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哇团

208浏览    18参与
请你喝牛奶
好久之前看一个阿婆主解析☁️9...

好久之前看一个阿婆主解析☁️9⃣️编舞,提到了最后定格动作的细节,全员抓裆🈶️,不愧是你力丸老师的编舞。练习室版都不知道刷了多少遍了,刚在网易云才完整看了一遍MV,同款定格,从左往右,真有被笑到🤣

多子哥的衣服裤子甚至没有练习室干净利落,视觉身高至少被压缩10cm

能看出铃铛妈咪在努力完成动作,长裤都被揪成了七分裤哈哈哈

编舞老师帅气依旧(吃饭不骂厨子🕺🏻

小黑依然是外套问题,过于宽大的上衣跳舞时很吃动作,最后还直接导致了无效抓裆!


多多和铃铛的裤子像是拿的同款的xxl和s,小黑的裤子可能是买前面两条外赠的一条,加上丸子为了统一配色穿的衬衫,都一起拿去烧掉吧🙏🏼赞丸同...

好久之前看一个阿婆主解析☁️9⃣️编舞,提到了最后定格动作的细节,全员抓裆🈶️,不愧是你力丸老师的编舞。练习室版都不知道刷了多少遍了,刚在网易云才完整看了一遍MV,同款定格,从左往右,真有被笑到🤣

多子哥的衣服裤子甚至没有练习室干净利落,视觉身高至少被压缩10cm

能看出铃铛妈咪在努力完成动作,长裤都被揪成了七分裤哈哈哈

编舞老师帅气依旧(吃饭不骂厨子🕺🏻

小黑依然是外套问题,过于宽大的上衣跳舞时很吃动作,最后还直接导致了无效抓裆!


多多和铃铛的裤子像是拿的同款的xxl和s,小黑的裤子可能是买前面两条外赠的一条,加上丸子为了统一配色穿的衬衫,都一起拿去烧掉吧🙏🏼赞丸同款束口裤可以搞批发,跳舞穿好看👍🏼








木子文

Xin运之城|短篇

为power_信打call

————

余明君单手驾着车,抓了下耳尖,在悠长的高速快速通过。

坐在副驾驶的邓烺怡本在跟着车载音乐晃动,忽然瞳孔放大指向前方,“明君小心!”

只见道路前方赫然站着一个人形,看见车来也不避。

双手扶住方向盘打了个转,余明君一脚踩下油门,直勾勾冲那人驶去。

邓烺怡遮住脸不敢再看,磕噔一下车猛地一震,嘭前方传来撞击声,等他放下手来,挡风车窗上缓缓留下一串红色血液,斑驳的血迹让他隔着玻璃仿佛也闻到了铁锈的血腥味,嘴里不由喃喃出声,“好暴力。”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讲究这。”余明君面色如常分毫未变,刚刚的场面宛如家常便饭。

车辆碾过处,滚出一个人头,斑驳血迹下...

为power_信打call

————

余明君单手驾着车,抓了下耳尖,在悠长的高速快速通过。

坐在副驾驶的邓烺怡本在跟着车载音乐晃动,忽然瞳孔放大指向前方,“明君小心!”

只见道路前方赫然站着一个人形,看见车来也不避。

双手扶住方向盘打了个转,余明君一脚踩下油门,直勾勾冲那人驶去。

邓烺怡遮住脸不敢再看,磕噔一下车猛地一震,嘭前方传来撞击声,等他放下手来,挡风车窗上缓缓留下一串红色血液,斑驳的血迹让他隔着玻璃仿佛也闻到了铁锈的血腥味,嘴里不由喃喃出声,“好暴力。”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讲究这。”余明君面色如常分毫未变,刚刚的场面宛如家常便饭。

车辆碾过处,滚出一个人头,斑驳血迹下是溃烂异常发蓝的皮肤。

蜿蜒道路如蛇,黑色的车子游行,迷蒙烟尘飘过,道路尽头是一座城。


请你喝牛奶

在我生命中留下的痕迹,我都甘之如饴。


在我生命中留下的痕迹,我都甘之如饴。








请你喝牛奶

Merry Christmas !!!

平凡的一年因为赞丸酱认识了哇团,12月25日好像也变得意义非凡,于是重温去年的圣诞趴踢,再看一次小团综还是喜欢得不得了,用心的置景、配色,轻松有趣的相处,无语又好笑的问答,以及丸子和小黑的红配绿可以说是圣诞氛围拉满了哈哈。还是愿意相信,有努力有未来,好的事情是命中注定的礼物,在不经意的某些时刻就会发生,就让它发生,圣诞来了,下起雪了,春天应该也不远了🎄🎅✨


Merry Christmas !!!

平凡的一年因为赞丸酱认识了哇团,12月25日好像也变得意义非凡,于是重温去年的圣诞趴踢,再看一次小团综还是喜欢得不得了,用心的置景、配色,轻松有趣的相处,无语又好笑的问答,以及丸子和小黑的红配绿可以说是圣诞氛围拉满了哈哈。还是愿意相信,有努力有未来,好的事情是命中注定的礼物,在不经意的某些时刻就会发生,就让它发生,圣诞来了,下起雪了,春天应该也不远了🎄🎅✨





木子文

是可爱的精神病鸭| ④你是天选之子

主哇团4只

勿上升真人

————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伴随着五彩令人晃眼的灯光,烺怡他们冒着汗水穿行在群魔乱舞的人群中,偶尔有穿着热辣吊带的金发辣妹拿着一瓶酒像上前跟赞多搭讪。

赞多局促挥挥大手,整个人绷直如临大敌般退后半步走开,把烺怡他们笑得够呛。

“小黑别笑了,找到力丸才是正事。”烺怡压着自己嘴角的一抹笑,伸手先发制人揪起余小黑的后领,发现根本对方整个猫根本拎不动,回头一看。

余小黑呆站在原地,眼睛发亮看着人家女孩子手里的草莓。

“帅哥,想吃啊?”长发的女生也是从善如流,递出手里琥珀色的酒瓶,“喝一口酒就给你。”

明君的眼中闪过迷茫,伸手就要接过酒瓶,手被一双白细的手握住,温...

主哇团4只

勿上升真人

————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伴随着五彩令人晃眼的灯光,烺怡他们冒着汗水穿行在群魔乱舞的人群中,偶尔有穿着热辣吊带的金发辣妹拿着一瓶酒像上前跟赞多搭讪。

赞多局促挥挥大手,整个人绷直如临大敌般退后半步走开,把烺怡他们笑得够呛。

“小黑别笑了,找到力丸才是正事。”烺怡压着自己嘴角的一抹笑,伸手先发制人揪起余小黑的后领,发现根本对方整个猫根本拎不动,回头一看。

余小黑呆站在原地,眼睛发亮看着人家女孩子手里的草莓。

“帅哥,想吃啊?”长发的女生也是从善如流,递出手里琥珀色的酒瓶,“喝一口酒就给你。”

明君的眼中闪过迷茫,伸手就要接过酒瓶,手被一双白细的手握住,温热的掌心如羊脂玉的触感温暖他的心。

“不用了,他不能喝酒。”烺怡挡在明君身前,回头瞪了对方一眼,“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

余明君撇撇嘴,眼神向上飘去。

“什么啊,原来已经有女朋友了。”女生上下扫视了一下妆容精致穿着裙子的烺怡,不屑地带着酒离开了。

烺怡喉头一噎,都来不及解释,又看看旁边的逆子,叹了口气,“真的这么想吃吗?”

余小黑眼睛一下子被点亮,灯光晃过琥珀色的瞳仁翻着彩色光芒,疯狂点头。

绕过过吧台,终于在舞池最热闹的地方男男女女的中心,赞多找到了那位让他们寻找良久正在热舞疯狂扭臀的“疯子”。

哪个辣妹能辣过他啊,真是玩得还挺high……

挤过人群,赞多一只手甩开搭在Rikimaru肩上的女士胳膊,另一手拉上对方手腕就要把人拉走。

谁知没几步,那只手就像滑溜无骨的鱼一般挣脱,看了看空荡荡的手心,赞多回过头就看见RIkimaru自顾自跟随灯光摇摆着宛如一个妖孽, 浑身散发着妖里妖气,甚至,余光还翻了他个白眼。

赞多生气再度挤了过去,走到对方跟前,指了指外面,“烺怡他们在找你出去吧!”

“What?”Rikimaru晃了晃脑袋,小胯随着音乐轻扭,上衣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敞开的深V,指了指耳朵根本听不见。

低下的眼眸凝滞了一瞬,入眼是大片肌骨,赞多吞咽了下口水,晃了晃被炫目灯光缭花的眼,耳旁是节奏感分明动感的音乐,身旁是随意舞动的男女,所有的所有都散发着一种荷尔蒙的气息,真的一股气上头,

“我说,他们在找你,走!”赞多提高了音量,凑近到对方的耳边近乎喊道。

“呼”忽而耳朵一痒,一阵暧昧的细风从耳边吹过,赞多下意识缩了下脖子,摸了摸发烫的耳垂,却看见对面的Rikimaru笑得恣意,一阵羞耻的心情泛起。

堂堂昭和男儿,怎么可以被,被这样调戏……

恼羞成怒,正要发作,忽然一只雪白的手臂扶住他身后的大理石吧台,将他困在咫尺之间。

“have a good night,sexy boy!”Rikimaru抬手摸了摸下对面人的下巴,满意看着对方既羞涩又恼怒的表情。

呐,真是让人遐想的表情,好久都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呢。

余小黑抱着价值560人民币的一盒草莓出来,心满意足地拿着牙签戳起一个鲜红欲滴的草莓,身后是还沉浸在荷包被榨干痛苦中的烺怡,乖巧地将草莓递到对方嘴边。

烺怡哭丧着脸,眼中泛着泪花,看着眼前的草莓。

呜呜呜,自家逆子终于懂事了!

啊呜,张嘴正要一口将草莓吃掉,刷地眼前的草莓消失不见,进而传来舌头被咬的剧痛。

“啊,啊嘶”烺怡捂着嘴,怒目圆睁地看着眼前笑得万分得意吃着草莓的余小黑,“余-明-君!”

河东狮吼如同一股声浪席卷了大半的舞池,掀翻了吧台上一摞的炫彩水晶酒杯。

酒吧的酒保吓得蹲下,跳舞的人群纷纷停下,捂住了耳朵,众人慌乱之际,黑暗的角落一个拍了下桌子:

“太好了!这下Vocal和Dance都找到了!!”

“胆大包天了是吧!我不打你,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信不信下周起,不准你再吃垃圾食品!”

“喵!——(不要!)”

“啊,放开我,别扒拉着我!放开我,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赞多一脸地铁老人手机扯着一直缠着他不放Rikimaru,外套都快被人家扒拉下来,在酒吧门口撞到在教育小黑的烺怡,话里都带着哭腔,“他这是怎么了!啊,妈妈,我要回家!”

修理小黑的烺怡停下手,大量了一下眼前的扒在赞多身上的“力丸”,试探道“Rikimaru?”

“嗯哼”Rikimaru傲娇轻哼了一下,继续调戏着身边的赞多,食指卷了下对方耳畔的碎发被一把拍开。

“哦”得到回应的烺怡松了一口气,“忘了告诉你,赞多。”

“什么?”

“力丸还有个人格,Rikimaru,是个Gay”

“哈?!”

赞多一脸震惊看着扒拉在他怀中抛媚眼的Rikimaru。

————

“To be exact, I'm bisexual.”Rikimaru看着沙发对面正襟危坐的三人,不在意地玩着手中只剩下框的墨镜。

赞多心有余悸地,装作没事拿起桌上盒子里剩下的草莓一把全塞进嘴里,一旁小黑在半空的手瞬间握拳投来死亡凝视,转头想跟烺怡告状,却被完全无视。

“所以之前家里的冰淇淋全是你吃的?”烺怡环着手视线审讯着眼前不着调的人。

赞多嚼着草莓的嘴一停,一脸不敢置信地看向烺怡。这是什么神奇的展开???

“Sure”Rikimaru耸耸肩。

“哎呀,不能吃这么多的。”烺怡起身,坐到Riki的身边关心,“肚子有不舒服吗?”

“呀,你不该问这个的吧?”赞多偏过头,吞咽下嘴里全部草莓。

烺怡疑惑回头:“那我该问什么?”

“他,他对我”赞多害怕地双手抱住自己,“干嘛这么奇怪。”

“性向が,いますが、なこがありま,何か変?”Rikimaru忽然用起日语回答,只不过他的语法过于破碎。

“他说什么?”“喵?”烺怡和明君面面相觑。

“性取向不同,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吗?”赞多叹气翻译了一遍,“他这么说。”

“哇哦”烺怡和明君两个人默默鼓掌。

赞多觉得离大谱:“不是,听得懂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不是啊,我们从来没听懂过。”烺怡回道,明君在一旁点头应和。

“可是事情的重点不在这里吧,他是我室友,要是一直……”赞多戚戚地看了对面沙发上的Rikimaru一眼,啵,对方朝他飞来一个飞吻,惹得他瞬间表情傻了。

“你也说了,是室友嘛,互相忍一忍嘛。”烺怡撸了把身边明君的顺毛。

“可是他……”赞多组织着语言,“很奇怪。”

“我也很奇怪,小黑也奇怪,我们都很奇怪不是吗?”烺怡耸耸肩,“而且Riki他只是觉得你好玩跟你开玩笑罢了。”

赞多愣住,是啊,这世上奇怪的人这么多,自己的暴食症,烺怡的异装癖,小黑的认知障碍,就算那些在街上最普通的人也有自己的不同,为什么要以歧视的目光看待不同呢?只要不伤害别人,不同就只是不同而已,这世上并没有“一定要这样,那样”的法则。

“最好是吧,我上去了,你们看好他。”赞多摸了摸发顶,起身要上楼,看见同样从沙发起来的Rikimaru,身子后仰胳膊挡在身前。

“坐下,坐下”烺怡连忙拉了拉Riki的胳膊,让对方坐下。

小黑拿起桌上空空荡荡只剩下几滴水的盒子,从上至下地看了看,

“喵嗷!——”痛呼了一声。

他的草莓!

The End 完结

木子文

是可爱的精神病鸭| ③我们如此不同

主哇团四只,私设勿上升真人

————

其实说实话,赞多跳得很好,排练时态度也极好,让人挑不出错来。

但是,力丸不知为何就是怎么也看他不顺眼。

“rikimaru老师,我对动作有点疑问。”李泰民从休息室探出头。

“哦,好。”力丸看着镜子里在后面疯狂练习动作的赞多,放下环着的手臂朝休息室走去。

“纳尼?”

力丸圆圆眼睛看向李泰民。

“老师,那个叫赞多的孩子真的跳得很不错呢,我想在演唱会上跟他合作表演一个节目呢。”说起赞多,李泰民是把对方付出的汗水努力看在眼里的。

而且,在场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赞多这个人以后不会是简单池中之物。

“你decide就好。”力丸撇撇嘴。

“听说赞多...

主哇团四只,私设勿上升真人

————

其实说实话,赞多跳得很好,排练时态度也极好,让人挑不出错来。

但是,力丸不知为何就是怎么也看他不顺眼。

“rikimaru老师,我对动作有点疑问。”李泰民从休息室探出头。

“哦,好。”力丸看着镜子里在后面疯狂练习动作的赞多,放下环着的手臂朝休息室走去。

“纳尼?”

力丸圆圆眼睛看向李泰民。

“老师,那个叫赞多的孩子真的跳得很不错呢,我想在演唱会上跟他合作表演一个节目呢。”说起赞多,李泰民是把对方付出的汗水努力看在眼里的。

而且,在场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赞多这个人以后不会是简单池中之物。

“你decide就好。”力丸撇撇嘴。

“听说赞多是街舞世界冠军呢,老师,你们以前不认识吗?”李泰民想,都是舞蹈界应该圈子挺小的。

 “没听说过呢。”力丸人畜无害地笑了笑,心想,说起来以前还真没听说过这人。

从休息室出来后,就看见赞多和其他伴舞笑闹作一团,表情夸张地在那边讲笑话。

“知道香蕉摔下树变成什么了吗?”

“不知道”

“当然是香蕉泥了啊。”

“哈哈哈哈哈,你好无聊。”

好无聊的笑话,力丸偏了下头,不过香蕉摔下树会变成什么呢,是茄子吧,因为会有紫色的淤血。

“rikimaru老师”“力丸老师”看见他出来,几个伴舞站起身,赞多也不情愿拍了拍裤子跟着站起。

他看了看时间,今天的训练差不多了,“那个时间差不多,回去吧,大家路上小心。”

“好的,老师再见”“再见”

赞多站在人群后面看着被学生包围在和煦微笑的力丸,没有上前。

真是难以捉摸的人,明明在外人这么温柔,但是昨晚对自己又那么恶劣。

天色渐暗,空无一人的舞蹈室,赞多反而觉得更加自在,汗水从肩头滑落,在窗外透来的霓虹光彩下变换着光彩,最后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看着墙上李泰民的巨幅海报,赞多脱力滑落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只手拉了拉头上的鸭舌帽。

伴奏正好停下,安静的舞蹈室传来细微的啜泣声。

陌生的环境、无望的未来、家人的思念、讨厌的室友……情绪的开关被人按下,如同海浪一般席卷着赞多的心情。

整理好东西的力丸背着小包从走廊尽头走来,看见舞蹈室那边的灯还亮着,脚步一顿。

灯忘记关了吗?

抬脚上前走了一步,脚步再次停下,教室的灯光突然一熄,从后门出来一个大高个,戴着鸭舌帽,左耳的耳钉刺眼,昏暗中对方本就宽阔的脊背在白色老头汗衫的衬托下更加性感修长,连走路都带着肌肉起伏的律动。

呐,力丸舔了下下唇,没看错的话,这人刚刚的眼角是红的吧。

“小黑,我们今天晚饭出去吃好不好?”烺怡收拾着手里晒好的衣物,“顺便拉上Riki和赞多,再怎么闹别扭,我们也住在一个屋檐下了啦。而且赞多住进来还没有欢迎宴,正好一起。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是不是?”

烺怡温柔抬眼,就见一旁的小黑拿着手里的剪刀对电视机的电线,眼见刀锋已经卡在电线的脖子上。

【电线:我泥马。。。妈咪,救我!】

“小黑!——”烺怡收到求救信号伸手疾呼。

咔嚓,明君被吓得手一抖,电视机的线应声变成两段。

赞多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一人一猫在屋里追逐。

“余小黑,你给我站住!这都是第几次了?跟你说了,电线不能剪。”

“略略略”

“还笑,你给我站住。”

“噗嗤”不知为何,赞多笑了出来,心情瞬间雨转晴。

“赞多回来啦,晚饭我们一起出去吃吧,就当是我们给你的欢迎宴,我请客。”烺怡喘气叉着腰,身边站在头上一个大包的小黑。

“可以,等我上去换个衣服。”洁癖的赞多受不了一身汗。

“好哦,我们等你。”邓烺怡挥挥手,看见旁边想溜走的身影,“小黑”

被叫名字的小黑全身一抖。

等他下楼的时候,楼下已经从两人变成了三人,力丸也在。

“No想去,呵呵。”对方的声音清晰传来。

“啊,那个”烺怡艰难地组织语言,余光看了眼已经下楼的赞多“这是赞多的欢迎宴啦。”

“我不可以”力丸摇摇头

“Say,我可以。”烺怡没有办法,只能使出杀手锏。

“我可以。”听到回答的烺怡大大松一口气,回头看向赞多,“下来啦,我们一起走吧。”

自助餐厅

三个人在吧台坐成一排,你要问为什么只有三人,力丸还在不紧不慢地选吃的。按照他的速度,一般明君早就吃2轮了。

烺怡拿起手里的咖啡对着手机一个劲自拍,明君低头顺毛吃着盘子里的食物,有食物的时候他总是异常的乖,有时候烺怡也会怀疑,只要有人给食物小黑就会跟着走。

力丸取好食物,来到吧台,只有赞多旁边剩下一个空位,他没有选择只能坐下。力丸戴着只剩一个镜片的墨镜用余光看了眼,旁边的人比明君还要过分,一直在埋头狂吃,仿佛对他的到来没有感觉。

那他也就装作对今晚的事没看见罢了,毕竟哭了这种事,不是所有人都想让别人看见询问的。成年人,已经学会对眼泪冷漠,更何况他天生泪腺不发达,哭的情况少之又少。

想着力丸将盘子里的昆布、巧克力片和菠萝片夹进小汉堡里,打算试试一口吞,刚拿起改良过的小汉堡,张开嘴就要咬下去,手中的小汉堡被人一把夺去,空空如也。

死亡视线看向旁边的赞多,本来已经原谅的心情,瞬间又down了下来,在心中的小本本上给赞多画了无数个叉叉。

“对不起,对不起,我饿的时候就会这样。”赞多吃着手里的小汉堡边挥挥手,皱起眉头“啊,怎么这么奇怪的味道。”

觉得奇怪你倒是还给我啊,力丸看着继续吃着不停的赞多,还有对方桌上空着的7-8个盘子,黑暗的气息在背后蔓延。

烺怡察觉到波动转过头,刚想开口劝,背后路过几个男男女女用日语交流着,明目张胆。

“什么啊,男人穿裙子吗,好恶心。”

“啧,男不男,女不女的。”

“脸上还化了妆哎,该不是泰国来的,不知道身材怎么样。”

“祥泰,你在想什么啊,不会是,嘻嘻嘻。”

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穿着,今天因为外出烺怡特意挑了较为保守的红黑格子的苏格兰半身裙,里穿了牛仔裤,搭配黑色的衬衫,其实也没有很过分,知道日本人大致保守,只是没想到还是遇到了这样尖酸的人。

垂下头烺怡想装作没听见,余小黑吃着的手一停,猛地转过身满脸愤怒地瞪着身后的一群人,嘴里发出呼呼嗤嗤的声音警告对方。

但是显然是没有用的,那些人只会得寸进尺更加过分。

名叫“祥泰”的人伸手笑拍着明君的后脑勺。

“哟,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话都不会说了啦。我说,就一个人妖,一个傻子,还敢跟我瞪眼。哈哈哈”

说完还对身边的朋友笑了起来,抽起手又要打下来的时候,手忽然停在半空被一只大手截住挣脱不能。

赞多纸巾擦了擦手指,转过头满脸无辜看着穿着花衬衫的祥泰,“收敛点吧,他们都是我朋友。”

说完手上使了下力气,疼得祥泰直接变了脸色,“嘶,啊啊啊,痛。”

看不上祥泰这样的人,赞多一把松了手,转回身一个眼神也不给。祥泰在原地疼得直甩手,脸青一阵,白一阵,在朋友面前丢了脸,对上赞多旁边戴着只剩一个镜片的墨镜同样冷意盯着他看的力丸。

治不了旁边的大高个,还治不了他的朋友吗。

祥泰抄起桌上的纸巾盒朝力丸丢了过去,“力丸——”反应过来的烺怡惊呼,“喵——”明君学着长啸了一声朝祥泰扑了过去,祥泰旁边的狐朋狗友看见也上前帮忙对着明君就是拳打脚踢,赞多意外转头被打了一巴掌,愤怒不已扑身上前拎着祥泰的朋友衣领就是一拳,烺怡看见上前想要拉架意外被踢了两脚,白色的纸巾飞了漫天,现场乱成了一团。

“别打了,别打了。”

“你居然敢打我,知不知我爸是谁。”

“我管你,打你就打你还挑日子嘛?”

“喵——!”(啊——)

力丸一脸懵逼站在纷飞如雪的纸巾中,双拳握了握滚圆,不知所措。

乒乒乓乓桌椅倒了一片,忽然也不知谁撞到了音响。

滋滋滋,一段鼓点分明富有韵律的印度音乐响了起来。

“喂,你们在干什么?!”

餐厅经理痛心疾首地看着眼前满是狼藉的地面,抓起了所剩不多地中海的头发。

“快跑!”烺怡将小黑从人堆拉了出来,“力丸你带着赞多快跑。”说完拉着明君夺门而出。

还在原地喘着粗气的赞多忽然感到手上一个温软的触感,就被人强制拖走,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在街上,前面是拉着他跑的力丸。

感到身后的赞多步子慢了下来,力丸转头,“喂,傻大个,跑快点。”

“什么?!”赞多被这一直接的称呼惊呆在原地。

“喂,前面的给我站住!”是祥泰他们追了上来,赞多牙关一咬,反手握住了力丸的手腕,迈着大步向前逃命一般冲了起来,力丸步子一颠差点失去平衡。

东京街头,只见一个大高个男人手里牵着另外一个男人在狂奔,景象实在壮观。

跑到小巷口,赞多探了探头,终于甩掉了祥泰他们,顺了口气。

旁边的力丸摘下一只镜片的墨镜,顺了把额前的头发。

“哈哈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力丸。”赞多跑的畅快,伸手想跟对方和好。

“说什么呢。”力丸手指一戳将另外一个镜片取了下来丢在地上踩了一脚,戴上只有镜框的墨镜,回头看向赞多“我是Rikimaru。”

“是是是,Rikimaru,但是rikimaru不就是力丸嘛。”赞多笑着调侃对方。

“我是我,力丸是力丸。”Rikimaru扬起妖孽的笑容,在街边霓虹灯光下显得更加失真,“一起去夜店吗?”

赞多机械摇摇头,“真是可惜,那我走了,傻大个。”对方留下这一句挥挥手就离开。

“我叫赞多!”反应过来的赞多翻了个白眼。

“赞多,你们在这儿啊。”烺怡牵着明君喘气也跑来小巷,“哎,力丸呢?”

烺怡看了看赞多空荡荡的身边。

“他说他去夜店,”赞多皱起脸,“还有Rikimaru是谁?”

“糟了!”烺怡上前推着赞多又跑了起来,“他有你跟说去哪个吗?”

“这我怎么知道?”

“喵喵喵?(又要跑?)”明君一脸生无可恋,在原地踏步龟速前进。

木子文

是可爱的精神病鸭| ②怎么又是你

哇团一周内快乐(*^▽^*)

私设勿上升真人哟

————

“力丸你没事吧?!”

邓烺怡解开系在小黑手上的绳子,看见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近田力丸跑了过去扶着对方的手臂,打量关心起来。

墨镜的一片镜片滑落,力丸淡定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哼哼”笑了两声,摆了摆雪白的小胖手,自个儿上了二楼。走到房间门口时,才突然停住脚步,摸了摸后腰,语气毫无波澜痛呼出来:“啊,痛。”

从宇野赞多视角,这个叫Riki的室友未免有点,怎么说呢,用家乡话来说就是有点憨,走个楼梯也能平地摔,真是太好笑了。

不过,他的柔韧性还不错,就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

被解开绳子的余明君抱着棍子站在餐台前,赞多发现...

哇团一周内快乐(*^▽^*)

私设勿上升真人哟

————

“力丸你没事吧?!”

邓烺怡解开系在小黑手上的绳子,看见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近田力丸跑了过去扶着对方的手臂,打量关心起来。

墨镜的一片镜片滑落,力丸淡定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哼哼”笑了两声,摆了摆雪白的小胖手,自个儿上了二楼。走到房间门口时,才突然停住脚步,摸了摸后腰,语气毫无波澜痛呼出来:“啊,痛。”

从宇野赞多视角,这个叫Riki的室友未免有点,怎么说呢,用家乡话来说就是有点憨,走个楼梯也能平地摔,真是太好笑了。

不过,他的柔韧性还不错,就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

被解开绳子的余明君抱着棍子站在餐台前,赞多发现他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手里仅剩一口的三明治,维持自己的拽哥人设不倒,面无表情地当着对方的面一口直接塞进了嘴里。吃到好吃的整个人摇晃了一下,走之前还不忘刺激小黑一下,“嗯~~真好吃。”

身后的小黑脸刷地一黑,表情仿佛在说,三天之内撒了你。拿着棍子的手一挥,一只透明碗应声落地,嗙铛碎裂成一片片,发出巨大的响声。

还在楼梯口张望担心力丸情况的烺怡听到厨房的声音叹了口气,连忙跑了过去,“怎么了,又怎么了?”

余明君表情无辜地看向在裙子外面系了一件牛仔外套遮挡的邓烺怡,脚下还都是玻璃碎片。

邓烺怡指着碎片,“别动哦,我去拿东西打扫。”然后在翻找起来,“扫帚到哪儿去了……”突然转头看向小黑方向再次嘱咐,“我说了别动哦。”

小黑的眼睛跟着邓烺怡移动着,发现对方没有在看自己,弯腰伸出爪子好奇朝玻璃碎渣碰了碰,“嗷——”

“找到了”找到扫帚的邓烺怡被突如其来的杀猪声吓得整个人一抖,转身就看见小黑捂着自己的手,怒气值拉满,“我不是说了,叫你别动!”看着对方的怂样也不知道戳中他哪个笑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小黑捂着手指痛苦面具看着对面捂着肚子笑的烺怡,指尖指着脑袋转了转。

这人的脑袋是不是有点大病?

虽然室友都有点大病,但是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宇野赞多站在舞蹈室开始了新的一天。他在帮忙准备明星李泰民的演唱会表演,不过,当然不是主角只是个伴舞。

“编舞老师因为腰伤今天不能来了,大家今天就自行练习之前的动作吧。”

腰伤不能来了,赞多对着镜子自如地扭动着,哪个舞者腰上没有伤。

练到汗流浃背,他喘着气来到旁边的长椅,拿起地上的矿泉水拧开一口气灌了下去,“叮咚”长椅上搁置手机的提示音让他下意识看了过去。

【客人,您预订的架子鼓正在派送中,即将到达。】

自己的鼓就要到了,赞多满意地点了下头。

“叮咚叮咚”傍晚烺怡正在做辣子鸡时,门口门铃再次响起。拿着锅铲系着碎花围裙的妈咪火急火燎看着手中快要出锅的辣子鸡,“小黑,小黑!帮忙去开一下门。小黑?”

没人应答,烺怡只能关了火,脚步匆匆出了厨房。路过客厅的时候就看见戴着耳机坐在沙发看电视的余明君,“叫你没听见嘛。”来到门前开门。

坐在沙发的明君耳朵动了动,依旧目不斜视看着眼前电视里的猫和老鼠。

“您好,这是您的快递。”歘得一个巨大的箱子推了进来。

“什么?我没有买东西啊?”烺怡一脸懵逼看着眼前的大箱子,转过头问,“小黑是你的吗?”

明君转过头,看见巨大的箱子一脸惊恐,猛地摇头。

“你现在听得见了吼。”邓烺怡叉腰,耳朵上的樱花耳坠晃了晃。

“……”明君吹了声口哨,装作无事转回头去。

“难道是Riki的?”好像力丸他也经常买奇奇怪怪的东西,邓烺怡围着大箱子转了一圈。

“鸭达,终于到了。”

好听的小烟嗓欢呼,一个长手臂伸来轻而易举举起烺怡面前的大箱子扛在肩上。

邓烺怡惊讶看着赞多扛着半人高的箱子,“你不需要帮忙吗?”

“帮忙?”赞多回头,动了动空着那只手,“质疑我行不行,要试试吗?”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烺怡讪笑摆摆手,“不用不用。”

好像在自己以前初中读过的青春言情小说里见过熟悉的台词。

夜里忙碌一天的烺怡熄了灯,拉了拉身上粉色的被子躺下,双手放在胸前正要闭眼安心睡下。

“铛——”

一声镲声让人瞬间大脑清醒,刷地睁开双眼看着漆黑的天花板。

趴着枕头的明君鼻尖冒着泡泡,啪,泡泡破灭。幽幽睁开黑色的瞳仁,炸了毛:“喵!——”。(翻译:“有病啊!——”)

二楼闪着五彩灯光热舞的力丸身影停下动作,看向楼上的天花板。

三人齐聚在3楼的房间门前,小黑打了个哈欠,烺怡揉了揉眼睛,唯独力丸特别精神。

“怎么办,要怎么说啊?”烺怡摸着小黑的头发,看向力丸。

“阿诺,那个要不,木头的downside。”力丸软软糯糯指着门说道。

“什么?呵呵呵,你想说什么力丸?”烺怡看着力丸笑了起来。

明君看着说来说去说不明白的两人,瘪了下嘴,拿起棍子砰砰砰敲起了门。

吱呀,门被打开,一道黑色的身影投了下来,身高一米八一的赞多站在门口俯视着他们三人,冷脸颇有些山口组的气势。

烺怡和力丸停下了说话,小黑默默垂下拿着棍子的手额头流下一滴汗珠。

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空气就在这一刻凝固成冰。

“阿诺”力丸开口想说些什么。

“抱歉,吵到你们了吧,我在安装架子鼓。因为说明书太复杂,所以拼的太晚了,下次不会啦。”赞多一开口语速如同加速度的子弹一般。

说实话,除了第一句“抱歉”,剩下的身为中国人的烺怡和明君都没听大懂。

“哈哈哈,没事没事,那晚安哦。”烺怡拉上小黑觉得对方已经没事,就准备下楼睡觉,走了几步烺怡疑惑回头,“力丸?”

只有被打断的力丸抱着手继续站在门口,和赞多大眼瞪小眼。

明君拉了拉烺怡的袖子,拖着对方不让多管闲事下了楼。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赞多看着还在门口力丸。

力丸没有说话,“哼哼”冷哼了两声,转身低头看着对方门口摆放整齐的鞋子踢了脚,随即下了楼。

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呵呵还想跟他说话。

有病?赞多蹲下身将门口被踢外的鞋子摆正,站起身回到房间,想要安慰自己不计较,越想越生气。

又是一个美丽的清晨,烺怡端着刚蒸好的虾饺和小笼包放到餐桌,刚放到桌上就伸出一只罪恶的手,“啪”眼疾手快就是一掌。

“小黑不准偷吃!还有小馄饨呢,等人齐了再吃。”

明君委屈揉了揉爪,眼睛直勾勾看着桌上的白里透粉的虾饺和软噗噗冒热气的小笼包,咽了下口水。

 力丸拉了拉身上的汗衫背心,打开门,与三楼下楼的赞多不期而遇。

“早上好。”赞多想,就算不愉快,也还是室友好好相处。

 谁知对方理也不理转身就下了楼,不由“呵”冷笑出声,也双手插着兜下了楼。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端着小馄饨的烺怡看见楼梯下楼的身影,热情招呼道,“力丸起来啦,来吃早饭吧!”

力丸摇摇头,直接朝门口玄关走去。

“赞多,来吃早饭吧。”烺怡没有放弃,看见跟着下楼的赞多推销。

“不用了,谢谢”冷脸拽哥也来到玄关,单手插兜对着力丸说道,“我们谈谈吧。”

穿上鞋子的力丸转身一把拉开门,嘭得只留下身后玄关更加气炸的赞多。

原地翻了个白眼,赞多同样拉开门,迎着大太阳出了门。

“他们到底怎么了,昨晚又发生了什么吗?”烺怡看着玄关那边的动静,眉头担忧蹙起。

余小黑一点都不关心他们发生了什么,伸出胳膊将桌上的吃的都圈在怀中。

他们都不吃最好,这些都是他一个猫的了。

转身的烺怡,给了小黑一个毛栗子,“不许吃这么多,会肚子痛的知道吗?”

“哇,活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你知道吗?”在舞蹈室的赞多实在受不了新的室友,同旁边的舞伴吐槽起来。

“来来来,大家,这是我们的编舞老师,Rikimaru。”

李泰民走进舞蹈室招呼起来,赞多也就站起身,低头理了理衣角,再抬头的时候整个人愣住。

穿着黑色老头汗衫的力丸站在李泰民身边,虽然显得有些娇小,但是现在在他眼中分外扎眼。

该死,怎么会是这个人。他低下头拉了拉帽檐,不想对方看见自己。

力丸双手握在身前,带着微笑扫视在舞蹈室的伴舞们,看见一个熟悉的大高个在低着头,眼皮一跳,随即嘴角的弧度拉大。

怎么会又是这个讨厌的傻大个啊,呵呵,这下落自己手中了吧。


木子文

是可爱的精神病鸭| ① 请多多关照

主哇团四只,请勿上升真人!

————

“霞关站到了,到站的乘客请下车,先下后上有序乘车。”

赞多单手拎着行李包看着手中的地图,抓了抓头。

糟糕,完全不知道这是哪儿!

如你所见,他是百分百的路痴,是走出家百米之外就会迷路的那种。

“东京的地铁也太复杂了……”眼睛迷茫地转身对面正好一班地铁关门驶出,赞多看了眼手里的地图,赶忙伸手“唉!”拎着行李包沿地铁追了出去。

 跑了几步后,扶着膝盖大喘气,汗珠从他耳畔缓缓滑落,右耳钉在阳关照射下闪耀着刺目的银光。

 【哇普斯路1314号】

 “是这里吧。”看着眼前的3层小别墅,赞多呼了口气,拎着行李包的手一松,沉...

主哇团四只,请勿上升真人!

————

“霞关站到了,到站的乘客请下车,先下后上有序乘车。”

赞多单手拎着行李包看着手中的地图,抓了抓头。

糟糕,完全不知道这是哪儿!

如你所见,他是百分百的路痴,是走出家百米之外就会迷路的那种。

“东京的地铁也太复杂了……”眼睛迷茫地转身对面正好一班地铁关门驶出,赞多看了眼手里的地图,赶忙伸手“唉!”拎着行李包沿地铁追了出去。

 跑了几步后,扶着膝盖大喘气,汗珠从他耳畔缓缓滑落,右耳钉在阳关照射下闪耀着刺目的银光。

 【哇普斯路1314号】

 “是这里吧。”看着眼前的3层小别墅,赞多呼了口气,拎着行李包的手一松,沉重的橙色旅行包落地扬起一股薄灰,伸手按了下门铃。

 “叮咚叮咚”门内没有反应,赞多偏头又按了下门铃。

 “吱呀”白色的门从内打开,正当赞多重新捡起行李包抬头想打招呼时,只见门内一个剪着锅盖头身穿黑色薄毛衣的男人抱着一根棍子环手看着他。

 大夏天的,穿毛衣???赞多不理解。

 “来了,来了,新室友这就来了啊,这么快!”轻快的男声从从厨房一路穿过走廊。

  赞多看着眼前的人,嘴巴张成O型,手中的行李包自然脱手再次重重砸地。

“小黑,这是新室友,不能没礼貌哦。”戴着扎眼的樱花色假发穿着粉色连衣裙围着围裙的……“人”摸了摸锅盖头男声柔顺的黑发,微笑看向他,“欢迎,吓到你了吧。”

“还,还好……”赞多少有的语塞,看见对方脖子上的喉结。

 “你的房间在3楼右转就是啦,我叫邓烺怡,你也可以叫我烺烺,他是小黑余明君,我们都是中国人。”名叫邓烺怡的男生擦了擦还带着面粉的手伸了出来。

 “赞多,名古屋来的,请多多指教。”赞多犹豫了一下握上了对方的手。

 “哇,名古屋,我早就想去那里旅游了,那里的海一定很漂亮吧。”邓烺怡拍了拍手。

 “是挺漂亮的。”赞多想快点结束话题,拎起行李就想上楼,他现在身心俱疲。

 弯腰拿起行李,直起腰的瞬间,那个穿着黑色毛衣的男生挡在他的身前。

 他要干什么?不会打自己一顿吧,赞多暗自在心中比量,自己的肌肉不少,而且比对方高了几公分应该是优势的。可是,他手里有棍子,好可怕,为什么要打人!

 “你也是猫吗,喵?”余明君头凑了过来,手中的棍子抵着赞多的额头。

“……我不是。”赞多吞了下口水。

“哦”对方似乎感到没意思,移开了棍子,赞多这才喘过气来,拎起行李,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需不要我帮忙啊?”邓烺怡在楼下挥挥手。

“不用”赞多飞速回答往3楼落荒而逃。

 “哈哈哈,我们有时候时会有点奇怪的,以后一起好好相处吧!对了,2楼的……”

听不清对方又说了什么,赞多合上3楼房间的门反锁,背靠着大喘气。

什么啊,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放下手中的行李包,他又看了下门,“穿成这样,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吗?”

好不容易将行李整理好,房间按照他自己的喜好布置,赞多满意地一墙的帽子和衣柜里整齐的背带裤点了点头,要是多放一个鼓就好了自己家的又没办法搬过来。

“咕噜咕噜”感觉到饥饿,他摸了摸肚子,想要下楼但又怕再遇见楼下的两个奇葩。挣扎之间,人类最原始本能的动力还是催促他下楼觅食。

打开门往楼下探了探,楼下好像没了动静。放缓了脚步下楼,居然1楼也没见人影。

太好了,他撒了欢一般跑到厨房,却看到桌上留下的一盘精致的三明治和一张粉色的纸条,食物美好的香味让他鼻尖一动,移动了过去。

是鸡蛋培根三明治,赞多先拿起一片三明治塞进嘴里,边咀嚼着边拿起字条

【亲爱的新室友赞多,今天早上吓到你了吧,其实我和小黑是有点奇怪啦,不过不要害怕我们哦,小黑他也很喜欢你的!过来挺远,还没吃东西吧,三明治是我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呢。我去遛小黑啦,傍晚见。——烺怡留 】

咽下嘴里细腻咸香的三明治,赞多忽然有点后悔,为什么早上没有好好跟他们说话呢。

新室友,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吱呀,屋子的门再次被打开,抬头看去,一个黑色T恤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进屋子,看也没看他一眼就往楼梯那边走。

手里的三明治瞬间不香了,赞多想,这不会又是个奇怪的人吧,奇怪难道是住进这间屋子的必要条件吗?

摇摇头,低头正要继续吃鸡蛋三明治,“扑通”巨大一声响,让他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揉了揉嘴巴,无语抬头看去,只见刚刚进来的那个男人正以一种很有难度的姿势倒在楼梯阶梯上,手臂和腿仿佛没骨头似的折叠贴着楼梯阶梯。

“哇哦”赞多眉头挑起一边,不由发出赞叹。

这肯定又不是个正常人了。


请你喝牛奶

哇团竟然还有没看过的物料 速速去看别错过 这高质量配合走位 我看得眼睛都舍不得眨 而且发现小黑和铃铛真有点东西 跟三个街舞大神一起跳都没掉链子捏

哇团竟然还有没看过的物料 速速去看别错过 这高质量配合走位 我看得眼睛都舍不得眨 而且发现小黑和铃铛真有点东西 跟三个街舞大神一起跳都没掉链子捏

请你喝牛奶

不想想到哇团就伤感 哇团不是代餐 不是撞到头才想要钻进去的不被记得的角落 不是天冷了才被翻出来的压在最里层的旧棉衣

也不需要遗憾 pleasure写的真好啊 这选择的未来 与无法选择的未来 为何如此美丽 


而且有些东西之所以分外美好确确实实是因为错过

不想想到哇团就伤感 哇团不是代餐 不是撞到头才想要钻进去的不被记得的角落 不是天冷了才被翻出来的压在最里层的旧棉衣

也不需要遗憾 pleasure写的真好啊 这选择的未来 与无法选择的未来 为何如此美丽 


而且有些东西之所以分外美好确确实实是因为错过

Dogblack
啊這,誰能告訴我怎麼刪掉下面那...

啊這,誰能告訴我怎麼刪掉下面那排網址😅影響排版很醜啊😭😭

啊這,誰能告訴我怎麼刪掉下面那排網址😅影響排版很醜啊😭😭

Dogblack
等我把哇團每首歌畫完再來畫雙人...

等我把哇團每首歌畫完再來畫雙人/個人圖,不會有cp向啊只有cb,創造營這玩意兒搞得我也去崆峒山上扎營了。

看不得直男麥麩,尤其是為了熱度(當然純粹感情好cpf腦補是另一回事,圈地自萌挺好挺可愛的,偶爾我被戳到也會磕一口),這種商業行為某種程度上也是對lgbtq族群的歧視。

等我把哇團每首歌畫完再來畫雙人/個人圖,不會有cp向啊只有cb,創造營這玩意兒搞得我也去崆峒山上扎營了。

看不得直男麥麩,尤其是為了熱度(當然純粹感情好cpf腦補是另一回事,圈地自萌挺好挺可愛的,偶爾我被戳到也會磕一口),這種商業行為某種程度上也是對lgbtq族群的歧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