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咪咕咕

247浏览    14参与
馥离

恶友 求证(2)

很多年前在学校,薛洋会坐车半个小时,跨越半个城市来找他,给他带午饭,在吃食堂的同学羡慕的眼神中走到宿舍楼下,然后去图书馆,咖啡厅。

他们每天点不一样的饮品,直到把这家店里的全都点完,然后找出最好喝的。他们在巨大的玻璃窗下,坐木质的长桌,身前放着电脑和咖啡。

他们看着强烈的阳光穿透玻璃,落在对方的脸庞、发梢。他们分别带上耳机的左右边,把音量调到最小,共享同一首歌。他们坐公交去附近的出租屋短暂地午休,在装修显得拥挤的小房间里躺上各自的单人床。

他会订提早十分钟的闹钟,把闹钟的音量调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然后爬起来给薛洋唱当下最流行的情歌,看着薛洋笑着起床。

………………………………………………...

很多年前在学校,薛洋会坐车半个小时,跨越半个城市来找他,给他带午饭,在吃食堂的同学羡慕的眼神中走到宿舍楼下,然后去图书馆,咖啡厅。

他们每天点不一样的饮品,直到把这家店里的全都点完,然后找出最好喝的。他们在巨大的玻璃窗下,坐木质的长桌,身前放着电脑和咖啡。

他们看着强烈的阳光穿透玻璃,落在对方的脸庞、发梢。他们分别带上耳机的左右边,把音量调到最小,共享同一首歌。他们坐公交去附近的出租屋短暂地午休,在装修显得拥挤的小房间里躺上各自的单人床。

他会订提早十分钟的闹钟,把闹钟的音量调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然后爬起来给薛洋唱当下最流行的情歌,看着薛洋笑着起床。

………………………………………………………………………………

完稿于8月14日  22:14


馥离

我途径一束枯槁黄玫瑰的暮年,我途径一整丛满天星的天空,我途径一大朵镶着浅蓝色边框的雪白月季的国度,我途径一大片玻璃窗的夏天。


(已获得出镜人物授权)

我途径一束枯槁黄玫瑰的暮年,我途径一整丛满天星的天空,我途径一大朵镶着浅蓝色边框的雪白月季的国度,我途径一大片玻璃窗的夏天。











(已获得出镜人物授权)

馥离

恶友 求证(一)

是新坑,准备写长篇的但是没码完🤪

算是洋崽生贺(大概?)

简而言之是be,但是糖浓度很高,耶耶耶

………………………………………………………………薛洋走了,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收拾起几年来的回忆,消失在霞光里,越走越远,直到连一个小黑点都不是了。

金光瑶默默地整理房间。

几年了?记不清了。好几年前合租的时候就想把这房子买下来,真买下来了没几年,人就散了。曾经说过的一辈子,就这么通通不作数。

他每天坐着的桌子,他很喜欢的沙发,他挑的水晶灯……

他曾经亲自下厨,可乐鸡翅虽然有点糊了但是仍然很成功。他曾经在阳台拍晚霞,差点把手机弄掉。他曾经在书房里冥想,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也不是没...

是新坑,准备写长篇的但是没码完🤪

算是洋崽生贺(大概?)

简而言之是be,但是糖浓度很高,耶耶耶

………………………………………………………………薛洋走了,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收拾起几年来的回忆,消失在霞光里,越走越远,直到连一个小黑点都不是了。

金光瑶默默地整理房间。

几年了?记不清了。好几年前合租的时候就想把这房子买下来,真买下来了没几年,人就散了。曾经说过的一辈子,就这么通通不作数。

他每天坐着的桌子,他很喜欢的沙发,他挑的水晶灯……

他曾经亲自下厨,可乐鸡翅虽然有点糊了但是仍然很成功。他曾经在阳台拍晚霞,差点把手机弄掉。他曾经在书房里冥想,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也不是没有过争执, 在刚创业的那段时候,吵得不可开交,然后他去厨房把酱油盖子拧得好紧,直到做晚饭的时候自己去找他,他就笑,金光瑶也跟着笑起来。

就算这样,他也还是走了。

越来越冷漠,越来越疏远,仿佛永远藏着心事。


7月21~22日  凌晨完稿

馥离

恶友 云 (白色情书番外)

要素过多建议先看白情

是洋崽坐飞机走的那天瑶瑶的心理活动

……………………………………………………………

他走的那天丹霞似锦,金光瑶一时之间也看呆住。

若是,若是等我死了之后,真有什么天庭来判我,有什么地府来审我,我该怎么和那些“神明妖鬼”说,我曾经见过那么美的云。

一来那日朱霞烂漫属实美丽无双,二来,其实同样不知如何描述说,曾遇见过连灵魂都如此相似,万分契合的人。

愿随风去,与云相戏。

云未见你,那便寻星。

要素过多建议先看白情

是洋崽坐飞机走的那天瑶瑶的心理活动

……………………………………………………………

他走的那天丹霞似锦,金光瑶一时之间也看呆住。

若是,若是等我死了之后,真有什么天庭来判我,有什么地府来审我,我该怎么和那些“神明妖鬼”说,我曾经见过那么美的云。

一来那日朱霞烂漫属实美丽无双,二来,其实同样不知如何描述说,曾遇见过连灵魂都如此相似,万分契合的人。

愿随风去,与云相戏。

云未见你,那便寻星。

馥离

恶友 QQ不太聪明的亚子怎么办

亲身经历的快乐短打(艹)

梗图单独放在下一篇了

咋说呢这兔子好绝

我当场灵感就来了

是沙雕现代pa

疯狂玩梗ing

@落泯 

【别问我为啥有的地方明明看起来不好笑但是这俩人笑得贼开心,问就是你嫉妒恶友的神仙爱情(好吧其实是我笑点低来着)】

…………………………………………………………………

那天苏涉送了两张公园的票,金光瑶就趁此机会拉着薛洋去写生。

……好吧其实是金光瑶拍来拍去,薛洋在旁边玩手机,时不时被迫做出各种动作。

然后薛.无聊至极.洋就这么打开了情侣空间。

[图片]……?这什么情况。

“瑶瑶啊,别拍了,过来看看这个。”

“成美你且住口,这张天空拍完...

亲身经历的快乐短打(艹)

梗图单独放在下一篇了

咋说呢这兔子好绝

我当场灵感就来了

是沙雕现代pa

疯狂玩梗ing

@落泯 

【别问我为啥有的地方明明看起来不好笑但是这俩人笑得贼开心,问就是你嫉妒恶友的神仙爱情(好吧其实是我笑点低来着)】

…………………………………………………………………

那天苏涉送了两张公园的票,金光瑶就趁此机会拉着薛洋去写生。

……好吧其实是金光瑶拍来拍去,薛洋在旁边玩手机,时不时被迫做出各种动作。

然后薛.无聊至极.洋就这么打开了情侣空间。

……?这什么情况。

“瑶瑶啊,别拍了,过来看看这个。”

“成美你且住口,这张天空拍完再说。过会估计下雨了。”

于是被迫闭嘴的成美酱坐那抓耳挠腮了起码五分钟。

……妙啊。

“咋了?”忙忙碌碌金某人终于肯凑过来了,洋崽落泪jpg

充满疑惑的表情从旁边的人脸上亿点点浮现出来。

“这啥玩意……系统bug吧。”

“这叫特性。”*

然后两个人同时噗地笑出声。

我们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俩猛男(?)对着粉嫩嫩的屏幕狠狠地一通乐。

更好笑的是秃然就下雨了,金大摄影师的设备差点淋到雨。🌚🌝

据不热心市民咪某某透露,当时薛洋一边憋笑一边帮忙护着相机,场面一度失控。

然后两人就在公园里的一个书吧里点了咖啡,一人薅了一个懒人沙发坐。

金光瑶认认真真整理照片,薛洋则继续看情侣空间。

“快来快来,看我又发现什么好东西。”

是领养情侣宠物啥的,画面异常xxs,几乎到了辣眼睛的地步,结果薛洋居然还兴致很高,选了个兔子。

“宝啊你审美死绝了是吗,那个熊不是好看多了?”恋爱不易,瑶瑶叹气。

“你不早说啊,我以为你喜欢兔子呢,你以前不是说过兔子可爱吗?”

“我寻思也不是说这个兔子啊,这也太丑了😂”

“算了算了以后给你选吧,反正我审美跟你不太一样,我只会心疼giegie~”

瑶:???

就这么一边说一边过了新手教程,果然画风很xxs啊。

然后有了以下画面:

两人同时地铁老人看手机。

“他居然给兔子吃炸鸡?!”奇怪的异口同声和笑声又增加了。

金光瑶接着整理照片,没过半分钟,旁边的人又叫他。

“瑶瑶啊这我咋办🌝”

“你点到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了为啥默认我性别是女啊!!!”












*:MC里一般把一些有意思的bug成为特性(也有人说是官方懒得修复艹)和其他的相较而言算比较小众的梗所以单独拿出来说一下QAQ

馥离

玫瑰与将凋的铃兰

(微调)

玫瑰与将凋的铃兰

(微调)

馥离

恶友 烛火三更(清明贺文)

@落泯 一起的清明贺文!

给落落比心❤️

…………………………………………………………………

金光瑶和薛洋有几年不见了。薛洋在义城,不知在做什么。

金光瑶上月寄了信过去,约莫二十天了,仍然没有回音。

正这么想着,便有属下来,说是有人寄了信来。金光瑶忙的头晕眼花,只是让人放在寝室。

子时了。当真是月色皎皎啊。

“信的话……明日再看吧。”

虽是这么想着,却还是拿起了有些破烂的信纸。

信上是不怎么眼熟但是好像看到过的一手烂字,看起来潦草潇洒,大概也不是什么很好的墨水和笔,墨水时断时续,大概能辨认出内容。

也不长,也没有格式,只是简短的六个字。

此后锦书休寄。

落款...

@落泯 一起的清明贺文!

给落落比心❤️

…………………………………………………………………

金光瑶和薛洋有几年不见了。薛洋在义城,不知在做什么。

金光瑶上月寄了信过去,约莫二十天了,仍然没有回音。

正这么想着,便有属下来,说是有人寄了信来。金光瑶忙的头晕眼花,只是让人放在寝室。

子时了。当真是月色皎皎啊。

“信的话……明日再看吧。”

虽是这么想着,却还是拿起了有些破烂的信纸。

信上是不怎么眼熟但是好像看到过的一手烂字,看起来潦草潇洒,大概也不是什么很好的墨水和笔,墨水时断时续,大概能辨认出内容。

也不长,也没有格式,只是简短的六个字。

此后锦书休寄。

落款是薛洋。

“……既然锦书休寄,那就去看看吧。”

其实金光瑶并不是很闲,“去看看”也只是下意识的念头。所以,金光瑶决定先回信。

无从下笔。

认真考虑了一会,便也提了笔。

“仍恋红叶题诗。”

落款是全名,金光瑶三字。

“希望那小流氓能听懂。”

这个“有空”,大概就是两个月后了。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金光瑶多披了件披风,坐着马车去了义城的方向。

马车晃啊晃,金光瑶就想起以前的事。

几年前,也是这么冷的时候,金光善还在世,金光瑶也还不是宗主。

那天金光瑶又去青楼找那沉醉灯红酒绿的父亲,金光善的良辰美景被打断,十分生气,随手拿了个白瓷花瓶砸过去。

“声音多清脆啊”金光瑶这么想着。

金光善身边的青楼女子倒和他说要消消气,莫要为了娼妓之子动了肝火。

然后金光善回了金家,金光瑶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寝室。

呼出的白气似乎要凝结成冰,连空气都是冷冷的,冻的人从皮肤凉到心底。下人送来的手炉本就不热乎,如此看来大概也用不了多久了。

这时候啊,心都冻的寒颤颤的。

白瓷碎片,看起来是温润的质地,还是很有些扎手的。

冰凉的触感真是让人记忆犹新。

马车其实还算宽敞,金光瑶也没什么行囊,黄昏时分,勉强能算是木屋的车里,蜡烛是唯一的光源了。


行车两日有余,才到义城。真是个荒芜的地方。

晓星尘刚死不久,薛洋已是一袭白衣,头戴白绫,一点一点摸索着前行。

金光瑶心情复杂。

他悄无声息的走上去,绕到薛洋背后,细细的查看薛洋白绫的结,而后猛地一扯。

白绫一下子散开,薛洋猛地回头,看见金光瑶的笑脸。

如果有旁观者的话,大概能联想到另一个画面:金光瑶扯下白绫的样子,像极了当年,魏婴扯下蓝湛的抹额。

藏在宽大道袍下的匕首抬起来又放下去。

金光瑶笑道,“成美既然说锦书休寄,那我便来看看。”

薛洋还是那个脾性,讽道:“金宗主是大忙人,怎么还有时间来看我。”

“我,出差,顺路来看看你而已,给你带了点东西。”金光瑶几乎没有犹豫的说。

是的,他还要去看他的第一座瞭望台。

他甚至还记得瞭望台落成的那天,他和他的成美一起去看。身边的人嘴里含着糖,满不在乎的样子,倒像是纨绔的小少爷一般。

他少年漫不经心的对他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你这把刀,挺好用,来看看,不过分吧。”金光瑶脸上是标志性的假笑。

残阳如血,是踏血重逢。

霞光满天,山抹微云,薛洋就很自然的联想到以前。


那天也是这么美的夕阳,金光瑶带他穿过数重暗门,走过无数岔道,最后到了一个类似阳台的观景处。

金麟台居然也有这么美的地方。

旁边的金光瑶缓缓叹了口气,说了两句今日和金光善的破事,又换了个话题讲今后。

薛洋听见旁边的人说,要掌权,想为天下谋福祉,要家财万贯,还想广建瞭望台,甚至包括说,招揽人才,“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云蔚霞起。

薛洋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心里却想,“我是你最锋利的刀,也是保护你的刀刃不再沾染血迹的鞘。这些,只要你一声令下,我都全力以赴帮你实现。”

薛洋定定的看着身边的少年。好事多磨又如何,你一句话的事罢了。

如此说来,此等美景之下,讨论这样的事,也算是不负美景良辰。


金光瑶细看他,一身素静的白衣,一条干干净净的白绫,以及原本的一条金色发带。

在金麟台做他的客卿的时候,他确实记得他给薛洋买了很多发带,赤橙黄绿青蓝紫,把色谱上的买了个遍。

金光瑶突然想问问他,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出口又换成另一句。

“成美在此地,可知自己呆了多久啊?”

薛洋迟疑了,愣了愣,似乎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他听见自己开口:“金宗主记性如此之好,也不甚清楚,更何况我。”

他心里想的却不是这样,金光瑶真是个万分聪明的人,不问我何时归,只是笑着说,“你可知自己在此呆了多久?”

明明就是想叫我回去。

“君子成人之美,薛洋,你又何时能坦坦荡荡的回到我身边,如从前一般成我之美呢?”金光瑶突然明白,祸患未除,这人就永远不可能再次成为他金光瑶的客卿。

你看这,一朝逢,一朝离,逢逢离离,悲悲喜喜。古有诗云人长久,也不过是一“愿”字而已。


金光瑶是第二天下午踏上回金家的路的,马车依然摇摇晃晃,却没点蜡烛。

正是金乌欲下未下的时候,还能算阳光明媚,令人高兴的是,太阳洒下来的光线温暖且不刺眼,是个舒服的天气了。

快抵达目的地的时候,马车穿过一条巷子,那叫一个人声鼎沸,小摊小贩大声吆喝,好不热闹。

这是薛洋曾经常常光顾(祸害)的地方。

金光瑶还记得巷子口的米酒汤圆,被小客卿掀了四五次摊,后来他家的一碗米酒汤圆,有半碗都是白糖。

金光瑶淡淡的笑了笑,倚着木窗,没再分给周边商铺一眼。


回来后,金光瑶把自己埋进那一堆事务里,几乎是在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事,十几天才缓过来。

失眠了。金光瑶的大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很小的细节,是薛洋的发带。

薛洋那天晚上还是睡在棺材里,衣冠整洁,有些直愣愣的躺在那里。

发带没有取掉过,也没弄脏。干干净净的,宛若金光瑶地下室里的一件旧了的金星雪浪袍。

这两个物件真是很轻易的就被联想起来。不错,毕竟它们拥有同一个主人。


又过了一年,金光瑶再去看他,薛洋依然是一袭白衣,蒙着白绫,慢慢摸着墙根行走,只不过看起来更熟练了。

金光瑶默默注视着那条若隐若现的金色发带。

去看,聊天,顺便问问薛洋,知不知道过了多久。

薛洋还是说不知道。他在这么一座死城里过了整整一年,心里也许是回忆着和晓星尘的三年,也许是和金光瑶的年少时。

其实啊,三百六十五天,他薛洋扳着手指头数,又又怎会不知道。

义城里只存着晓星尘的半缕残魂。

回来以后,金光瑶又一次在房间里静坐,面前点一盏烛灯。

并不是他不想睡,只是有特定意义的失眠。

放空。

东边的窗户一点一点的变了,地平线上拓印的是太阳的白光,蜡烛烧的差不多要没了,烛台上落得满是烛泪。

最后竟是蜡烛最为离别惋惜,替它的主人默默垂泪,直达天明。

“日出真不错。”金光瑶小声对自己说。

然后他和衣而卧,没过几个小时就又起来。没得到足够的睡眠质量也不要紧,还有午睡呢。

“东窗未白孤灯灭。”


这是金光瑶照例去看薛洋的第五年。

薛洋一直都是那条发带,稍稍有些旧了,反光能力似乎也差了很多。

“我记得那天他戴的不是金色的,后来也把金色的那根和降灾、阴虎符一起给他了。怎么没见他换过?”

金光瑶心里一直有这样的疑问,于是这一年他先去了薛洋的“住处”。

金光瑶看见一个木柜,顶上有一条发带,落满了灰,看起来却是崭新的。

金光瑶脸上浮现出一点点笑意。

薛洋也察觉到义城有人,匆匆赶回来,扯下白绫看见了金光瑶,金光瑶顿时有些尴尬的定在那里。

薛洋张开嘴,又闭上,又张开,又闭上。重复几次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还是开了口。

“找它很久了,谢谢。”


番外:

薛洋满身是血,挣扎着笑着看苏涉。

一点点微弱的声音里是常年不变的吊儿郎当:“替我转告小矮子,说我们一个是渡渡鸟,一个是大颅榄树,我死了,他也活不长。但是放心,他不会一个人走黄泉路的,我在奈何桥上,先等他个一万年。”

本来我眼里的一切都是黑色的,遇见他后,墙角的花有了颜色。

混乱着的,交织着的,既是五彩也是黑白的回忆。

可我快忘记他的样子了,只记得他马车上的銮铃。

(后面还会有很多番外的,敬请期待~)

馥离

一个预告——

也不知道算不算活动啦,是和@落泯 同题写的清明贺文,清明会发

@小顾是0 和“不知名朋友”一起的,抱歉拖了很久QAQ

(本来是当圣诞贺文脑的,后来拖到新年,到情人节,到瑶瑶生贺,然后终于改完了XD)

也不知道算不算活动啦,是和@落泯 同题写的清明贺文,清明会发

@小顾是0 和“不知名朋友”一起的,抱歉拖了很久QAQ

(本来是当圣诞贺文脑的,后来拖到新年,到情人节,到瑶瑶生贺,然后终于改完了XD)

馥离

生物课上老师讲到关于遗传学一类的问题。

老师:说个不好听的,内个混血不就和可遗传变异(杂交)一样吗

我(小声):贺朝八国杂交

然后和同桌笑了几节课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任何说朝哥不好的意思!!只是觉得好玩分享一下而已!!)

生物课上老师讲到关于遗传学一类的问题。

老师:说个不好听的,内个混血不就和可遗传变异(杂交)一样吗

我(小声):贺朝八国杂交

然后和同桌笑了几节课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任何说朝哥不好的意思!!只是觉得好玩分享一下而已!!)

馥离

金光瑶生贺摸鱼

瑶瑶0220生日快乐!!

随便码了点诗(?)

不押韵也妹啥美感XD

就,摸鱼混更ing


犹记那年牡丹盛放

日照之下

宛若荧散金光

少年郎相顾

半段风流佳话

韶华渐逝

兰陵信言:

可缓然回家

瑶瑶0220生日快乐!!

随便码了点诗(?)

不押韵也妹啥美感XD

就,摸鱼混更ing


犹记那年牡丹盛放

日照之下

宛若荧散金光

少年郎相顾

半段风流佳话

韶华渐逝

兰陵信言:

可缓然回家

馥离

【岁长歌】恶友 白色情书

金光瑶有收集票的习惯,从飞机票、火车票,到公园的入场票、购物的发票。

正好今日的工作完成的快,他就想着整理整理。

“装这些的盒子真是一年比一年大了,成美走了之后开销也少了许多。”感慨万千。

刚来金家的前三年的都放在同一个盒子里,原本是纸盒,后来换了铁的。

自己做的那个纸盒子早就被水、油之类的东西弄的破破烂烂,所以几年前就换了。

这几年都没干什么,无非是买的什么酒,劝着金光善从他的酒店回去。

几百块的有,几千上万的也有。工资难得填这个大坑,金光瑶自己也常常吃不饱饭。

那时候得了点金夫人的赏钱,还以为是多大的赏赐,高兴的不得了。

过几年再想想,打发乞丐似的。

后来有了成美,工资也...

金光瑶有收集票的习惯,从飞机票、火车票,到公园的入场票、购物的发票。

正好今日的工作完成的快,他就想着整理整理。

“装这些的盒子真是一年比一年大了,成美走了之后开销也少了许多。”感慨万千。

刚来金家的前三年的都放在同一个盒子里,原本是纸盒,后来换了铁的。

自己做的那个纸盒子早就被水、油之类的东西弄的破破烂烂,所以几年前就换了。

这几年都没干什么,无非是买的什么酒,劝着金光善从他的酒店回去。

几百块的有,几千上万的也有。工资难得填这个大坑,金光瑶自己也常常吃不饱饭。

那时候得了点金夫人的赏钱,还以为是多大的赏赐,高兴的不得了。

过几年再想想,打发乞丐似的。

后来有了成美,工资也渐渐多起来,闲暇的时候,他们去公园,游乐场,超市,甚至金光善的,名为酒店却是他的重要青楼的五星酒店。

金光瑶对着一个很长的纸条,那是某一次和薛洋一起去批发市场购物的发票。

薛洋喜欢吃糖,那一次就囤了他一个月的量,欢喜地不得了,难得笑得像个孩子,纯真无邪的。

真是难忘的场景,天黑的差不多了,路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旁边的人一边走一边从袋子里拿糖吃,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说话都是含含糊糊的。

再过几年,金光善死了,小流氓越发猖狂起来,常常就是跑到金家的地下商场拿走些东西。今天是张家的糖,明天是李家的枣。

金光瑶只说记在他账上,于是各类的票越发多了。

那时候,金家上下都知道,这薛秘书可是金总裁罩着的,跟大爷一样。

不止是罩着,平日里也走的近,金光瑶有时去别处出差也得带着。

韩国首尔,日本大阪,菲律宾的沙滩……

金光瑶甚至记得每一次坐的飞机的编号。

去三亚的那一次,飞机上提供iPad给乘客,飞机上的三个小时,他们两人都是玩iPad上的象棋度过。

薛洋不会象棋,金光瑶就耐着性子跟他讲解,薛洋又不耐烦,听几句就以为自己懂了,玩着玩着又有不懂的地方。

再后来,金光瑶的公司由于内部消息泄露,不得已开启了名为“清理门户”的大裁员。

原本薛洋作为公司骨干,是不会被裁的,可惜金光瑶的结拜大哥聂明玦认定薛洋出卖过公司机密,与薛洋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金光瑶叹了口气,拿起了最大的那个盒子。那个铁皮盒子几乎要被装满了。

他熟练地翻到最后一张。是飞机票。

乘机人:薛洋

出发地:兰陵

目的地:义城

机票上显示的时间距离现在,大概有八年,快九年了。

金光瑶无数次在梦里幻想那架他从未见过的飞机是什么样子。那是他的,有去无回的白色情书。

馥离

后来我不再需要任何人做光亮,我自己就足以照亮自己。

后来我不再需要任何人做光亮,我自己就足以照亮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