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哇林

27990浏览    82参与
墨痕公子_

一些细节糖点。我感觉我有时间把之前几期也弄个细节糖点。


p1,有没有觉得老萧很帅?但请你仔细看左边最下面。


p2.3,拉手手。


p4.5,哇哥心里建设时看向了里面,通过里面的镜头放大可以看得出,哇哥是看着大林的。


p6.7,林林崽真的很喜欢挽哇哥胳膊,以及哇哥看向林林崽的时候,眼神里有一种自豪等待林林崽夸奖的感觉


p8.9,情头✓


 下一期似乎可怜的长靖弟弟又来了,回想他从一开始试图抢哇哥位置失败后,一直遭到了非人的对待(bushi),完美的体现了十万瓦电灯泡。

一些细节糖点。我感觉我有时间把之前几期也弄个细节糖点。



p1,有没有觉得老萧很帅?但请你仔细看左边最下面。


p2.3,拉手手。


p4.5,哇哥心里建设时看向了里面,通过里面的镜头放大可以看得出,哇哥是看着大林的。


p6.7,林林崽真的很喜欢挽哇哥胳膊,以及哇哥看向林林崽的时候,眼神里有一种自豪等待林林崽夸奖的感觉


p8.9,情头✓






 下一期似乎可怜的长靖弟弟又来了,回想他从一开始试图抢哇哥位置失败后,一直遭到了非人的对待(bushi),完美的体现了十万瓦电灯泡。

兜帽兜里揣汉良

老萧:全世界都是恋爱的酸臭

老萧:全世界都是恋爱的酸臭

九科

请允许我这样形容我遇到哇林的感受

请允许我这样形容我遇到哇林的感受

没名字
你细品!! 啊啊啊漫游记太甜了

你细品!!

啊啊啊漫游记太甜了

你细品!!

啊啊啊漫游记太甜了

墨痕公子_

『哇林』猫?咖啡?老板!(上)

考完试了终于。耶耶耶。深夜发文。

四十岁猫咖老板x十八岁大一学生

懒癌晚期。还有坑在身。所以更新速度不敢保证。

目前打算的是三发完。但是我的啰嗦程度可保不定。

不要脸的求评论告诉我什么事可以促进两人的关系啊!!

别问题目什么鬼。完结的时候我再解释!。

别上升真人,不然我就打你。


00.


卡布奇诺,有着甜中带苦,却又始终如一的味道。寓意着暗恋就是甜中带苦,但又始终如一等待爱情的决心。


01.


“九郎哥,你就帮帮我吧,只要你帮我问到了,我就帮你追我老舅!”


德云学院的门口开了一家猫咖店,咖啡好喝正宗不说,...

考完试了终于。耶耶耶。深夜发文。

四十岁猫咖老板x十八岁大一学生

懒癌晚期。还有坑在身。所以更新速度不敢保证。

目前打算的是三发完。但是我的啰嗦程度可保不定。

不要脸的求评论告诉我什么事可以促进两人的关系啊!!

别问题目什么鬼。完结的时候我再解释!。

别上升真人,不然我就打你。











00.


卡布奇诺,有着甜中带苦,却又始终如一的味道。寓意着暗恋就是甜中带苦,但又始终如一等待爱情的决心。




01.



“九郎哥,你就帮帮我吧,只要你帮我问到了,我就帮你追我老舅!”



德云学院的门口开了一家猫咖店,咖啡好喝正宗不说,主要是老板是一个很帅还很温柔的男人,脸上总挂着淡淡的微笑,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暖阳的气质,就像是散发光芒的小太阳。他来自香港,偶尔因为普通话不标准还闹出笑话,就是这么一个5人,俘获了德云学院不少人的心,就连校长之子郭麒麟也不例外,这不正靠着出卖老舅张云雷的姿色,以此来骗一直在追求自家老舅的杨九郎去套那位老板的资料。



“行,一言为定!”



本来坚持着要郭麒麟自给自足的杨九郎,一听见张云雷瞬间小眼放光,立马就答应了,还不等郭麒麟反应,就已经走过教室。你问为什么进教室?不都说了那老板俘获了不少人的心,要他的资料,找班上的女生足够了。


郭麒麟在门口来回踱步晃悠,时不时朝着教室里看,只见着杨九郎换了无数个聊天对象后,一副了然者的姿态走出了教室,郭麒麟赶忙凑了过去,杨九郎摊开手掌示意了一下,郭麒麟会意把一早准备好关于张云雷一些习惯的小字条放到杨九郎手上,杨九郎打开查看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收回包里,然后开始讲述自己所打听到的消息。



“他叫钟汉良,有个外号叫小哇,所以呢,大家都喜欢叫他哇哥,你别看他看着年轻,他比你大二十二岁。”



郭麒麟仔细扳着指头算了算,今年自己十八了,也就是那个老板四十岁了???那岂不是跟老爸同龄???郭麒麟想了想自家老爸又想了想那个老板,突然明白什么叫上天不公了。



“放心,他虽然比你大二十二,但是单身,而且听说挺有钱的,也算得上是个高富帅,开店就是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不过我想不明白,咖啡店养了很多只猫,这操作一点儿都不好!”



一提到猫郭麒麟瞬间就来了精神,他一直幻想的就是以后会养一只猫,所以不用说,在心里对于钟汉良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个档次。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男人。



“还有一个最有利的消息。”

“什么什么。”



杨九郎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郭麒麟也配合着往杨九郎那里凑了凑,但是杨九郎显然没有要说的意思,只是看着郭麒麟挑了挑眉,寓意再明显不过了。郭麒麟只好咬咬牙,在心底默默的跟张云雷道了歉,并希望自家老舅不要杀了自己。



“周末我帮你约我老舅出街!”

“店里只有老板和一个咖啡师,正想招兼职,但是没有张贴,是因为他要求员工必须是爱猫会照顾猫的,不用学做咖啡,主要负责就是照顾小猫和当服务员,他招新的方式是观察人和猫的相处,通过了,他会询问你是否愿意。”




02.


郭麒麟背着小包站在猫咖店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昨晚他彻夜奋战,已经了解好了所有关于养猫的知识,他发誓,他上学临考前复习都没这么认真过。努力要求自己冷静一些,郭麒麟推开了猫咖店的大门。



“欢迎光临。”



钟汉良此时正站在收银台前,听见了门口风铃的响动,露出招牌性的微笑看着郭麒麟,郭麒麟瞬间觉得自己刚刚做的心里建设都是白费,轻咳了一声环顾四周,基本上已经坐满了人,有些女生还拿着手机正在偷拍钟汉良。


郭麒麟走到收银台前,台上此时正爬着一只猫,郭麒麟回想着昨晚学到的撸猫方式,抬手先在衣服上将手中的汗擦干净,轻轻的顺着方向抚摸了几下小猫的头,接着又向下反过手挠了挠猫咪的下巴。小猫显然很受用,仰着头任由郭麒麟的动作,还伸出小舌舔了舔郭麒麟的手。



“看来它很喜欢你。”



钟汉良突然的发言让郭麒麟有些手足无措,收回了手笑了笑,只见小猫似乎还没满意,伸了伸腰,慢慢的走到了郭麒麟面前,伸出爪子挠了挠郭麒麟的衣服。



“他叫卡卡,要不要试试喂他?”



郭麒麟抬头看着钟汉良指了指面前摆放的一排猫食,拿起一个小盘子,回忆着昨晚所了解的猫咪营养餐,搭配了一份营养价值极高的餐食放到了卡卡面前,卡卡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郭麒麟笑弯了眉眼看着卡卡吃东西,虽然这些都是临时学的,但他喜欢猫是真的。



“如果您不介意,可以聊聊吗?”




03.


直到回到家躺在床上,郭麒麟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居然真的依靠一晚上的努力,获得了钟汉良的认可,刚刚钟汉良问他需不需要兼职的时候,他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最主要的是,他还免费喝了一杯钟汉良亲手冲的咖啡,要知道其他人喝的都是咖啡师冲的。


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好几圈,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打开微信置顶聊天就是钟汉良,刚刚聊完加了微信,郭麒麟就把他设成了置顶,虽然唯一一条消息是通过了好友请求的话语,但郭麒麟依旧看着傻乐的半天。


最后还是想着不能暴露了,要多学一些关于养猫的知识,才让郭麒麟停止了傻笑,打开网页抱着电脑认认真真的学习了起来。关于怎么喂食,怎么梳理毛发,怎么逗弄,怎么磨爪子,怎么洗澡……emmm,咖啡店里应该没有给猫洗澡的地方吧。


管他的,防患于未然嘛。




04.


在来说说钟汉良这边,其实他第一眼对郭麒麟的印象就不错,但是对猫的在乎,让他观察特别细致,郭麒麟虽然都做的不错,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并不是很熟练,应该是才学会不久,第一次实验。但第一眼的好印象加上郭麒麟认真的态度,让钟汉良决定聘请他。


其实钟汉良第一眼看见郭麒麟,并不是今天,他早就看见过郭麒麟在对街鬼鬼祟祟的偷看,小小的一只缩在树干后面,只探出脑袋望向咖啡店,还蛮可爱的。


刚开始钟汉良以为郭麒麟是在偷看店里哪位女生,后来才发现他的目光一直是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说不出来什么感受,就觉得这个小朋友,挺好的。


今天郭麒麟站在门口做心里建设的时候,钟汉良就注意到他了,看着小朋友不停的深呼吸,踏前一步又后退两步,看的钟汉良也发了愣,顾客叫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正考虑着要不要出去主动交谈,郭麒麟就推门而入了。


这就是你所不知道的,背后的故事。

九科

倦意(哇林)

我要说一万遍哇林是个什么神仙cp,我疯我死,小哇是我一直的男神我竟然才知道他和郭麒麟一起整了这么个综艺。好,好啊,哇林好,太好了。


瞎j   b写,短,作者完全不了解明星及粉丝文化,不上升真人,纯属臆想。


“不行哦。”

郭麒麟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像是惊雷般地将他从走神中炸醒了。他冷不丁回过神来,发现身边并没有什么人,只有白炽灯冷冷的光突然删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他忍不住长长嘘了口气,摸了摸脑门,还好,脑门没出汗。后背呢,唉,不用提,保准一背白毛汗。

“什么玩意儿……”

他忍不住低声自言自语道,怎么突然想起哇哥不让他吃海鲜时...

我要说一万遍哇林是个什么神仙cp,我疯我死,小哇是我一直的男神我竟然才知道他和郭麒麟一起整了这么个综艺。好,好啊,哇林好,太好了。


瞎j   b写,短,作者完全不了解明星及粉丝文化,不上升真人,纯属臆想。







“不行哦。”

郭麒麟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像是惊雷般地将他从走神中炸醒了。他冷不丁回过神来,发现身边并没有什么人,只有白炽灯冷冷的光突然删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他忍不住长长嘘了口气,摸了摸脑门,还好,脑门没出汗。后背呢,唉,不用提,保准一背白毛汗。

“什么玩意儿……”

他忍不住低声自言自语道,怎么突然想起哇哥不让他吃海鲜时候说的话来?解气似的翻了个身,很快就根据屁股上的触感发现了自己的手机——这玩意怎么就在这时候振动起来呢。

他眯着眼睛扒拉开软件,什么时候人能想吃就吃,想睡就睡呢?不过,现在不也是这样嘛……想吃就吃,想睡就睡,还有比人过得更滋润的吗?哦,还真有,比如说人养的宠物。

“你怎麽樣?”

四个繁体字简简单单地显示在白色的对话框里。

我,我挺好的呀。嗨,我有药,好着呢。谢谢哇哥,不用担心我,白天麻烦你了。

郭麒麟硬生生吞下一个大哈欠,他其实已经清醒了,但就是想慢悠悠地对着听筒说话。话说回来,这样对人家说话是不是不太礼貌?毕竟钟汉良是他的前辈,换在平时,他绝对不会这么跟人说话,但是现在……唉,管他呢,都发过去了,哇哥又不会在意。

“那就好,白天活动太多了,我就忍不住想发个消息问问你,反正年轻人都不会在这个点睡觉嘛。”

这回是语因,钟汉良那温和又生硬的普通话在屋子里低低地响起。可能因为是夜晚的缘故,他难得地没有用白天那种总是带点礼貌生疏感的语气,而是像是对关系很亲近的朋友自嘲似的。

“哇哥不也没睡吗?哇哥也年轻着呢,其实我真要睡了,白天太累,我真撑不住了,困啊。”

郭麒麟说完就把手机扔在一边,静静地盯着旅馆的墙壁,他起身,趁对方输入消息的时候把灯关了。一阵倦怠感袭来,他忍不住想睡觉了,手机因为玩了太长时间热乎乎的,况且也没电了,笔记本放在桌子上,也一点都不想碰。


屋子里黑乎乎的,只有厕所的侧缝里拉出了一条长长的暖黄色灯光。

怎么这么多开关需要处理哪?郭麒麟迷迷糊糊地想,倒不是烦,不过怎么说……真是有点累了。旅游就是跟累挂钩啊,而且还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疲惫感,和锻炼过度和工作过度的感觉都不一样。不过说起来,他这痛风算不算工伤?


手机嗡嗡一震,一片光像是小火苗似的在郭麒麟手边着了起来。

他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抓住手机,手机便很听话地自动解锁了。钟汉良的头像边上是个两秒的语音,和上面的长长一条比起实在有点可怜,郭麒麟一动,那条语言就响了起来。

“那好,晚安。”

“那好”两个字咬得仓促极了,像是冒犯了他一样小心翼翼,“晚安”又刻意拉长了一点,听起来又低沉又温柔,让他联想起偶像剧里男主角临睡前扒拉旁边女主头发的时候会说的话。 

郭麒麟简直都能想象出钟汉良现在的样子,坐在高脚凳子上,一只脚踩着凳子的横杠,另一条腿伸直着,上身穿着宽松的白色半袖,或者是衬衫。一旁的小桌子上摊着笔记本,手机打开着外国网站放在一旁。


男人认真地拿着笔,计划着明天的行程,犯难的时候就忍不住用笔抵住下巴发一会呆,然后快速地写下刚才的灵感突现,他看见钟汉良这么做有好几次了。


“哇哥对不起啊,白天因为我耽误了挺多事的,本来咱的行程就紧,要是实在不行,下回有机会咱俩再一起出来玩,我绝对不下海趟水了,太草率了,太和我光辉形象不符了。”

他带着浓重的鼻音说,现在郭麒麟已经不想说话了,这里很安静,他很享受这种安静。他现在只想和钟汉良说清楚话,不,不是说话,最好是能用意念想他表达自己的意思。

都这个点,哇哥会回吗?感觉出于礼貌会回,毕竟哇哥这种人,肯定不会晾着人的消息半天不理。

郭麒麟在等待的时间里无聊地划拉着他们两个的聊天记录,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几乎全是关于工作和旅行的聊天。不过也是,之前真是完全没有接触,也就是拍电影的时候见过几面,也没留下什么印象,结果接了这么个综艺,还真是缘分不浅。

一声“咻”的提示音,他静静地等着手机自动播放语音。反正他们都心知肚明,这是不可能的,拍完综艺后,他们的生活轨迹就很难再相交。他们性格相似,都是付出型人格,照顾别人得越多,越清楚人分开之后会怎样。

“好啊,说定了,麒麟。什么时候有空?”

他说。

这……他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劲。

郭麒麟想,刚才的语气,听着不像是那种礼貌的回答,他知道人在回答不可能的事情的时候的语气,可钟汉良完全不是,他知道钟汉良真正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和变化。所以才更会被他的态度震惊,说真的呢?不是跟他闹着玩?

他的右腿肚子猛一抽筋,激得他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子,茫然无助地望了望四周,又晃了一眼对话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得,这么大反应,跟个老娘们似的,磨磨唧唧的。

郭麒麟叹口气,脚踝处丝丝的疼痛突然一下子变了,像是把他的腿筋都拽到脚踝处然后用力编成花绳一样。弄得他完全清醒了。


他干巴巴地坐在那里,握着手机不知如何是好,回一个好的不就行了?但不想这么做,想和钟汉良说点别的,想像真正的朋友一样出去旅行,不一定非要上小众景区和外国风景。北京不就很好?香港也很好啊,都是好地方。有吃有喝有家,还有自己想见的人。


郭麒麟又想起回酒店的路上,他的身体像是坠了千百斤秤砣,连脑子都昏昏沉沉的。转身却看到了天空一片绚丽的,燃烧着的烟火。还有像是孩子一样,兴奋地转身倒退着走路的男人。

路灯和烟花映在钟汉良黑色的眼睛里,亮晶晶的,他的嘴角上扬着,笑起来还是像个纯真的少年,他提高声音,不停地说:“麒麟,烟火啊。是烟火,竟然这个时候有焰火表演!”

是啊,真好,真好。他咂摸着,那烟花,那人的笑容,像是棉花化在阳光里似的,像是小河解冻时发出的咔咔响声,没法形容,真是好,没想到……

真好。

郭麒麟抓过枕头,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end




谢谢您的阅读

猫舌头

【甜份超标】

导演的微博说某人给他哇哥做了生日蛋糕 粉丝都不信哈哈哈哈哈
[图片]
[图片]
[图片]

导演的微博说某人给他哇哥做了生日蛋糕 粉丝都不信哈哈哈哈哈


何九华一米七六!
淦了 林林崽坐姿好端庄哦好少女...

淦了

林林崽坐姿好端庄哦好少女

像那种贞洁黄花大闺女儿哦湊

沒錯我就是饞他身子🔫🔫🔫


说自个儿喜欢小姐姐然后被人家夸可爱之后害羞往他哇哥身上靠

口口声声说着double郭组合还跟那儿“我的哇哥”(酸臭味

做完饭去嘲笑他哇哥就像小媳妇儿的娇嗔💣

我药丸了看大林跟他哇哥觉着时时刻都在秀恩爱

淦了

林林崽坐姿好端庄哦好少女

像那种贞洁黄花大闺女儿哦湊

沒錯我就是饞他身子🔫🔫🔫


说自个儿喜欢小姐姐然后被人家夸可爱之后害羞往他哇哥身上靠

口口声声说着double郭组合还跟那儿“我的哇哥”(酸臭味

做完饭去嘲笑他哇哥就像小媳妇儿的娇嗔💣

我药丸了看大林跟他哇哥觉着时时刻都在秀恩爱

莫槿~

为哇麟贡献一点力量。

为哇麟贡献一点力量。

杨式烧卖

【贤华】不露声色1

       英国的夜晚总是枯燥乏味的。因为冬令时的原因,下午三四点天已经黑了。市中心的大型购物商场都在五点关门,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步伐匆匆。没有热闹的夜市,没有在凌晨营业的路边摊,更没有秦霄贤最爱的烤冷面。

       秦霄贤刚来英国的时候都不知道诸位留学生是靠什么熬过来的。还好英国的酒吧挺有意思,一流的DJ,可口的酒水,绚丽的灯光,high到不行的气氛。当然了,舞池里的人儿,不论男孩女孩,都够漂亮。


       秦霄贤来英国一年了,在M城上学。M城虽然不如伦...

       英国的夜晚总是枯燥乏味的。因为冬令时的原因,下午三四点天已经黑了。市中心的大型购物商场都在五点关门,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步伐匆匆。没有热闹的夜市,没有在凌晨营业的路边摊,更没有秦霄贤最爱的烤冷面。

       秦霄贤刚来英国的时候都不知道诸位留学生是靠什么熬过来的。还好英国的酒吧挺有意思,一流的DJ,可口的酒水,绚丽的灯光,high到不行的气氛。当然了,舞池里的人儿,不论男孩女孩,都够漂亮。


       秦霄贤来英国一年了,在M城上学。M城虽然不如伦敦繁华,但也好歹是英国第二大城市。秦霄贤在国内学校成绩很差,他父母一咬牙就给送英国了,现在刚读完预科。

       预科就是说,国内成绩不够好,需要在英国读一年语言课,然后考试,成绩达标才能正式读大学。

       因为考勤也是评分标准之一,所以预科一年里秦霄贤没逃过课,但也没好好听过课。平时作业都找代写,考前砸钱找学霸恶补三天,成绩竟然也都刚好擦边过。这可给他爸妈高兴坏了,大手一挥,秦霄贤账户上又多了几个零。


       秦霄贤是个实实在在的富二代,钱一到账他第二天就买了辆卡宴,直呼不交税可真便宜。他最得意的就是在校门口,让所有人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来往的师生总会停下脚步回头驻足,真真儿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九月底秦霄贤就正式大一了,狐朋狗友们有的考试没过,得复读,有的没跟他考一个学校,总之再开学他们就各忙各的了。


       秦霄贤除了有钱,长得也不错,接近190的个头,衣品也在线。漂亮女孩喜欢他的不少,男孩也跟他告白。秦霄贤不是吃素的,好看的就搭讪,有趣的就带出去一起玩。

       秦霄贤在英国正经睡过两个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当然了,都是在确定恋爱关系之后。分手也是和平分手,第一个女孩想专注学习,也觉得秦霄贤到处玩让她没安全感,于是干脆利落提出分手。第二个漂亮男孩移情别恋,和另一个更帅更有钱的人在一起了。大家都有自己的追求,比自己优秀的也大有人在,秦霄贤苦恼过一阵,后来也想开了。留学生活嘛,都别太认真。


       今儿是开学头一天,秦霄贤挺开心,起了个大早就开车去学校了。他喜欢热闹,喜欢新朋友。也挺巧,第一天就认识了个北京朋友。秦霄贤在北京上的初高中,对北京人倍儿亲切。秦霄贤一直觉得北京人说话直爽又有趣,眼前这位朋友不仅说话逗,名字也逗,叫郭麒麟。

       三言两语下来,俩人就成了朋友,差点跪着拜把子。秦霄贤觉得郭麒麟和他预科那帮狐朋狗友不一样,他上课竟然记笔记。虽然秦霄贤觉得郭麒麟只能听懂教授说的百分之二十。看着郭麒麟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秦霄贤觉得可真有意思,于是主动帮郭麒麟记了点课堂重点。这可是秦霄贤有生以来第一次认真学习。

       至于秦霄贤为什么英语听力这么好,这之后再解释。


       既然是朋友了,那晚上就一起蹦迪吧。结果秦霄贤被郭麒麟直接拒绝。


      “为啥啊兄弟,是酒不好喝还是小姐姐不好看?”这回换成秦霄贤小小的眼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朋友你可能不知道。”郭麒麟仰天长叹,痛心疾首。“敢信么,我不是没订学校宿舍,在外面租的house么,就我那室友,你猜怎么着,是咱学校的教授,周五咱还有一门他的课,我特么得回家预习。”


      “别逗,能当上教授的都什么条件,能跟你挤一破house?”秦霄贤觉得郭麒麟在扯淡。


       “真的兄弟,哪能骗你!一言难尽啊。”郭麒麟急了。“经管楼楼下大板子上挂着他头像呢,就那个wallace chung,第一个就他,我手机有他照片,你看。”


      “真的假的。”秦霄贤拿过手机,照片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在厨房里做饭,明显是偷拍。


      “兄弟真别逗我了,这有三十岁么,还倍儿帅,随便找的照片忽悠傻子呢。”秦霄贤把手机扔回给郭麒麟。


      “我不跟你争,咱去经管楼。”郭麒麟背上包就走。


       五分钟后,经管楼下,俩人看着板子上的照片面面相觑。


       “我去,真是他啊。”秦霄贤抬头看看板子,低头看看照片,抬头看看板子,低头看看照片。“多大了这是?74年的?我算算昂。”秦霄贤掐着手指眯着眼,努力计算。


      “就您这计算能力。”郭麒麟生无可恋。“42了。”


      “我去真一点看不出啊,跟32一样。等会吧,你别是翻人ins了?”秦霄贤还是不相信。


       “我有我也在厨房的照片。”郭麒麟叹了口气,翻出照片,把手机怼在秦霄贤脸上。


        退后两步,对上焦距看清照片的秦霄贤觉得,世界真奇妙。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卡宴发的声音没引来多少目光,大家都着急回家。秦霄贤一边开车一边替郭麒麟叫惨,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这大学三年是别想好好玩了。他这整个一老师眼里的重点观察对象啊。


       回家洗澡换了身衣服,秦霄贤把头发吹成了背头。白t,黑色机车夹克,哈伦裤,马丁靴。感觉还缺点什么,秦霄贤从抽屉里拿出了个六芒星的银色吊坠项链。不愧是我,是整条街最靓的仔。秦霄贤照了下镜子,抓起车钥匙直奔酒吧。


       Ficus是秦霄贤和狐朋狗友们最喜欢的酒吧。Ficus在市中心,会员制,有钱人和漂亮脸蛋才允许进。不同国籍的人都有,秦霄贤在这玩的一年时间里,英语口语和听力倒是真提高不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能帮郭麒麟记笔记。


        Ficus今天挺热闹,不知道有什么活动,来了八九个模特一样的人,女生基本180左右,男生个个190+。还别说,一个个的是真好看,气质也绝佳。有几个在舞池里跟着音乐轻摇,也有在卡座聊天的。酒吧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了。


     “呦,咱老秦来了?今天怎么晚了?”狐朋狗友一号问他。


      “这不开学第一天么,忙着呢。”秦霄贤回头看了看模特们。“饿死了,吃的呢?”


       “点了点了。”狐朋狗友二号说。“瞅小姑娘呢?”


       “不瞅小姑娘瞅你啊?”秦霄贤搂上狐朋狗友二号的肩膀。“今天什么情况,这么热闹?”秦霄贤又回头看了一眼。


      “咱哥们儿刚才去打听了,好像有个什么摄影师过生日,这些都是他拍过的模特,过来给他庆祝的。”狐朋狗友二号说。


      “这当摄影师福利可够不错的,你跟哪个长腿姐姐打听的?”秦霄贤喝了口酒说。“摄影师呢?也大长腿?”


      “这不刚跟他们一姑娘聊了会儿么。主角儿我也一直没瞅见,混人群了吧。”狐朋狗友二号伸直了脖子看向那边。“搞艺术的都有点神经,没准儿是个长发中年发福男。”


      “那不能。”秦霄贤随手拿起颗车厘子塞进嘴里。“要真这样,能有人给他过生日?”


      “我刚才好像看到他了?长得挺凶的,不好惹。”狐朋狗友一号插话道。

      “哎呦呵,给我好奇的。”秦霄贤又拿叉子挑起块菠萝往嘴里塞。“所以您今晚跟那姑娘?”秦霄贤向狐朋狗友二号挑了下眉。


       “姑娘总共就跟我聊了两句,还爱答不理的,没戏!”狐朋狗友摆了摆手。


      “撩妹小王子惨遭滑铁卢。”秦霄贤歪着嘴坏笑。抬手看了眼手机,八点整。所有灯光在一瞬间全部熄灭,秦霄贤吓了一跳。

       紧接着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和掌声,灯光调亮了一点,一束更亮的柔光投到了今晚主角儿的身上。


      “我去这想吓死谁,生日惊喜还是惊吓啊。”秦霄贤给吓了一跳。狐朋狗友的注意都被灯光吸引了,没人接秦霄贤的话茬。秦霄贤踢了一脚狐朋狗友二号。


      “爷,秦爷,我错了。”狐朋狗友嘴上道着歉,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模特组。


       秦霄贤稳了神,看向那束柔光。柔光里的身影被人群团团围住,秦霄贤只能看到那人的一点头发,银色的。那人估摸着176左右,短发,分不清男女,看不出年龄。嚯,这葬爱家族的发色,不愧是搞艺术的。秦霄贤差点哼出《爱情买卖》的调子。


       模特组一个黑长直姑娘捧着蛋糕走向那人,人群稍微散开一点,敞开个口。啊,是个男生。秦霄贤这回看清了,但也就看了个模糊的侧脸。


      “华哥,这些年真的谢谢你了,我们这群人你也都知道,刚出来闯荡没钱没势,到处被人瞧不起…多亏有你我们才能有现在。别的不说了,你对我们的好,我们会记一辈子,将来有机会,必会报答。”长腿女孩说。


       本来还有些嘈杂的酒吧一下安静了,大家都竖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


      “谢谢大家,咋整的这么官方。”那人开口说。


       这人有点烟嗓,秦霄贤想。


      “其实吧,很多事都是相辅相成的。多的不说,祝大家未来都有更好的发展。”那人说的真诚。


      “华哥,这是你生日,许愿给我们干嘛。”模特组一个男孩说。


      “我也没什么愿望,永远18行么,行我就我吹蜡烛了。”

       挺贫,秦霄贤想。


      “我们唱生日歌,你正经许一个吧。”模特组另一个短发女生说。


       秦霄贤伴着歌声向前走了两步,他想看清那人的脸。


       那人接过蛋糕,低下头,闭上眼睛弯起嘴角。他穿了件白色帽衫,银色碎发遮住了额头,灯光给他描了层金边。

       还怪好看的,秦霄贤想。


       众人唱完生日歌,那人吹灭了蜡烛,Ficus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模特组到底也是二十出头的孩子,大家挨个送完礼物和祝福后,就四散开来喝酒跳舞,和陌生人聊天。


        秦霄贤耐心地等着人群散开,他想过去和那人聊几句。万一是第二个郭麒麟呢,新交个朋友挺好。


      “你们玩,我过去聊会儿。”秦霄贤回头和狐朋狗友们交代了一句。再一回头,刚才还坐着吃蛋糕的人就不见了。


      “我去,溜这么快?”秦霄贤往四周看了看,他该不会是走了吧。


        秦霄贤莫名觉得烦躁,起身就出去抽烟。路过刚才那人的座位,他发现模特组送的礼物堆成了小山,都是些大牌子。秦霄贤一下子乐了,人还在人还在,没溜走就行。


       推开Ficus的后门,秦霄贤熟练的点上了跟烟。深吸一口,过肺,缓缓吐出。M城的夜真冷啊,秦霄贤看着脑顶的月亮,突然没了抽烟的兴致,要不再回去找找他,别等会真溜了。

       灭了烟,秦霄贤转身拉开Ficus的门。这时,街角转弯处传来了声音。


       “尚九熙你烦不烦,一天打五百个电话,正事又过不来。啥都别说了,礼物到位就行,对,就我之前看上的那个摩托。贵个屁,挂了吧挂了吧,下个礼拜别让我看见你。”

       秦霄贤一回头就看见那人迎面从街角向他走来,右手举着手机,左手拿着包烟。那人把卫衣的帽子戴上了,正面看着的确有点凶。


        哦,买烟去了。秦霄贤想。


        那人看了眼秦霄贤,手一撑路边的矮围墙就坐了上去。他点了支烟,低头玩着手机,也没开口搭话。


        “哥们儿,借个火呗。”秦霄贤走过去,抬起手臂,指甲夹着的烟正正好好的出现在那人的眼前。


        那人抬头反应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秦霄贤,没说话。他拿出打火机,啪的一声,跳动的火苗点燃了秦霄贤手里的烟。


      “哥们儿哪个学校的啊,我M城城市学院的。”秦霄贤知道他不是学生,纯属没话找话。


       “弟弟,哥今年30。”那人把烟夹在手里,歪着头看秦霄贤。


       “不像,顶多25。”秦霄贤仰着头朝他笑。


        那人眨了眨眼,也不说话,只是朝秦霄贤回笑了一下,就继续抽烟。

       哎,这笑起来也没那么凶了。秦霄贤想。


      “别不说话啊,咱俩认识一下。我叫秦霄贤,你叫什么?”秦霄贤向前走了一步。“都借我火了,我得请你顿饭感谢一下啊。”秦霄贤的表情看着特真诚。


       “何九华。”那人说。


        还不等秦霄贤开口,何九华就从矮墙上跳了下来。掐灭了香烟,何九华推门走进了酒吧。


         空气中留下淡淡的烟味,秦霄贤突然又想追过去问问何九华,什么牌子的烟,味道这么好闻。


        推门进来的何九华掏出手机,快速编辑了一条微信发给了尚九熙。


      “我特么刚才遇见一傻子。”


      


萌X萌

两个憨憨!

幼稚x2!!

第一集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的两个人你们醒一醒😂😂

两个憨憨!

幼稚x2!!

第一集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的两个人你们醒一醒😂😂

Chaos
害同款M2K🉑🉑🉑太好磕...


同款M2K
🉑🉑🉑
太好磕了呜呜呜dbq
看的时候就感觉像 
闪婚的小ql然后环球蜜月旅行👍


同款M2K
🉑🉑🉑
太好磕了呜呜呜dbq
看的时候就感觉像 
闪婚的小ql然后环球蜜月旅行👍

猫舌头

这下不仅鞋子一样 袜子也是同款不同色?

[图片]
[图片]


猫舌头

又发现了一些萌点

钱袋子一样手表一样这鞋子也要一样哈哈哈哈
[图片]

钱袋子一样手表一样这鞋子也要一样哈哈哈哈

猫舌头
你这里挽手超甜的还不止一次哈哈...

你这里挽手超甜的还不止一次哈哈哈哈

你这里挽手超甜的还不止一次哈哈哈哈

安朵竹

昨晚做梦梦见两只小可爱了,哇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想上台唱歌,大林为了让哇哥上台唱歌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和尝试,最后哇哥成功了,大林在哇哥的怀抱中哭的稀里哗啦的!哇哥温柔的亲了大林的额头!!然后就醒了!!!!

昨晚做梦梦见两只小可爱了,哇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想上台唱歌,大林为了让哇哥上台唱歌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和尝试,最后哇哥成功了,大林在哇哥的怀抱中哭的稀里哗啦的!哇哥温柔的亲了大林的额头!!然后就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