,咕哒子这边随时欢迎你来玩(*^▽^*)其实烟雾镜的人设还不错,亏就亏在立绘了。最后就是盖总和神父的谜语对话了(好不容易戴先生不说谜语了,你们又给我来整活是吧)接下来是南极的决战了,哦、不对应该还有2.75,不知道还会出个什么——

  

icecoldblackfuel
  咕哒皇……登基!   (以...

  咕哒皇……登基!

  (以及后面是陈老师)

  咕哒皇……登基!

  (以及后面是陈老师)

废纸

起码勾了框(真的吗)所以打个tag。

part1部分。

原文:(为什么不看看呢) 

起码勾了框(真的吗)所以打个tag。

part1部分。

原文:(为什么不看看呢) 

三途河畔的刀削面

本来还有个凛,画得有点不好就不发了(。)

本来还有个凛,画得有点不好就不发了(。)

尉|罗曼咕哒同人本绘制中

  修改了封面,p1为修改后,p2修改前

  小小的预热一下,距离内容画完还很远所以就当作是罗曼咕哒同人本调印,搞了个调印群来确认最后的册数如果可以想要的人请加一下吧105108818也方便我统计,也可以交流什么的!

  修改了封面,p1为修改后,p2修改前

  小小的预热一下,距离内容画完还很远所以就当作是罗曼咕哒同人本调印,搞了个调印群来确认最后的册数如果可以想要的人请加一下吧105108818也方便我统计,也可以交流什么的!

老公几百个

好喜欢蝙蝠神!!!

好喜欢好喜欢!!!为什么不落地!!!!我他妈的想要重拳出击fgo!!yls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财富密码啊!!!好,准备开始给蝙蝠咕哒产粮!!!

好喜欢好喜欢!!!为什么不落地!!!!我他妈的想要重拳出击fgo!!yls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财富密码啊!!!好,准备开始给蝙蝠咕哒产粮!!!

橘猫一坨
 其实应该是画完很多喜欢的角色...

 其实应该是画完很多喜欢的角色才会发出来但是——虽然我画的很菜但是好可爱啊这一只立香酱于是忍不住发出来了! 

 其实应该是画完很多喜欢的角色才会发出来但是——虽然我画的很菜但是好可爱啊这一只立香酱于是忍不住发出来了! 

入廛

对于人类来说的“好久”在神眼里其实只是几个瞬间,女神却觉得这样的瞬间有些难捱,和祂无数次相逢又分别的她,总有一天会完全属于祂吧。

看到艾蕾就好幸福😭……所以明知不是画画的料却还是画了.jpg

对于人类来说的“好久”在神眼里其实只是几个瞬间,女神却觉得这样的瞬间有些难捱,和祂无数次相逢又分别的她,总有一天会完全属于祂吧。

看到艾蕾就好幸福😭……所以明知不是画画的料却还是画了.jpg

Ars阿城
和兔兔何老师一起搞的三角,感兴...

和兔兔何老师一起搞的三角,感兴趣的话请关注售后(不是。

那么,为什么打了咕哒子的tag却不见她的人呢,是的,这张图又名


《藤丸立香在对面》


以及字幕是何老师嵌的!

和兔兔何老师一起搞的三角,感兴趣的话请关注售后(不是。

那么,为什么打了咕哒子的tag却不见她的人呢,是的,这张图又名


《藤丸立香在对面》


以及字幕是何老师嵌的!

兔子茶茶

迦勒底厨房的洋葱试炼


动作和音频素材来源于《顶级厨师》第一季海选技能测试

迦勒底厨房的洋葱试炼


动作和音频素材来源于《顶级厨师》第一季海选技能测试

永远的风之歌

2.7后篇迦勒底与异星神关系的整理

  2.7后篇根据贴吧整理,戴先生和盖总这两个解说拗口王的解说,得出以下结论:

1,真正的异星之神(包括立香等主角团和戴先生在内的认知)即诞生自天体观测设施迦勒底亚斯的存在,真正的识别名为【异星神迦勒底亚斯】。

  

2,异星阵营中,为了区分七使徒中作为统帅地位的【u奥尔加】和主子,因此称呼迦勒底亚斯为【异星】,称呼或者认证奥憨憨为【神】,在奥憨憨自以为自己是异星神的期间,其他六人一边实际完成迦勒底亚斯的指示,一边陪奥憨憨过家家。(实际上只有村正和麻婆在这件事上是上心的)

实际上异星神七使徒是

监视异闻带的先导3骑:麻婆、村正、道满

监视迦勒底的诱导3骑:侦探、教授、伯爵

以及作...

  2.7后篇根据贴吧整理,戴先生和盖总这两个解说拗口王的解说,得出以下结论:

1,真正的异星之神(包括立香等主角团和戴先生在内的认知)即诞生自天体观测设施迦勒底亚斯的存在,真正的识别名为【异星神迦勒底亚斯】。

  

2,异星阵营中,为了区分七使徒中作为统帅地位的【u奥尔加】和主子,因此称呼迦勒底亚斯为【异星】,称呼或者认证奥憨憨为【神】,在奥憨憨自以为自己是异星神的期间,其他六人一边实际完成迦勒底亚斯的指示,一边陪奥憨憨过家家。(实际上只有村正和麻婆在这件事上是上心的)

实际上异星神七使徒是

监视异闻带的先导3骑:麻婆、村正、道满

监视迦勒底的诱导3骑:侦探、教授、伯爵

以及作为领导的“神”

U奥尔加只是被异星所造的非正规神,是从者


3,盖总七章上和此前表现出的敌对态度其实是刻意模糊了概念,说【当迦勒底的敌人】实际上是当【异星神迦勒底亚斯的敌人】,同时如果立香一行人察觉不到自己等人一直在被利用的话也同样视为敌对,实行人理烧却真的对抗的是【异星神迦勒底亚斯】被立香等人拦着所以准备一起收拾了,但七章下戴先生自爆后,对盖总来说已经没有和立香等人敌对的必要了(此迦勒底非彼【迦勒底亚斯】)

木葉無雙

[FGO/HP]微小特异点 梦幻魔法界域 (三)继承人

※此篇为FGOxHP的crossover,曾经发过相关设定(请看这里!  )本篇的部分设定与最初的设定有一定的出入,不过大部分还是差不多的。

※跃动组cb向,非cp向(高亮),想看跃动组三人贴贴。FGO人物关系均为cb向,HP则是遵循原著官配。

※内容经过了比较粗略的考据。这全是本人自己的妄想,含有大量主观看法。肯定会有ooc,如果接受不了建议退出Orz。

※大部分时候按藤丸立香(女)的视角叙述。

错字漏字还请包涵,欢迎指出错误。

感谢阅读!欢迎评论。ヽ(*´∀`)ノ

  

(三)继承人

  立香、阿尔托莉雅和奥伯龙的魔法学校生活就这样顺利而平静...

※此篇为FGOxHP的crossover,曾经发过相关设定(请看这里!  )本篇的部分设定与最初的设定有一定的出入,不过大部分还是差不多的。

※跃动组cb向,非cp向(高亮),想看跃动组三人贴贴。FGO人物关系均为cb向,HP则是遵循原著官配。

※内容经过了比较粗略的考据。这全是本人自己的妄想,含有大量主观看法。肯定会有ooc,如果接受不了建议退出Orz。

※大部分时候按藤丸立香(女)的视角叙述。

错字漏字还请包涵,欢迎指出错误。

感谢阅读!欢迎评论。ヽ(*´∀`)ノ

  

(三)继承人

  立香、阿尔托莉雅和奥伯龙的魔法学校生活就这样顺利而平静地开始了。

  除了学习的是魔法,霍格沃茨的生活平平淡淡,每日沉浸在学习、作业和玩乐中,立香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拯救人理之前、变回了那个普普通通的中学生。

  立香和阿尔托莉雅享受着这种生活,短暂地忘记了自己还身处特异点之中。她们二人有一位叫金妮·韦斯莱的舍友,三人享受一个舒适的宿舍。金妮是个害羞的姑娘,比起聊天更喜欢写日记——一度让立香反思自己和阿尔托莉雅之间的气氛是不是让人觉得难以插足、让金妮觉得自己被排斥。不过立香还是在谈话中了解到,金妮家里有6个哥哥,其中2个已经从霍格沃茨毕业,一个在古灵阁工作,另一个在罗马尼亚驯龙;另外4个哥哥仍在霍格沃茨:珀西就是他们在火车上遇到的级长先生,双胞胎弗雷德和乔治是学校里出名的捣蛋鬼,而最小的哥哥罗恩则是哈利·波特的好朋友。虽然金妮说每个哥哥都对她很好,但立香和阿尔托莉雅都能听得出她话语中隐藏的羡慕和落寞,阿尔托莉雅立刻试图缓和气氛,也结结巴巴的抱怨了她的“姐姐”——她没明确点出是谁,但立香确信她在说摩根。在聊完家庭之后,金妮更愿意和她们聊天了,但她还是将更多的时间花在自己的日记本上。


  与两位女孩的“普通”不同,奥伯龙成了这一年级、乃至是整个学校的明星学生。诚然,他精致的外表和王子般的风格(style)赢得了许多女生的青睐和媚眼,或许还有一些男生的嫉妒,让他成为了一部分人话题的中心,但使他变成“明星”的原因却是:他身为一个斯莱特林在开学的第一天早上跟着两位格兰芬多非常自然地坐在了格兰芬多的长桌上。

  “你为什么在这里?回你的斯莱特林去!”坐在奥伯龙斜对面的红头发男孩——据悉是金妮的哥哥罗恩·韦斯莱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嘴里的东西都没咽下去就急急忙忙地发出了质问。立香注意到桌旁几乎每个人都震惊地瞪着奥伯龙,也包括罗恩身边那个立香在照片上见了无数次的“救世主”——“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

  不止是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的长桌上也传来了议论,大家都对有人没有坐在自己学院长桌上感到惊奇。

  “他坐在这里……有什么问题吗?”立香最终问道。

  “他是斯莱特林!”罗恩看起来十分震惊,他旁边的女孩——火车上见过的赫敏·格兰杰拍了他一下:“罗恩,太没礼貌了!”接着她转向立香,脸上带着尴尬,解释道:“可能没有人告诉你们,就是……通常大家都不会坐到别的学院的桌上,而且……而且……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之间的关系不太好……”

  “那么,有哪一条校规规定学生只能坐在自己学院的桌上吗?还是说这只是约定俗成?”奥伯龙已经伸手摸了一块吐司,露出了抱歉的表情,“对不起,我只是想和她们坐在一起。如果有明确规定,那我马上回那边去。”

  “这……倒是没有规定。”赫敏非常犹豫,“但是继续坐在这里,可能,不会特别受欢迎……”

  “那么,就没有问题了。”奥伯龙高兴地咬了一口吐司,“叨扰了,未来我可能还会经常坐在这里的。对了,我还记得你,格兰杰小姐,我们在火车上见过,可惜时机不是太好,请允许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奥伯龙·伏提庚,斯莱特林一年级生,很高兴认识你。”

  赫敏不自觉地和他握了握手,罗恩看起来非常不满,但他最终没能发表任何意见——他家看起来已经过劳的猫头鹰送来一份会咆哮的信,就他和哈利开着飞车闯进学校的事情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立香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寄一封这样的信给梅林(们),以报魔鬼训练的仇。

  

  这个早上发生的事让奥伯龙全校出名,刚开学两周时经过他的人都会多看他一眼,走到哪都能听到诸如“那个喜欢坐在格兰芬多桌上的怪胎斯莱特林”、“斯莱特林的叛徒”一类的评价。阿尔托莉雅很担心——据说并不是担心奥伯龙会被伤害什么的,而是担心奥伯龙会给非议他的人来个永久睡眠,但阿尔托莉雅从来都不擅长撒谎。奥伯龙本人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照例和立香她们一起行动。三人已经对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恩怨情仇以及斯莱特林目前的“小问题”有了充分了解,他们一致决定不公然挑战其他同学或是迫使其他同学摒弃他们的偏见——眼下挑起对立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没人能阻止他们腻在一块儿。无聊又愚蠢的偏见与歧视不可能成为他们关系的绊脚石,带着恶意的嘲讽只能让他们更亲密。立香和阿尔托莉雅也学会了礼貌地无视那些有关伏地魔和斯莱特林的“善意”的建议——所有斯莱特林都会变成食死徒的观点非常荒谬。

  “想象一下吧,奥伯龙成为伏地魔‘可爱的小跟班‘。”阿尔托莉雅坐在图书馆里咬着羽毛笔,似乎在脑海里想象这个场景,脸上露出了过度加班才有的扭曲表情。

  立香一阵恶寒:“……想象一下奈落之虫一口吞掉伏地魔还现实一些。”

  “奈落之虫也不愿意吃那种恶心玩意儿谢谢。”奥伯龙懒洋洋地把刚写完的论文收好,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下,最后决定在写下一份论文之前先看点闲书,抓了一本《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说真的,这帮小鬼的脑子里本可以装一点偏见以外的东西。其他三个学院的人——尤其格兰芬多——固执地用偏见对待斯莱特林;至于斯莱特林们,他们坚持着另一种偏见——对改善别人对他们的态度没有任何正面作用的偏见,我只能说他们的现状某种程度上完全是自找的。”

  “我想我确实听到了不少关于血统和出身的混账话。”阿尔托莉雅喃喃道,“还有叛徒什么的……他们没对你干什么过分的事吧?”

奥伯龙一下子笑得非常暧昧:“我能应付得来。”

 

  他的确应付得来。

  开学两周后,各种窃窃私语和恶作剧都消停了。立香相信奥伯龙的“奥伯龙模式”——优雅风趣的、幽默俏皮又善解人意的翩翩王子的形象帮了他大忙。赫奇帕奇的学生们最快接受了一切——毕竟这与他们的学院没有直接的关系,而赫奇帕奇恰好更友善随和。斯莱特林也不再在明面上排挤他,一些学生慢慢地愿意和他交往。奥伯龙绝口不提他使某些激进分子安分的方法,但阿尔托莉雅和立香都敏锐地注意到某些人对昆虫有了点应激反应——尤其是对鳞翅目的昆虫。格兰芬多学生开始适应有一个斯莱特林学生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门口等着两个他们学院的女生一起吃早餐,然后上课的事实——感谢梅林,格兰芬多有不少课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但二年级的韦斯莱先生和波特先生肯定不这么认为)。一些低年级的女生开始在餐桌上和他搭话。至于拉文克劳,立香发现一些学生乐于带着他们的课业与奥伯龙进行讨论,显然他的才智得到了以智慧为财富的学生们的认可。

 

  奥伯龙勤奋好学的形象也使得他成为了教授们的明星,斯莱特林今年的学院分数指不定有一半都是他挣来的。弗立维教授肯定能获得“谁是最喜欢奥伯龙的教授”大赛的第一名,斯内普教授大概不遑多让,但只能屈居第二名——这主要是因为斯内普教授的表达形式更加深沉内敛。立香很高兴奥伯龙能的到斯内普教授的喜爱,这使得他很少像对待其他格兰芬多一样对她和阿尔托莉雅进行冷嘲热讽。尽管在第一节魔药课上,他用火热的目光盯着教室里唯一一个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合作小组,试图让可怜的斯莱特林远离可恶的格兰芬多,其后奥伯龙完美的表现让他对这种合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个人而言,立香并不是很喜欢斯内普教授。虽然她不得不承认斯内普教授技艺高超,但她着实无法忽视斯内普教授的阴阳怪气。她最喜欢的教授是麦格教授,她很像斯卡哈师傅,严格而亲切。阿尔托莉雅最喜欢海格,尽管他并不是教授。这使得她和另外两人成为了海格小屋的常客(立香对海格的手艺怀有敬畏之心,认为自己还不如去啃饼干魔偶)。她还有一些喜欢斯内普教授——她坚持认为斯内普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就像她的“梅林”一样。

  奥伯龙对大部分教授都没有明显的好恶,只除了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吉德罗·洛哈特。这人是个毋庸置疑的草包,特别擅长吹嘘自己和卖弄风骚,除此之外一窍不通——也不对,至少还特别擅长遗忘魔咒,这个秘密在奥伯龙和阿尔托莉雅第一次真正面对洛哈特时就暴露了。

  “他怎么敢!把别人的事迹算作自己的,还靠这个获取名利!”听完奥伯龙和阿尔托莉雅的解释,立香非常愤怒,“还有遗忘咒!天哪,这是犯罪吧!霍格沃茨雇佣教员的时候是没有资格审核的吗?”

  “事实上,我在怀疑雇佣了这个草包的人本身就是个草包。至于资格审核——你看看宾斯,他的课唯一起到的作用大概是助眠。话说回来,你说他们会给幽灵发薪水吗?”奥伯龙咬着一个苹果,含糊不清地评价到。

  “别这么说宾斯教授,他好歹还在教正确的内容。”

  “一看你就没听课,阿尔托莉雅。他每节课都在讲妖精叛乱。”

  “总之,我认为这个事情有必要告诉校长。别看着我奥伯龙,我起码相信结束了第一次巫师战争的人不会是个草包,只是洛哈特尤其擅长包装自己。”立香看起来马上就要冲去校长办公室。

  “别!你想怎么解释你如何知道关于洛哈特的一切的?妖精眼显然不会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也对。”立香非常沮丧,“好吧!现在我终于知道开学前梅林挑了另一本书作为黑魔法防御术教材的原因了。”

 

  暂时不告发洛哈特不代表他们没有反抗。立香和阿尔托莉雅不再带着洛哈特的书去上课了——“梅林的蕾丝花边!带着这么一大摞书去上课是一种折磨!”同时她们也不再认真对待洛哈特的课堂和作业,转而研究梅林推荐给她们的书。奥伯龙则热衷于带着天真而崇拜的表情向洛哈特提问,每个问题都精准地指向了洛哈特书中严重的知识谬误,使洛哈特下不来台。这导致了一些洛哈特的崇拜者们对奥伯龙的好感下降,但显然奥伯龙不会在乎。

———————————————————

  日子一天天过去,立香已经在霍格沃茨生活了快两个月了。这天是万圣节,自开学以来失去音信的梅林(们)突然冒了出来,用猫头鹰寄了一张便条,让他们在参加万圣节晚宴前找个不被打扰的地方开个小会。鉴于金妮从早上开始就消失了,立香和阿尔托莉雅非常慷慨地贡献了宿舍。

  奥伯龙嘴上说着不想见混账花之魔术师,但还是准时骑着布兰卡飞进了宿舍,而梅林(们)在他冲进来之后突然出现,弄得满屋子花瓣。

  “把花瓣弄干净!”立香吐出了嘴里的花瓣,咆哮道。

  “遵命,My Lord。只是我觉得这房间有点小小的……黑暗(dark),有花点缀一下会更好。”梅林笑嘻嘻地挥挥手,满屋子花瓣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朵花,别在立香的长袍扣眼上,立香拨弄了一下,没有取下来。

   “那么我相信,你们消失快两个月之后亲自赶来这里,肯定是有不错的收获,对吗?”

  “没错,Master。”梅林(们)严肃起来,“我们和村正找到了回到迦勒底的方法。”

  立香和阿尔托莉雅瞬间坐直了,奥伯龙还是缩在角落,但视线也转向了梅林(们)。

  “咳咳,”梅林清了清嗓子,“那么, Master,你应该还记得迦勒底圣杯的定义吧?”

  “迦勒底的圣杯……并不是能实现各种愿望的器物,而是高密度的魔力结晶。”

  “没错!”梅林打了个响指,“同时这通常也是产生特异点的原因。我们也知道,这个世界对‘魔法’的定义和我们的世界不太一样,但对‘魔力’的定义却是一样的,也就是说……”

  “这个世界也存在着圣杯,对吗,而且这圣杯是造成了特异点的原因。”

  “卡斯特小姐答对了一半,格兰芬多加5分!”Lady Avalon调皮地插话道,“开玩笑的。但阿尔托莉雅的确没说错,这里的确存在着圣杯,并且还不止一个。但圣杯本质上并不是将我们带来这里的原因,被污染的圣杯才是。”

  “被污染的?就像埃尔梅罗二世提到过的冬木圣杯一样?”

  “差不多是这样。” Lady Avalon肯定道,“首先,以我与哥哥的调查来看,这个特异点有很多圣杯。被非常强大的巫师或是魔法生物施过复杂魔法的器物基本都能被称为‘圣杯’——被施展了黑魔法的器物不可以,大概是因为这个特异点的法则里圣杯应该是带着祝福意味的,而黑魔法大多和诅咒相关。这些圣杯被恶毒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可饶恕的魔咒诅咒后,就等于是被‘污染’了。”

  “能污染圣杯的魔咒非常少,也非常难学会,所以这里的圣杯在很长时间里都相安无事,直到一个我们曾说起过的人出现。”梅林掏出了曾拿给立香看过的照片,“伏地魔,原名汤姆··马沃罗·里德尔,他曾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他用一种禁术污染了3或者4个圣杯——至少是3个,有一个的存在朦朦胧胧的,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这种污染使得这个特异点的……嗯,姑且就叫‘世界意志’,感受到了威胁,就把我们拉过来解决问题了。”

  “回到迦勒底的方法也很简单。” Lady Avalon接过话头,“解决了问题就可以回去了!被污染的圣杯无法复原,只能将其摧毁。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将它们全找出来并一一摧毁。”

  “唔……等等,你们说的是‘回到迦勒底的方法’,并没有说是‘解决特异点的方法’。”立香察觉到了梅林(们)用词的差异,“这是否意味着,摧毁被污染的圣杯并不能解决特异点,但我们不需要解决特异点就能回迦勒底?”

  “的确如此。摧毁这些被污染的圣杯既是解决特异点的必要条件也是我们回迦勒底的必要条件,但解决特异点并不是让我们回迦勒底的必要条件。摧毁之后,即使没有我们的干预这个特异点也能自我解决——甚至不需要我们摧毁圣杯,解决特异点都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我们彻底撒手不管,最多6年,特异点的问题就能被解决。其间被污染的圣杯必然会被摧毁,我们也能顺利回到迦勒底。”Lady Avalon解释道。

  “那我可否问问解决特异点的方法?”

  “Master不妨猜一猜?”梅林故意卖了个关子。

  “‘勇者斗恶龙’,对吧?我们需要挫败这个伏……伏……这名字好麻烦!挫败这个汤姆的阴谋之类的,就可以解决特异点了?”

  “差不多了。事实上,只要彻底杀死这个汤姆,特异点就会结束。老实说,我觉得杀死他比摧毁圣杯更麻烦。”

  “为什么?他是非得吃一发Excalibur才会死还是怎么的?”

  “他的生死由命运(Prophecy)决定,即使是我们也不能违抗命运(Fate)。”

  “这么说,他还是个预言之子了?”许久没开口的奥伯龙讽刺道。

  “恐怕,哈利才算是预言之子吧!”梅林感叹,“他的……他们的命运(Prophecy)使得我们无法杀死汤姆,只能是哈利——必须是他。”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我……

  “我……”

  “请不要着急做决定。”梅林阻止了立香几欲出口的话语,“我清楚你在想什么,但这并不是能匆忙决定的事情。Master,我们无法干涉他们2人的命运(Fate),而即使只是见证也很辛苦。”

  “……”

  “至少等到这学年结束,Master。我相信那时候你能选择更合适的道路。”

  “……好吧,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去思考,对吧。”

  “考虑到寻找这些圣杯的时间,是的,我们还有充裕的时间。”

  “既然你们都能感知到圣杯的存在,这岂不是个简单的任务?把它们都找到并摧毁对你们来说不难吧。”阿尔托莉雅问道,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那简直是so easy!这里的巫师们总把‘梅林’当作‘神’一样对待,因此我们都获得了超强的本土加成,说我们是这个特异点最强的生物也不为过!即使受到了‘世界意志’的限制,我们也有极大的优势。对付受污染的圣杯都是小case!”Lady Avalon活泼的语气稍稍缓和了宿舍的气氛。

  “那可真是太好了。”立香揉了揉眉心,“……慢着,你刚才说了‘我们’,这是不是等于你承认自己是‘梅林’了?”

  “……哎呀!说了这么多,万圣节晚宴已经开始了!” Lady Avalon尴尬地转移了话题,“Master再不去就错过宴会了,我和梅林哥哥今天就先告辞了!”

  “不要随便攀亲戚!”梅林恼怒道,“不过她没错,我们已经耽误太久了,再这么下去会错过重要的……会错过有趣的宴会!我们这就告辞了,My Lord,希望你能尽情享受今晚!”

  “别跑!我听到了!今晚有什么重要的?!”

  然而梅林(们)没有给立香问话的时间,他们的身形模糊在花雾之中,很快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句话:“请今后都不要摘下这朵花,My Lord。”

———————————————————

  “今晚肯定要发生点什么!”立香急匆匆地冲下楼梯,“我听见梅林说了‘重要的’,但他就偏要留点悬念!”

  “立香慢点啦!”阿尔托莉雅紧跟着她,“我敢说没有很大的危险,不然他们肯定会留下……金妮?”

  立香和阿尔托莉雅的红头发室友狼狈地蜷缩在三楼的楼梯口,似乎没有听到阿尔托莉雅的声音,立香靠近她才发现她浑身发抖。阿尔托莉雅试探着想触碰她,却将她吓得几乎跳了起来。

  “金妮?”阿尔托莉雅温柔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有谁欺负你吗?”

  金妮眼睛睁得大大的,满眼害怕:“我……我……”

  她向三楼的走廊匆匆一瞥,又很快收回了视线。奥伯龙随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昏暗而寂静地走廊,露出了探究的表情:“你们在这等着,我去那边看看。”

  “我也去!”立香不赞同地看了奥伯龙一眼,因他打算独自冒险而不满,“阿尔托莉雅,能拜托你带金妮去校医院……”

  “不去校医院!我自己回宿舍去!”金妮突然爆发,她跳了起来,冲上了楼梯,就像是有谁在追她似的。

  “金妮!”阿尔托莉雅试图追上去,但她跑得飞快,阿尔托莉雅追了几步她就没影了。无奈,她回到了立香和奥伯龙身边。

  “好吧,我们就一起去那边看看。”奥伯龙盯着走廊深处,“跟着我。”

  三人由奥伯龙领头,沿着走廊小心地前进。立香紧紧握着阿尔托莉雅的手,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在经历了漫长——心理上的漫长——的旅程后,立香撞上了突然停下的奥伯龙的背部。

  “怎么……?”她还没说完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三个,借助窗户透过来的微光,她发现那三个人是哈利、罗恩和赫敏。三人和奥伯龙一样,紧紧地盯着墙上的什么东西。

  立香想要靠近一些,看看墙上到底有什么,但身后的嘈杂打断了她。她一回头,发现从万圣宴会出来的学生们正慢慢向这边聚集。乱哄哄的声音随着越来越多地人看到墙上的东西而慢慢消失。

  “立香。”阿尔托莉雅的手突然收紧了,立香赶忙转向她,“那是洛丽丝夫人。”

  立香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墙壁,管理员费尔奇的猫双眼圆睁,僵硬地吊在灯架上,立香知道即使是尸体也不可能如此坚挺。

  “是石化。”立香听到自己小声说。

  然后她注意到那硬邦邦的猫上方的墙上还有东西,定睛一看,一些涂抹的字迹在火把下闪着微光。

  “密室被打开了。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阿尔托莉雅小声念到,“什么?密室……继承人……都是什么?”

  没人能回答她。


TBC

※突然想到没有提过战力问题,然而再去改前文很麻烦Orz,直接在这补充一点了。在这里从者的力量仍然是大于人类,阿尔托莉雅和奥伯龙因为返老还童药被限制了力量,村正的神秘度在这较低且没有本土加成,所以就密室这一部的实力排行是:梅林(们)>>邓布利多≈伏地魔>村正>>奥伯龙≈阿尔托莉雅>咕哒子≈哈利等一众学生。后续会有变化。







  

恢复营业的madert

画师: Maca

PID: 73931460

twi: @nozz177

喜欢的话请去画师主页支持哦~

画师: Maca

PID: 73931460

twi: @nozz177

喜欢的话请去画师主页支持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